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锦,江宜修(朝暮宜欢喜)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朝暮宜欢喜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程锦
简介:海归医学天才程小姐多次相亲失败后,某日忽然被全市最有颜值有财力有情商的霸道总裁缠上
从此大神的名言不停地回荡在耳边程医生我们领证吧
程医生我帮你坑死渣渣前任
程医生你工作时候有点酷
程医生你是我的白月光
原以为跟江大神闪婚只是逢场作戏,直到后来这场戏弄假成真
再后来当她得知他娶她真相时故事似乎才刚刚开始
程锦:我不是最好的,但全世界只有一个我

角色:程锦,江宜修
程锦,江宜修(朝暮宜欢喜)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朝暮宜欢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医闹


让程锦怎么也没想到,母亲大人居然跑到医院来闹腾。
而她正巧还在接诊,这就太尴尬了。
“妈,咱有事能回家在说吗,这是我单位。”程锦压低了声音,很是无奈的劝着母亲大人。
“不行,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明白了,这次相亲怎么就失败了?你李阿姨那边我求了多久,人家才把海归的外甥介绍给你的,结果你跟我说不行?程锦啊你多大了,你今年26了,你看看咱们邻居家,跟你差不多的就算没结婚也是有对象了,你呢?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赖着我和你爸?啊?你不嫌弃丢人,我俩还嫌呢。。”
程锦妈妈也是略激动,所以声音有些大,周围的人听了纷纷朝这边望过来。
“妈,咱回家说,好不好?”程锦一脸尴尬。
“不好,你这个不孝女,总是敷衍我,今年一共相亲有七次了吧,你一个都相不中,你是想气死我啊?”
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一个高大帅气的身影,深秋的季节,他穿着藏蓝色的羊绒大衣,很绅士,长相就是那种男人看了嫉妒,女人看了失控的那种。
“请问一下,您是程医生吗?”
“我是。”程锦侧过头,就看见一个长得俊美的男人。
“程医生您好,我挂的今天下午两点的号,之前网上预约过了。”
男人的声音绝对是那种耳朵听了会怀孕系列,以至于让程锦短暂的忘记了母亲大人还在这里闹的尴尬。
程锦笑着回道:“你是网约的江先生吧,跟我进来吧。”
“妈,我有患者,您先回去吧。”
“不行,今儿就是你们院长来,我都不走。程锦……你给我说说,这一次那个高哲,怎么就不行了,人家年薪三十万,有车有房,比你还小一岁,你说说你都占了便宜,你还嫌弃什么?”
家事拿来单位说,真的让程锦颇为头疼,可无奈今天老妈就跟中邪一样。
“不好意思,要不然你先出去等我一下,我处理点家事。”程锦回过头,不好意思的看着那个男患者。
不等男人说话,程锦的妈再次发飙,“不用,就让这小伙听着吧,听听看我和你爸爸花了二十多年养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儿?我着老脸也不要了,今天必须给我一个答复。”
“妈……我的亲妈……”程锦无奈扶额。
“没事,我坐会,你们继续。”男人似乎不在意这些,很淡定的坐在沙发上,顺手还拿起了程锦放在一边的杂志。
程锦紧握拳头,深呼吸三秒钟,然后瞪着一双好看的杏核眼,对母亲大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成,既然这样,那我就实话告诉您,也让您老也死了心。李阿姨的侄子,你眼中的好男人对吧?”
“对,人家高哲年轻有为,家境优越,哪一点配不上你了?”母亲大人底气十足。
“我跟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人家高哲就说了择偶要求,他的要求是本市户口,必须28岁以下,身体健康,肤白貌美,长得漂亮,绝对能带的出去的,身材要好,胸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工作稳定,独生子女,性格温柔,不能发脾气,不喜欢泡夜店,也要有房有车。他还说,婚后工资不会上交,但是会包水电煤气和网费物业费,每个月还会给妻子500块零花钱,心情好的时候会给妻子买礼物,但是价格不能超过一千,过生日的时候两人可以一起吃晚餐,妻子生病,他只出百分之四十,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妻子自己承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2章 结婚


“他还说,他别的爱好没有,就喜欢打麻将,一周会有四天的时间在棋牌室,但都是陪领导,所以算正常应酬,他通常都是十二点后才回家,婚后也一样。最后他又说,婚前必须做财产公证,婚后呢家务女方全包,女方做饭必须好吃,伙食费一人一半,如果女方没有空,请钟点工的话,这个钱要女方给。过年过节都必须去他家,因为他们家的传统美德是孝顺。生了孩子呢,必须女方的母亲带,孩子的费用一人一半。还有最后一条,如果孩子以后上学要换学区房的话,女方家里必须赞助一半房钱。”
程锦一口气说完之后,母亲大人的脸色已经不能光用难看来形容了。
她叹了口气,直摇头:“我可去他奶奶腿的吧,这是找老婆吗,这是找个不要钱的保姆。”
“噗嗤……”一旁正在等待的患者某男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程锦有些不悦的将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先生,这很好笑吗?”
