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辛逸涔 喜旺心有蔷薇,何惧刀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心有蔷薇,何惧刀剑

分类:玄幻

作者:Qing云

角色:辛逸涔 喜旺

简介:一梦千年,心亦正?还是亦邪?亦是只为那心中一抹温情。如果要问,所做之事,可有悔?曰:一无怨无悔,二我心赤诚,三则问心无愧也!

书评专区

心有蔷薇,何惧刀剑

《心有蔷薇,何惧刀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夜凉如水,月儿宛如娇俏的小女子一般躲进了乌墨的云朵里。

月光照耀下,辛逸涔躺在自己狭小的床上,只见辛逸涔的怀中出现了一抹亮色,一只外表似狼非狼,眼珠呈白蓝色的小狗躺在辛逸涔怀里四仰八叉的酣睡着,甚至鼻子还吐出一个小气泡,看上去憨憨的。

辛逸涔看得酣睡的狗子,嘴角微微翘起,眼睛也幸福的眯了眯,慢慢睡着了。

辛逸涔给这只小狗取名叫喜旺,誉为“希望”,一方面希望自己能够像城里最大酒楼里说书先生说的那些大侠一样能够惩奸除恶,给善良的人带来好运,另一方面也想要告诉自己不管遇到多么大的困难的时候,也要满怀希望,不轻言放弃。

喜旺是怎么遇到辛逸涔的呢?说来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

辛逸涔,今年刚满七岁,出身贫寒,家住邰鼓城城西,家虽小,其父母健在,生活也算和美。

其父名为辛琦,平时是沉默寡言的性子,但是很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如今在给一大户人家看家护院。

其母名轩辕蕊,性格活泼开朗,在别人看来是极为贤良淑德的人,是个十里八乡有名的美人,相传她的祖上曾是大户人家,这当然是轩辕蕊告诉辛逸涔的。

虽然出身贫寒,日子过得也清苦,但是小小的辛逸涔却颇为懂事,经常用他幼小的肩膀帮助家里做家务,补贴家用,而且小小年纪就能够自己照顾自己,所以养成了一副“小老头”性格。

街坊邻里看着白白嫩嫩的总是一副“小老头”样子辛逸涔,常常忍俊不禁,忍不住想要逗弄他一下。

这天,辛琦轮休,于是就扛着锄头,背着背篓,带着辛逸涔来到了山里面,想着能够采点药材补贴家用。

然而不一会儿,“嗷呜——呜呜——”一声又一声的悲鸣传到了正在采药的父子俩耳朵里。

辛逸涔抬眼看了看辛琦,不知所措道:“爹爹!”

“涔儿乖。”辛琦温柔得摸了摸辛逸涔的头,微抿了抿唇,呼了一口气,眼睛霎时间坚定了起来,大踏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辛逸涔迈着小短腿连忙跟了上去。

远处一片空地上,一只银灰色的巨狼和一只花斑大虎正遥遥相望,蓄势待发。

距离它们不远处有只似狼非狼的小狗正在“嗷呜——嗷呜——”可怜巴巴的叫着。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可怜极了!

一阵风吹过,巨狼眼神犀利,仰天长啸一声,仿若炮弹发射一般,率先向花斑大虎发起了攻击。

只见花斑大虎嗤笑一声,不紧不慢抬起了胖乎乎的爪子,漏出尖锐的指甲。

一声巨响过后,巨狼倒在了血泊里,死不瞑目。

瞟一眼花斑大虎,似狼非狼的小狗吓得浑身发抖,“唔~唔~”

父子俩战战兢兢的躲在一颗大树后面,大气不敢出,生怕被花斑大虎发现。

花斑大虎人性化撇了一眼父子俩藏身之处,莞尔一笑,突然消失不见。

父子俩见这小狗可怜兮兮的,于是安葬了巨狼,就把它带回来了家。

…………

第二天。

辛逸涔在喜旺狗子的“法式热吻”中,迷迷糊糊睁开了乌墨的眼睛。

“嗷呜——”(起床了,起床了~)

“嗷呜——”(睡你麻痹起来嗨哦~)

“嗷呜——嗷呜——嗷——”(哦哦哦——我是最伟大的狗主子——哦——)

嗷呜……

看着又胆小又贱兮兮的喜旺张着的大嘴,再听着它“优美”的歌声,辛逸涔的头隐隐作痛。伸出白嫩的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绷着脸对着喜旺招了招手。

狗子看到自己的小主人一醒来就朝自己“热情”的招手,别提有多高兴了,想着:小主人多喜欢我优美的歌声啊,一醒来就对着我这么热情,看来以后要多唱歌给他听啊。

哈哈~我果然是人见人爱的好狗啊!啦啦啦——

于是吐着舌头,三步并作两步颠颠得就爬到了辛逸涔跟前,坐在了他的床上。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它面前的小主人。

辛逸涔伸出白嫩的小手抚摸着喜旺说道:“喜旺,今天是邰鼓城里赶集的日子,街上应该很热闹,爹爹和娘亲答应我要带我去逛街和吃好吃的,你想不想去啊?”

一听到“吃”,喜旺的内心别提有多激动了,尾巴摇得像扇子一样。

辛逸涔嘴角微微勾起,“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带你去。”喜旺一愣,人性化的点了点头,忍不住朝辛逸涔靠近。

“哈哈,那就是现在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辛逸涔黑着脸一巴掌把喜旺拍飞了!

懵逼中的飞在空中的狗子本狗: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呜呜~

“哼,吵醒我还想让我带你出去,梦见去吧!”辛逸涔傲娇的抬了抬头,拍了拍自己白嫩的小手,而后双手像个小大人一样背在身后,昂着头离开了房间。

喜旺头朝下,看着小主人离去的背影,心都碎了。

…………………………

邰鼓城里,街上人来人往,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人声鼎沸!

辛逸涔紧紧一边抓着辛琦的大手,一边握着轩辕蕊的柔夷,故作沉稳的一脸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

小脸远远看上去好像一个大白馒头,软乎乎的样子。

而喜旺仿佛脱缰的野马似的,跑来跑去,如果细看尾巴的话,摇动的频率就会发现装上马达也追不上它。

不一会儿,熟悉的“呜呜——嗷呜——”悲鸣声又传到了父子俩的耳朵里。

“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啊?是不是?儿子?”轩辕蕊边问边伸着脖子东张西望。

父子俩心一阵颤动,连忙快速向发声的地方跑过去,辛逸涔心中又急又气,小手攥的很紧。

辛逸涔坐在辛琦的肩头连声催促着,“爹爹,娘亲,快一点,快一点……”

辛逸涔很是是担心喜旺会遇到危险,毕竟喜旺来到这个家之前,辛逸涔没有什么玩伴,所以辛逸涔早已把喜旺当做朋友、一家人。

听着儿子的连声催促,夫妻两个立马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儿就到了“案发现场。”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ypechodev.com/q/40628.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