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将谱最新章节,姬乾坤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百将谱
分类:玄幻爽文
作者:晨枫暮桐
角色:姬乾坤
简介:一个模糊的世界,一个陌生的大陆,各代名将层出不穷。为了最终目的一场风云乱战开始了。真相往往都是假象,能否安定都是未知之数。

书评专区


百将谱最新章节,姬乾坤小说免费阅读

《百将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天气有些压抑,但是姬乾坤别不觉得。风雨总要来临的,

其实他已经逃亡三天了,姬乾坤只是一个考古界的学生。之所以逃亡,只因为匹夫无罪 怀璧其罪。

他和他的老师也就是考古界知名的老教授在发掘一座古墓时,无意间发掘出一本古书。

时间已经无法推测是多久了,神奇的是这本古书只有书名,打开古书里面确是空白的。也不知道这书是什么材质的,在古墓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一丝损坏。

为了探寻其中奥妙,两个人将这本古书带回了研究室,

可是消息却不胫而走,在他们仔细研究的第三天。有人闯进了研究室,他们的目的就是那本古书。教授为了保护这本古书已经牺牲了。临终之前将古书塞进姬乾坤的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堵住门口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带走古书。

这时的姬乾坤已经筋疲力尽了,这几天的逃亡他滴水未进,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意志。

他没敢报警,也没敢告诉身边的人,因为对方身份未知,只有保护好这本古书,对方才不敢轻举妄动。

天色越来越暗了,姬乾坤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这里是个小村落,看样子没有几个人。

姬乾坤找了一间没人的屋子走了进去,屋子里布满尘土,看样子空了很久了。他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些已经发霉的谷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姬乾坤疯狂得把谷物塞进嘴里,咀嚼着嘴里的谷物可能是太急了,有些噎住。

起身找了一个小碗直奔村落旁边的小溪。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确保没人这才低身舀水。

大口地喝着清洌的溪水,姬乾坤把剩下的谷物一起吃下。

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东西,幸好他还在。用手舀了一捧溪水洗了洗脸,这时候他需要清醒一些。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保护这本神秘的古书。

他和教授两个人研究了许久,用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头绪。即使自己把书交给国家,国家也会认为他是一个疯子。

收回思绪,姬乾坤小心翼翼地回到了那间小屋子。

刚一进门姬乾坤脸色大变,面脸的恐惧。下意识地抱紧自己怀中的古书。

那间破落的小屋内坐着一个身罩黑袍的东西。为什么是东西?因为一只长着利爪的手在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

一声声地敲击就好像索命的钟声。姬乾坤面色惨白,一身冷汗。自己之所以无法报警,就是因为这只长着利爪的手,和黑袍下那一缕幽红的目光。

“小子,交出来吧。叫出来我就不杀你”

一个空洞且不真实的声音从黑袍下穿出,这声音不是人间的声音。

姬乾坤咬了咬牙,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本书对你们有什么用?你为什么要杀了教授。”

姬乾坤连续三个问题直接提出来,黑袍人笑了出来:“哈哈哈,嘎嘎嘎…”

这笑声就好似魔鬼一般,黑袍人站了起来转身看向他,那一缕幽红色的目光好像要将他射穿一样。

“很有勇气,这就是是你的遗言吗?”

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姬乾坤,但是姬乾坤此时已经毫无惧意。

“这本书,教授到死都不知道是什么,只叫我保护它。我必须知道。”

黑袍人慢慢走向他,手指在桌子上留下深深的划痕。

“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要死的人去地府报道就好,做个糊涂鬼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扑通一声,黑袍人一爪将姬乾坤打出屋外,还撞碎了门。

这一爪在他胸前留下了深深的抓痕,鲜血从胸前流了出来。

姬乾坤气息越来越弱,但是手还护在古书之上。

黑袍人不紧不慢的走向姬乾坤:“小子只怪你们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现在给我也不迟,我就留你一命。能不能活看你造化了。”

黑袍人蹲在姬乾坤身旁摘下袍帽,一张毛茸茸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姬乾坤打起精神仔细的看着那张脸,一张狼脸,獠牙外露,上面沾满了口水。

“要不然,我会生生的将你嚼碎了,那滋味应该不错。”

黑袍人擦了擦口水:“算了,我自拿也是一样,不过他没有成就感了。”

说着伸手就向姬乾坤的怀里摸去,

此时的姬乾坤感觉胸前的骨头都碎了,完全没有办法挣扎。

怀中的古书已经被姬乾坤的鲜血沁透了,古书像复苏一样,渐渐的在书皮上显露出六个字《百将谱》,下面三个小字:姬乾坤。

一瞬间金光大作,将姬乾坤整个人吞没,不一会就消失了,姬乾坤也消失了就好像从没在世间出现过一样。

一阵疼痛传来,姬乾坤醒了。他睁开了双眼,一阵刺痛。

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姬乾坤用手挡住阳光努力的适应着,一会功夫,自己就能完全撤去手掌了。

可是眼前的一切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都是什么?木头的桌椅家具,就连自己都躺在木质的床上。怎么?穿越了?这只是小说中才有的情节,现在在自己的身上多少有点不能接受。

愣了半晌,姬乾坤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穿越!狠狠的扇自己一个耳光。

疼,很疼!小说害人。为了证明自己是不是做梦,或者印证自己是不是死了都会扇自己耳光。神经病。

这一个耳光牵动了胸前的伤,疼的他龇牙咧嘴,一下叫出了声音。

“这么疼,应该不是穿越,自己还没死”

姬乾坤捂着胸口自言自语。

“你醒了!快别动!你还有伤”

一个古装的小女孩拿着一碗药跑了进来。看见姬乾坤坐起来就要扶他躺下。

姬乾坤看着这个眼前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有点怀疑,自己眼花了?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花!

