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的农门肥妃》妖钥小说最新章节,唐萦歌,彩云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战神的农门肥妃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妖钥
简介:  唐萦歌作为美女,又是美食网红穿越了
结果变成又胖又丑,人人嫌弃的“缺心眼”
“缺心眼”被家人发落到小村庄里自生自灭
自己下顿口粮都不知哪找时,又捡了一病男,多了一张嘴要照顾
好在她有宝物相随,凭借自己美食能力,不屈不挠意志,带着美男慢慢朝好日子发展
结果有朝一日,男人不但身体恢复了,身份也变了
说好一起过日子的,生活怎么就变了?
-----别以为你长得美,本小姐就要听你的
家中我称霸王这事,没得商量!
角色:唐萦歌,彩云
《战神的农门肥妃》妖钥小说最新章节,唐萦歌,彩云全文免费阅读

《战神的农门肥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美女成霉女


  北夏,唐府后宅。

红漆木地板上,一张黑胖肉饼子脸上,一条细小的缝在轻微的眨动着。

唐萦歌揉着摔疼的屁股躺在地上,脑子里飞絮杂乱的画面掠过,转瞬又停。她不明白那些画面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脑海里,只眨巴着夹缝眼盯着黑漆雕花木梁发呆。

看到头顶上的白绫,她想问这是谁要寻死吗?

耳边忽然一声炸裂般的惊叫,险些将她个好好的人喊个魂飞魄散!

“我的小姐啊,您这是因为什么想不开啊?您要烦,要是焖,奴婢给您蒸包子,您要是还不高兴,咱们就改吃糖心馅饼活着苹果泥点心,你想吃什么都行,您不能抛下奴婢不管啊?”

唐萦歌好想说,大妹子,您认错人了吧!

可是张张嘴,嗓子眼发干,下颚处火辣辣的疼,摸上去一把,肉宣宣的掉了一层皮!

彩云见小姐不停的翻白眼,害怕的摇着她肥胖的身体。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唬奴婢啊!”

“咳……我,咳,你……”

她想喝水!

说不出来,唐萦歌无奈,只能推开人颤颤巍巍起身,结果力道没控制好,彩云一个屁蹲摔出老远!

“啊”

唐萦歌不好意思的抠抠耳朵,看了眼自己的手,她怎么就把人给弄摔了,结果这一看吓了一跳,她手怎么这么肥,胖的像个蒲团一样,她的身子这是怎么了?

原本纤细的手掌,如今变得像熊掌一样厚,黑不说,还带着肉坑,抚摸上脸,她巴掌大鹅蛋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叠着层的双下巴。低下头,圆滚滚的肚子挺得老远,根本看不到脚。

“啊!”她的叫声比彩云还大,谁来告诉她,她这是怎么了?她这美食界网红第一美女,为什么变成了胖纸……

这一喊,才想起嗓子还着着火呢,端起一旁的茶水壶,先是咕噜咕噜喝上半壶,再问问那哭个不停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

门就被人推开了。

“唉呦,满府上下都听彩霞大喊着姐姐想不开自尽了,妹妹怎么看这人好好的啊!”

唐萦歌端着水壶撇向门口,这尖酸刻薄的语气,她怎么听都觉得是来挑事的啊!看到人影,她那张肉饼子似的脸上,两道粗壮的眉毛就拧了起来。

“你谁啊?”

女子逆着光,让人看不清面容,光瞧身段,到是极妖娆的。

唐可柔捏着帕子勾着兰花指捋了捋鬓角碎发,娇滴滴喊了一声,“大姐,我是小柔啊!”

唐萦歌浑身一抖,身上能掉下一层鸡皮疙瘩,黑着一张脸,“管谁叫大姐呢!”

不对,她想起来了,她去美食一条街准备做直播,路过一个小商贩前看中一个形状怪异的盒子,才花钱买下来,就被一辆失控的摩托车撞飞出去……

她,她她……

愣怔间,唐可柔动了一下腰身,矫揉造作又道:“姐姐你也别恼,我要是你,就先想想怎么瘦下来,您这天天就知道吃,方家公子能不嫌弃吗?现在他被文秀秀缠上,人家可是户部侍郎的女儿,爹能不气你不争气吗!”

退亲?渣男变心了,因为这儿就自尽?

彩云听她乱讲很是不愤,从地上爬起来,呛嘴,“什么文秀秀缠上,明明是二小姐你也想嫁给方公子,二夫人磨着让老爷提退亲的,你少在这骗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2章 妹妹好演技


  唐萦歌乐了,哎呦喂,这个妹妹有点意思了,这是抢了亲事,故意耀武扬威来了?

她问彩云,“你怎么知道的?”

彩云想说她听到的呗,就见唐可柔一改之前柔色,满脸怒意吼着,“你胡说!夏薇,替我掌她的嘴!”

夏薇得了命令,撸了两下袖子就冲了过来。

“贱蹄子,敢侮辱二小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唐可柔厌恶至极的看着又丑又胖的嫡姐,小声咒骂,“蠢胖得像个猪,哪个男人会喜欢,抢你男人又怎么了!”

她这话嘀咕的声音非常小,可唐萦歌就是听到了,她醒过来之后,目力、听力,都变得异乎常人的好。

她当婊子又立牌坊,唐萦歌忍了,可是被人当着面说是猪,她胸口一团怒气越盈越多。

“我最讨厌别人说我胖!”

