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欢年,叶远琛(夫人她是玄门大佬)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温欢年
简介:温欢年重生了
驱邪,算卦,画符,无一不精
手撕后妈,脚踩渣爸,顺便算算命,赚赚钱您子女宫发黑,您儿子最近有一劫,这道符能让他逢凶化吉
你眉尖上翘,左眼尖削,右眼细长,平时为人刻薄刚愎自用,坏事没少做,不久将家破人亡
从此,大师之名传遍帝都,无数人登门求算娱乐圈影后:大佬,下一部戏能否爆红,求算!金融巨头:大佬,收购案能否顺利进行,求算!五大世家:大佬,我家祖坟该迁哪里,求算!叶远琛:叶大少一个眼神过去,众人呼啦啦散开,谁敢得罪四九城里呼风唤雨的叶家大少啊
温欢年望着眼前这个浑身冒紫色龙气的叶大少:就你了,我的相公!
角色:温欢年,叶远琛
温欢年,叶远琛(夫人她是玄门大佬)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夫人她是玄门大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玄门大佬重生了


温欢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后脑勺一直在流血,痛得她差点又晕过去。
身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透着焦急:“大小姐,您怎么样?”
温欢年看过去,就见旁边站着个双鬓发白的老大爷,她认出来这是温家的老管家陈爷爷。
“我没事。”她摸了摸后脑勺的伤口,摸到一手血。
陈爷爷吓得脸色发白,立即站起来:“我去拿药,马上给您止血!”
温欢年没有阻拦他,听着他的脚步声走远,她陷入沉思。
她并不是原来的温欢年。
半小时前,原来的温欢年被后妈张小敏用花瓶砸在后脑勺上,当场死亡。
张小敏把原主扔到别墅后院,准备三更半夜把原主埋了。
管家陈爷爷偷偷救了原主,把原主背到自己的住处。
而她重生到了原主身上。
她的名字也叫温欢年,或许是这个原因,她才能和原主的身体融合。
温欢年翻了翻原主的记忆。
发现原主这一生就是个悲剧。
后妈张小敏连同原主的亲生父亲米建设,害死了原主全家,还夺走了原主家的所有财产。
当年米建设苦苦追求原主的母亲,作为上门女婿进入温家。
谁也没想到,米建设狼子野心,进入温家只为了夺取温家的家产。
他先后害死了原主的外公、母亲和双胞胎哥哥,图谋到家产后,又害死原主!
翻看完原主的回忆,温欢年不禁同情原主一家。
“放心吧,我会替你报仇的!”她在心里默念。
既然她现在占用了原主的身体,就不会让原主的家人白白枉死。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意识还残留在身体里,在温欢年默念完这句话后,她心头躁动的情绪渐渐散去,就好像原主真的听到了她的承诺一般。
陈爷爷很快返回来,手上提着一袋子药和纱布,说:“大小姐,我给您止血。”
温欢年目光落在他脸上。
他面相和善,额宽,地阁方圆,眼神清正,一看就是个好人。
在原主的记忆里,陈爷爷是温家的老管家,打小跟在温外公身边做事。
他很疼爱原主,原主也特别信任他。
不过在温外公去世后,陈爷爷就离开了温家,他是看出了米建设的狼子野心,也隐约猜到了原主外公、母亲和哥哥的死因,一直在暗地里保护原主。
温欢年收回视线,笑着说:“不用那么麻烦。”
她掐了个手诀,止住后脑勺的血,再用清洁术将身上的血迹清洗干净。
陈爷爷惊讶地望着她。
她笑着起身:“看,我已经没事了。”
陈爷爷愣在那里,整个人陷入震惊中,半天都没出声。
温欢年说:“这半年家里出了很多事,我承受不住打击,每天都想自杀。有天我跑去山上想悄悄结束自己的命,结果遇到一个老道士,他说我天资聪慧,是修道的好苗子。之后我拜他为师,他教我入道的功法,我学了一些术法,还会算命。”
这当然是她胡诌的,她的确有师父,却并不在这个世界。
陈爷爷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这……这是真的吗?”顿了顿,他又慌张地说,“你可千万别再自杀……”
“不会的,我早就想通了。”温欢年扫过他的脸,微微蹙眉,说,“您前天是不是去医院做了检查,肝脏方面有些问题?”
陈爷爷一愣。
他前天确实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是肝癌晚期,已经无药可治。
这件事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
温欢年的视线转落到他手腕上,他手上有一串檀木念珠,是当年温外公专门去道观求来送给他保平安的。
念珠黯淡无光,透着一股死气沉沉,说明陈爷爷命数将近。
“您把念珠给我。”温欢年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2章 可治绝症


陈爷爷不明所以,但出于对她的尊重,还是照做。
温欢年接过念珠后,对着念珠念了一段口诀,念珠肉眼可见地变得光泽,仿佛被什么神奇的药水彻底洗涤。
陈爷爷再次震住。
温欢年笑着将念珠递回给他,说:“您随时戴着,这东西能温养身体,您的病会慢慢好起来。”
可惜她手里没有朱砂毛笔,要不然再刻上铭文阵法,效果会更佳。
陈爷爷将信将疑地接在手中。
医生说他是肝癌晚期,就算做手术也没有太大效果,让他好吃好喝度过最后的时间。
他已经快七十岁,倒是并不怎么在意生死,可他一直担心原主的安危,自然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点。
陈爷爷低头看向手里的念珠。
他出生乡下,小时候听过很多道士的故事,他还是很信这种事的。
可温欢年是在他眼皮底下长大的,她从前最讲究科学,还说要当物理学家……
她真的拜了老道士为师,学了道法,还会算命吗?
