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茹,徐白芷(龙隐于世)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龙隐于世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零度可乐
简介:他失忆五年,流亡海外,一步步成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的龙神殿主人
如今恢复记忆,回到家乡,却发现老婆和女儿被当狗虐待......
角色:小茹,徐白芷
小茹,徐白芷(龙隐于世)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龙隐于世》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第1章

“龙神大人,属下已经调查清楚了,徐小姐这五年并未改嫁,并且还给您生了一个女儿!”

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不见长相的人跪在一个满脸冷肃的年轻男人身前,毕恭毕敬的说道。

“什么?给我生了一个女儿?”

年轻男人不怒自威的脸庞上终于微微有些动容了。

“属下斗胆拍了一张照片,请龙神大人过目。”

黑袍双手递给年轻男人一张照片。

年轻男人接过来,只看了一眼,鼻子一酸,晶莹的泪花便盈眶了。

像,太像了,和自己简直长的一模一样!

“她娘俩现在在哪里?”

年轻男人深吸一口气,颤声问道。

“徐小姐带着大小姐一起去了在滨河澜庭别墅区居住的徐云天家里,似乎遇到了些困难,属下已经命人去查了。”

黑袍人小声说道。

“行了,你先退下吧。”

年轻男人挥了挥手就朝着滨河澜庭别墅区行去了。

年轻男人叫叶晨,五年前,他被人敲闷棍,装进麻袋扔进了海里,大难不死被海外的雇佣兵组织救下,醒来后就失忆了,加入了雇佣兵。

短短五年,他就从一个普通的雇佣兵成长为了领头人,创建的龙神殿更是成为叱咤全球的第一财阀和私人势力。

就在昨天,他恢复了记忆,记起了远在夏国的妻子!

当晚立刻就赶回了夏国。

惊喜的是,妻子这五年并没有抛弃他,并且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

......

云龙山别墅区。

“大嫂,求求你了,小茹身子骨本来就弱,如果再把骨髓捐出去,真就没命了,你能不能帮忙说说情?不管怎么说,小茹还得叫你一声伯母呢!”

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拉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女孩,看着坐在她身前的一个满脸刻薄的女人,苦苦的哀求道。

“求我也没用啊,需要小茹骨髓的可是何家家主何玉良的小女儿,在南州就没有何家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更何况何玉良最宠爱他的这个小女儿!”

蒋红艳一脸不在乎的说道:“不过,你们也是命好,何家愿意出一百万买骨髓,说起来你们还赚了。”

“大嫂,这个钱我们不想要,我们只想要小茹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徐白芷看着刻薄女人,颤声说道。

“没事,我知道你现在对她有感情,毕竟养这么多年了,就算是个小猫小狗也不舍的。”

蒋红艳淡淡的说道:“不过时间会冲淡一切的,这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个解脱呀,难道你还准备带这么个拖油瓶一辈子吗?”

“妈,我想养狗狗,你看电视上人家都有小狗狗,我也想有一条,好可爱呀!”

蒋红艳身旁坐着的一个看电视的小男孩,看着刻薄女人撒娇的说道。

“不行,康康,小狗会咬人的,不能养,太危险了。”

蒋红艳皱眉说道。

“不嘛,我就要养,你不让我养,我就绝食!”

徐康康撅着嘴,哼道。

蒋红艳突然看着徐白芷身旁站着的叶小茹,眼珠子一转,笑道:“康康,你看这样行吗?让小茹趴在地上给你当小狗,你玩一会过过瘾就算了。”

“好呀,让小茹当我的小狗!”

徐康康猛地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说道。

叶小茹有些畏惧的缩在了徐白芷身后,心里怕极了。

徐白芷有些生气的看着蒋红艳,说道:“大嫂,不行,我绝不同意让小茹当小狗,小茹是我女儿!”

“看你小气的,不就是让小茹扮演个小狗吗?这有什么啊!”

蒋红艳撇了撇嘴,不悦的看着徐白芷说道:“就你们这态度,原本我还准备帮忙给何家求个情的,我看也免了吧!”

听到蒋红艳要给求情,徐白芷动容了,咬着嘴唇说道:“大嫂,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帮着给何家求情吗?”

“原本是准备帮忙的,但现在没这个想法。”

蒋红艳摇了摇头。

“大嫂,康康不是想有个小狗吗?这样,我来扮演小狗行吗?”

徐白芷是死都不愿意让女儿去当狗的,她宁愿自己去当!

“不行,你太大了,不好玩,我就要小茹来当我的狗!”

徐康康一脸骄横的说道。

“康康,小茹身体不好,让婶婶替小茹好不好,康康最听话了。”

徐白芷一脸哀求的看着徐康康,说道。

“不行,你一边去,就要小茹当我的狗,任何人都不行。”

说完,徐康康就看向了蒋红艳说道:“妈,我就要小茹当我的小狗,如果你满足不了我的这个愿望,以后我永远都不叫你妈妈啦!”

“好,康康,你别说这种话,妈满足你还不行吗!”

蒋红艳看着徐白芷说道:“徐白芷,听到了吗?赶紧让你那赔钱货给我宝贝儿子当小狗,只要我宝贝儿子玩高兴了,我就答应去何家求情!”

“大嫂,我不同意,你儿子是你的宝贝,我女儿也同样是我的宝贝!”

徐白芷很是生气的反驳道。

凭什么让我女儿给你儿子当小狗,自己什么气都能忍,但她绝对不愿意让女儿受丁点委屈!

“妈,没关系的,不就是当个小狗吗?小茹愿意!”

叶小茹展颜笑道。

只不过她的笑容有些苦涩,眼眶微红,泪水不停的在里面打转。

说完,叶小茹就不等徐白芷反对,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小茹是我的小狗,我是你的主人,你要听我的话!”

徐康康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根绳子,直接就拴在了叶小茹的脖子上。

徐白芷气疯了,刚准备制止,蒋红艳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要是敢打扰我儿子的兴致,我是不会帮你们的,现在让我儿子好好玩,我就会帮忙求情!”

徐白芷目屑欲裂,憋屈的浑身发抖,抬起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自己的脸上。

“妈妈,你别打自己,小茹觉得这样也挺好玩的呢!”

叶小茹偷偷抹了把眼泪,心里都委屈死了,但她懂事的还是赶紧的安慰徐白芷。

徐康康一脸坏笑的牵着叶小茹走到桌子前,他从上面拿起一个干巴巴的馒头,撕了好几块扔到地上,对着徐小茹说道:“快点吃,主人赏给你的食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2章


第2章

叶小茹不想吃,但她不得不吃,趴在地上,一口一口的把地上的馒头吃了,满嘴都沾满了泥。

“哈哈,小狗你扶稳了,吃饱了,就要带着主人玩啦!”

说完,徐康康就岔开腿坐在了叶小茹的后背上。

叶小茹本身就很虚弱,哪里撑得住徐康康那肥胖的身躯,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徐康康一个踉跄也摔了下去。

“啊,疼死了,我的屁股都要摔烂了,妈,疼死啦!”

徐康康坐在地上,哇哇的就哭了起来。

“你个死丫头,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让你个死丫头当我宝贝儿子的狗是你的福分!”

蒋红艳看到徐康康摔倒了,心疼坏了,赶紧走过去把小男孩扶了起来。

“小茹,你没事吧,都是妈不好,没拦着你,都怪妈没用。”

徐白芷哭成了泪人,抱着叶小茹,自责的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儿子,快让妈看看,没事吧?”蒋红艳担心的问道。

徐康康撇着嘴,哭道:“疼,妈,我摔的好疼,你给我报仇!”

