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林月笙(良人如花似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良人如花似梦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竹马
简介:十四岁的苏锦,母亡父死,被京城来的外祖母接走
外人看来,她是从泥潭飞上了金窝,
她却知道,自己已是别人案板上的鱼肉
但谁人能知,她这幼小孤女的体内,住着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
谋我钱财,夺我性命,害我父母!
在这表面光鲜亮丽,内里污秽不堪的镇国公府里,苏锦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只是怎么谋着争着,竟谋争出个良人来?
角色:苏锦,林月笙
苏锦,林月笙(良人如花似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良人如花似梦》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孤女进京


  深秋,简陋的二进宅院里挂满了白绫,一派萧条凄楚之色,下人们面有悲戚,眼睛红肿。

  一身利落绿色薄夹袄的女子快步穿过回廊,到了正厅,瞧见一身孝服的少女,忍住悲伤,上前道:“小姐,如今老爷的头七已经过了,京里来的人在催问咱们什么时候动身了。”

  苏锦眼睛微红,看着这里熟悉的人和物,心中悲凉。

  她穿越十载,做了父亲十年的女儿,本以为从此不再茕茕一人,不曾想,父亲还是因病去了。

  这具身子的生母刘氏,原是京中大族的嫡女,死活非要嫁给只是七品县官的父亲后,京中那些亲戚便似忘了她一般,就连她早年因病去世,也没遣个人来瞧上一眼,如今父亲死了,他们倒是立马来了消息,要把自己接回去。

  “映春,东西都收拾好了吗?”苏锦问道。

  “准备好了。”方才的绿衣女子颔首,却又有些担心:“小姐,当年夫人嫁来,嫁妆虽丰厚,但咱们这次全部带回去,怕是全部都要落在别人手里了。”

  “她们不就是为了这批嫁妆来的么。”苏锦轻叹口气,起了身看着屋外萧索景色:“不过好在,他们这么些年对我们不闻不问,不知道母亲的这些嫁妆生出了多少的利息,做成了多少买卖,咱们保住命要紧。”

  映春瞧着她不过十四,脸上却带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与稳重,心中觉得难过,若不是老爷过世,小姐还依旧是那个绝顶聪明又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呢,哎……

  “好了,别难过了。”苏锦说完,前头院里守着的管事媳妇便匆匆来了。

  “小姐,说好了,林公子领了二三十人护送咱们入京去。”

  管事媳妇才说完,苏锦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一身青衣的年轻公子立在门外,手指执纸伞,面容温润。

  这位林公子,便是父亲自知时日无多时,给自己定下的未婚夫。

  苏锦瞧他,虽是六品千户之子,但为人温润良善,性格极好,模样生的也不差,便也默认了,更何况这位林公子自小便对自己处处呵护,在这古代,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好,让林哥哥稍等片刻,我即刻出发。”苏锦说罢,瞧了瞧门口望过来的人,微微行礼,门口站着的公子却羞红了脸,回以一笑。

  映春在一旁感慨:“好在还有林公子,回头等您的孝期一过,就可以嫁过去享福了。”

  苏锦没有出现寻常女子的娇羞,只是淡淡一笑,若是他以真心待自己,自己必然也以真心报之,若是他要纳妾,自己便寻个庵堂,有钱有闲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她不是没想过去哪里买块地独自悠然的过一辈子,可是这古代,对女子真是太苛刻了,尤其是家中没有男人的女子。

  想到这里,她悠悠叹了口气:“走吧。”说罢,提步而去。

  映春忙使人都跟上,到门口见了林月笙,还不忘多行一礼,但几人还未走出苏府,便瞧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婆子在门口候着了,身后是一辆四角攒着珍珠风铃的华丽大马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二章 故意刁难


  “九姑娘,奴婢可是等了您好一会儿了。”婆子笑着说完,瞧着她的模样,五官精致,气质脱俗,完全不沾一点庸俗之气,的确是极好的样貌,特别是那双黑亮的眼睛,一瞧,仿佛整个人都要陷进去一般。

  她见罢,又忙去看她身后,瞧见她身后也是十几个衣着朴素的奴才抬着七八口沉甸甸的箱子,眼睛才亮起来:“这些个物件,奴婢已经叫了车帮您运了。”说罢,一招手,二十来个年轻力壮的侍从便过来,很自然的将箱子搬走了。

  映春微恼,林月笙担心的看着苏锦,可她却只是面色淡淡:“那就劳烦嬷嬷了。”

  那婆子瞧着苏锦这般态度,还以为她是个傻的,不过越傻越好。

  婆子的戒备心依旧没放下,上前亲自扶了她上马车,才拦着翻身上马要跟上的林月笙。

  “这位公子如何紧随我家九姑娘?”婆子拿眼角睨着他,态度带着几许讽刺。

  林月笙从不与人红脸,只解释道:“家父与苏伯父乃是至交好友,此番锦儿妹妹入京,我也正好入京拜会旧友,便想着一同上路,也好有个照应。”

  “照应就不用了,姑娘家的,清誉最是重要,而且我们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若是传出什么闲话,那我家九姑娘这一辈子……”婆子张牙舞爪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身后苏锦的声音传来:“我与林公子早已定下亲事,嬷嬷无需担心。”

  苏锦话一落,那嬷嬷浑身僵住,而后才夸张的大喊出来:“定了亲事?何时定下的?可曾交换了八字立了凭据?”

