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初晨,夜君昊(重生之名门厚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名门厚爱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慕初晨
简介:重生前,她眼瞎心盲,才会在继母的支持下,抛夫弃子跟初恋情人私奔,最后落得客死他乡的下场
重来一世,她眼不瞎心不盲,揭穿继母的阴谋,远离初恋情人,抱紧财大气粗,又酷酷的老公大腿,甜甜地笑:老公,我要给你生二胎

角色:慕初晨,夜君昊
慕初晨,夜君昊(重生之名门厚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名门厚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


“一百万,把她的遗体还给我,从此以后,她和你再无瓜葛。”
“夜总就是爽快,一点也不记恨这女人为了我,抛弃了你们父子,让你们被众人嘲笑。”
“滚!拿着钱从锦城消失,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男人的嗓音里带着压抑的恨意。
……
“不!!!”
不能把钱给江森那个人渣,她欺骗了自己的真情、存款,到最后还用她的尸体找夜君昊骗钱,这样的男人,怎么不去死!
慕初晨一声哀嚎,从绝望中猛地睁开双眼,就发现自己还在呜咽。
周围是熟悉而陌生的布局。
她下意识地抹了一把眼泪。
抬起手,就看见一个碧绿通透的手镯,完完整整地带在自己手腕上。
她一愣。
这个镯子……不是早就被江森拿去卖掉了吗?
慕初晨坐在床上,盯着屋内的装修,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道软软糯糯的童音。
“爸比,妈咪为什么要往河里跳?”
“妈咪不小心而已。”
“那妈咪还会醒过来吗?”
“……”
慕慕?
听着孩子的声音,慕初晨越来越清醒。
这对话,不是她听信继母的话,为了逼夜君昊离婚,故意跳河后发生的嘛?
当年继母一直鼓励支持她追寻真爱,她为了和真爱江森私奔,把夜家和君家闹的鸡飞狗跳(夜君昊随母姓),最后一次跳河之后,就是这副场景,然后夜君昊同意和她离婚,带着孩子搬出了别墅,从此和她再无往来。
可是,到最后,是他帮她收了尸,埋了骨,每逢忌日都会默默地在她坟前放上一束花,然后一坐就是一整天。
明明连她的亲生父亲都不来看这个丢人的女儿,他却风雨无阻……
慕初晨的心疼得难受,似是求证,下一秒,她霍地起身,光着脚跑出了房间。
拉开房门,夜君昊正抱着儿子夜慕从对面走过来。
夫妻俩的房间是以楼梯为分界线,一左一右。
看到夜君昊的那一刻,慕初晨便想起了自己死后的事情,泪水顿时涌出了眼眶。
“你醒了?”
夜君昊也看到了初晨,本想抱着儿子就这样下楼的时候,还是顿了顿,蹙着剑眉看向她。
“君昊……”
慕初晨激动地奔向男人,想抱住她,却被男人躲了过去。
夜慕更是紧紧地搂着夜君昊的脖子,乌黑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慕初晨看,唇瓣抿得紧紧的,愣是没有开口叫一声妈。
妈妈不喜欢他。
他也不喜欢妈妈。
他喜欢爸爸,爸爸对他最好了。
死前的悔恨,让慕初晨在这一刻情绪彻底崩溃,泪珠就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往外滚。
夜君昊眉头锁得更紧了。
“慕初晨,你又想使什么幺蛾子?”
夜君昊冷冰冰的质问,就像一记铁锺狠狠地砸在慕初晨的身上,痛得她连连摇头,含泪自辩:“君昊,我,我没有。”
“那你在哭什么?”
“我,我就是看到你想哭。”
“……想说我欺负你吧?慕初晨,虽然我爱你,可是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他的冷漠让慕初晨心如刀绞。
“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
“君昊,我真的不是在闹。”
夜君昊一怔,抱着儿子站在原地,眼神冰冷地剜着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2章 悔过


“我错了,我们好好过日子行不行。”
夜君昊抱着儿子的手一紧。
“对不起,以前是我太任性了,再也不会了。”
慕初晨含着泪道歉。
她欠夜君昊一声对不起。
他对她那样包容,不管她闯多大的祸,他都帮她收拾残局,不管她想要什么东西,他都会想办法弄来给她。
她呢?
背叛他,跟着江森一走了之。
道歉,都不足以让夜君昊原谅她。
夜君昊冷冰冰的脸上总算有了点表情,是意外。
“为什么?”
