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尔晴,权邺(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柠檬树上柠檬精
简介:被朋友陷害,以杀人罪锒铛入狱
偷偷暗恋了多年的男人亲手将她丢进地狱, 以折磨的名义将她禁锢在身畔
洛薇以为,就算权邺不爱她,曾经青梅竹马的情谊也在,这个男人不会对她无情
然而现实却狠狠的打了她一巴掌,将她践踏成泥的陷入尘埃之中
权邺以为,只要他对洛薇足够的冷酷绝情,就能够保护她一辈子平安无事,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自己亲手把这个女孩推入了深渊
当爱情已入火葬场,想要回头,已然晚矣

角色:周尔晴,权邺
周尔晴,权邺(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锒铛入狱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这空旷的空间里响了起来。

“洛微,尔岚要是有任何的意外,我一定会把你挫骨扬灰!”

洛薇神情麻木的看着眼前这个满目憎恨的男人,一双毫无血色的嘴唇刚刚动了一下,周尔晴的身影就如一道闪电般就扑了过来,将洛薇狠狠地推在地上,拳头巴掌如雨点一般重重的落在了洛薇淡薄的身躯上。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狠毒?为什么要下毒害死尔岚?尔岚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要让你下这么狠毒的手!她对你那么好,那么好!你简直不是人!”

狠狠的一巴掌刮在洛薇毫无血色的脸上,长长的指甲就如同铁钩子一般,在洛薇的脸上留下了四道鲜血淋漓的口子,一张俊俏的小脸,顿时就被鲜血糊了一脸。

麻木无神的眼睛看到权邺一把抱起了地上中毒的女人转身就飞奔而去,根本连一个多余的目光都没有停留在她的身上。

一颗心,在这一刻,冷如冰霜。

这个发疯了一般的女人在拳打脚踢了一番之后,却还是觉得不够,张牙舞爪的就又要朝瘫坐在地上的洛薇扑去。

权邺的助理却挡在了洛薇的面前,一把遏制住了这个女人要打人的动作,神情冰冷,无欲无求的道:“周小姐,这个时候,你更应该做的,是去医院看看你的姐姐,而不是在这里跟洛小姐打架。洛小姐即便有罪,也自有警察和法官来判决,而不是被周小姐你乱用私刑!”

周尔晴快意的看向了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洛薇,“洛薇,这一次,谁都保不了你的命!警察很快就来了,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撂下这句狠话,周尔晴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很快房门却再一次被人重重的一脚踢开,洛薇受惊了一般的抬起头来看了过去。

看到这么多的警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洛薇是真的知道害怕了。

她大声的喊着:“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我没有!”

可是她的呐喊根本就没有用!

当冰冷的镣铐毫不留情的落在洛薇的手腕上的时候,洛薇在这一刻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坍塌了。

洛薇被送进了女子监狱里面,当身后的监狱门被锁上之后,几个不怀好意的女人就朝着她走了过来。

带头的那一个还把手指捏的“咯咯蹦蹦”作响,问道:“你就是洛薇?”

洛薇神情冷漠的瞪着她们:“滚!”

“呵,还有几分傲气呢!可是进了这里,就把你的傲气给我收起来!权先生交代过我们,让我们伺候好你了!姐妹们,给我打!”

五个女人就冲了过来,将洛薇狠狠的踩在了脚下殴打了起来。

洛薇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的躺在地上,只是一双眼睛赤红到可怕。

权邺,你就这么恨我吗?即便我被你送进了牢里,你也还是不肯放过我吗?

眼泪缓缓地从眼角溢了出来,一滴一滴的砸落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暗无天日的日子从这一刻正式开始了,洛薇每天都在殴打中度过。

只是,从最一开始还能够感受到疼痛,到最后已经麻木,洛薇并没有经过多久时间,或许打着打着,也就习惯了吧。

到了吃饭的时间,狱警给她送饭过来,饭菜并不好吃,但是洛薇还是硬着头皮将饭菜吃了下去。

“啊呸!”

洛薇看着自己的那只碗,目光一下子就呆滞了。

“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是准备往垃圾桶里吐痰呢,没瞄准,吐你碗里了!”

洛薇的眸子连一丝变化都没有,盯着自己的碗看了许久,才拿起筷子将那一团脏了的饭给拨掉,就垂着头继续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她不能不吃不是吗?她必须要活着,尊严对她来讲,在这么多天的殴打折磨吐口水之中已经被彻底的丢在地上踩碎了。只有活着,一切才会有希望。

她要调查覃尔岚的死因!她要为自己洗刷冤屈!她要为哥哥报仇!

