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萧景深(一诺倾城深爱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诺倾城深爱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晓
简介:大雨滂沱,泼墨一般笼罩整个黑夜
一道闪电划破,照亮雨夜下一张苍白的脸
苏晓撑着伞,有些紧张地看着远方
景深答应过自己,今天晚上,他会回家的

角色:苏晓,萧景深
苏晓,萧景深(一诺倾城深爱你)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一诺倾城深爱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能不能留下来


大雨滂沱,泼墨一般笼罩整个黑夜。

一道闪电划破,照亮雨夜下一张苍白的脸。

苏晓撑着伞,有些紧张地看着远方。

景深答应过自己,今天晚上,他会回家的。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钟了,却还不见人影。

难道,他又反悔?

苏晓攥着伞的手微微一紧,漆黑的眸中闪过一丝无措。

突然,远处闪起一道亮光,一辆和黑夜融为一体的豪车划破夜色而来。

景深,是景深的车。

苏晓一喜,赶忙走了过去。

吱,车子紧急停下,水花四溅,苏晓的衣服,顿时湿了一半。

苏晓浑然不觉,只是一脸喜色地说道:“景深,你……”

“蠢货,你不知道躲吗?”她的话音未落,男子怒气冲冲地下了车。

男子五官精致,眉宇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邪肆。

此刻,他墨色的眸子紧盯着苏晓因为被溅湿,而显得格外贴身的衣服,眸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我……”面对着男子突如其来的怒气,苏晓有些慌。

眼前这个男人,是萧景深,是她的丈夫,更是掌控她命运的帝王。

看着苏晓因为紧张而瑟瑟发抖的样子,萧景深强忍住怒气,压抑着说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丢人现眼吗?”

说着,他已经大步朝里走去。

“哦。”苏晓慌乱地应了一声;“我……我来给你撑伞。”

“不需要。管好你自己就行。”萧景深的声音略带着讽刺。

将淋湿的西装外套挂了起来,萧景深拿下领带,解开衬衫嘴上的两颗纽扣,然后有些不耐烦地看着苏晓:“说吧,找我回来什么事。”

“你……你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家了。”苏晓轻声说道:“我们是夫妻,你总该要回家才好。”

萧景深的眸光顿住,他看着苏晓,心中泛上一丝说不出的期待。

他挑了挑眉:“女人,你该不是……想我了吧?你爱上我了?你不至于这么蠢吧。”

“不,不是。”苏晓连连摆了摆手。

她和萧景深的结合,一开始就是一场交易。

爱这个词,太过难得,她根本想都不敢想。

否认地还真快!萧景深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那你让我回来干什么?”萧景深的声音冷了下来。

苏晓有些紧张地抓着衣服,然后说道;“我……我……”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萧景深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我可不想因为你,浪费了我无比丰富的夜生活。至于你,你还是去换身衣服,早点睡吧。”

这个女人身体本来就弱,身上的衣服湿成了这样,还不知道去换。

简直蠢死了。

萧景深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

背后却传来一道微微发抖的声音。

“景深,你……你等等。”

“又要干什么?”萧景深不耐地转身。

然后,他的瞳孔猛然一缩,眸底闪过一丝灼热。

苏晓的手,正颤抖地解着上衣的纽扣。

上衣,已经被解开了一半。

她雪白的肌肤,有着惑人的吸引力。稍往下的地方,傲人的胸围呼之欲出。

再加上她的衣衫半湿,衣服紧紧地贴在身子上,迷人的腰线更是音乐可见。

萧景深的呼吸,一下子炙热了起来。

感受着萧景深仿佛要把她吞食入肚的眼神,苏晓的手指颤抖着,她想要继续解纽扣,一连试了几次,却怎么都解不开。

“女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萧景深的眼神,一下子幽深了起来。

苏晓的声音微微发颤:“我知道。我……我们是夫妻,我们结婚已经一年了,我们也该……”

萧景深没有再听下去,他上前,一把将苏晓扛了起来,直接往卧室走。

苏晓趴在他的肩膀,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还好,萧景深对她并非完全没兴趣。

这样,她应该可以完成婆婆交代的事情,哥哥的医药费,也就能保住了吧?

碰。

苏晓直接被扔到了大床上。

然后,一道精壮的身躯压了上来。

浓厚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将苏晓整个人环绕。

萧景深凑在她的耳边,声音嘶哑;“苏晓,这是你自找的。送上门来的东西,我可没有拒绝的理由。”

苏晓没有回答,她咬了咬下唇,缓缓闭上了眼睛。

萧景深低头,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苏晓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双手紧紧地攥住床单。

她很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些什么。

她也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可是为什么……

心脏还是一阵阵的抽痛。

曾经说好要天长地久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有了未婚妻。

她也已经有了自己的丈夫。

曾经的约定,早就已经不作数了。

苏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段感情,从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在念念不忘,此时此刻,她也该放下了。

可是不知为何,心中还是泛上了一丝悲凉的感觉。

苏晓的眼眶有些发涩,不由自主沁出了几滴眼泪。

就在此时,雄性荷尔蒙的气息突然消退,身上的压迫感也随之消失。

苏晓猛然睁开眼睛。

萧景深,正一脸冰冷地看着她,眼底是能够焚烧一切的怒火。

“你在哭?”萧景深一把拎住苏晓的衣领:“又在想陆擎了?”

“我……”心底的那个名字蓦然被说穿,苏晓不由慌乱了起来:“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水性杨花,天性yindang?还是不知廉耻,自甘下贱?”萧景深的声音嘲讽;“你可别忘了,你心心念念的陆擎,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而且,他们很快就要成婚了!”

“我知道!”苏晓身体微颤:“我跟他之前的感情,已经是过去式,我并没有想要做什么!”

“是。你并没有想要做什么,你只不过是顶着萧太太的名义,然后整天整天地想着别人罢了。”萧景深咬着牙:“你刚刚这么主动,我还以为你真的对我……”

苏晓有些畏惧地看着他。

萧景深突然重重地捶了一下床:“苏晓,我真是疯了才会想要上你这种货色!我萧景深,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要跟你这种水性杨花的贱人纠葛!”

他话说的难听,苏晓的脸色,也不由苍白了起来。

她的嘴唇微颤,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萧景深看着她一副受惊小白兔的样子,心中涌上来一阵莫名的烦躁,他直接转身:“算了,我还有事,我……”

“景深。”苏晓急了,突然用力从背后抱住了萧景深:“你今天晚上,能不能留下来?”

她的手心冰凉,却有一种灼热的温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二章 叫吧


萧景深却一根根地掰开她的手指,然后一脸冰冷地看着她:“抱歉,我今晚,已经有约了。”

“那你,能不能把人约到家里来?”苏晓更急。

萧景深不由眯了眯眼睛:“女人,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苏晓缩了缩头,然后轻声说道:“妈听说你这半个月都没有回家,而且在外面玩的很疯。她……她担心你的身体,让我一定想办法把你留在家里,如果,如果我做不到的话……她就要停了我哥哥的医药费。”

一口气说完,苏晓低着头,没敢去看萧景深的表情。

良久,房间中响起一声轻笑:“原来是这样。哈哈,果然是这样。是呢,要不是为了你哥哥,你哪里肯这么千辛万苦地来gouyin我。”

萧景深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自嘲。

苏晓咬了咬下唇;“那你……能不能……”

“好。”萧景深断然说道;“如你所愿。以后,我会回家。但是你知道,我可舍不得我那众多的女朋友……”

“没关系的,你可以把她们带到家里来。只是最好小心些,别被妈知道了。”苏晓立刻说道。

她跟萧景深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只要能够保住哥哥的医药费,萧景深要做什么,她不在乎。

“真是个大度的好妻子。”萧景深的神情更冷了,他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一个号码:“给你半个小时,到天山路67号来。”

“你满意了?”然后,萧景深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晓。

“谢谢你。”苏晓一脸感激地说道。

“谢?”萧景深上前一把,紧紧捏住她的下巴:“但愿你不要为了这个谢字后悔。”

半个小时后。

门铃声响起。

苏晓赶忙去开了门。

门口处,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妩媚女子。

这个女子,苏晓竟然还认得。

“你……你不是那个天后楚月吗?”苏晓的眼睛猛然睁大。

楚月淡淡地瞥了一眼苏晓,然后,有些倨傲地说道:“你是这里的佣人?景深呢?他在哪里?”

