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我,食堂副主任最新章节,韩平 韩主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四合院,我,食堂副主任
分类:都市种田
作者:乘风破浪lll
角色:韩平 韩主任
简介:重回六十年代的四合院,重生成为聋老太太的远房侄子,韩平,轧钢厂食堂副主任,年纪轻轻二十出头,却是嚣张跋扈的傻柱顶头上司!棒梗偷酱油,傻柱要维护,不行!去厂门罚站一天一夜!棒梗偷鸡,傻柱要顶雷,一大爷装烂好人要和稀泥!不行!必须赔钱五十块!……韩平身为食堂副主任,一个月工资一百五十六块钱,一个个揭穿四合院里面的丑陋嘴脸。然后迎娶何雨水,继承聋老太太的四合院,一步步高升……

书评专区


四合院,我,食堂副主任最新章节,韩平 韩主任小说免费阅读

《四合院,我,食堂副主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轧钢厂宿舍三楼。

最大的一间单人宿舍里面,整齐敞亮。

窗户很大,光线很足。

明亮的房间里面,干净的蓝色单人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出头,长相平庸的青年男子,此刻他的目光正望着天花板发呆。

“真的穿越了。”

“轧钢厂,食堂副主任,韩平!一个月工资一百五十六块钱!”

“那好,既来之则安之。”

韩平穿越了,知道自己居然回到了六十年代,来到了四合院。

更巧的是,他还是聋老太太的远房侄子。

因为前身吝啬无比,居然来到轧钢厂上任几年也没有去看望聋老太太。

导致对方孤寡无依,饥寒交迫,最后祖传的房子都落到了别人手中。

没想到自己重生一世,名字还是叫做韩平。

看来这是老天的安排,让他来揭穿四合院那群人面兽心的家伙。

穿好皮鞋,擦得锃亮。

穿上干净整洁的黑色工作装,韩平简单洗漱一番,下了宿舍楼。

现在大概早上七八点钟。

厂区人来人往。

“韩主任好。”

“韩主任早!”

突然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秦淮茹?”韩平心中一动,没想到这么巧就遇到了来食堂打菜的秦淮茹。

“韩主任早上好。”

对方看见四周人不多,就想往韩平身上蹭,一脸媚色。

韩平当然知道对方是什么打算,顿时绕开了对方。

“哼。”韩平冷哼一声,擦身而过。

秦淮茹见此脸色一变,怎么回事,这韩平往日里不是最爱占她的便宜吗?

她之前靠这一招可是吃了不少甜头,再加上那个傻柱帮衬,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韩主任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会,是起来锻炼身体吗?”

路过的轧钢厂员工看见韩平这个食堂副主任恭敬的打招呼客气攀谈道。

“早。”韩平摆了摆手:

“是啊,早起锻炼身体。”

来到食堂,韩平打了点饭菜,味道还挺合口的,没事就在食堂里面溜达了起来。

很快时间就到了半中午,此时食堂里面热火朝天,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响起。

进到厨房,韩平目光望去,灶台前,傻柱正在炒菜,他的徒弟马玉在打下手。

“呀,韩主任大驾光临,是有什么指示吗?要不您来炒几下?”

傻柱自视为大厨,拿韩平开涮道。

他的徒弟马玉和几个帮厨也笑了起来。

“放肆!”韩平脸色一凝。

呵斥道:

“严肃点,傻柱你是不是想扣工资了!”

声如洪钟,顿时吓得傻柱扭回头去炒菜。

“你们该干啥干啥,笑什么?想扣工资?”韩平严肃道。

马玉等人闻言吓得魂飞魄散,对着韩平连连道歉解释,各自忙了起来。

此时,傻柱和马玉等人心中一阵不解。

平时经常被他们开涮的这个食堂副主任,今天怎么变的硬气了许多?

难道是他们做事不小心得罪了对方。

开玩笑,食堂副主任,可不是他这个厨师可以得罪的,可是有开除他们的权利!

傻柱想了想,讨好道:

“韩主任啊,别生气,我刚刚跟你开玩笑呢。”

然后偷偷的蹭到韩平旁边低声道:

“今天还剩下半只鸡,就给您留着呢!嘿嘿。”

傻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的。

那可是他准备自己带回去吃的,可是今天因为他的一句失言,煮熟的半只鸡飞了。

“嗯,傻柱好好干。”

韩平拍了拍傻柱的肩膀。

然后吩咐让傻柱把鸡中午送到他的单人大宿舍,随后就要离开厨房。

突然韩平目光一凝。

厨房摆放酱油的地方,一个半大人影鬼鬼祟祟的。

拿着瓶子在往里面倒酱油。

傻柱刚要拿起擀面杖去提醒对方,却被韩平挥手制止。

“真是胆大包天,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偷酱油!”韩平一声大喝。

“砰”的一声,棒梗手中的酱油瓶子落在了地上,褐色的酱油留了满地。

棒梗被吓了一大跳。

抬头一看,原来是轧钢厂食堂副主任,韩平,顿时反驳道:

“我拿些酱油怎么了?这都是傻柱指使的,都怪你酱油都毁了。”

好家伙,偷酱油还倒打一耙,韩平没有动怒,目光看向一旁的傻柱。

傻柱闻言连连点头,仿佛的确是他指使的棒梗。

“偷公家酱油可是要被开除的,傻柱你可是要想清楚了。”韩平呵斥道。

傻柱闻言顿时不敢说话,转身继续炒菜去了。

棒梗也傻了眼。

没想到平时这个混吃等死,没有存在感的食堂副主任今天气质大变。

主任威严淋漓尽致!

棒梗因为如此,所以他今天才敢在韩平的眼皮子底下偷酱油。

没想到栽了!