虽然刚刚温欢年用术法止了血,又让念珠变得光泽,可他还是有些怀疑。
他将念珠戴到手上,念珠接触到手腕皮肤的一刹那,他感觉有一股温热的气流从手腕蔓延到肝脏。
因为肝脏损坏非常严重,这段时间他的肝部总是隐隐作痛,戴上念珠后,肝脏的那股揪痛竟然很快消散不见,他感觉浑身暖洋洋的,特别舒服。
……居然真的有效果?!
陈爷爷不敢置信地望着温欢年,满眼震撼。
温欢年笑了笑:“您先戴着,回头我找一块好玉,刻上阵法符文,会更有效果,您的病会好得更快。”
癌症这种东西主要是破坏身体的淋巴和免疫系统,她用术法治疗陈爷爷的病症,虽然无法根治,却能让陈爷爷活得更久。
陈爷爷切实地感受到身体的舒适,一时又激动又感慨。
没想到他家大小姐真的懂道法,而且还这么厉害!
那他就不用担心大小姐被米建设和张小敏那两个小人暗算。
这次原主之所以会死,就是张小敏刻意算计。
在原主家人相继去世后,米建设和张小敏还留着原主,就是为了以她温氏血脉的身份来控制公司。
经过半年的内斗,就在昨天,米建设彻底得到了温氏的股权,稳坐温氏董事长位置,不用再留着原主。
张小敏故意透露原主的母亲和哥哥被她害死的事实,原主年轻气盛,直接上门找她算账。
这正合张小敏的意,她挥退佣人,趁原主不注意,用花瓶砸在原主后脑勺上。
原主当场没命,临死前最大的愿望是让张小敏和米建设得到报应。
陈爷爷离开温家后,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原主,这次知道事情不妙,赶紧跟了过来。
幸好他在温家待了几十年,知道进入温家的小路,因此他把原主带出别墅时,并没有惊动张小敏。
他虽然只是个下人,温外公温外婆却对他很好,给了他很多养老钱,他手中有不少房产和现金。他非常感恩温外公温外婆,在原主的母亲和哥哥离世后,他怕原主遭受米建设和张小敏的毒手,准备把所有钱都给原主,再送原主去国外定居。
原主可是温家唯一的血脉,他必须保住原主的命。
如今温欢年拜了厉害的老道士为师,又有了一身本事,他这下子彻底放下心来。
温欢年知道他忠心耿耿,笑着说:“米建设和张小敏那边,您不用管,我肯定会找他们报仇。”
陈爷爷点点头:“你也要小心。”
米建设和张小敏心狠手辣,他到底还是有些担忧。
温欢年微微一笑:“您放心吧,我不做没把握的事。”
陈爷爷长长地舒了口气。
温欢年扫过他的脸,又开口:“您把您儿子叫回来吧。”
陈爷爷又是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儿子去了哪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3章 这张符关键时刻能救他的命


之前陈爷爷怀疑米建设和张小敏害死了原主的母亲和哥哥,让儿子潜入温氏内部调查。
这件事只有他和儿子知道,温欢年却能直接点出来,可见她的确有几分真本事!
陈爷爷心头更加震动。
“我说啦,我会算命。”温欢年笑了下,说,“我师父很厉害的,我又有天赋,把师父的本事学了九成九。”
陈爷爷:“……”
以前的大小姐性子软绵,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他特别害怕米建设和张小敏会对大小姐下手。
如今大小姐变得这么自信,他忽然间觉得欣慰极了。
温欢年敛了笑,神色变得肃穆:“米建设和张小敏手段阴毒,您儿子留在公司很危险,让他回家吧。”
陈爷爷的表情也变得严肃,点头说:“我会和他联系,让他尽快回来。”
温欢年嗯一声,还想说什么,她手机突然来了一条微信消息,辅导员让她立即回学校。
原主是学霸,成绩很好,考取了国内最好的学校Q大。她喜欢物理,考入Q大工程物理系。这个系特别牛掰,是第一代领导人牵头成立的,直接隶属国家,主攻核技术。
现在刚好开学,据说今天晚上有新生入学晚会,原主大二,被辅导员叫去接待新生。
温欢年看了眼手机,对陈爷爷说:“我得马上去学校,您先回家,咱们回头再联系,我还有很多事要找您帮忙呢。”
陈爷爷笑盈盈点头:“好好好,你快去。”
只要想到大小姐如今一身本事,再也不用害怕被米建设和张小敏那两个心狠手辣的贱人迫害,他就特别高兴,做梦都能笑醒。
温欢年临走前,扯下自己的一根头发,又撕下衣摆一小块布条,将头发包在布条里,折成三角符的形状,递给陈爷爷:“您把这张符给您儿子,随身带着,关键时刻能救他的命。”
陈爷爷脸色一变:“他有危险?”
