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曦,蔺瑶(十生十世羡惜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十生十世羡惜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云曦
简介:灵佑山畔,她贵为龙族公主,自幼生下却被父母扔进狐窝,从此成了一只野狐
浊息吞噬,面若冠玉的少年以神血救她,她芳心相许
怎奈世事难料——爱她的,为她而死;她爱的,却一心想要她死
“南羡神君,只愿我能恨你,此生不灭……
角色:云曦,蔺瑶
云曦,蔺瑶(十生十世羡惜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十生十世羡惜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红纱垂挂的羲音殿内,香雾缭绕。

云曦双眼迷离,言语间是对南羡的深情,“阿羡,阿羡……”

她的阿羡,是灵佑山与龙王并肩的神官南羡神君,也是她想了念了三百年才终于嫁到的夫君。

南羡薄唇微翘,眉眼间皆是对眼前人的厌恶,说出的话语似寒冰般冰冷伤人,“云曦公主,百年不见,公主倒是越发下贱!!”

云曦瞳孔微缩,心痛如刀割。

他明明与她在做最亲密的事,却能说出如此残忍无情的话……

三百年了,他还是一如既往这般厌恶自己。

云曦努力抑制哭意,眼眶微微泛红,“阿羡,今日是我们的大喜……”

还不等她将话说完,南羡便加重了力度,毫不留情地在她身上横征暴敛,刻薄的话语脱口而出,“大喜之日?何来大喜,倘若没有你,今日与本君共饮合卺酒的人就是瑶瑶了,都是你,伤了她,还抢走了这段婚约!!”字里行间都是对云曦的怨恨。

云曦无力地承受着,眸中染上一层薄雾,“不是的……我没有……”

南羡冷嗤一声,抽身离开,面上满是厌恶,“你以为本君会信?像你这种狐窝里长大的公主就是下贱!!”

语罢,甩袖离开,完全不顾被自己摧残地满身伤痕的红装女子。

寒风刺骨,吹起满天红纱,处处透着凄凉。

云曦咬着嘴唇,不让自己懦弱地哭出来。

三百年来,他留给她的只有一个无情的背影……

狐窝里长大的公主?真是可笑……

世人皆知她是灵佑山龙族尊贵的大公主百里云曦,却甚少有人知道,她自幼便父不疼母不爱,甚至还是母亲亲手将她扔进噬魂林的。

噬魂林瘴气蔓延,狐群长居此处,喜食婴孩。

龙王龙后本就打算让她惨死狐腹,可是不曾想狐王竟将她当作幼狐抚养长大。

直到她十岁那年,有人发现了她的存在,将此事上报了九重天,她才从野狐变成了今日的百里云曦。

从那以后,她才开始学习说话,学修炼,学会去爱人,只是如今她才发现,哪怕自己变成了高贵的龙族,也依旧没能在他心中留在一点痕迹……

一夜未睡,看着寓意万年好合的囍烛燃尽,云曦都没有等回南羡。

她将脸上的落寞敛去,褪下凤冠霞帔,换了一件素衣白裳。

宫娥准时端着早膳走了进来,对着云曦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

在将食盒放下之后,安静地退到一旁,始终不敢看云曦一眼。

相传南羡神官的心上人本是龙族二公主蔺瑶,龙王亦有意将蔺瑶公主许给南羡,只是这大公主横插一脚,将二公主的心脉毁了,龙骨夺了,这才得到了这份姻缘。

想到这些,宫娥小雀不由背脊发凉,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得罪这大公主。

云曦洗漱完后,坐在桌前,漫不经心地问道:“神君人呢?”

见宫娥久久没有回复,她眉目间亦是挣扎。

云曦便直接开口道:“去龙栖宫了对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2章


看着更加不知所措的宫娥,她淡声道:“退下吧。”

嘴中的食物已然淡然无味,她握着玉筷的手一放。

嘴角挂起苦涩的笑容,胸口一阵抽痛。

大婚之夜,明目张胆地抛弃新娘跑到其他女人那里一夜未归,恐怕这种事情只有南羡神官做得出来。

这就是她爱了三百年的男人啊,一个满心满眼是别人的男人……

她这般坚持,究竟是对是错?

正当她陷入沉思之际,清脆的铃铛声从远处传来,渐渐越来越近的

蔺瑶扭着纤细的腰肢,腰间挂着古玉制作的铃铛,步履轻盈地走了进来。

看着黯然伤神的云曦,眸中划过一丝幸灾乐祸,嘴角亦挂起一抹讥讽的笑,“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新婚刚过,神君竟不见踪影,你在他心中还真是一点地位都没有啊……”

云曦隐在袖中的指尖狠狠嵌入手心,将眼底的情绪敛尽,恢复一副神情淡漠的样子,对着蔺瑶冷声道:“你早知他去了何处?又何必来我这里装模作样?”

蔺瑶红唇微翘,得意之色尽显于面,“早就跟你说强扭的瓜不甜,你早早将这段姻缘让给我,就不会落得今日这个局面了,哈哈哈……”

南羡昨夜抛弃云曦在她的宫殿里过了一夜,现在睡着呢,此刻不前来耀武扬威还待何时?

云曦身体一僵,心中一阵钝痛,“我与他的婚姻是龙族与九重天定下的,不是我想让就能让的……再者,你不请自来就算了,还在这里口出狂言,怕是忘了尊卑有别吧!”

