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爱情回来过》秋盏小说最新章节,秋盏,杜尼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听说爱情回来过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秋盏
简介:我们在爱里收获伤害和眼泪,学会在感情里各自坚强,谁也看不透对方的心
我们的面具那么多,每遇见不同的人就换上不同的面具,对不同的人说不同的情话
当灯火阑珊处摘下面具,以最真实的自己出现在对方面前,那个人是否会转身离开,还是微微笑,说一声,嗨,真实的你才是我想要找的那个人

角色:秋盏,杜尼风
《听说爱情回来过》秋盏小说最新章节,秋盏,杜尼风全文免费阅读

《听说爱情回来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不记得我了吗


“春丽!”
秋盏看见机场春丽的身影,立刻大笑着向她招手。
“嘿。”春丽笑着奔了过来。秋盏问,“好久不见了,过得还好吗?”打量春丽两眼,接着说,“你怎么瘦了?”
“能不瘦吗?研修的时候每天都在赶功课。”
春丽的话音刚落,背后有一个响亮的声音。
“秋盏!”
秋盏回过头扫视一遍机场,有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春丽后面,手上拿着行李,好像是刚下飞机。
“你在叫我吗?”秋盏用手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不认识我了吗?”男人大笑着说,“真让人伤心啊,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春丽好笑地瞅了男人一眼,又转头问秋盏,“你真的不认识他了吗?”
秋盏又困惑地打量男人,男人长得很帅,短发,穿着笔挺的西装,一直望着她笑,有着漂亮的洁白牙齿。
“他是杜尼风啊。”春丽笑说,“不记得了吗?我们的高中同学。”
秋盏想了想,好像终于想起来了似的,“哦,你是……”
杜尼风故意装作伤心的样子,“你怎么把我忘记了啊,”又笑,“一起去吃饭吧。”
“好啊。”不等秋盏回答,春丽就挽住秋盏的手臂说道。
秋盏在春丽耳边小声说,“我还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春丽见到秋盏太开心了,想也不想就说,“待会再说吧。”
到了餐厅,杜尼风绅士地替春丽和秋盏拉开椅子,等她们坐下,才走回自己的坐位。
“我要秘特牛排,七分熟就可以了。”春丽对服务员说。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杜尼风一直在看着秋盏,“真的很高兴见到你。”说完杜尼风就开心地大笑。
“喝葡萄酒吗?”杜尼风问,眼睛还是盯着秋盏。
“哦,不用。”秋盏被杜尼风一直看着,低下头把餐布放到膝盖上。
等菜的时候,秋盏对春丽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走到洗手间。在洗手间的小隔间,秋盏犹豫一会,决定告诉春丽,陈浩结婚了。
春丽大惊失色。
“什么时候?”
“上个星期。”
“跟谁?”
“公司的一个职员。”
春丽几乎站不住,秋盏扶住她。
“你还好吧?”秋盏观察着春丽的表情,有些担忧。
春丽朝秋盏摆摆手,走出洗手间。
“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先走一步了。”春丽拿起包对杜尼风说。
“等一等,我跟你一起走。”秋盏也随即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
春丽挥挥手,“我想自己走。”
秋盏担心地看着春丽的背影,杜尼风的叫声把她拉回现实。
“我们坐吧。”杜尼风说。
秋盏呆呆坐下,还在想着春丽。
杜尼风问,“不好吃吗?”替秋盏斟了一杯酒。
秋盏拿起叉子又放下。
“有点吃不下。”
杜尼风全然不觉,继续开心地说道,“真想不到春丽会做心理医师。”
秋盏在走神,杜尼风继续问秋盏,“能留个电话吗?就这样分开太可惜了,明天我们选个好的地方叫上春丽再聚一聚。”
“这是我的名片。”杜尼风拿出名片放到桌上推到秋盏面前。
秋盏心不在焉,拿起名片笑了笑。
“你的电话呢?”杜尼风笑问。
从餐厅出来,外面下起大雨,这毫无预兆的雨让秋盏有些不知所措,杜尼风从行李箱拿出一把箱,秋盏很惊讶。
“出差也会带着雨伞吗?”秋盏问。
杜尼风说,“在那里也下班,所以就买了一把。”
“噢,是吗?”秋盏淡淡地回,随即又觉得两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