“您子女宫发黑,说明您儿子最近有一劫,不过问题不大,肯定能够逢凶化吉。”温欢年解释。
陈爷爷放下心来,感叹地说:“小年糕长大了。”
原主的名字是温外公取的,意禹年年欢喜岁岁安康。她有个小名叫小年糕,家里人最喜欢这样叫她。自从原主母亲和哥哥遇害后,就再也没有人这样叫过她。
或许是原主的情绪还残留在身体里,温欢年听见这个小名,鼻子竟然有些发酸。
*
告别陈爷爷后,温欢年马不停蹄赶去学校。
至于米建设和张小敏,她倒是不急着去找他们的麻烦。
原主一家被米建设和张小敏害死,三条人命,她怎么能这么轻易就让他们死了呢,当然得让他们尝尽人世间所有的痛苦,让他们生不如死,最后才让他们魂飞魄散。
她不知道的是,张小敏也在谈论她。
“你女儿已经死透了,晚上咱们把她埋了。”张小敏倒了杯红酒,准备和米建设庆祝。
她最讨厌温家人,米建设为了温家的财产做上门女婿,而她做了米建设二十多年的地下情人,早就想把温家人弄死。
如今得偿所愿,她几乎想放鞭炮庆祝。
米建设也很高兴,一点也不觉得张小敏弄死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对。实际上,这个主意还是他和张小敏一起商量的。
他接过红酒,点头说:“要是有人问起她的行踪,咱们就说她去国外留学了,到时候找个人用她的身份证办出入境证明,保证万无一失。”
张小敏嗯一声,凑过去抱住他的腰:“咱们终于能扬眉吐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4章 渣爹后妈来了


米建设揽住她的腰,大笑:“是啊,这二十多年我忍气吞声,现在终于能挺直腰板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做上门女婿被很多人看不起,连两个孩子都跟温家姓,他感觉特别丢人。这么多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弄死温家人,怎么夺取温家的财产。
现在温氏公司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成了温氏的董事长,这让他心情特别舒畅!
可实际情况是,温外公对他并不薄,很久以前就把公司交给他打理,从来没有看轻他,也很信任他。更何况当初是他主动追求温母,做上门女婿也是他和张小敏商量过后的主意,因为他俩看中了温家的财产。
结果到头来他又恨温家,真的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以后温家就是我和你的。”米建设含情脉脉地对张小敏说。
张小敏娇滴滴地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明明她已经四十多岁,撒起娇来却像个清纯又魅惑的少女,而米建设最吃她这一套,要不然也不会二十多年都被她吃得死死的。
米建设经常在背地里骂温母是条死鱼,转头就和张小敏翻云覆雨。
两人正温存着,佣人来禀报,说是大小姐的尸体不见了。
张小敏一下子站起来,尖声叫道:“怎么回事?!”
米建设也急了:“去查监控!”
监控里显示陈爷爷通过别墅外的小路进入后院,把温欢年背走了。
张小敏眼神阴鸷:“老不死,我就知道他会坏事!”
半年前陈爷爷要辞工,张小敏就不同意,想悄悄弄死陈爷爷,米建设怕节外生枝,这才放过他。
如今看来,就不该放那老不死回去,应该直接把他弄死。
张小敏握紧拳头,满脸阴森:“要是那老不死报警,事情就麻烦了。”
米建设安慰她:“不怕,我是温欢年的亲生父亲,别人肯定不会相信我会害死自己的女儿,到时候咱们把罪名安在陈老头身上就行。”
都说虎毒不食子,外人确实很难想象亲生父亲弄死女儿。
张小敏嘴角勾起阴毒的笑:“行,就让那老不死去坐牢好了!”
米建设冷笑:“陈老头还把儿子安插在公司,我早就想除掉他儿子,就让他们父子俩去地底下陪温家人吧!”
他叫来保镖,让保镖立刻去抓陈爷爷父子俩,抓来之后,他有一百种手段将他们折磨致死!
“来,咱们喝酒。”米建设将红酒杯递给张小敏。
张小敏还是不太爽:“你说你女儿现在是死是活?”
她当时用花瓶狠狠砸了原主后脑勺三下,应该是死透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点不安。
早知道她白天就把人埋了!
米建设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抚:“就算她活着,我也能让她再死一次!她要是不死,公司里那些老家伙都得站在她那边!温家的财产是我和你的,凭什么给她!”
他眼底迸射出恶毒的光,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亲手杀死亲生女儿有多残忍,反而洋洋得意。
张小敏这才松口气:“对,必须让她死!”
还有陈老头那个老不死的,也得跟着陪葬!
