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玖,林婉儿(绝世奶爸)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奶爸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档案
简介:战神归来,接到班主任老师打的电话
“你女儿在学校被其他孩子的家长打了

角色:韩玖,林婉儿
韩玖,林婉儿(绝世奶爸)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绝世奶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6章


第6章

林婉儿当下有些尴尬,不过因为这几年受到的白眼比较多,她已经免疫了,韩玖那就更不会放在眼里了,自顾自的拉着林婉儿就去看起了车。

有个销售人员不甘不愿的跟在了他们后面,一看到韩玖的手即将碰到其中一辆车,当下忍不住说道:“注意点好吗?这车碰坏了,你买得起吗?”

“不是我说,像你们这样的穷鬼就应该转到去别处看看,我们店根本就不是你们该进来的。”

话音刚落,韩玖的眼神顿时落在了她身上,其中凌厉一闪而过,再一再二不再三,若她再出言不逊,他也不介意好好教教对方做人的道理。

果然被这一眼的气势给吓到,那人瞬间哑了口。

就在这时,4s店的门口又来了一对光鲜亮丽的男女,这名销售人员立刻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李少爷,李太太来了,快里面请。”

这热情的态度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不仅亲自领着人进去,甚至还快手快脚的给人倒了杯茶。

“哟,这不是林婉儿吗?这么快就找到下家啦?”

说话的人正是黄敏,她和林婉儿是同班同学,但不论是颜值还是成绩都比不过对方,在学校里林婉儿处处压她一头,这让黄敏很是不满。

毕业之后听到对方被抛弃了的消息,她甚至高兴的请了好几个朋友一起乐呵乐呵,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儿遇见了。

“这位是?”

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是李明,正是如今李氏集团的公子。

黄敏一听这话立刻娇俏的挽住了他的胳膊,撒娇的说道:“这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那个被人抛弃了的同学,亏我还觉得可怜,没想到这不就找了下家了,只是她这眼神实在是不怎么样。”

说着,她还讽刺的看了一眼韩玖。

李明得意的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心里虽然不屑,但嘴上还是客气的说道:“既然是明明的同学,那欢迎你们来家里做客。”

林婉儿有些无语,全程他们一句话都没说,这夫妻俩就把剧本给演下去了。

韩玖则是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们,专心哄着自己的女儿,“云云看有没有喜欢的?”

林云年纪虽小,但却十分懂事,“爸爸选的我都喜欢。”

韩玖既欣慰又心疼,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对面的黄敏又说道:“看在我们是同学的份上,今天你们挑的车就算我们的吧。”

这话一出,韩玖简直觉得对方脑子有问题,“你确定?”

黄敏一心想要带林婉儿面前挣个面子,当下不管不顾的点头,“当然,不就是一辆车子吗?就当做是我这个同学给你的二婚礼物。”

林婉儿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如此咄咄逼人,她正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韩玖已经发话了,“你们这最贵的车是哪辆?”

黄敏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僵,只顾自己得意忘形,忘了这家店可不是外头那些小店,随随便便一辆车都是几十上百万的,李家的确是有钱,但还没到如此让她挥霍的地步。

李明看到她神色慌乱的样子,拍了拍手安慰道:“放心吧,几百万我还是拿得出来的。”

“老公,你真好。”

销售人员可不管这些,一听要最好的车,当即就带着众人朝着后方走去,只见一辆崭新的汽车就停在了展台之上。

“这是我们店刚从别处调来的最新款,售价1,200万,三年免费保修。”

瞧着眼前这辆外观大气的越野车,韩玖十分满意,是男人就没有不爱车的。

“就这个,我要了。”

跟在身后的黄敏和李明脸都绿了,他们还以为对方顶天了也就要个几十万的,谁知道竟然这么不客气,一开口就要了最贵的。

这可是1,200万,又不是1200块,哪有这么随随便便拿出来的,就算他是李家的少爷,要想拿出这么大一笔钱,还得从家里报备呢。

销售人员立刻开心地去签了单子,捧着合同就让韩玖签了下来,轮到付钱的时候就尴尬了。

“李先生,您是刷卡还是?”

气氛一下子凝滞了下来,李明站在原地就当是没听见似的,黄敏这个时候也缩着脖子不出头,站在他旁边当个隐形人。

一看这个情况,销售人员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李明这是不愿意付帐了,当即就让人去请了经理出来。

不过两分钟,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就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一看到李明当即就笑呵呵地迎了上去,“哎呀,李少爷来我们这儿看车呀,有喜欢的没?”

