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弃,陆靳铮(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分类:婚恋生活
作者:睛若秋波
简介:外界传闻,她是未婚先孕,怀着生父不明的孩子却逼宫正室的卑鄙第三者?丫的,只有苏弃知道自己有多冤!她明明是为救前男友,被绿茶坑害的小白花一朵
然,说好的婚姻自由,互不干涉呢?为毛这个腹黑冷漠的男人,不但宠妻上天,每天晚上还非要缠着她没完?“爹地,谢谢你给我买的玫瑰,我好爱你呦!”某萌妹撒娇
“暖暖乖,那是送给你妈咪的
”“呃……”瞧瞧,陆大boss虐起狗来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一日三餐喂猫粮……
角色:苏弃,陆靳铮
苏弃,陆靳铮(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你怀孕了?


冰城市第一医院,Vip病房。
这里以媲美五星酒店的环境和服务闻名于市,同样价格不菲。
苏弃推门而入时,便看见病床边的沙发上端坐着一个男人,眉目英挺,冷肃的面容带着丝丝不耐。
“你就是苏弃?”陆靳铮浑身散发着生人莫近的气息。
眼前的女人未免太过丑陋:肉嘟嘟的圆脸上布满深棕色的黄褐斑,面色苍白如纸,最主要的是浑身上下,不知是肥胖还是浮肿,在宽大衣服的映衬下,肥成水缸。
这种尊容也能当老师,舞蹈学院的门槛这么低吗?
幸好那双眼睛,大而黑亮,眼神坚毅让人过目不忘。
苏弃看懂了他眼中的嫌弃,却浑然不在意,“是的。

“知道我找你来的目的吗?”
“知道,宁院长生病了,需要换肾,而我的身体指标恰好符合。

病床上的女人虽是病态却难掩惊艳,她正是陆靳铮的后母,“宁时芬芳”舞蹈学院的创始人宁芬。
陆靳铮点点头,对她的识趣还算满意,他指着茶几上的文件说道:“既然这样,把这份文件签了吧!”
苏弃一目十行地看完,“五百万吗?”
“不错,陆家出的价格比黑市贵十倍,你运气不错。
”陆靳铮的态度不冷不热。
然,这不是苏弃想要的结果,“可是我不想要钱。

“那你想要什么?成名?陆氏集团的确有娱乐公司,不过以你的尊容,可能得先去韩国动动刀子才行。

陆靳铮不悦,拧起眉毛,他讨厌贪得无厌的女人,故意不客气地奚落她。
苏弃依然摇头。
“直接说吧,家里的老爷子很疼床上那个女人,条件不过分的话,我想他都会答应的。

苏弃深吸一口气,冷静地看着对面的男人,“我……我要嫁给你……”
“你说什么?”陆靳铮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我说我要和你结婚。

“你脑子进水了吧!”
一贯从容的男人猛地站起身来,整个人都晃了晃。
陆靳铮的声音冷到结冰,气极反笑,“以为凭着一颗肾就能和我结婚?笑话!苏弃,奉劝你识趣点拿钱卖肾,别做那种嫁入豪门的美梦。

苏弃低下头,语气轻声而坚定,“我就这一个要求。

话音刚落,陆靳铮便离了座,一步一步向这边走来。
苏弃168cm,在女人中绝不算矮,但在陆靳铮的身高优势下,却显得尤为娇小。
看着男人冰冷盛怒的俊脸,她只觉得一股压迫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只大手毫无预兆地掐上她的脖子,“女人,从来没谁敢威胁我。

苏弃挣扎着应道:“这不是威胁,是交换条件,你们大可以驳回。

“嘴皮子倒够利索,不过你打错算盘了,想让我为了姓宁的女人娶你,简直做梦!”
他冷冷勾起嘴唇,一下子把人甩了出去。
要不是宁芬不知廉耻地和父亲乱来,妈妈怎么会被气死?
苏弃没想到他会突然松手,反应之后已经倒向地面,惊慌失措中她只能抬手护住自己的肚子。
饶是如此,她依然感觉到腹部传来的刺痛。
苏弃表情扭曲,忙喊出声,“快,快叫医生!”
陆靳铮阴鸷地瞟了她一眼,不甚在意地哼了哼,“别装了,我根本没用力,想要讹人?”
苏弃疼得汗如雨下,抱着肚子在地上蜷成了一只虾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陆靳铮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半晌才明白过来,眼中满满的震惊和质疑,“你……你怀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2章这本来就是陆家的孩子