连那个傻柱都不敢替他开脱。

“叫保卫室的小罗过来”

一个帮厨闻言,闻言立即屁颠屁颠的去找那个队长小罗。

很快,五大三粗的队长小罗带着几个队员到了。

“韩主任有什么吩咐?”

小罗客气道。

韩平这个食堂副主任可是肥差,他一个保卫队长可是比不上。

韩平级别也比他高不少。

要是讨好了,吃喝不愁!

“秦淮茹家的孩子偷酱油,你们说这么办?”

“什么,敢偷公家酱油?”小罗脸色一冷道,这可是他的责任。

要是韩平一句话,他就可以下岗了。

厂长可是极为痛恨此举的。

小罗强忍对棒梗的怒意,对韩平恭敬道:

“韩主任,您的意思呢?”

“嗯。”韩平想了想道:

“还是罗队长你来处置吧!”

小罗见韩平这么给面子,顿时对韩平更加恭敬,随后脸色一怒道:

“好你个棒梗,偷东西偷到轧钢厂食堂了,真是胆大包天。”

“小吴,小赵,让他去厂门口罚站一天一夜,旁边黑板写上小偷两个字,看好了,让他跑了,你们也别来这里上班了。”

“是是是。”

小吴和小赵体型彪悍,像拎小鸡一样把桀骜不驯的棒梗带到了厂门口。

“站好了。”小吴嗓子如同红雷,棒棒吓得一动不动,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韩平,傻柱你们等着。”棒梗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色,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嗯,工作很认真,不错。”

韩平来到厂门口,拍了拍小吴的小赵的肩膀。

紧接着从口袋里面取出三包香烟来,递给小罗他们几个。

“这烟,要五毛一包吧!啧啧。”

小罗接过香烟激动道,他从来还没有抽过这么好的香烟。

“这算什么,以后我有什么好处,也会想着你们的。”韩平落下一句场面话,走出了厂门,吃完饭溜溜食好消化。

“哎呀,是韩主任。”

一个瘦瘦高高的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男人走来,看见韩平就一脸恭敬道。

“许大茂?”韩平认出来面前这个瘦高个就是住在四合院里面的许大茂。

“原来是许放映员。”韩平淡淡道,他对许大茂此人也是极为厌恶。

许大茂过来讨好道:

“我刚放完电影回来,要是韩主任需要,哪天我也去给您单独放放电影?动作大片,老好看了!”

韩平闻言摆摆手,他对此不感兴趣。

许大茂拍马屁没有拍对,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从兜里取出一包名牌香烟和一小包糖来。

不动声色的塞到韩平口袋里,许大茂临时还提醒道:

“那是巧克力,韩主任记得吃啊,可别在口袋里化了,老贵了。”

等到许大茂走远,韩平点上一根名贵香烟,打开那包巧克力。

“还真是巧克力,许大茂真是个能人!”

一小包十几块,韩平尝了一块,入口即化,回味无穷。

“这稀罕物,拿去给聋老太太尝尝吧!”

韩平想到这里,又去市场买了几斤鸡蛋,蔬菜水果,和几斤水煎包子。

他一个月工资一百五十六块钱,这点开销真算不了什么。

可惜前身太过吝啬,自己都舍不得花,每个月工资都基本不动,白白便宜了现在的韩平。

提着鸡蛋蔬菜水果和一大袋子香喷喷的水煎包子,韩平来到了四合院门口。

还没有进门,就听见秦淮茹的恶婆婆正在骂街,也不知道骂谁。

四合院三进三出。

聋老太太住在最里面那个院子。

来到聋老太太的院子,韩平敲了敲门。

“咯吱”一声,聋老太太拄着拐杖打开门一看是韩平来看望她,顿时泪花在眼眶里面打转。

“大侄子来啦,你来就来吗,拿这么多东西怎么回事,太破费了。”

“快进来,大侄子。”

聋老太太将韩平请到屋里,倒上一碗水然后疑惑道:

“大侄子,你是不没地方住了?”

韩平闻言知道聋老太太多想了。

“婶子你想多了,我就是来看看你,没别是。”

“我在轧钢厂是食堂副主任,吃的好,住的好,您不用操心。”

“就是这段时间太忙了,我没有时间来看望您,以后我也会经常来看你的。”

聋老太太闻言顿时感动,说心里话道:

“大侄子,你放心,婶子这几套房子给你留着,谁也拿不走!”

“婶子客气了,我有住的地方,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

韩平说完,叫来四合院里面的其他姑姑婶婶,给聋老太太收拾了家,洗了衣服。

韩平食堂副主任,他们巴结都来不及,以后也会看在韩平的面子上照顾聋老太太。

随后韩平展现厨艺,给聋老太太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还叫来帮忙的姑姑婶婶一起吃,表示感谢。

韩平与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尊称罢了。

吃完饭,韩平就要离去。

走到傻柱和秦淮茹住的院子,突然看见一个长相单纯,身材修长匀称的年轻女孩。

韩平瞬间就认了出来。

“是何雨水吗?”

“咦,你是……韩主任?”

何雨水去过几次轧钢厂食堂,见过韩平。

“雨水,你还没有吃饭吗?”

何雨水闻言笑了笑单纯美丽的脸庞露出酒窝道:

“没呢,我在等我哥回来,他说今天给我带只烧鸡回来呢?”

