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苗妃霸道宠》苏洛小说最新章节,苏洛,江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降苗妃霸道宠
分类:武侠修真
作者:苏洛
简介:凄凉惨死后,苏洛才知道身边谁是人,谁是鬼!
重活一世,她发誓绝不放过那对狗男女,顺带抱紧前夫大腿
可说好的协议夫妻,不近女色呢?
----
某世子每日必三省:夫人在哪里?夫人今天有没有更爱我?夫人什么时候才跟我造娃娃?
“世子,夫人今天生气,摔了一对镯子!”
“带夫人去库房,让她摔到高兴为止!”
“世子,夫人今天又闯祸了!”
“谁敢惹她?”
“是太子殿下!“
某世子沉吟少顷:...                  
角色:苏洛,江殊
《天降苗妃霸道宠》苏洛小说最新章节,苏洛,江殊全文免费阅读

《天降苗妃霸道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就叫窗


  父亲,死了!

  五个哥哥死了!

  苏家一百八十二口,满门抄斩!

  就连她的孩子,也被刀尖挑死!

  苏洛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破烂的肚皮旁,是她还未出世的孩子。

  一地的鲜血。

  她仰起头,逆着光线,满目疮痍的看向那看高高在上的男人。

  “卫璟,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你害死了芷儿的孩子,这是你应得的报应。

  “报应?哈哈哈……”苏洛呆滞的狂笑出声,用尽最后一口气的嘶吼:“卫璟……我不相信什么报应,我只相信血债血偿!”

  “这一世,我们全家助你登上皇位,却被你满门抄斩,若有来世,我定要夺了你的天下,将你千刀万剐!”

  话落,一把利剑直直刺穿喉咙。

  痛!

  苏洛捂着脖子,艰难的睁开眼睛。

  满室的红色映入眼帘。

  血腥,残忍的男人,还有那惨绝人寰的呼救声都不见了。

  反而变成了吵闹张罗,喜气洋洋的声音。

  苏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脖子上的伤口都消失了,她低头,只见自己肚子平坦,身着一件大红色的嫁衣,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喜果,还有刻着喜字的红烛。

  眼前的一切,为什么这么陌生,却又这么熟悉?

  看着那突突的火焰,苏洛忽然一个哆嗦,才猛然反应过来。

  她这是被卫璟杀死后,重生到了与江殊的大喜之日!

  她记得上辈子,她十六岁都没人提亲,备受他人嘲笑,一怒之下,她决定上街抢一个夫婿,这个人,就是齐国世子江殊。

  谁知江殊是个病秧子,活不了几天,江家人正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个人来守活寡,而且又是皇后帮苏洛做的媒,哪里敢违抗,于是没多久,两人就草草成婚。

  只不过备婚的期间,她的魂都被卫璟给勾走了,所以成婚当天,她就和江殊和离,和卫璟在一起,此举,直接酿造了她上辈子的悲剧。

  如果这辈子她不与江殊和离,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正思索间,就听到一个中年嬷嬷便一路小跑的在门外吆喝着:“都小心着点,世子敬完酒,马上就要回来了!”

  此话一落,原本喧闹的院子里,顿时噤若寒蝉。

  不多时,一位穿着大红喜服的男人,伴随着的一阵一阵压抑的咳嗽声,慢慢的朝新房走来。

  男人脖颈修长,皮肤散发着病态的苍白,个子虽高,步伐却有些虚浮,因为久病,眉眼之间皆是一片阴郁的颜色。

  一进院内,所有人都低下了头颅,不敢与他有任何的眼神交汇,生怕这性格阴鸷的世子,一个不乐意便让自己人头落地。

  嬷嬷紧张的吸了一口气,还是硬着头皮轻声的提醒道:“世子……世子妃已经等候您多时。

  男人薄淡的唇,轻轻的笑了一下。

  惊世芳华。

  苏洛在床上勾着头偷眯着院外的情况,恰好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上辈子没有仔细打量过江殊,没想到她的这位夫君,长相并不比卫璟逊色,反而要超出不少,尤其是这一频一簇间,摄人心魄。

  原本是不紧张的,可是现在,居然有些紧张。

  不管了,苏洛下了决心,事到如今,她只能赌一把了,因为想要对付卫璟,她必须要寻找一个有力的靠山。

  江殊虽然现在病怏怏,但苏洛却知道,他的身份很不一般。

  至于他的病,她知道怎么治!

  正想着,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苏洛太入神了,所以忘记了盖盖头,一抬头,就和男人那晦暗的眼神撞了个正着。

  “世子妃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洞房?”

  男人挑眉,一张清淡正经的脸冒出一句如此直接的话,却是说不出来的撩人。

  “好,本世子现在就成全你。

  男人忽然朝她走了过来,苏洛只觉得一股清淡的类似桃花般的香气扑入鼻息,下一秒,男人已经来到了床边,扯开了她的喜袍。

  苏洛肩膀一凉,连忙伸手拉住:“江殊,我有事——”

  苏洛刚出声,江殊就寒寒的打断了她:“叫!”

  苏洛愣住,她叫什么?

  江殊抬起她的下巴,虽然面部苍白,但是眼神却邪邪的:“叫床会不会?”

  下流!

  苏洛如同遭受奇耻大辱,气鼓起了脸,想当年她好歹也是出了名的南疆巫女,这病秧子居然要她陪他玩叫床的把戏。

  “我不会!”

