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寒,洛小姐(吻安,沈先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吻安,沈先生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沈寒
简介:“洛小姐,你已经孕26周了,但是因为妊娠高血压引发多种并发症,胎儿患脑瘫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你看你是考虑引产还是……”北城的九月,明明是酷暑,却凉意透心
洛佳心蜷缩着身....
角色:沈寒,洛小姐
沈寒,洛小姐(吻安,沈先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吻安,沈先生》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孩子留不住了


“洛小姐,你已经孕26周了,但是因为妊娠高血压引发多种并发症,胎儿患脑瘫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你看你是考虑引产还是……”

北城的九月,明明是酷暑,却凉意透心。

洛佳心蜷缩着身子,坐在别墅的阳台上,抚摸着凸起的小腹,耳边反复回响着医生的话。

宝贝,不管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妈妈都一定会努力留下你的。

她查过资料,只要再熬两周,即便宝宝出生,生存的可能性都是很大的,她一定要加油,不可以放弃!

“嘟嘟——”

“嘟嘟——”

阳台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洛佳心接听了后——

“请问是洛小姐吗?您老公和您妹妹刚刚在江滨北路发生车祸,麻烦您到市人民医院一趟。”

洛雅和沈寒?

他们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

洛佳心来不及多想,拿起手机,简单穿了一件外套,火急火燎的下了楼。

医院的长廊上,洛佳心一路询问医护人员,忽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是几名护士推着一张手术床,床上躺着的是一个面容憔悴还带血迹的女子。

洛佳心立刻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洛雅!

即使洛雅身上盖了白色的薄被,也依稀可见光洁的锁骨,被褥下竟是不着衣缕!

而紧随之后的,是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深色的男士西装搭在臂弯,白色的衬衫领口敞开了两颗纽扣,五官轮廓毫无挑剔,是她所不能再熟悉的。

“阿寒……”洛佳心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整个人仿若被定住。

沈寒单手插在裤兜里,目光不经意的触及她的小腹,不悦的开口,“你大着肚子,怎么跑来了?”

“我……医院给我打电话,说你和小雅……”

不等洛佳心说完,有两个警察制服的男子走到沈寒身边,“沈先生,关于您今天和洛雅女士在车内做不雅事情而导致车祸,您需要给我们做个详细的笔录。”

不雅事情……

除了那种事,她也想不到别的了!

洛佳心的心仿佛被狠狠的拉扯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盯着沈寒。

而他却只是抿着唇,冲着二位警察点了点头,“嗯,我会配合。”

沈寒转身要跟着二位警察离去。

洛佳心整个人就如同疯了似的,忽然拽住他,咬着唇道,“阿寒,你说清楚,你和洛雅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了?”

一个是她向来善待的亲妹妹,一个是她爱了三年的丈夫……

她大着肚子,却如同一个傻子一样被他们欺骗!

“如你所见,洛佳心,凡事都问的明明白白有意思么?”

沈寒皱起眉头,盯着被她揪出的衬衫褶子,一点点的剥落她的手指,“实话告诉你,我爱的人本就不是你,如果不是你洛家长女的身份,和沈家联姻的,本该是小雅。”

瞧瞧,这就是她深爱了三年的丈夫,亲口对她说出来的话!

洛佳心不可思议的盯着沈寒,整颗心如滴血一样,手掌心硬生生的被她掐出了血印。

就连两个民警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男人的话说的也太绝情了,这个女人也太惨了!

可这毕竟是别人的家务事,他们警方也干涉不着。

“沈寒!”

洛佳心近乎尖叫,大声的喊出这两个字,凌乱的发丝遮挡了她苍白的脸。

“你还是不是人?我怀孕六个多月了!怀的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和洛雅背着我做出这种事情?!”她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都是尖锐的。

沈寒不为所动,只是眉宇间蹙成了川字型。

在临走之际,他薄唇忽然动了动,撂下了一句话,然后便跟着民警抬步走了,背影依旧颀长。

只留下洛佳心,浑浑噩噩的沉浸在他的最后一句话里。

“他说……说什么?”

洛佳心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差点连站都站不稳了,只能扶着墙稳住身形,“不……不会的,这不可能!”

就在刚刚,沈寒冰冷的吐出的一句话是,“洛佳心,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是个孽种,那晚和你发生关系的人,压根就不是我。”

沉浸在这句话中,洛佳心的瞳仁中充满了不可思议,还夹杂着一丝的痛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2章 那晚的男人到底是谁


六个月前的那天,是她充满了回忆的一天。

沈寒过生日,她准备了蛋糕红酒帮他庆生。

她喝多了酒,然后就被洛雅扶去了酒店的套房,再然后……

她只依稀记得那晚的沈寒对她万般柔情,每个动作都充满了耐心和温柔。

可是现在,沈寒却告诉她,那晚的男人,压根就不是他?!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难道她连她腹中孩子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都不清楚吗?

