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飞宇,顾丰田(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和果子
简介:长出尾巴后,
墨宁被卖了!
买她的少年很凶,很凶!!!
霍连城俯瞰着她:“有用点,不然杀了你

墨宁吓得瑟瑟发抖,“嘤嘤嘤……哥哥,好凶

很多年后,
霍连城被亲妈要求教墨宁生物课,他摸着少女的鱼尾,黑眸含笑:“墨宁,知道鱼怎么才能生小宝宝么?”
小绿茶鱼瞪圆乌溜溜的眼睛,顾左右而言他:“哥哥,你看,我长尾巴了

霍连城依然含笑,语气温柔而坚定:“变回腿来,不然杀了你!”
墨宁:……
角色:顾飞宇,顾丰田
顾飞宇,顾丰田(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墨宁哭不出来


顾家村的顾丰田一家,从一年前开始可发了大财了,不但盖了三层楼的大楼房,还配齐了所有家电,给他儿子顾飞宇买了几万块的高级配置的电脑。

  据说都是他家捡来的那个叫墨宁的小丫头带来的福气。

  然而福娃娃墨宁现在却不太开心,顾丰田和张桂芬两夫妻将她团团围住,两双眼睛死死盯着三岁半的女娃娃:“宁宁啊,你还是哭不出来吗?”

 墨宁酝酿了下情绪,用力挤了挤眼睛,眼眶红得像染了血,依然一滴眼泪也掉不下来。

  张桂芬气得咬牙切齿:“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姥姥那么疼你,现在她病了,你竟然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姥姥可白疼你了。”

  说完,她有点手痒,想要狠狠地在墨宁白嫩嫩的包子脸上狠狠拧一下,那么痛的话,这死丫头肯定会掉好多眼泪吧,这死丫头的眼泪可是好东西啊。

  墨宁是一年前,顾丰田在海边捡来的,她是一条人鱼!

  虽然不知道为何捡回来没多久,她就长出了双腿,长成了一个甜美可人,乖巧聪明的三岁小女孩,但是她掉下来的眼泪,会变成珍珠!

  好多好多的珍珠,顾家人用这些珍珠买房买电脑,现在他们想拿到更多的珍珠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去一中买个名额。

  没想到,每天都提供很多珍珠的小人鱼墨宁,忽然不掉眼泪了。

  “墨宁,你这么不孝顺姥姥,晚上不要吃饭了。”张桂香生气地道。

  墨宁闻言,脑子里一片空白,所以她今晚不能吃凉拌鸡丝、红烧鲫鱼和炝炒水芹菜了吗?

  就因为姥姥病了她不难过?

  墨宁小小地心虚了下,姥姥病了她确实没什么感觉,姥姥又不喜欢她,她只喜欢男孩儿,还总喜欢掐墨宁。

  因为掐疼了墨宁,她一哭就有好多珍珠。

  但是墨宁一次都没哭过,她就倔着,撑到没人的地方才哇哇大哭。

  这样哭来的珍珠,墨宁没敢给顾家人,就偷偷藏在自己睡的小床底下。

  墨宁扁了扁嘴,不敢说话。

  张桂香依然余怒未消,一直骂着墨宁。

  顾丰田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一双眼睛里的神色也不太好看,总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时候,门忽然开了,一个人直接走进来,伸出一只手用力地拧了下墨宁的包子脸。

  “哇!!”实在太疼了,墨宁触不及防地大哭了起来。

  但是她哭得眼睛都痛了,还是一滴眼泪都没有。

  顾丰田重重地叹了口气,瞪了眼掐哭墨宁的罪魁祸首:“顾飞宇,谁让你欺负妹妹的?!”

  “切,她是我哪门子的妹妹!”

  拧她的人是顾家的儿子,顾飞宇,就是因为他成绩不够好,上一中还差了点,所以顾丰田和张桂香才这么想要让墨宁多哭点珍珠出来。

  顾飞宇长得还是很好看的,但是颧骨随了张桂香,太高,未免就显得刻薄。

  他拧着眉,寡着一张批脸,讽刺地看着墨宁。

  他就不明白父母,干嘛花那么多功夫哄这丫头片子,直接打哭不就好了?

他早想这么干,但顾丰田之前还顾念墨宁对他家的恩情,因为带墨宁回来的时候,张桂香得了很严重的病,顾飞宇也被人打伤了躺在床上,要不是墨宁掉的珍珠,他恐怕要死老婆,和养一个残疾儿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2章 这丫头有点可爱


但是人的欲望是无穷的,人也是健忘的,渐渐的,包括顾丰田自己,也觉得他养着墨宁,所以墨宁给他们珍珠就是应该的,如果当初他不将墨宁带回来,说不定她就死了呢。

  而且自己没有将墨宁交给研究所解刨,就算仁至义尽,不然,研究院看在他贡献人鱼的份上,怎么也该给他儿子读个清华北大吧?

