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景洛,皇甫宸逸(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寄晓墨
简介:箫景洛一朝重生,亲眼看着原主的亲人被杀,葬身于火海,复苏后的她狠厉虐渣为原主报仇雪恨,呵,她一个22世纪古武世家传人,医毒双攻,想毒死她,岂非容易之事? 仆人甲:王爷,小王妃当街诅咒了国公府大夫人,这......  宸王:嗯,王妃还小,童言无忌,让大夫人莫见怪
  仆人甲:......(抹汗!)  仆人乙:王爷,不好了不好了,王妃一脚把亲王家的小世子扔下池塘去了
  宸王:哦,那小世子太过顽劣,教训一下也好
  仆人乙:......(抹汗!) 
角色:箫景洛,皇甫宸逸
箫景洛,皇甫宸逸(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涅槃重生


第一章 涅槃重生

热,好热。

窒息感随着热潮涌来,箫景洛忍不住咳了几声。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让她呛得更加厉害,她睁开被呛得冒出眼泪的双眼,却被一直柔软的手捂住了嘴巴,她下意识的要反抗,耳边听到了一个仓惶却温柔的压低的女性嗓音,“洛儿,快,去床底下。”

“这里还有一个厢房。”外面,传来了一个粗哑的男性嗓音,“上头交代过,一个不留。”

嗜血的话语,让抱着箫景洛的女人惊恐的颤抖了一下。

箫景洛转头看去,在昏暗的烛光下,看到了一个面容温婉秀丽此时却强行忍着恐惧的中年女子,她仓皇的双目中,凝着恐惧的泪花,却强忍着没有掉下来。

外面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纸窗上,投射出几个人影,手持大刀,刀刃上,往下滴落着鲜血......

“别出声。”那女子强行把箫景洛塞入了床底下。

“嘭......”

木质的厢房门,被人一脚踢开,噗通一声,掉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几个凶神恶煞的络腮胡男人,持刀走了进来,身上都是血迹,脸上亦是被溅到了血迹,看起来尤其可怖。

“你,你们是谁?”那中年女子跌坐在床上,强压着恐惧,颤抖着声音问道。

“要你命的人。”其中一个男人手起刀落,女人还没来得及尖叫,就被一刀割破了喉咙。

她的身子软软的倒落在地上,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她扭动着割破的脖子,看向床底下,微微动了动苍白的唇瓣,无声的说道:洛儿,活下去。

箫景洛凝眉,看着女子就算断气了,也睁大着眼睛,死不瞑目......

她看到女子的身后,有好几双穿着靴子的脚,灰色的鞋面,统一绣着骷髅头图案。

“这大火很快就要烧到这个偏院了,我们走吧。”刚才说话的粗哑男生再次开了口,一行人,很快便离开了厢房。

箫景洛立刻从床底下爬出来,走到女子身边,想要扶她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小的像是小孩的手,她猛的瞪大眼,她此时脑子都是懵的,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梦里有残忍的杀戮,有漫天的火光,还有,她变成了一个小女娃......

外延的木窗已经开始被火苗蔓延到,她得赶紧离开这,不然她就算没被杀死,也被葬身火海,箫景洛咬了咬舌根,刺痛感让她冷静了下来,她拿下女子头上的玉兰发钗,这女子,是她的救命恩人。

日后,她定会替这女子报仇,虽然现在依然搞不清楚状况。

她站起身,穿起床边的小鞋子,就跑出了出去,当她跑到院子里时,看着这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已经被熊熊火焰包围着,她呛的难受,正好旁边有个水井,她撕下裙子下摆,在水井边的有装着半桶水的铁桶上浸湿,便用湿布捂住了口鼻。

“主子,这里还有活口,是不是就是我们找的那个女娃?”突然,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从围墙边上响起。

箫景洛抬眼一看,看到两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不知什么时候正站在墙头看着她。

高个子的黑衣人,哪怕穿着暗沉的黑色,依然掩饰不住他迫人的气势,耀眼的光华。

在夜色中,身姿挺拔,散发出的那种尊贵王者般气息,竟犹如天神一般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比之前杀了那女子的那一批人更是不知强大了多少倍。

靠之,这是没完没了了不是,前有狼后有虎的,前一批的暗杀她侥幸被救下来了,现在又来两个不知是敌是友的黑衣人,真若是敌人,她直接可以度劫飞升成仙了。

“是她,带走。”高个子黑衣人声音低沉磁性,犹如醇厚的大提琴音一般,十分好听。

他简洁的四个字,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可以听出他是个惯于发号施令之人,这男人,身份必定不简单。

“好。”黑衣少年立刻从围墙上飞下来,经过箫景洛的时候,俯身把她拦腰抱起,就像夹着一个布娃娃似的轻轻松松的又往围墙上飞。

那少年还抽空朝箫景洛安抚道,“别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人。”

箫景洛无来由的便信任了这个少年,只因这少年身上的气息,没有杀气。

而她吸入了过多的二氧化碳,胸腔难受得紧,这会儿一放松,她意识便迷糊起来,人,就这么失去了意识,晕过去了。

哒哒哒......

苍茫的夜色中,漫天黄沙中,急促奔跑的马蹄声,打破了这寂静的夜。

两匹黑色骏马,犹如闪电,在夜色中奔驰。

小伍一手抱着怀中的小女娃,一手扯着缰绳策马奔腾,他有些担心的低头一看,却看到怀中本来已经晕迷的小女娃,此时却已经睁大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没有惊恐,没有哭闹,只是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看着他,眼神竟然有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锐利。

让他心里泛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也让他吓一跳,手忍不住一扯缰绳,马儿立刻翘起了前蹄,差点把马背上了两人给甩下了马背。

“怎么回事?”奔驰在前面的皇甫宸逸听到身后的动静,他也调转了马头,朝小伍疾驰而去。

“主子,这小女娃,有点儿不对劲。”小伍看着怀中已经坐正了身子的小女娃,朝黄埔宸逸担心的说道,他心底不免一阵怜悯之心涌起,这小姑娘真可怜,小小年纪就要遭受家人被杀家园被毁的遭遇。

皇甫宸逸看向小伍身前坐着的小豆丁,犹如瓷娃娃一般精致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像个黑葡萄一样,明明是一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女娃,眼神却异常冷静,虽然带着一些茫然,但却完全没有因为看到那一场杀戮而该有的恐惧模样。

这让他也跟小伍一样,心里涌起了一抹怪异的感觉,他的黑眸微微眯起!

至于箫景洛,她现在想挠头对天狂啸:

她是谁?

她在哪里?

这该死的她不是已经被害死了么,为什么还能出现在这里,甚至变成了一个小女娃?

等等,箫景洛猛的蹙起双眉,现在处于安全状态下后她放松下来,才感觉到自己这副身体的体内,似有一股毒在四肢百骸流动,而这毒性,似乎十分霸道?

好像记得从哪里感受过这样的毒性?

啊,对,想起来了,这毒性,可以压制人的成长,也就是说,她这副身子,其实很有可能,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而且,除此之外,似乎她身体里面,还有别的毒在游走。

瓦擦,她这身子是什么个身子?养毒罐么?竟然小小的体内养着那么好几种毒?

还有,为何一夕之间,她这个22世纪古武世家的天之骄女被同族害死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穿着绣花鞋的古代小女娃?

她,这是重生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二章 我早熟


第二章 我早熟

晋国。

宸王府。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景色优美的宸王府,亭台水榭,小桥流水,繁花似锦,每一处皆是风景。

雕龙画凤装潢大气磅礴的书房内,气氛略微有点凝滞,跟书房外的摇曳凤竹的休闲截然不同。

房内,皇甫宸逸看了一眼手中宣纸上,那龙飞凤舞的字体,他惊讶的看了一眼箫景洛,这字体,看起来真像是个洒脱男子写出来的,哪里想象的到是出自一个小女娃之手?

要不是亲眼看着这小女娃在纸上写的,他还真不相信。

当他看清楚了白纸上的内容之后,他素来不会有任何情绪起伏的俊脸上,出现了罕见的惊诧,他倏然看向小豆丁,而此时箫景洛都才比书桌高了那么一丢丢,她是踩着一旁的踩脚凳才够得着书桌上的文房四宝的。

箫景洛的一双大眼睛,带着一抹超越她此时小女娃模样的笃定,朝皇甫宸逸递过来一只毛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吧,你签了字,这协议就生效了。”

皇甫宸逸忽的笑了,有趣,真真是有趣,这世上,还真没有人敢跟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做交易的。

不过,问题是,他挑了挑眉,“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有寒毒?”

