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宁,楚云离(摄政王妃狂虐渣)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姜宁
简介:她明明是侯府真千金,却被假千金所蒙骗挑拨,闹得众叛亲离最后惨死
一朝重生,她重返侯府斗恶姐虐渣男,顺便抱上未来摄政王的金大腿
抱着抱着等等,这位王爷,你为何离的这么近?摄政王强势将她抱入怀,冷笑道撩完再跑?晚了!  
角色:姜宁,楚云离
姜宁,楚云离(摄政王妃狂虐渣)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摄政王妃狂虐渣》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含恨重生


破落的小院子内,姜宁瘫在发黄的被褥上,蓬头垢面,脸色惨败。
有老鼠窸窸窣窣地爬过她的身体,她动了动眼皮,却无动于衷。
一双打断的腿因为没有医治,早已无法挪动。
咯吱一声,木门被推开,一粗布麻衣的男子骂骂咧咧走了进来。
“真是晦气!赔钱货!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姜宁身体下意识地抖了抖。
来人是她的丈夫徐元青。
他看到半死不活的姜宁,走过去,抬脚发狠踹上去。
“晦气!你姐姐与四王爷成婚,老子不过是去讨杯喜酒喝,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轰了出来!”
姜宁下意识蜷缩身体,被踹到的地方生疼,但是她无处可躲,只能神色木然承受着一切。
她痛,她好痛。
这两年的毒打,她现在身上一块好的皮肉都没有。
“老子就说,侯府当初怎么会把千金小姐下嫁给我,原来就是看我徐元青好糊弄!妈的,真是越想越气,你说!娶你有何用!连点银子都要不到!”
“再弄不到银子,你就等着替我收尸吧……你个贱人!没用的东西!”徐元青骂着,把怒火全部撒到她身上。
姜宁浑身一颤。
“侯府”两个字重重敲在她心上,试图唤醒她那些狼狈的记忆。
她痛苦地捂着头,避之不及。
她是侯府“真”千金,却从小在乡下长大,直到十四岁那年,才被认祖归宗,接回侯府。
而侯府的“假千金”姜梦月,拥有了她十四年的人生后,又狠毒的毁了她的后半辈子。
她记得,她被算计到名声尽毁,无人敢求娶时,姜梦月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她,狠戾道:“姜宁,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这才刚刚开始!我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曾经帮过你,认为你是侯府嫡女的那些人,都死无葬身之地!我要让你这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后,姜家找了个刚进京的秀才,把她嫁了过去。
这个人就是徐元青。
“你不过就是一个土包子,要不是姜梦月说娶了你,嫁妆就都归我,老子怎么可能娶你!”
徐元青怒骂着尤为觉得不解气,抬脚便往她的腰上又重重的踹了几下。
“以前你亲娘被蒙在鼓里,还能贴补,现在她自身难保,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姜宁猛的一把抱住了他的脚:“你说什么?”
徐元青拎起一旁的棍子,使劲的往姜宁的脑袋上一砸:“没用的东西,你亲娘为了你这个废物得罪了侯府,恐怕活不了几天了,不如到时候,你们母女俩一起上路?”
姜宁的脑海里轰的一声,感到浑身冰冷。
原来母亲并没有放弃她!并没有不要她!是姜梦月算计了她,欺骗了母亲。
想起出嫁前,对母亲的不满和怨恨,姜宁发出痛苦咽唔声。
鲜红的血流下,视野一片模糊……
麻木的眼底逐渐被愤怒和悔意覆盖。
她好恨,就是因为她的愚蠢,才害的疼爱她的母亲从一个风光的侯夫人落至如此。
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
疼,火辣辣的疼痛袭上四肢,让姜宁不由的闷哼出声。
缓缓睁开了眼,入眼的是破旧的土房,寒酸破旧的桌椅,她瞬间一怔。
她不是被徐元青打死了吗?
浑身感到酸疼,想要起身,却发现手脚被麻绳捆绑住,在白皙的手腕上擦出一道红痕。
她怔怔看着自己的双手,手还是完好的,没有被打断,腿也是完好的……
这是怎么回事?
门外传来妇人的声音,“五两银子,阿宁丫头就卖给你了!这是那丫头的卖身契,已经盖上了手印。

姜宁听着妇人的话,多年前的记忆涌入脑海。
是赵氏!她在乡下时的婶婶。
自从养父母去世,她就在叔叔家生活。
她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还被叔叔家打骂。
直到十四岁这一年,才知道她是侯府真正的千金小姐。
但,就在侯府派人来的前一晚,赵氏就将她卖了。
为了保住清白,她抵死不从,还一头撞了墙。
没想到一睁眼回到了接回侯府的前夕,欣喜和震惊冲击着她,这一次她绝不会再像前世一样愚昧,更不会再连累母亲!
姜宁余光瞄到桌上的油灯,艰难的起身挪动过去,双手缓慢的凑到火苗上,用火烧断捆绑住手腕的绳子。
烧焦的气味传来,麻绳烧毁时,连同她的皮肉也在烧焦。
她疼的额头沁出冷汗,死死咬着牙,没有喊出一丁点声响。
这点痛怎能比得上前世的痛苦……
终于,绳子断裂。
解开了手脚上的绳子后,她藏起来绳子,躺回到木床上。
咯吱一声,破旧的木门推开,一个身材肥圆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小美人,你终于是我的了……”
木门随手关上,男人急不可耐的扑了过来,就要扯姜宁的衣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2章 五两银子卖出去