他低沉地问道。
昨天跳河还那么决绝,今天一醒来,大清早的,见到他,她就哭,哭得像死了爹妈似的。
然后,向他道歉。
不像往常那样离他远远的,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他,活像他带着病毒,接近他就会被毒死一样
“我,我觉得我对不起你。”慕初晨有点心虚地别开脸,不敢迎着夜君昊那锐利得似是能看穿她的视线。
夜君昊见她心虚地别开脸,扯了扯嘴皮子,扯出来的却是一抹冷笑。
然后,他什么都不再说,抱着儿子从她的身边走过,径直下楼去了。
“君昊……”
慕初晨转身又叫了他一声。
夜君昊仅是扭头看了她两眼,并没有为她停留。
慕初晨的心在颤抖,可是她不怪夜君昊,该怪的是她自己。
一切都是她的错。
是她眼瞎心盲。
继母哪是为她好,是想她离开夜君昊,好让她的继妹取而代之。
站在楼梯口好一会儿,慕初晨回到自己的房里。
总之,这辈子,她是宁死都不会再离开丈夫和儿子的。
想清楚后,慕初晨当即对镜梳妆,又换过了衣服,然后匆匆下楼,想抢在夜君昊带子出门前,能与丈夫儿子相处。
夜慕从出生开始几乎都是夜君昊在照顾。
如今,夜慕两岁多了。
夜君昊打算在儿子三岁时送幼儿园,那样他便能轻松一点。
从头到尾,他都不敢指望妻子能搭把手帮忙照顾他们的儿子。
夜慕虽是慕初晨亲生的,但她不配当妈妈,从怀孕开始,就各种折腾,故意从楼梯上滚下来,故意用腹部撞到重物,想流掉孩子。
如果不是他请了人二十四个小时守着她,夜慕根本没有办法出生。
夜慕出生后,怕慕初晨会掐死儿子,夜君昊都不敢让慕初晨接触孩子。
慕初晨对儿子的冷漠,连陌生人都不如。
夜慕摔例了,她不会去扶,还会大声吼骂儿子,吓得小家伙哭得更厉害,有时候还会嫌儿子哭闹吵人,拎起儿子就锁进一间房里,美其名曰:关小黑屋!
最让夜君昊不能接受的,是有一次儿子在游泳池旁边玩水,掉进池里面了,初晨就在不远处玩手机,幸好他发现得及时,夜慕被他捞起来时,吓得不轻,也呛了好几口水。
从那之后,屋里屋外的游泳池都不允许再有水,生生浪费了两个游泳池。
有这样喜欢作妖又狠毒的亲妈,夜君昊哪敢让慕初晨照顾儿子?
也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后,夜君昊上班都带着儿子回公司,可以说夜慕是在夜君昊的办公室里长大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3章 冷漠


楼下。
夜君昊正在喂着儿子吃早餐。
小家伙可能是被妈妈的怪异吓得不轻,没什么胃口,夜君昊担心他不舒服,摸了摸他的额,并没有发烧。
“慕慕,来,吃粥,吃完粥,我们就要出门了,爸爸上午要连开两场会议。”
冷漠不多话的夜君昊对上儿子时,他一点都不吝啬开口。
夜慕用小手推开了匙,摇着小脑袋,“我不想吃。”
站在一旁等着侍候的佣人张姨关心地问:“先生,小少爷是不是不舒服?”
夜君昊和慕初晨并没有住在夜家大宅,那是因为慕初晨得罪了整个夜氏家族的人,在老宅那边,没有人理睬慕初晨,越是没有人搭理她,她越是闹腾。
为了还家人安静,夜君昊只能带着妻儿搬出了老宅,住在他名下位于金凤凰别墅区的一栋别墅里。
佣人也是重新请的,并不是老宅那边的,故而称呼夜君昊“先生”,而不是大少爷。
夜君昊放下碗,把儿子抱过来,再次摸了摸儿子的额头,是正常的温度。
这个时候,慕初晨从楼上下来。
张姨听到脚步声,连忙迎向慕初晨,恭敬地问:“太太是现在吃早餐?”
慕初晨的视线先落在丈夫和儿子身上片刻,才温和地回应张姨:“麻烦张姨帮我把早餐端出来,谢谢。”
在慕初晨不说话的时候,张姨还有点提心吊胆,以往不管她怎么问,太太都能挑她的刺,让她难堪,如果不是先生给的钱多,张姨早就不干了。
她也换过几个东家,就没有遇到过像太太这样难侍候的女主人。
此刻听到慕初晨语气温和,不复以往,更向她道谢,张姨嘴巴微张,惊愕地看着慕初晨,怀疑自己听错了。
慕初晨没有留意张姨的变化,她交待张姨后就朝夜君昊父子俩走过去。
夜慕一见她过来,立即紧搂着爸爸的脖子,怯怯地说:“爸爸,妈妈坏。”
“慕慕别怕,爸爸在呢。”
不知道儿子在惧怕自己的慕初晨走过来看到儿子的早餐没有吃多少,关心地问: “慕慕怎么了?”
