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清澜,程知砚(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分类:穿越重生--重生异能
作者:陆清澜
简介:前世陆清澜遭小人蒙骗,令父兄蒙难,嫂嫂屈死,亲手将宁国侯府推向覆灭,百年宁国侯府一夕间灰飞烟灭
重来一世,她誓要护卫宁国侯府,改写前世命运
断亲事,护嫂侄,得权势,她将天下握在手中
东晋靖王曾道:宁国侯府无一废人,可最有权势者,乃是一介女儿身的明珠郡主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前世曾以一病残之身护她周全的人,会再次对她伸出双手
只是这一次,他以江山为聘,四海为礼,与她共谱一场盛世繁华

角色:陆清澜,程知砚
陆清澜,程知砚(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


“小六,活下去,为了宁国侯府,为了父兄,活下去……”
陆清澜被那满是血污的手紧紧攥住,她匍匐在地,两把利剑自肩胛骨处钉入地下,从身上流下来的血渐冷,她喉咙哽咽,说不出一句话。
她身前的男人没有一块好肉,浑身都裹着一层血粕,唯有那双眼睛依旧澄清明亮。
“小六,为了父兄,活下去……远离平……”
男人话未说完,无数支沾火的利箭破空而来,大火瞬间吞没了那双拥有明亮眼神的男人。
陆清澜大声哭喊,可喉咙却像被扼住一般,窒息感、绝望如潮水般涌来,将她淹没……
意识模糊中,她看到那对男女出现在眼前,黑色刺绣的鞋底碾过她白骨外漏的手,那抹明黄色的衣袍刺痛了她的眼睛。
“陆清澜,多谢你助朕登上皇位,如今天下已定,你们宁国侯府也该泯灭于这世间了。

“你放心,从今往后,你及你们宁国侯府,皆不会在史书上留下只言片语。

突然一双白色柔夷轻抬起她的下巴,她对上了那双盈盈似水的黑眸,女人笑靥如花。
“陆清澜,本宫还要谢谢你,替我和陛下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
想来你也很想知道,你各侄子的情况。

“他们早已伏法,葬身于狼狗之下,尸骨无存。

“你们宁国侯府,已满门灭绝。

陆清澜浑身发冷,喉咙腥甜,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
她以为自己保住了二哥的孩子,保住了宁国侯府唯一的血脉,殊不知,这竟然是王儒染和程知度的孩子。
而二哥的死,侯府的覆灭,皆出自他们之手。
她这一生做错了太多,葬送了父兄,葬送了宁国侯府,若有来世……
若有来世……
“郡主……郡主……”
陆清澜不知在黑暗中游走多久,突然前方隐隐传来熟悉的呼唤,她寻着声音奔去,眼前骤然一亮。
“郡主,你终于醒了!”
陆清澜睁开眼,对上的是那张急切又惊喜的脸。
冷月?可是冷月不是死了吗?
那年她平定流寇,冷月为了护她,死在了乱箭之下,是她亲手掩埋的骸骨,立的墓碑。
陆清澜打量一眼周遭,入眼皆是她宁国侯府的闺房摆设,一双手虽掌心有茧,却无累累的伤痕,她心中一动,隐隐有了些猜测。
“我怎么了?”陆清澜刚出声便觉得喉咙干得厉害,头上隐隐有钝痛传来。
“前两日您和王三小姐骑马不小心摔下来,您不记得了吗?”
王三小姐?骑马?难道是王儒染?
陆清澜抓住冷月的手,嗓音有些发紧,“我睡了一觉似乎有些不记事,今是何年何月何日?”
冷月诧异看着她,见陆清澜一脸凝重,虽有疑惑却也谨慎作答,“郡主,今是景徽十八年,三月十六。

“今是景徽十八年,三月十六?”陆清澜眸底有着惊涛的骇浪,手微微发颤,她果然是重生了。
冷月瞧见陆清澜的脸色极为苍白,心中的疑虑更重了一些,“郡主,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自幼跟在郡主身边,自然是察觉出自家郡主的不对。
陆清澜不答,已然陷入了沉思。
三月十六,三月十六……她隐隐觉得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件事正是影响了宁国侯府往后的命运。
只是前世发生的事情太多,她一时想不起来,心里不由得更急躁了一些。
冷月间陆清澜神情不对,迟疑着道:“二公子一直守在这儿,早上刚走,说要是郡主醒了告知他一声,奴婢先派人去禀告二公子?”
是了!陆清澜突然想起来,今日正是二哥议亲的日子!
而议亲对象,正是那个一手把宁国侯府推向了死亡的王儒染!
铺天盖地的恨意从心里蔓延开来,她死死咬住了牙齿,才让自己镇定下来。
既然重生回这个时候,她就一定要阻止这个事情。
陆清澜快速理清了利害关系,心里有了盘算。
“今日可是二哥议亲?现今如何了?”
听着陆清澜带着冷意的声音,冷月知道事情很重要,立刻道:“二公子议亲的事情,老太君交给了世子夫人一手处理,世子夫人一早准备了今日去王府商讨议亲的事宜。

“根据奴婢打听到的情况,老太君和世子夫人都对这门亲事颇为认同,今日大概只是走个过场。

“如不出意外,会订下成亲的日子了。

冷月禀报完沉默不语,而陆清澜的脸色,愈发阴沉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2章 破坏定亲


说到二哥定亲的事情,陆清澜不由得轻叹一声,内心隐隐作痛。
祖母和大嫂怎么会不认同,本来这门亲事,就是她牵的线,依着祖母和大嫂对她的看重,一定不会反对。
可惜她前世瞎了眼,竟然把一个狼子野心的人迎进了府门,尊为了二少夫人,最后害得二哥那般凄惨的下场,害得宁国侯府……
想到前世宁国侯府各人的下场,她的身子忍不住颤抖,险些喘不上气来。
陆清澜挣扎着起身,冷月忙上前扶她,“郡主,有什么事情吩咐我们做就好了。

