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梦绾,林贝瑶(王妃她恃宠而骄)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她恃宠而骄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桃悠悠
简介:  她是尚书府嫡女,更是天下首富的外孙女,八个哥哥皆是人中龙凤,都对她宠爱有加,还和尊贵的景王殿下定了亲
  可她眼瞎心盲,错信渣男恶女,最终惨死
  再次睁眼,林梦绾惊讶发现,自己竟重生到了逃婚的那一晚
  京中流言,林梦绾水性杨花,与野男人私会!

景王殿下:“与她私会的人正是本王,造谣之人,拖去监察司

贵女指证,林梦绾心狠手辣,下毒害人!

景王殿下:“毒是本王下的,你也想试试吗?”

众人哀嚎,你们这样,会把她宠坏的! 
角色:林梦绾,林贝瑶
林梦绾,林贝瑶(王妃她恃宠而骄)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王妃她恃宠而骄》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


  阴暗的地牢,凄冷潮湿。

  石板床上铺着的一层茅草已然发霉,一个纤弱的身影蜷缩在墙角。

  她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头发满是油污,已然结成了毡,凌乱的搭在脸上。

  即便如此,仍旧能够看到她琼鼻菱唇,精致万分。

  老鼠凑在床边,啃食着稻草,床上的人闭着眼眸,浑然不觉。

  铁链碰撞的声音传来,地牢的门被打开,石板床上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个衣着华贵的美艳女子施施然进门,她看向墙角的人,美艳的眸子之中迸发出愤恨与得意交织的神色。

  “妹妹,你知道吗?锦书哥哥查出了秦府通敌卖国的证据,皇上震怒,下旨严查呢。”

  柔媚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林梦绾猛地抬起了头。

  “你说什么?!”

  喑哑的声音犹如地狱深处发出的悲鸣,森然可怖。更吓人的,却是她的左半张脸!

  那半张脸上疤痕遍布,蜿蜒扭曲好似蚯蚓。

  原本应该是眼睛的位置,赫然是一块老疤!

  林贝瑶满意的看着林梦绾,微微一笑。

  “秦府通敌叛国,你外祖父被当场杖毙,你的舅舅跟哥哥们全部入狱,女子皆是罚为官妓,财产尽数充公。”

  “还有哦,你外祖母病倒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给她找大夫呢。”

  “你们做了什么!我杀了你!”

  林梦绾挣扎着想要冲上前,可锥心的疼痛从双腿传来。

  林梦绾倒吸了一口凉气,瞬间失去所有力气,身体更是在这激动之下跌落在了床上。

  她疼得无法起身,眼泪直落,盛满恨意的眼眸却死死地瞪着林贝瑶。

  林贝瑶的眸子浮现出一抹畅快之色,啧啧出声。

  “有谁能相信,东月国首富的外孙女,高高在上的景王妃,竟然会这般不人不鬼。”

  “林梦绾,现在的日子,你喜欢吗?”

  林贝瑶缓步上前,一把抓住了林梦绾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父亲已经把我母亲扶为正妻,我下个月就要以尚书府嫡女的身份嫁给景王殿下了。”

  “说起来,这门婚事还要多谢妹妹你的成全啊。”

  “林梦绾,我马上就会风光大嫁,取代你成为尊贵的景王妃。至于你,就去死吧!”

  林贝瑶面容狠辣,猛地掏出一把匕首,朝着林梦绾狠狠地刺去。

  “不!”

  林梦绾惊呼出声,猛然间睁开眼睛。

  身下的颠簸让她发懵,呼啸的冷风瞬间让她汗毛倒束。

  下一瞬,冷冽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

  “你若是再不安分,就休怪本王不客气了。”

  林梦绾看着楚墨渊那张阴沉的脸,整个人呆住。

  “驾……”

  随着一声暴喝,林梦绾身下的颠簸感更加强烈。

  林梦绾努力稳住身体,紧紧地抓住手边的东西,这才没有从马背上摔下去。

  可是看着自己的皓腕,跟纤细白皙的手指,林梦绾心中的震惊更强。

  她被林贝瑶困在阴冷潮湿的地牢许久,双手早已经生满冻疮。

  那段不见天日的日子,让她憔悴不堪,不人不鬼,断然不会有这般莹白细腻的肌肤。

  而且,她不是被林贝瑶用匕首杀死了吗?

  可是现在,她竟然被楚墨渊捆在马背上!

  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如今的场景,像极了她得知婚期已定,情急之下私自逃离京城,却被楚墨渊抓回来的那日。

  难道说,她重生了?

  如果真的是重生,那上天当真待她不薄!

  “对不起,我错了。”

  林梦绾哽咽着说出这句话,泪如雨下。

  楚墨渊是东月国的六皇子,早早便被册封为景王。

  林梦绾是尚书府的嫡女,这门婚事可谓门当户对。

  可林梦绾对楚墨渊毫无感情,一直倾心于丞相府的庶出之子李锦书。

  前生,林梦绾想尽办法也没能取消跟楚墨渊的婚约。

  所以,在皇上下旨定下婚期的那日,林梦绾在林贝瑶的帮助之下逃走,想要与李锦书私奔!

  只可惜,林梦绾刚跑到约定地点,还未等见到李锦书,便被楚墨渊捉住,强行抓了回去……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楚墨渊的身体完全僵住。

  “林梦绾,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楚墨渊眉头深锁,垂眸看着她,脸上浮现出了一层寒霜。

  她突然服软,是为了保护李锦书吗?

  “我没想耍花招。”

  林梦绾吸了吸鼻子,努力坐直身子看向了楚墨渊。

  马背的空间有限,林梦绾如今紧贴着楚墨渊,让楚墨渊的心跳骤然快了几分。

  “景王殿下,我……我知道自己之前品行不佳,但是我林梦绾对天发誓,以后我一定会恪守礼法,绝不会做出逾越之事。”

  “只要景王殿下不离,我林梦绾,定然不弃!”

  “若有违誓言,我林梦绾必将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楚墨渊的黑眸之中浮现出浓重的震惊之色。

  下一瞬,林梦绾却抱着扬起了头,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

  唇上传来的柔软跟暖意,让楚墨渊的脑海之中有大片烟花轰然炸开。

  原本盛满寒冰的幽深眼眸之中骤然蹿出两簇火苗,顷刻之间便是燎原之势。

  只是,楚墨渊一把圈住林梦绾的腰,让她动弹不得。

  “别以为你说几句漂亮话,本王就会放过你们。”

  话虽这般说,可楚墨渊却掀开自己的披风,裹在了林梦绾的身上。

  一路颠簸,林梦绾被送回了林府。

  虽然已经是深夜,可整个林府仍旧是灯火通明。

  那一阵急切的马蹄声入耳,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只见高头大马之上,楚墨渊面如寒霜。

  以林老夫人为首的林府众人连忙迎上前,满心忐忑的行礼。

  “参见景王殿下。”

  “祖母!”