说话的同时,她的手伸出去,想摸一下儿子的额头,小家伙当即就用手挥拍开她伸来的手,都不让她碰触到他。
小身体拼命地往君昊的怀里缩,害怕之情明显到让慕初晨又想哭,恨自己以前那样对待儿子,导致儿子害怕她这个亲妈。
“你,吓到慕慕了。”
夜君昊冷冷地道。
初晨难堪不已,“我,我也是关心慕慕。”
“你的关心对慕慕来说就是洪水猛兽,请你以后别随便乱摸慕慕。”
慕初晨:“……君昊,相信我,我是真的关心慕慕。”
夜君昊眼底一片冰冷:“把慕慕关小黑屋,慕慕掉进游泳池,你还顾着玩手机,这就是你对慕慕的关心?”
“那都是过去很久的事了。”
“不,慕慕掉进游泳池的事是上个星期六才发生的。”
慕初晨哑口无言。
好半晌,她垂下眼眸,“君昊,对不起,我道歉,我知道错了。”
夜君昊冷冷地哼了一声,摆明就是不相信她知道错。
她肯定是憋了大招,麻痹他,等他放松了,再对付他和儿子。
“坐下!”
夜君昊低冷地命令着,“你站在这里带给慕慕很大的压迫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4章 离婚?


“我坐,我坐。”
慕初晨赶紧在夜君昊的身边坐下。
她听话的样子,又让夜君昊蹙了蹙眉,向来聪明的他,今天怎么都摸不透这个女人的心思,不知道她接下来想做什么?
“坐远一点!”
慕初晨委屈,为了方便看着丈夫和儿子,她坐到了夜君昊的对面。
被慕初晨直勾勾地看着,夜君昊很不适应。
别看他冷着脸,其实面对慕初晨的时候,他是最心软的了。
十一年前,他第一次去同学慕知远家里做客,看到时年才十四岁的慕初晨,他就觉得她是他命定的女人。
那天,慕初晨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清纯得让人多看两眼都觉得是对她的亵渎。
自始,他就很喜欢去慕家做客,别人以为他是和慕知远关系好,殊不知他是冲着慕初晨去的。
多年后,得知慕家有意与他结亲,他欣喜若狂,哪怕知道慕初晨不爱他,不愿意嫁给他,他也盼着婚礼的到来。
他以为他能捂热慕初晨的心,婚后才知道她的心是石头做的,他捂了几年都还没有捂热。
夜慕偶尔会偷看妈妈,每当他偷看的时候,初晨都会对他笑。
夜君昊眉头紧锁,慕初晨大清早看到他和儿子时就哭个不停,现在又死死地盯着他和儿子看,更会对儿子笑。
这,都不是他认识的那个慕初晨了。
此时,张姨把慕初晨的那份早餐端了出来,摆到慕初晨的面前。
“谢谢。”
慕初晨再次道谢,又成功地让张姨僵了僵。
“太太。”
张姨试探地开口,在慕初晨看向她的时候,她小心地问:“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慕初晨笑了笑,摇头,“没有呀。”
“那……太太为什么向我道谢?”张姨内心是崩溃的,她好害怕呀,不知道太太突然间变得这么客气,憋了多大的招儿要对付她?
慕初晨失笑:“张姨,你不用害怕,我没有憋着大招对付你,你帮我端了早餐出来,我向你道谢是理所当然的事。”
张姨瞧她说得真诚,不像作假,略略地松口气,赶紧道:“那是我该做的,太太不用客气的,太太慢用,我去做事了。”
说完,张姨赶紧走开。
虽说慕初晨说了不是憋着大招对付她,她还是防着,实在是太太性子反复无常,前一刻可以对着你笑,下一刻就能把你骂得狗血淋头。
“君昊,你很快就要上班了吧?把慕慕给我吧,你先把你的早餐吃了,我喂慕慕。”慕初晨说着站起来,探过半截身子想把儿子抱过来。
活了两辈子,她从来没有像此刻那般想抱儿子入怀的。
夜君昊冷冷地瞪着她。
夜慕又害怕地紧搂住夜君昊的脖子。
父子俩的反应让慕初晨的热情冷却,她讪讪地笑,讪讪地坐下来。
“初晨。”
夜君昊冷冷地开口,见慕初晨含笑地看着他,夜君昊略犹豫,不过最终他还是把他的意思表达清楚。
他说:“你改变策略了?”话锋一转,带出了讽刺:“为了离婚,你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慕初晨:……
那是以前的她,前世,她为了离婚的确是无所不用其极,但夜君昊一直不同意离婚,可能是想让儿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吧。
又沉默了一会儿,夜君昊似是下定了决心,他说:“我今天的行程排得很满,实在是挤不出时间,明天,明天我挤出一个小时,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5章 我不离婚!


