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虎,叶晓丽(战王令)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战王令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十年笑
简介:王大虎摔了个狗啃泥,划破了手,不想却得了异能,先是力大无穷,后是可医外伤内急,尤其是对女人,一时间咸鱼翻身,桃运连连……
角色:王大虎,叶晓丽
王大虎,叶晓丽(战王令)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战王令》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缝纫机运转的声音有些嘈杂,郊区的制衣厂正在繁忙的运作着,乱哄哄的工厂的宿舍里,传来一对男女的声音。

“嫂子,感觉咋样?”

“嗯,舒坦!要是再使点劲儿就好了!”

王大虎用力的在叶晓丽的肩膀上揉捏着,王大虎是个厨师,祖传医术,王大虎的按摩技术自然不是盖的,直把叶晓丽捏的嗷嗷直叫,嘴里发出的大叫声,隔着屋子传出老远。

叶晓丽今年才二十八九岁,比王大虎大四五岁,长得一张标准的瓜子脸,柳叶似的细眉毛,水汪汪的大眼睛,以及那艳红樱桃般的小口,绝对的美人胚子。那身材也不是一般的好,前凸后翘。

叶晓丽在厂里有着大美女的称号,只是可惜的是,她刚进厂子没多久,男人就在镇上出车祸死掉了,一些嫉妒她的女职工便说她克夫,没少在背后编排他。

不过,就算这样,厂子里的那些个男人们,都巴不得当一回花下鬼呢,没办法,叶晓丽的容貌和身材比厂里那些黄脸婆好太多了!

“我说虎子,你这一辈子就打算当个厨师?”

叶晓丽舒坦的伸了个懒腰,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因为她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这一动作,让她腰部露出一抹白皙的肌肤。

王大虎呼吸不由得一滞。

叶晓丽等了半天,始终没等到王大虎说话,回头一看,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瞬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红,嗲怒道:“臭虎子,看啥呢?”

“啊?没啥没啥?就看嫂子好看呢!”王大虎回过神,吞了吞口水解释道。

“就贫吧你!”

叶晓丽媚眼如波,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拉下自己的衬衫,扭过头继续道:“刚从嫂子的话你听到没?你有啥打算啊!”

自从她丈夫死后,公公婆婆没过多久也去世了,别人都说她这人不吉利,不愿意和她来往。除了王大虎外不嫌弃,但凡有点苦力活,隔三差五力大无都不会拒绝帮忙,所以她对王大虎很关心。

“能有啥打算?先干着呗!”

王大虎撇了撇嘴。

他原本是一名医学院的应届毕业生,大学毕业后,到一家医院实习,因为他穷没钱给院长,科长什么的送礼,所以一个月的实习期一满,他就卷铺盖卷走人了。

正好一个制衣厂,要招个厨师,就来应聘了,他做饭还凑活,反正厂子也不要求要多好的美味,还真应聘上了。

干了这么长时间,他也只能靠着给人看病,拿药换点儿零花钱而已。厨师的工资基本就是房租水电费伙食费。

“你这么干着也不是个办法啊……”

“别提了!”

提起这事,王大虎就一阵来气,手上下意识加大的力度,把叶晓丽捏的一阵痛,

“哎呦,轻点!”

叶晓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王大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还不是那个富二代的缘故!”

这次老厂长是要提拔他的,因为王大虎怎么说也是大学生,加上在厨师的岗位上,还能给人治病,一身的本事不说,性格还勤恳踏实获得厂子里的职工一致好评。

本来呢,依照王大虎的资历,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升职当上个副厂长,可好巧不巧的,总公司今年要外派一个富二代来当这个副厂长。

先前王大虎不知道这些,还傻乎乎的去给老厂长等领导送礼,可挨家挨户的转了半天,原先满口答应要提拔他的人,都含糊其辞起来,有的甚至干脆闭门不见。

想想也是,制衣厂的人都老实憨厚,哪儿敢跟空降的富二代斗呢,听说这人跟总公司的高层关系密切。

听完他的话,叶晓丽也有些气愤道:“怎么可以这样呢!真是太过分了!对了,虎子,他要当上这副厂长,那也得经过我们厂子的职工选举?那特意选出来的几个副厂长候选人难道都成摆设了?”

“唉,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啊,嫂子!”

王大虎苦笑一声道:“那富二代早就把领导都召集起来,开会了,今年厂子里的副厂长肯定是他的,老厂长虽然在厂里有些威望,可是他却也不敢得罪人,而且很多问题,他拍不了板,还需要厂里其他领导一致同意才可以作数。

而且,这新来的富二代有些背景,那些领导都有些怕他,更何况是我们这些普通的员工。

我还听说,他放出话来,要是有人敢反对他,那今年的福利就不发给他,甚至有可能会被他给整出这个厂子!一般的普通工人,哪里有底气跟他富二代斗啊。”

王大虎心里满是不甘,就因为对方是总公司派来的,自己事业的一次上升机会,就这样没了,才刚来就要是副厂长,老厂长可是在这里干了那么多年了。还有那些福利本来就是大家的,他却拿来威胁大家。

制衣厂并不是一个有油水的厂子,一直以来,上面都会有些特殊照顾,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些米,面,油之类的生活用品。

所以一听说不支持他要扣福利,村民们哪个还敢说不支持他啊!

叶晓丽闻言也是叹了口气:“也是,面对这些个富二代的,咱们这些普通职工,也只能忍气吞声了!不过,虎子啊,你也不能因为这就放弃,咱们厂里的人,当初看好你,就是觉得你是大学生,见世面广,办法也多,以后肯定能把厂子的经济效益搞上去,让大家都富裕起来。你要是没了这念头,那咱们厂的职工可就失望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2章


第2章

“嫂子,你的腰扭的不轻,这两天就先别去上班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打算去广生大爷家一趟,看他能不能给我想个办法出来。”

李广生是老厂长,王大虎能上升的机会,也是他提议的。

“行,去吧,去吧!明天别忘了来给嫂子捏腰啊!”叶晓丽舒坦的扭动着腰肢,可这个动作惹的王大虎眼都直了。

见状,叶晓丽忍不住笑骂道:“臭小子,看啥看,没看过女人啊!”

“没有!”

王大虎摇了摇头,依旧直勾勾的看个不停。他和叶晓丽的关系亲近,偶尔占占她的便宜,也不会惹她生气。

“臭小子,要不要给你看个够啊!”

叶晓丽说着就真装模作样的打算去解衣服的扣子,王大虎顿时眼睛一亮,吞着口水等着她的动作。只是叶晓丽看他的样子,随手抓起枕头砸来过来,娇声道:“你还真想看呢?”

