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超市空间让我暴美暴富》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八零:超市空间让我暴美暴富
分类:年代
作者:石刘气泡水
角色:
简介: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年代也太穷了,极品亲戚每天只想着占便宜,打就完了,我有空间在手,什么都不愁,只想吃吃喝喝当富豪
《八零:超市空间让我暴美暴富》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八零:超市空间让我暴美暴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孙可一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在飞机上遇到了一个气流,就悲催的穿越了。穿越到这个也叫孙可一的小姑娘身上。听着耳边的争吵,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的,她正在接收原主的记忆。

她爷爷和爸爸带着两个哥进山去打猎了,家里实在没有吃的了,为了卖点钱换点粮食,可是还没等到他们回来,她就病倒了,其实也不是病了,不过就是饿的。可是体质太弱了,这一饿直接就要了她的命。所以孙可一穿到了她身上。

耳边争吵的人是原本要和二哥孙可宁结婚的赵梅的娘家。

“我不管,你们家要想娶我家的女儿就得再拿出50块钱,否则就得把你家小女儿嫁到我们家。”赵梅的娘一脸的刻薄,拿眼斜着孙可一:“我家肯要她就不错了,看她那样,能不能活过今天都不一定。”

孙奶奶气的浑身直抖,大嫂王云在旁边一边扶着孙奶奶一边骂:“还嫁给你儿子,你那儿子满村谁不知道和下杨村的好几个寡妇不清不楚的,也不怕得了病,还好意思来要我们家的女儿。”

赵梅在一旁一句话也不说,泪眼婆娑的看着孙奶奶,这个时候去找村里大夫孙建成的孙妈妈回来了,一看屋里这么多人越发的着急了,“三叔公,你快给可一看看,已经晕倒好一会儿了。”

然后才问了下怎么回事,王云自然是不会瞒着,一字不落的全说了,孙妈妈叫杨柳,年轻的时候杨姥爷早早过世,就和老娘两个人带着小弟生活,早就练就了一身的泼辣,回头就朝着赵梅骂了起来:“你个不要脸的贱蹄子,订亲的时候已经给了你家50块钱,现在还敢来打我闺女的主意,呸,”杨柳一口吐在了赵梅的身上,“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娇小姐呢。”

“杨柳你个不要脸的,你骂谁呢。”赵梅娘一边骂着一边朝杨柳打了过来,“你们家孙可宁上赶着要娶我姑娘,要不是看在他的份上我还不愿意和你结这门亲。”

“你个娼妇,你敢打我妈。”王云一看赵梅娘打过来一下子就扑了过去,一下子三个人就打在了一起。

“妈,别打了。”赵梅一看杨柳和王云全都上手了,一下子就慌了。

孙可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都别打了,”三叔公孙建成喊了一声,看到他们都停了手才转身看向孙可一问:”可一,你有没有感觉哪里还不舒服?“

“三爷爷,我有点晕。”晕是真的,不想听她们在吵也是真的。杨柳和孙奶奶一看孙可一醒了一下子跑了过来,“可一啊,你可吓死妈了,你要是有个好歹,你让妈可怎么活啊。”杨柳抱着孙可一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孙可一愣了一下,她是个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她,所以一时还不知道该要怎么做。

“宝啊,你想不想吃东西啊。”孙奶奶忙过来摸了一下孙可一的脑袋。

孙可一叹了一口气,表示只能默默接受这些亲人了:“我想喝水。”

“哎哎,嫂子去给你打水。”王云放开赵梅娘急忙忙出了屋。

孙可一喝了水看了一眼屋里的人,这个赵梅妥妥的一个扶弟魔,要是二哥娶了她,那自己一家迟早要被吸血吸到死。

“谢谢三爷爷,我没事了。”孙可一想先把外人送走,然后再对付这两个人。

孙建成嘱咐了几句,看了一屋子的女人,叹了口气就走了。

“赵梅姐,”孙可一默默的开口,“你是想让我嫁到你家去还是想再要50块钱。”

“可一你说什么呢。”杨柳着急开口,孙可一轻轻的拽了一下她的衣服,杨柳虽然一肚子的疑问,但也不再说话。

赵梅看了一眼自己娘,又看了一眼杨柳:“可一,我弟说了,只要你嫁过去他一定对你好。”说完还看了一眼自己娘,见她娘点了点头才继续道:“你身子弱,我家人也不会让你干活,也不会嫌弃你的。”

“你们倒是好打算,拿着我家的彩礼钱,还想白要我家姑娘。”王云听不下去了。王云嫁来的早,没有所谓的婆媳姑嫂不合,相反的,因为孙可一还小,婆婆虽然对外面的人泼辣,对自己和孙可伟是一样的,从来不偏袒哪一个,所以王云对婆家满意的不得了,对这个小姑子也是疼爱的很。虽然小姑子娇气了些,但是一直是个性格好的。

孙可一呲笑了一声,“想我嫁你们家也可以,但不能你们家又收彩礼又想拿我换亲的,把彩礼50块钱退回来。”孙可一看着赵梅说。

赵梅看了一眼她娘,来的时候她赵长河就说了,只要孙可一肯嫁就给50块钱彩礼,所以也就相当于把这个彩礼给退了,“那是自然的,长河说了,给你也是50的彩礼...”

“不是给我50彩礼,是把我哥的彩礼钱退回来,否则就不是换亲了。”孙可一打断了赵梅的话:“因为是换亲,为了我哥,我才愿意嫁到你们家,否则我才不会为了50块钱嫁到你们家,我家又不卖女儿。”

赵梅娘一下子就火了:“你说谁卖女儿。”

“你们家不卖女儿能要50块钱的彩礼,真当你女儿是什么大小姐了。”杨柳现在有点明白女儿是什么意思了,但还是忍不住开口。

赵梅娘被噎了一下,看了一眼赵梅,“婶子,这彩礼是可宁要给的,不是我家要的。”赵梅这一开口,孙可一就懂了,这茶里茶气的语言真心的不想搭理。

“行了,”孙可一现在有点累了实在不想和她们说太多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就能做主,你们什么时候给钱。”

赵梅娘怕孙可一反悔忙说了一句现在回去取就走了,把赵梅留下省着杨柳劝说。

杨柳现在可没心思管她们怎么想的,她现在只以为孙可一是想把钱要回来,毕竟孙可宁的婚期都定,可没想过要退婚。孙可一可不这么想,:“大嫂,你去把村长叫来,就说咱们两家的亲事有变,请他过来给做个主。”赵梅听了这话直觉的哪不对,但没等她说什么王云点了头就出门了。王云其实也奇怪,看小姑子那样是不会嫁的,可又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小姑子说叫村长就去了。

不一会赵梅娘就回来了,还带着赵长河:“孙婶子你数一数,这是50块钱,一分不少。”等着杨柳数完钱朝着孙可一点了点头,孙可一才开口:“赵梅姐,这彩礼钱退了,你和我家可就没关系了。”赵梅听了这句话瞬间就明白过来了,一下子声音就变了:“孙可一你什么意思,这是我弟给你的彩礼。”

王云带着村长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赵梅这一句。

村长叫孙伟成,都是同族的亲戚,要叫孙爷爷孙建国一声大伯,:“大伯娘,这是怎么回事。”村长走到孙奶奶面前问了一句,又看向孙可一,:“可一这是怎么了?”

“叔公,”孙可一弱弱的说了一句:“赵梅姐家要和我家退亲。”

“你个小贱人,谁和你家退亲了。”赵梅娘一听忙开口。

“家里怎么这么多人?”