“死丫头片子,真是找死,竟然敢摔了我儿子,还不赶紧过来给我儿子跪头谢罪!”

蒋红艳一脸狰狞的看着徐白芷和叶小茹,吼道。

“大嫂,这不能怪小茹,是康康非要坐小茹身上的,小茹这么虚弱怎么撑着住,而且我家小茹也摔倒了。”

徐白芷生气的看着蒋红艳,蒋红艳真的是太过份了!

“你家小茹一个连爹都没有的野孩子,也配和我家宝贝儿子相提并论?”

蒋红艳一脸嚣张的冷哼道:“我数到三,如果不跪下,哼,别说我不仅不会给何家求情了,我还会把这件事告诉奶奶,奶奶要是知道她的宝贝重孙子因为你家的赔钱货摔了,哼,你们全家都会被逐出家族!”

“伯母,别为难我妈,我跪,我给你们跪下道歉!”

叶小茹虚弱的从徐白芷怀中挣脱出来就给徐康康和蒋红艳跪下了。

就在这时,哐当一声,房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年轻的男人从门外缓缓的走了进来。

几人都转头看去。

徐白芷看到朝屋子里走来的年轻男人,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叶......叶晨......”

“老婆,我回来了。”

叶晨看着眼眶通红的徐白芷,心里很是愧疚。

“你个畜生,你还有脸回来!”

徐白芷一巴掌扇在了叶晨的脸上。

“老婆,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会好好补偿你和女儿的!”

叶晨眼睛都红了,颤声说道。

“爸?你是爸爸?”

跪在地上的叶小茹,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叶晨,小声的问道。

“嗯,我就是爸爸,宝贝女儿,快让爸爸好好看看你,爸爸对不起你,现在才回来。”

叶晨蹲下来,双手颤抖的将叶小茹给从地上扶起来。

“呦呵,我还以为你个窝囊废死外面了,没想到居然还回来了?”

蒋红艳握着徐康康的手,上下打量了叶晨一眼,顿时就冷笑了起来。

“妈,我不让叶小茹站起来,让她趴下,她是我的小狗狗,我要骑她身上!”

徐康康晃了晃蒋红艳的手,一脸蛮横的说道。

“窝囊废滚一边去,让你女儿趴下,让我儿子骑她身上,你在旁边扶着点,别在摔到我宝贝儿子了!”

蒋红艳命令的对着叶晨说道。

“让我女儿趴下?给你儿子当狗?让你儿子骑?”

叶晨面无表情的转头看着蒋红艳,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是在笑。

但熟知他的人都知道,这是龙神爆发前的征兆!

蒋红艳完全没有意识到死亡已经把她笼罩住了,还狂妄嚣张的叫嚣道:“怎么,你女儿给我儿子当狗难道不是很荣幸的事吗?”

“荣幸?”

叶晨双眼一凝,杀机毕露!

“怎么,难道不荣幸吗?”

蒋红艳嗤笑道:“告诉你,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有尊卑贵贱之分,像我们家住在云龙山别墅区,而你们就在住在马蜂窝一样的贫民楼房!”

“又比如我生儿子是在市最奢华的私人医院,全程有专业医师陪护,你老婆生女儿就得在老旧的公立医院排队。”

“还有你女儿和我儿子同一天出生,每年同一天过生日,我家都是门庭若市,热闹的像过年一样,而你女儿过生日却根本无人问津。”

“生日蛋糕,我儿子的都是我去迪士尼的蛋糕大世界去私人制定的,而你女儿只能去城中村买几十块钱个劣质货!”

蒋红艳越说越来劲,看着叶晨,傲然道:“明珠大厦你个土鳖应该也听说了吧?耗资千亿,耗时五年,南州新建的第一高楼,南州的标志性建筑,站在明珠大厦楼顶能够俯瞰整个南州!”

“三天后明珠大厦开业,那天正好就是我儿子的生日,我已经提前包下了整个明珠大厦来给我儿子庆生,那天幼儿园的同学们都会来,我儿子的名字和照片会印在明珠大厦楼面外的大屏幕上,让整个南州的人都给我儿子庆贺!”

“那天正好也是你女儿的生日呀!”

蒋红艳满脸讥讽的看着叶晨,淡淡的问道:“你准备怎么给她过?”

叶晨没理会蒋红艳,转头看着叶小茹,问道:“宝贝,你想不想要过这样盛大的生日,买大蛋糕让同学们来给你庆祝?”

“想......”

叶小茹脱口而出,但她知道这是不现实的,连忙尴尬的摇头道:“不想,爸爸,过生日随随便便就可以了。”

“宝贝女儿,爸爸答应你,三天后的生日,爸爸会在明珠大厦上给你过,给你买迪士尼蛋糕大世界最好的蛋糕,让整个南州的人来给你庆贺!”

叶晨认真的看着叶小茹,斩钉截铁的说道。

“大言不惭,你个弱智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吗?”

蒋红艳讥讽的笑道:“明珠大厦半年前就被我给包下了,知道吗!”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扇死你!”叶晨转头,阴沉的看着蒋红艳。

“哈哈哈,你个窝囊废几年不见胆子练肥了是吧?都敢打我了吗?来来来,我看你敢!”

蒋红艳嚣张的将脸伸了过去。

“叶晨,你给我住手!”

徐白芷连忙的喊道。

现在是万万不能得罪蒋红艳的,女儿的命都靠她求情呢!

叶晨怎么可能停下,直接一巴掌就狠狠的扇在了蒋红艳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震得整个屋子都抖了几下。

而蒋红艳直接被扇趴在了地上,半边脸都肿成了猪头,血,呼呼的从她嘴中喷出!

徐康康一脸凶狠的盯着叶晨,骂道:“你个畜生,你敢打我妈妈!”

“你个小东西也该死!”

叶晨可不管徐康康是个辱臭未干的小孩,直接一脚就踢在了徐康康身上,直接给踹飞了出去。

敢把自己女儿当狗,骑自己女儿身上,那就是该死!

徐康康重重的摔在地上,摔的鼻青脸肿,吓破了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儿子不怕,妈妈在,妈妈会保护你的。”

蒋红艳心都碎了,赶紧扑过去把徐康康抱在了怀里。

她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心怕摔的宝贝儿子竟然被叶晨一脚踹飞了!

“对不起,大嫂,误会,真是误会,你千万别放心上,我给你们磕头道歉了。”

徐白芷也吓傻了,看着蒋红艳连连的道歉,直接就要跪下。

叶晨一把将她拉住,“老婆,这种人就是欠收拾,你别怕,我回来了,没人能欺负你!”

蒋红艳一脸怨毒的看着徐白芷。

“徐白芷,你个贱人,我告诉你,敢打我和我的宝贝儿子,你们一家都死定了!”

“不知死活!”

叶晨眼神一凝,朝着蒋红艳就走了过去。

“够了,叶晨,你给我滚出去!”

徐白芷失望透顶的看着叶晨,气得浑身打颤,泪如雨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3章


第3章

徐白芷真的生气了,叶晨真的太不争气了。

她带着女儿来苦苦的求情,甚至为此女儿都当小狗了,眼看着好不容易有了点转机,这下都被叶晨给搅和了!

女儿受的委屈全都前功尽弃了!