王大虎心里有些失望,要是真能看一看嫂子里面是啥样就好了。轻轻往旁边一闪,躲开了她的攻击,嘿嘿笑道:“嫂子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哪个男人不稀罕呢!”

“我才不要你们这些臭男人稀罕呢,滚滚滚,赶紧该干啥干啥去!别忘了明天来给我按摩就好……”

制衣厂很早工厂就开工了,那烟囱吹出一些依稀的白烟,在清风的抚弄下,在纯净的天空中形成了白色的云朵,比那白色的羽毛还要好看几分。

从叶晓丽家出来,王大虎一路溜溜达达的朝李广生家走去,快到地方的时候,没想到迎面撞上了一群人。

王大虎皱眉看着那被几个厂领导众星捧月般的围绕在中间的大肚男人,这男人看见了王大虎,咧嘴一笑,怪腔怪调的说道,“哟,这不是咱们的副厂长么?这是要去哪儿啊?”

这家伙长得绝对对得起他的名字,朱光贤,肥头大耳,带着金丝边眼镜,肚子大的低头看不见鸟。

那小腿粗的能抵得过王大虎的俩大腿,平常一身高档的白衬衣黑西装的穿在身上,倒真是挺光鲜亮丽的。

要是不看朱光贤的那地中海的头型和肥的流油身材,这家伙绝对是典型的成功人士,只是再高档的衣服穿到他身上,都有种金鞍配驴的感觉。

怎么走哪都能碰到这家伙?王大虎暗骂一声,眼睛一瞪,“你想干啥?”

“哟呵,小伙子还挺有脾气哈!”朱光贤嘴里喷着酒气,盯着王大虎的眼睛,满脸不屑:“大侄子,按辈分,你叫我叔儿,劝你这小兔崽子一句话,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厨师去,别想着当啥副厂长了,你也不撒泡尿去照照你那张脸,长得像副厂长吗?”

“我长的不像,你长的像吗?谁规定当副厂长还得看长相了?”王大虎不服气,论长相,他可比朱光贤强多了,这家伙哪来的自信跟他来比颜值的。

“这当副厂长是不看长相,不过,也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小子,明白吗?你就是个当厨师的命。”

朱光贤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大虎,脸上满是讥诮,“你以为你是大学生,在城里当过医生,这副厂长你就当定了?别做梦了,告诉你,小子,这年头有权有势才是爷,我爹是总公司的大股东,我一句话,想让谁从厂子里滚蛋,谁就得滚,你信不信?就你这毛都没长起的兔崽子,也想跟我斗?还是回娘胎里在长两年吧!”

说完,朱光贤带着一帮人大笑着,扬长而去,留下了脸色铁青的王大虎站在原地。

在他眼里,王大虎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没钱也没势的穷毛孩子,压根不值得他放在眼里。

什么大学生,他在城里玩过不知道多少个女大学生了,王大虎,还能翻得了天不成?

朱光贤走的潇洒,可王大虎肺都气炸了,长这么大,他还从没被人这么侮辱过,要不是在厂里呆了这么长时间,脾气收敛了不少,他早就拿着板砖把这家伙给打成猪头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狗日的不打也是猪头。

“死肥猪!”冲着朱光贤的背影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王大虎继续往李广生家走去。

这一次,先前在叶晓丽那儿积攒起来的好心情一点儿都没了,他脸色阴沉的走在小路上,心里越想越不忿,这家伙居然对自己这样侮辱!是要是再能多长两年的话,还有他朱光贤屁事啊!

“你他妈不就比我早生十几年吗?老子还比你年轻十几岁勒,有的是大把的时间奋斗,到时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老子出人头地那一天,一定要让你好看!”

制衣厂所在的郊区三面环山,还有条小河,一到春夏天,小河边就开满了各种红的,粉的的鲜花,格外的美不胜收。

每当这个时候,总会有些城里人来这里游玩儿,本来是个小村,后来办了制衣厂,基本上村子里的人都进了厂子,所以厂子和村子紧密的联系到了一块。

今天也不例外,远远的就有一辆越野车停在小河边上,旁边还站着个人,拿着照相机拍来拍去。

王大虎也没在意,以为又是哪个闲的无聊的有钱人在那玩儿呢,等他走进些后,顿时“咦”了一声,随即盯着那个靓丽的背影不动弹了。

那是一个极美的女人。

一米七的个头,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衣,虽然略显宽松,但依然能显示出两条美腿笔直修长。

此时,那少女正站在茂密的草丛当中,碧绿的草丛和她白色的衣服交辉在一起,让她整个人就像是天上下来的仙女一般,散发着迷人的气质。

虽然看不清楚她的长相,但王大虎相信,对方一定是个大美人。

这样想着,王大虎不由得走了过去,想过去看清楚这女孩儿长啥样。

正在这时,那女孩儿突然弯下了腰,顿时她那完美的身段,便整个展现在王大虎眼前。

咕咚!

王大虎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正在这时,那少女突然尖叫一声,随即猛地后退了几步。

王大虎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跑了过去。

撕!

好大的野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3章


第3章

王大虎跑到了少女的身边,看到不远处的一头野猪,肥胖的身躯,少说有两百斤!猪嘴里有两根将近一尺长的獠牙,看的王大虎倒吸了一口凉气。

野猪看着王大虎和少女,嘶吼一声,随后迈动四蹄,朝着少女奔去,少女哪儿见过这样的阵仗啊,吓得小脸苍白,浑身僵硬,连躲都不知道躲了。

王大虎暗道一声不好,一把将少女扑到在地,幸亏小河边旁有个半米多深的大坑,他索性抱着少女滚进了坑里。

那头野猪乍然之下失去了目标,急的团团转,吭哧吭哧的叫着,老长时间也没有离开。

王大虎抱着少女躲在坑底,一动也不敢动,紧紧地抱着少女,生怕惊动了那头野猪。可不知道怎么回事,怀里的少女不住的挣扎,呜呜的叫着,幸亏王大虎捂着她的嘴,才没有让她发出声音。

“不要喊,要不然把野猪招来了,咱们俩谁也跑不了。”王大虎低声的说道。

少女不吭声了,只是拿着那双带水的桃花眸子,恨恨的盯着王大虎。

王大虎不乐意了,你这女人,白眼狼啊,我救了你的命,你不谢我也就算了,咋还瞪我呢?

愣了班上,王大虎低头一看,他终于明白了为啥少女瞪他了,感情他的手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因为刚才太过慌乱的缘故,少女运动服外套的拉链也被拉开了,露出里面短小洁白的背心,王大虎的一只手放在了露出的白皙肌肤上,把那里的皮肤都摁出几个指印来。

……

“咕噜!”

