虞初夏,顾逸晨(爱你的那些时光)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你的那些时光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虞初夏
简介:“逸晨,不是我,我没有杀她!”虞初夏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想要去抓住顾逸晨的裤脚,可顾逸晨却避如蛇蝎一般的退后了一步,居高临下望着虞初夏的目光里,除了厌恶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
角色:虞初夏,顾逸晨
虞初夏,顾逸晨(爱你的那些时光)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的那些时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误会


“逸晨,不是我,我没有杀她!”

虞初夏跌坐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想要去抓住顾逸晨的裤脚,可顾逸晨却避如蛇蝎一般的退后了一步,居高临下望着虞初夏的目光里,除了厌恶再也没有其他的了。

见状,虞初夏哭的更是伤心,哽咽着为自己辩解:“逸晨,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好不好?”

顾逸晨哼了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事到如今,虞初夏,你还是不知悔改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逸晨,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她。你听我解释好不好?”虞初夏撑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试着像顾逸晨伸出手去:“逸晨,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害她,你相信我好不好?”

“虞初夏!”顾逸晨提高了一声,伸出手直接打开了虞初夏的手,语气也厌恶到了极点:“你没有想过要害她,那她身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难不成,是她自己捅伤了自己来诬陷你?虞初夏,你自己心肠狠毒,不要把所有人都想成和你一样!就凭你这样的人,也配得到别人的信任吗”

听到这话,虞初夏呆呆的站在原地,神情茫然。她心肠狠毒?原来,在顾逸晨的心中,她就是一个心肠狠毒的女人!

“哈,哈哈。”虞初夏突然笑出声来,声音里满是悲愤。

“你还能笑得出来?”虞初夏的笑声在顾逸晨听来,无比的刺耳。顾逸晨脸色一沉,上前一步,直接掐住了虞初夏的脖子,恶狠狠的开口:“虞初夏,我看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事到如今,你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虞初夏被掐住了脖子,挣脱不得,索性就放弃了挣扎,顺从的闭上了眼睛。当脖子上的桎梏越来越重,她所能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虞初夏突然回想起了她的从前。

九岁的时候,爸爸带回来了一个小女孩,告诉她,从今以后这个小女孩是他最好朋友的女儿,也是她的妹妹。爸爸还说,妹妹小,要让着妹妹。她答应了,从此,她失去了所有。在虞家,她不再是受人尊敬的小姐,虞若微才是;在父母面前,她不再是懂事乖巧的女儿,虞若微才是;甚至在她爱了十二年的顾逸晨面前,她也不再是天真单纯的姑娘,虞若微才是。

想到这,虞初夏突然就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她的一生,就好像是个配角,用来衬托虞若微的存在。可是,就算是配角,她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呢?她的心,也会痛啊。

一滴泪水,顺着虞初夏的眼角落下,落到了顾逸晨的手上。顾逸晨像是被虞初夏的眼泪烫到了一般,顾逸晨的心里不由的升起一抹烦闷,狠狠的甩开了虞初夏。虞初夏被甩开,重重的磕在了茶几上,又躺到了地上。

失去了脖子上的桎梏,新鲜空气迫不及待的涌入。虞初夏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转过身趴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迫不及待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等呼吸平稳下来之后,身上的疼痛才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虞初夏捂着自己的腹部,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好像错位了一般。

顾逸晨冷漠的瞥了一眼虞初夏,收回目光: “带她去医院,拿了她的肾之后,以故意伤人之罪丢入牢里。”说完,顾逸晨决然的转过身去,俨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句话,对虞初夏来说,就像是宣判了死刑。

虞初夏抬起头来,看到的只是顾逸晨离开的背影,虞初夏不死心的伸出手去,可抓住的只是一团空气。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谁来救救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2章 这是我的命令


虞初夏被顾逸晨的手下带到了医院,她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一路送到了手术台上。头顶明晃晃的手术灯,刺的她眼睛一阵生疼。

早就等在手术室里的医生开始忙碌起来,听着手术器具放在器具里发出的声音。 恍惚之间,虞初夏就像被刺激到了似的,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猛的坐起身来,一把推开了正要给她打麻醉药的麻醉师。

她从手术台上胡乱抓起了一把手术刀,发疯似的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不准医生靠近自己一步。否则的话,她就宁愿自己动手隔断自己的喉咙。

医生护士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虞初夏见状,想要下了手术台,自己去找顾逸晨问个清楚。可刚一下了手术台,虞初夏的双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护士想要去扶,却被虞初夏手中挥舞的手术刀给逼退。虞初夏背靠手术台上,喃喃自语:“不,我不要把我的肾给她!她已经抢走了我的一切,现在,连我的肾,她都不肯放过是吗?不,我不要!”