胖,是她永远的忌讳,哪怕她穿越了,变成了一个大胖子,那也不行。

唐可柔被她的气焰吓到了,看向她的脸,好吓人啊!她以前每天都来过嘴瘾,也没见她反驳发火啊。她害怕想走,被人从背后拽住袖子。

唐萦歌手上一个用力,把想跑的人给拽到身前,出手,握拳,不大的茯苓院又是一声惨叫,凄厉无比。

“啊!”

这一拳她可没收力道,唐可柔直接从门口摔飞到墙根,揉着腰爬不起不来了。

“你,你打我!”

唐萦歌插着水缸腰站在院当中冷哼,“哼,以后我要是听到谁说我胖,说一次我揍一次!”

彩云双眼泛光,她从没见过小姐如此威武,想到夏薇这个小贱人平日没少欺负她,撩起裙子有样学样,使劲踹。

“让你们来嘚瑟,看以后还欺负不欺负人了。游园会上当谁瞎了,你和你那好主子盯着方公子移不开眼,呸,不知廉耻的小贱人!以后再敢欺负我,看我不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夏薇被打惨了,平日里她也就会喝住人打打嘴巴子,什么时候学过打架啊,被彩云踹翻在地,想爬起来都没机会,几下就只会哼唧了。

唐萦歌没想到自己的丫鬟这么彪悍的,看了一会热闹解气后,想起原主的处境,有些后悔。

现在府里是二夫人当家,柳云枝这女人是姨娘上位,最会装可怜告状,她那个没用的爹耳根子软,转过头就会收拾她,不是跪祠堂就是挨板子,完了,她冲动下要连累彩云了。

“彩云,快别打了。”她想说趁没人看见,赶紧收手,回头问责起来还能说人是她打的。

可是晚了,彩云积压的怒气还没出完,就听一声满是愤怒的呵斥声在院门口响起。

“又在胡闹什么?”

院门口进来的中年男子沉着脸,背着手,一进来就看到彩云骑着夏薇轮巴掌,气得髯须都在颤抖。

一同进来的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妇人虽有几分姿色,却是尖嘴猴腮掩都掩饰不掉的刻薄相。

看到墙角的唐可柔就是一阵尖叫,“我的儿,你这是怎么了?”回眸,她怒瞪彩云。

“好大的狗胆,一个奴才也敢动手打主子,来人啊,把这个贱奴拉下去,活活打死。”

彩云见到二夫人进来就斗志全灭,听到处罚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全身开始颤抖。

唐可柔揉着腰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起不来了,气若游丝的喊了一声,“娘”两眼一番,晕死过去。

唐萦歌一愣,这个妹妹好演技啊!这个二夫人好威风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3章 这蛮横的劲


  便宜爹都没发话,柳云枝上来就想要人命了。

想想也是,太常寺本就是清水衙门,做一个小小的寺丞,在勋贵多如狗的京都,太不入流了。

难怪对个五品女婿如此看重,对一个姨娘如此纵容。

她站出来,挡在彩云身前,“谁敢!”

抬手轻轻一拎,彩云就给拉起来了,夹缝似的眼睛向彩云瞪了一下,“跪什么跪,我们又没错,欺负上门了还不让还手了?是她们打不过,赖谁!”

她这蛮横的劲,谁也没见过。

柳云枝也没想到,被退个亲,刺激的人性情都变了,一向没存在感的人敢这样说话,她转头扑进唐文远怀里,“老爷,你看萦歌这孩子,这样成何体统,恶奴逞凶,她还护着!”

唐文远看着自己面貌丑陋的女儿也是喜欢不起来,沉了声道,“萦歌,不想一起受罚,就让开!”

唐萦歌摇头,祸是她闯出来的,怎么能让个小丫鬟背锅。

“爹,如果有人上门来羞辱你,你也忍着?可柔进我院子言语侮辱长姐,我教训一下她怎么了!”

她唐萦歌从小就不服管教,打遍西街无敌手,要不是兼着她还学习好,几次犯错学校都容忍了,怕早就成了社会上的渣渣。想让她一朝穿越过窝囊日子,不可能。

她挺直身板,像坐小山般挡在彩云面前,看谁敢来拉人。

“放肆!”

唐文远指着这个没人管教的大女儿,也是厌恶透了。方家老夫人寿宴,不过是邀请二个女儿参加一回,满心想着,这回亲事怕是要订下了。结果盼来方家退回庚帖。

想到自己沦为笑柄,又是一阵气不打一处来,“我唐文远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女儿,不知反省,刁蛮凶恶,不敬长辈。我看你也别在京城呆着丢人了,去溪云村的庄子上好好反省,认识错了再回来!”

彩云噗通一声跪爬出来,“老爷,您不能罚小姐去庄上啊,都是奴婢的错,您罚奴婢吧!”

唐萦歌拉她起来,这回彩云死活不起,“小姐,您都十七了,去了庄子上,就真的嫁不出去了!夫人要是泉下有知,该有多伤心啊!”

唐文远看了一眼,半点悔意都没有的女儿,气哼一声,甩袖而去。

他一走,呼呼啦啦的人带着晕死过去的二小姐都走了,狭小的院子一下子空荡了下来。

“小姐,都是奴婢连累了你。”

唐萦歌完全不在意,“怕什么,留在这天天被人欺负,比起罚跪,去庄子上我到挺开心。以后天高皇帝远,咱俩就自由了。”

彩云看着小姐一点不在意,也收起忧心忡忡,小姐高兴就行,反正她一直跟着小姐。

有管事嬷嬷传话,让二人一个时辰后就出发。

小小的茯苓苑内本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几件衣物,茶水用具,二个小包裹就收拾完了。

数了数不到五十文的财产,唐萦歌苦笑,原主也太穷了,连件值钱得首饰都没有。

彩云把能拿得,能带得全收拾好了,发现桌脚处有一个小匣子,一时疑惑捡了起来。

“小姐,这么精巧的小匣子哪来的!”