紧接着何雨水捂着嘴巴,才反应过来说漏了嘴,一脸希冀的望着对面的韩平。

“雨水见外了,我又不是什么外人?”韩平不置可否的摆摆手道:

“正好你没有吃饭,走吧,跟我去轧钢厂食堂看看你哥,顺便带你吃顿好的。”

“这不太好吧?”何雨水犹豫道。

“这有什么,你哥在那上班,吃的也是你哥做的饭,有什么不好的。”

说罢,韩平从兜里取出几块巧克力来塞到了何雨水的手里,温润如玉。

“这是巧克力?”何雨水毕竟是有文化的人,一眼就认出来了手中的物品。

何雨水忍不住诱惑,立即就尝了一口露出一丝喜色道:“真的是巧克力。”

“我还只是见过我的一个同学吃过,那时拿出来老有面了。”

“不行,我要留下几块,到时候震惊全场,倍有面儿。”

看见何雨水激动的神色,韩平将剩余的两块也塞给了对方。

一包十五块,九块给了聋老太太,这他吃了一颗,剩下五块给了面前的何雨水。

片刻后,韩平带着何雨水来到轧钢厂食堂,吩咐傻柱上几道硬菜,费用从他工资里扣,再上几瓶北冰洋。

“来喽。”半个小时后,傻柱亲自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雨水,你咋来了?”

傻柱目光看向桌子对面的韩平,“韩主任,你咋请她吃饭呢?”

“家里还有几个贴饼子呢,雨水跟我回去,正好我也下班了。”

说着傻柱就要拉着何雨水离开食堂大厅,应该是对韩平不太信任。

“哥……”何雨水看着面前的一大桌美食,和昂贵的北冰洋汽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韩平见此打圆场道:

“何雨柱,你这是干什么?”

韩平在何雨水面前给傻柱留了些面子,没有称呼傻柱。

“你看,雨水都瘦的营养不良了,你这哥怎么当的?天天贴饼子,能行吗?”

傻柱闻言看向旁边的亲妹妹何雨水,顿时脸色一红。

自从他勾搭上秦淮茹后,好吃的都给了他们一家,的确冷落了何雨水。

傻柱不在坚持,痞性一来,干脆也做了下来大口吃了起来。

何雨水见状高兴道:

“这才是我的好哥哥。”

说罢就打开一瓶北冰洋汽水,大口朵颐起来。

她以往过年都吃不到这么好的菜,就这还是傻柱在食堂上班,不然比秦淮茹一家好不到哪里去。

关键这几年他哥何雨柱都把好东西让给了秦淮茹一家,她也只能吃冷饼子。

吃着吃着,秦淮茹找上了门。

“天杀的傻柱,我家棒梗被欺负,你眼睁睁看着,也不帮一下!”

“秦淮茹你来干啥,那棒梗偷酱油,还有理拉?”傻柱脱口而出道。

秦淮茹一听顿时气傻了眼,这傻柱一直和他一条心,今天怎么也和她对着干。

“好啊,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欺负我一个孤苦寡妇,我不活了!”

秦淮茹说就就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韩平见此,脸色一冷。

好好的一顿饭就让这个泼妇给搅和了。

“砰!”韩平一拍桌子。

呵斥道:“秦淮茹你身为轧钢厂工人,来这食堂胡搅蛮缠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是想让厂长知道这件事吗?”

韩平一番话顿时就镇住了秦淮茹。

“韩副主任,不是这样的,我就是刚刚气晕了头,您看,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棒梗这次吧,回去我一定好好管教。”

旁边傻柱也鬼迷心窍求情道:

“是啊,您说一个堂堂的食堂大主任,何必跟一个半大孩子计较呢?”

“砰!”韩平一拍桌子。

“何雨柱,你少给我戴帽子。”

旁边的何雨水见状连忙暗自拉了拉傻柱的衣袖。

斟酌了一下,韩平道:

“偷公家酱油不是小事,告到厂长那里,秦淮茹你就等着下岗吧!”

秦淮茹闻言顿时脸色无比难看,她要是丢了轧钢厂的工作,那可完蛋了。

“韩主任你就发发慈悲吧。”秦淮茹心里想着,要是韩平不网开一面,她就让她婆婆来对付韩平,一头撞在轧钢厂大门,让他们放了棒梗。

韩平看见秦淮茹眼珠子不停,就知道对方没安好心。

何雨水也放下碗筷,求情道:

“韩主任,你就放了棒梗吧,他还只是个孩子。”

“还只是个孩子?”韩平呢喃一句,看来何雨水的心地太多善良,以后还得慢慢揭穿秦淮茹这一家虚伪的面具。

“这孩子太容易被人欺骗了。”韩平心里呢喃一句。

紧接着韩平恩威并施道:

“念在棒梗初犯,何大厨师求情,这次就放他一次,再有下次,我就去找厂长。”

“多谢韩主任。”

何雨水看着韩平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多了一丝崇拜的目光。

她何雨水最敬佩处事不惊,井井有条的人了。

显然面前的韩平很符合这个条件。

何雨柱见此,连忙拉着何雨水就往外面走,嘀嘀咕咕不知道再说什么。

吃完饭,韩平走出食堂大门。

恰好,板着脸的四合院一大爷过来传话:

“韩主任,聋老太太找你有事,你晚上最好回去一趟。”

说罢,一大爷背着手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闻言,韩平记下了此事。

走到长门口,看见许大茂醉醺醺的走过,还跟路人吹嘘道:

“今天跟厂长喝了一杯,别提多有面了,兄弟以后有事给我说……”

韩平见此一幕,没有在意。

晚上早早下班来到聋老太太家。

顺便提了几件农产品。

对方看见韩平到来,连忙关上了门,神神秘秘的从床底取出一本古籍道:

“大侄子,我这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是婶子祖传下来的一本古书,本来打算当柴火烧了,不知道你看看有没有用?”