“要不要我送你?”杜尼风问。
“哦,不用了。”秋盏急忙说道。
杜尼风站在餐厅门口替秋盏叫计程车,计程车停在面前,帮她打开车门,看着秋盏上车,还在一直在笑。
“谢谢。”秋盏摇下车窗对杜尼风。
“下次见。”杜尼风一直看着载着秋盏的车子开走。
车上秋盏的电话响了,是秋盏交往好几年的男朋友张晨,她是一家电台的主持人。
“我这里刚结束。”张晨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不用着急,我也正在路上。”秋盏说。
张晨说,“不塞车的话,二十分钟我就能赶到。”
秋盏刚接完电话,手机又响了。
“喂——”
电话那边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他爽朗的笑声。
“您好,我是杜尼风,”杜尼风说,“抱歉,刚才我应该送你回去的。”
“没关系,我也约了别人。”
电话那端一直传来杜尼风的笑声,杜尼风说,“那就这样,以后再联系吧。”
秋盏在美仑餐厅等了五分钟,张晨跑了进来。
“等很久了吧?”张晨问。
“没有,我也刚到。”
秋盏想起刚才遇见杜尼风,有些恍惚和走神,没有听清张晨一直在说什么,张晨认真打量秋盏,以为秋盏很累,就握住秋盏的手关爱地说,“如果很累,就不要去工作了。”
秋盏失业,面试了一个月,终于有家酒店让她下个星期去上班。
秋盏抬头看了张晨一眼,张晨温柔地笑说,“我不是不让你去,我是说如果你很累,可以不去的,你不高兴了?”
“没有。”
张晨点了一瓶啤酒。“以后我们结婚了,你怀孕的时候也要辞职啊。”
“结婚?”秋盏疑惑地抬头。
“不结婚吗?”张晨感到惊讶。
“得结啊。”秋盏突然听到张晨说起结婚的时候,也相当惊愣。她问,“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
“求婚?”张晨放下酒杯,“我到现在还没有跟你求过婚是吗?”
秋盏抬头微微苦笑,表示默认。
张晨不好意思起来,“我都在想什么呢?”随即又抬头看秋盏微笑。
杜尼风回到公寓,打开门就见到一个女人出现,黑暗的屋子里没有开灯,女人在等杜尼风。
女人叫珍妮,跟杜尼风因为聚会认识。
珍妮小声问杜尼风,“我有话想跟你说。”
“现在很困吗?”杜尼风没有出声,珍妮又问了一次。
她今天早上发现自己怀孕了。
第二天杜尼风很早就醒来,珍妮起床后发现杜尼风在书房整理公事包。
“你起来了?”杜尼风问。
“我还想跟你起早饭呢?”珍妮看到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盒子,“这是什么?”
“礼物。”杜尼风说。
“可以打开看看吗?”珍妮以为是杜尼风向她求婚的戒指,掩饰内心喜悦的心情问道。
“当然。”杜尼风示意珍妮可以现在打开子,珍妮小心翼翼又兴奋地打开盒子,盒子里是一串精致昂贵的项链。
“不喜欢吗?”杜尼风看了一眼珍妮的表情。
珍妮藏住脸上的失落,笑了笑说,“没有。”
杜尼风一边系着领带一边说,“这段时间我会变得很忙。”
珍妮说,“是我心里变得奇怪了,还是你变得奇怪了,昨天你也没有跟我说多少句话。”
以前每次见面杜尼风都会跟她聊一会天。
杜尼风自从昨天见到秋盏,就像有心事一样。他安慰珍妮说,“今晚一起吃饭怎么样?”
“等等,”珍妮又摆了摆手,“算了,今晚我也没有心情说。”
等杜尼风去上班,珍妮想起刚走进书房好像看见杜尼风把什么藏在抽屉里,珍妮打开抽屉,找到了一枚戒指,那个戒指和项链是一套的。
杜尼风为什么突然把戒指藏起来?这让珍妮感到不安。
“对不起,没给你打电话。”珍妮去到跟春丽约好的饭店露天咖啡厅。
“秋盏呢?”珍妮一边坐下一边问。
“她说快到了。”春丽说。
“秋盏。”春丽朝门外的秋盏招了招手。
“听说陈浩结婚了?真是太过分了,他怎么能这样?”珍妮替春丽感到不平,“你跟他是大学情侣,你一去国外留学他立刻就勾搭了别的女人,找了个更漂亮的女人,既然是这样的男人,你干嘛还一直不分手?”
春丽不想说这些,“你不是辞掉报社的工作去国外进修吗?”
珍妮握着咖啡杯微微一笑,“留学没去成。”
春丽会心一笑,“是因为男人吗?”
珍妮又笑了笑。
秋盏问,“是什么样的男人让你放弃留学?”
珍妮问她,“那你决定跟张晨结婚吗?”
这时,电话响了,三个女人都同时看自己的手机,秋盏笑着接起电话。
“喂,您好。”
“是秋盏小姐吗?”
陌生男人的声音,过了两秒秋盏才想起是杜尼风。
“哦,是你啊。”
“我现在有点空,能不能一起吃个饭?”
秋盏说,“我正跟朋友们在吃饭。”
秋盏接完电话,珍妮好奇地问她,“是谁?”
秋盏兴趣缺缺地说,“一个朋友。”
“她要见你。”
秋盏啜了一口咖啡,点了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说爱情回来过》