徐白芷真的恨不得把叶晨给生撕了,消失五年,回来就干出这种混事!

“老婆,有什么难处你告诉我,我都可以解决!”

叶晨看着徐白芷,喃喃的说道。

“不需要!”

徐白芷冷冷的看着叶晨,吼道:“如果你真为我和小茹着想,那你就滚,滚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妈妈,我要爸爸,你能不能不要赶爸爸走。”

叶小茹站在徐白芷身旁,拉着徐白芷的衣角,小声的说道。

“徐白芷,想让我原谅你们家也不是不可以。”

蒋红艳看着徐白芷,指着叶晨,阴沉的说道:“只要让叶晨那窝囊废给我跪下磕头道歉,在自断一条胳膊一条腿,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并且还会考虑去何家给你女儿去求情。”

“需要你原谅?需要你求情?你算个什么东西?”

叶晨一脚踹在蒋红艳的脸上,直接就把蒋红艳给踹的又是一口脓血喷了出来。

“叶晨,你疯了!”

徐白芷气的都要昏厥过去了,一巴掌扇在叶晨的脸上,气的抱着叶小茹拉着叶晨就朝别墅外跑去了。

“老婆,我现在回来了,以后没有任何人能欺负你们娘俩!”

叶晨看着徐白芷,发自内心的说道。

“够了,你的花言巧语五年前我就见识过了,你现在回来不就是为了钱吗?”

徐白芷从衣服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扔给叶晨,冷冷的说道:“这卡里还有五万块钱,这是我这些年存的全部钱了,你拿着钱赶紧给我滚,算我求你了,给我娘俩留一点活路行吗!”

“老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能是为了钱回来呢?这些年我失忆了,一直到昨天晚上才恢复记忆,刚恢复记忆我就回来找你们了!”

叶晨将银行卡还给徐白芷,脸色泛白的道:“老婆,我现在不缺钱,而且我还有很多钱,我能让你和女儿过上最好的生活!”

“哼,演,你继续演!”

徐白芷讥讽的看着叶晨,冷笑道:“现在说这些鬼话还有意思吗?五年前你不就是拿着别人给的一百万把我抛弃了?”

“老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从来没有拿任何人的钱!”

叶晨看着徐白芷皱眉问道:“五年前我是被人给敲晕了扔进海里去了,幸好被人救下,不然我就死了,醒来后我就失忆了,一直到昨天才恢复记忆!”

“失忆了,这么巧啊,骗三岁小孩呢?”

徐白芷都被叶晨给气笑了。

叶小茹看着徐白芷,可怜巴巴的说道:“妈妈,我看爸爸不像撒谎,你就相信爸爸一次吧,爸爸不像坏人。”

徐白芷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叶小茹,牵强的笑道:“好,妈妈相信爸爸一次。”

看着叶小茹可怜紧张的样子,徐白芷也不忍心立刻就残忍的把叶晨给赶走了。

虽说叶晨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确实是叶小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父亲,就暂时先让叶晨留下来陪叶小茹几天吧!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女儿这一次真的恐怕凶多吉少了。

老天爷真的不开眼,自己一家已经活的够辛苦了,为什么还偏偏让女儿的骨髓和何家大小姐配型成功!

何家是南州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自己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叶小茹看着叶晨,认真的说道:“爸爸,你以后不要惹妈妈生气,妈妈很辛苦的,你以后要多帮妈妈分担一点!”

“好,爸爸听小茹的话!”

叶晨一把将叶小茹给抱了起来。

女儿真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啊!

“走,回家吧。”

徐白芷嫌弃的看了叶晨一眼,转身就朝远处走去了。

回到家,徐白芷就去给叶晨收拾了一间客卧,叶晨和女儿玩了一会就赶紧去厨房做饭了。

做饭的时候,叶晨接到了手下黑袍打来的一个电话。

也终于弄清楚了,徐白芷带着叶小茹去蒋红艳家求情的原因,原来是女儿的骨髓被何家大小姐给匹配上了,要强行夺走女儿的骨髓!

“龙神,要不要我把何家给覆灭了!”黑袍在电话里问道。

“这里是夏国,你那些动不动就灭这个灭那个的行事作风要改一下了,而且我回国是想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平静日子!”

叶晨淡淡的说道:“你就去何家走一趟,警告他一声别打我女儿的注意就行了。”

“是,龙神。”

挂断电话,叶晨就搓了搓手,开始炒菜了。

......

徐白芷坐在卧室里,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陈少,还是上次求你的那个事,真的求求你了,你们陈家和何家说得上话,我女儿真的身体太虚弱了,把骨髓捐出去,真的就没命了。”

徐白芷对着手机,卑微苦涩的说道。

“我可以帮你,我甚至都能让我爷爷出面帮忙,但还是那句话,我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帮你呀!”

手机里传来一道玩味的男声:“我也不给你玩虚的,你陪我一天一天,我就让我爷爷出面帮忙!”

徐白芷深吸了一口,说道:“陈少,换一个条件行吗?除了这个条件,其余我都能答应你,给你做牛做马都行!”

“不换,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想得到你!”

想要女儿叶小茹天真烂漫的笑脸,懂事的令人心疼的成熟,徐白芷心如刀割,死死的咬着牙,说道:“行,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先帮我把事情办妥了,我才能陪你!”

“晚上11点,我在君逸大酒店8808室等你,你来了,我明天就找我爷爷去,你不来那就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徐白芷心里咯噔一下。

为了女儿,她一切都可以付出,别说身体了,就是命都可以。

但这个陈强明显就不靠谱,只是眼下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了,明知山有虎还得偏向虎山行。

“吃饭喽,老婆快来吃饭啦!”

房间外,响起叶晨的声音。

徐白芷叹了口气,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不大的餐桌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各式菜肴,竟然全都是她平时爱吃的。

徐白芷眼眶有些湿.润,尽管极有可能这是叶晨在为骗.钱做铺垫的虚情假意,但她还是被感动了!

突然,徐白芷的手机响了,看到号码,她心里就是一抖,是何家人打开的。

徐白芷硬着头皮接通了,毕竟何家她们根本惹不起。

“徐小姐,实在抱歉了,之前多有冒犯,叶小茹小朋友的骨髓我们何家不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4章


第4章

“不要了?”

徐白芷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先是一愣,然后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徐小姐,叶小茹的骨髓我们何家不要了。”

电话里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好,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

徐白芷得到准确的答复后,心有余悸的重重吐了口气,心中漂浮着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女儿的命保住了!

不过......

徐白芷突然反应了过来,刚放松下来的心情一下又沉重了,俏脸上也是瞬间一片煞白!

何家之所以放弃了小茹的骨髓,肯定是陈强帮的忙,除了陈强她真的想不到还能有谁能帮的上她们家了。

原本她还以为陈强只是忽悠她的,也是一时心急就答应了陈强要陪他一晚上。

现在陈强真的把小茹救下了,她真的不想去陪。

但不去陪肯定不行,陈强可以救下小茹就同样的就可以把小茹在置于死地!

“唉!”

徐白芷叹了口气,低下头朝着叶晨那边悄悄看了一眼。

为了女儿生命,她受点屈辱算不上什么。

只不过这样做有点对不住叶晨了,虽说叶晨本身就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五年都没回家,但毕竟是和她领了证的合法夫妻。

“老婆,我就告诉你了,我回来了,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你娘俩一丝一毫,怎么样,我做到了吧!”