“这几日在赶路的途中,我发现你肌肤表层透出的寒气异于常人,就知道你体内必定有寒毒,你虽然是受人所托勉为其难的救了我并收留我,不过我也不会白吃白住,我可以帮你解毒,前提条件是,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情,都不能赶我走,也不能限制我的自由,我在你这府中,也会守本分。”箫景洛又是灿烂一笑,她小脸上有着深深的梨涡,煞是可爱。

“兄长从未说过,萧家小丫头,还会医术?”皇甫宸逸凝视着着小豆丁,微微蹙眉,这丫头跟兄长信中提的小丫头可完全不一样,难不成,是他救错了人?

一旁的小伍凑过去瞅了一眼宣纸上的协议,他脸上露出了好笑的神色,说道,“洛儿小姐,你才多大啊,竟然老气横秋的跟个小大人似的,还跟主子签订协议?”

箫景洛看了一眼小伍,气定神闲的吐出三个字,“我早熟!”

噗......

小伍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到,发现箫景洛这小女娃真是每次都会说出惊人之语,让他觉得真是十分新鲜,而且,他发现,主子对这小女娃好像也对别人不太一样,起码,多了几分对别人所没有的耐心。

皇甫宸逸唇边隐约浮现一抹笑意,被小伍看到了,差点以为自己看花眼,他震惊的瞪大眼,天,自己跟了十年的主子,基本上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何时有看过他这般连眉眼都浮现笑意的?

而自从箫景洛出现后,主子笑的次数加起来,简直比他十年来见的都还多。

“你要怎么治疗我的寒毒?”皇甫宸逸瞥到一旁震惊的看着他的小伍后,他敛去唇边的笑意,恢复了平时淡淡神情,朝箫景洛问道。

“把衣服脱了。”箫景洛把毛笔搁回砚台上,便跳下了矮脚凳,走到了皇甫宸逸面前,昂起头,说道。

“你让主子脱衣服?”小伍再次震惊。

箫景洛看也不看震惊的小伍,她的目标点在皇甫宸逸身上,她看他巍峨不动的,不禁皱了皱眉,不耐烦的催促,“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干啥,让你脱个衣服都那么费劲,你不脱我怎么看你寒毒的病情。”

“小丫头,这几日本王看你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皇甫宸逸挑眉,从刚开始这小丫头的低眉顺眼到现在的嚣张,简直是天差地别。

“当然,我们现在是平等关系,并非是我寄人篱下仰你鼻息的关系,自然无须对你毕恭毕敬,你收留我,我帮你医毒,互不亏欠。”箫景洛露出了一口亮晶晶的小白牙,说这话时,脸上神情张扬而嚣张,就好像,这般张狂模样才是她本色一样。

小伍是见过自家主子寒毒发作是那种非人的痛苦的,因此听到箫景洛如此自信的说能医好自家主子的寒毒,哪怕半信半疑,却也忍不住抱着那么一丝丝的期望朝箫景洛问道,“洛儿小姐,你真的能医好主子的寒毒?”

“算了,不信就作罢,等你们相信了再来找我吧,好困,我去睡个午觉,没事别来打扰我。”箫景洛转身,潇洒的朝身后那那四道视线摆了摆手,大摇大摆的就在皇甫宸逸的视线下拍拍屁股走人了。

“洛儿小姐,还真是跟别的小姑娘不一样......”胆儿够肥的啊,小伍擦擦冷汗,怕自家主子会因为箫景洛这态度给惹毛,转头看向皇甫宸逸,却看到主子仅仅是眯着眼睛看着箫景洛那几乎是横着走的小小身影,脸上神情不怒不喜,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这两天在干什么?”皇甫宸逸漫不经心的问道,低头看向手中的协议,黑眸闪过一抹兴味,这小东西,真真是有趣得紧,留她在府中,似乎让他犹如死水一般平静无波的日子,多了几丝趣味劲儿。

看来,兄长给他丢来这么一个小麻烦,还是不错的。

前段时间,他收到兄长托人送来给他的一封加急信笺,上面再三强调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他本人亲自去处理,那便是去把箫景洛救回来,幸好他去的及时。

不过,似乎当时他见到箫景洛之时,这小丫头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还能够知道拿湿布捂住口鼻的自救方法,就算他没有及时赶到,以这小丫头的机灵劲儿,只怕也是能够自己逃出来的。

“主子,她一直在房间画这东西,也不知道画的是啥,这一坨也实在让人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小伍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似乎原本揉成一团的纸,展开来递到了皇甫宸逸的面前。

皇甫宸逸低头看了一眼,双眼不禁抽了抽,这究竟画的是什么鬼?

好像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而椭圆形的前端位置,画着一个图案,而这图案,委实看不出是什么来,不知道的以为是三岁小孩随意涂鸦出来的。

“洛儿小姐显然也是不满意自己画的,都画了不知多少张了,不过我看了几张,都是这样十分抽象的东西。”小伍说道。

皇甫宸逸若有所思,看来这小丫头并非是用画画来打发时间的,那她究竟想要画的是什么?

从来没有任何好奇之心的皇甫宸逸,此时,竟然隐约升起了一股好奇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三章 我的仇我会报


第三章 我的仇我会报

一间厢房内,箫景洛坐在椅子上,坐没坐相的,一双小脚,甚至直接搁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她小小的身子几乎整个人都是瘫倒在太师椅上了。

箫景洛手里拿着之前从那个把她推到床底下,而救了她一命的那个中年女子头上拔下来的发簪,脸上若有所思。

她依然清楚的记得那个中年女子死不瞑目的模样,以及对她这副身子主人的担忧不放心,那中年女子,大概就是这副身子的母亲吧。

这几天,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她重生到这副身子了,却依然接收不到这副身子的任何记忆跟情绪。

只是因为,这副身子还中了一种毒,而这毒,可以让人的记忆跟金鱼一样,只有七秒钟,所以说,这副身子的主人,根本不会保留任何记忆,这也是为什么她接收不到原主记忆的原因。

她本是想着,既然从皇甫宸逸那打听不到原主的身世,那就从小伍身上打听吧。

谁知道,那小伍,竟然跟他主子一样,也是一棍子打下去也放不出一个屁的主,大约是因为得过他主子的指示,不能告诉她她的身世,也不能告诉她她之前的遭遇,所以小伍压根儿也不跟她说。

至于这府中的其他下人,就更不可能知道她的来历了,只当是大少爷送来给宸王暂时寄养的一个故人侄女,其他的,那是一问三不知。

说起这宸王府,也就是皇甫宸逸被当今圣上御赐的宅邸,就不得不隆重介绍一下这皇甫宸逸拉风酷炫拽的身份了。

皇甫宸逸,性别男,贵庚22岁,心机深沉,俊美无俦,气势迫人,性子冷淡不好权势,偏偏曾经又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摄政王,当朝皇帝的亲表哥。

而当今圣上能得当一面处理国事之时,他便自动请辞退了摄者王职权,圣上感念他的拎得清,便破格封他为宸王。

而皇甫宸逸在做摄政王帮圣上打理江山整整五年时间,颇得皇上的敬重,可谓跟小皇上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因此在朝中虽无实权,只是挂着一个‘宸王’的尊贵身份,却因为是在皇上面前最说得上话的人,因此朝野上下都对他敬上三分,争相讨好他,而不敢得罪他。

只是他性格孤僻冷漠,不跟任何朝中人交好,因此闭门谢客整整一年,渐渐的淡出了朝中人的视线,他人也就不再想着去吃闭门羹。

但他终究是朝中的一个让人津津乐道的传奇,也是唯一一个在晋国历史上,当了摄政王还能全身而退并被皇上器重之人。

毕竟之前历史上,但凡当过摄政王的,皇上怕其在摄政期间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在朝中安插自己的势力,因此皆是被发落到关外,不得善终。

而这宸王,却在京中住着最好的御赐豪宅,受着宫中比宠妃还要好的待遇,日子过得甚是潇洒。

对了,最重要的事情是,这宸王府,没有女眷,也就是说,皇甫宸逸连个侍妾都没有,孑然一身,在这古代来说,22岁未娶亲的,也是大龄剩男了。

箫景洛脑中浮现了皇甫宸逸那张盛世美颜,此等尤物,身边竟然没有美人相伴,委实可惜了。

前世,箫景洛出身于极为神秘却在她的国度有着至高地位的古武世家萧家。

而她是萧家的后辈里面,最为出色的一位,她精通武艺,擅长医毒,是家族中人人羡慕的天才少女,却因为太过优秀,风头太盛,被族人妒忌,于是被族人所害。

而现在,她所在的这副身子,一身是毒,她古武世家的武艺在这孱弱身子上根本就展现不出来,所以这副身子现在在她这个对自己要求极高的眼里,也就等同于废人了。

不过,医毒这方面绝佳能力,她还是保留着的,而她也极有信心把这副身子的毒都解掉,甚至还可以把这副身子变成一个练武奇才,自身强大,那才是真的强大,哪怕现在她有宸王的庇荫,她也是得强大自己的。