蔺瑶得意的面容一阵扭曲,“你我一母同胞,何来尊卑之说,而且真要论尊卑,也是我为尊,你为卑,不过是一个在狐窝里吃生肉喝生血长大的公主罢了,也不怕玷污我龙族的血脉!!”

云曦冷眸扫向她,明眸中迸发的高贵与清冷让那个女人不由发颤。

但转瞬,她指着云曦继续辱骂,字字戳心,“姐姐,你是神官夫人又如何,你可别忘了,你不过是一只披着龙皮的野狐罢了,你跟那群野狐都是灵佑山最恶心的存在,更别提你的出生还是整个龙族的耻辱!!”

是的,她母亲怀她之时是被身为龙王的父亲强占的,所以云曦她出生的时候就被视为眼中钉扔进了狐窝以求解脱。而蔺瑶出生之时,父亲和母亲已经恩爱有加,所以蔺瑶的出生是他们的掌中宝。

明明是一母同胞,一个耻辱般的眼中钉,一个是明珠般的掌中宝,真是可笑……

她肮脏的话,他们又高贵得到哪里去?

云曦心中不由有些酸涩,她闭了闭眼,稳定了一下情绪,指着门口对着蔺瑶厉声道:“出去!”

蔺瑶见此嘴角微扬,挂起一抹冷笑,“这就承受不住了?好戏还在后头呢!”

话语刚落,她闭上眼眸感受了一下周遭的灵气,捕捉到熟悉的气息之后,袖中的玉指一转,一抹淡青色的光芒朝云曦射去。

云曦来不及躲闪,但身侧的古玄弓迸发出一束银色的光芒拦住了青光,随后反弹到了蔺瑶身上!

蔺瑶发出连连惨叫,身上满是伤痕,她喷出一口鲜血,神情凄楚,“蔺瑶知道姐姐容不下我,只是如今我失去了龙骨已是一具残躯,姐姐为何还是不肯放过我?”

云曦有些惊愕,站起来准备收回护主的古玄弓。

但还不等她运转灵力,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剑破门而入,直接刺入她的胸口,倏地鲜血喷溅而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3章


云曦看着插在自己胸前的长剑,眸中满是不敢置信,她转眸看向匆匆赶来的男人。

没想到大婚的第二天他竟给了她诛断灵根的一剑。

南羡看都不看云曦一眼,径直跑到蔺瑶的面前,将伤痕累累地蔺瑶拥入怀中,长期没有变化的脸上满是担忧,“瑶瑶,你没事吧?”

蔺瑶余光微扫云曦,看着她凄惨的模样,眼底划过一丝得意,转而抱着南羡痛呼起来,“南羡哥哥,我好痛啊……”

“别担心,有我呢。”南羡用神力止住蔺瑶流血的伤口,将她抱起后,起身毫不留情地将云曦胸口的剑抽离,自始至终没有看云曦一眼。

甚至一次回眸都没有。

云曦身体一软,摔倒在地,她虚弱地喊道:“阿羡……”

南羡停住了脚步,没有回头,身上的戾气蔓延,他冷声说道:“百里云曦,倘若瑶瑶有事,我必将你千刀万剐!!”

说完后,便将蔺瑶抱起,施法快速离去。

云曦看着他毫不留情的背影,呼吸间带着难以言喻的伤痛。

她无力地坐在地上,蜷缩着身子,任由身体的血液和修为流失。

今日,她的仙器古玄弓上了蔺瑶,又被南羡看到了,这下纵使自己有千百张嘴也解释不清了,更别提得到他的信任了。

不,不对,他何曾信过自己呢……

哪一次不是听信蔺瑶的只言片语便定了自己的罪呢?这就是她承受了一切,也要嫁与的‘好’夫君啊……

意识渐渐涣散,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了自己的床榻上,卧房内弥漫着阵阵药香。

她抚过受伤的胸口,那里的伤痕已经消失了,就连体内的修为也得到了稳固,难道是南羡救了她?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了,刺骨的凉意从外袭来,一袭玄袍的南羡走了进来。一开口不是温柔的慰问,而是冰冷的质问,“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瑶瑶?”

云曦撑起身子,努力地解释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她先伤我,所以古玄弓才会……”

还不等她说完,就被南羡尖锐的话语打断了,“够了!!不要再狡辩了!三百年前你伤她心脉断她龙骨,让她修为再也无法长进……现在你又要千方百计地想要置她于死地!!你怎么就这么狠毒!!”

云曦的心口好似被刀绞一般,心口地嫩肉被划成肉泥,疼痛难忍。

她眸中的哀求近乎溢出,“我真的没有伤害过她,求你信我这一次……就这一次,行吗?”

看着这样的云曦,南羡心中莫名的不忍,心脏好似被什么狠狠揪了一下。

只是一想到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蔺瑶,他的心又强硬起来。

这其中的变化不超过一秒,他对着云曦冷声道:“只要你把龙骨给蔺瑶,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云曦一听,身体一僵,看着南羡的眸中带着明显的震惊,她有些艰涩地开口,“你……你说什么?”