  苏锦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

  嬷嬷不答她,只回头看了看林月笙,端着身子绷着脸假笑了笑:“敢问公子家居何处,官拜几品?”

  林月笙身边的下人有些看不过去:“你如同拷问一般,是不是也太不知礼了些……”

  林月笙拦住下人,从马上下来,轻笑道:“家父现任六品千户,林某正准备参加明年的春闱考试,博个功名。”

  “呵,区区六品,就是京城里的五品大员,见着我们府里的管家都得拱手呢……”婆子似乎很得意,极力讽刺着。

  映春气得牙痒痒,不待出去,苏锦便直接从袖中拿了颗珍珠来,小心用绢布包着:“拿去给她。”

  映春望着这拇指盖大小却光泽极好的珠子,惊讶了一下:“姑娘,这珠子您总共才十颗。”

  “不妨事。”苏锦淡淡一笑,眸里薄凉的笑意让映春浑身一抖,立马坏笑着下去了。

  映春一番甜话哄着,婆子收了珠子便也不折腾了,只让林月笙在队伍最后跟着,便出发了。

  苏锦抬眼与林月笙目光对上,他倒没觉得难堪,反而有些担心苏锦。

  苏锦嘴角微扬,示意没事,但心却悬了起来。这婆子这般关心她是否已经定下亲事,难道说,京城里的那些人,除了母亲的这些嫁妆,还盯上了自己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三章 他们的目的


  虽然紧赶慢赶,还是迟了,到了入夜时分才随意寻了个小客栈住下。

  苏锦被安排住在二楼最里边的房间,而林月笙则是被安排住在最外面,中间住着那婆子和一众下人。

  简单梳洗过后,苏锦便熄了灯睡下了,可她自穿越过来后,睡眠便极浅。

  门外传来窃窃私语,苏锦本不打算听,可奈何断断续续中,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瞧了瞧在外间睡沉了的映春,独自起身,光着脚悄悄靠近了门边。

  “这能行吗,她一路还带着人护着,咱们半途怕是不好动手。”外面一男子低声道。

  “那怎么办,难不成就这样让她风风光光回京去?要是老夫人知道了,还不得把咱们打死。”

  说话的是白日的那领头婆子,苏锦眉头微皱,她们嘴里的老夫人,便是母亲的继母。听母亲提过,她自幼生母病逝,留她一人,后来父亲续弦,她虽是嫡女,过得却比一般庶女还差些,不然也不会急急嫁给了老实本分却一贫如洗的父亲。

  “那怎么办?”男子继续问道。

  那婆子犹豫了一会儿,才道:“反正也是送去给人的玩物,半途失了贞洁也不会有人在乎。这小客栈里还住着别的人,咱们今晚就不对她动手了,你拿着这迷香,去把那叫林月笙的弄晕了,让他明天跟不上。”

  话落,两人似乎达成一致,便悄声离开了,只是婆子不断的挠着手,嘟嘟囔囔的:“也不知怎么了,今日手背手心都痒的很……”

  苏锦微微咬牙,等到外面一点动静都没了,才站起身来,看到窗户上俨然被戳开了两个小小的洞,想来是她们正准备对自己动手,中间又出了变故。

  玩物么?

  苏锦嘴角勾起些许冷意,她小心拉开房门,往外看去,婆子和方才的男子似乎已经将迷香扔入林月笙的房间,回去睡大觉了。

  苏锦看着空空的走廊,本打算去看看林月笙,奈何才走了不远,便听到旁边房间有男子低声的嘶吼,好似临死前的挣扎,带着绝望。

  她愣住,转头欲走,房间里的人却好似发现了她一般,不等她出声,只见寒风一卷,她便被人捂住了嘴带回了房中。

  她似乎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虽然死过一次,可是现在她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你听到了什么?”