陆清澜不言,慢慢起身走到书桌前坐下,取了张红色小纸,冷月不明白她想做什么,心中焦急也只能老老实实研磨。
陆清澜沉默片刻后提笔写字,低声吩咐,“我有件事要交给你做。

冷月谨慎应答:“郡主只管吩咐便是。

冷月见陆轻澜只是寥寥写了几个字便搁了笔,她急忙伸手把纸晾干,眼神半分没往纸上瞄。
陆清澜慢慢道:“你找个机会,把这个和二哥卜卦的结果换了。

“郡主?”冷月抬头看她,眼里有些不可置信。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会害二哥。
”陆清澜轻轻闭上眼睛,眼里顿时浮现了二哥惨死的画面,咬了咬后槽牙。
再次睁开眼,她眼底已是一片坚定,语气不容置喙,“这件事情要做隐蔽妥善,谁都不能知道,包括大嫂和祖母。

冷月沉吟片刻,“是,奴婢知道。

她虽不明白陆清澜为何会这样做,但一贯唯她的命令是从。
冷月利落把纸叠好,小心揣进了衣袖里,“郡主可还有什么吩咐?”
陆清澜转念一想,低声在冷月耳边吩咐,冷月听闻一脸惊诧,思索片刻后应声:“是,奴婢一定完成。

陆清澜嗓音带着几分疲倦:“你再将冷星唤进来。

“是,郡主。

冷月旋身而出,陆清澜靠在椅子上,这才觉得头痛欲裂,想到头上的伤,她微微眯眼,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她前两日摔马下来,根本不是意外,而是王儒染做的手脚。
王儒染做手脚的原因,无非是因为她发现了王儒染和平王的秘密。
原来前世时,她的感觉并没有出错,只是她信错了人……
王儒染……
陆清澜轻轻摩擦扶手,慢慢捋着前世的那些事情。
景徽十八年,她们把王儒染迎进了侯府,成为了侯府的二少夫人,却没想到迎进了一头狼。
她为平王监视宁国侯府的一举一动,递送情报,甚至在无形中影响了自己及父兄的判断,让父兄为平王鞍前马后,甚至还……
甚至还设计自己嫁与了平王,让整个宁国侯府为平王所用,可到最后,却落得个通敌叛国的罪名。
父亲及五位兄长皆死于沙场,四位嫂嫂被凌辱致死,四嫂死时已有身孕,是被活生生剖开了肚子,腹中刚成型的孩子被长枪抛来抛去……
府中的侄子们都落得个蹂躏惨死的下场,原本以为平王救下了二哥的孩子,谁知……谁知!那竟然是他与王儒染的孩子!
平王利用一个孩子,得到了她全部的信任与付出……直到在登基前夕,将她及宁国侯府通通抹杀。
陆清澜想到前世的事情,脚底升起寒意直冲头顶,冷得她犹如置身冰窖之中。
只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3章 郡主出事


冷星进屋时看到陆清澜坐在椅子上,见她脸色惨白被吓了一跳,急忙上前,仔细看过确实无碍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嗔怪:“郡主,您终于醒了?知不知道可吓死我们了!”
“怎么醒来坐在这儿?有什么吩咐我们做就是了,万一晕了可如何是好?”
听着这关切又带着责备的声音,陆清澜眼睛发涩,险些没把控住。
前世她嫌冷星过于啰嗦,又听信别人的谗言,把冷星打发走,没想到遇难时却是冷星不管不顾赶来护住她,可冷星却落得个尸首分离的下场,她甚至都来不及收敛冷星的尸骨……
“冷星,我没事。
”她轻轻握住冷星的手,看到前世惨死的人还好端端活着,眼睛微湿。
冷星感觉陆清澜的手冷得入骨,这才想起素大夫之前说过的话,“对了素大夫说您醒了要告诉他一声,奴婢这就去请素大夫。

“等下。
”陆清澜唤住冷星,“你去请素大夫时就说……就说我听闻二哥定亲的事情,突然不好,情况危急。

“动静闹得越大越好,最好把祖母和世子夫人都惊动起来。
”陆清澜眸底清明,已经有了主意。
“郡主这是?”冷星不解,郡主怎么……会这样……
陆清澜道:“你照吩咐去做就是。

冷星咬咬牙,一跺脚应承后,随后步伐匆忙往外赶。
陆清澜打开床前的柜子,掏出个瓷白瓶子,倒出一粒黑色药丸吞下腹中。
她看着自己的闺房,握紧了手,只有动静闹得越大,才越能成功。
……
阴雨绵绵,阴沉的气息压得人似乎有些烦闷。
林岚语刚准备好打算出门,便听到管事嬷嬷匆忙来报,“世子夫人,不好了。

林岚语黛眉微蹙,脸上带着一丝严肃,旁边的大丫鬟一见,顿时上前拦住,“刘嬷嬷什么事这般慌张,今天可是个好日子,怎么就不好了?”
刘嬷嬷顿时察觉说错了话,但此时可顾不得许多,“听风院刚传话过来,说郡主……郡主有些不好。

林岚语脸色一变,急忙往听风院赶,嗓音带着些焦急“怎么回事?我今儿早上去不是还好好的。

刘嬷嬷边走边赶,也是一脸慌乱,“具体情况老奴也不知道,刚冷星姑娘哭着去请素大夫,说郡主突然情况不好,都急得哭出声了。

“老太君、二少爷和各院少夫人已经过去了,您也赶紧过去看看。

林岚语心中焦急,顿时觉得不妙。
今天的日子,怎么那么不对劲。
临出门前下人禀报说用来定亲的大雁突然死了,郡主又……
林岚语匆匆赶到听风院时,院子里的下人都绷着脸,大气都不敢喘,紧张压抑的气氛不断弥漫。
老太君坐在上首,紧闭着双眼,手紧紧握住虎头杖,脸色不虞,几位少夫人立在一侧,脸上同样挂满了担忧。
见到她来,一个男子冲她点点头,“大嫂来了。