如同个病人又哭又笑的出了医院,洛佳心抬手擦干眼泪,低头连抚凸起的肚子,脸上多了为人母的温柔,轻细的嗓音却控制不住的颤抖。

“宝贝,爸爸只是不够爱妈妈,他在骗你,你就是爸爸妈妈最爱的宝贝。”

他之所以那么说,就是为了跟她离婚,一定是这样!

嘀!嘀嘀!

尖锐的喇叭声传入耳膜,洛佳心恍然回神,才发现已不知不觉走到了路中央,宝马车主正探着头朝她按喇叭,眼里尽是嫌弃。

她连忙挪动脚步,把路让开,车子便嗖的一声,擦着她的裙摆呼啸而过。

然而没等她松口气,迎面又有辆车朝她开过来,车速很快。

出于本能,她慌乱的再次躲避,却不小心崴了脚,眼瞅着车子不断逼近,她脸色变得惨白,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不要伤害她的孩子!

吱!

刺耳的急刹车声过后,地上多出一双男人的皮鞋,被阳光照的锃亮。

洛佳心仍维持着弯腰双手护肚的姿势,心悬在嗓子眼的位置,有种窒息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确认害怕的一幕并有发生,惊魂未定的抬起头,眼前却是一阵恍惚。

阿寒?

眼里瞬间迸发出惊喜的光芒,可转瞬就暗了下去。

苍白的脸上跟着扯出一抹嘲弄的笑,怎么可能是他!沈寒此刻还在医院做车震的笔录呢。

洛佳心认真看清眼前的男人,虽然身形和沈寒一样颀长精瘦,五官也有相似,但神色却多了些矜贵冷峻。

同时,男人也低头看她,疏冷的双眸掠过她隆起的腹部,眉头随即不满的皱起,怀着孕还横穿马路,真是没有一点孕妇该有的自知。

虽然对她不负责任的行为很不满,但还是淡漠的开口问,“用去医院吗?”

“不......不用。”

洛佳心勉强找回声音,瞳孔被医院两字刺痛微微收缩,尤其是想到洛雅不着寸缕的样子,心就像是被刀子在扎,此时此刻,她最不想去的地方就是医院。

刺耳的喇叭声再次传来,男人面上闪过一丝被催促的不悦,瞧了眼还杵着不动的洛佳心,皱眉提醒道,“你还想在这儿站多久?”

洛佳心回过神,连忙抬腿想要挪到安全的路边,可脚踝却疼的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男人瞧她这个样子,唇线跟着抿紧,“还是去医院吧。”

她崴到脚,他多少有些责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3章 他真的不爱她


“真的不用!”洛佳心声音尖锐的拒绝,随后意识到这样说话不太礼貌,缓和语气解释,“我真没事,回家休息休息就好了。”

说完她环顾四周想要赶紧离开这里,却没找到一辆空着的出租车。

见她态度坚持,男人眉心逐渐拧成川型,如果让她自己离开,后面再出什么事的话,他反到说不清楚。

“上车,我送你回去。”

洛佳心没想到到他会主动提出送她回家,愣了一下,本要婉拒,可想到这里一时半会打不到车,也太过危险,她只好点头。“那......那就麻烦您了。”

随他上了车,密闭的空间她难免有些局促不安,洛佳心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先生,您把我送到明阳路88号就行。”

男人拨动身侧车档的手顿了一下,冷漠的眼底闪过诧异,他抬起头,看向后视镜中强忍悲伤的女人。

她住明阳路88号?沈寒的别墅。

车子开到别墅门口,洛佳心看着住了三年的家,心里涌出阵阵苦涩,却还是转过头朝男人扯出一抹感激的笑容,“谢谢您送我回来。”

“以后注意安全,一尸两命的后果你担不起。”

本以为他也会说句客套的话,没想到一开口却是赤裸裸的责备,洛佳心心生奇怪但也没再多想,“我以后会注意。”

替他关上车门,洛佳心转身推开别墅的栅栏门,正准备进去,沈寒的车子却紧随其后开了回来。

看见他跨步下车,她手指忍不住攥上衣角,眼神随着他的身体而移动,然而,他却是绕到副驾驶替洛雅开了车门。

而她,全程仿佛空气一般,不存在。

心里的苦涩蔓延全身,伴着钻心的疼。

洛雅从车上下来,额头贴了一块纱布,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伤的并不重,刚刚昏迷也只是被吓得。

知道她和沈寒的关系已经暴露,索性丢掉了之前的伪装,纤细的胳膊故意挂住沈寒的脖子,娇弱可怜的道,“阿寒,我浑身没劲儿,抱我。”

“嗯。”他虽只是嗯了一声,洛佳心却听出了对她从未有过的宠溺。

原来,他真的不爱她。

佣人听到动静替他们开了门,见沈寒抱着洛雅,愣了一秒就迅速挪开目光,“先生、洛雅小姐,太太。”

“晚饭多做些小雅爱吃的饭菜。”沈寒说着就抱着洛雅跨进了别墅。

洛佳心瞬间觉得比刚才在医院还要狼狈,在门口杵了良久,才机械的迈腿走进去。

车内,尚未离去的男人透过车镜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长眉拧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4章 沈寒的小叔?