“是的,很好笑。”某男居然理直气壮的回答。
“你……”程锦刚想发作,又被母亲打断。
“闺女啊,你刚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不会是你为了敷衍我,编造的吧?”
“妈,您闺女什么样,您心里没数吗?”程锦也是无语。
“诶,成,那这事是妈错怪你了,我现在就找你李阿姨说理去。”程母得知真相后,终于肯走了。
这时,忽然想到办公室还有患者,回过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某男患者。
“不好意思,刚耽误了你几分钟,我们开始吧。”
“程医生多大?”
“这个不在你的诊疗范围。”程锦戒备的看着男人。
她心想,你长得再好看,再绅士,我也不会被你的美色所诱,毕竟绅士其实也只是一匹有耐心的狼而已。
“没事,你不高兴可以不回答,不过我刚在你和令堂的对话中,听到程医生好像还没有男朋友?”
“是没有,这个和你有关系吗?”
刚跟母亲积攒下没发出的怨气,一瞬间都用在怼这个患者的身上。
“程医生看看我怎么样?”男人微微笑着,不过看神色一点都不像调侃的样子。
“这位先生,别闹,这里是医院,拜托你严肃点。”程锦有些无法适应,脸颊微红别过头。
“你误会了,我江宜修从来不开玩笑。我的择偶要求很简单,程医生不如考虑下如何?”
“所以,你到底是来看病的,还是来相亲的?”程锦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病历,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也是说不出什么滋味。
男人没有说话,而是站起身,郑重的整理了一下衣领。
然后看着程锦说,“程锦,跟我结婚吧,陆承泽曾经能给你的,我都能。”
听到陆承泽三个字的时候,程锦仿若电击一样,整个身子僵硬如石。
这个名字,她已经三年没有听到过了。
是的,三年了,没有人,包括她的父母都不敢再她面前提陆承泽三个字。
对于程锦来说,这三个字就好像是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是她三年来的禁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3章 拒绝


程锦刚刚回国不到三个月,这件事她并没有声张。
除了死党叶弯弯和父母之外,她压根就没有告诉任何人,然而这个男人不仅知道她回国,还能精准的找到医院来,更知道她和陆承泽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程锦觉得,这感觉让人很不爽。
“程医生?”
“你知道的挺多啊,这位先生。”程锦双手环胸,盯着眼前的男人。
“我自然是有备而来,我知道你恨陆承泽,很巧……他也是我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
“哦?是吗?说说看,有多大仇恨的敌人。”
程锦笑了笑,收起写病历的钢笔,熟练的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然后身子往后慵懒的一靠,动作一气呵成。
说实话,医院里女医生不少,但像程锦这样年轻的女医生可不多,尤其是这种长相甜美中带点高冷,温婉中带点不羁的。
更何况她学的专业还是极其冷门的精神科,是专门对付精神病的医生,很酷。
江宜修深呼一口气,才娓娓道来,“当年你前男友陆承泽出轨的女明星罗紫嫣,那是我弟弟的未婚妻。但我弟弟因此备受打击,醉驾出了车祸,至今昏迷不醒。所以罗紫嫣欠我们江家的,陆承泽也欠。所以你看,你若是嫁给我……岂不是一举两得?”
听完,程锦一脸嫌弃:“这位先生,你是不是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
江宜修微微皱眉……
“报仇的话,也不用嫁给你吧?我自己直接找到陆承泽,给他两个耳光不香吗?我还用为了置气,把自己搭进去?”
江宜修又是微微一怔,他预料中程锦的回答,并不是这样。
他之前调查的关于程锦的资料上,可没说她是这么不按照套路出牌的人。
“再说了,你这个桥段就算是小说,那也太老套了。所以我断定,这位先生,你不仅爱看小说,看的还是很老掉牙的小说。我这里是精神科,你呢,有病看病,没病滚蛋,OK?”