  苏洛瞪向他。

  男人桃花一般的长眸子里隐隐的闪过什么,苏洛正想琢磨的时候,下一秒,男人直接将她的喜袍更加往下拉去,露出盈盈一握的香肩,男人的鼻息碰洒在她的颈窝处,先是两片冷唇贴上,接着牙齿咬上那软嫩的颈肉,恰好在她的动脉处。

  “啊。

  苏洛吃痛的惊叫了一声,想要逃,男人却一手掌住她的后脖子,一手还住她的双肩,更深一次的咬了下去。

  “啊啊啊,好痛,江殊。

  苏洛不受控制的叫出了声音,她不知道这个死病秧子为何力气居然这么大,让她挣扎不动。

  门外有两个小厮离去的声音。

  苏洛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有人在监视他们。

  “世子妃叫的倒是动人。

  男人哼笑了一声,声音的频率就像是毛毛一样,拂的人耳朵发痒。

  苏洛厌恶的朝他啃咬过的地方狠狠擦去,却擦下来了一手的血,没想这男人这么狠,居然将她咬伤!

  苏洛抬掌转身,正要和江殊算账。

  却不料那浓浓的血已经将江殊的唇染的鲜艳,却又如枯死的玫瑰一般,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的锁骨滑进胸膛。

  他吐血了?

  想法刚一落定,只见江殊一头朝地上栽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2章 治病


  苏洛连忙蹲地,拉起江殊的手腕开始把脉。

  在把到江殊微弱的脉相的时候,苏洛的脸紧紧的绷了起来。

  果然如同上一世白芷那个贱人所说,这男人中了蛊毒!如今蛊虫已经走到了心脏的位置,再晚一点,就没人能够救他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剧痛,他居然还有心思与她调情!

  她连忙捞起裙摆,费力的把江殊给拖到了床上,他墨色的长发铺散开来,大红色的喜褥,衬托的他更加的苍白,配上唇边那浓艳的鲜红,有一种破碎的美感,让人呼吸不由得一滞。

  红颜祸水也不过如此吧。

  为了治疗,苏洛一层一层解开了他的衣服,衣服除下后,苏洛发现他的身材居然一点也不瘦弱,出乎意料的好,怪不得,她方才怎么也挣脱不了他的怀抱。

  苏洛的脸微微的发烫起来,就在这时,门“彭”的一声被人从外推开。

  苏洛吓了一跳,转首,在看到来人之后,才不免松了口气,原来是她的婢女,青衣。

  青衣看着苏洛的动作,惊讶的舌头打结:“小,小姐,您这是要……”

  说完青衣掩面就想要离开,苏洛直接叫住了她:“青衣,你胡思乱想什么呢,他中蛊了,我要给他治病!”

  青衣是她从小到大的贴身丫头,所以苏洛没有隐瞒她。

  “救人?小姐,你之前不是说让我这时候来闯入你们的新房,然后你和世子和离的吗?”说着,她就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休书:“休书我都带来了。

  苏洛看着那个休书,愣了三秒,现在是她最后可以反悔的机会,但她却一把拿过休书,撕成了碎片。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决定不和离了。

  说完,她扭头看向那一直紧闭着眼皮的江殊,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轻轻的说道:江殊,希望我能信任你!

  “青衣,把药包拿过来。

  “哦。

  青衣老老实实的交出药包。

  苏洛抓了几味药,手边没有融合的东西,看到了桌子上燃烧的红烛便一把拿了过来,蜡烛一歪滚烫的烛油落入掌心。

  “小姐!”

  “没事。

  苏洛疼的蹙眉,但却一声不吭,继续把那滚烫的烛油滴入手中,然后捏着手里的药粉,一枚药丸治好,苏洛的手心已经被烫掉了一层皮,但是她根本没时间在意,直接把那药丸压入江殊的脐眼中。

  没一会,江殊的肚子就开始一鼓一鼓。

  “拿刀来。

  青衣递上了小刀,这小刀原本是用来割手指,给休书压手印的,没有想到居然用在了这上面。

  苏洛转了一下小弯刀,抓着刀柄,紧贴着手臂,眼睛紧紧的盯着江殊的肚皮,唰的一刀朝那鼓包割下去。

  快!准!狠!

  江殊一挺身,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苏洛的刀尖在他的肚皮下方一个旋转刮壁,再用刀背一挑,一团还在动的红黑腐肉就被苏洛给挑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3章 他醒了?


  苏洛把那玩意甩在地上,瞬间变成了一包黄水,奇臭无比的味道,差点让青衣吐了出来。

  苏洛擦了一把冷汗,扯出褥子里的棉花,然后撕下一块棉布,帮江殊包扎。

  这一次只能清理出这个最大的蛊王,其他的残余,只能后续在想办法。

  青衣站在一旁,人都看傻了,苏洛微微的擦了一把鬓角的冷汗,不由得想到上一世白芷趾高气扬的来冷宫宣告江殊死讯时的场景。

  如此想来,她还得感谢她,如果不是她告诉了她江殊是中蛊毒,并且医治方法极其简单,这一次,只怕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想着,苏洛松了口气,然后对青衣说道:“把地上的东西处理干净,别留下任何残余!”