我不要这三个字给了虞初夏勇气,抬起头来,虞初夏眼神坚定的开口:“我要见顾逸晨,叫他来见我!”

医生护士们站在原地,没有动。见状,虞初夏手中微微用力,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下来:“我要见顾逸晨,见不到顾逸晨,我就先毁了我的肾再自杀。你们永远别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一个健康的肾。

听到这话,主刀医生连忙叫了护士出去。护士点了点头,立刻向着手术室外头走去。手术室的门被打开的时候,虞初夏清清楚楚的看到外头站着许多人,应该是顾逸晨为了防止她逃离而做的准备。

虞初夏苦笑一声,她现在这个样子,又能跑到哪儿去呢?不过这个时候,虞初夏也不敢放松警惕,依旧拿着手术刀,抵着自己的脖子。

很快,刚才离开的护士就回来了。看着回来的护士,虞初夏忍不住提高了自己的心,眼神之中也带了丝丝的希望。护士看了主刀医生一眼,主刀医生点点头,护士这才开口:“虞小姐,顾先生说他不想见你。另外,顾先生还说了,这个肾捐不捐,不是你说了算的。这是他的命令!”

“命令?”虞初夏一愣,扶着手术台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神情悲痛欲绝:“他对我,只剩下了命令是吗?”

护士顿了顿,继续开口:“顾先生说了,这个肾是你刺伤他妻子的代价。他……”

“你说什么?”虞初夏猛的回过神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护士:“妻子?谁是顾逸晨的妻子?是虞若微?”

“是。”护士点了点头。

虞初夏如遭雷击,身子一软差点就又跌坐到地上。可下一刻,虞初夏盯着手术室的门,大喊了一声,向着手术室就冲了过去。医生们立刻上前,轻而易举的制服了虞初夏,夺走了虞初夏手里的手术刀。虞初夏说不出话来,只能冲着手术室的门口奋力的嘶吼着,拼了命的挣扎着。

可很快,虞初夏就被重新带回到了手术台上,四肢都被绑了起来。麻醉师眼疾手快,将早就准备好的麻药打到了虞初夏的身体里。虞初夏的挣扎幅度越来越小,虞初夏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虞初夏绝望的闭上眼,这一次,不会有人来救她了,再也不会有人来救她了。

这一幕,都被监控室里的顾逸晨看在眼里。看着虞初夏认命般的闭上眼睛,顾逸晨的心里微微一痛。不过很快,顾逸晨就将那抹痛楚给压下,起身离开了监控室……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3章 噩梦降临


翌日。

虞初夏是被生生给痛醒的,麻药的药效过后,那让人痛不欲生的痛楚清楚的提醒她,昨天所发生的一切。

她终究还是没了一个肾!

虞初夏眼神空洞的盯着天花板,任由痛楚将自己淹没。不知过了多久,病房的门柄被转动,脚步声响起,最终,那脚步声停在了虞初夏的病床边上。顾逸晨那张英俊冷漠的脸,代替了天花板出现在虞初夏的视线之中。

虞初夏转了转眼珠子,看向顾逸晨,张了张嘴:“逸晨……”我好痛啊!只可惜,最后一句话,虞初夏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顾逸晨便开口了:“现在,立刻送她去监狱。”

“是!”有人附和顾逸晨的话,上前就将虞初夏给拉了起来,丝毫没有在意虞初夏的身体。

送她去监狱,这五个字剿灭了虞初夏心里最后的一点希望。虞初夏看着顾逸晨的眼神中,除了不敢置信,便只剩下了绝望。

她以为,顾逸晨还是关心她的。

她以为,只要她捐献给虞若微一颗肾,顾逸晨就会听她的解释……

可这一切,都是她以为!事情的真相是,顾逸晨要了她一个肾还不够,还要把她送去监狱,用她的一辈子来作为偿还。虞初夏感觉自己好像才刚离开一个噩梦,就又紧接着踏入下一个噩梦。不对,这个噩梦从来就没有结束过。从一周前,她踏入虞若微的房间那一刻起,她就已经踏入了一个永远挣脱不了的噩梦之中……

一周前,虞若微把她叫到了房间。虞初夏不疑有他,跟着虞若微进了房间。没有想到,一进房间,虞若微就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哀声请求:“姐姐,我求求你,你不要跟我抢逸晨好不好?”