姜宁陡然睁开眼,眼中闪过一抹冷色。
男人一愣,“怎么醒着?嘿嘿,醒着更好,玩起来更有意思……”
姜宁满腔的恨意,抓起一旁坚硬的木盒,狠狠往男人的头上砸去。
男人没想到她会下狠手,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双眼翻白,昏死了过去。
姜宁冷冷推开男人,手伸进男子的衣襟,寻找她的卖身契,很快摸到了一张纸掏了出来。
打开纸张,确认是她的卖身契之后,毫不犹豫用油灯点燃烧毁。
随后,她又将油灯扔到柜子里,点燃了衣裳,火势越来越大,滚滚黑烟冒出。
做完一切后,她悄悄走出了屋子。
“起火了!屋子起火了!”
“来人啊,快来灭火啊……怎么突然起火了呢?”外头一片嘈杂,惊动了村里所有人。
赵氏看到自家屋子起火,脸色大变,“坏了!里面还有人呢!田老爷,田老爷……”
姜宁冷眼看着,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她要找个地方躲藏,等到姜家来接。
姜宁一路走到了庙里。
庙门破败,一推就开,里面积满了灰尘。
姜宁走到偏僻角落坐下,低头看血肉模糊的手腕,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就在这个时候——
她察觉到草丛有些许动静,侧首看去,猝不及防的与一道漆黑冰冷的目光相对。
她的心脏跳漏一拍,吓得脸色发白,草堆中竟然藏着人!
一抹寒光闪过,冰冷的刀子抵在她的脖颈上。
她顿时感到脊背发寒,身体僵住,不敢动弹。
姜宁看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却难掩俊美的男人,她认得这张脸。
前世曾在皇宫赏花宴上惊鸿一瞥过,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楚云离。
目光从楚云离的脸上转到了他还在流血的肩上,姜宁微微拧眉,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怎么受如此重的伤?
只是不容她多想,杂乱的脚步声让她惊慌,立刻道:“看样子你伤的很重,我知道藏身的地方,那座佛像后有个地窖,可以躲藏在那里。

楚云离闻言,手中的剑微偏,却依旧没有离开她的脖子。
姜宁见状,知道他这是相信了自己,小心翼翼带着男人下了地窖。
两人刚将地窖的门盖上,一群人冲进了寺庙,声音冰冷:“他受伤了,跑不远,搜!”
姜宁立刻屏住了呼吸,内心忐忑不安,若是被发现躲藏在这里,就连她也不能幸免。
片刻之后,嘈杂的声音消失,寺庙恢复安静。
姜宁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打开地窖门,低声道:“公子,他们已经走了,可以出来了……”
楚云离许久没有声响,好一会儿才艰难的从地窖爬出来,脸色惨白,嘴唇没有血色,冷冷看着她。
“公子,你没事吧?”姜宁目光明亮,尽量抬起自己的脸,让楚云离看个清楚。
她存了私心,楚云离现在落魄,但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名震朝野,位高权重。
现在救他,等同于让他欠下一个恩情,等到了京城,有摄政王相助,她能更好的报仇。
所以她要让他记住自己的这张脸。
楚云离定定看着面前女子,半晌才冷声问道:“你叫什么?”
“姜宁。
”姜宁一字一字回答。
“好,我记住了。
”楚云离说完,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佩扔给她。
姜宁有些诧异的接过玉佩,觉得这个太过贵重,刚想要拒绝,楚云离已经提着剑快步离开了。
姜宁握住玉佩的手紧了紧,沉默片刻之后,转身走到角落重新坐下,等待着姜家人的出现。
*
翌日,当一队人马走进村庄后。
姜宁便悄悄的再次进了村,冷眼看着那一队人马去了赵家的门口。
此刻的赵氏头发凌乱,衣衫褶皱的站在门口骂骂咧咧。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管家,眼露嫌弃却依旧上前:“你可是赵氏?”
赵氏心里还在想着田老爷的事情,这会儿看到贵人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没晃过神来。
“赵氏,你的侄女在何处?”
赵氏的心里更慌,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略带紧张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您是在……找我吗?”
姜管家顺着声音望过去,看见一清丽的女子站在人群中,肌肤白皙,精致柔美的样貌与夫人有六七分相似。
姜管家见了女子微微愣神。
待确认了姜宁的颈后确实有一块红色胎记后,姜管家激动的上前:“小姐,老奴来接您回府了!”
姜宁看到姜府的人,袖子下暗暗握紧了拳头。
她要再一次回姜家了……
“要接我回去?”她抬起脸,作出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姜管家点了点头,“您是定远侯府的真正千金,等回去之后,夫人会细细解释给您听的,现在请您跟我们回去吧。

姜宁站在原地没有动脚步,走是要走的,不过临走前还有一笔账要算。
她的养父母去世后,赵氏吞了养父母的田地和宅子,日日夜夜让她干苦差事,最后还用五两银子将她卖了,若不是她逃走,怕是早就失去了清白。
她看向赵氏,脸色漠然冰冷。
赵氏被看的心虚,不知道为何被那双清冷的眼睛盯着,感到后背发毛。
姜管家准备把钱袋子递给赵氏,里面装满了白银,就当是报答这些年来的养育。
“等等。
”清冷声音响起,姜宁盯着赵氏,“银子的话不是已经收到了吗?”
赵氏心里一惊,“宁,宁儿……”
“你昨夜收了五两银子把我卖了出去,这些银子就足以抵几年来的抚养了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3章 王爷,您受伤了