第2章 你有男朋友吗


“叫什么?”
春丽在旁边观察秋盏的表情,凑上前在秋盏耳边小声问,“是杜尼风?”
秋盏无奈地点了点头,珍妮见她们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又笑问,“是谁?”
“黑马王子。”春丽笑说。
“黑马王子?”听到这个滑稽的绰号,珍妮大笑起来。
春丽闲闲地靠着椅背,“我跟秋盏的高中同学,长得很帅所以大学就叫他黑马王子。”
珍妮笑着怂恿秋盏,“去见见他。”
秋盏不满地抬头瞪珍妮一眼,珍妮打趣秋盏,“去见见他吧,你只认识张晨一个男人,在一起六年,也没有见过别的男人,这也是不好的。”
珍妮对感情一向开放,所以觉得秋盏即使有男朋友了,去见一下别的男人也没有什么。
“他在追求你吗?”珍妮喝了一口咖啡又问。
“我也不知道。”秋盏耸了耸肩膀。
珍妮接了一个电话后,赶去拍照,秋盏苦恼地问春丽,“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春丽问。
“杜尼风。”秋盏又叹了口气。
春丽没好气地瞅秋盏一眼,“跟杜尼风不是同学吗,跟他见一见叙叙也不错啊。”
过了一会,秋盏跟春丽在咖啡厅互相道别,秋盏正要去坐地铁,忽然接到杜尼风的电话,想跟她在景秀公园见一面。
秋盏想了想答应了,在景秀公园门口等杜尼风。
“进去啊。”杜尼风说。
“以前你的头发更长。”两个人沿着公园散步,杜尼风忽然说。
秋盏一怔,抬头看杜尼风。
杜尼风问,“你有男朋友吗?”
“是的。”秋盏不知道杜尼风为什么要这样问。
杜尼风沉默一会,终于开口说,“是哪个男人这么幸运?”
秋盏往前面走,没有再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气氛一直弥漫着淡淡的尴尬。秋盏回头见杜尼风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有些不忍,叫了他一声。
“那把伞我寄回去给你吧。”
那天下雨,她拿走他的伞忘记还给他。
杜尼风听了大笑,“是吗?你要把那把伞用快递寄还给我吗?”
秋盏看着大笑的杜尼风,觉得怎么自己会说出这种用快递把伞寄还给他的话,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去吃饭吧?”杜尼风问,“饿吗?不想吃饭吗?”
秋盏说,“不想。”
走到公园门口,杜尼风打开车门让秋盏上车。
杜尼风说,“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找个旅店住下吧。”
“不用,你把我放在地铁站就行了,我自己回去。”秋盏说。
“我饿了,去吃饭吧。”杜尼风又提议,秋盏看他一眼没再说什么。
珍妮确定自己真的有孩子了,越发不安不知道怎么办,给杜尼风打电话又接不通,其实杜尼风把手机调为了静音,在车上跟秋盏说起自己。
“其实父母离婚之后,我一直过得很寂寞,”杜尼风说,“快乐的日子都是在初中那段时候,所以一看到你就很高兴。”
两个人坐在路边摊吃烧烤,杜尼风替秋盏倒酒,一边问秋盏说,“听春丽说你正在找工作,是在哪家酒店?”
秋盏在想着别的事情没有在听。
“怎么了?”杜尼风问。
秋盏抬起头,“以后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为什么?”杜尼风听了更开心,转头打量秋盏,“你开始喜欢上我了?”
秋盏低垂着头看着面前的酒杯,“我要结婚了。”
杜尼风见不敢直视他的秋盏更有趣,笑说,“那好吧。”打量秋盏好一会又笑说,“要是我想见你怎么办?”
沉默很久,秋盏犹豫地说,“打电话给春丽吧,我们三个人可以一起见面。”
杜尼风听了又大笑,“是吗,打电话给春丽?”
“总之,”秋盏喝了一口酒说,“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送秋盏回去,在车上杜尼风对秋盏说,“这几年我一直像个流浪汉,留在记忆里的只有你。”
一阵静寂的沉默。
“父母离婚,我一直不肯接受这个现实,但我一看到你就想起父母没有离婚以前之前的事情,那都是最开心的时候。”
秋盏一直听着,忽然觉得杜尼风有些可怜。
车子到了巷口,秋盏说,“别打电话了,我说真的。”
“给你写邮件吧,”杜尼风开玩笑说,“晚安,我走了。”
杜尼风发动车子,秋盏心情复杂地看着车子消失在巷子拐弯的地方。
走到家门口,张晨在等着秋盏。
“你怎么来了?”秋盏吓了一大跳。
“你才回来?”张晨笑说,“我有话要跟你说。”
“都这么晚了。”秋盏忽然有些不耐烦。
“只要一会,走吧。”张晨拉着秋盏手臂,两个人走到巷子口的立交桥上。
秋盏靠在栏杆上,转身面对张晨问,“你想说什么?”
“我们结婚吧。”张晨说。
“你说什么?”秋盏惊讶地盯着张晨。
“我爱你,我们结婚吧。”张晨有些腼腆和不好意思。
“跟你恋爱的时候,”秋盏说,“我有过几次想跟你结婚。”
“那你怎么不说?”张晨问。
秋盏说,“这种事情怎么会是我先开口呢?”
又是一阵沉默,张晨说,“算了,我想今年结婚。”
秋盏立刻打断张晨,“推迟一年吧。”
张晨不肯,“我想早点结婚,我说我们谈恋爱谈到寂寞的程度有谁会相信?我们交往好几年也只是牵这个手,这算什么呀?”
“你跟我交往就只想跟我那个吗?”秋盏大声嚷嚷着。
“谁说我只想那样?”张晨也生气地反驳,“我不是陪伴你几年吗?六年里我们也只是牵个手。”停了一停,张晨说,“我已经着手在找房子了。”
“张晨!”秋盏的音量不知不觉提高了。
张晨疑惑地打量秋盏,张晨说,“这不对呀,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结婚啊?”
秋盏立刻否认,“你在胡说什么呀,”又装作在看时间,“很晚了,我要回家了。”
回到家里,秋盏见母亲一直在叹气。母亲说,“房子已经抵押出去给你姐姐做生意了,没有还上利息现在银行要收回房子。”
“什么?”秋画不敢置信。
“你不是要跟张晨结婚吗,要给你准备嫁妆啊,以为生意会做得不错。”母亲说完又长长叹一口气。
“那这些时候是谁在付利息?房子什么时候到期?”
“有时候是你姐姐在付,生意不好的意思,我也帮一下忙。”母亲开始抹泪。
秋盏回到房间拿出自己的存折,“这些你先用吧。”
“这不是你结婚要用的吗?”母亲拿着存折追到房间。
“你先用吧。”秋盏说完关上房门,生气地坐在梳妆台前好一会。
杜尼风刚才送秋盏回到公寓,开门进去,见到珍妮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吓了一跳。
“这么晚?”听见杜尼风开门的声音,珍妮没有转过头声音冷冷地问。
“你来了。”杜尼风一边说一边脱下外套。
“我们结婚吧。”珍妮忽然转过身面对杜尼风。
“你说什么?”杜尼风解开领带的手僵了一下,随即镇定下来继续问,“你在说什么?”
“我爱你,”珍妮说,“我们结婚吧。”
“你想结婚?”杜尼风语气忍不住嘲讽,“我不是不想结婚,是从没有想过跟女人结婚。”
珍妮好像一早就猜到杜尼风的反应,平静地说,“那你现在就考虑吧。”
杜尼风歪着头打量珍妮,“你失望了?”
珍妮转身坐回沙发,“没有,”珍妮说,“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考虑。”说完起身拿起外套和包包从杜尼风面前走过开门离开。
杜尼风呆怔许久,抓了抓头发,坐到沙发上。
第二天到酒店,助理就跟着进来告诉他酒店出现了失窃。
“在几楼?”杜尼风忽然抬头问。
“十五楼。”
“被盗的是什么?”
“现金,十万。”
杜尼风被总经理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焦头烂额地安抚客人,检查电梯和走廊的所有摄像头并报警。
春丽搬到偏僻的小区,秋盏一路问路人才找到那个小区,新家里面放着没有来得及整理的家具,地板上还有抹布,春丽刚才一直在擦地板。
“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做啊,让我来吧。”秋盏没好气地接过春丽手上的抹布。
“这是什么?”秋盏拿起桌上的一个小瓶子问。
“安眠药。”春丽说。
“你吃安眠药?”秋盏震惊地看着春丽。
想到陈浩,秋盏说,“你还是为他很伤心?”
春丽耸了耸肩膀强作无所谓,“我会很快就把他忘了。”双手抱胸转过身面对秋盏,“对了,晚上叫珍妮和杜尼风过来吃饭。”
秋盏听了大声嚷嚷,“你叫杜尼风过来做什么?”
秋盏激动的样子让春丽觉得诧异,她眯起眼睛打量秋盏,“你跟杜尼风怎么了吗?”
“没有。”秋盏装若无其事继续擦地板,一边说,“叫他来不方便。”
“不方便?他可以帮我们挂壁画。”
秋盏见春丽态度坚决,问她,“那他几点钟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说爱情回来过》