按她的保守估算,不出半年,她可以把原身身上的毒都解掉。

而这段时间,她要做的是,找出原主的身世,以及为什么原主一家会被屠杀还被烧毁,她跟下人打听过晋国有没有出现一家被屠杀烧毁的事件发生,下人说没有。

箫景洛想起之前皇甫宸逸是从边关带她回来的,边关的那一边,是邻国,所以,也可能她来自邻国,不属于晋国人,但这晋国的邻国又有好多个小国家,以她现在没任何帮手的情况下,她没办法一一跑到邻国去查探。

只是,她既然已经决定了替那救她一命的中年女子报仇,那就必须得兑现自己的诺言。

所以她觉得唯一能找到的线索便是进来厢房暗杀她们的那些人身上,她还记得那些人穿着统一绣着骷颅图案的鞋子,所以可能就是暗杀组织的一种标记,只要知道这个标记属于哪个暗杀组织的,就可以顺藤摸瓜的查出他们前几日接的暗杀任务是哪户人家,便可知道原主的身世了。

只是,她一直想要画出那暗杀人所传的鞋子样式,却总是画不好。

她换了个姿势,转而颓然的趴在了书桌上,瞪着桌面上画出来的一坨黑溜溜的东西,她忍不住想仰天长叹,为何她就没有接收到前世父亲的绘画天赋?

这时,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走到桌边,看着桌面上几张纸上大同小异的画着不知什么东西的画上。

“这是什么?”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食指点在了画上的那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上。

“鞋子......”箫景洛知道来人是谁,但也没有改变动作,依然趴在桌上,懒洋洋的回道。

“......”皇甫宸逸眼角儿抽出了一下,神情保持淡定不变,嗯,原来,这是鞋子?

唔,想象力好一点的,大概可以想象成是鞋子。

“这又是什么?”跟着进来的小伍忍不住指了指‘鞋面上’的那一坨黑色的东西,好奇的问道。

“骷颅图案,唔,画的有些抽象,没有想象力的人 ,只怕看不出来。”箫景洛是死也不会承认自己画的渣的,她坐直身子后,又懒洋洋的往椅背一靠变成了葛优躺,面不改色兼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

小伍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看也就只有你的想象力才丰富到看得出这是骷颅图案。”

而皇甫宸逸,听到箫景洛画的是什么后,他的双眉,却蹙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四章 借点钱呗?


第四章 借点钱呗?

小伍看到自家主子眉头蹙起,他立刻收起了笑,自小跟在主子身边的他,自然感受到了主子此时的情绪是不那么顺畅的。

“画这个做什么?”皇甫宸逸拉过一旁的太师椅优雅闲适的坐了下来,竟然也感染到了箫景洛坐姿的随意,他也慵懒的靠在了椅背上,比平时多了一丝的随性放松。

而小伍看了看皇甫宸逸,心里不免惊讶,主子好像在这小丫头面前,就会特别的放松,而且主子一向不喜孩子,但唯独对小丫头好像特别的纵容?

不过,洛儿小姐虽然看起来不过十岁出头的小女娃,但是,她的表现,却超越她年纪的成熟,他常常有种错觉,这小女娃身上,是不是住着一个冷静自持又理智过人的睿智成年人?

“我被你们救走之前,我是被一个女人塞到了床底下才逃过被暗杀的劫数,而来暗杀我们的人,他们的脚上,都穿着这个样式的鞋子,你既然不肯告诉我为何我会家逢变故,那我会靠自己去寻找真相。”箫景洛淡淡的说道。

她的语气是平淡的,眼神带着一抹超越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锐利跟霸气,说这话时,她没有带着没有任何埋怨跟赌气的成分,只是阐述一件事情。

哪怕皇甫宸逸不告诉她,那她也有信心靠自己的一己之力来找到真相。

“你不怪我不愿告诉你?”皇甫宸逸挑眉,深邃不见底的黑眸微微一闪,这小丫头,果然出人意料。

“为何要怪你?你受人之托收留我已经是你的极限,你本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之人,自然不会去蹚浑水,而我对于你来说,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身世可怜的余孤,但这不足以让你为了我去牵扯到麻烦中去,我亦是知道,靠他人不如靠自己的道理,他人愿意帮那是他们的情义,他们若不愿意帮,也是人之常情,倘若我是你,我也会选择跟你一样的做法。”箫景洛摇头,朝皇甫宸逸露出了一口小白牙,那叫一个灿烂而张扬。

“天,年纪小小就看的这么透彻,洛儿小姐,你确定你是一个小孩么?”小伍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微张着嘴问道,这根本就不可能是从一个小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啊。

“谁告诉你们,我是一个小孩的?你兄长对你说了多少我的事情?”箫景洛呵呵一笑,她既然不打算装小孩,那就还是坦白吧,她实在没办法把自己扮成幼稚的小孩,她会鸡皮疙瘩掉一地。

“萧家嫡女,胆小怯懦,脑子有些痴傻,需要多点耐心,莫要吓到你......,这便是兄长在信中提到关于你的几句话。”皇甫宸逸勾唇露出一抹兴味,眼前这根本就从未怕过他的小丫头,胆小怯懦?痴傻?

呵呵,还要多点耐心莫要吓到她?她别吓他才是真,箫景洛根本跟兄长提到的萧家嫡女毫无相似之处。

“嗯,看来你兄长对我并不了解,其实,我身中剧毒......”箫景洛迎视着皇甫宸逸的视线,并没有卖关子,接着又道,“这毒性,会压制我身体的成长,也就是说,我实际年龄可能已经十八岁,只不过样子看来才十岁出头。”

“啊?还有这样的毒?”小伍在一旁惊呼道。

“除了这种毒之外,我体内还有另一种毒,而这种毒,会让我很健忘,这也是为什么我记不得之前事情的原因。”箫景洛看着皇甫宸逸说道。

“小伍,拿着本王的令牌,去宫里找张太医出来。”皇甫宸逸眉心一蹙,朝小伍吩咐道。

“好。”小伍连忙点头,接过皇甫宸逸的令牌,便转身大踏步的走了。

“这叫张太医来,是想确定我说的是真是假,还是担心我的毒,想给我解毒?”箫景洛扬眉。

“兼有,兄长并未提过你身中剧毒,而本王既然受兄长所托,本王便有给你解毒的需要。”皇甫宸逸回道。

嗯,坦白而不虚伪,这男人,还真是完全让人讨厌不起来。

箫景洛把视线看向那玉簪跟画纸,她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强大自己,身体上需要半年时间才能恢复成常人的状态,所以这点不能操之过急,那首先得经济上过得去不是?

“宸王,想请你帮个忙。”箫景洛坐正身子,小脸上一片认真。

“你找到了真相后,想要怎么做?”而没想到,皇甫宸逸却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报仇。”箫景洛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觉得以你一人之力,能搞的定那些杀手组织?”皇甫宸逸扬眉,这小丫头终究还是天真了一些。

“谁说我的报仇对象是杀手组织?呵呵,那些杀手组织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我要报仇的对象是,给钱那些杀手组织的幕后主使人。”箫景洛冷冷一笑,圆溜溜的空灵大眼闪过一抹锐利到让人不寒而栗的冷芒,稚嫩的脸上,竟然有着一抹嗜血的杀意。

“所以你要让本王帮的忙,是帮你报仇?”皇甫宸逸听到箫景洛这么说,黑眸微闪,脸上表情依然平静如初。

“不不不,报仇的事情我自己会做,我只是,咳咳,手头有点紧,能不能请宸王借我一点钱?”箫景洛颇为困难的吐出这句话。

她前世可是萧家的天之骄女,从来不愁钱花,加上父亲是个知名画家,随便一幅画就是天价,她这个独生女,自然是自小就锦衣玉食,根本没有试过没钱花的日子。

没想到重生到这里,就成为了穷人一枚,真真是让她觉得颇感羞耻啊,还找一个男人借钱,啧,想想羞耻心更甚。

箫景洛想了想,便在宣纸上写了了借据,并签上了自己的大名,还按了手指印,转手递给了皇甫宸逸,说道,“就当是我借你的,以后我会按照当下的利息一并本息还给你,这借的金额,你来决定。”

皇甫宸逸接过借据,他看了一眼,这借据还真是写的清楚明了,发现这小丫头做事情真的是完全不屑贪人小便宜,也不是会让自己吃亏的人,这样独立自强的性子,倒是连成年男子都很少能做到,她的行为处事,还真是让他大为意外。

却,也颇为欣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五章 欠债要怎么偿?