她想要离开他,他放手,让她走。
作出这个决定让夜君昊心如刀割。
慕初晨的笑容僵在嘴边。
离婚?
夜君昊要和她离婚!
在她想好好地和他过日子,打死都不离开他的时候,他居然同意离婚,上辈子,不管她怎么闹腾,他都不肯离呢,最后她才会和江森私奔,一走了之的。
慕初晨心里发慌。
她不想离婚,不想离开这个家,不想离开夜君昊和儿子。
“我知道江森在哪里,你爱的人是他,我帮你通知他过来接你,希望……你们以后能幸福。”夜君昊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神色越加的冰冷。
放手,还是很痛苦的。
“不!”
慕初晨几乎是尖叫的。
“我不同意离婚!”
好不容易重生回来,她都还没有赎罪呢,怎么能离开?
夜君昊抬头,看到妻子满脸都是坚定,他越加的疑惑,紧锁眉头,冷声问她:“你搞那么多事,不就是为了和那个男人一起吗?现在我都同意离婚了,你还想怎么样?分家产?”
顿了顿,他妥协地道:“如果你想分家产,我名下的财产,我分你一半。”
慕初晨着急地解释:“不是。”
夜君昊剑眉一挑,“那你说,你要我如何做你才肯离婚?”
“我不离婚,这辈子我都不会和你离婚!”
夜君昊面沉如水,他静静地看了她良久,然后抱着儿子起身,转身便走。
慕初晨张嘴想叫他,话到了嘴边都由原路滚回去,她眼睁睁地看着夜君昊抱着儿子走了。
数分钟后,夜君昊的专车离开了别墅。
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慕初晨起身走进了厨房,可把在厨房里吃着早餐的张姨和叫做江婶的吓了一大跳。
“太太。”
张姨反应快,赶紧站起来问着:“太太想吃什么?我马上帮你做。”
两名保姆的反应,慕初晨尽收眼底,她没有生气,很客气地问着张姨:“今天的食材买回来了吗?有没有骨头,我想熬点汤给君昊送过去,他刚才没吃到什么,又天天那么忙,得补补。”
“买回来了,有骨头。”
张姨一边说着一边帮初晨拿出了买回来的新鲜骨头,“太太,我帮你熬汤吧。”
太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怕是不会熬汤。
反正,她来夜家工作几年了,就没有看到过太太下厨。
“谢谢,不用,我自己来。”
这样方能显出她的诚意。
张姨不敢再说话,在心里默默地同情先生一把。
在看到慕初晨动作娴熟地清洗骨头的时候,张姨错愕不已。
慕初晨原先是不会熬汤,是跟江森私奔后,为了讨江森欢心,也想像其他妻子那样做饭给心爱的男人吃,她特意花钱去学了一年的烹饪,再经过两年的实践,她的厨艺是突飞猛进。
后来江森只吃她烧的饭菜,外面的,他都不爱吃了。
如果不是她患上了绝症,可能,她和江森会一直那样“恩爱”地过日子。
甩开江森的影子,初晨婉拒了张姨的帮忙,她要亲自熬汤给君昊喝。
张姨和江婶想帮忙遭到婉拒后,也不敢强求,悄悄地走出了厨房,任由初晨折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6章 给老公送汤


君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里,夜君昊飞快地处理着文件,偶尔会抬头看看坐在沙发上玩着玩具的儿子。
今天上午的行程,除了处理文件,还要去君氏酒店与商总谈生意,谈完生意后再回公司开一个重要会议。
需要他处理的文件有点多,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才能按照行程上的时间到达君氏酒店。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夜君昊处理完文件,当即起身走向沙发。
夜慕见爸爸过来,便抓扶着沙发站起来,两边手里都还拿着玩具,他朝爸爸张开双手,随即他就被抱了起来。
秘书明煜敲门而入,本想提醒老板,到时间前往君氏酒店,见他抱着夜慕了,明煜心知肚明,但还是尽职尽责地道:“老板,到时间去酒店了。”
夜君昊颔首。
他抱着儿子大步地走出办公室。
明煜跟在他身后走着。
在电梯口,夜君昊遇到了给他送汤的慕初晨。
看着慕初晨从他的专用电梯里走出来,夜君昊眼底有着惊诧。
结婚那么多年,慕初晨从来不会驾临君氏集团,别人趋之若鹜,慕初晨是不屑一顾。
夫妻俩,四目相对。
很快,夜君昊的视线移开,落在慕初晨拎着的保温饭盒上。
慕初晨下意识地捏紧饭盒的提手。
她紧张地看着夜君昊,心里纠结着该如何开口。
夜君昊先她一步开口,他面无表情地指责她:“你挡着我的道了。”
慕初晨本能地往旁边挪了几步。
夜君昊抱着儿子,按开了电梯门,然后大步地跨进去,旋身,他就要关上电梯门。
“等等。”
慕初晨回过神来,以最快的速度抢在明煜之前冲进了电梯里。
夜君昊冷着脸垂眸看她,眼神锐利而冰冷,被他用这样的眼神削着,慕初晨顿觉得电梯内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几道。
她不能退缩!