姜管家听到后脸色陡然变冷,直直盯着赵氏,递过去的钱袋子也收了回来。
赵氏看着管家冰冷的面色,慌乱了心神,连忙摇头狡辩,“宁儿,婶婶怎么会卖掉你呢,肯定是你睡糊涂听错了……”
“哦?没有吗?”
姜宁的视线落在赵氏的腰上,赵氏心虚,下意识捂住腰间束着的布带。
姜宁静静道:“那么你藏在腰上的五两银子是从哪儿来的?赵家一贫如洗,是不可能有这么多银子的。

“我……我……”赵氏额头顿时流下冷汗,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姜管家见状使了个眼色,让婢女去搜,很快婢女走过去从赵氏的腰中摸出了五两碎银。
赵氏面无血色,手脚发凉。
姜管家听了冷哼一声,目光不善。
“赵氏,这些话可都是真的?”
赵氏吓得说不出话来,腿脚发软。
躲在人群中的田老爷听说京城富贵人家来接宁丫头回去了,忽然想起他昨日做的事情,他差点对那丫头下手,害怕的腿脚发颤。
直接走出去重重甩了赵氏一巴掌,“好啊!你差点害死我!”
赵氏被打的耳边翁响,头脑发晕。
田老爷向着姜管家道:“这可不关我的事啊!是赵氏说要把她的侄女卖给我,我也不知道那不是她的亲侄女啊……这位爷,您可要明鉴啊!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姜管家气的说不出话来,转身看向姜宁,恭敬的请示:
“小姐,您要怎么处置他们?”
赵氏和田老爷听了吓得一下子跪了下来,赵氏哭喊:“宁儿,不,宁小姐……是我一时糊涂做了不该做的事!看在多年养育之恩的份上,请小姐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
“养育之恩?”
姜宁听了仿佛听到尤为好笑的一件事。
从她记事以来赵氏每天对她打骂,从早到晚有干不完的活,手脚慢了点,就不留情的殴打,差点把她打残废,昨日竟然还将她卖出去换取银子。
现在还敢来跟她讲养育之恩?
就算有恩,也早就还清了。
姜宁冷然转身乘上马车,淡淡道:“我不想听见他们说话了。

姜管家会意,使了个眼色,婢女走过去左右开弓扇赵氏的脸,扇了几巴掌后,赵氏脸红肿,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
等打完后,姜管家才缓缓道:“时候不早了,该赶路了。

听着赵氏的咽唔声,姜宁仿佛出了多年来的恶气。
乘上马车,她掀开车帘,望向不远处的小山,她的养父母就葬在那里,每年祭日赵氏嫌浪费钱不准她祭拜,她只能从山上摘野果祭拜。
等回去侯府,报了前世仇恨后,一定会回来给父母重新造立冢墓。
马车摇摇晃晃在路上颠簸,一路赶往京城。
姜宁脸色平静,安安静静的坐着,从脸上看不出任何神色。
实际上袖子下她暗暗攥紧了拳头。
殊不知在她离开不久,另外一行人匆匆而至,当他们到了村庄外之后,看到面色苍白,却依旧难掩气势的男人身上的伤痕,面色均是一惊:“王爷,您受伤了!”
“无碍!”楚云离敛目,淡扫一眼自己身上的伤,想到那个明明惧怕却依旧将他藏起来的少女,素来冷清的眸底闪过一丝幽光:“去查一查这个村子这几天有没有特别事情发生!还有,如果见到有人拿着本王的玉佩的,将她带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4章 回到侯府


一日后。
“小姐,到侯府了。
”婢女道。
姜宁颤抖着睫毛,抬起了眼,随后伸出手,掀开了帘子一角,映入眼前的是侯府的匾额。
而站在门前有一个女子,肌肤胜雪,样貌绝美,身上满是贵气,像是养尊处优的公主。
姜梦月……
她前世的噩梦,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姜宁的心里升腾起恨意,几乎要把她整个人吞没。
她死死压下去恨意,她知道一切要慢慢来,要让姜梦月原形毕露。
姜梦月几步上前,双眸含泪,牵着姜宁的手,道:“妹妹,一路上你受苦了,走,先去我院子里梳洗一下,娘现在身体不适,免得一会她看了难过。

姜梦月声音轻柔,话语细腻,表现出一副好姐姐的模样。
前世她就是因为听了姜梦月的话,被侯府上上下下认定为贪慕虚荣之人。
竟是连长辈都不拜见,直接就去贪享富贵去了。
这辈子,姜宁自是不会掉到同一个坑里。
“娘病了吗?我想先见娘!”
姜宁敛去眼中的厉色,立刻甩开姜梦月的手,急急的往府内去。
姜梦月被用力推开,心底浮现戾气,面上却是焦急上前拦住姜宁,
“妹妹不要着急,我还有样东西要还给你。

说着故意抬起胳膊,露出手腕上的赤红镯子。
镯子质地不凡,晶莹剔透,看着就十分贵重。
“这镯子是母亲传给我的,是侯府传给嫡女的物品,祖母戴了一辈子传给了母亲,母亲又传给我。
此物原本应该是你的,你随我去换上一件得体的衣服,再戴上这镯子去见母亲,保证母亲见到你,什么病痛都没了。