第五章 欠债要怎么偿?

箫景洛看着皇甫宸逸垂眸看借据的姿态,心里不免感叹万分,这男人还真的是人间尤物啊,举手投足哪怕是一个垂眸动作,都那么让人惊艳。

而她更多的是期待他能够借钱给她,毕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手上没钱,做点什么都不行。

这皇甫宸逸应该不是个抠门的主才是,所以箫景洛觉得他是肯借钱的,谁知,他手一扬,就直接把手中的那张借据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

所以,这意思就是,不借?

箫景洛撇嘴,惆怅的很,看来真是越有钱的人就越抠门啊,罢了罢了,那找别人借吧,这宸王府的老管家王伯好像挺喜欢她,看老管家也挺有钱的,不如找他借点钱?

皇甫宸逸看到眼前的小丫头垮下来的一张小脸,不禁好笑,随后他拿起桌上的毛笔,肆意挥洒,刚硬有力又飘逸的字体,便跃然于白纸上。

“看看。”皇甫宸逸写完后,递给了箫景洛。

“什么?”箫景洛一愣,她伸手接过宣纸,入眼的,是极为好看的字体,果真是字如其人,看到内容后,她就更加错愕了。

抬头写着‘借据’两字。

借款金额:去账房自取,无限额。

还款方式:待定!

借款人:箫景洛。

这借据,寥寥几句,信息量却大到让箫景洛惊讶,无限额的借款金额?

她错怪皇甫宸逸了,他不是抠门的主,他分明就是忒大方的金主啊,箫景洛简直感动的要痛哭流涕了。

只是,还款方式待定?

这放款方式是指啥?

箫景洛低头看看自己,虽然现在她是小孩模样,但半年后她就是一个正常的成年女子模样了,看自己现在重生的这张脸的精致程度,不用说,半年后,这张脸绝对是国色天香惊艳无双的。

“宸王,我不接受这种还款方式。”箫景洛一脸郑重的说道。

皇甫宸逸端着茶杯正欲喝水的手一顿,这小丫头片子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看起来像是趁人之危的小人么?

箫景洛看到皇甫宸逸一脸震惊的模样,就知道他从未想过这方式,她也就放心了,看来是她太以小人之心了。

于是她露出一口小白牙,眯眼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哈哈哈,没这想法就好,没这想法就好,毕竟,半年后,我就会变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一直梨花压海棠的绝世美人,你对我动了不该有的心思也是极有可能的。”

“......”皇甫宸逸听到箫景洛这般不要脸的夸自己,他默了半晌,随后淡淡的问道,“小丫头,你能要点脸么?”

“......”箫景洛摸了摸自个的脸,还别说,这张脸真的是美人胚子的脸,精致的跟个瓷娃娃一般,还是经过名家精雕细琢的那种,所以,她肯定得要这张脸了不是?

所以,正视自己的美貌,按一日三餐夸自己,也是十分重要的事儿,这不是不要脸,而是十分要脸好吧。

箫景洛在一旁按了朱砂,然后在字据上按下了自己的手指印,随后递给了宸王,说道,“谢谢你,不过,你不担心我掏空你的家产?”

无限额的借款金额,这是有多大的底气,才敢这么写借据?

“本王不差钱。”皇甫宸逸语气淡淡,好似钱财在他眼里,犹如脚下泥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箫景洛丝毫不怀疑皇甫宸逸这话,她眉开眼笑,看来上天对她还是不错的,起码她重生到这里遇到一个巨有钱的金主,这大腿忒粗了,抱好了,绝对可以在这里活的肆意的跟现代的日子一样。

不过,现代那边,她被族人害死,也是不能这么就算了,箫景洛微眯着圆亮大眼,眼底涌现锐利的冷芒。

害她者,虽远必诛,哪怕相隔的是两个不同时空。

而她回现代的方法......

得好好想想......

“表哥,表哥啊,你可千万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啊啊啊啊......”突然,箫景洛的厢房外头,出现了一个少年清亮却鬼哭狼嚎犹如哭丧一般的声音。

箫景洛听到这声音,她惊的抖了三抖,叫魂呐?

而皇甫宸逸的反应则是一脸头疼的揉着太阳穴,一副无奈万分的模样。

砰......

半开着的厢房门,被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简单粗暴的直接伸出腿踢开门,幸好这木门算是牢固结实的,不然只怕成为一扇废门倒在地上了。

那明黄色的身影像一阵旋风一般,扑到了皇甫宸逸坐着的太师椅面前,又是一阵叫魂,“表哥表哥,你千万别断气,太医,张太医,你速度快点,快给表哥看看。”

箫景洛目瞪口呆的看着举止夸张,身穿明黄色华丽锦袍的俊秀少年,他把皇甫宸逸从头到脚摸了一遍,这少年,确定不是在趁机揩皇甫宸逸的油?

“皇上,请注意你的身份,还有,你已经是个大人了,就算我不在了,你也得肩负起你身上的重任,别让晋国子民失望。”皇甫宸逸抓住在自己身上乱摸的爪子,无奈的道。

“不要不要不要,你不能死,在你面前我还是个宝宝。”当今圣上周正胤看到自己担心又寒毒发作的皇甫宸逸精神头很好,完全没有毒发的模样,这才狠狠的松了口气。

箫景洛听到皇甫宸逸叫这个毫无形象扑进来的少年为皇上,她心里一阵惊讶,这个行为冒失莽撞还自称是个宝宝的是晋国小皇上?

瓦擦,没想到,竟然是个这样的皇上?

这,简直就是活宝啊,哪里有半点天子的威严?

而且,这小皇上,虽然行动夸张,但他眼里,是确确实实的有着深深的担心,完全不是装出来的,不是都说天家无情么,但这小皇上,似乎还挺有人情味儿的,起码在箫景洛眼里看来,这周正胤对皇甫宸逸的感情是没有任何戒备之心的,反倒是多了尊重跟亲昵感。

“皇上,臣来了。”这时,门口出现了一个老者,而他身旁站着的是帮忙拎着医药箱的小伍。

周正胤站起身,整了整神色,俊秀的脸上,神情肃穆,终于有了天子的威严了,跟刚才的冒失还真是判若两人。

“表哥,你的寒毒没发作?那你叫太医来做甚?”周正胤纳闷的问道。

“是让张太医帮我看看她。”皇甫宸逸看向箫景洛的方向。

周正胤这才发现趴在书桌上,正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的那个犹如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娃,他不禁双眼一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六章 跟朕回宫吧?


第六章 跟朕回宫吧?

好看的小女娃千千万,唯独这个女娃儿让周正胤觉得十分的顺眼,看着特别的讨喜,让他打心眼里的喜欢的紧。

特别是这小丫头的一双眼睛,晶莹空灵,却又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他,那小嘴儿唇边勾起的弧度,看起来竟然有几分张扬,这真的是一个极为特别的女娃儿啊。

“表哥,你这府上怎么会有个小女娃儿?”周正胤忍不住走到书桌边,伸手就想捏一捏小丫头的精致小脸蛋,却被这小女娃一手挡开,还一副退避三舍的模样,让他深受打击。

他好歹也是一个受万人敬仰的晋国天子好么,而且自认自个这模样生的是童叟无欺人见人爱的。

“她是臣的兄长一个好友的女儿,因为家逢变故,所以受兄长所托,接来府中小住一段时间。”皇甫宸逸拱了拱手,回道。

“你这王府这么冷清,一点人气都没有,小孩子肯定不会喜欢住这里,小丫头,想不想去哥哥那边住,可以每天给你看大戏,可热闹了。”周正胤笑眯眯的诱惑箫景洛,想着把这小娃儿拐进皇宫,大概也是不错的选择。

箫景洛把目光看向皇甫宸逸,没想到这个少年天子竟然如此好客,不过伴君如伴虎,她可没兴趣去宫里,所以拒绝天子这么危险的事情,当然就由得天子盛宠的皇甫宸逸去做。

皇甫宸逸自然看到了箫景洛投过来的眼神,他轻咳了一声,这小丫头,还真会明哲保身,现在他还真是有些儿相信她是一个成年的少女了,只有成年人,才会有规避风险的想法。

“皇上,洛儿她身中剧毒,这次请太医过来,就是想让太医帮忙诊断一下,看看她究竟中的是什么毒。”皇甫宸逸转移了话题,朝周正胤说道。

“中毒,你说她中毒?”周正胤一愣,这哪里看起来像是中毒的人啊,而且这小丫头听到自己身中剧毒时,神色可没半点变化,一般人听到自己中毒都会闻风色变不是?