王大虎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吞口水声。

少女又气又羞,脸色唰的通红起来,格外的娇艳欲滴。要不是不能反抗,她真想一脚把王大虎踢死。

王大虎感觉手中飘香四溢,根本舍不得撒开。

少女俏脸通红,又酥又麻的感觉,让她有些提不起力气来,使劲的摇了摇头,也顾不得有没有野猪了,狠狠的挣脱了王大虎,甩了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臭流氓,你放开我!”

啪!

脸颊上那个疼啊,火辣辣的,王大虎都感觉半个脸都要肿了,不过,他也知道是自己的错,不好意思的放开少女站了起啦:“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头野猪跑的没影了,否则,这俩人哪还有机会在这儿说这些。

少女恶狠狠的瞪了王大虎一眼,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然后就朝坑边走去,看她的样子,分明是把王大虎当成了臭流氓。

王大虎理亏,嘿嘿笑着陪着好脸,看少女上坑,上了半天上不去,默默地拖了少女一把,入手的柔软让王大虎心都跟着一荡。

“啊!混蛋!”少女的身子就像是窜了出去,坐到了坑边上,修长的大腿狠狠地蹬在了王大虎的胸口。

“臭流氓,你占我便宜,一次不够还想来几次?”少女眼睛一瞪,小脸气得煞白。

自己就这么让这个臭流氓占了便宜,实在是太气人了!

“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王大虎揉着胸口苦笑道。

王大虎本来就不是故意的,那种情况下,他那里会想到这些啊,再说,他不也是为了救这丫头麻!刚才也不过是为了帮忙啊。

“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反正你占了我便宜!以后别再让我碰到你,臭流氓。”少女说着,抓起一把土,狠狠地扔像了王大虎,然后起身跑似得回到了越野车里,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王大虎暗骂一声倒霉,甩了甩头上的土,一本一撑,从坑里爬了出来。

刚要要离开,越野车忽然摇下了车玻璃,少女瞪着眼睛看着王大虎问道:“臭流氓,你叫什么名字?”

“我都说了,我不是流氓!”

王大虎心里哪个气啊,这少女听不懂人话还是咋滴,自己都说了不是流氓,不是故意的,咋还叫自己流氓呢!

看了一眼少女坚定固执的眼神,没好气道:“我叫王大虎!”

王大虎!少女记下了王大虎的名字,又瞪了王大虎一眼,“哼,臭流氓,你给我等着,下次让我碰见你,有你好看的。”随即,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切,长得漂亮就了不起啊!”

王大虎哼哼的嘀咕了两句,便朝李广生家走去。

……

“李大娘,广生大爷在家吗?”

李广生的媳妇李香娥今年快五十了,虽说这个年龄的娘们,尤其是村的娘们,长得都不咋的,但李香娥却显得格外老气,而且又肥又胖,拿厂里老流氓张大脑袋的话说,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哪是个女人啊!从后面看,丫就是一大老爷们。

可偏偏李香娥这娘们有股不服老的劲儿,整天浓妆艳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那劣质的香水味,隔着老远都能闻得到。

王大虎进到李广生家的时候,这娘们正在照镜子,见到他进来,连忙堆着笑容道:“是虎娃啊,快来帮大娘看看,这睡衣咋样啊!”

王大虎一看,别说,这睡衣还真的挺好看的,一看就挺高档,于是点了点头道:“不错!”

听到他的话,李香娥顿时更开心了,凑到他跟前笑眯眯的问道:“跟大娘说说,哪儿不错了?是这儿不错?还是这不错?”

说着,李香娥舔了舔红唇,明显是有勾引的意思。

这要是换成叶晓丽或者刚才那个少女,说不定王大虎还会开心的一蹦三尺高,可要换成李香娥,他就有些暗骂了,靠,这死老娘们,又勾引自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4章


李香娥勾引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所有人都知道这李香蛾人尽可夫,王大虎自然看不上她。

“香娥大娘,我看的都不错,都不错!”

王大虎退后了两步,强忍着呼吸不让自己被熏到,转移话题道:“大娘,我大爷呢?”

“那个死鬼啊,他到城里办事去了,得很晚才能回来呢!”李香娥撇了撇嘴。

“哦,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啊!”王大虎说着就转过身,想要跑,可是脚还没迈出去,就感觉自己的衣服被人抓住了。李香娥在后面笑呵呵道:“走,你去哪儿啊?是不是又去找叶晓丽那个小寡妇去?”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自己去找谁跟她有啥关系啊!

不过,王大虎还是耐着性子道:“不是啊,大娘,你看这天也不晚了,我也得回家做饭不是?”

“看这架势,你大爷晚饭前是赶不回来了,你就在大娘家吃饭吧!”

“还是算了吧,大娘,被人看到了不好!”王大虎扯了扯衣服,可李香娥愣是死死的拽着他不放,让他忍不住想破口大骂。

“哦,跟大娘在一块儿就怕别人看到了不好,跟叶晓丽那小骚狐狸在一块儿就好了?你们男人啊,咋都是一个样儿呢?”

李香娥松开王大虎,指着自己道:“你说说,同样都是个娘们,大娘咋就比不上叶晓丽了?大娘这里小,还是这里小?”

看着她在自己下垂的肉峰和肉臀上指來划去,王大虎翻了翻白眼,心想,你那地方大归大,可垂成啥样子了?你再瞅瞅你那水桶腰,大象腿,都能赶上晓丽嫂子俩了!

不过,这话他自然不会说了,陪着笑脸道:“大娘哪儿都比晓丽嫂子好,哪都比她大!”

“嗯,这话大娘听的心里舒坦!”李香娥乐的眼都眯成了一条缝,随即话锋一转道:“叶晓丽那骚娘们,凭啥跟我比,我男人可是老厂长,她呢,她就是一副克夫的命!克完了丈夫,克公婆,哼哼,现在好了,马上她就得被人克了!”

王大虎一听她话里有话,连忙问道:“大娘,啥叫被人克了?你这是啥意思啊!”

“嘿嘿!我刚才出去的时候,碰到朱组长了,你猜咋着?他喝多了,嚷嚷着要弄叶晓丽,他是新来的副厂长,想要弄叶晓丽,叶晓丽她敢反抗吗?这不是被人克是啥!”

李香娥看叶晓丽不顺眼,听到朱光贤说要弄叶晓丽,开心的脸上都冒出花来了。

只是她的话一说完,王大虎表情一变,扭头就跑了,任她喊了好几声也没停。

“臭小子,总有一天,老娘非把你吃了不可!”