精心布置的客厅内,处处透着温馨,洛佳心看着沙发内始终黏在一起的男女,如坠冰窟。

他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了!

“你们......非要这样吗?”比起得知真相那刻的怒气,此刻声线中只剩下了声嘶力竭后的疲惫和苦涩。

“姐姐,别怪阿寒,我爱阿寒,阿寒也爱我。”洛雅从沈寒怀里抬起头,虚弱的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摧毁着她努力维持的冷静。

对一个妻子而言,最狠毒的攻击就是自己的丈夫爱着别的女人。

洛佳心扶着身后的柜子,仍有不甘的看向沙发中的沈寒,却只听见他语气冷硬、神色不耐的说道,“离婚吧,尽快。”

五个字让她全身一下子没了力气,她绝望的闭上眼,唇角溢出苦笑,他比洛雅还要急不可耐!

六个月前,她把自己交出去的那夜,还高兴的以为自己终于走进了阿寒的心里。

得知怀孕的那天,更是兴奋的整宿睡不着,幻想着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未来。

她怎么那么笨,连丈夫爱不爱她都不分辨不出。

“是谁允许你们擅作主张离婚的?”

清冷却不失霸气的声音突然闯进来,洛佳心睁开眼,却随之惊住,怎么是他?

洛雅和沈寒也扭头看过去,见到进来的男人,沈寒立即将怀里的洛雅推到一边,修长的身体从沙发里站起来,略显薄情的脸上多了平日里少见的恭敬。

“小叔,您怎么来了?”

小叔?这个男人是沈寒的小叔?

洛佳心一脸诧异,难怪刚才在马路中央,她有一瞬将他看成了沈寒,原来他就是爷爷的老来子,常年在国外连他们婚礼都没有露面的小叔叔,沈时谦。

洛雅跌坐在沙发一角,双眼惊恐的瞪大,苍白的脸色比刚才在医院昏迷时还要难看。

怎么会这样?这么会有这样的巧合?

她慌张的垂下头,不敢再去看走近的沈时谦。

沈时谦单手解开西装的扣子,浅皱的眉头下眼神冷淡威慑力十足,虽然年纪只比沈寒大一岁,端的却是长辈的气势。

“刚回国想来看看你,就听见你在说这么荒唐的话,沈家和洛家的联姻是老爷子和洛老定下的,你没资格说离婚这两个字。”

听出他话里的不满和深意,沈寒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但余光瞥见洛佳心鼓起的肚子,神色再次变得坚决,“小叔,这个婚我必须离,洛佳心她......”

出轨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便被洛雅拉住了胳膊,她眼神躲闪讪笑道,“姐夫,小叔说的没错,你和姐姐结婚本来就是沈爷爷和我过世的爷爷定下的,得先问过沈爷爷的意思。”

“小雅?”沈寒困惑的眯起眼角,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改口。

沈时谦把两人的神色看得清楚,眼底多了一丝冷意,随后扫了眼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洛佳心,不容置疑的说道,“沈家和洛家的联姻,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事破坏!”

听沈时谦这么说,洛佳心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这位小叔虽然年纪不大,但威慑力在沈家是仅次于老爷子的存在,别说沈寒,就连沈寒的父亲她的公公都得听他的。

有他撑腰,她该庆幸吗?

可婚姻,没了爱只剩下捆绑,根本不会幸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5章 熟悉的感觉


气氛变得凝滞,洛雅更是如坐针毡,拉开和沈寒的距离,她心虚的看了眼墙角的时钟,“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

有些事她需要再确认一下。

沈寒也没挽留,待洛雅离开之后,才转头朝沈时谦说道,“小叔,公司还些工作需要我处理,今晚你就先住我这儿倒倒时差,明天我陪你一起回老宅看爷爷。”

说完他抬腿离开,与洛佳心擦身而过却连一个厌恶的眼神都不愿给她留下。

尽管如此,她还是忍不住去追逐那道绝然的背影。

直到背影消失,她才神色黯然的收回目光,双手撑住柜子,调整因久站而僵硬不适的身体,顺便跟一旁的男人道谢,“刚刚谢谢小叔。”

“我只是为了沈家的名誉,如果是你错在先,沈家一样不会容你。”