  说完,她开始帮江殊穿衣,因为方才江殊动了,所以此时衣服被他压在了背后,苏洛弄不动她,就叫来青衣一起帮忙。

  刚将人扶了起来,门就被人敲开了:“少夫人,饭菜准备好了——”

  门外的小丫鬟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头,恰好撞见苏洛和青衣,两人气喘吁吁,双颊潮红的在世子身边,而世子不着寸缕,浑身瘫软的靠在苏洛的怀里,一看就是被狠狠摧残了一番。

  这南蛮子果然不一样,新婚头一天就主仆一起上阵!

  小丫鬟连忙脸红的低下头,眼珠乱转,却是说不出来的兴奋。

  “放那吧。
”苏洛咳了一下说道。

  小丫鬟们摆上饭菜,就连忙离去,苏洛切了一声,也没心情给江殊穿衣了,叫上青衣,两人坐在桌子前海吃一顿。

  吃饱喝足后,苏洛对青衣吩咐道:“我刚刚看那两个小丫鬟的表情像是误会了什么,你去打探一下,不要让人在背后嚼舌根。

  “嗯。

  青衣走后,苏洛犯了难,这新婚之夜,除了眼前的婚床,她还能去哪呢?不过看这江殊受伤如此严重怕是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全当个尸体好了。

  想着,苏洛走向床边,不敢确定的用手指戳了戳江殊,见对方的确没有任何反应,才大大方方的上床,卷着被子,在离江殊半米以外的床边睡了。

  夜已深。

  正阳宫内灯火通明。

  越皇将最后一本折子合上,内侍韩昭忙递上一盏热茶。

  越皇饮了一口,声音苍老的问道:“齐国公府今日的婚宴可还顺利?”

  满头白发的韩昭半弯着腰:“虽然小有波折,但世子和少夫人还是顺利入了洞房,少夫人对世子颇为满意!陛下放心,这样天大的喜事定能让世子转危为安!”

  “这丫头的命格……也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住,罢了,若是真能冲喜,那也是老天眷顾,若是不能,便让这丫头跟着一起去地下做夫妻,留她在世上,也是个祸害!”帝王长叹一口气,推开御书房的门,沿着高高的台阶缓步往后宫走去。

  韩昭甩着拂尘跟上,不敢接这句话。

  如意酒家的包房里,桌上的酒菜已经上过第三遍了。

  一个面白无须,身形瘦小的男子匆匆而来,附在主位上男人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男人眸子忽得眯起,闪烁着危险的暗芒。

  瘦小男子匆匆离开,男人的心腹问:“王爷,我让店家换一桌席面吧?”

  男人站起身,摇曳的烛火中神色不明:“不用了,咱们等不到她了,回吧!”

  春夜微凉。

  苏洛又做梦了。

  梦到高高的铜雀台上,一嘴涎水的楚王笑的猖狂:“陛下已经厌弃你,把你赏给我了!来吧,我定让你好好尝尝这神魂颠倒的滋味!”

  她拼劲全力的跑,但还是被楚王抓住了,他却没有撕她衣服,而是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要送她上黄泉。

  苏洛拼命的挣扎,不断的扭动,猛地睁开眼。

  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4章 继续叫


  他醒来了?

  苏洛反应过来后,拼命拍打着男人的手:“松,松开我。

  男人面上还是病怏怏的,眼神里却充斥着危险的光芒,他的手根本没有因为苏洛的拍打而松懈,反而更加狠厉的握紧。

  “你到底是什么人!”

  说着,江殊的眼睛冷冷的眯了眯,能看得出来,这人虽然重病在身,却绝对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苏洛委屈的不行,她好心帮他治病,却被他怀疑身份,真是好心没好报。

  虽然不想解释,但是再这么下去就要被掐死了,苏洛只好费力的一字一句道:“我是苗疆……巫女,如果不是我挑出你的蛊虫,你现在已经死了……”

  “蛊虫?”

  江殊的手微微的松弛了一些,看来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中蛊的事情。

  苏洛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为了亮出自己的筹码继续说道:“蛊虫还没有清干净,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对我好一些。

  江殊冗自笑了下,松开了手,因为大病初愈,整个人还是有点摇摇欲坠的感觉。

  他挑了一下眉头,声音温柔又蛊惑的问道:“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继承家业不更好?”

  江殊的问题让苏洛愣住了,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啊!早知道……

  看着苏洛那变得懊恼的眼神,江殊不悦的压低了眉头。

  苏洛抬手,轻轻的用手指点了点江殊的胸膛:“这下你可以让开了吧。

  江殊动了动身子,余光里却瞟到苏洛蜕皮的手心,一把拉了起来。

  “嘶……”苏洛一阵吃痛。

  “这是怎么伤的?”

  “还不是为了给你搓药丸,手头没有蜂蜜,只能用蜡油了。
”苏洛说着,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里有一丝的娇嗔。

  “傻瓜。

  江殊说道,眼神越来越沉,那破碎的美感,此时看起来居然带着执拗的霸道。

  苏洛耳朵一热,往后收着:“没关系。

  江殊却喊道:“来人。

  门外的婢女推门进来,江殊眼皮都不曾抬下:“拿来点止血的药物。

  “是……世子。

  婢女小心的退下,刚离开房间,几个小丫头就在外面嚼着舌根:“没想到,咱们世子看着瘦弱,居然如此强悍,居然都让世子妃流血了,快快,去药房拿点止血的药物来。

  不一会,婢女呈上药物,掩唇笑着离去。

  苏洛被江殊拉过了手,她却感觉奇怪的往后缩着,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你,我还是自己来吧。

  “不必。
”江殊强硬的让人无法拒绝。

  苏洛还是第一次被人照顾,心里莫名紧张的咚咚跳动。

  江殊做事很细致,一点也不像平常男人那样粗心,他一边专注的上着药,一边说道:“我病好的事情,除了你我二人,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苏洛顿了下,有些心虚的说:“可是我的婢女,青衣,已经知道了,她刚刚还和我一起帮你穿衣服来着。

  江殊拧眉:“她看了我的身子?”