刚才进去通知的销售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的经过给说了一通,他们这儿的车那可都是定制的,像今天这一款最贵的,整个越宁就只有一辆。

只是这车平日里开着太过张扬,一时之间喜欢的人是有,但真正掏钱来买的那可就没两个了。

李明充耳不闻,自顾自的走到一边看起了车,摆明了就是想赖账。

经理看了看韩玖等人的穿着,料定了对方付不起也无可奈何。

就在这时,一张紫金色的卡顿时出现在了经理的面前,“刷卡吧。”

韩玖捏着那张薄薄的卡片,满脸不在乎的递了过去。

然而面前的经理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张卡,哆哆嗦嗦的伸手接了过来,甚至还煞有其事的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手。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就是全球顶级的紫金卡吧?听说一共只有10张,每一位拥有的人无一不是顶级大佬,谁知面前这个年轻人竟然轻描淡写的就拿了出来。

经理吞了吞口水,但心里到底还有些疑惑这卡的真假,等真的捧了这张卡过去,刷了1,200万之后,他整个人已经佛了。

恭恭敬敬的双手将卡递了回来,经理脸上的笑容前所未有的灿烂,“这位先生,您的卡,请收好。”

“以后您就是本店至尊vip了,凡是您选择的车一律打八、哦不,打七折。”

其余人这会儿全都已经傻眼了,尤其是黄敏和李明,他们本来还嘲笑别人是穷鬼,想拿钱打脸的,却没想到硬生生被别人用钱打了脸。

偏偏韩玖还晃了晃自己手上的卡,对着他们说道:“要不你们也选选?一辆车的钱我还是给得起的。”

什么叫一击必中?这就是。

李明和黄敏连待下来的勇气都没有,赶紧快步离开了。

等林婉儿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了崭新的汽车里,韩玖抱着林云站在一旁,“快试试好不好开,不喜欢我们就再买一辆。”

咕咚。

经理发誓,他不是故意咽口水这么大声的,实在是被大佬一掷千金的豪爽给吓到了,几百上千万的东西说买就买,这又不是大白菜。

之前的那名销售人员彻底傻眼了,她没想到自己口中的穷鬼居然是个不差钱的富豪,当下就满脸堆笑的迎了下来,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就看到韩玖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贵店的东西不错,就是有些销售不太会说话。”

一句话,那名销售人员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经理则是连连保证不会再有下次,转头就让人结了工资,把这名销售人员给开了。

开车回家,一路上林婉儿都束手束脚的,精神高度紧张,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这一千多万的车给撞了。

车子怪进了银杏小区,刚到他们那栋楼的下面,就看到单元门口围着许多人,旁边停满了一排排的车子。

林婉儿有些奇怪,他们这个老小区平常时候很少有陌生人来,开车的人虽然多,但是像这样个个豪车的倒是没有。

正这么想着,一阵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妈,怎么了?”

电话里立刻传来了刘玉玲惊慌的声音,“婉儿你快回来一趟,金院长带着好多人来了咱们家里,说是什么向小云道歉。”

林婉儿用的手机不算好,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就连坐在后座上的韩玖都能听见,他一边想着这件事情应该是王彪的主意,一边心里盘算着该给自己的老婆换个新手机了。

一听到刘玉玲的话,林婉儿赶紧带着人下了车。

围在单元门口的那些邻居早就看见了一辆豪车开了进来,他们还以为又是一个来找林家的,结果没想到从车上走下来的居然就是林婉儿。

“哟,林家姑娘这是找了个财神爷啊?这么好的车都买得起?”

这些个中年妇女平日里没事就知道嚼舌根,若是平常,林婉儿恐怕还会好脾气地与她们说两句,但是今日一听这话,当下就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李阿姨,您要是努力努力,让自己的儿子也找个财神婆,那不就也能买得起这么好的车了。”

说完,她不顾李桂花变了脸色,拉着韩玖等人就上去了。

还没上楼,他们就听到了从上面传来了金院长的声音。

“林小姐,我是真心实意来向你和小云道歉的,求你开开门吧。”

金院长这会儿是真的怕了,被王彪打了一顿之后,他匆匆到医院里包扎了一下就立刻赶了过来,生怕慢了一步自己就小命不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奶爸》

第7章


第7章

“你们来我家干什么?”

林婉儿明知故问,当初在幼儿园的时候那么欺负她们家小云,如今哪里是一句道歉就能够抹平那些伤口的?

一想到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小云竟然被别人谩骂、孤立,林婉儿就心如刀绞。

金院长一看到她立刻大喜过望,拖着已经瘸了的那条腿狼狈的走了过去,“林小姐,我今日是非常有诚意的来道歉的,只要您能原谅我,我就让林云同学重新回来上课,并且所有费用全免。”

这样的好处若是在以前,林婉儿说不定思索一番也就答应了,毕竟他们一家生活实在是拮据的很,红果果幼儿园一年也要收好几万的费用,若能将这笔钱省下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可是经过了刚才韩玖眼睛都不眨的就刷了1,200万出去,林婉儿已经对金钱免疫了,更别说这些费用是自己女儿受到了那么多伤害才换来的,她们家就是再困难,这笔钱也不能要。

“多谢金院长的好意。”

林婉儿这话一出,金院长脸上的笑容立刻灿烂了起来,他就知道邻家生活影响困难,自己提出这个条件,对方绝对会答应的。

可谁知,林婉儿的下一句话却是彻底将他打入了地狱。

“我虽不知你今日为何会来道歉,但是不论你开出何种条件,我都不会原谅你!”

林婉儿开门走了进去,转身看向了站在外面的这些人,“你们之前加注在我女儿身上的伤害,远远不是这一句道歉就能抵得上的!”

