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赫连兰若(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楚辞
简介:楚辞为了救陷于财务困境的父亲,被迫嫁给了赫连家体弱多病的大少爷赫连兰若
传说赫连家大少爷是个药罐子,命悬一线,随时都有上天的可能
传说赫连家大少爷不能人道,即使嫁过去也是守活寡
可……深夜这个跑到自已房间的家伙又是谁?
角色:楚辞,赫连兰若
楚辞,赫连兰若(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新婚之夜


第1章 新婚之夜

楚辞结婚了,嫁给了只见过一面,

更准确的说,是连面都没见上的陌生男子。

毕竟那天她并没有机会看清他的样子。

登记结婚,他没有出席,资料上已经签过名 ,只见签名栏上是赫连兰若苍劲有力四个字。

她迟疑了一下跟着签上了自己的名。

那一刻有一股尘埃落定,不再挣扎的无奈和妥协。

婚礼也是一个人举行,穿着凤冠霞帔的新娘,一个人拜堂,身旁没有新郎的身影。

她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但更多时候,她几乎没有什么情绪,就好像在玩一场过家家的游戏一般,她不过是看客而已。

繁琐的汉式婚礼结束后,她被送进了婚房。

坐在了黄花梨材质的实木床上,楚辞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或是什么都没想完全放空自己。

耳边隐约有个人欢快地跟她说着,

“楚辞,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你一定是全天下最美的新娘。

到时候我要用八抬大轿去你家迎娶你——”

今天确实是八抬大轿来迎娶她的,只不过新郎已经不是那个曾经许诺的人。

不知道等了多久,楚辞实在困得不行。

毕竟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休息,也几乎没有吃东西,

这会儿又饿又困的。

楚辞觉得自己再等下去,就要饿晕了,成为史上最悲催的新娘,

最后还是忍不住揭开盖头一角,偷偷环顾四周。

没有其他人,婚房里只有她, 她还是决定先找点东西吃 ,因为饿得实在有些受不了。

起身走到桌边,看到桌上摆着花生红枣冬瓜冰糖等东西,就是没有什么可以填饱肚子的。

唉,本着没有鸡,鸭也好的心态,楚辞拿起花生剥着吃,吃了几颗后,觉得有些干,只好改拿红枣,

还是一样的干,差点没被噎死!

看到杯子里有些茶水。

楚辞端起来就喝了,才意识到是酒,呛得她咳了起来,但至少不那么干了。

楚辞又抿了两小口,只觉得脸颊都跟着烫起来了。

咚咚敲门声响起,楚辞连忙放下就被,转身 走回到床头做好,拉好盖头,嘴里还含着红枣,

然后就听到有人推开门,进了屋。

楚辞心跳开始加速,想着是那个人进来了吗?

婚礼都可以缺席,洞房倒是不落下,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楚辞还没唾弃完,就听到一道女声,柔和地说道,

“大少奶奶,我是春意,以后跟着您做事。 大少奶奶您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那个…… 我可以先揭开盖头了吗?”楚辞松了一口气,迟疑地问到。

不揭开这东西,吃饭都碍事。

春意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大少爷, 有点事……可能得晚点才能过来 ,大少奶奶,您自己揭没关系。吃饱了,就可以早点休息。”

“好的。”楚辞应了一声,自己揭开了盖头,就看到一旁站着一个瘦高乖巧模样的女孩。

春意这会儿看着她,有些害羞地说道,

“大少奶奶,您先吃点东西。”

楚辞只能尴尬地点了点头。

洗了手后,走到桌边,看着春意送过来的东西,

楚辞突然有些反胃了,

不是青菜白米饭,,而是红糖猪腰和红糖面线。

“大少奶奶,新婚之夜吃这些,讨个吉利!”春意解释到。

“好的。”楚辞只能应道。

想着新郎连婚礼都没办法出席,让她一个人拜堂的,这么不吉利的事情都做了,

这会儿倒是忌讳起吉利不吉利了。

勉强吃了几口,垫了一下肚子后,楚辞放下筷子 ,跟春意说她想休息了。

在春意的帮忙脱去新娘装,卸了脸上的妆,才进浴室洗漱,换了套从娘家带来的睡衣。

走出浴室后,春意让她好好休息,就端着餐具出去,并帮她关上了房门。

楚辞环顾了四周 一圈,想着一个人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

不管怎么样,这是她新生活开始的一天,她要好好过。

楚辞伸展了四肢后,关了灯,在红床上躺下,忙碌了一天的她也困了,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半夜,迷糊中,感觉到有人在身侧躺下。