  苏洛点点头,不知道江殊为什么脸突然变得很臭,不就是上半身吗,看了就看了呗。

  “下次不许!”

  “知道了……”

  包扎完后,苏洛一个人陷入了尴尬,此时夜还长,江殊现在醒了,两个人要怎么继续睡,苏洛正准备提议,她去睡桌子,一节修长的手臂就朝她压了过来,下一秒,她和江殊已经双双的倒在了床上。

  “歇息。
”江殊说。

  “我,我不困,我想出去……”

  苏洛还没说完,人就被江殊再次死死的压住:“你难道想传出本世子只有半夜的传闻。

  他的意思是???

  想法刚落,江殊魅惑的从耳边传来:“继续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5章 不是完璧?


  “我不!”

  苏洛咬牙拒绝道,下一秒江殊直接与她十指交叉,然后拇指按在了她的伤口上。

  “啊啊,江殊,疼!”

  “啊……我错了……停下,饶了我好不好……”

  女人娇弱无骨的声音不停的从房内传来,听的门外的小丫头是一个比一个兴奋。

  “又来了又来了,世子爷好威猛啊!”

  苏洛:……

  第二天,婢女们一大早进来收拾房间,发现世子居然已经穿着常服收拾整齐,好端端的在床沿上坐着。

  太医都已经诊断,世子体弱,加上急怒攻心,可能挺不过来了,而且婢女早已将昨天主仆两胡作非为的摧残传遍了院子,众人都以为世子肯定是不行了。

  没想到,世子不仅没有出什么意外,反而脸部红扑扑了一些,就是眼圈底下有一些乌青。

  这是冲喜起作用了?

  婢女们喜上眉梢,江殊的薄唇却抿成了一条直线。

  原本他大病初愈,身上还有伤口,昨夜是能睡得很沉的,但苏洛半夜里也不知怎么翻滚,就滚到他怀里,手臂还紧紧的抱着他的腿缝。

  他体寒,她却热得像一团火……这一夜,煞是难眠。

  苏洛被婢女的动静吵醒,一睁眼,发现江殊正坐在他的面前,像一座山一样,挡着她,她的手暖融融的,扣弄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手居然插在江殊的大腿缝隙中。

  苏洛连忙脸红的抽掉了手,刚想说话,耳边就响起一声轻嗽。

  苏洛抬头一看,就见一个嬷嬷领着两丫头站在门口,她的身侧,还有个约莫十五六岁姑娘。

  被抓了个正着,饶是苏洛脸皮厚,也忍不住红了红脸。

  那姑娘的脸色难看,目光如同淬毒。
但转向江殊时,马上变成仰慕娇羞,语调怯怯:“表哥……”

  江殊微微咳嗽两声,淡淡问道:“有事?”

  容嬷嬷上前:“世子能醒,郡主很高兴,让我领府医再来看看,另外,我来为世子和少夫人收拾床褥!”

  江殊点点头,站起身去了偏厅,他走的很慢,还有些喘,背影削瘦,让人生出无限爱怜之意。

  等候已久的府医马上迎上来,片刻后,他面色欣喜:“世子这病,虽然没有断根,但也大好了,恭喜世子啊!”

  江殊的脸色冷冷淡淡的,又开始咳嗽起来,瞳孔却是微微眯起,语调也变得有力:“我的病只是稍稍好了点,并没有大好,明白吗?”

  他那漂亮的过分的手指把玩着茶杯,状似无意,但好好的茶杯杯身上,突然就多出手指大小的一个洞。

  府医冷汗涔涔,哪还能不明白言外之意:“小人知道了!”

  江殊若有若无的嗯了一声,站起身来,又恢复那病怏怏的样子,好像之前那凌厉的模样,都只是府医的错觉。

  眼看着美人世子就要走,府医到底还是没忍住,语重心长又道:“昨晚的事,在下也有耳闻。
世子大病初愈,切记不可太过劳累,来日方长啊!”

  “咳咳……”

  江殊走后,容嬷嬷开始在床上一顿乱翻,那姑娘也跟着进来,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床单。

  青衣附在苏洛耳边说道:“这是姑爷的远房表妹,叫安绫。
听说本来是要做世子夫人的!”

  苏洛恍然,难怪她对自己怨念这么深。

  容嬷嬷翻找半天无果,抬头便问苏洛:“少夫人跟世子是没有洞房,还是少夫人压根不是完璧之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6章 暴打白莲花


  青衣一听就怒,拳头捏的嘎嘎响,居然敢质疑主子清白。

  苏洛却是眉目带笑:“嬷嬷,我可是皇后娘娘做的媒,现在来质疑我清白不清白,有什么用呢?你们还要感谢我,要不是有我冲喜,世子可醒不过来呢!”

  容嬷嬷板着脸:“少夫人的清白,关系的是整个国公府的声誉!”