说完,她就不顾金院长难看的脸色,径直关上了大门。

门外的人神色各异,那些家长们都还好,毕竟幼儿园里面小朋友打打闹闹很正常,即便是林婉儿现在不原谅,但相信只要他们给出的条件足够好,对方一定会松口的。

可是金院长就不同了,他可是被王彪亲自发了话,必须要取得林婉儿她们的原谅,否则别说这个院长能不能做下去,就是这一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要不,我们下次再来?”

有人开了口,外头有些僵硬的气氛顿时和缓了一些,众人对视一眼,知道现在林家正处在气头上,立刻商量着重新找个机会再来。

几名家长结伴而来,纷纷又结伴而去,只有金院长在原地思索了好一会之后,才决定给自己背后的那个人打电话。

屋内,林婉儿从猫眼里看了好几遍,确定这些人都走了之后才松了口气,带头的人全都是有权有势的大老板,可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得罪的,但是自己女儿受到的伤害也不能就此算了。

刘玉玲有些焦急的把林云揽在自己怀里,“小云是不是不能去上学了?这可怎么办啊?”

韩玖思索了一番,给李征发了条消息,让他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必要时候可以将红果果幼儿园收购。

“不必担心,很快他们就会求着云云去上学了。”

与此同时,接到消息的李征兴奋了好一会儿,这可是将军亲自给他发的消息啊,不论是什么艰难的任务他都一定会完成的,等打开一看,收购红果果那几个字分外的明显。

因着韩玖的身份,他在越宁的所有行为都有专人盯着,以防将军有不时之需,红果果幼儿园发生的事情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只是因为将军一直没有发话,他们这才按兵不动。

“带着人,跟我走一趟!”

红果果幼儿园是周海在城西的据点,金院长只不过是那明面上的负责人而已。

彼时,海明企业办公室,周海眉头紧皱的听着金院长打来的电话。

“你说王彪发话要让你们去向林婉儿她们母女道歉?”

周海心中气的要死,他和王彪井水不犯河水,向来都是相安无事的,怎么对方突然之间就护起林婉儿她们一家了?莫非,他也看上林婉儿了?

一想到对方那如花似玉的脸蛋和婀娜多姿的身材,周海深以为然。

“为了一个女人和我作对,王彪可真够行的。”

电话那头的金院长猴头一哽,想到之前林婉儿带来的那个男人出手狠辣的样子,他觉得王彪不像是看上了林婉儿,到像是十分惧怕他们一样。

“周总,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周海漫不经心的抽了一口烟,话到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办公室的大门就突然之间被人大力踹了开来,一群身穿制服的人笔直的走了进来。

“王彪,你旗下的红果果的幼儿园涉嫌非法经营,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李征从手上展开了一张条子,不由分说的让人将他铐了起来。

他这可不是说假话,红果果幼儿园之所以能顺利开,那是因为周海往上头走了不少的礼,如今将军发了话要收拾这个幼儿园,那自然上头的人是保不住的。

“几位,这是个误会,那幼儿园......”

“带走!”

李征可没时间听他胡说八道,手一挥就带着人离开了。

电话那头的金院长没等到回答,只等来了李征被带走的消息,当下就心头一僵,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传来,压的他喘不过气。

彼时,银杏小区林家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林家老二林实一脸嫌弃地坐在沙发上,对着林婉儿横挑鼻子竖挑眼,“说,我让你去谈生意,不是让你去捣乱的,你得罪了周总,这笔生意怎么办?”

林家老三林守翘着一张二郎腿,似笑非笑的望着坐在一张凳子上的林诚,“大哥不是做弟弟的说话难听,实在是这侄女儿你没教好啊,我们是信任她,才把这个项目合作交给她来做,可是你看看她,转头就把人给得罪了,这损失的可是几百万的生意,你们家现在赔得起吗?”

林婉儿咬着嘴唇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从刚才进门起她就拼命的解释,是因为周海想要对她行不轨之举,她才一时冲动把人给得罪了的。

谁知所谓的亲人非但不听,反而只一味的强调损失,实在是太叫人寒心了。

一时之间,林家的客厅里充满了这二人冷嘲热讽的声音。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了开来,韩玖牵着林云蹦蹦跳跳地进了门,对方的手上捧着一个纯白色的盒子。

林云高兴的将那个盒子放到了林婉儿的手上,“妈妈,你看这是我们给你带回来的礼物。”

林婉儿哭笑不得,出门散个步还带什么礼物啊。

她本以为里面只是个小玩意儿,结果一打开,竟然是市面上最新款的智能手机,售价不菲,仅仅这么一台就要好几万,而且听说这玩意儿得要内部名额才能购买。

坐在沙发上的林实和林守自然也看见了,顿时气得脸都绿了,阴阳怪气的说道:“哟,看来你们家生活开的不错啊,这么贵的手机都买的起了。“

林婉儿拿着手机有些手足无措,她刚想开口解释,就看到韩玖走过来坐在了她的身边问道:“这二位是?”

“这是我二叔,这是三叔。”

韩玖淡然的点了点头,他当初与林婉儿结婚之时,林家主家百般不同意,竟是连一个人都没有来,如今看他们上门的样子也知道没什么好事。

“他们来家里做什么?”