第3章 我有女朋友


“他说忙完事情就过来。”春丽说,这时电话响了,春丽靠着沙发拿起电话听筒。
是珍妮。“好,知道了。”春丽转身对秋盏说,“珍妮说她晚一点再过来。”
珍妮犹豫着要不要去打掉孩子,最后走进了一家诊所,在诊所里给珍妮电话。
电话刚放下,又响起。珍妮接起电话转过头神秘兮兮地看秋盏一眼,稍稍把电话拿开用手遮住听筒,对秋盏说,“是我的一个朋友。”
珍妮说,“他一直在国外,刚回来。”
秋盏问,“他是不是喜欢你呀?”
珍妮朝秋盏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接完电话后,珍妮笑着回答秋盏,“不会。”
秋盏刚想说什么,珍妮说,“我们准备做菜吧。”
秋盏走进厨房,她刚才来珍妮家,在超市买了蔬菜和食物过来,看见厨房里的材料,珍妮探头过来问,“要做什么?”
“海鲜汤。”
珍妮双手抱胸意味深长地打量秋盏,“是不是杜尼风也喜欢吃海鲜汤?”
秋盏一惊,随即说,“你在说什么呀?”低头洗菜。
门铃响了,春丽去开门,是杜尼风,秋盏走出客厅,见珍妮还没有过来,对春丽说,“给她打个电话吧。”
春丽拔了号码,珍妮的电话关机。
“有人要来吗?”杜尼风问。
“是你不认识的朋友。”春丽撇嘴一笑。
秋盏转身要走回厨房,杜尼风笑着问她,“等我很久了吗?”
秋盏没有回答,拿起汤碗盛汤。
杜尼风尝了一口,又笑说,“好吃,你还记得我爱喝海鲜汤的事情吗?”
秋盏一听,复杂又矛盾的心情像被人看穿,惊得汤碗从手上摔下来。杜尼风立刻从餐桌奔过去,急忙拉起秋盏。
“你没事吧?”杜尼风焦急地问。
春丽在旁边观察着杜尼风和秋盏,觉得他们两个人的气氛很微妙。
杜尼风把秋盏安置在椅子上坐好,自己收拾碎片,忽然被碎片割到。
“啊。”
秋盏忙问,“没事吧?”
“没有关系。”杜尼风笑着,一边接过春丽递给他的止血帖。
秋盏坐立不安地吃完饭,跟春丽在沙发上聊天,翻看房子装修的杂志,杜尼风在旁边的墙壁挂壁画,一不小心,锤子就锤到手,又痛得叫了一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春丽笑着埋怨杜尼风。
杜尼风不看春丽,跟秋盏互相对望了一眼,开起玩笑,“只是来吃顿饭,却总是受伤。”
春丽没好看地瞅着他,又笑着继续跟秋盏看杂志。
秋盏看着墙上的壁钟,已经晚上十点。
“我先回去了。”秋盏说。
“我送你。”杜尼风说。
“不用。”秋盏拿起包包急忙拒绝。
“杜尼风,你快去洗手吧,”春丽说着又转头对秋盏说,“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么晚上了当然要让他送你回去,珍妮好像不来了。”
“是吧。”秋盏说。
秋盏跟杜尼风和春丽道别走进电梯,到了小区门外,秋盏朝地铁站方向走。
“上车。”杜尼风说。
“不用,我坐地铁就可以了。”
秋盏一边说着往前面走,杜尼风快步上前,把秋盏拉到车里,快速地关上车门,然后回到驾驶坐发动汽车,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汽车往秋盏家的方向开去,忽然杜尼风把车停在街道,杜尼风说,“我有话跟你说,你能给我十分钟吗?”
“为什么?”秋盏不解地问,“现在?”
“就现在。”杜尼风说。
杜尼风把车开到餐厅,点完餐,杜尼风深深看秋盏一眼,语气严肃地说,“我有女朋友,我现在有女朋友。”
秋盏更加不明白了,“那又怎么样?”
他为什么要对她说这些?
杜尼风双手交握放在桌上,杜尼风说,“我会跟她分手的。”
秋盏问,“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杜尼风无奈地笑了笑,“跟你要结婚的那个男人,你们交往多久了?”
秋盏不喜欢杜尼风这么直接问她的语气,秋盏说,“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必要。”
杜尼风又低头笑了笑,“我以前跟很多女人交往过,记都记不清了,我跟女人的关系很混乱,但我没有真正爱过一个女人,可你就不同了。”
杜尼风说完抬头看秋盏一眼,秋盏心跳加快。
杜尼风刚要开口,秋盏制止他说下去,“不要再说了。”
杜尼风喝完第二杯威士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曾经是个花花公子,跟很多女人来往,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会改过自新。”
秋盏不想再听下去,“我得走了。”
“你知道我这几天都在想什么吗,”杜尼风说,“我现在的是如果我再优秀一些,就可以很大方地站在你面前,可是我现在在你面前却只有羞愧。”
秋盏语调生气,“你不是有女朋友吗?你应该对她感到羞愧,不是我。”
杜尼风苦笑,“我不爱她。”
秋盏惊讶,“不爱她?那你还在跟她交往?”
杜尼风斟了一口酒,把酒杯放到桌上缓缓地说,“那只是错觉。”
太无耻了,秋盏无话可说了,“你简直……”
“我敢肯定我对她是错觉,”杜尼风看着秋盏,“但我对你不是错觉,我第一次对女人产生这种感觉又很忐忑,像初恋一样,我想找回那个时候最纯真的自己。”
秋盏拿起包走出餐厅,杜尼风跟在后面送秋盏回去。
“我走了。”到家附近,秋盏推开车门下车。
“等一等。”杜尼风随即也跟着下车。
“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的情景吗,晚上在操场看星星,”杜尼风说着走近秋盏,指着天空对她说,“你看那些星星,他们一直在那里,”又低头伸手从背后拥住秋盏,“那些星星一直都在那里,我也一直都在那里,如果你对我感到害怕,你可以对我停下脚步,但请你等着我,你不要逃跑,也不要躲避,我不知道我们将来会怎么样,但我会往前走,朝你走去。”
张晨在秋盏的家门口等秋盏,看到了这一幕,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缓缓点燃一根。
“我要走了。”秋盏心跳加速,急忙推开杜尼风跑回家里。
母亲告诉她,张晨今天来过了,知道她们把房子抵押,他准备租房子结婚的钱就给了秋盏母亲,让她先用着。
秋盏听了就生气,朝母亲嚷嚷着,“你为什么要告诉张晨这些,难道你不告诉他,他就把这些钱给你了吗?”
秋盏不想麻烦张晨。
“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告诉他又怎么样?”母亲也生气。
秋盏气得走回房间,秋盏接起电话。
是张晨,他一直站在秋盏家门口,望着秋盏房间那盏亮起的灯。
“睡得好吗?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张晨说完就挂断电话,秋盏有些不安。
在秋盏跟杜尼风离开春丽公寓后,珍妮来找春丽,春丽一开门珍妮就对她说,“我有孩子了。”
春丽吓了一跳。
“我是第一次。”珍妮说。
虽然一直跟很多男人交往过,但一直做好这方面。
“多长时间了?”春丽把珍妮拉到沙发坐好,给她倒一杯水。
“一个月。”珍妮说,“我也搞不清,我是因为喜欢那个男人想跟他结婚,还是因为有孩子了想跟他结婚,所以没有把我有孩子的事情告诉他,我不想用孩子束缚他。”
“是哪个男人?”春丽问。
珍妮勉强笑了笑。
“你怎么样,很想陈浩吗?”珍妮问。
春丽苦笑,“怎么不想?”
珍妮拍了拍春丽肩膀,“可你还是很坚强。”
春丽说,“因为我相信我能把他忘记,找一个更好的男人。”
“秋盏呢?”珍妮问。
春丽说,“刚让黑马王子送她回去,你要是来早一点就可以介绍他给你认识大家一起吃饭。”
“对不起。”
春丽安慰地拍了拍珍妮。
第二天张晨来接秋盏,两个人之前说好周末见面。
“去哪里?”张晨问。
“去哪里都行。”秋盏的声音有些低沉,她一直想开口对张晨说想把他给母亲的钱还给他,张晨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一直岔开话题。
汽车在马路上疾驰,秋盏的电话响了,是酒店的经理。
“哦,好的,知道了。”
秋盏接完电话回头对张晨说,“上班之前要先去培训。”
张晨笑说,“那今天出来正好可以带你去散散心,一旦工作就会很辛苦。
到了度假村,两个人在露天餐桌上面对面坐着,张晨想了想说,“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你要说什么?”秋盏问。
“秋盏,”张晨忽然抬头直视秋盏,“我不能没有你,我想过很久了,结果还是一样,我不能没有你,除了你,别的女人我都不想要。”
“听着,我不能没有你。”伸手握住秋盏的手,“没有什么比你更值得我珍惜。”
秋盏刚要开口,张晨说,“你不是说要推迟一年结婚吗,我可以考虑,不过,我想让两家父母先见个面,我妈妈一直在催我结婚,所以想让两家人见一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说爱情回来过》