佣人……

苏晓的眼中闪过一丝难堪,但她并没有辩解什么。结婚的时候,她和萧景深就有言在先,绝对不在外人面前,暴露两人的夫妻关系。

天后应该就是萧景深等着的娇客了,他不会想让天后知道,自己是他的妻子的。

“楚小姐请。”苏晓收拾好情绪,让开了位置出来。

楚月妖妖娆娆地进了门,一看见沙发上的萧景深,她的眸光,瞬间比春水还要多情。

“景深,你怎么这么突然叫人家过来嘛,人家都没怎么打扮,就匆匆赶过来了呢。”楚月柔弱无骨地瘫到了萧景深的怀里。

萧景深一手搂住她的肩膀,一手调笑地抬起她的下巴;“怎么?不喜欢我叫你过来?”

“怎么会。”楚月嘟了嘟嘴巴:“我就是怕你不喜欢我素颜的样子。”

素颜?

苏晓默默地看了一眼楚月那浓妆艳抹的样子,然后又收回了目光。

“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萧景深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

“讨厌。”楚月轻轻地捶了捶他的胸膛。

萧景深弯了弯唇角,直接弯腰,将楚月抱了起来。

“哎呀,还有佣人在呢?”楚月故作娇羞地看了一眼苏晓。

“佣人?”萧景深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苏晓,然后抱着楚月,故意从她身边穿过。

苏晓低着头,一言不发。

她那无动于衷的样子,莫名地让萧景深不满,他冷笑了一声,故意说道:“我和楚小姐,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守在卧室门口,一步都不许离开。”

“啊?”苏晓有些不解。

“听见了吗?”萧景深眯了眯眼睛。

“听见了。”苏晓赶忙应了下来。

楚月凉凉地看了一眼苏晓,不过是清汤寡水的样貌,和自己没有可比性。

确认苏晓没有威胁后,她柔柔地往萧景深的胸口蹭了蹭:“景深,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你急了?”萧景深轻笑了一声,抱着楚月就进了卧室。

卧室的门被关上,苏晓叹了一口气,认命地站到卧室门口。

不管萧景深有多么荒唐,只要他能够回家,只要能够保住哥哥的医药费,她什么都不在乎。

进了门,萧景深脸上的笑容一收,面无表情地将楚月扔到了床上。

他的动作太重,楚月微微吃痛。

她蹙了蹙眉头,似嗔还羞地看着萧景深:“景深,你弄痛人家了。”

楚月的妆容精致,姿态妖娆,不管是谁看了,都得说一声,尤物!

萧景深却突然皱了皱眉。他想起苏晓那常年不施粉黛的样子,虽不惊艳,却让人看着很舒服。

楚月身上,还喷了香奈儿最新款的昂贵香水,可萧景深这时候想起的,却是之前靠近苏晓时,她那清新好闻的体香。

萧景深半天没有反应。

楚月换了个姿态,妖娆地说道:“景深,你不来吗?”

她抬了抬腿,裙子自然向上,露出一双无数人魂牵梦绕的美腿。

萧景深皱了皱眉头,然后突然说道;“下来。”

“啊?”楚月愣了一下。

“我说,别躺在床上,下来!”萧景深说道。

这床上,全是苏晓的味道。

不知道为何,只要一想到,苏晓的味道,会被眼前这个女人破坏殆尽,他就莫名不爽。

“景深,我跑了一天通告,很累的,我不要下床嘛。”楚月电力十足地朝着他抛了个媚眼。

萧景深不为所动,声音冷淡:“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我拉你下来?”

萧景深的样子,丝毫不像是开玩笑。

楚月愣了一下,然后娇笑了一声,仪态万千地下了床,然后,伸手去挽萧景深的脖子;“景深,我们……”

萧景深一把抓住她的手,然后把她按到椅子上:“坐好。”

楚月目光一动,娇媚地说道:“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叫吧。”萧景深往沙发一靠,淡定地说道。

“恩?”楚月傻了:“叫,叫什么?”

“叫床?不会吗?”萧景深挑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三章 怒火


楚月的目光顿时媚色一片,萧景深竟然喜欢这种调调。

毫不犹豫的,楚月使出了浑身解数,高高低低地叫了起来。

听着女子娇媚的**声,萧景深的脸上一丝神色也无。

苏晓那个女人,不是想当个大度的妻子,不是什么都无所谓,自己倒要看看,她到底能无所谓到什么程度!

门外。

苏晓听着里头女子婉转的叫声,脸疼的一下爆红。

手有些不自在地攥住了衣服。

萧景深非要她站在门口,就是为了让她听墙脚?

天后在公众面前,多是高贵冷艳的形象,没想到她叫起来的声音,竟然这么妩媚动人,她一个女人听了,都觉得有些受不了。

萧景深,真是艳福不浅!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苏晓听得有些麻木了的时候。

门突然被打开。

萧景深穿着宽松的浴袍,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晓。

“景深,你们家佣人可真听话,她真的乖乖在这里站了这么久诶。”楚月柔弱无骨地半靠在萧景深的身上。

萧景深自然地挽住她的腰肢,眼睛却死死地盯着苏晓。

她的神情一如既往地恭顺,幽潭一样的眸中,半丝波澜都没有。

萧景深,突然就有些绝望了。

这个女人,她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

因为不在乎,所以,无所谓他有几个女朋友,无所谓他带谁回家,甚至如果不是妈MB她的话,她连自己是否会回家,都无所谓!

这样的无所谓,让他的心一点点凉透。

哪怕他们成婚已经一年,可她的心中,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个陆擎。

自己这个丈夫,对他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

萧景深放在楚月腰肢上的手,猛然一紧。

楚月吃痛,却不敢叫出声音来,只是有些迷惑地看了一眼萧景深。

“宝贝。”萧景深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弧度:“刚刚真是太辛苦你了。我家这个佣人,按摩的手艺不错,不如,让她给你按一按?”

“好呀,听你的。”楚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我……”苏晓猛然抬起头来。

萧景深,这是真的要把她当成佣人来使唤吗?

说到底,她是萧景深的妻子!

她可以大度地不去计较他的私生活,可她还没下贱到去伺候他的情人!

“你不乐意?”萧景深似笑非笑看着她,眼底潜藏着一丝灼烧的怒火。

苏晓的双拳紧握,然后很快松开,她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能够伺候楚小姐,是我的荣幸。”

“很好。”萧景深冷冷一笑。

楚月趴在沙发上,露出光滑的背部。

苏晓的手,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按摩着。

“力道太轻了,都没什么感觉呢。”楚月懒洋洋地说道。

苏晓加重了力道。

“这么重,你打算痛死我啊?”楚月一下子叫了起来。

“对……对不起。”苏晓赶忙又放轻力道。

楚月不满地瞪了她一眼,才撒娇地对着萧景深说道:“景深,你这个佣人,手艺也不怎么样呀,下次,我推荐几个好的按摩师给你。”

萧景深抬头,看着苏晓:“听见没有,楚小姐说你的手艺不怎么样。你继续按,不要停。一刻不能让楚小姐满意,你就一刻不要停。”

“……是。”苏晓咬了咬牙,动作越发小心翼翼了起来。

楚月娇笑了一声:“景深,这是不是太麻烦你家佣人了?”

“没事,只要能让你舒服哪怕一点点,就算她做出贡献了。”萧景深挑了挑眉。

“你对我真好。”楚月一脸感动地看着他。

之前,萧景深并不碰她,只是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楚月还以为萧景深是对她有哪里不满意了。

现在看起来,萧景深,还是很疼爱她的。

“那当然,你可是我的小宝贝。”萧景深调笑着说道。

“讨厌。”

这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热火朝天。

苏晓低着头,手上机械地用着力。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按下来,她的手指早已经酸痛地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楚月不叫停,她也不敢停。

虽然手指已经麻木地动不了,可她还是咬紧牙关,一下下地继续。

萧景深虽然还在跟楚月说着话,目光却始终放在苏晓身上。

看着苏晓那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他的心中不由涌上来一阵无名火。

这个女人,她就非要这么倔强?