她要修复她和夜君昊的夫妻关系,在她患癌之前,好好地过日子。
想到这里,慕初晨仰头,勇敢地面对夜君昊冷冰冰的眼神,然后,她笑。
慕初晨长得漂亮,笑起来很甜美。
夜君昊被她的笑容晃了晃神,很快又恢复冷漠的样子,紧了紧手臂,让儿子紧贴在他的身上,他后退两步。
明煜瞧着气氛不对,不敢进来,任由电梯门自动关上。
“君昊。”
慕初晨笑得格外温柔,她讨好地高举保温饭盒,并把保温饭盒递到夜君昊的面前,“我给你送汤。”
夜君昊眸子急闪。
给他送汤?
呵,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慕初晨解释道:“这是我亲自熬的汤,你平时那么忙,要多补补。”
记起现在环境不对,她又讪笑:“我忘了,咱们现在电梯里,你不方便喝汤,要不,你把慕慕给我抱着,你现在就尝尝?”
夜慕听得明白,连忙紧搂爸爸的脖子,摆明了不想让妈妈抱。
他害怕妈妈,也讨厌妈妈。
夜君昊死死地盯着慕初晨看了足足五分钟,才腾出一只手接过了保温饭盒,扯扯嘴皮子,低冷地道谢。
心里却惊骇不已。
她亲自熬的汤?
结婚三年多了,她是个连厨房都没有进去过的人,居然亲自给他熬汤。
夜君昊心塞塞地想着:汤水里面会不会放了砒霜?
毒死了他,她便可以恢复单身,还能继承他大笔的财产,然后带着他的钱去找她的初恋情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7章 如遭雷劈


怨不得夜君昊心思百转,想到了多种可能性,实在是夫妻关系僵冷如冰。
夜君昊话不多,道过谢后,除了那双黑沉沉的眸子依旧死死地盯着慕初晨之外,就一言不发了。
过于安静的环境让慕初晨心里没底,她主动打破彼此间的沉默,“你这是要带慕慕去哪里?”
夜君昊抿唇。
慕初晨猜测:“是不是慕慕不舒服?”
她跨上前两步就伸手去摸夜慕的额。
由于她动作太快,父子俩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只白净的纤纤玉手就欺上了夜慕的额,等初晨摸完了,确定儿子没有发烧,缩回手后,父子俩才反应过来。
小家伙扁着嘴,两只小手轮番揉擦被妈妈摸过的地方。
委屈上了。
妈妈坏,偷袭他。
“我带慕慕去君氏酒店谈生意。”
夜君昊觉得不能沉默了,否则这个女人胡思乱想。
慕初晨恍然,随即又笑道:“我也陪你去。”
夜君昊:“……初晨,商总脾性不好,也是君氏很重要的客人,你别搞破坏,造成损失的话,是以亿计算的。”
慕初晨很受伤,她委屈地看着夜君昊,知道她一流露出委屈,夜君昊就会心软。
如果不是上辈子死后灵魂不灭,看到夜君昊帮她收尸,处理后事,还曾守着她的尸身一夜无眠,眼底的伤痛遮都遮不住,慕初晨也会以为夜君昊对她没感情。
夜君昊别开视线,不看她,免得自己心软。
见他不看自己,慕初晨保证地道:“君昊,我保证不会搞破坏,我要是搞破坏,你们公司损失多少我都赔偿。”
夜君昊很想说你赔得起吗?