话音刚落,对面的林守就皱起了眉头,呵斥道:“怎么和长辈说话的?没规没矩!”

韩玖本不欲与他们计较,但奈何人要作死,天也拦不住。

这话一出,林守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汹涌澎湃的杀意直冲着自己而来,惊的他浑身止不住的打哆嗦,甚至差点大小便失禁。

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可这时他已经满头冷汗,脸色也是苍白无比,活像是刚才发了疾病一样。

旁边的林实吓了一大跳,“老三,你怎么样?”

林守摇了摇头,“没事,就是走神了。”

他刚才那样子明显不是走神,只不过众人没有将这话问出来而已。

倒是坐在韩玖身边的林婉儿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直觉告诉她这件事情和韩玖肯定有关,只是对方这一脸坦荡的样子,还真是难以从他面上找出破绽。

“行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你们想办法把公司这个项目的窟窿给补上。”

林实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想起了他们来这一趟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个项目全都推到林婉儿的身上。

本来这个项目就做不成,因为周海压根就看不上林氏企业,他们本想趁着这个机会把林婉儿献给周海之后搭上对方这条船,谁知林婉儿竟然如此不识抬举,不仅坏了他们的计划不说,甚至还得罪了对方。

海明企业在越宁是几乎可以说是庞然大物,远远不是他们这样的中等企业可以对抗的。

林婉儿脸色巨变,“可是这个项目......”

话还没说完,林守怒瞪她一眼,“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有这时间不如想想怎么填上这几百万的窟窿!”

几百万,林诚一家顿时脸色无比难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奶爸》

第13章


第13章

他刚站起身,就听到一阵沉重的钟声传来,小茹面带微笑的请他坐了回去,“陈少爷,拍卖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您稍坐片刻。”

说完,立刻就有侍者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了进来,将之摆放好之后,就和小茹一起退了下去。

看台这边的灯光突然全部熄灭,只留下了一盏盏昏黄的小灯,仅供照亮。

“啪!”

突的一声响,一束硕大明亮的光将舞台照了个透亮,身穿一身红色旗袍的琉璃走上了舞台。

“欢迎各位来到琉璃拍卖行,今日拍卖的册子已经送到了各位的手上,有看好的可要抓紧时间下手,好了,接下来请出我们的第一件拍品。”

现场掌声雷动,不少人都朝着舞台看去。

只有韩玖仍旧在闭目养神,他对于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来这儿也只是因为想打听点东西而已。

拍卖的速度很快,物品过半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名女子走上舞台在琉璃的耳边上说了什么,对方脸色一变,当即宣布将压轴物品提前拍卖。

“非常抱歉,拍卖行出现了一点小状况,下面我们要拍卖的东西则是本次拍卖行的压轴之物--安体丸,起拍价格为500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万。”

话音刚落,现场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加价声,许多人来这儿的目的都是为了这枚药丸。

王彪瞧着火热,也准备跟着气氛喊上两声,谁知他的手刚刚举起来,就看到韩玖的眼神默默地扫到了他身上。

“你需要这个?”

这东西虽然在外界看来价值千金又十分难得,但对于他来说就是药丸子而已,他手上这东西还不少。

王彪摇了摇头,他的身体很好,暂时还没有用到安体丸的地步,而且那玩意儿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应当是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效果比较好,尤其是心血管方面的疾病更是良药。

他这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用那玩意儿干什么?不过是想着今后说不定能用这东西来做些什么文章。

韩玖见他如此说才点了点头,“不用买。”

说着,他直接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了一颗黑色的小玩子出来直接抛给了王彪。

若不是对方眼疾手快,注意力又一直在他身上的话,恐怕这东西就要落到地上了。

“这......”

王彪目瞪口呆的捏着那枚小玩子,不明白将军突然之间给自己药干什么。

“这就是安体丸。”

彼时,在另一个包厢的林守脸色越来越黑,听着现在的叫价已经超过了三千万,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本来还以为这药丸子顶天了也就百来万,结果没想到居然排出了上千万的价格,他这次来拍卖行总共也才带了1,000万,这下尴尬了。

买不回药就没办法救老爷子,要是老爷子真的醒不过来,他这手底下的财产可还要分给老大一半呢。

真这么想着,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林实打来的。

一接通,对方就吼道:“我想起来了,那天在寿宴上老大他们一家拿出的那个丸子就是安体丸,你立刻,让他们把药送过来。”

说起这话林守也想起来了,那天的事情他就说自己听着这三个字怎么那么耳熟,既然老大有,那他就不用花费这么大的价钱去买了。

思及此,挂了林实的电话之后他就直接给林诚打了个电话。

彼时的林诚正坐在之前那辆商务车上朝着公司里赶去,被林家赶出来之后,他们三人就只有林婉儿在公司里还有职位,林诚又重新找了份工作,至于刘玉玲就专心收拾屋子。

开车的秦风是个话唠,再加上林诚一点架子都没有,二人是越聊越投机。

“叔,玖爷在家里是什么样儿的?看他那不苟言笑的样子,我们兄弟都怕他。”

秦风说的是实话,韩玖在外从来都是神情严肃,不假词色。

林诚想起了对方一大早起来就准备早餐、在家里对他们几人百依百顺、在外面对他们照顾有加、出手阔绰,这怎么看都不像是神情严肃。

“没没没,韩玖挺不错的......”