吃完了饭之后,洛薇就趴在书桌前,继续写着信上诉。

她希望能有一个人看到她的冤屈,愿意帮她洗刷冤屈,哪怕只有一丝微弱的希望,她也绝对不想放弃。

短短的三个月时间而已,洛薇已经瘦的不像样子了,眼窝深陷,皮肤也失去了少女该有的弹润,整个人苍老了十岁不止。

当她怀揣着希望把这封信寄出去之后的第二天,狱警过来告诉她,有人来看望她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2章:哥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洛薇欣喜的以为是自己的那些信终于有了回应,未作她想的就跟着狱警一起去了会见室。

只是当她看到坐在那里等待她的人是周尔晴的时候,心里那最后的一抹希望瞬间就沉入了谷底,抿紧了嘴唇坐了下来,看着面前容光焕发的周尔晴。

周尔晴看着洛薇落魄的样子,叹息的道:“不过三个月没见而已,你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呢?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有话你就直说,不用在这里拐弯抹角!”

周尔晴浅笑着道:“我也坐过牢,当年还是拜你所赐!所以我知道里面的日子不好过!所以,特意给你送了些东西来。马上就要冬天了,监狱里面的冬天是很冷的!小小心意,还请笑纳!”

周尔晴将一个包裹递了过去,立刻就有狱警接过来,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收下了。

洛薇却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周尔晴,她从来都不相信周尔晴会有这样的好心!

“对了,我这一次来,还有一个消息给你。覃尔岚死了,你哥也死了,就在你入狱的那天!”

“哐当”一声,洛薇似乎听到了自己掉入无尽深渊的声音。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骗我!”

“我又没有骗你都不重要,我只是来通知你这个消息的。覃尔岚死了,所以你这辈子是注定要在监狱里度过往后余生了。可怜你哥竟然是个死无全尸!他是为了回来救你,开车的速度太快了,翻下了山。尸体在一周之后才被发现的,已经被山野间的豺狼虎豹给给啃得就只剩下一些零碎的骨头架了。不过你放心,阿邺的人做过鉴定的,确定了那些散碎的骨头,就是洛瑾的!”

洛薇的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双目赤红,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恶毒的女人。

“还有,因为你的缘故,你哥的那点儿零碎的骨头也被权邺给挫骨扬灰了。你出去之后,就是想给你哥上柱香,都做不到了!哦对了,还有一点忘记告诉你了,你寄出去的那些信,全部都被阿邺给截了下来,全部都烧成灰了。你想翻案?下辈子再说吧!”

洛薇双目猩红的瞪着周尔晴,心口的刺痛,让她连呼吸都特别的艰难。

“你说说看,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啊!我给你拼了!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害了我还不够,为什么还要害死我哥?啊!”

洛薇骤然发疯了一般站了起来,痛哭哀嚎着就要朝着周尔晴扑过去,下一秒却被狱警给带走了。

“周尔晴,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她拼命的朝着周尔晴挥舞着双手,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尔晴得意大笑的转身离去了。

是夜,洛薇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目光如同灰尘,盯着面前的那个包裹。

周尔晴说的没错,冬天就要来了,监狱里面的冬天,很冷很冷。

想到周尔晴说的,哥哥死的那么惨,她还被冤枉入狱,这辈子都可能没有机会出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到底还能为什么而活着?

她明明知道是谁害了自己,却无法报仇,什么都没办法去做!

绝望让她无法平息自己的心情,她一把抓起那个包裹就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这一动作彻底的惹怒了同一个牢房的其他人,那些人被打扰了清梦,一拥而上的将洛薇又按在地上打了一顿,连同那个包裹里面一件厚实的棉袄也被撕成了碎片。

打过了一顿,那些人也出了口恶气,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睡觉了。

洛薇如同一具尸体一般一动不动的躺在了那里,眼睛里最后一点的光也彻底的湮灭在黑暗之中。

“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周尔晴的这句话在洛薇的耳边回响。

是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意思?

洛薇趴伏在地上,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那一片在黑夜中泛着幽冷光芒的刀片,手指微微的一动,一把捡起了地上的刀片,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将刀片塞入口中,绝望的闭上眼睛,狠狠的吞咽了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3章:吞刀片自杀?能耐了啊!


洛薇的意识混混沌沌的,感觉思绪已经飘到了天上。

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双温暖熟悉的大手在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轻声的呼唤着她:“薇薇,睁开眼睛,快啊!”