第4章 吸引


张晨突然说了这么多,秋盏有些吃惊,她啜着咖啡说,“当然可以。”
之前她也去过张晨家里,张晨母亲对她不错,好像也很喜欢她。
春丽到公司,忽然看到林特,就是那天给她打电话,一直在国外的朋友。
“你怎么会在这里?”春丽惊讶不已。
上司走过来笑说,“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
“同事?”春丽再次震惊地嚷嚷着。
春丽跟林特到附近的餐厅,一坐下春丽就迫不及待问林特,“你现在住在哪里?”
林特笑说,“暂时住在你父母那里。”
春丽的语气很不友善,“住在我们家?”
林特好笑地点了点头,“因为我来这里是有事情要办,我要来这里结婚。”
“结婚?”春丽瞪大眼睛问,“我以前没听你说啊。”语气转为替林特开心。
“嘿,这里。”林特忽然朝餐厅门口打招呼,春丽转头,是爸爸妈妈。
林特说,“是我叫伯父伯母过来的,想请他们吃顿饭。”
“伯父伯母,”林特忽然一脸认真,“我想跟春丽住在一起。”
春丽气得回头瞪林特,林特不理她,继续对春丽父母说,“春丽一个人住,难道你们不担心吗?”
母亲说,“跟女孩子一起住是不是不太好啊?”
林特开始游说春丽的父母,“要是春丽回家晚的话,我负责打电话告诉你们二老,我会负责替你们照看她。”
“好啊。”好像也不错,母亲笑着点了点头,春丽气得不行,刚想反驳,林特立刻抢在前面说,“要是春丽三更半夜跟男人在外面鬼混,我一定会立刻告诉你们。”
“那你们就住在一起吧。”母亲说。
春丽气到不行,但又不能违抗母亲的意见。
秋盏在两天后接到杜尼风的电话,约她到餐厅吃饭。
“怎么了?”秋盏一走进餐厅就冷冷地问杜尼风。
“来了?”杜尼风说,打开菜单,服务员一直站在旁边等他们点菜,杜尼风注意到秋盏脸色不好,对服务员挥挥手说,“待会再点吧。”
秋盏也没有坐下,好像相当生气。秋盏说,“对不起,我来这里也有些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现在我知道了,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秋盏说完转身要走。
杜尼风说,“是你的那个男人吗?”
秋盏不解地停住脚步,杜尼风说,“是他不让你来的吗?我只不过是想跟你吃顿饭。”
这时杜尼风电话响了,是珍妮,杜尼风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最终按了接听键。
“是我,你现在还没有下班吗?”珍妮问。
“正在跟客户吃饭。”杜尼风说刚挂掉电话,秋盏的电话就响了,是张晨。
“现在还没有下班吗?”张晨问。
“正在回家。”秋盏稍稍走到餐厅角落对张晨说。
接完电话走出来,杜尼风跟秋盏互相对看了一眼。
“是我的未婚夫。”秋盏不知道为什么要告诉杜尼风。
“刚才是我的女人。”杜尼风说。
两个人都沉默不说话,气氛有些僵硬。
“我跟他已经订婚了,这个星期两家家长会见面。”秋盏忽然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杜尼风抬头坚定地看着她,“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你也可以选择别的男人,也许别的男人会比张晨更好,你为什么不多看看别的男人呢?”
秋盏生气,“爱情是不能做比较的,我跟他结婚会幸福的。”
杜尼风笑了笑,“是吗?你的内心已经被我吸引了一部分,你还觉得你跟他结婚会幸福吗?”
秋盏缓缓捧起水杯,没有直视杜尼风。秋盏说,“你误会了。”
杜尼风说,“不是让你现在就选择我,我只是让你好好想一想,结婚不是儿戏,你有必要想清楚你的以后。”
秋盏冷笑,“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以后。”
“是没有人知道自己的以后,但尽量要走在正确的路上不是吗?”杜尼风说着,招手叫服务员点菜,又点了一杯威士忌。
从餐厅出来,杜尼风送秋盏回去,两个人一路上无话,秋盏望着窗外黑暗的夜色,夜色被街道的灯光照亮,街道被五光十色的灯火打扮一样,异常漂亮,漂亮的下面好像又有着什么让人魅惑和不安。
汽车在等红绿灯,两个人依然没有说话,张晨去找秋盏,她还没有回来,只好开车回去,也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张晨准备点一根烟的时候转头看见秋盏和上次看见的那个男人,急忙转回头,把烟掐灭。
绿灯亮了,载着秋盏的汽车开走,张晨坐在车里久久没有发动汽车,过了一会,张晨给秋盏打电话。秋盏的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又转头看了看杜尼风,然后接起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张晨掩饰不住气冲冲地问。
“现在吗?”秋盏压低声音又看杜尼风一眼,杜尼风假装没有听见一样。
“怎么了?”秋盏还没有习惯对张晨说谎话,说话有些支支吾吾。
“我喜欢你,秋盏。”张晨原本想质问秋盏,但说出口的却是另一句。
接完电话,秋盏更加不安,到家附近的小巷下车的时候,也没有看杜尼风。
“秋盏。”背后传来张晨的声音,他一直跟在杜尼风的车后面。
“你怎么在这里?”秋盏又是吓一跳,急忙回头环视一遍小巷,看杜尼风还在不在那里。
“我说过我喜欢你。”张晨忽然说了这一句。
“你到底怎么了?”秋盏又问。
“我走了。”张晨掐完半支烟,把烟丢到地上,用脚狠狠掐灭。
“你到底怎么了啊?”张晨经过秋盏身边,秋盏再问了一遍。
张晨没有说话,忽然转身紧紧抱住秋盏。
“我真想就这样一直抱住你。”张晨说,“我以前跟你说过吧,我们要是结婚了,我会让你一辈子感到幸福的。”
秋盏越听越觉得张晨今天很奇怪,秋盏从张晨的胸口抬起头,秋盏问,“你今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了?”
“没有。”张晨立刻否认,又笑了笑,“我今天一直在公司,怎么可能会见到你。”
秋盏如解重负一样深深呼出一口气。
张晨握着秋盏的手看着她手上的戒指,张晨说,“这戒指是以前我送给你的吧,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对你说的话吗?”
秋盏说,“你让我一直戴着。”
张晨忽然若有所思地说,“可是现在我们的戒指还是那么明亮,还是像以前一样,但时间已经过去六年了。”
秋盏一直觉得张晨今晚真的很奇怪。
“明天有空吗?”张晨问,“后天见见我父母。”
“好的。”秋盏说。
张晨把秋盏转过来面对她的家,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笑说,“快进去休息吧。”
第二天早上,林特一早就出去买菜,骑着自行车欢快地跟附近的邻居打招呼,春丽起床正要去洗脸,就听到厨房的声响,站在厨房门边一看,林特正在戴着耳麦听歌一边在做早餐。
“看吧,有男人在家里给你做好吃的早餐。”林特发现春丽,转过头对她做了个鬼脸,一边晃动着身子煎面包。
吃完早餐,林特又主动去洗碗,一边对春丽夸起自己。“看吧,有男人给你做饭还负责涮碗,涮碗也不容易啊,你以后还去哪里找到我这样的男人?”
林特说,“我们住在一起吧。”
春丽惊讶不已。“住在一起?”
“你该不会是第一次跟男人住在一起吧?”林特问。
春丽拿起沙发抱枕砸向林特,林特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你喜欢你,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你。”
春丽愣了一会,还来不及做任何的反应。
“你搬出去住。”春丽觉得林特在开她玩笑,火大地站起来。
“那你暂时把我当作是来投宿你这里暂住在这里的朋友可以了吧。”林特笑着求饶。
“没有这个必要。”春丽走回房间,要把林特的行李搬出来,林特急忙走上去拉住行李,一边向春丽恳求和道歉。
“我以后不会对你说这么冒味的话。”林特对春丽做了保证,春丽叉着腰余怒未消,但暂时同意林特继续住在这里。
杜尼风下班回到公寓,见珍妮正坐在床边等他,穿着性感的睡衣。
“我有话跟你说。”杜尼风一边放下公事包一边解开领带说。
“我也有话跟你说。”珍妮说。
杜尼风说,“你先穿好衣服吧。”
说着杜尼风走进卫生间洗澡,过了一会走出来一边拿着干毛巾擦拭头发,见到珍妮还穿着暴露的睡衣有些生气。
杜尼风坐到沙发上,语气严肃,“不是让你穿好衣服吗,我想跟你认真的说些事情。”
想跟她说分手。
珍妮走到沙发前的椅子坐下,像是没有听见杜尼风的话说,“就算是你已经变心了,也不要让我感觉到,就像以前一样对我好点,哄哄我,因为我现在要这些。”
因为有孩子了,所以不安又脆弱。
杜尼风说,“也许我现在跟你说这些可能会伤害到你,但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喜欢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说爱情回来过》