姜宁的视线落在这个镯子上。
这是姜梦月最喜欢的镯子,象征着她侯府嫡女的尊贵身份。
前世姜梦月就是要将镯子给她,但是她性格怯懦,不好意思收下贵重的东西,就婉言拒绝。
之后就没了下文。
母亲从没对她提及传给嫡女的镯子,侯府也似乎默认了姜梦月才是镯子的主人。
她原本没当回事,可姜梦月时常戴着镯子,在她眼前乱晃,还假惺惺道歉,说这镯子的主人原本应该是她才对。
此事在她的心里埋下种子,开始埋怨起母亲来。
现在想想还真好笑,不过是一只镯子而已,母亲送了她几匣子首饰,琳琅满目,在挑选上费尽心思。
她却因为姜梦月的几句挑拨,埋怨母亲。
如今她自然不会因为姜梦月的几句话,就着道。
这只镯子她不会要。
但是原本属于她的东西,姜梦月也没资格要。
“姐姐是要将镯子还给我吗?”姜宁抬头,故意怯生生道。
“那是当然,这镯子本该属于你的。

姜宁脸色犹豫:“我怎能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先去看母亲吧……”
姜梦月嘴角勾了勾:“不着急,妹妹先跟我去换身衣服,再将这镯子带上吧!不然姐姐我心里会一直不安的!”
“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下,我挂念母亲,想现在就过去看她。
”姜宁摇摇头,故意推开递过来的那只手。
姜梦月心急,生怕姜宁坏了她的计划,上前阻拦,却又被姜宁推了回来。
两人推搪之间,镯子掉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碎裂开来。
姜宁看着地上碎裂的镯子,眸底迅速划过冷意。
姜梦月惊的瞪大眼睛,怔怔看着碎裂的镯子。
她十分喜爱这个镯子,平日戴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磕碰到,但是现在……
“哎呀!”姜宁惊呼一声,“镯子摔碎了,这该如何是好?”
“我的镯子……”姜梦月满眼都是碎成几块的镯子,心痛的不得了。
这可是侯府传给嫡女的镯子!是她的镯子!
姜宁看到姜梦月心痛的表情,内心冷笑。
余光看到不远处走来的人影。
姜宁迅速蹲下身,将碎裂的镯子捡起来,双手捧到姜梦月面前,“姐姐,都是我的错,不小心把镯子摔碎了……这个能修好吗?等修好了我再还给姐姐……”
她的声音怯懦,柔柔弱弱的。
姜梦月心里早已被火气吞没,这个贱人肯定是故意的,要不然好端端的,怎么会弄掉镯子!
她气的直接拍掉姜宁的手,“怎么可能修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5章 她是不是要让出位置了?


这就装不下去了?
如此一幕,立刻就落在急急的过来就看到姜梦月拍掉女子手的林氏眼中。
只是此刻的她顾不得问缘由,当她看到姜宁的脸庞,血浓于水,一下子认出面前的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顿时流下泪水,“过来,让娘好好看看……”
姜宁回过神,看到了她的母亲林氏,内心触动。
母亲待她极好,她刚回到侯府时,母亲十分疼爱她,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补偿给她。
她感受到了温暖,只是后来——
想到后来,母女之前在姜梦月的挑唆下,近乎陌路,姜宁鼻头一酸,垂首一步步走了过去。
还未等她走到林氏的面前,林氏便已经起身,疾步上前,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娘的乖宝儿,你受苦了……都怨娘,现在才把你接回来……”
“娘……”姜宁也不自觉流下泪水。
两人哭成泪人,其余人也受到触动。
唯独一个人,低头看着地上的碎片,耳边听到母女两的痛哭之声,眸中闪阴毒。
姜宁抱着林氏,后背感觉到阵阵冷意。
她知道此刻姜梦月,恨不得她立刻死去。
不过这一次她不会再如姜梦月的愿。
好一会儿林氏才松开怀抱,用帕子擦干泪水,道:“回来了姜家,就改成姜姓,以后你就叫姜宁好不好?”
“好。
”姜宁乖巧点头。
林氏见女儿乖巧,一时间都忘记了刚刚看到的一幕,拉着她的手,就要往府内去。
只是她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哽咽的声音。
“娘!”
林氏心中一窒,一回头看着姜梦月眼中含泪的样子,立刻愧疚起来:“月儿,你……”
姜宁抬起头,抢在林氏开口之前,低声道:“娘,您不要生气!是我的错,我刚刚不小心摔坏了姐姐的镯子,让姐姐难过了。

“娘……”姜梦月暗道不好,急忙解释,“这镯子是娘传给我的,如今妹妹回来了,我就准备把镯子还给妹妹,没想到摔碎了……”
姜宁一直低着头,看人看不到她的脸色,“姐姐说的是,不是姐姐的错,镯子是我摔碎的……”
林氏听到姜宁小心翼翼的声音,心一下子揪紧起来,道:“不过是区区一只镯子而已,摔了就摔了,算不得什么,你别怕,不用把这等小事放在心上,等来日为娘送你一匣子首饰!来,宁宁,我们先去见你父亲。

一旁的姜梦月呆愣住。
母亲竟然连问都不问,心直接偏向姜宁。
若摔碎的是普通镯子也就算了,那可是侯府家传给嫡女的镯子!
她死死盯着盯着两人的背影,眼神像是猝了毒一样,阴狠冰冷。
为何要回来……
侯府真千金回来了,她是不是要让出位置了?
不,不可以!
她才是侯府千金,侯府永远只有她一个女儿。
她绝不允许姜宁夺走属于她的一切。
姜宁察觉到背后犹如被毒蛇盯住的视线,故意走了一段之后,才停下脚步,在林氏不解的目光下,突然回头:“姐姐,你不愿意和我一起进去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6章 这些年过得如何?


