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安宁,楼明翰(只想留在你身边)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只想留在你身边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顾安宁
简介:窗外银辉洒在床头柜上,顾安宁惨白着一张脸摸索到床头的白色药片吞下去,腹部疼痛依然难以忍受,白皙的额头泌出一层汗珠
她咬了咬牙,拨通了那个电话
“明翰,我肚子疼得厉害,你能不能……”....
角色:顾安宁,楼明翰
顾安宁,楼明翰(只想留在你身边)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只想留在你身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只想在你身边


窗外银辉洒在床头柜上,顾安宁惨白着一张脸摸索到床头的白色药片吞下去,腹部疼痛依然难以忍受,白皙的额头泌出一层汗珠。她咬了咬牙,拨通了那个电话。

“明翰,我肚子疼得厉害,你能不能……”

“不能。”男人声音清冷,和他平时对她的态度如出一辙,轻易打断了她最后的一丝幻想,“我在忙,这点小事你不会自己处理吗?挂了。”

说完,电话里传来滴滴滴的忙音,像是在控诉她。

眼角渐渐湿润,视线落在墙上的相册上,她唯一一张和楼明翰的合照,男人面色清冷。强撑着身体爬起来,刚换完衣服趿拉着拖鞋准备去医院,熟悉的手机铃声传来。

“楼明翰”三个字跳跃在手机屏幕上,顾安宁刚刚冷掉的心又热络起来,兴奋的接起电话,可她还没开口,那边立刻传来一阵娇媚的女声。

“楼总,我知道你不喜欢家里养着的那个女人的,是她缠着你。”

“嗯?所以呢?”

电话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如同兜头一盆凉水洒下来。即便知道他不爱她,可心里还是凉了一下。她想吵想闹,可是她有什么资格?她不过是楼明翰养在身边的一个玩物而已。

所以他忙,他有各种事情可以做,而她却只是围着他转。

泪水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小腹的疼痛越发难以忍受,冷汗一层一层的冒出来,顾安宁拿过车钥匙,车是红色奥迪,楼明翰送的,他对她从来都是大方的,不知道对其他的情人怎么样?

顾安宁用导航导出最近的医院,开到一半,脑子里满是和楼明翰在一起的浓情蜜意,他怎么能刚刚从她的床上下去,就上了别的女人的床?

顾安宁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当时楼明翰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躺在医院里,她女朋友离他而去,他整天板着一张脸。

她就去逗他笑,后来他等到了合适的心脏捐献者,手术后的那个晚上,清冷地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他声音透着沙哑,说,“我不爱你。”钱,他多得是,可是爱,没有。

顾安宁点点头,说,“我只想在你身边。”

一晃已经三年过去了啊。

身后不停传来按喇叭的声音,顾安宁抬头看着前面的红灯,疼痛越来越厉害,她意识都有些恍惚,可想起楼明翰那张脸,她急忙打了个方向盘,红色奥迪如同离弦的箭一样朝楼氏集团开去。

楼明翰,金屋藏娇,只能藏我一个!

她风风火火的赶过去,脸色苍白的吓人,可吓坏了助理,顾安宁推门进去,没有想象中的暧昧画面,楼明翰正埋头在一堆文件里工作,清冷的屏幕笼罩着他轮廓深邃的五官,看见顾安宁,他蹙眉冷声道,“怎么让她进来了?”

助理忙劝说,顾安宁却不管不顾的冲上去,绕过桌椅直接踮起脚尖吻上了他冰凉的唇。

唇舌相碰,楼明翰瞳孔收缩了下,下一刻已经推开她,顾安宁再也撑不下去,狼狈的摔倒在地上。

“顾安宁?这种把戏没意思,别装死。”

见顾安宁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楼明翰有些慌,蹙眉直接将人懒腰抱起,他抱着顾安宁刚刚冲出去,刚刚gouyin楼明翰不成的秘书急切的跟上来,被他一声吼道一旁,“别让我再看到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2章 你没资格管我


顾安宁醒来时,楼明翰依然臭着一张脸,见她醒来就要走,领口却被柔软的爪子抓住。

“明翰,你别走……”她软绵绵的,眼中含泪有些惶恐,“我只是,只是有点担心……”

“担心我被别的女人勾走了?”