话还没说完,车里但是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他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林守打过来的。

若说以前他还对这几个兄弟抱有一丝亲情的话,现在可以说是毫无情分了,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着自己的家人着想。

“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林守自从知道老大手上有安体丸之后,立刻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喝茶吃点心,好不惬意快活。

“老大,你手上不是有安体丸吗?赶紧给老爷子送来。”

说着,他又喝了一楼茶,甚至极为有闲心的看了一眼刚刚自己招手进来的那个美女,对方身材火辣,眼波流转,正激得他心情荡漾。

“我说你的心也太狠了,老爷子这会儿躺在医院生死未卜,你明明有药却时而不见,你安的什么心?”

林诚心里本就憋了火,寿宴上发生的事情他可都记得清清楚楚,父亲和兄弟眼里的讥讽与不屑他也看得明明白白,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想拿捏他,真当他林诚是死人吗?

“呵,谁跟你说我有药的?老爷子有病那就去医院治,那么多专家难道还治不好一个老爷子?”

说完,不等对面的人回过神来,他就啪嗒一声挂的电话。

将手机狠狠的关了静音,林诚这才一脸疲惫地靠在了后座上。

到底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兄友他做到了,为何自己的兄弟就能如此狠心?看来以前真的是他错了,才会让这群人不知足。

甩了甩头,将这些纷乱的思绪从脑子里丢掉,反正像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但只有这一次,他永远都忘不了仿佛所有人的眼神都成了杀人的利剑,全都戳到了他身上,若不是有韩玖在,他们一家今后再也别想在越宁抬起头来。

与此同时,林守拿着被挂断的电话一脸懵逼,老大向来给他们几个言听计从,怎么这次敢挂他电话了?

不过他倒也没在意,只以为对方是被昨日的事情给气着了,过两天就好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林诚自从昨日之后,就彻底在心中与他们几个划清了界限。

最终,安体丸以八千万被二楼中央的一位神秘客人所买走。

韩玖感叹着这东西赚钱,一枚小小的药丸子竟然都能拍出8000万,明明当初在西州那边,这东西常见的很,他手上的这些都还是别人送的。

整场拍卖急促又短暂,不过一个小时出头就彻底结束了,琉璃简短的说了两句话之后就神色匆匆的离开了。

一些拍到了心头之物的客人也早早地离开了,只有韩玖坐到了结束才悠哉悠哉的站起身往外走。

哪知刚一出包厢大门,就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正搂着一名身穿旗袍的美艳女子调笑着往这边走来,不是林守还是谁?

韩玖看的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快步离开了。

倒是林守在外面风流快活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回去,刚进病房的大门,一杯茶迎面而来,重重的砸到了他的脚边。

林实满面寒霜,“老三,我对你太失望了!”

老爷子现在还没醒过来,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归天,到那时他们唾手可得的钱财就会被硬生生的分走一大半,偏偏在这紧要关头,一个两个的都靠不住。

老三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二哥,你跟我这说这些有什么用,老大现在心大了,根本不理会兄弟,我让他把药送过来,他倒好直接把我电话给挂了。”

一听这话,本来还满面怒容的林实顿时心中有了计较,倘若把这件事情反过来,即便是老爷醒了,他也有办法把老大一家彻底从林家除名!

想到这里,他立刻摸出手机,给老四打个电话。

林家诚、实、守、信,四兄弟就只有老四的鬼点子最多,在外面装的一副阳光开朗的人设,但背地里手段比谁都狠辣。

二人在电话里交谈了一番,确定了计划之后才放下了心,看着躺在床上就昏迷不醒的老爷子,林实眼神暗了暗。

老爷子对他们几兄弟的确很好,但是他错就错在不应该在家主的位置上呆这么久,这天下终归是年轻人的,若他及时退位让贤,不正好可以多享受一下最后的时光吗?

另一边,林氏集团销售部。

林婉儿与海明企业签订了合同之后,就在不停的修改合作方案,如今正是紧要关头的时候,销售部的经理走过来在她桌子上敲了敲。

“来我办公室一趟。”

林婉儿按了按有些疲惫的眉间,这才站起身去了办公室。

一进去,销售部的经理就拿出了一个信封放在了桌子上,“这是你的工资,拿着走人吧。”

经理说这话的时候也觉得有些可惜,林婉儿的工作能力是不错,但她是林诚的女儿,那就注定不能留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奶爸》

第14章


第14章

林婉儿站在原地愣了愣,“为什么?合同我已经签下来......”

说到这里,经理立刻打断了她,“正好你把手头上的项目交接一下,尤其是与海明企业的合作,务必不能出一点的差错,做完这一切之后你就主动离开吧。”

说完,经理就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林婉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她拿着那个信封站在公司楼下的时候,竟觉得恍惚不已。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了一阵喇叭声。

滴滴——

韩玖本来想着来接林婉儿一起吃午餐,哪知时间就这么巧,他刚到,就看到对方从公司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

他走到了林婉儿面前,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的眼眶有一些泛红,“谁欺负你了?”