她因幼时在噬魂林生活,吸纳了许多瘴气,如今是靠着龙骨在净化瘴气才得以存活,倘若失去龙骨,她就会被瘴气侵身,魂飞魄散。

这些身为神官的南羡明明就很清楚……

云曦有些哽咽地开口,“蔺瑶的龙骨是因她私自修炼上古禁术而失……她没了龙骨还可以继续修炼,而我失去了龙骨会死的啊……这一点你明明很清楚……”

南羡面若冰霜,神情没有因云曦的话有丝毫的变化,“你居然还好意思提那件事?要不是因为你,瑶瑶她怎么可能会修炼上古禁术?我告诉你,瑶瑶若是想要你死,你就得死,如今本君只是要你的龙骨,已经算得上宽宏大量了!!你若是死了,也是你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

话落,挥手朝着云曦的天灵盖袭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4章


“啊!!”云曦痛苦地凄惨尖叫,这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她还来不及反应,身上的龙骨就被南羡毫不留情地抽离了。

龙的身体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这样被人生生剥除,再一点点斩断——

痛,真的好痛!

云曦眼中微薄的哀求逐渐化作绝望,直至消失,眼底只留下难以弥补的空洞。

南羡,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这般伤我!!

难道就因为我挡了你们双宿双栖的路吗?

看着神情绝望,眼神空洞的云曦,南羡的动作不由一顿,但是一想到蔺瑶,他的心又冷硬起来,“这龙骨是你欠蔺瑶的,欠了她的你迟早要还的,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正准备离开之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他自指尖逼出一滴神血,融入云曦的天灵盖,淡然道,“有了我这滴神血,你还可以存活一段时间,剩下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话落,急促的身影消失在云曦的视线中,独留一室寂静。

身体内的瘴气正在肆无忌惮地吞噬着她的灵力,但这时南羡的那滴神血又起了作用,勉强阻拦了它们,两股力量在体内对抗着,让云曦的身体内一阵翻涌。

她抬手揉了揉眉心,忽的一阵气血翻涌,她径直吐出一口乌血,昏了过去……

在昏迷时,她隐隐想起与他初见之时的场景。

那时她还是那个吞食生肉的‘野狐’,偶然遇到了前来历练的南羡。

那个面冠如玉的少年用强大的灵力将噬魂林的浊息净化之后,朝着她慢慢走来。

看着她,眼中划过一丝讶异,“你是龙,为何会待在狐窝?”

见她许久没有回复,那少年又说,“罢了,瘴气已侵入你的心脉,今日我带不走你,只能用神血暂时帮你压制一下……”

话落,手一划,手腕流出金色的血液,伸手让她喝下。

见她墨色的瞳眸逐渐恢复清澈之后,他转身欲走,“小龙,等我上报九重天之后,便带你离开噬魂林!”

是的,是他将她带离了噬魂林,让她重新变成了龙。

可是如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哪怕在梦中,云曦也不停的询问着自己。

羲音殿内

淡淡的苦药香味在空气中弥漫,还有着驱逐瘴气净化心绪的袅袅琴音在寂静的空间回荡……

云曦睁开眼,往声源看去,身着一袭素白锦袍温润如玉的男子正坐在一旁抚琴。

果然是师父,云曦薄唇轻启,喉中发出嘶哑的声音,“师父……”

听到这微弱的声响,御寒停住了抚琴的手,抬眸看向云曦,柔声道:“醒了?我教授你一个清心诀吧,日后你多默念便可驱散瘴气。”语罢,起身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腕,将清心诀传授给她。

倏地,云曦顿时觉得灵台清明,可惜身体依旧十分虚弱。

她看着御寒,微微一笑,“谢谢师父……”

在这灵佑山上,御寒是对她最好的人,从未嫌弃过她的出生。

“你现在是还要坚持下去?还是随我离开这是非之地?”

早在三百年前,御寒便说要带她离开龙族,到外历练,只是她被婚约束缚住了,从了灵佑山的笼中鸟。

云曦看着面色柔和的御寒,低声道:“师父,父王既说我与南羡神官是天定之婚,我定然是离不开灵佑山的……”

御寒闻言,清逸的面容不由带上几分怒气,“天定之婚让你如此痛苦,为何不逆天而行,你可是唯一一个在噬魂林活着长大的孩子,又何须惧怕任何人?”

云曦抿了抿唇,眸中晦暗不明。

见她这副模样,御寒不由觉得有些失望,“你……可是还在念着那个伤你欺你挖你龙骨的南羡神官?!”

“不是……”云曦回答的有些无力,她紧攥床单,对着御寒摇了摇头,“倘若我真的离开了,便真的成了龙族的耻辱了……我必须让他们明白,我云曦身上留着真龙的血液,我会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我不是一直血液肮脏的龙……”

闻言,御寒有些无奈,他心疼地看着云曦,沉默了片刻后,轻声道:“你可知……养育你长大的狐王为了替你打抱不平,私自闯入灵佑山,已经被你的父亲与夫君,合力除去,现在它的头颅正悬挂在龙族城门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5章


一声脆响,云曦手中的药碗摔倒在地,她嗓音中带着难以置信,双手止不住地颤抖,“不可能的,怎么会……”

御寒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狐王听闻你受了委屈便擅自离开噬魂林,硬闯灵佑山……”

还不等御寒将话说完,云曦便起身,踉踉跄跄地冲了出去。

御寒在后呼喊,都未能叫住她。

回想起狐王之前用神识交代他的话,心情复杂难喻。

“龙族宵小阴险狡诈,欺我云曦忍无可忍,吾深知此行危险,若我无望归来,请替我护好她!!”

灵佑山龙族对狐王早就十分忌惮,这次它离开噬魂林无疑是自投罗网,但是我为了云曦还是选择了这条路,它是想告诉云曦,纵使龙族上下都不喜欢她,但是她狐爹还是一如既往地疼她的啊……

云曦冲向城门口的时候并未看见狐王的尸首,只见一地斑驳的血迹。

她转而跑去神官府,想一问究竟,可府中的下人却告诉她,蔺瑶被噬魂林狐族抓走了,南羡领兵前去营救蔺瑶了!