苏弃对上他的眼眸,干脆地承认,“对,已经八个月了,离预产期还有三十天。

陆靳铮怔愣半天,强烈的羞辱感袭上心头,随即暴怒,“苏弃,你把我陆靳铮当成什么人了?”
长相丑陋痴心妄想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让他当接盘侠?他看起来像是会为了宁芬的命去娶这么不堪的女人吗?他巴不得她不得好死!
与此同时,病床上传来沙哑而柔弱的女声。
“你们……在吵什么?”
两人齐齐转头,就见到宁芬已经慢慢坐了起来,脸色苍白却依旧俏丽。
苏弃痴痴望着宁芬,这位蛮声海外的著名舞蹈家,因为崇拜的缘故,有同学说自己长得和人家很是相似,她甚至沾沾自喜了好久。
陆靳铮却嘲讽地瞥了一眼,冷飕飕地开口,“宁女士醒了正好,这位老师,啊,不,这位孕妇愿意捐肾给你,不过条件是跟我结婚,你看怎么办?”
闻言,宁芬精致的眉毛一抖,目光不善地睨着苏弃,说出话更是讽刺无情。
“笑话,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
敢提这样的要求最起码也该是个清秀佳人,可入眼的却是一个又肥又丑,还坐在地上豪无形象的女人。
她不会是在地上撒泼打滚了吧!
虽然都在一所学校教学,但宁芬和苏弃没有见过面,原因不外乎前者久病入院,后者刚刚回国。
宁芬的眉眼带着嘲笑,指着陆靳铮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陆氏的继承人,身份普通的女人就不要肖想了。

她的声音很低,但那副神情却高高在上,眼中的鄙夷几乎喷薄而出。
早在来之前,苏弃就预想过会被人嘲笑,但这些话从自己的偶像口中说出,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更关键的是,她的肚子一阵一阵的疼,开始宫缩,宝宝似乎要早产了。
宁芬见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心里气得不行,但想到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肾源,也只得把气咽下去,“苏老师,靳铮是不可能娶你的,他已经和我的侄女订婚了。

“您的侄女……宁晚秋吗?”苏弃撇撇嘴,如果不是当初她找自己干的这件蠢事,怎么会有孩子诞生?
“对,晚秋出身高贵,和靳铮门当户对,而且……”宁芬再次轻蔑地扫了苏弃一眼,“她身材苗条,长得也比你漂亮许多。
我想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弃晚秋而选你的。

苏弃好不容易扶墙站起,冷笑着道:“我知道,但是宁晚秋并不适合做人妻子。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评论我们宁家的小公主?”宁芬勃然大怒。
苏弃坚持己见,“我说的是事实,豪门千金不见得就是良配。

“晚秋不合适,难道你这种长相丑,还不知检点,怀了别人野种的女人,就有资格吗?”宁芬冷嘲热讽。
“不是野种,”苏弃忍不住脱口而出,任何一个母亲都不允许自己的孩子被人污蔑,“这本来就是陆家的孩子……”
“你说什么?”陆敬铮蓦地睁大眼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3章我答应你


陆敬铮惊得下巴快要脱臼,好半天才找回幽冷的声音,“苏老师在说梦话吗?对你,我可没那么好的胃口。

苏弃灿然一笑,“我没有说谎。

陆靳铮愣住。
眼前的女人还是那么丑,可她眼中流露出的坚定却不容忽视。
难道自己真在不知的情况下和谁睡了?我信你个鬼呀!
电火石间,房门被猛地踹开,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男人走到陆靳铮跟前,他气得浑身发抖,手掌高高昂起便用力落下。
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他快步踱去,一手揪起陆靳铮的脖领,语气逼人。
“你个畜生,订婚了还在外面乱搞,居然连孩子都有了,你怎么对的起晚秋?”
陆靳铮一个闪避,对方的手掌落空,他讽笑,语气凉薄,句句带刺,“这是遗传,我妈还在您不也跟宁女士勾搭上了吗?”
心里明白,父亲之所以生气,不是因为自己“乱来”,而是因为不好向宁家人交代。
要知道所谓宁家,所谓宁芬,对陆老爷子何其重要。
“兔崽子!”陆国山脸色铁青,由于用力过猛,他一个趔趄,险些跌倒,“还敢躲?”
“不躲是傻子吗?”陆靳铮的面瘫脸没有丝毫表情,高挺的鼻子哼了哼,“再说,我是兔崽子?如果您是老兔子,那么……正解!”
陌生女人的三言两语,亲爹连问都不问就给自己定罪了,他活得是有多么可悲。
“你,你……”陆国山被气得险些翻了白眼。
“国山,消消气消消气!靳铮根本没见过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怀孕?她不知道怀了谁的种,仗着一颗肾就想赖在陆家身上,我们可不能被骗了。
”末了,宁芬又补充一句,“再说,你看看她那长相,靳铮能看得上吗?”
陆国山这才转头去看苏弃,虽然太太的话有些刻薄,但不可否认,这般身材样貌的女人,别说出身世家的儿子了,就算是普通男人也未必消受得了。
此时的苏弃早已没有心思关注这一家子的大戏,下腹抽疼,身体仿佛被撕裂,下身的濡湿更是让她心惊不已。
“羊水……破了……”她捧着肚子好不容易才打起精神说了一句,“求你们……我要医生……”
房中的另外三人同时惊呆。
一阵兵荒马乱,医生将苏弃抬上了担架,“产妇必须马上送进产房,孩子的父亲签个字吧!”
苏弃直接闭上了眼睛,有泪从眼角悄悄滑落,两个护士看向陆靳铮的眼光,就差直接骂他了。
陆靳铮气息冷冽有口难辩,倒是陆国山嘀咕了几句,“人命关天,你先签吧!”
从VIP病房推到隔壁栋的产房门口,一路沉默的陆国山,终于找到机会和苏弃说话,“苏老师,我真的很爱我的妻子,求你一定要救她。