  想到这里,他心头猛跳,忍不住又深深看了墨宁一眼。

  墨宁哭得正打嗝,忽然被一道阴森的视线注视,她吓得一个寒噤,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再抬头看的时候,看到顾家三个人说着什么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竟然没一个人说哄哄她。

  哼,伯伯骂顾飞宇的时候也是很敷衍的,他根本没觉得顾飞宇做得不对。

  这么想着,墨宁大大的眼睛立刻变成了两个扁扁的荷包蛋,她用力揉了揉眼睛,不舒服地哼哼着,眼睛又痛又涩,还有些模糊,她不会要瞎掉了吧?

  “顾飞宇,一会儿你拿着钱带妹妹去市里看看医生,是不是眼睛生病了。”顾丰田数了几张红票子,眼底却有点沉,仿佛是什么到了临界,就要爆发。

  张桂香听见了心疼钱,尖声叫道:“去什么市里?让村里的赤脚郎中随便看看不就好了?”

  “不行,这很重要,我只是想最后确定一件事情,顾飞宇,你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给墨宁检查,一定要给个准信,确认清楚,墨宁的眼睛以后还能不能流出眼泪?!”顾丰田严肃地盯着顾飞宇。

  顾飞宇不耐烦地一把接过钱:“妈,你别说了,都听我爸的。”

  他心里乐开了花,剩下的钱他留着去网咖打游戏,还可以给游戏角色买装备,这种好差事,肯定是愿意的。

  对了,他还可以给班花的游戏人物买皮肤,趁机楷油。

  顾飞宇现在才十四岁,但已经对男女的事情开始感兴趣,他们班的男生也总谈论这些。

  如果能亲近班花,那些人非嫉妒死不可。

  于是,他立刻带着墨宁出门,生怕夜长梦多。

  墨宁还在不住抽噎。

  她哭狠了,想忍也忍不住。

  被掐的右脸高高地肿起,显得越发的楚楚可怜。

  顾飞宇想去牵她的手,她生气地一甩手,躲他躲得远远的。

  顾飞宇啧了一声,不牵就不牵,他还不愿意牵小屁孩儿呢。

  在村头等中巴的时候,碰到了顾飞宇班上的几个男生,他们看到顾飞宇和墨宁就开始挤眉弄眼:“顾飞宇,带你小媳妇去约会呀?”

  “去你的小媳妇。”顾飞宇没好气地道。

  班上有个男生啧啧道:“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家这丫头,长得比班花好看多了,你是不是眼睛瞎,不要的话你送给我吧。”

  说完,那人还想过来逗墨宁,墨宁吓得小脸慌乱,立刻躲得远远的。

  顾飞宇却心里一动,忍不住看了墨宁一眼。

  等上车的时候,墨宁还想警惕着顾飞宇,以防他又掐她,但是她实在高估了自己,一个三岁半的小豆丁,还大哭了一场,小小的身体早就撑不住。

  她在半路上就睡得滚进了顾飞宇的怀里。

顾飞宇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正要将她推开,却又楞了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3章 顾飞宇救救我


那些同学还真没说错,墨宁长得真是漂亮,粉扑扑的皮肤,眼睛又大又圆,睫毛翘翘长长,好看得像一个洋娃娃,此刻乖巧闭着眼睛的样子,惹人得不行。

  似乎——

  似乎真的比班花还好看。

  顾飞宇忍不住戳了戳墨宁的脸,如果以后娶了墨宁这么好看的老婆,走到哪里都很有面子吧?

  他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所以,当中巴到站的时候,他难得没有掐墨宁,而是将墨宁摇醒:“起来,市里到了。”

  墨宁委委屈屈地爬起来,她没有睡够,有点起床气,她想哭,但是只要一想哭,眼睛就仿佛针刺一样的痛,她只能抿着小嘴,慢吞吞地跟在顾飞宇的身边,愁眉苦脸的。

  市区里人多,她到底伸手怯生生地抓住了顾飞宇的衣角。

  顾飞宇低头看了一眼,漂亮得仿佛在发光的小丫头,总是能引来行人的目光,这很大程度上满足了顾飞宇的虚荣心,他心情不错地扫了墨宁一眼,琢磨着,既然墨宁不能掉珍珠了,那也不能白吃他家的饭,就给他做媳妇吧,等回家他就跟顾丰田说。

  墨宁觉得顾飞宇的眼神很古怪,让她浑身不舒服,还有点想吐,于是,她在靠近医院后,就偷偷地放开了顾飞宇的衣角。危险就在这一刻发生的。

  一个猥琐的男人,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用肮脏的满是烟味的手捂住墨宁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捞起墨宁就走。

  这个地方比较偏僻,竟然没人看到。

  而顾飞宇此刻正想着他的游戏,根本没注意跟在身后的小丫头被人掳走了,脚步飞快,甚至拐了个弯就不见了。

  墨宁的瞳仁一阵紧缩,顾飞宇,我在这里,救我啊,救我!!