结界先前已被狐爹强行打破,如今狐王已死,那噬魂林的狐群们又怎么可能是龙军的对手呢?

想到这些,云曦顾不得自己虚弱的身体,直接施法飞向噬魂林。

阴冷潮湿的凉风中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浓雾中的噬魂林传来阵阵凄惨的狐鸣,经久不消。

视线触及之地皆是狐族的尸首,遍地残骸,血流成河。

“不……”云曦绝望地跪倒在地,抚过熟悉的狐狸们,双手不住地颤抖着。

南羡抱着浑身是血的蔺瑶从堆积成山的尸首中走来,身上散发着令浊息都不由后退的强大灵压。

云曦看着他,心如刀割,她抬起满是怨愤的眼眸,怒声质问:“为什么?”

狐族做错了什么?要承受灭族之灾?

南羡冷眸扫向云曦,厉声道:“你竟然还有脸问?”

他将问题的矛头直指云曦。

而在他怀中的蔺瑶眼珠一转,轻咳出声,一抹血迹顺着嘴角滑落,“南羡哥哥……这不能怪姐姐……是我……我甘愿跟他们来这里的……”

语罢,便头一歪,晕了过去。

南羡忧心怀中的佳人,冷冷扫了云曦一眼后,留下一句冰冷的“等我医好瑶瑶后再来找你算账”后,便抱着蔺瑶御剑迅速驶离。

满目疮痍的噬魂林,遍地都是狐族的尸首,云曦踉踉跄跄地爬了过去,为一个一个死不瞑目的狐狸们阖上双眸,然后带着微薄的信念寻找着活着的狐妖。

云曦看着这一切终是忍不住痛苦出声,“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我不该离开噬魂林的,如果我不离开,狐爹就不会为了我而擅闯灵佑山,你们也不会……”

此时的云曦十分自责和懊悔,但她也不忘用自己的灵力为狐妖们超度——

只愿来生,你们能够修成人形,再也不用受噬魂林的压制。

一阵幽兰花香袭来,御寒带着古琴悠悠降落,他收起古琴,伸手将沾染着狐血的云曦拉了起来,“振作起来,小云,还有很多事需要你自己去面对……”

云曦看着前来的师父,不由紧紧抓住他的袖子,泪水似断线的珠子般,“师父,整整三百只狐全部都死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其中甚至还有刚出生没多久的幼崽啊……”就因为蔺瑶身在噬魂林,就要将整个狐族灭族吗?!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微弱的哀嚎。

御寒紧握的拳头松了松,顺着声响来到一个狐堆前,掀开上面的尸首,看到被护在底下的红狐还有些许的生气。

云曦抬眸看去,喉中一滞,“狐妹……是你吗?”

红狐是狐王的幺女,亦是云曦幼时的玩伴。

没想到别后重逢,数百年后再相见竟是处于如此凄惨的画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6章


云曦的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滑落,“都怪我,是我害了狐爹,害了整个狐族,……真正应该死的人是我……”

红狐发出一声哀鸣,用尽最后一丝法力跟云曦建立了神识,“狐族会落得如此下场,父亲早就预料到了……他说这一切都不怪你,是天命啊……”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们……”

如果不是蔺瑶将她视为眼中钉,那狐族就不会因此牵扯进来,让南羡对此大下杀手,如果不是她占了神官夫人的位置,南羡也就不会将对自己的恨意转到狐族身上,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你……不要……自责,我们都不怪你,你很好,你自幼便跟我们一起长大,身上有着我们狐族的血性……”说着,红狐废力抬起狐爪放到云曦的手上,似在画着什么上古密咒,“是那妖女擅闯噬魂林禁地,还想要夺取我腹中的胎儿……如今我的内丹已失,再无灵力供养我的孩子,请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护我狐族最后的血脉降生……”

话落,云曦的手心便出现了一个散发着红色的灵球如同心脏般跳动着,在云曦不注意之时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闪过。

站在云曦身后的御寒捕捉到这一缕光芒,眸中划过一丝诧异,正欲说些什么,那灵球就已隐入云曦的腹中,再无踪影。

御寒将眼底的异色敛尽,动了动唇,没有说话。

御寒的这一番动作,云曦全然不知,她握住红狐的手,眼眶通红,“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它平安降世的……”

红狐看着云曦,嘴角微微勾起,苦涩夹杂着释然,眸中的光彩逐渐涣散。

感觉到红狐的气息已经彻底消散了,云曦崩溃地痛哭起来,“狐妹!!”

昏昏沉沉,腹中的异样让她的意识逐渐消散,她眼前一暗,彻底昏过去了。

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了疲惫的云曦,她睁开眼,强撑着身子起来,左右环视,熟悉的场景,她已经回到了羲音殿,外面传来了龙王龙后的声音。

没想到,百年难得一见的龙王龙后居然为了这件事来看望自己。

云曦嘴角挂起苦涩的笑容,心底却早已因狐群之死而彻底死寂。

“醒了?御医说你怀孕了,将这落子汤喝了吧。”

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云曦侧头一看,原来南羡不知何时坐到了她身旁。

想起他刚说的话,云曦下意识护住小腹,这是狐妹最后的嘱托,她不能让它出事。

或许这御医和南羡只是当它是神官嫡长子,她还有机会护住这噬魂林狐族最后的血脉。

“孩子在我腹中,它的生死由我决定。”声音虽小,却带着不容反驳的坚定。

南羡眉宇紧蹙,看着云曦的眸中带着一丝冷意,“既身为神官夫人,这便由不得你抉择。”

云曦看着南羡,目光冰冷无情,好似将眼前之人当作陌生人一般,“你当真如此厌恶我到这种地步了吗?甚至不惜摧毁我噬魂林狐族所有狐狸?”