韩平接过一看:

“八极拳。”

“这是跳广场舞用的吧?”韩平吐槽了一句,打开一看了几眼,紧接着赶紧合住书本,神色自若道:

“这几本书挺有意思的,可以打发时间。”

“那就这样,婶子这点农产品你带着,过几天再来看你,有什么事让傻柱到轧钢厂找我,需要啥尽管开口,别把侄子当外人。”

“我知道,我知道。”紧接着聋老太太干脆道:

“反正我这几间房子也给你留着,你不如早早住下,也好熟悉一下环境和周围的人情世故。”

“这,好吧。”

韩平想了想答应了下来。

聋老太太这里还有一间闲置的房子,可以住下,比较清净。

关键是厂里宿舍太吵。

说着聋老太太就拿出一把钥匙递给韩平,指了指旁边的那间空闲的大房子。

韩平于是就简单收拾一番住了下来。

买了被子和生活用品,韩平回来安心住下,晚上韩平关好房门。

躺在床上,打开那本八极拳古籍。

“啧啧,真是高深莫测。我只能看懂前面几招。”

上面画着人形图案,挥拳击掌。

下面还有文字配图。

大概有十几页,一页记载着一招。

古籍记载,练好前面三招就可以比拟一般的武道高手。

于是韩平就认真研究了起来,同时还按照招式练了起来。

不知不觉就累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

晚上房门被划开。

一串鞭炮被扔了进来。

顿时“噼里啪啦”一阵巨响。

正值半夜,不少邻居都被吵醒。

声音很大,韩平瞬间被惊醒。

从水缸里面舀出一瓢冷水,将鞭炮熄灭。

向前一步走去,将藏在外面柱子后的棒梗一把抓住。

响声引来了几乎四合院里面的所有住户,此时都陆续赶来韩平所在的院子。

一大爷最先赶来,见此大喝道:

“韩平,你干什么,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二大爷也赶来:

“韩主任,你是做啥,快放开棒梗,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三大爷也屁颠屁颠的跑来,抬了抬眼镜道:

“怎么回事,不过年不过节的放什么鞭炮,我们一大家子就靠我上班养活呢,这吵着觉都睡不着!”

紧接着秦淮茹,她的恶婆婆贾张氏,何傻柱,何雨水,许大茂等人都到场。

“放开我,放开我,你个大坏蛋欺负我,奶奶快救我!”

被韩平逮住的棒梗大喊道,瞬间成为了受害者。

贾张氏看见他的宝贝孙子,家里独苗,棒梗被韩平抓住,顿时扑了上来。

“你个韩平,算什么东西,敢欺负我们家棒梗,你就是轧钢厂副主任又如何,我贾张氏跟你拼了!”

说着贾张氏就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气势汹汹,大有和韩平拼命的架势。

“为老不尊!”

韩平转身一躲。

贾张氏扑了个空,不注意踩空,瞬间撞在面前的门槛上面,头破血流。

“婆婆。”秦淮茹见此失声道。

赶紧上前将贾张氏扶起。

“韩平,枉你还是食堂副主任,怎么能对老人和孩子动手?”

“是啊,韩主任你过分了。”

众人见道德制高点在傻柱他们这边,也纷纷斥责道:

“韩平,你这么大人,跟小孩子计较,太丢份了。”

一大爷也和稀泥道:

“没错,韩平你还是搬出四合院吧!”

“放屁!”韩平呵斥道。

“这房子是我婶婶聋老太太让我住的,你们有什么资格说话?”

一大爷闻言哑口无言。

他本来是想讨好秦淮茹一家,将来他老了,说不定棒梗可以照料他。

韩平紧接着呵斥道:

“分明是这棒梗撬开我的房门,把鞭炮点燃扔了进来,这可是盗窃罪,擅闯民宅,这是多大的罪?你们还想弄个同谋的名声,我也可以满足你们!”

话语落下,众人清楚了事情原委,不敢在说风凉话。

画风突变,人们议论纷纷:

“棒梗这孩子太坏了,白天才听说他去轧钢厂里面偷酱油,被韩主任逮了个正着。”

“没错,这孩子心眼太坏了,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要报复韩主任。”

“我可是听说韩主任白天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棒梗,没想到这孩子恩将仇报!”

一大爷和二大爷,三大爷也转变了态度,指责秦淮茹道:

“淮茹啊,以后看好你家的孩子,别再惹是生非了。”

一大爷听到二大爷所说点了点头道:

“好了,事情水落实出,就这样,大家三散去吧,明天都要上班呢!”

转身一大爷一副和事佬的态度对韩平道:

“韩主任,放了棒梗吧,他也是顽皮而已,没必要太认真。”

“顽皮?”

韩平可不打算就此揭过。

正当他要提出条件的时候,秦淮茹恶人先告状道:

“不行,必须要给五十块钱医药费,和我孩子的惊吓费,一分都不能少,否则我今天说啥都不能轻易了结此事!”

“五十块钱?”一大爷闻言咂咂舌道:

“太多了吧,依我看,意思意思,二十块钱,你们看怎么样?”

“二十?”

“一毛都没有。”韩平斩钉截铁道。

“不仅一毛没有,秦淮茹你还要赔偿我五十块钱,不然你家孩子就去少管所吧!”

“哼。”

韩平放下这句话,就放开了棒梗。

棒梗不知好歹,刚被放开,就要捡起地上的半拉转头扔向韩平。

却被韩平“蹬”的一脚踢掉他手中的砖头,趴趴两巴掌就伺候了上去。

棒梗哇的哭出来,脸上尽是委屈。

“韩平,我跟你拼了!”

秦淮茹见此朝着韩平扑了过去,完美继承了贾张氏的泼妇传统。

韩平没有理会,呵斥道:

“秦淮茹你想清楚了,你敢动手,后果自负!”