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觉得会伤了她。
虽说夜君昊不想带着慕初晨去见客户,奈何慕初晨脸皮厚,就像块牛皮糖似的,无视夜君昊那张阴沉的脸,硬是挤上了夜君昊的专车。
上车后,夜慕不想挨着妈妈。
夜君昊理所当然地挨着了慕初晨。
小家伙贴靠着爸爸,时不时地探出个小脑袋来看着慕初晨,每次母子俩的视线交汇,慕初晨都会冲他温柔地笑。
“君昊,你先把汤喝了吧。”
慕初晨从夜君昊手里拿回饭盒,揭开了盖,拿起汤匙就要喂夜君昊喝汤,惊得夜君昊差点撞开车门跳车。
“我自己来。”
夜君昊快速地夺过了汤匙和饭盒。
也不管汤水还有点烫嘴,他就着饭盒就这样喝,连汤匙都不用。
满以为会很难渴,汤水入嘴后,他咂出了味道,嗯,挺好喝的。
小夜慕仰着头看着爸爸就着饭盒喝汤,见爸爸越喝越欢,小家伙咽了咽口水,乌黑明亮的大眼睛里有着渴望。
可能是儿子渴望的眼神过于强烈吧,夜君昊停止了喝汤,偏头便对上儿子那满是渴望的眼睛。
夜君昊:……他是就着饭盒喝的,不好再喂儿子。
摸摸儿子的头,夜君昊温柔又歉意地说:“慕慕,下次,下次爸一定和你一起品尝。”
这次,他自己独享。
想到自己居然能独享初晨亲自熬的汤,夜君昊顿觉得汤水更好喝了,就像喝蜂蜜水一样,心底划过了甜意。
等夜君昊喝完了汤,慕初晨体贴地用纸巾帮他擦嘴,动作轻柔。
夜君昊如遭雷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8章 撩一下老公


夜君昊神经紧绷,任由慕初晨帮他把嘴边的油渍擦去,任由慕初晨借着擦拭之机,修长的玉指有意无意地轻点他的唇瓣。
有点酥,有点痒。
眼见她几近贴过来,夜君昊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他似是能听到“咚咚”响,那颗跳动的心似是要从他的嘴里跳出来。
夜君昊人长得帅,慕初晨是知道的,让她意外的是,他的皮肤不算粗,摸着手感挺好的,她摸着摸着便摸上瘾了。
那修长的手指带着挑逗的火源,轻轻地爬过夜君昊的唇瓣,再往下游移,在他的喉结那里打转几圈,明显感觉到他颤了颤,连气息都有点不稳。
哈,还挺敏感的。
夜慕歪着脑袋看着父母。
爸爸妈妈都好奇怪哦。
夜君昊的专车司机,连头都不敢回转,生怕自己打扰了先生太太调情。
慕初晨差点就亲上夜君昊的下巴时,夜君昊回神,瞬间推开她,力道太大,她被推得撞在车门上,痛得她低呼一声。
“初晨。”
夜君昊身子一倾,赶紧把她捞抱回来,紧张地问:“没事吧?”
慕初晨揉揉被撞到的一边肩膀,“我没事。”
她一说没事,夜君昊当即松手,臀部一挪,挪坐到儿子身边,又与慕初晨保持着距离了,当然在狭窄的车内,慕初晨要是再伸出狼爪,他是避无可避的。
“爸爸。”
小夜慕飞快地爬上爸爸的大腿,坐着。
然后,防备地看着慕初晨。
仿佛在说:爸爸是我的!
慕初晨不在意儿子的小动作,她重生回来最想的就是改变与丈夫儿子的关系。
刚才那样撩了一下夜君昊,慕初晨的脸有点红。
别看她和夜君昊生了一个儿子,实际上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和夜君昊也就新婚之夜,因她醉酒才与夜君昊有了夫妻之实。
之后,她拒绝夜君昊的碰触,这么多年来,双方都在守着活寡。
不过,于男女之事上,慕初晨自认比夜君昊有点经验。
因为她经常偷偷地看A片,也看过不少带着调情意味的小说,夜君昊为人沉稳,冷漠,他不可能偷偷看A片,更不会看小说。相较于夜君昊,初晨才会认为她学到了很多撩夫的经验,就是还不曾用到实际行动上。
被慕初晨成功撩到的夜君昊,很快就冷静下来,他垂眸看着窝坐在怀里的儿子,神色自若地说道:“初晨,你熬的汤很好喝。”
就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会熬汤的。
“是吗,那我天天都给你熬补汤喝。”
慕初晨想着,她要给夜君昊熬十全大补汤,补得他受不了,就会扑倒她。
她觉得想迅速地拿下夜君昊,夫妻之事最容易攻陷夜君昊。
他素了多年,只要她肯,他绝对会化身为饿狼。
但,慕初晨不想主动扑倒夜君昊,她就想撩他,撩得他受不了,也就水到渠成。
一直冷静沉稳的夜君昊,疯起来的样子,慕初晨格外的期待。
沉默了两分钟,夜君昊问:“初晨,你什么时候学会熬汤的?”
虽说两个人是商业联姻,由于夜君昊和慕知远是同学,他认识慕初晨多年后,两个人才成婚的,至今已经认识十一年了,对慕初晨他自认很了解,她不是擅长厨艺的人。
跳河一次,她居然会熬汤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9章 哎呀,有情敌!


“为了江森……”慕初晨忽然打住,没有再说下去。
夜君昊有点暖化的俊颜,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变冷,再度紧绷起来。
他不再与慕初晨交谈,而是抱着儿子扭头望着车窗外面的街景。
以为她真的变了,谁知还是为了江森。
她做这么多都是为了能和江森在一起,可他跟她说离婚,她为何又不愿意?
