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惊才绝艳》顾清云小说最新章节,顾清云,单天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妃她惊才绝艳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顾清云
简介:她是医毒双绝的现代军医! 他是隐忍莫测的大明王爷! 当江山与美人不可兼得,他和她,会如何选择? 顾清云:从今往后你想要,便是我想要的
单天溟:我想要的,便是能护你一世周全
顾清云: 单天溟:其实我想要的是你能给我生娃娃

角色:顾清云,单天溟
《王妃她惊才绝艳》顾清云小说最新章节,顾清云,单天溟全文免费阅读

《王妃她惊才绝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诈尸


天色微亮,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唤醒沉睡一夜的京都城,街上已经有了行人。
京都某处花巷里,一个衣衫破烂的女人被丢弃在路口,那女子死寂一般,没有了气息。
人群渐渐熙攘,不少人围拢过来查看情况。
突然,晴朗的天气暗沉,黑云蔽日压境而来。
轰!
一道惊雷响起。
围观众人纷纷惊讶,这天气如此妖邪,是怎的了?
忽然,倒在地上的女子几不可闻的动了动,众人吓了一跳,以为诈尸了。
“嘶……”顾清云抽了一口气,浑身痛得厉害,冷的让人哆嗦。
不对劲!
顾清云倏地睁开眼眸,古香古色的阁楼亭宇,大理石铺成的地面,男的梳冠,女的挽鬓。
这——他妈是哪里!?
顾清云脑袋里轰的一声,她明明正随部队在无人岛探秘,她分明只是做完一台手术在营地休息!
她不禁低头打量着自己,脏兮兮的看不出颜色的古装,上衣还缺了一边袖子,破洞的粉色绣花鞋。
穿越——
眼前这一切的不可思议,几乎都在告诉着她,她穿越了!
顾清云爬起来站稳,抚上额头的伤口处,指尖才触碰到,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
弱女无助,栖身姨家,顾家唯一的后人,十五年前她的父亲、叔叔和三个哥哥,都死在那场保家卫国的大战里,母亲一病不起,常年卧榻在床,三岁的顾清云伶仃无依,皇帝感恩顾家,册封她为清云公主,养在姨母家。
寄人篱下,挂名公主。
想想就呵呵。
顾清云闭上眼消化了这一事实,既然如此,那就安心接受吧!
只是她再不是过去那个顾清云!
人若欺我,我必回敬百倍!
顾清云拔下头顶仅剩的一只簪子,递向围观的一个妇人,“这个姐姐,跟你换件外衣可以吗?”
古代女子向来看重贞洁,她被丢在这花巷中,对方一定是要毁她清誉。
那妇人看着精致的簪子,面色一喜就立刻脱掉了外衣。
顾清云穿衣服的同时眸光扫过围观的人群,一个矮矮的女子眸光闪烁。
“咦,你们看她是不是林家小姐?”围观的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句疑问来。
刚才那个身材矮小的女子闻言,急忙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顾清云的面前。
“小姐,奴婢错了,奴婢不该丢你一个人在怡红院,请小姐责罚!”那小丫鬟哭丧着脸,磕头认错。
这丫头分明是林如烟的婢女,在人前故意说这话,无非就是想坐实她的身份!
果然,人群中立即有人诧异道:“咦,这是官家小姐?”
“怡红院,哟,看这样昨晚不会是……”
小丫环一听着急了,愤愤不平的瞪着众人厉声道,“闭嘴!你们不要命了?知道我们小姐是谁吗!她可是……啊!”
顾清云一记手刀辟下,阻止那小丫头继续说话,“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我林如烟的丫环竟然如此不懂规矩!”
林如烟!
“天哪,真的是林家小姐!”
“京都第一才女怎么会在烟花之地……”
顾清云沉下脸,眼底带着狡黠,这林如烟想要毁她名声,不如就回敬她一次。
“滚开!别挡着本小姐的路!”
众人面面相觑,刚让开一条路,突然有急急的马蹄声传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2章 弱女不复


吁——
一辆极尽奢华的马车在顾清云的面前停下。
马车身后闪出四个小厮打扮的男人来,分成两排站在马车前,驾车的马夫急忙跳下来,蜷着身子跪在马车前。
顾清云纳闷,好装逼的出场方式!
来人是谁?