苏弃吃力地睁开眼睛,看着满眼期待的男人,缓缓开口,“陆老爷子,我的要求绝不妥协……”
陆国山闭了闭眼,下定决心,“好,我答应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4章所谓结婚


两个小时后,随着一声响亮的啼哭,一个女婴呱呱坠地。
别的孕妇都有家人团团围绕,苏弃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可她却依然满足。
抱着女儿,她轻轻摸着孩子稀疏的头发呓语,满脸初为人母的喜悦,“宝贝,往后咱们一家可以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孩子是上天送给自己的最好礼物。
没有爸妈的童年有多凄凉,自己深有体会,她绝不会让女儿重蹈覆辙。
“哐。
”房门被重重踹开。
苏弃吓了一跳,在看到进门的陆靳铮时,默默将女儿放回床上。
陆靳铮的脸色比适才还要冰冷几分,阴阳怪气地笑着,“苏老师,你倒是好本事,居然说服了老爷子。

一想到陆国山为了宁芬,居然如此荒唐,他的心毫无生气。
在陆国山的眼里,只有宁芬,至于他们母子,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只是可怜了妈妈,若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了那个贱女人,连亲儿子的终身幸福都不顾,该有多么难过。
几个小时前陆国山下达最后通牒,如果陆靳铮不同意和苏弃的婚事,他会将自己名下10%的股份转到妻子名下,那么宁芬将顺理成章变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眼下,陆靳铮与宁芬的所持股份相同,在陆家的地位也不相上下。
为了过世的母亲,为了夺回一切,他绝不会让姓宁的女人得逞。
苏弃在宁芬的舞蹈学院上了几天班,宁家的事多少有些耳闻。
这时候说什么都会惹人不快,所以她识相地闭了嘴。
“别得意,就算我们结了婚,你也休想从我这里捞到一分一毫的好处。
”陆靳铮轻蔑地看着她。
安静的病房里,宝宝在床上安睡,而陆靳铮和苏弃,一个怒发冲冠,一个垂头不语。
陆靳铮很快对朝她发脾气失去了兴趣。
“下午的时候,秘书田伦会来找你,帮我们办结婚证。
不过,这张证代表不了什么,不管是你还是这个野种,我都不会承认。
过两天,我会安排你们去Y国,就在那边自生自灭吧!”
苏弃倏然抬头,“你不跟宝宝住在一起吗?”如果这样,那她的女儿不一样没有父亲?
陆靳铮幽幽冷笑,“一起住?呵,以为领了证你就是陆家名正言顺的媳妇吗?这个婚姻是怎么来的,你比谁都清楚。
如果敢在外面以陆太太的名义自居,我绝对会让你好看。
是你自取其辱,别怪我狠心无情。

陆靳铮摞了狠话,满以为苏弃会受不了地嚎啕大哭。
哪知对方却只是平静地回了四个字,“我知道了。

她贪求不多,能让女儿有个名义上的父亲,苏弃已经心满意足,从此以后,宝宝就不再是私生女了。
威胁没有收到预想中的效果,陆靳铮目光冷凝,心有不甘,“知道就好,以后除非宁芬需要换肾,否则你们不再要回来了。