洛薇就只觉得那个人特别的熟悉,却怎么也看不到那个人到底是谁。

她努力的挣扎了一下,想要开口喊住那个人,可是嗓子却疼的就像是被割喉了一般,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甚至还疼得她四肢百骸都在颤抖。

这种疼让她根本就撑不住,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

眼前却赫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洛薇尽力的睁大了眼睛看了过去,才看清楚那个人就是权邺。

权邺整个人冷漠如冰的坐在那里,手指间玩转着一个薄如蝉翼的刀片,阴沉冰冷的看着她道:“吞刀片自杀?你倒是挺能耐的啊!这么想死的吗?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死,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男人高大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袭来,指缝间的那个刀片就这么抵在了她的脖子间:“洛薇,我告诉你,这辈子没有我允许,你就休想死!倘若你敢死,我就敢去刨了你家的祖坟!你大可以试试!”

权邺的手冰冷刺骨,抵在洛薇的脖子上,让她瞬间就明白了,这一次她想死,却没有死成。

她居然还在活着!

她垂眸看了一眼权邺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片,张了张嘴,却发现她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如果这一会儿她能说话的话,她真的很想告诉权邺,有本事你就真的把我杀了,这样的话,我也就能解脱呢。

权邺勾唇冷冽的一笑,道:“想要死?想要解脱是吗?你解脱了,那我怎么办?”

洛薇微垂的眉眼狠狠的一抖,在这一瞬间如死灰一般的眸子中迸射出了一抹亮光来。

可是下一秒权邺的话,又将她的一丝微光给撕碎了。

“尔岚死了,被你下毒害死了。洛薇,你解脱了,我怎么折磨你?怎么解我的心头之恨!”

“噗……”

一口血就这么猝不及防的从洛薇的口中喷了出来,模糊了她的视线。

昏昏沉沉之中,她听到了有人急促的呼喊声,紧接着就有一群的医生涌了进来,围着她检查身体,她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在同一间病房里,面对的还是同一个冷若冰霜的男人。

洛薇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就快要死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三番两次的把她救过来?折磨她,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心里说不上来的憋闷,洛薇不想再去看权邺一眼,倔强的背过身子去。

然后冰冰凉凉的,毫无感情可言的声音却从洛薇的身后传了过来:“三天后,我们结婚!”

洛薇的身子猛然的一僵,而后就是不敢置信的缓缓的回过了身来,灰败的眸子盯着权邺看着,似乎是在用眼神发问:权邺,你脑子有病是吗?

权邺却倏然冷笑了起来,道:“我仔细的想过了,对你最好的折磨,就是把你留在我的身边,时时刻刻的看着你的不幸。当你的伤口快要长好的时候,我再用力的把你的伤口给撕开,鲜血淋漓,如此反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4章:要么结婚,要么坐牢,你自己选


洛薇身上的血液在这一刻被凝固成冰,双手在自己的身侧被紧握成拳,甚至还在微微的发抖。

她的眸中喷射着火苗,她恨,真的好恨!

权邺看着她气坏了的样子,却笑得更加灿烂了几分,道:“你很生气吧?恨不得能跳起来打我吧?可惜,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你什么都做不了!”

洛薇气的牙齿都在“咯咯蹦蹦”的作响,但是权邺说的没错,这个时候的她,什么都做不了!

“以前,你不是很喜欢我的吗?你不总是说以后长大了要嫁给我的吗?你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杀了尔岚的吗?现在,我圆了你这个梦,让你做我权邺光明正大的权太太,可好啊?”

爱你?嫁给你?

如果是在一切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之前,有这样选择的余地,洛薇可能会喜极而泣吧?

但是现在,她只想离这个恶魔远一点儿,更远一点儿,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有任何的纠缠!

“哟,看你的样子,似乎是不怎么情愿啊?”

洛薇躺在那里,浑身都在颤抖。

权邺起身靠近了洛薇,双手撑在洛薇的身侧,脸上明明是挂着笑意,看在洛薇的眼中,却如同催命的刀,让人不寒而栗。

“洛薇,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结婚,要么继续去坐牢,你自己选!”

这两个选择洛薇统统都不想选!

权邺留下这句话,眼眸深深的盯着洛薇那张苍白狼狈的小脸看了许久,缓缓的直起身子来。

一双无辜的小手却有气无力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权邺的动作瞬间僵在了那里。

权邺抬眸看着洛薇那双不复当年灵动的眸子,喉咙哽滑了一下,没有说话。

洛薇张了张嘴巴对着权邺哀求着无声的吐出了三个字,眼神之中满满的都是哀求之色。

权邺嗤笑道:“放过你?”

洛薇连忙点了点头,希冀的看着权邺。

“下辈子吧!下辈子,别遇上我,我指定放过你!”