叶晨盛了一碗饭放在了徐白芷身前,笑道。

“你的意思是小茹是被你救下的?”

徐白芷看着叶晨,直接就冷笑了起来。

“是啊!”

叶晨点了点头,刚准备解释一下。

徐白芷直接打断了他,讥讽的说道:“呵呵,叶晨,你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的厚。”

坐在一旁的叶小茹,看着叶晨,问道:“爸爸,你救了小茹吗?”

“是,小茹,是爸爸救了你,以后有爸爸在,没人能欺负你了!”

叶晨揉了揉叶小茹的头,笑道。

叶小茹满眼冒星星的看着叶晨,开心的喊道:“爸爸,我就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小茹,快吃饭!”

徐白芷脸色越发的难看,叶晨真是太令她失望了,五年前骗自己也就罢了,现在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骗!

正吃着,突然房门被猛地一下打开了。

两个中年男女和一个染着黄毛的青年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三人正是徐白芷的父母徐金光黄玉兰和弟弟徐崖。

“行啊,叶晨,五年了,你还敢回来!”

徐崖走进门就握着拳头朝着叶晨打了过去。

“舅舅,你别打爸爸,爸爸救了小茹!”

叶小茹赶紧从椅子上下去,抱住了徐崖的腿。

“放开我你个臭丫头,还他救的你,真是搞笑了,何家的一个扫地阿姨他都惹不起!”

徐崖冷笑连连,一把将叶小茹推开,叶晨眼疾手快的将叶小茹扶住,不然就摔地上了。

“徐崖,你可以说我,别动我女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叶晨一脸阴沉,别管是谁,只要敢欺负他女儿,他都不会客气的!

“你个狗东西五年不见长胆子了是吧?”徐崖冷哼一声,“敢给老子说狠话了?”

“叶晨,你要是要点脸就自己滚,别逼着我把你赶走,弄的左邻右舍都看笑话!”

黄玉兰也瞪着眼睛,不客气的说道。

徐白芷看着叶晨,皱眉说道:“叶晨,你先带小茹回房间去!”

叶晨点了点头,牵着叶小茹的手就走进了卧室里。

“什么意思,姐,你不会要留下他吧?”

徐崖很铁不成钢的看着徐白芷,“姐,你可别犯傻,他都抛弃你五年了,现在在外面混不下去滚来了,他这是拿你当什么呢?”

“就是,白芷,我可告诉你了,就算是你同意我也不会同意的!”黄玉兰面色不善的也说道。

徐金光叹了口气,没有多说,不过意思也很明显了。

“爸妈,弟弟,小茹从出生就没见过叶晨,现在叶晨来了,小茹很开心,很依赖叶晨。”

徐白芷深吸了口气,看着徐崖三人说道:“请你们给他一个机会,算我求求你们了!”

“对了,叶晨回来,小茹的骨髓可以和何家大小姐配型成功,那叶晨肯定也可以吧?让叶晨去把骨髓捐了!”

黄玉兰眼珠子一转,肚子里开始翻坏水了。

徐白芷说道:“妈,你别胡说了,刚刚何家给我打电话,小茹的骨髓他们不要了,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别再提了。”

“什么,何家不要了?为什么不要了啊,叶晨回来了,让他去配型一下试试啊,万一正好能配上呢,何家可是给一百万作为报酬的,我们就能在云龙山买套别墅了!”黄玉兰贪婪的道。

徐崖也舔了舔嘴唇,嘿嘿的道:“对呀,姐,你傻啊,一百万呢,大伯和三叔他们家都在云龙山买了别墅,就我们还住在贫民窟里,丢死人了!”

“现在何家不招惹我们已经可以谢天谢地了,别想三想四的了行吗?我求求你们了!”

徐白芷有些生气的说道:“桌子上叶晨做好饭了,趁热你们赶紧吃吧!”

说完,徐白芷就回到卧室里,看着叶晨说道:“晚上闺蜜找我有事,我要出去一趟,太晚我就不回来了,你看好小茹。”

“老婆,什么事,我陪你去吧!”

叶晨感觉有点不对劲,尽管徐白芷掩饰的很好,但他还是从徐白芷的微表情里看到了胆怯惊慌歉意等复杂的神情。

“没你的事,你看好小茹就行了,我走了!”

徐白芷根本不给叶晨说话的机会,说完就转身朝着门外跑去了。

一口气跑到小区外面,徐白芷气喘吁吁,蹲在小区门口的大树下就无助委屈的哭了起来。

哭了几声,她就倔强的站了起来,从包里抽出几张纸巾将眼泪擦掉,平静了一下情绪就拦了个出租车向着君逸大酒店赶去了。

叶晨拿着手机给手下黑袍发了个短信,让黑袍调查一下,保护好徐白芷。

很快,出租车就停在了君逸大酒店门口,徐白芷从车上下来,俏脸苍白的拿着手机就给陈强打了过去。

“陈少,谢谢你救了我女儿,我已经到君逸大酒店外面了,答应你的我会做到,但能不能晚上就让我回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5章


第5章

“没问题,晚上让你回家,你先在酒店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先挂了!”

某个会所里,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眉开眼笑的挂断电话,站起了身子,看着旁边的几个狐朋狗友笑道:“兄弟们对不起了,今天要失陪了。”

“强哥,咋回事,这才刚开始喝啊?”几人连忙问道。

陈强舔了舔嘴唇,猥琐的笑道:“嘿嘿,我这几天不是钓了个美人鱼吗?现在上钩了,我要去开吃!”

“强哥说的是徐家的那个徐白芷?”

“对,就是她!”陈强点了点头。

“徐白芷那娘们水灵的很,强哥,你不能吃独食啊!”

那几个人全都贪婪的咽口水。

“哎,不对啊,强哥,那个娘们不是说你帮忙给何家说情才陪你吗?”

陈强耸了耸肩,坏笑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什么也没做那傻娘们就说我已经帮了忙了,要陪我,事情难却啊!”

“强哥,带着我们呗,你来过,我们也跟着喝点汤。”

“别着急,以后少不了你们的,我在宾馆安好摄像头了,全程录下来,到时候拿着视频威胁她,让她干嘛她就得干嘛,嘿嘿嘿,来日方长!”

陈强摆了摆手就迫不及待的走出了包厢,开着车就朝着君逸大酒店去了。

......

叶晨在家里刚把女儿哄睡,电话就响了。

黑袍打来的。

“龙神大人,属下查清楚了,徐小姐误以为是一个叫陈强的人帮忙说情,让何家饶了小公主,今天晚上履行承诺陪陈强一晚。”

叶晨眼神中露出一丝狰狞,寒声说道:“把陈强那个畜生给我拦住,我马上过去!”

“是,龙神大人。”

叶晨将叶小茹安顿好,走出卧室,看着坐在客厅里的黄玉兰说道:“妈,我出去有点事,小茹在屋里睡着了,你帮忙照应一下。”

“别喊我妈,我可不是你妈!”

黄玉兰冷冷的看着叶晨,“我们全家都被你给害惨了,想让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云龙山的别墅给我买一套,不贵,便宜的也就几百万,你把骨髓捐给何家就能拿一百万,首付完全够了!”

“妈,放心吧,云龙山的别墅我给你买,买最好的,你要多少套我就给你买多少套!”

叶晨淡淡的说道。

叶晨贵为龙神殿的当家人,名下资产遍布全球,用富可敌国来形容都不足为过,别说小小的云龙山别墅了,就是把整个南州买下来都是眨眨眼的事。

“大言不惭,麻烦你吹牛也打打草稿,别把所有人都当成你一样的傻子!”