说完这话,男人孤傲转身,走出了病房,仿佛多看她一眼,都脏了自己的眼睛。
甚至自始至终,他连一眼都不曾施舍给床上的女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5章五年之后


五年后,冰城机场。
熙熙攘攘的机场大厅走出一大一小两个美女。
大的皮肤胜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五官精致得如同一副古典画。
她上身穿着简单的雪纺纱,牛仔短裤下的长腿又白又直,不知吸引了多少异性的目光。
而她身边的小女孩则是粉雕玉琢,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用不太熟练的汉语问道:“妈咪,我们为什么要坐飞机来中国呀,旅游吗?”
岁月似箭,稍纵即逝。
一转眼,这对母女已经离开祖国数年。
“不是啦,你是中国人,只是从小出国而已,现在大了,咱们当然要回家。
”苏弃爱抚地摸了摸女儿柔顺的发旋,“暖暖忘了妈咪昨天怎么说的吗?苏奶奶病了,需要我们照顾。

“苏奶奶?是把妈咪养大的苏奶奶吗?”
“Bingo!暖暖好聪明。

光阴荏苒,这些年孤身在外,如果没有贴心小棉袄的陪伴,苏弃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得过来,所以,她给女儿取名——苏暖暖。
苏弃低头拉着暖暖,两人边走边说,丝毫没有留意到旁边一个男人惊讶的眼神。
“我的天,这也太像了吧!这要说不是陆靳铮的种,我都不信!”苏子恒拿手机给小女孩偷拍一张照片,恶作剧心起,把照片发给陆靳铮,然后直接飙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另一端,陆靳铮还没来得及点开照片,苏子恒的电话就打来了。
苏子恒天生话痨,亢奋地问道:“你到底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生了这么大的孩子?”
陆靳铮鼻子轻哼,冷冰冰地笑了笑,没好气地应道:“我看你病的不清,小孩子不都长一个模样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去,你脸盲吗?”
“是你眼瞎。

苏子恒继续追问,“老实交待,这是哪个情儿给你生的?”
陆靳铮继续冷着脸,面无表情,“你不是我的情儿吗?”
“呃……”算你狠,又拉我下水!
陆靳铮没工夫被他唠叨,听得神烦,“行了,你的车在哪里?我一会儿直接过去。
”早知道他这么神神叨叨,磨磨唧唧的,就要秘书来机场接自己了。
苏子恒是他的发小,因为两人都年过三十还是单身狗,又常常混在一起,所以很多人都在背地里议论他俩是一对CP。
有些事儿没法解释,解释等于掩饰,说得越多,只会让人越忍不住猜测,想来除非他俩有一人公开结婚,不然这谣言怕是有得传了。
想到结婚,他的脸色就阴沉了几分。
五年前,医院里那个丑肥女的模样在脑海中呼啸而过,那是一段耻辱,不愿回忆。
揉了揉太阳穴,他从卫生间走了出去。
然而,出门还没两步,便觉得腿上撞到一个什么软软的东西,接着他那条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西装裤便被抓住了。
陆靳铮低头,就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背带裤的小女孩一手扯着他的裤子,一手揉着额头,皱着小眉头,不悦地嘟哝,“叔叔,你身上好硬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6章天生戏精


小女孩的声音娇娇的,让人的心瞬间萌化。
陆靳铮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化的寒冰脸,他并不喜欢小孩,但这么可爱的小萌妹撒娇般和自己说话,心里还是荡起涟漪。
左右看看,小女孩并没有家长跟随,于是他蹲在地上,与她平视。
与此同时,机场的广播里传来焦急的声音,“苏暖暖小朋友,苏暖暖小朋友,听到广播后请尽快到一楼广播室,你的妈妈正在那里等你。

广播重复了两遍,小女孩的脸色变幻莫测,似乎非常纠结。
下一秒,她大眼睛一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两只又短又胖的小胳膊死死抱住陆靳铮的大腿,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定定看着他,软萌的样子看得人心都苏了。
自己这是被抱大腿了?
陆靳铮抬眼看得好笑,“你怎么了?”
“我……好疼,我的胳膊肘啊,我的波棱盖啊,我的腰间盘啊,都疼!”
词怎么听着耳熟?
陆靳铮一时没反应过来,皱眉想了下,自己这是被慢半拍地碰瓷了?
“别怕,叔叔,我没事!”小女孩说着,立刻站起来用手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随后又摸了摸陆靳铮的脑袋,以示安慰,“妈咪说过乖孩子不讹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陆靳铮嘴角一抽,呃……不得不说,这个小姑娘有够古灵精怪,和自己小时候不相上下。
话说,她不是把屁股上的灰都抹到他头上了吧!
“叔叔,我虽然善良,但精神损失费还是不能少的,”小女孩低头,一边对着手指,一边扭捏地说,“不如,你请我喝可乐吧!”
陆靳铮看着一本正经演戏的小姑娘,终于笑出了声,“没问题。