外面传来了声音,是孙建国他们回来了。

孙爷爷孙建国,爸爸孙伟业带着孙可一的两个哥回来了。

杨柳一看赵梅往二儿子那走去赶紧开口:“爸你们可回来了,你们再不回来我们这一家子要被他们欺负死了。”一边说着还一边哭了起来。

王云也是个机灵的,一年看婆婆哭了起来就跟着哭了:“爷爷,爸你们是不知道,这一家子有多过分,把可一逼的没法活了啊。”

几个男人一进屋就遇到这种阵仗,全都傻眼了,你看我我看你的,还是孙建国开了口:“都别哭了,我们这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怎么回事,你家姑娘要和我家换亲还要了50块钱的彩礼。”赵长河一看她们不哭了,赶紧说道。

“换亲?”村长一听也有点迷茫,心里想到,刚才不是说退亲么?

“爷爷,”孙可一从坑上下来,走到几个男人身旁,:“赵梅姐家说要是想娶她家姑娘就得把我嫁过去,否则就退亲,奶奶和妈不同意把我嫁过去,她们就要退亲,把彩礼都退回来了。”

“你放屁,”赵梅娘骂道:“明明是你答应了嫁过来。”

“我们家小姑子脑袋又没坏怎么会答应。”王云说完,孙可一在心里默默的给她点了一个赞。

“大娘,你说我答应嫁过去了,那你们家为什么把彩礼退回来。”孙可一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那不是你答应了换亲。”赵长河急说道。

“那现在我们家不同意了。”孙可一笑着说道。

“对,我们家不同意,”杨柳一听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她就说她家可一那么聪明肯定有办法。

赵长河一听,明白了过来,这是媳妇没了,钱也没了啊。

他看了一眼孙可一,又看了一眼孙家的两儿子,面色阴冷的说道:“你们家这是看我们家没人是么。”

孙可宁一下子挡在了孙可一的身前,孙可一拉了二哥一下子,走了过来,:“是你们先来闹的,现在我们家也明确说了,我们不同意换亲。”

“那就再拿50块钱,加上之前给你们的彩礼,一共100,否则这婚就别结了。”赵梅娘还在那想着彩礼钱。

“刚才还说你们家不是卖女儿,这一回彩礼钱都涨到100了,我们家可要不起你们家的女儿。”孙奶奶突然说话,孙奶奶年纪大本不想参和,但是听着赵梅娘的话也瞬间明白,这门亲事不能要。

孙可一看了一眼奶奶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家里真正精明的在这呢。

“奶奶,我娘不是这个意思。”赵梅赶紧开口,她和孙可宁是有感情的,而且孙可宁对她也好,如果这门亲事黄了怕是找不到这么合心意的了。

杨柳知道婆婆平时从不管家里的事,都只是让自己来决定,但也是开了口就是不容更改的,便知道了婆婆的意思,以前她也是挺满意赵梅这个儿媳妇的,毕竟儿子是真的喜欢,而且平时在家里说话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可是今天的事让她也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赵梅娘,”杨柳开口,:“刚才你说你家不卖女儿,那正好,这50块钱彩礼退回来了,咱们可以重新谈谈婚事了。”

赵梅心里咯噔一下,看了一眼孙可宁:“可宁,我妈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的我不在乎........”\"刚才你们家还说这个彩礼是我二哥自己要给的,不是你们家要的。\"孙可一看了一眼王云,自己便虚弱的靠在了二哥身上,王云一下子就明白了。

“可宁啊,你看可一现在病的,咱家是真的拿不出来100块钱给你娶媳妇了,咱还得给可一看病。”

孙可一对王云的表现很满意。

赵梅娘和赵长河一听就不乐意了:“你们家还想白得个儿媳妇是怎么着。”也能

赵梅弱弱的看着孙长宁,孙长宁看了一眼孙可一,小脸惨白,要不是为了给他凑这50块钱的彩礼,家里也不会把粮食都卖了,妹妹也就不会病了。

孙可宁面向赵梅说:“当初你说你娘家养了这么多年,50块钱彩礼就当给了娘家的回报,这样你弟弟也能娶了媳妇,你对家里也就没有什么责任,这样就能和我好好过日子了。”

孙可宁知道,这个婚怕是结不成了,:“可是现在你家在做什么,趁着我们不在家,来逼迫我妈我妹妹?”“不是这样的,可宁...”

“既然这样,我们家里达不到你们家的要求,这个婚就别结了。”

孙可宁把孙可一抱回坑上回头对赵梅说完,就看向村长:“三叔公,还请你做个见证。”

赵长河一把拽过孙可宁:“你们家当我姐姐是什么,你想退婚就退婚。”

“可是是你们先退回彩礼的不是么。”孙可一低低的开口。

“都闭嘴,”孙伟成开口了,他知道今天这个婚是肯定得退了,他既然来了,他就得解决这个事,“你们说了半天,我也听懂了,不过就是赵家想让可一丫头嫁过去。”

孙伟成看着孙可一说到:“丫头,你愿意么?”

“我不愿意。”孙可一说的没有一点犹豫。

“赵嫂子,你们家什么意思,”孙伟成说是问赵梅娘,实际上却是看着赵梅。

赵梅也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刚想开口就听她娘开口:“她不嫁就得给我们家100块钱。”赵梅听了都要气死,现在孙家明显是不想结这个亲了,她娘还在那说钱。

“村长,我不在乎钱,我和可宁是有感情的,没有彩礼我也是嫁的。”赵梅赶紧开口。

“啪”

赵梅刚说完话,她娘就给了她一个耳光:“你给我闭嘴,你就那么恨嫁啊,没有彩礼,呸。想都不用想。”赵梅捂着脸看着孙可宁。

孙可宁皱了一下眉毛,刚想开口就听爷爷说道:“既然如此,那这个婚事就作罢吧。”

孙建国的一句话就相当于一锤定音。

赵家人闹了一会,村长又在这,也不敢闹出什么大动作来,就走了。

孙家人这才有机会问进山的结果怎么样。

孙建国叹了一口气,孙伟业开口道:“还是什么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家里已经没有粮食了。”孙奶奶说了一句。

”家里不是有钱了么,去买粮食不就好了。“孙可一在坑上来了一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孙建国一笑:”是啊,现在有钱了,只是,“他转过头看着孙可宁,:”可宁啊,“孙建国还没说完,孙可宁就接话道:”我知道的爷爷,是我自己要退的亲,我以前没有看清赵家,差点害了小妹。“

杨柳看了一眼孙可宁:”虽然退了亲,但是还是得给你物色人选,这50块钱咱们也得省着点花。“

大家点了点头,杨柳带着王云去县里买粮食,孙可一就回了自己的小屋子。

是的,她有自己的小屋子,在这个重男轻女,物资匮乏的年代,可见她有多么的受宠。

孙可一躺在炕上,还在想自己这搞笑的遭遇,想着想着自己有点饿了,要是能点个外卖多好。突然孙可一想到,自己穿越前发现的秘密,忙闭上眼睛默念空间,再睁开眼,果然自己的空间也带来了。是的,没有穿越之前孙可一就发现了这个空间,当时只觉得省了仓库钱,本来想自己开个网上超市,从各个进货商那进了不少物资,本来想着到了家,可以大展拳脚,未曾想没到家就来了这里。

看着满满的货架,孙可一的心才算的上是真正的踏实。因为这个家里实在是太穷了,她实上是不想亏待自己的胃。

她自己知道刚醒过来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就拿了一盒八宝粥来吃,一边吃一边逛起仓库来。吃吃喝喝还真不少,只不过好多包装都不能拿出来,想要把吃的拿出去得有个合理的说法。大米白面就更不用说了,屯了那么多,还有各种肉,只不过仓库里不能做饭,要不她都不想出去了。