江宜修:“……”
“下一位。”
程锦戴上黑框眼镜,扯着嗓子朝着门口喊道。
后面的病人和家属一拥而进,江宜修有话也不方便说了,只能起身。
“程锦,这不是小说桥段,我是认真的。你考虑一下,这是我名片。”
男人不死心的丢下一张镀金的高级名片,转身离开。
程锦曲指弹进抽屉里,一直忙到中午午休,才想起来这件事。
然后从抽屉里拿出那张土豪范儿的名片——仔细端详。
江氏财团首席执行官,江浦投资集团董事长,执行董事。
江氏地产执行总裁,北方商协会会长,董事。
——江宜修
“江宜修?这名字有点儿耳熟……”程锦低声念叨。
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
叶弯弯那个八卦小能手,追星小达人,前阵子一直跟她叨咕这个名字。因为上个月,这个男人被亚洲最具影响力的财经杂志,评为亚洲女人最想嫁的十大男神之一。
“靠……居然是他?不会吧?”程锦有些震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4章 红眼


医院门外,司机看到江宜修出来,赶紧打开车门,手撑在车门边缘,神情恭敬。
“江总。”
“先回公司。”
江宜修微微点头,钻进车子后,靠在后座颌着眼皮一言不发。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默默调高车内空调温度,然后发动车子上路,安静的车内,手机铃声特别明显。
江宜修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名字是赵宇晟。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滑动,赵宇晟兴奋的声音就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江大公子闪婚的感觉怎么样?”
闪婚?江宜修漆黑的眸子沉了沉,他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低沉着声音开口:“今年你事务所的投资份额减少百分之十。”
赵宇晟那边嗷了一声:“靠,哥,大哥!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减少百分之十的投资份额,那事务所今年不得喝西北风啊?又哪里得罪他了?
江宜修慵懒的扯了扯嘴角,他会直接说那女人拒绝了吗?当然不——
赵宇晟给他的资料上说,程锦是个可怜的小白花,随意任人摆弄,可他今天见到的程锦,哪里是什么小白花,分明是个难搞的霸王花!
陆氏集团,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银白边框眼镜的男人正低着头处理文件。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进。”男人头也不抬。
郑笑笑推门进来,看到男人在认真工作,白皙美艳的脸上划过一抹羞赫,她反手关上门。
“承泽……。”细若无骨的手指拽住陆承泽的西装下摆,郑笑笑看着陆承泽阳光帅气的脸,略带撒娇的开口:“下午,你陪我去趟医院好不好?”
女人眉眼乖巧、清澈的眸底带着期盼。
陆承泽拿笔的手一顿。女秘书的那张有些熟悉的脸,他看着郑笑笑有些出神。
“承泽?”见他许久未开口,而是愣愣的盯着自己,那眼神似乎透过自己在看别人,郑笑笑睫毛颤了颤。
以她的学历,在陆氏集团撑死了也就是个小职员,干一些杂活儿。但不知道为什么,面试的那天很顺利,陆承泽直接点了她做秘书。
对郑笑笑来讲,这无异于天上掉馅饼,而且后来陆承泽对她百般体贴,就算她工作中出现失误他也不会责怪半句,渐渐的……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怎么突然要去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陆承泽放下笔,手背贴上郑笑笑的额头,温度正常,并没有发烧。他的靠近让郑笑笑脸色微红,。
“就是最近一直失眠睡不好,你看这里,都有黑眼圈了。”郑笑笑撒娇卖萌嘟着嘴,指了指自己的眼眶,仔细看,确实能看见她眼下粉底遮都遮不住的黑眼圈。
“恩。”陆承泽答应的很痛快,他拿起风衣外套起身:“我认识市中心医院的院长,让他给你安排一下。”
市中心医院,上午的忙碌终于结束,程锦刚要去吃饭,就接到院长的电话。
“小程啊,半个小时后有个熟人过来看病,你的科室,辛苦接待一下。”
程锦是海外留学归国的医生,专业能力强,这种大财团的老总交给程锦处理,院长更加放心一些,事实上,院长看的只是陆承泽陆总的面子。
听到院长的话,程锦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无奈答应:“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5章 回来


说好半个小时之后到,但程锦等了快一个半小时,也没看到那个重要病人的人影。
办公室里,她啃着小护士送来的面包,瞪着眼睛很是不爽,不守时什么的最讨厌了!
医院门外,陆承泽停好车,副驾驶座上,郑笑笑抱着奶茶杯,有些忐忑:“都怪我突然想喝奶茶,让我们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这么久。承泽,你说那个医生不会生气吧?”
“不用在意。”陆承泽帮她打开车门,俊朗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不管迟到多久,他都不会生气。”
与其说不会生气,不如说不敢生气。
精神科走廊,陆承泽把郑笑笑圈在臂弯里,防止她被人来人往的病人碰到。他的体贴和周围人羡慕的目光,让郑笑笑忍不住再次洋洋得意起来。
医生办公室门口,陆承泽抬手敲门的同时,眼角余光突然扫到墙壁上挂着的医生名字。
程锦?看到这名字,陆承泽猛地眼皮一跳,应该是同名吧?