一只肥手掀开帘子,那人一探出头就看见顾清云,绿豆眼里闪过下流的光,急忙一探身一脚踩在跪在地上的马夫身上,身形一晃才落地。
“三少爷小心。”小厮立刻上前搀扶他。
顾清云有些反胃的后退几步,这人是二品大臣大学士长子,梁少仲,梁三少是也。
恶名昭彰,出了名的好色下流,最是喜欢玩弄少女,甚至男孩也玩残过不少。
梁少仲肥胖的身体一颤一颤的走向顾清云,绯红宽袖长袍,翠绿的对襟,搭配十分艳俗,他色眯眯的盯着顾清云,“哎哟喂,这儿竟真有绝美小美人,看来吴昊没骗本少爷。”
顾清云不动声色,听到吴昊的名字,她就知道怎么回事,吴昊也是京城中的世家子弟,巧的是吴昊和林如烟认识。
“小美人你躲什么,让本少爷好好疼你啊!”梁少仲眼底放光,死死盯住顾清云那倾城的脸。
说罢,手就朝顾清云的脸蛋摸去。
顾清云眉头一皱,侧身避过,梁少仲庞大的身躯有些收不住脚,急急往前跌去。
嘭!
顾清云身形一闪到了梁少仲身后,抬腿一踹,庞大身躯整个向前倒去,一头磕在石壁上,额头立刻见了红。
“啊!”梁少仲发出杀猪般的尖叫。
“蠢货,还不给本少爷把这美人拿下,让她知道我的厉害!”梁少仲气急败坏的瞪着一干呆愣的小厮,浑身的肉都在抖。
“是!”
小厮立刻领命,纷纷挽起袖子围拢过去,其中一个不知何时绕到了顾清云的身后,手持一根棍子袭向她后背!
她倏地回头,抓住了那袭来的木棍,眼疾手快扣住那人的手腕,啪一声,手腕骨头应声而断。
小厮惨叫一声,木棍从手中脱落,落入顾清云的手中。
“林姐姐我今天就要教训教训你们这群不懂事的。”顾清云故意自称着林如烟的姓氏,手中的棍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手掌,眸光扫过众人,眼神凌厉如刀。
剩余的小厮一并上前,不是被顾清云轻松躲过,就是被反击,眨间都挂了彩。
“废物!滚开!”梁少仲暴跳如雷,自己抡起地上的一根棍子冲过去。
小厮急忙一并跟上!
顾清云娇小的身影敏捷,如鬼魅般的速度穿梭在众人之间,抓住那梁少仲的手腕,往下一掰一带,手肘啪嗒一声,扭曲成奇怪的形状,疼的那重量级的梁少仲龇牙咧嘴,哭爹喊娘。
如此残忍的手法,真真是彪悍!
顾清云将梁少仲的手反剪在身后,一手扼住他的脖子,扫了一眼地上东倒西歪的几个小厮,加重了手中的力道,低喝一声,“还不滚!”
“姑,姑娘饶命,姑娘饶命!”梁少仲哭丧着脸,绿豆般的小眼留着眼泪,骨折的痛楚让他五官都几乎狰狞,“我滚,我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3章 彪悍


顾清云一把放开梁少仲,嫌弃的在他手上擦了擦满手的油腻,居高临下的斜睨着众人,“以后不要出现在本姑娘面前!”
梁少仲眼睛里满是不甘和恐惧,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来弱不经风的女人竟然如此彪悍,简直就是修罗!
他连滚带爬的爬上了马车,一地嗷嗷叫的小厮赶紧拉着马车跑。
远处茶楼,一个玄衣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场好戏,他幽暗的眸光落在顾清云身上,修长节骨分明的手指磨着青釉茶杯,嘴角蓄着笑意。
坐在玄衣男子对面的青衣男子单手托腮,悠闲的喝着茶淡淡开口,“这顾家小姐什么时候如此厉害了?果然不愧是顾家的后人,有意思。”
玄衣男子薄唇微勾,抿了一口茶,沉默无语。
顾清云转头朝着茶楼的方向望去,茶楼处的窗边挡着窗帘,看不到什么可疑之人。
她收回目光,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小丫鬟,哧笑一声,跻身进了人群,消失无踪。
才出城门,顾清云便被一队人马堵住,为首的人一脸严肃,“清云公主,皇后有请。”
皇后娘娘,当朝誉王殿下的生母,而这副身体的原主,就一心爱慕誉王殿下,也因此才招来林如烟疯狂的报复。
顾清云暗自叹了一口气,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巍巍宫墙之内,玻璃瓦在阳光下闪着七彩光芒,顾清云走在通往皇后宫殿的路上,大概走了近半个时辰,殿门口一位年过五十的嬷嬷斜睨顾清云一眼,很随意的弯了弯身子算是请了安,声音里满是尖锐,“清云公主,赶紧请吧,皇后娘娘等您多时了,可别怪老奴没提醒你,若是去晚了,惹怒了娘娘……”
顾清云冷笑一声,“你还知道你是个奴才。”
嬷嬷眼中闪过惊诧,随即不屑的翻了翻白眼,“清云公主?你真以为你是公主!哼,老奴再是奴才也是皇后娘娘跟前的奴才。”
“哦?原来你认为皇上册封的公主之名并不作数?你是要违抗圣旨,还是在……”顾清云顿了顿,声音一厉,“侮辱当今皇上!”
