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甜妻宠上瘾》宇智波果子酱小说最新章节,江辰,秦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甜妻宠上瘾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宇智波果子酱
简介:  江月前世为了父母弟弟呕心沥血,最后落得一无所有,还被至亲弟弟害死
却没想到阴差阳错她重生回到十六岁,相遇显贵之后秦珂
从此江月暗戳戳的发誓,努力抱大腿,走向新人生的道路……
角色:江辰,秦柯
《八零甜妻宠上瘾》宇智波果子酱小说最新章节,江辰,秦柯全文免费阅读

《八零甜妻宠上瘾》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离婚


  江月刚接完电话走进客厅,一个玻璃杯就摔碎在脚跟。

一抬眼,对上的是秦昊恼怒的面孔。

“江月我娶你是让你跟我相互扶持过日子,不是给你们家当提款机的!”

江月捏着手机的手微微收力,避开他的目光低声说:“这些钱我会还你的。”

“还?你拿什么还?”一说到这个秦昊整个人更加的愤怒,快步冲到江月面前,揪着她的领子质问。

江月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秦昊捏着江月的下巴逼迫她抬头,幽深的眼眸透露出阴鸷,吼道:“当初娶你给你家那么多聘礼你家还回来一毛没有?从结婚后你赚的钱补贴过家用吗?全他妈靠老子一个人辛苦,现在还得为你弟一天天的破事劳心劳神,你真当我开银行的,钱取之不尽吗?!”

江月咬着唇没吭声,这样的争吵已经不是第一次,若是夫妻间的事情,大可以跟他理论,可一涉及到娘家,江月就没了底气。

“江月,我直接跟你说吧,要么你就别再管你弟弟和你娘家人,要么咱俩就离婚!”秦昊愤怒的说完,直接摔门离开。

江月盯着脚边的玻璃碎片,脑中还回响着秦昊的话,他说离婚……

秦昊和江月是大学同学,当初他从大一追到大四,工作后江月和他在一起,两人也恩爱甜蜜了一段时间。

他为了和江月结婚,她妈妈那些过分的要求都答应了,那时江月真的相信了爱情,也为自己嫁对人感到庆幸。

秦昊的父亲是个不知名的达官显贵,有权有势,虽然未曾露面却给了江家一笔不菲的彩礼,因此江家父母甚是喜欢秦昊这个女婿。

可是好景不长,江父去年因为事故伤了腿,要休养一段时间,家里的经济来源突然就断了。

妈妈让江月把每个月的工资都寄回去,江月觉得没什么,家里困难,她帮衬是应该的。

但是后面江辰惹得事越来越多,彩礼的钱都用在了他身上还不够,父母求着江月拿钱,她走投无路,只能找到秦昊。

一次,两次,三次,次次……

秦昊这次已经是忍无可忍,终于爆发。

以前不管再怎么吵,秦昊从来没说过‘离婚’二字,江月知道这次他是动真格了。

心头的悲伤还没散去,手机又响了起来,江月看了眼赶紧接起来,那头传来人吵闹和砸东西的声音。

“月月你快回来啊!那群要债的上门砸东西了,你快拿钱来啊!”江母尖锐的声音传来。

江月觉得胸口憋了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

要债的怎么又来了?

她闷着声音回答:“我前天发的工资都给你了,我哪里还有钱。”

“没钱你问秦昊拿啊!你难道要看那些人把你爸跟我打死吗?!”江母在那头着急的喊着。

江月被她的话激得没了脾气,担心他们出事,当即出了门就往家里赶,等赶到家里,果不其然一群纹身男在堵在家里乱砸一通,江父江母被人抓着逼问弟弟的下落。

看那人巴掌就要落在江母脸上,江月立马冲上去拦住他。

望着面前凶神恶煞的男人她强压着恐惧说道:“这位大哥,有什么事好好说,我爸妈年纪大了你们不要动手。”

见江月一来,妈妈立刻抓着她的手冲那人说:“这位兄弟,这是我女儿,她有钱,我儿子欠的钱你找她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2章 绝望


  江月来不及说话,江母就老泪纵横的低声哭诉,“你弟弟多乖巧,怎么会欠高利贷,肯定是那些人冤枉你弟弟。”

那群人听她这么说,瞬间把矛头转向了江月,凶神恶煞的瞪着江月,喊她拿钱,不然就把家给砸了。

江月忍无可忍,掏出手机给江辰打电话,不出所料那头显示无人接听。

没有办法,江月只能看向男人商量道:“这位大哥,能不能通融几天等我把钱凑齐?”

男人瞪眼揪住她的衣领威胁:“少他妈给老子废话,今天不拿出钱,你们全家都得完蛋!”

江月被他的模样吓得一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上哪里拿钱。

就在这时候,江母突然冲过来抢走江月的包倒过来,里面有她出门时,为了以防万一装进去的结婚首饰。

江母脸上一喜,把地上的首饰捡起来送到男人眼前,“大兄弟这个可以拿去卖钱!能不能给我儿子抵债!”