“进。”
办公室里,程锦赶紧把最后一口面包塞进嘴里,抽出纸巾擦了擦手,腰背打直,认真严肃的看着门口,等待病人进门。
“承泽?在想怎么?”郑笑笑刚要推门进去,却发现陆承泽站在那里没动。
“没什么,进去吧。”陆承泽回过神,他压制住颤抖的指尖,就在刚刚,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让他万分确定里面的人就是程锦。
她竟然回来了?她什么时候回来的?她看到自己会是什么反应?陆承泽的脑子乱成一锅粥。
而这个时候,郑笑笑已经推开门。还未做好准备的陆承泽,猛然对上程锦那张曾经最熟悉的脸僵硬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像是个木桩子似的立在原地。
程锦也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两个人,微微一怔,随后她扯了扯嘴角。
这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吗?上午才刚刚提过前男友,前男友就出现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陆承泽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觉得耳朵嗡嗡的,大脑还在短路中。
程锦故意没听见,不显山不漏水,她还是秉持着医生的专业素养,面色平静的看着陆承泽和郑笑笑:“请问哪位是患者?”
“医生,是我。”郑笑笑没想到给她看病的医生竟然如此年轻,双手递上自己的病历卡。
不知道为什么,程锦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总觉得有些熟悉,但又说不出来。
“郑小姐对吧?”程锦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朝郑笑笑开口:“请坐,能说下你的症状吗?”
在她们二人交流的过程中,陆承泽的视线不断的在程锦身上打量着。和三年前相比,她变成熟了,也更加动人了。
郑笑笑在和程锦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身后的陆承泽一直没什么动静,她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回头,她就看到陆承泽一动不动盯着程锦,那双眼睛里面涌动的爱意和怀念是她从未见过的。
郑笑笑身体一僵,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承泽?”她抬手想要拉陆承泽的手,想要问他怎么了。但指尖刚刚碰到陆承泽,就被他大力甩开,那么突然的……。
“别碰我。”陆承泽甩开她之后,一脸紧张的看着程锦:“小锦,你听我解释,我跟她……”
郑笑笑猝不及防被陆承泽甩开,身体晃一下,手腕不小心磕到桌角,疼的她面色发白。可手腕的疼比不上心疼,她看到陆承泽对着程锦焦急解释的模样,认识陆承泽半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陆承泽如此慌乱。
这一幕来的太快,快到程锦都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后,看着焦急朝自己解释的陆承泽,程锦轻轻一笑:“这位病人家属,我纠正一下,我跟你不熟,好像没必要听你解释吧?”
不管陆承泽和郑笑笑是什么关系,都和她没有半分关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6章 渣男


“真的不是,不是这样的。”陆承泽被程锦眼中的陌生刺了一下,他近乎固执的解释着:“我和她真的什么事儿都没有,小锦,你要相信我。”
他上前一步,拉近和程锦之间的距离:“还有当年的事儿,我也是迫不得已,是罗紫嫣她……”
“停。”程锦抬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她往后仰了仰身子,拉开和陆承泽之间的距离。
“我不想听当年的事情,还有就是,你打扰到我工作了。”她看了一眼捂着手腕、一脸受伤看着这边的郑笑笑,想了想还是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创可贴。陆承泽甩开郑笑笑那一下纯属条件反射,没轻没重的,郑笑笑白皙的手腕上已经红肿起来,还破皮了。刚抓起郑笑笑的手腕,程锦的手就被猛地甩开。
“你起开,别碰我”
“郑笑笑,你别不知好歹!”陆承泽看到郑笑笑的动作,赶紧去扶程锦,生怕她伤到。他这个动作,更是刺伤了郑笑笑的眼。
“你之所以选我当你的秘书,是因为她对不对?是因为我和她长的很像对不对?”她指着程锦,一字一句的质问。就在刚刚,她突然明白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她的话,让办公室的气氛降到冰点。陆承泽脸上带着被人识破的尴尬和窘迫。
程锦挡开陆承泽要扶自己的手,听到郑笑笑的话,她才发现郑笑笑眉眼间确实和自己很像。她杏眼瞬间冷了下来,有意思吗?
真货都不曾珍惜,何必找个赝品?男人啊……
“小锦,我就是太想你了,你走之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后来我看见了来面试的她,那一刻我以为是你回来了,可我发现她不是你……但我从她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也忍不住把她留在了身边,就好像你还在一样……”陆承泽焦急的解释着。
程锦按了按胃,压住由下至上的恶心感。真的爱一个人,会找替代品?真的爱一个人,会在三年前和另外一个女人滚在一起?这个人还真是一次次刷新她的认知下限。
“陆承泽,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这样特深情啊?”程锦双手环胸,靠在墙上,杏眼里一片嘲讽。
已婚人士,打着怀念前女友的名义,和另外一个女生不清不楚的搞在一起。出轨都不忘记扔给前女友一口大锅,程锦觉得自己实在太惨了。
“郑小姐,”她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郑笑笑,很认真的建议道:“你身边这个男人外表看着还行,但内里都是渣渣,而且他还是个结了婚的,我劝你早点离开他吧,免得以后被抛弃时候哭都找不到调调,哎。”
她不知道郑笑笑知不知道陆承泽的情况,但同为女人,该提醒还是提醒一句比较好。但她的好心听在郑笑笑耳里,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你闭嘴,我们的事儿不用你管!”郑笑笑朝程锦吼了一句,紧接着她转头看向陆承泽,哭的伤心不已:“承泽,你和她以前的事儿我不管,你告诉我,你和我在一起是真的喜欢我的对不对?”
