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民 小婓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
分类:都市种田
作者:美香和香美
角色:杰民 小婓
简介: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这话一点都对。
“爸爸,给我找个后妈可以吗?就前凸后翘的那种!”
“爸爸,我助你走上人生巅峰,带领数万职工共同富裕,好不好呀?”
“爸爸,今天香港回归啦,你不给我买个冰淇淋么?”
“爸爸,爸爸,我要抱抱。”
……
本文轻神秘年代文,奶爸,萌娃,幸福甜蜜,偶有泪花。
杰民 小婓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小说免费阅读

《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第5章 二八大杠免费阅读


在厂房的后院,杰民的鼻子先于眼睛(因为那味道是相当的大),发现了一座气势恢宏被挖空了下面的露天厕所。

它镂空的墙壁,在逆光之下,显得深深浅浅,斑驳影绰。

一左一右面积各半,两边半人高的影壁墙,各自上书一个白灰大字:男。女。

字上面同样用白灰画着一个工整的圆。

九十年代还是这种露天厕所的天下。

“这厕所估计都可以申遗了。”杰民心想。

捏着鼻子,走了进去。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受。

幸亏是小号。

赶紧办事。

正释放到一半,忽然里面的阴影里,有人问了一句:“是杰民吧?”

“谁?”循声望去,只看见一个人站在那,苟着背。

“我,老董。”那人说。

可不是他么!

“哦,组长啊。你还在小号?”甩了甩,提上裤子。

“嗯。岁数大了的毛病。”

“哦。”也不方便继续这个话题,以免对方反感,“那您先忙,我回去。”

“你等我一下。”

“哦。那我在外边。”

“好。”

杰民走出厕所,找了一个上风处,等待着。

北方边陲小城的五月。

天气才开始转暖,草地返青。

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这就是寒温带春天该有的样子。

短暂的就像是被老师抓到的早恋,刚开始也就结束了。

日后只能向回忆里寻找当初的滋味。

杰民随手摘下一片树叶来,厚实的深绿色,叶脉仿佛刀刻。

“杰民。”老董走过来了。

“哦,组长。”

“抽支烟。”老董从怀里掏出两支烟,递给杰民一只。

“哦。”杰民没有烟瘾,可抽可不抽。

他没驳老董面子,接过烟。

“噗。”老董递过火来。

是那种煤油打火机,但不是Zippo,有可能是自己做的。

当时大厂里的老师傅,都有一手耍弄车床的绝技。

“谢了。”

杰民吸力一口,烟劲儿好冲。

呛得他直咳:“咳,咳。”

“不习惯吧?我姑娘寄回来的烤烟。”

“你自己卷的是吧?”这才发现烟卷也不是商店卖的成品。

“是啊!这样又便宜,品质又好。其实就烟草来说,世上最好的跟最次的,每斤成本也差不了两块钱。贵的是牌子!你知道吧?”

“我第一次听说。”

“嗯,你平时不抽烟。年轻人还是不吸的好。我是岁数大了,戒不掉了。”老董吐出烟圈,一脸享受的样子,“就剩这点爱好了!要是再没了,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呵。”杰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诶,杰民。关于工厂改制的事,你有什么看法?”忽然问。

“改制吗?”杰民想起早些时候,张小斐说的话,因此知道一点。

“改股份制是吧?”

“是。”

“我觉得这是大势所趋吧。”顺嘴胡诌起来,“就算不同意,我们也阻止不了啊!”

“这倒是。”老董点点头。

他的眉头紧锁,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

不知道是烟呛的,还是想到了什么使人忧郁的事。

“只是要有很多人因此下岗了。”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担心。

“哦。怕也是没法子的事吧。”

“唉。”老董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上了大半辈子的班,到头来竟是这么个结果。真是没想到啊。”

“世界总要变化的啊。”

“嗯。变它个毬吧!”扔掉烟头,用力踩着。

“老董,不要想这些了。徒增烦恼。”杰民想的是尽快结束这种话题。

“对。”老董一抬手腕,看了下海鸥大三针手表,“2点半了!”