  青衣本捧了盐水给苏洛漱口,苏洛闻言轻笑一声,将茶盏往桌上一放,也不见她使多大力气,那青花瓷茶盏却咔嚓一声四分五裂。

  苏洛捡起一块碎片,似有惋惜:“怎的就碎了?”

  容嬷嬷脸色发僵。

  苏洛冷笑一声,慢条斯理的说:“国公府的规矩倒是有意思,我堂堂世子夫人的清白,居然轮到一个奴婢来置喙,别说我不是完璧之身,哪怕我如今肚子里有孩子呢,世子也得认!”

  安绫柔柔弱弱的说:“嬷嬷,你怎可对表嫂这般无礼,你先下去,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表嫂说!”

  安陵在府内显然有几分地位,容嬷嬷带着一干人退出去,居然还贴心的把门给带上了。

  苏洛正想看看她要玩什么鬼把戏,她突然一巴掌摔在苏洛脸上,骂道:“贱人,你还当真以为表哥是想娶你?是姨母想拉着你一起陪葬而已,你不是完璧之身,竟然还敢这么趾高气昂,我现在就去告诉告诉所有人!”

  说罢,她就气冲冲的离开。

  苏洛都被打懵了。

  她完全没想到,这个上一秒还娇弱无比的女人,下一秒竟然会如此发难,因此没有戒备,白白的挨了一巴掌。

  她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眸光沉沉。

  一个远房表妹,竟然敢直接扇自己耳光,这国公府也太糟践自己了!

  青衣肺都要气炸:“小姐,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她抓过来!”

  她刚往外冲两步,安绫哭哭啼啼的声音就从传了进来:“表哥,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说话间,安绫就已经跟在江殊的后面进来了。

  她的半张脸都肿起来,哀哀怨怨的说:“表嫂,我知道你不满表哥平日里跟我走得近,我都跟你保证,今后一定会注意,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江殊此刻站在逆光处,正在轻咳,垂在身侧的手指泛出冷白的颜色,一双眸子里更是凉意重重。

  安绫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红肿的脸给江殊看,两个巴掌印,红的发肿。

  青衣怒极,正要反驳,苏洛拉住她的手。

  刚才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苏洛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多说,只会让人多抓住把柄。

  安绫想要去摇男人的胳膊,却被他清冷的眼神震慑,缩回了手,委屈巴巴的:“表哥,这两巴掌,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江殊淡声问:“你想怎么办?”

  安陵吸了吸鼻子,梨花带雨的:“这事情我也有错,不适合闹大,表哥你帮我打回来就算了!”

  江殊微点下头,还有些睡眠不足的慵懒模样。

  安绫面上顿出得意之色,不过转瞬就被她压制住,还是之前那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她就知道,表哥虽然平时跟自己不亲近,但比起这个南蛮子,还是要更在乎自己一点的。

  苏洛前世不知道吃过多少白莲花的亏,此刻看到这幅表情本能的就想上前再抽两巴掌。

  不过她虽然跋扈,却也不是全无脑子,知道此时情况未明,还不是放纵的时候。

  正恨恨间,江殊从阴影里走出,站定在光源强烈之处,苏洛这才发现,他其实很高,日光拉长他的影子,全部倾覆在苏洛的身上。

  苏洛仰视他清冷的眉眼,一时之间竟有些恍惚感,似乎在某个时刻,他们也曾以这样的姿态面对面站着一样。

  这样一晃神的功夫,男人微凉的手指已经托着她的下巴看了两眼,咳了一声,眼角微红,虽然是病怏怏的,可那眸光却带着冷气,他微凉的手指碰了碰苏洛脸颊上的掌印,问道:“怎么来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7章 验一验


  不知为何,苏洛心中竟生出些委屈之意。

  前世的记忆和此刻交叠,那时候她也曾被掌掴,可她的夫君托起的却是别人的下巴。

  苏洛一时之间忘记回应。

  江殊看了一眼容嬷嬷。

  容嬷嬷赶紧摆手:“我之前不在屋内,什么也不知道!”

  他又看向安绫,安陵捂着脸颊,指控道:“肯定是她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不关我的事!”

  江殊舔了舔咳得嫣红的唇:“你又怎么知道她是给了自己一巴掌?”

  他这么一反问,本来理直气壮的安陵有些语塞!

  江殊上前,轻轻将苏洛一揽,看向安绫:“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无论她昨晚做了什么,我自己都没有动过半根手指头,今天却被你动了,你说该怎么办?”

  他的目光如冬日寒冰,冷的彻骨。

  安绫打了个寒颤,腿一弯匍匐在地:“表哥,我,我没有……”

  江殊没理她,转而问苏洛:“你想怎么处置?”

  她也不回答,上前两步走到安绫的面前,抡圆了手,一巴掌就扇在她那张娇俏柔嫩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

  “你扇我一下,我回你一下!”

  安绫半张脸都僵了,嘴里马上就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她不敢置信的抬眸,大概没想到,苏洛会这么简单粗暴。

  苏洛一顿吃三碗饭,能在街上把江殊给掳走,手下力气可不是盖的。

  然而她还没回过神,“啪”的又是一声。

  苏洛满意的看着安绫:“一边一巴掌,绝对不厚此薄彼,这样比较对称!”

  安绫的脸肿成了猪头,呜呜的哭泣声都变了调,容嬷嬷不忍的别开脸。

  江殊轻轻咳了两声,又吩咐道:“容嬷嬷,安小姐只是府内客人,你却对她言听计从,竟然置少夫人于危险中,自己下去领十板子吧!”