“微微,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虞初夏伸手将虞若微给扶了起来,面色为难。如果是别的事情,别的要求,她一定二话不说就答应虞若微了。可是顾逸晨不是一件东西,感情也不是可以想让的。想到这,虞初夏低声回答:“微微,从小到大我什么都让着你,可是逸晨不行!对不起!”

虞若微的表情变得有一丝古怪,反问道:“姐姐,你就真的不能再考虑一下吗?”

“不能!”虞初夏回答的斩钉截铁。

虞若微冷笑了一声,突然上前一步,死死的盯着虞初夏。明明虞若微刚才还在哭泣,眼睛也是红肿的,可是现在,虞初夏却从虞若微的眼睛看到了恶毒的冷光。还不等虞初夏做出反应,虞若微将一把不知她从哪里拿出来的水果刀塞进了虞初夏的手里,随后,虞若微抓着虞初夏的手,将水果刀扎进了自己的怀里。

虞初夏尖叫一声,松开手退后了几步,虞若微嘴角含笑,自己握上那把水果刀,又往里面扎深了几分。虞若微倒在地上,白裙上的鲜血溢出,就像开了一朵妖艳诡异的花朵一般。

虞初夏呆若木鸡的看着虞若微,不明白为什么虞若微要这样做。她想要去救虞若微,可伸出的手上也沾染了虞若微的鲜血。虞初夏看着手上的鲜血,脚上就好像有钉子,将她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虞若微倒在地上,满意的看着虞初夏的表情。随后,虞若微换上了另一幅表情,冲着门口大声喊了起来:“姐姐,我没有想跟你抢逸晨,求你不要杀我……啊……”

虞若微的求救声瞬间拉回虞初夏的思绪,不等虞初夏做出反应,虞家所有人都进入了虞若微的房间,看着倒地的虞若微,再看看满手是血的虞初夏。事情如何,已经不言而喻。

虞父气得直接甩了她一巴掌,她木讷的站在原地,连为自己辩驳都不知该从何处开口。虞父打完她之后,便立刻带着人将虞若微送进了医院。虞家所有的人看向她的目光,就如同无声的自责,让虞初夏就这样跌进了深渊之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4章 放开小夏


“你们给我让开,我要见小夏!”愤怒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顾逸晨,让你的人放开小夏。”

愤怒的声音拉回了虞初夏的思绪,虞初夏呆呆的抬起头看向被拦在病房门口外的夏菡,喃喃喊了一身:“小菡。”

明明是极轻的声音,夏菡却像是听到了一般,抬起头来望向虞初夏,夏菡开口安慰:“小夏,你别怕,有我在!”说完,夏菡将目光转向顾逸晨,冷声开口:“顾逸晨,放我进去!”

顾逸晨没有理会夏菡,夏菡气的不行,怒声道:“顾逸晨,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小夏?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让我进去,我就划画虞若微那个贱人的脸!”

“让她进来!”顾逸晨冷声开口说了一声,拦在门口的保镖放下了手,让夏菡进去。

夏菡一进病房就想去虞初夏身边,可又被病房里的保镖给拦了下来。夏菡被逼站住,恶狠狠的瞪着顾逸晨:“怎么?你也知道怕了?”

“怕?”顾逸晨嗤笑了一声,冷声回答:“我让你进来,并不是因为我怕了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敢伤害微微一分,我就十分的还在虞初夏身上!”

“你敢!”夏菡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个答案,不由得气急败坏。

“敢不敢,你试试就知道了!”顾逸晨的语气很平静,可是,熟悉顾逸晨的人都知道,顾逸晨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如果夏菡敢真的对虞若微动手,那么,顾逸晨一定会加倍偿还在虞初夏的身上。

看到脸色惨白,奄奄一息的虞初夏,夏菡咬了咬牙,不再去和顾逸晨呈口舌之快。转过头看向虞初夏,夏菡内疚的不行:“小夏,对不起!”

虞初夏摇头,嘴角勾起弧度笑着说:“小菡,不关你的事情,你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这是真话,看到夏菡出现,虞初夏满心欢喜,就好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终于有了一丝可怜的微光。

听到这里,夏菡惭愧的低下了头,好像这一切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引起来似的。

“小菡,别管我了,你走吧。”说完,虞初夏不舍的深深看了一眼夏菡,小菡是她的闺蜜,她绝对不能让小菡陷入她和顾逸晨之间的漩涡。她已经陷入噩梦之中了,不能让小菡也陪着她一起选入噩梦之中。