一句话问完,韩玖的眼神当中已经怒意十足,他不在的这几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欺负过她们一家,如今自己已经回来了,谁若再敢对林婉儿他们不敬,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没事。”

林婉儿摇了摇头,费了半天的劲都没办法挤出一个笑容来,“就是,我失业了。”

说起来也是可笑,当初老爷子把他们一家从住宅里赶出去的时候,还留了她在公司的职位,也不过就是一个实习生而已,她却做了6年之久。

也不是没有想过换一个工作,但是林家的人又岂是这么大度的?不论她换的何种工作,最后都会以失败告终,不得已她还是回到了这里,忍受着同事的冷嘲热讽,上司的刁难苛刻。

按理来说,她的心中应当对公司充满了怨言才对,但直到让她真正离开的那一刻,林婉儿才恍然之间觉得自己当初对这个公司也是十分热爱的,也是想让它好起来的。

不过现在被开除之后,她最应该担心的就是今后家里的开支问题,林诚的工作简单,工资也低,一个月也才不到五千,连基本的家庭开支都保证不了。

就在她想着下午重新去找个工作的时候,韩玖却笑着说道:“这是好事,我正准备说服你自己开公司呢。”

话音刚落,王彪就凑了上来满脸堆笑的看着林婉儿,“嫂子,你要开公司啊?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林婉儿笑了笑,家里面现在的情况,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能让她拿出来开公司?

“走,我们先去吃午餐,我待会儿慢慢和你说。”

韩玖拉过林婉儿的手,带着她上了车,就在王彪正纠结着自己要不要去当电灯泡的时候,车窗降下,韩玖道:“愣着干嘛?上车!”

“诶。”

他当即小跑着过去,极为有眼色的坐上了驾驶座。

彼时,林诚正坐在座位上核对着东西,他的工作主要就是出库入库,本来上午这些东西都完全是对得上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对了好几遍都还是有差错。

“林诚,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少了一件?”

说话的这人正是公司的老板,他刚刚被林家四少爷打电话来商谈过,只要找借口辞退了林诚,他们就能有机会与林家达成合作。

虽说林家现在大不如从前,只能勉强摸得上二流世家的尾巴,但到底其中的价值不是林诚一个小老百姓能比得上的,老板当即就答应了下来,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林诚瞧着对方扔过来的统计报表,东西整整少了三件。

库房里的东西若是少了,除非有证据能证明到底是丢在何处,否则那可全都是要他自己赔的,这三件少说也得好几万。

他们家现在的生活的确是有些困难,这几万块钱咬咬牙虽说也能拿出来,但往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家可就不好过了。

更何况林诚压根就没想着自己赔这些,东西,明明刚才还是对得上的,就过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就对不上了,很明显是有人动了手脚。

“老板,不如将监控调出来......”

话还没说完,王老板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目而视,“我现在不是要你的解释,而是要你告诉我这几件东西到底怎么赔,你要是给不出来,那你就给我滚蛋!”

说完,老板就直接离开了。

林诚趁着这个时间去保安部门调监控,谁知对方咬死了牙都不肯给他看,只说没有上头的命令,他们不能公开监控的内容。

他不是傻子,种种巧合联系起来很难让他想不到是有人在背后捣乱,而且很有可能王老板也掺了一脚,这就表明这件事情,无论他如何解释,最后都只有走人一个下场,不同的是这笔钱他到底出不出!

那厢,王老板回来办公室之后立刻锁上了门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四少,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

电话那头的林信正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昨日寿宴上的事情让很多人对林家几兄弟指指点点,直至今日他出门的时候还有人明嘲暗讽,就连平日里跟他玩的好的几个兄弟也在一夜之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一丁点的消息。

要说这个林信,可真是冤枉了他的那些酒肉朋友们,不是他们不想联系他,而是因为他们不敢。

昨日事情太大,闹得整个越宁的上层圈子就没有不知道的,李征自然也是看到了,当下就把那几人给调查个底儿朝天,安排了手底下的人挨个上门拜访一圈。

胆敢当着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欺负将军,真当他们这些人是死的吗?偏偏那些人一句话都不敢说,这会儿还被关在家里出不来呢。

“很好,不论如何务必要将他赶出去,贵公司的损失我来承担。”

不就是几个小东西吗?几万块钱他还是拿得出来。

王老板一听这话当即眉开眼笑,试探性的开口问道:“那、那咱们俩家的合作......?”

