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克 太子丹《大秦帝师:刺杀偷听祖龙,教扶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荆克依柱而立,没有断臂的结局,却向秦王政投来冰冷彻骨的目光。

充斥着鄙夷、无奈与绝望。

鄙夷的是……(荆克能说他是装出来的吗?脖颈上架着青铜剑,他怕的要死。)

无奈的是祖龙竟然能够偷听到他的心声,这就代表着他在嬴政的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绝望的是百口莫辩,敢刺杀祖龙,基本宣定了死期。

此刻的荆克,就已经到了这种途遥日暮,走投无路的地步。

“大王为扫六合之士,统天下之人,乃天命所归!荆轲寻刺!该当何罪!”

冯去疾抱拳呵斥荆克,气势凌凌在上。

嬴政却一点不恼,眼睛不眨地盯着荆克,说了一句震惊百官的话:

“荆轲,孤对你很上心,不如弃了燕国太子丹,来大秦相投,孤必然以上大夫封之。”

“啊!”

“愿大王三思啊!”

“糊涂!糊涂!”

百官尽皆愕然,属实是没有想到。

冯去疾更是一脸懵,没有想到自家大王竟然会这么上心一个刺客。

“唔……”

荆克收回鄙夷,都侧目而视。

有疑惑,有好奇,也有一丝愧疚。

【嬴政这胸襟,格局有些大……】

前脚还是互相搏杀的仇人,后脚就忘记了刺身仇恨,以高职招募他,荆克这一刻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当然,荆克并不知道自己的心声被秦王偷听。

“大王!刺客秦舞阳已经击杀!”

几名刀斧手哼着粗气,朝嬴政示意。

秦舞阳!

荆克愣住了。

一堆烂肉,一颗头颅,一双死不瞑目的眼。

秦舞阳已被刀斧手乱刀砍死。

虽说他们二人不是兄弟,但好歹也是生活过几个月的“同事”。

看到秦舞阳这副惨样,多少让荆克心中有愧,也徒增悲哀。

“吾恨不得杀你食你肉!但在我临死之前,容我吟诗一首……”

荆克叹了一口气。

“孤等你投效,若吟诗句好,会考虑放了你……”

秦王政此言,看似信誓旦旦,其实多有玩味戏弄。

“岂容你辱我!听我吟诗!”

荆克思索片刻,有了决议。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拒马易水长亭。”

此诗为苏轼临死前两个月的绝笔,多有怀才不遇,多有自嘲,荆克稍改后句,免得出现地域错误。

【任务完成!轶事“绝死吟诗”完成。

任务奖励:精通三十六计随机三计+古之恶来典韦武力加成10%+南宋随机兵种训练方式。已发放……已发放……】

猛一机灵,荆克全身充斥着力量,原本告罄的体力,犹如焕发生机一般恢复到全盛期。

脑中也多出来了三计,精略浓缩于一起揉腻。

分别是:

三十六计,胜战计之声东击西。

三十六计,攻战计之抛砖引玉。

三十六计,败战计之苦肉计

并且获得南宋名将岳飞军兵种【背嵬军】训练方式。

背嵬军,这才是荆克拍案叫绝的“神器”。

作为古代兵种的第一阶梯,背嵬军战绩赫赫。

以步兵大破金军精锐拐子马,打败金兀术铁骑,朱仙镇战役大获全胜,胜利的小战斗更是不计其数。

这是一千年后的强大兵种。

诗毕,周围鸦雀无声。

李斯摩挲着下巴胡须,想着什么。

而嬴政聪颖,明白了荆克诗中的悲凉,拿开了架在脖子上的长剑,缄默不言。

“放荆轲离开!”

“啊?!大王……”

“刀斧手,放荆轲走!”

嬴政面色有些狰狞。

众人面面相觑,只好挤出一条窄道通往殿外。

“宫内马厩!”

荆克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宫殿,秦王政没有下令追逐,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大王!再不追!那刺客真的走远了!”

李斯有些焦急。

嬴政不为所动。

“难道你希望他回到燕国,辅助太子丹吗?”

“不行!”

嬴政勃然大怒。

这些年来,秦王政见过太多趋炎附势、蚁膻鼠腐之辈,无论才能若何,都有一颗追逐名利的心。

然而,荆克给他的感觉大不相同。

这个人,值得自己追回来。

即使他不回来,也不能让他去其他国家。

此乃变数!

变数必须要留在自己身边!为自己出谋划策!

“来人!追荆卿!冯去疾!你过来!”

秦王政亲自带人去马厩那里,不过在此之前,嬴政耳语冯去疾,吩咐他去做。

“啊?”

冯去疾傻眼了。

他从未见过如此偏执的大王。

秦将士一听秦王不打算放过荆克,大喜过望,各个踊跃参与,生龙活虎,跑的飞快。

“这哪门子道理?都叫上荆卿了……”

冯去疾一听“荆卿”两个字,深知秦王秉性的他十分惊愕。

秦王此人竟然为了一个刺客这么……

众人抵达马厩,发现荆克刚准备好马匹。

骡马的咴咴的叫声,秦王一踩马蹬,直接翻身上了荆克的马,荆克有些心虚。

不给马骑?

那就徒步出宫!

“秦国军备,六国胆寒,如今六国局势打破,天下一统局面逐渐初见分晓……还请先生教我!”

嬴政跃下马鞍,拱手一礼,恭毕恭敬。

李斯目瞪口呆,直接愣住了。

荆克重新被围住,他知晓,今天要是不说点什么,嬴政是不会让他走的。

“计谋安在?魏国强推而已。魏国都城大梁身于前线,失去赵韩庇护,只怕早已苟延残喘,秦王您只需派遣一支强军,平推即可。

大秦发迹西垂,与戎族亲和,战斗方式大多没有套路,自由长于耕战……”

众百官听得津津有味,李斯,冯去疾等秦国重臣微微颔首,皆赞成荆克所言。

“还请先生继续教我。”

秦王继续讨教。

靠!没完没了了!

观嬴政表现,与史书记载颇为不符。

荆克心中多少有了底气。

只要能够给予嬴政更多期待感,政哥抓他的几率也会大大降低。

“有些东西,只可身教不可言传。暂时无法与你诉说,在下才学浅薄,刺杀失败,我荆轲名声必然破裂,也不会出仕燕国,回乡隐居,过几天安生日子……”

嬴政眯眼不语,静立不动。

“那就……告辞吧!”

“冯去疾!把酒给孤提上来!”

秦王突然急喝一声,冯去疾屁颠屁颠取来一坛陈年老酿。

荆克一愣,似乎知晓了什么。

上一篇 2022-02-21 上午4:15
下一篇 2022-02-21 上午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