顾安宁一愣,这才知道原来他可能知道那通接通了的电话,那……那个女人怎么回事?她鼻子发酸,还没开口,男人已经握着她的手塞进了被窝里,“我已经辞了那个秘书,只不过,顾安宁,你只是我养在身边的女人,没资格管我!”

“我知道……!”

看着女孩儿水汪汪的眼睛怯生生的望着自己,楼明翰心中忽然有些不爽,就听见她嘟囔道,“我不是管你,我就是有点难过。”

楼明翰蹙眉,这会儿助理闯进来,手中却捏着检查单。

“总裁,顾小姐她,怀孕了。”

两人均是面面相觑!还是顾安宁最先反应过来,她高兴的掀开被子就要赤着脚下床,却被楼明翰一把按在床上,依然掩饰不住她的激动。

“明翰,你听见了吗?我们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

“我没聋。”

男人清冷的态度让顾安宁有些惶恐,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表情,试探性的问,“那你会留下他吗?”

会留下吗?

楼明翰有些烦躁,目光落在她身上,明明那么娇弱的一个小姑娘,此刻祈求的望着他。他竟然有些不忍心拒绝她。

“留下他好不好?我可以养的,我……”

“你?你怎么养?!你的钱哪来的。”楼明翰冷笑,脑子有些乱,钱他倒是不关心,主要是顾安宁明明就是靠他养的,她那么弱,怎么生孩子?

顾安宁被她说的哑口无言。

望着男人矜贵俊朗的面孔,此刻那双眉毛却紧紧地蹙着,顾安宁的手渐渐垂了下来,一双琥珀色的杏眼里氤氲了一团雾气。

“那……我,我不能生下他吗?”顾安宁快哭了,眼角泛红,不安地解释,“如果,如果你是怕我以后缠着你,我不会的,我保证如果她回来我就会让出位置,我们以前的约定还是做数的……”

“顾安宁!”楼明翰生气了,一双黑眸里燃烧着怒火,助理早已经退了出去,他一把卡上了顾安宁的脖子将她压在床上,看着她不停咳嗽的样子喉头发紧,闭了闭眼睛,纤长的睫毛颤动着,好久才平复呼吸,“那就生下来。”

“可以吗?!”

“生下来,我娶你。”楼明翰脸上阴晴不定,而顾安宁激动坏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孩子不能没有名分。”楼明翰冷哼一声,顾安宁主动勾着他的脖子,他只觉得一团热气从小腹窜过,一个翻身将女孩儿压在身下,不顾她的反抗直接将她的惊呼吞入口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3章 我们马上就结婚了


得到楼明翰的回应,最近顾安宁脸上始终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留在他身边,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嫁给他。

虽然不能取代那个女人在他心里的位置,但是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楼明翰也不像之前一样沉迷工作,偶尔会回来陪着她胎教,别墅外的小院子里,顾安宁安然的靠在躺椅上,看着身侧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明翰,婚礼不用太复杂的。”

这些天他一直张罗着婚礼的事,她帮不上忙,满是心疼。

“这些事情不用你管。”男人从喉头发出一声低吟,转头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顾安宁看着他左手手上那枚戒指,有些慌神。

那枚戒指他从未离身过,顾安宁心里有点儿慌,反身问,“如果,如果她回来了……”

“她不会回来的。”楼明翰眉尖顿时蹙在一起,有些不悦的起身,“顾安宁,别再让我从你嘴里再听到那个名字!”

说完,男人冷绝的绝尘而去,黑色宾利消失在视线里,她有些恍然,自嘲的勾唇笑笑,其实能够嫁给楼明翰已经很幸福,她怎么还能期望替代那个人呢。

两个月的小腹还不显怀,顾安宁安心的等待着婚礼,这天她去之前的孤儿院,院长看见她,满脸堆着笑。

“安宁,你又来捐钱吗?这些年可是多亏了你,不然我们孤儿院早就撑不下去了!”

“顾院长您别这么说,当初要不是你把我捡回来,我现在恐怕还不直到在哪儿呢。”顾安宁笑嘻嘻的挽着院长的胳膊,看着滑梯上那些孩子爬上爬下,她忍不住想象自己的孩子以后的样子。

“安宁,你和楼总怎么样了?”