沈时谦眯眼看过来,审视着眼前的女人,刚刚沈寒分明有话要说,应该就是他坚持和洛佳心离婚的理由。

洛佳心低头苦笑,沈寒根本不爱她,沈家容不容她又有什么差别。

“我也上楼了。”

心里的难过不想再被他看到,洛佳心动身离开,可站麻了的腿却不听使唤,加上脚踝还疼着,右腿才迈出去,重心便偏移到了一侧。

她脚下一个踉跄,大肚子便朝着沙发犄角摔去,好在被沈时谦拉住了胳膊。

洛佳心借力重新站稳,心脏险些跳出来,沙发的扶手是实木的,如果撞到肚子,十有八九她会失去肚子里的孩子。

转过身准备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却发现他们此刻的距离有些过近,近到呼吸之间,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淡淡的,很好闻,可这味道......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

还没等她再有反应,沈时谦已经松开手站到一旁,松了口气的脸上绷起一丝不悦和严厉,“我说过,怀孕就更该注意安全。”

虽然已经拉开了距离,可他身上的气息却萦绕不散,让她觉得越发熟悉的同时,身体还隐隐有种脸红心跳的感觉。

洛佳心尴尬无措的挪开目光,不敢再多做停留,低声说了一句以后会注意,便顺着扶梯回了楼上。

咚咚咚!

她前脚才上楼,佣人后脚就敲了房门,“太太,时谦少爷让我来给您送药膏,说是您崴了脚。”

洛佳心面色犹豫的接过药膏,下意识的朝门口看了一眼,“小叔的房间收拾好了吗?”

“嗯,就在您隔壁。”

“知道了。”

知道沈时谦今晚要住隔壁,洛佳心忍不住回想起刚才的画面,心里不免有些发慌,她和沈时谦明明是第一次见,她这是怎么了。

她忙甩了甩脑袋,避免继续胡思乱想,抬头做了个深呼吸。

沈时谦送药过来,是因为她肚子里怀着沈家的曾长孙。

拆开药盒,挤了一小截药膏涂抹在红肿的脚踝处,立刻感觉凉飕飕的,疼痛也跟着缓解了不少,可心里的疼却没少一丝一毫。

沈寒和洛雅抱在一起的画面挥之不去,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门外响起阵阵熟悉的脚步声,洛佳心止住哭泣从枕头里抬起头,睁着红肿的眼睛细细听着。

紧接着,楼下便响起了关门声,她憋着的眼泪再次决堤,肩膀遏制不住的跟着抽动,是沈寒出去了!

这么晚出去,除了去找洛雅,她想不到第二个可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6章 真是不懂事!


客房内还没入睡的沈时谦也听到了动静,眼底多了一丝愠怒,这个沈寒,真是不懂事!

正寻思找时间和沈寒好好谈谈,洛佳心的卧室里突然传出打碎东西的声音,他眉心隐隐皱起,以为她是再发泄心里的委屈。

“太太,你怎么了!”

直到佣人惊恐的声音随后响起,他翻看资料的手才猛地停住,起身脸色微变的快步出了卧室。

隔壁卧室的门开着,佣人慌张的站在门口,他侧身跨进去,洛佳心正面色惨白的伸手够向旁边的床头柜,手指已经碰到了上面的小药盒,可水杯却摔碎在地上。

沈时谦脸色凝重的走到床边,淡漠的眼底多了一丝紧张,“你不舒服?”

“肚子......肚子疼。”洛佳心按住肚子,一阵阵不适让她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

“我送你去医院!”担心沈家的曾孙会出事,沈时谦也顾不上避嫌,一把将她从床上抱起。

熟悉的气息再次扑面而来,洛佳心想要自己下来走,可是肚子一阵抽痛,她没来及开口就晕了过去。

洛佳心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沈时谦低头拿着手机,不断敲动的手指似乎在忙碌的打字。

额前密实的头发垂下来一些,遮住了眉毛和眼睛,不过绷紧的侧脸线条一看就是在全神贯注的做事。

她虚弱的眨了眨眼睛,眼底渗出苦涩,多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沈寒,可是,这样的奢望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了。

“醒了?”发完邮件的沈时谦抬起头,多了血丝的眼睛里少了一些冷漠。

“嗯。”洛佳心连忙点头嗯了一声。

沈时谦看她脸色还很苍白,犹豫了片刻,还是面色凝重的问道,“你和沈寒清楚孩子现在的情况吗?”

昨天医生做完检查就委婉的告诉他,孩子的情况不太乐观,很可能要人为终止妊娠。

提到孩子,洛佳心立即垂下头,下巴跟着收紧,过了片刻,虚弱的嗓音才夹带坚持的响起,“我知道,但我不想放弃,他有权利来到这个世界上。”

医生只是说有脑瘫的风险,她不能因为这样一句不确定的话,就放弃自己的孩子。

“你想清楚了?”