“不,我不走!”夏菡抬起头,突然有了勇气:“小夏,你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请最好的律师,帮你打这一场官司。你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听到夏菡的话,顾逸晨皱起眉头来,阴冷的开口:“夏菡,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顾逸晨,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男人,你没资格和我说话!告诉你,小夏的事情,我管到底了。”夏菡蹩起秀眉,毫不示弱的回答到。

听到这里,顾逸晨摇了摇头,饶有兴趣的反问了一句:“哦?是吗?那你去请律师吧,不过在此之前,虞初夏我就先送到监狱去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要请律师就快一点。你早一天请律师,虞初夏就能早一天出狱。”

顿了顿,顾逸晨继续说道:“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只要我顾逸晨还活着,我就绝对不会让虞初夏好过。来人啊,把她给我带走。”

“是,总裁!”两个虎背熊腰的保镖点了点头,将虞初夏抗了起来。突然之间的天地旋转,让虞初夏微微怔了一下,由于动作太大,她肚子上还没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直接透过纱布,染红了虞初夏的病号服。

“小夏!”夏菡见状,想要上前阻拦,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保镖将虞初夏给带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5章 不要遇见你


保镖黑色的西装也被鲜血染上,但是丝毫也看不出来。

想要把虞初夏抢回来的夏菡却被顾逸晨带过来的保镖团团围住。

她对于四面八方的保镖还真的无能为力,只能狠狠的咬住下唇,双手紧紧的攥了起来,亲眼看着虞初夏被带走。

就在虞初夏被带出门的那一瞬间,顾逸晨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虞初夏这一次,就不要巴望谁能来救你了!”

那伤人的话语,正在一寸一寸的扎进虞初夏那颗温暖的心。那无情的话语,正在一点一点侵蚀掉她的内心。

她笑了,然后开始剧烈咳嗽,泪水混合着汗水流了下来,显得是那般的可伶却又脆弱,好像轻轻推一下,她就会消失掉。

她微微的转动了脑袋,看向顾逸晨的目光是一片死寂:“顾逸晨,我爱你我有罪,顾逸晨……如果还有重来,十二年前我绝对不要遇见你!”

虞初夏的话在医院的走廊上来回的响起,显得却又是那般的悲哀还有凄惨。

听到虞初夏的话,顾逸晨怔在了原地,仿佛感觉自己置身入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是南方的冬天,空气格外的寒冷,滴下的水都能瞬间冻成冰,雪花飘落在地上,覆盖了可以行走的道路。

那个时候的他,凄凉无助,衣服到处破了洞,头发很长却又很凌乱,脸上脏兮兮的。

那个时候,他被冻得瑟瑟发抖,脚上的鞋子早已不知所踪,小脚被冻得发紫。

他蜷缩在雪地里,碰到了上学回家的虞初夏。

小时候的虞初夏很可爱,也很善良。她看到了雪地里被覆盖的他,就不顾家人的反对将他带回了家。

就在她把顾逸晨带回家一个月之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被顾家的人带走了。

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却没想到他再次回到虞家,碰到了虞若微,然后就认为虞若微是救他的小女孩。

顾逸晨回过神来,神色难看,他嘲讽的一笑说:“虞初夏,如果还有重来,我不想与你有任何的关联!”

听到顾逸晨这种无情的话语,夏菡在也忍受不住了,小手紧紧的捏紧了包包,扬起手,毫不留情的将包包用力的砸到了他的头上。

“顾逸晨你就不怕遭报应吗?你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

她愤愤不平的怒骂道,看向顾逸晨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我现在就后悔了!”

听到这样,夏菡的眸子亮了亮,可随着下面顾逸晨说的话,怒火在她的眸子还有胸口处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我后悔认识了虞初夏,后悔与她有了交集!”

虞初夏早已被保镖扛出了医院,根本听不到顾逸晨说的这些狠心的话。

如果她在,恐怕早已泪流满面。

“你……”夏菡被顾逸晨说的这样话,气得无法组织言语,只能怒瞪着他。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那么估计顾逸晨早已被杀死了。

顾逸晨没有在停留在病房,直接迈着步子离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6章 顾先生让我们照顾你


保镖冷漠的直接把虞初夏丢在了地上,对着监狱的警察说道:“顾先生说了,好好‘照顾’她,只要没有死就好!”