  在她对面,还有一个男人。男人声音低沉而嘶哑,仿佛许久不曾入睡一般。

  “什么也没听到。”苏锦被松开,扶着一旁的桌角快速的喘着气。

  方才抓她的男子走到一边,低声道:“主子,她在发抖。”

  闻言,苏锦的手也紧紧收了起来,在男人开口之前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我父亲可是本县县令。”她闻到了那男人身上淡淡的龙涎香气,他绝不是一般的土匪强盗,提自己父亲,非但不会激怒他,反倒会让他提防几分。

  “本县县令?”男子冷哼一声:“他已经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四章 遇险


  “没错,刚过完头七,所以我正跟未婚夫和镇国公府的人一道回京。”苏锦努力压制住声音的颤抖,不过这不是她害怕,是这具身子,但凡有些许的紧张,便会控制不住的发抖。

  男子透过房间稀薄的光,看着面前小小女子。每当自己有怀疑时,她便会立刻说出打消自己疑虑的话,这般心性,如何是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能有的。

  “你半夜出来做什么?”男子继续问道。

  “我想未婚夫了,想见见他……”

  苏锦的话还未说完,男子便冷嗤出声:“不知羞耻。”

  苏锦脸上微微发热,却似不敢再说话般立在了一侧。

  男子瞧着她,虽害怕的紧紧抿着嘴,却没有失态的大哭大喊,更没有跪地求饶,反倒生出几分欣赏,但一想到她半夜偷溜出来私会男人,又嫌恶的皱皱眉头,大手一挥:“出去吧,但你要记住,今晚什么也没发生,否则……”

  “是。”苏锦应声,转头便急急跑了出去,却是不能再去寻林月笙了,只得匆忙回到房间,将房门窗户锁死。

  “主子,您怎么放了她。”旁人不解。

  男子却只站起身,看着地上已经没了呼吸的人,凤眸冷寒:“她既是镇国公府的人,我们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连夜回京吧。”说罢,走出房间,离开前看了看苏锦紧闭的房门,转头离去。

  苏锦在快天亮时才浅浅睡了会儿,映春过来叫醒她时,已经是要出发的时候了。

  “林公子呢?”苏锦睁开眼便问道。

  映春瞧着她略带紧张的样子,以为她是想念林月笙了,暧昧的笑笑:“林公子还未醒呢,许是昨日太劳累了。不过咱们先出发,他醒了一定会第一时间跟上咱们的。”

  苏锦的心跌落下来,不过倒是不用担心他的安危,毕竟谁也不想节外生枝。

  收拾好出来,那婆子已经在等着了,只不过她此刻脸上脖子上全是一个个红红的包,而且还不断的抓挠着。

  婆子瞧见苏锦出来,忍住抓挠的动作,上前见礼:“九姑娘,咱们出发吧。”

  映春看着她痒得恨不得跳起来的样子,忍着笑,想白白拿小姐的珠子,就等着哭吧。

  “走吧。”苏锦未曾多说,但想起昨晚听到的话,手心紧了紧。

  苏锦坐在颠簸的马车内,闭眼揉着眉心。

  映春以为她是在担心入京的事情,只安慰道:“小姐,您放心吧,若是有人敢欺负您,奴婢一定第一个替你出气。”

  苏锦闻言,转头看了看跟自己同岁的映春,笑道:“寻常都是我把你养的胆大了,去了镇国公府,你这脾气可要收敛些。”

  映春噘着嘴:“我可不怕他们。”

  苏锦见状,无奈摇摇头,还不及说话,马车边陡然一停,若不是苏锦抓住了窗户,人怕都要狼狈撞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五章 人为刀俎


  “哎呀,这车辕怎么说坏就坏了!”外头传来婆子的责骂声,不一会儿,便见她顶着满脸红包掀了帘子笑道:“九姑娘,实在是对不住,这车辕不知怎么坏了,要修的话得让人去方才的小镇买零部件来,您看,要不干脆就在这儿等一会儿,也好等林公子追上来如何?”

  她的话妥妥帖帖,苏锦自然不能反驳,便笑着应了:“那我就在马车上候着吧。”

  婆子面色一怔,忙道:“奴婢已经让人在前面生了火,您下来暖暖吧,这马车得让人抬起来再瞧瞧呢。”

  苏锦闻言,只得下了马车,却不忘叮嘱映春:“一会儿跟紧我,哪里也不要去。”

  映春看着她忽然严肃的神色,点点头,急忙跟上。

  苏锦下了马车一看,一行人早已偏离了官道,跑到了一条荒无人烟的偏僻小道上,前方有人生了火,却是靠近一旁的小林子,还围着三五个侍从。

  “九姑娘,去烤火吧。”婆子过来笑道。

  苏锦看了看她挠的皮肤都破了,略作惊讶般,道:“嬷嬷这脖子是怎么了?”

  婆子一心想让她赶紧过去,只敷衍道:“许是被不干净的虫子咬了。”说话间,许是痒得难受了,便急了起来:“九姑娘快过去吧……”

  她抬手准备来推搡,可一抬起手,映春率先尖叫起来,众人齐齐望过来,瞧见婆子遮在袖子里的手已经被抓挠的布满了鲜血,也跟着惊恐起来。

  婆子慌张的将手缩回袖子里,可越紧张越觉得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上噬咬,让她抓狂。

  “你们叫嚷什么,又不是瘟疫,再叫嚷,我打死你们!”婆子没好气大喝道,那火堆边的侍从们瞧见这状况,面色微微沉了下来。

  “九姑娘……”

  “用热水煮艾叶加白术,以热气熏蒸,应该能缓解。”在婆子开口之前,苏锦道。

  婆子闻言,怀疑的看着她:“九姑娘怎么知道?”