“嗯,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我的孩子。”

见她神色笃定的点头,沈时谦没再开口,眼里稍稍多了一丝欣赏和动容。

当年妈妈怀他的时候已经年过半百,身体又不好,医生全都劝说妈妈打掉他,但她却坚持把他生了下来。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大抵如此。

良久,他站起身,滑动手机翻找电话簿里沈寒的名字,“我让沈寒过来照顾你。”

“别打电话。”洛佳心急忙出声制止。

随后才又眼神闪躲的说道,“别打……我不想让他担心。”

沈时谦一眼看穿她乞求眼神下努力掩饰的伤痛,拧眉思忖后,把手机收回兜里,“我让人给你办出院手续。”

说完他修长的身形便出了病房,留下洛佳心独自低着头看着隆起的肚子。

细细想来,从她怀孕开始阿寒就没关心过肚子里的孩子,或许那天的话并不是骗她的。

想到这个可能,她痛苦的闭上眼,如果是真的,她该怎么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7章 照片


从医院回来,沈时谦交代佣人务必让洛佳心好好休息,便去了公司。

可她躺在床上,脑子里却全是六个月前的那一晚。

太多的疑问让人喘不过来气,顾不上医生的叮嘱,她从床上坐起来,取下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拉门准备出去,却听见楼下佣人在说话。

“洛雅小姐,您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找我姐姐。”

洛雅动听的嗓音跟着响起,洛佳心只觉得格外讽刺。

姐姐?真把她当姐姐,就不会和她丈夫搞在一起!

洛雅上楼见她正好在门口,扬了扬手里的照片,唇角得意的勾起,“姐姐,我来给你看样好东西。”

说完便径直进屋,经过洛佳心身边的时候,还嚣张的用肩膀撞了她一下。

洛佳心连忙扶住门框保持平衡,等站稳后才抿紧唇线,扶着肚子转身回房,屈辱愤怒的盯着坐在她床上的女人,语调轻颤的问,“你要给我看什么?”

“当然是你出轨野男人的证据。”洛雅笑着将照片递进她手里。

手心的清凉触感让洛佳心忍不住屏住呼吸,默默告诫自己不管看到什么都要保持冷静。

照片里中,她和一个男人睡得香甜,男人的脸却被打了马赛克,根本分辨不出是谁。

洛佳心看着,唇边忍不住扯出冷笑,“这样一张照片能证明什么?出轨的是你们,不是我!”

她是傻,没分辨出沈寒爱不爱她,没看出来表面乖巧的妹妹在背地可耻的抢她丈夫,可她不是弱智。

如果她真的出轨了别的男人,洛雅为什么要把男人的脸打上马赛克!

“不信?没关系。反正阿寒说了,你不同意离婚的话,他就和你肚子里的野种做DNA,到时候看你还怎么狡辩。”

照片没击垮她,洛雅的话却让她觉得像是掉进了冰窟窿,扶着肚子的手颤了颤,他竟然丝毫不顾及孩子的安危。

洛雅满意的瞧着她的反应,笑得更加讽刺。

“如果出轨的照片和DNA报告公之于众,你不仅会丢了沈家的脸,还丢了咱们洛家的脸,好好想想该怎么做吧!”

房门咣当一声关上,下楼的高跟鞋声都像是带着胜利的喜悦,洛佳心张大嘴巴,想要呼吸新鲜一点的空气,却觉得被人扼住了脖子。

佣人怕出事上楼查看情况,见她像是雕像一样面色难看的站着,担心的问道,“太太,您还好吗?”

“我没事,我出去一下。”

快要窒息的时候,洛佳心回过神,将照片塞进衣服兜里,脚步虚浮的朝外面走去。

她要弄清楚那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打车来到那夜的酒店,洛佳心直接找进了监控室。

“师傅,我想查一下六个月前的监控,您能不能帮帮我?”

负责监控的人看了眼她隆起的肚子,爱莫能助的摇摇头,“不是我不想帮您,您瞧,我们的监控坏了,之前的东西全没了。”

洛佳心顺着他指的地方看过去,果然监控大屏幕上全是雪花。

查找真相的希望破灭,她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双手撑着墙面,一点点挪动脚步走进电梯。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连自证清白的机会都没有吗?

“这不是沈太太吗?”有个声音在身旁响起,她连忙掩去心里的苦涩,扶着肚子站直身体,却不认识说话的男人。

“我是环宇的负责人,刚和沈副总裁谈完合作。”

男人主动介绍自己,洛佳心却有些懵,沈副总裁?沈寒在沈氏的职位是总经理,副总裁,沈时谦?