徐崖直接被叶晨给逗笑了,还要多少套买多少套,他看叶晨就是一万块钱都难拿出来吧!

叶晨没有多解释,打开门就出去了。

“妈,我这就联系何家,让他们把叶晨给抓走把骨髓给抽了,钱直接给我们!”

叶晨一走,徐崖就看着黄玉兰说道。

黄玉兰摇头说道:“别着急,他答应了给买云龙山的别墅,先别打草惊蛇,而且也不一样能配型成功。”

“啥?妈,你疯了吧,你不会真信了叶晨的鬼话吧?”

徐崖不敢置信看着黄玉兰,说道:“他有个屁钱,他有钱绝对不会回来的,不然五年前也不可能拿了一百万就离开我姐!”

“五年前的一百万是我骗白芷的,就是想让白芷死心,不在找他,重新开始生活。”黄玉兰叹了口气,说道。

“什么,你骗我姐的?”

徐崖一脸震惊,“以前的事我也不管了,他肯定买不起别墅的,想要别墅还得靠我们自己!”

说完,徐崖就拿着手机出去给何家人联系了。

......

“你是谁?”

陈强一脸骇然的看着拦在车前的黑袍人,眉头微皱的紧张道:“给我让开,告诉你,我可是陈强,陈家的少爷,敢惹我,你吃不了兜着走!”

他不敢不紧张,这个黑袍真的有点变态。

他开着车向酒店赶,虽然速度不快,但也60码了,黑袍竟然用双手给拦停住了。

黑袍没给他多说一个字,走过去,一拳将车玻璃砸碎,提着他的头就像提小鸡仔似的把他从车里拉了出来。

“你......”

陈强胆颤心惊的看着黑袍。

“闭嘴,龙神大人来之前,你不需要说话!”

黑袍掐着陈强的脖子,将他直接悬空提了起来,没有丝毫感情的说道。

陈强真是吓破了胆,死死的闭着嘴,呼吸都不敢呼吸了。

黑袍将他重重的扔到地上。

不多时,叶晨就过来了。

“龙神大人!”

黑袍看到叶晨,立刻单膝跪下。

“你就是陈强?”

叶晨看着缩在树下面的陈强,问道。

“是,我是陈强,大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没记得有得罪过你啊!”

陈强看着叶晨,哭丧着脸说道。

叶晨眼睛一凝,“徐白芷是我老婆!”

“什么?你就是五年前那个为了一百万,把怀着身孕的徐白芷抛弃的窝囊废?”陈强脱口而出。

黑袍快若闪电,闪身过去,一巴掌就扇在了陈强的脸上,直接给陈强扇的迎空翻了360度,脸都肿成了猪头。

就在这时,几辆轿车开了过来,呼呼啦啦一群人就从车上下来了。

“爸,你终于来了,再晚来一会我就要被打死了!”

看到这群人来了,陈强满脸惊喜,连滚带爬就冲了过去。

他看着为首的一个中年男人,指着叶晨和黑袍狠声说道:“爸,就这两个畜生打我,那个穿着黑袍装神弄鬼的狗东西身手还不错,小心点。”

中年男人这才注意到黑袍,直接吓的腿都软了,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陈强的脸上。

“你个畜生,给老子跪下!”

说完,不等陈强跪下,他就首当其冲的跪下了,跪下后嘭嘭的就往地上磕头,头都砸的血流不止。

“龙使大人,对不起,太对不起了,我那不孝子有眼无珠惹了龙使大人,小的给你磕头谢罪了,要打要杀,怎么处置,悉听尊便,小的绝对不会含糊!”

中年男人颤声求饶。

龙使大人!

这个黑袍竟然是压得整个南州都喘不过起来的龙使大人!

陈强吓傻了,彻底的傻了,瘫在了地上,尿不争气的崩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6章


第6章

黑袍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叶晨身后,就像一个雕塑一般,没有丝毫感情。

陈河心惊肉跳,一下就明白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是传说中的龙神殿的当家龙神大人了。

除了他,没人能让冷酷无情的龙使大人如此乖巧!

陈河真是做梦也没想到,站在地球最顶端的龙神大人,竟然如此的年轻!

叶晨面无表情的走到陈强身前,缓缓的抬起腿,一脚踏在了他的手掌之上!

咔擦一声脆响,地面龟裂!

陈强仰头惨叫,手化成一摊烂泥。

“此事就此作罢,饶你狗命。”

“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件事到此为止!”

“我的身份不要暴露给任何人,否则杀无赦!”

说完,叶晨转身,朝着远处缓步走去了。

龙神的身份不能暴露,这些年叶晨从一个寂寂无名的雇佣兵成长为全球第一权势的龙神殿当家,扫荡的势力多如牛毛,漏网之鱼数不胜数。

以前孑然一身,倒是不怕报复,现在他可是有家有院,有老婆女儿的人了,还是低调一些稳妥!

不然,万一被有心人发现,伤害他老婆和女儿就得不偿失了。

“龙神大人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我就不复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面孔,我都记住了,如果不是龙神大人让我低调,全都把你们杀了就一了白了了!”

黑袍扫视了所有的人一眼,转身隐匿到了树林里,消失不见了。

黑袍没有丝毫感情的话,令人在场所有的人后背都冒了一层的冷汗,犹如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你个畜生,差点我们陈家都毁你手里!”

陈河恶狠狠的瞪了陈强,一巴掌又扇在了陈强的脸上。

“爸,我也不知道徐白芷是龙神大人的女人啊,我要是知道,就是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陈强一脸委屈的说道。

“别废话了,赶紧给徐小姐打电话!”

“是,爸,我这就打。”

陈强拿出手机就赶紧给徐白芷拨了过去。

......

通完电话,徐白芷重重的吐了口气,就像做梦一样,不对梦她也不敢这样做!

陈强竟然放过自己了,真是奇迹!

徐白芷一刻也不敢等,生怕陈强后悔,转身逃也似的就出了酒店。

她刚跑出酒店就看到叶晨站在酒店外面。

“你跟踪我?”

徐白芷看着叶晨,深吸了一口气。

“老婆,我知道......”

叶晨看着徐白芷刚想解释。

“你别说了,我们离婚吧!”

徐白芷直接打断了他,死死咬着嘴唇,说道:“是,我承认,今天我就是出来要和别的男人睡觉,虽然没睡,但我也算是背叛了你,尽管你已经消失了五年,但我们终究还是没有离婚的合法夫妻,我给你道声歉,对不起!”

“老婆,你说什么傻话,你给我说什么对不起!我知道你的苦衷!”

叶晨心里就像被.插了一把匕首似的,一阵绞痛,直接走过去将徐白芷抱进了怀里。

“老婆,都是我的错,这些年让你受苦了,现在我回来了,以后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我会为你娘俩撑起一片天的!”

“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这些话,别再骗我了!”

徐白芷死死的抱着叶晨,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也是女人,也想被呵护,也想被宠着,这些年她真的太累太累了!

“老婆,我绝对不会骗你的。”

叶晨颤声说道。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谁敢欺负她们娘俩,就把那畜生给碎尸万段!