她连开口求饶都不会吗?

眼看着苏晓的额头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萧景深不由微微有些后悔了起来。

他只是对苏晓的无所谓感觉有些生气,想要给她一些小小的惩罚,可此刻,看着苏晓那吃力的样子,萧景深又心疼了起来。

可是他自己放出去的话,又不好收回。

这该死的楚月,她有没有眼力见?都这么久,怎么都不叫停?

还有苏晓!

她干嘛就这么听话?

楚月不叫停,她就真的不停?

手指已经没有了触觉,苏晓麻木地动作着,突然,她手一颤,指甲直接划过了楚月的后背。

“啊。”楚月顿时尖叫了一声。

“对,对不……”苏晓有些慌乱地说道。

“啪!”

苏晓的头偏向了一边。

楚月刚刚,竟然毫不犹豫地打了她一个巴掌。

萧景深愣了一下,一把抓住楚月的手,墨色的眸中仿佛有金色的火焰:“你干什么?”

他的动作很重,楚月吃痛,却一点都不敢叫!

她从未见过萧景深这么可怕的样子。

他看着自己的眼神,简直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洪荒巨兽。

为什么?

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楚月的心思急转,难道,就因为她打了那个女人一巴掌?

那只是个女佣啊!

楚月定了定神,眼底露出一个柔弱的神情:“景深,我,我的背被她的指甲划了,你知道的,我明天的广告要露背呢,这要是留下点什么伤痕,我……我还怎么拍广告啊!我也是一时着急……”

“一时着急是吗?”萧景深扭头看着苏晓。

她还是保持着原先的那个姿势,一动也不动。

萧景深的心中, 顿时泛上一阵莫名的情绪来。

他冷冷地看着楚月:“既然如此,那明天的那个广告,你就不要拍了,这样的话,你就不用着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四章 表白


“什么?”楚月抬头,眼底闪过一丝震惊。

广告,广告不用拍了?

这可是她花了好长时间,才争取到的广告。

“景深,我……”楚月一贯能屈能伸,她赶忙说道:“我知道错了,这广告……”

“你可以走了。”萧景深没有听她废话的意思,只是神情冷冽地说道。

“我……”楚月还是不甘心。

她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有这样一个下场。

“要我说第二遍吗?”萧景深眼中带上了一丝危险的光芒。

楚月咬了咬牙,不敢再说话,拿着包就离开了。

萧景深神情复杂地看着苏晓,然后走过去;“你……痛吗?”

苏晓摇了摇头,有些茫然地看着萧景深:“你……为什么……”

和楚月一样,她不明白,萧景深刚刚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火。

为了自己?

苏晓可不敢这么自恋。

看穿了苏晓的疑惑,萧景深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以为我发火是为了你不成?”

“我没这么想。”苏晓一脸的平静。

萧景深的心中微涩,话语却更加冰冷:“没这么想就对了。女人,最要不得的就是自作多情。我刚刚之所以惩罚楚月那么女人,是因为她越线了!

你毕竟是我的妻子,萧家的女主人,她还没有这个权力对你动则打骂!所以,我维护的,是萧家的尊严和脸面,并不是你,知道吗?”

“知道了。”苏晓乖巧地点头点头。

心中却不由腹诽,之前自己给楚月按摩的时候,他怎么就不维护萧家的尊严和脸面了?

不过,萧景深这个人一向难懂,她还是不要提问,以免惹恼了这个男人。

苏晓这么乖巧地应了下来,萧景深心中的怒火,反而更加旺盛了。

他深吸了几口气。

他之前选择不回家是正确的,否则,他要短命好几年。

萧景深冷哼了一声;“懒得和你多说了,夜深了,睡觉!”

“好的。”苏晓赶忙应道:“景深你睡主卧,我去客房。”

“客房?”萧景深一把拉住她,然后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们是夫妻,没有分房睡的必要吧?你之前不挺主动的吗?现在开始装什么贞洁烈女,已经太晚了吧。”

“我……”苏晓咬了咬牙,然后低头;“我知道了。”

苏晓意料之中地服了软。

萧景深却很快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了。

这个女人,就如同小猫一样地蜷缩在衣角,月光下,她的面容,竟然该死地格外好看。

苏晓明显也有些紧张,她的胸膛不停起伏着,呼吸也有些急促。

萧景深想,如果他想要的话,这个女人,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可是,一想到先前,苏晓躺在自己身下苍白的样子,萧景深就什么兴致都没了。

他渴望这个女人已经渴望了这么久,久到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相信。

但,只要一想到,她的心中,此刻还装着另一个男人。

萧景深的骄傲,就不容许他做出任何举动来。

夜深,苏晓大概是累了,虽然紧张,但还是慢慢睡了过去。

萧景深扭头看着她,眸光复杂。

他伸手,想要去触碰她的脸。

突然,苏晓嘤咛了一声,萧景深的手,迅速收了回来。

他不喜欢在感情上吃亏。

他爱她,她却爱着另一个他。

既然如此,他爱她,永远都会是一个秘密。

苏晓,你不爱我,我却也不想放你走。

我们两个,一直这么相互折磨,也挺好。

翌日。

澜宇建设。

苏晓刚刚在办公室坐下,突然,一束巨大的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哇哦。”办公室中,顿时响起了一阵阵起哄的声音。

苏晓还没反应过来,花背后,已经露出一张俊朗的脸。

是陈恒,公司的一个同事。

“晓晓,我喜欢你,你能当我的女朋友吗?”陈恒一脸深情地看着她。

这……这算是被表白了?

苏晓一下子都愣住了。

这……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表白!

之前和陆擎那段情,是她倒追地人家。

后来跟萧景深,那就更别提了。

这一刻,听见这一声简单“我喜欢你”,苏晓竟然都有些感动。

只可惜,该拒绝的, 还是要拒绝。

苏晓笑了笑,说道:“对不起,我说过的,我已经结婚了。”

“晓晓,这种借口,你觉得我会相信吗?”陈恒一脸自信的样子:“晓晓,如果你真的结婚了,为什么你从来不戴戒指?”

“因为我戴着不习惯。”

“好,就算是这个被你解释了。那么,你来这里工作一年多了,你老公为什么从未出现过?就连公司组织的那几次可以带家属的旅游活动,他也不来?”陈恒明显是早有准备。

“他……他比较内向,不喜欢见人。”苏晓随后编了个理由。

陈恒却笑了:“晓晓,你不用再编理由了。就算你真的有老公,我保证,我比他更爱你!现在社会,结婚了又不是就不能离婚了。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考虑考虑我!”

陈恒觉得,苏晓所谓的那个老公,肯定是假的。

既然这样,他人长得不错,家庭条件也不差,追求苏晓,成功率应该很高才是。

“抱歉,我真的……”苏晓正要再次拒绝,突然,她的目光一缩,接下来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苏晓突然不说话了,陈恒不由笑了:“晓晓,是不是根本想不出理由来拒绝我了?我看你不如……”

“你们一大早,可真热闹。”

一道冷冽似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陈恒愣了一下,一转身,就看见了萧景深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在说些什么呢?说出来让我也听听。”萧景深说道。

陈恒自诩追求苏晓的事情,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便也笑着说道:“萧总,我在追求晓晓呢。你说晓晓,她说自己已经结婚了,可她来公司一年多了,她那老公连个面都没露过。依我看,她那老公,要么是根本不存在,要么是一个怂货。萧总你帮我劝劝晓晓……”

陈恒没发现萧景深越来越黑的脸色,仍然说的不亦乐乎。

苏晓听不下去了,不由拉了拉陈恒。

“晓晓,你拉我干什么?你是不是打算答应我的追求了?”陈恒一脸惊喜地看着苏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五章 难缠的客户


苏晓;“……”

少年,我这是在救你啊!

萧景深看着两人的互动,脸色更黑了。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苏晓,然后说道:“很好!”