一声大喝让秦淮茹瞬间清楚,要是敢对韩平动手,她吃不了兜着走,轧钢厂的工作绝对留不住了。

突然秦淮茹急中生智,朝着傻柱的方向扑腾一声坐在地上,委屈连连道:

“哎呀,你走的太早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受人欺负,啊不活啦……”

说着说着还朝着傻柱不断抛媚眼,然后一下子就扑在了傻柱身上连连诉苦。

傻柱哪里受得了秦淮茹的“美人计”,瞬间推开秦淮茹,气势汹汹道:

“韩平,你真不是个男人,有本事就跟我比试比试,看我不把你丢到粪坑里面!”

“呵呵。”韩平看见傻柱招开架势扑来,冷笑一声,按照古籍八极拳的前三招,很快就将力大无穷的傻柱放倒在地。

“这怎么可能?”傻柱一头雾水。

他可是公认的四合院里面身手最好力气最大,没想到今天栽了!

颜面尽失!脸都埋在了土里。

一旁的何雨水扶起傻柱责怪道:

“谁让你先动手的,人家韩主任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这么快胳膊肘往外拐了?我白养活你了!”傻柱没好气道。

何雨水解释道:

“先动手就是不对,何况这是棒梗有错在先,你出哪门子的头啊?”

“对啊,我这是怎么了。”

傻柱摸了摸脑袋顿时反应过来,被何雨水搀扶着回到了房间。

“看来这个何雨水不是傻柱那么缺心眼,还是明事理的。”

虽然解决了傻柱,但秦淮茹一直不依不饶的让韩平赔医药费,五十块钱!

秦淮茹摆出一副泼妇姿态,非要韩平赔偿五十块钱不行。

“那就送少管所吧!”

韩平淡淡道,有众人见证,送棒梗到少管所不是难事,单是白天他偷酱油就可以让他喝一壶的了。

秦淮茹闻言脸色一变:

“韩主任,我就是开开玩笑,这么小孩子送少管所完了吗?”

旁边的围观群众里面闪出一个彪悍妇女脱口而出指责道:

“秦淮茹,你真是不知好歹,大家都看见是你婆婆撞伤的,人家韩主任也没有把棒梗怎么样,要是换了别人,进少管所是妥妥的事,你倒好不感谢韩主任的大人大量,还要人家赔偿什么医药费,真是恬不知耻!”

旁边抱拳和老婆看热闹的许大茂也说道:

“韩主任已经够仁慈了,你就别胡搅蛮缠了。老婆回家睡觉吧,韩主任我站你这边,我给你作证,你放心吧!”

看来许大茂此举无非是看在韩平食堂副主任的身份上,倒不是他有多好心。

秦淮茹听到众人的指责,再也装不下去,极为狼狈着搀扶着他的婆婆贾张氏,然后带着棒梗屁颠屁颠回去了。

“哼。”韩平自然也不差那五十块钱,他也没打算真要,出了气就好。

以对方的吝啬程度,拿五块钱出来都是难事,他也懒得扯皮。

若是对方真要不识好歹,不依不饶,那五十块钱他要定了!

棒梗也要送到少管所!

秦淮茹也别想在轧钢厂上班了。

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一个个离去,最后只剩下聋老太太看着韩平道:

“大侄子做的不错,有进有退,我聋老太太没有看错你,这房子你就安心住吧,那贾张氏再来闹,我来对付它!”

刚才聋老太太一直没有出手,就是想看看韩平的表现如何。

现在她完全放心了,把这套房子交给韩平是最好的选择。

回到房间,韩平没有什么睡意,继续研究那本八极拳。

这拳法太厉害了,他只是记住了一些皮毛就打败了傻柱。

要知道傻柱对付三五个人都不话下,打大个子许大茂如同大人教训小孩子一样。

第二天,天蒙蒙亮。

韩平一如既往的到轧钢厂上班。

“韩主任早!”

“嗯。”韩平点了点头刚走进轧钢厂,就看见住在四合院的三大爷在和傻柱说着什么。

“那冉老师能看上我吗?”

“三大爷,你不是拿我开玩笑吧?”傻柱一副不相信的样子道。

三大爷认真的摇了摇头:

“我一个教书的,能骗你什么?再说你是轧钢厂的大厨师,一个月三十多块钱工资,对方怎么可能看不上你?”

“那好吧,三大爷你就多费心了!”

说罢傻柱给了对方一些物品。

三大爷乐乐呵呵的骑着自行车走了。

他一个老师来轧钢厂做什么,对了,是给傻柱说亲,对方就是那个冉老师。

韩平了然于胸,走入食堂。

看见傻柱哼着小曲,做着美梦。

“韩主任早。”

傻柱一改往日的痞性道。

“嗯,给我做几样拿手早点,我给厂长送去!”

“从我工资里扣!”韩平吩咐道。

“好嘞。”傻柱开始制作早点。

韩平能年纪轻轻做到食堂副主任这个位置上,没有点眼色怎么可能。

韩平端着一盘可口的早点,来到厂长办公室。

“小韩,太客气了。”

厂长忙里忙外,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就看见韩平送来一盘可口的早点。

厂长接过早点,欣慰道:

“小韩,工作做的不错,昨天的事情我听说了,你做的很好!”

韩平知道对方说的就是棒梗偷酱油的事情。

得到厂长的夸赞后,韩平走出厂长办公室,正碰到许大茂屁颠屁颠赶来找厂长。

“呀,韩主任。”

许大茂紧接着脸色恭敬道:

“韩主任,昨天没睡好吧,都怪那个棒梗不懂事,打扰了你,下次不用您动手,我冲过去就是两巴掌!”