唐萦歌看着丫头手上的木盒,眼睛唰就亮了,一把夺过来放在眼前,看了又看,“我天,你怎么也跟过来了?”

这是一个九宫匣子,匣子上有大小八十一块可移动的木块,只要把图案拼成,匣子就能打开。

当初她看着木盒设计的精巧,花300块钱买回去当首饰盒的,竟然跟着她穿越了。盒子四圈是光可照人的黄铜收边条,她举起来看时,就看到铜边里映出来的女人,吓得她一闭眼睛。

“哎妈呀,这女人是谁?怎么这么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4章 直接赶出府


  唐萦歌想哭,不是说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吗?

等瘦下去就会很美。

她以为原主胖就够惨了,结果她脸上纵横交错的疙瘩又是怎么回事?

十七岁如花的年纪长成这样,她要是男人,也会二话不说就退亲的。

她叹了一口气,对自己默哀一百遍,唐萦歌啊唐萦歌,还有比你更惨的穿越者吗?

车马备好,一主一仆各拎着小包裹向大门口走,远远的就看到一抹鹅黄站在门口,唐萦歌鄙夷的哼了一声。

看热闹还真是不余遗力!

唐可柔见她不理人,出声唤住她。

“姐姐,今日一别,怕是我们姐妹就再也见不到面了。庄上清苦,可别再那么能吃了。”

唐萦歌翻了个白眼,威胁的伸出拳头,“你肚子不疼了,我不介意走前再解解气!”

唐可柔本能向后一退,“死胖子,你这辈子也别想瘦下来,服了五年的增肥药,太医也帮不了你。”

唐萦歌猛地回头,想让她说清楚,结果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跑远的唐可柔发出银铃一般的咯咯笑声!

“姐姐,妹妹恭贺你一路好走啊!”

唐萦歌闭着眼睛忍了几次都没忍住,看她不抓住这个女人好好揍她一顿。

她撸胳膊挽袖子,气势汹汹的要追进去,大门口管家出声。

“大小姐,我要是你就不回去了,胳膊拗不过大腿,回去只会让自己吃更大的亏。”

说话的是张伯,跟了唐府十几年的老人,听他劝说,唐萦歌被风吹的打了一个激灵。

管家说的很对,整个唐府都是她的敌人,冲进去只会吃更大的亏。

看着消失的鹅黄身影,她不大的缝眼里迸射着凶光。

“唐可柔,这仇我记下来。”

唐府不大,张伯亲自驾车送她,上车后她伸手拍了拍张伯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架势。

“张伯,我记得上次坐您车还是五年前,这一次又要辛苦你了!”

张伯本就有些腰弯驼背,被她拍的几下险些对折过去。

慢慢扭头,有些可怜她问着,“小姐不难过吗?”

“难过什么,到府外过日子,我乐得自由自在!”

以她四处闲逛荡的性子,天天拘在一方小院子里生活,那她就能疯。

张伯叹了口气,大小姐真是太天真了。

“小姐还是先换身衣服吧,我们要趁着天早赶路了。”

“嗯!”

换了衣服,走过一处集上,马车停了一下,唐萦歌新奇的发现张伯买了一大袋子红薯放在车上,随后架着马车出了城。

出了城,不止她开心,彩云也新奇的不行,两人五年没出过城了,看到外面青山绿水的,一时都雀跃的不行,唐萦歌就教彩云唱歌。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好风光……”

张伯听着她们欢快的音调,一张满是褶皱的脸,越发愁苦了。

唉,能高兴一会是一会吧,往后的日子有得苦受,他还是等等再说吧!

马车轱辘辘晃荡着前行,坐久了不是那么享受的事,唐萦歌看着彩云越来越白的小脸,想着这丫头怕是从来没坐过车,被晃悠晕车了。

“不舒服就躺会,没有外人了不用拘着,以后我唐萦歌有的,你都有,我会百倍对你好的!”她笑着允诺。

初来异世,有这么一个没心没肺得丫头陪着,她很满足。

彩云感动,泪眼汪汪的,“小姐,你对彩云真好!”

说起这个,唐萦歌好奇,将彩云小脑袋安置在铺盖卷上躺好,低头一张肉饼子脸就在她眼前,问。

“彩云,我特别好奇,你说我这张丑的就差人神共愤的脸,你天天看,不难受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5章 跟来的盒子


  毕竟彩云长得也是清秀可人,虽然尚小,也不难看出将来必是亭亭玉立的美人坯子。

彩云撅起嘴,很认真的摇头,“不啊,天天看,没觉得小姐说的那种感觉啊!”

唐萦歌失望的坐回去,她还指望这丫头会说,不啊!小姐小时候也是很美的,你只不过最近这两年才丑的。

果然是她报得期望太高了。

默默望着窗外,这都走了一个小时了,也不知道便宜爹给她扔去的溪云村到底在哪,好像有走不完的路一般,彩云难受睡着了,她只能无聊的玩九宫格。

一开始,摸不到头绪,她只知道每个大格子里的9个小格子要先组拼出图按,拇指大的小块,挪动起来并不容易。

后来她发现,之前理解错思路了,小格子上的凸起,组合好并不是什么花鸟鱼虫的图案,而是字。她把笔画拆分,再在脑海里将每种可能性拼装成字,最后发现第一个方格里的字是“物”字。

有了思路,她开始动手,车厢内静悄悄的,张伯回头看着还玩小玩意的大小姐,叹息声音更重了。

“夫人要是还在,大小姐也不会如此顽愚,造化害人啊!”