说完,他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

“萧总,这是什么意思?”陈恒一脸茫然。

苏晓心中却不由暗自叫苦。

陈恒犯的蠢,多半要她来承受后果了。

这么一想,苏晓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回了座位上。

“晓晓,你还没说,你到底答不答应我的追求呢。”陈恒执着地问道。

苏晓正要说话。

突然办公室中滴滴滴一片,所有人的手机都响了起来。

大家打开手机一看。

公司群中,潜水千年,几乎不露面的萧大总裁,这时候突然发言了。

很简短的一句话。

“从今天起,公司员工之间,眼睛谈恋爱!”

苏晓一下子无语了。

这竟然还有错字,可想而知萧大总裁此刻的心情,是有多么激动!

“从今天起,公司员工之间,严禁谈恋爱!”

萧景深纠正了错字,飞快地再发了一遍。

“啊?不能谈恋爱了?”

“要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啊。”

员工们顿时一片哀声。

陈恒也傻在了哪里。

他总感觉,这个规定的出台,跟他有着莫大的关系……

应该也不至于……他也没做什么啊?

难道是怕影响工作?

陈恒郁闷不已,苏晓却有了现成的借口,她对着陈恒笑了笑:“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公司规定,员工之间,不能谈恋爱。”

这个理由简直太有力量,苏晓说的十分理直气壮。

陈恒;“……”

解决了陈恒的问题,苏晓松了一口气,终于有心情研究她的设计图。

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各种各样难缠的客户,她见得多了。

只是,这一次的客户,却格外地难缠。

这客户,即将要新婚,一开始,她就指定自己来做新房的室内设计。

苏晓问过客户的需求之后,做了一版又一版的设计,却每次都被对方全部推翻。

今天,已经是她第十次改稿子了。

“晓晓,你这客户,也太难缠了吧?”旁边的同事凑过来,不由说道。

苏晓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

一边说着,苏晓已经认命地开始改设计。

根据客户之前提出的建议,苏晓做了一些完善之后,在下班之前,把设计图发了过去。

她整理了下东西,正准备要下班。

突然,邮件闪了起来。

打开一看。

是那个客户。

“不行,这设计要重做。”

苏晓不由皱了皱眉头。

她把设计发过去,才十秒钟!

十秒钟时间,客户就已经得出要重做的结论了?

苏晓不由有些生气了起来。

本来嘛,改稿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她也乐意根据客户的需求,进一步完善自己的设计。

可是区区十秒钟时间,客户怕是连看一遍稿子都做不到,他就直接要求重做。

这根本是在故意为难人。

苏晓又不是泥做的,她也有自己的脾气。

她正要发邮件,让客户另找高明的时候。

又一份邮件跳了出来。

“算了,你的领悟力实在太有限了。这样,六点钟,到你公司附近的遇见咖啡馆来,我跟你面谈!”

苏晓想了想,回了一封邮件;“好的。”

既然客户都这么说了,那就面谈一次吧。如果之后还是这样频繁改稿,这声音,她肯定是不能做的。

离六点钟,只剩下半个小时。

苏晓收拾了一下,就往楼下走。

“晓晓。”公司门口处,陈恒似乎是特意在等她。

“恩。”苏晓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自己的拒绝,还不够明显吗?

陈恒咬了咬牙,一脸认真地说道:“晓晓,我仔细想过了。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虽然澜宇的待遇,公认是业界最好,但是,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话,我可以主动辞职!”

苏晓不由被震住了。

原本以为,公司员工之间,不能谈恋爱这条,就已经能够让陈恒死心。

她却没想到,陈恒竟然宁愿换工作,也要继续追求自己。

这样的认真,值得自己用认真去回应。

苏晓想了想,说道:“陈恒。我没有骗你。我真的已经有丈夫了。”

苏晓的神情严肃,陈恒不由愣住了:“你……你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苏晓真诚地说道:“我结婚,已经有一年了。”

陈恒咬了咬牙;“你……那你,爱他吗?”

“爱?”苏晓愣了一下, 然后笑着说道:“这个词语,太过奢侈。但是,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我也不想改变。”

陈恒的眸光一下子黯淡了下去,良久,他问道:“那如果……你没有结婚,你会考虑我吗?”

他有些期待地看着苏晓。

苏晓笑了笑:“你这么好,我肯定要考虑你啊。”

苏晓应地真诚,陈恒这才勉强好受了一些。

“晓晓,我……”陈恒还要再说些什么。

突然,一阵若有如无的冷哼声响了起来。

然后,萧大总裁,面无表情地从两人身边穿了过去。

苏晓;“……”

怎么哪哪都有这个男人!

她突然觉得,自己活不过明天了!

有些心塞地告别了陈恒,苏晓就接到了萧景深的电话。

他的声音很冷:“向前一千米,我停在路边等你。”

等我?

苏晓朝着远处看了看,果然隐隐看见了萧景深的座驾。

“还不过来?还是说,你打算跟你的追求者再好好聊聊?苏晓,别忘了,你是有妇之夫!”萧景深的声音中隐隐带上了一丝怒气。

苏晓完全能够理解萧景深的怒气。

他虽然不喜欢自己,但是自己毕竟是她的妻子。哪怕是为了男人的脸面,他也不会愿意看见自己和别的男人走得近。

苏晓立刻说道:“我没有忘记。我已经和陈恒说清楚了。”

萧大总裁冷哼了一声,听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但是……”苏晓硬着头皮说道:“今天,一个客户约我见面,就在旁边的遇见咖啡厅。我暂时没法和你一起回去!”

“……你是在拒绝我?”

苏晓简直能感觉到那边的萧大总裁那咬着牙齿的声音。

她赶忙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不是不是。可是,我都已经答应客户了……”

那边沉默了许久,然后,萧景深冷冷地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六章 故人


“苏晓,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你到底,要不要上我的车?”

苏晓小心翼翼地说道:“景深,我真的约了客户……”

啪。

萧景深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苏晓就看见那辆黑色迈巴赫,直接绝尘而去。

苏晓不由苦笑了一声,她今天貌似把萧景深惹得够呛……

可是……可是她也很无辜嘛!

又不是她让陈恒表白的,她也确实是和客户有约啊。

“小心眼。”苏晓嘟囔了一句,找到遇见咖啡厅,坐着等客户。

迈巴赫在路上疾驰着。

突然,车子猛然停在路边。

萧景深的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这个该死的女人。

有多少女人哭着喊着要上自己的车,自己都懒得多看一眼。

现在,自己主动邀她上车,她竟然敢拒绝?

呵呵,见客户!

他是不是该为公司员工如此敬业而感到欣慰?

算了,苏晓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他一个电话,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萧景深面无表情地打了一个电话:“你在哪里?我来接你。”

“萧总?”那头的声音惊喜万分:“你怎么想到来找我?”

“不高兴?”

“不是不是,我高兴地快要晕倒了,萧总,我就在……”

萧景深挂了电话,微微挑眉。

听听,听听,这才是被他召唤的正确反应。

苏晓,你以为你有多么不可替代?没有你,我只会更潇洒。

萧景深开车,疾驰而去。

遇见咖啡厅中。

苏晓频频看着手表。

约好的是六点钟,现在已经六点半,客户却还不见踪影。

就在她准备发个邮件,和客户再确定一下的时候,一道娇软的声音响了起来:“苏小姐,你久等了吧。”

苏晓抬头,她的目光瞬间放在了旁边的男子上,眼中闪过一道难以置信的神情。

竟然是他!

怎么会是他!

“苏小姐,这么盯着我的未婚夫看,可不太礼貌哦。”女子笑嘻嘻地说着,然后仰头对着她身边的男子撒娇:“亲爱的,你太有魅力了,设计师小姐,都被你迷住了呢?”