权邺的手在洛薇的脸颊上轻轻的拍了拍,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洛薇的手无力的滑落了下来,轻飘飘的搭在床沿上,心如死灰的看着权邺离去的背影……

三天后,病房里来了几个人将洛薇给团团围住了。

一个给她梳着头发,另一个在给她上妆。

今天是她和权邺领证的日子,可是她却没有一点儿开心的样子,就那么坐在那里,安静的如同一个假人。

化妆师给洛薇化了一个比较显气色的妆容,夸赞道:“权太太果然是花容月貌,底子好,随便化化就很好看。权太太,你觉得好看吗?”

洛薇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这还是她自从入狱了之后,第一次这么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看自己呢。

脸,还是那张脸。

五官也都是自己熟悉的样子。

可是时隔三个月后再看,竟然变成了洛薇完全陌生的样子了。

抬手轻轻的触碰着镜子中那张娇艳如花的脸,眼神从最初的迷蒙,到后来的决绝恨毒,只是分秒之中的转变。

洛薇的指尖在触碰到镜中自己眉眼的那一刻,倏然紧握成拳,狠狠的一拳捣碎了镜中的自己。

“哗啦”的一声,镜子四分五裂,在场的人统统都被吓了一大跳。

化妆师捂着嘴巴尖叫了一声,“权太太,你的手……”

鲜血顺着洛薇的手一滴一滴的砸落在了地上。

听到化妆师的惊呼,洛薇只是颇为淡漠的瞥了一眼,那一抹殷红并没有让她觉得可怕,反而有一种兴奋在体内隐隐的跳跃着,挣扎着,让她尝到了一股嗜血的味道!

护士很快就过来为洛薇包扎伤口了。

看着她手背上深深浅浅的伤口,护士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道:“权太太,您这又是何必呢?刀片您也吞了,镜子您也一拳砸碎了。可是疼的是你自己啊!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有谁会爱惜你呢?难道你真的都不知道疼的吗?”

洛薇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伤痕,心里一阵的发苦。

身体上的疼痛,怎么能抵得过心底最深处的痛呢?

只有真的感受过撕心裂肺彻骨的疼痛,才会明白尘世间所有的痛,都不算什么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5章:自残上瘾了是吗


来接她的车来了,洛薇面无表情的走到了车前,有人打开了车门,她一抬眸就看到权邺坐在车里,膝盖上放着一个笔记本,似乎正在处理什么公事。

洛薇上车的动作一顿,站在那里一动没动的。

权邺头也没抬,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顿一下,道:“怎么?准备在那里当一尊石像吗?”

洛薇轻抿了一下嘴唇,弯腰进了车里,车门在她的身后被紧紧的关上了。

车子里除了洛薇和权邺,就只有一个司机兼助手了,车子往前开去,车内却寂静无声的。

时隔三个多月,洛薇终于再次看到了外面的风景,扭着头一直看着外面,眼中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欢愉。

反而觉得,即便是出来了,也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囚禁罢了,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

权邺敲击完了最后一个字母,就关掉了笔记本放在了一边,一回头就看到洛薇一直扭着头看着窗外,神情落寞如灰的可怕。

洛薇身上的灰败死寂让他觉得有些不太舒服,抬手就抓住了洛薇的手。

只是触手的时候却摸到了洛薇包扎过的那只手,垂眸一看,就看到了白色的绷带上渗透出来的血迹。

权邺将她的手抬起放在了自己的眼前,蹙眉看了一眼后,冷笑了一声道:“先是吞刀片,然后又是徒手锤镜子。洛薇,你这是自残上瘾了吗?你既然这么喜欢自残的话,要不然,你还是直接去死吧!”

说话间,权邺突然间就一把按着洛薇的脑袋,另一只手快速的打开了疾驰中的车门,按着洛薇的脑袋就要将这个女人给狠狠的推出去。

当洛薇的脸猝不及防的就要跟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她惊声的尖叫了起来,双手倏然间紧紧的抓住了权邺按着自己脑袋的手,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司机心惊肉跳的快速一脚踩下了刹车。

而在车子刹住的那一刻,权邺突然间就一松手,洛薇的身子一晃,就从车上掉了下来,倒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了下来。

洛薇害怕极了,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身子,躺在地上还在瑟瑟发抖着。

权邺也纵身从车上跳了下来,带着满身怒气的走到了洛薇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冰冷如刀:“如果你真的想死,那就死的远一点儿!千万别死在我的眼前,脏了我的眼睛!”

洛薇抱紧了自己的身体,躺在地上看着权邺那双锃亮的皮鞋,低垂了眉眼。

“你是要回到牢里去,还是跟我去领结婚证,你自己选!”

留下这句话,权邺转身就又上了车,车门未关。

没有让司机离开,却也没有再多看洛薇一眼。

洛薇坐在地上沉默了片刻的功夫,没有一点儿脾气的就自己一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沉默着上了车,坐在那里低眉顺眼的。

权邺侧眸瞄了洛薇一眼,冷冷的道:“走!”