王大虎现在可顾不得李香娥老牛吃他这棵嫩草的念头了,从李广生家里跑出来后,直奔叶晓丽家。

他和叶晓丽的关系亲近,一直把她当姐姐看待,而且,他心底也对叶晓丽喜欢得紧,现在一听说朱光贤说要祸害叶晓丽,气得肺都快炸了,恨不得马上飞到叶小丽家。

狗日的朱光贤,你要敢对晓丽嫂子咋样,我非得扒了你的猪皮!

村里的路都是土路,并不平稳,王大虎跑的太快,没有注意脚下的石头,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一下子摔倒在地。

王大虎下意识的用手一撑,瞬间,手掌上传来一阵剧痛,疼的王大虎的连瞬间煞白。

低头一看,只见一块铁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没入他的手掌,不一会儿,他的掌心出现了一个N字形的伤口,伤口瞬间结痂,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白嫩的疤痕。

我靠!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儿!

王大虎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本能的觉得诡异,但又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而且,他发现自己的右手竟然没有知觉了。

自己这只手该不会是废了吧!

不过,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很快,王大虎就感觉到右手恢复了知觉,虽然还使不上太大的力气,但好歹也说明手还没废。

王大虎稍稍松了口气,突然想起了叶小丽,表情又是一边,几乎是蹦了起来,直奔叶晓丽家。

……

“晓丽啊,嘿嘿,你说你一个女人,光靠厂里那点工资,家里也没个男人帮衬,日子过得多不容易啊!看的我这个未来的后勤组长,别提多心疼了!”此时,叶晓丽家里,朱光贤把叶小丽堵在了墙角,嘴里喷着酒气,一双黄豆大小的眼睛,放光的盯着叶晓丽那饱满的地方。

“平时靠厂子帮衬,这日子过的还凑活,朱组长,你看你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我一个寡妇,你在这里待时间长了,会遭人说闲话的。”叶晓丽知道朱光贤今天来的目的。

自从她男人死后,村里的许多男人都在打她的注意,不过叶晓丽克夫的名声在那,村里的闲汉有这个胆子的,真没几个。

“哎,谁敢说闲话?谁敢说,老子就让他下岗滚蛋,嘿嘿,晓丽啊,我听说你在这里,没少受欺负啊,要不,你就跟了我,成不?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在厂办公室里给你找个轻松的活干,穿金戴银的,咋样?”说着,朱光贤咽了一口吐沫,肥胖的大手有些不老实了。

朱光贤开的这条件的确丰厚,要换成别的女人,指不定就同意了,可是叶晓丽根本就不是那种人,听着朱光贤说的话,心里一阵反胃。

强忍着发怒道:“组长,我就是一个初中都没上完的寡妇,办公室的活儿我干不了,我也不能跟你,没什么事儿你赶紧走吧,我一会儿还要洗衣裳呢。”

朱光贤没想到叶晓丽会这么说,酒一下子清醒了大半,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叶晓丽,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原本老子还想照顾照顾你,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我告诉你,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老子明天就让你从厂里滚蛋!”

“厂长,你怎么能这样!”

一听说朱光贤要开除她,叶晓丽急了,她的生活来源就指着现在的工作,要是被开除了,她就得喝西北风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5章


“为什么不能?等我上任副厂长了,整个制衣厂都是老子说了算!”朱光贤得意的看着叶晓丽,小黄豆眼不住的冒光。

“叶晓丽,老子今天就是要睡你,你这大肉团子,老子想了好久了,嘿嘿,不想被开除,就让老子好好爽爽。”朱光贤咽着口水,肥胖的身子终于忍不住了,扑向了叶晓丽。

“你干嘛!放开我,混蛋,放开!”

“妈的,你要在叫,明天你就不用到厂子里了,老子现在就开除你!还跟村里人说,是你这个骚女人,勾引老子。”

听到朱光贤的话,叶晓丽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

看到叶晓丽的反应,朱光贤得意的咧嘴笑了,呲着一口大黄牙,猴急的抓住了叶晓丽身上的薄衬衣,一用力就把衬衣扣子给撕开了,看着大片的雪白,朱光贤咽了一口口水,抬起手就朝着那里摸了过去。

砰!

一声巨响,房门被一脚踹开了,王大虎喘着粗气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朱光贤抱着泪眼婆娑的叶晓丽。

“朱光贤,卧槽你妈!”看到被欺负的叶晓丽,王大虎瞬间就失去了理智,叶晓丽是他心里最喜欢的人,现在差点就被朱光贤这头猪给欺负了,他怎么能不火。

王大虎几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朱光贤的脖子,用力的的一掐。

“卧槽,王大虎,你放开老子!”朱光贤疼的呲牙咧嘴的嚎叫着,也顾不上欺负叶晓丽了,扭动着肥胖的身子,想要挣脱王大虎。

“去你妈的。”王大虎就像是摔垃圾袋似得,把手里的朱光贤甩飞了出去。

二百五十多斤的大胖子,竟然就被王大虎这随手一甩,扔出去了七八米!直接从屋里扔到了院子里!

王大虎怒气不减,刚想冲出去,狠狠地揍朱光贤这狗东西一顿,突然的停住了身子,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

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力气了?朱光贤那狗日的少说得有两百五十多斤,就是扛,他以前也不见得能抗动吧!

七八米的距离,刚才自己是怎么用一只手把朱光贤扔出去的?

“狗日的,王大虎,你他妈给我等着,老子不整死你,老子就不姓朱!”朱光贤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身的泥土,刚才摔得七荤八素的,脑袋和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一看就知道,刚才摔得不轻。

“我会怕你!朱光贤,你个狗东西,欺负我嫂子,信不信弄死你,给你扔到山里喂狼!”见朱光贤还敢嚣张,王大虎走到了门口,一瞪眼睛,给朱光贤吓得退出去好远,直接退到了院子门口。

“操,算你行!王大虎,你给老子等着,等老子当上副厂长,看老子怎么整你!”朱光贤说着,害怕王大虎追上来,跌跌撞撞跑了。

“狗日的,算你这头猪跑得快,不然老子真给你扔到山里去。”王大虎骂着,转身看向了叶晓丽。

“嫂子,你没事吧?”