男子宠溺对着她笑了笑:“别闹。”

然后他看向了苏晓:“苏小姐,小曼比较调皮,你不要和她计较。”

温和的话语,疏离的语气。

那些宠溺,那些宽容,曾经属于她,现在,却都给了另一个女人。

这个男子,是陆擎。

是曾经和她有过山盟海誓的男人。

桌子下,苏晓的手紧紧攥在一起。

不仅仅是陆擎,陈曼,也是熟人了。

陈曼一直喜欢陆擎,当初,她和陆擎在一起的时候,陈曼仗着家世,没少用手段折腾她。

那时候,陆擎总是毫不犹豫地站在她这一边,保护着她,呵护着她。

可是现在,他看着自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看着陈曼的眼神,却温柔有加。

心痛地无以复加,苏晓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不会。陈小姐……很可爱。”

“看吧,苏小姐都夸我可爱了。只有你这块木头,只会嫌弃我。”陈曼冲着陆擎撒娇。

陆擎只是对着她笑。

他的笑容这样熟悉,却又这么陌生。

苏晓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抽搐着疼痛。

“苏小姐,是这样。我和陆擎就要结婚了,这次我请你做的设计图,也是我们新房的设计图。你知道的,每个女孩子,都希望有一段完美的婚礼,新房,我是一定要做到最好的。所以,我才会一再让你修改,我不是为难你,我只是……”陈曼滔滔不绝地开始说话。

苏晓却根本没听清她到底说了些什么,她控制不住地看向了陆擎,无数的情绪,都从心底涌了上来。

他好像,瘦了一点。

但是精神很好。

看样子,他恢复地不错。

“苏小姐。”陆擎微微皱了皱眉:“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苏晓慌乱地低下了头。

陆擎直接看向了陈曼:“小曼,我们要不要换一个设计师?”

陈曼笑了,她娇声说道:“不用啦,苏小姐的业务能力很强的, 我就要她设计。亲爱的,你先回避一下,我和苏小姐,单独聊聊。”

“好。”陆擎站了起来,临走前,还递给苏晓一个警告的目光。

这一瞬间,苏晓形容不出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

明明知道陆擎已经彻底忘了她,可在真的见到他之前,自己的心中, 总还残留着一份渺茫的希望。

如今,残酷的现实,不容她逃避。

她在陆擎心中,真的是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了。

“苏小姐,是不是很心痛?”突然,一道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晓不由看着陈曼。

此刻,她已经收起了在陆擎面前时的天真笑容,恶狠狠地伸出了獠牙。

“你……你是故意的。你故意指定我设计你的新房,故意请我出来见面,故意让陆擎一起来……”苏晓咬了咬牙。

陈曼笑了,眼底闪过一丝掩饰不住的恶意:“我当然是故意的!苏晓!以前仗着陆擎宠着你,你在我面前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可你没想到吧?世道轮回,一场车祸,陆擎竟然把你给忘了,而且是彻彻底底地忘了。啧啧啧,你说,他其他人都没忘,其他事情都没忘,为什么偏偏忘了你?能忘记的人,想来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人。”

能忘记的人,想来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人……

苏晓的心有些钝钝的疼,她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因为陈曼说的没有错。

如果不是根本不重要,他为什么,偏偏忘了自己……

看着苏晓痛苦的样子,陈曼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他出了车祸,在床上动弹不得时候,是我,前前后后地照料他。那时候,你又在哪里呢?所以苏晓,现在的待遇,是我应得的。”

她……在哪里呢?

苏晓有些恍惚。

陆擎出了车祸,她心急火燎地要去见他。

却被陆擎的父母拦在了外面。

苏晓至今还记得陆夫人那尖酸的话语。

“你这种女人,你跟我们陆擎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陆家的钱吗?我告诉你,我儿子现在已经忘了你,你给我立刻滚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七章 你不信我?


她实在担心陆擎的情况,她甚至跪了下去恳求陆夫人。

她说,她不要陆家的钱,她什么都不要,她只想要见见陆擎,看看他好不好。

结果。她得到的,只有陆夫人更刻薄的话语。

她一身狼狈地被赶出了医院,连见他一面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候,她的哥哥突发心脏病住院。

更要命的是,治疗心脏病的过程中,哥哥还有了精神分裂的症状,医生说,不管是心脏病的突发,还是精神分裂的症状,都证明哥哥可能受了什么强烈的刺激。

哥哥现在已经无法正常地说话,她无法了解事情的原委,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筹措医疗费用。

父母去世的时候,哥哥十六岁,她才十岁。那么多的亲戚,没有一家愿意收留他们。哥哥就辍学在家,到处打工赚钱,一边照料她的生活,一边供她上学。

她的记忆中,对父母的印象,其实已经很模糊。

哥哥充当了所有父亲母亲的角色。

对她来说,哥哥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只要能够救哥哥,不管让她付出什么代价,她都心甘情愿。

那时候,她强压下对陆擎的思念,拼命地想办法筹钱。

她卖了了家里的那间小破屋,小破屋面积小,位置又不好,最终只拿到十来万。

这远远不够哥哥治病的钱。

她豁出去尊严不要,去找了陆夫人。

她想,她一辈子也忘不了陆夫人那鄙夷的目光。她仿佛在说,看吧,你果然是冲着陆家的钱来的!

陆夫人往地上撒了十万块。

告诉她,她可以拿着这十万块走人,但是以后,不准她再联系陆擎!也不准她告诉陆擎他们两个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她跪下来,一张一张地捡起钱。

后背,是陆夫人那尖锐而嘲讽的目光。

她的心很疼,她的尊严,在摇摇欲坠。

可哪怕再痛苦,再难堪,她只知道,她不能让哥哥出事。

她跪着拿上十万块钱,离开了陆家,也离开了她的爱情。

可两笔钱加起来,还是不够哥哥治病的钱,这时候,萧夫人出现在她的面前,萧景深近来灾厄重重,算命的给看了,说是他今年有点凶险,要度过难关,就需要和八字相合的人结婚冲冲晦气。找来找去,就找到了她的头上。

于是,她嫁给了萧景深,萧家负责了哥哥的医药费。

之后,她听说,陆擎将她忘得彻底,之后,又听说,陆擎有了未婚妻。

她以为,她可以承受住这样的痛苦。

可是此时此刻,亲眼看到陆擎对陈曼的宠溺,她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坚强。

就算如此,她也不想在陈曼面前,露出自己的软弱来。

苏晓的手死死地攥住包,神情却看起来很平静:“我祝福你们。”

“祝福?”陈曼看了苏晓一眼,嘴角微弯:“为了感谢你的祝福,我送你一个礼物吧?”

苏晓还未反应过来,陈曼突然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刷的一下淋到了苏晓的头上。

咖啡滴落,迷住了苏晓的眼睛。

苏晓抹了把脸,有些生气地看着陈曼,她正要说话。

陈曼却已经尖叫了起来;“你太过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陆擎原本在外面等着,听到陈曼的声音,他飞快地赶了回来。

他匆匆看了一眼苏晓,就有些紧张地看着陈曼:“小曼,怎么了?”

陈曼气的浑身发抖:“陆擎……我之前就觉得这个女人好像对你起了心思,我为了给她留面子,才特意让你离开。没想到,你一走,她竟然恬不知耻地说她看上你了,要追求你。我说,我们已经订婚了。她还说什么,订婚又不是结婚,结婚了也能离……我,我一时气急,就泼了她一杯咖啡。我是不是很坏?”

说着,她就扑到陆擎怀里,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你不坏,我的小曼怎么会坏。你做的很好,对付这种女人,就得要这样。”陆擎轻轻拍着陈曼的背,低声安慰着。

苏晓满身狼狈的地坐在那里,心中有着尖锐的疼痛。

她咬了咬牙,忍不住开口:“你说谎,我根本没有跟你说过这种话。”

“那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罗?”陈曼从陆擎的怀里钻出来,有些生气的样子。

苏晓,却分明从她的眼底看到了一丝得意。

“无论如何,我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做过。”苏晓咬着牙。

“陆擎,她……她还不承认!”陈曼一脸委屈地看着陆擎。

陆擎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眼底不由闪过了一丝心疼。

他扭头,冷冷地看着苏晓。

“苏小姐,我要你,为你的行为,对小曼道歉。”

苏晓有些恍惚地看着他。

他什么都不问,就信了陈曼的话。

他还要她道歉!

窒息的感觉蔓延全身,苏晓觉得自己几乎无法呼吸。

苏晓强撑起最后一丝力气,“我说过,我没有说过那些话!”