南羡闻言,神情没有丝毫变化,“狐王不守规定,擅自离开噬魂林,狐族劫持蔺瑶让她重伤,无论是哪一条都可以定它们灭族之罪。”

云曦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容,对着南羡嘶吼道:“我看第二条才是重点吧,算了这个不提也罢,不过要不是你夺取我的龙骨在先,狐王也不会因此擅离噬魂林,而且你说狐群劫持蔺瑶?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分明就是蔺瑶擅闯噬魂林禁地!!”

南羡幽深的黑眸中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对着云曦冷声道:“事到如今你还是不知悔改,竟然还在狡辩……你可知我为何要除去你腹中的胎儿?因为他不是本君的种!!”话落,他大手一挥,一块淡蓝色的光镜出现在云曦身前,而那镜中显现的是她腹中生命的模样——

一只成型的幼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7章


云曦心下一紧,下意识牢牢护住腹中的胎儿。

她猛地想起,当初情况紧急,她应了红狐之后未来得及隐去腹中胎儿的真面目。

但是,这南羡身为神官,又有什么法术可以瞒得过他呢?

索性就这样吧,云曦扯了扯嘴角,面上没有丝毫胆怯,“既与你无关,那你便没有资格决定它的生死……至于这神官夫人一位,你想给谁给谁吧。”

南羡身体一僵,将手中的神镜收回,视线停留在云曦冷漠的脸上,“龙族上下,凡有失德者皆由神官进行判决,你一有失妇德,二破坏族规,三让王室颜面扫地,至于你腹中的孽种的生死如今可由不得你,而你的生死更是由不得你!!”

他冰冷无情的话语,犹如冰雹一般重重砸落在她的心口。

云曦抿了抿唇,从喉中扯出一丝声音,“你既然如此怨我恨我,为何当初要将我带出噬魂林?若是能够重来,我宁愿只当一只自由的山野妖狐,也不要在这肮脏的龙族生存……”

云曦的话让南羡的心狠狠一揪,他沉默了片刻,正要说些什么,龙王龙后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着云曦已经醒来,龙王气愤地拿起一旁的茶杯朝她砸去,“孽畜,私怀狐胎,我龙族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滚烫的茶水顺着云曦的额头滑落,所经之处,满是红痕,但她却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站在龙王身边的龙后脸上满是厌恶,对着云曦怒骂道:“跟她说那么多作甚,直接除去她腹中的孽种,再交给神官处置就好!”语罢,龙后施法想要强行除去云曦腹中的胎儿。

可没曾想云曦竟以全身法力集于腹中,与龙后相抗。

而她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龙后,龙后恼怒地呵斥:“放肆,孽畜你竟敢忤逆本宫!”

云曦一时气血翻涌,鲜血从嘴角沁出,但眸中的坚定从未改变,“想要除去它,除非我死!!”

闻言,龙后更是恼怒,正打算严惩她,一旁沉默许久的南羡突然开口给云曦做了判决:“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便去囚仙牢自我反省吧。”

囚仙牢,顾名思义,是灵佑山囚禁犯罪之人的地方,在那里被囚禁者的灵根会逐渐损耗,直至消失,最终变为凡人。

届时已经失去龙骨的云曦,修为将无法长进,又如何护住这腹中的小生命呢?

想到这一点的云曦,心中一阵悲凉,她怒瞪着猩红的双眼,眸中满是对南羡的怨恨。

南羡看着云曦的眼睛,袖中的手指紧握,但面上半分不显。

囚仙牢内,一股股刺骨的凉风一点点侵入云曦的身体,那寒意刺骨逼人。

她靠在角落,用臂弯护住自己腹中的孩子,低垂着眼眸思索着对策。

她记得那日自己在噬魂林晕倒之前,师父还在,只是此刻为何不见踪影?

若是有他在,她还能将狐胎托付给他……

就在她陷入苦恼之时,一阵熟悉且烦人的铃声从远方传来。

“呦,姐姐还是这般精神啊,看来这囚仙牢对你的影响不大呢……”

未见其人,已闻其声。

云曦抬眸,只见蔺瑶扭着腰肢趾高气昂地朝她走来。

蔺瑶手一扬,那刺骨的寒风就化作银针朝她刺去。

云曦强忍着痛意,不甘示弱。

蔺瑶见她痛苦的模样,不由轻笑出声:“哈哈哈,多亏了你的龙骨,才让我没有被噬魂林那群低贱的野狐咬伤,它们对你的气息可是真熟悉啊……不过为了让南羡哥哥将那群野狐狸除去,我可是花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一只狐狸练成傀儡,让它咬了我一口……”说着,得意地掀开衣袖露出下面咬痕,浅浅淡淡的,早已看不出太多的印记。

云曦眼底满是恨意,她死死盯着蔺瑶,嘶扯着嗓音,“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给我噬魂林的狐族血债血偿……”

蔺瑶闻言,嘴角勾起一抹讥笑,“哦,是吗?你为了一群小畜生就要杀我报仇,那你师父呢?”