  她用力眯着眼睛,发出惊恐的呜呜声,但顾飞宇就是听不见。

  接着,她听到耳边的男人,用毒蛇一般粘稠的声音道:“乖孩子,嘘,别出声,嘿嘿嘿。”

  啊!!

  墨宁本能地感到恐怖,她口腔里发出了一阵别人听不到的气声。

  刚刚从黑色保时捷里走出来的少年,忽然直起了身子,循着墨宁出事的方向看去,好看而深邃的眉眼里带上淡淡的锐利:“霍寻,有人在喊救命。”

  “少爷,没有啊,我什么都听不到。”霍寻是少年家的老人,以前负责保护少年的父亲,现在又被安排在即将展露头角的少年身边。

  他是最忠实也最信得过的人,但他说没有听到。

  少年好看的脸上忽然罩上了一层阴影。

  霍寻小心翼翼地道:“要不,我们还是去看病?”

  “你觉得我是生病了,生了跟我母亲一样的病,所以才会听到根本不存在的声音对不对?”少年凉薄地开口。

  霍寻脸色微微一变,忙道:“不是,属下只是觉得——”

  此时,市医院的院长殷勤地迎上来:“霍少,里面请。”

少年眼神微暗,那一刻,他的眼底仿佛变成了墨黑的深渊,菲薄地勾了下唇:“有劳院长。”

  ……

  医院附近,一个荒芜的,被废弃的小区楼下,墨宁被扔在地上。

  她惊恐地手脚并用爬开,想要远离肮脏的老男人。

  他好恶心。

但是,那男人却拔出刀让墨宁别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4章 我没病


到底只是个三岁半的小娃娃,整个人都傻掉了。

“嘿嘿,我今天抓到个好货色,肯定能卖大价钱,你们快开车过来。”男人猥琐地笑着给同伴打电话。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用弹弓打中眼睛。

咔嚓,吧唧。

男人左眼的眼珠子被打烂,鲜血迸射而出。

他痛苦的嘶吼刺穿耳膜。

下一刻弹弓响起,那人的右眼也变成了一个血洞。

痛得他在地上打滚。

墨宁肉呼呼的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情,啊,他怎么了呀?

地上的男人还想爬过来抓墨宁,墨宁这才恍然惊醒,吓得拔腿就跑。

等她跑远了,身着白衬衣的少年才从不远处露出修长瘦削的身形,他五官深邃,薄唇轻抿,赫然就是刚刚从保时捷下来的那位。

他厌恶地扫了眼地上那坨男人,确认他眼睛已经废掉,顺手报了警后,这才收起特制的弹弓,举步离开。

他没有听错,确实有个小女孩在呼救。

自己没有病,没有遗传母亲的疯病。

但那些人非跟父亲说他疯了,其心可诛。

少年的眼底迸发出夺人的冷意,容色惊人的脸上焕发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冰冷。

墨宁一口气跑到医院里,迎面正撞上来找她的顾飞宇。

“顾飞宇……”墨宁急着想告诉顾飞宇自己的遭遇,没想到顾飞宇扬手就是一个巴掌。

  墨宁险险躲开,委屈得小嘴直扁。

  顾飞宇看没打到墨宁,越发恼火,伸腿就要踹,这时旁边的护士都看不过眼,忙拉住顾飞宇道:“这可是你妹妹,她还这么小,你这么打会把人打坏的。”

  另外一个护士忙将墨宁拉倒身后藏起来。

  顾飞宇要面子,被人说了就不好再打墨宁,但他心里记着这笔账呢,眼神黑沉沉的,准备等回去再跟墨宁算账。

  “还不快点,还让医生等你不成!!”顾飞宇呵斥道。

  墨宁抿了抿唇,气鼓鼓的跟了上去。

  医生一番检查后,看着顾飞宇道:“初步检查,她哭不出是因为泪腺退化,基本上以后都没办法掉眼泪,但问题也不大,我给你开个眼药水,经常滴点,让眼睛保持湿润就好。”

  顾飞宇傻眼,墨宁还真不能掉珍珠了,那他的一中怎么办?

  他可是跟同学都夸了海口说自己铁定能上。

如果过了一年,他没读成一中,同学们会怎么想他说他?顾飞宇的觉得他的世界都要塌了。

  “医生,你确定吗?我爸说想要个准信。”顾飞宇想到老爸临走时候的强调,不甘心地又确认了一遍。

  医生道:“基本八.九不离十,不过如果你不死心,可以做一个小手术,但恢复的可能性不大。”

  “既然是小手术,现在就做吧?”顾飞宇毫不犹豫,完全忽视了墨宁听到做手术后吓坏的模样。

  医生有点不忍心:“要不,你不和家里商量下?”

  顾飞宇道:“不用商量,不是说小手术么?”