“郡主怎么样了?”林岚语喉咙发紧,唯恐出了问题。
“素大夫已经进去了,还没出来……”陆清霄面上不显,只是紧握的拳头暴露了他的紧张,属于军旅之人的杀伐气息不受控制肆虐。
林岚语暗觉不好,喃喃道:“郡主吉人自有天相,自是没事。
”她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
外头各人紧张难耐,里头的素大夫一手搭着陆清澜的手腕,眉头也从一开始的紧拧,慢慢舒展开来。
他斜看一眼双目紧闭,脸色惨白的陆清澜,哼了一声,瞪向站在一旁伺候的冷星。
“郡主胡来!你们也由着她胡来!”素大夫脸上隐隐有着怒意,“这药是能乱用的吗?!”
冷星假装听不懂素大夫的话,小心翼翼回答,“素大夫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郡主怎么会突然这样……”
“行了。
”素大夫打断她的话,“郡主是个有主意的,她想让老夫做什么?”
冷星心里有些打鼓,斟酌着回答,“郡主醒过来一下,听闻二公子要和王三小姐定亲,突然说不出话来,吐了一口血紧接着就晕了过去。

素大夫顿时明白了什么,心里还是憋着一口气,“这种事情通知老夫一声就好,何必为了这种小事作践自己的身子!”
“老太君和二少爷那边老夫知道怎么说,你快把这药化了给郡主服下,那药虽然没什么毒,可过于烈性伤身。

“郡主身子本就偏寒,这样折腾,十年都养不回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4章 卦象大凶


冷星被说得不敢言语,素大夫哼了一声,从药箱拿出个瓶子丢给冷星,冷着一张脸出了门。
冷星拿着这瓶子如同烫手山芋一样,扔也不是,丢也不是,思考过后,咬牙把药化了水给陆清澜服下。
这边众人听到动静,见到素大夫出来后陆清霄大步上前,然而细看之下,他左脚却是有些不便。
他一脸严肃站在素大夫跟前,紧张询问,“素大夫,小六怎么样了?”
“郡主……”素大夫一改刚才的冷脸,脸上带着些迟疑,就是他这个迟疑,活生生把众人的心拿出来煎烤了一番。
“郡主是因为气急攻心,内里不好,导致伤口恶化,老夫给郡主施了针,算是缓过来了。

素大夫沉吟片刻,慢慢道:“这事本不该老夫过问,只是听说郡主醒过来一次,知道今日二少爷要定亲的事情,突然吐了血,接着就晕了过去,这才情况不好。

“老夫担忧郡主是心中有事,受了刺激,郡主现下可不能再受刺激了,否则……”
陆清宵的脸色霎时铁青下来,心中在打鼓,小六,难道是不赞成?
他面上不显,恭敬回答,“我们知道了,多谢素大夫,小六还请素大夫多照看。

素大夫点头,“这是自然,老夫便先在偏厅坐着,有事也好看看。

陆清霄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仆人带素大夫去往偏厅。
陆清宵心里犹疑不定,看向老太君和林岚语,不知该如何言语。
小六怎么就吐血了?难道是因为王三小姐不小心把她摔下了马?
林岚语见气氛有些不对,也不敢再提她今日已经约好要去商讨定亲的事情。
老太君得知陆清澜无碍后,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可听到因为定亲的事情导致吐血,又焦急难耐,视线在林岚语和陆清霄的身上转了两圈,慢慢开口道:“既然小六无事,你们先回去吧。

“岚语和小二留下。

其余少夫人眼见又见郡主情况好转,又见她们有要事相商,也不敢过多言语,忙行礼后抽身离去。
“既然这样,定亲的事情先缓一缓吧。
”老太君嗓音带着疲惫,“小六的情况不明,得先看看她的情况如何。

林岚语看了一眼陆清霄,陆清霄察觉后点点头,“是,就听祖母的。
”又转头看向林岚语,“麻烦大嫂了。

“不麻烦。
”林岚语笑了笑,脸上有些犹豫,思考着该不该把大雁死了的事情也说出来。
“怎么了?你有什么话想说?”老太君注意到林岚语的表情,轻声发问。
“其实也没什么……”林岚语犹豫片刻后,慢慢道:“可能今日也不宜定亲,刚出门时听下人禀告说,原本要定亲的大雁……突然死了。

听到此话,不仅老太君的脸色变了变,就连陆清霄的脸色都变了不少。
议亲之前大雁暴毙,可是极为不祥的征兆……
沉默片刻后,老太君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他俩的八字,你可去合了?”
“合了。

林岚语赶忙遣人去取了锦囊过来,取出上面的字条递给老太君,“听王家那边说合出来是个好卦,我们这卦取回来后妾身倒一直没看。

华京世家娶亲,都是要合一合双方八字,讲究个和美顺利,唯有八字和美,才会下一步。
为了以防万一,除了请媒人合八字后,各方都会私下再去请人合一下,以免出了差错,到时候覆水难收。
老太君接过纸条打开一看后,脸色巨变,双手轻轻颤抖,林岚语注意到老太君的脸色,心中一惊,也赶忙凑过去看了一眼,脸色顿时也白了几分。
只见字条上面写着:天地否,山雷顾,凶,轻则血光之灾,重则满门被灭。
林岚语霎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纵使平素再镇定,这会儿手心也冒了汗,嗓音轻颤,“祖母,这……”
不知多了多久,老太君慢慢收起了纸张,神色已由当初的惊惧镇定下来,声音却是难掩疲倦之意,“既然如此,这门亲事便不要再议了。