“回家吧。”

徐白芷叹了口气,冷静下来之后,对于叶晨的承诺她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叶晨五年前就辜负过她。

回到家里,叶小茹还在呼呼大睡,叶晨亲了一下小家伙就去旁边的房间了。

第二天一早,叶晨早早起床做饭。

今天是周末,叶小茹不用去上学,叶晨准备带徐白芷她娘去迪士尼玩。

后天就是女儿的生日了,正好凑着在迪士尼的蛋糕大世界把蛋糕订好。

“快吃,吃完爸爸带你去迪士尼玩了,玩完了再去蛋糕大世界订蛋糕。”

叶晨看着吃着早餐的叶小茹,笑道。

听到叶晨要去给自己去迪士尼的蛋糕大世界订蛋糕,叶小茹直接咽了口唾沫,眼中都冒星星了。

叶小茹虽然没去过迪士尼,但却知道迪士尼的蛋糕大世界。

她和徐康康是一天的生日,每年徐康康过生日都会在迪士尼的蛋糕大世界订蛋糕,每年徐康康都会给她炫耀 。

叶小茹也羡慕,也想要,但她更懂事,知道家里负担不起,从来不会给徐白芷要求,每次都主动要求去城中村买几十块钱的小蛋糕。

“爸爸,小茹不喜欢去游乐园,过生日随便你买个小蛋糕就行了。”

尽管很渴望,叶小茹还是笑着拒绝了,她知道家里买不起,爸爸就是在安慰她。

看到这一幕,叶晨心里酸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他能够看出来女儿是想要的,但是迪士尼的门票太贵了,里面的蛋糕更是天价,她怕家里承担不起。

叶晨看着叶小茹,说道:“宝贝,你不想去也不行了,爸爸都已经买好门票了,还是买的大客户门票,玩各种项目都不用排队。”

“真的吗?”

叶小茹兴奋坏了,激动的问道。

她可做梦都想去迪士尼玩一圈,班级里很多同学都去玩了,都说里面可有意思可好玩了。

只是她知道家里的情况,迪士尼一张门票就好几百,太贵了,家里根本负担不起。

“叶晨,你够了!”

徐白芷脸色阴沉的可怕,她真的生气到了极点了。

迪士尼一张门票就好几百,vip门票更是要好几千,结果叶晨竟然还吹买到了大客户门票,大客户门票那根本就不是钱能买来的。

还骗女儿要去蛋糕大世界订蛋糕,那里面的蛋糕最低都得好几万,家里根本负担不起。

她都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过叶晨,不要在女儿面前说大话,结果叶晨就是不听!

叶晨难道就不知道,在女儿心目中他就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吗!

女儿知道是骗人的,心里该多失落!

这真的让徐白芷有些忍不可忍了!

“叶晨,你走吧,这个家不适合你,请你立刻给我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7章


第7章

“老婆,请你相信我,我真没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买了三张大客户门票,马上就有人给送过来!”

叶晨看着徐白芷连忙的解释道。

叶小茹也从最初的兴奋变的有些担心了,乖巧的摇头说道:“爸爸,我不去迪士尼,那里不好玩。”

看到叶小茹懂事的样子,徐白芷又心疼又生气,恨不得扇叶晨一巴掌,没有那能力为什么要轻易许诺!

这样不仅不会让女儿开心,还会让女儿很失望!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老婆,我去开门,应该送门票的来了。”

叶晨如负释重的赶紧走过去将门打开。

“先生,这是你的门票。”

门外一个青年将三张门票递给了叶晨。

“谢谢了。”

叶晨道了个谢,转身把门票递给了徐白芷。

“老婆,我没骗你吧,这就是大客户门票。”

徐白芷接过来,不敢置信的看了又看,大客户门票她在网上见过,和叶晨给她的这三张一模一样。

“这,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叶晨笑道。

徐白芷看着叶晨,皱眉问道:“可是大客户门票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你从哪里弄到三张?”

“我一个朋友恰好有三张,我就给要来了。”叶晨随口找了个理由。

“太好了,爸爸,我爱死你啦!”

叶小茹高兴坏了,也不吃饭了,从椅子上下来,直接就扑进了叶晨的怀里。

小家伙是真的开心,尽管她懂事,但毕竟还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别的同学都去玩过了,她也很渴望去玩。

徐白芷咬了咬嘴唇,发现自己是越发的看不透眼前这个消失五年的男人了。

吃了饭,叶晨就带着徐白芷叶小茹去了迪士尼乐园。

迪士尼乐园门口排起了长龙,但叶晨他们的是大客户门票,不用排队,刚准备走大客户通道进去,身后就传来了冷笑声。

“哈哈哈,你们一家三口也有脸来迪士尼玩,这是你们这穷酸人玩的地方吗!”

鼻青脸肿的蒋红艳领着徐康康从后面走了过来,满脸讥讽的看着叶晨三人,傲然笑道:“看这队排的,估计你们得排到中午十二点才能进去,到里面之后玩项目还得排队,我估摸着你们这排一天的队能玩上一个项目就够呛,不像我们,有VIP门票,可以走VIP通道,进去还可以免排队玩三个项目,玩完项目我们还能有时间去蛋糕大世界给儿子订蛋糕呢!”

“大娘,我爸爸可厉害了,给我们买到了大客户门票,也可以不用排队。”叶小茹看着蒋红艳,自豪的说道。

蒋红艳直接翻了个白眼,“你个死丫头片子放屁呢,大客户门票是根本买不到的,我都弄不到大客户门票,你们一家废物能弄到?大言不惭,脑子进屎了吧!”

“我看昨天昨天那顿毒打还是不够啊!”

叶晨眼睛微眯,举起巴掌就要朝蒋红艳脸色扇去。

蒋红艳吓的脸色煞白,快步往后退。

徐白芷赶紧将叶晨给拉住,摇了摇头,“叶晨,别冲动,我们赶紧进去吧!”

叶小茹也抱住了叶晨的腿。

“暂时饶你这一次,再敢惹事,我打死你!”

叶晨冷哼一声,转身抱起叶小茹,领着徐白芷朝着大客户通道走去了。

蒋红艳死死的瞪着叶晨,小跑着跟了过去。

叶晨他们过安检的时候,蒋红艳看着检查人员大喊道:

“你们好好查查,这三张大客户门票肯定是假的,他们一家没权没势又是穷鬼不可能弄到大客户门票的!”

“这位女士,这三张大客户门票都是真的,我们已经确认过了。”检查人员看着蒋红艳解释道。

“不可能,你们一定是收了他个废物的好处了,我要投诉,我这就投诉你们!”

蒋红艳狰狞的看着工作人员大声的吼道:“你们给我等着吧,我表哥就是这个迪士尼的经理!”

她坚信,叶晨是绝对不可能能弄到大客户门票,她身为经理的表哥都没办法弄到,别说叶晨一个骗子了!

“女士,可是这三张大客户门票确实是真的。”

一听表哥是经理,工作人员连忙解释。

“你们一家三口给我站住了,不许走,我给我表哥打电话投诉你们拿假票,你们进去了我找谁去!”

蒋红艳一边给表哥打电话,一边冲过去将叶晨一家三口给拦住。

叶晨一点也不惯着蒋红艳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了,一巴掌就狠狠的扇在了她的脸上,直接把她给扇趴在了地上。

“叶晨,你又动手!”

徐白芷瞪了叶晨一声。

她虽然也有些气不过蒋红艳,但蒋红艳一家可是深受奶奶的喜爱,蒋红艳一旦捅到奶奶那里,她们一家都得跟着遭殃。

“大嫂,你没事吧,叶晨他就是太冲动了,我替他给你道歉。”

徐白芷赶紧的把蒋红艳给扶了起来。

“滚开,行啊,你们一家真猖狂啊,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我,昨天我就去找奶奶了,奶奶在处理一个重要的合作,现在你们又打我,这次奶奶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一家了!”