  一道激动地声音入耳,林老夫人的心坠入谷底。

  她下意识抬头,只见林梦绾被楚墨渊圈在怀中。

  林老夫人神情焦急,激动道:“景王殿下,今日之事都是误会,梦绾只是……”

  “林小姐受了惊,林老夫人请个大夫给她瞧瞧,让她好生修养,莫要耽搁了婚期。”

  楚墨渊神色清冷的打断了林老夫人的话,直接将怀中的人推下了马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恃宠而骄》

第2章 他配不上我


  林梦绾心中一滞,本能的调用轻功。

  随着一个漂亮的旋身,林梦绾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只是下一瞬,她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她的腿,还在。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

  亦是,久违了。

  晶莹的泪珠簌簌落下,林梦绾满目凄惶。

  楚墨渊冷眼看到林梦绾脸上的泪水,心中涌出一阵烦躁。

  果然,她不甘心嫁给自己!

  “驾!”

  楚墨渊暴喝一声,扬鞭而去。

  林府众人立刻聚到了林梦绾的身边。

  “梦绾,你可有伤着?景王殿下可有为难你?”

  林老夫人满心担忧的看着林梦绾。

  楚墨渊这么轻易的离开,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更是让她不安。

  林梦绾突然之间扑到了林老夫人的怀中,痛哭出声。

  “祖母,我好想你呜呜呜……”

  真的好想好想。

  被林贝瑶关在地牢里的日子,林梦绾无数次的期盼祖母跟父亲能够来救她。

  听着林梦绾的哭声,林老夫人焦急万分,更是心疼。

  她焦急道:“梦绾别难过,祖母会想办法,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除婚约的,你别哭……”

  熟料,她话音刚落,却听林梦绾道:“祖母,我不想退婚,我要嫁给景王殿下!”

  “嫁给景王殿下?你怎会……”

  林梦绾的一句话,让众人都惊呆了。

  林梦绾跟景王殿下自小就有婚约,可林梦绾喜欢李锦书。

  她一直想法设法的解除跟景王殿下的婚约,今日更是直接逃离京城,如今怎会……

  人群之中,一个穿着轻纱罗群的女子脸色泛白,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梦绾妹妹,该不会是景王殿下对你做了什么吧?!”

  骤然而来的声音,让众人脸色大变。

  而这温婉的声音,让林梦绾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

  林梦绾骤然转身,抬起手便狠狠地打了说话之人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众人的心都颤了颤。

  林贝瑶惨叫一声,竟是被林梦绾打了一个趔趄。

  “瑶儿!”

  林贝瑶的生母李姨娘大惊失色,立刻扶住林贝瑶,满眸心疼之色。

  林老夫人也是惊着了。

  “梦绾,你这是做什么?”

  林梦绾跟林贝瑶素来感情深厚,林梦绾怎会突然对着林贝瑶动手?

  林梦绾紧紧地攥着拳头,双眸猩红,浑身发颤,心中翻涌着滔天的恨意。

  刚才说话的人,正是她的庶出姐姐林贝瑶。

  而前世,她就是因为轻信了林贝瑶,才会万劫不复!

  林贝瑶伙同李锦书,骗她的感情,撺掇她逃婚,抢走她的嫁妆。

  她堂堂林府嫡女,东月国首富的外孙女,高高在上的景王妃,竟是断了双腿,毁了容貌,被林贝瑶关押在不见天日的地牢之中,活的连畜生都不如。

  可最后,林贝瑶竟是害了她的性命,还有她外祖父全家!

  林梦绾心中恨意翻涌。

  重活一世,她绝不会再被林贝瑶欺辱!

  林梦绾现在恨不得将林贝瑶碎尸万段!

  但是,回来的路上,林梦绾已然想尽办法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她记忆中的一切,都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即便是说出来只怕也没有人相信。

  她若是杀了林贝瑶,便是杀人害命,必然是要下狱的。

  如今她只能隐忍,见招拆招。

  林梦绾看着林贝瑶,冷声道:“姐姐慎言,你这话若是传出去,是要毁损我的清誉的!”

  孤男寡女,深夜同归,这事儿实在是惹人遐想。

  清冷的视线扫过众人,“我的清誉若是有损,林家的儿女,一个都逃不了。”

  平静的声音,没有任何训斥与命令之意,却寒意十足,让众人的心都跟着颤了颤。

  “今日我与景王殿下只是在京郊偶遇,恰巧我扭伤了脚,景王殿下才送我回府。”

  “姐姐还是莫要无中生有,随意猜测,大家也莫要因为姐姐的胡话而胡思乱想。”

  “毕竟,我婚约已定,其他的兄弟姐妹,未定婚事的还大有人在呢。”

  林梦绾的这番话,是十足的警告,众人皆是变了脸色。

  没错,林梦绾是林家嫡女,与林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事确实是不宜声张。

  可是,林梦绾若是一个在乎清誉的人,又怎会做出逃婚的事情?

  这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实在是怪异。

  只是,林老夫人看着林梦绾,眼眸之中浮现出一抹亮色。

  “梦绾说的对,诸位慎言。”

  “今夜之事,任何人都不能泄露出去半分,否则家法伺候。”

  林老夫人威严的视线扫过众人,众人立刻低头应声。

  “是!”

  林老夫人道:“李嬷嬷,扶梦绾到到我的松鹤园来,再请个大夫过来。”

  林梦绾突然愿意嫁给景王殿下,必然有隐情,林老夫人得问个清楚。

  松鹤园之中,摇曳的烛火映照着房内的众人。

  林老夫人端坐在上位,眉头深锁,垂眸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林梦绾。

  “梦绾,你当真想好了,要嫁给景王殿下?”

  刚才林梦绾一进门,就直接跪了下来。

  她先向着林老夫人请罪,然后坚定的告诉林老夫人,她不想再解除婚约,愿意奉旨嫁给景王殿下。

  “是!”

  一个字,回答的斩钉截铁。

  “为什么?”

  林老夫人的眉头皱得更紧。

  她看着林梦绾质问道:“你之前一颗心都在李锦书的身上,对景王殿下没有半分情谊,如今怎会突然改变了心意?”

  林梦绾对着林老夫人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这才跪直身子开了口。

  “祖母,孙女今日离府,其实是是因为姐姐送信给我,说李锦书愿意带孙女远走高飞。”

  “她竟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林老夫人怒火中烧,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林梦绾死死地攥着拳头,紧咬着唇,口中已然血腥弥漫。

  林贝瑶做的大逆不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前世的林梦绾,一心相信林贝瑶是真的为了她好,才甘愿冒风险帮她跟李锦书传递消息,甚至是协助他们二人见面。

  可是,被关在地牢的那段时间,林梦绾才明白。

  林贝瑶竭力撮合她跟李锦书,无非是因为林贝瑶早就觊觎她的好姻缘,想要取而代之!