  医生被他说得一噎:“那你准备找谁来做?我们这里有普通医生,主任医生,还有教授。”

  顾飞宇大大咧咧道:“就最便宜的吧?普通医生。”

墨宁闻言,吓得身子一颤,小心翼翼地道:“哥哥,我不想做手术,我们回去问问伯伯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5章 哥哥,买珍珠么


“不用问,你觉得我爸会不同意你做手术?”顾飞宇不耐烦地将墨宁一推,“去去去,别打扰我跟医生说话。”

  墨宁整个小脸都皱起来,但是她还抱着一丝希望,一会儿做手术的钱不够,哥哥肯定会跟伯伯打电话,伯伯肯定不会让她做。

  没听说做了用处也不大吗?

  就算要做,能不能请有经验的医生做呀。

  果然,顾飞宇和医生谈完后,才发现就算一个小手术也要两千,他不由嘀咕道:“你们收费也太贵了吧?如果不要正规医生呢,医院不是有实习生么?让实习生做。”

  墨宁气死:“我不要,实习生抽血都好痛的。”

  跟她关系好的莫小丫上星期来医院,就是个实习生抽的血,结果戳了几针都没戳到,后来回去后整个胳膊都肿了,小丫哭了好久,好几天胳膊都痛得不能碰。

  想到这里,墨宁也想哭。

  “闭嘴,出去。”顾飞宇不高兴地让护士将墨宁带走,还道,“你们别理她,我是她哥,听我的。”

  墨宁跟护士可怜兮兮地站在走廊上,侧着耳朵偷听,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听到很小的很远的声音。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墨宁谁也没告诉,甚至连对她最好的伯伯,顾丰田,她也没说。

  此刻,她的耳朵轻轻动了下。

  听到了顾飞宇的声音,甚至听到了电话那头,顾丰田的声音:“行,我马上找人给你转钱,但是你找便宜点的医生给她做。”

  顾飞宇闻言得意地道:“这点我还不知道,放心吧,老头子。”

  墨宁的嘴巴一下子瘪了,做手术好可怕,肯定好痛——呜呜。

  旁边的护士看到这玉雪可爱,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忽然哭了,心疼的不行,抱着她一个劲哄:“哎呀,宝贝,别哭了,哭得我心都痛了,你那个坏哥哥不是东西,要不你找谁借点钱,我去求贺医生给你做手术,他是专家。”

  墨宁一边抽噎,一边心里也在盘算,既然不得不做,肯定找好点的医生比较靠谱。

  她伸手摸了摸口袋,正好碰到一颗圆圆的小东西。

  这颗珍珠因为是粉色的,而且特别圆特别大,伯伯就给墨宁自己留着玩了。

  她将它摸出来,伸手给护士看道:“姐姐,我拿珍珠请贺医生给我做行不行呀?”

  护士一脸为难:“那恐怕——贺医生不太喜欢珍珠。”

  其实她很想自己买下来,但是她的工资一个月才六千,贺医生的手术,起手就是一万,她虽然心疼墨宁,却有心无力。

  墨宁听说不可以,为难地皱了下眉头,忽然眼睛一亮,她请护士放开自己,就朝着一个人跑去。

医院VIP电梯里,少年冷着一张俊脸,正被院长毕恭毕敬地请出来。

院长还殷勤嘱咐道:“你的病还在初期,如果认真吃药很快就能控制住,霍少,你可要按时吃才好。”

  少年不置可否,看着霍迟接过药包,他淡淡垂眸正要走,忽然衣角被人扯了扯。

少年楞了下,纤长的眼睫在看到扯自己衣服的三头身小豆丁后,轻颤了下:“?”

墨宁被少年一看,忍不住哆嗦了下,但还是鼓起勇气,伸出小肉手给他看:“哥哥,你要买珍珠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6章 霍迟,你有没有感觉


“不要。”少年看也不看,冷淡地瞥开眼眸,正要挣脱墨宁的拉扯。

  墨宁又用奶奶的声音道:“你家里如果有女性长辈不开心,贴身戴着这个就会开心喔。”

少年的眼睫猛颤,他猛地看向墨宁,眼神像刀一样。

她怎么知道自己家有女性长辈,还知道她经常不开心?

一瞬间,他心思百转,目光锐利地打量墨宁。

之前她落难,会不会也是有心人设计?

  这回真把墨宁吓到了,她咬着唇,脸色发白地松开小手,退后了一步,心里有些委屈,在这个哥哥好凶,不过——他没有顾飞宇凶呀。

她鼓了鼓腮帮子,又小心翼翼看向少年,纯净透彻的眼睛比她手里的粉色珍珠还要漂亮。

少年却冷冷看着她,眼神幽深莫测:“谁教你说这些话?谁告诉你我家有重要的女性长辈?”