  “你这症状我小时候也有过,母亲便是用这法子给我治好的。”苏锦说罢,已经转过身让人去采白术和艾草了。

  婆子怔住,可是身上的痒耐不住,只得让那些侍从们先等等,等她缓过这一阵。

  映春跟着苏锦身边,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小声问道:“小姐,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苏锦淡淡应了一声,不好跟她说太多,怕被这些人发现,然后狗急跳墙,可是接下来怎么办呢,林月笙能及时赶过来吗?

  苏锦心有些沉,但她知道,婆子所谓的去买车辕零件的小厮是不会这么快回来的,她只能等。这种命运完全攥在别人手里的感觉让她觉得闷堵,但是现在没办法,父母双亡,她又云英未嫁,只得听他们调派。

  看来,她还是要早些出嫁的好。

  一番熏蒸,婆子缓解不少,笑眯眯的看着苏锦,道:“九姑娘,劳烦你还替我这样一个低贱的奴婢动心思了。”

  苏锦淡淡笑着,看着婆子眼底的恶意,手心微紧。

  婆子转头看着侍从们:“还愣着做什么,这外头寒得紧,去镇上的不知何时能回,你们赶紧去林子里给九姑娘搭个避风的地方……”

  映春见她一个劲要把苏锦往林子里引,紧张起来:“不必了,就在这里挺好的。”

  “怎么会挺好的呢。”婆子收回在水壶上熏蒸的双手,眼角的皱纹都挤在一起:“这儿风大,九姑娘瞧着身子弱呢,回头要是生病了,老夫人还不得活活打死奴婢。”说完,不管苏锦再愿不愿意,直接给旁的两个丫环使了眼色,她们便迅速围到苏锦的身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六章 算计


  苏锦自知是拖不下去了,只得开始盘算起来。

  她头上有三支带毒的金簪子,袖子里藏着含有十枚毒针的暗器,勉强能撂倒十来人,她会骑马,一会儿真发生什么,她也能逃走。只是,这终究只是下下策而已,若是逃走,她怕是要一辈子活在颠沛流离之中……

  正想着,一阵马蹄声传来。

  映春惊喜:“难道是林公子来了?”

  苏锦也忙回过头,可这远远驾马而来的,是一群身着黑衣面容严肃的男人,领头的,眸光如鹰般锐利冰寒,五官立体俊美,唇角却始终冷冷抿着。

  “不是林公子……”映春有些失望,苏锦却顾不得这么多,忙上前张开手臂站在了小道上。

  领头的男人见状,急急勒住马,他身后的侍从却不满呵斥:“哪来的鲁莽女子,不要命了吗!”

  苏锦微微咬牙,语气颤抖的看着领头男子,道:“这位公子,我们马车坏了,若是再不出发,一入夜,怕是要冻死在这里了……”

  她声音一出,领头男子惊愕一番,居然是昨晚的那小丫头,她不是还有一个念念不舍的未婚夫跟着么。

  “这不关我家主子的事,闪开!”后面的侍从厉声道。

  婆子也赶忙赶过来,一瞧领头之人,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奴婢见过四皇子!”

  众人皆是行礼,苏锦微楞,四皇子?

  就在她抬眼看过去之时,萧斐只冷冷看了她一眼,便望着那婆子:“马车坏了?”

  婆子紧张的额头冒汗:“是……不过,我们的奴才已经去买零件了,一会儿就能回,就不耽误四皇子的行程了,您请。”说完,就去拉车苏锦。

  苏锦早已回忆起这声音就是昨晚的那个男人,但却装作没有辨别出来一般。她必须跟着这位四皇子回去。早听说过四皇子的铁血手腕,这婆子定然不敢再在半途动手脚,等到了京城,她才好再另作安排。

  “四皇子,锦儿实在是受不住这寒风了,而且我还听到四周偶尔有狼叫……”苏锦颤抖着声音:“早听闻四皇子最是贤良爱民,锦儿斗胆,请四皇子一定要帮帮我们,否则我们就要曝尸荒野了,若是您肯捎带我们回去,我祖母一定会好好感谢您的。”

  萧斐看着底下站着的小小女子,小脸冻得发白,裹在雪白的狐裘中,一双大眼睛如幽潭一般迷人,唯独一张小嘴,能言会道,诡诈的厉害。

  “行了。”萧斐冷冷打断她的话,就在苏锦以为他真的要见死不救离开时,萧斐只是淡淡抬了抬手,便有侍从朝坏了的马车而去,而这婆子却恨不得咬碎了一口牙,跟后头的人对视一眼,闭紧了嘴巴。