果然这个小丫头果然这个小丫头不是一般的小丫头,有着超乎她这个年龄的淡然冷静。

“是的,太医,麻烦你帮忙给洛儿看看。”皇甫宸逸朝太医摆了摆手。

张太医立刻恭敬的朝皇甫宸逸拱了拱手,应道,“好的,宸王。”

随后他走到箫景洛的面前,朝她和蔼的笑了笑,说道,“小姑娘,把手伸出来,老夫替你把把脉。”

“好。”箫景洛点了点头,依言把小手伸出来搁在了桌面上,任由太医把脉。

聒噪的少年天子周正胤,看到张太医眉头皱起来,便忙不迭的开口问道,“张太医,怎么样怎么样?这小丫头当真是中了毒?”

“好生奇怪的脉象啊,老夫行医几十载,可从未见过这般奇特的脉象,时快时慢有时候甚至都感受不到脉象,这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脉象,极有可能是因为中了什么毒才产生这种如此紊乱的脉象。”张太医眉头皱的死紧的,神情凝重的很。

“能知道是中了什么毒么?”皇甫宸逸看了眼箫景洛,微微凝眉,这小丫头可是半点也没有担心的模样,让他都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该放心了。

“一时半会,老夫也不知道这小姑娘中的究竟是什么毒。”张太医摇了摇头,随后又说道,“如果可以的话,结合太医院的众位太医一起来研究研究这毒性,应该可以研究的出来解药。”

“小丫头,正好你来宫里住的话,朕每天给你请太医院的所有大夫给你研究解药,怎么样?要不要跟朕回宫?”周正胤朝箫景洛继续实行诱拐行为。

“我能解我身上中的毒,承蒙皇上关心,小女子不胜感激。”箫景洛朝周正胤笑着说道。

这一笑,深深的梨涡荡漾,晶莹剔透的水眸弯成了上玄月,竟然灿烂的几乎要闪瞎周正胤的双眼,让他有一刹那的失神,一颗心,竟然好像被什么扯了一下一样,竟荡起了涟漪。

“辛苦张太医了,至于解毒的事,我们能够解决,来人,带张太医去领赏。”皇甫宸逸朝门口站着伺候的丫鬟吩咐了一声。

一个丫鬟立刻走了进来,领着张太医离去了。

“小丫头,你真不想跟哥哥我回宫玩玩?就算不用治病,玩儿也是可以的,宫中可比这宸王府大多了。”周正胤依然不死心的想要说服箫景洛。

“皇上,这宫中只怕政务繁忙,臣就不留您在府中用午膳了,以免耽搁了朝中政务,请,臣送您出去。”皇甫宸逸的手放在了周正胤的身后,微微使力,把他推向了厢房门口。

“表哥,我不忙,我一点也不忙,闲的很,我不但有时间在王府吃午膳,我还可以在这里用晚膳,甚至还能在这里住一晚都成。”被推着走的周正胤一边回头看箫景洛,一边喊道。

而此时,周正胤已经被皇甫宸逸推到了厢房门口,而门边,站着周正胤的贴身太监王公公。

王公公看到自家小皇上被宸王带出来,他微微松了口气,就怕皇上来到宸王府就不肯走了,他立刻弯身朝宸王拱手,随后又朝周正胤恭敬的说道,“皇上,轿子还在外面候着,这我们出来的急,只怕御书房,拓跋将军还在等您回去商量大事。”

“你先回去让拓跋将军先回去,明日一早再过来商议事情。”周正胤不乐意的皱眉说道。

“这......”王公公面带难色,求救的神色悄咪咪的看向宸王,只能指望宸王说服皇上回宫处理国政了。

“表弟,我曾跟你说过,一旦你坐了这个皇位,就不再是个自由人,一切都得以国务为重,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义务,你忘了我教你的这些了?”皇甫宸逸脸上和颜悦色的,但眼神却带着一丝严厉。

皇甫宸逸称周正胤为表弟,也就表明他现在的身份是周正胤表哥,而非臣。

周正胤撇撇嘴,看到皇甫宸逸眼中的那一抹厉色,打心底里还是敬重这个为了救自己几乎没了命的表哥,长兄如父,他一直敬重这个如兄如父般的表哥。

于是,他终于心不甘情不愿的终于点头愿意离开了,才没走两步,就在皇甫宸逸跟王公公都松了口气之时,周正胤却顿住了脚步,转身看向皇甫宸逸,露出一张万般期待的神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七章 可真好呐!


第七章 可真好呐!

“表哥,小洛儿能让我带进宫住几天么?我在宫里好无聊啊,有小洛儿陪着肯定处理起政务来也是倍儿有干劲的。”周正胤对箫景洛可谓是十分喜爱的,对喜爱的人,留在身边那是最好了。

“表弟。”皇甫宸逸看向周正胤,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淡淡的叫了他一声。

周正胤摸了摸鼻子,看到表哥那带点儿凉意的神情,算是死心了,于是再次转身略带沮丧的走了。

王公公朝皇甫宸逸深深的弯腰行了个礼,道了个别便加快脚步跟上了周正胤。

皇甫宸逸看着周正胤上了马车离去后,才转身返回厢房。

而厢房内,箫景洛正拿着借据眉开眼笑,完全没有一个中毒人该有的自觉。

“洛儿小姐,你真的身中剧毒啊,还能自己给自己解毒?太医都看不出你的毒是什么毒,你怎么能够解毒呢?还有,你真的能替我家主子解掉寒毒么?我家主子的寒毒可是寻遍天下名医可都是束手无策啊。”小伍站在桌边,一连串的问着眼前的小女娃,脸上依然是半信半疑的。

“唉,小伍,这事情呢,你相信不相信都是事实,唔,我该借多少钱合适呢?”箫景洛漫不经心的抬眼了一下小伍后,便又把注意力放在借据上,赚钱是关键啊不是?

毕竟她身上的剧毒,可都是得需要罕见的名贵药材,要去买这罕见药材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皇甫宸逸再次坐回之前他所坐的那张太师椅上,悠闲的好像刚才周正胤跟张太医来只是一个插曲。

“小丫头,我身上的寒毒,你打算怎么解?”皇甫宸逸定定的看着小财迷一般看着借据沉思的箫景洛,莫名的竟然就开始相信这丫头了。

这种突然起来的相信,委实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纳闷,罢了,就随着自己的心意走吧。

“咦,你信我能医治好你的寒毒了?”箫景洛抬起头,惊讶的看向坐在太师椅上那有着盛世美颜的男人。

“信你一回,小丫头,可别让本王失望。”拓跋宸也微微一笑,端的是一笑倾国城。

箫景洛露出一口小白牙笑得异常绚烂自信,拍了拍小胸口信誓旦旦的说道,“佛曰:信我者,得永生。反正,你这寒毒如果不治的话,必定被冻死,你选择相信我好歹也是一线生机,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而后她也不卖关子,说道,“你这寒毒应该是泡在冰水里超过了六个时辰所致,寒气入体成毒,而且应该也已经有几年时间了,每次寒毒复发便全身染霜,犹如在冰窖中一般,那种苦痛,非常人所能忍受,宸王,你能忍这几年,我敬你是条汉子。”

“洛儿小姐,你竟然这都能从看出来?”小伍震惊的睁大眼睛,主子还真的是在一个冰湖里泡了整整六个半时辰。

“当然,这不是很容易看出来嘛。”箫景洛说道,随后她又看了眼拓跋宸,说道,“你还真亏遇上了我,不然你这寒毒,只怕这天下无人能解,你信不信?”

“信。”皇甫宸逸点头,这几年来,他,包括周正胤,确实是已经找遍天下名医,依然找不到人能解他寒毒的,所以他颇为好奇,这小丫头,究竟有什么方法给他解毒?

“洛儿小姐,你倒是快说呀,我家主子的毒怎么解?”小伍心急的问道,好像他才是得了寒毒的人似的,反观她家主子,听到有人给他治寒毒,竟然依然云淡风轻的模样,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箫景洛站起身,走到皇甫宸逸面前,虽然他是坐着的,但是因为箫景洛的个子太小,所以就算是她此时站在坐着的皇甫宸逸面前,也依然是没有他高的。

“宸王,脱衣,我看你的寒气已经到了哪里了,如果已经入侵到心脏,那就有点而麻烦了。”箫景洛正色的看着皇甫宸逸,说道。

这会儿,没人把她的话当成是玩笑,小伍看了一眼敞开的厢房门,自动自觉的快步走到门口,把门关上,随后再次转身跑回来。

“主子,我替你宽衣。”小伍伸手要给皇甫宸逸解开衣裳。

“不用。”皇甫宸逸拂开小伍的手,修长的双手慢条斯理的解开了衣襟。

倾城绝色,轻解罗裳,箫景洛一双眼睛透露出兴奋,哎哟,皇甫宸逸的脸是天姿国色没得跑了,就不知道这身材是如何?