姜梦月脸上的阴狠还来不及收回,迎上姜宁那怯弱的懦意,立刻疾步上前:“不是的,我只是在想那镯子……”
“好了!”林氏原本还因为忘记姜梦月而愧疚,这会听到她再次提起镯子,而宁宁却又因为镯子瑟缩了一下,面色终于沉了下来:“镯子的事情就此揭过!谁也不许提了!”
姜梦月面色一僵,勉强的挤出笑容来:“月儿明白了!”
林氏见状,满意的颔首之后,才拉着姜宁的手,一一带她认厅堂里的人,最后介绍姜梦月。
“月儿虽不是侯府的血脉,但是自小在侯府长大,已经有了深厚感情,以后继续留在侯府。
娘希望你们姐妹二人好好相处,这样的话娘就没有遗憾了……”
姜梦月虽然不是亲生的,但养了十四年,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林氏割舍不下,就决定把两个女儿全部留在身边好好疼爱。
姜梦月走过来,牵住姜宁的手,真挚道:“妹妹,以后我们姐妹两一起好好孝顺娘。

姜宁只感觉手背灼烫。
好好的?
是在背后下黑手的好好的吗?
她在内心冷笑了一声。
姜宁垂着脸不说话,姜梦月有些尴尬。
林氏道:“宁宁刚到侯府,难免生疏,以后亲近起来就好了。
”说着,又嘱咐一旁的人,“成儿,澜儿,你们要多多照顾宁宁。

姜明成和姜明澜是林氏的两个儿子,两人应了一声,大哥姜明成脸色平静,对于姜宁的到来没有多大反应。
三弟姜明澜则是盯着她,神色警惕,上上下下打量,仿佛她的到来打破了侯府的平静。
姜明澜尤为亲近姜梦月,整天亲昵的喊二姐,喊姜宁则是直呼其名。
明明他们才是亲姐弟,却仿佛像是仇人一样。
这时侯爷姜远山发话,“回来就好,以后你们二人都是侯府的姑娘。
真假千金的事情不宜对外宣扬,就称宁宁因病养在庄子里,如今身子大好接回来了。

“宁宁刚到京城不懂规矩,你找人好好教导她。
”姜侯爷看向林氏道。
林氏点了点头,“知道了。

姜侯爷因为还有公务要处理,起身离开。
待姜侯爷离开之后,林氏便独自带着姜宁去了她的院子。
“过来,这里就是你的屋子。

林氏领着姜宁进屋,姜宁抬眼望去,屋子里布置的精致,足以可见花了心思。
“要有不满意的地方就跟娘说,准备的仓促,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心意。

姜宁眼眶泛红,林氏十分期待把亲生女儿接回来,短短两日,就把屋子布置的如此好。
她却不懂母亲的心思,在姜梦月的挑拨离间下,屡屡伤母亲的心。
将心头的酸楚压下,重重点了点头,“我很喜欢,让娘费心了。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林氏这才放心,看着生分的女儿,想要快些亲昵起来,好把以前的亏欠全部弥补给她,但当要开口时,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林氏犹豫了一会儿,捏了捏帕子,问道:“你这些年来过得如何?”
她的女儿本该在侯府无忧无虑的长大的,却遗落在农户,不用想,日子定然是不好过的,每当想起这件事,就心疼的不得了。
姜宁看到了林氏脸上的愧疚,心中一刺,前世她伤透母亲的心,这一世她想要好好孝顺母亲,不让母亲担心。
她握住了林氏的手,安抚道:“娘,过去的事已经都过去了,不必再提起,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你说得没错,以前的都不重要,娘会好好补偿你,把这些年来亏欠的全部弥补给你……”林氏眼眶泛红,哽咽道。
“别站着了,坐下来陪娘说说话。
”林氏抹去眼角的泪水,拉着姜宁坐下,这时余光看到姜宁袖子里白皙手腕上的烫伤。
内心顿时一惊,拉过她的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伤的如此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7章 我去教训那个女人


姜宁下意识想拉袖子遮掩,这是她烧断绳子时烫伤的痕迹,没想到被母亲看见。
林氏握着姜宁的手,不让她乱动,细细打量之下才看见姜宁手上满是粗茧和伤痕,这哪里是姑娘家的手。
林氏心疼的不得了,她的乖宝儿在乡下受了苦,掌心的粗茧定然是日日夜夜干活才磨出来的,顿时眼泪落下,“都是娘的错,没能把你早早接回来!让你受苦了……”
母亲的关怀和担心,让姜宁鼻头发酸,她摇了摇头,“娘,我没事,都已经过去了……”
林氏心如刀剜,立刻吩咐嬷嬷,“快,快去请大夫来!”
大夫进府给姜宁诊治,留了药方,还有外抹的药。
林氏亲自给姜宁涂抹药膏,看到触目惊心的烫伤痕迹,心如刀剜。
“娘,我没事,已经不疼了。
”姜宁道。
林氏放下药膏,道:“你手腕受了伤,这些日子不要碰水,有什么事情就吩咐下人,娘给你派了桂嬷嬷和几个丫鬟。

“我知道了,娘。

母女二人关系融洽,气氛温馨。
只是母女两人如此温馨的事情,传到了姜梦月的耳中,却让她如坠冰窖。
她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自己屋子的,回来之后摔碎了桌上的茶壶,还觉得不够,拿起摆在一旁的花瓶。
“小姐!”冰兰急忙喊住自家小姐,“那可是老太太赏的花瓶,不能摔啊!”
姜梦月感到委屈,是了,她不是真千金,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做错事,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猫猫狗狗都能来踩她一脚。
她只能将花瓶摆放回去。
那也熄不了心头的怒火,把其他东西乱砸一通,等到累了趴在桌子上,委屈的流下泪水。
门外,姜明澜得了好东西,兴致冲冲过来要送给姜梦月。
但是刚到门外,就听到委屈啜泣声,还有婢女安慰的声音。
姜明澜站住脚步往屋里望去,地面一片狼藉,只看见姜梦月趴在桌上无助的哭泣,肩膀一耸一耸的,像是受足了委屈。
这时冰兰走出来打水。
他眉头一皱,冷声喊住冰兰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冰兰看见是三少爷,叹了一口气,将事情说了一番。
“你是说姜宁摔坏了姐姐最喜欢的镯子?”
“是啊。
”冰兰点头,“姜宁小姐借过去看一眼,没拿住,不小心摔碎了。