“噢耶!”小姑娘欢快地比了个茄子。
机场,肯德基餐厅。
陆靳铮不但点了可乐,还额外加了汉堡和鸡翅。
待到餐点上来的时候,小姑娘两眼放光,差点就流口水了,“叔叔,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呼,在Y国的时候,妈妈总说这是垃圾食品,不允许她吃,今天可以过瘾了。
“当然,”陆靳铮天生话少,眼下却少有的耐心,“全是给你的。

小姑娘乐得拍起小巴掌,“叔叔,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帅老头?”
陆靳铮不觉莞尔,他一个月的笑容都没有跟小姑娘相处这一会儿多。
到底是什么样的母亲,能教育出这么可爱的小孩?
小女孩满足地啃着鸡翅,时不时喝上口可乐,眼睛笑得弯弯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像小仓鼠似的。
陆靳铮将还在机场大厅的苏子恒抛到九霄云外,“你叫什么名字,刚刚广播里的那个苏暖暖就是你吧!”
这女孩聪明可爱,天生戏精,只可惜,她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似的,听到广播时那迅速变幻的表情早把自己的身份给卖了。
苏暖暖愣住,眼睛瞪得大大的,可怜兮兮地看着陆靳铮。
糟糕,这老头不是要跟妈咪告黑状吧!
须臾,苏暖暖突然抱起可乐,跳下凳子,捣腾着两条小短腿就往外跑,“叔叔,我想上小号,但是女生的厕所男生不能进去,所以我就不陪你玩了,快回家找你妈咪吧!”
陆靳铮:……
究竟是谁在陪谁玩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7章狂热的追求者


机场,广播站。
苏弃急得六神无主,在屋子里不知道走了多少圈。
工作人员要不是看在她丢了孩子着急的份上,早把她赶出去了。
她满头是汗,心里悔得要死。
刚刚暖暖闹着要吃肯德基,她觉得那是垃圾食品,不肯给买。
哪知那丫头转眼就跑得不见踪影。
早知道会这样,她还不如答应呢!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红色的小小身影炮弹般冲进苏弃的怀里。
“妈咪!”
“暖暖!”
抱着失而复得的女儿,苏弃话都说不出来了,哽咽着和工作人员说了无数次谢谢,才抱着宝贝走出广播间。
苏暖暖见妈妈掉了眼泪,也跟着心疼,忙着用袖子擦拭,懂事地说:“妈咪,对不起,我不该趁你不注意偷跑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苏弃在她的小屁股上轻轻拍了两下,“叫你不听话,都快吓死妈咪了。

“妈咪,消消气。
我请你喝可乐,喝完就开心了。
”苏暖暖讨好地用两只小胖手高高举起纸杯,献宝一般。
苏弃这才注意到女儿手上还抱着东西,杯子上KFC的标致明晃晃地映入眼帘。
“暖暖,这可乐是哪里来的?”
“那个,”苏暖暖小脑袋一昂,骄傲地宣布,“当然是有人送的了。
我可是集智慧与美貌为一身的萌妹教主。
要不,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逛热的追求者呢?还非要请我吃肯德基。

苏弃:……
“妈咪,我跟你说,我的追求者长得可好看了,又高又帅还特别阔气。
”苏暖暖兴奋地在妈妈身上扭来扭去,指手划脚,傲娇得不行,“不过再帅也没用,遇到本教主,还不是乖乖拜倒在我的背带裤下了吗?”
“暖暖,这都是哪儿学来的词啊?”苏弃滴汗无语。
看来,以后要严格控制女儿看电视了。
别看小家伙年纪小,却异常机灵早熟,说起网络用语总是一套一套的,可比她这个当妈的潮多了。
“电视剧里呀!看过《香蜜》吗?里面的凤凰就是对女猪脚锦觅一见钟情的,话说,妈咪,你不会因为我太漂亮,就偷偷给我喂陨丹吧,其实你也算颜值在线,就是比我差了那么一小丢丢,可能得先去韩国动动刀子才行……”之后,吧啦吧啦说了半个小时的剧情。
苏弃头顶冒火,“苏暖暖,你的自恋到底遗传了谁?”
同样的话!同样的语气!真不愧是父女!
爸爸,女儿,一个两个都说自己丑,她明明很漂亮,女神级别,好吗?
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的基因真是伟大!
“当然是天上的老爸了。
”苏暖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家老妈,满脸惆怅。
女儿提起父亲,苏弃心头酸涩,暖暖小时候,总是追问自己的老爸在哪里,那个时候,她只能违心地说:“暖暖,你的爹地虽然不在了,但是他会在天上保佑你的。