说着许大茂还比划了几下。

“我知道了,许放映员还是明事理的。”

说罢,韩平淡淡离去,许大茂不过是个势利小人,墙头草而已。

中午下班,韩平打包了几份饭菜打算带给聋老太太和何雨水。

走在半路,闻见一股烤肉味儿传来。

路边草丛。

棒梗不知从哪里偷来只鸡,正洒盐烘烤着呢。

看见韩平,棒梗做了个鬼脸。嘴里嘟囔着什么,估计是在骂他。

“哼。”

韩平冷哼一声,知道对方这是偷了许大茂家的老母鸡,最后还要嫁祸给傻柱。

而傻柱居然是真傻,居然承认了,一辈子背上了偷鸡贼的名声。

中午回到四合院,韩平叫来何雨水,聋老太太一起吃饭。

刚吃完,就听见许大茂气势汹汹的推门而入。

看着桌子上吃剩的半只烧鸡,脸色一怒道:

“韩主任,棒梗可是说了,我家老母鸡是你偷的,你看人证物证都在,韩主任拿钱来吧,不多不少,十块钱!”

“许大茂你这是什么意思?”

韩平放下碗筷道。

一旁的何雨水也眼巴巴的望着韩平,露出一丝怀疑的神色。

聋老太太也看着韩平,审视的目光。

许大茂淡淡回道:

“什么意思?”

“韩主任你就食堂副主任也不能偷我们家下蛋的老母鸡吧,我老婆还指望老母鸡下蛋,将来我们有了孩子还要补充营养呢。”

“老母鸡?”韩平顿时明白,这一肚子坏水的棒梗明明是自己偷了许大茂家的老母鸡,居然嫁祸到他身上。

许大茂的粗嗓子很快就引来了不少围观的群众,都是住在四合院里面的。

“韩主任的工资那么高,应该不会去偷许大茂的老母鸡吧?”

“那谁知道,人心不古。”

“人证物证都在,韩主任怕是要身败名裂了。”

棒梗躲在人群偷笑,嘴角流油。

“好你个韩平,居然敢欺负我。”

棒梗心里非常得意。

韩平也不动怒:

“许大茂你可要想清楚了,随意污蔑别人,我可是不会善罢甘休!”

许大茂一摆手道:

“无所谓,要不是你偷的,我给你磕三个响头,倒赔五十块钱。要是韩主任你偷的,十块钱一分不能少。”

许大茂觉得韩平这桩丑事要是传扬出去,副主任的位置也别想待下去了,到时候他说不定就能当上食堂副主任。

所以许大茂不在给韩平留面子。

“许大茂你可要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又待怎的?许大茂一口唾沫一口钉般说道。

说着就要上来检查,面前桌子上的是不是他家的老母鸡。

此时傻柱回来。

看见韩平家门口围着一群人看热闹,也凑了上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许大茂家里丢了一只鸡,棒梗说是韩主任偷的!”

“不可能吧,我今天中午给韩主任做了只鸡啊,怎么可能?许大茂搞错了吧!”

“什么?”许大茂听到傻柱的话语,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拿起桌子上的烧鸡一看,大红冠子分明。

这是大公鸡,那里是他的老母鸡。

“好你个棒梗!”

许大茂气的半死,转身就将棒梗从人群里面抓了出来。

在看到对方嘴角油亮亮的,顿时反应过来。

“棒梗你偷我鸡倒罢了,还敢污蔑韩主任,这次非把你送进少管所不可!”

许大茂气急,就想给对方几个嘴巴子。

想了想又忍了下来。

此时秦淮茹和贾张氏跑来。

棒梗大叫:“奶奶救我,许大茂他欺负我,非说我偷了他的老母鸡!”

“许大茂,我跟你拼了。”

贾张氏跑来就要对许大茂拳打脚踢。

许大茂老婆娄晓娥跑来拉住了贾张氏,却白挨了几巴掌。

“贾张氏,你太过分了。”

许大茂气急。

一大爷赶忙跑来打圆场:

“都是一个院的,怎么又闹起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二大爷背着手走来:

“听说棒梗偷许大茂家老母鸡了?”

“小孩子家的,整天祸害院里人,依我看,不如直接送到少管所!”

“对对对,二大爷说的对!”许大茂和娄晓娥连连点头道。

二大爷见此得意道:

“贾张氏不分青红皂白,殴打娄晓娥,你们是私了还是怎么办啊?”

贾张氏闻言瞬间清醒,扑腾一声坐在地上,玩起了无赖。

秦淮茹道:

“许大茂,不就是吃你一只鸡吗,棒梗他才多大?”

一大爷也附和道:

“是啊,你就别跟他计较了。”

韩平见此咳嗽几声。

许大茂顿时想起和韩平的约定,顿时火冒三丈。

磕头以他的人品大不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好说。

五十块钱,那比打他一顿还难受。

想到这里,许大茂神色一动道:

“五十块钱,少管所,秦淮茹你二选一吧!”

秦淮区和她的婆婆贾张氏闻言气急:

“许大茂你过分了,一只鸡才多少钱,五十块钱,购买多少只鸡了?”

一大爷也和稀泥道:

“五块钱得了,许大茂你不能太过分了,孤儿寡母的不容易!”

秦淮茹急中生智,走向傻柱,抛媚眼道:

“傻柱帮帮我们吧,棒梗年纪轻轻,进了少管所就完了。”

傻柱不知哪根筋他,居然点了点头:

“好吧。”

挺身而出,傻柱大声道:

“鸡是我偷的,许大茂你放开棒梗,不就是一只鸡吗,我哪天赔你一只鸡好了!”