  “祖母息怒。”

  林梦绾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翻涌的情绪压下。

  她抬头看着林老夫人,黑白分明的眼眸清亮如溪。

  “姐姐此举不当,但孙女也是因为今日的事情,才知晓李锦书并非良人。”

  “他约我逃走,自己却临阵脱逃,这样胆小如鼠的人,孙女之前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倾心于他!”

  “他根本就配不上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恃宠而骄》

第3章 林梦绾开窍了


  林老夫人眼眸一亮,惊喜万分,简直想拍手叫好。

  她素来看不上李锦书,也劝过林梦绾多次,祖孙二人闹了很多不愉快,实在是让林老夫人头疼。

  未曾想,林梦绾出去一趟,竟是自己开窍了。

  林梦绾继续道:“今晚景王殿下带回孙女,对孙女没有任何的指责。”

  “回来的路上,景王殿下一直小心的用披风护着孙女,没让孙女受到风寒。”

  林梦绾微微的低垂了头,唇角微微扬起,好似春风拂过,漫山遍野的鲜花无声盛开。

  “景王殿下告诉孙女,回府之后让孙女回府说自己是不慎扭伤了脚,又恰巧遇到他,他才送孙女回家的。”

  林梦绾抬头,对着林老夫人粲然一笑。

  “祖母,景王殿下这般细心,处处都为孙女着想,孙女觉得,景王殿下是个极好的人,孙女愿意嫁给他!”

  林梦绾脸颊绯红,双眸发亮,一副春心萌动的模样。

  林老夫人愣了愣,忍不住笑开,悬着的心也落到了实处。

  难怪林梦绾今晚能说出那般有理有据的话,原来是受了景王殿下的指点。

  “你能这么想,那当真一件好事。”

  她起身上前,亲自把林梦绾扶了起来。

  只是……

  想到景王殿下的恶名,林老夫人脸上的笑容落了几分。

  景王殿下名为楚墨渊,是当今圣上的第六子,亦是皇后娘娘的小儿子。

  林梦绾虽然是尚书府嫡女,可她嫁给楚墨渊,还是得说一句高攀。

  可是,楚墨渊掌管监察司,手段狠辣,虐人无数,更是性情残暴,性格孤僻。

  他曾经虐杀过通敌叛国的齐大人一家。

  数十口人,每人动用不同的刑法,活活折磨死,愣是让齐家将罪过吐了个干干净净,只求速死。

  楚墨渊“一战成名”,朝堂之上,无人不惧怕他。

  纵然林老夫人看不上李锦书,可是让林梦绾嫁给景王殿下,就真的好吗?

  心思流转之际,林梦绾直接抱住了林老夫人,依偎到了她的怀中。

  “祖母,我明日想去外公家一趟,跟外公说一声,我不退婚了,省得他担心。”

  “我还要让外公帮我找点儿好看的首饰头面,也多准备一点儿嫁妆。”

  林梦绾仰头看着林老夫人,满眸期待。

  可她的眼眶却一阵一阵的发热,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没让泪水涌出来。

  外祖父,舅舅,哥哥,我真的好想你们。

  感受到孙女突如其来的亲近,林老夫人也有些愣住了。

  因为李锦书的缘故,林梦绾已经许久不与她亲近,更不用说像是现在这般撒娇了。

  如今林梦绾的举动,当真是让林老夫人有些“受宠若惊”。

  她的手微微的有些发颤,还是轻轻的抱住了林梦绾。

  她笑骂道:“你这小妮子,还没出嫁就想着讨夫君的好,真是不知羞。”

  “我当然要漂漂亮亮的出嫁啊,祖母,您答应了吧……”

  林梦绾笑意盈盈的撒着娇,房内的几人看着林梦绾的样子,脸上都带了笑。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林梦绾眼眸之中那挥之不去的不安。

  第二日一大早,林梦绾就吩咐人套车,准备去秦府。

  她昨晚跟祖母说自己去秦府,是想找外祖父帮她置办首饰头面。

  但是,那只是林梦绾的一个借口。

  林梦绾此行真正的目的,是让外祖父帮她找一个人。

  她的师父,神医古月寒!

  只是,还未等林梦绾出门,林贝瑶竟是带着侍女,施施然来到了林梦绾的院子。

  林贝瑶穿着一身轻纱流仙裙,摇曳生姿。

  她那柔顺的墨发梳成了百花髻,一支精致的金丝镶嵌红宝石的发簪斜插在林贝瑶的发髻之中。

  小米粒一般的红宝石串成了长长的流苏,正好垂到林贝瑶的额头。

  随着林贝瑶的步子,流苏轻轻晃动,映衬的林贝瑶肌肤胜雪,亦是很容易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而视线只要顺势往下移,便可以看到林贝瑶脸上那淡淡的巴掌印。

  那正是昨晚林梦绾那一巴掌留下的印记!

  “梦绾妹妹,我给你做了鲍鱼肉丝咸粥,你快趁热喝一碗吧。”

  林贝瑶笑意盈盈的看着林梦绾,声音温婉,心里却有浓重的怒意跟恨意翻涌。

  林贝瑶已经得到了消息,今日林梦绾要去秦府。

  所以,饶是林贝瑶还记恨昨晚林梦绾打了她一巴掌,但是她今日特意起了个大早,亲自下厨给林梦绾做了早饭。

  而且,林贝瑶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却故意让自己脸上的巴掌印更明显了几分。

  她就是要让林梦绾看到,好让林梦绾愧疚!

  然后她再提一提李锦书,林梦绾一定会上赶着给她带礼物的。

  林贝瑶侧着头,将食盒放在了桌上,心中的算盘劈啪作响。

  林梦绾果然看到了林贝瑶头上的发簪,眼睛立刻危险的眯起,心亦是狠狠地揪了一下。

  未等林贝瑶打开食盒,林梦绾便突然上前,一把将林贝瑶的流苏发簪拔了下来。

  墨发瞬间散落,垂到了林贝瑶的脸颊上。

  林贝瑶意外的看着林梦绾,“梦绾妹妹,你这是做什么?”

  触及到林梦绾阴沉的视线,林贝瑶竟是打了一个冷战。

  “梦绾妹妹……你,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我昨晚是因为关心你,才会一时失言,当真不是有心的。”

  “我今日就是特意来向你赔罪的,梦绾妹妹,你别生气了好吗?”