“虞小姐,顾先生说请你好好想享受监狱的生活。”

说着,保镖离开了监狱。

虞初夏虚弱的扶着墙壁缓缓的爬了起来,跟她关在一个牢笼的还有很多女人。

她步子缓慢的挪到了床铺上,肚子上的鲜血染红了她胸前白色的地方。

白天里监狱安静的狠,却不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

到了晚上,虞初夏在睡梦中被人用力的拽了起来。

她还在迷糊的情况下,一记重重的巴掌就招呼到她那毫无血色的脸颊上。

紧接着无数的个巴掌用力的甩了下来。

本就刚刚做完手术还没恢复好,现在被这么多人打了这么多巴掌,虞初夏步子踉跄的跌倒在了地上。

她肿胀着脸,语气虚弱的对着她们说道:“我可是虞家的小姐,你们就不怕……”

闻言,带头的大姐大叉腰仰头大笑了几声,指着她冷笑的说道:“虞家的小姐?顾先生让我们好好照顾你,想必你也是不得宠的第三者之女。”

“我不是,我是虞家的大小姐。”

虞初夏双手紧握,耳边全是那些女人的嘲讽的笑。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虚弱到一根手指就能要了她命的女人,会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出了手。

“啪!”

这一巴掌落下之后,牢房片刻就安静了下来,带头的那个捂着脸,红着眼大声吼道:“草,你这个臭娘们,居然敢打我?姐妹们,给我好好教训教训。反正顾先生吩咐了,只要不死就好。”

虞初夏震惊,一股尖锐的痛意从脚底蔓延到心口,逐渐侵蚀四肢。

顾逸晨!顾逸晨!顾先生吩咐了?

虞初夏浑身颤抖着,地上的冷气从她的脚底蔓延全身。

呵呵,顾逸晨?

难怪,这么大的动静,狱警居然没有过来,难怪,那个保镖说让她好好享受监狱的生活!

她抬眸看向了那几个女囚犯,她突然站了起来,拔腿就朝着狱门跑了过去。

她双手紧紧的握住铁栏,她声音嘶哑的对着外面大声求救着:“救命啊!打人了,救命啊!”

明知道狱警不会过来,可是她还是要赌,她不相信顾逸晨就真的这么狠心,尽管着期望是那样的微乎其微:“我要见顾逸晨,你们不能就这样放任着不管,我是虞家的大小姐!”

“啊!”虞初夏猝不及防的人用力的扯了过去,用力的甩倒在了地上。

她洁白的额头狠狠的磕在了铁床脚上,很快鲜血流了出来,划过她的眉头,睫毛,脸颊最后流进了她的嘴里。

苦涩的滋味伴随着那浓厚的血腥味充斥在她的味蕾里,轮不到她反应过来,又被人狠狠的揪着长发拉了起来。

眼前的女人们,对着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

她狼狈的跌倒在地上,嘴里吃进了一嘴的灰尘:“唔……嘶……”

她除了狼狈的痛的**,就是紧紧的抱紧了自己。

虞初夏没有盼来顾逸晨,甚至也没有盼来她的亲生父母。

她忍住温热的泪水,停住了呼唤,任由这些人拳脚相对,耳边还响起她们嘲讽畅快的笑声。

此刻她心底对亲情,爱情逐渐消失在这些拳脚之中。

她嘴角扬起苦涩的笑,身上传来的痛时刻在提醒着她,这一切的操作者是她爱了十二年的男人。

说不定,这一切她的父母也参与其中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7章 重逢


那些人打累了,全都回到了床上去休息了。

她任由泪水肆意在脸上,在进监狱那一刻,她还坚信着自己是无辜的。

但是现在,她懂了,顾逸晨认定她有罪,那么她就有罪。

就算被打死,那也是死有余辜。

而这一切,都是顾先生吩咐的。

虞初夏不知道今后,这个监狱中,还有多少个“顾先生的吩咐”等着她。

她只能任由伤口上的鲜血直流,紧紧的蜷缩起来。

清晨。

“喂,给我起来!快去刷马桶!”一个女囚粗鲁的踢了一脚,见地上的人迟迟没有反应,她蹲下面一看,吓得跳了起来。

“她死了,流了好多血啊!”

旁边一个胆大的女囚走了过来,伸出手探了探她的鼻息,慌张的对着她们说:“快,叫狱警!”

很快狱警就跑了过来,用担架把她抬了出去。

这次她被送到了南城的中心医院。

医生戴好手术套,平淡的开口问道:“患者名字,病况!”

站在他身边的助理,放开档案开口道:“虞初夏,囚犯。之前做过摘除肾的手术,身上有很多殴打的痕迹,另外疑似她有休克的迹象。”

闻言,医生正拿着手术刀的手一顿。手术刀没有接住,掉在了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男人失神的望着手术台上的女人,他步子缓慢的移到了前面,看着那张夜思梦想的脸蛋,震惊的后退了一步。

初夏?怎么回事她?他才去了美国一年,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沈医生?沈医生……”助手小声的呼喊着他,将他从震惊中喊了出来。

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助手问道:“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

助手一脸迷茫的看着沈遇凡,他吓得说话都有些结巴:“我……监狱送来的,我……我也不清楚啊!”