小女孩把他的手塞进被子里,扶着他躺下,转身拿着药碗喂他喝药。

“公子,你还有伤,不宜乱动,小环喂你吃药”

说着,小环舀了一小勺药喂给他。

此时姬乾坤还是懵懵的,下意识的把药喝进嘴里。

“哇,这药好苦呀!”

说着姬乾坤把嘴里的药都吐了出来。

小环赶忙拿起胸前的手帕擦拭起来。

“是不是烫到公子了,小环不是有意的,只不过华大夫说了,这药趁热喝才好。”

姬乾坤看着眼前的少女问到:“华大夫,那个华大夫?”

小环收起手帕,微笑着回答:“当然shi华佗大夫了,幸好他在,要不然公子你就性命不保了!”

靠!华佗!真穿越了?三国!

小环看他没回答接着说:“公子你被妖族伤到心肺了,城里的郎中束手无策,幸好华大夫云游到这里,是他出手救你的。”

姬乾坤还是有点不信:“这是哪啊?”

小环把药碗放在桌子上,告诉姬乾坤:“这是风雷城将军府,药我给公子放在桌子上了,有什么需要的公子吩咐我就好了。”

风雷城将军府?看来真是穿越了,突然一阵眩晕,脑袋一沉。直接昏睡过去了。

等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

现在姬乾坤自己能动了,但是自己的衣服不知道去哪了,只能在床上吃药,吃些粥。

“小环,我的衣服去那了,我这两天差不多能动了。我想出去走走。”

小环一边收拾着,一边回答他:“公子,你的衣服有些奇怪,将军一直在研究,明天我让人给您置办一套。”

“好吧”姬乾坤看着自己只穿了一套古人的内着有点尴尬。

“对了,你们将军是哪位啊?”姬乾坤下床活动了一下。

“我们将军啊!我们将军是五虎大将军赵子龙将军啊”

小环随意地回答吓了姬乾坤一跳。

靠!赵子龙!

姬乾坤这段时间恢复的不错,现在胸口的伤痕已经愈合,胸前的骨头也恢复的不错,现在能简单的做点运动了。

也不知道小环从哪找到一身衣服,自己穿的还挺合身,就是样式还是古装,和自己的牛仔裤夹克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穿起来还是很舒服,就是有点麻烦。

“公子,看来你的伤快好了,现在能自己动了”

小环拿着脸盆和毛巾走了进来:“公子,小环伺候你梳洗吧。”

姬乾坤有些不自在,梳洗这些东西以前都是自己来的,现在让人伺候着多少有些不适应。

“小环,我还是自己来吧,你伺候我,我不自在。”

说着姬乾坤自己拿过毛巾自己开始梳洗。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头发,姬乾坤有些难办,自己短发都习惯了。如今这头发都这么长了。

“小环,这城中哪有理发的师傅啊?”

姬乾坤看着自己的头发说到。

这一说不要紧,小环可吓坏了:“公子,您说什么呢?理发,您是要动头发吗?”

这段时间和姬乾坤的交谈她多少能听懂他的话,理发也是姬乾坤说了好多次了。刚开始不懂,后来姬乾坤也解释一番。

小环之前没有阻拦是因为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习惯。可是这风雷城可没要姬乾坤想要的理发。

姬乾坤这才想起来,在古代::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虽一毫不敢毁伤。这才有了夏侯惇拔箭啖睛。

“是我失言了,小环姑娘莫怪”

“只是这头发我有些不适应,想整理一下,可是我自己又不会。”

姬乾坤叹了一口气,又想起现在的遭遇,自己有些茫然。

小环看出了姬乾坤的想法:“公子,不打紧,只是这风雷城内没有人会理发,这是要受罚的,小环帮您吧!”

说这小环拿着梳子给姬乾坤梳头,然后用发带整理好头发。拿着镜子站在姬乾坤的身后。

“公子,您看这样是不好多了”

姬乾坤看着镜子里反射的头发,虽然不长,但是经过小环的打理还别说,顺眼多了。

“对了,小环,我有些事想请教你们家将军,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

小环放下镜子说到:“将军吩咐过我,这几日他比较忙,过几日闲暇的时候将军自会见你。”

姬乾坤现在还不知道现在自己所处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自己只能一步一步来。

“既然赵将军没有时间,那就过几日再说吧!”说着姬乾坤起身走出屋子。

小环紧随其后,两个人在将军府转了几圈。

将军府到不算气派,但也颇具规模。府内没有什么假山林园,也没有什么奇珍异宝,估计这和赵子龙的性格有关。

不知道这赵子龙和我所了解的是否一样。

“公子,赵将军回府了,请您过去”