  她慌乱的解释,伸手去拉林梦绾的胳膊。

  按照林贝瑶的经验,只要她说几句软话,林梦绾就会抢着道歉才对。

  可是,这次林梦绾却厌恶的甩开了林贝瑶。

  林梦绾沉声道:“珍珠,去请祖母过来。”

  请祖母来?

  “梦绾妹妹,你找祖母做什么?”

  林梦绾并不理会她,只是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发簪。

  她强忍着心中翻涌的恨意,对着翡翠道:“翡翠,找人来看住大姐姐,等祖母来了再发落。”

  “梦绾妹妹?!”

  “是!”

  翡翠应声,大步走到林贝瑶面前。

  “大小姐,请吧。”

  翡翠的心思比珍珠要缜密,她已经依稀猜到林梦绾要做什么了!

  没多久,林老夫人被珍珠请了过来。

  林贝瑶泪眼朦胧的上前,想要行礼诉苦。

  林梦绾却更快一步,端正的跪在了林老夫人的面前。

  “祖母,孙女求您做主,为孙女还有母亲讨回公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恃宠而骄》

第4章 新账旧账一起算


  林老夫人的眸中有意外之色,却亲自将林梦绾搀扶了起来。

  “你先起来再说。”

  “你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情,祖母必然不会让人欺负了你。”

  说话间,她恨恨的看了林贝瑶一眼。

  昨晚林梦绾说,是林贝瑶传信给她,让她跟李锦书私奔的。

  这笔账,林老夫人还没有来的计算呢!

  林梦绾未曾起身,而是将发簪双手送到了林老夫人面前。

  “祖母可还记得这支发簪?”

  林老夫人垂眸一看,瞬间认出。

  “这不是你母亲的嫁妆嘛,你怎么把它拿出来了?”

  林梦绾道:“并非孙女将它拿了出来,而是大姐姐戴着它出现在了孙女面前!”

  “祖母,孙女早先就发现这支发簪不见了,一直苦苦寻找,未曾想竟是被大姐姐偷了去。”

  “大姐姐偷窃我母亲的遗物,求祖母为梦绾还有母亲做主!”

  林贝瑶大惊失色,立刻跪下。

  “祖母明鉴,我没有偷啊……这……这发簪是梦绾妹妹送给我的!”

  “这是我母亲最喜欢的发簪,我怎可能送给你?!”

  林梦绾转头,猩红着双眸看着林贝瑶质问出声。

  林贝瑶觊觎这支发簪已久!

  前世,林贝瑶多次明示暗示的要这支发簪。

  林梦绾对林贝瑶素来大方,只因这支发簪是母亲的遗物,她才一直没有松口送给林贝瑶。

  可后来,这发簪竟是不见了踪影。

  直到林梦绾出嫁那日,赫然看到林贝瑶戴着这支发簪,明艳动人的出现在了她的婚礼上。

  林贝瑶痛哭流涕的求她原谅,说自己不是有意偷发簪,而是试戴之后忘记归还。

  而她之所以在林梦绾出嫁之日戴着发簪露面,是因为林梦绾的生母秦莞绾托梦给她。

  林贝瑶说,秦莞绾在梦里告诉她,希望她可以戴着这支发簪看林梦绾出嫁,权当秦莞绾也参加了林梦绾的婚礼。

  所以林贝瑶才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戴着发簪露了面。

  当时的林梦绾信了这个“美丽的谎言”,也不想伤了姐妹情谊。

  确认林贝瑶是真的喜欢这支发簪,便顺势把发簪送给了林贝瑶。

  可是,在她被林贝瑶囚禁之后,林贝瑶特意用此事嘲笑她的痴傻!

  林贝瑶说,那个梦完全是她信口胡诌。

  林贝瑶还说,那日她就是故意戴着发簪去抢林梦绾的风头。

  林贝瑶更是当着林梦绾的面儿,把那支发簪亲手毁掉!

  重活一世,林梦绾自然是新账旧账一起算!

  林贝瑶脸色煞白,顿时慌了。

  她真的是被林梦绾给气昏了头了!

  她只想着这支发簪惹人注目,却完全忘记了林梦绾一直未曾答应把这支发簪送给自己。

  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老妖婆偏心林梦绾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绝对不能认罪啊。

  林贝瑶连忙对着秦老夫人磕头,“祖母明鉴啊,瑶儿绝对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梦绾妹妹的院子里这么多人伺候,若不是梦绾妹妹首肯,瑶儿怎么可能拿的到这支发簪?”

  她泪水涟涟的看向林梦绾。

  “梦绾妹妹,你是忘记了吗?这发簪就是前不久你借给我戴的啊……”

  “我没有。”

  林梦绾毫不犹豫的否认,抬头看着林老夫人道:“祖母,我前不久还因为找不到这支发簪而焦急,还吩咐翡翠,让她仔细的找找这只发簪,甚至是想要不要报官。”

  “这是我母亲的心爱之物,我不可能给旁人。”

  翡翠立刻跪在林老夫人的面前,磕了一个头。

  “老夫人,二小姐确实是找这支发簪许久了,奴婢也从不记得二小姐将这支发簪借给大小姐。”

  “反倒是大小姐来要过好几次,说非常喜欢这支发簪。”

  翡翠冷冷的看了林贝瑶一眼,满眸厌恶。

  一想起林贝瑶给点儿小恩小惠,然后拐弯抹角讨要东西的样子,翡翠就觉得恶心。

  可偏生自家小姐就吃这一套,还真以为林贝瑶当她是好妹妹,愣是给了林贝瑶许多东西。

  还好,自家小姐现在醒悟了。

  林梦绾暗叹翡翠聪慧,面上却不动声色。

  林贝瑶激动道:“你这个贱婢,血口喷人!”

  “住口!”

  林老夫人冷着脸呵斥出声,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林贝瑶打了一个激灵,立刻闭了嘴。

  但是下一瞬林贝瑶回过神来,立刻膝行向前,抱住了林老夫人的腿。

  “祖母明鉴,瑶儿真的没有偷发簪……”

  “瑶儿不知道梦绾妹妹为什么会伙同翡翠来陷害瑶儿,呜呜呜……求祖母为瑶儿做主啊,呜呜呜……”

  “陷害你?”

  林老夫人没好气的开口,“那你倒是说说,这发簪是怎么到你头上去的!”

  林贝瑶发髻散乱,发簪是从她头上拔下来的,绝对无从狡辩。

  “是……是梦绾妹妹借给我的……”

  她想到一个借口,立刻转头看向林梦绾。

  林梦绾哽咽道:“梦绾妹妹,我知道自己昨晚一时失言,得罪了你,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我今日特意为你做了早餐,就是来向你赔罪的,可是,你怎能这样冤枉我?”