李嬷嬷一惊,眼底立刻闪过慌乱,触及顾清云狠厉眸光,双腿徒然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老奴不敢,请清云公主恕罪!”
顾清云挑了挑眉,语带讥讽,“李嬷嬷行这么大礼我可受不起,还是快带路吧,否则皇后娘娘怪罪下来谁也承担不起!”
李嬷嬷爬起来引着顾清云往内殿的地方走,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人远远的等在那里。
皇后的陪嫁宫女,后宫的掌事刘嬷嬷。
刘嬷嬷瞪了李嬷嬷一眼,哼了一声对顾清云道:“清云公主好大的架子,让皇后娘娘好等!”
得,又来一个更为嚣张的。
顾清云理了理衣袖,目光淡淡的看着刘嬷嬷。
“既然如此,就请嬷嬷前面带路吧!”
刘嬷嬷一怔,随即短促一笑,“真是不巧,皇后娘娘这会在午休,还请清云公主在这里候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4章 跪侯


“请清云公主在此跪候!”刘嬷嬷见顾清云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颤颤巍巍的跪下,有些不满,重复了一遍。
顾清云看了看脚下铺满鹅卵石的路,眉头一皱。
见她不动弹,刘嬷嬷怒声道:“大胆,清云公主竟敢抗旨!”
方才听人来报李嬷嬷吃了亏她还不信,进了仪秀宫还敢这般猖狂,她今天必须要好好教训一番!
此时两名侍卫上前,一人一边扣住了顾清云的手臂。
刘嬷嬷上前,扬起手就要打。
顾清云肩膀一震,双手一拧,以极快的速度从侍卫手中挣脱,抓住刘嬷嬷的手腕,一脚踹上她的肚子。
砰——
刘嬷嬷飞出去一米外摔在石子地上,腹部的那一脚更是踢得她五脏六腑生疼,她满目狰狞,气急败坏的怒吼,“反了,反了!给我拿下她!”
一名侍卫拔刀率先冲上前,顾清云身手灵敏,躲闪之间已经绕到那人的身后,顺势夺过那人的大刀,用刀背一砍。
侍卫站立不稳,几步踉跄摔倒在刘嬷嬷的脚下。
刘嬷嬷满目震惊,没有料想到顾清去竟敢在仪秀宫如此放肆!
她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腹部的痛楚,才恶狠狠开口道,“清云公主这般放肆,不顾你母亲的性命了?”
母亲两个字,让顾清云动作一滞。
侍卫手中的刀锋从顾清云的手臂擦过,鲜血染红素色的袍袖。
“清云公主再妄动,怕明儿个就要给你母亲送终了。”刘嬷嬷见顾清云果然不敢妄动,语气的威胁越发明显。
母亲这个词语对顾清云来说很陌生。
她从小就是个孤儿,七岁就挑选入孤岛训练,为国家效力,后来做了军医,跟随军队去往各样的地方执行那些秘密的任务。
亲情,顾清云从未体会过。
可是如今的顾清云是有母亲的,她现在唯一的亲人,虽一身病痛但是对顾清云是极为疼爱的。
记忆中的温情,让顾清云心神一荡,她用了原主的身体,自然也该替她守护好母亲。
“还不跪下!”刘嬷嬷看出顾清云神色松动,再次叱喝。
顾清云神色波澜不惊,扯下裙摆作为布条,一头咬在嘴里,手法利落随意的在伤口处缠上几圈包扎了伤口。
随后双膝一屈,腰杆笔直的跪在鹅卵石地上。
刘嬷嬷得意染上眉梢,踱步到顾清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在仪秀宫如此放肆,清云公主此回怕不好过!哼,真以为是自己是什么公主了?”
顾清云铁骨铮铮,虽然是跪着,那股气势却丝毫不减,她闭上眼睛,对刘嬷嬷的话置若罔闻。
刘嬷嬷见她如此,心情大为不悦,她忿忿不平的踢了顾清云腰侧一脚,低声啐了一口,“就你这种身份,还妄想嫁给誉王?不自量力!”
操!
顾清云一口怒气憋在心头,她被踢得歪了歪身子,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外加翻了一百个白眼,这一切的原罪,还是因为那个誉王!
然后先是被表姐林如烟弄死,再背皇后抓来问责,也真是够了!