”妈,我们回来了。“杨柳回来了,孙可一怕她进来找自己赶紧出了空间。

下了坑来到了厨房,就看到杨柳在和王云做饭。

”可一啊,饿没饿,妈现在就做饭啊。“杨柳一边和孙可一说话,一边在洗米。

孙可一看了看她们买回来的东西,一点红薯和粗粮。”妈,没买菜么?“

杨柳为难的看了看孙可一,”可一,“王云走了过来,”这个时候哪里有卖菜的啊,就这点还是我和妈去的及时。“杨柳点了点头:”今天太晚了,代销社早就下班了。“

晚上吃的红薯粥,饶是如此家里人还是吃的很满足。毕竟他们已经太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晚上孙可一躺在炕上想着该怎么把空间里的那些东西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呢,不然自己只是每天偷吃,真的太有负罪感了。

第二天一大早,又吃了一顿红薯粥,大哥和二哥就又要去山上打猎。孙可一眼睛一亮,想到了方法,:”哥,我也想去。“

”别胡闹,“孙伟业说了一句:”那山里多危险,你个姑娘家去干什么。“

孙可宁走了过来,”让小妹去吧,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到东西,反正小妹在家也是无聊。“

杨柳看了一眼说:”去吧,但是你们今天得早点回来,明天一早咱们得去你姥姥家。“

孙可宁点点头,孙可一就跟着两个哥出门了。

孙可伟一路上一直在叮嘱孙可一,不要乱跑,一定要跟紧他们。

走了约有一个小时,就到了昨天他们设了夹子的地方,孙可宁看着孙可一说:”可一,你就在这待着哪也别走,我和大哥过去看看,下面太高了,你下去不好上来。“孙可一正愁怎么和两个哥分开呢,急忙点头说:”你们去吧,我不走,你们也注意安全。“

看着哥哥们去了下面,孙可一赶快从空间里拿出来准备好的野鸡蛋和没有去毛的兔子。这都得感谢那家卖兔子的老板,看孙可一买的多就让她回去找地方加工,还能把兔子皮毛留下,这样又是一笔钱,所以只是死的兔子,还没有扒皮。

拿出来之后孙可一把鸡蛋和兔子分别藏在不太显眼的位置,然后在鸡蛋的附近等着哥哥们回来。

不一会就看见孙可伟和孙可宁拿着一些野菜回来了。

”大哥二哥,我在这。“孙可一冲着他们招手。不用问,肯定是没有猎物。孙可伟走了过来摸了摸孙可一的头,”虽然没有什么猎物,但是找到点野菜也不错。“村里太穷了,山里的动物都打的差不多了。

孙可一看着那些野菜,就一小把:”总归也好过什么都没有吧。“孙可一安慰着大哥,便把野菜接了过来。接过来的时候悄悄拉了一下大哥的手,孙可伟一脸的疑惑:”怎么了?“

”大哥二哥你们过来。“说着往藏着鸡蛋的地方走去,孙可伟和孙可宁走过去一看,然后看了看四周,忙把鸡蛋放到篮子里,又把野菜放在了最上面。做完这一切才看向孙可一,:”小妹,你在哪发现的?“孙可宁问道。

孙可一一脸的天真,:”就在这啊,我在这等你们就想找点野菜,然后就发现了野鸡蛋,我害怕有野鸡,就没敢动,但我一直在这盯着。“

孙可伟抱了一下孙可一,:”还是小妹有福气,我们来了好几天都没有遇到东西,小妹一来就看到了野鸡蛋。“

”大哥,我们要不要在这等等,看看一会能不能有野鸡。“孙可宁问孙可伟。

”咱们还是走吧,万一有人来看到咱们的鸡蛋就不好了。“笑话,这本来就是孙可一放下的鸡蛋,哪里可能还有野鸡,孙可一可不想在这等,前面还有兔子呢。

孙可伟看了看孙可一点了点头:”可一说的对,咱们还是走吧,但是可以布个陷阱。“

孙可一不能拦着他们,毕竟说不出理由啊,是她自己说的怕有野鸡所以在旁边盯着。

等着他们布置好了就往回走,走了没几步孙可一一看离兔子不远了,就开始蹦蹦跳跳的走,眼看着要到了孙可一就歪了一下子,虽然没摔倒(怎么可能让自己摔倒)但还是往旁边栽了一下。然后按照事先想好的喊了一下,”啊“

”是不是吓了一跳,“孙可宁以为孙可一是差点摔倒吓了一跳,一边笑话她一边快步走了过来,孙可伟也跟着笑了起来。

”哥,那好像有什么东西,毛毛的。“孙可一说着就往大哥身后躲过去。把机会留给哥哥们。孙可伟一听走了过去,把草往一边扒拉,看到兔子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孙可宁赶紧把兔子拿了起来,都没顾着看兔子是不是活着。

孙可一看了一眼大哥二哥,虽然明显能感觉到他们的高兴,但是他们还是一脸的严肃,孙可宁说:”小妹,你脚还疼不疼,要不要二哥背你?“”不疼的,就是刚才吓了一跳。“孙可一摇了摇头。

“那咱们赶紧往回走吧,”孙可伟说着又找了一些草把篮子里的兔子盖了起来。

到了家里,只有孙奶奶在到,其他人都去地里了,孙奶奶看到他们回来了走了过来:”累不累,奶给你们弄点吃的。“

”不用,奶,“孙可一拉着孙奶奶走进厨房,让大哥二哥把背上的篮子拿了下来,孙奶奶看了一眼篮子高兴的不得了,:”哟,这是野鸡蛋。“

孙可宁赶紧的说,”奶奶,还有一只兔子。“

”真的,“孙奶奶把另一只篮子的草拿了下去,果然看到了一只兔子。

”这正好,明天你们去你姥姥家给她拿去。“孙可一听着孙奶奶的话才想起来,后天是舅舅杨正明结婚,难怪早上她妈说要去姥姥家。

过了一会,杨柳和王云回来做饭,孙奶奶说了野鸡蛋和兔子的事,:”柳啊,明天你们回你妈那拿回去吧。“

”妈“杨柳看了看那十个野鸡蛋和一只完整的兔子,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虽然公公婆婆对自己好,但是她知道肉和鸡蛋有多金贵,这要是拿回娘家,小弟的婚礼不知道多有面子。

孙奶奶摆了摆手,走了出去。

杨柳看了看鸡蛋,一咬牙拿出了三个,叫来了王云,王云一看鸡蛋也开心了起来,”妈中午炒鸡蛋么?“

”嗯,正好有野菜,中午吃点好的。“杨柳说着就开始干活。王云也开始帮着做饭。

等到孙爷爷和孙爸爸回来吃饭的时候看着桌子上的鸡蛋,孙可伟就又把孙可一的”福气“给说了一次。

杨柳开心的直说:”他们还笑话我们家宠着可一,就这福气他们谁家有。“

孙可一违心的默默低头吃饭,也不说话,就当是福气吧,谁让她有空间呢。

下午男人都下地了,因为明天要回下杨村,所以王云和杨柳留在家里收拾东西。说是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收拾的,只不过这回孙可宁的婚事推迟了,所以手里有了钱,杨柳打算给弟弟买点东西,原本想买肉的,没想到孙可一他们猎回了兔子,就打算给杨正明5块钱,这也算是她做姐姐的一点心意,当然这也是和孙伟业商量的。