  “难道,你要把我的名声毁了才能出气吗?呜呜呜……”

  林贝瑶梨花带雨,令人心碎。

  林梦绾冷声道:“我若是想毁了你的名声,便不会只请祖母来,而是直接抓你去见官了。”

  林贝瑶心中一滞,震惊的看着林梦绾。

  她莫名觉得,林梦绾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现在的林梦绾,让她不自觉的害怕。

  林老夫人也有些意外,但是心中更多的是欣慰。

  林梦绾果然成熟了,做事周全许多。

  她找自己来处理此事,便是顾及着林家的颜面跟姐妹情分,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反观林贝瑶,直到现在,竟是还抵死不认。

  林贝瑶真是被她那个没规矩的姨娘给教坏了!

  林老夫人面笼寒霜,冷声道:“不管这发簪是你偷的还是借的,堂堂尚书府的小姐,难不成府上还缺着你东西了?”

  “你整日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这份心思就要不得!”

  “来人,把大小姐带去佛堂,让她好好想想自己的过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恃宠而骄》

第5章 受尽宠爱的林梦绾


  “祖母!”

  林贝瑶惊呼出声。

  可是,看着林老夫人那铁青的面色,她不敢多言,只能强压下心中的愤怒跟不甘,咬着唇噤了声。

  可恶的老妖婆!

  可恶的林梦绾!

  她们就是欺负自己是庶出,欺负自己的娘亲没有显赫的娘家!

  她一定要出人头地,把欺负自己的人,都狠狠地踩在脚下!

  林贝瑶被李嬷嬷带出了门,林梦绾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林老夫人再次行礼。

  “多谢祖母为梦绾跟母亲讨回公道。”

  林老夫人把林梦绾搀扶了起来,心疼的拍了拍林梦绾的手。

  “好孩子,大清早出了这样的腌臜事儿,好在是把你母亲的发簪找回来了。”

  “你今日不是还要去你外祖父家嘛,快来用早膳,收拾一下出门吧,帮我向你外祖父一家带个好。”

  “是。”

  林梦绾乖巧的应声,让翡翠把自己母亲的发簪收好,又跟林老夫人一同用了早膳。

  只是,还没等林梦绾出门,门房的小厮便匆匆的跑了进来。

  他对着林老夫人还有林梦绾行了一礼,“老夫人,二小姐,秦府来人了。”

  “谁来了?”

  林梦绾惊喜万分。

  前世自己逃婚被楚墨渊抓了回来,囚禁在府上,林府跟秦府都想尽办法去救她。

  今生或许是因为她昨晚认错态度诚恳,所以楚墨渊没有囚禁她,而是把她送回了林府。

  不过,如今秦府来人,只怕也是已经知晓她被楚墨渊抓回府了。

  “是秦老爷跟几位少爷都……”

  小厮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梦绾已然拎着裙子跑了出去。

  秦老夫人含笑看着林梦绾,对着身旁的李嬷嬷道:“扶我去前厅吧。”

  林梦绾的外祖父亲自来了,秦老夫人也得去见见才是。

  阳光明媚,微风和煦,林府的前院草木葳蕤,花团锦簇。

  林梦绾气喘吁吁地跑来,远远地看到前厅之中的那些人,险些哭出来。

  “外祖父!”

  林梦绾喊了一声,直接扑到了秦青瑞的怀中。

  林梦绾外祖父名为秦青瑞,是东月国首屈一指的富商。

  秦青瑞有三个儿子,八个孙子,却只有林梦绾这一个外孙女。

  加之林梦绾的生母早逝,所以秦府众人把对秦莞绾的思念都寄托在了林梦绾身上,将她宠上了天。

  前世秦青瑞为了林梦绾操碎了心,想尽办法帮她恢复自由之身。

  林梦绾无法忘记跟外祖父最后一次见面时候,他满头的白发,跟憔悴的容颜。

  自己真是太不懂事!

  轻信了小人,爱错了渣男,害了林家也害了秦家。

  今生,她绝对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秦青瑞突然之间被林梦绾撞了个满怀,心疼的抱住了她,他身边的几位少年亦是立刻起身聚了过来。

  林梦绾忍住眼泪,仰头看着秦青瑞。

  “外祖父,我正想去找你呢!”

  说话间,她已然笑容满面,眼眸璀璨如星。

  “嗯?找我?”

  林梦绾重重的点头,挽着秦青瑞的胳膊撒娇道:“外祖父,我想要几套新的首饰头面,还想要一些喜庆的首饰。”

  “我还想要用华贵的布料,做一件最漂亮的嫁衣,风风光光的嫁到景王府!”

  林梦绾满脸欢喜,甜美的声音犹如黄鹂婉转啼鸣,悦耳动听。

  可是她的最后一句话,却好似一道惊雷,让众人都懵了。

  “梦绾妹妹,你别吓唬我啊,你是不是……发烧了?”

  秦靖钊不安的上前,伸手探上了林梦绾的额头。

  林梦绾一颗心都扑在了李锦书的身上,昨天还逃婚了呢,现在怎么就说要嫁到景王府了?

  林梦绾推开秦靖钊的手,瞪着他道:“六哥哥,你才发烧了呢。”

  秦靖钊道:“不是啊,你不是不喜欢……”

  “什么不喜欢,我可喜欢了。”

  林梦绾直接打断了秦靖钊的话,脸颊绯红的看向了秦青瑞。

  “外祖父,你帮我去找嘛。”

  “我……就昨晚,我发现景王殿下,挺好的。”

  “我愿意嫁给景王殿下。”

  “而且,我想风风光光的、漂漂亮亮的嫁过去。”

  林梦绾的声音细若蚊蚁,脸颊红的快要滴出血来。

  秦青瑞等人见状心中惊诧万分。

  难道说,林梦绾逃婚被楚墨渊抓了一次,竟然还抓出感情了?

  “亲家老爷来了。”

  林老夫人进门,笑呵呵的开口。

  几人回神,立刻对着秦老夫人见礼。

  秦老夫人颔首回礼,看着面前一众少年,心中欣慰。

  不得不承认,秦府的这些孩子个顶个的好,都是一表人才,俊朗非凡。

  她对着秦青瑞道:“亲家公,我们去聊聊,也让他们兄妹几个单独聊聊?”

  “我也正有此意。”

  林梦绾的想法有了这么大的变化,这事儿秦青瑞还是问问林老夫人才放心。

  二人刚走,林梦绾就坐在了桌旁。

  “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桌子上摆满了锦盒,一猜就是好东西。

  林梦绾还记得,前世自己逃婚失败,八个哥哥为了让她开心,搜罗了各地的珍宝给她送来。

  大哥秦长苏微微一笑,“自然是给你的。”

  “这是张巧匠做的烧蓝发钗,整个东月国就只有这一份,色彩艳丽清透,你看看可还喜欢。”

  秦靖钊不甘示弱,“先看我的,这是我好不容易给你寻来的宝石匕首,华贵无比,削铁如泥!”