楚辞一下子就惊醒了,刚尖叫出声,就被捂住了嘴,同时耳边响起了一道低沉的男声,

“是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2章 枕边人


第2章 枕边人

这是那天她去见的那个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她记下了。

楚辞没有动,只是整个人僵在原地。

“我是兰若,赫连兰若!”赫连兰若自我介绍到。

后来的后来,楚辞才明白赫连兰若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时间里,跟她作这样一个自我介绍。

“你……你好——”楚辞回过神来,尴尬地回应道,又觉得自己的回应有点蠢。

只是这会儿,她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一阵沉默后,就听到赫连兰若说道,

“如果你在两年内,帮赫连家生个男孩,我就放你走。”

“如果我生不出来呢?”楚辞脱口而出应道。

毕竟先生男生女这种事,不是她一个人能决定的。

对方没有马上回答楚辞的问题,过了一会儿才回道,

“你可能一辈子走不出赫连家的门。”

这并不是一句威胁的话,他只是阐述了一个事实而已。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楚辞僵了一下问道。

因为感觉得出对方说这句话并不是跟她开玩笑。

“你说——”对方淡淡地应到。

“你今天为什么不出席婚礼?”

为什么让她一个人拜堂?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对这场婚姻不敢抱有什么希望,她根本无法接受这样一场婚礼。

“抱歉,我没办法!”赫连兰若道歉到。

楚辞没有再问下去了。

因为赫连兰若体弱多病,她早已经听说过了。

所以他现在说没办法,就可能是他虚弱得连一场婚礼都支撑不了。

“没关系!”楚辞最后应道。

没有关系,如果这是最糟糕的开始,希望接下来每一天都会比现在更好。

这也是她现在唯一的期盼。

这个晚上,两个人同床共枕了,但除此之外,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因为赫连兰若最后跟她说,睡吧,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她就在尴尬戒备又紧张的复杂情绪中,困倦地再次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赫连兰若已起床,不在房里 。

倒是春意已经守在门外,听到动静后,敲门进来,

跟她说,今天是她嫁入赫连家的第二天 ,一早得先去给公婆奉茶。

楚辞答应着,

想着赫连家还挺传统,挺讲究的, 通过之前繁琐的订婚结婚仪式她也能够感受到。

洗漱好,换了套合宜的衣服,楚辞跟着春意走出卧室,顺口问了一句,

“你有看到赫连兰若吗?”

“大少爷一早就出门了。大少奶奶想找大少爷?”春意微笑着问道。

“没事!”楚辞应道。

这算什么事啊?

一早就出门去了,丢在她这个新娘子在婚房里,然后这会儿自己还得一个人去奉茶。

走到了赫连家的正厅,赫连家的老爷夫人还有二少爷和三小姐都已经在了,只等着她一个人。

楚辞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爸妈,不好意思,我睡迟了。”

“没事,昨晚睡得好吗? ”赫连夫人温和地应道。

“挺好的。”楚辞应道,耳根也渐渐红了起来,只因为想起昨晚跟赫连兰若同床共枕了。

这时候春意端了茶过来,让楚辞敬茶。

楚辞在心底隐隐叹了一口气,还是认命跪了下来,先给公公婆婆敬茶。

这是过来的时候,春意交代过的。

赫连老爷和夫人,喝了茶,给楚辞派了两个大红包。

敬了公婆后,楚辞又请赫连兰翊和赫连兰馨喝茶。

这会儿倒是不用跪了,毕竟她现在身份是长嫂,但因为刚嫁入赫连家,第一天总要先拜一下山头。

“兰翊,请喝茶!”楚辞端了一杯茶给赫连兰翊。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剑目星眸,器宇轩昂,果然是个标准的美男子,也难怪楚恋心心恋恋着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3章 陌生老公


第3章 陌生老公

“谢谢大嫂。”赫连兰翊应道。

当赫连兰翊开口的时候,楚辞心一惊差点打翻盘里的茶杯,如果不是赫连兰翊及时扶住的话,

这会儿估计茶杯已经掉在地上摔碎了。

只因为这声音太像昨晚躺在她枕边的那个人的声音了。

赫连兰翊扶住了茶杯, 平静端起喝了一口,丝毫没有因为刚才的意外插曲而动了声色。

而相对赫连兰翊的冷静沉稳,楚辞就显得有些张皇失措了。

也还好茶杯最终没有摔落,不然像赫连家这么讲究的,估计会认为不吉利,第一天就给婆家人留下不好印象总归是不好。

敬了赫连兰翊,接下来就到了赫连兰馨了。

这个漂亮的女孩,粉雕玉啄的,很讨人喜欢,这会儿乖巧地跟楚辞说谢谢大嫂,俏皮地跟她眨了眨眼,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敬完茶后,赫连夫人又跟楚辞说了几句客套话,诸如以后就是一家人不要见外等等的话,然后才开饭。