难道,是想报复他?
不离婚,他就不能再娶。
她想拖着他,让他一辈子守活寡?
夜君昊涩涩地想着:如果离了婚,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娶。
今生今世,她都是他唯一的女人。
君氏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的会客厅里,商总以及他的女儿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夜君昊的到来。
两名训练有素的服务员站在他们的身后,随时能侍候他们。
商小姐似乎有点坐不住,不时地望向门口,那副焦急地想看到某人的样子,让商总直叹息。
商总轻拍一下女儿的手背,提醒说道:“东燕,注意形象,夜总不会迟到的,再等等,你就能看到他了。”
说完,他忍不住又叹口气。
商东燕对夜君昊是一见钟情,无奈夜君昊已婚。
饶是如此,商东燕也没有死心,劝说父亲与君氏集团合作,这样身为父亲秘书的她,便可以借着陪父亲谈生意时见到夜君昊。
如果夜君昊和慕初晨夫妻感情深厚,商东燕也就认命,死了心,偏偏慕初晨爱折腾,又不爱夜君昊,两个人是商业联姻,在商东燕的眼里,夫妻俩是没有感情的。
只要两个人离了婚,商东燕就有把握追到夜君昊。
“爸,我,我去去洗手间。”
商东燕被父亲提醒了一句,微窘,借口去洗手间,实际上是补补妆,想在夜君昊面前展现她最好的一面。
她无论是身世,还是外貌,抑或才干,哪一样都不输给慕初晨。
慕初晨不曾工作过,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在事业上帮不到夜君昊,在生活上又照顾不到夜君昊。
商东燕觉得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谈得生意的她更适合夜君昊。
等到商东燕补好妆从洗手间里出来,会客厅里已经多了几个人,正是夜君昊一家三口以及夜君昊的秘书明煜。
商东燕认得慕初晨,慕初晨却不认识商东燕。
两个女人打了个照面后,商东燕的笑容有点僵,没想到慕初晨会跟着夜君昊过来。
女人的心思总是细腻的,商东燕微僵的样子落入慕初晨的眼里,她心里当即涌起警惕。
这个女人喜欢她家君昊!
商总也没想到夜君昊会带着太太过来,在女儿出来后,他忙向女儿介绍慕初晨:“东燕,这位是夜总的太太慕初晨。”又向慕初晨介绍商东燕。
“慕小姐,你好。”
商东燕站着朝慕初晨伸出右手,显得落落大方。
慕初晨也站起来,同样伸出了右手与商东燕握手,同时提醒着商东燕:“商小姐,我已婚,你可以叫我夜太太。”
商东燕笑道:“慕小姐这么年轻,叫你太太会把你叫老的。”
慕初晨也笑,“我不怕商小姐把我叫老。”
两个女人四目相对,用眼神交战,噼里啪啦地大战了几百个回合,谁也不认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10章 第一次叫老公


商东燕手上暗自施力,想捏痛慕初晨,让慕初晨认输。
“哎哟,痛。”
慕初晨没有让商东燕失望,痛叫起来。
随即,初晨挣脱了商东燕的手,人跟着坐下来,把自己被商东燕握得泛红的手伸到夜君昊面前。
慕初晨委委屈屈地说:“君昊,你看看商小姐把我的手捏红了。”
她是豪门千金出身,嫁入的又是豪门,那双手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修长,白嫩,稍微用点力就会泛红,还会红得特别明显。
夜君昊的视线落在面前的这只纤纤玉手上,脑海里想的却是那玉手在他唇瓣上游移带给他的快感。
“慕小姐真是娇气,不过是普通的握握手,慕小姐居然也会叫痛。”
商东燕坐下来,讽刺了慕初晨一句。
见慕初晨还是把手伸在夜君昊的面前,而夜君昊还死死地盯着慕初晨的手看,商东燕嫉妒得快疯了。
商东燕在心里骂慕初晨不要脸,当着外人的面向夜君昊撒娇。
慕初晨平时那么喜欢折腾,谁都知道她和夜君昊的婚姻是名存实亡,她向夜君昊撒娇,不过是自取其辱。
夜君昊冷眸扫过来,商东燕当即闭嘴。
“商小姐是练家子。”
夜君昊冷冷地开口,“我太太打小就娇气,还真的承受不起商小姐的力道。”
商东燕:……
慕初晨如愿地促使夜君昊护着她,便一副很大度的样子,挽上夜君昊的一边手臂,柔声说道:“老公,算了,商小姐习惯了粗暴,一时间控制不好力道罢了。”
一句话让商东燕在粗鲁这个位置上安定下来。
老公?