  容嬷嬷怔住。

  世子你的眼睛是瞎的吗?您的新夫人简直就是母夜叉,就她这样的,不成为别人的危险已经不错了,谁能让她置于危险之中啊!

  十板子下去,她这副身子骨要脱一层皮。

  她连连求饶,江殊却是毫不留情:“多说一句,就多打一板!”

  容嬷嬷闭嘴。

  苏洛听着外面打板子的声音,愉快的让青衣为自己梳妆,然而刚在铜镜前坐定,就被江殊一把抱起来,扔到了床上。

  青衣觉得世子的眼睛好吓人,这才刚分开多久,居然又想了?男人想做那些事的时候,真像山上的老虎一样。

  苏洛疼的龇牙咧嘴,看着不断逼近的男人,终于意识到了危险。

  她手脚麻利挪到床最里面,结结巴巴的:“你,你要干嘛?”

  之前病怏怏的,怎么一没人直接变了一个人!

  “你刚才不是说,就算有孩子我也要认,我来验验看,你到底是不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8章 敬茶


  苏洛头皮发麻,这人是千里耳吗,这怎么都听到了:“世子,我错了,我刚才就是气那嬷嬷不守规矩,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不胡说!”

  江殊脚步一顿。

  认怂这么快?他本来还想撕她一件衣服吓吓她来着!

  江殊颇觉得索然无味,放开了她,苏洛赶紧逃进内室去穿衣服。

  换好衣服,青衣给苏洛梳妆,不过稍加妆扮,便已经是容姿迫人,若抛去性情只看样貌,整个邺城恐怕也难有能与她媲美的。

  江殊看到铜镜中的倒影,也楞了楞神。

  青衣瞟了一眼他,要帮苏洛挽妇人发髻的手顿住,小声的问:“小姐,你当真不休掉姑爷了?”

  “当真不休,我要休掉他,爹娘也会不高兴的!”

  “小姐,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苏洛问:“我之前怎么说的?”

  “你说世子凶巴巴的,你还说他将来会三妻四妾,你天天独守空房,以泪洗面,郁郁寡欢……”

  苏洛嘴角抽搐:“没事,他病着呢,会安分的!”

  青衣想起江殊的眼神,抖了一下:“可我看着他就像那样的人!世子的欲望,看起来不小呢。

  主室的江殊闻言,眉头一抖。

  与此同时,流言蜚语已经传遍了国公府。

  都说世子爷身体是好了,但魂好像被那个南蛮子勾走了,居然为了她责罚了夫人身边的容嬷嬷还有性子极好的表小姐。

  可怜的世子爷,这南蛮子一定会什么媚术。

  去敬茶的路上,苏洛收获了不少鄙夷的目光,她却步伐稳健,根本不在乎丝毫,脑海里细细的回忆着这国公府的人口情况。

  齐国公现在仍在戍边,江殊的婚礼仓促,他必然是赶不回来的。

  齐国公府现在地位最高的是江殊的祖母。

  已故的老齐国公一共育有三子一女,长子和二子还有唯一的女儿是嫡出,三子是庶出。

  江殊的父亲是嫡长子,继承了齐国公的爵位。
齐国公只娶了一个嫡妻,便是现在苏洛的婆婆。

  这位婆婆来头可不小,她的父亲是雁城侯,当年陛下微服私巡,遭遇暗算,雁城侯舍命护主,留下一个独女,其后被陛下接入宫中,放在太后面前教养,赐封平宁郡主。

  江殊是平宁郡主所育嫡长子,下头还有一双才十二岁的双胞胎弟妹。

  不过奇怪的是,据说江殊这个嫡子并不得平宁郡主的宠爱。

  ……

  另一边,老夫人所住的松鹤堂内,所有人都已经到齐,等了小半个时辰了。

  “母亲,要不我让人去催一催?”江殊的母亲,平宁郡主问道。

  老夫人低头饮茶,丝毫没有不喜的神色:“催什么,他身子不好,难得能多睡一会!”

  众人神色各异。

  老夫人问:“蒲团可软?”

  “软着呢,绝对跪不坏世子爷!”

  “殊儿的养生汤可炖好了?”

  “好了,正温着呢,世子爷敬完茶就可以喝了!”

  到底还是有人忍不住。

  苏洛还没到门口,远远的就听到一道刻薄的女声:“母亲,您瞧瞧她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有了孩子也要认,这传出去,咱们国公府岂不是成了满邺城的笑话了!”

  大门敞开着,从她的座次,苏洛判断应该是三夫人。

  她扶着江殊往里走,男人走得很慢,轻轻的喘着,偶尔还忍不住咳出两声来。

  苏洛撇了他一眼,不由得腹诽:真会装蒜!

  进了门后,男人低声叫了一句“祖母!”

  老夫人马上拄着拐杖站起来:“殊儿,快坐下来!”

  其他人全都站了起来,再不愿意,也得捧着这位身娇肉贵的世子,国公府未来的掌权人。

  苏洛冲众人福了福身,冲三夫人微微一笑:“三婶,方才我听到您说的话了,没想到我跟婆子们随口一说的话,居然这么快传到了三婶的耳朵里,三婶这消息灵通的速度,真让洛洛佩服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9章 家产交给儿媳妇


  三夫人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苏洛明面上怼了。

  一时间,脸上挂不住相!