得,好心当成驴肝肺。
程锦翻了个白眼,她看了眼手表,把钢笔往胸前的衣兜儿一插,懒得搭理这对儿渣男傻女。现在去食堂估计还能搞点儿饭来吃吃,那袋面包对程锦来讲,根本不顶饿。
而且,一想到为了等陆承泽,让自己饿了这么久没吃饭,她心里就怄得慌,想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7章 难惹


在发现程锦要离开的时候,陆承泽是想追出去的,但他被郑笑笑缠住了。郑笑笑又是哭又是闹,程锦趁着这个功夫把办公室的门一关,拍拍屁股往食堂走去。至于他们的争吵,跟她有嘛关系?
江氏财团的大楼位于市环球金融中心最中间的位置,高六百三十二米、高达一百一十八层。
这座大厦,是无数毕业生梦想进入工作的地方。大厦最顶层,江宜修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整座城市,如王者享受自己的万里河山。
“江哥!”赵宇晟连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来,江宜修的特助李川一脸无奈地跟在他身后。
“江总,我拦不住陈先生。”
“没事儿,你先下去吧。”江宜修抬了抬手。
李川弯腰离开,并体贴的带上门。办公室只剩下赵宇晟和江宜修两个人。
“嘿嘿。”面对江宜修平淡不带任何感情的视线,赵宇晟嘿嘿一笑,搓了搓手,有些尴尬的开口:“江哥,我知道错了……投资的事情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赵宇晟开了个商业调查事务所,说是商业调查,实际上就是帮人调查各种隐秘私事儿的,赚不了多少钱,这么多年全靠江宜修养着,说江宜修是他的衣食父母也不为过。
“哦?你错在哪儿了?”江宜修在会客区坐下,刚要给自己倒杯茶,就被赵宇晟狗腿的把茶壶接了过去。倒了半杯茶后,他双手举到江宜修面前,笑的谄媚:“就是那个叫程锦的,对不对?”
他近期最大的项目,就调查这么一件事儿,没想到就这么一件事儿还弄出纰漏了。
“不过这件事,真不怪我。”赵宇晟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三年前,陆承泽和女明星罗紫嫣滚了床单,闹的满城皆知。程锦一时接受不了,找陆承泽询问只得到一句分手,心碎的同时,离开这座城市远赴海外进修疗伤,希望用时间来平复伤痛。”
说到这里,赵宇晟顿了顿,小声嘟囔道:“您想想看,男朋友和公众人物滚了床单,闹得人尽皆知,这是多大一顶绿帽子啊,程锦都没什么过激反应,这不是可怜的小白花是什么。而且离开的这三年,她身边一个男人都没有,我调查的时候都快以为她还对陆承泽念念不忘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现在没有对陆承泽念念不忘?”江宜修微微挑眉。
“当然啊,江哥,你是不知道程锦这个人多毒舌多心机!我收到消息,说她今天把陆承泽和他养的那个小三关在办公室里,任由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而她拍屁股走人,去食堂吃饭了。”
也是因为收到这个消息,他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江宜修,他给江宜修的资料里,可没写程锦是个这么厉害的女人。而且……知道一些细节的赵宇晟砸了砸嘴巴,程锦的那张嘴,可是怼死人不偿命的主儿。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江宜修,忍不住问了句:“江哥,你跟程锦说结婚的事情的时候,是不是也被她怼了?”
江宜修:“……”
然后下一秒,这位大佬脸瞬间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8章 有病


市医院
等程锦慢慢悠悠的解决掉最后一口饭,她的手机才疯狂响铃。来电的人不用猜,除了院长也没别人了。
“你好,我是程锦。”程锦这边刚开口,就听到院长那边咆哮的声音:“程医生!我让你给人好好看病,你把陆公子和他带来的人关在办公室里,让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是做什么!”
程锦把手机稍微拿远了点儿,等那边声音小了些,她才开口解释:“院长,我只是体贴的让出一个私人空间给他们谈谈心。你是不知道,那个男的长得人模狗样的,但实际上在外面包养小三,然后那个小三不知道怎么就知道自己是小三了,对男的又打又闹的,我一个弱女子遇到这种情况,我也处理不了啊。而且他们的身份也不一般,是院长你特别关照过的,我也不敢让人把他们弄出去,那就只有我自己出去了,您说对吧?”