许大茂闻言脸色一喜:

“好,既然傻柱你要顶缸,我也没有意见,五十块钱,少了一毛钱都不行,不然就别怪我许大茂不讲人情了!”

“五十块钱,许大茂你是想讨打了吧?”傻柱说着就要揍许大茂一顿。

一大爷见场面乱哄哄的大喝道:

“这成何体统,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动手打人?”

傻柱见此停下来,淡淡道:

“十块钱,不能再多了!”

“不行,少一分都不行!”许大茂睁大眼睛道,牢牢的抓着棒梗不放。

突然棒梗咬了许大茂一口,许大茂顿时吃痛的大叫一声,手掌殷红一片。

“棒梗这小子太坏了,怎么还咬人呢。”

“完了,让秦淮茹给教坏了,棒梗这孩子铁定完了!”

“刚刚嫁祸韩主任,现在又咬许大茂,这孩子真是无法无天了。”

众人议论纷纷。

韩平没有袖手旁观,闪身而出,一把将打算逃跑的棒梗抓住。

二大爷再也看不下去。

就要提议众人将其送到少管所。

贾张氏也装不下去,开口道:

“你们一群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五十块钱是吧,我给你们去拿。”

过了几分钟,贾张氏取来五十块钱,递给了许大茂。

许大茂冷哼一声,将钱递给了韩平,韩平放开棒梗。

然后给了许大茂五块钱道:

“被咬了可得小心点,别破伤风了。”

许大茂见此激动道:

“韩主任,我对不起你,这五块钱还是您收着吧。”

说罢许大茂带着老婆娄晓娥离去。

秦淮茹也和贾张氏带着棒梗离去。

围观的众人也都陆续散去。

休息片刻之后,韩平继续去轧钢厂上班,路上碰见了何雨水。

韩平取出十块钱递给对方道:

“多补充营养,不要节省,有啥需要不用客气,跟我说就行。”

没有推辞,韩平走进轧钢厂。

何雨水握着十块钱,心里暖洋洋的。

他哥对他都没有这么好。

晚上,韩平吩咐傻柱炒了几个拿手的菜系。

“鱼香肉丝,宫保鸡丁,木须肉,一盘花生米,一瓶白酒,两瓶北冰洋汽水。”

傻柱的一个徒弟小心翼翼的将饭菜端上来,目光直直望着,都要流口水了。

韩平见此抓起一大把花生米递给对方道:

“好好干,以后也能当个大厨。”

“多谢韩主任。”

傻柱徒弟将花生米装入口袋,根本舍不得吃,肯定是拿回去给家里人吃。

刚好何雨水来看傻柱,韩平干脆把他们俩都叫了过来。

何雨水如同饿了几天一般,风卷残云。

傻柱则和韩平喝了几杯。

三杯酒下肚,傻柱意识模糊。

酒后吐真言。

“我傻柱都三十多岁了,连个媳妇都讨不到,我真没用。”

韩平闻言心里道:

“不是你没用,是秦淮茹一家耽误了你。”

韩平提点道:

“今天秦淮茹不是给你介绍她的表妹了吗?你为啥还要盯着秦淮茹一个寡妇?”

“是啊。”

傻柱想起秦淮茹今天莫名其妙的给他介绍她的表妹,对方觉得他的条件也不错。

酒足饭饱之后,傻柱晚上去见秦淮表妹,却得知对方去看电影了。

傻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直接去许大茂那里找秦淮茹的表妹。

到了地方却看见许大茂旁边坐的就是秦淮茹的表妹。

傻柱酒壮怂人胆,瞬间上去给了许大茂几拳。

许大茂顿时眼冒金星,撒腿就跑。

夜幕降临,此时,韩平回到四合院。

回到自己的房间。

韩平取出那本八极拳继续研究。

“真是玄妙。”

韩平这段时间已经练会了前三招,自信就是二十个傻柱都不是他的对手。

至于许大茂那种虚浮酒肉之徒,一拳就能将其打趴下。

还只是一成的实力。

二成,许大茂就得一命呜呼。

第二天,韩平看见棒梗在和傻柱商量着什么,提到了冉老师几个字眼。

韩平顿时反应过来,晚上早早的回到四合院,正巧遇见来收棒梗学费的冉老师。

身材苗条,长相出众,气质出尘。

“冉老师是吧,我叫韩平,轧钢厂食堂副主任。”

“原来是韩主任。你好。”

冉老师文化高,声音也很好听,上来就和韩平握了握手。

“进来吧,冉老师,我这里有刚买的水果,猕猴桃都有,来尝尝吧。”

“猕猴桃?”

冉老师神色一喜,这可是稀罕物。

跟着韩平走入房间,韩平端上来好几种新鲜的水果。

都是清洗干净的。

房间里面也很干净整洁,冉老师看了一眼,暗暗夸奖面前的韩平是个讲究人。

冉老师拿起一个猕猴桃尝了一个猕猴桃,赞不绝口。

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好吃的水果。

很快几个猕猴桃下肚。

冉老师反应过来,脸一红道:

“韩主任,让你见笑了。”

“无妨,冉老师没有客气,说明没有把我当成外人,我很高兴,一会我在给你拿点其他的水果,补充营养。”

“这多不好意思。”

冉老师客气道。

韩平摆摆手:

“这算什么,我在轧钢厂一个月工资一百五十六块钱,一个人也没有什么花销,买这点水果的钱真算不了什么!”

“这么多。”

冉老师闻言咂咂舌。

没想到对面这个平平无奇的食堂主任,工资是他好几倍。

年纪轻轻,长相还算可以。

又在四合院里面有套房子。

冉老师顿时有了几分想法。

这条件可比厨子傻柱强了几十倍。

韩平转移话题道:

“冉老师上门,是为了收棒梗的学费吧?”