想着曾经夫人风光大嫁时,光嫁妆就抬了128旦,老爷能当上京官,都是用夫人的嫁妆打点铺路。

结果来到京城不久,夫人就病了,慢慢得,竟与王家失去了联系,要是让王家老太爷知道小姐现在变成这副样子,该是有多痛心啊!

马车停了,唐萦歌晃动着僵直的脖子,九个图案都拼出来了,是一句话。

“事间万物属我清奇”

可是,还有一个画着卍字符文的方块不知摆放在哪,什么排序都试了,盒子依旧打不开,懊恼间,到地了。

“小姐,这就是溪云村了,这里的其它产业三年前就不属于唐家了,还有一处老宅没卖,老奴带您过去!”

唐萦歌点头,推了推还在睡得彩云,这丫头在唐府没少吃苦,小小年纪天天有干不完的活,贪睡她也理解。

拎上包袱,就看到张伯吃力的拎着一袋红薯。

“张伯,你拎这玩意干什么?”

张伯见地方也到了,再不瞒着,叹了口气,“老爷俸禄少,二夫人也不是个会掌家的,唐府入不敷出,庄子卖了后,老宅就再没人住了。等小姐住进去一切要靠自己,老奴没钱,只能替小姐你想到这些了。”

她的目光追着张伯的视线,落到那袋子红薯上,吃惊的张大嘴巴,“您得意思,我爹半点吃的没给我准备,要不是您想着,我就是过来喝西北风的?”

张伯撇开头,憨傻的大小姐终于明白一回,可惜……“奴才不能背后议论主子,我们先去看看房子!”

唐萦歌惊呆了,他那便宜爹是有多不想要她啊,怎么说也是他的亲生的女儿,就这样丢在外面,任其自生自灭,连个家奴待她都不如?

看着张伯佝偻的身影,她一把抢过红薯,“张伯,我自己拎过去。您告诉我是哪间。”

张伯也几年没来了,看了一眼下坡后,村边占地最大,院墙房顶已长满蒿草的屋舍,指了指,“就是那里了!”

唐萦歌心中憋着一口气,蹬蹬蹬的向宅院走去,大门没上锁,用力一推,“嘭!”

门掉了,扬起一地的灰。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6章 荒废的院落


  唐萦歌无语在当地,最后什么也没说,淌着半人高的蒿草进了内院。

进了主屋,屋内桌椅到都齐全,就是破旧一些,积了厚厚一层土。

整个室内光线昏暗,有种阴森森的感觉。彩云小跑几步来到她身后,随后害怕地捏着她衣角亦步亦趋跟着,一同时打量住所。

破碎的窗棂纸透过东风,发着呼打呼打的声响,彩云声音打着颤问。

“小姐,你说这屋子会不会闹鬼啊!”

唐萦歌一本正经道,“没事,你这么能打的,如果有鬼,你就当是夏薇就好了!”

“小姐!”

彩云嗔得喊了一声,什么时候了,还提打架的事,要不是打架,他们也不会发落到这来了。

二人走没几步就把不大的屋子看完了,三间正房连通着,一间用来当客厅,二间用来当卧室,小是小了点,一人一间到刚刚好。

见彩云害怕,就决定把里面那间给她住,自己住外面的。

听着她要哭的动静,唐萦歌哈哈大笑,“别怕呀,你打不过不是还有小姐我呢吗?哈哈!”

彩云气得一跺脚,决定先收拾屋子,小姐的笑声似有魔力,到也不那么害怕了。

几人忙活起来,最后还是唐萦歌看了一眼天色,发现都快天黑了,就对外面拔草的张伯喊了一声,“张伯,别忙了,这些放着我们自己慢慢弄吧!您喝口水歇歇,该回了,晚了路上不安全。”

彩云听小姐这就让管家走了,皱着一张小脸跑过来,“小姐,这房子好几处墙角都裂了,奴婢在屋子里都能看到外面的天,窗纸都是破的,这样的屋子可怎么住啊!您让张伯回去和老爷说一声,派个人来修修吧!”

唐萦歌摇头,一脸认真道:“他把自己嫡亲女儿赶到这里,没给一分钱,也没准备吃的,你觉得他会在意我们的死活吗?”

伸手点了她一下额头,“醒醒吧!”

张伯默默看着廊檐下站着教训人的大小姐,心中不忍。

世人都说大小姐为人憨傻,有吃就不闹,如今看,她比谁都通透。

“小姐,老奴回去后想办法再来一趟的!”看了一眼四周,“这里是太清贫了!”

唐萦歌连忙摆手,“不用麻烦了,我觉得这里很好,虽然房间小,可房子多啊!虽然都很破,可占地大!现在是春天,等我把院子翻出来,种上菜,我和彩云不用出门都有吃的东西!您回去后再出来也不容易,我不想再给您添麻烦了。”

张伯默默点点头,拿起马鞭绳往外走,“我奴会看着办的。”

唐萦歌咬唇目送老人离开,这是她来异世感受到的第二道温暖,她会记在心上的。

累了半下午,才将睡觉的屋子和厨房收拾出来,主仆二人饿的不行,也不讲究规矩了,一个抱着一个煮红薯坐在廊下台阶上就啃了起来。

唐萦歌思忖着心事,穷成这样,要怎么在这穷山沟里活下。

彩云吃得一嘴含糊,一脸担忧道:“小姐,这里连个铺盖都没有,我们晚上睡什么?”