江月惊愕的望着她,那些首饰已经是自己唯一值钱的东西了,比起钱,那可是她结婚的首饰,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的啊!

“妈!你怎么能这样……”江月不敢置信的开口。

谁知江母狠狠瞪了她一眼,咄咄逼人道:”我怎么了?这些首饰难道还比不过你弟弟来得重要吗?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你是姐姐,你的还不能给你弟弟?秦昊那么有钱,再让他给你买就是了!”

江月被她气得半晌说不出话,眼睁睁的看着那群人把首饰拿走。

男人把江月推倒在地,蛮横的说:“三天后我们还会过来,要是没钱,我就把你儿子手给剁了!”

江月摔在地上疼得皱眉,还没缓过神,江母又扑过来扯着她的手叫嚷:“月月你听到没有,不拿钱那些人要把你弟手给剁了,你赶紧回去找秦昊拿钱,你快起来啊!”

从和秦昊吵架,到回到家,今天一刻都没有停歇过,江月心头积压的怒火终于忍不住了。

江月一把推开她,愤怒道:“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偏心?我的工资卡一直放在你这儿,秦昊这些年少说也拿了几百万,还有当初那么多彩礼,我也一分没拿,你还想怎么样?”

话刚说完一巴掌就打在了脸上,不知何时站过来的江父指着江月的鼻子咒骂:“我们要是偏心早就该把你生出来那一刻就掐死你,这么多年把你养大送你读书你的良心被狗吃了?那是你亲弟弟,你居然这么自私,秦昊几百万都能给,再给点又怎么了,他家里又不缺钱!”

江父的话像一把利剑狠狠的插进江月的心里,看着他和母亲瞪着自己跟仇人一样的眼神,江月只觉得浑身冰凉。

这就是血肉至亲?她突然发现这些年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

江月捡起被母亲扔掉的包从地上站起来,把他们的目光铭记于心,悲伤又绝望的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帮我弟善后,以后他在外面是死是活都跟我没关系!”

决绝的离开,背后是不堪入耳的痛骂声。

江月一直走到听不见骂声的地方才停下,她茫然的盯着前方,突然觉得一阵无力。

此刻她能想到的人除了秦昊,再无旁人。

带着最后的一丝奢望,给他打电话,在他接起后祈求道:“秦昊,我求你再帮我一次好不好,这次过后我再也不管家里的事了,我们好好过日子行吗?”

在这冰冷的现实,江月能依赖的人,也只有他了。

江辰再坏,可他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她还是于心不忍。

“他在洗澡,明天离婚协议就会寄给你,你别指望他再帮你了。”

甜美的女声响起,把她最后的一丝希望摔得粉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3章 重生十六岁


  手机从手中滑落。

江月抬头仰望天空,乌云密布,再透不出一丝光亮。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地上站起来离开的,浑浑噩噩没有目标的往前走,直到大雨倾盆也恍若未觉。

途径一个路口的时候,两道扭打在一起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其中一个身影赫然是江辰。

江月那麻痹的神经像被针扎了一般,立刻冲过去护在江辰面前,拿着包毫无章法的挥打。

见突然窜出个女人,还这么彪悍,那人咒骂一声,跑了。

见人跑了,江月转身朝江辰吼道:“你知不知道家里被要债的砸成什么样子了?!给你打电话不接,你竟然还在这里跟人打架!”

江辰愣了愣,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下一刻脸上就布满不耐,他一把推开江月,嫌恶道:“那关我什么事,子债父偿天经地义,找你的是他们,又不是我!”

江月生生被这句话给气笑了,笑自己是那么的愚昧和可悲。

就为了这个弟弟,为了尽孝,生活风波不断,唯一的幸福也失去了!

她一巴掌打在他脸上悲愤道:“江辰你给我记着,你的破事我再也不会管了!”

江辰被她打得一懵,下一秒面露狰狞,怒吼:“你居然敢打我?!”一个用力将她推到了马路上。

江月还没来得及反应,剧烈的冲撞力袭来,浑身的筋骨像是被打断掉一般,身子在空中转了两圈狠狠摔在地面上。

江月趴在满是雨水的马路上,看见地面的水渐渐被染成鲜红色,疼痛在脑海叫嚣,想挣扎着起来却发现连动一下都无比困难。

“你振作一点,我已经打电话了!”

感觉被搂进了一个怀抱中,用残存的意识艰难的睁开眼,只看到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隔着雨幕焦急的望着她。

等江月再睁眼时,发现自己躺在急救车里,身旁是满脸泪水望着自己的江辰。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哭,为了她。

江月刚刚觉得心下一软,江辰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俯下身贴着她的耳朵说:“姐,你去死吧好不好,你死了我就能拿到赔偿,这样我欠的钱才还得了。”

江月瞪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脸上的氧气罩拿掉,怒火攻心一口血雾喷出,眼前的世界瞬息变得黑暗。

江月死了。

临死的那一刻在想,如果给她重新来一次的机会,她再也不会活得这么窝囊了!