第5章 耳光


“不,”珍妮强作镇定地笑了笑,“我以前并不是很喜欢你,只是受不了先被你抛弃,请你对我像以前一样,让我几个月后甩掉你。”
杜尼风说,“这样你也会很累,而且我不能保证还能像以前那样对待你,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好吧,你是讨厌我了还是喜欢上别的女人?”珍妮终于问。
杜尼风起来从冰箱拿出一厅啤酒,打开啤酒,喝了一口,然后走到窗前背对着珍妮。过了许久,杜尼风才说,“我要怎么回答你,才能让你更恨我吗?”
恨一个人,就会很容易把他忘记,这是杜尼风希望的。
珍妮勉强笑了笑。“你不用回答我,就让我这样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会好一些,请你暂时不要离开我。”几乎是恳求。
杜尼风转过身面对珍妮。
“珍妮,我现在恐怕做不到像以前那样对你。”
一阵沉默。
“对不起。”杜尼风说。
话音未落,珍妮给了杜尼风一个耳光,迅速换好衣服打开门出去。杜尼风疲累地坐在沙发上,不停喝酒。
林特还在说服春丽答应跟他住在一起,故意说起她的男朋友刺痛她。
林特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就是那种男人才最容易变心。”
春丽双手抱胸冷哼,“那又怎样,女人都喜欢美好的回忆。”
林特靠坐在沙发,双手摊在沙发背上。林特说,“就找个新的恋人去代替他吧。”
春丽知道林特要说什么,立刻打断他,“同居不行,绝对不行。”
春丽说,“你给我搬出去。”
林特还在试图说服春丽,林特说,“同居对你有好处,有人帮你打扮,做饭,晚上你也不用害怕,睡觉的时候可以解决男女性冲动。”
春丽把桌上的杂志狠狠砸向林特,林特笑着闪到一边。
春丽大怒。“就连普通的同居也做不到,你给我出去。”
林特还在坚持,“又不说是现在就实行。”
说完又摇头不解,“你为什么就不能跟我呢?”
春丽一阵脸红。
林特笑说,“你不会是从来都没有跟男人那个过?”
春丽咬牙拿起沙发垫又要扔过去,林特双手挡住脸又赶紧闪到一边。春丽想让林特第二天搬出去,但第二天早上起床,又见林特出去买菜在厨房做好了早餐,还笑盈盈地跟她打招呼,像昨天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早上好。”林特说。
春丽有些开心,掩饰脸上的表情冷漠地跟林特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
因为跟春丽约好在餐厅见面,林特主动当司机,把春丽送到那家餐厅,还亲自替她开车门。
“看,跟男人同居有很多好处吧,你长这么大,有过亲自接送你的司机吗?”林特抓住机会,又在替自己说话。
这时一个穿着紧身T恤和短裤的女孩从面前走过,林特开心地朝女孩看,还吹了口哨。
“真是漂亮。”林特倚在车旁一直看着女孩走远。
春丽气到不行。
林特笑说,“你不用妒忌,你也长得不错,我就在这附近转转,结束后再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你怎么一直站着?”珍妮一直盯着水杯看,忽然发现春丽。
“看你呀。”春丽笑说。
春丽问,“最近怎么样了?”
珍妮说,“有时很烦,有时又不好意思面对你,觉得我太可怕。”
春丽看着珍妮,“跟那个男人见面了吗?跟他谈好要结婚了吗?”
珍妮握着水手摇了摇头,“没谈成,”珍妮说,“我想说出来,想告诉他,但说不出口,秋盏呢?”
“上班了,她说等会就来。”
“对秋盏你要替我保守秘密。”珍妮点了一杯咖啡。
春丽笑说,“对谁我都不会说。”
珍妮说,“脑海里想着很多事情,有时候想,好了,就让我跟他平静地分手吧,离开他的心,而我要到别的地方去,工作,看看舞台剧,旅游,过上舒服的生活,直到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我想孩子一定会长得很漂亮,长得像他,又像我。”珍妮转身叫服务员再续一杯咖啡,“我不想再跟他联系,他也会意识到我离开他的空虚,或许我们会再遇见,在街道,在百货商场,我的手里正牵着我的孩子,可是每当我想到这里我就想不下去了,但不管怎么样,我都想把孩子生下来。”
珍妮苦笑了一下。
春丽说,“我们换个地方吧。”想给珍妮换一下心情。
“去哪?”珍妮问。
春丽看着明媚的窗外,“我们去逛公园吧。”
“怎么了?”珍妮问春丽。
“没事。”春丽是在张望林特有没有出现,他说送她回去。
“你在这里等人吗?”
“差不多吧。”春丽笑了笑,又说,“没关系的,我们走吧。”
“最近你不工作吗?”春丽问。
“没有,可能没有心情,也可能我的拍照技术水平太差,上次交的照片拍得一团糟。”珍妮笑了笑,坐在公园的草坪。
“是你没有投入精力。”春丽递给珍妮一瓶饮料。
这时电话响了,是秋盏。
“我就在这附近。”秋盏听说珍妮跟春丽在公园一边笑说。
不一会,秋盏来找她们,三个人聊天,在草地上拍照,欢快地大笑,然后会在草地上晒太阳,发呆。春丽看了看秋盏,又回头看了看珍妮,笑了起来。
春丽说,“我们这是在做什么?”
秋盏转头看见珍妮在发呆,也跟着笑起来。
“你们两个在笑什么?”珍妮回头问。
“笑你。”秋盏跟春丽一起说。
珍妮拍打着春丽跟秋盏,三个人大声笑着。珍妮开车送她们回去。
“今天晚上我要好好请你们,因为你们我的心情好多了。”珍妮说,回头问秋盏,“你到酒店的餐厅上班了是吗?”
“哦,以前的一位朋友介绍的。”秋盏说,“是服务员。”
珍妮不置信,“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秋盏笑。
到了餐厅,秋盏跟珍妮听春丽说起林特的事情。
“那么,你们是住在一起吗?”珍妮问。
“我疯了吗?”春丽说,“他在客厅的沙发,”又凑向她们两个,神秘地小声说,“他还每天到市场买菜做饭呢。”
秋盏忽然问,“那你以后怎么办?”
珍妮不以为然,“什么怎么办,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秋盏反驳,“要是传出去她跟男人住在一起怎么办,婚前就跟男人住在一起。”
珍妮觉得秋盏的观点太保守。“怎么不可以,”珍妮说,“你去商场买衣服不是也要试过才买吗?有了男朋友你不跟他住在一起,你怎么会知道他的习惯呢,怎么知道跟他合不合得来呢?如果两个人结婚了发现两个人合不来怎么办,那个时候要离婚怎么办?”
秋盏说,“所以要慎重考虑。”
珍妮缓缓啜一口咖啡。“慎重考虑能怎么样,考虑只存在想像之中,一定要跟那个男人同居你才会发现他的习惯。”转头问春丽,“你认为那个男人不错吧,以你的性格是不会随便跟男人住在一起的,怎么样,你喜欢他吗?”
春丽想了想,犹豫不决。“怎么说,我到现在还没有想跟我跟他的事情,也没有认真考虑过。”
珍妮笑说,“我觉得林特他一定很有魅力,很不错。”
秋盏刚想说话,珍妮立刻摆摆手打断她,“你不要在那里泼冷水了。”
秋盏对春丽说,“你一定要好好考虑,不能随便跟男人住,”又转头对珍妮笑说,“反正,我很羡慕你,只要你一打招呼就会有很多男人排队等着你选择。”
“有什么好羡慕的?”珍妮想起杜尼风,忽然苦笑说。
珍妮说,“既然林特跟你是一个职业,一定会很细心,很会关心女人。”拍了拍春丽的肩膀,“你要试一试,也许他会是一个不错的男朋友。”
春丽被珍妮说得有些心动,走到洗手间给林特打了电话,过了一会,林特过来接她,珍妮结完账单跟秋盏走出餐厅,才走两步,珍妮忽然呕吐起来,秋盏急忙扶住她。
“你没事吧?”秋盏问。
“没事。”珍妮说,“可能刚才不该吃什么东西。”
“今天也没有吃什么啊。”秋盏说。
珍妮接过秋盏的纸巾,一边问,“上个星期跟你交往的男人怎么样了?”
“男人?”秋盏问。
珍妮说,“就是那个黑马王子啊。”
秋盏笑着拍打珍妮,“说什么,哪有交往,这个星期就要去见张晨的家人谈结婚的事情。”
“那就祝贺你了。”
秋盏说,“我走了,小心开车。”
珍妮把车开走,秋盏抬头看了一会星星,想起那天杜尼风对她说的话。
珍妮开车经过秀星路,忽然看见杜尼风的车,急忙打车方向盘,开车跟着杜尼风,杜尼风的车开进酒店停车场,珍妮见杜尼风来上班而不是去见女人,这才开车离开。
春丽家里,她正在看书,林特端了两杯咖啡过来,递给春丽一杯,然后坐在对面沙发也打开电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说爱情回来过》