沈遇凡脑子里迅速闪过顾逸晨的名字,对,是他!

只有他才能让虞初夏变成这样,他顿时火冒三丈,推开阻力要出去找顾逸晨。

他似乎忘了,此刻的虞初夏正在生死边缘上,如果在稍微拖延时间,就算大罗神仙也救不回她的命。

沈遇凡走了半天,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走出手术室,还在原地踏步,他低下头,眉头紧皱,不悦的看着脚边的助理。

“沈先生,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怎么着也得先救人啊!”

助理的话就显示一记警告的重锤,狠狠的敲醒了沈遇凡。

沈遇凡转过头看着毫无声息,面色苍白的虞初夏,压制住心中的怒火,推开助理接过手术刀开始为虞初夏做手术。

手术室外。

夏菡焦躁不安的在走廊中来回踱步,她时不时的抬起头,看着走廊的另一头。

虞初夏已经进去八个小时了,她通知了虞家父母还有顾逸晨,可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顾逸晨不来就算了,可是,虞家的人也没有来。

她怒了,好歹虞初夏还是他虞家的亲生女人,现在呢?天天守着那没有血缘的女人,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夏菡细眉紧紧的拧起,踩着十厘米高的高跟鞋来回的走动,双手紧紧扣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手术室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

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泛白的手指紧紧的拽住医生的手紧张的问道:“医生,小夏她怎么样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沈遇凡摘下了口罩看着眼前惊慌的夏菡。

看到眼前的男人,夏菡愣在了原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8章 我认命了


“小菡,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夏菡垂下头,双手紧紧的绞在一块,面对沈遇凡的质问,她无力解释。

沈遇凡见她这样,双手紧紧的扣住她的肩胛,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说啊,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对不起,都是我没用!”夏菡小声的抽泣的跟沈遇凡道歉着。

“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顾逸晨弄的!”

夏菡微微点点头,伸手擦掉眼角的泪,声音哽咽的说道:“都是虞若微,那个贱人,她自己捅了自己一刀,嫁祸给了小夏。顾逸晨那个渣男还有虞家父母,相信了虞若微的话,坚决要把小夏送到监狱。”

“而且,而且……”夏菡顿了顿说道:“顾逸晨狠心的拿掉了小夏的一颗肾,然后把她丢到监狱去了。我根本没办法跟他对抗,所有的证据,都被顾逸晨带走了,我根本找不到任由能证明小夏清白的证据。”

说着,夏菡扑到了沈遇凡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她双手紧紧的拽住他的衣角,泪水浸湿了他胸前的衣服。

沈遇凡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轻声的安慰着她:“好了,不要哭了。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

“嗯!”

虞初夏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她冷漠的看着周围的保镖。

刚想要起身,就被呵斥住了。

“别动,想要干什么交代他们就好。”

虞初夏动作僵硬的转过头,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转过头,不愿让他看见此刻她的狼狈。

沈遇凡深邃的眸子黯了黯,他用专业话的语气对着守在她床边的保镖说道:“我给病人检查,麻烦你们先到外面等候!”

闻言,保镖两人相视一眼,便退了出去。

沈遇凡走到另一边,看着泪流满面的虞初夏,心底瞬间被疼痛侵蚀着。

“小夏……”

他缓缓的朝着虞初夏伸出手,眼底写满了心疼。

他才离开一年,就发生了这么多。当初她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让顾逸晨爱上她的吗?现在呢?这又是什么?

“遇凡……”虞初夏忍着伤口的痛意,用手快速的把眼泪擦干净,甜甜的叫唤着沈遇凡的名字。

“傻瓜,这才一年的时间,你就把自己伤害成这样!”沈遇凡蹲下面,眼睛泛着红,目不转睛的盯着虞初夏。

“没事,我能扛得住!”

沈遇凡被虞初夏逗笑了,他伸出手,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放心,我会跟小菡想尽一切办法救你的!”

“不用!”虞初夏摇头,眼底写满了倔强。

“既然他认定我就是凶手,那么我就做一次凶手。算是了断我跟他之间的感情吧!”