姬乾坤放下手中的书,跟着小环去见赵云,

这几天闲来无事,看了看这府中藏书,虽说是小篆,但是对于考古系的姬乾坤来说还是没有多大难度的。

跟着小环走走转转终于来到正堂,刚一进屋,姬乾坤间看到正堂上稳坐一人。

此人面白如玉,一身正气,身穿白袍,满面春风,身材适中。

身后挂着一身白盔白甲,架上摆着两件兵器,一杆长枪,通身雪白寒气逼人。

一柄宝剑,剑未出鞘,但是锋芒四射,这剑鞘也挡不住它的锋利。

龙胆亮银枪,青釭剑。

那坐着的正是五虎上将之一,一身是胆的赵云赵子龙。

“拜见赵将军,”说这姬乾坤按照古人的礼节施礼。

赵云微微一笑:“公子,不必多礼,请坐”说着一挥手示意小环退下。

“我听小环说这几日公子急着要见我,今日我正好无事。”

“哦,对了我还不知道公子名讳”

姬乾坤刚要站起来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按下,不用想,肯定是赵云。

姬乾坤如实回答:“在下姬乾坤,多谢赵将军搭救,”

赵云猛的站了起来:“姬姓?莫非您是?”

虽然姬乾坤不知道赵云说的是什么,但是自己绝对不是他想的那个人:“赵将军别误会,我和你想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哦,那是我想多了,”

姬乾坤整理了一下思绪沉声说道:“赵将军,说起来您可能不信,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如今在府上叨扰多日,今天就是想了解一些事情”

“我信,”没等姬乾坤说完,赵云答到:“我相信你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姬乾坤很是惊讶:“你居然相信?”

赵云还是面容和善:“为什么不信?”

这!我…,姬乾坤有些凌乱了。

赵云看着姬乾坤说到:“姬公子的言谈举止虽然极力的应和着我们,但是你的着装,和你的相貌和我们有着天壤之别。”

看姬乾坤没说话赵云继续说:“如果你不是姬氏族人,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你就是《百将谱》之主,天命之人!”

《百将谱》?难道这件事和《百将谱》有关?

姬乾坤还没问,赵云就看出姬乾坤的想法,然后解释道:“《百将谱》据我所知是这个世界的终极力量,这几千年魔族,妖族,还有人族,都在寻找它,传言它有着能左右这个世界的力量。”

“为此,我们人族和这两族打了上千年的仗,从最开始的小规模,直到现在我们的出现,已经抑制不住了。”

赵云看着姬乾坤说:“我也是降临在这个世界的,”

姬乾坤一时间有些凌乱,赵云也是降临的嘛?

对!《百将谱》!《百将谱》是关键。必须先找到它。它是关键。

“赵将军,《百将谱》现在在哪?”

赵云有些歉意的说:“是这样的,姬公子,当日我寻城之时,无意间发现重伤垂危的你,还有你怀中的《百将谱》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于是,我将你的衣物和《百将谱》以密件的形式,八百里加急的送往武侯验证,想必这几日应该就能有回信。”

武侯,诸葛孔明?

“赵将军说的武侯可是诸葛孔明先生?”

赵云有些惊讶:“姬公子,认识诸葛先生?”

姬乾坤摇了摇头:“我虽然不认识诸葛先生,但是武侯大名在我的世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赵将军的大名也是口口相传,人人称颂你们二人。武侯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千古一人。赵将军浑身是胆,忠勇无双。”

“哈哈哈,对我来说只是虚名而已,而诸葛先生确实担的起”

赵云果然是居功不自傲,姬乾坤悠然升起一股敬佩之情。

两人聊的正开心的时候,一名小校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赵将军,不好了,妖族已经兵临城下,约有五万人。请将军定夺”

“什么?五万?糟了,城中有内鬼,传我军令全军备战,令一万骑兵在城门侯令,我随后就到”

说着赵云穿盔带甲,取枪背剑。

“之前妖族只是抢劫,今日大军压境,看来是城中内鬼将你和《百将谱》的消息传了出去。”

赵云拉着姬乾坤就走:“跟我走,这将军府也不安全,随我去军营”

不一会功夫,两人来到城门,赵云吩咐手下:“将姬公子带到城墙观战,若我不敌城破,速带姬公子直奔武侯处,听候武侯安排。”

“喏”

说着两名军士带着姬乾坤来到城墙观战。

赵云骑上白龙马,打开城门出门迎战。

城外妖族铺天盖地,看架势是要破城,这妖族看起来和人族没有太大区别,都是人形,但是体毛,利爪,尖牙还是和人族有很大区别的。

赵云一马当先冲到阵前,身后一万骑兵摆开阵势。

“来着何妖,我赵子龙不斩无名之辈”赵子龙一声大喝。

妖族军阵之中走出一妖,骑着妖狼。

“嘿嘿,什么赵子龙,赵孙龙的老子没听过,本将乃狼族狼无恨,”

这妖将语气轻蔑:“要是怕了就开城投降,要不然,我身后的崽子们把你撕碎了。”

“就凭你,先斩了你再说,”说着赵云纵马提枪,整个人就如同一条白龙一样直本狼无恨。

“好,就让本将先撕了你,在撕了整座城”

“大鹏展翅”

百鸟朝凤!这枪法一出城上军士齐声呐喊助威。

只一枪,狼无恨中枪落狼,妖族鸦雀无声,它们不敢相信,自己的将军只一回合就被杀了。

赵云看着狼无恨的尸体,手中长枪代替军令:“杀”

“杀”

赵云带着一万骑兵如入无人之境。杀的妖族只剩残兵败退。

姬乾坤感叹到,赵子龙传言不虚啊,看来书中写的也不都是假的。

“妖孽,可敢放肆!”