一家人围着餐桌坐,唯独缺少了赫连家大少爷赫连兰若。

吃完了早饭,楚辞并没有马上回住的竹园,因为婆婆留她说一会儿话。

这会儿,楚辞坐在茶室的榻榻米上,对面坐着优雅华贵的婆婆赫连夫人。

赫连夫人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年轻不少,皮肤白净紧致,如果不认识的话,她会以为赫连夫人还不到四十岁。

气质也是淡雅如兰,给人一种很温婉而又大气的感觉。

一旁是正在泡茶的素衣,

优雅的动作,清新的气质,宛如茶仙子一般。

素衣跟着赫连夫人做事多年,深得夫人信任,春意有跟她提过。

泡好了茶,赫连夫人就示意素衣先退出去。

素衣应了一声,又跟楚辞礼貌性地点了一下头,这才低头走出了茶室,并带上了门。

“楚辞,这是新到的秋茶,喝看看。”赫连夫人招呼到。

“好的,妈——”那声妈顿了一下才叫出口。

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叫过妈妈了,何况是她刚嫁过来,面对着婆婆,昨天进门的时候是第一次叫,今天还是有些生疏。

赫连夫人抬眸看了她一眼,柔和地安抚到,

“没关系,慢慢来。”

“谢谢,妈——”楚辞有些感激地应道,端起茶杯,沁人心脾的茶香已经萦绕在鼻尖。

轻轻抿了一口,口感有点回甘,带着淡淡的茶香。

楚辞放下茶杯后,赫连夫人一边帮楚辞加茶,一边闲暇的语气聊到,

“说实话,让你这样嫁过来,确实是有些委屈你了。”

楚辞抿了抿唇,想说什么,还是没说出口,最后只能表情有些复杂地一笑。

没关系,没事,不要紧,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她说不出来。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介怀的。

但如果说她非常的在意又是没有的。

毕竟一开始接受了这门婚事,她多少还是有些心理准备的。

“如果可以的话,兰若也不会这般委屈你。

只是他有时候也力不从心!”赫连夫人感叹到。

“我明白,我没有怪他!”楚辞点了一下头应道。

这一点她倒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不是无可奈何,也不会执意娶一个陌生的女孩,但又让她一个人举行婚礼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4章 赫连家秘密


第4章 赫连家秘密

“楚辞,你嫁入我们赫连家后,就是我们赫连家的人。

我不会将你当成外人看。

也希望你自觉是赫连兰若的妻子,是我们家赫连家的一份子。”赫连夫人看着楚辞柔和地交代到。

楚辞端坐着,安静地聆听着婆婆的话。

赫连夫人继续说到,

“兰若是早产儿,生下来体质就比普通孩子要弱些,

童年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经过这些年慢慢调养,现在是好一些,除了定期回诊外,已经不怎么需要去医院了。”

“我会尽我的能力,去照顾好兰若。妈,您放心。”楚辞回应道。

“那就好。

兰若虽然体质弱了些,却是个聪明的孩子。

我相信,你们两个要是相处得好,以后会是让人羡慕的一对。

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相处,多培养感情,毕竟你们一开始没有感情基础。

不过,慢慢来,你给兰若机会,兰若也会给你幸福,你们会过得很好的。

相信妈的话!”

“托妈的吉言,我也希望能和兰若相处愉快。”楚辞抬起头来认真地应道。

如果她的一生注定要跟赫连兰若在一起,那么为什么不选择一种愉快的方式。

“看来兰若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赫连夫人微笑着应道。

“妈,您过奖了。”楚辞这会儿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楚辞,给兰若一点时间,他不会让你失望的。”赫连夫人重复着同一句话。

“好的,我不急。”楚辞微笑着应道。

她确实不急,两个人相处本来就讲究缘分,天时地利和人和,并不是急得来的。

所以给彼此一点时间空间,是最好不过的。

赫连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有其他的事了,你先回屋休息。”

“谢谢,妈!”楚辞笑到。“那我就先回竹园了。”

“好,有什么需要就跟春意说,不用见外。”

“好的!”