晚上孙可伟和孙可宁又上山了,说是看一下上午下的陷阱有没有东西,要不他们两三天不回来怕被别人捡了去,本来杨柳看着天有点黑了不想让他们去,可是孙可伟实在是太信任孙可一,就觉得一定会有,所以杨柳也就随着他们了。

他们这一去半宿才回来,王云已经起来了好几次去门口看,后来连孙伟业都起来了,就在他们商量要不要上山的时候,孙可伟和孙可宁回来了。

他们带回来的不只是两只野鸡,还有一只没成年的野猪。

这么一折腾全家人也都没了睡意,全都来了堂屋,孙可宁才说,本来他们看到陷阱里的两只野鸡就回来了,可是走到一半就看到了这个野猪,他和孙可伟一商量,看着野猪也不大,就打算给野猪抓了,幸亏他们走的时候带着工具,虽然野猪看着不太大,但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给它治服。路上又怕别人看到,所以就耽误了点时间。

这下子全家人都相信孙可一是有福气的了。

孙可一也很无奈好么,我都没去和我有什么关系,可是大哥就认为要不是孙可一发现了野鸡蛋就不会设陷阱,不设陷阱晚上就不会上山,所以也不会碰到野猪。

就是这么神奇的逻辑,全家人竟然没有人反驳。

孙可一只好再次接受。

可是这么大一只野猪看起来也得100来斤,也不能都留下来吃,孙爷爷当即决定切了一半拿去卖,剩下的一半拿一部分去给杨家,然后自己家留着吃。

一家人也顾不上几点了,就开始收拾野猪,杨柳拿来盆准备接猪血。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一家人把野猪分好了,切了十斤给杨柳让她拿回杨家,自己家留了二十斤,和一副猪肺猪骨头,还有一大盆的猪血。

孙可一打算天亮了和大哥二哥去城里卖剩下的肉,还没等开口,就听杨柳说:”可一,你机灵,你辛苦点,和你两个哥哥一起去,把那只兔子也拿上。“

孙可一一听,这感情好,不用她想理由了,

孙建国一听:”可一她妈,那兔子是给正明结婚的,不用卖。“

杨柳心里感激道:”不用了爸,有这十斤肉加上野鸡蛋,已经够了。“顿了一下又说道:”我知道您和妈都是好意,可是可宁咱还得给可宁说亲呢。“杨柳心里知道,公婆虽然对自己家里好,但是自己心里也得有数,这样才能家庭一直和睦。

孙建国没再说什么,确实是十斤肉真的能做出很好的席面了。

孙建国看了一眼外面说,:”你们三个今天辛苦点,就别休息了,一会直接去城里,省着天亮了人多。“

三个人收拾了一下推着家里的板车就出发了。

孙可伟和孙可宁让孙可一坐在车上推着她,孙可一没有坚持,因为她不知道得走多久,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那么远的路。

他们走了大概三个小时,天都微微亮了才到城里。

孙可伟拿着杨柳给的一块钱买早饭,孙可一拦住了他:”大哥,我去吧,我直接打听下饭店。“来的路上孙可一已经和他们说了打算把肉卖到饭店里,这样虽然挣的少了一点,但是可以早点卖完。

这只是孙可一和他们说的,孙可一真正的目的是想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卖,这样才能更快的变现。

孙可一走到一家包子摊前问了一下买了十个包子,不是她买的多,两个哥哥走了一晚上的路,一直没有歇着,平时家里吃的也不好,所以她就想着给哥改善一下伙食。不得不说,这个年代的物价实在是太低了,肉包子8分钱,素的只要5分,她毫不犹豫的要了肉包子。

然后就开始打听城里国营饭店怎么走,可能是她一下子买了十个肉包子,老板和她说话都热情了起来。她又打听了肉价和大米的价格,就走了。

孙可一一边往回走一边看着路边,现在政策没有那么严了,做点小生意国家是准许的。但是像饭店这种还是只有国营的,不是不允许,只是没人敢尝试,孙可一的脑袋活动了起来,要是开个餐馆,像是快餐那种应该收入还不错。

孙可一找到哥哥给了他们一人4个,自己吃2个,孙可宁看了一眼包子,咽了下口水,不是他没出息,是真的太久没吃到过包子了,孙可伟知道家里真的是太缺油水了,说道:“既然可一都买回来了就吃吧。”

等到几个人把包子都吃了孙可一才开口:“大哥,我打听过了,这边猪肉现在是一块一一斤,咱们这个野猪肉可比猪肉香多了,咱们也不卖多就一块五一斤,咱们还不要票,肯定好卖。”

孙可伟点点头说:“可以,那咱们还往不往饭店卖了?”

“还是要往饭店卖的,但是我刚才打听了一下,现在太大的饭店没有,只有试试国营饭店了。”

“可是咱们也不认识国营饭店的人啊?”孙可宁一边擦嘴一边说。

“所以咱们分两路,”孙可一说:“大哥二哥你俩在这卖肉,我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你自己去不行,”孙可伟不同意,他想的比较多,可一第一次进城,万一走丢了或者出什么事了可怎么办。

“大哥你就放心吧,”孙可一拉着大哥说道:“一会人越来越多,你和二哥一个称肉,一个收钱。终归也是顾不上我的。”

孙可一看出了大哥的犹豫又继续说:“我保证我快去快回,不管成不成,我去碰碰运气就回来,咱们还得快点赶去姥姥家呢。”说完趁着大哥还在犹豫,给二哥递个眼色就跑了。

孙可伟一看孙可一跑了赶紧喊到:“快点回来,别贪玩。”

”哥,你就放心吧,小妹那么机灵肯定没事的。“

孙可宁一边说着一边把猪肉放在显眼的地方。

孙可一按着早餐老板告诉的国营饭店方向走去,到了国营饭店还没有开门,孙可一就在周围溜达。

“我活了,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哟,生了这么一个不孝子“,孙可一看到街边有人围着一个老人,孙可一跑过去凑热闹。

就听旁边的人说,”陈大婶,你差不多就行了,每个月都来闹上一回,话都没变过。“说完周围的人就笑了起来。

”呸,我儿子给我粮食天经地义,轮的到你在这说嘴。“陈大婶吐了旁边人一口,:”这个不孝子,娶了媳妇就不管老子娘了,那个不要脸的小贼人就会勾引我儿子。“

旁边匆匆走来了一对夫妻,男的约摸30左右,文质彬彬的样子,后面跟着的女子挺着肚子,看起来有5个月左右的样子,看起来很憔悴。

男的去扶陈大婶,可是这个陈大婶不起来,骂骂咧咧的开始数落儿子。

孙可一听了一会,大概明白了,无非就是疼爱幼子,看着大儿子过的好就想过来占便宜,没想到媳妇是个厉害的。

“谁没怀过孩子,就你娇情事多,”陈大婶指着女人骂到,“我儿子挣钱容易么,你就这么糟蹋。”

女的看了一眼男人为难的样子叹了口气:“妈,我花我男人挣的钱,这没什么不对的,更何况,是大夫说的我得补充营养。”女子停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又继续说:“而且,我们每个月给你5块钱养老钱已经不少了,要是你非得说不够花,那这样,我们给你养老,让陈明每个月给你5块钱养老,不够的我们也认了。”好一招以退为进,陈大婶疼爱小儿子,怎么可能和他们一起生活。

果然,陈大婶一听就不干了,:“和你们一起生活,那我还不生生被你气死。”

“妈,”男子开口了,:“现在小义怀孕了,她吃孩子也补,我挣的钱给她和孩子花,我心甘情愿的。”

陈大婶刚要开口,男子赶紧说道:“每个月给你5块钱已经不少了,村里分里家的可都是只给粮食的。你要是在这样每个月来闹小义,那我也只能按照村里的标准只给粮食。”

陈大婶一听火气更大:“好啊,你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我呸,你要是不怕丢人,那我就去国营饭店问问你们领导,你这样的不孝子还能不能继续在那上班。”

“妈,”叫小义的女子开口:“你明说了吧,你根本不是要涨钱,你就是想让陈启给陈明找工作是不是,你这么闹,就不怕给陈启工作闹没了,那陈明真的就是一点指望都没有了。”

旁边人一听,原来这是有目的的啊。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也明白了。

陈启一脸惊讶的看着小义:“什么找工作?我怎么不知道?”