见虞初夏这么决绝,沈遇凡沉默了下去。谁也不知道,此刻他的心在滴血。

他从小就喜欢虞初夏。

可是就在他九岁的那一年,虞初夏笑着跟他说,她找到她命中的白马王子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9章 如你所愿?不,我不要


可一切却又是那么的好笑,顾逸晨喜欢上了虞若微,虞初夏只能隐藏了她的感情。

他沈遇凡只能默默的成为她无话不说的男闺蜜,只要她需要他,他一定第一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一守护,就是二十多年。

可是现在他就离开了一年,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此刻成了这副模样。

两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人影。

顾逸晨黑着一张脸,目光冰冷的盯着屋内发生的一切,气的握着门柄的手,骨节泛白,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呵,虞初夏!

亏他还因为害的她住院而自责,可她呢?在干什么?与她的旧晴人相会?她不是说爱了他十二年吗,现在又算什么?

“嘭!”顾逸晨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脚踹开了虞初夏病房的门。

他浑身散发着来着炼狱的气息,那种气息让虞初夏无法呼吸。

是他,怎么,是来看她死没有?

虞初夏眸子冷淡的望着发怒的顾逸晨,她不怕死的讽刺着:“怎么?顾先生是来看我死了没有?”

听到虞初夏那犹如老妪一般的声音时,顾逸晨愣住了,那声音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刮在玻璃上一样刺耳。

他动了动嘴皮,随即嗜血的一笑:“是啊,像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污染空气,浪费资源!”

虞初夏以为自己已经百毒不侵,就算面对顾逸晨再恶毒的话语,她也能镇定自如。

可,一切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顾逸晨,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浪费资源?你是说虞若微?她那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污染源。”

“咯吱……”

闻言,顾逸晨垂下的手,紧紧地捏了起来,如果虞初夏是男的,估计他的拳头会毫不犹豫的打了下去。

“虞初夏我劝你最好不要激怒我,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顾逸晨脸色铁青,目光犹如淬着毒的蛇。

“呵呵,你的方法还少吗?”

虞初夏忍着嗓子的疼痛,平淡的反问回去。

越是平淡的话语,就越是能激起顾逸晨的怒火。他的眉头皱起,冷着声对着外面的保镖说道:“把她给我带回监狱,让她再好好感受一下。”

“给我住手!”

一旁的沈遇凡站了起来,他挡在虞初夏的面前,动怒的盯着顾逸晨:“顾先生,病人刚从死亡线上就回来,不能现在带回监狱!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的。”

“哦?”听到沈遇凡的话,顾逸晨好笑的挑起眉头,冷酷无情的说道:“那就让她去死好了!”

轰!

顾逸晨的话在她的耳边剧烈的炸开,震的她的耳朵生疼,生疼的。她的眼眶泛红,眼睛肿胀着,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来了出来。

她强忍着泪水,笑靥如花的说道:“是吗,我偏不如你愿!”

“哼!”顾逸晨冷哼一声,离开了病房,离开之前背对着他们说道:“一周的时间,无论怎么样我都会直接把她扔进监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10章 入狱


沈遇凡垂下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他想要直接冲上去给他一拳,可是衣角边的小手拼命的拉住了他。

房间再一次回归了平静,气氛突然有些伤感还带着压抑。

虞初夏小声的抽泣声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沈遇凡转过声,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虞初夏,心底划过一丝痛意。

他嫉妒着顾逸晨,为什么小夏对他这么好,他却要这样对待她?

难道他真的眼瞎,看不见小夏对他的爱吗?

这一刻,沈遇凡有些仿徨,甚至还有些说不明的情绪充斥在他的心头。

虞初夏躺在病床上哭泣,而他只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心疼的看着她。

虞初夏苦累了,渐渐的睡着了。看着她红肿的眼睛,沈遇凡心底抽痛抽痛的。

他起身走到了浴室,打来了热水,浸湿了毛巾。他轻轻的敷在她的眼睑上,隔了一会,重新弄湿。

他就这样安静的反反复复弄了好几次,中途水冷了,他又去注入了热水。

直到,看见她消肿许多的眼睑,才关好灯,转身离开了病房。

殊不知,就在他为她消肿的时候,虞初夏已经醒了。

看着沈遇凡离去的背影,她咬住嘴唇没让自己哭出来。

她知道,她对不起沈遇凡。她知道沈遇凡一直都喜欢着她,无论她受了什么苦,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

如果,她爱的人是他该多好!可是,爱情不就是这样的吗?