“如今看来,小六被摔下马,大概就是个预警了。

林岚语忙应声称是,不免心里松了一口气。
幸好今日下雨,又因着大雁暴毙的事情耽搁了一下,如若不然……
陆清霄没看到卦象,只是见自家祖母和大嫂脸色不对,一时也察觉出卦象可能有不妥之处,不敢再说。
他望向里间,心中不免担忧起陆清澜来。
若是小六因为这个有事,他一定不能原谅自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5章 问询缘由


陆清澜再次醒过来时,天色已将近黑了,冷月见她醒来,一脸惊喜却又压低声音,“郡主,您醒了,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陆清澜见冷月压低声音说话,便也知道外面肯定有人,轻声询问,“事情如何了?”
冷月点头,“如郡主所料,老太君知道大雁死后,便有些怀疑,又见卦象大凶,便做主说二少爷的议亲,不要再议了。

“老太君、世子夫人和二少爷一直守在这儿,二少爷见天色快黑了,担心老太君的身体,便让世子夫人扶着老太君先回去了,他还守在外面呢。

她根据郡主的吩咐去换了卦象结果,又弄死大雁,起初还有些担心这种事情影响不了议亲事宜,谁曾想郡主还以身犯险,实在是……
“郡主,您不想二少爷和王三小姐议亲,直说便是,何必作践自己的身子。

陆清澜轻轻吐出一口气,“唯有这样,才能彻底断了他们议亲的可能。

只有和自己的安危切身相关,祖母,二哥和嫂嫂们才不会心软。
冷月张了张嘴,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
“你是否想说我过于任性妄为?”陆清澜笑了笑,“竟然拿自己的身子作赌注?”
冷月观察了一下陆清澜的脸色,见她没有不悦,也就老老实实回答:“奴婢虽然不知郡主为何突然想要阻拦这婚事,却也知道郡主做事一定有原因。

“事实上,奴婢也不喜欢王三小姐。
不议亲倒还是件好事,只是郡主,下回可别再以身犯险,奴婢都吓死了!”
“不会再有下次了。
”陆清澜看出冷月是真担心自己,出言宽慰了她一句。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无非是仗着大家对她的喜爱纵容,才敢做这样的事情。
她身为宁国侯府唯一的女儿,自幼受到父兄无限的宠爱,父兄甚至还用累累军功为她求了个郡主的封号,唯恐她以后受欺负。
而兄长们各自娶亲后,就连各嫂嫂也是对她敬爱有加,从未有过嫌隙,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可她做了什么?葬送了父兄,让嫂嫂受辱,各侄子死无全尸,害得宁国侯府满门抄斩,落得个凄惨的结局。
想到这层,她内心就如被油滚过一般,不能原谅自己,特别是二哥。
陆清澜想到陆清霄,心中一痛,“二哥可还在外面?”
她亏欠了二哥太多,这辈子都还不清。
“在。
”冷星看了眼陆清澜的脸色,“奴婢这就请二少爷进来。

陆清霄听闻陆清澜醒过来,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一半,慢慢走了进来。
陆清澜听到脚步声望去,入眼的是一个身形欣长的男子,剑眉星目,虽是武人出身,却无半分武人粗鄙气息,就连行动有些不便的左脚,都未影响他分毫,反而有着世家公子般的矜贵,眉宇间难掩英俊之气。
她已记不清前世最后一次见到二哥是什么时候,只知道再次见到他时,乃是他死后的惨状。
因行军图泄露,她的二哥被北燕俘虏,为了威慑陆家,北燕砍去了他的四肢,挖去双眼,装进了瓮中,让陆家军亲眼看着二哥被活活烹饪而死……
只是这一眼,陆清澜的眼泪已经抑制不住滚落下来。
陆清霄还未走近,便看到陆清澜一张小脸惨白,脸上还挂着泪痕,一时慌了手脚赶忙上前,“怎么了?可是痛的厉害?二哥给你叫素大夫过来。

陆清澜赶忙拉住他的手,“小六不痛,只是看到二哥,心里欢喜。

陆清霄狐疑看着她,伸手探了探她额头,又小心检查伤口,看她确实无碍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只当她是嘴硬。
他取过一旁的手帕给她仔细擦了脸,又是心疼又是气急,“你呀你,真是吓死我们了知不知道。

“从你出事到现在,府里可没一个人安宁。

“是,小六知错,以后一定会照顾好自己。
”陆清澜心中一暖,慢慢扯出个笑意,对他露出个笑容。
陆清霄瞪了她一眼,对她的示弱视而不见,显然是有气。
陆清澜小心扯了扯他的衣袖,“二哥,我真的知道错了,要是知道会让你们这么担心,我一定不会去。

“你放心,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清霄紧皱的眉头这才松了一些,轻叹口气后,低声询问,“你之前昏迷着我问不了你,你从马上摔下来,可真是意外?”
说到此,他脸上带着些许严肃,“你的骑术我一清二楚,怎么会无端端摔下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6章 平王的阴谋


陆清澜闻言一愣,心里有些许的诧异,她没想到第一个问的人,居然会是陆家最为粗枝大叶的二哥。
只是事情牵扯严重,二哥又一贯比较冲动,她不能透露过多,只能先掩饰过去。
她侧着头,似是在思考,随后用拇指摁住太阳穴,露出痛苦的模样,“我一时也记不起来,头痛得厉害。