楚辞走出茶室,春意已经在大门口等她了。

“你是怕我迷路吗?”楚辞朝着春意走去,打趣地说道。

“我陪大少奶奶回竹园,这样大少奶奶就不会一个人无聊了。”春意笑着应道。

“这个理由倒挺充分的。”楚辞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朝着竹园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赫连夫人上了楼,进了先生赫连城的复健室,关上门后说道,

“这孩子外柔内刚,配我们家了兰若,倒是不会差。”

赫连城正当壮年的时候却中风了,虽然最后抢救过来,但自此都以轮椅相伴,而且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已经没有办法主事赫连集团的事务。

赫连集团现在由二儿子赫连兰翊在掌舵,赫连家现在基本上都由妻子李怀玉在打理。

“她知道兰若的事吗?”赫连城抬眸看向自己的妻子并问道。

“还没跟她说,刚结婚,让她先缓一下吧!”

另一方面,她也有自己的顾虑,所以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瞒不了多久的。”赫连城感叹到。

“不用太久,只要等她对兰若有了感情就够了。”李怀玉笃定到。

“兰若这边有什么反应?”赫连城又问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5章 做个好妻子


第5章 做个好妻子

“没有,采莲说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一早回到兰苑,换了衣服,就来主屋了。

他自己有分寸的。

你早上不是有看到他吗?”

赫连城叹了一口气。

“你在担心什么?”李怀玉看着赫连城并问道。

“担心的事情太多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对了,你让采莲和春意多留心一点。”

“已经交代过了,她们两个做事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不然也不会安排他们照顾兰若和楚辞了。”

赫连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楚辞和春意一起朝着竹园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楚辞还是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

那就是既然赫连兰若身子弱到连婚礼都没有办法出席,又怎么会一早就出门去呢?

难道今天是赫连兰若定期回诊的日子?

实在想不通的楚辞,转头看向春意问道,

“春意,你们大少爷一早就出门了,是吗?”

“是啊,大少奶奶。”春意点着头地应道。

“他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会一早就出门了?”楚辞纳闷地问道。

“这个春意就不清楚了。”春意顿时有些窘迫起来。

“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个春意也不是很清楚呢,大少奶奶。”春意摇了摇头,显得有些为难起来。

楚辞觉得从春意身上问不到任何事情,只好作罢。

毕竟赫连兰若行程也没必要跟春意报告,她不清楚很正常。

回到兰园,一股若隐若现的中药味袭来。

昨天她第一次到这里就闻到了,只不过昨天太累了,没有太在意,

今天觉得更明显一些而已。

想着赫连兰若常年吃药,估计因为这个原因,他住的地方也充斥着中药味 。

说实话,多少有些同情起这个已经是她老公的男人 。

先天病弱他没有的选择,只能勉强依靠这些药剂维持着生命。

她不能代他承受什么,但至少可以陪伴他左右,帮他分担一些压力。

虽然嫁入赫连家不是她自愿的,但既然已经嫁进来了,她自然要跟她的先生在一起,尽量做一个好妻子。

赫连兰若不在家, 楚辞也没什么事做,就先去整理从娘家 带过来的行李箱。

本来春意要帮她整理的,她觉得自己整理,更知道什么东西放在哪里,以后要拿也方便一些,就没让春意帮忙。

先将自己的衣服整理进衣帽间,才发现赫连家已经帮她订购了不少新衣服新鞋子和配饰。

她还是在衣柜里腾出一些地方,挂上了自己带过来的衣服。

这些衣服虽然不是全新的,但她平时在穿,也习惯了。

整理好衣服鞋子,还有那些书籍后,接下来就整理到母亲留给她的东西。

母亲是个翡翠爱好者,早些年收了不少精品翡翠,说过这些以后要留给她当嫁妆的,现在有些已经十倍甚至百倍的涨了。

父亲倒是将这些珠宝首饰都留给她,即使经济面临窘境的时候,也没有典当掉。

这一点,她还是很感激父亲的,毕竟这些东西寄托着她对母亲的回忆和思念。

即使知道它们还是值不少钱,也没想过转卖掉。

还有一些母亲留下来的书和笔记,母亲喜欢看书,她倒是承袭了母亲的这一优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6章 深不可测的二少


第6章 深不可测的二少

据说当时母亲给她取名单字一个慈,但落户口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辞,于是她就由楚慈变成了楚辞。

后来母亲抱着她说,也许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了一切。

她需要离开自己的家,自己的老公,自己的孩子,辞掉过去的一切。

拿起母亲的读书笔记,翻到其中一页,看到了有这么一段话——

不爱宫墙柳、只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要走庆幸是你心中有爱.要留只怪我心中仍然有恨。如今就只好靠你.去偿我们这个海阔天空的心愿。

她不明白母亲写下这段话的心情,但可以想象那时候的她应该是带着不甘心离开的吧!