“你我素不相识,你没有说过那些话,我为什么要拿咖啡泼你?我难道就这么蛮不讲理吗?”陈曼说道。

她得意洋洋地看着苏晓。

她知道苏晓没法解释。

苏晓答应过陆夫人,拿了那十万块,然后,永远不会告诉陆擎她们之间的过去。

“你……”苏晓的脸色苍白,果然说不出话来。

“苏小姐,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跟小曼道歉。”陆擎冷冷地看着她。

苏晓看着他冷淡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可笑。

曾经,他也是这样维护着自己的。

那时候,她觉得无比幸福。

可现在,他却这样维护着另一个女人。

“你……真的不信我吗?”苏晓定定地看着陆擎,眼底藏着太多太多的情绪。

这眼神……

陆擎微微愣了一下,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泛上了一丝说不出的滋味来。

苏晓,这个女人,他是不是曾经见过?

陆擎半天没有说话,陈曼有些急了,她撒娇地抓住了陆擎的手:“亲爱的, 你发什么呆呀?”

陆擎回过神来,他看着陈曼娇美的容颜,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出车祸的时候,陈曼一直辛辛苦苦地照料他,她可是自己要相守一生的女人。

于是,陆擎冷淡地看着苏晓:“我难道不信我的未婚妻,信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八章 我萧景深的女人


陆擎的眉眼冷淡,看着苏晓的眼中,甚至有着淡淡的嫌恶。

苏晓仿佛被一下子扔到了冰水中,心凉不已。

她知道的,她知道陆擎是忘记了她,才会这么对她。

可她此刻的心痛,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啊。

有流泪的冲动,但是苏晓强忍了下来,她固执地看着陆擎:“如果我拒绝道歉呢?”

陆擎冷笑了一声:“我劝你还是听话,否则,我们陆家……”

“陆家怎么样?陆总, 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一道冷冽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陆擎有些惊讶地转头,就看见萧景深满面寒霜地站在背后。

“萧景深?”陆擎有些意外。

萧景深没有理他,他三两步走到了苏晓身边。

他看着她满身狼狈的样子,眸底,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蠢女人,别人泼你的时候,你不会躲吗?”萧景深吼道。

苏晓被吓了一跳,半晌,她才弱弱地说道:“我……我没来得及躲开……”

“没来得及躲开,你不会还手?”萧景深冷笑了一声,突然拿起苏晓面前的咖啡杯,毫不犹豫地泼到了陈曼的身上。

谁也没有没有料到,萧景深会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陈曼结结实实地被浇了一身。

她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突然大叫了起来。

“我辛辛苦苦做的头发,我的包,我的衣服……”陈曼拿起餐巾纸,疯狂地擦着衣服。

“看见了没有,就这么泼!”萧景深看着苏晓。

萧景深还是那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可苏晓发现,自己突然不怕他了。

她噗嗤一声,甚至还笑了出来:“是,我知道了!”

“蠢女人,以后再敢让自己吃亏,我弄死你。”看见她的笑容,萧景深的神情好看了些,但还是脸色臭臭地将她拉了起来。

“等等,萧景深,你这是什么意思?”陆擎没有理会在那边大惊小怪的陈曼,他盯着萧景深拉着苏晓的那只手,心中泛起一丝莫名的不满。

“什么意思?”萧景深冷笑了一声:“欺负了我的女人,还不准我还手了?”

说着,他充满占有欲地把苏晓往旁边一拉。

以往, 他突然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苏晓都会下意识地有所抗拒。

这一次,她却只是静静地靠在他的怀中。

陆擎突然觉得这一幕,无比的刺眼。

他握了握拳:“就算你是萧景深,你也不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来。”

萧景深冷哼了一声,一脸嚣张地说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吗?”

他一副蛮横不讲理的样子,把陆擎和陈曼都气的够呛。

苏晓清清淡淡地开口了:“今天的事情,恐怕是个误会。如你们所见,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所以,不存在我对陆先生心存觊觎这种说法。至于陈曼小姐为什么要突然污蔑我,我也很是奇怪。”

“我家晓晓觊觎陆擎?”萧景深一脸的嘲讽:“开什么国际玩笑,我萧景深,会比不过一个小白脸?”

陆擎的脸色不由难看了起来,他下意识地看向了陈曼。

陈曼有些惊慌地避开了他的视线。

陆擎的眼睛,顿时微微眯了起来。

“我告诉你们,动了我萧景深的女人,这件事情,我跟你们还没完……”

“景深,我们走吧。”苏晓轻轻拉了拉萧景深的手臂。

萧景深冷哼了一声,这才带着苏晓,扬长而去。

咖啡厅中。

陆擎居高临下地看着陈曼,眼底有一丝打量的光芒。

他第一次开始怀疑,陈曼,真的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天真纯洁吗?

感觉到了陆擎的怀疑目光,陈曼整个人都慌了起来,她脸色刷的一下苍白:“擎,那个女人,她,她真的这么说了,我……”

陆擎看着她,突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别紧张,我当然是相信你的。”

看着陆擎一如既往的温和目光,陈曼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娇声说道:“擎,那个萧景深,他也太不讲理了。”

“也不好为了这点小事和萧家翻脸,我们先回去换身衣服。”陆擎柔声说道。

“恩。”陈曼一脸幸福地挽住了他的手。

今天,她特意带着陆擎来见苏晓。

就是想看看,陆擎是不是真的忘记了苏晓。

测试的结果,令她很满意。

陆擎,确确实实,只属于她也一个人了。

陆擎看着陈曼那兴高采烈的样子,眼底却闪过了一个幽深的笑容。

苏晓……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自己看见她伤心的样子时,心中,竟有一丝他自己也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或许,他应该好好调查调查一下,这背后,是不是另有隐情。

萧景深黑着一张脸,把苏晓塞进了车里。

然后,直接启动了车子。

苏晓偷偷看了他一眼:“景深,你之前不是已经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萧景深的脸色一下子更黑了。

他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放弃软玉生香的美好夜晚,跑过来找这个蠢女人。

明明,他都快要接上人了,临了,却又犯蠢地返回咖啡厅。

这样的话,他当然不会跟苏晓说,于是,萧景深挑了挑眉:“我想去哪里,用得着跟你报备吗?你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我是专门来找你的吧?”

苏晓赶忙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这么想。我只是,只是想要谢谢你。”

“谢就不必了,以后少给我丢人就行。”萧景深冷声说道。

“哦。”苏晓乖乖地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她看着飞驰的汽车:“景深,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家!你想顶着这一身咖啡招摇过市?”萧景深冷冰冰地说道。

“我……”苏晓抿了抿唇,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景深……你,你在生气?”

“生气?”萧景深冷笑了一身:“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气你背着我见旧情人?还是气你蠢到连被咖啡都躲不开?苏晓!你以为你是重要的人,值得我为你生气。”

萧景深的面容如同寒霜一般,说的话也有些难听。

如果换做是以前,苏晓肯定会难堪地低下头,然后一句话都不解释。

可是今天,她突然觉得,萧景深也未必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九章 哥哥


苏晓轻声说道:“景深,我不是特意去见他的。客户约了我见面,我只知道客户是位姓陈的女士,不知道她是陈曼,更不知道,她会带着陆擎来。”

苏晓轻轻柔柔的解释,让萧景深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苏晓:“以后看见那两个人,立刻给我转身就走,听见没有?”

突然觉得自己的话,听起来有点像吃醋,萧景深立刻补充了一句:“哼,以你那水性杨花的样子,搞不好就死皮赖脸地缠上人家,我萧家,可丢不起这个脸。”

苏晓的脸色,不由微微一白。

萧景深突然又有些后悔,他是不是把话讲的太难听了点。

这明明不是他的本意。

可是,要让他拉下脸来道歉,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苏晓低声说道:“我知道了。我会远离他的。”

“这还差不多。”萧景深有些闷闷地说道。

一路沉默着回了萧家。

苏晓去换了衣服,下楼看见萧景深坐在沙发上,不由小心翼翼地问道:“景深,你也没吃晚饭吧?要不要,我做个饭,我们一起吃点?”

她和萧景深,都不喜欢人多,因此,这偌大的别墅中,除了会有钟点工定时前来打扫,平时,一个佣人也无。

像是做饭这种事情,苏晓都是亲力亲为的。

“你做的饭,能吃?”萧景深挑了挑眉。

萧景深一脸的嫌弃。

如果是以往,苏晓肯定就不会再招呼,但这一次,她鼓起了勇气:“应该还行,要不……尝尝?”