说着,手一转,一颗内丹出现在她手中,淡淡的幽兰花香在空气中弥漫。

幽兰花,内丹

云曦脑中一道惊雷闪过——

这是师父的内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8章


怪不得一直没有看见师父,原来他已经被蔺瑶给杀害了!!

云曦的心中发出阵阵哀鸣,她嘶吼着,想要将内丹夺回,“师父!!”

但是被蔺瑶轻而易举地闪身躲过了。

蔺瑶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这可是南羡哥哥送给我养身体用的,我怎么会给你呢?”话落,当着云曦的面将内丹吞噬入腹。

云曦双目猩红,看着蔺瑶的眼眸满是怨愤,“蔺瑶!你我本是姐妹,我自认从未夺过你半分宠爱,为何你要一而再再而三对我,对我身边的人赶尽杀绝?!”

蔺瑶捂嘴娇笑,一副清纯可人的模样,“姐姐,这可不怪我呀,是南羡哥哥他见我身子骨弱,而那御寒的内丹又有奇特疗效,这才不得已做了那刽子手……”

云曦闻言身体一震,脑中嗡嗡作响。

在灵佑山的这几百年来一直是御寒在教她读书习字,提笔作画,亦是他亲自教她武功,时时刻刻护她周全。

可是她没想到,如今这南羡竟为了蔺瑶将她最重要的师父就这样杀害了!!

南羡,你是真的狠啊!!!

我错了,我不该踏出噬魂林,不该遇见你,更不该爱上你!!

我真的是大错特错!!

看着云曦失魂落魄的模样,蔺瑶心中无限畅快,,“你看,天定之婚又如何?你那南羡哥哥还不是只要我稍微勾勾手指就会缠上来,任我驱使……”停顿了一会,她凑到云曦耳畔,低语道:“你可知,为何父王母后乃至整个龙族上下都遵从我?并在我出生的那一刻立我为下一任女君?”

见云曦依旧没有丝毫反应,蔺瑶骄傲地将眉间自幼隐去的琉璃花显现出来,得意地继续述说着,“你看,这是琉璃花,跟上古神祇紫熏真神眉间的那个印记一模一样,族中的长老皆将我当作真神转世,自此无论我做什么事,他们都不会苛责于我,还会对我百般尊敬……所以啊,百里云曦,你不过是一个在狐窝长大,的下等野狐罢了,根本没有资格被冠以百里这一姓氏,我要将你折磨致死,你就得去死,因为这是真神赐给你的天命!!”

琉璃花在蔺瑶眉间绽放,在她白皙剔透的皮肤下带着些许的光芒,虽美轮美奂,但却莫名有些不伦不类。

不知为何,云曦眉间有些刺痛,好似曾经有什么被硬生生从中剥离了一般。

云曦看着面目狰狞的蔺瑶,声声泣血,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若你为神,天必诛之!!”

蔺瑶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得极其诡异,但转瞬间她好似感觉到了什么,赶紧将身上的防护罩收去,朝自己狠狠击了一掌,对着云曦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她这快速的转变,云曦看得瞠目结舌,根本来不及反应。

随之,在看到一袭白袍的南羡气势汹汹地朝她走来,将蔺瑶护在身后,指着她厉声呵斥:“云曦,你竟然还敢伤害瑶瑶!!”

这一刻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云曦就是傻的了,只是明白了,又能怎样呢?

云曦脸色苍白,她动了动唇,没有说话。

曾经她深爱到恨不得时刻相随的人,此刻她却恨不得与之再也不见。

她没有解释,他亦不会给机会给她解释不是吗?

自始至终眼瞎的人只有他一个……

南羡将蔺瑶打横抱起,匆匆离去,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赶来。

云曦一抬眸,便被狠狠打了一计耳光。

紧接着的便是一阵指责怒骂,“孽种,你有什么资格伤害瑶瑶?!”

随后龙后直接下令,将云曦处以极刑,命人将她拖往刑罚台。

龙族极刑,是以受刑之人的元神生祭屠仙刃,封于刃中的凶兽穷奇会将受刑者吞噬殆尽,永世不得超生。

龙后,这一次是铁了心的要让云曦去死啊……

不过也是,毕竟在她心中,云曦是一个耻辱,一个天大的耻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9章


云曦抚着红肿的脸颊,抬眸看向这生了她却又抛弃了她的母亲,不由撕扯着嗓音说道:“母亲为何这般痛恨于我,当初亲手将我丢下噬魂林,今日又想要我一尸两命……我也是你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为何你就不能给予我半分疼爱?”

她从来都不敢用‘母后’来称呼龙后,因为她知道那是蔺瑶的专属称呼。

龙后的身影微微一顿,摇曳的裙摆也停止了荡漾。

等到她再次准备抬步离开时,背后传来了云曦沙哑的声音。

“母亲可还记得我们当初第一次见面之时,灵佑山脚,他们对我说,您是我的母亲,那时候我高兴地朝你奔去,想要得到你的一个拥抱…可是你却将我当作路边一个碍脚的石头,视若无睹地离开……”云曦眼眶泛红,点点泪珠从眼眶滑落,“母亲既然铁了心想要我死,那我们的母女情分也到此为止吧,只愿来生不再做您的女儿……罢了,您亲自出手,又怎么可能还有来生呢……”

龙后始终背对着云曦,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云曦一眼。

囚仙牢中的森森寒意侵入那瘦削的女人,死寂从骨子里散出……

翌日

天色暗沉,阵阵阴风呼啸而过。

空气中隐隐飘荡着处以极刑后那些不得往生元神的哀鸣。

坐在刑罚台下的南羡隐在袖子下拳头紧握,眸中的情绪复杂难懂。

云曦跪在上古阵法中,身形消瘦,面上却没有半分胆怯。

南羡以神力为辅将话带给云曦,“只要你愿将腹中狐胎除去,我便可助你免去此刑。”

云曦抬眸,冷冷地看向站在远处的南羡,两人相隔甚远,她完全看不清那男人的神情。

“我说过,想要除了它,除非我死!!”