再后来,她才知道这段话,是电视剧《金枝欲孽》大结局里如妃说的。

母亲很喜欢这部港剧,应该是对这段话很有感触,才会特意记下来。

只是那时候她还小,跟着看个热闹而已。

而母亲其中有两句是这样说的——

要走庆幸是你心中有爱。要留只怪我心中仍然有恨。

楚辞一直到后来才真正明白这两句话的内涵。

正在楚辞惆怅的时候,

听到春意站在门口跟她说,已经将午饭送过来了,请她先用餐,晚点再继续整理。

楚辞答应着,正好她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一个人吃饭没什么,只是一旁一直有人照料着,总是有些不习惯。

“春意,你一起吃啊!”楚辞招呼到。

“大少奶奶,你吃吧,我晚点再吃。”春意笑着应道。

“ 我们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也没什么胃口的。”

“大少奶奶要是觉得不习惯的话,我到外面溜达一下,等大少奶奶吃完了再叫我。”春意笑着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随意就好。”楚辞只好应道。

知道春意不会跟自己一起吃饭,也许是赫连家有这规矩,她也就不强求了。

吃得差不多了,楚辞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跟春意说,

“春意,晚饭不用准备这么多,我吃不完就浪费了。”

“大少奶奶我来收拾就好,晚饭您得到主屋跟老爷夫人他们一起用餐呢!”春意忙拦下楚辞收拾的动作,并解释到。

楚辞抬眸看向春意,

“每天都要这样吗?”

“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

早餐和晚餐在主屋餐厅用,午餐我送到竹园来给大少奶奶。”春意解释到。

楚辞点了一下头,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倒是乐得自己一个人在竹园用餐就好,毕竟逍遥自在。

但既然赫连家有这样的规矩,她也只能入乡随俗了。

吃完了午餐后,楚辞有些困,却不太想午睡,决定到赫连家附近走走。

赫连家住在偏郊外的地方,很安静,空气也好,不时能听到鸟鸣声,显得这里更寂静。

这里应该是适合赫连兰若养身的地方。

楚辞漫无目的地沿着石径朝前走去。

一拨又一拨的绿竹,挡住了正前方景色,石径正好在每拨绿竹之间迂回,显得隐秘,又能够移步换景,妙不可言。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道圆拱门下。

拱门爬满了爬山虎,看起来有些沧桑,但又别有一番意境。

楚辞正要走进拱门,突然听到有人唤到,

“大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7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7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楚辞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看到了赫连兰翊。

他从假山边走来,西装黑裤,显得俊挺雅致,器宇轩昂,脸上的表情则淡淡的 。

“原来是兰翊。”楚辞客气地打着招呼。

“大嫂,找我有事?”赫连兰翊站在了楚辞面前两步远的地方问道。

只觉得一股压力迎面而来,楚辞有些尴尬又茫然地摇着头,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闲着没事到处走走。”

“我住在兰苑。”

楚辞看了一眼那道拱门上斑驳的兰苑两个字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道歉,

“对不起,我不知道, 打扰了。”

然后转身往回走了,只觉得耳朵都是滚烫的。

她真的不知道赫连兰翊住在那道拱门后面,她只是瞎逛,不知不觉就走到这边来了。

还好在门口遇到了赫连兰翊,不然就这样冒然进了兰苑,遇见了谁,还真不太好解释,她跑到那里做什么。

赫连兰翊看着楚辞离去稍显慌乱的背影,眸色深了几分,一时之间让人猜测不出他在想什么。

赫连兰翊收回视线,低头走进了兰苑。

楚辞往回走的路上,遇到了焦急找来的春意。

“大少奶奶,您去哪了呢?

刚才收拾完,就没见到大少奶奶,吓了我一跳。”春意显得有些慌乱地问道。

“吃饱没什么事就到处走走,消化一下。”楚辞解释到。

“大少奶奶,您以后想跟去哪,叫上春意一起啊!

这附近你想去哪,春意都可以陪着你的。

唯独有一个地方,大少奶奶就别去了。”春意说到后面,压低了声音。

“哪里?”楚辞问道,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就是二少爷住的兰苑!”春意解释到。

“哦,好!”楚辞应道。

果然是刚刚差点误入的地方。

只是心里还是有不解的地方,

虽然为了避嫌,不要去小叔子住的地方,这个是可以理解。

但春意特意提醒了,事情就显得没这么简单了。

往回走的时候,楚辞状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春意,为什么兰苑不能去啊?”