  他怕小豆丁听不懂,特地多说了些,不然以他平素惜字如金的性格,不会同她啰嗦那么多。

  墨宁闻言满眼的迷茫:“我,我不知道喔,难道你没有吗?你没有妈妈么?我也没有,但是我有婶婶。还是你妈妈也跟我婶婶一样,也对你不好呀?”

少年顿了下,沉默地看了她半天,常年冰冷的眼底带了一丝犹疑,这丫头,真傻还是假傻?

他唇角忽然勾了勾:“你怎么知道我妈经常心情不好?”

  他现在态度似乎好了很多,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和气的时候,越代表他存了恶意,甚至怀了些狠毒的意味。

  但墨宁一点也没感觉出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女性长辈嘛,我婶婶还有姥姥,她们都经常生气啊,伯伯说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说完,她还小大人一般地叹了口气。

少年:可能是真傻。

  噗嗤!!

  旁边偷听的院长忍不住笑了:“哎,这是哪里来的小机灵鬼儿?你家长呢?”

  听到家长,墨宁又郁闷了,小脸都因为沮丧不那么肉嘟嘟:“别提顾飞宇那个坏蛋了,哎,哥哥,你现在要买我的珍珠了么?”

说完,她充满希冀地再次伸出小肉手,并且情不自禁朝着少年靠,她是真的很想他买。

可怕的沉默。

最后——

  “霍迟。”少年淡淡地道。

  一旁的霍迟立刻会意,伸手买下了墨宁的珍珠。

  墨宁拿着厚厚一叠红票票,呆了呆,然后高兴地回身道:“护士姐姐,我钱够不够呀?”

一行人跟着看过来,一看就身份不菲。

小护士只觉亚历山大,硬着头皮帮她数了数,笑道:“差不多了,我再跟贺医生说说,没问题的。”

  “好的呀。”墨宁眉开眼笑,她一开心,仿佛连带周围的空气都欢欣跳跃。

仿佛原本黑白的过往,都被填满了绮丽的色彩。

少年的眉头微动,似有所感,轻声道:“霍迟,你有没有感觉到——”

  “少爷,感觉到什么?”忠心耿耿的保镖垂首。

  纤瘦的手在身侧用力握了握,少年抿了抿唇道:“没事,李院长,那我们走了。”

院长最后吩咐了少年一遍,先行离开。

少年却忍不住又侧头看了下还在傻乐的小丫头:之前心血来潮救下她,似乎还不错。

唇角难得地轻勾了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7章 你和你爸都该死


 然而,还不等他转身离开,就听到一个公鸭嗓的男孩怒喝道:“顾墨宁,你哪来的钱?给我!!好啊,你小小年纪,竟然敢偷家里的钱,看我不打死你!!”

  墨宁眼睁睁看到自己好不容易赚来的钱被顾飞宇夺走,他竟然还要打自己,气得小脸通红:“顾飞宇,还给我,这是我的钱。”

  “放屁,你这么个小不点哪里有钱,钱当然是我家的,也就是我的!!”顾飞宇怒吼道,他还想打墨宁,但是墨宁特别灵活,硬是没给他打到。

  顾飞宇想了想,忽然恶毒一笑:“行啊,你跑是不是?那就永远别回来!!”

  说完,他将钱往兜里一揣,转身便独自往外走去。

墨宁傻眼了:“顾飞宇?!”

  一旁的霍迟有些看不下去,低声询问:“少爷。”

  但此刻少年的脸上已经没有太多表情:“如今帮了她,还能帮她一辈子?”

  少年看了墨宁一眼,心里想,活该她命不好,出门就碰上坏人,家里的哥哥也对她这样坏,但是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又不认识她,能帮她两次已经仁至义尽。

  他抬脚往外走去,却在经过墨宁身边的时候微微侧身:“诶,你哥都走了还不跟着?不用动手术不更好?”

  刚刚霍迟已经将墨宁的情况讲了个七七八八,所以他才会这么说。

  墨宁立刻张圆了小嘴,啊,还可以这样啊?

  对呢。

  她开心地点点头:“谢谢哥哥,你,你比顾飞宇好太多了,你是个好人。”

  说完,墨宁就迈着小短腿去追顾飞宇了。

  听到墨宁对他好人的评价,少年楞了下,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冷笑。

  好人?

  但他回到车上后,想了想——

  “霍迟,你跟院长说,如果这小丫头还是被家人送来做手术,不用收她的钱,让院长亲自操刀。”

  “是。”霍迟闻言脸上露着笑意,再怎么样,少爷也是夫人生的,也有温柔的一面,哎,少爷还是个孩子呢,能狠毒到哪里去?

少年坐在车上,明媚的阳光落在他的脸上,那一刻,他漂亮得就像一幅画,大家都说他像母亲多一些,继承了母亲的柔美,只是那双眼睛却是像父亲的,冷漠浓黑,似乎永远看不到底,而叫人心生恐惧。

何况,他的母亲——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少年脸上的阳光消失了,阴郁犹如满是荆棘的藤蔓爬满眼底,直到他在口袋里掏出墨宁送他的那颗珍珠,却不自觉地勾了勾唇:“刚刚那小丫头说这个能给人带去快乐?那一会儿我送给母亲好不好?”