说完这句话,王大虎整个人都呆住了,叶晓丽身上的衬衣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脱了,上身只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背心,吊带背心被饱满的地方撑得紧紧地,那雪白的地方和神秘的幽深!看的王大虎有种鼻血狂喷的冲动。

叶晓丽激动的扑到了王大虎的怀里,将饱满的地方紧紧地贴在王大虎的胸膛,“虎子,刚才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嫂子就要被朱光贤那个王八蛋给糟蹋了。”

王大虎心疼的抱住了叶晓丽,拍了拍叶晓丽的后背,摸着那滑嫩的肌肤,王大虎有种说不出的不自然:“嫂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以后在家里,可一定得小心了,别什么人都让进家来。”

“哎,虎子,姐这么多年,被欺负的还少吗,再怎么防备,家里没有个男人,终究是要受欺负的,虎子,你说,姐能咋办?”叶晓丽苦笑着看着王大虎,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看着叶晓丽酸楚的眼泪,王大虎脱口而出道:“嫂子,我愿意当你的男人!”

“啊!”叶晓丽呆了一下,大眼睛打量着王大虎,那眼神看的王大虎一阵的心焦。

好半天,就跟等待着审判似得,叶晓丽突然笑了,笑的甜甜的趴在了王大虎的怀里,“虎子,你要不嫌弃嫂子,就要了嫂子吧!”

“不嫌弃,嫂子,我才不嫌弃你呢,嫂子,这么说,你是答应做我的女人了?”王大虎傻乎乎的看着叶晓丽,虽然他平时没少幻想和叶晓丽在一起,可真当叶晓丽说出这话来,他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唉,这么长时间,嫂子也想开了,女人啊,说到底还是得有个男人的。嫂子在这村里无依无靠,也没个出头的男人,指不定哪天就得给人糟蹋了,有你这个小男人愿意照顾嫂子,嫂子还有啥不愿意的。”

叶晓丽想开了,守了这么多年的寡,也算对得起死去的男人了。

这么多年来,她每天几乎都要被村里的流氓调戏一顿,听着那些人的流言浪语,说实在的,她也想。

况且,今天发生的事情也让她明白了,她这身子迟早得保不住。

她知道王大虎心里对她的想法,以前她也在考虑要不要和王大虎在一起,经过这件事,也让她终于定下心来,虎子就是她今后的男人。

王大虎喘着粗气,一口贴上了叶晓丽的嘴唇,这还是王大虎第一次和女人接吻。

这种滋味简直是太美妙了,让王大虎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融化了,只觉着晓丽嫂子的嘴是天底下最甜的。

王大虎再也忍不住了,刚要脱衣服,就在这时,忽然就听到外面有哥女人喊话:“晓丽在家吗?”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叶晓丽和王大虎吓了一跳,一下子全都从床上坐了起来。

“嫂子,这个点儿谁会来找你啊!”王大虎郁闷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啊!快起来了,要是被人看到了可就遭了!”叶晓丽推开了王大虎,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王大虎心里那个郁闷啊,眼看着好事将成,马上就可以解决自己小处男的身份了,怎么关键时刻就有人出来破坏好事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6章


看到他一脸郁闷的样子,叶晓丽笑着捏了捏王大虎的脸蛋:“好啦,别哭丧着脸了,嫂子都决定跟你了,你还怕以后没机会吗?”

“嫂子,我……”王大虎苦笑一声,他当然不是郁闷这个,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反抗的东西,是这难受啊!

“行了,你找个地方藏起来,我去开门!”叶晓丽说着,推着王大虎来到了一个柜子前面。

王大虎打开了柜子,里面空荡荡的,一抬腿站了进去,隔着柜子缝儿,不一会儿就瞧见叶晓丽领着一个女人进了屋子。

那女人比叶晓丽大一些,三十四五岁的年纪,长的很好看,皮肤很白净,完全不像乡下人普遍似的黝黑,她的嘴唇比较厚,很红艳,看起来很性感,而且身材也很棒,杨柳细腰,翘臀被蓝色的紧身牛仔裤紧紧的包裹住,显得格外的丰满和翘挺。

这女人王大虎认识,是厂里的另一朵厂花,厂里的宣传办主任,叫杨锦绣,在村里是个出了名的老姑娘了,一直没有男人,前几年,附近的媒婆都快把她家里的门槛踩塌了,只是她一直没同意过,现在年纪上来了,媒婆这才渐渐地少了。

“奇怪,她来晓丽嫂子做什么?”王大虎心中疑惑道。

“锦绣姐,你找我啥事啊?”叶晓丽笑着问道,心里有些疑惑,这好端端的,宣传办主任找自己做什么。

“其实也没啥事,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明天厂里组织妇检!”杨锦绣说完,叶晓丽楞了一下。

“妇检!锦绣姐,我男人都死这么长时间了,还让我去妇检啥啊?”

“谁知道,这是新来的厂长定下来的,让厂里的女人,都进行一次妇检。”杨锦绣无奈道,一直以来,厂子都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别说妇查什么的,平时厂办公室的大门都不会开

“行的,锦绣姐,我明天就去!”说完了正事,俩人就开始闲聊了起来,这可苦了王大虎了,小伙又高又壮的,窝在一个柜子里,别提多难受了。

“你说也怪了,咱们制衣厂怎么突然就热闹起来了,又是大学生厂长,又是空降副厂长的,你说这是咋回事呢?”叶晓丽突然问道。

“谁说不是呢!咱们制衣厂又不是金矿,他们老往这边跑啥。”杨锦绣也一脸的纳闷。

“对了,锦绣姐,副厂的人选定了吗?是那个城里来的朱光贤?”叶晓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道,柜子里的王大虎也支起了耳朵。

“算是定下来了!”杨锦绣点了点头,这事厂里的人都知道,也没啥好隐瞒的。

叶晓丽一听有些着急了,“那虎子怎么办,……那个,我是说,就咱们推选出来的那些候选人咋办?”

“能咋办?这事黄了呗!”

杨锦绣没有听出叶晓丽话里的破绽,撇着嘴道:“人家是高层亲戚,在总公司那都能说得上话,他要来咱们厂当个副厂长,谁敢不同意?听说咱们推选出来的那些人,就算当不成副厂长,也会被安排到厂办公室去,这是咱们老厂长跟上面谈的,说起来,也不算太吃亏。”

听到杨锦绣的话,王大虎虽然有些失望,但多少也好受了些,当不成厂长,能进厂办公室也行,起码进入厂子的管理层了,算是迈进了事业的上升期。

……

杨锦绣走后,王大虎也跟着走了,明天叶晓丽妇检,一个寡妇要是检查出来有男女生活,那叶晓丽在村子里还活不活了,所以王大虎悲催的就被赶了出来。

出了叶小丽家,身体里就像是火在烧似得,王大虎郁闷的朝着村边的河里走去,打算泡个凉水澡,然后回家睡觉。

天已经黑了,小河边静悄悄的,天上的月光倒映在河里,显得格外的静谧。

王大虎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一个猛子扎进了河里,凉爽的河水让王大虎身体里的火一下子就消了大半。

哪想到,王大虎刚从水里冒出头,忽然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吓得他呛了好几口水。

我靠!这大晚上的,还有谁在河里啊,这么吓唬人?