姜明澜的脸色黑了下来。
他知道二姐有多么喜欢那只镯子,摔坏了心里肯定是不好受。
姜宁……真是惹祸精,一来侯府就闯祸!
不小心摔碎的?呵呵。
也是二姐心善没有追究,只会偷偷躲在房里哭。
姜明澜感到心疼,看着屋子里趴在桌上低声啜泣的姜梦月,攥紧了拳头,“我去教训教训那个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8章 没事别去惹二姐


“三少爷!”冰兰在背后想要喊住姜明澜,但是早已走远。
屋子里。
姜梦月直起身子,用帕子擦去眼角的泪水,脸色平静。
她早就发现了姜明澜站在屋外,是故意哭给他看的,要是说这府里有人会完完全全站在她这边,那么这个人就是姜明澜。
她冷冷勾起嘴角。
说起来姜宁和姜明澜才是亲姐弟呢,弟弟却偏心旁人,不知道姜宁的心里会怎么想。
一想到姜宁的心里会难受,她就开心了。
林氏还有一些后宅的事情要忙,便嘱咐姜宁好好养伤,什么都不用担心,离开时唤来桂嬷嬷和丫鬟贴身伺候姜宁。
桂嬷嬷和两个丫鬟走进屋子,给姜宁请安。
“老奴见过小姐。

“奴婢见过小姐。

姜宁有些惊讶,没想到母亲会把桂嬷嬷派过来,桂嬷嬷是林氏出嫁时从林府带过来的,是林氏的奶妈,感情深厚。
林氏把桂嬷嬷派过来,足以可见对亲女儿的看重,一点也没嫌弃她是乡野路子出身,全心全意待她好。
姜宁心神触动,想起前世她伤透母亲的心,顿时感觉愧疚心痛。
“行了,起来吧,以后在宁安院好好做事,我不会亏待认真做事的人。

至于那些做出吃里扒外的事情的人……
她绝不会放过。
姜宁的目光落在三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视线落在站在左侧的娇俏丫鬟上,目光深邃。
这个丫鬟她也记得,且记忆深刻。
正是前世伺候在她身边的冬梅,用花言巧语获取她的信任,紧接着干出吃里扒外的事情,在她最落魄的时候,还不忘落井下石。
她前世被猪油蒙了心,直到被赶嫁去徐家的时候,才知道此丫鬟早就听命于姜梦月。
姜宁握紧了拳头,但表面上风轻云淡,看不出任何神色。
“是。
”桂嬷嬷和两个丫鬟齐齐回答。
桂嬷嬷抬头看了眼姜宁,看着与夫人有相似的面孔,不由得眼眶一热,小姐的样貌跟夫人年轻时一模一样。
小姐是夫人的血脉,却流离在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头。
桂嬷嬷爱屋及乌,感到心疼。
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大步跨进了房门,面色不善,身上散发着冷冽气息。
“姜宁!”
姜宁抬眼看去,是她的弟弟姜明澜。
只不过她这个三弟来势汹汹,不像是过来问好,而像是来打架的。
姜明澜走到姜宁面前,冷声道:“姜宁,到了侯府就好好守规矩,低头做人,别搞出有的没的事情来!你虽然是真千金,但也容不得你撒野!”
“二姐自小在侯府长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真正的贵女,可不是你这种乡野村姑能比得上的!你想凌驾于二姐头上?告诉你,绝无可能!”
姜明澜声音冰冷,字字诛心,这些话仿佛直接打在姜宁的脸上。
她想起前世,姜明澜恨她夺了姜梦月的位置,对她恨之入骨,从不把她当成亲姐姐,每次见面都会用难听的话冷嘲热讽。
她脸皮薄,听到亲弟弟骂自己,都会红眼眶。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心想要讨好弟弟,但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羞辱。
不论她做什么,都会引得姜明澜厌恶。
前世哭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
这一世她不想再费心思讨好一个不喜欢她的人了。
姜宁平静看着面前的人,漆黑的眸子毫无波澜,像是一潭幽水。
姜明澜看到面前的女人无动于衷,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不禁怒意上头,“你听到了没有?没事别去惹二姐,要是你再弄哭二姐,我绝不会放过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9章 他自小与我亲近


桂嬷嬷心头一跳,连忙劝说:“三少爷,您可不能这么说啊,姜宁小姐才是您的亲姐姐啊!”
“亲姐姐?呵。

姜明澜冷笑一声,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看向姜宁的眼神染上冰冷之意,“我的姐姐只有一个,那就是姜梦月,而不是你这个从乡下来的村姑!要是你没来侯府就好了,就不会弄出这么多的事了。