脑子里刚闪过这个想法,沈时谦也进了电梯,解扣子的手在看到她后顿了一下,眉头随之皱起。

“你怎么在这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8章 我心里好疼


洛佳心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沈时谦,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目光,谎称道,“我......我前两天在这里丢了东西......过来找找。”

明知是假话,沈时谦也没去拆穿,冷淡的双眸瞥了眼她不佳的脸色,眉头皱的更紧,这酒店有什么东西能比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

环宇的负责人没注意两人之间的神色,盯着洛佳心的肚子看了一会儿,笑着说道,“我说怎么约不到沈经理,原来是沈太太有孕在身,想要抽时间多陪陪妻儿。”

听完男人开玩笑的说辞,洛佳心脸色更白了一分,心里的血口子又被撕大一圈。

是啊,妻子怀孕哪个丈夫不是尽可能多的陪在身边,一同期待着小生命的降临。

可他的丈夫却在忙着和她妹妹亲热,甚至连这个孩子的身份都不承认!

环宇的负责人还沉浸在自己的猜测之中,四处张望寻找沈寒的身影,“咦,沈经理人呢?”

“他……她在忙公司的事。”藏住滴血的伤口,洛佳心只能用另一个谎言搪塞过去。

“真有工作啊?没关系,我在对面的餐厅定了包厢,既然遇到了沈太太,那就一起吧。”

男人说着电梯已经下行到了一楼,梯门缓缓打开,刚好有两道身影从他们面前走过,熟悉的身影让洛佳心心口尖锐的痛了一下。

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寒和洛雅。

洛雅亲昵的挽着沈寒的胳膊,仰着头朝他有说有笑,说到某处还嫌不够,干脆踮起脚吻了他一口,而沈寒没有拒绝,甚至脸上还有一丝愉悦。

两人腻歪着出了酒店,根本没发现后面有人在看着。

这一幕不光洛佳心看到了,沈时谦和环宇的负责人也看得清清楚楚。

沈时谦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而环宇的负责人则是一脸诧异。

沈寒这是趁着媳妇怀孕,在外面偷腥么?

还出门就被抓个正着儿,太倒霉了。

洛佳心狼狈的定住,电梯门打开又关上,夹碎她伪装出的冷静。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不和你们一起用餐了。”再也没办法强颜欢笑,她脸色惨白的离开。

“沈太太没事吧?”环宇的负责人望着洛佳心离开的背影,担心的问了一句。

沈时谦也担心沈佳心和肚子里的孩子会出事,眉心烦躁的拧紧,“刘总,这顿饭我们改天再约,先走一步。”

洛佳心摇摇晃晃的从酒店里出来,像是个失了灵魂的木偶走在街上。

为什么明知道他们的关系,可亲眼看着他们从酒店出来还是那么难过?

“睁眼走路行不行?”

路人朝她大声嚷,洛佳心却跟听不见一样,直到有人从身侧拉了她一把,空洞的双眼才聚焦到一起。

“洛佳心,你是想被车撞吗?”沈时谦脸上挂着薄怒,把她扯到安全的地方。

洛佳心眼圈一红,里面的悲痛再也藏不住,手按住心口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小叔,看见他们成双入对的出现,我心里好疼。”

结婚三年,她从来都没有掩藏过对沈寒的爱意,可到头来却换不来他一丝一毫的回应。

“你冷静一下,沈寒那边我会去找他谈,我先送你回别墅。”沈时谦看了眼周围来往的人流,抬手捏上眉心,一个洛佳心,一个沈寒,都不让人省心。

一听要回别墅,洛佳心摇头拒绝,“我不想回那个家,小叔,我想回洛家。”

她不想回到那个冷冰冰的房子。

“也好,回娘家静一静。”思索了片刻,沈时谦点头应允,抬手替她拦了一辆出租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9章 是不是沈寒欺负你了?


二十分钟后,洛家

洛卫国正在客厅看电视,刚要换个台,见洛佳心推门进来,手里的遥控又放回茶几上,起身一脸诧异的问道,“佳心,你怎么这个点儿回来了?”

平时女儿回来都会提前打个电话,结婚三年,还从没这样一声不吭的回来。

秦莲听到动静,以为是洛雅回来了,下楼见是洛佳心,便阴阳怪气的开口,“不好好在沈寒的别墅里当你的沈太太,大着肚子瞎跑万一出事算谁的?”

洛卫国不悦的咳嗽一声,迈步走到洛佳心跟前,“佳心,是不是沈寒欺负你了?”