“振作一点!”

一道清冽的男音在耳旁不断的响起,把她从黑暗的深渊逐渐拉回。

感觉胸口闷痛无比,随着巨大的压迫猛的呛咳出了一口水,那窒息的感觉才渐渐消退。

空气重新吸进肺里,江月睁开了双眼。

一张俊美的面庞立在头顶,看到她醒来后露出放松的表情,庆幸道:“还好没事了。”

江月愣了愣。

这张脸穿越多年的记忆终于渐渐清晰起来,江月不确定的开口:“秦柯?”

秦柯抬起眼眸看了她半晌,顿了顿,这才点点头,把人从地上扶起来。

靠在他怀中环顾四周,江月不由惊愕得微微张嘴。

这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坐落在A市偏角的厂区宿舍楼,眼前的池塘,她曾经还差点溺死在里面。

江月记得当初她到B市上大学的时候家里拆迁,连带着这一片的地方都拆掉建了工业园,这会儿怎么会出现在眼前……

看着眼前的秦柯,江月心中复杂。

她记得他是她上高中那会儿搬到他们这儿的,听说是B市显赫的官阀子弟,为了调查一群犯罪团伙才来这里的。

当初她在池塘差点淹死就是被他救起来的,这之后两人就没什么牵连,后再知道就是犯罪团伙落网,秦柯出现在新闻中的身影。

按理讲,他大自己六岁,现在应该已经三十六岁了,可眼前的秦柯那略显稚气的脸庞怎么看也才二十出头啊……

“我这是在哪儿?”江月觉得大脑一片混乱。

她不是在急救车上,因为重伤又被江辰气得吐血而亡了么。

“你在池塘里摸鱼,失足跌进水里,是我救了你。”秦柯淡淡的回答,俊美的面庞上没什么表情。

池塘摸鱼?

失足溺水?

江月感觉头皮一麻,这不是她十六岁那年发生的事情么?

她居然回到了十四年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4章 父母的秘密


  江月和秦柯的第一次见面,就是十六岁那年的暑假。

她还记得那天就如同今天一样,炎日高照,14岁的江辰非说小区背后池塘里有鱼,于是江母差使她出来摸鱼。

原本以为不深的池塘却有深坑,她一脚踩下去瞬间沉进水里,若不是秦柯发现救起来,她就是死在池塘估计都没人发现。

江月没想到死后竟然重新回到了这个时候。

细想一下,这时候的江辰还没有那么能惹事,顶多就是在学校打打架,戏弄一下女孩子,父母对她虽然冷淡,但也没有后来那么刻薄。

仔细想想,当时貌似父母提过让她辍学的时候,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他们就态度一转让她好好上学。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之后的许多年江月才会心甘情愿的被父母坑骗。

见醒来的人问了自己一句话后陷入沉默,也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溺水的劲儿还没缓过来。

秦柯静默了一会儿淡声说:“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江月回神,望着他看了一会儿后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刚走到家门口,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摸个鱼不知道摸到哪里去了,死丫头不回家偷摸着去玩儿了吧!”

听闻,江月心中冰凉一片,上一世被伤透的心这一世已经没什么起伏,不禁露出冷笑。

秦柯显然也听到了,不过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把她放下后腾出手敲门。

片刻门打开,江母凶恶的表情对上秦柯时愣了愣,随后目光转向浑身湿透的江月,惊讶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那边的池塘里有很多深坑,不清楚状况很容易溺水。”秦琛不冷不淡的开口,冷硬的面庞让人不禁生出一丝惧意。

秦柯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给两人冰冷的背影。

“月月你这是溺水了?”江母看向江月。

江月点头,“是他把我救起来的。”

江母让她进屋,跟着她进房间看着她换衣服,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关门出去。

她的反应让江月很纳闷,但也偷得这清闲的片刻,躺在床上开始整理脑中的记忆,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半夜。

被噩梦惊醒,梦里江月看见江辰把她的氧气罩拿走,狞笑着对她说:“姐,你怎么不去死?”

江月双手紧紧的按在胸口,感受着里面传来的心跳,这才确定自己还真实的活着。

她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两点半,突然想起吃晚饭都没人叫她,脸上一冷。

她换了衣服走出房间,正准备去厨房找点吃的,却见父母房间还透出灯光。

这么晚还不睡?

她站了一会儿,鬼迷心窍一般放轻步子走过去,将耳朵贴在门面上,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

“老江你没听错吧,那个叫秦柯的家里真的很有钱?”

“嗯,我们厂里有个从B市退伍回来的老兵,那人告诉我,秦柯家不仅有钱,而且势力很大!”