司机立刻就发动了车子,载着他们两个人,去往了民政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6章:领证


坐在民政局的VIP室内,面对着严谨的工作人员,洛薇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

权邺抬手拿过了文件,抬眼随便的看了一下之后,就将其中的一份递到了洛薇的面前,自己则拿出了笔开始埋头在上面签起了字来。

洛薇盯着面前的那张薄薄的纸,轻抿着苍白的嘴唇,始终都没有拿起笔来。

工作人员忍了又忍之后,还是没有忍住的道:“这位小姐,请问你是自愿与权先生登记结婚的吗?”

权邺利落的写字的动作一顿,抬眸就看向了身边的洛薇。

洛薇瞳孔倏然一缩,身子也是一阵的紧张,手掌缩成了拳头,又快速的松开,点了点头就抓起了桌子上的笔开始写字了。

但是工作人员却一把将那张纸给抽了出来,一脸义正言辞的道:“小姐,如果你不是自己心甘情愿要结婚的,那么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可以强迫你的。现在是和平时代,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不是什么男尊女卑的时代了。所以,你如果有任何的问题的话,都可以说出来的,我会帮助你的。”

权邺的脸色在听到这个工作人员的话的时候,一寸一寸的黑了下来,放在桌子上的手也紧紧地攥成了拳头,仿佛下一秒这个人再敢多说一句话的话,自己的拳头就要毫不犹豫的挥上去了。

而洛薇则是完全不怀疑权邺会毫不犹豫的拿着拳头重重的砸在面前工作人员脸上的,所以她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就一把抢过了工作人员手中的那张纸,低头就开始“唰唰”的写了起来。

权邺看着洛薇这么不犹豫的动作,糟心的情绪瞬间就被抚平了一些,拳头也缓缓的松开了。

看着洛薇将自己的那份文件给签的差不多了,这才继续签着自己的那份文件,两份文件几乎是同一时间递到了工作人员的面前。

工作人员还是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满是伤痕的洛薇,觉得手里的那两份文件有点烫手了。

权邺抬了一下下颚看向了工作人员,一双眼中还是毫无温度的冰冷:“怎么?是不是非要把警察叫来,我们两个人才能领证呢?”

工作人员被权邺的高强度的气场给压制的头都要抬不起来了,连忙就道:“权先生,洛小姐,请稍等片刻。”

没一会儿的功夫,工作人员就将文件上传了上去,很快就走了过来,道:“权先生,洛小姐,可以拍结婚照了。”

权邺率先起身就走了过去,洛薇就跟个提线木偶一样跟在权邺的身后,一起站在了背景板前。

摄影师举着相机对准了面前的这对新婚小夫妇,道:“两位靠近一点儿吧,对对,再近一点儿,先生的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或者腰上,再亲密一点儿,两位都笑笑吧……”

摄影师说到最后自己都快要哭了,这大概是他从业这么多年以来遇上的最像离婚的结婚登记了。

调整了半天之后,权邺和洛薇还是没能做到让摄影师觉得完美的姿态,万般无奈之下的摄影师还在尝试着想让他们两个人做得更加完美一些的时候,权邺却率先不耐烦了起来,道:“就这样吧,拍吧!”

毕竟跟着洛薇做出一副恩爱甜蜜的样子,他也是真的做不到啊。

摄影师看人家主人家都没有什么意见了,便也不再说什么了,摄像机对准了两个人,“咔嚓”了一下,一张别扭十足的结婚照就这么拍下来了。

很快照片就洗了出来,交到了工作人员的手中。

工作人员拿着照片贴在了结婚证上,钢印“咔咔”的盖在了结婚证上,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就被双手奉在了她们两个人的面前。

权邺连看都没有看上一眼的就递到了洛薇的手中,凉凉的道:“我可没兴趣收拾好这个东西,自己收拾好,别到时候离婚的时候,没这个证,我们离不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7章:以后,就是权太太了


洛薇看着自己手中沉甸甸的两本结婚证,看着两个人笑容僵硬,姿态疏离的样子,如果不是这张照片贴在了结婚证上面,恐怕也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会是一份结婚证吧。

两个人走出了民政局,权邺的助理就开车过来了。

一下车就对着权邺鞠了一躬,道:“先生!”

而后就看向了洛薇,目光亦是复杂的鞠了一躬,道:“少夫人!“

洛薇的唇角僵硬的勾了一下,就抿着嘴唇站在权邺的身后,没有再说话了。

权邺指了指洛薇,对助理道:“小陆,送她回去。”

陆川看着洛薇身上的那些伤痕,诧异的道:“先生,少夫人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她现在应该回到医院去的。”

权邺却凉薄的看了洛薇一眼,道:“对于想死的人,我就算给她安排了神仙来照顾她,她也是照样要死的。对于想活的人,就算是再怎么样,她也是会想方设法的活下来的。所以,送她回去吧。想死我不拦着,想活也随她的便!”

