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克 太子丹《大秦帝师:刺杀偷听祖龙,教扶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当日夜阑三更,一道人影穿梭在秦王宫内。

“靠!真大!”

一个时辰了。

半个秦王宫都没逛完。

“这里是……”

荆克左拐右转,跟踪一个宫侍,竟然寻到了秦王的书房。

荆克乐了。

这敢情好,书房内应该会有一些绝密文件。

也不废话,荆克把住门,悄悄潜入到秦王的书房内。

书房无人,架子上一排排,全是书简。

踮着脚尖来到书桌旁边,看到桌子上摆放了一堆厚重的竹简。

笔走龙蛇千行,就是笔迹过于潦草。

“都是政务……我的天,这哥们也太勤奋了吧……”

荆克以为秦皇帝就寝了,奈何大错特错。

嬴政现在每日只休息两个时辰。

天下局势已然明朗,大秦正是百废待兴之际。

嬴政恨不得再生出两颗脑袋,一颗临时休憩,一颗继续处理政务。

(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人家这觉悟!再不活动筋骨,零件就真得要生锈了!)

一日万机,业业兢兢。

说得正是嬴政这种男人。

却说嬴政刚遛弯茅厕,原路返回书房时,猛然听到一道莫名其妙的声音。

【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人家这觉悟!再不活动筋骨,零件就真得要生锈了!】

嗯?

谁在说话!

秦王政眉头紧锁,纵目四望,周围并无他人。

有刺客……

秦王政的手摁住剑鞘。

嬴政自仲父吕不韦和嫪毐之乱后,剑就从未离过身。

零件?生锈?

莫非是墨家刺客潜入?

嬴政小心翼翼来到书房门口。

【燕太子啊燕太子,你小子螳臂当车,纵然千古一帝真得被吾杀掉,北燕灭国也只是时间问题,历史的趋势就是大统一……】

那道诡异的声音再次凭空出现,嬴政听得是清清楚楚。

这句话倒是颇得他心。

与秦王政一统六国的思想不谋而同。

这莫非是……心声?

孤能倾听到心声,那言语的人又是谁呢?

【不过嬴政那小子也是,就两个儿子,多生几个再试一试,让项刘那两个瘪犊子抢了河山……我严重怀疑赢小子那方面能力不行。】

“嗯?究竟是谁!谁敢骂孤!看孤不砍了他!”

秦王政勃然大怒,拔出长剑。

自窗缝去瞅,隐隐约约望见一道人影。

有人在他的书房内……

莫非是他?

长剑攥在手里,迟迟没有推门。

秉着好奇心,嬴政躬着后背,跪坐静听荆克内心吐槽。

【这些政务……唉,嬴政我也不想杀你,毕竟你是第一个统一天下的皇帝。】

还知道夸夸孤……

嬴政面无表情。

【要是能够把过去不曾可得的东西,天下,一一渐次撷获,那绝对是你,也只有你能成功。】

嗯……

嬴政面无表情。

【六国未来,必定吞没,大秦必将成为天下独属一国,六国毕一。可惜,秦不过二世,秦王之能也定会被蒙羞,后人谈论他的时候,孰对孰错?】

这?

嬴政面露惊色。

【我本应该是一过路人,偏偏成了这燕使荆轲……】

他叫荆轲吗?

嬴政又惊又喜。

这人究竟何方神圣?

【过两天进献的时候,希望能够砍死嬴政小子……顺便再研究研究逃跑路线,大不了一跑了之,浪迹天涯,也不鸟那太子丹,他更完蛋。】

原本停滞的人影,突然移动起来。

嬴政慌不择步,差点把鞋履跑掉,右转躲了起来。

那人影开门离开,并未发现秦王政。

“这小子……是想杀我吗……荆轲……”

嬴政嘴角向上一撇,对这种神奇之事,感到很是新奇。

接下来的两日,荆克准时二半夜来秦王宫,记忆宫中路线,而嬴政也准时偷听荆克心声。

不过秦王政属实是没听够,就自作主张,将会见燕国使者的日子往后延了延。

时间飞逝,使者驿馆进献的日子一拖再拖,原本两日后会见,如今已经五日了,秦舞阳天天睡觉,肚子胖了一圈。

“这秦王天天这么多政事要处理?庆轲!这小子绝对放咱们鸽子了!”

“那倒不至于,不过今夜我也不会再去秦王宫了,路线记得差不多了。”

“若刺杀失败,咱们逃跑就靠你了。”

秦舞阳大喜过望,大手拍了拍荆克的背,力气之大,差点让他吐血。

荆克狠狠瞪了舞阳一眼。

你小子要有这个气力去砍秦王,怎么可能大事不成?

第五日荆克未去秦王宫。

第六日清早,驿馆就收到了秦王欲要接待燕国使者的消息,来人还是那位将领,他催促荆克二人准备准备,随他一同前往宫内。

………

秦王宫主宫,

四海归一殿。

威严矗立,高耸挺拔。

一种争天下的气势淋漓酣畅,迎面扑来。

“老天,比燕王殿大太多了……”

秦舞阳立于红漆大门之外,仰望着宫殿,踮着脚尖,连殿檐都望不见。

被荆克招呼到犄角旮旯处,两人需要最后核对一下进献物品。

“樊於期的头颅和督亢的地图,你选一个。记住,不要盯着秦王看,一眼都不要看。”

秦舞阳一手一个箱匣,这两件物品一直由他来保管,如今二人已到正宫,是时候让荆克来选择了。

荆克正准备拿左手那个,手刚碰到匣子时,顿时有些迟疑。

直接去拿秦舞阳右手的那个匣子。

荆克晃了晃匣子,感觉十分轻便,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秦舞阳,这两个匣子你检查过了吗?里面装得是不是信物?”

“不就是樊於期那小子的人头嘛?呐,现在打开检查检查。”

荆克眯着眼,不理会秦舞阳,将匣子一层层拆解。

打开匣盖,荆克死咬嘴唇,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失声吼道:

“太子丹 ,你他娘的骗劳资!”

“啊?”

秦舞阳急忙凑了过来,表情与荆克一模一样。

“什么?烂树根!”

匣子内放置的物品,既不是什么樊於期的人头,也不是什么督亢的地图。

赫然放置着一根小半米的烂树根,最狗的是,旁边上书“童叟无欺”。

(太子丹的恶趣味。)

“艹!”

秦舞阳拿了出来,反复翻看烂树根,直接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不相信好好的人头竟然变成了这玩意儿。

“庆轲!这可咋办?马上就要进献了!”

秦舞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咋办?……直接装回去!一会儿进献!”

上一篇 2022-02-21 上午4:15
下一篇 2022-02-21 上午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