一声大吼,一杆长枪飞向姬乾坤。

姬乾坤哪见过这场面啊!赵子龙大显神威已经惊到他了。

自己还没缓过神来,一杆长枪直奔自己而来,腿肚子已经抽筋。想躲也躲不开了,索性闭上眼睛等死了。

耳边一阵风,长枪距离姬乾坤的耳朵飞过,直钉在身后的一名军士身上。

长枪的力道直接穿透军士,钉在城墙之上。军士手中闪着绿光的匕首再也不能落下分毫。

滴答滴答,姬乾坤脚下滴落少许鲜血。这一痛,姬乾坤知道自己没死。

他差一点死在一个妖怪手中,他知道死亡的感觉,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嘶!好疼啊。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黏糊糊的手!

血,自己的血。

这一枪擦破了姬乾坤的耳朵,现在想想都有点后怕。

“少将军,是少将军。”

军士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人,这才放下戒备。

被称作少将军的人快走几步,来到姬乾坤的身前抱拳。

“公子,是我学艺不精伤到您了,”

姬乾坤看着眼前的少年和赵云有几分相似。

“将军是…”

姬乾坤不解地问道。

少年讪讪一笑,语气中带着歉意:“公子,家父就是城下的赵云,我是他膝下之子赵广。”

赵广!赵云两个儿子一名广,一名统。

“公子,没有大碍?”

姬乾坤呵呵一笑并未放在心上:“无碍,皮外伤,对了…刚才…”

姬乾坤转身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军士,看样子早已经气息全无了。

“哦,公子请看”

说着,赵广将死去的军士翻了一个身。

“这是百变妖,妖族大军攻城之时,我父亲就断定这城中必有内奸。”

赵广接着说:“家父早就知道这奸细必定会暗算你,所以命我埋伏在城楼内,待奸细动手的时候,我在一网打尽。”

“只是刚才在城上观战过于担心父亲,心思完全在战场上,没注意到奸细出手,只怪我学艺不精,急于出手。这才伤到公子”

靠!什么?担心你爹!学艺不精!还好老子命大好不!要是差个一寸半寸的老子饮恨而终了!

看着眼前的赵广,姬乾坤有一种掐死他的冲动。想想还是算了,毕竟刚才是他救了自己。

“没什么,还要多谢少将军的救命之恩”

两个人正说着呢,赵云杀散妖兵妖将会来了。

虽然浑身鲜血,但是英气不减。

“姬公子,你这是…”赵云看着还在流血的耳朵问姬乾坤。

“赵将军,那个…”

姬乾坤刚要解释,赵云就明白了,大声呵斥:“逆子,跪下向公子赔罪。”

“要是公子不原谅你,你就听候公子发落,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赵广深知自己做事不力,没有忤逆赵云,跪倒在地:“请公子发落”

姬乾坤有些受宠若惊,赶忙扶起赵广。

“赵将军严重了,要不是广公子,我这条命算是交待在这了。我还要谢谢广公子呢!”

给赵云个台阶吧,因为自己让赵广受罚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广公子担心将军安危,一时不察。要是我我也会关心将军安危的。”

赵云知道姬乾坤是给了他台阶,只能顺着姬乾坤的话说:“还不多谢公子大度。”

赵广又要跪下,姬乾坤可受不了。赶忙拦住。

赵云看着地上的百变妖面色沉重:“这百变妖能幻化各种人形,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我估计,这城中早就渗透不少妖族探子。”

“姬公子,现在的风雷城已经不安全了,”

“广儿,现在为父命你带足一百精骑,护送姬公子到诸葛先生那。”

“孩儿领命。”

诸葛亮!要见面了。能见到武庙的武侯也算自己三生有幸啊!

风雷城百里之外的山洞里,光线昏暗,只有一盏摇摇欲坠的油灯。

石桌前坐着一个人,一身兽皮,不过一双正在翻书的爪子显得格格不入。

一只小狼妖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跪倒在地。还没等小狼妖开口。一双猩红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它。

“慌什么慌?没规矩!”

说着,放下手中的书,轻轻的抚摸身下一匹壮硕的狼。

“说吧!什么事!”

小狼妖的慌张丝毫没影响它。

“狈大人…”

小狼妖刚要往下说,就看见狈大人的一双爪子狠狠的抓住身下狼的毛,

虽然狼吃痛,但是身躯一直颤抖忍耐,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小狼妖冷汗顺着额头主流,它知道它完了。

“军师大人,风雷城里的百变妖死了,您留的钉子,也被赵云清理的差不多。剩下的钉子在等您的指令!”