说罢,权邺转身就离去了,留下了陆川站在那里。

洛薇始终都没有去看权邺一眼,直到听到车子的引擎声响了起来,感觉到那辆车从自己的面前呼啸着绝尘离去,她才缓缓的抬起了头来。

陆川眼神里有着掩藏不住的心疼,看着洛薇道:“少夫人……”

洛薇抿着干裂苍白的嘴唇笑了笑,无声的摇了摇头。

陆川微微蹙着眉头,叹了口气道:“其实先生人很好的,你也是了解他的,只要你顺着他,你们之间,说不定还能回到过去……”

洛薇垂下了头,不愿意再去看陆川。

她的意思已经很显而易见了,就是在回避陆川的这个问题。

陆川抿了抿唇,也很有眼里劲儿的没有再说下去了,只是说道:“先生让我送你回去,少夫人,我们走吧。”

洛薇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跟着陆川一起离去了。

陆川亲自将洛薇送到了权邺位于临江的别墅。

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陆川想要替洛薇打开车门,却被洛薇抢先了一步推门走了下来。

陆川摸了摸鼻子跟在洛薇的身后走进了屋子里。

听到了门口传来的脚步声,周管家急忙的就迎了出来,却看到来的人居然是洛薇,脸色顿时就僵了一下,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后,又恢复了常态,走到了洛薇的面前,鞠了一躬道:“洛小姐。”

洛薇神色平淡的站在那里,对于周管家的话,有些充耳不闻。

周管家的脸色顿时也难看了起来,皱紧了眉头看着洛薇,一脸的不悦。

以前没有发生覃尔岚的那件事情之前,洛薇在权邺的家中也算是常客了,跟周管家的关系相处的也还算不错。

但是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了之后,让洛薇看清楚了周尔晴的真实面目,也让她明白了,这个平时看起来好像特别无害的周管家,竟然也并不似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单纯善良,和蔼可亲了。

陆川站在洛薇的身后,握了个空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对周管家道:“周管家,以后,就不能在称呼洛小姐了。她以后是权太太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8章: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一句话说出来,就如同平地一声雷一般,炸的周管家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差点儿就站立不稳了。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一双不大的眼睛瞪得溜圆,不敢置信的道:“你说什么?权太太?她?这怎么可能?”

洛薇的眉头微不可察的抖动了一下,却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还是那么状况外的站在那里。

陆川却脸色一沉的看着周管家道:“周管家,请注意你的言辞!这一位现在已经是权太太了,这是先生的决定,由不得你来说三道四!明白了吗?”

周管家在自己的那句话说出口之后就明白自己失言了。

作为权家这么多年的老管家了,对于权邺的为人处世也是了如指掌的,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对于权邺而言,他的身边不需要指手画脚的人,更需要的就是能够对他言听计从,绝无二话的忠心奴仆。

周管家立刻就垂下了头来,歉意的道:“抱歉!”

说罢,就对洛薇道:“太太。”

洛薇神色如常,只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陆川便道:“以后少夫人会和先生住在这里,你先去安排好房间,把少夫人的东西都给准备好。少夫人身体抱恙,需要休息。记住交待家里的人,尽可能的小声一些,不要打扰到少夫人了。”

“是,陆特助。”

周管家转身就去着手准备房间,安置洛薇入住的事宜了。

陆川看着面色如常的洛薇,道:“少夫人,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说句我这个身份不该说的话,既然你已经和先生喜结连理,成为一家人了,那么我就希望你能够摒弃前嫌,和先生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你也知道先生的过去,他的人生也并不顺畅。所以,我希望你们在一起能够幸福开心。”

洛薇低垂了眉眼,没有去看陆川一眼,径直就抬脚走上了楼梯,往权邺的房间里走去了。

陆川看着这个样子的洛薇,不由得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这里,回公司去向权邺述职了。

对于这栋别墅,洛薇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地步了。

在三个月之前,一切都还归于平静的时候,这个地方就如同是她的第二个家一样,她常常和哥哥一起来权家玩儿。

那个时候,她,权邺,洛瑾,覃尔岚,周尔晴,都还是很亲密和谐的关系。

但是自从三个月前覃尔岚死了之后,一切的一切就都变得不再是自己熟悉的样子了。

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权邺的房间,推门进去的时候,周管家正在指挥两个女佣收拾房间。