林信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了一抹讽刺,这人就是贪心,“放心,只要你办成了这件事情,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好好好,那就多谢林四少了。”

王老板一心沉浸在即将与林家合作的喜悦当中,根本就没想到林信其实什么话都没有答应的。

到了下午,韩玖雨林婉儿正坐在一间咖啡厅里商量着该公司的细节,这方面他虽然不懂,但耐不住有个王彪在,什么事情他都能给你办的妥妥当当的。

“嫂子您放心,这个产业目前最为合适,不过如果资金充裕的话,倒是可以不拘泥于一个方面,毕竟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王彪说晚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手底下就是产业太杂,最多的就是地下圈子那一块,以前是自己一个人混口饭吃,但现在若想跟着将军办事,那这一块地方就必须要打理清楚,他绝不允许有任何关于自己的污点与将军有关。

林婉儿听的头大不已,对自己的怀疑也越来越深,她真的有这么好吗?竟然都已经到可以开公司的地步了。

可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先不说其他,就单是资金这一块就可以将她打入地底。

还没等她开口拒绝,坐在一旁的韩玖就点了点头,“这方面你的经验比较丰富,就由你来帮忙完成,需要多少资金跟我说。”

“但是只有一点,开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让婉儿高兴。”

林婉儿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摆手拒绝,韩玖已经被他们家花了太多钱了,如果现在开公司的钱都要他出的话,那就太不像话了。

“不必......。”

话刚一出口,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就将她所有的思绪都给打乱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林诚打来的。

“爸,怎么了?”

刚一接通,林婉儿就皱起了眉头,因为她听到了对面传来的谩骂声。

林诚脸色铁青的坐在位置上,对王老板的对王老板的妈妈谩骂充耳不闻,“婉儿啊,爸爸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好,你等我一下。”

挂了电话,匆匆和韩玖说了两句之后,三人就默契地将开公司的话题停了下来,然后飞快地开车赶去了林诚的公司。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1栋3层小楼面前,林婉儿提着包包大步走了进去,韩玖落后两步,吩咐了王彪一些事情之后才跟了上去。

刚一进公司大厅,林婉儿就看到一个彪形大汉竟然伸手妄图抓住林诚。

“住手!”

她惊呼一声,赶紧小跑着过去辅助了林诚,“爸,你怎么样?”

索性对方只是被气狠了,缓了两口出去之后就没什么大事了。

“王老板,我都说了东西不是我弄掉的,只要一插监控必然会真相大白。”

王老板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件事情到底如何,他心中最为清楚,自然不可能让这人去查监控,否则那不就什么都毁了吗?

“行了,我不是听你解释的,赶紧赔偿了之后滚蛋,我们公司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林婉儿,对方今日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包臀裙下的一双美腿晃的人精神荡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奶爸》

第14章


第14章

林婉儿站在原地愣了愣,“为什么?合同我已经签下来......”

说到这里,经理立刻打断了她,“正好你把手头上的项目交接一下,尤其是与海明企业的合作,务必不能出一点的差错,做完这一切之后你就主动离开吧。”

说完,经理就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林婉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她拿着那个信封站在公司楼下的时候,竟觉得恍惚不已。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了一阵喇叭声。

滴滴——

韩玖本来想着来接林婉儿一起吃午餐,哪知时间就这么巧,他刚到,就看到对方从公司里走了出来。

“怎么了?”

他走到了林婉儿面前,敏锐的感觉到了对方的眼眶有一些泛红,“谁欺负你了?”

一句话问完,韩玖的眼神当中已经怒意十足,他不在的这几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欺负过她们一家,如今自己已经回来了,谁若再敢对林婉儿他们不敬,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

“没事。”

林婉儿摇了摇头,费了半天的劲都没办法挤出一个笑容来,“就是,我失业了。”

说起来也是可笑,当初老爷子把他们一家从住宅里赶出去的时候,还留了她在公司的职位,也不过就是一个实习生而已,她却做了6年之久。

也不是没有想过换一个工作,但是林家的人又岂是这么大度的?不论她换的何种工作,最后都会以失败告终,不得已她还是回到了这里,忍受着同事的冷嘲热讽,上司的刁难苛刻。

按理来说,她的心中应当对公司充满了怨言才对,但直到让她真正离开的那一刻,林婉儿才恍然之间觉得自己当初对这个公司也是十分热爱的,也是想让它好起来的。

不过现在被开除之后,她最应该担心的就是今后家里的开支问题,林诚的工作简单,工资也低,一个月也才不到五千,连基本的家庭开支都保证不了。

就在她想着下午重新去找个工作的时候,韩玖却笑着说道:“这是好事,我正准备说服你自己开公司呢。”

话音刚落,王彪就凑了上来满脸堆笑的看着林婉儿,“嫂子,你要开公司啊?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林婉儿笑了笑,家里面现在的情况,哪里还有多余的钱能让她拿出来开公司?

“走,我们先去吃午餐,我待会儿慢慢和你说。”

韩玖拉过林婉儿的手,带着她上了车,就在王彪正纠结着自己要不要去当电灯泡的时候,车窗降下,韩玖道:“愣着干嘛?上车!”

“诶。”

他当即小跑着过去,极为有眼色的坐上了驾驶座。

彼时,林诚正坐在座位上核对着东西,他的工作主要就是出库入库,本来上午这些东西都完全是对得上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对了好几遍都还是有差错。

“林诚,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少了一件?”