寻声看去,就在远处的河面上,露着一个人影,看不清长相,但看那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应该是个是女人。

这么晚了,哪个女人还来河里洗澡?

那女人看到王大虎朝自己看来,吓得脸都白了,结结巴巴道:“你,你是谁?”

“我还要问你是谁呢!大半夜在河里吓唬人,好玩儿吗?”王大虎被她这一声比鬼还要尖锐的嗓门吓得到现在心还扑通扑通的跳,说话自然没什么好气了。

“我吓唬你?我看是你见我在河里洗澡,故意跳进来,想占我便宜?”那女人生气的对王大虎,虽然天黑的缘故,看不清她的长相,但她的眼睛格外的亮,格外的有神。

王大虎感觉快气炸了,心想谁知道你长啥样啊,偷看你?万一被你吓着咋办?“扯淡,谁知道你长什么鬼样,还占你便宜!”

王大虎没好气的说道,突然咦了一声,“人呢?”

只见河面上空荡荡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刚才那个女的,竟然消失了。

王大虎当时就傻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女的什么时候走的,消失的也太快了吧!

正疑惑呢,忽然河面里深处两条白皙的手臂在水面上扑腾着,原来是溺水了!王大虎反应了过来,快速的朝着女人游了过去。

游过去后,女人已经沉到河里去了,王大虎深吸了一口气,潜到了水里,这才发现,女人是被水草缠住了脚,现在已经晕过去了。

废了好大的劲,王大虎才弄开缠着女人的水草,把她拖上了岸。

“你说你这丫头,啊,不会游泳还跑河里洗澡,这不是纯粹折腾人吗?幸亏小爷在这里,要不然,你还不得去阎王爷那报道去了……”

王大虎嘀咕着,拨开了女人的头发,在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后,顿时愣住了:“好漂亮的小娘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7章


这女人看起来和他差不多的年纪,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因为浑身湿漉漉的缘故,那头披肩长发,紧紧的贴在身上,但丝毫不能掩饰它的乌黑和柔亮。

她的脸蛋则是那种标准的瓜子型的,下巴尖的跟刀削过似的,薄薄的,显得有些晶莹剔透的,鼻梁又高有挺,眼睛也既大又圆,让整个人精致的就像个洋娃娃。

再往下,没有任何遮掩的身体毫无反抗能力的暴露在王大虎的眼前,极度的饱满圆润,她的小腹光滑平坦,那两条白皙的长腿玲珑紧致,想来翘臀肯定又圆又翘……

王大虎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心中燃起一阵邪火。

“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能给自己当媳妇儿该多好啊!”

在遇到叶晓丽之前,他可是彻彻底底的雏鸟一个,女人的身体长啥样他都不知道

,现在看着安静的躺在地上的女人,脑袋里满是各种疯狂的臆想,没办法,这女人太

美了。

还好,王大虎是个医生,知道现在救人要紧,从那种臆想中清醒了过来。

“小妞,这也是为了救你,可别在说哥占你便宜啊。”王大虎嘀咕了一句,不再犹豫,府下身,撅着嘴和女人的嘴唇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好柔,好香,好滑,好舒服……

一阵柔嫩湿润,带着点儿冰凉的触感传入他的脑海,舒服的王大虎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脑袋一热,用力的撬开她的嘴唇,擒住了她那丁香般的小舌头,使劲儿的吸吮起来。

也不知道是无意识的还是怎么的,他竟然感觉到,对方慢慢有了反应。

啪……

不用想,这娘们醒了。

王大虎捂着自己的脸,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女人大力的推开了。

猝不及防下,王大虎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我说你这女人,讲不讲理?我救了你一条命,你不感谢我就算了,还打我?”

要不是看对方是个女的,王大虎早就打回去了。

“谁,谁叫你非礼我了!”女人双手护胸,身子缩成一团,那样子明显把王大虎当成了痞流氓。

也是,先前在河里洗澡碰到了王大虎,刚才还被那么一通亲,饱满还被对方死死的抓着,不是流氓是什么。

“屁,我不给你做人工呼吸,你早就死了,懒得离你,大晚上不回家睡觉,出来浪什么。” 

不理女人的呲牙咧嘴,王大虎闷闷不乐的穿好了衣服走了,回了家,脱了衣服,然后倒头就睡,这一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日头照屁股才从床上爬起来。

一睁眼就见叶晓丽坐在床头盯着他,把王大虎给吓了一大跳:“晓丽嫂子,你咋进来的呢?”

“还好意思说,晚上睡觉也不关大门,要是来个贼把你给偷走了也不知道。”

叶晓丽刚才路过王大虎家的时候,见他大门没关,以为他醒了呢,哪知道一进屋子,就见他在床上闷头大睡。

听到她的话,王大虎一拍脑袋,想了起来,肯定是昨天晚上回来的急,忘了大门这茬了。都怪那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娘们,无端端的冤枉自己一顿,气的自己连门都忘了关。

幸亏没丢什么值钱的东西,否则小爷非去找他算账不可。

不过话也说回来,就他这穷的连个家具都没有的家,也没啥值钱的东西。

见他在那儿嘀嘀咕咕的,叶晓丽忍不住拍了他一下道:“你在那儿嘀咕啥呢?”

“没啥,没啥!”王大虎回过神摆了摆手,随即看向叶晓丽的眼神一亮。

今天的叶晓丽像是刻意打扮过,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把她那硕大的饱满3和纤细的蛮腰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外面是一件黑色的丝绸状褂子,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气质了不少。

下身则是条黑色的包臀长裤,脚上还蹬着双高跟鞋,把那本就修长的大腿,衬托的更加笔直均匀了。

“晓丽嫂子,你今天打扮的真好看。”

闻着叶晓丽身上传来的香气,王大虎本来欲火难耐,这下更加怒不自胜了,他忍不住一把把叶晓丽扯进了怀里,大手伸进了那洁白的短袖里,握住那饱满的地方,狠狠的把玩起来。

叶晓丽挣扎了两下,便任由他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了,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你呀,就会哄嫂子开心,嫂子都是结过婚的,再好看能好看到哪儿去,哎呦,轻点儿,小混蛋,想给我捏掉啊!”