刘嬷嬷嗤了一声,趾高气扬的由着两个宫女搀扶离开。
顾清云目光灼灼的盯着刘嬷嬷的背影,看以后怎么弄死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5章 铁骨铮铮


檀香缭绕的书房里,玄衣男子正独自对弈,他单手托腮,手执黑子未落,似在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下。
“爷,她方才在仪秀宫中伤了一侍卫,如今正在园子里跪着,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
玄衣男子闻言,手中黑子啪一声落在白玉棋盘上,鹰眸里幽光沉沉,薄唇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喃喃自语,“顾清云么?”
“爷,还探吗?”
玄衣男子从容的落下一个白子,眸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棋盘,丢下两个简单的字,“再探。”
下午的太阳毒辣,晒得顾清云摇摇欲坠。
顾清云已经整整跪了两个时辰,膝盖已经没有知觉,手臂上的伤口血色尽染,脸上血色全无,额头上布满细汗。
终于一名小宫女悠悠踱步而来,尖着嗓子说着,“清云公主,皇后娘娘传召。”
顾清云撑着身子站起身来,双腿一软险些摔倒,宫女扫了她一眼,“公主请快些!”
一路走进仪秀宫的寝殿,寝殿内檀香袅袅,沉香木造的阔床悬着薄纱罗帐,皇后侧靠着床沿,摆弄着自己涂着鲜红蔻丹的指甲,她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是保养得极好,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丹凤眼里带着凌厉,左眉上一颗痣别有一番韵味。
顾清云停下脚步,还没站稳,刘嬷嬷站在床边,眉眼厉色道:“大胆顾清云!皇后娘娘面前,竟不行礼?”
顾清云膝盖一弯,跪在了那地毯上,血污立刻弄脏了浅色地毯,她清晰的看到皇后的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之色。
顾清云又故意蹭了蹭,将那片污渍弄得更大,皇后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清云见过皇后娘娘,多日未见,您老人家身体可还安康?”顾清云神色淡然,故意在那个老字加重了几分语气。
皇后柳眉一竖,丹凤眼底浮起怒气,“顾清云,本宫听说,你竟肖想嫁给誉王?”
“此话从何说起?”顾清云一脸讶异。
皇后挑了挑眉,冷哼一声,“怎么?敢做不敢当吗?你明知皇上一直感念顾家,明知皇上最后定会为你赐婚才敢如此对吧!”
“皇后娘娘,臣女实在不知娘娘此话何意,誉王殿下人品贵重,臣女从未想过高攀。”顾清云垂眸,字字清晰。
她对那个什么誉王一点感觉都没有,还因为他遭受到太多莫名其妙的攻击,巴不得快点划清界限。
皇后眼眸一眯,“哦?此话当真?”
“当然,臣女保证从前是,以后也是,不会和誉王殿下有任何瓜葛,”顾清云字字真切。
皇后凝着顾清云半刻,突然笑了起来,“几日未见,清云公主倒是换了一副模样了,不过你说的话……本宫一句都不信!”
话音一落,皇后便朝着刘嬷嬷使了一个眼色。
刘嬷嬷立即会意,手伸向后腰间,步步靠近顾清云。
顾清云视线落在刘嬷嬷后腰处,立即心生警惕,皇后莫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刘嬷嬷到了跟前,阴测测看着顾清云,“清云公主,怪就怪你命薄,又自不量力……入了黄泉,可不要怨老奴!”
话音一落,藏在后腰处的匕首便亮了出来,明亮的刀锋往顾清云的脖颈狠狠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6章 杀机


唰——
利刃挥落,顾清云身子往后一仰,一击落空,刘嬷嬷气急败坏,一脚踩住了她跪着的腿上,再次狠绝刺了下去!
顾清云手掌顺势向上攻向刘嬷嬷的下颚处,咔一声下颚骨头碎裂,刘嬷嬷整个人飞了出去,匕首也丢在一边。
刘嬷嬷连吭都没有吭一声,狰狞着脸便晕了过去。
“顾清云,你想干什么!想要造反吗!”皇后猛的坐直了身子,神色冷冽,眼中杀气腾腾。
顾清云摇了摇头,面色沉肃看向皇后,“皇后娘娘,臣女的命虽然不值钱,皇后娘娘想让臣女死,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臣女臣女这个公主也不是白来的,乃是皇上为安慰我顾家的英灵,抚慰我顾氏旧部亲封,若臣女命丧仪秀宫,娘娘真的好交代吗?”
皇后目光一凝,手掌用力击在床沿上,“你敢威胁本宫?”