院长:“这……。”
院长支支吾吾半天,这话他没法接。程锦的话听着好像是那么回事儿,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可让他说出来哪里不对,他又说不出来。憋了半天,院长只能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下次不要这么做了。
程锦答应的非常痛快。挂断电话后,她把餐盘放到回收处,心情很好的返回办公室。
她虽然当时没在场,但有小护士通风报信说,在她离开办公室后,那个郑笑笑拉着陆承泽嚎啕大哭,声音都快穿破整个楼层了,引来无数人围观。
程锦估计陆承泽这辈子都没丢过那么大的人,听说他拽着郑笑笑离开的时候,那脸色黑的呦,跟碳似的。她哼着小曲回到办公室,路过护士台的时候,还朝值班的一个娃娃脸小护士眨了眨眼睛,然后指了指外面。
小护士秒懂,朝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蹦蹦跳跳的朝医院门口跑去。
不一会儿,她取回来一个包装精美的小蛋糕,坐在座位上美美的吃着。
办公室里,程锦这边刚坐下,就收到一条短信。
【这样就满足了?这就是你说的报复?】
发信人是不认识的陌生号码,但报复这个词,让程锦瞬间联想到上午那个精神病患者,就是很帅还很欠的那个。她翻了个白眼。报复?至于吗?
她报复陆承泽做什么,要不是他做的那些事情惹到她了,程锦都懒得搭理他。
人家心灵鸡汤上都写了,惩罚一个人最好的手段,就是彻底遗忘他,无视他。
【提醒你一句,对前男友最好的报复是让自己变的更好,而不是用那些拙劣的手段谋划复仇。】
江宜修看完程锦的回复,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这女人……确实有点……难搞。
“江哥,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她是怎么回复的。”
赵宇晟在对面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到程锦的回复,但江宜修把手机一扣,冷着脸:“你给我该干嘛干嘛去。”
他哼哼了两声,从沙发上起身:“真小气,哈哈,不给看拉倒。”
不给看,他难道还不会自己查吗?
医院,其他医生早就下班了,只有程锦在办公室一边换衣服一边打喷嚏。
她揉了揉鼻子,还不等她吐槽是谁在背后骂她,死党叶弯弯的电话就轰炸了过来。
“程大锦,你掉医院里了是不是?!老娘在大门口都等你三分钟了!赶紧给我滚出来,再晚一分钟老娘弄死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9章 绿茶


问:有个时间观念极强、非常不爱等人又脾气暴躁的死党怎么办?
答:只能忍了。
程锦一边用脸夹着手机,一边加快收拾的动作,“知道了祖宗,我这出来了。”
医院门口,红色的超跑边上靠着一个穿着米白色风衣的女生,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上挑的眼线让她的气质增加了几分妖魅。
看到程锦大步从医院里跑出来,叶弯弯双手叉腰,刚要开口数落,就听程锦先一步开口:“对不起,我有罪,我不应该沉迷工作忘记时间,不应该让您老在这里等我三分钟……”
叶弯弯:“我日你祖宗,你个老女人,臭八婆啊,啊啊啊……”
“老娘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忍不住多加了一句诅咒,叶弯弯打开车门,示意程锦赶紧上车。深秋的时节,外面风冷得很。
叶弯弯把早就准备好的奶茶扔到程锦怀里,没好气的说道:“先喝着暖暖胃,不然的话胃疼病再犯了有你受的。”
她和程锦是大学同学,对程锦的事情了如指掌。当年陆渣男的事情对程锦造成的打击非常大,出国的那段时间,程锦一度用学习麻痹自己,巨大的学习压力再加上三餐饮食不规律,程锦的胃出了很大毛病。
所以定时吃饭,是叶弯弯给程锦下的死命令,而程锦这个该死的女人,上学的时候是学霸,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工作之后又成了个工作狂,经常忘记吃饭这回事儿。
她们今天本来约好五点钟下班一起吃饭,可程锦说临时有个患者,需要晚一点儿,这一晚就晚到了七点半。
“嘿嘿。”面对叶弯弯的暴躁,程锦展现出良好的耐心,什么腹黑毒舌属性在死党面前全都没了,真的变成了一个任人宰割的小白花。
把吸管插进奶茶杯里,程锦低头吸了超大一口,热乎乎的奶茶顺着肠道一路暖到胃部。她长长的叹息一声:“感觉自己终于活过来了。”
这一天忙的她脚不沾地,像个陀螺似的。
“瞅你那点出息。”叶弯弯把车开到一家私房菜馆,钥匙扔给门童让他去停车,带着程锦马不停蹄的进了定好的包厢,挥手让服务员赶紧上菜。
“程大锦,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叶弯弯眯着眼睛,看着低头认真喝奶茶的程锦,语气略带危险。
包厢里的空调是恒温二十四度,所以在进包厢的时候程锦就把外套脱下去了,露出里面穿着的雾霾蓝针织衫。针织的布料有一个优点,就是会完美勾勒出身材曲线。
而叶弯弯之所以叫程锦程大锦,就是因为程锦的某一处发育十分良好。听到叶弯弯的话,程锦把最后一口奶茶咽下去,然后看着叶弯弯咧嘴一笑,开始装傻:“你都知道了?”