唐萦歌重重叹了一口气,撇了眼屋里。是啊!穷得连被子都没有,睡什么?

将最后一口地瓜全部塞进嘴里,拍了拍手。

唐萦歌走向围墙扒着向外看,难为她胖得像个球一样的身形挂在墙上,只看了一眼就从墙头摔了下来。

“我看村里有户人家条件不错,你吃完去那家问问,有没有多余的铺盖,先把被子买回来咱俩用。”至于明天之后的日子还真要好好动脑子想想,怎么过了。

彩云直戳重点,“可我们没钱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7章 惊奇的木盒


  是啊,没钱!没心没肺的彩云都犯愁了,看着她皱巴的小脸,好笑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在皱着就成老太婆了。”

唐萦歌从头上拔下仅有的银钗,“拿这个去买!”

凤头银钗做工很是精细,钗头上还嵌着一颗圆润饱满的米珠,一看就值钱。

彩云不同意,“不行,这是夫人留给小姐的嫁妆,不能再拿去花了。”

唐萦歌已经从厨房拿了一根筷子插进发髻里,将钗放到她手上。

“母亲留下的东西,被人拿去用的还少吗?最后这一样能换来咱俩保暖不生病,也是它物有所值了。如果行,看看能不能再要回来一些吃的。”家里只有红薯,会吃死人的。

彩云拿着钗,看着小姐转身进了内屋,在她身后喊,“我一定能换回来被子的。”

唐萦歌也想替自己悲春伤秋一会,可她实在太累了,顶着小二百斤的身子,干了二个小时的体力活,坐了半天的马车,她像一座山般倒在床上,喘了一口粗气。

“这身板,真难为你了。”她安慰着自己,从包裹里拿出东西准备归置。

看到九宫格小木匣子,忍不住又拿起摆弄,“你说说,谁把你设计的这么复杂,要是拿你装点东西,还不把人急死了。”

话音刚落,“啪嗒”一声,匣子开了!

我去,唐萦歌睁大仅有一条缝的眼睛,看着手上的盒子,这就开了?这个顺序,她试过的呀。

打开匣盖,眼前一亮,一道金光闪过,唐萦歌晕了过去。

彩云领着一对姐弟,三人一前一后抱着被褥进屋,就见唐萦歌歪在床边,身后的姑娘跟进来看了一眼屋内睡得毫无形象,据说是京城来得官家小姐,撇了撇嘴!

“彩云妹子,被子帮你抱来了,那我先回去了。”

彩云心中嗔怪小姐怎么睡得这么没样,一转头,那姐俩就走了,她对着那抹窈窕身影喊了句,“连翘姐姐,谢谢你!”

扔下被子,上前去推睡得仰面朝天,腿耷拉在地上的小姐。

“小姐你真是的,我还和连翘姐说咱们家老爷是做大官的,你怎么躺地上就睡着了!”

唐萦歌哪有睡,她是被强光刺激晕过去了。

昏厥中,有个声音出现在她脑海深处,“我的主人,是你解救了我,为了感激你,小锦免费满足你一个愿望,你想要什么?”

声音沙哑带着蛊惑,唐萦歌不知道她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本能地想着自己想要什么?

“愿望?想要得太多了。”

最好有花不完的钱!还想要变瘦,变美,变得有权有势!

可是她却说了最急切的,“把这一脸痘弄没,我实在受不了它们了,又丑又疼!”

“容易,打开盒子,就能实现!如果还有其它想要的,就把你的财富放到匣子里,让我替你保管,我就会再次帮你实现愿望。”

唐萦歌梦到这里,被彩云摇晃醒,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再次看到哭得梨花带雨的彩云。

“小姐,奴婢以为你晕倒了!呜呜!”

她觉得彩云一定是被前主自尽吓到了,好言哄着,“看把你吓得,还哭鼻子,你小姐我不过是太累睡着了。”

彩云倔犟的辩驳,“才不是,刚刚奴婢怎么推您都不醒,不过您醒了,奴婢把床先铺上!只是连翘姐姐说,奴婢要的是新被褥,那就不能给吃食了。说那簪子就值这些钱!”

唐萦歌早就猜到了,青黄不接的月份,农家的吃食比什么都精贵,换不来,也不难理解,她没做声,呆呆的盯着匣子看。

四方的匣子一只手那么大,匣子外壁是木质的,可是打开里面的材质似玉似石又似镜子,光滑带着反光,猜不透是什么。

而匣子里,除了一张纸条,再无其它。

纸条上的字迹,工整飘逸、仓劲有力,写着两个方子。

一个是,七日排毒养颜汤:

大黄、白术、西洋参、芒硝、枳实、青阳参、小红参、肉苁蓉、荷叶……每日一剂,早空腹服用,饮食清淡、忌辛辣。

七日后,身体内毒垃圾毒素可排除干净,使皮肤透亮白皙。

外用祛痘养颜膏:

艾叶,甘草,当归,野生白芨,连翘,僵蚕,玫瑰……研磨成粉,配合排毒汤早晚涂抹半个小时,清水洗净,七日皮肤吹弹可破。

我擦,忽悠人的吧,现在的高挡化妆品都做不到祛痘后皮肤能无痕的,想要完全好,还得配合仪器才有效果,这方子真的假的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8章 夜叉吸精髓


  她撕吧撕吧就把药方给揉成团丢了,可是奈何她记忆力超群,将方子一字不错的全部记住了,嘴上不信,心中隐隐的却有了期待。

如果目前的困境解决了,要不要攒些钱,第一件事就把这些药抓回来试试?