想起名义上的丈夫,心头莫名泛起丝丝酸楚。
苏弃轻轻抚着女儿的背,想着她这五年来的成长,无比欣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8章终于美回来了


十几分钟后,出了海关。
“苏弃?”一道清越的女声传来,一个身材姣好,容貌清秀的女孩在人群中呼喊。
“悦悦!”苏弃转头,就看见闺密沈悦正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对她们招手。
“天呐,苏苏,你又是原来的苏大美人了!”
想当年,苏弃可是Y国皇家芭蕾舞学校的校花,追求者遍布海外,可惜都被她一一拒绝,因为她心里只有一道白月光——江远洋。
然而,这段真挚的感情最终却落得人仰马翻、分手难看的局面。
苏弃一声苦笑,心中感慨万端。
怀孕的十个月,她得了重度贫血,脸色苍白如纸,再加上严重浮肿和妊娠斑,那段时间,她真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也难怪陆家人嫌弃。
暖暖降生,她一边减肥,一边运动,一边护理皮肤;渐渐地,斑没了,人瘦了,身体也更加健美了。
现在的苏弃,终于又美回来了!
沈悦张开双臂跑了过来,一下子把苏暖暖抱住,按在怀里就是一通搓揉,顺道还亲了好几口,“哎哟我的小宝贝儿,干妈可想死你了。

苏暖暖甜甜地笑着,“干妈我也好想你啊,你可比视频里漂亮多了,还特别显小,我刚才差点叫你姐姐。

“哎哟,这小嘴甜的,干妈爱死了。
走,干妈带你去吃肯德基。
”沈悦知道小丫头最喜欢快餐。
苏弃抱起肩膀,脑袋晃成拨浪鼓,“不可以。

苏暖暖则拍了拍圆鼓鼓的小肚子,小声咬耳朵,“干妈,我的追求者已经请我吃过了,等下次我嘴馋的时候,你再偷偷带我去吧,别被妈咪发现就好。

沈悦一愣,用力在她脑门上“叭”了一口,“暖暖可真是聪明。
”然后,她抱起小丫头就往外走。
原地,只留下苏弃一个人,推着行李车自觉跟上。
小孩毕竟是小孩,苏暖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刚才又在机场兴奋地瞎跑了一圈,这会儿自然累了,趴在沈悦的怀里,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看着暖暖可爱的睡颜,沈悦忍不住抱怨,“苏苏,你可真是的,当年莽莽撞撞,非逼着陆靳铮娶你,结果,一个人被流放到Y国去了。
可怜我的干女儿,这么小的年纪,身边就只有一个亲人,多孤独啊!”
苏弃满眼怜爱,“的确苦了她了。

“可更苦的是你啊!”沈悦叹了口气,“算了不说这个,既然你回来了,那打算怎么办?去找陆靳铮吗?”
“怎么可能?”苏弃大叫反驳,诧异地看着她,“我回来是因为苏老师生病了,我得照顾她,哪有时间去和陆家人纠缠?”
再说了,陆靳铮要是发现她们偷偷回来,肯定会把母女俩再遣送回去。
到那时,苏老师怎么办?
沈悦想了想,帮着出谋划策,说道:“苏苏,那你回学校继续教学吧!”
做生不如做熟,况且“宁时芬芳”舞蹈学校的待遇可是同行最好的。
“再说吧,我先看看苏老师的情况,以后做打算。

两人出了机场,沈悦抱着暖暖上了车,苏弃则将行李往后背箱里放。
刚刚装好,就听到旁边响起了一阵响亮的口哨,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声喊道:“美女身材不错啊,晚上有约吗?”
苏弃往左一望,看见一辆骚包的敞篷跑车停在旁边,说话的年轻男人正娴熟地驾驶豪车,样貌清隽而阴柔;倒是副驾驶上的那位,目不斜视,冷傲高雅的气质仿佛万年冰川。
深邃的双眼眼尾上挑,挺直的鼻梁下是略显凉薄的嘴唇,恰到好处的五官组合成一张极其英俊的脸。
他单单只是坐着,也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苏弃愣了几秒,忙背过脸去,心跳如雷似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9章再遇陆靳铮