“我们……我们马上就结婚了!到时候您一定要来。”顾安宁将自己半生积蓄都拿出来,“顾院长,这是我存的钱,以后嫁给明翰,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少,你都给孩子们吧!”

院长连连感叹,顾安宁也是满心的欢心,回去时特地让司机在卖场前停下,给宝宝买了很多衣服和小巧的鞋子,她马上就要有给明翰生孩子了,真好。

可就在这时,隔着长长的落地玻璃,忽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男人正低头含笑,女人娇俏的挽着他的胳膊,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顾安宁大脑嗡的一声,那个女人的面容太过熟悉,手中的婴儿鞋坠落在地。

司机上来询问,顾安宁却慌了一样摸出电话,“明翰,你在哪儿?”

“忙。”男人只是凉薄的回了两句,直接挂断电话。心顿时如坠冰窟。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看见楼明翰正举着刀叉矜贵的坐在餐桌前,她擦干眼泪,刚想落座,楼明翰却忽然犯下刀叉,发出清亮的响声,“顾安宁,我有话跟你说。”

顾安宁心中一紧,拉开椅子急急地站起来,“厨房怎么没炖汤呢?我去看看……”

她下意识的想要躲避,手腕却蓦地被攥住,汤碗洒在地上,吓坏了她,楼明翰却残忍地开口,“你先坐下……”

“我不想听!”顾安宁忽然崩溃的甩开他的手,狼狈的越过她跑上楼,可身后依然传来冷漠的声音。

“她回来了,你说过会把位置让出来,所以婚礼,没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4章 给她喝下去


黑暗的房间内,顾安宁披头散发的蜷缩在床上,背后那张床上顾明翰无数次的要她,就连肚子里这个孩子都是在这有的。

楼明翰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支票被搁在旁边。

“三千万,买你三年,不亏吧?”楼明翰说,“孩子必须打了,簌簌会不喜欢。”

呵呵呵……沈簌不喜欢,那她呢?三年陪伴,她算什么?暖床的情人吗?顾安宁狼狈的抬头,“楼明翰,你不能这么对我。”

他决绝的转身,顾安宁急了,踉跄的拽住他的的衣角,“我不要钱,我也……我也不奢求留在你身边了,孩子留下好不好?好不好,就当我陪在你身边的补偿!”

看着顾安宁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脸上,他有些于心不忍,可还是拉开她的手。

“楼明翰!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医生说过我子宫壁薄,这一胎来之不易,说我很难怀孕的!”

“我会给你一大笔钱,或者,你想回之前的孤儿院也可以。你也可以领养几个孩子。”

听着他冷漠的声音,顾安宁泪水簌簌而下,女医生面色凝重的走进来,楼明翰长睫颤了颤,“给她喝下去。”

“不要……”

顾安宁挣扎着,她失控的抓着医生的手,仰着头祈求,“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动我的孩子,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孩子,我以后一定走的远远地,再也不纠缠他了……”

楼明翰眉头越发凝重,“看着她。”

他清冷孤傲的身影斩断了顾安宁唯一的念想,泪水已经流空,她像是濒死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医生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除了心疼和无奈,对这种有钱人也有些厌烦。

十分钟后,女医生出来,楼明翰一身笔直阔挺的西装,问,“喝了吗?”

女医生关上门,“喝下去了。”

楼明翰点头,心里却有些难以言喻的滋味,不,他和顾安宁说好的,只要沈簌回来,她就退位!

那天之后,顾安宁像是受了很严重的打击,当天便从别墅里搬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孤儿院,她抚摸着平坦的小腹,回想和楼明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这个男人就像是没有心,一直以来都是她贴着……

顾院长每天看着顾安宁安静的坐在阳台上看着孩子们嬉闹,夕阳的余光将她影子拉得很长,院长安慰道,“安宁,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合适的,你忘了楼总,好好过日子吧。”

“院长,你说如果我的孩子还在,以后会不会也在这里长大?”

“安宁……”

“顾院长,今天是几号啊?”顾安宁安安静静的,不超也不闹。

“十七号。”

“啊……那今天是我和明翰结婚的日子,我怎么还在这?院长你也不催我一下,我要赶快去化妆换衣服了,不然赶不上婚礼明翰会生气的!”