两人享受着美酒鲜花,快活地滚在一起。
张小敏看了眼墙上温母和米建设的结婚照,露出了挑衅又嚣张的笑。
结婚照是她要求留下的,她就是要让温母眼睁睁地看着她和米建设恩爱,让温母死不瞑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5章 浑身冒龙气的男人


陈爷爷那边遇到了危机,温欢年则在学校忙了两天,终于忙完新生报道。
这天傍晚,她背着书包走出教学楼,准备去校门口坐公交回家。
从教学楼到校门口要走一段很长的路,温欢年抄小路经过网球场,那里只开放给教职工,平常人很少。
林荫道很安静,只有一辆黑车越野车停在路边,不知道是在等人,还是车子抛锚了。
温欢年随意看了眼,就发现这辆车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黑气。
她脚步一转,走过去。
驾驶座上的顾一珏看见一个漂亮的长发女孩走过来,笑着说:“琛哥,快看,有美女过来了。”
叶远琛在副驾驶座闭目养神,被顾一珏吵醒,他睁开眸子,看向前方。
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女孩,皮肤很白,五官漂亮清纯,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身段也很好,穿着简单的白T和修身牛仔裤,包裹着一双长腿,叫人挪不开目光。
“是个极品。”顾一珏点评。
叶远琛没搭理他,视线一直落在女孩身上。
温欢知道车里的人在看她,却一点也不慌张,不疾不徐地走到车子边,敲响驾驶座的窗户。
顾一珏放下车窗,笑眯眯地看她:“美女,有事吗?”
温欢年扯了一根头发丝,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白纸,裹着头发丝叠成三角符,递过去说:“拿着,不要丢,半小时后能救你们一命。”
顾一珏:“???”
送符纸……这是什么骚操作?
用头发丝做符纸……认真的吗?
还有,半小时后能救他们一命,又是什么意思?
温欢年并没有解释,正准备走,转眸瞧见副驾驶座上的叶远琛,不由怔了怔。
这个男人太帅了,电视上有不少影帝和当红小生都很帅,却都比不过眼前这男人,简直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但温欢年注意的并不是男人的帅气,而是对方身上散发的龙气。
龙气,是王侯将相的象征。
这个男人的来头一定很大。
更值得她探究的是,男人的面相她竟然有些看不透,就好像被龙气层层阻挡着。
她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景。
沉默几秒后,温欢年的视线转回顾一珏身上,说:“你旁边的人很厉害,今天这一劫不会太严重,不过最好还是带着我的符纸。”
他们的车子浑身冒黑气,但车里有个冒龙气的男人,就算没有她的符纸,也不会出人命,顶多受点伤。
叶远琛:“……”
顾一珏:“……美女,你是神棍吗?”
温欢年淡淡地看他一眼,背着书包走了。
顾一珏脑袋探出窗外,望着她走远,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琛哥,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这美女怎么回事,她不是来搭讪的吗?她为什么要给我们符纸?符纸哎!她是女道士吗?!”
这辆车是国外专门定制,价值上亿。就算有人不知车子的价值,可红色的车牌总归能让人看出点什么。有时候他们把车子停在路边,就有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过来搭讪。
结果呢,刚刚这位美女,给了张符纸就走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6章 符纸救三条命


“……漂亮是漂亮,可惜是个神棍。”顾一珏嘀咕。
叶远琛没吭声,从后视镜里望着温欢年离开的方向,眸色幽深。
顾一珏很快就对神棍美女没了兴致,低头看了眼手表,说:“怎么还没来。”
他们在等另一个发小陆明。
陆明来给女友送东西,他和琛哥没事,就陪着来了。
Q大很有学术气息,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权贵后代,他非常乐意感受学术气氛……才怪……他和琛哥就是被陆明拽来的!
十分钟后,陆明回来了。
顾一珏见他一个人,奇怪地问:“你女朋友呢?”
“她们学院今天有事,她是系里学生会主席,得去帮忙。”陆明说。
顾一珏:“哦,那咱们走了。”
他启动车子,朝校门口开去。
打方向盘的时候,顾一珏不经意扫过被他扔在车头的符纸,忍不住嘀咕:“琛哥,你说刚刚那美女怎么回事啊,年纪轻轻的,却神神叨叨。”
陆明坐在后面,随口问:“什么美女?”
顾一珏就把刚刚的事说了。
陆明听完,笑着说:“不会是个骗子吧?”
“她没要钱。”顾一珏说。
陆明:“……”
顾一珏:“你也觉得她很神,对吧?”
没等陆明应声,一直沉默的叶远琛淡淡开口:“开你的车。”
顾一珏连忙做了个给嘴巴上拉链的动作,专心开车。
车子驶出学校,一路往淘沙会所开去。
淘沙是叶远琛的私产,十六岁那年投建,如今已是帝都最高端最热闹的娱乐场所。叶远琛给几个发小留了长包房,没事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去那里休息。
“嘿,我还是觉得那个女孩子有点神。”顾一珏憋不住话。
陆明笑着瞅他:“我看你就是想看漂亮美女吧?待会儿去淘沙,叫几个小姐姐陪你……”
话还没说完,就听顾一珏喊了一声:“卧槽!”