她的到来让这三个人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了她。

洛薇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的径直在这个小房间里转悠着。

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熟悉的程度比她自己的房间都还要熟悉。

她走到了靠窗位置的一个斗柜前站立了下来,抬手抚摸着这一方小小的斗柜,看到上面有一块被刀刻过的痕迹,目光瞬间阴沉了下来。

周管家恭恭敬敬的走到了洛薇的身后,道:“少夫人,房间还没有收拾好,您请先出去稍等片刻吧。”

洛薇的手和视线同时从那一道刻痕上收缩了回来,速度快到让人捕捉不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9章:砸了主卧


她没有理会周管家的话,径直走到了那张大床前站立了一会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中瞬间汹涌上来了狂风骤雨,她抬手就抓起了床上的被子,两手用力的一撕扯,一件上好的丝绸被面就被撕扯成了两半,被洛薇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周管家看着洛薇的这一个举动,眸光深沉如潭水一般,未发一言,不曾阻止。

撕完了被面还不解气,洛薇又将床上铺着的床单也给撕扯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了踩。

这些都是上好的珍贵材料制作而成的,平时都是不能被这么对待的,一不小心就会勾丝,彻底报废,现在被洛薇这么踩踏着,很快就不成样子了。

洛薇情绪激动的将床单被罩都给撕碎了之后,却又觉得那张床特别的刺眼多余。

眼角的余光瞄到了床头柜上摆放在的水晶台灯,洛薇恨恨的就走上前去,一把就扯过了那个水晶台灯,重重的砸在了床板上,支离破碎了。

破碎的水晶碎片将整张床都给划的有了一些细小的划痕。

看到整个主卧室被自己给弄得狼狈不堪了之后,洛薇总算是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是舒畅了那么一丢丢,得意的勾唇一笑,拍了拍手,转身就走了出去。

看着洛薇如此潇洒离去的背影,两个女佣却小心翼翼的看着周管家,道:“周管家,这可怎么办啊?先生最讨厌自己的房间这么凌乱不堪了,我们该怎么办?”

周管家淡淡的道:“不用慌张,把卧室收拾干净,这张床丢掉吧,重新再去买一张回来就是了。”

得到周管家的命令之后,两个女佣立刻就开始着手收拾着房屋了。

周管家却面色不善的盯着门外,一双如鹰一般阴沉的眼眸带着深深的怨毒,如同淬了毒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洛薇没有离开,她知道自己现在离开了权邺的家意味着什么。

所以砸完了权邺的主卧室之后,洛薇就去了客房。

她以前跟着哥哥来的时候,哥哥和权邺会关在书房里聊他们的国家大事,而她就会和覃尔岚周尔晴一起坐在客厅里玩游戏聊天什么的,有的时候聊得晚了,可是哥哥和权邺还没有结束,权邺就会给她安排一件客卧,让她暂时休息在那里。

久而久之下去,她住在权邺家里的时间,比住在自己家里的时间还要久。

洛薇推开了那间客卧的门,阔别了三个月的时间,这间房间早就已经不再是洛薇曾经印象中的那个样子了。

以前这个房间里总是粉粉嫩嫩的颜色,还会有很多她喜欢的玩偶,堆在一张一米五的公主床上。

洛薇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抱着那一堆软绵绵的玩偶,舒舒服服的睡着觉,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等到太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照到她的身上,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

但是现在这个房间里却堆满了杂物,那张小床还是那张小床,只是早已经物是人非,看不出昔日的模样了。

洛薇的目光黯淡了一些,走了进去将床上堆积的杂物给推在地上,就蜷缩着身子躺在了那张小床上。

小床并不柔软了,可是却成了洛薇在这个家里唯一有归属感的一方小天地了,让她觉得特别的安心。

即便小床不够舒适,洛薇也是沾床就着。

这大概是她这三个多月的时间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10章:一天都没吃饭


权邺在公司里接到了来自家里的电话,是周管家打过来的,向他禀告了洛薇在家里的所作所为,自然也将洛薇砸了主卧的事情一笔带过的提了一下。

权邺神色淡漠的道:“我知道了。看紧了洛薇,她要是出了事,我让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

说罢,权邺就挂断了电话。

但是电话那头的周管家却久久都不能平静下来。

看着手中的电话,周管家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不安的想法了。

先生怎么会如此在乎洛薇?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苗头!

而这边的权邺刚刚挂掉了电话,陆川就推门走了进去。

权邺便问道:“她怎么样?一路上有说些什么吗?”

这个“她”指的是谁,跟在权邺身边这么久了的陆川几乎是秒懂的,道:“少夫人的情绪挺稳定的,只是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我走的时候,看到她上楼休息去了,我就来公司里了。”

“休息?”

她休息的能把他的卧室都给砸了,看样子身体也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否则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来砸他的房子呢?