难得的,心里有了一丝愉悦。

霍迟是知道他的,所以听他这么说只觉得心里难受。

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但是夫人——

只希望,这次他们去看望的时候,她能好点吧?

然而,现实狠狠地给了他们当头棒呵,还只是站在外面,就听到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有人叫道:“快点,把夫人手里的刀子夺下来。”

少年闻言,猛地加快脚步。

他一脚踢开门冲进去,霍迟心疼地道:“少爷。”

等他跟进去的时候,发现少年已经紧紧抱住了披头散发的母亲,而他的手臂正汩汩地冒着血。

女人楞了下,手里带血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8章 人鱼的眼泪


但她马上又疯狂挣扎起来,甚至狠狠给了少年一个耳光。

啪!!

少年的脸被打得狠狠偏向一侧,但他却仿佛没有感觉,再次用力抱紧她。

“嘘,好了,都过去了。”他温柔地拍抚着母亲的背,脸上并没有多少表情,似乎完全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大家才说他是个没有感情的怪物,他——跟他的母亲一样,都疯了。

霍迟要冲过来,但被少年冰冷的眼神制止。

他任凭女人的手指刺入伤口,将血肉都翻搅,却只是温柔而不失坚定地抱着她,过了一会儿,见挣扎累了,他抱起她放在一旁的软榻上,软榻周围到处都是断掉的玫瑰花枝,有一种凌乱而残酷的美。

女人的胸口剧烈喘息,少年将她的发丝分开,露出的是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只是可惜,那双原本温柔多情的眼睛,此刻只有疯狂和恨意,她咬着牙道:“你跟你父亲都是一样的,你们都不是好东西,你们都该死,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死了算了,为什么,为什么?”

少年为她整理头发的手轻轻顿了下,但也只是很轻微的停顿,甚至除了他自己,谁也不会知道。

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墨宁给他的珍珠塞进女人的手里,温柔地道:“我还不能死,这个,听说能让你高兴,看看,喜欢么?”

粉色的珍珠,上已经混上了他的血迹,一点都不好看了。

但是怀里歇斯底里的女人,却在触碰到珍珠的那一瞬,整个人愣住,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

渐渐的,女人眼底的疯狂被愉悦代替。

她居然笑起来,像个孩子:“我喜欢这个。”

她拿着那颗珍珠,仔细把玩,还嫌弃上面有血,将少年的血擦在他的身上。

眼底渐渐有了快活的神色,她仿佛忘记了刚刚的疯狂,还有她刺伤了亲生儿子的事情。

“这个珍珠好美,连城,你知道吗?你外公就是养珍珠起家的,那时候,我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工人从蚌壳里将珍珠取出来,它们真好看啊,阳光下反射着不同的色彩。不过不如人鱼的眼泪,人鱼眼泪变成的珍珠,有给人快乐的力量。人鱼,我小时候还见过一次呢。”

说完,她握紧那颗珍珠,开心地哼起歌来。

她一高兴,大家都跟着松了口气。

佣人们习以为常地开始收拾屋子。

霍迟这才走过来道:“连城少爷,我们去包扎一下好吗?”

少年,也就是霍连城,闻言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我再陪她一会儿。”

说完,他垂眸听着母亲的歌声,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手,手里正捏着那颗粉色珍珠,难道世上真有奇迹——

“霍迟。”他脸色凝肃,沉声道,“那个叫墨宁的小女孩,你去查下她家,还有她手里这颗珍珠。”

……

晚上八点,顾家。

墨宁有些想尿尿,她哼唧了下,慢慢从床上爬起来。

顾丰田对墨宁还是不错的,她有单独的小房子,甚至比顾飞宇住得还好,房间里有粉色的被子,还有好几个玩偶,墨宁就是从这些毛兔子和毛鸭子里拱出来的。

“伯伯,我想尿尿。”墨宁闭着眼哼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9章 小怪物


忽然。

“给你做媳妇,你疯了?墨宁是个怪物,怎么能给你做媳妇?难道你想让我老顾家绝种,让她给你生出个怪物来?”顾丰田,隐忍的愤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墨宁猛地瞪大了眼睛,她生生地将瞌睡都吓醒了,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伯伯?

是她在做梦?!

“啊,爸,你说什么?你别吓我?墨宁——她怎么可能是怪物?”

“我吓你做什么?墨宁是我在海边捡到的,那天去你姥姥家借钱,但你舅妈一分不肯给,还把我骂出来,我不想活了,想着干脆跳海死了得了,不想在海边见到墨宁。她一直哭,身边落满了珍珠,我就偷偷捡了一颗拿去给人看,人家立刻给了很多钱,所以我又回去将墨宁抱回来。我抱起她的时候,发现她的下半身是条鱼!!”