  七哥秦洛风握着瓷瓶,在二人争抢之际,直接送到了林梦绾面前。

  “梦绾妹妹,先别管他们!这是我刚为你研制的独门美容养颜丹,快来吃个试试。保证你吃完之后容光焕发,美艳动人!”

  “真是吵闹。”

  五哥秦亦弦瞥了众人一眼,轻嗤了一声。

  他轻轻地抚了一下自己的墨发,抱着琴坐在了桌旁,对着林梦绾粲然一笑。

  “梦绾妹妹,还是听听五哥刚给你谱的曲子,清一清耳朵吧。”

  众人:……

  滚一边去!

  前院的众人献宝一般的聚在林梦绾身边,一时之间热闹非凡。

  而另一边,林贝瑶被李嬷嬷送进了佛堂,却在不久之后借口去茅厕方便,吩咐自己的侍女半夏去了丞相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恃宠而骄》

第6章 一桩好姻缘


  从昨晚到今日,林梦绾都表现的很不对劲。

  林贝瑶冷静下来,思前想后,认为林梦绾就是因为昨晚逃走不成,所以迁怒于她。

  林梦绾是嫡女,极为受宠,自己必须要跟林梦绾搞好关系才能有好日子过。

  昨日林梦绾跟李锦书私奔,是自己负责传递消息的。

  这件事情出了纰漏,林梦绾迁怒她,也是正常的。

  看来如今想要安抚好林梦绾的情绪,只能找李锦书了。

  “我算出来了!”

  前厅之中,一道声音骤然打断了众人的争抢。

  众人立刻噤声,齐刷刷的看向了坐在角落的秦少冥。

  秦少冥是林梦绾最小的一个哥哥,年龄跟她相差不大。

  而他天赋异禀,自小便精通周易之术。

  众人都觉得秦少冥性格内向甚至孤僻,对人不亲。

  但是林梦绾知道,秦少冥是真的疼爱自己。

  林梦绾还记得,自己前世好不容易逃出景王府,秦少冥偷偷地见了她一面。

  秦少冥告诉林梦绾,他为林梦绾卜了一卦,算到林梦绾若是一意孤行,必会经历一道死劫。

  她最后惨死在林贝瑶手中,证明秦少冥所言非虚。

  所以,如今林梦绾急切的想要知道秦少冥的测算结果。

  “八哥哥,你算出什么了?”

  林梦绾急切的询问出声,起身上前。

  秦少冥抬眸看着林梦绾道:“是一桩好姻缘。”

  林梦绾惊喜万分,双眸发亮。

  “八哥哥,你说的是景王殿下吗?”

  “嗯。”

  秦少冥点头,林梦绾欢喜不已。

  只是姻缘虽好,却好事多磨。

  他启唇正欲再开口,门房的小厮却进了门。

  “二小姐,有人给您送了一封信来。”

  送信?

  林梦绾疑惑,伸手把信接了过来。

  看着信封上写着“梦绾亲启”四个大字,林梦绾的双手骤然收紧,几乎是要将信封捏碎。

  林梦绾自然认得出,这四个字出自李锦书之手!

  她倒是要看看,李锦书要跟她说什么!

  林梦绾立刻打开了信封,站在她身旁的秦褚意皱了眉。

  秦褚意是林梦绾的三哥,精通文墨,书法极佳,自然也认得出李锦书的笔迹。

  林梦绾看到李锦书的信这般激动,那她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

  该不会林梦绾是因为知晓不能抗旨,为了让大家安心,才故意说愿意嫁给景王殿下的吧!

  秦褚意心中不安,下意识的垂眸朝着林梦绾手里的信看去,赫然看到信纸上写着一行字。

  【巳时一刻,林府竹园小筑——锦书】

  李锦书这个混账!

  秦褚意脸色阴沉,攥紧了拳头。

  林梦绾抬头,秦褚意立刻收回了视线,但是林梦绾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她心思一转,直接把手里的信纸塞给了秦褚意。

  “李锦书写的,约我巳时一刻见面。”

  “哥哥们,陪我走一趟可好?”

  她突然愿意嫁给景王殿下,哥哥们必然难以相信。

  那不如让哥哥们亲眼看看,自己对李锦书的态度。

  秦长苏问道:“梦绾妹妹,你见到他准备怎么做?”

  林梦绾冷笑一声,“呵,他约我逃婚还敢放我鸽子,就不配做个男人。”

  “我今天不把他打的满地找牙,我就不姓林!”

  “六哥哥,抄家伙,陪我打一架!”

  “好嘞!”

  秦靖钊对打架最上瘾,毫不犹豫的应声。

  如今已经快到巳时了,李锦书约她巳时一刻见面,十之八九现在他已经到了林府的竹园。

  没有送拜帖就来林府,李锦书真是仗着她喜欢,就没点儿数儿了。

  她今日就让李锦书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阳光温暖,微风和煦。

  林府的竹园之中满目青翠之色,微风拂过,竹叶刷刷作响,当真是一个清幽雅致的地方。

  竹园小筑之中,一白衣男子盘膝而坐,面前放着一把上好的古琴。

  他手指轻动,清冽的琴音缓缓流荡,当真是好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一个丫鬟模样的人站在他的身旁,正是原本应该在佛堂罚跪的林贝瑶。

  林贝瑶的丫鬟半夏不久之前回了佛堂,跟她说李锦书已经来了林府,并且约了林梦绾在竹林小筑见面。

  林贝瑶纠结一番,还是觉得亲自来看看才能放心。

  所以她当即跟半夏换了衣衫,匆匆赶了过来。

  她侧头看了李锦书一眼,满意勾唇。

  李锦书这般风度翩翩,林梦绾见了他,一定所有火气都消了。

  不过,林梦绾怎么还不来啊!

  林贝瑶忍不住走到竹林小筑旁边朝着远处张望,心中焦急而又期待。

  “这么着急忙慌的,像什么样子?”

  “还有,你怎么穿着这样的衣服就来了?”

  李锦书停止了抚琴,皱眉看向林贝瑶,心中不满。

  话音刚落,就听林贝瑶催促道:“快弹琴,林梦绾来了!”

  李锦书心中一梗,连忙端起了范儿,再次云淡风轻的抚琴。

  可是,林贝瑶却瞬间变了脸色。

  只见不远处,林梦绾气势汹汹的朝着竹林小筑走来。

  而林梦绾的身后,竟是跟着一众男子!

  “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林贝瑶看清了秦长苏的面容,脸色大变,连忙闪身就要跑。

  “小贼,哪里跑!”