小义一脸的讥讽:“前一阵子我回娘家就听邻居有人在说,陈明要在城里上班,是他哥给找的,当时我还当做听错了,现在想来,就是早有预谋的。”

陈大婶知道事情瞒不住了,索性就直说了:“你在国营饭店上班,给你弟弟找个工作怎么 了,总不能你在城里拿着工资,过着好日子,还让你弟弟在地里刨食当个泥腿子。”

孙可一正看着开心,就看旁边站了一个男的,背脊挺直,一脸的冷毅,皱着眉头,孙可一看了一眼心想,这人可真逗,看个热闹还这么严肃。下一秒她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他和在吵架的陈启是认识的。

这个男子走了出去,陈启看到他忙走了过来:“长亭你来了,不好意思,我家里有点事,我这今天还没去采购。”

男子点了点头,说:“大婶,你是想给你儿子找工作是吧。”是肯定的语气,陈大婶连忙点头,:“明早让他来国营饭店找我,我给他安排。”

“好的好的,我一定让他早早就过去。”陈大婶就怕到手的机会被抢走。

“长亭,”陈启还没说完就就被顾长亭打断了,:“我们那是缺人,但是活可不好干,你让你儿子有点心理准备。”

“好的好的。”说完陈大婶就走了,她还要赶快回去告诉小儿子。

陈启看了一眼他妈离开的方向叹了一口气:“长亭,你真的没这个必要,我弟弟的事我自己来安排就好。”顾长亭摆了摆手,不作在意。

小义这才走了过来说:“长亭,去家里坐一会吧,陈启去采购得好一会,我婆婆这么一耽误也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肉了。”

孙可一本来都要走了,一听这话,就留了下来,看着旁边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走了过去。

“你好,”孙可一知道要想这个事能定下来,怕是只有这个叫长亭的能做主,所以直接冲着他开口。

顾长亭三个人朝着孙可一看了过来,顾长亭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开口,倒是陈启一脸疑惑:“你好,小姑娘有什么事么?”

“是的,有点事,”孙可一看了一眼陈启微笑着说:“我刚才听到嫂子说您这边要去采购买肉,我这边刚好有一些野猪肉想卖。”顾长亭眼睛一亮,陈启看了一眼顾长亭的脸色,又看了一眼小义,不得不说,这两口子都是个人精,小义一下子就懂了。

“妹妹,咱们也别站在这说了,去家里坐一会吧,你看我挺个肚子站了一会了,这腿也是不争气,有点站不住了。”

孙可一看了一眼旁边路过的人,陈启一看怕小姑娘误会忙开口:“妹妹,我在国营饭店工作,专门做采购的,家就住后面这条街。”

孙可一一咬牙,心想,大不了姑奶奶还有空间,谁怕谁。

等到了陈启的家,孙可一的心才真正的放下,知道自己想多了。

独门的小院被收拾的很干净,院子里一侧种着小菜,另一侧有一个水井,窗台上摆着几盆花,有一个世外桃园的意境。

“长亭,妹子你们快坐,我给你们倒杯水。”小义说完就回屋里了。

顾长亭开口:“你好,我叫顾长亭,在这边做点小生意。”

孙可一一听知道这是打算要开始谈生意了。

“我叫孙可一。”孙可一并不打算多说。

顾长亭点了点头说,:“你那有多少野猪肉,我打算全都收了,不知道什么价格。”

孙可一也不矫情开口:“我那边大概还有70多斤的猪肉,往外卖是一块五一斤,你要是全要了我算你一块三。”

顾长亭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孙可一又看了一眼陈启,:“陈大哥,你那边还需要肉么,我这边还有一只野兔。”

陈启还没开口就听顾长亭说:“给我吧,兔子我也要。”

孙可一突然感觉到,这可能是一个大的客户。

“你需要这么多肉么?”孙可一本来是在心里想的,没想到不知不觉就说出了声。

陈启笑了笑说:“小妹妹你别害怕,长亭是和部队合作的,往部队的食堂里送,所以需要的量比较大。”

部队啊,孙可一一听,越觉得这个顾长亭不是一般人了,一般人想和部队合作,那没点门路怎么可能,而且顾长亭那一身气质看起来就不是普通的人,天知道是不是被下放锻炼的哪个富家公子,抱紧大腿才是关键。空间里那么多的物资,想变现就全靠他了。

其实,孙可一还真是想对了,顾长亭就是被爷爷放下来锻炼的,只不过生意却是他自己谈来的。

也就是孙可一,穿越前看了太多这种土豪体验生活的小说,才一下子能想到这么多。

“行,但是兔子我知道多少钱,陈大哥顾大哥,”孙可一心里百转千回,但是脸上一点不显:“你们平时采购见识比较多,你们看着给多少钱合适就给多少就行。”

这个孙可一倒是没有撒谎,她是真不知道多少钱,而且野猪肉就已经挣了小一百,为了长远,孙可一没有开口要价格。

倒是陈启笑了笑:“兔子比较少见,更何况还是野兔,我这也没收过。”

顾长亭没说话,心里想,这小妮子倒是机灵。

孙可一也没在意,说:“那不然这样吧,我哥哥们在市场那卖肉,你们先和我去取肉,然后兔子咱们在街上大概问一下就行。”

“不用了,”顾长亭开口,:“你一会让你哥哥把肉送去国营饭店吧,我们在那等着,然后兔子我按两块三一斤收,你看行么。”

“可以的。”

说完小义才出来,拿了三杯糖水:“不好意思啊妹妹,我这想给你们倒点糖水,现烧了杯开水,所以慢了点。”

孙可一笑了笑:“嫂子,你叫我可一吧。谢谢嫂子。”

孙可一接过来水,喝了一小口看了看小义的肚子,想到要是想和顾长亭打好关系看来陈启这一家也不能忽视。

“对了嫂子,刚才在外面听你说,你现在需要补充营养,正好我这有朋友给我送的奶粉,回头我给你拿过来吧,正好我也不爱喝。”是的,孙可一下了血本,连麦乳精都没说,直接说了奶粉,因为看着顾长亭就是一个不差东西的人,他既然和陈启一家交好,那麦乳精自然好弄的。但是奶粉可是金贵的东西,那是有钱都不好买的。

果然,她一说完,别说陈启和小义,就连顾长亭都抬起头来正视她。

陈启激动的不行:“可一妹子,你说的是真的么,你放心,我不让你白给,我给你钱。”

小义又接这话说:“可了,嫂子也不瞒你,我现在吃什么吐什么,大夫说孩子现在缺钙还有点营养不良,最好是喝点奶粉。”顿了一下:“但是奶粉有多金贵你也知道,实在是没地方买,还是长亭找人给买了几盒麦乳精才好一点,但大夫说到底也不如奶粉的营养好。”

孙可一知道,她这步走对了:“陈大哥,嫂子你说啥呢,我都说了送给你,自然是送的哪还能要钱呢。”