“嘿嘿,我怎么舍得呢!实在是嫂子这里手感太好了,我忍不住嘛!”王大虎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去解叶晓丽的衣服扣子。

“行了,摸摸就可以了。待会儿嫂子要去妇检,没时间!”叶晓丽按住了王大虎的手说道。

“你咋还没去呢?”王大虎还以为叶晓丽是妇检回来了,正寻思着把她给吃干抹净,没想到她竟然还没去。

“上午人太多,我就想着这会儿去,人少点儿……”叶晓丽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见状,王大虎道:“嫂子,是不是有人说你啥了?你跟我说,我帮你出气去。”

制衣厂就屁大的点儿的地方,人能多到哪里去?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叨叨晓丽婶子了!村里这帮老娘们就爱闲着没事说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话,一个个都跟八婆似的,欠骂。

“行了,行了,你就别苦着脸了,村里那些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啥本事也没有,就爱叨叨别人,我都习惯了,不理他们就是了。”

叶晓丽倒是看的很看,这些闲话自打她男人死的时候就有了,反正就是些骚货,狐狸精,克夫之类的,没啥新鲜的,她像来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

“要不,待会儿我陪你去妇检吧!”

王大虎实在不忍心让那些老娘们一直叨叨晓丽嫂子,当即沉声说道。

“这样方便吗?”

叶晓丽倒是真的想让王大虎陪着去,毕竟,他现在还挂着个副厂长候选人的名号,而且又是厂里的厨师兼医生,看在他的面子上,那些人多少还是要收敛些的。而且,已经有几年没有男人真心为她出头了,叶晓丽有种幸福的感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8章


“有啥不方便的,反正我下午也没啥事。再说,我也是医生,虽然不是妇科的,但去厂办公室看看,想必也没人会说啥!”

王大虎大大咧咧说道,心里打定主意,自己绝不能再让晓丽嫂子受一点儿气。顿了顿,见晓丽嫂子美目带水儿的看着自己,他嘿嘿一笑道:“嫂子,是不是想对我说谢谢?那就不用了,我这人做好事一向不求回报,当然,要是嫂子想以身相许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

叶晓丽“噗哧”一笑,白了他一眼,道:“想的美!”说完,扭着娇臀就要出去。

见状,王大虎用力一拉,又把她扯进了怀里,一顿揉搓。

“既然嫂子不愿意以身相许,那我主动献身好了。”

“咯咯……不要,不要捏那里……哎呦,好痛啊……别那么用力……行了,我自己脱还不行嘛……”

“嫂子啊,你这身子咋这么白呢?都能赶上那些黄花大闺女了!”王大虎含糊不清道。

“就哄嫂子开心吧,你见过黄花大闺女的身子吗?”叶晓丽头颅高亢着,嘴里的喘息声都快盖过说话声了,明明心里想要推开作怪的王大虎,两只白皙的手臂却紧紧的揽着他的头,好让他在吻的更用力些。

“我当然……在电视里面见过”王大虎刚想说他见过,却忽然反应了过来,连忙改口,心里松了口气,差点就说漏嘴。

虽然说了,晓丽姐也不会怪他,但他在城里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知道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去说另一个女人,那是山炮的行为。

“你就贫吧你,电视里的能算吗?对了,啥电视里会赤裸的大姑娘出现啊?”

“除了那种片子,还能有啥?嫂子,你没看过吗?”

桃花村虽然穷,但也没有穷到要饭的地步,像城里早就淘汰的黑白电视机,厂里不少人家都有,一些有点闲钱的,也都买了影碟机子。

厂里和王大虎玩的不错的李二愣家就有一台,刚回厂里那阵儿,俩人没少勾搭着一块儿看从镇上租来的黄碟子,通常一部片子看完之后,这俩人的眼都是红彤彤的,看到李二愣家的母猪,都能赛过西施。

而且,听半调子二愣子说,厂里不少娘们看那片子,比他们还凶,所以王大虎下意识的就以为,晓丽嫂子也看过呢。

听明白他说的是啥,叶晓丽脸色一红,斥道:“嫂子才没你那么无聊,去看那种片子呢!”

“你跟我哥也没在一块儿看过?”王大虎不死心的问道。

“哎呦,你这瓜娃子,我跟你哥结婚那会儿,连电视都还没有呢,上哪儿去看那种片子啊!”

叶晓丽脸红的跟傍晚的火烧云似的,背地里的时候,她也听说过一些老娘们聚在一起讨论那些片子的事情,听她们说片子里的那些男人,那家伙多大多大的时候,总会难受的厉害。如今听到王大虎这么问,在一看他那直挺挺的家伙,顿时心痒痒的跟爪子挠似的,忍不住一把推开了他,就要穿衣服。

“嫂子,你咋了,生气了?”

王大虎还以为自己说这个,惹毛了叶晓丽呢,连忙小心翼翼的道歉起来:“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哎呦,你这瓜娃子……”叶晓丽哭笑不得,抓着他那直挺的家伙,笑道:“嫂子没有生你的气,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要再不去普查,宣传办主任该去家找人了。”

她比王大虎还想呢,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啊,马上她就要普查了,要是这时候跟王大虎弄,那不是不打自招,让人知道自己养男人了嘛!

一听她没有生气,王大虎又兴奋了起来,“嫂子,那你到底啥时候给我嘛!你看,你都把我折磨成啥样子了!”

叶晓丽心里一颤,忍不住道:“行了行了,等这事过后,嫂子就给你,成吧?”

“说真的啊!”

“比金子还真,赶紧把你这玩意儿收起来吧!这么大,这么骇人,也不怕吓着别人!”话虽这么说,但叶晓丽看向王大虎的时候,眼里的星星都要冒出来了。

王大虎这玩意儿长的绝对对得起他的名字,跟小老虎似的,要不是时间的缘故,她真想尝尝这家伙的滋味。

两人又腻歪了半天,才慢吞吞的穿好衣服,朝村委会走去。

在制衣厂里分为淡季和旺季,旺季的时候,上面下了成品衣服订单,工厂里就会忙活起来。工厂里最忙的那种,在车间门口那可以说的上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来往运输衣服的车辆那可是多的很,全厂的人都呈现一派热腾腾的气象。

不过,制衣厂毕竟不是很大,在淡季的时候,厂办公室的工作是很清闲的,以前除了必要的事情或者会议啥的,厂办公室都是大门紧闭的,村民们有啥事,都是直接去老厂长家里找人去。而今,新来的厂长一上任,就先搞普查,弄得厂里的人都跟看稀罕儿似的,即便普查完,也都在厂办公室院子里聊天唠嗑,平时清静的小厂子,倒是难得的热闹起来。

王大虎和叶晓丽一来,远远的就看到厂里那些老娘们靠在墙角边上说话,见到他们过来,顿时指指点点起来。

不过,或许是有王大虎在的缘故,这些老娘们说话的声音倒也没那么大,也没有过来找叶晓丽的麻烦。

“好了,虎子,你就在这里等嫂子吧!嫂子进去了……”

“嗯!”