第6章 自己的女人


忽然天空响起打雷声,春丽有些害怕,抬头看林特,林特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继续浏览网页,看见林特在那里,忽然有一种安全感,春丽笑了笑,有个男人陪在自己身边感觉也不错。
杜尼风站在窗前看雨,手上拿着一听啤酒,想起秋盏说,这个周末她要见男朋友的家人一起谈结婚的事情,心情就很低落。
到了周末,秋盏跟母亲还有张晨就在事先预好的酒店包厢里。等了好一会,张晨的母亲还没有到。
“可能路上堵车吧。”张晨对秋盏母亲抱歉地说。
“没关系,”秋盏母亲问张晨,“那件事情你告诉你母亲了吗?”
“什么?”张晨问。
“就是你把租房子结婚的事情给了我们。”
“妈。”秋盏不满地叫了母亲一声。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心情,”秋盏母亲说,“要是他的家人知道我会很不好意思。”
这时服务员开门,张晨母亲走了进来。
“我来晚了。”张晨母亲说,但一点道歉的意思也没有。
“不用,市里的交通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堵车。”秋盏母亲笑说,“请坐吧。”
张晨母亲一坐下就对秋盏说,“你出去一下可以吗?”
秋盏不胆所以地抬头看了张晨母亲。
“不出去吗?好吧,那你也在这里吧。”张晨母亲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张晨你是不是把租房子结婚的钱给用了?”张晨母亲问张晨,又转头看着秋盏母亲,“看来你早就知道了啊。”
秋盏母亲很是尴尬。
“我也知道他们两个人交往很多年,但是要说到跟秋盏结婚,也要考虑到自己的身份。”张晨母亲说。
“妈妈。”张晨叫道。
“大人在说话的时候你不要插嘴。”张晨母亲喝斥。
“你说身份?”秋盏母亲听不明白,或者是自己理解错了。
“你还不知道吗,因为有些事情不了解,所以我让人打听了一下,结过两次婚是吗?”张晨母亲冷冷地答道。
秋盏母亲说,“可是我听说你也为了孩子的婚事很着急,一直催张晨结婚,怎么今天就……”
“我着急的只是我们家的张晨婚事而已。”张晨母亲直接了当地说。
“妈妈你怎么了?”张晨在旁边着急。
秋盏母亲气到不行,拉起秋盏就说,“秋盏,我们走。”
“不用了,我看我还是先走吧。”张晨母亲站起来,张晨急得拉住母亲,“妈妈。”
“现在不是你说话的时候。”张晨母亲沉下脸,“这样身份的家庭,你也想跟她的女儿结婚吗?”
秋盏母亲听了,气得拿起桌上的水杯朝张晨母亲泼去。
“张晨,你看清楚了,我就知道,她本来就是一个没有教养不讲理的人。”张晨母亲生气地大声嚷嚷着。
“妈妈!”
“闭嘴,我是这样教你的吗?结婚不是跟一个人结婚,而是跟一个家庭,这你不知道吗?”张晨母亲说完又转头对秋盏说,“秋盏,你不要怪我,我不指望你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女儿,只是希望能给自己的儿子一个体面的婚礼。”
秋盏母亲听不下去,拉着秋盏走出包厢。
张晨跟母亲生气,“即使你反对,我也会跟秋盏结婚。”
“没出息,”母亲瞪了张晨一眼,“我跟你说,要想了解你自己的女人,就要先了解她的母亲,一个结过两次婚的女人,你以为会是个没有心计的女人吗?”
张晨冲了出去,秋盏跟母亲走到街道招手叫计程车,张晨在后面看着,想走上去,但看见秋盏母亲好像在哭,又停住了脚步。
回到家,秋盏母亲一直在叹气流泪。
“我无所谓,妈妈。”秋盏伏在母亲膝盖上。
母亲一直叹气。
“现在该怎么办?”母亲说,“我当时不该这么生气跟张晨母亲翻脸,现在你该怎么办?”
“你没有错,是张晨母亲说话太刻薄了。”秋盏安慰母亲说。
“我真不应该那么做,不应该朝她泼水,就是为了你能跟张晨结婚幸福我也不能这样做。”母亲又在抹泪。
“先进去休息一会吧。”秋盏说。
母亲叹气,“生活为什么这么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头抓着秋盏问,“你跟张晨同居过了吗?”
秋盏无奈地看着母亲。
“你跟他到底有没有住在一起过?”
“你就这么不了解我吗,我什么时候在外面过夜,不要想那么多了,进去休息一会吧。”秋盏说。
母亲说,“要不我去找张晨母亲请求她原谅怎么样,”又摇着头,“不行,我不能让你嫁到那种家庭,他们家有什么了不起,张晨就有那么优秀吗,他不就是善良人很老实吗?”
等母亲走回房间,秋盏关上房门,躺到床上想起张晨母亲对她说的话,觉得委屈。
杜尼风知道秋盏今天跟她男朋友的家人见面,一整天都恍恍惚惚,晚上,他开车到秋盏楼下,拿出手机,打电话,不打?犹豫不决。
杜尼风倚在车旁,车里放着一束玫瑰花,也不知道要不要送给秋盏。最后,杜尼风还是拔通了秋盏的电话,这时,珍妮给杜尼风电话没有打通。
“秋盏,我在你家门口,”杜尼风装作声音很欢快地说,“快下来拿花吧。”
秋盏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心情。秋盏说,“我要挂电话了,对不起。”
“秋盏。”
“对不起。”
秋盏掐断了电话。
杜尼风怔怔地拿着手机,这时电话又响了,是珍妮。
“是我,你现在在哪?”珍妮身体不舒服全身无力,想了想又再给杜尼风电话。
“你有事吗?”杜尼风的声音很冷淡。
珍妮说,“你能到我这里来一下吗?”
杜尼风听出珍妮的声音很无力,不满地问,“你喝酒了吗?”
“没有。”珍妮说。
“对不起,我现在还有别的事情。”杜尼风说。
“我现在很不舒服,是真的。”珍妮几乎在恳求。
“现在不行,待会我再给你电话。”
杜尼风烦躁地挂了电话,一直望着楼上秋盏的房间,这时张晨给秋盏打来电话。
“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到你那里。”秋盏说完,拿起外套匆匆跑出去。
杜尼风想了想,坐进车里,给珍妮回电话。
“是我,我马上去。”
杜尼风正要开车,见秋盏冲了出来,杜尼风急忙下车抓住她的手臂。
“秋盏,你有什么事情吗,怎么跑得这么匆忙?”杜尼风说。
“我现在要去一个地方,我要先走了。”秋盏说。
杜尼风还是拉着秋盏的手不放,“跟你男朋友家人见面的事情顺利吗?”
秋盏愣怔一下,点了点头。
“我要迟到了,我得先走了。”秋盏挣开杜尼风的手,跑到街道坐上计程车,让司机开到七星路的大排档。
张晨一个人在路边摊喝酒。
“张晨。”秋盏见张晨那个样子,有点心疼。
“哦你来了?”张晨抬头笑了笑。
“你也要不也喝一杯?”张晨让老板娘拿来一个杯子,又朝秋盏拍了拍旁边的椅子让她坐下。
“来,我们喝一杯吧,我们不是很久都没有在一块喝酒了吗?”张晨说。
“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我母亲离过两次婚的事情。”秋盏说。
张晨笑了笑,“这有什么关系?”
“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你说。”秋盏看了张晨一眼。
张晨给秋盏倒酒。“我们是不是很傻,是不是?现在哪还有人谈了六年感情都只是牵手。”张晨说,“我们在一起吧,在一起好吗?”
“你喝得太多了,”秋盏拿过张晨的酒杯,“你不能再喝了。”
听了秋盏委婉的拒绝后,张晨低垂着头,微微苦笑了一下。
秋盏看到张晨落寞的样子,也有些吃惊和不忍心。
秋盏正要说什么,张晨抬头对她笑了笑,“再喝一杯,就只喝一杯。”
秋盏想送张晨回家,张晨不想回去,只好带他到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替他脱衣服,解开领带,看着张晨伤心,秋盏也感到很疲累,趴在床边也睡着了。
半夜张晨醒来,走到洗手间用清水洗脸清醒了许多,走回到房间,秋盏也醒了。
“现在几点了?”张晨问。
秋盏看了一下手情,“快到一点了。”
张晨拿起外套,“你怎么还不回家,走,我送你回去。”
秋盏说,“张晨,你想跟我在一起吗?”
张晨看着她。
秋盏又问了一次,“你想跟我在一起吗?”
张晨说,“你喝酒了吗,你是不是喝酒了?”
秋盏开始解衣服,缓缓脱下衬衫。
“你这是在干什么?”张晨感到吃惊。
“你不是说要跟我吗?”秋盏一脸平静,秋盏说,“我并不觉得女人跟男人一定要结婚才能这样,其实我无所谓。”
张晨抓住秋盏的手臂,“你是不信任我会跟你结婚才这么做的吗?”
“什么意思?”秋盏问。
张晨说,“你是觉得我母亲反对我们结婚,所以你才要这么做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听说爱情回来过》