此时他们正在等红灯,左前方一辆面包车大约是方向盘失灵,突然朝他们的车子冲过来。
顾一珏都傻了。
这个时候是下班高峰期,后边全是车,根本没法挪动车子躲开。
眼看面包车要撞过来,顾一珏只能喊:“琛哥你先下车!”
可惜来不及了,他话音刚落,面包车就撞了上来。
一阵剧烈的震动,顾一珏只感觉浑身好像在发热。
过了大约五秒,他睁开眼,就看到车头被撞坏,安全气囊也已经打开,对面的面包车司机晕倒在驾驶座上,脑袋和手臂都在流血。
可是,顾一珏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有伤。
他又朝叶远琛看过去,发觉叶远琛也是毫发无损。
顾一珏感觉很古怪,问后座的陆明:“你怎么样?”
陆明:“我没事,刚刚我还以为咱们三个要交待在这里呢……对了,我刚才浑身在发热,你们有这种感觉吗?”
顾一珏立即说:“我也是!好像有一股暖风包裹着我!”
两人都很惊讶,同时朝叶远琛看过去。
叶远琛紧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在告诉他们,他也是一样感觉有热气。
“这也太古怪了吧。”顾一珏嘟囔。
叶远琛突然用下巴指了指车头:“符纸变成了灰迹。”
顾一珏愣住,朝车头看过去,放符纸的地方果然只剩下一堆黑色灰迹。
他瞪大了眼睛:“……这可真神了!”
那美女给他符纸时,说半小时后能救他们一命……
顾一珏看手表,刚好半小时!
叶远琛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眸色越发幽沉。
“……琛哥,我觉得我们遇到高人了。”顾一珏吞了吞口水,说。
叶远琛垂眸瞧着车头那堆灰迹,神色微淡,不知在想些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7章 丢了一魂一魄


车祸过后,车子送去专厂修理,叶远琛等人则来了淘沙。
一行人坐在淘沙会所最顶层的包房里,顾一珏仍然心有余悸,压低声音对叶远琛说:“老大,我已经叫人审讯过面包车司机,今天这场车祸是意外。”
换句话说,刚刚那位美女是真的算出他们今天有一劫,还用符纸救了他们的命!
叶远琛站在落地窗边,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如墨的眸子沉静如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见他不做声,其余人也不敢吭气。
包房里一共五个人,都是叶远琛的发小,除了顾一珏和陆明外,还有曾家和沈家的少爷,都是帝都五大世家之后。
而叶家为帝都五大世家之首,叶远琛自然也是这群发小里的老大。
“去查。”叶远琛终于开口。
顾一珏清楚老大是让他去查美女神棍的信息,立即应道:“明白!”
那位美女应该是Q大的学生,他有个堂叔是Q大副校长,非常容易查到。
顾一珏去旁边打了个电话,回来时说:“搞定,明天就有消息。”
叶远琛淡淡嗯一声。
陆明问:“老大,要不要请会慧远大师出面?”
慧远大师是帝都云觉寺的主持,也是国内宗教协会的会长,和五大世家的关系很好。
盛世佛,乱世道。
现在正是河清海晏的盛世,道士已经很少见了,更何况还是这么厉害的美女道士,年纪还那么小。
如果由宗教协会会长出面查那女孩子的信息,也许会更快。
叶远琛却说:“不用。”
一个小道士而已,还用不着惊动慧远大师。
只是回想起那个女孩子用一双清澈的眼睛打量自己的神情,叶远琛心头没来由跳动了一下。
他忽然很想知道,对方当时看自己时,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稀有品?
顾一珏突然想起什么,说:“对了老大,你奶奶的病……要不要请美女道士去看看?”
叶远琛的奶奶一个月前突然暴瘦,半夜三更经常梦游,请了无数医学专家也没有找到原因,又请了许多大师也是束手无措。
后来是慧远大师亲自给叶奶奶察看过情况,说叶奶奶丢了一魂一魄,他给叶奶奶念了一夜佛经,终于把叶奶奶的魂魄找了回来,可叶奶奶却陷入了昏迷,慧远大师也无法让她醒过来。
若是那个美女道士真有几分本事,或许可以找她试试。
叶远琛垂下眸子,说:“先看看她的来历。”
*
温欢年并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她离开学校后,先去葬送用品一条街买了朱砂和毛笔。
画符需要这两样东西,毕竟她不可能每次都扯自己的头发做符,她也是个爱美的女生,头发的数量非常重要!
买好朱砂和毛笔,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她坐在路边椅子上画了九张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重生的缘故,她精神力还很脆弱,画一张符就要消耗一定的精神力。
她靠在椅子上休息了半小时,这才起身准备坐公交回家,只是刚走两步,她忽然意识到什么,暗道一声:“糟了!”