“今天就是他把月月给救了!天呐,当时我就只是觉得这小子器宇不凡,没想到……”

“嗯,这下正好,以后你可以让月月和他多接触,要是真的能发生点什么,咱们家以后都不愁了。”

“可你不是说这个暑假完了让月月去厂里打工么?”

“那种显赫世家的都很注重文凭,让月月继续读吧,就算跟秦柯不能好上,以后也能挑好点的人家,为了江辰的以后……”

江月冷着脸回了房间。

心中最后的一丝柔软也彻底崩塌。

原来,送她上学是想让她攀附好的婆家,为了以后给江辰善后。

从头到尾,原来她就是父母用来帮扶江辰的一颗棋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5章 给秦珂送西瓜


  江月咬牙暗自发誓,这一世不会再让自己惨死。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她能上学居然还得感谢秦柯。

上一世这时候她还不知道秦柯究竟是什么人,如果她记得没错,明天早上江母就会让她去给秦柯送西瓜。

江月迷迷糊糊想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就起床给自己下了碗面吃。

等面吃得差不多时,江辰揉着眼睛从房间里走出来。

这会儿他才十四岁,个头一米七不到,记忆里他是在十六岁那年瞬间长到一米八几的。

江月仔细的打量着他,现在的江辰因为成天出去野皮肤被晒成了小麦色,但是他天生长了一双带笑的桃花眼,单论相貌,的确出众。

江辰走到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下,翘着二郎腿斜睨了一眼她的碗,不容置喙的下达指令,“给我下碗面,要加鸡蛋。”

这张幼年的面孔和自己临死前看到的那张脸重叠,江月差点没忍住把碗摔在他脸上。

江月一言不发的起身进厨房洗碗,理都不想理他。

前一世她就是对江辰太好,什么都有求必应,才会让他觉得什么都是理所当然。

这次,江月绝对不会再犯傻了。

见她双手空空的从厨房出来,江辰惊愕的瞪大眼睛。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江母就从外面回来,左手拎着一个大西瓜,右手拎着菜。

江月盯着那个西瓜看了一会儿,走过去帮忙把菜接过来准备拿到厨房,江母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月月,你把西瓜切一半送到对面楼去。”

江月心下了然,却还是装出疑惑的样子问道:“送给谁?”

“就是昨天救你回来的人,他叫秦柯,就住在对面三楼最左边,你拿过去要好好感谢一下人家。”

“妈!什么事儿要送半个西瓜,剩下的根本不够我吃!”江辰在那不悦的抱怨起来。

确实,95年的物价不低,那会儿江父江母在工厂的工资一个月加起来也才七八百块,整个夏天吃个四五回已经算不错了。

若是平常,江母肯定就给她切一小块,留一块给江父,自己不舍得吃,其他的都给江辰吃掉。

但今天不同往日,她瞪了江辰一眼,振振有词道:“你知道什么,秦柯救了你姐姐的命,半个西瓜算什么,你想吃下次再买给你。月月你快去送西瓜!”

若是以前,江月一定感动个半死,心想江母还是在乎她的。

但昨晚已经知道所有缘由的她,内心毫无波动,点了点头就把西瓜拿去厨房切了。

想到这西瓜要是切了送过去,剩下的都会被江辰吃掉,江月故意切了一半大一半小,然后把大的那半装进塑料袋里。

江月装作没看到江母脸上肉疼的表情,冲她笑了笑,“我送西瓜去了。”

“去吧去吧……”

江月推门出去,望着对面半旧的居民宿舍楼看了一会儿,拎着西瓜下楼走过去。

与上一世一样,江月走到秦柯门口的时候他正开门出来。

记得上一世江月因为害怕秦柯身上的摄人气息,他一拒绝就忙不迭的跑回了家,西瓜没送成不说,还被江母给臭骂了一顿。

这一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6章 吃西瓜


  “有事?”秦琛垂眸睨着她,俊颜上没什么表情。

江月回神,抬头直视他的双眼,明亮漂亮的眼眸睁得大大的,里面纯粹无比没有一丝惧意。

到底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在江月看来,现在的自己被秦柯叫上一句‘阿姨’都是理所应当的,倚老卖老,自然不怕。

四目相对,秦柯面庞冷漠,她咧嘴一笑。

“你叫秦柯是不是,我叫江月。”

“嗯。”他依旧面无表情。

江月举起手中的西瓜冲他眨了眨眼睛,“为了感谢你救我一命,我妈让我送半个西瓜来给你吃。”

秦柯半瞌下眼帘盯着西瓜看了一秒,冷淡的说:“我不吃,你拿回去吧。”

江月失望的垂下脑袋,转过身小声嘟囔:“你不想吃我还想吃呢,拿回去我妈肯定全让我弟吃了。”

从秦柯救她和前世的记忆来看,他虽然冷漠疏离,但这不影响他是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

江月在心中默数着走了三个数,背后果然传来了秦柯的声音。

“拿来。”

江月‘兴奋’的回头看向他,一个跃步跳到他面前,高兴的说:“你答应收下啦?”