陆清霄一看也紧张起来,“既然如此,便不要想了,你好好休息。

陆清澜见陆清霄有些走神的样子,担心王儒染知道议亲不成后,会找二哥诉苦,仔细一想后,又慢慢道:“我隐约有点印象,骑上那马时,那马像是被什么扎到一样,突然发疯了起来。

“我察觉不对正想落马,谁知王儒染突然驾马过来,我为了躲她,便摔了下来。

“我和她一定命里相克,往后有我在的地方,必定没她。

听到陆清澜最后一句,陆清霄脸色微变,犹豫着询问:“小六,你可是……不赞成我同王三小姐定亲?”
“是。
”出于陆清霄意料之外的是,他听到陆清澜直接坦诚承认,抬头看她,有些不解问道,“这是为何?”
“我记得你们,关系似乎极为不错。
”陆清霄没想到陆清澜真是因为这事才突然情况危急,一时有些犹疑。
“她害我坠马,还想当我二嫂?”陆清澜提到王儒染,语气带了些冷意,“她差点克死我,我怎么可能让她进府门。

“你以前,不是不信这些?”陆清霄更加疑惑,在他印象中,自己这个六妹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尤其不怕鬼神命理之说。
陆清澜见他起了疑惑,敛了眉眼,低低说道:“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不信也得信了。

“在昏迷之时,我浑浑噩噩做了许多梦,梦见再也见不到父亲和兄长,只剩我一个人……”
陆清霄顿时没了话,想她昏迷两天,也是受了不少罪,抚了下她的发顶,“小六不怕,什么时候二哥都在呢。

陆清澜心中一暖,险些没控制住,想扑在他怀中嚎啕诉苦,向他忏悔,可重生之事说来滑稽,就算是二哥,怕也不信,她只好摁下心头翻涌的情绪,点点头。
“小六知道。

“你刚醒来也别费神,好好躺着,祖母和大嫂还在等消息,我去告知一声,免得她们担心。
”陆清霄扶着她躺下,又给她掖了掖被子,仔细叮嘱一番后,这才离去。
陆清澜听着脚步声逐渐远去,重重舒了口气。
二哥这关算是过了,只是祖母和大嫂那边……她还要想个说辞。
以祖母和大嫂的聪慧,想要瞒过她们,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陆清澜一点点盘算着前世发生的那些事情,心中渐渐明了,今生只要避免和平王扯上联系,他们宁国侯府,一定能安全无虞活下来。
想到平王,她恨不得生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将他挫骨扬灰!
谁能想到最礼贤下士的平王,竟然包藏着狼子野心,利用外表迷惑了皇上和太子,缺少了对他的防范。
最后太子被他污蔑而死,其余皇子尽被他迫害至死,最后逼宫上位。
想要扭转宁国侯府的结局,她必须要趁早把平王推出来,让皇帝和太子注意并防范他,只是要达成此事,还得费心力……
其实知道王儒染的真面目后,把她留在身边监控,适当时候借她的手传递给平王想要的消息,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她不能拿二哥的幸福做赌注,尤其是二哥对王儒染还有些动心。
自从三年前二嫂病逝,二哥身边许久没有贴心人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7章 祖母的怀疑


陆清澜在规划着宁国侯府往后的路,不知不觉天已大亮,婢女冷月走近一看,便看到陆清澜眼底的寒意,被吓了一跳。
冷月收起纱帐,轻声唤道:“郡主……可是有何不适?”
“没有,只是想事情罢了。
”陆清澜敛回了思绪,在她的伺候下起身洗漱,询问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冷月低声禀报,“郡主放心,奴婢昨夜已经去过卦象之人那里,已经提前对好了说辞。

“好。
”陆清澜揉了揉眉心,有些头痛,“大嫂可在祖母那儿?”
冷月一边帮忙梳洗,一边回答,“是,世子夫人每日都去老太君那里请安。

“奴婢知道老太君和世子夫人关心郡主的安危,奴婢已经提前遣人去禀报,请郡主放心。

“你做事,我放心。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冷月做事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陆清澜只简单梳洗,看一眼外面的天色,“走吧,去祖母那里。

冷月张了张嘴,最后只说是,便陪着她一同前往竹松院。
……
老太君刚摆了膳,林岚语便过来请安,老太君见到她后,对她招了招手,让她一同用早膳。
“小六那边,你可去看了?”老太君一边用粥,一边询问。
林岚语道:“还不曾,晨起时妾身便想过去看一眼,谁知冷月姑娘遣人过来报了平安,说郡主夜里挺好。

“禀报的人说郡主还没醒,妾身便想先来给祖母请安,再顺道过去。

“嗯。
”老太君点点头,似乎是胃口不好,用了半碗粥便停了下来,“小六这件事,你怎么看?”
林岚语见老太君脸上带着严肃,谨慎回答:“妾身觉得,此事似乎有些蹊跷。

“依照郡主的身手,摔马这种事情不大会发生,还受了那么重的伤,想来其中必有缘由……”
老太君看了林岚语一眼,轻叹一口气,“我说的是昨日之事。

“这……”林岚语一时不敢随便回答,斟酌之后道:“关于大雁死因,妾身昨日询问了看管之人,说是原本还活蹦乱跳,转眼再看时已经死了。

“为了稳妥起见,妾身让人去检查了大雁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确实是暴毙。

“至于那个卦……妾身一直放在屋内,屋里来来往往之人众多,能接触到也不奇怪。

林岚语轻声道:“这卦象与媒人占卜的相差甚远,未防弄错,妾身派人去卜卦之人问过,这卦确实出自他处,还劝诫我们需慎之又慎。

“如此看来,确实不是我们多疑了。
”老太君脸上带着些许的凝重,“如果我们的卦象没错,那么媒人……便是有问题了。

林岚语思索片刻后道:“可要命人调查清楚?”
老太君正想说话,突然听到院中传来问安声,“郡主。

“小六?怎么来了?”老太君脸上流露出几分担忧,随即看到撩帘而入的陆清澜。
只见她额头还裹着一层白纱,脸色苍白,一袭浅色的衣裙衬得人身形消瘦,脸更尖了一些,看得老太君是心头一痛,起身拉了她的手左瞧右看。
“你好端端不在屋里呆着,跑我这儿做什么?你这是好一点儿就开始闹腾是不是!”老太君拉着她坐在椅子上,脸上添了几分的恼意。
听着这满含关怀的责备,心里软得一塌糊涂,陆清澜轻轻抱住了老太君的手,“祖母放心,小六知道自个儿的身子,不会乱来。