一方爱着另一方,可是另一方根本就不爱你。

无论你付出了多少代价,对方的眼底始终没有你的存在。

不知她哭了多久,睡了过去。

在医院的这一周,夏菡还有沈遇凡一得空就过来陪她。似乎,顾逸晨并没有阻拦他们来看她。

平时她总觉得一周过的格外的慢,可是现在,觉得时间过的那么快。

果不其然,顾逸晨一周之后带着保镖来到了医院,直接把她带回到了监狱。

她入狱之后,很快就开庭了,但她因为有病自在身,无法出庭。

但一个月之后,虞初夏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即日执行。

入狱的那一刻,她强迫自己忘记过往,好好的度过监狱中的三年。

这期间,夏菡跟沈遇凡都来看过她。

夏菡跪在她的面前,跟她道歉说她没用。她浅浅一笑,目光平淡的看着她说:“他是我的劫,这一劫过后,此后我与他生再无交集!”

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任何人,更何况是在这暗无天日的牢笼里。

三年后。

南城的监狱大牢的大门缓缓打开,过了一会,一个带着黑乌鸦帽的女孩穿着超大号的病人服走了出来。

她走的很慢,很慢似乎在回味着三年之间发生的所有。

灼热的太阳挂在天空,阳光照耀在地上,走在油柏路犹如被滚烫的热水。路面上肉眼可见的,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

今天的天气只要有三十四五度,女人走在太阳下,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

监狱的大牢一扇一扇的被打开,门外一男一女提着嗓子,目光焦急的盯着那扇厚重的大门。

门缓慢的被打开,一抹瘦小娇弱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眼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第10章 入狱


沈遇凡垂下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他想要直接冲上去给他一拳,可是衣角边的小手拼命的拉住了他。

房间再一次回归了平静,气氛突然有些伤感还带着压抑。

虞初夏小声的抽泣声打破了这压抑的气氛,沈遇凡转过声,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虞初夏,心底划过一丝痛意。

他嫉妒着顾逸晨,为什么小夏对他这么好,他却要这样对待她?

难道他真的眼瞎,看不见小夏对他的爱吗?

这一刻,沈遇凡有些仿徨,甚至还有些说不明的情绪充斥在他的心头。

虞初夏躺在病床上哭泣,而他只能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心疼的看着她。

虞初夏苦累了,渐渐的睡着了。看着她红肿的眼睛,沈遇凡心底抽痛抽痛的。

他起身走到了浴室,打来了热水,浸湿了毛巾。他轻轻的敷在她的眼睑上,隔了一会,重新弄湿。

他就这样安静的反反复复弄了好几次,中途水冷了,他又去注入了热水。

直到,看见她消肿许多的眼睑,才关好灯,转身离开了病房。

殊不知,就在他为她消肿的时候,虞初夏已经醒了。

看着沈遇凡离去的背影,她咬住嘴唇没让自己哭出来。

她知道,她对不起沈遇凡。她知道沈遇凡一直都喜欢着她,无论她受了什么苦,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

如果,她爱的人是他该多好!可是,爱情不就是这样的吗?

一方爱着另一方,可是另一方根本就不爱你。

无论你付出了多少代价,对方的眼底始终没有你的存在。

不知她哭了多久,睡了过去。

在医院的这一周,夏菡还有沈遇凡一得空就过来陪她。似乎,顾逸晨并没有阻拦他们来看她。

平时她总觉得一周过的格外的慢,可是现在,觉得时间过的那么快。

果不其然,顾逸晨一周之后带着保镖来到了医院,直接把她带回到了监狱。

她入狱之后,很快就开庭了,但她因为有病自在身,无法出庭。

但一个月之后,虞初夏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即日执行。

入狱的那一刻,她强迫自己忘记过往,好好的度过监狱中的三年。

这期间,夏菡跟沈遇凡都来看过她。

夏菡跪在她的面前,跟她道歉说她没用。她浅浅一笑,目光平淡的看着她说:“他是我的劫,这一劫过后,此后我与他生再无交集!”

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任何人,更何况是在这暗无天日的牢笼里。

三年后。

南城的监狱大牢的大门缓缓打开,过了一会,一个带着黑乌鸦帽的女孩穿着超大号的病人服走了出来。

她走的很慢,很慢似乎在回味着三年之间发生的所有。

灼热的太阳挂在天空,阳光照耀在地上,走在油柏路犹如被滚烫的热水。路面上肉眼可见的,翻滚了一层白色的热浪。

今天的天气只要有三十四五度,女人走在太阳下,身上干燥的不起一滴汗。

监狱的大牢一扇一扇的被打开,门外一男一女提着嗓子,目光焦急的盯着那扇厚重的大门。

门缓慢的被打开,一抹瘦小娇弱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的眼中。

继续阅读《爱你的那些时光》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