“行了,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陆川立刻就一颔首,道:“是!”

夜幕降临而来,将整个帝都都给笼罩在了一片黑暗阴冷之下。

权邺开车回到了家里,周管家早早的就守候在了门口,等待着权邺走了过来,立刻就伸手接过了权邺脱下来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

权邺冷眸淡淡的扫视了一圈一如往昔沉静寂寞的屋子里,毫无感情的道:“她今天都在做什么?”

周管家诧异的看了权邺一眼,又快速的垂下了头去,一五一十的道:“少夫人今天睡了一天的觉,没有出过门,也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

男人上楼的动作一顿,回过头来阴沉的看向了自己的这个老管家,声音莫名的阴冷的道:“睡了一天的觉?什么意思?她也没有吃饭吗?”

周管家心中大赫,连忙就垂下了头来,道:“先生,是我的失误!”

权邺冷冷的瞪了周管家一眼,转身就上楼去了。

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权邺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就打开了家里的监控,亲眼看到洛薇走出了主卧,走进了她曾经在这栋房子里居住的小房间里,然后就一直都没有出来了。

他也没有会自己的主卧,而是径直走进了洛薇休息的房间。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但是即便什么都看不到,权邺也知道这间屋子里有多么的脏乱差,毕竟已经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人住过了,他也从未让人再进过这个屋子,脏乱的程度可见一斑。

权邺轻轻的推开了房门,站在了门口处的位置,借着月光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那张小床上可怜兮兮的蜷缩着的那具小小的身体。

权邺的眉头顿时就皱成了一个疙瘩。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上,夜晚袭来的冷风将窗帘吹的一漾一漾的。

权邺的心头涌上了一股无名之火,抬脚就将地上的一个随意乱扔的东西一脚给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又跌落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立刻就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第10章:一天都没吃饭


权邺在公司里接到了来自家里的电话,是周管家打过来的,向他禀告了洛薇在家里的所作所为,自然也将洛薇砸了主卧的事情一笔带过的提了一下。

权邺神色淡漠的道:“我知道了。看紧了洛薇,她要是出了事,我让你们所有人给她陪葬!”

说罢,权邺就挂断了电话。

但是电话那头的周管家却久久都不能平静下来。

看着手中的电话,周管家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不安的想法了。

先生怎么会如此在乎洛薇?这可不是什么好的苗头!

而这边的权邺刚刚挂掉了电话,陆川就推门走了进去。

权邺便问道:“她怎么样?一路上有说些什么吗?”

这个“她”指的是谁,跟在权邺身边这么久了的陆川几乎是秒懂的,道:“少夫人的情绪挺稳定的,只是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我走的时候,看到她上楼休息去了,我就来公司里了。”

“休息?”

她休息的能把他的卧室都给砸了,看样子身体也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否则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来砸他的房子呢?

“行了,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陆川立刻就一颔首,道:“是!”

夜幕降临而来,将整个帝都都给笼罩在了一片黑暗阴冷之下。

权邺开车回到了家里,周管家早早的就守候在了门口,等待着权邺走了过来,立刻就伸手接过了权邺脱下来的外套挂在了衣架上。

权邺冷眸淡淡的扫视了一圈一如往昔沉静寂寞的屋子里,毫无感情的道:“她今天都在做什么?”

周管家诧异的看了权邺一眼,又快速的垂下了头去,一五一十的道:“少夫人今天睡了一天的觉,没有出过门,也没有做过其他的事情。”

男人上楼的动作一顿,回过头来阴沉的看向了自己的这个老管家,声音莫名的阴冷的道:“睡了一天的觉?什么意思?她也没有吃饭吗?”

周管家心中大赫,连忙就垂下了头来,道:“先生,是我的失误!”

权邺冷冷的瞪了周管家一眼,转身就上楼去了。

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权邺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就打开了家里的监控,亲眼看到洛薇走出了主卧,走进了她曾经在这栋房子里居住的小房间里,然后就一直都没有出来了。

他也没有会自己的主卧,而是径直走进了洛薇休息的房间。

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但是即便什么都看不到,权邺也知道这间屋子里有多么的脏乱差,毕竟已经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人住过了,他也从未让人再进过这个屋子,脏乱的程度可见一斑。

权邺轻轻的推开了房门,站在了门口处的位置,借着月光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那张小床上可怜兮兮的蜷缩着的那具小小的身体。

权邺的眉头顿时就皱成了一个疙瘩。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上,夜晚袭来的冷风将窗帘吹的一漾一漾的。

权邺的心头涌上了一股无名之火,抬脚就将地上的一个随意乱扔的东西一脚给踹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墙上,又跌落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立刻就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继续阅读《火葬场后渣总狂宠替罪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