虽然只见过短短两次,但苏弃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人。
正是她结婚证上的丈夫——陆靳铮。
天底下怎么有如此狗血的事,究竟是什么孽缘?
一回国就碰上他,这也太衰了点吧!
捂住将要跳出口的心脏,苏弃浑身发颤,连走路都难以维持。
“美女,我在这儿呢?”苏子恒见苏弃居然转了身,连忙叫道:“回头呀!”
苏弃:……
哪儿来的傻缺?真是要了命了!
“你电话多少,加个微信呗!哥哥有个公子哥的群,里面天天都发红包!”苏子恒不死心,的吧的吧说个没完,仿佛苍蝇般烦人。
苏弃越发无语,这搭讪的套路也太……奇葩了点吧!
“苏子恒,闭嘴吧!”陆靳铮以手扶额,借机挡住自己的脸,实在听不下去了,简直太粘人。
“别再说了。
”他阴着脸敲了苏子恒的脑袋一下,“你出门带脑子了吗?”
自己怎么认识这么个损友,丢人现眼,白瞎了这么好的车。
他算是明白苏子恒遇上的女人为什么都不正经了,好女孩哪里看得上这德行的?
苏子恒却浑然不觉,又和苏弃搭了好几句。
油嘴滑舌的话听得苏弃鸡皮疙瘩报道,只可惜,陆靳铮那尊大佛坐在那里,否则,她早就开骂了!
“有病!”苏弃低着头嘟哝一句,然后没好气地拉下后备箱的门,迅速上了车。
最终,苏子恒只能眼巴巴地望着,面前的美女一字不应地利落上车,油门一轰,只留给他一个车屁股。
“哎,等等我!”苏大少爷的心碎了一定。
“你的美女似乎不待见你呀!”陆靳铮眯起冷眼,鄙视地看了看,一脸嫌弃,就差没举个牌子宣誓:我不认识这货了!
苏子恒贼心不死,紧追不舍,“够靓够辣,我喜欢,早晚把她弄到手。

“怎么弄?人家连微信都没给你留一个。
”陆靳铮俊脸阴沉,冷笑声声。
扪心自问,那个女人的确长得不错,属于特别惹眼吸引异性的类型,连自己也被暗暗惊到。
可苏子恒这种没皮没脸的架势,委实令人难堪。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反正刚才搭上话了。
”苏子恒沾沾自喜。
“搭话?”陆靳铮黑脸,眉头直跳,嘴角不停抽搐,“两个字——‘有病’?”
“呃……没事,这回两个字,下回说不定就多了。

陆靳铮没有表情地抹着额头上的冷汗,被好友的厚脸皮打败。
另一辆车上,苏弃目光呆滞,心跳还没有平复。
沈悦发现她脸色不好,吓了一大跳,“天呐,苏苏,你怎么了?不会是中暑了吧?”
彼时,苏暖暖已经悠悠转醒,揉着惺忪的睡眼四处张望。
苏弃自然没敢说出事情,意有所指地道:“没,就,就……当遇见鬼了吧!”
两车相错,苏子恒挤眉弄眼,陆靳铮却眉毛一皱。
刚才没看到正面,这回却觉察不对,这个女人似乎很眼熟。
苏暖暖从后窗瞥见苏子恒放大的笑脸,纳闷挠头,“妈咪,这年头的鬼都这么帅吗?”
苏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10章苏弃的来历


冰城医院,单间病房。
一个年迈却慈祥的中年女人,静静地正躺在病床上,头发凌乱,半边的脸颊有些歪斜,嘴角不时溢出口水。
她就是苏媛,一个给了苏弃第二次生命的人。
苏弃帮苏老师擦拭身子,换了三盆水才干净起来,也不知道,她没来得及赶回来这几天,那些护工究竟是怎么照顾的,想到这些,更加放心不下。
苏媛得了脑溢血,医生说过后遗症避免不了,如果康复得好,还可能恢复一些,但想像从前一样灵活是肯定不可能的。
若是恢复得不好,这辈子就只能瘫在床上了。
因为一个拖油瓶,苏老师选择单身,只想安心守着孩子过日子。
这个拖油瓶就是苏弃,“苏”是苏老师的姓,而“弃”则代表她是个弃婴,被苏老师捡到的孩子。
她是孤儿,被苏媛老师捡到、抚养,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默默将脸埋进了苏媛干枯的掌心,苏弃头一次后悔当年的莽撞决定,如果自己一直陪在苏老师的身边,也许她的病就不会拖成这样。
“苏苏,你回来啦!”头顶有轻轻的声音,因为生病,苏老师口吃不清,说话明显有些吃力。
苏弃抬起头来,已经满脸泪水,“对不起老师,是我回来得太晚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师,我再也不走了,以后一直陪着你,照顾你一辈子。