他“嗯”了一声,接过塑料袋转身回了屋子。

江月没有冒失的跟进去,探着脑袋左右观察了一下,这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跟她们家一样都是附近厂区建的民工宿舍楼。

一眼扫过去,客厅十分干净和简陋,一张小沙发,一套吃饭木桌椅,墙角处居然放了台日立牌的小冰箱!

江月不禁暗自咂舌,这个年代能用上冰箱的都是有钱人,她记得当初他们家还是她上大学搬迁后才装上的冰箱。

秦柯把西瓜放在桌上淡淡的说:“进来吧。”

得了指示,江月走进去,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盯着走进厨房的秦柯。

过了一会儿他走出来,手里拿了一柄汤匙,盯着她说:“坐过来吃。”

江月愣了愣,伸出指头指着自己不确定道:“你在跟我说话?”

他扬了扬眉,懒得费口舌的样子。

江月略微吃惊,本以为他顶多分给她吃,可现下居然是直接拿个汤匙让她全吃?

见她半天不动秦柯脸色冷了冷,直接把汤匙放在桌上转身回了房间。

江月吃惊完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望着虚掩的门试探性问道:“秦柯,你不吃吗?”

过了半晌没有回应,江月便老老实实的吃起西瓜来。

其实江月对西瓜的味道一点都不陌生,活过一世的她吃过许多许多的西瓜。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西瓜好像是她活了这么久,吃过最甜最香的。

吃西瓜的时候江月思考了一下,秦柯的身份暂时未知,那么姑且把他定义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前一世短暂的相处两人并没产生太大的牵连,江月考上外地的大学后就再也没见过秦柯,这一世却因为她的改变而产生了联系,她在犹豫要不要和秦柯打好关系。

江月脑子里并没有父母那么龌龊的想法,她会这么想是因为两年后她考上的大学就在B市,如果她和秦柯搞好关系,那么是否将来可以帮得到她?

西瓜终于吃完,江月也已经得出结论。

和秦柯打好关系对目前的她而言没有一丝坏处,甚至不可知的未来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她决定趁这个暑假和秦柯打好关系。

江月把桌面收拾干净,把汤匙洗干净放进碗柜里,走到秦柯房间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说:“秦大哥,谢谢你把西瓜给我吃,我回家了。”

屋内依旧没有声音传来,她无所谓的努了努嘴,转身离开。

关门声响后,屋内的秦柯像未察觉,专注的盯着手中的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7章 隐忍


  在秦柯家吃西瓜耽误了不少时间,江月回家的时候江母已经准备做午饭。

见她进屋立刻放下手中的菜看向她问道:“怎么样?”

江月咧嘴一笑,天真的说:“秦大哥把西瓜要了,还让我进屋,把西瓜都让我一个人吃了。”

江母愣了下,随后一丝惊喜浮现眼底,但仍故意绷着脸责备:“他让你吃你还真吃,一点都不给人留。”

江月做无辜状,瞪大眼睛看着她说:“是他说他不吃的,非要让我吃,我有什么办法。”

说完江月在心中翻了个白眼,果然是年纪大了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江母听她这么说,脸上的喜色再也藏不住,难得热络的靠近她叮嘱道:“那可能是他不爱吃甜的,做人得讲良心,秦柯救了你的命,以后没事就多去走动走动,他一个大男人住在这里肯定有许多不懂的。”

讲良心?

江月睨了她一眼,她以前的确是有良心,不过这良心全给了江辰。

江月以写作业为由回了房间。

然而当她翻开高一的习题册就愣住,连着翻了好几页,她脑子里都是茫然的。

她居然把高中的知识点都忘得差不多了!

这一惊人的发现顿时把江月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上一世她学习成绩拔尖,所以两年后不出所料考上了B市的重点大学。

重生以后她以为一切会按着曾经的进行下去,却忘了她的人生已经在重生之后彻底发生了改变,从秦柯那里就是很好的证明。

江月欲哭无泪的盯着习题册,若是按照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去考试,怎么可能去B市上学!