她跑去路边,打了个车。
“去中山路!”她对司机说。
陈爷爷家就在中山路,她算到陈家出了事,必须尽快赶过去。
明明是傍晚下班高峰期,路上应该很堵,但车子居然畅通无阻,且一路都是绿灯。
司机暗暗嘀咕:“好奇怪,以前这条路经常堵车的。”
温欢年并没有解释,继续驱动两张符纸,在心里默念着口诀,加快车子速度。
抵达地点后,她扔了一百块钱给司机,就直奔陈爷爷家。
米建设派来的保镖正好砸开陈爷爷家的大门,冲进去抓住陈爷爷的小孙子往外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8章 一团团黑气进入阵法


一共五个保镖,温欢年扬手挥出去五道符纸,分别打在保镖眉心,保镖立马被定住。
本来因为孙子被抱走,陈爷爷差点怒急攻心,这会儿见温欢年到来,他彻底松了口气。
陈家其他人却有些发愣,他们从前也在温家做事,当然认识温欢年。可温欢年一出手就让保镖定身,仿佛电视剧里的场景,他们从来不知道温欢年有这本事,一时都怔在那里。
最后还是陈奶奶最先反应过来,冲过去抱住小孙子,一个劲向温欢年道谢。
温欢年摇头,面带歉意地说:“是我来晚了。”
她算到陈爷爷的儿子有一劫,给了符纸躲避祸事,却忘了因为这道符纸而改了陈家的气运,导致陈家被米建设盯上。
幸好她来得不算太迟!
陈爷爷激动地说:“怎么会,多亏了你,要不然昨天我儿子就没命了,今天我们一家也躲不掉!”
他儿子昨天上午去公司离职,开车回家时被米建设的手下追赶,差点出车祸,是温欢年给的符纸救了他儿子一命。
正因为如此,他越发相信温欢年的本事,对温欢年也越发感激和忠心。
温欢年扫过陈爷爷的面相,刚刚陈爷爷的命宫布满黑气,很显然如果她晚来一步,米建设就会直接让陈爷爷没命……
米建设可真恶毒,居然还想害死陈爷爷一家!
她一挥手,让保镖恢复行动,说:“回去告诉米建设,让他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那些保镖中了符纸,神智不清,稀里糊涂地转身走了。
眼睁睁地看着保镖像僵尸一样离去,除了知道温欢年本事的陈爷爷外,其余人都是一脸震惊。
温欢年和陈爷爷商量:“您带着家人搬去溪水苑,继续做我的管家,行吗?”
溪水苑是温外公留给原主的别墅,温外公给原主留了很多财产,可惜她性子软,在温家人相继离世后,她手里的财产几乎被米建设全部骗走,只剩下溪水苑那套别墅。
陈爷爷想也没想就说:“当然好!我马上收拾东西!”
他本来就不放心温欢年一个人住,担心没人照顾温欢年,现在温欢年请他去当管家,他求之不得。
温欢年笑着点头,又看向陈爷爷的儿子陈光荣:“陈叔叔,辛苦你了。”
陈光荣额头高耸宽广,天仓开阔,是大富大贵的面相。
他打小聪明,毕业于Q大。如果他不想管温家这堆破事,完全可以带着陈爷爷和家人远走高飞。但他很感激温外公当年对陈家的照顾,冒着危险去温氏搜集米建设的罪证。
原本他和陈爷爷一样,不久后会丧命于被米建设和张小敏之手。
但现在温欢年来了,当然会替原主护他们周全。
而且陈光荣那么聪明,她以后的事都可以交给陈光荣打理。
陈光荣笑着说:“大小姐不用客气,都是我该做的……昨天的事还要谢谢您。”
昨天陈爷爷塞给他一张符纸,保住了他的命,虽然陈爷爷什么也没解释,可他是个聪明人,自然猜得到是温欢年救了他。
温欢年摆手:“不用那么生疏,以后叫我小年或者小年糕吧。”
陈爷爷一家忠心耿耿,原主又信任他们,她也会把他们当成亲人。
……
两个小时后,陈爷爷一家跟着温欢年回到溪水苑。
趁陈爷爷他们忙着安顿,温欢年悄悄出门,去了温家别墅。
米建设和张小敏那么恶毒,她怎么能让他们好过呢。
她来到温家别墅,悄无声息地进入院子。
当年温外公修建这幢别墅时,请了大师做风水,在大门左侧做了聚财阵,聚拢来自四面八方的财气和运气。
温欢年用符纸打入阵法,改掉阵法的布局。
下一秒,金色的财气在黑夜里一点点散去,接着一团团黑气进入阵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9章 开张算命捉拿人贩子


别墅里,张小敏并不知道温欢年抽走了她和米建设的财运,又将霉运注入阵法,接下来她和米建设会一直倒霉。
她得知派去捉拿陈爷爷一家的保镖被温欢年赶走,气得砸了心爱的古董茶杯:“那贱丫头怎么还活着!”
米建设也很惊讶,皱眉说:“保镖当时中了符纸,说她很邪乎……”
张小敏整张脸扭曲着,怒气正浓。
“我认识一个道士,明天我就去请他帮忙!不管那丫头是人是鬼,我都会请大师收了她!”米建设连忙揽住她肩膀,低声安抚她。
张小敏眼里闪过恶毒的光:“嗯,一定不能让她活着!”