王大虎点了点头,眼看着叶晓丽进了普查室后,他正打算找地方抽根烟,这时,李广生却出现在他面前,把他叫到了一旁。

“广生大爷,你找我啥事?”

李广生瞅了瞅四周,见没人注意这边后,才悄悄道:“大虎啊,你还想不想到厂办公室上班儿了?”

“想,当然想啊!可是,广生大爷,不是说朱光贤那狗日的要来咱厂儿当副厂长吗?”

王大虎有些纳闷,莫非那狗日的改变主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王令》

第8章


“有啥不方便的,反正我下午也没啥事。再说,我也是医生,虽然不是妇科的,但去厂办公室看看,想必也没人会说啥!”

王大虎大大咧咧说道,心里打定主意,自己绝不能再让晓丽嫂子受一点儿气。顿了顿,见晓丽嫂子美目带水儿的看着自己,他嘿嘿一笑道:“嫂子,是不是想对我说谢谢?那就不用了,我这人做好事一向不求回报,当然,要是嫂子想以身相许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

叶晓丽“噗哧”一笑,白了他一眼,道:“想的美!”说完,扭着娇臀就要出去。

见状,王大虎用力一拉,又把她扯进了怀里,一顿揉搓。

“既然嫂子不愿意以身相许,那我主动献身好了。”

“咯咯……不要,不要捏那里……哎呦,好痛啊……别那么用力……行了,我自己脱还不行嘛……”

“嫂子啊,你这身子咋这么白呢?都能赶上那些黄花大闺女了!”王大虎含糊不清道。

“就哄嫂子开心吧,你见过黄花大闺女的身子吗?”叶晓丽头颅高亢着,嘴里的喘息声都快盖过说话声了,明明心里想要推开作怪的王大虎,两只白皙的手臂却紧紧的揽着他的头,好让他在吻的更用力些。

“我当然……在电视里面见过”王大虎刚想说他见过,却忽然反应了过来,连忙改口,心里松了口气,差点就说漏嘴。

虽然说了,晓丽姐也不会怪他,但他在城里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知道当着一个女人的面,去说另一个女人,那是山炮的行为。

“你就贫吧你,电视里的能算吗?对了,啥电视里会赤裸的大姑娘出现啊?”

“除了那种片子,还能有啥?嫂子,你没看过吗?”

桃花村虽然穷,但也没有穷到要饭的地步,像城里早就淘汰的黑白电视机,厂里不少人家都有,一些有点闲钱的,也都买了影碟机子。

厂里和王大虎玩的不错的李二愣家就有一台,刚回厂里那阵儿,俩人没少勾搭着一块儿看从镇上租来的黄碟子,通常一部片子看完之后,这俩人的眼都是红彤彤的,看到李二愣家的母猪,都能赛过西施。

而且,听半调子二愣子说,厂里不少娘们看那片子,比他们还凶,所以王大虎下意识的就以为,晓丽嫂子也看过呢。

听明白他说的是啥,叶晓丽脸色一红,斥道:“嫂子才没你那么无聊,去看那种片子呢!”

“你跟我哥也没在一块儿看过?”王大虎不死心的问道。

“哎呦,你这瓜娃子,我跟你哥结婚那会儿,连电视都还没有呢,上哪儿去看那种片子啊!”

叶晓丽脸红的跟傍晚的火烧云似的,背地里的时候,她也听说过一些老娘们聚在一起讨论那些片子的事情,听她们说片子里的那些男人,那家伙多大多大的时候,总会难受的厉害。如今听到王大虎这么问,在一看他那直挺挺的家伙,顿时心痒痒的跟爪子挠似的,忍不住一把推开了他,就要穿衣服。

“嫂子,你咋了,生气了?”

王大虎还以为自己说这个,惹毛了叶晓丽呢,连忙小心翼翼的道歉起来:“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啊……”

“哎呦,你这瓜娃子……”叶晓丽哭笑不得,抓着他那直挺的家伙,笑道:“嫂子没有生你的气,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要再不去普查,宣传办主任该去家找人了。”

她比王大虎还想呢,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啊,马上她就要普查了,要是这时候跟王大虎弄,那不是不打自招,让人知道自己养男人了嘛!

一听她没有生气,王大虎又兴奋了起来,“嫂子,那你到底啥时候给我嘛!你看,你都把我折磨成啥样子了!”

叶晓丽心里一颤,忍不住道:“行了行了,等这事过后,嫂子就给你,成吧?”

“说真的啊!”

“比金子还真,赶紧把你这玩意儿收起来吧!这么大,这么骇人,也不怕吓着别人!”话虽这么说,但叶晓丽看向王大虎的时候,眼里的星星都要冒出来了。

王大虎这玩意儿长的绝对对得起他的名字,跟小老虎似的,要不是时间的缘故,她真想尝尝这家伙的滋味。

两人又腻歪了半天,才慢吞吞的穿好衣服,朝村委会走去。

在制衣厂里分为淡季和旺季,旺季的时候,上面下了成品衣服订单,工厂里就会忙活起来。工厂里最忙的那种,在车间门口那可以说的上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来往运输衣服的车辆那可是多的很,全厂的人都呈现一派热腾腾的气象。

不过,制衣厂毕竟不是很大,在淡季的时候,厂办公室的工作是很清闲的,以前除了必要的事情或者会议啥的,厂办公室都是大门紧闭的,村民们有啥事,都是直接去老厂长家里找人去。而今,新来的厂长一上任,就先搞普查,弄得厂里的人都跟看稀罕儿似的,即便普查完,也都在厂办公室院子里聊天唠嗑,平时清静的小厂子,倒是难得的热闹起来。

王大虎和叶晓丽一来,远远的就看到厂里那些老娘们靠在墙角边上说话,见到他们过来,顿时指指点点起来。

不过,或许是有王大虎在的缘故,这些老娘们说话的声音倒也没那么大,也没有过来找叶晓丽的麻烦。

“好了,虎子,你就在这里等嫂子吧!嫂子进去了……”

“嗯!”

王大虎点了点头,眼看着叶晓丽进了普查室后,他正打算找地方抽根烟,这时,李广生却出现在他面前,把他叫到了一旁。

“广生大爷,你找我啥事?”

李广生瞅了瞅四周,见没人注意这边后,才悄悄道:“大虎啊,你还想不想到厂办公室上班儿了?”

“想,当然想啊!可是,广生大爷,不是说朱光贤那狗日的要来咱厂儿当副厂长吗?”

王大虎有些纳闷,莫非那狗日的改变主意了?

继续阅读《战王令》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