“废话,医院人多口杂,那么丢人的事情可能瞒得住吗?”
而且因为程锦医术高、学历高,回国入职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闯出了不小的名声。跟她有关的消息,那更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出来。
“反正这次不是我吃亏。”说起这个事儿,程锦还有些得意。
今时不同往日,她身上某种属性,经过三年海外的侵染,可是扩大了三分不止。饭菜陆陆续续的上来,叶弯弯看着吃的香喷喷的程锦,无奈地摇头:“你不重新掉回陆渣男那个坑里,我就感恩戴德了。”
程锦和陆承泽四年的感情,她是一点点看过来的,所以她更怕程锦心软、恋旧、吃回头草。
“咱们的爱情观是过去就过去了,不搞那些有的没的。”
程锦大快朵颐,抽空说道:“我可以不主动报复他,就当我那四年光阴喂了狗,但若是他腆着大脸来招惹我,也别怪我不客气。”说完,她还假模假样的挥了挥拳头。就像今天陆承泽那样,找了个顶替品还在她面前装深情,她不可不惯着。
“行吧,你心里有数就好。”叶弯弯听见她这么说,也放心了不少。
二人吃饱喝足准备回家,刚走到门口,就有人在背后叫程锦的名字。
程锦回头,看到女人的瞬间,杏眼微微眯起:“罗紫嫣。”
这个叫住她的人正是三年前陆承泽出轨的对象,送了程锦一顶超大号绿帽子的女人。
超有名气的女明星,传说中的史上最强小三——罗紫嫣!
她摘下口罩和墨镜,态度嚣张,身边还有一个女助理。
看来,八成又是为陆承泽的事情……程锦只觉得脑袋有三个那么大,看来这顿饭又要被搅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10章 工具


“程锦,你竟然还敢回来?”
罗紫嫣围着程锦转了一圈,傲慢无礼开口:“脸皮够厚的啊,被甩的不够多?”
“论脸皮厚,哪里抵得上你啊,罗爬床?”叶弯弯把程锦拉到身后,艳丽的小脸扬起,丝毫不惧。
三年前的事儿,从头到尾,程锦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现在这些人却动不动来程锦脑袋上踩一脚,是欺负程锦没人护着吗?死党会惯着她?
“是你们技不如人才对吧?”
罗紫嫣拨了拨自己的大波浪卷发,露出胸前的波涛汹涌,深秋时节,她也不怕冷,只穿了一件低领毛衣,白皙的胸口配着酒红色卷发,确实风情万种。
反观程锦,风衣扣子扣的严严实实,看不出任何身体曲线。
“就你这模样,拿什么跟我抢?恩?恐怕是个男人都不会选你吧?”
罗紫嫣丰润的唇微微上扬,她靠近程锦,一字一句:“医学博士?呵呵?不过是手下败将?”
她的话音落下,程锦猛地抬头,四目相对。
一妖艳、一清纯,刹那间火花四射。
程锦手指搭在叶弯弯的肩膀上,朝罗紫嫣轻声一笑:“手下败将?你搞笑吗?”
在精神科,程锦看过太多精神有问题的人,她自认为自己是个和平主义者,只要别做的太过分,她都不会计较。但现在,程锦视线在罗紫嫣丰满的身上扫过,意味不明的问:“有句话,罗小姐应该没有听说过吧?”
“什么?”
在罗紫嫣心里,程锦就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包子,当年那么大一个绿帽子扣脑袋上,还跑去质问陆承泽是不是真的不爱她了,蠢的一笔。所以不足为奇,才会这么明目张胆挑衅。
“那些小三啊,不过是个工具人而已,用来鉴定渣男的工具人。”
程锦在工具人三个字上,加重了读音,她看着罗紫嫣,清亮的杏眼含着笑意:“所以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让我远离陆承泽那个渣男呢,你说对吧?工具小姐?”
叶弯弯没憋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她真要给她家程大锦的脑回路跪了!