顾清云淡然一笑,“并非威胁,臣女只是说事实,娘娘无非就是想护誉王殿下周全罢了,为母之心臣女理解,但臣女句句也属实,臣女在此向我顾家英灵起誓,若我再缠着誉王,就任由皇后娘娘处置如何?”
皇后狭长的凤眸一敛,戴着护甲的尾指轻扫着衣袖,见她以顾家英灵起誓,倒多了几分信任。
“顾清云,”思虑多时,皇后最终打定主意,字字带着警告从齿间磨出,“记住你的承诺,本宫只给你这一次机会,退下吧!”
顾清云嘴角慢慢扬起,转身那一刻,微叹了一口气。
在这个陌生的朝代,要想活下去还真是不容易呀。
刚踏出仪秀宫,迎面一道蓝色的身影由远及近,儒雅白皙的脸满是阴霾之色。
顾清云不禁暗自感叹自己这运气,折腾了半天,在这里遇见造成这一切的誉王殿下了。
单天誉,大明国皇五子,当今皇后之子。
顾清云目不斜视,无视单天誉从他身边擦身而过,心中冷笑,就是这么一个男人令原身要死要活?
真是——不值得。
“站住。”
低沉的声音从顾清云的身后响起,带着隐隐怒气。
顾清云不想理会,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
“大胆贱婢,没有听到誉王的话?还不站住!”单天誉身边的小太监尖声喝道。
顾清云停下,蓦地回头,冷冽的眸光直射向那小太监,红唇勾起一抹冷凝的笑意,“你在叫我?”
她虽是满身血污,一身粗布麻衣,可是那气势却半点不弱,小太监一愣,半响才认出她来。
他瞪大了眼睛再次打量了顾清云一遍,挑眉轻蔑的说道:“哟,原来是清云公主,奴才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贱婢呢!清云公主且过来,王爷叫你呢,你可是没听见?”
顾清云自嘲一笑,顾清云啊顾清云,你瞧瞧你过去活得多么悲惨,任谁都能嘲讽你一句。
她挑了挑眉,越过誉王,径直走到那小太监面前,拢了拢耳边的碎发,“你方才说什么?”
小太监一脸嫌弃,从怀中掏出了小手帕捂住了鼻子,“清云公主,你这是忘了我们王爷说过什么,不得离他一米之内!怎么,几日未见,清云公主连这些话都忘记了吗?别以为自己真的是……”
话音未落。
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7章 逃脱


两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兀。
单天誉难看的脸色多了一抹惊讶,他后退半步,审视眼前的女人。
从前的她美则美矣,却永远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可眼前这个女人,虽然一身狼狈,凤眸中却满是凌厉,那摄人的气势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冷冽。
这是顾清云?
“你,你,你竟敢打咱家!”小太监肿着一张脸,好半天才缓过来。
顾清云看着那白皙的脸颊上两个十分清晰的手掌印,眸光瞟向单天誉,“王爷,这就是你誉王府调教出来的下人?”
小太监一脸怒容,喝道:“我誉王府还轮不到清云公主你来说教!”
顾清云闻言眼风扫过去,小太监立刻便襟声不敢再言。
“你嘴里喊着清云公主,可曾真的有把本宫当做公主?一个小小太监也敢如此以下犯上,誉王府教出来的可都是好奴才。”
顾清云句句铿锵,一字一句里都带着渗人的冷意,“本宫今日就算在这里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你猜皇上会不会斥责本宫?”
小太监心头一慌,求救的看向单天誉,可后者却是一脸冷凝,完全没有要开口相帮的意思,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顾清云当真不是他一个小太监能够抗衡的。
小太监牙关一咬,屈膝往地上一跪,“清云公主饶命,是奴才该死,奴才以下犯上,罪该万死,但求公主开恩!”
单天誉冷眼看着那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的小太监,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清云,悠悠然道,“几日未见,公主好大架子。”
阴郁的双眸,带着深深的探索之意。
“誉王殿下,我刚才已经与皇后说清楚了,我与你从此之后也无瓜葛,所以请殿下无须对我有什么戒心,您还是和我那个表姐,好好的相亲相爱吧。”
顾清云说到这里捂住嘴,一脸懊恼,“哎呀,我忘了我那个好表姐从未对你表明过心思呢,我是不敢高攀,不如你考虑考虑她,你们……很配!”
顾清云说完,不再理会即将发飙的单天誉,径直往门口走去。
这个仪秀宫,她可不愿意再来。
“顾清云……”单天誉握掌成拳,几乎要将手中的玉扳指捏碎。
“王爷……”小太监唯唯诺诺的喊了一声。
“滚!”单天誉袍袖一甩,转身向皇后寝殿走去。
暗处的玄衣男子他剑眉轻挑,望向身后的暗卫,“这就是你说的危在旦夕?”