“没错,棒梗的学费一直欠着,今天他让我上门来收取学费。”

韩平闻言顿时明白,这是棒梗和傻柱的交换。

好个棒梗,还敢算计大人。

“冉老师,你有所不知,这棒梗品行不好,爱说谎话。”

紧接着韩平语重心长道:

“实不相瞒,今天早上我听到棒梗和院子里面厨师傻柱在商议什么,说什么骗冉老师上门,生米煮成熟饭什么的,我韩平文化不高,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生米煮成熟饭?”

冉老师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心中将棒梗暗骂了几句。

然后顾不上收什么学费就要告辞。

“冉老师把这些水果都带上。”

韩平取出一大包水果道。

推辞了几下,冉老师将水果收下,然后脸色一红道:

“韩主任,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学校找我聊聊天,探讨一下人生哲理。”

说罢冉老师匆匆离去,生怕后面跟来一个大傻柱。

“傻柱,秦淮茹的表妹给你,冉老师就让给我吧。”

韩平呢喃几句,睡下继续研究八极拳。

第二天,韩平来到轧钢厂上班,遇见了前段时间的许大茂。

许大茂脸色一喜:

“韩主任,等你好久了。”

“怎么了,徐放映员?”

韩平不知道对方在等他做什么,难道是借钱吗?

不过许大茂的工资也不低,应该不是为了借钱的事情。

许大茂思索了一会道:

“韩主任,我放映员的差事丢了,要去普通车间干重活,我这身子骨你也知道。”

“怎么会丟了呢?”

“哎,别提了,那天我去给厂长放电影,结果放错了,厂长直接把我开了!”

韩平闻言诧异道:

“不会吧,厂长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就把你开了吧?”

许大茂一脸苦恼的解释说:

“那天我拿错了胶带,放错了,放成我喜欢看的那种了!”

“你喜欢看的电影?”韩平不解。

许大茂焦急道!“算了,不解释了,你知道就好。”

“莫名其妙。”韩平已经大概知道对方的意图,可是食堂也不缺人啊。

“许大茂,不是我不给安排,食堂的位置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要进去,你找找食堂主任吧,我只是个副主任而已。”

说罢,韩平拍了拍许大茂的肩膀,扬长而去。

“呀,冉老师,你怎么来了?”

韩平还没有走近食堂,就听见傻柱的粗嗓子死皮赖脸的说着什么。

韩平知道是冉老师找自己来了,于是赶紧走了进去呵斥道:

“傻柱,干什么呢,上岗期间偷奸耍滑,想要被扣点工资是不是?”

“不是,我就是跟冉老师说几句闲话。”傻柱不情不愿的说完,回到了岗位上。

冉老师走来犹豫了一会,打算开口说什么。

到外面说吧,韩平带着冉老师走到外面安静的地方。

点上一支烟,韩平热情道:

“冉老师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说就是了,不要把我当外人。”

“好吧。”冉老师点了点头:

“能跟你借点钱吗,不多就一百块,我妹妹生病了,还在住院。”

说着说着冉老师就要哭出来。

“别哭,原来你还有个妹妹呢?”

“我家只有我和妹妹相依为命。”

韩平闻言,于是从兜里取出二百块钱,递给对方道:

“不要推辞,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不迟,还缺钱的话,随时找我来拿。”

“太谢谢你了,韩主任。”

冉老师说完,焦急的告辞去交医药费了,临别时告诉了韩平她家的住址。

中午,食堂大厅。

韩平点了几个可口的饭菜,又吩咐食堂工作人员给厂长送去一份。

然后坐在食堂大厅大快朵颐,一瓶老酒,好不快活。

酒足饭饱之后,韩平起身。

突然看见许大茂穿着食堂的工作服高高兴兴的走了出来吃饭。

“呦,许大茂这是来食堂上班了?”韩平淡淡问道,随后取出一颗烟点上。

许大茂看见韩平恭敬的叫了一声韩主任好,然后坐在韩平刚刚吃饭的桌子上,就着韩平吃剩下的酒菜吃了起来。

韩平见此见怪不怪,许大茂就是这样一个没皮没脸的人。

咋天还要在没人的巷子里给他磕头。

韩平觉得尴尬,推辞了。

紧接着许大茂狼吞虎咽了几口,露出一丝喜色道:

“韩主任,你还不知道吧,秦淮茹家那孩子,棒梗,退学了!”

“退学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韩平追问。

许大茂语气有些幸灾乐祸:

“就昨天,被冉老师亲自开除了,为此贾张氏还大闹学校,被狠狠地羞辱了一番。”

“哦?怎么回事?”韩平很感兴趣,像棒梗这样满肚子坏水的人,怎么可能学好。

“是这样的,棒梗和傻柱阴谋陷害冉老师,被学校知道之后,立即决定开除了棒梗,现在棒梗还在外面捡破烂呢!”

闻言,韩平穿过窗户看见棒梗在外面的大道上捡垃圾,随地大小便。

看见野猫野狗就拿起砖头砸去。

“这棒梗,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谁说不是,自从他被学校开除之后,天天祸害院子里的人,贾张氏没办法就让他出来捡垃圾。”

韩平听到许大茂所说,目光望去,只见棒梗鬼鬼祟祟的打算从厂区一个狗洞钻进来。

“小罗,有贼看紧了!”

许大茂也看到了,对着大门口一喊,小罗立即发现了棒梗图谋不轨。

“好家伙,还敢来偷东西,真当我们是摆设?”小罗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拎起棒梗,传话秦淮茹,让她来领人。


>>>点此阅读《四合院,我,食堂副主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