顾安宁说着匆忙的回房,看着那件洁白的婚纱,嘴角露出满足的笑。她从别墅出来,就只带走了这一件行李,就是这件当初楼明翰给她定制的婚纱。她一定要穿着这件婚纱,嫁给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5章 我是今天的新娘!


院长好说歹说,可顾安宁像是完全忘记了楼明翰已经将她赶了出来。

她急切的换好了婚纱,拦了辆出租直奔酒店,等院长跟出来时哪里还有顾安宁的影子?!

“宝宝乖,今天是爸爸和妈妈的婚礼,妈妈现在带你去哦。”顾安宁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抬头跟司机说,“师傅麻烦你快点,我赶着去结婚呢!”

“好勒!”

半个小时候以后,出租车停在帝豪酒店的门口,顾安宁看着门口大大的结婚照,脸色白了白。

怎么不是她?这个人是谁?

她疯了一样砸坏了门口的婚纱照,立刻引来保安的关注,保安冲上来想要将她赶出去,顾安宁惊恐的往后推,嘴里还不停的叫着,“明翰!明翰你在哪儿!你们别动我,我是今天的新娘!”

“这人是谁啊?来捣乱的吧?”

“是啊,楼总有钱又长得帅,难免有个花痴神经病什么的吧。”

楼明翰出现时,就看见她狼狈的跌倒在地上,还在被保安不停的驱逐,看着凶神恶煞的保安,楼明翰心里一股怒意蒸腾燃烧。

“你们在干什么!”他上前制止,保安连忙将情况报告给他,而顾安宁看见他以后眼睛一亮,立刻拖着已经脏掉的婚纱往上冲。

“明翰!明翰你告诉他们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他们不信,不信我,还有门口的海报上是谁啊?那个女人怎么也穿着婚纱在你的怀里……”

看着顾安宁鼻子通红的期待的望着自己,楼明翰眉头一紧,刚想开口,肩膀已经被人挽住,“明翰,这个女人是谁啊?”

沈簌一袭洁白的婚纱,笑容娇俏,跟顾安宁比起来她简直就是女神,顾安宁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而楼明翰则是一点一点掰开顾安宁的手,温柔的搂着沈簌,“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已,你先进去,我来处理。”

“好。”沈簌露出笑意,缠着楼明翰一阵湿吻,这才松开他往里面走去。

顾安宁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晃了晃神,“明翰,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新婚妻子不是我吗?”

“顾安宁!你不觉得自己倒贴很丢人吗。”楼明翰一身得体的定制西装,冷硬的下巴抬了抬,“别来纠缠我了,我不想让沈簌看到你。”

顾安宁踉跄了两步,这才想起来什么,对,沈簌,沈簌回来了。

所以她这个替身就没有必要存在了是吗?

楼明翰转身,可顾安宁却忽然像是疯了一样甩开保安的禁锢,直接冲进去扯着沈簌的婚纱!

“你为什么要回来!楼明翰是我的!我的!当年他心脏病躺在医院里的时候你抛弃他,可现在怎么还有脸面回来!沈簌你就是杀人凶手,你杀了我和明翰的孩子!”

顾安宁嘶吼着,吓坏了沈簌,她一个劲儿喊着楼明翰的名字往他身后躲,顾安宁扑过来时,楼明翰下意识挡了一下,可顾安宁身体正是虚弱,不小心就被推倒在地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6章 这些年我真的很想你


“顾安宁,你够了!”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楼明翰心里有些疼,可他等了沈簌那么久,怎么能因为顾安宁的忽然出现前功尽弃?

那个曾和她在床上温声软语浓情蜜意的男人,此刻护着别的女人,对她冷语相向。

顾安宁脑子闪过一道白光,想起那些浓情蜜意的过往,只觉得通体生寒,假的,都是假的……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着眼前轮廓分明棱角深邃的男人,用力说出一句话。

“楼明翰,你别后悔。”

说完,她狼狈的转身,那抹娇小的身影一步一步的离开,楼明翰看见赶来的孤儿院院长搀扶着她离开,心脏却蓦地抽痛。

婚礼进行曲还在响着,沈簌双目含情温柔的看着他,“明翰,刚刚那个女人是……”

“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已。”

楼明翰丢下这句话,直接举行婚礼,婚礼完了之后他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反而觉得从帝豪酒店回来之后胸口就像是憋着一口气,有些隐隐地泛疼。

回到熟悉的别墅,空气里似乎散发着顾安宁最常用的香水味。

她其实一贯不喜欢用香水的,可有一次带她参加晚宴,他夸了一句她身上很香,她便一直用那个牌子的香水。

“明翰,累了一天了,你先去洗个澡吧!”