而不远处楼梯拐角处,赵宇晟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捂着嘴,防止自己笑出声惊动她们。
在知道程锦的性格和自己调查出来的不符后,赵宇晟就对程锦产生了非常大的好奇心,接到下面人传回来的消息,说程锦在这家私房菜馆吃饭,他就想来场偶遇。却不成想竟然被他撞到前女友怒对小三这精彩的一幕!
“江哥江哥!你说程锦的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工具小姐?噗……”说着说着,他自己又忍不住笑了,太尼玛有才,这女人做医生真是可惜了,应该去干脱口秀。
手机屏幕上,江宜修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透过镜头,看着一句话就把罗紫嫣气的面色铁青的程锦,深不见底的瞳孔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但这丝笑意在听到赵宇晟接下来的话后,彻底消失不见。
“江哥,这么一看,你好像搞不定程锦诶……”
赵宇晟笑完之后,才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程锦现在属于被爱伤后直接成为大Boss,对男人免疫,还激发了怼人技能。
那他江哥这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萌新上去,和送死有什么差别?!
“江哥江哥,为了你能顺利结婚,我自我牺牲一下,当你的……”
话未说完,江宜修直接按了挂断。
开什么玩笑,他的女人还用别人帮着追?
这是看不起谁?什么事情是他江大神搞不定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朝暮宜欢喜》

第10章 工具


“程锦,你竟然还敢回来?”
罗紫嫣围着程锦转了一圈,傲慢无礼开口:“脸皮够厚的啊,被甩的不够多?”
“论脸皮厚,哪里抵得上你啊,罗爬床?”叶弯弯把程锦拉到身后,艳丽的小脸扬起,丝毫不惧。
三年前的事儿,从头到尾,程锦才是最无辜的受害者。现在这些人却动不动来程锦脑袋上踩一脚,是欺负程锦没人护着吗?死党会惯着她?
“是你们技不如人才对吧?”
罗紫嫣拨了拨自己的大波浪卷发,露出胸前的波涛汹涌,深秋时节,她也不怕冷,只穿了一件低领毛衣,白皙的胸口配着酒红色卷发,确实风情万种。
反观程锦,风衣扣子扣的严严实实,看不出任何身体曲线。
“就你这模样,拿什么跟我抢?恩?恐怕是个男人都不会选你吧?”
罗紫嫣丰润的唇微微上扬,她靠近程锦,一字一句:“医学博士?呵呵?不过是手下败将?”
她的话音落下,程锦猛地抬头,四目相对。
一妖艳、一清纯,刹那间火花四射。
程锦手指搭在叶弯弯的肩膀上,朝罗紫嫣轻声一笑:“手下败将?你搞笑吗?”
在精神科,程锦看过太多精神有问题的人,她自认为自己是个和平主义者,只要别做的太过分,她都不会计较。但现在,程锦视线在罗紫嫣丰满的身上扫过,意味不明的问:“有句话,罗小姐应该没有听说过吧?”
“什么?”
在罗紫嫣心里,程锦就是一个任人欺负的包子,当年那么大一个绿帽子扣脑袋上,还跑去质问陆承泽是不是真的不爱她了,蠢的一笔。所以不足为奇,才会这么明目张胆挑衅。
“那些小三啊,不过是个工具人而已,用来鉴定渣男的工具人。”
程锦在工具人三个字上,加重了读音,她看着罗紫嫣,清亮的杏眼含着笑意:“所以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让我远离陆承泽那个渣男呢,你说对吧?工具小姐?”
叶弯弯没憋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她真要给她家程大锦的脑回路跪了!
而不远处楼梯拐角处,赵宇晟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捂着嘴,防止自己笑出声惊动她们。
在知道程锦的性格和自己调查出来的不符后,赵宇晟就对程锦产生了非常大的好奇心,接到下面人传回来的消息,说程锦在这家私房菜馆吃饭,他就想来场偶遇。却不成想竟然被他撞到前女友怒对小三这精彩的一幕!
“江哥江哥!你说程锦的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工具小姐?噗……”说着说着,他自己又忍不住笑了,太尼玛有才,这女人做医生真是可惜了,应该去干脱口秀。
手机屏幕上,江宜修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透过镜头,看着一句话就把罗紫嫣气的面色铁青的程锦,深不见底的瞳孔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但这丝笑意在听到赵宇晟接下来的话后,彻底消失不见。
“江哥,这么一看,你好像搞不定程锦诶……”
赵宇晟笑完之后,才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程锦现在属于被爱伤后直接成为大Boss,对男人免疫,还激发了怼人技能。
那他江哥这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萌新上去,和送死有什么差别?!
“江哥江哥,为了你能顺利结婚,我自我牺牲一下,当你的……”
话未说完,江宜修直接按了挂断。
开什么玩笑,他的女人还用别人帮着追?
这是看不起谁?什么事情是他江大神搞不定的?
继续阅读《朝暮宜欢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