毕竟她都这么丑了,总要想办法解决皮肤问题啊!

这会,她把昏迷中发生的事情全忘记了,只以为是盒子前主人留下的药方。

想了想,把地上的纸团又捡起来了,塞进包裹里。

彩云凑过来看,“小姐,这什么?”

她随意应着,“哦,也没什么?说是可以让女子养颜的东西,在那盒子里放着了,等有钱了,咱们照着方子配回来试试,咱俩也整得白点。”

彩云还小,对美的想法没那么高,憋憋嘴,“奴婢到是想,明天三餐都吃红薯,后天也是红薯,大后天还是红薯,就有些难过了。美不美的,不在乎。”

唐萦歌听了,脸也落了下来,悻悻然的躺在床上。

老吃红薯的确不行,不吃成红薯,也有吃光那一日,怎么能赚点钱呢?

许是太累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睡至半夜,唐萦歌被院中枯枝踩踏的“沙沙”声弄醒,说也奇怪,夜猫子叫她都没醒,院中有脚步声,她一下子就警醒了。

进贼了!

翻身骨碌就起来了。心中估算来人不是劫财就是劫色,她到想看看谁这么没眼色,不管劫财还是劫色,她都能让来人哭着回去!

思忖间,人已偷偷靠到了门板边。

外面的人踩着荒草的声音越来越近,人影投射过来,是个瘦高男子。

唐萦歌拽了拽额前头发,将长发半挡住全脸,随后单手撑住门框,做出一个高难度S曲线。

门板被人撬开,门缝越来越大,唐萦歌捏着嗓子,让自己声音尽量充满魅态。

“闺中多寂寞,公子是来与奴家幽会的吗?”

俞林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游手好闲,今天他听刘川穹说,村里新来了一对主仆,那家丫鬟拿着一支上好的发钗去他家只换了二套被褥。

这一套被褥就算是新的,才几个钱,用首饰换,在他眼里就是炫富。

这对主仆有钱,他就想着要来讨点便宜。

门还没推开,就听到一声阴森森的女鬼招魂声,“闺中多寂寞,公子是来与奴家幽会的吗?”

俞林身上一冷,门缝正好嵌开,抬头对上肉团团,满是黑发遮挡的鬼影,“妈呀”一声,转身就跑。

“别追我呀……”

唐萦歌上前,一个踏步就扯住他的头发。

“来都来了,不让大姐我乐呵一下就想跑?告诉你,进了我这个院子,不让我开兴一下就想走,没门。”

俞林真想跪下了,这小姐,不,这母夜叉想吸自己精髓啦!。

他扯着头发,哭着发誓道:“你死了心吧,打死我也不会从的。”

唐萦歌内心一万个草泥马奔过,她是得多丑,让一个贼吓成这样。

她生气,抬手对着他背就是一巴掌,手上加了力气,俞林险些没忍住咳血,直接趴到地上。

唐萦歌一脚踏上去鄙夷,“弱鸡,你还真敢往自已脸上贴金!我说得高兴,是想着把你衣服扒光挂在村口的歪脖子榆树上,让所有人看着好玩?还是把你丢到村尾茅厕,让起夜的村民好好淋淋好玩!这两样,你选一个吧。”

俞林扭着脖子,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踩着他的凶神恶煞,“你,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这种事也干得出来,也太狠了吧!

唐萦歌垂下头,撩开头发,露出自已的脸,“你说呢?”

俞林吓得赶紧缩回头,“你饶了我吧,我只是想偷点钱给我娘抓药,我没想劫色啊!”

他喊得凄厉,唐萦歌不为所动。

她冷笑,“被抓住的贼都是这套话,什么上有老下有小,想让本小姐同情你,没门!不过呢!”她揉了揉下巴,“想让我饶了你,也行。把你平日里偷的东西都吐出来,我要的不多,二十两就好。”

没办法,她也穷,见面分一半,缓解一下苦日子吗,她乐观的想着。

俞林啃着泥巴,挣扎反抗,可恨夜叉的力气太大了,气得捶地,“二十两,别说我没有,整个溪云村都凑不出这么多钱。干脆你杀了我吧!”

唐萦歌错愕,摸了摸下巴,二十两很多钱吗?她有些没概念。松开脚,踢了踢地上躺着的人,“那你说怎么办?你惹到老娘我了,不让我高兴,我就把你家砸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9章 摸蛋时救人


  她眼睛一瞪,一脸的肥肉满脸的黑发,说不出的瘆人。

俞林觉得自己今天是栽了,鬼迷心窍的就跟着那小丫头上这来偷东西,要是让娘知道他又跑出来偷东西,老娘还不被活活气死了。

“钱没有,不过你非要好处才肯放了我,那我去给你偷野鸭蛋,现在蛋值钱,偷回来给你,你就不能再缠着我。”

唐萦歌踢了他一脚,谁缠你啊!不过她眼睛变得亮晶晶地。

这个地还可以偷蛋?

原主记忆,唐家伙食不错,秒似蛋也不是常有的东西,一是城里养家禽的人家少,二是这东西不好运输,不像现代,交通发达,保护措施完善,蛋在哪都买得到。

想到弹滑透亮的野鸭蛋,才饿了一顿的人,忍不住吧唧了一下嘴吧。

如果用蛋换粮食,或者自己出个摊,在路边卖煎饼果子,不就解决全家温饱了?