沈簌笑意盈盈的替他脱下西装,踩着高跟鞋上楼,楼明翰微微蹙眉,地上铺着咖啡色的地毯,那是顾安宁最喜欢的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她从来舍不得踩着高跟鞋上去,每天下班回家,她都会做了满桌子菜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张开双臂找他要抱抱。

眼前晃过女孩儿如花的笑颜,和今天那绝美凄凉的笑容重合在一起,楼明翰只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明翰?你发什么呆,快点儿去洗澡!”

“嗯。”

面对沈簌的催促,他抬手松了松领带,进入浴室时瞥见沈簌穿着一件儿撩拨的蕾丝吊带睡裙,心里忽然有些别扭。

顾安宁从来不会穿这么暴露的衣服。

虽然是她倒追他的,可在这档子事儿上,她从来保守。

楼明翰洗完澡随意的裹着浴巾出来,一眼看见沈簌正摆弄着床头柜上小小的陶瓷瓶,眉尖儿瞬间蹙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把将东西抢了过来,语气有些不耐,“别碰!”

“明翰……”沈簌眼波流转,暧昧的环住他的腰,“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抱抱我好吗?这些年我真的很想你……”

说着,温热的唇已经贴了上来,面对沈簌主动含着技巧的投怀送抱,很快楼明翰便有了反应,两个人双双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像是久逢甘露的鱼儿拥抱在一起,就在楼明翰快要褪下她的肩带时,只听砰的一声,小小的蓝色陶瓷瓶不小心摔在地上应声而碎。

楼明翰眼中的渴望瞬间消散,不顾正抱着自己不停啃的的沈簌,他推开她,起身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的碎片,那是顾安宁亲手做的送他的生日礼物……

“你先睡吧,我去书房处理下工作。”

楼明翰不做停留,刚到书房,立刻拨通助理的电话,“查清楚顾安宁在哪儿,给她五千万。不,一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7章 我是被逼的


挂断电话,楼明翰燃了一根烟,他曾经有段时间嗜烟,可顾安宁闻不了烟味,他愣是被一个小姑娘给逼着戒了烟。

想到这里,楼明翰轻笑一声,浑然不觉指尖的烟已经烧到了手指。

耳边忽然响起顾安宁曾经的质问,有一次吵架,她曾经诋毁沈簌离开是没准是因为收了他家人的钱。

他从未怀疑过,可现在,面对忽然回来的沈簌,他脑子里忽然窜出这个疑问。

楼明翰蹙着眉,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楼母有些激动,“明翰,你终于舍得给家里打电话了,上次安宁还说你们马上就会结婚,是真的吗?”

“……”楼明翰心脏剧烈收缩了下,才哑着嗓子问,“妈,当年沈簌为什么会离开?”

楼母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只说过几天回国等着孙子的出生,可楼明翰却蓦地觉得喉头有些发堵。

挂断电话,他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睡了一晚。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只是最近楼明翰越发忙了,经常不在家,他强迫自己不去想顾安宁,每天灌输自己是爱沈簌的。

可面对沈簌每天晚上的gouyin,他却一点兴趣都没有。

晚上,楼明翰睡觉浅,感觉到身边轻了一块,他迷糊的掀开眼皮,却看到那抹娇俏的身影正抱着胳膊在阳台上含糊的讲电话。

“嗯,我知道,只要把他的股份和钱搞到手,我会立刻回去的,你放心,我最爱你了……”

楼明翰起身想要给她披件儿衣服,听到这些话却倏地顿住,沈簌挂断电话回头就看见这一幕,她慌乱的抱着楼明翰解释,楼明翰却冷笑,“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

“明翰!明翰!你听我说,我是被逼的,他们逼我和他们上床,逼我敲诈你……”

听着沈簌的话,楼明翰只觉得当头一棒,这就是他深深爱过的人,在他等不到合适心脏的时候离开他,现在接近他又是为了敲诈他。

“他们?呵呵,沈簌,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放得开!”