“咱们这几点下班?”

“再有半小时,就差不多了。”

“啊?下午三点就下班啦?”杰民心想,这么做工,焉能不败?

“是啊。没事就早点走吧。对,幼儿园现在也是三点接吧?”

“诶呦。”这句话算是提醒了杰民。

“那你就快走吧!”

“可以吗?才两点半。”

“没什么可以不可以的!接孩子最大啊!”

“哦哦。那我就走了。”说着,杰民转身就走。

“嗯,放假时候带孩子到我家玩呗。”

“哦,行。”

杰民回到前院,正想着要不要等一下张小斐。

却见小婓换上便装,已经等在车间门口了。

“呦,今天有人等啊!怪不得屁颠屁颠的比谁跑的都快!”打牌的那几个人之中,有人打趣着。

“滚你妈的蛋。”杰民骂道。

再细看小婓,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带圆领的白色的确良上衣,下身是印花的长裙,脚下是双黑色系带皮鞋。

肩头挎着一个红色带硕大铜方扣的皮包。

就这身搭配,在当年就是标准的都市丽人的打扮。

“我们走吧。”她微笑着说。

“哦。”

两人并肩走在中心大道的石板路上。

人们三三两两的从各个车间里走出来,显然都是下班的状态了。

“这里下班可真早。”

“效益不景气呀。开工就等于赔钱,为了少赔点,还是不开的好。”

“就没想着做点别的产品吗?做枪械已经没人要了吗?”

“和平年代呀。不需要那么多枪支弹药了。又不能随便卖给有需要的人。”

“哈哈。那是走私枪支,当然不能啦。”

“说的就是呢!诶,你往哪走?”在一个路口,小婓叫住了他。

杰民:“干嘛?”

“今天你没骑自行车吗?”

“骑自行车?我今天是骑了还是没骑呢?”杰民哪里知道自己骑没骑。

“你问谁呢?”小婓自然是一脸懵。

“哦,对,我骑了。”因为从兜里找出了车钥匙。

“你呀!真是!呵呵。”小婓摇摇头,“跟我来!别迷路哦!”

“哦。”

两人来到停车处。

两厢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停满了自行车的车棚。

那景象是那么的壮观!

谁让那时候我国是自行车的大国呢!

“唉呀妈呀,这得多少辆自行车啊?”

“怎么着也得有一万辆吧。”小婓找打了自己的车,附身去开锁。

一抬头,看见杰民站在那没动。

“喂!想什么呢?取车呀!”

“我要说我忘了把车停哪了,你能理解我吗?”

“找不到了吗?”小婓抬头四下张望着。

用纤纤素手一指:“那辆二八大杠不是?”

“对,就是它。谁把它挪到角落里去了。真是的,嘿嘿。”

杰民去开锁,果然是对的。

两人将车推出了车棚。

小婓的是一辆红色的飞鸽小坤车,带车筐的那种。

而杰民的是一辆八成新二八大杠。

所谓二八大杠,指的是车身带大横梁的高大自行车。

它的特点是,结实耐操。

周身由精铁打制,车身漆黑,车圈及发条都是亮银色。

骑起来像脚踩两只风火轮。

煞是好看。

相当拉风。

“这让人怎么骑?”杰民嘀咕着,“拼了!”

一脚踏在一只脚蹬子上,另一只脚却不知道安放哪里。

眼见小婓已经骑车而去。

“没时间了。走你!”杰民一只脚猛蹬地面。

二八大杠“嗖”的一下蹿了出去。

另一只脚来不及摸索合适的骑法,只能就着方便,先骑起来再说啦。

小婓骑在前面,觉得杰民好像没跟上来。

一回头,正看见杰民骑车的样子。

差点没笑喷。

“哈哈,杰民。”小婓大笑,“你怎么还‘掏裆’呢?”


>>>点此阅读《重返1997:不才,我是她爸爸》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