萧景深眯了眯眼。

灯光下,她的睫毛轻颤着,像是翩飞的蝴蝶,一下一下,扇地他的心痒痒的。

他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就这样吧。”

他的语气平淡,苏晓却有些高兴地应了下来,转身就进了厨房。

每天,专门会有人送最新鲜的食材过来。而且,每一样食材都是处理好,切成合适的大小才放进冰箱的。

苏晓斟酌着拿了几样材料,就开始做饭。

仅仅是翻炒,她做饭的速度很快。

半个小时过去,饭好了,菜也好了。

桌子上摆着四菜一汤,苏晓有些期待地看着萧景深:“你尝尝?”

“这都什么菜,看起来就不好吃。”萧景深嫌弃地说着,还是夹了一筷子蒜蓉茄子。

“这茄子怎么这么咸!”

“这冬瓜汤也太淡了。”

“糖醋排骨完全没有掌握好火候。”

“这简直不是人能吃的菜。”

萧景深一边吐槽,一边下筷却飞快。

苏晓眨了眨眼睛,突然有些好笑了起来。

她和萧景深,虽然成婚已经一年了,但现在,还是他们第一次坐下来,一起平平静静地吃一顿家常饭。

原本,在她的脑海中,萧景深是可怕的大魔王的形象。

但现在,她突然觉得, 大魔王,其实也挺接地气的。

“ 难吃,太难吃。”萧景深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嫌弃道。

苏晓看着桌子上空荡荡的盘子,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萧景深顺着她的视线一看,顿时冷哼了一声:“我只是不想浪费粮食。”

“恩恩,勤俭节约是美德。”苏晓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女人,明明是顺着他的话在说,但听着,怎么就这么不对味。萧景深忍不住横了苏晓好几眼。

苏晓发现,自己的胆子果然是变大了。

就比如这会,她就直接无视了萧大总裁的眼刀,然后笑吟吟地说道:“我去洗碗。”

她背过身的时候,萧景深分明看见了她抽动的肩膀。

这女人竟然敢笑话他!

萧景深本该要生气的,可他的心中,却有一种复杂的喜悦。

这还是第一次,苏晓在他面前,没有那么拘谨害怕。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若能让她一直微笑,他出些丑,也没有什么。

收拾完东西出来,苏晓走到萧景深面前,轻声细语地说道:“景深。那个……”

“干什么?”萧景深脸色臭臭地看了她一眼。

“今天晚上,你……有朋友要来吗?”苏晓扭捏了一会,然后问道。

朋友?

想起之前苏晓说的,不介意他带“朋友”回来过夜,萧景深的脸色也一下子黑了下来。

他冷冷地看着苏晓:“你还挺关心我的夜生活,是不是要给你颁一个华夏好妻子的奖?”

萧景深明显,是生气了。

苏晓楞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触怒了他,她下意识地先道歉:“对……对不起。”

“你这么为我这个老公着想,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萧景深冷声说道。

“因为我……因为我……”苏晓拼命地揣测着萧景深的心思。

“算了。”萧景深斜了她一眼:“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用再想原因了,苏晓松了一口气,赶忙说道:“景深,是这样。我想去看哥哥。可能会晚一点回来,你一个人无聊的话,可以叫朋友过来的。就是希望,你能给我留个门……”

“你考虑地还真周到。”萧景深忍不住说道。

“应该的。”苏晓一脸诚恳地说道。

萧景深不由瞪着她。

他现在, 简直有一种掐死这个女人的冲动。

然后,他转身,去拿西装外套。

“你要出去吗?”苏晓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不是要去看苏越?”萧景深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你要跟我一起去?”苏晓简直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萧景深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苏晓:“你到底去不去?”

“去去去。”苏晓赶忙应了下来。

疗养院。

月光柔和。

苏越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桌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他的手指正飞快地敲击着键盘。

“萧先生,苏小姐。”护工看见两人,赶忙站了起来。

“你先下去休息一会,我来吧。”苏晓柔声说道。

她经常来这里,护工也跟她很熟了,护工跟她笑了笑,就先离开了。

苏越认真地敲击着键盘,苏晓也没有打扰他,她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坐在苏越旁边,看着屏幕。

屏幕上,全是各种各样的字符,苏晓完全不懂,看的有些昏昏欲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十章 不花完,别来见我


“你哥哥,好像在编程。”萧景深挑了挑眉。

“编程?”苏晓眨了眨眼睛:“我从不知道哥哥还会这个。”

“我不是很懂这个,只是看着有些像。”萧景深说道。

“哦。”苏晓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反正,不管哥哥在做什么,他现在的状态,能找到事情分散分散注意力,就是好的。

苏晓静静地看着苏越许久。

不知过了多久,苏越终于停了下来。

他扭头看见苏晓,脸上不由露出一个轻轻浅浅的笑容:“晓晓。”

“哥。”苏晓不由高兴了起来。

哥哥刚发精神分裂的时候,连她都不记得了。

最近哥哥的症状有所好转,最起码,没有再忘记她了。

“晓晓。”苏越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他现在, 唯一会说的话,就是晓晓。

“哥。”苏晓也耐心地喊着。

“晓晓。”

“哥。”

“晓晓。”

“哥。”

这两个人继续着无营养的对话,萧景深不由有些黑线,但看着苏晓难得一见的高兴模样,他又舍不得打扰,只能百无聊赖地在一边等着。

苏晓和苏越说了一会话,又哄着他睡了觉,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萧景深身边:“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知道抱歉就好。你打算要怎么感谢我?”萧景深突然凑了近来。

月光柔软他冷厉的眉眼。

苏晓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漏了一拍。

她有些慌乱地后退了一步,然后说道;“我……你……你想让我怎么感谢?”

萧景深看着她,目光幽深:“先多积累几次,以后,你再连本带利还给我。”

说着,他率先转身离开:“走了,回家。”

苏晓看着他的背影,嘴角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萧景深, 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呢。

回到家。

苏晓看着卧室的大床,微微有些紧张;“景……景深,今天晚上,我们怎么睡?”

“你说呢?”萧景深朝着她挑了挑眉:“当然是,一起睡。”

他故意拉长了音,苏晓有些脸红。

“当然,你也别想太多。”萧景深继续说道:“依旧跟昨晚一样,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不想被你玷污了我纯洁的肉体。”

苏晓:“……”

她怎么不知道,花名在外的萧大总裁,有什么纯洁可言?

更何况,玷污……

当她是女魔头吗?

不过,萧景深的话语,倒是让苏晓放松了下来。

她换好睡衣,就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到了被子里。

萧景深看了一眼,倒是皱了皱眉:“你的睡衣,怎么还是昨天那件,都不知道换一下?”

苏晓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我只有两套睡衣,今天天气不好,我洗了的那套,还没干呢。”

萧景深顿时无语,他瞪着苏晓:“我记得,我给过你一张卡。这卡上的钱,应该够你买几百套睡衣不止了吧?”

开玩笑。

他萧景深的女人,竟然只有两套换洗的睡衣?这要是传了出去,他还混不混了。

“我也不知道卡里有多少钱呀。我没用过。”苏晓说道;“我在澜宇工作,每个月都有工资,我一个人用,足够了。”

萧景深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突然想起来。

不仅仅是睡衣。

日常的衣服,苏晓也只有那么几套一直换着穿。

珠宝首饰什么的,更是没见她戴过。

要知道,就连他的那些“红颜知己”都是一个个珠光宝气,家里的妻子,却朴素成了这个样子?

萧景深黑着脸,打开了苏晓的衣橱。

那里面的衣服,摆放地整整齐齐,只是数量上, 却是一眼就能数清楚。

“你总共就两件大衣?”

“够穿了呀。”苏晓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衬衫是什么牌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别看这衬衫是杂牌,其实还是挺贵的, 要好几百呢。”苏晓一脸心疼的样子。

要不是上班的穿着,实在不好太失礼,她连这几百块,都不想花。

萧景深无语,干脆把苏晓的衣服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全部塞到了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苏晓有些紧张地冲了过来。

“我萧景深的女人,就穿这种垃圾衣服?苏晓,你是不是故意要丢我的脸!”萧景深瞪着苏晓。

“没有啊!我以前都穿几十块的,现在我每一件衣服,都是一百以上的呢。”苏晓反驳道。

萧景深突然感觉自己的牙缝有些痒痒的。

好半天,他直接扔出来一张黑卡:“苏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再穿这种衣服,我就敢当场给你扒光!”