小狼妖及时改口,狈大人明显轻松了很多,接着抚顺狼骑的毛。

“记住,以后只能叫我军师。”

“小的记住了”

“那你就上路吧!”

说着轻轻的拍了一下身下的狼骑,狼骑得到指令嗖的一下直接将小狼妖的脑袋直接咬掉。

小狼妖连求饶的话都没说出口接直接领了盒饭。

“下辈子记住,我在狼族只能叫军师,狈这个名字…,呵呵,人族说的狼狈为奸可不是好话!”

狈不在看着身下狼骑的大快朵颐,转身继续看书。

看了有一会,狈放下书:“来呀,把地给我洗干净。”

话音刚落,几只小狼妖头都不敢抬地走进来洗地。看着地上的残骸和血迹,它们虽然是妖但也后怕。

“洗完地,告诉蝙蝠族,别让那人活着,还有,告诉城里的钉子,没我的命令不许轻举妄动。”

狈简单的吩咐了一下便将目光继续放在桌子上的书。

狈摸了摸下巴:“这人族的书还真是精彩啊,怪不得我们妖族胜少输多呀!”

树林中,赵广一马当先,身后一百精骑把一辆马车保护在中间。

车里的正是死里逃生的姬乾坤。

此时的姬乾坤已经缓和的差不多了,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不是自己的意愿,现在只能听从赵云的安排。

不知道诸葛亮能不能给自己解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紧绷的情绪一放松,疲惫袭来,姬乾坤走了有一段时间,车马加上紧张,姬乾坤困意渐渐占据上风。

睡眼朦胧的姬乾坤靠在车箱上刚要睡上一会。外面传来了赵广的警示:

“全员境界,有敌来犯,保护好马车,”

“所有人下马御敌,盾牌在外,长枪在内,马匹辎重在最中间。”

随着赵广的安排,军士动作干净利落,仿佛经过无数次排练一般契合。

一百人境界了好一阵子,也没什么动静,军士放松不少。

赵广一看立刻喊道:“所有人不要放松警惕。违令者!斩!”

姬乾坤也紧张了好一会,但是没什么动静,于是探出头看了看外面的情况。

这一幕真好被赵广看到,心念不好!

“姬公子快回到车里,不要出来!”

这时赵广才明白,明明感觉到了敌意,但是敌人一直不出手。直到姬乾坤探出头,他才感觉到。

敌意一下凝实,直指车箱。

它们想确定车厢里的人是不是目标!!!

一阵刺耳的叫声从空中传来,一阵黑云扑了下来。

不对,不是黑云,是一群蝙蝠妖,现在天色暗淡,正是它们突袭的好时候。

赵广看着漫天的蝙蝠妖,脸色大变:“所有人,收缩阵型,一定要保住马车。”

说着赵广纵马跳进阵中,勒马,收枪,张弓搭箭。

嗖的一声,一只蝙蝠妖应声而落。

“弓箭手,瞄准,不许放一只蝙蝠妖靠近马车。”

一场鏖战展开,面对训练有素的精兵,蝙蝠妖虽然站着空中优势,但是一时间无法靠近马车。

时间一久,蝙蝠妖就发现,地面上的弓箭没一开始的密集了。

蝙蝠首领看到这下令:“继续消耗他们的弓箭,他们弓箭不多了。等弓箭没了他们就是老鼠任我们宰割!”

“桀桀……”

地上的赵广脸色更加沉重了,摸了摸自己的箭袋,里面只剩两只箭了。

“该死,箭不够了”

“哈哈哈,他们没箭了,给我杀,一个不留,杀”

蝙蝠首领一马当先俯冲下来,一击就击倒一名军士。

军士身体一歪,不知是死是活,后面的军士瞬间补上缺口。

一百精兵再能战斗,也不是蝙蝠妖的对手,蝙蝠妖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眼看着一百精兵死伤快一半了,赵广一直盯着蝙蝠首领,分身乏术。

蝙蝠首领也只是时不时的偷袭,完全不正面交战,面对人类的精兵它也丝毫不敢大意。

它牵制住赵广让他无法正面参战。主要人类的兵卒消耗殆尽。剩下赵广和马车就好解决了。

蝙蝠首领的空中偷袭让赵广负伤了,但是他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

赵广屹立在马车之前,不退半步。

“他们坚持不住了,给我上,杀了人族将军,撕碎马车。上”

蝙蝠首领看着所剩无几的人族精兵,他知道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恐有变数。

蝙蝠妖得到指令,一拥而上,霎时间,一道黑色洪流直奔赵广和马车。

赵广看着眼前成群的蝙蝠妖心里一横:“父亲,孩儿不孝,未能完成您交待任务。今日要葬身于此了。”

想到这,赵广扔掉手中的弓,摘下长枪,摆好架势喊道:

“来吧,让你们见识赵爷爷的厉害,让你们见识我们人族的战士,众将士随我死战”

剩余的精兵聚集在赵广马前齐声喊道:“愿随将军死战!”

“兄弟,我来了,莫要放弃,倒钩箭准备”

一个声音从马车后面传来,随后一只只倒钩箭射向蝙蝠妖。

箭头上带有倒钩,箭尾系有细绳。

来援的兵马三人一组,射手射中蝙蝠妖身后的兵士拉动细绳,

一只只蝙蝠妖被拉下天空,第三个人骑马赶到,一枪将蝙蝠妖钉在地上。

一瞬间战局逆转,转眼间蝙蝠妖所剩无几。

蝙蝠首领气的眼睛都红了,自己的手下一个个丧命于此,自己还无能为力。

“撤,快撤!!”

