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克 太子丹《大秦帝师:刺杀偷听祖龙,教扶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管那人是谁,他荆克今日就算死在这里了,也要拉一个做垫背。

说实话,他一个现代人。

能坚持到现在,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他倒是不怕死。

从秦大殿觐见秦王政,举起毒匕首刺杀千古一帝的那一刻起,他都没有怂过。

荆克唯一的遗憾,就是不希望将后辈子的生活都搭在这牢狱内。

荆克背靠着厚土墙,拭去左手指沾上的那些黄米饭粒,右手偷偷拾起掉落的土块。

掂量掂量土块的重量,荆克感到颇为满意。

计划如下:

等待来人,用手中土块砸懵对方,扑上去一顿揍,能跑掉就跑,不能跑掉就自刎。

那10%典韦武力值还在那里摆着呢。

虽然打不过项羽,蒙恬之流,但是同三流武将斗一斗,还是不成问题的。

“咯吱!”

木门打开,一共三道人影出现在荆克的身旁。

中间那道人影,拉下斜长的影子。

“荆轲!有人来探视你了!”

狱卒的声音洪亮,荆克低着脑袋,不闻其声。

“犯人荆轲!滚过来拜见大王!”

“欸!不可无礼!”

那雄浑宽宏的声音中气十足。

要么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是秦王政来了啊。

叮!

尘封已久的名师系统终于发布了近期的第一项任务:

【下发临时限时任务:刺客者!当以神行为落幕!请殴打秦始皇!简称“一拳刺客殴秦王”计划!

奖励:+古之恶来典韦10%武力值,获得武器元戎弩(诸葛连弩)制作图纸。】

听闻到这任务奖励,荆克蚌埠住了。

名师培养系统都这么“帮助”自己了。

【祖龙你老人家就受着吧,我就揍一拳,任务就算完成了。】

秦王政眉心一皱,截获到荆克心声。

打一拳就行?

这个“任务”又代表着什么?

想不出来结果,秦王政缄默不言。

这个迷雾重重的男人,果然不简单。

一定还有一些连心声都无法探测到的内容。

未知!

秦王政一想到还有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

心里不自主地就会烦躁起来。

“荆卿,最近过的可好,孤王的老师……”

荆克瘫靠在墙根,一动不动。

嗯?

莫非是睡着了?

还是……

秦王政遂即蹲下身子,伸手靠近荆克的鼻息。

机会!

给我机会在下必须中用!

荆克猛然睁眼,抬头紧盯秦王政。

“啪!”

秦王政的袖袍被死死抓住,荆克左手的土块狠厉地砸在了秦王政的脑袋上,四散纷落的小土块掉落在地上。

“唔……”

秦王政预防不足,被砸得晕晕乎乎。

荆克趁势而起,左勾拳直接轰在秦王的下巴上,前倾的身体一颤,将他打飞出去。

【叮!“一拳刺客殴秦王”任务完成!奖励下发中……】

任务完成后的下一秒,荆克心思稍一松懈。

秦王政后面那两道人影径直冲了过来,拽住了荆克继续前倾的身体。

透着微弱的光线,原来那两个人一个是狱卒,一个是冯劫老儿。

“你这小子!竟然敢揍大王!看看谁还能保你!等着极刑吧!”

冯劫冷笑,自当幸灾乐祸。

“老儿我连你一起打!”

“啪!”

如今荆克傍身20%典韦武力值,三流武将都能虐打,冯劫想要拼蛮力,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痴心妄想罢了。

又是一个耳光,直接把冯劫打懵圈了。

下一秒脸憋的青紫。

“若不自刎,难求吾冯氏尊严!”

可怜一代秦臣,被一个小小的燕国刺使戏弄丢脸,接二连三被扇耳光。

心中自然不甘受辱,眼圈发红的他,手伸向腰间,准备拔出配剑,欲要自刎明志。

“啪!”

冯劫突然手腕一痛,发现剑鞘不翼而飞,它已经被扔出去几米之外。

出手之人,还是荆克。

“你……你为什么?”

冯劫搞不明白,这个刺客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打你,是因为你该打!幸灾乐祸看着在下遭殃,嘲弄不愿妥协命运的人,必然会受到报应!

我不杀你,是因为你对秦国忠心耿耿,不想让一代名臣就此死于自杀!”

荆克义正言辞地说道,怼得冯劫半天蹦不出来一句话,颤颤巍巍的手,指着荆克说不出来话。

【叮!完成任务“强劝冯劫”,任务奖励:+10%古之恶来典韦武力值!】

哇哈哈……

新任务拿下,就是这么简单且乏味。

这加加合合,仿佛VIP会员,直接将这30%典韦武力值冲到号里面了。

建议系统给他颁发一个奖状,就叫做“勤勤恳恳”打工人奖状。

好慰籍自己这颗被“996”残害的身心。

“唉!”

刚才荆克一番套话过于正经,矛头直指冯劫本人,一整句话下来,没有什么大漏洞。

冯劫捂脸,羞于启齿,也不追究打人的事情了。

这不就好了,和和气气。

荆克正准备起身离开,发现脚镣还没有打开,后面提拉着两个二百公斤的铁石,一对脚镣左右脚各一块。

不禁懊恼自责。

荆克啊荆克……

打不开脚镣的锁,之前所有做过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既完成任务之余,也为了找寻逃生方式。

纵然逃生失败,也要一死了之。

“嘿呀!”

狠狠一记手刀,打在铁链上。

“咔嚓”一声。

好,

大鱼际肿了,铁链没断。

“很好……有两下子!不过你已经没有机会了,监牢外面还埋伏着一千亲卫军,你再有勇胆,也绝对做不到以一敌千!”

秦王政的声音在荆克耳边吹过。

荆克面色一变。

这祖龙怎么起来的这么快?

“斜视于孤王,莫非荆卿看不起孤王?”

与之前春风和煦的声音不同,这次秦王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犹如冬日里万丈深渊的寒冰,冻得荆克“瑟瑟发抖”。

荆克慢腾腾地挪过脑袋,看着土灰土脸的秦王政。

此时的秦王政面无表情,眼球却充斥着血丝。

那双眼神,印象过于深刻,仿佛一只蠢蠢欲动的猎豹,仿佛一只锁定目标的黠鹰。

总之,看的荆克后背一阵发麻,但是越这样,他也越兴奋。

【杀人不过头点,大丈夫一世,等着祖龙老人家砍头!欧耶!终于能够死了!】

“你不怕吗?”

秦王政询问荆克。

“在下,一心求死!”

荆克按捺不住兴奋,拱手说道。

“带他出咸阳狱!以上大夫之位供之!”

良久,秦王一声令下,让荆克傻了眼。

上一篇 2022-02-21 上午4:15
下一篇 2022-02-21 上午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