说话的这人正是公司的老板,他刚刚被林家四少爷打电话来商谈过,只要找借口辞退了林诚,他们就能有机会与林家达成合作。

虽说林家现在大不如从前,只能勉强摸得上二流世家的尾巴,但到底其中的价值不是林诚一个小老百姓能比得上的,老板当即就答应了下来,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林诚瞧着对方扔过来的统计报表,东西整整少了三件。

库房里的东西若是少了,除非有证据能证明到底是丢在何处,否则那可全都是要他自己赔的,这三件少说也得好几万。

他们家现在的生活的确是有些困难,这几万块钱咬咬牙虽说也能拿出来,但往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家可就不好过了。

更何况林诚压根就没想着自己赔这些,东西,明明刚才还是对得上的,就过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就对不上了,很明显是有人动了手脚。

“老板,不如将监控调出来......”

话还没说完,王老板直接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目而视,“我现在不是要你的解释,而是要你告诉我这几件东西到底怎么赔,你要是给不出来,那你就给我滚蛋!”

说完,老板就直接离开了。

林诚趁着这个时间去保安部门调监控,谁知对方咬死了牙都不肯给他看,只说没有上头的命令,他们不能公开监控的内容。

他不是傻子,种种巧合联系起来很难让他想不到是有人在背后捣乱,而且很有可能王老板也掺了一脚,这就表明这件事情,无论他如何解释,最后都只有走人一个下场,不同的是这笔钱他到底出不出!

那厢,王老板回来办公室之后立刻锁上了门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四少,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

电话那头的林信正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昨日寿宴上的事情让很多人对林家几兄弟指指点点,直至今日他出门的时候还有人明嘲暗讽,就连平日里跟他玩的好的几个兄弟也在一夜之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一丁点的消息。

要说这个林信,可真是冤枉了他的那些酒肉朋友们,不是他们不想联系他,而是因为他们不敢。

昨日事情太大,闹得整个越宁的上层圈子就没有不知道的,李征自然也是看到了,当下就把那几人给调查个底儿朝天,安排了手底下的人挨个上门拜访一圈。

胆敢当着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欺负将军,真当他们这些人是死的吗?偏偏那些人一句话都不敢说,这会儿还被关在家里出不来呢。

“很好,不论如何务必要将他赶出去,贵公司的损失我来承担。”

不就是几个小东西吗?几万块钱他还是拿得出来。

王老板一听这话当即眉开眼笑,试探性的开口问道:“那、那咱们俩家的合作......?”

林信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了一抹讽刺,这人就是贪心,“放心,只要你办成了这件事情,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好好好,那就多谢林四少了。”

王老板一心沉浸在即将与林家合作的喜悦当中,根本就没想到林信其实什么话都没有答应的。

到了下午,韩玖雨林婉儿正坐在一间咖啡厅里商量着该公司的细节,这方面他虽然不懂,但耐不住有个王彪在,什么事情他都能给你办的妥妥当当的。

“嫂子您放心,这个产业目前最为合适,不过如果资金充裕的话,倒是可以不拘泥于一个方面,毕竟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王彪说晚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手底下就是产业太杂,最多的就是地下圈子那一块,以前是自己一个人混口饭吃,但现在若想跟着将军办事,那这一块地方就必须要打理清楚,他绝不允许有任何关于自己的污点与将军有关。

林婉儿听的头大不已,对自己的怀疑也越来越深,她真的有这么好吗?竟然都已经到可以开公司的地步了。

可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先不说其他,就单是资金这一块就可以将她打入地底。

还没等她开口拒绝,坐在一旁的韩玖就点了点头,“这方面你的经验比较丰富,就由你来帮忙完成,需要多少资金跟我说。”

“但是只有一点,开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让婉儿高兴。”

林婉儿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摆手拒绝,韩玖已经被他们家花了太多钱了,如果现在开公司的钱都要他出的话,那就太不像话了。

“不必......。”

话刚一出口,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就将她所有的思绪都给打乱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林诚打来的。

“爸,怎么了?”

刚一接通,林婉儿就皱起了眉头,因为她听到了对面传来的谩骂声。

林诚脸色铁青的坐在位置上,对王老板的对王老板的妈妈谩骂充耳不闻,“婉儿啊,爸爸这边有点事情要处理,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好,你等我一下。”

挂了电话,匆匆和韩玖说了两句之后,三人就默契地将开公司的话题停了下来,然后飞快地开车赶去了林诚的公司。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了1栋3层小楼面前,林婉儿提着包包大步走了进去,韩玖落后两步,吩咐了王彪一些事情之后才跟了上去。

刚一进公司大厅,林婉儿就看到一个彪形大汉竟然伸手妄图抓住林诚。

“住手!”

她惊呼一声,赶紧小跑着过去辅助了林诚,“爸,你怎么样?”

索性对方只是被气狠了,缓了两口出去之后就没什么大事了。

“王老板,我都说了东西不是我弄掉的,只要一插监控必然会真相大白。”

王老板不屑的撇了撇嘴,这件事情到底如何,他心中最为清楚,自然不可能让这人去查监控,否则那不就什么都毁了吗?

“行了,我不是听你解释的,赶紧赔偿了之后滚蛋,我们公司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林婉儿,对方今日穿着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包臀裙下的一双美腿晃的人精神荡漾。

继续阅读《绝世奶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