第7章 刻薄


秋盏生气,“我不是在讨好你。”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张晨说,“我们之前不是一直交往得好好的,一直只是牵手,虽然有时候我真的很想拥抱你,很想占有你,但我也忍住了,因为你不喜欢婚前就跟男人发生关系,我跟你交往六年了,难道我不是个男人吗,我也会有冲动也会想占有你,但请你相信我,我们会结婚的,请你相信我。”
秋盏一动不动。秋盏说,“那你为什么刚才在喝酒的时候一直说想跟我那样?你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你最近很累吗?你自己那么累,难道我看见你这个样子,不会也觉得累吗?”
张晨没有说话,不知道要不要告诉秋盏,其实他看见秋盏跟杜尼风在一起好几次了。
秋盏坐到床边,忽然说,“我的心在动摇,所以我希望你能抓住它。”
秋盏一边说一边开始解衣服。
张晨刹那想起秋盏跟杜尼风坐在车里的情景,回头见到秋盏已经解开衬衫,他急忙抱住她,一边捡起地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
张晨说,“求你不要这样,如果你的心动摇,就让它动摇好了,谁也没办法去抓住一颗心,如果有一天你的心停留到我这边,到那个时候,我们就继续重新开始吧。”
秋盏母亲一直在门口等秋盏,见到秋盏回来,立刻走上前问,“你到底去了哪里,打电话也没有接,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知道现在多少点了吗?”
“妈妈,我该怎么办?”秋盏把头靠在母亲肩膀上。
“你喝酒了吗?”母亲问。
“我不跟张晨结婚了行吗,她的母亲对你太刻薄了,她怎么能对你那样说呢?”秋盏说。
母亲说,“我知道你比我更伤心,回去吧。”
杜尼风开车到珍妮的公寓,进电梯,按门铃,过了好一会珍妮才出来开门。杜尼风一只手搭在门框上,低着头没有看珍妮。杜尼风说,“以后别这样把我叫来。”
珍妮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杜尼风才抬起头,发现珍妮的脸色很不好,他问,“你真的很不舒服吗?”
珍妮砰地把门关上,蜷缩在门角哭。
杜尼风走到停车场,坐进车里,想了想,又跑回电梯,到了珍妮那层的公寓。
“珍妮。”杜尼风不停按门铃。
珍妮没有出声,也没有来开门。
杜尼风轻轻推门,门没有锁,杜尼风走进去,见珍妮蜷缩在墙角,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要去看看吗?”杜尼风问。
“我不去。”珍妮说。
杜尼风忍不住生气,“你叫我来不就是为了去看?要不给你买点药吧。”
珍妮微微苦笑,“你能来我就已经很感谢你了。”
杜尼风说,“好吧,我回去了,钥匙要不要留下?”
珍妮以前给杜尼风她公寓的钥匙。
“下次吧。”珍妮转过身背对杜尼风。
周末林特跟春丽到她的父母家,林特想展示自己的手艺,在院子里做烤烧。
“你的手艺不错啊。”春丽母亲说。
“是吗?”林特笑说。
“不知道将来会这么有福气嫁给你。”
“我也是这么认为。”林特一点也不谦虚。
春丽母亲对春丽说,“那我们今天就好好尝尝林特的手艺吧,”转对林特说,“你母亲打来电话,一直很想念你。”
林特得意地说,“别的什么我不敢保证,但是厨艺跟让女人幸福,这是我最会的。”
春丽故意开他开玩笑。“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女人结婚,你不是为了那个女人才到这个城市来的吗?”
春丽母亲听了说,“你今天怎么不带她一起来?”
林特瞥了春丽一眼,笑着对她母亲说,“我之所以到这个城市,这个呢……”故意拖长声音,想说出那个女人就是春丽,春丽知道林特想说什么,急忙打断她说,“这肉烤得挺不错的是吗,妈妈,林特的事情还是由我来说吧,他跟那个女人分手了。”
春丽母亲跟春丽对看了一眼,责怪春丽说,“既然你知道他刚跟那个女人分手,你刚才就不应该那样说啊。”
林特见春丽慌张地解释,忍不住大笑。
春丽母亲见了,又叹了一口气说,“失恋是不是对林特打击太大了?怎么一直笑个不停?”
春丽气得在桌下喘了林特一脚,气呼呼地回去公寓,一走进客厅,林特就笑说,“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春丽急忙抚住自己的胸,跳开林特两步。
“什么?”春丽问。
林特笑说,“洗澡啊。”
春丽没好气地回,“随便。”
“你怎么了?”林特问,“你在找什么?”
春丽一边翻电话薄,一边拔电话。
“喂,是房子中介所吗,我想租一间房子。”春丽说。
林特会到一边,笑说,“是为了我吗?”林特接过电话,“哦,是的,我想租一套房子。”林特瞅了一眼还在生气的春丽,又觉得好笑。
洗完澡出来,林特把一个杯子递到春丽面前。
“这是什么?”
“这是梨,你的咖啡喝得太多了,偶尔也要吃一下水果。”
春丽瞥了一眼杯子,“你当我是小孩吗,梨也要打碎弄成汁。”
林特得意地卖弄自己。“这你就不懂了,梨有很多糖分,把梨弄成汁有助于消化,也会让你変是更漂亮。”
春丽听了后面一句,抚了抚自己的脸庞,心情忽然变好了。
“你先坐下,有件事我想问你。”春丽说。
“想问什么?”林特问。
“这个,假如你的女人有了孩子,你会怎么做?”春丽说。
林特不以为然看了春丽一眼。“当然要庆祝了。”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春丽说。
“我在也在认真回答。”林特回。
春丽小心翼翼地问,“你真的在这方面有经验吗?如果你没有跟女人住在一起也没关系不用回答。”
林特觉得像被春丽看不起一样,急嚷嚷地说,“喂,你知不知道我在这方面有多彻底吗?”
春丽笑说,“你用不着不好意思。”
林特问,“可是那个人的关系是怎么样,这一点很重要,如果要追究是哪一个人的责任的话,女人跟男人都一样。。”
春丽说,“如果即使用了套套也有了孩子,那怎么办?”
林特想也不想就说,“那当然是男人的责任,不管怎么说,吃亏的还是女人,毕竟生孩子最终还是在女人这边,但如果怀孕了就要男人负责,这也说不过去,如果是这样,那还不如不跟女人那样呢。”
春丽气得拿起沙发垫丢向林特。
林特像在自言自语,“那个女人也很奇怪,如果有孩子了就要男人负责任这怎么可以呢,买卖双方不是心甘情愿的吗,即使买食物也会先品尝一下吧,怎么就有了孩子了呢?”
春丽听不下去了,打断林特说,“不是让你找房子吗,你什么时候搬出去。”
“快了。”林特点了点头,还在想跟女人有孩子的事情。
林特笑说,“你要是舍不得我的话,那我就一直住在这里。”
“谁?我吗?”春丽问。
林特点了点头。
“滚。”春丽生气。
杜尼风一早就到健身房跑步,脑海里一直浮现秋盏跟珍妮的样子。
秋盏到酒店接受服务员培训,领班让周静教秋盏怎么端盘子。
“端盘子的顺序你要刻是,连端盘子都不知道怎么会是一个合格的服务生?”周静说,“那么,我先给我示范,首先拿一个碟子的时候就这样,两个就这样,三个就这样。”
秋盏一边看一边做着,“慢点慢点。”周静说,“你好好拿着,我要松手了。”
周静一松手,碟子就摔了下来,秋盏割到手。
“就你这水平,怎么给客人羰菜呢。”周静摆起架子。
“对不起。”
领班走过来问,“不要紧吧?”
“不要紧。”秋盏说。
“就是嘛,生活哪有不会摔伤,你怎么戴着戒指?把它给我吧。”周静说。
那是张晨送给秋盏的戒指,秋盏有些犹豫。
“把它给我吧,我只是替你保管而已。”周静见秋盏犹豫,又问,“很贵吗?”
秋盏没有说完,脱下戒指继续做练习。
“已经午餐了,你中午也得练习。”周静看了一眼墙上的钟。
“明天再开始行吗,今天真的对不起。”
秋盏走进电梯,一脸疲惫。
杜尼风也在这家酒店上班,两个人各想着心事走进电梯,忽然看见了对方。
“你上班的酒店就是在这里吗?”杜尼风忽然看见秋盏感到很开心。
杜尼风说,“我们在同一家酒店上班居然一直都不知道。”
秋盏也笑了起来,跟杜尼风走出电梯。
“你在这等一下,我的车上还有那束玫瑰花呢。”杜尼风笑说。
“花?”秋盏问。
“你忘了那天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