*
温欢年才不管米建设和张小敏在计划什么,她压根就没把那两个小人放在眼里。现在学校已经正式上课,她在忙着课业。
原主主攻核技术,每门功课都很复杂,那些数字符号让她头昏脑涨。
幸好她有原主的记忆,才不至于落后太多。
除了学习外,每到周末,她还会去公园摆摊算命——原主手里的钱基本都被米建设骗走了,她总不可能动用陈爷爷的养老钱,得努力挣钱养家糊口。
这天周末,阳光明媚,她掐指一算,是个来财的好日子,于是收拾书包去了公园。
公园一角已经有三个老头在摆摊。
温欢年把牌子往面前一放,盘腿一坐,只等着今天的财神到来。
一个年轻女孩子混在三个胡须发白的老头中间,实在太过惹眼,路过的大爷大妈们频频看她,觉得特别稀奇。
旁边的算命先生于老头面露讥诮:“小姑娘家家的,跑出来骗人,真没家教。”
温欢年没搭理他,自顾自地拿出笅杯竹卦和铜钱摆在地上,竹卦是她自己亲手做的,铜钱是在送葬品店买的。
其实她看面相就能算命,但为了让大家更信服,她刻意做了个样子。
这时有好奇的大妈大爷围上来,看到她面前牌子上的字,都在咂舌:“一卦要这么多钱?!”
牌子上写了两行字——
算卦:
6666元,8888元,任选其一。
于老头也看到了价格,啧啧出声:“我算卦也就五十块钱,你却要几千块,这是抢劫呢!”
温欢年微微地笑:“我有真本事。”
这是在内涵于老头只有假本事,于老头气得青筋暴起。
温欢年不再出声,耐心地等待第一笔生意。
周围的人对着她指指点点,她也毫不在意。
过了大约五分钟,一个老婆婆跌跌撞撞地跑过来,神色慌张地拉住路边的行人,不停地问:“你们看见我孙女了吗?大概五岁的样子,扎着两个小辫,穿着鹅黄色的小黄人T恤和白色半身裙……”
其他人纷纷摇头。
只有温欢年举手,说:“我看见了。”
这就是今天的财神爷,她得好好接待。
老婆婆仿佛抓住救命稻草,立即扑到摊位前,抓住她的手腕:“你真的看见了吗?她在哪里?麻烦告诉我好不好?”
她披头散发,说话间还带着哭腔,可见是真的很着急。
温欢年扫过她的脸,说:“不要急,你孙女没事。”
她低头摆开三个铜钱,又念了段口诀。
这倒不是做样子,她虽然早已知道老婆婆孙女的下落,刚刚那段口诀,却是为了绊住人贩子。
“你儿子儿媳正在公园北门找人吧?”温欢年说,“北门有一间公厕,你现在立刻打电话给你儿子儿媳,让你儿媳进女厕,你孙女和人贩子就在里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10章 大师您可真是神算!


老婆婆有些迟疑,她刚刚是病急乱投医,把温欢年当成救命稻草,可现在看清楚了温欢年的样貌,实在是太年轻太漂亮了,压根不像算命大师,她不知道该不该信。
不过对上温欢年漆黑的眼睛,她莫名产生了信任,更何况她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好好好,我这就打电话。”她拨了号码,让她儿子儿媳去北门公厕找人。
此时温欢年和老婆婆身边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大爷大妈。
老婆婆丢了孙女,刚刚一路找人,公园里已经传遍了这件事,这会儿见温欢年算出老婆婆孙女的下落,大家既觉得惊奇,又有些将信将疑,都在等待消息。
旁边的于老头小声嘀咕:“能找到才怪!这么多人盯着呢,我看你待会儿怎么收场!”
温欢年听见了,却没有搭理他。
过了大约五分钟,老婆婆接到儿子电话。
“真的?我孙女找到了?!”老婆婆一时间高兴得直抹眼泪。
围观群众一听,顿时一片哗然。
孩子竟然真的找到了……
所以,眼前这个年轻女孩子真的是大师?!
老婆婆挂了电话,双手颤抖着拉住温欢年,抽噎着说:“谢谢……谢谢……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孙女跟着她去买棉花糖,她付完钱,一转头却不见孙女,当时她就吓傻了。
如果孙女出事,再也找不回来,她如何面对儿子儿媳。
况且她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孙女从两岁起就由她带着,是她的命根子。
“我儿子说,我孙女就是在公厕里找到的。”老婆婆泪眼朦胧,一个劲向温欢年道谢,“您可真是神算,如果不是您,我孙女可能已经被人贩子带走了。”
温欢年笑了笑:“您面相和善,平日里又喜欢做善事,这是您的福报。都说善有善报,这是老天爷给您的奖励。”
老婆婆有些不好意思地抹掉眼泪,真心笑了起来。
她的确是个热心肠,邻居有什么事她都愿意帮忙,陌生人遇到困难她也会伸出援手,她甚至还用自己的退休金资助了几个贫困山区的孩子上学。
虽然也曾遇到过骗子,也曾被人讹诈过,可她从未放弃过帮助人。
她的老公,她的儿子儿媳也都是热心肠,且他儿子做了很多慈善,每年捐款上千万。
没想到他们的善心竟然还能换来这等福报。
老婆婆又激动又感慨:“以后我会继续做善事。”
周围的人一听,都在暗暗思索,看来还是得做个好人,积累福报。
“我儿子说,如果晚去一步,人贩子就会把我孙女带去火车站,半个小时后人贩子就会坐上火车把我孙女带去西南边境,再转卖到国外去。”老婆婆激动地拉着温欢年的手,说,“大师,这次真的多亏了您!谢谢您!”