她吓得连忙开始看书温习,这一看就是一下午。

因为太过入迷,没人叫她吃饭都未察觉。

夕阳斜照,江月把手中的英语书合上,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儿。

她读书时英语拔尖,工作后又时常用到,英语这方面她很有信心。至于文科虽然已经忘得差不多,但只要花费一些时间去多看,多记,她有把握能考好。

但剩下最大的难题,理科。

江月对数学简直是一筹莫展,该忘的也都给忘透了。

看时间不早了,她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间,此时家里已经没人。

餐桌上放了他们中午吃下的剩菜,东挑西拣的也没几口可以吃的了。

江月在饭锅里倒腾半天弄出半碗米饭,半锅巴半米星,伴着他们吃剩下的菜汤随意糊弄吃进肚子里。

米饭又硬又难吃,菜只有几片挑剩的菜叶子,装在凉掉凝固后的油汤里,她面无表情麻木的吃着。

上一世她就是吃着这样的残羹剩饭活到了高中毕业,去B市读书后因为江母不断哭诉家里没钱,为了减轻他们的负担她半工半读这样过了四年,大学期间连新衣服都没有买过一件。

好不容易工作毕业和秦昊在一起了,江母却开始天天问她钱,加上江辰三天两头惹事,这一晃就到了三十岁。

她委曲求全体贴家里人,最后婚姻没了,甚至连命也丢了。

江月想起这些前尘往事,眸内涌现出刺骨的恨意。

好在是,她现在才十六岁,一切才刚刚开始。

她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片刻后睁开眼,眸内的恨意已隐去。

生活和阅历让她懂得,适当的隐忍,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8章 胃疼


  父母回来的时候江月已经把饭菜做好,她拎着垃圾准备出门,见他们进屋乖巧一笑,“饭菜做好了,爸妈吃饭吧。”

江母盯着她愣了半晌。

其实她会愣也并不意外,因为上一世这时候因为江月做饭难吃她吃过一次就没再让江月做了。

为的,自然还是江辰。

她可以漠视江月的一切,但关于江辰的事情从来却不含糊。

“你不吃?”

等江月走出门,江母才象征性的问了问。

江月冲她微微一笑。

“我吃过了。”你们的剩饭。

江母没多问,进厨房拿碗。

江月以前以为江母是因为她懂事才不管她,现在才知道,其实她是根本就不在意自己。

就像那天让她去池塘摸鱼,因为晚回来,江母在屋内骂骂咧咧,没有一丝丝担忧她的样子。

江月把垃圾丢到小区外的垃圾堆,回头望着家里的灯光,突然不想回去。

她迎着落日的余晖在外面的公路上散步。

此时该下班的都已下班,家家灯火通明,嬉闹的声音伴随着阵阵菜香在风中飘过。

再过几年,这里会变成一片工业园,而父母则会拿着赔偿款在B市买下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想起来真是可笑,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她回那个新家住,而她当时还因为害怕回去挤着他们,住了四年的学校宿舍。

她的目光从楼宇之间回到眼前,顺着公路上拉长的身影一眼望见一个挺拔的身躯。

她收敛起心中的思绪换上笑颜,一蹦一蹦的跳到来人面前,笑嘻嘻道:“秦大哥,你回来了啊。”

秦柯穿着黑色夏季运动装,脚下是一双黑色的运动鞋,短寸发微湿,周身融在暮色中,视线从她身上轻飘飘的晃过然后淡淡的“嗯”了声。

他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一个装的芹菜,一个装的牛肉,看样子是刚跑完步上菜市场买菜回来。

江月对前世的事还略有记忆,心思一动,紧赶慢赶追上他的身影,在他身旁呵呵一笑,“秦大哥,你这是还没吃饭吧,要不要尝尝我做的饭,很好吃的。”

他表情未动,目光笔直的盯着前方,对江月的话不理不睬。

江月瞪他一眼,这个家伙也太沉闷了吧。

不理她是吧。

江月走了两步突然往地上一蹲,皱着眉头哎哟哎哟的叫唤,心中默数:1,2,3……

秦柯身形微顿,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她。

“怎么了?”他语气冷淡,眉头轻微蹙起。

江月憋出一眼框的泪花,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说:“我胃疼……”

他表情未动,眉头却皱得更深,似是在考虑要不要搭理她。

他不动,江月就继续嚷嚷,要多可怜多可怜。

终于。

秦珂走到江月面前,朝着她微微弯腰伸出了手。

江月眨了眨眼睛,抬头望着他,男人虽显稚嫩却已彰显沉稳,薄唇微抿,黑眸淡淡的睨着她,余晖将两人的身影拉长,直到两只手交握,那两道彻底重叠在一起。

秦珂不是傻子,他知道江月是装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上那双澄澈的眼眸时,心下就忍不住微微一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9章 一起吃饭


  到了秦珂家江月一改刚才马路上的病恹恹姿态,从他手里把菜袋子抢走就蹦蹦跳跳的进了厨房。

虽然胃疼是骗人的,但说做饭她可是认真的。

当然,最主要的是她也饿了。

江月一点也不见外,把菜装进菜篮子里从门口歪了个脑袋出来。

“秦大哥,你家有没有围裙?”