咳咳,人人都有一颗爱美的心,嗯,爱‘美色’的心,箫景洛自然也不例外。

如果再有一副好身材,那不得不说,这皇甫宸逸真真是得天独厚的一个堪称完美的无懈可击的男人了。

皇甫宸逸的衣衫解开,露出了——唔,好看养眼到让箫景洛没办法用任何形容词来形容的胸膛。

纹理分明的肌肉线条,小麦色的肌肤,没有一丝的赘肉,也不像肌肉男那般夸张,却是恰到好处的完美。

而小伍看到箫景洛摸着皇甫宸逸的胸膛,他是看的目瞪口呆的,第一次看到有个姑娘家,呃,虽然这姑娘不过看起来是个小女娃,但是她说了她是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合适么?

脸呢?您的脸呢洛儿小姐?不害臊的么?

而更让小伍震惊的是,他家从来不让任何姑娘近身更别说让人摸的主子,竟然就这么任由洛儿小姐摸着?

他清楚的记得,上一次有个色胆包天的苗疆姑娘想要摸主子的手,被主子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掌劈断了那姑娘的纤纤玉手,那残忍的像劈柴一样的狠厉手段,让旁人看着都不寒而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八章 这药方不行。


第八章 这药方不行。

皇甫宸逸垂眸看着自己胸口。

而他竟然没觉得又任何的厌恶感?

这让他觉得甚是诧异,他自小有个怪癖,便是不喜跟异性触碰,哪怕自己的亲娘,甚至是奶娘,都是在他懂事之后容不得她们触碰,一旦触碰,就会全身起红疹,又痒又疼的那种红疹,而且会几日都消不下去。

哪怕是一个襁褓中的女婴碰了他,他都会起这种红疹。

而眼前这个正揉捏着他的胸膛一脸陶醉的小女娃儿,竟然让他没有半点起红疹的征兆?

大概过来几分钟,终于从这棒极了的完美手感中回过神来的箫景洛,感受到了厢房里的寂静,她抬眼,就看到皇甫宸逸正用一双探究的眼神瞅着她,让她的手不禁一僵......

“摸够了么?”皇甫宸逸看到本来在自己胸口游移的手僵了那么一会儿后,他挑了挑眉,云淡风轻的开口问道。

就好像,箫景洛摸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似的。

按理说,被对方抓到自己揩对方的油,要点脸的人都会觉得尴尬不是?

然而,箫景洛可不是一般人,她的脸皮堪比城墙厚,所以被抓包后,她脸不红气不揣的说道,“宸王,我正在检查你的寒气是否已经到了你的心脏处,暂时,唔,还没摸够,哦,不,是还没摸出来寒毒已经到哪儿了。”

“是么?如果我没记错,似乎,心脏的地方,是在这里?”皇甫宸逸伸出修长的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处。

“咳咳,我当然知道心脏在这里,只不过我还没摸到心脏位置,稍安勿躁,让本神医慢慢跟您诊断诊断。”箫景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做的太过分。

于是,她终于是依依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左手,然后把右手放到了皇甫宸逸的心脏处,而手下冰冷的触感,让她眉头皱了皱。

而小伍看到箫景洛本是陶醉的神情变得严肃,还皱了眉头,顿时惊了,忙不迭的问道,“洛儿小姐,怎么样?主子的寒毒还能救么?”

“没想到你的寒毒竟然已经入侵到心脏处了,倘若你再拖个一天才肯让我给你诊断,只怕就连我也救不了你。”箫景洛放下手,面色淡淡的跟皇甫宸逸说道,这话并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在。

“所以,现在你还能救本王?”皇甫宸逸伸手把敞开的衣衫拉回去,也是面色淡淡的问道。

箫景洛朝皇甫宸逸扬了扬眉,笑了起来,这男人,果然是个狠角色,在面对自己生死攸关的要紧关头上,他还能这般面不改色冷静自持,还真是让人钦佩,也,让人害怕。

这种人,一旦狠起来,只怕人神都会怕吧?

而一旁的小伍,看着眼前打哑谜的主子跟箫景洛,几乎都要急上火了。

“迄今为止,还没有我箫景洛救不了的人,就算你已经半只脚踏入鬼门关了,我也会把你从阎王手里抢回来。”箫景洛张狂的说道,唇角露出一抹张扬笑意,看着这小小模样,,却有着她这个模样所没有的气势。

皇甫宸逸黑眸微微一亮,不是因为箫景洛能救他,而是因为这小丫头此时张狂而有自信的模样,竟让他看着有几分欢喜,只是......

他看了眼箫景洛小小的个子,他问道,“你真的有十八岁了?”

“有。”箫景洛点头。

“你说你什么时候可以把压制你成长的毒解掉,成为一个正常的成年女子?”皇甫宸逸接着又问道。

“半年就够了,不过,前提条件是能让我尽快凑齐我需要的药材。”箫景洛说道,“不过,我也得先把你的毒解了才能给我解毒,所以这时间上,估计得长上一些。”

她估摸算了一下,找她的药材需要一些时间,正好这段时间可以替皇甫宸逸解毒,这么算起来,时间充分被利用,嗯,很好,不会浪费任何时间。

“你的毒需要什么药材,列一份清单给本王。”皇甫宸逸说道。

“宸王的意思是,要帮我去找药材?”箫景洛一听,眉开眼笑,看看,抱上金主的大粗腿就是事半功倍啊。

“药材费用从你借据里面出,你记得还给本王便是。”皇甫宸逸弯起唇角,露出一抹若隐若现却好看到让人失神的笑意,淡淡的说道。

“......”箫景洛撇嘴,啧,是她想多了,看来这金主的大粗腿她还没抱上。

“洛儿小姐,你也写一张主子的寒毒所需要的药材嘛,这样主子可以一并去找他所需要的药材了。”小伍可是一直都很紧张自家主子的寒毒。

箫景洛拍了拍额头,说道,“对,你家主子的寒毒太严重了,我得好好准备一下才行。”

这毕竟是很耗健康的事情,她得好好准备一下,不然别把自己给耗死了。

她走到桌前,大笔一挥,就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满满的一页纸,然后便把这张纸递给了小伍,说道,“交给膳房,让膳房一日三餐外加下午茶宵夜都用这些食材准备餐食,至于怎么样烹饪,膳房自己看着办,但必须是美味可口的。”

小伍接过来,努力的看清楚了后,他愣了一下,不禁有点不敢相信的念了起来:“红枣、莲子、龙眼肉、核桃、山楂、猪肝、猪血、黄鳝、海参、乌鸡、鸡蛋、菠菜、胡萝卜、黑木耳、黑芝麻、虾仁、红糖等等......”

念到最后,小伍都两眼发直了,惊讶的问道,“洛儿小姐,这就是治疗主子的寒毒的解药?主子吃这些就可以了?”

皇甫宸逸听到小伍这么说,他也怔了下,拿过小伍手中的那张纸,这些食材,还都是补气活血的,这跟他寒毒似乎扯不上任何关系?

“我吃的。”箫景洛说道,随后她又写了一张药方,递给了小伍,说道,“这才是你家主子所需要的药材,你现在就去药房抓药,还有,让人准备一个能下面烧柴火的特制浴桶,尽快,现在就去弄来给我。”

皇甫宸逸中途劫走小伍要来接的药方,他看了一眼上面的药材后,摇了摇头说道,“你这药方,其中一个举世闻名的神医给本王用过,然而,并没有任何效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九章 检查病症而已


第九章 检查病症而已

箫景洛继续伏案书写,听到皇甫宸逸这般说,她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啊,单独用这个药方肯定没任何效果嘛,既然能写出这个药方说明那个神医也有两把刷子,他应该有告诉过你,这药方需要一味引子才能有效果吧。”

“所以,你有那一味引子?”皇甫宸逸的黑眸发出一抹亮光,压抑住激动,这会儿,他还真的是相信了箫景洛这小丫头能够治愈他的寒毒了,当时那神医,也确实说这药方需要一味药引。

“当然。”箫景洛继续埋头苦写,她突然想到,要想解她身上的毒,有一种药是她那个时空才有的药,在古代可找不到那东西。

而要想找到那一味药的替代品,就比较困难了,也不知道这个时空能不能找到所需药材。

看到箫景洛写着写着眉头皱了起来,皇甫宸逸站起身,走到案桌前,看着箫景洛纸上写了一半就没有写下去的药方,“这药方也是给本王用的?”