  秦靖钊早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远远地看着有个小丫鬟想逃,立刻纵身上前,一把抓住了林贝瑶的胳膊。

  林贝瑶惊呼一声,连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秦靖钊怎能让她如愿?

  “鬼鬼祟祟的挡什么?”

  他扼住林贝瑶的手腕,直接将她的手扭到了身后。

  “啊……”

  林贝瑶再次惨叫出声,同时,“铮”的一声,琴弦崩断,李锦书仓皇起身。

  看着面前的一众人,李锦书心中发怵。

  林梦绾紧跟着上前,看清楚了林贝瑶的脸。

  她的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姐姐?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被祖母罚去佛堂了吗?”

  林梦绾似笑非笑的开口,心道难怪李锦书会突然约她见面。

  原来是她的好姐姐“从中出力”了!

  林梦绾的一众哥哥们变了脸色。

  李锦书跟林贝瑶同时出现在这儿,任谁都知道他们二人有勾结。

  哥哥们眼神阴恻恻的看着林贝瑶,让林贝瑶头皮发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恃宠而骄》

第7章 非景王殿下不嫁


  “梦绾妹妹,我听闻表哥要来见你,所以……所以特意来帮你望风。”

  “你,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人来啊?”

  林贝瑶不安的开口,拼命对着李锦书使眼色,想让李锦书安抚林梦绾的情绪。

  李锦书努力的冷静下来,视线扫过众人,像模像样的拱了拱手。

  “诸位……咳咳咳……”

  还未等收回手来,李锦书便低低的咳嗽出声。

  他连忙以手做拳,掩住了自己的嘴,可以称之为清秀的眉头皱成一团。

  “梦绾妹妹,咳咳……咳咳咳……”

  “我昨日,突然发高烧,昏厥不醒,所以才没能……咳咳咳……”

  “梦绾妹妹,你没事吧?”

  李锦书温柔的看着林梦绾,满眸的关切跟担忧。

  林梦绾平静的看着他,倏而粲然一笑。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昨天?”

  李锦书心中一紧,下一瞬……

  “你给我去死吧!”

  林梦绾猛地抬脚,狠狠地踢在了李锦书的胸口。

  李锦书猝不及防的闷哼一声,一张脸痛苦的皱成一团,身体朝后飞去。

  林贝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看着笑语嫣然的林梦绾,林贝瑶脸色煞白,身体抖动如同筛糠。

  这样的林梦绾,好可怕。

  似是感觉到了林贝瑶的视线,林梦绾竟是转头瞥了她一眼。

  一瞬间,林贝瑶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但是好在,林梦绾立刻移开了视线,缓步走到了李锦书的身旁。

  她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许久爬不起来的李锦书。

  不得不说,李锦书长得确实是挺好看。

  李锦书的长相是有些阴柔的,他的面容没有寻常男子的刚毅,反倒是可以称之为精致。

  加之他喜好文墨,会抚琴,总是一袭白衣,当真多了几分气度。

  前世的林梦绾便觉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就是为李锦书量身定做的。

  如今李锦书眉头深锁,脸色泛白。

  因为疼痛,他那狭长的眼眸之中蒙上了一层水雾。

  单看这双眼眸,当真是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莫名的,林梦绾心中的恨意就淡了许多。

  “李锦书,以后别来找我了。

  林梦绾沉声开口,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她本以为自己见到李锦书的时候会很愤怒,会想将他碎尸万段。

  可是事实证明,她见到李锦书的的时候远不如见到林贝瑶激动。

  因为从李锦书被她一脚踢翻在地的那一刻,林梦绾就清清楚楚的意识到,自己前世有多瞎!

  前世林梦绾一直觉得李锦书有才华,有抱负。

  只因为出身不好,所以李锦书一直被欺压,才华也无处施展。

  所以林梦绾心疼李锦书,为李锦书做了很多事情。

  前世她模仿李锦书的笔迹,誊抄李锦书的诗,甚至还为李锦书出了一本诗集!

  可是如今仔细想想,李锦书有什么才华?有什么能力?

  他写的诗,根本狗屁不通,琴技更是登不上大雅之堂。

  他有的,只是一副好皮囊,还有嘴皮子!

  前世因为有她的帮扶,李锦书在京中还有一席之地。

  今生她若是不理会李锦书,李锦书还能有什么呢?

  她根本不用出手报复,李锦书便掀不起什么风浪。

  比起痛打李锦书一顿,林梦绾觉得,看着李锦书为了出头而折腾,更是一种享受。

  所以,林梦绾懒得在李锦书这儿耽搁时间了。

  “等一等!”

  李锦书挣扎着起身,一把抓住了林梦绾的胳膊。

  “梦绾妹妹,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生病……咳咳咳……”

  “梦绾妹妹,你已经打过我了,也该出气了,别生气了好吗?”

  “我今日来找你,就是想要再跟你好好的商量商量对策的。”

  林梦绾皱眉,厌恶的将自己的胳膊从李锦书的手中抽了出来。

  “我没什么好生气的,我要感谢你昨天生病。”

  李锦书一脸错愕的看着林梦绾。

  林梦绾微微一笑,“李锦书,你听清楚了,以前是我林梦绾瞎了眼,才会放着好好的景王殿下不要,整日想要逃婚。”

  “但是如今,我林梦绾非景王殿下不嫁!”

  脆生生的话语,清清楚楚的落入众人的耳中。

  刚刚走进竹园小筑的楚墨渊脚步一顿,阴沉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抹亮色。

  楚墨渊一直派人盯着林府这边的动静。

  他知道今日秦青瑞带着林梦绾的一众哥哥来探望她,而且紧接着,李锦书竟是也来了林府。

  得到这两个消息,楚墨渊顿时不淡定了,立刻赶了过来。

  特别是听闻了林梦绾去竹林小筑见李锦书,楚墨渊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足以将方圆十里的东西全部冻结。

  可是楚墨渊未曾想到,他刚到竹林小筑,竟是得到了这样的惊喜。

  林梦绾说,非他不嫁!

  楚墨渊的唇角不自觉的往上扬了扬,却是立刻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隐身在竹林之后。

  秦长苏适时转头,眉头微蹙。

  他刚才似是察觉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只是如今他的视线之中,只有竹叶轻轻摇晃。

  是风吗?

  秦长苏蹙了蹙眉,视线再次回到了林梦绾的身上。

  刚才林梦绾的表现,真的是惊到他了。

  也不知道林梦绾这番话是不是真心地。

  李锦书错愕的看着林梦绾,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梦绾妹妹,你说的是气话对吗?”

  “打住!”

  林梦绾抬手,看着李锦书这故作深情的模样,心中一阵恶心。

  李锦书非但不住口,反倒再次握住林梦绾的手。

  “梦绾妹妹,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

  “你之前不是说,你最喜欢我,非我不嫁的吗?”