秦珂还站在客厅,望着她默不出声。

江月把脑袋收回去,没有就没有吧。

她洗菜的时候先把米淘好放在锅里泡着,等洗完菜之后再煮饭,切菜切肉,手法熟练又快速。

秦珂坐在沙发上,听着厨房传来均匀有速的切菜声,往日冷清的脸上出现了少许柔色。

二十分钟后江月端着炒好的菜走出来,因为厨房热气的原因雪白的脸颊上带着些许潮红,把一份芹菜炒牛肉,一份蛋花汤放到桌上。

做完这一切她又进厨房装了两碗米饭出来,站在餐桌前朝着秦珂咧唇一笑,“秦大哥,看在我做饭的份儿上,留我在这儿吃饭呗”

秦珂不言语,起身洗手,坐下,动筷吃饭。

江月已然习惯他的沉闷,也不管他答不答应就厚着脸皮坐下来开始吃饭,一口菜一口米饭,两个腮帮子鼓得满满的,因为满足一双眼睛带着笑,亮晶晶的。

秦珂扫了她一眼之后继续吃饭,简单的菜,经她的手做出来,比自己随便弄得确实好吃不少。

一顿饭吃得相当沉默。

比起秦珂优雅的吃饭姿势,江月就像饥不择食似的,不出五分钟桌上的菜就被两人一扫而空。

江月打了个饱嗝,在这安静的空间下显得十分突兀。

她连忙看了一眼秦珂的表情,讪笑一声道:“那个……吃太饱了。”

秦珂瞄了一眼腕表,晚上八点钟,时间不早了。

他淡淡开口:“回去吧。”

江月愣了下,很是热忱的望着他,“可是我还没洗碗呢”

“不用。”

江月露出沮丧的模样,垂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看向他试探性问道:“那个,秦大哥,你读书的时候数学好吗?”

秦珂疑惑的看着她。

江月两只手指头杵在一起戳啊戳,眨巴着眼睛很是难为情的说:“我数学的题都不会做,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也没有人可以问……我爸妈说如果我考不好就不让我上学了……”

按理讲,拒绝才是秦珂应该做的事。

他此行来到A市不是为了玩,况且太过亲切谁也会给那人带来危险。

可是望着那双期盼的目光,他那颗心怎么都硬不起来,整个脸也绷得又冷又硬。

江月观他脸色心头一咯噔,自己还是太急躁了,该再多接触一下再提的。

她收起讨好的表情尴尬的挠了挠耳朵,站起身眼神有几分闪躲,低声歉意道:“对不起秦大哥,我知道你很忙,我就不打扰你先回去了。”

少女转身,脸上那抹失落被秦珂尽收眼底,望着她已经踏出门的身影拳头微微收紧。

“下午三点以后我才有时间。”他冷着声音开口。

走到门外的江月一愣,清丽的面庞浮上喜色,转头看向依旧是冷着脸的秦珂开心的笑道:“谢谢秦大哥!我就回去啦!”

说完,沉重的步伐改为欢跳,直到那脚步声远去听不见后,秦珂紧绷的脸上才出现一丝懊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10章 教学


  江月一进门就被江母逮着询问去哪里了,她一五一十的告知。

言罢,江月看向她小心的问道:“妈,我数学有些题不懂,我可以去问秦大哥吗?”

江母没想到江月这么快就和秦柯这么亲近,晚饭居然都是在他那里吃的,想到自己今天早上出门碰到他时,他还是冷漠疏离的模样,对待江月却一反常态。

想到这里江母简直喜上眉梢,立马握住江月的手说:“当然了,以后有什么问题要多和秦柯交流。”

言罢,江母围着她转了一圈,这会儿的江月身上穿的还是前年买的连衣裙,经过来回的洗涤早已褪色,而且也已经又些短了。倒好在是她皮肤白净,十六岁的脸蛋儿干净清丽,这样看着倒还是好看的。

这边江母已经在心中暗自认为秦柯看上了江月,寻思着明天要赶紧给她买两件新衣服,打扮好看点才能让秦柯更加喜欢她。

江月笑着回了房间,关上门,四周瞬间黑了下来。

她扬起的嘴角一点点的撇下来,脸上的笑意也消失。

这样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她打开灯走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书继续看起来。

第二天下午江月穿上新裙子蹦蹦跳跳的去了秦柯家。

比三点还早十分钟,江月站在走廊的阳台边上往下面张望,嘴里默默的数着数。

数到快六百的时候秦柯的身影出现在楼下,今天他戴了顶帽子,穿着黑色的衬衣裤子,骄阳之下也有种逼人的泠冽帅气。

“秦大哥你回来啦!”江月在阳台边儿上使劲挥着手,嫩白的小细胳膊在太阳底下印得几乎透明。

秦柯面不改色的走上楼梯,到三楼的转角口时江月已经候在那里,朝着他灿烂的笑着。

秦柯抬眼扫了她一眼,目光一顿。

今天的少女穿着新买的碎花裙子,披肩长发被编成两条小辫子,俯身的时候垂在身前,衬着那张清丽十足的面容,显得格外俏皮。

江月看着他走上来,老实的跟在他身后等他开门,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足足一个头不止的后脑勺心中唏嘘。

真高。

江月这会儿个头才刚刚长到一米六,她记忆前世似乎后来也没有长过,也不知道是真长不高还是因为长期吃剩菜剩饭没什么营养导致的。

看来以后得和秦柯搞好关系,混吃混喝,顺便长身高。

她在心中愉快的下了这个决定。

秦柯家有两个房间,一个是卧室,一个是书房。

江月抱着书跟着他走进书房,四下打量了一番,一排书柜靠在墙角,上面放满了书。靠窗的位置摆了张书桌,书桌上只放了一盏台灯,看着似乎不常用,但又十分的干净。

秦柯拉开椅子却没坐下,扭头看了江月一眼。

这是让她去坐着的意思吗?