“不是,这是给我自己的,有点麻烦,我不知道这边能不能找到我需要的药材。”箫景洛撑着下巴,叹口气,果然一切事情都不会那么顺利的。

“你写出来,本王会帮你去找。”皇甫宸逸说道。

“嗯。”箫景洛点了点头,便再次开始在宣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了她所需要的一切药材。

写好后,她核对了一下,交给了皇甫宸逸,说道,“喏,我需要的全部都在这里了,麻烦宸王帮我去找找吧,如果找不到你告诉我,我再想办法。”

“如果真的找不齐药材,你体内的毒可会让你丧命?”皇甫宸逸看了眼写的满满当当的一页纸,他凝视着箫景洛,想到这小丫头如果哪天因此丧命,他生活里没有她的存在,赫然让他的心里涌现出一种抽痛感。

“丧命不至于,就算不能解毒,我让自己活下去那是没任何问题,不过,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我可能永远保持现在这个模样。”箫景洛耸了耸肩说道,长不大没关系,有关系的是,如果她体内的毒不完全清除,她身体被剧毒压制的经脉就没办法活跃,那就很影响她练功了。

所以不管怎样,她还是得想办法给自己解毒的。

看到箫景洛并不担心她自个的毒,皇甫宸逸暗暗松口气,既然这丫头说能活下去,那就好。

感觉到皇甫宸逸对自己的担心,箫景洛撑着下巴看向他,笑嘻嘻的说道,“你放心,在没有把你的寒毒解掉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再说,大仇未报,我哪能舍得自己死。”

随后,她转移了话题,好奇的朝皇甫宸逸问道,“你这寒毒是怎么得来的?我看那小皇上很紧张你的寒毒,也感觉到他对你的感恩,你这寒毒,是不是跟他有关系?”

皇甫宸逸惊讶的低头看着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瞅着他的箫景洛,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有那么敏锐又精准的洞察力,竟然一说就准。

“嗯,六年前,叛徒余党在一次皇上的外出中来追杀,我赶到之后把皇上救了出来,却不慎掉入了一个冰湖中,而那冰湖四面皆是悬崖峭壁,加上这峭壁上终年淌水,石壁上便长着青苔,滑溜溜的也使不上力,加上当时我受了伤,没办法仅靠自己之力离开冰湖,所以就只能等到六个小时后,兄长才派人找到了我们,这寒毒,也就是当时留下来的。”皇甫宸逸轻描淡写的说道,而当时的九死一生,到现在他都清楚的记得当时跟死神接近的感觉。

“一同掉进冰湖,为什么皇上就没有任何事情?”箫景洛挑了挑眉问道,她自然知道当时的情况肯定不像现在皇甫宸逸说的那般云淡风轻。

“当时的皇上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不谙水性,那冰湖又水深百尺,而本王算是精通水性,便平躺在湖面上,让皇上站在我身上,不让他沾染到冰湖的水。”皇甫宸逸淡淡的回道。

冰水本身刺骨,而当时宸王竟然平躺在湖面上就为了让小皇上别染上湖水,还以这样的姿势在冰水中熬了好几个小时,这种非人的折磨,绝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箫景洛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她伸出大拇指,由衷的朝皇甫宸逸说道,“宸王,你是我长这么大,第二个让我钦佩的人。”

“哦?第一个让你钦佩的人是谁?”皇甫宸逸好奇的问道。

能让这小丫头钦佩的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毕竟十八年来才两个让她钦佩,而他还是新晋的,想到这,皇甫宸逸赫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这感觉一涌上来,他又不禁好笑,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小丫头的钦佩而受宠若惊,这种感觉还真是二十年来第一次,不过,颇为新鲜。

“我爸呀,呃,就是我爹。”箫景洛回道。

“你钦佩他哪一点?”皇甫宸逸再次好奇的问道。

“会赚钱啊,有一双点石成金的手,羡慕死我了。”箫景洛想起前世父亲的那双手多值钱就万分自豪,随便一幅画都能卖到千万的价格,还被人抢着要。

“......”皇甫宸逸默,这小丫头钦佩的点,似乎有些异于常人,“你又钦佩本王哪一点?”

皇甫宸逸本想着,可能会是钦佩他有着坚韧的意志力。

“钦佩你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啊。”箫景洛笑嘻嘻的说道,“钦佩你摸起来特别舒服。”

“......”他就回来的这个小丫头,果真是......

皇甫宸逸几乎有种想要仰天长叹的无奈感,他揉了揉额头,看来他得好好适应这丫头的奇特的逻辑。

忽的想到,之前这丫头摸他胸膛的时候,可是没半点矜持模样,他眉头一皱,开口问道,“小丫头,你除了摸过我之外,还有没有摸过别的男人?”

“当然摸过啊。”箫景洛点头说道。

“什么?”皇甫宸逸眉头一皱,不悦的情绪就这么涌上心头,身上也散发出冷冽的气息,十分压迫人,他定定的看着箫景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十章 有啥问题么


第十章 有啥问题么

箫景洛说道,“有啥问题么?我是医生,呃,就是大夫啊,需要给人看病自然得望闻问切摸一摸。”

她在她的世界不但是古武界的佼佼者,还是医术界的知名人物,而且专攻中医,医毒不分家,导致她对毒性也十分了解,最喜欢的就是研究疑难杂症。

所以很多时候需要研究药物或者毒性在病人身体上的变化,这摸一摸也实属正常。

“不过,宸王,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男人中,身材跟手感都是最好的哦,怎么样,有没有很开心很骄傲很惊喜?”箫景洛撑着下巴,望向皇甫宸逸的胸口。

“......”皇甫宸逸看着眼前这小丫头眼睛视线黏在他胸口上几乎要流口水的模样,他无力的扶额,十分无语的道,“丫头,为何姑娘家该有的矜持你都没有?本王记得你好像说过你已经十八岁了,该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宸王,虽然我心智成熟,但是我的样子还是个孩子不是?”箫景洛低头看了看自己,她需要啥矜持啊,这矜持又不能当饭吃。

“......”皇甫宸逸竟然无言以对,第一次说那么多话,对一个小女娃苦口婆心铮铮教诲实属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而这小丫头一句话怼过来,竟然让他无从反驳。

皇甫宸逸叹气,暗暗决定,以后如果这小丫头去给别人治病之时,一定要跟在她身边。

嗯,这样才能让那些可怜的病人少点被占便宜,毕竟他们遭受病痛折磨就已经很凄惨了,如果再被这小丫头上下其手摸一遍还不能拒绝,那就真是太凄惨了。

“又沾到墨水了。”桌前的箫景洛看着发尾不小心扫到了砚台上的墨水时,她不急皱眉,很是心烦。

前世的她一头短发干净利落,主要是方便,而现在这古代女子的头发真的很长,就这原主的长发,都已经长到腰部了。

她又不会扎头发,又不喜欢让丫鬟给自己梳头,所以她这头发都是没有盘发髻,要么就直接放下来,如果需要干活很麻烦的话,她就会随便拿条带子绑起来。

麻烦,委实麻烦,她得剪掉这一头长发,现在原主的身体被她用了,应该对她剪头发的事情没啥异议吧。

箫景洛一手拿着被站了墨水的发尾,一边在书桌的抽屉看看能不能找到剪刀。

“你找什么?”皇甫宸逸看到箫景洛翻箱倒柜的,便问道。

“找剪刀。”

“做什么?”

“把头发剪掉,太长了,麻烦。”

皇甫宸逸这才留意到,这丫头竟然没有跟其他小姑娘那般梳着整齐好看又可爱的发髻,而是就这么披头散发的。

那一头看起来就很柔顺的乌黑青丝,又直又浓密,遮了她两边脸颊,让她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更小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也因此显得大的不可思议。

别的姑娘,不梳发便是让人觉得蓬头垢面难登大雅之堂。

但箫景洛哪怕就这样随意的放下头发来,依然让人觉得她精致好看的犹如一个瓷娃娃。

嗯,他家小姑娘确实别人家的姑娘是比不上的。

呃,他家?皇甫宸逸对自己心里泛起的想法不其然的自己都楞了一下,什么时候起,这小丫头竟然不知不觉让他自动当成了他家的了?