  婆子并没有把马车弄坏,只是做了点小手脚而已,所以一行人很快就出发了。

  这里距离京城不算远,而且萧斐一路上并没有丝毫顾忌苏锦是个弱女子,半刻没有耽搁的直奔京城,所以在第二天下午,一行人便到了京城外的小镇上了。

  婆子本打算在这里告辞,先行带苏锦离开,可萧斐却意外的没有答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七章 跟他关系不一般


  苏锦坐在房间里,听着婆子念念叨叨的,心却是落回了肚子里。

  “也不知这四皇子在想些什么……”婆子咕哝完,转头打量了一番苏锦,一路过来,她也十分疲惫,原本十分的姿色现在也只有七八分了,难不成四皇子看上她了?

  “不可能。”婆子忙摇头,萧斐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怎么会看上胸前平平的苏锦呢。

  映春从外面进来,手里抱着一套衣裙:“嬷嬷在说什么不可能?”

  婆子看了她一眼,态度越发的不耐烦了:“没什么。既然四皇子不允许咱们提前走,你们就在房间里好好歇着吧,千万别出去私自见四皇子,否则传出什么闲话来,我可是帮不上忙,京城不比你们那个小县城,这里不仅富贵,人的心眼还多着呢。”说完,便转头出去了。

  映春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气得不行:“她这一行过来,对您是越来越不客气了,不管怎么说,您才是主子呢。”

  “她如何态度不打紧,我担心的,是她背后的人。她这样的人,惯会见风使舵,如今这般对我,应该是她背后的人也不耐烦了。”苏锦说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来,打开来,闻着里面飘出的茶香,嘴角扬起:“把这盒茶送去给四皇子吧,算是多谢他一路照拂。”

  “小姐也真是客气,咱们这一路,若不是他非要弄得像行军打仗一般,您也不至于一宿没合眼了。”映春心里憋着气,小姐寻常在家,吃的用的,哪样不是最好的,可偏生来了这京城,却要吃这样的苦。

  “好了,往后这些话少说,咱们在她们眼里,最好就是贫苦交加、来自小县城的县令之女。”苏锦淡淡笑道,可这礼还是要送的,最起码要在外人看来,她的确跟四皇子关系不一般,那么那些人对她动手时,也会要思量三分。

  映春闻言,不再多说,接过了小盒子,闻着里面溢出的沁人心脾的茶香,笑笑:“也不知四皇子能不能品出这‘雪中红’的好来。”

  映春小跑着出去了,苏锦才看着嘱咐她去外面买来的成衣,使人打了热水来,便去了浴房。

  萧斐之所以没苏锦一行人先走,是想再确认一番她到底有没有想起当晚之事,没成想她倒是先送了礼来。

  送礼的丫环走了,侍从才把茶拿来进来,放下茶盒,手上都留着丝丝余香。

  萧斐看了那茶盒一眼,是用上等黄花梨木做成的,外面刻着精致花纹,瞧着竟像是才雕刻不久的样子。

  “她倒是聪明。”萧斐一眼看穿苏锦的小心思,又道:“镇国公府从一个赫赫大族,变成如今竟要靠骗取一个小姑娘的嫁妆来维持体面,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主子,依属下看,这位苏小姐模样上乘,他们只怕又会把人送去给那人当玩物。”一旁侍从道。

  萧斐冷冷扫了他一眼:“若是这样,只能说她运气太差。”说罢,转过身去看着窗外,街上人来人往,众生百态皆入眼,让他也觉得麻木了:“吩咐下去,半个时辰后出发回京。”

  在出发之前,林月笙好歹算是赶上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八章 各有盘算


  苏锦刚出客栈门,看到风尘仆仆满面担心的他,上前见了礼:“林哥哥。”

  “锦儿妹妹,你没事吧。”林月笙慌张的打量了她一番,待确定她无事后才松了口气,可瞧着她一双明眸,脸又蓦地红了起来。

  “我没事,这一行多亏了四皇子。”苏锦浅浅笑着,转头看了眼已经翻身上马的萧斐,这才又道:“我们即刻又要出发了,林哥哥便先休息一会,再入京吧。”

  “我同你们一起吧。”林月笙忙道。

  苏锦见他目光坚定,让在一侧:“那林哥哥去跟四皇子见个礼吧。”

  林月笙点点头,走上前去见礼。

  萧斐耳力过人,苏锦不断‘林哥哥’长‘林哥哥’短的,听得他耳朵腻,等林月笙过来,也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便寒声对旁人道:“人到齐了就出发吧。”说罢,驾马而去。

  林月笙略尴尬的站在原地,转头瞧见苏锦已经上了马车,便也翻身上马,护送着一路往京城而去。

  靠坐在马车里,苏锦微微松了口气。

  映春在一旁替她捏着胳膊:“小姐,素秋和夏娆约莫已经打点好了,您就放心吧。”