她落得如此下场不就是拜他所赐吗?何必现在又在这里跟她惺惺作态!!

南羡没有再传话,但紧蹙的眉头再也没有舒展开。

时辰已到,处以极刑之人以身祭刃。

乌云蔽日,兽啸阵阵,张着血盆大口的穷奇从刃中跳出,朝着阵中的云曦袭去。

脸色惨白的云曦抚着小腹摇摇欲倒,眸中的绝望就要溢出,但她终是没有反抗只是认命地闭上了双眼。

突然,一袭白衣在众人眼前晃过,将云曦搂入怀中,抱着她躲过了穷奇的进攻。

云曦感觉身体一轻,她睁眼一看,心中一喜,“师父?”

御寒依旧一副清逸出尘的模样,完全没有失去内丹身陨的迹象,他抱着云曦没有多言,不停地躲避着凶兽的攻击。

在台下观看的蔺瑶此刻气愤得简直要咬碎一口银牙,“他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现在不仅活着,法力还增强了这么多?”

自认见多识广的龙后嘴唇微勾,安抚道:“不过是自爆元神才在短时间内拥有如此强大的法力罢了,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他就会竭力而死,而且这上古阵法只进不出,除非这凶兽填饱了的肚子自动回了这屠仙刃,否则阵法里的人必死无疑。”

听到这一番话,气愤的蔺瑶才安下心来,静心看戏。

只是这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御寒竟化作一头巨大的白狐,与那凶兽穷奇正式对抗!!

“他竟然是只狐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10章


周围嘈杂声不断,众人面面相觑。

有一龙族小辈甚至指着白狐惊呼道:“爹爹,不是说噬魂林的狐狸都不能化作人形的吗?怎么这狐狸……”

但此时这样的情况没有人会去回答稚儿的问题,在明显是幼龙的父亲的眼神示意下,幼龙闭上了嘴。

而云曦亦是一脸震惊,她没想到从小教导自己的师傅竟是只狐狸。

“师父!!”看着伤痕累累的白狐,云曦忍不住呼喊了一声。

就在这时穷奇一把将白狐甩来,再次张着血盆大口,落出里面凶狠的獠牙朝着云曦袭去。

见云曦躲闪不及,御寒毫不犹豫化作人形,以身相护住!!

一声巨大的嘶吼声响彻灵佑山,只见御寒整个血肉之躯被穷奇硬生生吞噬下肚,只余一片卷云衣角。

“不!!”云曦一声惊呼,看着那已经吃饱飞回屠仙刃的穷奇,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捡起那地上仅剩的衣角。

“师父……御寒,御寒!!”她歇斯底里地嘶吼着,心中一阵哀鸣。

此时她的整个天都塌了,眼前只余御寒为护她而死去的画面。

众人也在她的哀嚎中回过神来,纷纷向神官南羡提议。

“云曦公主腹中的胎儿正是那狐妖的,如今那狐妖已生祭穷奇,请南羡神官尽快除去这狐胎!!”

刑罚台上的南羡看着满目凄楚绝望无助的女人,心口莫名发闷,他隐在袖子中的手捏断了刑罚令。

今日无论于公于私,他都必须给龙族和蔺瑶一个交代。

但是他还是想给她一个机会,“云曦,你可还有话说?”

但此时的云曦早已崩溃,无尽的悲痛和怨恨在喉中梗塞。

她死死攥住那片衣角,布满怨恨的嗜血双眸冷冷看着南羡,“你夺我龙骨,杀我狐爹,屠我狐族,毁我噬魂林,今日更是害死了对我最好的师父,南羡!!你何德何能担任神官之职——”

南羡低垂着眼眸,眸中的情绪复杂难懂。

而一旁的蔺瑶公主飞身上前,狠狠击向云曦腹部。

“贱人!今日本公主就替天行道,除了你腹中这孽种!!”

云曦来不及闪躲,生生挨了这一击!

鲜血从她口中喷出,腹中绞痛难忍,下身渗出的鲜红慢慢浸红了白裳。

没想到蔺瑶身上居然还有如此充沛的灵力。

南羡眉宇紧蹙,看着蔺瑶的眸中闪过一丝讶异,垂眸思索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

而这时云曦躺在地上,抚着疼痛不已的腹部,声声泣血,“孩子……孩子……”

她答应过红狐要护住这个孩子的,她不能让它就这样没了……

南羡动了动唇,没有说话,良久之后,对着众人说道:“狐胎已除,刑罚已受……今日本君一并休妻,并废去你半生修为,终生囚禁于羲音殿中!!”

云曦面色惨白,眸中满是死寂,“龙后和蔺瑶费尽心思想要我死,而你则迎合她们,千方百计地折磨我……南羡神官,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们一个个想尽心思来折辱我!!”

腹中灵球倏地炸裂,那金色光泽骤然遍布云曦全身,肉眼可见云曦的伤口流着的血液变为紫金色。

“啊!!”