“呀,找到了。”沉思间,皇甫宸逸听到箫景洛欢快的叫声。

他一眼望去,就看到箫景洛拿着一把锋利的大剪刀,就朝她脖子位置的头发剪去,这可把他吓一跳,立刻欺身上前,把箫景洛手中的剪刀给抢了过来。

“干嘛呢?剪刀给我,我要剪短。”箫景洛纳闷的看着皱眉盯着她的皇甫宸逸,伸出手,跟他要剪刀。

“你想把头发剪那么短?”那个姑娘家会把这头发剪到齐脖子的?

别说一个十岁出头的已经是个会爱美的小姑娘了,就连几岁大的小娃娃都不会剪那么短,他还以为箫景洛只是剪掉染了墨水的发尾。

“是啊,短发方便嘛,”箫景洛点了点头,如果前世不是母亲以死相逼,她都曾经想过要把自己弄成光头,忽的,箫景洛双眼一亮,咦,在这里没有她家老母亲的以死相逼了,那是不是可以随便自己怎么处理自己的头发了?

于是,她兴奋又激动的朝皇甫宸逸问道,“宸王,你这边有没有理头发的师傅?我想让师傅给我把头发全都剃光,唔,我看我这张脸应该就算配上光头也是最好看的光头。”

长得好看的人嘛,可以任性。

“......”皇甫宸逸听到箫景洛剪短发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着要剃光头?

他都震惊了,这自恋到没朋友的小姑娘,竟然是个这样的小姑娘?

惊世骇俗的想要剃光头?

“算了,肯定你也不知道有没有,我去问问老管家去。”箫景洛小心翼翼的拎着染了墨水的发尾,不让它碰到衣服以免给衣服也染了色,便兴冲冲的跳下凳子,打算去找王伯打听一下哪里有理发师傅。

而还没有从箫景洛要剃光头的震惊中醒过神来的皇甫宸逸,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那小身影像泥鳅一般的往厢房门口钻,不过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门口。

“丫头,等等。”皇甫宸逸回神,一想到可能去迟一步,箫景洛就会变成一个小光头,这景象顿时让他脸色一沉,也来不及放下手中大剪刀,便加快脚步也跟着走出了门口。

当他看到箫景洛的小身影已经差不多到了院落小径的转角处,一旦转个弯,就可以去到老管家住的上等下人房,他一急,便开口大吼,“箫景洛,你给本王站住。”

皇甫宸逸的一声怒吼,让院子里的下人丫鬟全都惊呆了。

这是一幅多么让人震惊的画面啊,委实让人印象深刻。

就算是若干年后,看到这副画面的下人们,每每提起自家王爷跟王妃的这一幕,都很是津津乐道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第十章 有啥问题么


第十章 有啥问题么

箫景洛说道,“有啥问题么?我是医生,呃,就是大夫啊,需要给人看病自然得望闻问切摸一摸。”

她在她的世界不但是古武界的佼佼者,还是医术界的知名人物,而且专攻中医,医毒不分家,导致她对毒性也十分了解,最喜欢的就是研究疑难杂症。

所以很多时候需要研究药物或者毒性在病人身体上的变化,这摸一摸也实属正常。

“不过,宸王,不得不说,你是我见过的男人中,身材跟手感都是最好的哦,怎么样,有没有很开心很骄傲很惊喜?”箫景洛撑着下巴,望向皇甫宸逸的胸口。

“......”皇甫宸逸看着眼前这小丫头眼睛视线黏在他胸口上几乎要流口水的模样,他无力的扶额,十分无语的道,“丫头,为何姑娘家该有的矜持你都没有?本王记得你好像说过你已经十八岁了,该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

“宸王,虽然我心智成熟,但是我的样子还是个孩子不是?”箫景洛低头看了看自己,她需要啥矜持啊,这矜持又不能当饭吃。

“......”皇甫宸逸竟然无言以对,第一次说那么多话,对一个小女娃苦口婆心铮铮教诲实属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而这小丫头一句话怼过来,竟然让他无从反驳。

皇甫宸逸叹气,暗暗决定,以后如果这小丫头去给别人治病之时,一定要跟在她身边。

嗯,这样才能让那些可怜的病人少点被占便宜,毕竟他们遭受病痛折磨就已经很凄惨了,如果再被这小丫头上下其手摸一遍还不能拒绝,那就真是太凄惨了。

“又沾到墨水了。”桌前的箫景洛看着发尾不小心扫到了砚台上的墨水时,她不急皱眉,很是心烦。

前世的她一头短发干净利落,主要是方便,而现在这古代女子的头发真的很长,就这原主的长发,都已经长到腰部了。

她又不会扎头发,又不喜欢让丫鬟给自己梳头,所以她这头发都是没有盘发髻,要么就直接放下来,如果需要干活很麻烦的话,她就会随便拿条带子绑起来。

麻烦,委实麻烦,她得剪掉这一头长发,现在原主的身体被她用了,应该对她剪头发的事情没啥异议吧。

箫景洛一手拿着被站了墨水的发尾,一边在书桌的抽屉看看能不能找到剪刀。

“你找什么?”皇甫宸逸看到箫景洛翻箱倒柜的,便问道。

“找剪刀。”

“做什么?”

“把头发剪掉,太长了,麻烦。”

皇甫宸逸这才留意到,这丫头竟然没有跟其他小姑娘那般梳着整齐好看又可爱的发髻,而是就这么披头散发的。

那一头看起来就很柔顺的乌黑青丝,又直又浓密,遮了她两边脸颊,让她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更小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也因此显得大的不可思议。

别的姑娘,不梳发便是让人觉得蓬头垢面难登大雅之堂。

但箫景洛哪怕就这样随意的放下头发来,依然让人觉得她精致好看的犹如一个瓷娃娃。

嗯,他家小姑娘确实别人家的姑娘是比不上的。

呃,他家?皇甫宸逸对自己心里泛起的想法不其然的自己都楞了一下,什么时候起,这小丫头竟然不知不觉让他自动当成了他家的了?

“呀,找到了。”沉思间,皇甫宸逸听到箫景洛欢快的叫声。

他一眼望去,就看到箫景洛拿着一把锋利的大剪刀,就朝她脖子位置的头发剪去,这可把他吓一跳,立刻欺身上前,把箫景洛手中的剪刀给抢了过来。

“干嘛呢?剪刀给我,我要剪短。”箫景洛纳闷的看着皱眉盯着她的皇甫宸逸,伸出手,跟他要剪刀。

“你想把头发剪那么短?”那个姑娘家会把这头发剪到齐脖子的?

别说一个十岁出头的已经是个会爱美的小姑娘了,就连几岁大的小娃娃都不会剪那么短,他还以为箫景洛只是剪掉染了墨水的发尾。

“是啊,短发方便嘛,”箫景洛点了点头,如果前世不是母亲以死相逼,她都曾经想过要把自己弄成光头,忽的,箫景洛双眼一亮,咦,在这里没有她家老母亲的以死相逼了,那是不是可以随便自己怎么处理自己的头发了?

于是,她兴奋又激动的朝皇甫宸逸问道,“宸王,你这边有没有理头发的师傅?我想让师傅给我把头发全都剃光,唔,我看我这张脸应该就算配上光头也是最好看的光头。”

长得好看的人嘛,可以任性。

“......”皇甫宸逸听到箫景洛剪短发也就算了,竟然还想着要剃光头?

他都震惊了,这自恋到没朋友的小姑娘,竟然是个这样的小姑娘?

惊世骇俗的想要剃光头?

“算了,肯定你也不知道有没有,我去问问老管家去。”箫景洛小心翼翼的拎着染了墨水的发尾,不让它碰到衣服以免给衣服也染了色,便兴冲冲的跳下凳子,打算去找王伯打听一下哪里有理发师傅。

而还没有从箫景洛要剃光头的震惊中醒过神来的皇甫宸逸,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那小身影像泥鳅一般的往厢房门口钻,不过一下子,就消失在了门口。

“丫头,等等。”皇甫宸逸回神,一想到可能去迟一步,箫景洛就会变成一个小光头,这景象顿时让他脸色一沉,也来不及放下手中大剪刀,便加快脚步也跟着走出了门口。

当他看到箫景洛的小身影已经差不多到了院落小径的转角处,一旦转个弯,就可以去到老管家住的上等下人房,他一急,便开口大吼,“箫景洛,你给本王站住。”

皇甫宸逸的一声怒吼,让院子里的下人丫鬟全都惊呆了。

这是一幅多么让人震惊的画面啊,委实让人印象深刻。

就算是若干年后,看到这副画面的下人们,每每提起自家王爷跟王妃的这一幕,都很是津津乐道的。

继续阅读《神医萌妃:王爷,抱一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