苏老师难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就知道,苏苏是个好孩子。
”不枉她养了苏弃这么多年。
这些话,让苏弃更加内疚,不多时早已泣不成声。
“苏苏,老师的身子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有些事要跟你说一说。
”苏媛止不住咳嗽,“我要告诉你,关于你的身世……”
苏弃微微一愣。
“当年就是在这家医院。
那会已经是秋末了,我大早上跑步去上班,听到孩子的哭声,接着就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你,看着你的模样,一下子就舍不得走了。

心头一凉,苏弃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么狠心,居然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丢在那种地方。
“苏苏啊,老师觉得你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当初包着你的襁褓可全是奢饰品。

这样的怀疑不无道理,她甚至一度专门打听过,冰城豪门哪家丢了私生女。
“如今你一个女人,带着暖暖生活多不容易。
如果找到你爸妈,好歹也有个亲人照应不是?”
废了好半天的力气,苏媛才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泛黄纸张,递了过去。
苏弃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清秀的小字:我女生于晚秋。
“苏苏,这是当年在你包裹里随身带着的字条,如果哪一天老师撒手去了,你就去找你的爸爸妈妈吧!”
打断她的话,苏弃的眼泪啪哒啪哒落了一地,“老师,他们当年既然扔了我,又哪会再认我?我更不屑于去找他们。
我有老师就够了,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

“唉!”苏媛一声长长的叹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第10章苏弃的来历


冰城医院,单间病房。
一个年迈却慈祥的中年女人,静静地正躺在病床上,头发凌乱,半边的脸颊有些歪斜,嘴角不时溢出口水。
她就是苏媛,一个给了苏弃第二次生命的人。
苏弃帮苏老师擦拭身子,换了三盆水才干净起来,也不知道,她没来得及赶回来这几天,那些护工究竟是怎么照顾的,想到这些,更加放心不下。
苏媛得了脑溢血,医生说过后遗症避免不了,如果康复得好,还可能恢复一些,但想像从前一样灵活是肯定不可能的。
若是恢复得不好,这辈子就只能瘫在床上了。
因为一个拖油瓶,苏老师选择单身,只想安心守着孩子过日子。
这个拖油瓶就是苏弃,“苏”是苏老师的姓,而“弃”则代表她是个弃婴,被苏老师捡到的孩子。
她是孤儿,被苏媛老师捡到、抚养,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默默将脸埋进了苏媛干枯的掌心,苏弃头一次后悔当年的莽撞决定,如果自己一直陪在苏老师的身边,也许她的病就不会拖成这样。
“苏苏,你回来啦!”头顶有轻轻的声音,因为生病,苏老师口吃不清,说话明显有些吃力。
苏弃抬起头来,已经满脸泪水,“对不起老师,是我回来得太晚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师,我再也不走了,以后一直陪着你,照顾你一辈子。

苏老师难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就知道,苏苏是个好孩子。
”不枉她养了苏弃这么多年。
这些话,让苏弃更加内疚,不多时早已泣不成声。
“苏苏,老师的身子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有些事要跟你说一说。
”苏媛止不住咳嗽,“我要告诉你,关于你的身世……”
苏弃微微一愣。
“当年就是在这家医院。
那会已经是秋末了,我大早上跑步去上班,听到孩子的哭声,接着就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你,看着你的模样,一下子就舍不得走了。

心头一凉,苏弃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么狠心,居然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丢在那种地方。
“苏苏啊,老师觉得你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当初包着你的襁褓可全是奢饰品。

这样的怀疑不无道理,她甚至一度专门打听过,冰城豪门哪家丢了私生女。
“如今你一个女人,带着暖暖生活多不容易。
如果找到你爸妈,好歹也有个亲人照应不是?”
废了好半天的力气,苏媛才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泛黄纸张,递了过去。
苏弃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清秀的小字:我女生于晚秋。
“苏苏,这是当年在你包裹里随身带着的字条,如果哪一天老师撒手去了,你就去找你的爸爸妈妈吧!”
打断她的话,苏弃的眼泪啪哒啪哒落了一地,“老师,他们当年既然扔了我,又哪会再认我?我更不屑于去找他们。
我有老师就够了,所以你一定要好起来。

“唉!”苏媛一声长长的叹息。
继续阅读《萌宝出击妈咪别想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