  老夫人不参与话题,只是一直盯着江殊瞧,见他气色的确比之前好了不少,看向苏洛的神情也柔和许多。

  二夫人生的圆脸圆眼,通身福气,出来解围道:“世子真是好福气,少夫人当真是花容月貌,怕放眼整个邺城恐怕也找不出几个能媲美的,难怪能将世子的心给收服了呢!”

  三叔“哼”了一声:“女子才德最重要,不能只看容貌!”

  这就是说苏洛是个花瓶了。

  这苏洛就不服气了。

  她从前的确是个花瓶,但后来为了追上卫璟的脚步,不断提升自己,现在她已经是个有内涵的花瓶了!

  她正要展现一下自己内涵呢,老夫人发话了:“先敬茶吧!”

  婢女拿了两个蒲团上来,苏洛刚一跪下,膝盖就传来一阵刺痛。

  她反应快于常人,马上就跳了起来。

  三夫人皱眉讥笑:“少夫人这是怎么了,连祖母都不愿意跪吗,在你们南蛮之地,难道连敬茶的规矩都没有?”

  太瞧不起人,居然用这么低级的手段来算计她!

  苏洛眸子里杀气腾腾,三夫人被扫了一眼后,打扇的手都顿了一顿。

  苏洛二话不说,将那递蒲团的婢女唤过来,朝她肩膀上一压,那婢女就扑腾一声跪在蒲团上。

  婢女脸色一变,死死抿住嘴唇。

  她不开口求饶,苏洛便将她压得更紧了点。

  最后那婢女扛不住:“痛,痛……”

  春末衣衫轻薄,她的膝盖处已经隐约可见斑斑点点的血迹。

  苏洛这才松开手,笑眯眯的道:“我们南疆的确有自己的规矩,在我们那,蒲团没检查就敢拿上来给主子用,发现有问题会被主子把脸按在蒲团上,刮个稀巴烂……”

  婢女听的瑟瑟发抖,连连磕头认错。

  三夫人听着她那言笑晏晏的语调,不知为何有些口渴。

  老夫人眸光有些暗,扫了在座众人一眼,冷声道:“春枝,自己去领二十板子吧!”

  这就是不准备追究背后的元凶了。

  苏洛瞟了江殊一眼。

  江殊接受到她的信号,轻咳两声后扶着她,一脸心疼的问:“膝盖要紧吗?”

  苏洛摇头:“还好,幸好这蒲团是给我,我皮糙肉厚的没事,要是给夫君你细皮嫩肉的,恐怕要难过的……”

  众人……

  这话听着不太对,好像说反了?

  见众人脸色诡异,苏洛又问:“夫君,我刚才是不是太凶了?”

  “还好……”

  “我父亲教我,有仇当场就要报,不然隔太久,说不定就忘了!”

  江殊……

  苏洛小心翼翼,抬眸问:“夫君,我脾气不好,你会不会嫌弃我?”

  江殊握着苏洛的手猛地用力,疼的苏洛差点维持不住那期盼的表情。

  不过面上,男人苍白的脸上却是写着宠溺:“怎么会,没有你哪来的我?”

  这话听着好像也不太对?

  江殊觉得自己的智商好像被这女人给吃掉了,于是补充了一句:“没有你的冲喜,我也好不了。

  “咳咳咳!”这下换苏洛咳嗽了,咳的一阵面红耳赤,抬头,却见江殊眉眼弯弯,如同一只狐狸一般。

  三夫人脸都绿了,但看到江殊如此护妻,只好忍而不发。

  接下来的敬茶都很顺利。

  唯一不太好的就是,除了老夫人拿出了一对水头很好的镯子之外,其他人的见面礼简直丑的惨不忍睹。

  苏洛不满的抱怨:“你们国公府的人审美怎么这么差。

  江殊闻言,淡淡的回道:“因人而异。

  苏洛简直气的翻白眼。

  敬茶终于结束了。

  苏洛和江殊正要告辞,却听到老夫人突然对平宁郡主道:“殊儿还有两家纸坊,从前一直是你代为管着的,现下新媳妇进门了,你便交给她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10章 我会算账


  这话一出,举座惊诧,就连江殊也微微一愕。

  三夫人本想说什么,三老爷拽了一把她,她便不情不愿的又咽回去。

  平宁郡主保养得宜,丝毫看不出已经年近四十,她一双眸子在苏洛的脸上荡了一圈,温声细语的说道:“本是该还给他的,但殊儿媳妇她出身南疆,家教素来也是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听闻不大识字的,更别说看纷繁复杂的账目了。
我怕交给她,她也是毫无头绪,殊儿身体又不好,这些个琐事必然是不能拿去消磨他的精力,不若我再帮他管几年吧……”

  瞧瞧人家说话的艺术。

  比那三夫人高了几个档次。

  这毕竟是江殊生母,苏洛偏头看了一眼男人,发现他低垂着眸,嘴角有丝嘲讽的笑,不过转瞬即逝。

  老夫人轻哼了一声:“你也不是个擅长管这些的,纸坊这几年也没什么盈利,索性就让新媳妇去试试,孩子大了,总是要放手的!”

  苏洛听到这里,觉得有点不对劲。

  邺城的纸是整个越国最好的,尤受读书人喜爱,每年各地的商人都要从邺城采买纸张,且齐国公府的纸坊开的极大,还专供御用的纸,整个邺城都是数一数二的。

  偌大的纸坊,怎至于没什么盈利呢?