身后的男子干笑两声,讪讪说道:“爷,属下刚才离开的时候,她确实奄奄一息的,属下不是怕皇后下杀手么……”
“燕小六,回去领罚。”
“是。”燕小六松了一口气,“那爷……我们还去救人吗?”
玄衣男子皱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燕小六一个激灵,“清云公主一身伤,自然是要带回府中安顿一番!”
此时顾清云有些精神恍惚,她眯了眯眼,看着眼前迎面走来的人,一身萧瑟杀气,脚步轻缓,浑身的气息仿佛长期浸在黑暗之中。
是杀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8章 气势凌人


顾清云皱了皱眉,强撑着已经几乎虚弱的身子,满身都是戒备。
“清云公主,请留步,”燕小六见她情况不妙,疾步上前想伸手替她把一脉看看情况。
顾清云猛然伸手,五指闪电般扼住燕小六的咽喉。
燕小六毫无防备,顾清云低沉喝道,“你想做什么!”
“我……五……鹅……已……”燕小六的咽喉被扼住,想说话也说不出声来,他其实可以抵抗,又再伤着顾清云。
他正头疼,就看到自家爷慢步走了过来。
燕小六指着顾清云身后的人,想要说话却被顾清云钳制得更紧。
“不管你是谁,都不要招惹我!”顾清云十分之不耐,直到眼前投下一片人影,才意识到有人近到了身后!
糟糕!
顾清云松开燕小六,反手就是一拳挥了过去。
那一拳几乎蓄满了顾清云所有的气力,却是打进了一记大掌之中,手掌轻落,露出一张不苟言笑的脸。
顾清云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一米八五的身高,身穿龙纹暗绣的玄衣,长发束起,以黑玉石为冠,剑眉飞扬下带着淡淡琥珀色的眸子灼灼生辉,冷冽而锐利,左眉梢一颗黑痣,染出几分妖冶魅惑之气。
顾清云压下心中的惊艳,仅是这一掌,她便知眼前这男人武功深不可测,还是保命要紧,她清清嗓子,微微笑了笑,“这位兄台,不知有何贵干?
男人没有说话,仔仔细细的打量她,从头到脚扫了个遍。
“看什么?”顾清云皱了皱眉,这种被审视的感觉很不爽,“你到底是谁?”
顾清云知道他身份尊贵,看这服饰装扮应该是位皇子,可是当今皇帝皇子好几个。
“你猜?”男人嘴角蓄着笑,伸手捏住她的下颚,看着她白皙脸上的一道血痕,啧啧了两声。
啪!
顾清云下意识的拍掉那只手,“请你自重!”
“哦?”男人眼中闪过笑意,低沉的嗓音里带着宠溺,“真不乖。”
顾清云往后退了一步,眼中染上怒意,一个弓步,双手成拳,一副备战的状态。
“你要跟本王动手?”男人挑了挑眉,单手负在身后,语气诧异又有几分好笑。
燕小六见顾清云准备进攻的架势,下意识想上前,刚一动就瞄见自家爷冲他打了个手势。
他目瞪口呆,爷是想……亲自动手?
清云公主,自求多福吧!
顾清云如同炸毛的小野猫,猛的扑上前,那拳头径直往男人的脸上招呼,这张脸长得如此好看,实在让人生气!
男人身形迅捷,轻松避过顾清云的攻击,虽然顾清云招招狠辣,但体力大不如前,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十几招下来,根本占不到半点便宜。
这男人完全是在耍她!
他的速度太快了,身形犹如鬼魅,如果是前世的她或许还有可能追上,可是如今这个身体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空有记忆,却使不出力量来。
顾清云脸上满是细汗,碎发贴在额间,更显狼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9章 美男子


“生气了?”男人低不可闻的一笑,挑了挑眉。
“很好玩?”顾清云哼了一声,挺直了腰板,目光灼灼的瞪着面前的男人,虽然打不过,但是气势绝不能输!
输人不输阵!
男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顾清云,缓缓伸出一只手指来,“一。”
顾清云莫名其妙。
“二。”
顾清云皱眉,眼前的人影有些模糊。
“三。”
顾清云的身子应声而倒,男人立即上前一步,把她接入怀中。
顾清云身材娇小,满身血污,昏倒了也极不安稳,男人搂住她细弱的肩膀,似安抚般的轻拍了拍。
燕小六呆若木鸡,震惊的无以复加。
此生竟还有机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他们有洁癖从来不碰女人的爷,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女人!
爷不是连燕三娘那样风情万种的女人都不多看一眼吗?!