“哈哈哈,爸,你就算不想让墨宁做我媳妇,也不用拿这种话吓我吧?”

“你不信?不信我给你看照片。”

外面的房间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墨宁仿佛被蛊惑一样,走到伯伯的门前,搭着凳子往里面看,她看到顾丰田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只半人半鱼的怪物,浑身泥泞,被裹在一床肮脏的碎花床单里,那个怪物,分明长着墨宁的脸。

墨宁猛地从椅子上栽下来,发出无声尖叫。

在同顾家村隔着几十公里的城内,古色古香的别墅内,少年被尖叫声惊醒,他起身,好看的眉头迅速蹙起:“白天那个女孩儿?她又怎么了?”

他沉着一张俊脸叫道:“霍迟,我们出去一趟。”

霍迟推门而入,脸上带着惊讶:“现在?”

少年揉了把脸,眼神冰冷:“对,现在!!”

  ……

昨天晚上的时候,墨宁从凳子上栽下来,撞了好大一个包。

当场就晕了过去。

醒来后,她想起了很多事。

原来自己真的是美人鱼。

而且她有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姐姐,大家都很疼她。

她不是只有三岁半,而是已经活了两百年。

不过在人鱼漫长的岁月里,两百年也就相当于人类的三岁幼儿罢了。

人鱼一族一直生活在深海里,日子虽然单调,却过得很幸福。

变故在某一天忽然发生,人类穿着潜水衣冲下来抓住了大家,并将他们送到一个叫研究院的地方。

他们被戴上冰冷的枷锁,被用鞭子抽打,以期得到更多的珍珠,因为人鱼眼泪变成的珍珠真的可以吸收人的悲伤,甚至长期服用能让人容颜不老。

然而人鱼是一种高贵的生物,他们不堪被奴役,开始大量的毫无原因地死亡。

研究院又开始拿他们做研究,想要培育出乖乖听话的新一代人鱼。

实验惨绝人寰,每次池水都会被人鱼的鲜血染红,人鱼凄惨的叫声在研究院里一次次无助响起。

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大家都死了。

大家为了保护墨宁,拼命吸引那些白大褂的注意,然后一个个都死了。

最后轮到墨宁,墨宁被送到一个挂满冰冷医疗器械的房间里,她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不安地在水池里游来游去。

忽然,有人推门而入,那是一张十分漂亮却又莫名冰冷的脸,而且还是熟人。

买她珍珠的那个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10章 看看你的尾巴


霍连城并没有发现她,只是冰冷无比地环顾着四周。

下一刻,他的手指按在墙壁的其中一个按键上,忽然,整个研究院发出尖锐的叫声,一个冰冷的声音不断循环:“自毁装置即将开始执行,请各单位迅速撤离,这不是演习——”

人鱼对噪声有应激反应。

墨宁捂着耳朵,发出一声无人听到的尖叫声,接着,她看到少年因为她的尖叫,痛苦地捂着头,晕倒在地上。

那一瞬间,她读取了少年的记忆和想法。

毁了你们该死的实验,你们竟敢将我妈害成那样,我要你们都去死,一个不留!!

一字字,疯狂而决绝。

墨宁呼吸急促,两只小手捏捏得死死的,不敢相信地睁开双眼。

入目依然是顾家庸俗不堪的摆设,难过却如荆棘爬满心头。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只觉手腕刺痛。

顾丰田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将墨宁的双腿绑在了床上。

  “呜——”

  “别哭了小怪物,我爸以后不会再疼你,哭也白搭。”顾飞宇不在知道何时站在她床头,手里端着一碗牛奶,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伯伯不要她了吗?

墨宁脑子一片空白,如果连伯伯都不喜欢她,那她是不是就没人要了?

墨宁两个小馒头一样的手握在胸口,委屈地瘪嘴,顾飞宇看着她这样,忽然心里有些发痒。

故意将牛奶递给她问:“喝吗,小怪物?”

小怪物!

墨宁撇嘴又想哭,却被顾飞宇塞了一碗牛奶。

牛奶好香。

她一下忘记了哭,哽咽着接过牛奶,咕嘟咕嘟地喝下去,然后打了个奶嗝。

 “还以为你多难过呢,看起来挺开心嘛!哎,你们鱼真的是七秒记忆。”顾飞宇趁着墨宁喝奶,盯着她粉嘟嘟肉乎乎的小短腿,抓心挠肺地想摸两下。

  “你才七秒记忆,顾飞宇,你们班主任说你的脑子是猪脑子,记什么都记不住,七秒记忆都没用。”墨宁愤怒地道,奶音因为哭过微微沙哑。

  顾飞宇被她骂得脸上一红,这死丫头——

“好吧,你随便骂,告诉你,你就要被我爸卖掉了,送到研究院,用水淹,用火烧,抽血,割肉,呵呵呵,你这个怪物,叫你骂我,你活该!!”顾飞宇坏心地吓唬她道。

但没想到,墨宁听了真的如遭雷击一般。

研究院?是梦里那个研究院吗?