  平宁郡主有两分羞愧的模样:“儿媳的确也不善经营!”

  说着,她默默的看了三夫人一眼。

  三夫人接到讯号,赶紧顶上:“母亲,殊儿媳妇她目不识丁,账目都不认识,这事不妥啊!”

  老夫人道:“找个得力的账房就是!”

  二夫人也出来反对道:“那总不能管事的连个基本的账本都不会看,到时候被下面的人糊弄的把整个纸坊亏空了都不知道。

  众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沉默良久的江殊此时开口:“那纸坊反正也是祖父留给我的,给洛洛试试手,亏了就亏了,我也不缺这点钱!”

  说着,他咳得耳尖发红,还不忘宠溺的看了苏洛一眼。

  苏洛听着那句‘洛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平宁郡主不悦皱眉,训道:“殊儿,你怎可如此糊涂,那是祖宗基业,成家立业,成家是为了让你立业,不是让你败业!母亲,这事我看还是缓缓计之!”

  苏洛皱眉,这事情透着诡异。

  亲娘竟然抓着产业不肯放手,当真是怕自己管不来吗?

  苏洛睨了一眼江殊的脸色,缓声道:“母亲,祖母,外面的传言不可信,其实我很不仅看得懂账目,还很会算账呢!”

  这话一出,堂内一静。

  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苏洛看来,包括江殊。

  这个在大街上抢夫婿的南蛮子竟然会算账?

  三夫人嗤笑:“殊儿媳妇莫要说大话!”

  平宁郡主也道:“洛儿,不会便不会,长辈们也不会怪你!”

  老夫人脸上也有了犹豫之色,刚要说什么,江殊便犯了咳疾。

  “咳咳咳……”

  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满面通红。

  老夫人心疼,苏洛赶紧识趣的给他顺气。

  良久,男人呼吸平复,双颊晕红,眸中水光点点的说道:“祖母,想知道洛洛究竟会不会算账,取几个账册来不就知道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第10章 我会算账


  这话一出,举座惊诧,就连江殊也微微一愕。

  三夫人本想说什么,三老爷拽了一把她,她便不情不愿的又咽回去。

  平宁郡主保养得宜,丝毫看不出已经年近四十,她一双眸子在苏洛的脸上荡了一圈,温声细语的说道:“本是该还给他的,但殊儿媳妇她出身南疆,家教素来也是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听闻不大识字的,更别说看纷繁复杂的账目了。
我怕交给她,她也是毫无头绪,殊儿身体又不好,这些个琐事必然是不能拿去消磨他的精力,不若我再帮他管几年吧……”

  瞧瞧人家说话的艺术。

  比那三夫人高了几个档次。

  这毕竟是江殊生母,苏洛偏头看了一眼男人,发现他低垂着眸,嘴角有丝嘲讽的笑,不过转瞬即逝。

  老夫人轻哼了一声:“你也不是个擅长管这些的,纸坊这几年也没什么盈利,索性就让新媳妇去试试,孩子大了,总是要放手的!”

  苏洛听到这里,觉得有点不对劲。

  邺城的纸是整个越国最好的,尤受读书人喜爱,每年各地的商人都要从邺城采买纸张,且齐国公府的纸坊开的极大,还专供御用的纸,整个邺城都是数一数二的。

  偌大的纸坊,怎至于没什么盈利呢?

  平宁郡主有两分羞愧的模样:“儿媳的确也不善经营!”

  说着,她默默的看了三夫人一眼。

  三夫人接到讯号,赶紧顶上:“母亲,殊儿媳妇她目不识丁,账目都不认识,这事不妥啊!”

  老夫人道:“找个得力的账房就是!”

  二夫人也出来反对道:“那总不能管事的连个基本的账本都不会看,到时候被下面的人糊弄的把整个纸坊亏空了都不知道。

  众人争执不下的时候,沉默良久的江殊此时开口:“那纸坊反正也是祖父留给我的,给洛洛试试手,亏了就亏了,我也不缺这点钱!”

  说着,他咳得耳尖发红,还不忘宠溺的看了苏洛一眼。

  苏洛听着那句‘洛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平宁郡主不悦皱眉,训道:“殊儿,你怎可如此糊涂,那是祖宗基业,成家立业,成家是为了让你立业,不是让你败业!母亲,这事我看还是缓缓计之!”

  苏洛皱眉,这事情透着诡异。

  亲娘竟然抓着产业不肯放手,当真是怕自己管不来吗?

  苏洛睨了一眼江殊的脸色,缓声道:“母亲,祖母,外面的传言不可信,其实我很不仅看得懂账目,还很会算账呢!”

  这话一出,堂内一静。

  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苏洛看来,包括江殊。

  这个在大街上抢夫婿的南蛮子竟然会算账?

  三夫人嗤笑:“殊儿媳妇莫要说大话!”

  平宁郡主也道:“洛儿,不会便不会,长辈们也不会怪你!”

  老夫人脸上也有了犹豫之色,刚要说什么,江殊便犯了咳疾。

  “咳咳咳……”

  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满面通红。

  老夫人心疼,苏洛赶紧识趣的给他顺气。

  良久,男人呼吸平复,双颊晕红,眸中水光点点的说道:“祖母,想知道洛洛究竟会不会算账,取几个账册来不就知道了?”

继续阅读《天降苗妃霸道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