春意顿了一下,转过头看向楚辞的时候,脸上已经带着笑意,

“二少爷住在兰苑,他喜静,不喜欢别人去打扰 。

平时除了采莲去打扫外,我们都不进兰苑的。”春意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没事,我也不去。”楚辞微笑着应道。

“大少奶奶,您要散步的话,我陪您去花园走走啊!”春意转移话题说道。

“我们晚点再去吧,我有点困了。”楚辞应到。

“好的,大少奶奶先回屋休息一下。”

春意默默地陪着楚辞往回走,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还好提前找到了大少奶奶,不然不知情的大少奶奶,不小心进了兰苑的话,到时候老爷夫人责怪下来,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楚辞回到竹园,洗了一下脸后,就呆在二楼打发时间。

春意帮她准备一篮水果, 她煮了一壶花茶,又端了茶点, 才下楼去打扫了。

楚辞一个人安静地坐在沙发上, 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

风中微微晃动的柳条,让她想起了一个月前发生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8章 一场阴谋


第8章 一场阴谋

天气预报说超强台风将在两天后登陆沿海城市,那天则是一点风都没有 ,闷热得诡异,也许就是所谓暴风雨来临前的片刻宁静。

楚辞起身正要去开窗透气,听到敲门声后,转身去开门。

继母杨雅茹站在门口客气地问道,

“楚辞,还没休息吧!”

“还没,你找我有事?”楚辞疏离地招呼着,语气不温不火,并没有让继母进屋的意思。

“有点事 ,想找你商量,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杨雅茹有些尴尬地应道。

楚辞这才退后一步,让继母进屋。

进了楚辞的房间 ,杨雅茹环顾了四周一圈,她的卧室一向干净整洁不少,比女儿楚恋的房间不知道干净整洁多少倍。

只是这会儿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杨雅茹转过身面对着楚辞,双手有些不自觉地搓着说道,

“楚辞,有件事,你爸本来不让我跟你说,但我想你也长大了,还是应该来跟你商量一下。”

“有什么事你直说吧。”楚辞淡淡地应道。

“是这样的,你爸的公司账务最近出了点状况, 现在如果不能及时补交税和罚款的话, 你爸只能去坐牢了,你也知道你爸的公司这两年情况大不如前,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不然也不会偷税漏税了。”杨雅茹解释到。

“我能做什么?”楚辞开门见山问道,毕竟这才是继母找她的重点。

她之前多少有耳闻关于父亲公司运营不善的事。

“赫连家,愿意帮你爸度过难关,前提是——”杨雅茹迟疑了一下,抬眸看向楚辞。

楚辞没有回应,等着杨雅茹自己说下去。

“前提是你得跟赫连兰若结婚。”杨雅茹看到楚辞没有回应,只好自动补充了。

楚辞表情很淡,一时之间让人看不出真正的情绪。

赫连兰若是赫连家当家赫连城的大公子,从小体弱多病, 平时鲜少出门。

她也只是听过,没有见过。

会知道这些事情,是因为父亲曾经帮赫连家做过事,而且还是赫连城的得力助手,前几年才出来自立门户的。

“楚辞,

如果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也不可能来找你商量,实在是没有路可以走了。

而且你爸现在身体又不好,别说做牢了,只怕这件事再拖下去,你爸都熬不住了——”杨雅茹开始卖惨到。

楚辞不想看继母虚情假意的表演,打断她问道,

“为什么不是姐呢?”

杨雅茹显然被楚辞这个问题给问住了,渐渐窘迫起来,过了两秒才回到,

“人家没看上楚恋!”

“阿姨的意思是,赫连家指定人选是我了?”楚辞确认到。

“是啊!不然阿姨也不会来找你商量。

你看赫连家,家大业大的,嫁过去就是少奶奶,享福的命。

要是他们看中楚恋的话,我二话不说就让楚恋嫁过去!”杨雅茹信誓旦旦地应道。

“是吗?”楚辞冷笑了一下 。

“当……当然是了。”杨雅茹顿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应道。

“这件事我爸同意吗?我的意思是让我嫁到赫连家去,我爸是什么看法?”