蝙蝠首领虽然恨,但是也没失去了理智,保存实力。

一会功夫蝙蝠妖扔下地上的蝙蝠妖跑了。

“打扫战场,活着的人上马准备出发!”

一个和赵广有着八分相似的将军吩咐完,走向赵广。

赵广一看脸色缓和了很多,下马迎接。

“兄弟,你来的正是时候。”

来的正是赵云另一个儿子赵统。

“我接到父亲的传令,第一时间就点齐军马前来接应”

赵统递给赵广一个水袋继续说:“你们走后父亲就想到了,此时正在戒严,路上的妖族没有办法追击你们。”

“所以父亲断定,必有空中追兵”

“这不,我带了两千士兵,而且把倒钩箭带来了。”

兄弟两人简单聊了两句就开始指挥手下打扫战场了,这蝙蝠妖的尸体要及时焚烧掩埋,不然很容易引发瘟疫。

“姬公子,兄弟你随我来”

说着赵广拉着赵统跑向马车。

“姬公子,你没事吧”

话还没说完这两兄弟都快笑出声了,碍于情面,两个人努力的克制自己。

突如其来的问候让姬乾坤害怕极了,自己蹲在车厢里,双手拿着垫子护住脑袋。

身体像个鹌鹑一样。

“啊,我不怕你,来啊。啊…”

姬乾坤闭着眼睛一通乱打。

“噗…哈哈哈哈,姬公子是我们,哈哈哈…”

姬乾坤这才听出是赵广的声音,睁开眼睛像一只小猫一样射出车箱,直接抱住赵广。那样子就像一只树袋熊。

“赵广,你再不出现我就要吓死了!”

赵广哪见过这场面呢,双手死命的往下推他。

“姬公子,别这样,我知道你害怕…,但是你能不能先下去啊…”

姬乾坤好不容易抓到救命稻草哪肯放手:

“大丈夫男子汉说不放就不放”

手劲更大了。

我靠,赵广心里吐槽,这姬公子文文弱弱的手劲还真不小啊。

“姬公子,下来说…,下来…”

“不下,死都不下来!”

“姬公子,有人在”

“有人在我也不下…”

姬乾坤这才意识到不对,抬起头一看,赵统和一帮手下瞪大了眼睛在看戏。那表情好像在说:你们继续当我们不存在!

“咳咳,那个,我去挖坑,”

“我去拾柴”

“我的马要下崽了”

…………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赵广和姬乾坤异口同声的说道。

赵统嬉皮笑脸的说道:“我知道,安拉,那个赵广你以后离我远点…”

“再废话我就把姬公子当暗器击你”

赵广脸红的像个染缸。

“还不下来,真想当暗器吗?”

姬乾坤看着面前赵广的脸色就知道,赵广没开玩笑。

姬乾坤松开手脚落地站稳,不太好意思的说:“没上过战场,两位见笑了!”

还没等赵广说话赵统抢过话茬:“说实在的,姬公子,没上过战场的我确实见过,无非就是哭,尿裤子,再不就像傻子太一样。”

“你这…,我还是第一次见!”

话说到这赵广的陪剑已经拉出半尺多长了。死死的盯着赵统,他在想要不要灭口。

“赵广,还有没有兵器给我一个,咱们需要灭口了!”

赵广也没搭话,顺怀中拿出一把匕首丢给姬乾坤。配剑全部拔出剑鞘。

姬乾坤也恶狠狠地拔出匕首。

“幸好父亲不在,要是父亲也能看…”

“哎,你们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不会说出去的…”

“你们,哎呦…,轻点…赵广别以为我不敢还手,我是让着你…”

马车后面传来断断续续的惨叫,四周的军士也当作没看见,自顾自的忙碌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三个人一起坐在马车前,只不过三个人状态各不相同。

赵广和姬乾坤在揉手,赵统则是拿袍袖捂着脸。

“你这家伙脸皮是真厚啊,打得老子手都疼了!”

“就是,累坏我,你要负责的”

姬乾坤也在补刀。

“你…们两…王八…”

袍袖下赵统刚要骂,直觉的背后一凉,拉开一个缝隙看着两个人站起身来,摩拳擦掌。

“没事,你们两个好武艺!”

赵统的机智救了自己,要不然还好半个小时。

“看什么…看…不用上路吗?”

赵统口齿不清的骂着看热闹的军士:“一群王八羔子,看见将军被打也不来帮忙,白养你们了!”

“那个,我去牵马”

“奇怪,我的马怎么还没生啊”

“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啊?”

“放屁,我什么时候欠你钱,我…对我是欠你钱…”

………

路上还算比较安全,击退蝙蝠妖的刺杀,下一次刺杀应该没那么快。

众人有说有笑的,只有赵统一个人在马上揉脸,不是他不想聊,只是一看到两个杀人一般的目光,他只能闭嘴。

三天过去了,他们终于要到了,武侯城。

姬乾坤看着眼前宏伟的武侯城,心中按耐不住激动。终于安全了!