“爷,你不是不近女色?”燕小六忍不住问。
男人弯腰将顾清云抱了起来,瞟了燕小六一眼,一本正经的问道:“谁说本王,不近女色?”
顾清云觉得自己睡了很长时间,鼻间药香缭绕,浑身痛楚的身子也舒爽不少,床褥十分软,让她睡得十分舒适。
只是这四周很陌生,她本能的满身戒备,猛然睁开眼睛。
白色纱幔,梨花木大床,她身上盖着丝滑锦被,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玄色锦袍的男人。
整个房间都透着一股子肃穆,背对着她的男人她一眼就认出,这该死的气息,她绝不会忘!
顾清云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黑了,这里是宫里还是宫外?
男人徐徐转身,一双琥珀色的眼眸悠悠看向顾清云,言语淡淡,“醒了?”
顾清云撑着身子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换上了全新的浅色衣衫,身上的伤口也都涂了药。
“你到底是谁?”
“猜不出?”男人敛眸,薄唇微勾。
顾清云从头到脚打量着他,容貌英俊,腰间配着玄色螭纹玉佩,二十四五左右,如今年纪相仿的皇子,除了皇四子早夭,有四个。
皇二子单天齐,皇三子单天溟,皇五子单天誉,皇六子单天均。
这人掌中有茧,武功极高,他性格沉稳冷然,不像故意装出来的。
传言皇二子喜穿红衣,喜好男色,生性纨绔。
皇五子那个扑街嘛她就是认识的。
皇三子,她倒是很少听到关于这个人的传言,只听说骁勇善战,极少在京都。
而皇六子因为先天不足身子不大安康,深居简出极少出门。
顾清云心中猜出他的身份,却不明白他把她带回来,悉心照料为的是什么。
这位皇子常年在军中,难道……她唯一能想到的,只有父辈的那些事情了。
或许是顾家曾对他有过什么恩惠?
也或许,觊觎顾氏旧部,有其他的目的?
顾清云心中警惕,表面放松下来,微微歪头,眸光流光百转,“溟王真是好兴致啊,跟我一个小女子玩都还开心吗?”
单天溟眼底闪过一丝赞赏,点了点头,“还不错。”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10章 晕倒


顾清云一字一字咬牙切齿,连带着脸上的笑意都有几分狰狞起来,“还、不、错?能让王爷您开心还是我的荣幸喽?”
单天溟认真的思索了一番,徐徐道:“确实荣幸。”
“……”顾清云觉得,跟这单天溟多说几句话都得把自己气死,这男人的厚颜无耻,无人能敌!
“多谢王爷相救,时候不早,我先告辞了。”顾清云尽量压制自己的愤怒,说着就要起身。
单天溟按住顾清云肩膀,轻而易举的将她按入了床铺,“不行。”
门外突然轻微的脚步声,行至门前,一道淳厚温润的声音响起,“我说阿溟,你能对顾小姐温柔点吗?她还有伤在身。”
话音一落,一名男子带着满身药香进了屋。
顾清云望了过去,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清风霁月这个词语的意思。
那人一身青白相间的长衫,腰间系着白色腰带,墨发束起以一根竹子为簪,容貌清秀俊逸,肩上背着药箱,挂着两个银铃铛,徐徐走来犹如沐在春风里。
看他的模样像是个大夫,而且对溟王称呼如此亲昵,像是故友。
和单天溟完全是两种人。
顾清云疑惑的看了单天溟一眼,这么奇怪的人,怎么还能有这样朋友?
单天溟按着顾清云肩膀的大掌加重了力道,回头看了来人一眼,“不能。”
“顾姑娘,我是苏陌竹,来为你治伤的。”
苏陌竹将药箱卸下放在一边的案几上,拿出一个木色脉枕,言语温和,“顾姑娘,让我给你把把脉,看下伤势如何了。”
“有劳苏大夫,我包扎伤口也是你替我包扎的吗?”顾清云伸手放在脉枕上,眼神里带着感激。
“顾小姐别误会,有些隐蔽的伤是阿溟宫中婢女给你包扎的,在下并无冒犯。”苏陌竹白皙的俊脸上浮起一抹可疑的红,咻的一声收回了把脉的手。
顾清云腰间,腿上,后背都有伤口,他以为这是一个姑娘家误会他冒犯了的清白。
“苏大夫,医者眼里,不是只有病患,不该有性别之分吗?”顾清云低低笑了,露出洁白的贝齿,墨色的眼眸明亮起来。
“是我迂腐了。”苏陌竹一怔,说着收起了脉枕,“姑娘身子骨虚弱,五脏六腑都有些损伤,又受了风寒,怕是要休养好长一阵子,所幸都没有性命之忧,这是生肌祛疤的良药,姑娘脸上的伤三日便会消的。”
说着,苏陌竹从袖间拿出一个瓷玉瓶,递给顾清云。
“多谢苏大夫,”顾清云接过药,道了声谢。
她也是医生,长时间随军,医疗设备并不完善,所以对古老的医术有浓厚的兴趣,对药草也一直在研究。
打开那药瓶盖子闻了闻,顾清云欣喜道:“苏大夫竟然能用白芷、红花、香附、芦荟、伸筋草等药再辅以蛭,炼成这祛疤良药,要知道水蛭之血有毒性,若是剂量不当,可是会中毒的。”
苏陌竹眸光灼灼神采,“姑娘竟也懂得药理?仅是一闻就能说出成分?这可是千金难买的秘方!”