突然,一旁看呆的蔺瑶发出一声痛呼,她眉间的印记撕扯离去,一时之间,血肉模糊。

一朵紫金色的琉璃花在云曦眉间绽出耀眼的光芒。

龙王龙后脸上满是震惊,众人也是惊讶不已。

“上古神祇紫熏真神真的觉醒了……”

“原来云曦公主才是真神转世……”

南羡看着云曦那化作金色的发丝,心下一紧,似乎有什么超出了他掌控的范围。

“云曦……”此刻南羡也不知道该叫她云曦,还是紫熏真神……

倏地,云曦睁开了天神独有的紫金色瞳眸,寒冰似的眼眸冷冷看着龙族生灵,“龙族宵小,吾已觉醒,往日之仇,吾要尔等血债血偿!!”

话落,她手指向天际,一滴神血从指尖渗出,只见她手指不断挥动着,乌云遮盖的天际出现了血色秘纹,倏地四大神兽镇守在刑罚台的四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第10章


周围嘈杂声不断,众人面面相觑。

有一龙族小辈甚至指着白狐惊呼道:“爹爹,不是说噬魂林的狐狸都不能化作人形的吗?怎么这狐狸……”

但此时这样的情况没有人会去回答稚儿的问题,在明显是幼龙的父亲的眼神示意下,幼龙闭上了嘴。

而云曦亦是一脸震惊,她没想到从小教导自己的师傅竟是只狐狸。

“师父!!”看着伤痕累累的白狐,云曦忍不住呼喊了一声。

就在这时穷奇一把将白狐甩来,再次张着血盆大口,落出里面凶狠的獠牙朝着云曦袭去。

见云曦躲闪不及,御寒毫不犹豫化作人形,以身相护住!!

一声巨大的嘶吼声响彻灵佑山,只见御寒整个血肉之躯被穷奇硬生生吞噬下肚,只余一片卷云衣角。

“不!!”云曦一声惊呼,看着那已经吃饱飞回屠仙刃的穷奇,踉踉跄跄地跑了过去,捡起那地上仅剩的衣角。

“师父……御寒,御寒!!”她歇斯底里地嘶吼着,心中一阵哀鸣。

此时她的整个天都塌了,眼前只余御寒为护她而死去的画面。

众人也在她的哀嚎中回过神来,纷纷向神官南羡提议。

“云曦公主腹中的胎儿正是那狐妖的,如今那狐妖已生祭穷奇,请南羡神官尽快除去这狐胎!!”

刑罚台上的南羡看着满目凄楚绝望无助的女人,心口莫名发闷,他隐在袖子中的手捏断了刑罚令。

今日无论于公于私,他都必须给龙族和蔺瑶一个交代。

但是他还是想给她一个机会,“云曦,你可还有话说?”

但此时的云曦早已崩溃,无尽的悲痛和怨恨在喉中梗塞。

她死死攥住那片衣角,布满怨恨的嗜血双眸冷冷看着南羡,“你夺我龙骨,杀我狐爹,屠我狐族,毁我噬魂林,今日更是害死了对我最好的师父,南羡!!你何德何能担任神官之职——”

南羡低垂着眼眸,眸中的情绪复杂难懂。

而一旁的蔺瑶公主飞身上前,狠狠击向云曦腹部。

“贱人!今日本公主就替天行道,除了你腹中这孽种!!”

云曦来不及闪躲,生生挨了这一击!

鲜血从她口中喷出,腹中绞痛难忍,下身渗出的鲜红慢慢浸红了白裳。

没想到蔺瑶身上居然还有如此充沛的灵力。

南羡眉宇紧蹙,看着蔺瑶的眸中闪过一丝讶异,垂眸思索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

而这时云曦躺在地上,抚着疼痛不已的腹部,声声泣血,“孩子……孩子……”

她答应过红狐要护住这个孩子的,她不能让它就这样没了……

南羡动了动唇,没有说话,良久之后,对着众人说道:“狐胎已除,刑罚已受……今日本君一并休妻,并废去你半生修为,终生囚禁于羲音殿中!!”

云曦面色惨白,眸中满是死寂,“龙后和蔺瑶费尽心思想要我死,而你则迎合她们,千方百计地折磨我……南羡神官,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们一个个想尽心思来折辱我!!”

腹中灵球倏地炸裂,那金色光泽骤然遍布云曦全身,肉眼可见云曦的伤口流着的血液变为紫金色。

“啊!!”

突然,一旁看呆的蔺瑶发出一声痛呼,她眉间的印记撕扯离去,一时之间,血肉模糊。

一朵紫金色的琉璃花在云曦眉间绽出耀眼的光芒。

龙王龙后脸上满是震惊,众人也是惊讶不已。

“上古神祇紫熏真神真的觉醒了……”

“原来云曦公主才是真神转世……”

南羡看着云曦那化作金色的发丝,心下一紧,似乎有什么超出了他掌控的范围。

“云曦……”此刻南羡也不知道该叫她云曦,还是紫熏真神……

倏地,云曦睁开了天神独有的紫金色瞳眸,寒冰似的眼眸冷冷看着龙族生灵,“龙族宵小,吾已觉醒,往日之仇,吾要尔等血债血偿!!”

话落,她手指向天际,一滴神血从指尖渗出,只见她手指不断挥动着,乌云遮盖的天际出现了血色秘纹,倏地四大神兽镇守在刑罚台的四周!!

继续阅读《十生十世羡惜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