看着面前高大宏伟的城池,姬乾坤不禁感叹古人的智慧和伟大。

走进才发现,这城墙表面有一层气流像瀑布一样保护着城墙,这气墙上偶尔有一个个金色铭文闪动。

“姬公子,快住手,不要触屏铭文!”

赵广看见姬乾坤手指马上就要触碰到铭文,飞身上前制止。

姬乾坤有些不解:“怎么了!怎么就不能碰!”

赵广及时拦住姬乾坤说到:“这整个城池都被武侯的奇门遁甲之术所包裹,刚才你要是碰到那铭文,后果不堪设想。”

“整个城池一共四个门,每个城门的城楼之上插上阵旗,四门阵旗排列组合形成神秘莫测的“八阵图”。”

“轻易触碰铭文或者攻击城池的人,轻则手臂碎裂,重则受大阵攻击,重伤身亡。”

听着赵广的解释,姬乾坤一阵后怕。

城门兵看着两个人鬼鬼祟祟,走过来盘查。

“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没什么事赶紧走啊。”

城门兵丝毫没有客气,这是他的职责所在。

走进了极细一看才看清是赵广。城门兵急忙道歉:“原来是赵将军,属下失礼。不知将军何时到的!”

赵广并没有放在心上,挥了挥手示意他起来。

“我是奉家父之命,有要事禀明武侯。”

城门官也是伶俐的很:“那我即刻差人禀告武侯!”

“下去吧,没你的事了”

赵广打发了城门兵转身带着姬乾坤向赵统告别:“兄弟,就送到这吧,你马上向父亲回禀,我和姬公子马上就要见武侯去了。”

“好我这返回风雷城,兄弟告辞,姬公子告辞。”

赵统刚要走,姬乾坤觉得有些舍不得,这几天的交往他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个憨货,

姬乾坤上前来了个握手礼,可是赵统不懂,看着姬乾坤拉着自己的手,还有些舍不得样子,就觉着一阵恶寒。

“祝将军一路顺风”

姬乾坤松开了手准备挥手告别,无意间看到赵统把刚才自己握过的手在战袍上狠狠的擦了擦。

赵统擦手也就算了,一边擦一边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赵广。

“要不再来半个时辰?”

姬乾坤试探地问赵广。

“半个时辰不够吧!”

赵广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时辰吧!你看如何?”

“好!就一个时辰!”

随即两个人击掌赞同。

“你们…你们这…哎别别,”

赵统看着面色不善的二人,转身就要上马。没成想赵广一把抓住了赵统拉到马车后面,姬乾坤紧随其后。

惨叫维持了半个时辰,路上的行人目光怪异的看着马车,本想出言询问,看着周围军士无动于衷,他们也就散开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马车后姬乾坤和赵广走了出来。

“这小子脸皮越来越厚了,打得我手都麻了,这小子还能挺住!”

“就是,我一直打他的嘴,嘴也够硬的,把我手都打破了,你看!”

姬乾坤一边处理受伤的手一边和赵广吐槽着赵统。

“你们…亮…歌…魂淡……我…”

赵统鼻青脸肿的跳了出来,刚要骂,就看见另个人冷冷的看着自己。

赵统像兔子一样跳上马,带着手下一溜烟的跑没影。那速度刘翔跨栏都没他上马快。

“算你跑得快,”

赵广看着赵统逃跑的速度也是惊讶,没想到自己兄弟还有这技能?

“别耽搁了,走吧,别让武侯等的太久”

说罢赵广拉着姬乾坤进城。

在城里兜兜转转,姬乾坤发现,这城内的布局还真像赵广说的一样,按照八卦布置的,要不是武侯城的还真容易迷路啊。

看来这诸葛亮还真是高深莫测啊!

“姬公子,武侯府到了”

赵广的声音打断了姬乾坤的思考,抬头一看武侯府三个烫金大字。

武侯府好像有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一样,出了门上的匾额,其他地方看起来确实分模糊,好像海市蜃楼一样,并不真实。

可是面前实实在在就是武侯府。

“姬公子?你怎么了?”赵广喊着姬乾坤,看他没有反应又喊了两句;

“姬公子,姬公子!”

“哦,来了来了!”

姬乾坤这才听见赵广在叫自己,下了马车,跟着赵广进了武侯府,

府门的兵卒自然是认识赵广的,可是不认识姬乾坤,看着赵广客气的模样,他们也么阻拦姬乾坤。

“姬公子,稍后见了武侯他会解答你的疑问,不过希望姬公子您不要失礼!”

虽然赵广知道姬乾坤的重要性,但是要是在他和诸葛亮时间选一个人,他会毫不犹豫的选诸葛亮。

姬乾坤呀没在意:“赵广将军放心,我对武侯的敬仰不亚于你,这点请你放心就是。”

赵广也不管他怎么说,接着说到:“那就好,公子,前面就到了。”

两个边走边说,一会功夫就到了,

还没等赵广上前叩门,房门自己就开了,

“在下有失远迎,请公子莫怪,请进吧。”

房间内武侯说到,声音犹如空谷传响,令人心神大振。

赵广看着姬乾坤站在原地不动,起身相送:“姬公子,武侯在里面恭候,请吧!”