两人瞬间犹如相见恨晚的故友,谈论起了医理。
单天溟完全被忽视,沉着脸心中不悦。
这时,燕小六脚步匆忙的进来,单膝跪地,“爷!熹妃病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第10章 晕倒


顾清云一字一字咬牙切齿,连带着脸上的笑意都有几分狰狞起来,“还、不、错?能让王爷您开心还是我的荣幸喽?”
单天溟认真的思索了一番,徐徐道:“确实荣幸。”
“……”顾清云觉得,跟这单天溟多说几句话都得把自己气死,这男人的厚颜无耻,无人能敌!
“多谢王爷相救,时候不早,我先告辞了。”顾清云尽量压制自己的愤怒,说着就要起身。
单天溟按住顾清云肩膀,轻而易举的将她按入了床铺,“不行。”
门外突然轻微的脚步声,行至门前,一道淳厚温润的声音响起,“我说阿溟,你能对顾小姐温柔点吗?她还有伤在身。”
话音一落,一名男子带着满身药香进了屋。
顾清云望了过去,第一次真切的体会到清风霁月这个词语的意思。
那人一身青白相间的长衫,腰间系着白色腰带,墨发束起以一根竹子为簪,容貌清秀俊逸,肩上背着药箱,挂着两个银铃铛,徐徐走来犹如沐在春风里。
看他的模样像是个大夫,而且对溟王称呼如此亲昵,像是故友。
和单天溟完全是两种人。
顾清云疑惑的看了单天溟一眼,这么奇怪的人,怎么还能有这样朋友?
单天溟按着顾清云肩膀的大掌加重了力道,回头看了来人一眼,“不能。”
“顾姑娘,我是苏陌竹,来为你治伤的。”
苏陌竹将药箱卸下放在一边的案几上,拿出一个木色脉枕,言语温和,“顾姑娘,让我给你把把脉,看下伤势如何了。”
“有劳苏大夫,我包扎伤口也是你替我包扎的吗?”顾清云伸手放在脉枕上,眼神里带着感激。
“顾小姐别误会,有些隐蔽的伤是阿溟宫中婢女给你包扎的,在下并无冒犯。”苏陌竹白皙的俊脸上浮起一抹可疑的红,咻的一声收回了把脉的手。
顾清云腰间,腿上,后背都有伤口,他以为这是一个姑娘家误会他冒犯了的清白。
“苏大夫,医者眼里,不是只有病患,不该有性别之分吗?”顾清云低低笑了,露出洁白的贝齿,墨色的眼眸明亮起来。
“是我迂腐了。”苏陌竹一怔,说着收起了脉枕,“姑娘身子骨虚弱,五脏六腑都有些损伤,又受了风寒,怕是要休养好长一阵子,所幸都没有性命之忧,这是生肌祛疤的良药,姑娘脸上的伤三日便会消的。”
说着,苏陌竹从袖间拿出一个瓷玉瓶,递给顾清云。
“多谢苏大夫,”顾清云接过药,道了声谢。
她也是医生,长时间随军,医疗设备并不完善,所以对古老的医术有浓厚的兴趣,对药草也一直在研究。
打开那药瓶盖子闻了闻,顾清云欣喜道:“苏大夫竟然能用白芷、红花、香附、芦荟、伸筋草等药再辅以蛭,炼成这祛疤良药,要知道水蛭之血有毒性,若是剂量不当,可是会中毒的。”
苏陌竹眸光灼灼神采,“姑娘竟也懂得药理?仅是一闻就能说出成分?这可是千金难买的秘方!”
两人瞬间犹如相见恨晚的故友,谈论起了医理。
单天溟完全被忽视,沉着脸心中不悦。
这时,燕小六脚步匆忙的进来,单膝跪地,“爷!熹妃病重!”
继续阅读《王妃她惊才绝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