陈启和小义连连道谢,孙可一也不多留说回去和哥哥说一声然后就把肉送过去。

孙可一说完就出门了,所以没有注意到顾长亭探究的目光。

这边孙可一赶紧往回走,还不知道哥哥们卖的什么样了。

孙可伟看到孙可一回来才松一口气,妹妹这一出去就是一个多小时,再加上买肉的人不多,他一直心中不安的。

“小妹你回来了。”孙可宁倒是乐观:“我们卖了3斤,这么一会已经挣了4块多钱了。”

也不怪孙可宁高兴,在这个一个月工资才不到30块钱的时代,4块钱都够普通家庭一个月的开销了。

孙可宁看了一眼还剩下的肉说:“大哥,我找到人买咱们的肉了,咱现在把肉送到国营饭店去。”

“真的啊,”孙可伟眼睛一亮,孙可伟没有孙可宁那么乐观,他看买肉的人少,还以为今天卖不没了。

“嗯,”孙可一点了点头继续说:“只不过卖的便宜,一块三一斤。”

孙可伟笑了笑:“我知道,这是零售和进货的区别。”

来的路上孙可一给大哥和二哥讲了零售和进货,孙可伟一直都记着,虽然他不知道小妹是怎么知道的,但他就是相信小妹,这可能就是妹控吧。

三个人把肉送到国营饭店,野兔一共5斤,加上猪肉,一共101,孙可一只收了100块,又和陈启说了过几天来给他送奶粉,三个人就走了。

三个人没敢耽误时间,就急急往下杨村赶去。

到了下杨村家姥姥家里还没有外人,明天才是正日子,杨家没什么亲戚,都是一些村里的邻居和杨正明的一些朋友。

孙伟业正在和杨正明出去取借的桌子板凳,杨柳看到三个孩子回来忙过来把人迎进屋里。

“姥姥,”杨姥姥平时最疼孙可一了,孙可一和姥姥也亲近。

杨姥姥一看孙可一来了,忙下了炕:“哎哟,姥姥的心肝哟。”杨姥姥把孙可一拉了过来,往炕上走过去,:“快上歇歇,我刚才还说你妈,怎么能让你跟着一起去城里,那么远的路,怎么受的了哟。”孙可一笑了笑还没开口,就听孙可宁说:“姥姥你也太偏心啦,我俩也去了,你都不惦记。”

杨姥姥都没看他:“你们两个皮小子,走走路怎么了,和可一能比么。”

孙可一笑的更开心了:“还是姥姥最疼我啦。”孙可一一边和杨姥姥撒娇,一边和孙可伟说:“大哥,你快把钱给妈。”

孙可伟忙把钱拿了出来,十张大团结:“妈,一共卖了100块钱,都在这了,你收好。”

杨柳哪见过这么多钱,咽了一下口水说:“都卖没了?这才不到一天啊。”

“是小妹找了国营饭店,他们都把肉收了,所以我们省了不少事。”孙可宁赶紧开口。

“我就说我可一是个有福气的,”杨姥姥开心的不得了:“你小舅舅都没挣这么多钱,我们可一下子就挣到了。”

孙可一一脸的汗颜,:“没有姥姥,野猪是两个哥哥打的,也是哥哥们推到城里的,我就是帮着找了一个买家。”

杨姥姥才不管那么多:“那要是没人买不也是白打了么,还是我可一厉害。”

孙可一对于大家的盲目宠爱已经看淡了,也就不解释了,就淡淡的笑。

杨正明和孙伟业回来的时候,杨姥姥还在不停的夸孙可一。

杨正明看了看孙可一迷迷糊糊的样子笑着说:“妈,你要稀罕也得让她去休息啊,三个孩子一晚上没睡了,快给孩子弄点吃的让他们睡一觉吧。”

杨柳才反应过来,急急的去厨房给他们弄吃的,好在为了明天婚礼东西的是准备好的,所以很快就下了三碗面,上面还放着几片肉,催着他们三个吃完去睡觉。三个人也真是累了,大口吃完就去睡了。

孙可一醒来的时候只有她自己,两哥哥已经起来了,孙可一听到外面的声音感觉人好像有点多了,就没着急起来,正好她趁着没人进空间找几罐奶粉。

孙可一把奶粉包装撕掉,就剩里面的透明袋子,确定没有什么破绽,孙可一又数了100个鸡蛋,十斤红糖和十斤白糖,把袋子全扔了用普通的袋子装着,又拿了十只野兔,打算进城的时候看看能不能卖了。

做完这些孙可一就没有继续在屋子里待着,打算出去帮帮忙。

杨姥姥看到孙可一进了厨房就往外撵她:“可一起来了,你去外面玩,这里有我和你妈就可以了。”

杨柳跟着点头说:“是啊,这里呛,你出去吧。”

孙可一看了看,确实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明天也还会有帮忙的人来,她在这她们还得陪她说话,就走了出去。

孙可一到了院子里看了看都是舅舅的朋友,都是村里的她也都认识,只不过之前不爱说话。孙可一挨个叫了人,就听外面有几声大叫,孙可一跟着人群走了出去。

原来是舅舅他们的发小,杨岩回来了,杨明在部队当兵好几年没回来了,听说家里的杨奶奶得了病就退伍回来了,只不过杨奶奶一直不知道,还只以为是杨明回来参加舅舅的婚礼。

孙可一叫句小舅,是的,按辈分孙可一可是最小的。杨岩摸了摸孙可一的头说:“小可一,你都长这么大了啊。”孙可一笑了笑没说话,杨岩又转身对杨正明说:“还好赶上了啊,我这就怕错过帮你接亲。”

说完大家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对了,介绍一个人,”杨岩说着才介绍他身后的人,“这是我朋友顾长亭。”

孙可一这才注意到顾长亭,和上午见到的不太一样,此时的他淡淡的笑着,礼貌又疏远。

杨正明走了过来和顾长亭握了一下手,:“明天我结婚,兄弟不嫌弃的话也过来凑个热闹。”

“那就打扰了。”顾长亭说完看了看旁边的孙可一,孙可一看到顾长亭的那一刻就低下了头,不是怕认出来,是觉得这个人长的太帅了,孙可一可是个颜控,怕自己控制不住。

杨岩和顾长亭先回杨岩家,说晚上吃饭再来。

回到家里孙可一想了想,又回到屋里,打算从空间里淘点好东西,但是淘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她想送给顾长亭。上午见顾长亭的时候还没感觉,再次见到孙可一身为穿越过来人深知什么叫先下手为强,她现在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虽然她不觉得16岁算什么年纪正好,但是这里的人已经开始打她的注意,比如赵梅的弟弟。以后这样的人还不知道有多少,所以她不能把这种事寄托在别人身上,只能自己找。

顾长亭看起来家庭不错,人也精神,能力目前来看还可以,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对象,除了这一点,怎么看都是一个合适到不能太合适的人选。

孙可一找来找去空间里也都是吃的和一些生活用品,一点能用的都没有,孙可一不禁开始懊恼,顾长亭那身份不拿点好东西肯定是吸引不住他的,可是自己又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怎么办呢?

这么一懊恼,就忘了时间,以至于杨岩和顾长亭都来了,她还在屋里没出来。

孙可宁进来叫孙可一吃饭的时候孙可一还在愣神,“可一,你怎么了?”孙可宁小心翼翼的问。

孙可一这才反应过来:“啊,没事,我刚才在想事情有点投入。”说完吐了吐舌头。

孙可宁这才放心告诉她出来吃饭,说杨岩带来朋友来,上午送肉的时候是陈启收的,所以两个哥哥不认识顾长亭。

孙可一跟着走了出来,看了看院子里的一桌子人,其实也没几个,因为有爸爸和两个哥哥,再加上舅舅就4个人,所以真正来吃饭的也就6个人,但孙可一知道,这都是杨正明最好的哥们了。

孙可一看都是男的就想着和妈妈她们在厨房吃一口,可是刚要走就听见顾长亭说:“怎么不过来吃。”

孙可一惊喜的回头,顾长亭居然叫她了,可她的惊喜在顾长亭的眼中却是,能上桌吃饭这么意外么?