他的神情恶狠狠的,苏晓不由缩了缩脖子:“这衣服,质量真的都挺好的……”

萧景深看着她那一脸舍不得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半晌,他黑着脸说道:“过几天,就是家宴,你还记得吧!”

“我记得呢。我还在手机上设置了特别提醒。”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苏晓还特意挥了挥手机。

“你就打算这么穿去见你婆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可我,可我以前也是这么穿的吗?”苏晓一脸无辜。

萧景深一时语塞,自尊心作祟,以前,他刻意逼自己忽视苏晓的一切,竟没发现这一点。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妈不是让你管着我吗?你穿的破破烂烂,你让她怎么相信我们两个关系很好?就这样,明天我放你一天假,你给我去好好买些衣服,每一件衣服,单价不能少于一万!还有,记得去购置些珠宝首饰。”萧景深威胁地看了她一眼:“明天我会看账单,要是账单少于一千万,你就死定了。”

“一……一千万!”苏晓嘴巴微张,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珠宝首饰是大头,记住,给我买些能撑场面的。家宴上,你要是害我丢人,你就死定了。”萧景深一脸威胁地把黑卡塞过来。

“好吧……”苏晓有些纠结地接过黑卡:“可是……”

“没有可是!”萧景深断然说道。

“那……我明天早上,到底穿什么?”苏晓一脸无辜:“你把我的衣服,全部都扔光了!”

萧景深:“……”

于是,萧景深的助理,又多了一个半夜三更给总裁夫人买衣服的重大任务。

第二天一早,上班之前,萧景深特意交代:“记住我说的话,不花光一千万,你就别回来见我。我安排司机小王今天全程跟着你,你给我好好花钱!”

“知道了。”苏晓感觉自己有些头疼。

这可是一千万啊!

一天之内,她怎么花的完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第十章 不花完,别来见我


“你哥哥,好像在编程。”萧景深挑了挑眉。

“编程?”苏晓眨了眨眼睛:“我从不知道哥哥还会这个。”

“我不是很懂这个,只是看着有些像。”萧景深说道。

“哦。”苏晓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反正,不管哥哥在做什么,他现在的状态,能找到事情分散分散注意力,就是好的。

苏晓静静地看着苏越许久。

不知过了多久,苏越终于停了下来。

他扭头看见苏晓,脸上不由露出一个轻轻浅浅的笑容:“晓晓。”

“哥。”苏晓不由高兴了起来。

哥哥刚发精神分裂的时候,连她都不记得了。

最近哥哥的症状有所好转,最起码,没有再忘记她了。

“晓晓。”苏越微微一笑,继续说道。

他现在, 唯一会说的话,就是晓晓。

“哥。”苏晓也耐心地喊着。

“晓晓。”

“哥。”

“晓晓。”

“哥。”

这两个人继续着无营养的对话,萧景深不由有些黑线,但看着苏晓难得一见的高兴模样,他又舍不得打扰,只能百无聊赖地在一边等着。

苏晓和苏越说了一会话,又哄着他睡了觉,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萧景深身边:“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知道抱歉就好。你打算要怎么感谢我?”萧景深突然凑了近来。

月光柔软他冷厉的眉眼。

苏晓感觉自己的心脏,突然漏了一拍。

她有些慌乱地后退了一步,然后说道;“我……你……你想让我怎么感谢?”

萧景深看着她,目光幽深:“先多积累几次,以后,你再连本带利还给我。”

说着,他率先转身离开:“走了,回家。”

苏晓看着他的背影,嘴角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萧景深, 似乎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呢。

回到家。

苏晓看着卧室的大床,微微有些紧张;“景……景深,今天晚上,我们怎么睡?”

“你说呢?”萧景深朝着她挑了挑眉:“当然是,一起睡。”

他故意拉长了音,苏晓有些脸红。

“当然,你也别想太多。”萧景深继续说道:“依旧跟昨晚一样,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我不想被你玷污了我纯洁的肉体。”

苏晓:“……”

她怎么不知道,花名在外的萧大总裁,有什么纯洁可言?

更何况,玷污……

当她是女魔头吗?

不过,萧景深的话语,倒是让苏晓放松了下来。

她换好睡衣,就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到了被子里。

萧景深看了一眼,倒是皱了皱眉:“你的睡衣,怎么还是昨天那件,都不知道换一下?”

苏晓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我只有两套睡衣,今天天气不好,我洗了的那套,还没干呢。”

萧景深顿时无语,他瞪着苏晓:“我记得,我给过你一张卡。这卡上的钱,应该够你买几百套睡衣不止了吧?”

开玩笑。

他萧景深的女人,竟然只有两套换洗的睡衣?这要是传了出去,他还混不混了。

“我也不知道卡里有多少钱呀。我没用过。”苏晓说道;“我在澜宇工作,每个月都有工资,我一个人用,足够了。”

萧景深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突然想起来。

不仅仅是睡衣。

日常的衣服,苏晓也只有那么几套一直换着穿。

珠宝首饰什么的,更是没见她戴过。

要知道,就连他的那些“红颜知己”都是一个个珠光宝气,家里的妻子,却朴素成了这个样子?

萧景深黑着脸,打开了苏晓的衣橱。

那里面的衣服,摆放地整整齐齐,只是数量上, 却是一眼就能数清楚。

“你总共就两件大衣?”

“够穿了呀。”苏晓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衬衫是什么牌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别看这衬衫是杂牌,其实还是挺贵的, 要好几百呢。”苏晓一脸心疼的样子。

要不是上班的穿着,实在不好太失礼,她连这几百块,都不想花。

萧景深无语,干脆把苏晓的衣服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全部塞到了垃圾桶里。

“你干什么?”苏晓有些紧张地冲了过来。

“我萧景深的女人,就穿这种垃圾衣服?苏晓,你是不是故意要丢我的脸!”萧景深瞪着苏晓。

“没有啊!我以前都穿几十块的,现在我每一件衣服,都是一百以上的呢。”苏晓反驳道。

萧景深突然感觉自己的牙缝有些痒痒的。

好半天,他直接扔出来一张黑卡:“苏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再穿这种衣服,我就敢当场给你扒光!”

他的神情恶狠狠的,苏晓不由缩了缩脖子:“这衣服,质量真的都挺好的……”

萧景深看着她那一脸舍不得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半晌,他黑着脸说道:“过几天,就是家宴,你还记得吧!”

“我记得呢。我还在手机上设置了特别提醒。”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苏晓还特意挥了挥手机。

“你就打算这么穿去见你婆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可我,可我以前也是这么穿的吗?”苏晓一脸无辜。

萧景深一时语塞,自尊心作祟,以前,他刻意逼自己忽视苏晓的一切,竟没发现这一点。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妈不是让你管着我吗?你穿的破破烂烂,你让她怎么相信我们两个关系很好?就这样,明天我放你一天假,你给我去好好买些衣服,每一件衣服,单价不能少于一万!还有,记得去购置些珠宝首饰。”萧景深威胁地看了她一眼:“明天我会看账单,要是账单少于一千万,你就死定了。”

“一……一千万!”苏晓嘴巴微张,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

“珠宝首饰是大头,记住,给我买些能撑场面的。家宴上,你要是害我丢人,你就死定了。”萧景深一脸威胁地把黑卡塞过来。

“好吧……”苏晓有些纠结地接过黑卡:“可是……”

“没有可是!”萧景深断然说道。

“那……我明天早上,到底穿什么?”苏晓一脸无辜:“你把我的衣服,全部都扔光了!”

萧景深:“……”

于是,萧景深的助理,又多了一个半夜三更给总裁夫人买衣服的重大任务。

第二天一早,上班之前,萧景深特意交代:“记住我说的话,不花光一千万,你就别回来见我。我安排司机小王今天全程跟着你,你给我好好花钱!”

“知道了。”苏晓感觉自己有些头疼。

这可是一千万啊!

一天之内,她怎么花的完啊。

继续阅读《一诺倾城深爱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