面对唯一的温暖,洛佳心想哭,但为了不让爸爸担心,她却只能笑着摇头,“没有,他对我很好。”

“那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洛卫国狐疑不减,朝窗外望了望,却没看见沈寒的影子,更加怀疑他们是闹别扭了。

“我就是有些想您,刚好和林桃在附近逛完街,就想着过来看看。”估计是今天说谎说习惯了,她把闺蜜也借用了一下。

“你这丫头,都是要当妈妈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这么晚不回去沈寒会担心的。”

洛卫国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头,如同小时候一样,洛佳心眼眶发酸,强忍着才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这就回去。”

“这么晚打车不方便,爸送你。”洛卫国到底是过来人,不亲自看看没法安心。

洛佳心苦笑,后悔胡乱跑回来。可爸爸的性格她清楚,这一趟是免不了了。

回家的路上洛卫国一直跟她讲怀孕要保持心情开朗之类的话,洛佳心一一点头,心里也多了一丝温暖。

眼看就到别墅门口,她却从窗外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在暗处拥吻,搭在车门上的手指忍不住攥紧。

“爸,你最近身体怎么样?”心一抽一抽的疼,她却还要笑着转移洛卫国的注意力,不让他看到这一幕。

“爸身体棒着呢,你管好自己,别担心我。”

见洛卫国笑着停稳车子,没留意到黑暗中的男女,洛佳心才松了口气,下车时忍不住又朝暗处扫了一眼。

估计是听到了车声,刚才还拥吻的两人已经分开,而且还主动走到了明处。

洛卫国见到洛雅一脸诧异,“小雅,你怎么在这儿?”

“我当然是来看我姐,结果姐夫说她不在家,原来是回去看爸爸了。”

听她姐、姐夫的叫着,洛佳心只觉得胃里一阵恶心。

沈寒面色寡淡的看了洛佳心一眼,对洛卫国倒是礼貌,客套的问道,“爸,您怎么来了?”

“佳心突然回家,我以为你们在闹别扭,所以过来看看。”

洛卫国锐利的眼睛在他俩身上扫过,洛佳心不想让他担心,嘴角连忙扯出一抹笑容,顺势挽上沈寒的胳膊,假装亲昵,“爸,我和阿寒真的挺好的。”

被搂住了胳膊,沈寒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但考虑到两家的商业合作,面上还是选择配合,“爸,您不用操心我们。”

洛卫国这才放了心,喊着洛雅上车,洛雅乖乖的绕到后座,开门之际狠狠瞪了洛佳心一眼。

洛佳心搂着沈寒的胳膊进了别墅,房门才关上,他立刻厌恶的撤回了手,冷声冷气的道,“演够了吗?你还真是喜欢演戏,不当演员可惜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10章 我要和沈寒离婚


“你什么意思?”洛佳心声音发颤,气愤和委屈涌上心头。

在她面前当着姐夫和小姨子,背地里却车震、开房。到底是她在演戏,还是他和洛雅在演戏!

“难道你不是一直都在演深爱我的戏码吗?”沈寒唇角泛起一抹讥讽的笑,眼底还掺杂着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怒气。

一开始,他真以为这个女人爱他,直到她跟另一个男人有了肚子里的孽种!又费尽心思的演了一出戏,好让他以为这个孩子是他的!

脸上的讥讽变成了冷冽,他薄唇掀开,不带一丝温度的说道,“后天爷爷叫我们回去吃饭,你主动提出离婚,否则......”

“否则怎么样?拉我去医院验DNA?还是公然带着洛雅开房,在家门口缠绵热吻?”不等他说完,洛佳心气息不稳的反问回去,散落在脸颊边的头发随她而颤动。

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她!

沈寒眉头皱起,语气比刚才还要决绝,“洛佳心,如果你不想让两家人都难堪,后天就主动提离婚。”

沈寒冷声说完迈开修长的腿头也不回的上楼。

客厅突然寂静的吓人,洛佳心扶着肚子浑身颤抖的坐到沙发里,眼泪在眼里打转许久,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现在这种状态,可能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转眼便到了日子,沈家几代人围坐在镶金大理石饭桌边,沈老爷子特意叫洛佳心坐在他身边。

看了看她隆起的小腹,沈老爷子用公筷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碗中,“心心啊,这算算日子,我的曾孙子也要出生了,你功不可没,想要什么奖励,跟爷爷说。”

洛佳心知道沈老爷子疼自己,可这个孩子……

她闭了闭眼,挣开时眼中满是坚定。

与其让老人家白高兴一场,不如现在就断了他的念想。

洛佳心扶着肚子缓缓站起来,扯开唇角浅浅一笑。

跟她隔了几个位置的洛雅,放在桌下的手攥在一起,眼底闪烁着焦急和激动。

沈寒表情冷淡、神色笃定的等着洛佳心的选择,她那么会演戏,也一定更懂见好就收的道理,否则把真相撕开,大家都难看。

对面沈时谦眉心收拢,抬头看向她唇边挂着的笑意,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随后便听见她干哑的嗓音响起。

“爷爷,佳心有件事要告诉您。”

说到一半洛佳心停顿了数秒,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歉意。

“我要和沈寒离婚。”

轰!