“你爸当然也希望你过得幸福, 而嫁到赫连家就可以享福了。”杨雅茹应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9章 逃脱不了的命


第9章 逃脱不了的命

“既然这样,你让我先考虑一下,毕竟是终身大事。”楚辞面无表情地应道。

“好, 终身大事你考虑考虑也应该。

楚辞,阿姨没有逼你的意思,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杨雅茹再次强调到。

“我明白。”楚辞淡淡地回应到。

“那阿姨不打扰你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明天早上跟我一个准信就行,我也好答复人家。”

“好!”楚辞应道。

关上门,屋里更是闷热得让人有些窒息,楚辞在书桌前的椅子坐下,脑海里一片空白。

如果不是今天提前回来,这一切她还被蒙在鼓里。

下午经过父亲书房的时候,听到继母雅茹跟父亲起了争执,

“……楚辞,已经满20岁,嫁到赫连家再适合不过了。

再说了,又不是让她去受苦,是当她去当少奶奶,享受豪门的生活。”这是继母雅茹的声音。

“可是赫连兰若那种情况,让楚辞嫁过去不等于祸害她!”楚兴华迟疑着。

“不让楚辞嫁过去,难道让我们女儿楚恋嫁过去啊?

再怎么说也是过上有钱人的生活,不会让楚辞苦着。

不这样做,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坐牢吧,你有高血压还有冠心病,能撑多久啊?”继母显得有些尖的声音,刺耳得很。

她本来以为父亲至少会替她考虑一下再决定,

但最后她听到的却是——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心顿时就往下沉,一直往下沉,沉到谷底。

楚辞低着头默默地上了楼, 没有打扰他们的谈话,就好像自己没回来过一般。

开门正准备回自己房间时, 对面的门开了,楚恋见到她,笑了,低声问着她,

“爸跟你说了吧!”

“说什么?”楚辞反问到。

“别装傻了,爸不是要让你嫁给赫连兰若。

其实赫连家一开始是看上我的,但我一听是嫁给兰若就不干了。

嫁给兰翊还差不多。”楚恋得意地应道。

“为什么兰若就不行?”楚辞反问了一句。

“你傻啊,兰若是个药罐子,我嫁过去守活寡啊——”楚恋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有些尴尬地捂住了嘴,然后改口说道,“其实也没有那么差啦,再怎么说兰若也是赫连家的长子长孙,赫连家族的最合法继承人。你要真嫁过去,以后就是赫连家大少奶奶了。”

“既然是这么好的事,你为什么要放弃?”

“……”楚恋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哼了一声应道,“我又不喜欢兰若,反正我死都不会嫁过去的!”

“所以你就让你妈说服爸,让我嫁过去!”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我可什么都没说 ,你要是不想嫁也可以拒绝啊!”虽然她确实这样做了,但在楚辞面前,怎么也不能承认。

“那爸怎么办?眼睁睁看着爸去坐牢 ?”

“你嫁到赫连家去,爸不就不用坐牢了。”楚恋笑着应道,然后转身朝着楼梯口走去。

楚辞看着楚恋的背影,心却像针扎一样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10章 是福不是祸


第10章 是福不是祸

即使身上流着一半相同的血,但在利益面前,楚恋还是毫不犹豫地将她往火坑里推来保全自己。

楚恋现在可以坦然地跟她说,你嫁到赫连家去,爸就不用坐牢了。

而当她面临同样选择的时候,却毫不犹豫的选择拒绝。

果然自私的人只有在伤到自己的时候,才会觉得疼。

父母在她十岁那一年离婚了。

原因是父亲出轨了,第三者是父亲的初恋。

母亲毅然决然选择离婚。

那时候的她,懵懂地明白离婚意味着什么了,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

也许是为了保护她或是因为她还小不懂, 当时母亲并没有告诉她离婚的真正原因。

只是跟她说,妈妈要去国外工作,让她以后听爸爸的话,如果她想妈妈了,就写信。

后来她写了一铁盒的信,只是从来没有寄出过,因为不知道寄到哪里。

从那以后,她也没有再见过母亲。

她是有些恨的,恨母亲不想她,不要她,都不回来看看她,抱抱她,但更多的是无处安放的思念。

她是那么的想念她,想得晚上哭了,也不敢发出声音,怕父亲听到,只能任由泪水滴在枕头上,直到睡着了。

不到一年,父亲将继母杨雅茹带回家来。

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他们的女儿,比她大一岁的楚恋。

她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没有哭,也没有闹,显得很乖巧懂事。

其实她不过是选择认命而已。

下午回来听到父亲和继母在书房里的谈话,她更透彻地明白,这就是自己逃脱不了的命。

第二天,楚辞起床后,觉得眼睛有些酸痛,不知道是昨晚水喝多了,还是在睡梦中哭过的原因。

她用热毛巾敷了一下眼睛,缓和一些症状后,才走出卧室,下楼去吃早饭。

像以往那样,楚辞低着头,安静地吃着饭。

杨雅茹不时抬起头看她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楚辞吃饱了,放下碗筷,杨雅茹终于忍不住了,主动问道,

“楚辞,昨天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楚辞没有直接回应继母的话,而是看向父亲,认真地问道。

“爸,我嫁给兰若,他们真的会帮公司度过难过,爸就不用坐牢了吗?”