  想起映春和夏娆这两个得力助手,苏锦心下安了些:“入京后,暂时先不要跟她们联系,我们初次来京城,不熟悉形势,一切都要小心为上。”

  “是。”映春颔首。

  苏锦瞧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笑道:“有什么话一并问了吧。”

  映春微微咬唇,看着苏锦:“小姐,这镇国公府的人,连您的嫁妆银子都不放过,若是知道了您实际上……”

  “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苏锦严肃的看着她:“这是我们最后一条路,若是被他们发现,钱财尽失不打紧,却只怕累及性命。”

  映春忙点头如捣蒜,半晌,才开口:“若是您能现在就嫁给林公子就好了,也不用去遭这罪。您有的是银子,有的是聪明和朋友,现在却被几个小小奴才呼来喝去的。”

  苏锦缓缓闭上眼睛靠在马车边,正要小憩一会儿,马车帘子却猛地被人掀开,萧斐贴身侍从的脸便露了出来。

  苏锦手心微紧,方才的话,他该是没听到吧。

  “四皇子可是有何吩咐?”苏锦忙问道。

  那侍从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往前头看了看,道:“四皇子让我问你,你送的那茶,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能买?”

  苏锦一听,心里却亮了,心里一个能让镇国公府的人不敢轻易动自己的点子便冒了出来。

  马车停下,苏锦扶着映春的手下了马车,便瞧见气派的镇国公府门口已经是站着好些个人了,一个个笑眯眯的,却不是盯着她,而是盯着她身后抬来的沉甸甸的嫁妆银子。

  之前领头的婆子瞧见门口站着的人,连忙上去见了礼:“奴婢见过二夫人。”

  苏锦抬眼看着这位二夫人,年岁四十上下,身形清瘦,风韵犹存,一身团花锦绣长裙加身,披着一条攥着白色毛边的披风,整个人看起来清贵不已,微微上扬的眉眼里,却藏不住精明。

  “这就是九姑娘吧,模样真是跟你娘亲一模一样,生的叫人喜欢。”二夫人笑着上前来,亲昵的拉着苏锦的手,似没看到她身后跟着的林月笙一群人般。

  苏锦看着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浅浅笑着见了礼:“见过二舅母。”

  二夫人笑呵呵的褪了一只手上的金镯子给她,算是见面礼了,在门口热情的寒暄半晌,在问起林月笙来。

  “这位是……”

  “这位是林公子,父亲临终前,与我定下了婚约。此番他正好上京来拜会老师,好准备明年的春闱考试,所以便一道过来了。”苏锦似羞涩般,解释完便垂下了眉眼。

  二夫人看了看她,瞧着是小女儿模样,可逻辑清晰,话语利落,一见便知是个聪明的。可是再聪明也是可惜,迟早都是被人手里的玩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九章 贪婪之心


  林月笙上前见了礼,二夫人淡淡笑着应了,使人封赏了一小包金豆子,算是见面礼。

  林月笙瞧见这做派,心里倒是感慨大家族果真是出手阔绰的。

  待二夫人要离开时,一旁站了许久的侍从这才上前来:“既然苏小姐已经到了,四皇子那里还有要事处理,属下便不多留了。”

  那领头婆子也没注意原来四皇子还留了人一直护送苏锦到门口来,二夫人也讶异了一番,不及说话,那侍从朝苏锦拱了拱手,便上马离开了,林月笙也借此告辞。

  等人都走了,二夫人才心思复杂的领着苏锦进了门去。

  镇国公府乃是开国公府,是当年先祖皇帝赏下的封号和宅院,宅院恢弘大气,处处假山造景,亭台楼阁更是随处可见,古木名树也是俯首皆是。

  进了二门,更是要来小轿抬着走了半刻钟,才到了最里头老夫人的院子。

  “小姐。”映春伸手过来扶,苏锦才下了轿子,便听到一夸张男声。

  “这便是姑姑所生的九妹妹?”

  苏锦闻声,莫名有些厌恶,脚步稍稍往后退了些,才抬眼看着来人。一个一身锦衣的年轻公子,手纸垂玉折扇,腰间更是挂着巴掌大块的雕花白玉,头戴玉冠,面涂脂粉,眼睛细长,带着让人浑身发毛的目光。

  二夫人见此,上前来笑道:“咱们九姑娘可是承蒙四皇子亲自护送回来的,你回头可要多跟你九妹妹亲近些,也好让她帮你在四皇子面前说说话。”

  二夫人看似在开玩笑,却把其中利害道了个清楚。明里暗里说苏府与四皇子关系不一般,又暗示这男子注意分寸。

  苏锦只能当做听不懂一般,垂下眉眼略慌张道:“我与四皇子不熟的,只是路上碰见了,他见我是来镇国公府,便一道捎带来了。”