杨正明站了起来说:“可一,这是岩舅舅的朋友,下午那时候你见过的,叫顾叔叔就可以。”

杨正明说完这句话孙可一瞬间感觉一口老血要喷了出来,舅舅啊舅舅,我想拐他当老公,你却让他当我长辈,然后看见顾长亭也皱了一下眉。

杨岩听完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正明不用这样,长亭没咱们这么大,他才20岁,哪像咱们这30多还没结婚。”

30多还没结婚的,除了像杨舅舅这样的家庭条件不好,还有就是杨岩这种长期在部队里的了,不然怎么可能哥才22就已经结婚了,而二哥19就在相看了,因为过了18岁在不结婚就会被人觉得不正常了。好一点条件的女孩都不会嫁了。

关于这个舅妈,孙可一还是相当佩服的,杨舅舅18岁的时候自己和这个舅妈徐春花两个人处对象,可是那会杨舅舅家太穷了,拿不出来彩礼,徐家就不肯让徐春花嫁过来,徐春花也是个硬气的,这么多年都没嫁人,前年,徐春花的妈过世了,爸跟着她两个哥哥一起生活,嫂子们嫌她这么大还没有嫁人,就想给她卖了,没错,是卖了,要了100块彩礼,徐春花撞了墙这才没有被带走。两个嫂子就更容不下她了,徐爸到底心疼女儿,就找到了杨舅舅,杨舅舅借了100块钱给出了彩礼,徐春花却说,这就是把她买走了,以后就和徐家没有关系了。

要不是徐爸拦着,当天就把徐春花送过来,连个接亲都没有。

徐春花知道杨家借了好几十才凑上这一百给她两个嫂子,所以不肯再让杨舅舅花钱摆酒席了,杨舅舅哪里舍得让等了他这么多年的徐春花受这种委屈,执意才办了这个婚礼。

孙可一抬头看了看顾长亭,顾长亭突然转头,四目交接,孙可一愣愣的,顾长亭反倒笑了:“叫大哥就行的。”孙可一想到了自己还对人家心存“歹意”瞬间脸红。

杨岩不知道是真的心大还是故意的:“来来小可一,挨着你顾大哥,你们年纪差不多,有话可聊。”

孙可一正想着接近顾长亭的方便,这机会就送来了,她也没扭捏,拿个凳子就坐了过去。

顾长亭看孙可一走了过来突然还有些不适应。

孙可一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筷子,听着他们在说话,其实心里在想怎么和顾长亭透露一下自己的心思。想了半天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就觉得,直说算了。做为一个21世纪的女性,为什么要考虑那么多,喜欢就是喜欢么。

想通这个,孙可一就一刻也等不了了。拿脚偷偷踢了一下顾长亭,顾长亭喝了点酒,眼神有点茫然,侧着头看孙可一。孙可一小声说:“你一会能出来一下么,我找你有点事。”

说完也不管顾长亭什么反应,就走了出去。

孙可一为了不让人怀疑还去厨房和她妈还有她姥打了声招呼,说出去消食,然后才往门外走去。

孙可一在门口晃了一会也没看到顾长亭出来,心里不知道是顾长亭没听到,还是听到不想出来。叹了口气往回走。顾长亭出来就看到孙可一低着头神情落寞,也不看路,也不管会不会撞到人,就想捉弄一下,故意撞了上去,谁知道人家连头都没抬,直接来了句对不起就绕开了。

顾长亭失笑了一下,不就是晚出来一会么,他怕他直接跟着出来对小姑娘的名声不好,都这么晚了,要是让人看到一男一女在外面说话,让人怎么想。但是也没晚多久啊,怎么难过成这样?

顾长亭抻手拽了一下孙可一,她这才回头看了顾长亭一眼,一下子眼睛亮了起来:“你出来啦。”

顾长亭听着小姑娘欢快的语气也跟着笑了起来,:“找我干嘛相中我了啊。”

顾长亭喝了点酒,没了平时的严肃,也开起了玩笑。他原以为小姑娘找他是来说卖东西的事,没想到小姑娘却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嗯,我表现的这么明显么?”

这下子轮到顾长亭懵了。

孙可一不知道顾长亭是不是被吓到了,昨晚她说完那句话,顾长亭愣了一会说了句太晚了送她回家,然后把她送回来就走了。

孙可一想,可能是他这是变相拒绝她吧,没直说怕伤她的自尊心。孙可一一晚上没睡好,精气神也不高,接亲也没去。

杨柳进来看着孙可一还在屋里就急了:“可一你干嘛呢,赶紧收拾收拾,一会接亲的回来了。”

“又没人看我,我收拾什么。”孙可一嘟囔归嘟囔还是开始收拾下自己,顾长亭虽然可惜了但是万一再遇到别人呢。

接亲的回来了,热闹的不行,孙可一没去舅舅那屋而是在院里帮忙招呼客人,也顺便在看看别人。

“你是孙可一吧。”一个男子走了过来。

孙可一抬头看看了下,又在记忆里搜了一下,确定自己是不认识的,于是也没吱声就只是点了点头。

男子笑了笑:“没别的意思,我是正明的朋友,我叫刘城男,是城里的老师,正明总说起自己的小外甥女,所以我一看你就认出来了。”

孙可一这才仔细打量了起来刘城男,带着一副眼睛,穿的很得体,可以看得出来家里情况一般,眼睛不大,但是很有神,看着人家一副坦荡的样子孙可一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哦,刘老师你好。”

刘城男仍然保持着微笑:“也没在学校里不用叫我老师,他们都跟去屋里闹,我这人不太爱闹,所以看看你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孙可一调皮的一笑:“不叫老师我也不能叫你叔叔啊,这不是把你给叫老了么。”

顾长亭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小姑娘跟一个文弱书生样子的男人在说说笑笑。顾长亭微微皱眉,昨晚不还说喜欢自己来着,是自己理解错了,其实她在开玩笑?

顾长亭看着那个男的不知道说了什么,孙可一笑的更开心了,觉得心里有点堵,干脆离开了院子。路过孙可一的时候看都没看她。

孙可一看到顾长亭路过还愣了一下,连句话也不和我说了么?

刘城男看着孙可一突然愣住就问:“怎么了,认识?”

“刘老师,我出去一下哈。”孙可一说完就跟着顾长亭后面追了出去。

顾长亭多警惕,意识到孙可一追了出来就放慢了步子等着,孙可一追出来之后就有点后悔了,出来说什么,说昨天是开玩笑?那显着自己多没诚意,可要是还继续说喜欢,人家都已经明白表示不喜欢了,自己还纠缠,显示自己太廉价了。

孙可一这边纠结没完,脚步就慢了下来,顾长亭等不了了,回头看孙可一一脸的严肃,慢的都要停下来了,开口叫了她:“孙可一。”

孙可一愣愣的抬头。

“跟上。”顾长亭说完就继续往前走了。

孙可一心想,完了这是要和我摊牌了。一脸的视死如归。

顾长亭没敢往没人的地方走,村子里他不熟悉,怕被别人看到孙可一他俩在一起,就往杨岩家里走去,杨岩家里现在没人,遇到人可以说去取东西,这样谁也不会多想。

进了院子孙可一还知道把门关上。

顾长亭看着孙可一,孙可一也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这么站着也不是事啊,舅舅那边一会就开席了,她妈肯定得找她。

“昨晚,”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闭了嘴都等着对方说。

孙可一叹了口气心想,你赢了,谁让你对我来说有用呢。

“昨晚对不起,给你造成困扰了。”孙可一抬头看了看顾长亭,突然就觉得没什么了,不就是不喜欢我么,老子也不是非你不可啊。

这回轮到顾长亭愣了,什么玩意对不起,真的是看我喝多了逗我的?