想到生计,她有了兴趣。

“好摸吗?几个可不行,姐没那么好糊弄。”

俞林清瘦得脸上有着鄙夷,“夏天不好摸,因为惦记这口的人很多,不过现在才开春,大家都怕摸完蛋回来再花钱买药,你要不逼我,打死我也不下水的。”

唐萦歌想想,他说得对,现在可是四月初,河水开化也不过一个月的时间,这么冰的水有勇气下去的也没几个。

“好,我们现在就去。”做事要趁早,等着别人都惦记上了,野鸭蛋可就没她的份了。“你等我,我拿个筐!”

她还不望补一句,“你要敢跑,我就永远缠着你!”

俞林吓得一哆嗦,摇头,她这才放心回屋把彩云摇醒,家里连个大门都没有,放她一人在家不放心。

下午收拾屋子,老房子里有旧筐,唐萦歌找了一个最大的篓子背上,不理俞林一脸绝望之色盯着她背上的筐,牵着莫名其妙的彩云出了门。

一高两矮的身影,摸着黑向村东水库边走,到了地,俞林找了一个芦苇荡将外衣脱了,咬了咬牙淌进水里。

唐萦歌摸着下巴盘算着要支摊子卖煎饼果子,支在哪好?溪云村处在临安县与京城的中间,出京去渡口坐船南下的人必经村前的官道,不如把摊子支在那里好了。

凭她的手艺,生意肯定错不了,省吃俭用攒够了银子,再开个铺子,她和彩云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难。

有了生存希望,不再多想,开始脱袍子。

她异世人生的第一桶金啊,全在这水里啦。

彩云见她脱衣服就急了,“小姐,你要干吗?水里凉,你会被淹死的。”

唐萦歌叫她闭嘴,“别瞎说,你家小姐我福大命大,老实呆着!”

水不深,也就才没过胸口,刚好完美掩饰她会凫水的事情,就是河水是真冷啊,刚下水时,如刀般刺骨冰寒。僵硬着身子好久都不能适应,难怪村里人没人敢来摸蛋。

希望今天回去不要冻病才好。

她加进摸蛋队伍后,与俞林二人以最快速度翻找芦苇荡,很快就将背来的篓子装满了。

彩云在上面兴奋的喊,“篓子满了,水凉,小姐快回来吧!”

俞林苍白着一张脸,将手中的八个蛋放进竹篓里,看了一眼芦苇深处那道宽阔的水影,他喘着气,捡起衣服往身上套,说出的话都打着颤。

“你确定你没喊错?谁家的女人像她这样不要命!我看不是小姐,是夜叉还差不多。”

这么贪心的女人,不装满篓子不走,他差一点就成水鬼了。

唐萦歌在水里不忘记怼回去,“你敢说我是夜,夜叉,信不,信,我上去打得你娘都不,都不认得你。”

俞林打了一个哆嗦,听到河水里同样说话发颤的声音,心情痛快不少。

“你不是夜叉,也不可能是小姐?”谁家小姐比爷们还爷们。

唐萦歌在水里,没力气和他废话,“别贫蛋了,帮我一下!”

俞林这才发现,她这一次游回来的速度极慢,似是脱力了。

俞林二话没说,跳进水里去救人。

此时天边泛起鱼肚白,俞林游到她身边时,就看到夜叉右臂下揽着一个人。

原来有人溺水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10章 你是我的菜


  这个女人竟然是在救人,突然,他对眼前的夜叉生了一分敬佩之心,二话不说搭手帮忙。

三人上岸,六只眼睛一齐望向地上的男人。

男子身材修长,皮肤苍白如纸,嘴唇青紫发黑,一身上等丝绸白袍多处划破,破口处均有血染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小,小姐,他死了吗?”

唐萦歌摇头,这人浑身冰冷,看不出死活,将手搭向他的颈动脉,还有跳动,“还没,我们要是不救他,估计也离死不远了。”

俞林脸色古怪,湿漉漉的身子站在一旁也不动,唐萦歌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干嘛?”

“我就是搞不明白,看着你挺会算计的,却会救个重伤之人。他身份不明,满身是血,估计是仇杀,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俞林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就想把自己想的说出来。

唐萦歌给了他一个你不懂的眼神,直接将地上的人往肩上抗。

“老娘就喜欢漂亮的男人,有一种帅,叫你是我的菜,他就是姐喜欢的类型,我救他回去当我相公。比你强多了。”说完,她还忍不住偷笑,这傻子一定信了。

俞林站在原地,脸红一阵青一阵的。

妈呀,他都不知道,原来母夜叉还有这心思,要是没救这个男人,这丑女是不是要赖上他一辈子啊?

这想法一出来,吓得他一个激灵。

看到她那肥厚的身板背着的男人,忽然笑了。

大兄弟,对不住了,你可一定要活下去啊。

俞林十分狗腿的跑上前帮忙,“女侠,我帮你,一个人背着多沉啊!嘿嘿。”

俞林的表情,就差将心中所想说出来了,唐萦歌气哼哼的白了他一眼。

小样的,一个穷得只会偷的小子都敢嫌弃我,等姐有钱了,说什么也得把这脸治一治。再等我减肥瘦下来,我就泡尽天下美男。

真真是气死人了。

她一生气,脸上的横肉似有凶光外泄,吓人的很。

她不说话谁也不敢说话,将人背回唐家院门口,俞林似甩瘟神般转身就走。

唐萦歌冷着脸回眸,叫住他,“站住!”

