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辛逸涔 喜旺心有蔷薇,何惧刀剑小说免费阅读

近了,三人定睛一看,喜旺正在被一个身穿月白袍,额头有着银蓝色云纹的年轻人捏着后颈脖提在手中,动弹不得,看上去格外滑稽。

“喜旺……我的狗子……”看着喜旺被抓,辛逸涔伸出白嫩而又短小的胖手就要把喜旺提回来。

喜旺看见辛逸涔仿佛看到了救星,“呜呜——流泪——”小主人,快救救我呀——

错开白胖的小手,身着月白袍的年轻人后退一步,微微一笑,“呵呵,别这么着急嘛。”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遇见故人我还想着多说几句话呢,罢了!看来是说不成了。”

一家人听到这话,实在是一头雾水,听不懂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快把我的喜旺还给我。”泪眼汪汪的辛逸涔朝着身着月白袍的年轻人发出怒吼声。

“这位公子,你手里的这只狗是我们的,麻烦阁下还给我们。”辛琦眼见儿子伤心难过,连忙对身着月白袍的年轻人说道。

身着月白袍的年轻人抬起头意味深长得看了一眼辛琦,低下头对着被捏着脖子的狗不紧不慢地说:“哈哈,一段时间不见,你就已经找到应劫之人了,当真是好运啊,让我再帮你一把吧!”

只见身着月白袍的少年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点辛逸涔的额头,提着喜旺扔进了辛逸涔怀里,而后发出一阵白光,慢慢消失不见。

人群顷刻间寂静。

………………

………

黑漆漆一片巨大空间内,辛逸涔漂浮于半空之中,被一团银蓝色气泡包裹着,周身空无一人,只有一只似狼非狼的小狗正在担忧的看着他。

骤然间,只见漆黑的空间中出现了银蓝色的一朵云,云不一会儿四散开来,化为灵气。

灵气宛如游龙一般汇聚成一团微弱的光芒,由慢到快像飓风一样旋转着并压缩着,变成了一滴又一滴的水珠。

漂浮在辛逸涔头顶上方,然后从头顶上方缓慢落下,进入百会穴,经百会穴慢慢流入辛逸涔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再也没有水滴出现,辛逸涔也慢慢落在了地面上,轻轻睁开了他的双眼,只是除了狗子无人看见的是,他的眼睛里有银蓝色的微弱光芒闪过。

这是怎么回事?我是在哪里?爹爹和娘亲呢?对了,还有喜旺,喜旺怎么样了,我明明记得最后我……

“嗷呜——嗷呜——”,一低头就见喜旺在疯狂摇着尾巴。

仿佛是看到了自己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一样,辛逸涔一个饿虎扑食,大力抱住了喜旺。

“救命啊,我喘……喘不过气来了!啊——”喜旺用力挣扎着。

“啊!妖怪啊!”听到喜旺说话了,小小的辛逸涔仿佛被人用力踩了一脚一样,一蹦三尺高。

“哎呦喂!”跌落在地的喜旺惊呼出声。

臀部好像裂成八瓣,伸出小爪爪想要抚摸一下,又够不到,看上去可怜极了。

辛逸涔眨眨眼……喜旺你没事吧?

喜旺双眼一亮,故作坚强道:“咳咳,小事而已。”小主人还是关心我的,刚才都是错觉,错觉。

“这里是哪里?”

“回小主人,这是小主人的精神空间,今天白天的那个人让您的力量觉醒了。”

“他是谁?看样子你和他认识,明明你是我从山里面带出来的。”

“抱歉,小主人,请恕我不能相告。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还你的,其他事情以后你会知道的。”这一刻的喜旺,突然之间令辛逸涔有点看不懂了。

辛逸涔小眼神用力盯着喜旺,企图让喜旺招供,最终喜旺凭借超厚的脸皮刀枪不入。

“咳咳,小主人,想要拥有力量吗?想要拥有改变一切的能力吗?想要保护您的爹爹和娘亲吗?想要……”

严肃着一张小脸,“哼,停,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喜旺贱贱一笑,“嘻嘻,小主人,我们来签订契约一同修炼吧!”

“嗯——”

辛·一听和说书先生说的一样,早已心动·逸涔故作镇定道:“签订什么契约呀?”

“平等签约,小主人,你放心,我是不会害你的,请看着我真诚的眼神。”喜旺努力睁着银蓝色的小眼睛眨了眨。

“嗯……我想想。”辛逸涔转头看看喜旺,一副不靠谱的样子。

踱来踱去,良久,“那好吧!我同意了!”

“呜呜——嗷呜——”激动中的喜旺已经把受伤的臀部忘在了脑后。

喜旺的小爪子竖起,“那么小主人,来和我一起念:浩渺星辰见证,九州天空指引,万里长河为见。以吾血为契,以汝念为锁。

以吾名为誓,辛逸涔,在永恒时空之中,与汝契约。”

辛逸涔不自觉的伸出白嫩的小手有样学样。“浩渺星辰见证,九州天空指引,万里长河为见。以吾念为锁,以汝血为契。

以吾名为誓,喜旺,在永恒时空之中,与汝契约。”

一人一狗周身亮起了刺眼的白光。

白光过后,辛逸涔巴掌大的额头上出现了银蓝色的云纹,看上去神秘莫测。

喜旺累哈哈地吐着舌头喘着气对小辛逸涔说道,“小主人,我把功法传输到你额头的云纹里面了,你想要看的话只要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在云纹上就能看到了!”

辛逸涔连忙闭上眼睛,脑海里果不其然出现了一块玉牌,玉牌晶莹剔透,字……一个也不认识。

哭唧唧。

“可是我好像一个字都不认识,怎么办?”

摸摸自己的狗头,喜旺沧桑的叹了一口气,“哎!还的靠机智的我,这样子吧,晚上我会在这精神空间内教你识字,行吧?”

“行。”我还能说不行吗?

“那现在我们也该出去了,要不你爹和你娘会担心的。我告诉你,如果你想要出去的话,你只要想着出去,你的意识就回到你的身体里面了。想着进来,你的意识就进入到精神空间里面了!”

辛逸涔板着小脸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好了,我们出去吧!”

月上梢头,邰鼓城城西小屋子里,轩辕蕊担心的望着躺在床上的儿子。而喜旺则是在床下没心没肺的四仰八叉地睡着。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