楚兴华尴尬万分地 避开小女儿的视线,最后才点了点头,

“楚辞,其实嫁到赫连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兰若是赫连家第一合法继承人,以后——”杨雅茹在一旁帮着说话。

“是挺好的!”楚辞笑了,即使眼底渐渐积蓄了酸涩。

原本将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哪怕父亲虚伪地说一句,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她都愿意为父亲付出的。

但到这一刻才真正明白,父亲也不会站在她这边的。

在这个家里,她是唯一一个可以被用来牺牲的人。

“我同意,只是有一个条件。”楚辞再次抬起头后应道 。

“什么条件?嫁妆吗?你放心你爸早已经帮你准备好。”杨雅茹立刻满脸堆笑应道。

这会儿就算楚辞要公司的股份,全部给,她也不会有意见。

毕竟那家公司现在要死不活的,她也不稀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第10章 是福不是祸


第10章 是福不是祸

即使身上流着一半相同的血,但在利益面前,楚恋还是毫不犹豫地将她往火坑里推来保全自己。

楚恋现在可以坦然地跟她说,你嫁到赫连家去,爸就不用坐牢了。

而当她面临同样选择的时候,却毫不犹豫的选择拒绝。

果然自私的人只有在伤到自己的时候,才会觉得疼。

父母在她十岁那一年离婚了。

原因是父亲出轨了,第三者是父亲的初恋。

母亲毅然决然选择离婚。

那时候的她,懵懂地明白离婚意味着什么了,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

也许是为了保护她或是因为她还小不懂, 当时母亲并没有告诉她离婚的真正原因。

只是跟她说,妈妈要去国外工作,让她以后听爸爸的话,如果她想妈妈了,就写信。

后来她写了一铁盒的信,只是从来没有寄出过,因为不知道寄到哪里。

从那以后,她也没有再见过母亲。

她是有些恨的,恨母亲不想她,不要她,都不回来看看她,抱抱她,但更多的是无处安放的思念。

她是那么的想念她,想得晚上哭了,也不敢发出声音,怕父亲听到,只能任由泪水滴在枕头上,直到睡着了。

不到一年,父亲将继母杨雅茹带回家来。

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他们的女儿,比她大一岁的楚恋。

她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没有哭,也没有闹,显得很乖巧懂事。

其实她不过是选择认命而已。

下午回来听到父亲和继母在书房里的谈话,她更透彻地明白,这就是自己逃脱不了的命。

第二天,楚辞起床后,觉得眼睛有些酸痛,不知道是昨晚水喝多了,还是在睡梦中哭过的原因。

她用热毛巾敷了一下眼睛,缓和一些症状后,才走出卧室,下楼去吃早饭。

像以往那样,楚辞低着头,安静地吃着饭。

杨雅茹不时抬起头看她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楚辞吃饱了,放下碗筷,杨雅茹终于忍不住了,主动问道,

“楚辞,昨天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楚辞没有直接回应继母的话,而是看向父亲,认真地问道。

“爸,我嫁给兰若,他们真的会帮公司度过难过,爸就不用坐牢了吗?”

楚兴华尴尬万分地 避开小女儿的视线,最后才点了点头,

“楚辞,其实嫁到赫连家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兰若是赫连家第一合法继承人,以后——”杨雅茹在一旁帮着说话。

“是挺好的!”楚辞笑了,即使眼底渐渐积蓄了酸涩。

原本将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哪怕父亲虚伪地说一句,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她都愿意为父亲付出的。

但到这一刻才真正明白,父亲也不会站在她这边的。

在这个家里,她是唯一一个可以被用来牺牲的人。

“我同意,只是有一个条件。”楚辞再次抬起头后应道 。

“什么条件?嫁妆吗?你放心你爸早已经帮你准备好。”杨雅茹立刻满脸堆笑应道。

这会儿就算楚辞要公司的股份,全部给,她也不会有意见。

毕竟那家公司现在要死不活的,她也不稀罕了。

继续阅读《总裁霸爱:娇妻难招架》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