  二夫人闻言,转头看了看她,见她一副慌张之色,也没多想,道:“好了,先过来见见你三哥吧。”

  苏锦稍稍松了口气,上前见礼,不过这位三哥郑业,是二夫人所生,二房的嫡长子,但瞧着竟是如此品行,也难怪镇国公府越来越败落了。

  二夫人无意让郑业与她多接触,说了几句便领着苏锦进屋去了,只是不巧,老夫人下午时刚巧出门去了,大房的大夫人陪着,两个舅舅也不在府内,二夫人便安排着她下去歇着了,让她回头再来见两个舅舅和外祖母。

  说是外祖母,其实跟她都没什么关系,她不过是自己母亲的继母罢了。

  当年的镇国公,膝下子女不多,庶子只有一个,成年后就捐了个小官早早离京了,唯一的嫡女,也就是自己的娘,也随着父亲离开,唯有后来继室所出的两个儿子留在府内,也就是现在这些人了。

  “这是你娘当年所住的院子,我本想着给你安排一个大院子,可想着,你定是更瞧瞧你娘当年是怎样生活的,便安排在这儿了。”二夫人领着苏锦到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小院子,在她看来,镇国公府随便扯个小院子,都比她之前所住的地方好。

  苏锦却没管这么多,抬眼看着院门口的匾额上,书写的几个字,‘梧桐院’,嘴角扬起:“二舅母,我想自己重写一块匾额,可行?”

  “自己重写?”二夫人看了她一眼,心中忍不住讽刺,就她自己能写出什么字来?不过却应了,笑道:“你一路行来,想必也乏了,早些去歇着吧,至于你的嫁妆银子,我使人给你放到小库房去。”

  映春闻言,银牙微咬,抬到他们的小库房,这不就等于把东西全拿走了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十章 绝世好茶


  苏锦看着二夫人盯着自己炙热的目光,笑着颔首:“那就劳烦二舅母了,不过嫁妆单子这次我忘记带来了,回头再使人送来。”她既然把东西都拿来了,自然就没想着再拿走,但绝不会让他们一口就吞下去,否则,自己不就是随他们拿捏的泥人了。

  二夫人闻言,怔了怔,嫁妆单子竟还在她手里,可看她一个小小女子,怎么会想到这一出?难道有人在背后指点不成?

  “二舅母,怎么了?”苏锦见她皱眉不说话,忙问道。

  二夫人瞧着她又是一副担心犯错的模样,心下疑虑消了些,不及说话,便见有丫环行色匆匆过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二夫人面色一紧,留了十来人伺候,便匆匆离开了。

  待她走了,映春才跟着松了口气。

  她们从县城过来,没有带其他的仆人,一来是国公府不让带,二十苏锦也担心人多嘴杂。

  回了房间,苏锦让映春都封了赏赐,便都打发出去了,看着房屋里的陈设,雅致简朴,跟母亲的性子还真是像,只是镇国公府的嫡小姐,却住在一个一进的四合小院里,可见当年受了多少委屈。

  “小姐,咱们何时让素秋和夏娆进来?”映春一边铺床一边道。

  “不急,再等等。”苏锦推开房中各处窗子,看了看外面的情况,淡淡道:“知道为何我把素秋和夏娆打发出去,唯独留了你在身边吗?”

  映春眨眨眼:“因为奴婢不如二位姐姐能干么?”

  苏锦莞尔侧身瞧着她圆圆的人畜无害的小脸,笑起来:“因为你看起来最老实,还是个耳听八方的百事通。”

  映春嘿嘿笑起来:“小姐的意思是,让奴婢去打探打探这府里的情况?”

  “不用刻意打探,知道府里是个什么情况就够了。”苏锦忍着没告诉那晚听到的话,这些人打算把自己送出去,送给谁呢,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想着想着,苏锦也只是摇摇头:“罢了,先不想这些,去把‘雪中红’再拿两盒出来,给四皇子送去。”提到这绝世好茶‘雪中红’,苏锦眼底冒出光来。

  “两盒?”映春惊讶了一番:“小姐,咱们这次产出的‘雪中红’,总共也才五盒呢,再送两盒过去,岂不是有三盒都在那冷冰冰的四皇子那儿了?”