原本还热热闹闹的餐桌,立刻就炸开了锅。

几个长辈纷纷劝说。

“佳心,这话可不能乱说!”

“对,你说你都要生了,就算小寒做了什么错事,你也不能提离婚啊!”

看着眼前乱哄哄的场面,沈家老爷子拿起椅子边的拐杖敲了敲地板,一瞬间,空气安静了下来。

他身子微微前倾,皱眉看着洛佳心道,“心心,你开什么玩笑?”

看出了老爷子的震惊和不悦,洛佳心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但眼里却依旧决绝。

“爷爷,我要和沈寒离婚,对不起,我先走了。”即便大着肚子弯腰不便,她还是朝沈老爷子深深鞠了一躬。

抬起头,刚好看见洛雅朝着她扬起唇角,露出得逞的笑容,而距离最近的沈寒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洛佳心突然发现原来悲伤到最后竟然是想笑,她唇角向上提了提,不经意间和沈时谦对视了个正着。

无视掉那双眼里的不赞同,她转身离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吻安,沈先生》

第10章 我要和沈寒离婚


“你什么意思?”洛佳心声音发颤,气愤和委屈涌上心头。

在她面前当着姐夫和小姨子,背地里却车震、开房。到底是她在演戏,还是他和洛雅在演戏!

“难道你不是一直都在演深爱我的戏码吗?”沈寒唇角泛起一抹讥讽的笑,眼底还掺杂着一丝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的怒气。

一开始,他真以为这个女人爱他,直到她跟另一个男人有了肚子里的孽种!又费尽心思的演了一出戏,好让他以为这个孩子是他的!

脸上的讥讽变成了冷冽,他薄唇掀开,不带一丝温度的说道,“后天爷爷叫我们回去吃饭,你主动提出离婚,否则......”

“否则怎么样?拉我去医院验DNA?还是公然带着洛雅开房,在家门口缠绵热吻?”不等他说完,洛佳心气息不稳的反问回去,散落在脸颊边的头发随她而颤动。

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她!

沈寒眉头皱起,语气比刚才还要决绝,“洛佳心,如果你不想让两家人都难堪,后天就主动提离婚。”

沈寒冷声说完迈开修长的腿头也不回的上楼。

客厅突然寂静的吓人,洛佳心扶着肚子浑身颤抖的坐到沙发里,眼泪在眼里打转许久,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现在这种状态,可能离婚是最好的选择。

转眼便到了日子,沈家几代人围坐在镶金大理石饭桌边,沈老爷子特意叫洛佳心坐在他身边。

看了看她隆起的小腹,沈老爷子用公筷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碗中,“心心啊,这算算日子,我的曾孙子也要出生了,你功不可没,想要什么奖励,跟爷爷说。”

洛佳心知道沈老爷子疼自己,可这个孩子……

她闭了闭眼,挣开时眼中满是坚定。

与其让老人家白高兴一场,不如现在就断了他的念想。

洛佳心扶着肚子缓缓站起来,扯开唇角浅浅一笑。

跟她隔了几个位置的洛雅,放在桌下的手攥在一起,眼底闪烁着焦急和激动。

沈寒表情冷淡、神色笃定的等着洛佳心的选择,她那么会演戏,也一定更懂见好就收的道理,否则把真相撕开,大家都难看。

对面沈时谦眉心收拢,抬头看向她唇边挂着的笑意,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随后便听见她干哑的嗓音响起。

“爷爷,佳心有件事要告诉您。”

说到一半洛佳心停顿了数秒,脸上的笑容变成了歉意。

“我要和沈寒离婚。”

轰!

原本还热热闹闹的餐桌,立刻就炸开了锅。

几个长辈纷纷劝说。

“佳心,这话可不能乱说!”

“对,你说你都要生了,就算小寒做了什么错事,你也不能提离婚啊!”

看着眼前乱哄哄的场面,沈家老爷子拿起椅子边的拐杖敲了敲地板,一瞬间,空气安静了下来。

他身子微微前倾,皱眉看着洛佳心道,“心心,你开什么玩笑?”

看出了老爷子的震惊和不悦,洛佳心说不紧张是骗人的,但眼里却依旧决绝。

“爷爷,我要和沈寒离婚,对不起,我先走了。”即便大着肚子弯腰不便,她还是朝沈老爷子深深鞠了一躬。

抬起头,刚好看见洛雅朝着她扬起唇角,露出得逞的笑容,而距离最近的沈寒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洛佳心突然发现原来悲伤到最后竟然是想笑,她唇角向上提了提,不经意间和沈时谦对视了个正着。

无视掉那双眼里的不赞同,她转身离场。

继续阅读《吻安,沈先生》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