“知道这几天让祖母担忧,小六过意不去,便亲自来让祖母看看,让您放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8章 前世的噩梦


老太君听得陆清澜这话,心里头熨帖了些,嘱咐人给她准备羊乳早膳,又免不了絮叨一番,“你好好的,祖母就安心了。

“是。
”陆清澜乖乖应下,又看向林岚语,笑了笑,“也让大嫂费心了。

林岚语察觉到陆清澜的关注,忙道:“郡主没事便好。

陆清澜深吸一口气,看向老太君慢慢道:“小六知道祖母心中有事想说,刚巧小六也有事想和祖母说。

老太君见陆清澜一脸郑重的模样,心里大约有了猜测,点点头。
林岚语见此,依照之前的做法便想起身告辞,谁知陆清澜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嫂若有空,也一起吧。

林岚语抬头看向陆清澜,只见她眉眼带着笑,不复以往的疏离客气,眼底带着真诚,一时有些惊讶,面上却不显,“倒是不忙。

下人见此已经退了下去,只留下她们三人说事。
陆清澜在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说辞,只是真正到了要开口说时,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此话一旦说出去,便是把她们都推到了提心吊胆的地步,可是不说,若被有心之人挑拨,只怕更是麻烦。
林岚语静坐在老太君身侧,见陆清澜脸色凝重,心情也不由得紧绷了一些。
陆清澜深吸一口气,慢慢开口,“小六昏迷那两日,做了个噩梦……”
“梦见迎了王三小姐进门后,父亲及五位兄长,皆命丧战场,还背上了通敌叛国的罪名,圣上震怒,不问缘由将宁国侯府满门下狱,满朝文武,竟无人为我等伸冤。

“狱中兵卒竟欺我等无人过问,竟在狱中……凌辱嫂嫂,各位嫂嫂不甘凌辱,在狱中自刎,却被断定是自刎谢罪。
各嫂嫂家中欲过问此事,可却……或被流放,或被抄斩,最后竟无一人敢说……”
“各个侄子,皆被迫害惨死。
宁国侯府满门,竟无一人活口……”
“什么!”老太君大惊失色,失手把茶杯打翻在地,捂住心口气喘不已,脸上的血色早已褪得干干净净。
而林岚语早已呆住,揪紧了衣袖,铺天盖地的寒意从头裹到脚,久久说不出一个字来。
陆清澜也心痛不已,也知不该再刺激她们,只是颤抖着声音,“百年宁国侯府,皆丧于此,过后被批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
祖坟被挖,先人骸骨被起,受尽百姓唾骂后,挂在城墙鞭尸,落得个死后不得安宁的结局……”
“郡主!”林岚语猛然站起来,顾不得失礼大声道:“别说了!别说了……”
光听着那些话,她已经像是经历了一遭,其中惨烈不用亲身经历已经经受不住。
陆清澜默了声,感觉祖母的手已是一片冰凉,老太君缓了好一阵子才缓了下来,脸色极为不好。
“小六……”老太君只觉得喉咙干涩,心里像是被油滚过一般,看着她的眼神极为不解,“小六你……这是何意啊?”
陆清澜见已经达到了效果,也不敢再刺激她们,敛了眉眼,“小六只是……怕了……”
前世的一切过于惨烈,惨烈到她闭上双眼都是父兄身死时的场景,煎熬得她日夜难寐。
“小六知道不该把这种事情归咎到一个妇人身上,梦境直说或许是无稽之谈,可是涉及父兄,小六不得不害怕谨慎……”
“醒来听到大嫂要去议亲,惊惧之下,这才吐血晕了过去……”
老太君仔细看了一眼陆清澜,见她眼眶微红,神情哀伤,心里又急又痛,对她招招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
“小六不怕,有祖母和你父兄在,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清澜趴在老太君的膝头,眼泪不自觉流了下来,“我知道的祖母,我知道……”
老太君轻轻抚着她的头,也从一开始的惊惧镇定下来,她自嫁入侯府,跟着侯府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掌管侯府多年,对梦境之事自然也是不信,只是事关自己儿孙,不信也得信了。
既然已经有不少事情显示王儒染嫁进侯府会不得安宁,这门亲事作罢也就作罢了,甚至得减少往来。
林岚语经着这一事,翻涌的情绪还没定下来。
她出身书香门第,又得心上人垂爱早早嫁入侯府,成了世子夫人后便掌管了侯府中馈。
她自认自己也算历经了许多事情,能够做到面对大事都处理得游刃有余,可听得陆清澜那些话,她才知道自己有一瞬间像是活在地狱一般。
她无法想象,没了丈夫,没了孩子的日子,会是怎么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9章 噩梦的对策


“祖母和大嫂也不必太担心,左右不过是个梦。
”陆清澜进退有余,适当又退让了,避免逼得她们过于紧张。
老太君嗯了一声,心里已经埋下了担忧的种子,“小六,祖母想知道你的想法。