公园旁边就是火车站,人贩子是看准了方便逃走这一点,才会在公园里下手。
温欢年微微一笑,说:“我刚刚摆弄铜钱,施了个小小的术法,故意绊住人贩子。”
老婆婆一听,就更激动了:“难怪刚刚我跟我儿子通话的时候,听见人贩子在那边大叫,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就往厕所里跑了……”
哗——
这下子围观的大爷大妈们更沸腾了,也更加热切地盯住温欢年。
“太神奇了,大师您可真是神算!”
“别看大师年纪小,人家可是有真本事的!”
“大师,您快帮我算算家里的情况……”
旁边的于老头见状,黑着脸悄悄地挤到了人群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第10章 大师您可真是神算!


老婆婆有些迟疑,她刚刚是病急乱投医,把温欢年当成救命稻草,可现在看清楚了温欢年的样貌,实在是太年轻太漂亮了,压根不像算命大师,她不知道该不该信。
不过对上温欢年漆黑的眼睛,她莫名产生了信任,更何况她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好好好,我这就打电话。”她拨了号码,让她儿子儿媳去北门公厕找人。
此时温欢年和老婆婆身边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大爷大妈。
老婆婆丢了孙女,刚刚一路找人,公园里已经传遍了这件事,这会儿见温欢年算出老婆婆孙女的下落,大家既觉得惊奇,又有些将信将疑,都在等待消息。
旁边的于老头小声嘀咕:“能找到才怪!这么多人盯着呢,我看你待会儿怎么收场!”
温欢年听见了,却没有搭理他。
过了大约五分钟,老婆婆接到儿子电话。
“真的?我孙女找到了?!”老婆婆一时间高兴得直抹眼泪。
围观群众一听,顿时一片哗然。
孩子竟然真的找到了……
所以,眼前这个年轻女孩子真的是大师?!
老婆婆挂了电话,双手颤抖着拉住温欢年,抽噎着说:“谢谢……谢谢……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孙女跟着她去买棉花糖,她付完钱,一转头却不见孙女,当时她就吓傻了。
如果孙女出事,再也找不回来,她如何面对儿子儿媳。
况且她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孙女从两岁起就由她带着,是她的命根子。
“我儿子说,我孙女就是在公厕里找到的。”老婆婆泪眼朦胧,一个劲向温欢年道谢,“您可真是神算,如果不是您,我孙女可能已经被人贩子带走了。”
温欢年笑了笑:“您面相和善,平日里又喜欢做善事,这是您的福报。都说善有善报,这是老天爷给您的奖励。”
老婆婆有些不好意思地抹掉眼泪,真心笑了起来。
她的确是个热心肠,邻居有什么事她都愿意帮忙,陌生人遇到困难她也会伸出援手,她甚至还用自己的退休金资助了几个贫困山区的孩子上学。
虽然也曾遇到过骗子,也曾被人讹诈过,可她从未放弃过帮助人。
她的老公,她的儿子儿媳也都是热心肠,且他儿子做了很多慈善,每年捐款上千万。
没想到他们的善心竟然还能换来这等福报。
老婆婆又激动又感慨:“以后我会继续做善事。”
周围的人一听,都在暗暗思索,看来还是得做个好人,积累福报。
“我儿子说,如果晚去一步,人贩子就会把我孙女带去火车站,半个小时后人贩子就会坐上火车把我孙女带去西南边境,再转卖到国外去。”老婆婆激动地拉着温欢年的手,说,“大师,这次真的多亏了您!谢谢您!”
公园旁边就是火车站,人贩子是看准了方便逃走这一点,才会在公园里下手。
温欢年微微一笑,说:“我刚刚摆弄铜钱,施了个小小的术法,故意绊住人贩子。”
老婆婆一听,就更激动了:“难怪刚刚我跟我儿子通话的时候,听见人贩子在那边大叫,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就往厕所里跑了……”
哗——
这下子围观的大爷大妈们更沸腾了,也更加热切地盯住温欢年。
“太神奇了,大师您可真是神算!”
“别看大师年纪小,人家可是有真本事的!”
“大师,您快帮我算算家里的情况……”
旁边的于老头见状,黑着脸悄悄地挤到了人群外。
继续阅读《夫人她是玄门大佬》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