蒋红艳一把将徐白芷给打开,恶狠狠的说道。

“大嫂,求求你了,别给奶奶说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徐白芷脸色煞白的连连道歉。

叶晨将徐白芷拉起来,认真的说道:“老婆,别理她,她爱告诉谁就告诉谁,有我在,以后任何人都欺负不了你们娘俩,走,别管她了,我们去玩吧!”

徐白芷真的无语透顶了。

叶晨真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夫,现在这个社会早就不是靠武力解决问题的社会了。

但眼下她也没办法多说什么了,好不容易带女儿出来玩一趟,等晚上自己再亲自去蒋红艳家道歉吧。

在叶晨一家三口往里面走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过来。

“表哥,你终于来了,快拦住他们,他们一家三口拿假大客户门票诈骗!”

蒋红艳指着叶晨吼道。

“你们站住!”

中年男人走到工作人员跟前,将票据拿了过来看了一下,眉头微皱的上下打量了叶晨一眼,说道:“我看了,这三张大客户门票确实是真的,但这三张门票不可能是你的,老实交代,从哪里偷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8章


第8章

偷来的!

中年男人这一句话,像雷霆在空中炸响一般,把所有的人都惊到了!

周围的不少排队的人也都看了过来,对着叶晨三人指指点点。

“哈哈哈,果然,我就说我想法设法都弄不到的大客户门票,他一个臭骗子怎么能弄到,感情是偷来的啊!”

蒋红艳看着叶晨一家就讥笑了起来。

“叶晨,这门票是你偷的?”

徐白芷脸色一阵涨红,看着叶晨寒声问道。

倒不是徐白芷不信任叶晨,毕竟这个大客户门票太珍贵了,是用钱都买不到的,叶晨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不是偷的,我爸爸不是小偷。”

叶小茹吓坏了,浑身颤抖的看着蒋红艳,颤声说道:“这是我爸爸的朋友给我爸爸的,你们不要诬陷我爸爸!”

蒋红艳呸了一声,说道:“哼,还你爸爸的朋友,你爸爸这种骗子能有什么朋友,真是搞笑了!”

徐康康也冷笑的看着叶小茹,威胁道:“叶小茹,你等着吧,我明天就去告诉老师和同学们,你不是没有爸爸,你是有个小偷爸爸!”

“徐康康,你胡说八道,我爸爸不是小偷!”

叶小茹委屈的哭了,眼睛通红的看着叶晨,问道:“爸爸,你不是小偷对不对,这门票就是你朋友给你的对不对?”

“对,小茹,爸爸没有偷。”

看着叶小茹可怜的样子,叶晨的怒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他满脸阴沉的看着中年男人,一字一顿的道:“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你死定了!”

“还给你解释?”

中年男人顿时就笑了,冷冷的道:“我蒋勋贵就是迪士尼的经理,我说这三张门票是你们偷的那就是你们偷的,老实交代清楚,不然我这就报警了!”

“你确定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叶晨掏出手机就打了个电话。

“让南州迪士尼的老板十分钟给我到门口来,晚一分钟后果自负!”

“哈哈哈,你个狗东西真会装啊,还让我们老板过来,我们老板有个重要的合同要去处理!”

蒋勋贵不屑一顾的说道:“别说你根本就不认识我们老板了,就是我们老板老婆生孩子他都顾不上的!”

“叶晨,你如实的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偷!”

徐白芷看着叶晨的眼睛,问道。

叶晨如实回答:“没有,老婆,我怎么会偷呢,只是三张门票而已啊!”

叶晨真的想笑。

偷?这是对他的侮辱!

一个小小的迪士尼乐园,他一个电话就能买下来,何来偷之说?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事到如今了,你还嘴硬!”

徐白芷气的浑身发颤。

她不怪叶晨偷,毕竟叶晨也是想让女儿玩的舒服一些,只要叶晨承认,她可以陪着叶晨一起承担这个错误。

但,叶晨还在试图骗她!

“小茹,我们走!”

徐白芷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叶晨一眼,一把将叶小茹抱进怀里,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爸爸,我要和爸爸一起走。”

叶小茹眼眶通红的看着叶晨,喊道:“爸爸,快走,我们不玩了,我们回家。”

“走,你们往哪里走,这件事还没完呢,偷了门票就想走是吗?”

蒋勋贵伸手将徐白芷和叶小茹给拦住。

“叔叔,小茹求求你了,放我们回家好不好。”

叶小茹满脸哀求的看着蒋勋贵。

“你求我有个屁用啊,少给我装可怜,我不吃你这一套。”

蒋勋贵冷冰冰的说道:“想让我放你们走也可以,让你爸给老子跪下磕头。”

“小茹给你跪下,别让爸爸跪,爸爸也是为了小茹才......”

后面的偷字叶小茹说不出口。

尽管她也认为门票是叶晨偷来的了,但她也知道,爸爸之所以偷都是为了她。

说着,叶小茹就从徐白芷身上挣脱了下来,要给蒋勋贵跪下。

徐白芷连忙拉住叶小茹,转头死死的瞪了叶晨一眼,然后看着蒋勋贵哀求的道:“经理,小茹身体不好,让我跪行吗?”

蒋勋贵搓了搓鼻子,哼道:“不行,老子让谁跪谁跪,你们还特么的选起来了?拿老子的话当耳旁风是吗?”

蒋红艳走到蒋勋贵身旁,一脸怨毒的道:“表哥,我觉得他们一家三口都有罪,都该跪下啊!”

“舅舅,狠狠的收拾他,昨天他还打我和妈妈呢!”

徐康康指着叶晨,狠声说道:“舅舅你的鞋子都脏了,让他跪下把你的鞋子给舔干净,在打断他的一个腿,昨天他就用腿踢我!”

“好,康康,舅舅给你做主!”

蒋勋贵揉了揉徐康康的头,看着叶晨说道:“我外甥说的你都听清楚了吧,给老子照做!”

“真是找死!”

叶晨大步走过去,将叶小茹抱进怀里,柔声说道:“小茹,你趴在爸爸肩上,闭上眼睛,爸爸不让你睁眼你就别睁眼。”

叶小茹抿着嘴,乖乖的趴在了叶晨的肩头。

徐白芷心里咯噔一下,“叶晨,你别冲动,你要干什么,你给我冷静点!”

叶晨没有多说,一巴掌就扇在了蒋勋贵的脸上,直接把他扇趴在了地上,然后抓着他的头就朝着低头猛地砸去。

哐哐哐!

没几下蒋勋贵脸上就满是猩红的鲜血了。

蒋红艳和徐康康看到这一幕都吓傻了!

徐白芷也懵了!

叶晨这也太残暴了!

“你们两个狗东西给老子滚过来,把老子的鞋给舔干净!”

叶晨将脚伸出去,面无表情的看着徐康康和蒋红艳说道。

蒋红艳和徐康康早就被叶晨给吓破了胆,根本就不敢给叶晨说个不字,母子两人全都脸色煞白的跪了过来,趴在叶晨的鞋上就舔了起来。

“叶晨,行了。”

徐白芷看到这一幕心里确实解气,但还是赶紧将叶晨给拉开了,看着蒋红艳和徐康康连连的道歉。

“大嫂,康康,你们快起来,叶晨就是给你们开玩笑的,你们可别当真了。”

蒋红艳和徐康康虽然此刻恨透了叶晨,但却不敢说一句狠话了。

此刻,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开了过来。

南州迪士尼老板孙宏业到了!