  苏锦莞尔:“不妨事,我还打算把这制茶的法子也送给他呢。”苏锦细细盘算着,雪中红是她研制了许久才做出的茶,若说绝世珍品也不为过,连皇上也没得喝,而这朝代的文人们,又偏偏极爱茶,往后去能赚多少银子可想而知。

  但这些对她来说,都不打紧。

  映春一听,只觉得肉疼:“这茶咱们自己都还没开始卖呢,倒是要便宜他。”

  “若是能保我们一命,区区银子算什么。”苏锦说着,打开其中一盒,闻了闻,却并没给自己泡上一杯:“快些拿去吧,若是叫镇国公府的人发现了,这可就真是白送给他们了。”

  “真不知她们吃像这般难堪作甚,分明早上二夫人那排场可厉害呢,随手一赏赐就是一袋的金豆子。”映春还在为早上那场景耿耿于怀。

  苏锦则是浅笑着在一旁绣凳坐下,笑开:“当年的镇国公府,富贵无双,如今这般,怕是府中亏空厉害,又这般打肿脸充胖子,才迫不及待要吃下我这些嫁妆吧。”

  映春见她心里都门儿清,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取了茶便道:“那您先休息会儿,奴婢去送茶。”

  “嗯,顺道去见见素秋和夏娆,问问京城情况。”苏锦随手拿了屋子里放着的书,抱着暖炉子靠在暖榻边看了起来。

  映春瞧着她还是这般惫懒的样子,长长舒了口气,拿着茶便出门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第十章 绝世好茶


  苏锦看着二夫人盯着自己炙热的目光,笑着颔首:“那就劳烦二舅母了,不过嫁妆单子这次我忘记带来了,回头再使人送来。”她既然把东西都拿来了,自然就没想着再拿走,但绝不会让他们一口就吞下去,否则,自己不就是随他们拿捏的泥人了。

  二夫人闻言,怔了怔,嫁妆单子竟还在她手里,可看她一个小小女子,怎么会想到这一出?难道有人在背后指点不成?

  “二舅母,怎么了?”苏锦见她皱眉不说话,忙问道。

  二夫人瞧着她又是一副担心犯错的模样,心下疑虑消了些,不及说话,便见有丫环行色匆匆过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二夫人面色一紧,留了十来人伺候,便匆匆离开了。

  待她走了,映春才跟着松了口气。

  她们从县城过来,没有带其他的仆人,一来是国公府不让带,二十苏锦也担心人多嘴杂。

  回了房间,苏锦让映春都封了赏赐,便都打发出去了,看着房屋里的陈设,雅致简朴,跟母亲的性子还真是像,只是镇国公府的嫡小姐,却住在一个一进的四合小院里,可见当年受了多少委屈。

  “小姐,咱们何时让素秋和夏娆进来?”映春一边铺床一边道。

  “不急,再等等。”苏锦推开房中各处窗子,看了看外面的情况,淡淡道:“知道为何我把素秋和夏娆打发出去,唯独留了你在身边吗?”

  映春眨眨眼:“因为奴婢不如二位姐姐能干么?”

  苏锦莞尔侧身瞧着她圆圆的人畜无害的小脸,笑起来:“因为你看起来最老实,还是个耳听八方的百事通。”

  映春嘿嘿笑起来:“小姐的意思是,让奴婢去打探打探这府里的情况?”

  “不用刻意打探,知道府里是个什么情况就够了。”苏锦忍着没告诉那晚听到的话,这些人打算把自己送出去,送给谁呢,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想着想着,苏锦也只是摇摇头:“罢了,先不想这些,去把‘雪中红’再拿两盒出来,给四皇子送去。”提到这绝世好茶‘雪中红’,苏锦眼底冒出光来。

  “两盒?”映春惊讶了一番:“小姐,咱们这次产出的‘雪中红’,总共也才五盒呢,再送两盒过去,岂不是有三盒都在那冷冰冰的四皇子那儿了?”

  苏锦莞尔:“不妨事,我还打算把这制茶的法子也送给他呢。”苏锦细细盘算着,雪中红是她研制了许久才做出的茶,若说绝世珍品也不为过,连皇上也没得喝,而这朝代的文人们,又偏偏极爱茶,往后去能赚多少银子可想而知。

  但这些对她来说,都不打紧。

  映春一听,只觉得肉疼:“这茶咱们自己都还没开始卖呢,倒是要便宜他。”

  “若是能保我们一命,区区银子算什么。”苏锦说着,打开其中一盒,闻了闻,却并没给自己泡上一杯:“快些拿去吧,若是叫镇国公府的人发现了,这可就真是白送给他们了。”

  “真不知她们吃像这般难堪作甚,分明早上二夫人那排场可厉害呢,随手一赏赐就是一袋的金豆子。”映春还在为早上那场景耿耿于怀。

  苏锦则是浅笑着在一旁绣凳坐下,笑开:“当年的镇国公府,富贵无双,如今这般,怕是府中亏空厉害,又这般打肿脸充胖子,才迫不及待要吃下我这些嫁妆吧。”

  映春见她心里都门儿清,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取了茶便道:“那您先休息会儿,奴婢去送茶。”

  “嗯,顺道去见见素秋和夏娆,问问京城情况。”苏锦随手拿了屋子里放着的书,抱着暖炉子靠在暖榻边看了起来。

  映春瞧着她还是这般惫懒的样子,长长舒了口气,拿着茶便出门去了。

继续阅读《良人如花似梦》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