“三少爷!”桂嬷嬷大吃一惊,三少爷怎么能这么说呢,他们可是血脉相连的亲姐弟啊!
桂嬷嬷担心的看向姜宁,没想到小姐的脸色十分平静,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姜宁淡淡一笑,要是放在前世,她肯定会羞愧的哭出来,但是她受了太多的伤害,早就心硬如铁,姜明澜的这些话根本刺激不到她。
“我知道了,会谨记在心的。
”她回答道。
听着平静的回答,姜明澜有些错愕,他说了这么多难听的话,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似拳头打在软软的棉花上,感到无力,满腔的怒火都发泄不出来。
“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这边还要忙整理屋子,恕不送客。
”姜宁平静道。
“你……”
姜明澜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姜宁那张平静的脸,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愤恨的留下一句话离去,“姜宁!你最好给我记住!”
姜明澜离开后,桂嬷嬷感到担心,劝慰姜宁,“小姐,三少爷这个人心直口快,才会说出那些话来……等到以后熟悉了,自然会与小姐亲近的,小姐千万别放在心上……”
会与她亲近吗?
姜宁扯了扯嘴角,她可不抱什么期望。
前世她做了那么多,就算是块石头也应该捂热了,但是姜明澜一点都没领她的情。
这一世她只希望井水不犯河水,姜明澜别成为她路上的绊脚石就好。
“桂嬷嬷。
”姜宁看向桂嬷嬷,“今日的事情别对母亲说,我不想让母亲担心,你说得对,可能是我们姐弟之间生疏才会如此,过段时间就好了。

桂嬷嬷心头一软,感动的一塌糊涂,同时又心疼姜宁。
可怜的小姐,要是当初没有误换孩子,小姐自幼在府里长大的话,哪儿会有这么多的事。
桂嬷嬷用帕子抹了一把泪,“老奴知晓了。

桂嬷嬷抱着伺候小主子的心思,把宁安院上下打理清楚,又怕小姐刚到侯府,没有威信压不住下人,狠狠的把下人敲打了一遍。
宁安院上下井然有序,让姜宁省了好些心。
桂嬷嬷回到林氏的屋子里,好一顿夸姜宁,小姐这么心善的人,希望夫人能多多疼爱小姐。
林氏诧异,桂嬷嬷一向严肃,还从来没有这么夸过一个人。
宁宁果然是好孩子,能深得桂嬷嬷心的人,定然不差。
林氏温柔一笑,“宁宁是我的女儿,我自然会待她好。
对了,这匣子首饰送去宁宁屋里,她初到侯府,什么都没有,出门需要打扮,就先用这些。

翌日。
姜宁坐在铜镜前,春兰给梳头发,镜中的女子容颜焕发,精神奕奕,她许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
前世她嫁过去徐家,过的是猪狗不如的日子,最后的一段时间,被关在不见天日的黑屋里,睡冰冷的地面,与老鼠和爬虫同眠。
如今重生一世,能够睡在松软的床榻上,她难得睡上好觉。
“小姐,二小姐来了。
”冬梅走过来,提醒道。
二小姐,指的是姜梦月。
姜梦月是假千金的事情鲜少有人知道,侯府不愿意把丑事外传,就称两个人都是侯府的血脉,在下人们的心里,他们更敬重姜梦月,毕竟二小姐才是自幼在侯府长大的,而新来的小姐,听说是在庄子里长大,粗俗鄙夷,没有教养。
“让她进来吧。
”姜宁淡淡道。
不知道姜梦月一大早过来,又想做什么。
姜梦月捧着贵重的盒子走进来,看到姜宁,微微一笑,做足好姐姐的姿态。
“妹妹,你经历了舟车劳顿,昨夜有没有休息好?一大早来打扰你清净,是我不对。
”说着,把木盒放下,盒子一看就十分贵重。
姜宁瞥了一眼木盒,收回了视线。
“怎么会呢,姐姐快坐下来说话吧。

姜梦月坐了下来,眉头微皱,茶水也没有喝,似乎有忧心事的样子。
吞吐了许久,吊足胃口才道:“听说昨天明澜来过了,还闹了一通脾气……是我的不对,都是因为我,明澜才会到你这里闹事的。

“那玉镯是不小心摔的,明澜却误会了……是我没解释清楚,才会使他误会。

姜梦月抬起脸,一脸的愧疚,“明澜他不是有意的,他自小与我亲近,感情深厚,想要为我出头才会这么做的……我会好好说道他,你别生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10章 姐姐,你的脸色不太好看


姜宁内心平静,喝了一口茶。
哦,原来是挖苦她来了。
姜梦月此行是想炫耀与姜明澜感情深厚,比起她这个亲姐姐,还要更好。
要是单纯的她的话,昨天刚被弟弟骂了一顿,今日姜梦月还来假惺惺安慰她,心里肯定会更加难受。
但是如今的她,心里一点都不难受,甚至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姜宁微微一笑,“姐姐你想多了,我怎么会生弟弟的气呢……弟弟年纪小不懂事,我不会与他计较的。

姜梦月费心挖苦,被一句轻飘飘的话挡了回去。
原本想看看姜宁难受的神情的,她却是一点都不在乎。
真是气人!
姜梦月咬了咬牙,还得把这股怒意强行压下去,露出微笑,“那就好,可千万别因为我,离了你们姐弟的心……”
“不会的。
”姜宁淡淡回答:“毕竟我和明澜才是亲姐弟呢,怎么会因为一点小事离心呢。

这句话真是杀人诛心。
姜梦月差点没气吐血,这个贱人竟然敢暗指她是假千金,不是侯府血脉。
姜宁看着姜梦月气的脸色发白,内心不禁轻笑。
姜梦月扯了扯嘴角,好不容易才保持笑容,转移话题,打开了放在桌上的木盒。
“这是昨日明澜送来的,听说是从西域带过来的。