陆清澜慢慢道:“我们陆家屹立东晋百余年,护东晋边疆安康,到父兄这一辈,声望几乎达到了鼎沸。

“自古功高震主,武将不得好下场。
即便我们陆家对圣上始终如一,可高处不胜寒,侯府的声望愈高,眼红之人愈多。

“如今陛下对我们没有猜测还好,一旦被有心之人在中间挑拨,陛下听信谗言不再宠信我们,便是侯府倾覆之时。

“小六想要让父兄暂且蛰伏,收其锋芒,我们侯府在华京,也要让人挑不出错处,不管华京局势如何,我们侯府都不能参与进去。

“只是……只是侯府许久不曾清理门户,不能保证府内一条心,小六想请求大嫂,近日开始整理府中内务,将不是与我们同心之人,全部撵出府。

“不管华京局势如何变更,我们都要保证侯府干净,决不能让宵小之人,把我们平白无故拖下水,影响了边境的父兄。

陆清澜把此行第二个目的说出来,看着祖母和大嫂的眼神坚定,把道理与利弊掰开了给她们看,让她们同意自己的提议。
就算她们不同意,她也有办法做到,只是现今大嫂掌管中馈,她需要大嫂在侯府树立绝对的威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做到令行禁止。
林岚语转念一想,便知道了利害,冲着陆清澜点点头,“郡主放心,侯府上下我自会整顿,不会让别有用心之人潜伏在府。

陆清澜见林岚语已经清楚自己的心思,冲着她笑了笑,“大嫂做事,小六一贯是放心的。

“小六还有些头痛,便先行回去了。

老太君这才想到陆清澜还有伤在身,忙叮嘱道:“你快回去好好歇着,千万别再出来闹腾,府内的事,有我和你大嫂。

“是,小六明白。
”陆清澜没有再说话,从善如流出了门。
见陆轻澜出门后,老太君悬着的心始终没有放下,转头看向林岚语,见她也惊吓过度的样子,拍了拍她的手,以宽她心。
“小六只是说得可怕,左右不过是一个梦境,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他们父子,定会平安无虞。

“是。
”林岚语敛起了心神,轻轻吐出一口气。
“你怎么看小六说的事?”老太君虽然放下,可也不敢完全当做没事发生,想听听这一贯有主意的孙媳妇意见。
林岚语也懂得老太君的意思,思虑后平稳回答:“据妾身所知,郡主一贯是不信这些的,可是……”
“可是一旦不信命理鬼神之说的人也信了,想必是经历了极其痛苦的事情,就算没有,我们也需要格外注意。

“就是这个理。
”老太君拍拍她的手,“小六绝对不会诅咒自己父兄,大概也是吓到了,才把这些不管不顾说了出来。

林岚语心中一动,顿时明白老太君留她说话,不是在询问她的意见,而是在宽慰她,免得她听了郡主所说,会与郡主生了嫌隙。
“祖母放心,妾身懂得。

林岚语笑着应了老太君,又与老太君说了些话,确定老太君彻底缓过之后,这才起身离去。
只是她没想到刚出了门,竟然看到站在廊下的陆清澜,远远看着,竟觉得她清瘦到似乎一阵风都能吹走。
她突然觉得,原来别人口中英姿飒爽,能用一杆长枪挑倒武将的陆轻澜,似乎已成为了过去。
见她出来后,陆清澜主动向她点头示意,林岚语明白过来,这是在等她,有些意外倒也忙上前几步。
“廊下风大,郡主怎么站在这里吹风。
”林岚语牵起陆清澜的手,果然是一片冷意,“我知道郡主自幼习武底子好,可身为女子,还是得注重身体,免得以后落下病根。

她隐约记得,陆轻澜因为习武的路数偏阴,又受过伤,身子一直怕冷。
“是,多谢大嫂关心,小六知道了。
”陆清澜携着她的手让芷兰院走,听着她温温柔柔的语调,觉得格外悦耳。
“大嫂若是不嫌弃,往后便叫我小六吧,自家人不用那么客气。

林岚语心底的诧异更加明显,认真看向陆清澜,只见她眼底一片赤诚,无半分寒暄客套之意,不由得有些茫然。
这郡主伤了脑袋,怎么连性子都转变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10章 姑嫂融洽


陆清澜当然知道此时林岚语内心所想,心里有几分愧疚。
她自幼跟随父兄,长于边境,所见所闻皆是一帮糙汉子,自然是看不惯华京娇滴滴的世家女子,虽然林岚语及各嫂嫂已经是落落大方,颇有将门之风,她心里还是有些看不惯。
表面都做到了和睦相处,可在关键事情上,她直接越过了嫂嫂自行做决定,也导致长久以来,嫂嫂只是尊敬她,与她并不亲近。
“大嫂,以前是小六混账了些,还请大嫂不要与小六计较。
”陆清澜微敛眉眼,脸上带着些许的愧疚之意。
林岚语听着,约莫猜出了陆清澜专门在这儿等着自己的目的,若说之前有那么一丝不快,现在也如烟散去,她轻轻拍了拍陆轻澜的手,“无妨,都是自家人,何必说这些。

陆清澜见林岚语没有一点儿介怀,这才放心,也对林岚语更加钦佩起来,果然是大哥喜欢的人,光是这心胸,已非常人能及。
“侯府有大嫂坐镇,小六极为放心。
”陆清澜之前的担忧也褪去了几分。
前世林岚语治府掌管中馈的能力可见一斑,若不是王儒染,又怎么会有浑水摸鱼之人,将污蔑之物藏在侯府。
林岚语见陆清澜一脸正色,又想起陆清澜刚才说的那些话,心中顿时涌现了几分的惧怕,“你放心,我今日起便开始严整侯府事务,绝不会让小人有可乘之机。