楼明翰拎起西装转身就走,沈簌在身后哭的撕心裂肺,他却置若罔闻,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喝的烂醉如泥。

眼前忽然晃过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立刻踉跄的追了上去,声音急促慌乱,“安宁!”

“谁啊?喝醉了吧。真讨厌。”

女人在男朋友的搀扶下离开,楼明翰狼狈的跌坐在沙发上,眼中含着湿润,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早就被顾安宁塞得满满的。

沈簌的离开让他的心变得冰冷异常,是顾安宁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心重新焐热,可他居然还没有感觉到!

外套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楼明翰喝的烂醉如泥,迷迷糊糊的接起来。

“明翰,妈妈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必要告诉你的,沈簌当时是因为被妈妈撞见她和男人鬼混,所以妈妈给了她一笔钱她二话不说就收下离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8章 你是谁啊?


“安宁是个好孩子,她在孤儿院长大,和哥哥相依为命,你病重的那段时间她对你一见钟情,一直往医院跑缠着你,妈妈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你。后来她哥哥出了意外,临终前把心脏捐献给你……安宁命苦啊,她只有那么一个亲人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对她!”

听着电话里妈妈的声音,楼明翰一米八多的个子蜷缩在沙发上泪流满面。

她就那么一个亲人了,可他还强迫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她是该有多恨啊。

顾安宁,等我!楼明翰连外套都顾不上穿,直接拿起车钥匙往孤儿院开去。

他喝了酒,精神却是异常的清醒,一连闯了几个红灯,当看见孤儿院近在眼前,他嘴角露出笑容,安宁,我来了。我来接你回家……

楼明翰扔下车就往孤儿院跑,可大半夜的铁门早就锁死了,他用力拍打着铁门喊着顾安宁的名字。

弄得铁门哐当哐当作响。

不一会儿屋子里的灯亮了,顾院长烦躁的披着衣服出来轰他,“你走!安宁不想见你,去找你的女人!”

“安宁就是我的女人!”楼明翰身上缠绕着酒气,扯着嗓子,“你让她出来!”

“她不会见你的!”顾院长见楼明翰不为所动,直接拿起院子里的扫把就往楼明翰身上打,可楼明翰到底是一米八多的个子,即便喝了酒力气也很大,直接拽着拖把将人拽到面前,“顾阿姨,我和安宁之间有误会!你让我见她,我会跟她解释清楚!”

“那……你那个女人呢?”

听到对方提起沈簌,楼明翰烦躁的挠挠头,声音低沉,“我明天就跟她离婚!”

“这可是你说的!”

顾院长脸色难看的给楼明翰开了门,心里却偷着乐,楼明翰道了谢连忙往屋子里冲过去,等他推门进去,就看见顾安宁正温柔的坐在床边怀里抱着个碎花枕头,灯光笼罩着她白皙小巧的脸,满脸温柔。

“宝宝乖,宝宝睡觉觉,睡着了爸爸就来接我们回家了。”

看着她温柔的模样,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下来,楼明翰激动的上前攥住顾安宁的胳膊。

“安宁,你怎么了?”

“你……你是谁?!你别碰我的孩子!不要,不要打掉我的孩子!”顾安宁忽然瞪大了眼睛死死的抱着怀里的枕头,警惕的看着对面的楼明翰,楼明翰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切,这会儿顾院长已经进屋,他望着缩在角落里的顾安宁,艰涩的开口,喉咙发紧,“她怎么了?”

“哎……”顾院长叹了口气,温柔的安慰了顾安宁两句才解释道,“自从她从别墅回来就变成这样了,脑子时清楚时不清楚,楼总,我们安宁是个好孩子,如果你不喜欢她,你就放过她吧!”

听着顾院长的声音,楼明翰喉头像是梗着什么,难受的鼻子泛酸。

他轻轻地走过去,将顾安宁揽在怀里,“安宁,我爱你,孩子还会再有的,你别这么为难自己。”

顾安宁抬头懵懂的看着他,“你是谁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9章 安宁,我来接你回去


“我,我是坏蛋。”楼明翰长长叹了口气。

顾院长见到这副情况抹了抹眼泪退了出去,只希望楼明翰是在真心的吧。

他哄了好久,顾安宁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抱着碎花枕头非说是自己的宝宝,他一个大男人,愣是陪着她玩了几个钟头的过家家才顾安宁哄睡着。

均匀的呼吸声从身边传来,看着这张白皙的脸,楼明翰粗糙的指腹抚摸着她。

“安宁,对不起。”

如果不是他,她现在还在和哥哥相依为命吧?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没了孩子,而且还……楼明翰恨不得给自己两拳,眼前这个女孩儿将人生中最美好的三年全都浪费在他身上了,可是他居然还不知道珍惜!