木盒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精心雕琢的玉球,看得出来质地上乘,雕刻的纹路繁杂精致,一看就是贵重的东西。
姜宁的目光落在玉球上,看的认真。
姜梦月笑了一声,勾起唇角,“明澜时常搜罗这些奇珍异物,送到我这里来,我都说了不用费心,他偏不听。

“昨日是因为我没解释清楚,让妹妹受委屈了,这玉球就送给妹妹,当做赔礼。

姜梦月觉得能掰回一局,毕竟姜宁是野路子出身,哪儿见过这么贵重的东西,只要听见这么贵重的,是她的亲弟弟所送的,肯定会心里难受。
一旁的桂嬷嬷不禁微皱眉头。
经过昨天的事情,姜宁小姐本就心里难过,二小姐此举等同于在伤口上撒盐。
二小姐平时善解人意,怎么今日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桂嬷嬷心疼担忧起姜宁来,不由得对姜梦月有了一丝怨念。
姜宁看了玉球许久,最后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收,我收的贵重东西太多了,不能再收了……对了,桂嬷嬷,去把昨日母亲送来的匣子拿过来。

姜梦月愣怔住。
姜宁带着微笑,和善道:“母亲送了我一匣子首饰,个个都十分精致好看,姐姐你也来看看,有哪个中意的,我送给姐姐。

桂嬷嬷立刻去把首饰匣子拿了过来。
木匣子一看就非常沉重,打开盖子,里面放着琳琅满目的贵重首饰。
姜梦月脸色呆愣,什么?这些都是林氏送的?把压箱底的宝贝都给送来了,许多都是她没见过的,有的还是宫里赏赐的。
原本是想刺激姜宁,没想到受刺激的人变成了她!
姜梦月身子忍不住颤抖,死死捏紧拳头,指甲几乎要嵌入掌心里。
母亲没把这些首饰给她,而是全部给了姜宁!
心头委屈,恼怒的情绪全部涌上来,让她摇摇欲坠。
姜宁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看到姜梦月煞白的脸色,还故作担忧问道:“姐姐,你的脸色不大好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10章 姐姐,你的脸色不太好看


姜宁内心平静,喝了一口茶。
哦,原来是挖苦她来了。
姜梦月此行是想炫耀与姜明澜感情深厚,比起她这个亲姐姐,还要更好。
要是单纯的她的话,昨天刚被弟弟骂了一顿,今日姜梦月还来假惺惺安慰她,心里肯定会更加难受。
但是如今的她,心里一点都不难受,甚至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姜宁微微一笑,“姐姐你想多了,我怎么会生弟弟的气呢……弟弟年纪小不懂事,我不会与他计较的。

姜梦月费心挖苦,被一句轻飘飘的话挡了回去。
原本想看看姜宁难受的神情的,她却是一点都不在乎。
真是气人!
姜梦月咬了咬牙,还得把这股怒意强行压下去,露出微笑,“那就好,可千万别因为我,离了你们姐弟的心……”
“不会的。
”姜宁淡淡回答:“毕竟我和明澜才是亲姐弟呢,怎么会因为一点小事离心呢。

这句话真是杀人诛心。
姜梦月差点没气吐血,这个贱人竟然敢暗指她是假千金,不是侯府血脉。
姜宁看着姜梦月气的脸色发白,内心不禁轻笑。
姜梦月扯了扯嘴角,好不容易才保持笑容,转移话题,打开了放在桌上的木盒。
“这是昨日明澜送来的,听说是从西域带过来的。

木盒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精心雕琢的玉球,看得出来质地上乘,雕刻的纹路繁杂精致,一看就是贵重的东西。
姜宁的目光落在玉球上,看的认真。
姜梦月笑了一声,勾起唇角,“明澜时常搜罗这些奇珍异物,送到我这里来,我都说了不用费心,他偏不听。

“昨日是因为我没解释清楚,让妹妹受委屈了,这玉球就送给妹妹,当做赔礼。

姜梦月觉得能掰回一局,毕竟姜宁是野路子出身,哪儿见过这么贵重的东西,只要听见这么贵重的,是她的亲弟弟所送的,肯定会心里难受。
一旁的桂嬷嬷不禁微皱眉头。
经过昨天的事情,姜宁小姐本就心里难过,二小姐此举等同于在伤口上撒盐。
二小姐平时善解人意,怎么今日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桂嬷嬷心疼担忧起姜宁来,不由得对姜梦月有了一丝怨念。
姜宁看了玉球许久,最后摇了摇头,“这个我不能收,我收的贵重东西太多了,不能再收了……对了,桂嬷嬷,去把昨日母亲送来的匣子拿过来。

姜梦月愣怔住。
姜宁带着微笑,和善道:“母亲送了我一匣子首饰,个个都十分精致好看,姐姐你也来看看,有哪个中意的,我送给姐姐。

桂嬷嬷立刻去把首饰匣子拿了过来。
木匣子一看就非常沉重,打开盖子,里面放着琳琅满目的贵重首饰。
姜梦月脸色呆愣,什么?这些都是林氏送的?把压箱底的宝贝都给送来了,许多都是她没见过的,有的还是宫里赏赐的。
原本是想刺激姜宁,没想到受刺激的人变成了她!
姜梦月身子忍不住颤抖,死死捏紧拳头,指甲几乎要嵌入掌心里。
母亲没把这些首饰给她,而是全部给了姜宁!
心头委屈,恼怒的情绪全部涌上来,让她摇摇欲坠。
姜宁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看到姜梦月煞白的脸色,还故作担忧问道:“姐姐,你的脸色不大好看,是哪里不舒服吗?”
继续阅读《摄政王妃狂虐渣》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