  “而且你还说,你厌恶他,完全不喜欢他,甚至是一看到他就会浑身不舒服。”

  李锦书不敢提楚墨渊的名字,可在场的人都明白李锦书口中的“他”是何人。

  翠竹之后的楚墨渊顿时攥紧了拳头,脸色阴沉了下来。

  跟在楚墨渊身旁的玄一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只觉得自己会被楚墨渊的冷意冻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恃宠而骄》

第8章 景王殿下,想看戏吗?


 林梦绾有点儿尴尬,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们,立刻收回了视线。

  她怒道:“李锦书,你快闭嘴吧。我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

  “景王殿下出身比你好,武功比你好,文采比你好,长得还比你好看,我不喜欢他,是瞎了吗?”

  “我还非你不嫁?”

  “你说这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李锦书一脸懵逼,林梦绾的哥哥们,听到这番话,尴尬的连连咳嗽。

  而隐藏在翠竹之后的楚墨渊,脸色迅速转晴。

  林梦绾看着李锦书道:“李锦书,你我二人本就没有任何的瓜葛,即便以前喊你一声哥哥,也是看在林贝瑶的面子上。”

  “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如今我已经订了婚期,断然不会再与你有不必要的接触,也请你好自为之!”

  林梦绾丢下这句话,直接转身离开。

  倏而她脚步一顿,又道:“日后若是不得已见面,还请李公子称呼我为林小姐,以免乱了规矩。”

  李锦书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更是气恼万分。

  “林梦绾,你别后悔!”

  李锦书冷着脸,对着林梦绾怒吼出声。

  林梦绾一直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从未对他这般态度。

  如今说话这般不客气,李锦书当真是受不了。

  “我知道自己昨天理亏,所以对着你道了歉,即便你动手,我也不计较。但是林梦绾,我也是有脾气的!”

  “今日你若是走了,我们此生,不复相见!”

  李锦书能拿捏住林梦绾,不只是靠着林梦绾的同情心。

  适时地打一棒子,适时地给个甜枣,这些事情李锦书都拿捏得很妥当。

  他知道,今日服软已经没用,那就有必要“狠”一下了。

  林梦绾追着他跑了这么多年,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她生气也正常,但是自己撂下了这样的狠话,林梦绾一定会服软才对!

  孰料,林梦绾听到这话,脚步未停。

  “行,那你以后躲着我点儿,可千万别见着我。”

  李锦书心中一梗,气的要冒烟。

  他看着林梦绾的背影,发了狠的冲上前去。

  林梦绾的哥哥们见状,立刻闪身上前想要阻挡。

  只是,一道身影比他们更快几分!

  只见一道墨色身影骤然冲到了李锦书的面前,狠狠地出掌打在了李锦书的胸口。

  “啊……”

  李锦书惨叫一声,身体顿时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众人错愕的看着这一幕。

  林梦绾更是有一瞬间发懵。

  当她看清楚了身边的人是楚墨渊,林梦绾惊诧万分,更是一阵后怕。

  楚墨渊什么时候来的?

  还好,她刚才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林梦绾心思微动,下一瞬,她的脚一歪。

  “哎呦~”

  林梦绾“痛呼”了一声,跌跌撞撞的摔进了楚墨渊的怀中。

  楚墨渊突然被林梦绾撞了个满怀,本能的抬手扶住她,却看到林梦绾娇滴滴的看了他一眼。

  “多谢景王殿下出手相助。”

  欢喜又娇羞声音落入众人耳中,林梦绾的哥哥们几乎石化。

  他们颇为无语的看着林梦绾。

  林梦绾,你还能摔的再假一点儿吗?

  不过,众人亦是回神,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参见景王殿下!”

  楚墨渊努力的维持着自己平静的面容,垂眸看向自己怀中的林梦绾,对上了一张大大的笑脸。

  “景王殿下,你是来看我的吗?!”

  林梦绾像是一只树袋熊一般,紧紧地抱着楚墨渊,丝毫都不掩饰自己对楚墨渊的喜爱。

  楚墨渊不只是出现在林府,而且还出现在了竹园小筑。

  林梦绾不用问,也知道楚墨渊是来“捉奸”的。

  她下意识的看了林贝瑶一眼,心道会不会是林贝瑶给楚墨渊送的信儿?

  林梦绾的哥哥们惊诧的看着这一幕,心中紧张。

  景王殿下“恶名远扬”,素来心狠手辣,而且不喜人靠近。

  林梦绾这般没规矩的扑过去,若是惹怒了他……

  秦长苏想要提醒林梦绾注意规矩,可未等他开口,却看到楚墨渊伸出了手,将林梦绾揽在了怀中。

  “嗯。”

  一个单音,甚是低沉,可林梦绾却愣是听出了几分温柔跟喜悦。

  不得不承认,林梦绾刚才的举动,让楚墨渊很受用。

  林梦绾脸上的笑意更浓,“那你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吗?”

  “我在你面前发过誓了,就一定不会违背誓言。”

  “景王殿下,我今生非你不嫁。不过,有人想要生出事端呢。”

  林梦绾笑眯眯的开口,冰冷的视线却落在了一旁的林贝瑶身上。

  楚墨渊顿时顺着林梦绾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小丫鬟跪在地上,身体抖动如同筛糠。

  他自然知道,这人就是林梦绾的庶姐,林贝瑶。

  亦是,李锦书的表妹。

  林梦绾扯了扯楚墨渊的衣襟,后者垂眸看向她。

  只见林梦绾微微一笑,“景王殿下,想看戏吗?”

  前厅的暖厅之中,林老夫人正在跟秦青瑞聊着天。

  他们骤然听到下人通传,说景王殿下跟林梦绾还有秦府的诸位少爷求见。

  二人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脸色微微变了几分。

  林老夫人道:“景王殿下驾到,我们得去迎一下了。”

  即便他们是长辈,但是景王殿下身份贵重,断然没有他们端坐在这儿等景王殿下进门的道理。

  秦青瑞点头,二人皆是起身。

  只是他们刚到门口,便看到林梦绾一众人进了屋。

  而且,此时林梦绾竟是挽着楚墨渊的胳膊,依偎在他的怀中!

  林老夫人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连眼角的皱纹都舒展了几分。

  秦青瑞亦是惊诧万分,眼眸之中却浮现出了一抹亮色。

  林梦绾跟景王殿下竟然相处的这么好吗?

  看来林梦绾说想要嫁给景王殿下,此言非虚!

  林老夫人跟秦青瑞的心中皆是欢喜,但是二人都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惊诧之色转瞬即逝,在他们上前之前,便已经对着楚墨渊行礼。

  “参见景王殿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