姬乾坤整理了一下衣冠,毕竟见的不是别人,大名鼎鼎的蜀汉第一人,还是自己的偶像。自己怎么能不重视。

姬乾坤壮着胆子走进屋内,房间整洁,布局看似随意,却又切合着一种规律。反正自己说不上来。

“公子,老夫在这,请上座。”

只见一人身着素衣素袍,羽扇纶巾,走了出来,羽扇一挥,笑声说到:“老夫恭候多时,请!”

姬乾坤看着眼前的人,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这人打扮倒是很像,但是给人的感觉有点太平平无奇。

诸葛亮似乎看穿了姬乾坤的心思:“公子,老夫就是诸葛孔明,有什么事,坐下说。”

说着诸葛亮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姬乾坤也随着坐了下来,不过这货第一句就有点让人吐血的冲动:“你就是诸葛亮?”

话一出口姬乾坤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在以前直呼大名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的行为,意思就是看不上他,或者就是自己目中无人。

今天姬乾坤直呼诸葛亮大名,他以为自己完蛋了,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见到您老我太惊讶了,我没别的意思…”

姬乾坤苍白无力的解释道。

诸葛亮摇了摇头:“无妨,你并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不直接不罪!”

显然诸葛亮没放在心上。

“诸葛先生,我口无遮拦您不要见怪,您…”

“你都知道了?”

“您真想传说中的料事如神?”

姬乾坤还在疑惑,诸葛亮耐心的解释到:“料事如神谈不上,子龙在信里和我说了大概,这本书还有你的衣服,我就猜到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看着诸葛亮笃定的样子,他开玩笑的说到:“你真的相信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诸葛亮看着顽皮的姬乾坤觉得很有趣:“你又不是第一个应劫之人,我怎么会不知道!”

“应劫之人?”

“请诸葛先生为我解答疑惑”

诸葛亮耐心为他讲解到:其实这个世界简单点说就是另一个世界的衍生品,自从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人族和妖族魔族的争斗一直都未停止。

后市一位大能者,开辟了这个世界,同时也阻断了魔族妖族入侵人间的道路,而出口一直由人族把守。

中国历代文臣武将死后都被接引道这个世界,再加上因为战争而死的军民也被接引道这个世界。

因此这个世界也被我们称作“炎黄界”,而这《百将谱》就是这个世界终极力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位应劫之人来到炎黄界。

他们的任务就是带来后世对这些武将最公正的评价,然后写进百将谱,让武将不断强大,从而抵御妖族和魔族的入侵。最好就是放逐这两族,以保护后世太平。

诸葛亮娓娓道来:“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第三个应劫之人是我的后代,只因为他的内心倾向汉朝,导致天道惩罚,应劫而死。”

“而你是第五位!”

“我是第五个应劫之人?”

“对,你是第五位应劫之人”

诸葛亮喝了口茶继续说到:“炎黄界的人终究是有限,有些武将无法正名导致武力下降战死沙场。”

“本来希望后世会有更多的文臣武将被接应到这个世界,但是越来越少,最后干脆没有了。”

“炎黄界的人越用越少,虽然也能生育培养,但是,他们终究是没有这些名宿大将的经历。百年内一万人才能选出一个接班人,一万个接班人经历战火,最后真正能活下来的,寥寥无几。”

看着还在消化的姬乾坤,诸葛亮没有打扰他,而是把《百将谱》塞进他的手里。然后坐在那喝茶。

姬乾坤消化了半天,还是一知半解,没有完全明白。

“还有一个问题”

姬乾坤刚一提问,诸葛亮就猜到了:“为什么不找一个炎黄界的人应劫?对吗?”

“对。这《百将谱》我可以交出去,我也可以帮助你们完成大任。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姬乾坤说完长出一口气。

诸葛亮不怒反笑:“哈哈哈…,身居重宝你据为己有,就凭这点你这应劫之人合格了。”

“看来,你没住我说的话,第三个应劫之人怎么死的你忘了?”

说着诸葛亮淡定的喝了一口茶,示意姬乾坤也喝茶。

姬乾坤哪有喝茶的心思。对了,诸葛先生说过,第三位应劫之人是他后人,因为有失公允被天道惩罚而死。

看着姬乾坤如有所思,诸葛亮直接点破:“因为当局者迷!”

“当局者迷?”

姬乾坤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诸葛亮继续解释道:“我的后代也算后世之人,但是,这个世界不止我们汉域一处。”

“应劫之人可能是某一个名宿的后代,他们会有私心,晋域就因为声明太差,第四位应劫之人不愿加持。导致晋域被灭。”

“现在你明白了吗?”

姬乾坤越听越新鲜:“诸葛先生你所说的汉域,晋域又指的是什么?”

诸葛亮只回答两个字:“王朝”

这炎黄界人族的地域划分会根据朝代划分。

现在他们所处的是汉域。这炎黄界一共有周,秦,汉,唐,宋,天域。

而这天域最为特俗,所有不被后世认可的朝代的混居,势力驳杂。但实力不容小觑。

封印的出口就在周域的王城内,但具体的位置无人知晓。


>>>点此阅读《百将谱》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