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伶程溪周全集完整版 宋伶程溪周整本免费阅读

以现代言情虐恋为题材的《宋伶程溪周》,是一部讲述了主角宋伶、程溪舟之间故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的作者是“宋伶程溪舟”,内容介绍:午夜。紫色的闪电划过天边,像是要将这黑夜撕成两截,巨大的雷声掩盖住了屋内痛苦的叫声。昏黄的灯光下。男人捏着女人的下颌,一双狭长的双眸微微的眯起,略带沙哑的低沉嗓音响起“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小说:宋伶程溪舟

作者:宋伶程溪舟

主角:宋伶、程溪舟

类型:现代言情

小说概述:主角是宋伶、程溪舟的小说《宋伶程溪舟》改编自小说《陆爷总是在吃醋》,主要讲述的是:一场车祸,他将她恨之入骨,让她在顾家受尽折磨。大雨中,她抬头看着他,“程溪舟,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我把命给你够不够?”他神情冷漠,无动于衷,“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那你要什么?”“我要你日日忏悔,用一辈子还赎你和你爸爸犯下的罪孽!”后来,他把刀插进了自己的身体,血流如注,眼中满是绝望与深情,“田宁,我把命给你,求求你,原谅我好不好?”(主角原名苏遥、陆青城)

书评专区:

y啊道友请留步啊:写的还行,就是有点少,先养着吧

烤猪真好吃:一口气看完系列,超好看。

风月不问:没有乱七八糟的感情戏降低智商,没有罗里吧嗦的对话或心理描写影响质量,行文简单明快,女频文里难得一见的仙草

宋伶程溪周全集完整版 宋伶程溪周整本免费阅读

《宋伶程溪舟》在线阅读

第2章

“瞪什么瞪,再瞪就连馒头都不要吃了。”

苏遥突然冷笑一声,当着她的面就把那馒头扔进了垃圾桶里。

尽管现在胃已经出现痉挛现象,但她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从前三天不吃不喝她都挺过了,不过是少吃一顿饭而已,饿不死的。

陆家住在有名的半山区,她要走到几里的山路才能到达山下的公交车站。

以往都是这样走的,今天这样的身体状况却是吃力得很,发烧胃痛再加上某种不可言说的痛,让她每走一步都冷汗直冒。

可是她必须要坚持住,今天是她论文答辩的日子,她绝对不能错过。

一辆银灰色的跑车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可才过去又倒了回来。

车上的男人穿着五颜六色的衬衫,戴着夸张的墨镜,车子停下来后,男人用食指把眼镜往 下勾了勾,露出一双轻佻的眸子来。

“我当是谁呢,这不是陆青城家的苏遥嘛,去哪儿啊?我送你。

苏遥目不斜视的往前走,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男人看着她的窈窕的背影眼睛微微一眯,他就喜欢她这又冷又拽的劲儿,女人嘛,还是辣一点的有意思。

他踩着油站又跟了上去,贴着她的身边慢慢的走着,“上车吧,我免费送你,这么大的太阳,晒着可就不好了。

苏遥终于转过头来,简单粗暴的给了他一个字:“滚!”

“滚?”男人歪着头冲她哼笑出声,“这个我不太会,要不你教教我怎么样?”

苏遥强忍着难受捡起路边的一块砖头朝着他的车头就砸了过去,那风档玻璃瞬间就碎成了蜘蛛网状。

男人顿时‘卧槽’一声,脸色巨变。

“苏遥,我给你脸了是不是?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陆青城养在身边的一个玩意罢了。

然而,苏遥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栽了下去。

也是赶巧,她倒下的地方正是坡度最大的地方,这样一倒,就顺着坡滚了下去。

男人话音刚落,就看到她整个人滚了下去,不由得又是一声‘卧槽’,却还是踩起了油门,开车追了过去。

***

医院。

陆青城坐在季杭的办公室里,问道:“什么情况?”

“陈昊送来的,我一看才知道是苏遥,欸,他们两个怎么在一块啊?”

“我问你,‘她’是怎么回事!”

“高烧,胃出血,右手骨折,后脑轻微撞击,问题应该不大,还有……撕 裂伤,问题不少,但死不了人。

每说一样,陆青城的脸色就难看一分,“死不了就好。

“死不了就好?”季杭冷笑一声,用笔尖敲了敲桌面,道:“要是再这么下去,她离死也不远了,报告显示,她长期属于营养不良的状态,你都不给她饭吃的吗?”

陆青城起身往病房走,进了病房,护工正在给她擦身体。

陆青城走到床边,道:“你先出去。

护工不敢有违,赶紧走人。

床上的人脸色白的吓人,本就浅色的唇瓣没了往日的水润,已经干的裂开了口子,若不是胸口若有若无的起伏,真的与死人无二了。

“爸爸……”

干裂的嘴唇微微蠕动,发出喃喃呓。

而这两个字却让陆青城瞬间拉回了神智,目光再度冰冷起来,“既然醒了,就别再装了。

“爸爸……”

床上的人似乎听不到他的话,只是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子在寻找依靠。

“爸爸,带我走……”

陆青城的手指瞬间蜷起,手背青筋毕露,然而他没有出声,只是死死的盯着她的脸。

***

苏遥是生生被疼醒的,浑身上下像是被碾碎了一样。

眼睛还没有睁开,脑子就先一步的活了起来,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所有的画面都在她的脑子里走了一遍。

睁开眼,白茫茫的光让她暂时无法适应,又重新闭上。

床边的人气场强大到即便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也能感觉到那熟悉且冰冷的压迫感,她心里打了个冷颤,适应了一会儿,再次睁开眼。

“几点了?”

“下午三点半。

下午三点半……

她的论文答辩是在上午十点,呵,她拼了命的想要赶过去,终究还是错过了。

“我的手怎么了?”

“骨折。

“能给我点水吗?我有点渴。

陆青城端起桌上水杯递到了她的嘴边,她伸着脖子往前够了够,喝了两口,然后又躺了回去,“谢谢。

“是陈昊送你来的医院。

苏遥淡淡的应了一声,“哦。

陆青城突然起身,双手撑在她头的两侧,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像是盯着猎物一样盯着她,声音比之前要轻了许多,“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吗?”

即便是在病床上疼的死去活来,可苏遥还是被这张俊美绝伦的脸分了心。

“说什么?”

“说你们两个为什么会在一起。

“路上遇到的。

“就这么简单?”

苏遥微微蹙起了眉头,淡定的与他对视,“你到底想听什么?”

“你该不是想着攀上陈昊,让他来解救你吧?”

“你说我勾引他?”苏遥突然笑了出来,“他的确是想睡我,这就是你想听到的吗?”

陆青城的瞳孔猛地一缩,阴鸷一笑,“所以这是勾搭上了?”

“如果勾搭上了,你能放我走吗?”

“你说呢?”

才刚醒过来,头还是晕的,她忍着想吐的冲动,难受的闭上眼睛,“我有点难受,想睡一会儿。

“怎么,不让你跟他走就难受了?”陆青城伸手捏住她的下颌,逼着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说!是不是?”

他不碰还好,这样一动,胃里就是一阵翻涌。

一个没控制住,‘呕’的一声,直接就吐了出来。

陆青城的脸都黑了,松了手,转身就去了卫生间。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身影,苏遥突然有些想笑,可笑着笑着,泪珠就从眼角掉了下来。

上一篇 2022-08-10 下午5:14
下一篇 2022-08-10 下午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