夜君昊偏头看她。
结婚这么多年,慕初晨还是第一次叫他老公,还叫得那么温柔,她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当她温柔地叫着他老公时,夜君昊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酥了。
肯定是他素得太久,被她这样叫一声老公,他就生出了狼性,很想很想不管不顾地扑倒她,扒光她,睡了她。
但,也就想想。
他不敢那样做。
慕初晨不爱他,他心知肚明,他要是再碰她一回,她会恨死他的。
夜君昊还记得新婚的第二天,慕初晨酒醒后,知道两个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哭了很长时间,也骂了他很长时间。
自始,不再允许他行使丈夫的权利。
慕初晨眨眨眼,夜君昊这样看她干嘛?那眼神又深得如漩剐,她无法通过他的眼神来摸清他此刻的心思。
“夜总。”
商东燕吃味地叫了夜君昊一声。
两个女人的暗战以及夜君昊的反应,商总都看在眼里,他算是看出来了,夜君昊在乎他的太太,哪怕他的太太不爱他,老想着和他离婚。
女儿想取代慕初晨代之怕是不可能的了。
商总适时地开口,说的是生意上的事,成功地转移话题,也算是化解两个女人的暗战。
谈到生意,慕初晨就插不上嘴了,她活了两辈子都没有工作过。
夜慕不要她抱,她显得特别无聊。
“慕小姐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走走,在酒店附近的街道逛逛,买买东西。”
商东燕看似好心地提议,其实是暗讽慕初晨什么都不会,在事业上帮不到夜君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第10章 第一次叫老公


商东燕手上暗自施力,想捏痛慕初晨,让慕初晨认输。
“哎哟,痛。”
慕初晨没有让商东燕失望,痛叫起来。
随即,初晨挣脱了商东燕的手,人跟着坐下来,把自己被商东燕握得泛红的手伸到夜君昊面前。
慕初晨委委屈屈地说:“君昊,你看看商小姐把我的手捏红了。”
她是豪门千金出身,嫁入的又是豪门,那双手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修长,白嫩,稍微用点力就会泛红,还会红得特别明显。
夜君昊的视线落在面前的这只纤纤玉手上,脑海里想的却是那玉手在他唇瓣上游移带给他的快感。
“慕小姐真是娇气,不过是普通的握握手,慕小姐居然也会叫痛。”
商东燕坐下来,讽刺了慕初晨一句。
见慕初晨还是把手伸在夜君昊的面前,而夜君昊还死死地盯着慕初晨的手看,商东燕嫉妒得快疯了。
商东燕在心里骂慕初晨不要脸,当着外人的面向夜君昊撒娇。
慕初晨平时那么喜欢折腾,谁都知道她和夜君昊的婚姻是名存实亡,她向夜君昊撒娇,不过是自取其辱。
夜君昊冷眸扫过来,商东燕当即闭嘴。
“商小姐是练家子。”
夜君昊冷冷地开口,“我太太打小就娇气,还真的承受不起商小姐的力道。”
商东燕:……
慕初晨如愿地促使夜君昊护着她,便一副很大度的样子,挽上夜君昊的一边手臂,柔声说道:“老公,算了,商小姐习惯了粗暴,一时间控制不好力道罢了。”
一句话让商东燕在粗鲁这个位置上安定下来。
老公?
夜君昊偏头看她。
结婚这么多年,慕初晨还是第一次叫他老公,还叫得那么温柔,她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当她温柔地叫着他老公时,夜君昊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酥了。
肯定是他素得太久,被她这样叫一声老公,他就生出了狼性,很想很想不管不顾地扑倒她,扒光她,睡了她。
但,也就想想。
他不敢那样做。
慕初晨不爱他,他心知肚明,他要是再碰她一回,她会恨死他的。
夜君昊还记得新婚的第二天,慕初晨酒醒后,知道两个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哭了很长时间,也骂了他很长时间。
自始,不再允许他行使丈夫的权利。
慕初晨眨眨眼,夜君昊这样看她干嘛?那眼神又深得如漩剐,她无法通过他的眼神来摸清他此刻的心思。
“夜总。”
商东燕吃味地叫了夜君昊一声。
两个女人的暗战以及夜君昊的反应,商总都看在眼里,他算是看出来了,夜君昊在乎他的太太,哪怕他的太太不爱他,老想着和他离婚。
女儿想取代慕初晨代之怕是不可能的了。
商总适时地开口,说的是生意上的事,成功地转移话题,也算是化解两个女人的暗战。
谈到生意,慕初晨就插不上嘴了,她活了两辈子都没有工作过。
夜慕不要她抱,她显得特别无聊。
“慕小姐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走走,在酒店附近的街道逛逛,买买东西。”
商东燕看似好心地提议,其实是暗讽慕初晨什么都不会,在事业上帮不到夜君昊。
继续阅读《重生之名门厚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