楼明翰脱掉鞋子躺在床上,和顾安宁钻进同一个被窝里,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心里才觉得踏实了点。

这段时间以来他甚少合眼,现在她在身边,他只觉得安心。

顾安宁如同往常一样掀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楼明翰那张近在眼前的脸,嘴角蓦地翘起来,她刚想如同以前一样给他一个吻,可一些记忆却突如其来的闯进了脑子里。、

他让她从别墅里滚出来。

他叫了医生给她堕胎。

他在婚礼现场护着沈簌,他们的婚纱照变成了他和沈簌的……

楼明翰一睁眼就看见顾安宁正低头看着他,他弯了弯唇角,抬起胳膊就像勾着她亲吻,可顾安宁却一把推开他!

“你怎么在这?”

“安宁,我来接你回去。”

“回去?!”顾安宁裹着被子下床,冷笑,“回去做什么?你不是都有了沈簌了吗,让我回去继续给你当情人?你忘了你在婚礼现场怎么说我的了!”

看着楼明翰脸上迷人的笑,顾安宁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他怎么还能这么坦然?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

“不,这次不当情人了,我们结婚,结婚好不好?”

“楼明翰,你够了!我之前答应过你,如果沈簌回来我就离开,现在你也别来纠缠我!”

楼明翰脸色立刻拉了下来,等顾院长赶来时就看见他正抱着衣服被顾安宁轰了出来,寒风凌冽,偏偏楼明翰还露出健壮的胸肌和人鱼线。

“你滚,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顾安宁直接拿过院长的扫把就往楼明翰身上砸,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急促的刹车声,随后沈簌便赶了过来,她看见这个样子疯了一样冲过去狠狠地推了一把顾安宁!

“顾安宁你这个贱人!你和明翰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别想在gouyin他,也别想嫁给他!”

顾安宁这段时间以来本来就精神不太好,怎么打得过沈簌,立刻被沈簌推倒在地上,楼明翰反应过来,立刻大喝一声,“沈簌!你别闹!”

“啊!”

可是沈簌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她趁着顾安宁不注意直接推了她一把,毫无防备的顾安宁踩在身后的洗手池上,脚下一滑直直的摔了下去。

“安宁!”

“疼……”

楼明翰脸色大变,顾不得别的冲过去想要将顾安宁抱起来,却蓦然发现她双腿间一片鲜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10章 孩子没有保住


“安宁!安宁你醒醒!”

楼明翰脸上青筋暴起,沈簌也吓到了,颤抖着往后推,喃喃自语,“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是她自己摔倒的!”

“滚!”楼明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吓坏了沈簌。

他抱着已经昏迷过去的顾安宁,立刻往门口的车上跑,顾院长见到这个情况也是乱了手脚,一边儿拉开车门一边儿说,“哎呀这可怎么办!?”

楼明翰从未像今天这么害怕过,看着脸色苍白的顾安宁,他无比后悔当初逼迫她喝了堕胎药,是不是因为没堕干净所以她身体才会这么虚弱?

顾院长在车后座上照顾着顾安宁,楼明翰则是直接将车开了出去,他手心里一次冷汗,还通知了家庭医生立刻过来,到了医院,楼明翰抱着顾安宁往手术室冲。

“嗯……”怀里的女人低吟一声,他立刻放低了速度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安宁,安宁我在,你别怕,我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孩子,我的孩子……”她眼神朦胧的喊着,等听清楚说的是什么,楼明翰心如刀绞,医生已经接到通知跑了过来。将顾安宁放到病床上的那一刻,医生只是瞥了一眼,就责怪的看着楼明翰,“怎么搞的?立刻送手术室,孩子能不能保住很难说。”

孩子不能保住?