不,不要!!

墨宁的脚指头都吓得缩起来。

顾飞宇见她可爱的脚趾动来动去,眼睛一眯,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用两根手指捏起墨宁的脚丫子,抖了抖:“诶,你的尾巴呢?我爸说你不是有尾巴的吗?变给我看下。”

  墨宁飞快缩回自己的脚。

  他再抓,墨宁再缩。

  哗啦,一杯水泼在墨宁的身上。

  墨宁大哭起来:“伯伯,伯伯,顾飞宇又欺负我!”

  “伯伯,我乖乖,你不要把我卖给研究院,哇——”

  她哭得哇哇叫,真的很吵。

  顾飞宇捂住耳朵,一脸无趣:“诶,我就想看看你的尾巴,你哭这么惨干嘛?我还没打你呢,不就是泼点水?”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美人鱼碰到水就会变出鱼尾来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算捂着耳朵,顾飞宇依然觉得墨宁的哭声尖锐,一阵阵地刺痛耳膜,最后只能灰溜溜地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第10章 看看你的尾巴


霍连城并没有发现她,只是冰冷无比地环顾着四周。

下一刻,他的手指按在墙壁的其中一个按键上,忽然,整个研究院发出尖锐的叫声,一个冰冷的声音不断循环:“自毁装置即将开始执行,请各单位迅速撤离,这不是演习——”

人鱼对噪声有应激反应。

墨宁捂着耳朵,发出一声无人听到的尖叫声,接着,她看到少年因为她的尖叫,痛苦地捂着头,晕倒在地上。

那一瞬间,她读取了少年的记忆和想法。

毁了你们该死的实验,你们竟敢将我妈害成那样,我要你们都去死,一个不留!!

一字字,疯狂而决绝。

墨宁呼吸急促,两只小手捏捏得死死的,不敢相信地睁开双眼。

入目依然是顾家庸俗不堪的摆设,难过却如荆棘爬满心头。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只觉手腕刺痛。

顾丰田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将墨宁的双腿绑在了床上。

  “呜——”

  “别哭了小怪物,我爸以后不会再疼你,哭也白搭。”顾飞宇不在知道何时站在她床头,手里端着一碗牛奶,幸灾乐祸地看着她。

  伯伯不要她了吗?

墨宁脑子一片空白,如果连伯伯都不喜欢她,那她是不是就没人要了?

墨宁两个小馒头一样的手握在胸口,委屈地瘪嘴,顾飞宇看着她这样,忽然心里有些发痒。

故意将牛奶递给她问:“喝吗,小怪物?”

小怪物!

墨宁撇嘴又想哭,却被顾飞宇塞了一碗牛奶。

牛奶好香。

她一下忘记了哭,哽咽着接过牛奶,咕嘟咕嘟地喝下去,然后打了个奶嗝。

 “还以为你多难过呢,看起来挺开心嘛!哎,你们鱼真的是七秒记忆。”顾飞宇趁着墨宁喝奶,盯着她粉嘟嘟肉乎乎的小短腿,抓心挠肺地想摸两下。

  “你才七秒记忆,顾飞宇,你们班主任说你的脑子是猪脑子,记什么都记不住,七秒记忆都没用。”墨宁愤怒地道,奶音因为哭过微微沙哑。

  顾飞宇被她骂得脸上一红,这死丫头——

“好吧,你随便骂,告诉你,你就要被我爸卖掉了,送到研究院,用水淹,用火烧,抽血,割肉,呵呵呵,你这个怪物,叫你骂我,你活该!!”顾飞宇坏心地吓唬她道。

但没想到,墨宁听了真的如遭雷击一般。

研究院?是梦里那个研究院吗?

不,不要!!

墨宁的脚指头都吓得缩起来。

顾飞宇见她可爱的脚趾动来动去,眼睛一眯,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用两根手指捏起墨宁的脚丫子,抖了抖:“诶,你的尾巴呢?我爸说你不是有尾巴的吗?变给我看下。”

  墨宁飞快缩回自己的脚。

  他再抓,墨宁再缩。

  哗啦,一杯水泼在墨宁的身上。

  墨宁大哭起来:“伯伯,伯伯,顾飞宇又欺负我!”

  “伯伯,我乖乖,你不要把我卖给研究院,哇——”

  她哭得哇哇叫,真的很吵。

  顾飞宇捂住耳朵,一脸无趣:“诶,我就想看看你的尾巴,你哭这么惨干嘛?我还没打你呢,不就是泼点水?”

  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美人鱼碰到水就会变出鱼尾来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算捂着耳朵,顾飞宇依然觉得墨宁的哭声尖锐,一阵阵地刺痛耳膜,最后只能灰溜溜地跑了。

继续阅读《 霍家的团宠三岁半》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