俞林想听她叫自己,都不想,撒腿腿就跑。

唐萦歌把人往彩云身上一靠,身子一探反手一抓。

“小子,体力不支,还想在姐眼前逃跑!”

俞林被扣住,就差哭了,求饶道:“女侠,求你饶过我吧!我有喜欢的人了。”

唐萦歌白了他一眼,“瞅你瘦不拉几的,拿十个蛋回去,不是说家中还有老娘吗!”

说完,扔下发呆的俞林,背上晕迷男人进了院子。

彩云背着满满一篓野鸭蛋,亦步亦趋的跟在小姐身后,看着家徒四壁,四面透风的房子,扁扁嘴。

“小姐,你为什么要救他啊,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唐萦歌回头撇了一眼她这个傻丫头,恨铁不成钢,“你不嫌重啊?还不把蛋放下,帮把手!”

彩云把蛋放在堂屋帮着扶人,“可是小姐,你让他睡你的床?这不行吧!”

唐萦歌对着她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都说我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才救的,自然要睡我的床,盖我的被了,这样才能证明是我的人!”

“小姐,我没有说,是你说的啊!”

彩云急的摆手,拉小姐往屋外走,“您这样可不行啊!”

唐萦歌轻轻一晃,手臂就脱开了束缚,拉起男人的手放到她眼前晃了晃。

“这么俊的人要是死了多可惜。但是你家小姐我从不做赔本买卖,看到没?认识不?”

彩云盯着男子手上翠绿扳指,点头,忽地眼睛就亮了,“大小姐,你是看中他的扳指了,所以想占为已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第10章 你是我的菜


  这个女人竟然是在救人,突然,他对眼前的夜叉生了一分敬佩之心,二话不说搭手帮忙。

三人上岸,六只眼睛一齐望向地上的男人。

男子身材修长,皮肤苍白如纸,嘴唇青紫发黑,一身上等丝绸白袍多处划破,破口处均有血染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小,小姐,他死了吗?”

唐萦歌摇头,这人浑身冰冷,看不出死活,将手搭向他的颈动脉,还有跳动,“还没,我们要是不救他,估计也离死不远了。”

俞林脸色古怪,湿漉漉的身子站在一旁也不动,唐萦歌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干嘛?”

“我就是搞不明白,看着你挺会算计的,却会救个重伤之人。他身份不明,满身是血,估计是仇杀,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俞林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就想把自己想的说出来。

唐萦歌给了他一个你不懂的眼神,直接将地上的人往肩上抗。

“老娘就喜欢漂亮的男人,有一种帅,叫你是我的菜,他就是姐喜欢的类型,我救他回去当我相公。比你强多了。”说完,她还忍不住偷笑,这傻子一定信了。

俞林站在原地,脸红一阵青一阵的。

妈呀,他都不知道,原来母夜叉还有这心思,要是没救这个男人,这丑女是不是要赖上他一辈子啊?

这想法一出来,吓得他一个激灵。

看到她那肥厚的身板背着的男人,忽然笑了。

大兄弟,对不住了,你可一定要活下去啊。

俞林十分狗腿的跑上前帮忙,“女侠,我帮你,一个人背着多沉啊!嘿嘿。”

俞林的表情,就差将心中所想说出来了,唐萦歌气哼哼的白了他一眼。

小样的,一个穷得只会偷的小子都敢嫌弃我,等姐有钱了,说什么也得把这脸治一治。再等我减肥瘦下来,我就泡尽天下美男。

真真是气死人了。

她一生气,脸上的横肉似有凶光外泄,吓人的很。

她不说话谁也不敢说话,将人背回唐家院门口,俞林似甩瘟神般转身就走。

唐萦歌冷着脸回眸,叫住他,“站住!”

俞林想听她叫自己,都不想,撒腿腿就跑。

唐萦歌把人往彩云身上一靠,身子一探反手一抓。

“小子,体力不支,还想在姐眼前逃跑!”

俞林被扣住,就差哭了,求饶道:“女侠,求你饶过我吧!我有喜欢的人了。”

唐萦歌白了他一眼,“瞅你瘦不拉几的,拿十个蛋回去,不是说家中还有老娘吗!”

说完,扔下发呆的俞林,背上晕迷男人进了院子。

彩云背着满满一篓野鸭蛋,亦步亦趋的跟在小姐身后,看着家徒四壁,四面透风的房子,扁扁嘴。

“小姐,你为什么要救他啊,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唐萦歌回头撇了一眼她这个傻丫头,恨铁不成钢,“你不嫌重啊?还不把蛋放下,帮把手!”

彩云把蛋放在堂屋帮着扶人,“可是小姐,你让他睡你的床?这不行吧!”

唐萦歌对着她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都说我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才救的,自然要睡我的床,盖我的被了,这样才能证明是我的人!”

“小姐,我没有说,是你说的啊!”

彩云急的摆手,拉小姐往屋外走,“您这样可不行啊!”

唐萦歌轻轻一晃,手臂就脱开了束缚,拉起男人的手放到她眼前晃了晃。

“这么俊的人要是死了多可惜。但是你家小姐我从不做赔本买卖,看到没?认识不?”

彩云盯着男子手上翠绿扳指,点头,忽地眼睛就亮了,“大小姐,你是看中他的扳指了,所以想占为已有?”

继续阅读《战神的农门肥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