望着病床上苍白的顾安宁,楼明翰如遭雷击。

医院的夜晚很安静,病床旁的心电仪时不时的发出滴滴的声音,楼明翰双眼布满了血丝,下巴处已经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看起来有些狼狈。

“对不起,孩子没有保住……”

两天前医生的话像是一把匕首刻进了楼明翰的骨血,他要如何告诉顾安宁,孩子已经没有的事实。

“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昏迷中的顾安宁忽然大喊,声嘶力竭,像是在发泄什么。

楼明翰以为顾安宁醒了,激动的抓住了顾安宁葱白的小手:“安宁别害怕,我就在这里……”

顾安宁只是做了一场噩梦,梦中,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推上了手术台,而楼明翰就在她的面前,无动于衷道:“把孩子拿掉!”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是他亲生的骨肉。

梦中的顾安宁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刻骨的疼痛告诉她,孩子真的消失了。

“安宁我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楼明翰轻声诱哄,看着顾安宁那布满汗水的鬓角,痛楚渐渐从心脏处蔓延开来。

顾安宁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眼时,便被眼前的楼明翰给吓到了,下一秒,顾安宁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我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我不会要求什么,只要这个孩子……”

见顾安宁用这样低声下气的语气哀求着他的时候,楼明翰心口处一阵抽痛。

“安宁,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我们可以生很多很多孩子的。”楼明翰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顾安宁孩子已经没有的事实,只能换一种方式。

顾安宁脸上的希冀瞬间消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第10章 孩子没有保住


“安宁!安宁你醒醒!”

楼明翰脸上青筋暴起,沈簌也吓到了,颤抖着往后推,喃喃自语,“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是她自己摔倒的!”

“滚!”楼明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吓坏了沈簌。

他抱着已经昏迷过去的顾安宁,立刻往门口的车上跑,顾院长见到这个情况也是乱了手脚,一边儿拉开车门一边儿说,“哎呀这可怎么办!?”

楼明翰从未像今天这么害怕过,看着脸色苍白的顾安宁,他无比后悔当初逼迫她喝了堕胎药,是不是因为没堕干净所以她身体才会这么虚弱?

顾院长在车后座上照顾着顾安宁,楼明翰则是直接将车开了出去,他手心里一次冷汗,还通知了家庭医生立刻过来,到了医院,楼明翰抱着顾安宁往手术室冲。

“嗯……”怀里的女人低吟一声,他立刻放低了速度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安宁,安宁我在,你别怕,我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孩子,我的孩子……”她眼神朦胧的喊着,等听清楚说的是什么,楼明翰心如刀绞,医生已经接到通知跑了过来。将顾安宁放到病床上的那一刻,医生只是瞥了一眼,就责怪的看着楼明翰,“怎么搞的?立刻送手术室,孩子能不能保住很难说。”

孩子不能保住?

望着病床上苍白的顾安宁,楼明翰如遭雷击。

医院的夜晚很安静,病床旁的心电仪时不时的发出滴滴的声音,楼明翰双眼布满了血丝,下巴处已经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看起来有些狼狈。

“对不起,孩子没有保住……”

两天前医生的话像是一把匕首刻进了楼明翰的骨血,他要如何告诉顾安宁,孩子已经没有的事实。

“不…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昏迷中的顾安宁忽然大喊,声嘶力竭,像是在发泄什么。

楼明翰以为顾安宁醒了,激动的抓住了顾安宁葱白的小手:“安宁别害怕,我就在这里……”

顾安宁只是做了一场噩梦,梦中,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推上了手术台,而楼明翰就在她的面前,无动于衷道:“把孩子拿掉!”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是他亲生的骨肉。

梦中的顾安宁已经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刻骨的疼痛告诉她,孩子真的消失了。

“安宁我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楼明翰轻声诱哄,看着顾安宁那布满汗水的鬓角,痛楚渐渐从心脏处蔓延开来。

顾安宁睁开泪眼朦胧的双眼时,便被眼前的楼明翰给吓到了,下一秒,顾安宁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我求求你,不要伤害孩子,我不会要求什么,只要这个孩子……”

见顾安宁用这样低声下气的语气哀求着他的时候,楼明翰心口处一阵抽痛。

“安宁,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孩子,我们可以生很多很多孩子的。”楼明翰不知道该怎么告诉顾安宁孩子已经没有的事实,只能换一种方式。

顾安宁脸上的希冀瞬间消失。

继续阅读《只想留在你身边》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