瘫在地上被打成一摊烂泥的蒋勋贵连滚带爬的就跑了过去。

“孙总,你来了,求求你给我做主啊!”

绝望透顶的蒋红艳.母子俩也终于重新燃起了希望!

孙宏业在南州还是很有实力的,心狠手辣,而且出了名的护犊子,敢在他的地盘打他的人,叶晨完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9章


第9章

徐白芷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死定了,孙宏业回来了!

这下不仅叶晨在劫难逃,她和小茹也跑不掉了。

孙宏业在南州黑白通吃,是个狠人,叶晨在他的地盘打了他的人,这是挑战他的底线了。

徐白芷深吸一口气,直接冲了上去,看着孙宏业,硬着头破恳求道:“孙总,实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们偷了门票,求求你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这一次,以后绝对不会了。”

“徐白芷,你少在这里装可怜,还原谅你们一次,你做梦呢,不仅偷门票还打了孙总的人。”

蒋红艳幸灾乐祸的看着徐白芷,冷笑道:“你们今天死定了,一个都别想跑!”

车门打开,一个光头壮汉从车里走了下来,看了眼手腕上的表,九分钟,没有超过十分钟,瞬间松了口气。

蒋勋贵看着光头壮汉,哭丧着脸道:“孙总,你看那畜生把我打的,他这不仅是打我,更是不把孙总你放眼里啊!”

“你给老子跪下!”

孙宏业真的气炸了,一巴掌扇在了蒋勋贵的脸上。

这个畜生,今天差点害死他。

刚刚龙使大人都亲自给他打电话了,十分钟如果不赶回来,他就是死路一条啊!

“孙总,你是不是误会了,是他们一家偷了门票,还打了你的人。”

看到蒋勋贵被打,蒋红艳愣住了,赶紧走上前解释。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给老子跪下掌嘴!”

孙宏业又是一巴掌扇在了蒋红艳的脸上。

蒋红艳根本不敢反抗,跪在地上,听话的往自己的脸上扇。

“您好,实在抱歉了,这门票不是偷的,误会,都是误会,是我的失误,我在这里给您们道歉了。”

孙宏业给徐白芷叶晨叶小茹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一幕,把围观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跪在地上扇耳光的蒋红艳更是惊的下巴都掉裤裆里了。

这怎么可能,孙宏业竟然亲自给徐白芷一家道歉!

“孙总,您见外了。”

徐白芷也没想到孙宏业会给自己道歉,懵了一下赶紧满脸堆笑的回应。

叶晨感受到怀中的女儿吓坏,闭着眼睛趴在肩头一直在发抖,也懒得在给蒋红艳一般见识了。

看着徐白芷,连忙说道:“老婆,走吧,我们进去玩了。”

徐白芷瞪了叶晨一眼,叶晨真是太没有眼色了,孙宏业这么大的人物都屈尊道歉了,他们应该诚惶诚恐的回应,不然真惹恼了,说翻脸就会翻脸的。

“孙总,那我们先进去了,谢谢你了。”

孙宏业紧张的堆笑道:“您请便,有哪些不好的地方,您给我讲,我立马整改。”

殊不知,孙宏业才是最惶恐不安的那个。

尽管龙使大人没有明说,但他也能够猜到叶晨的身份了,能让龙使大人都小心翼翼的人物,除了龙神大人还能有谁?

叶晨三人进来院子里,孙宏业才如负释重的松了口气。

“你个蠢货给老子立刻卷铺盖滚蛋,要不是有急事等着老子去处理,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以后别让老子在见到你了,不然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个畜生一次!”

孙宏业踹了蒋勋贵一脚,坐着车快速的离开去办事了。

“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一家怎么会让孙总如此客气!”

蒋勋贵绝望的瘫在了地上。

“叶晨他们一家根本就没有任何能耐,怎么可能会让孙总这样的大人物客气?”

蒋红艳不甘心的说道:“我知道了,孙总之所以对他们客气,完全就是因为大客户门票,孙总是想把大客户门票的逼格给衬托出来!这样就显得大客户门票很珍贵,拿去送礼也显得很有份量了!”

“很有可能,让他们一家偷来的门票捡了漏,还害的老子得罪了孙总,工作都丢了!”

蒋勋贵气急败坏的吼道。

“表哥,没事的,你放心吧,我会给你报仇的!”

蒋红艳一脸狰狞的说道:“徐家老太太最宠爱我们家了,我早就给老太太打了小报告了,只不过老太太最近一直在和孟家谈钢材供应的合作,没抽出时间来收拾叶晨他们一家呢!”

“孟家?”

蒋勋贵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舔着嘴唇笑道:“孟家的负责人是不是叫孟林森?”

“对,就是叫孟林森!”蒋红艳连忙的点头。

“孟林森不是个好东西啊,是个十足的色胚子,徐白芷那贱人长得很漂亮啊,你完全可以私下里和孟林森联系,让他威胁老太太,必须让徐白芷陪睡才签合同。”

蒋勋贵嘿嘿的坏笑道:“让叶晨那个畜生头上戴个大大绿帽子,多爽啊!”

“表哥,你这一招简直太解气了!”

蒋红艳惊喜的说道:“徐白芷一家全指着在家族拿点工资生活,老太太命令她陪睡,她不敢不陪的。等徐白芷陪睡的时候我让孟林森录下视频,曝光出去,让她个臭贱人身败名裂!”

“录下来先别曝光啊,留着当把柄威胁她,让她乖乖听话,细水长流啊!”

“没问题,表哥,交给我了。”

蒋红艳带着徐康康就去了徐家老宅子。

徐老太太坐在院子里,愁眉不展的喝着茶。

“奶奶,徐白芷一家真是太欺负人了,今天我去迪士尼给康康订生日蛋糕,碰到他们一家了,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我一顿,你看我这脸,上次的伤都还没好。”

蒋红艳走到老太太身旁,委屈的哭嚎道。

“红艳,我现在焦头烂额,暂时没时间收拾他们一家,等把手头的事办好了,我会替你做主的。”徐老太太叹气道。

“奶奶和孟家的合作还没谈成吗?”

蒋红艳眼睛一眯,说道:“奶奶,我可以帮忙,你把孟先生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帮忙把这个合作给谈成了!”

“什么,你能谈成?”徐老太太猛地抬头,看着蒋红艳问道。

蒋红艳笑道:“有九成把握!”

徐老太太激动的大笑。

“好,我的乖孙,只要你能谈成,奶奶绝对为你做主,达到你的满意为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龙隐于世》

第10章


第10章

“奶奶,交给我了,等我好消息。”

拿到联系方式后,蒋红艳就带着徐康康离开了徐家老宅。

“你在车上等妈妈一下,妈妈打个电话。”

把车子停到路边,蒋红艳给孟林森打了过去。

“孟总,我是徐家的蒋红艳,我有点事找你谈一下。”

孟林森一听是女人,顿时笑了,贪婪的说道:“来吧,我就在盛世KTV的皇后厅里,有什么事当面谈。”

蒋红艳没有多想,挂了电话开着车就过去了。

“康康,你一会进去了,别乱说话。”

给徐康康交代一遍,蒋红艳推开了皇后厅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