“你什么意思,逗我开心呢是么??”本来顾长亭对孙可一也没什么的,只能说不讨厌,他这样的身世怎么可能缺人喜欢,但是拿他开玩笑真是忍不了。

孙可一既然释然了就没有什么顾虑了:“逗你什么开心?”

顾长亭心想还非得今天把事掰扯明白了是吧:“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我昨晚表现的不明显么?”孙可一理直气壮的语气还真让顾长亭没话说。

“那你不想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么?”顾长亭耐着性子又说了一句。

孙可一眼皮抬了抬:“什么意思,你表现的够明显了,怎么就必须说出来羞辱我么?”

“怎么说出来就成羞辱你了。”顾长亭有点急了,但又想了想昨晚给她送回家,可能是让她误会了,又继续说道:”我昨晚可什么都没说,我只是怕我喝了酒说的话你当成醉话。“

孙可一在听不懂那还真就白混了两个年代了,一下子眼睛都亮了起来:”那你什么意思?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对上孙可一期待的眼神,顾长亭也真的说不出来不喜欢,但是说喜欢好像又没那么喜欢。

”接下来我说的你要听好,但是不要打断我,有问题我说完你在问,可以么?“顾长亭想了一下,为了怕孙可一断章取义还是提前说好,看着孙可一点了头他才继续说,

”我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你,但是我知道我看到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我很不开心,我没有喜欢过别人,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我可以试着喜欢你,慢慢努力,你愿意么?“

说完顾长亭就盯着孙可一看,孙可一一想这是好事啊,肯努力就行啊。

孙可一点了点头说:”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看顾长亭没有打断她,她又说:”你可以慢慢努力,但你不能排斥我对你的好,你要洁身自好不能和别的女人不清不楚,还有,“她又停了下,:”现在开始你是我男朋友了。“

顾长亭说道:”你说的我都能接受,但是有一点,我这个人可能比较冷,平时不太会哄人,要是我哪里惹你生气或者做的不好,你要告诉我,我可以慢慢改变。“

孙可一心想,这也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了吧,这样起码成功一半了。

孙可一一家参加完舅舅的婚礼回到家里,孙可一就开始研究挣钱。

虽然上次卖了100块钱,但是要想让家里顿顿吃肉还不够。而且爷爷奶奶年纪都大了,孙可一想让他们过的好一点。所以孙可一这几天一直在村里走来走去。

其实外人看着孙可一是走来走去,她可不是乱走的。她在看,看家家户户都什么样,生活水平,还有地里山上都有什么特产。

可是让她失望的是这边穷到让她怀疑人生。

晚上回到家吃饭的时候孙可一趁着人都在想和大家商量一下对策。

所以吃完饭的时候她没走,也没让杨柳和王云去洗碗。

大家一脸疑问的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干嘛。

\"爷爷奶奶\",孙可一开口:\"我们前几天去城里卖肉的时候我看了看,发现咱们这实在太穷了,城里人都吃精米精面。而咱们村里连粗粮都吃不起。\"

孙爷爷叹了口气:\"城里人都是工人,有工资,一个月怎么也能挣个10几20几块,咱们都是看天吃饭,一年到头也剩不了几十块钱,赶上不好的时候,别说剩钱,能吃起饭都不错了。\"

\"是啊\",她爸爸接过了话:”今年这收成估计也好不了,前几个月没怎么下雨,地里能打的粮食估计不多了。“

”现在政策不都放开了么,可以做点小生意,为什么没人做呢?“孙可一问出自己的疑问。

孙爷爷摇了摇头,孙爸爸说到:\"做生意哪就那么容易了,别说不知道做什么,就是知道不也需要本钱么。\"

孙可一一听,心里想,那不就是我的机会来了么。

“那咱家有钱啊,咱家可以做啊。”孙可一直接了当的一说反倒给杨柳吓了一跳。

“咱家有什么钱啊,之前为了给你二哥结婚借了50块钱才刚还上。”

杨柳这几天忙着弟弟结婚的事,是真的把他们三个挣钱的事给忘了。

孙可一撇撇嘴,看了一眼二哥,孙可宁笑了笑:“妈,你是把我们挣的钱给忘了么?”

杨柳这才想起来,赶紧回屋把钱拿了出来说:“你看我,真是忙糊涂了,把这一百给忘了,好在没丢,要不我就说不清楚了。”

一边说着一边把钱给孙奶奶,孙奶奶摆了摆手:“咱家都是你当家的,给我干啥,还是你自己拿着。”

杨柳笑了笑,说道:“妈,看你说的,我当啥家,咱家还得是您老人家说的算。”

孙奶奶也笑了,但是也没接钱。

孙建国吸了口烟,看了看孙可一:“丫头,你是有啥想法么?”大家一听孙建国的话都打起了精神看着孙可一。

孙可一没想到她爷爷能转变的这么快,愣了一下,但还是马上就开口说:“我想开个小饭店。”

“那可不少钱啊。”王云亮起来的眼睛又暗了下去。

大家都想做点什么,这样家里的条件就能改善了,可是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孙可一说:“我知道得不少钱,我也想过了。”

她停了一下,看了看大家:“一百块钱虽说不少,但是对于开饭店来说可能不太够,而且咱们也不能把钱全都放在里面。”

孙建国点了点头让孙可一继续。

“明天我去城里看看,上次我们卖肉的那个国营饭店的采购,我可以去问问他,看一下城里租个房子多少钱,”孙可一停了一下:“然后在打听一下菜价什么的,这样咱们先有个计划,看看得多少钱能干起来。”

孙可一说完喝了一口水,就没再开口,而是让他们消化这件事。毕竟家里没有人做过生意,而且不是小数目,肯定要想一想的。

孙伟业想了一下:“打听一下也可以,如果钱比较多,咱们可以先不开小饭店,支个小摊也是可以的。”

孙伟业说完孙可一眼前一亮,对啊,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她一心都想开个饭店,但是如果前期费用不够,支个小摊子,积累一下人气也好啊,孙可一不禁感叹,姜还是老的辣,没想到她爸平时话不多,却是个精明有头脑的。

杨柳本是不肯的,她干活干了一辈子,她看来150块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这要是赔了可怎么办。

王云却是个胆大的,她已经结婚这么久了还没有孩子,要是有了孩子她想让孩子过的好一点,而且家里小叔子还没结婚,如果结了婚又是一笔钱,能给她自己孩子花的是有数的。

“可一,你放心,嫂子支持你,”王云停了一下,看了一下孙宁伟:“爷爷奶奶,爸妈,我知道,这事本没有我说话的份,但我想着,我嫁到咱家这么久了,从来没有婆婆磋磨,也没有小姑子刁难,我认为咱家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家庭,咱们是相亲相爱的。”

王云这话说的漂亮,不仅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还拍了一家人的马屁。

孙可一笑笑没说话,每个人都有私心,她理解,但是只要都是为了家里好,她可以不计较。

最后还是孙爷爷发话,说明天让孙可一进城一趟,打听一下情况,回来再做打算。


>>>点此阅读《八零:超市空间让我暴美暴富》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