“是,大嫂做事,我自然是放心。
”陆清澜想到陆清霄的婚事,便随口再提了一句,“大嫂,想来二哥的亲事不成,王府必定会要个说法,届时还得麻烦大嫂了。

“不麻烦,本是我应分之事。
”说到亲事,林岚语的神色不免添了几分担忧,“就是二弟……还得重新挑个人选了。

“大嫂放心,人选这事,小六包了。
”陆清澜笑了笑,神情倒是胸有成竹。
也幸得有前世的遭遇,才让她知道谁对宁国侯府真情实意,现今说到二哥的亲事,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子。
这位女子,前世时为了二哥宁愿屈身于庵堂终生不嫁,甚至在二哥身死后,还曾孤身一人前往边境,祭奠二哥。
“嗯?”林岚语有些不解为何陆清澜要包揽陆清霄的婚事,随即反应过来不是不信任她,而是他们兄妹情深,娶亲这种事情,陆清澜是必定要亲自看着的。
“好呀,我整理府中事务,外面的事情,便交给小六了。
”林岚语笑了笑,两人说说笑笑,倒是一片和睦。
陆清澜送林岚语回了芷兰院,这才折返回听风院,谁知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冷月急忙迎上前来,神情带着几分严肃。
“何事?”陆清澜一边往里走,一边询问。
冷月一边为她脱下外袍,一边压低声音道:“郡主,平王遣人送东西来了。

“你说谁?”听到平王二字时,陆清澜的眸底瞬间冷冽起来,寒意四溅,杀意不受控制。
程知度,他竟然还敢送东西来!
冷月被她的杀意吓了一跳,“郡主,可是有不妥之处?”
陆清澜紧紧握住双手,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仔细想着前世程知度做的那些事情。
程知度对外隐藏了真面目,表面温润如玉,礼贤下士,实则是个疯子,凡是忤逆他的人,皆下场惨烈。
程知度为了宁国侯府的兵权,放下身段来拉拢她,那副温柔款款的模样,迷惑了她。
程知度现在送给她的东西倒是没有任何问题,可就是因为这样才令她放松了警惕,最后酿成大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第10章 姑嫂融洽


陆清澜当然知道此时林岚语内心所想,心里有几分愧疚。
她自幼跟随父兄,长于边境,所见所闻皆是一帮糙汉子,自然是看不惯华京娇滴滴的世家女子,虽然林岚语及各嫂嫂已经是落落大方,颇有将门之风,她心里还是有些看不惯。
表面都做到了和睦相处,可在关键事情上,她直接越过了嫂嫂自行做决定,也导致长久以来,嫂嫂只是尊敬她,与她并不亲近。
“大嫂,以前是小六混账了些,还请大嫂不要与小六计较。
”陆清澜微敛眉眼,脸上带着些许的愧疚之意。
林岚语听着,约莫猜出了陆清澜专门在这儿等着自己的目的,若说之前有那么一丝不快,现在也如烟散去,她轻轻拍了拍陆轻澜的手,“无妨,都是自家人,何必说这些。

陆清澜见林岚语没有一点儿介怀,这才放心,也对林岚语更加钦佩起来,果然是大哥喜欢的人,光是这心胸,已非常人能及。
“侯府有大嫂坐镇,小六极为放心。
”陆清澜之前的担忧也褪去了几分。
前世林岚语治府掌管中馈的能力可见一斑,若不是王儒染,又怎么会有浑水摸鱼之人,将污蔑之物藏在侯府。
林岚语见陆清澜一脸正色,又想起陆清澜刚才说的那些话,心中顿时涌现了几分的惧怕,“你放心,我今日起便开始严整侯府事务,绝不会让小人有可乘之机。

“是,大嫂做事,我自然是放心。
”陆清澜想到陆清霄的婚事,便随口再提了一句,“大嫂,想来二哥的亲事不成,王府必定会要个说法,届时还得麻烦大嫂了。

“不麻烦,本是我应分之事。
”说到亲事,林岚语的神色不免添了几分担忧,“就是二弟……还得重新挑个人选了。

“大嫂放心,人选这事,小六包了。
”陆清澜笑了笑,神情倒是胸有成竹。
也幸得有前世的遭遇,才让她知道谁对宁国侯府真情实意,现今说到二哥的亲事,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子。
这位女子,前世时为了二哥宁愿屈身于庵堂终生不嫁,甚至在二哥身死后,还曾孤身一人前往边境,祭奠二哥。
“嗯?”林岚语有些不解为何陆清澜要包揽陆清霄的婚事,随即反应过来不是不信任她,而是他们兄妹情深,娶亲这种事情,陆清澜是必定要亲自看着的。
“好呀,我整理府中事务,外面的事情,便交给小六了。
”林岚语笑了笑,两人说说笑笑,倒是一片和睦。
陆清澜送林岚语回了芷兰院,这才折返回听风院,谁知刚走到门口,便看到冷月急忙迎上前来,神情带着几分严肃。
“何事?”陆清澜一边往里走,一边询问。
冷月一边为她脱下外袍,一边压低声音道:“郡主,平王遣人送东西来了。

“你说谁?”听到平王二字时,陆清澜的眸底瞬间冷冽起来,寒意四溅,杀意不受控制。
程知度,他竟然还敢送东西来!
冷月被她的杀意吓了一跳,“郡主,可是有不妥之处?”
陆清澜紧紧握住双手,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仔细想着前世程知度做的那些事情。
程知度对外隐藏了真面目,表面温润如玉,礼贤下士,实则是个疯子,凡是忤逆他的人,皆下场惨烈。
程知度为了宁国侯府的兵权,放下身段来拉拢她,那副温柔款款的模样,迷惑了她。
程知度现在送给她的东西倒是没有任何问题,可就是因为这样才令她放松了警惕,最后酿成大祸。
继续阅读《重生后郡主她权倾天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