江月愣了愣,抱着书过去坐下,顿时秦柯的大半身影都将她笼罩,气氛莫名的有些压抑,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什么不懂?”秦柯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放在椅子靠背上,身躯略弯,黑眸敛下静默的注视着她。

江月要真的才十六岁,估计早已被现在的秦柯此刻的模样迷得鼻血都出来了。

好在她久经生活历练……什么美男没看过……

“额,我能说,我都不会做吗?”她难为情的咬了咬唇,心虚的看了一眼秦柯,只是一秒,就飞快的垂下了脑袋。

接过她手中的书,秦柯扫了一眼上面的题目,淡淡说:“从第一页开始教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第10章 教学


  江月一进门就被江母逮着询问去哪里了,她一五一十的告知。

言罢,江月看向她小心的问道:“妈,我数学有些题不懂,我可以去问秦大哥吗?”

江母没想到江月这么快就和秦柯这么亲近,晚饭居然都是在他那里吃的,想到自己今天早上出门碰到他时,他还是冷漠疏离的模样,对待江月却一反常态。

想到这里江母简直喜上眉梢,立马握住江月的手说:“当然了,以后有什么问题要多和秦柯交流。”

言罢,江母围着她转了一圈,这会儿的江月身上穿的还是前年买的连衣裙,经过来回的洗涤早已褪色,而且也已经又些短了。倒好在是她皮肤白净,十六岁的脸蛋儿干净清丽,这样看着倒还是好看的。

这边江母已经在心中暗自认为秦柯看上了江月,寻思着明天要赶紧给她买两件新衣服,打扮好看点才能让秦柯更加喜欢她。

江月笑着回了房间,关上门,四周瞬间黑了下来。

她扬起的嘴角一点点的撇下来,脸上的笑意也消失。

这样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她打开灯走到书桌前,拿起桌上的书继续看起来。

第二天下午江月穿上新裙子蹦蹦跳跳的去了秦柯家。

比三点还早十分钟,江月站在走廊的阳台边上往下面张望,嘴里默默的数着数。

数到快六百的时候秦柯的身影出现在楼下,今天他戴了顶帽子,穿着黑色的衬衣裤子,骄阳之下也有种逼人的泠冽帅气。

“秦大哥你回来啦!”江月在阳台边儿上使劲挥着手,嫩白的小细胳膊在太阳底下印得几乎透明。

秦柯面不改色的走上楼梯,到三楼的转角口时江月已经候在那里,朝着他灿烂的笑着。

秦柯抬眼扫了她一眼,目光一顿。

今天的少女穿着新买的碎花裙子,披肩长发被编成两条小辫子,俯身的时候垂在身前,衬着那张清丽十足的面容,显得格外俏皮。

江月看着他走上来,老实的跟在他身后等他开门,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足足一个头不止的后脑勺心中唏嘘。

真高。

江月这会儿个头才刚刚长到一米六,她记忆前世似乎后来也没有长过,也不知道是真长不高还是因为长期吃剩菜剩饭没什么营养导致的。

看来以后得和秦柯搞好关系,混吃混喝,顺便长身高。

她在心中愉快的下了这个决定。

秦柯家有两个房间,一个是卧室,一个是书房。

江月抱着书跟着他走进书房,四下打量了一番,一排书柜靠在墙角,上面放满了书。靠窗的位置摆了张书桌,书桌上只放了一盏台灯,看着似乎不常用,但又十分的干净。

秦柯拉开椅子却没坐下,扭头看了江月一眼。

这是让她去坐着的意思吗?

江月愣了愣,抱着书过去坐下,顿时秦柯的大半身影都将她笼罩,气氛莫名的有些压抑,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什么不懂?”秦柯一手撑着桌面,一手放在椅子靠背上,身躯略弯,黑眸敛下静默的注视着她。

江月要真的才十六岁,估计早已被现在的秦柯此刻的模样迷得鼻血都出来了。

好在她久经生活历练……什么美男没看过……

“额,我能说,我都不会做吗?”她难为情的咬了咬唇,心虚的看了一眼秦柯,只是一秒,就飞快的垂下了脑袋。

接过她手中的书,秦柯扫了一眼上面的题目,淡淡说:“从第一页开始教你。”

继续阅读《八零甜妻宠上瘾》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