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当驸马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大唐当驸马
分类:历史古代
作者:奶味儿琦宝
角色:
简介:【驸马】+【爽文】+【历史】我!王浩!专业盗墓……不对专业考古学家。因为一次考古途中莫名其妙的穿越大唐,为了生活王浩开启了饭馆。为了不受欺负,王浩制作了火药,可是有一天当一位名为李豫儿的女孩走进王浩的视野,他的生活被彻底打乱。当驸马成神仙,王浩坐在摇椅上看向天空大声的埋怨道:“老子,真的不想做官!”这是李世民的声音传来:“被我发现了,不做官,你怕不是要疯吧……”简介无力,大家可以移步正文

书评专区


我在大唐当驸马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我在大唐当驸马》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大唐,武德九年。

农民们辛勤劳动,商人们努力赚钱。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着。

可是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不平凡的原因,就发生在这个茅草屋里……

“我这是在哪啊?”王浩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这陌生地方。

王浩缓缓坐起身,觉得身体很累,脖子因为没有枕到枕头有一点点酸。

转了转脖子,可是刚转过去,他就不敢动了。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一回事!”王浩仿佛看见了鬼一样,冷汗直接就落了下来。

因为在床上还有一个人,看这人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足,脸上显得有些病态美。

“这里怎么还有一个自己,这也太帅了吧?”王浩在哪里喃喃的说道。

看那个人像是睡着了一样,王浩鼓起勇气。

用手放在了另一个自己的鼻子上。

“没有呼吸!”

手放在了前心上。

“没有心跳!”

王浩心里有点慌,他虽然不害怕死人。

但是这事情也太蹊跷了,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王浩抬起手掌啪一巴掌,眼泪都打出来了,发出哀嚎。

“介尼玛不是做梦,疼死我了!”

缓了大概能有两分钟,他冷静了下来。

这里还有一个自己,这不会是硅胶的吧?

也不对,也不能是综艺节目啊,我又不是明星请我干什么。

于是王浩也没有管,把床上的那个人用被子盖了起来。自己走出了屋子。

刚一走出去,就又被惊呆了。

这到底是啥地方啊!

这时有一个老人走了过来对着王浩说道:“浩儿啊,这几天也不见你出来,你这是干嘛呢?”

王浩愣了一下,随后也想明白了。

自己和那个兄弟一模一样,被认错也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就是这两天生病了,有很多事情都忘记了,那个您是哪位啊?”王浩对着那个老人家说道。

老头看着这命苦的孩子,叹了口气说道:“真是难为你了,我是你刘家爷爷,你父母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走了,你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前几天我还去看过你呢!”

王浩听着也没有在意,又问了问他想知道的信息,然后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整理了一下信息,说实话他心里很乱。

唐朝!武德九年!李渊!李世民!

自己这是回到了唐朝,而自己是在泾阳。

王浩很烦,你说说在哪里不好偏偏在泾阳。

再过几个月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东突厥举兵攻打长安,在此之前就是泾阳之战。

虽然说泾阳之战唐朝胜了,可是谁知道历史是怎么样呢?

泾阳有没有死人,还是得提前做好准备。

正如鲁迅先生的那句话,打不赢就跑!

在古代可没有什么人权,偷偷的杀死一个人,没有人知道。

“可是我是怎么来的呢?”王浩很是郁闷。

“我!王浩!北大考古学和历史学双学位。

历史学硕士,还没好好大显身手呢!

就这么穿越过来了!”

王浩努力回想着之前的事情。

他在大学期间参军,参军第一年以优异的成绩入选陆军特种部队,因为脾气比较暴躁,多次违反纪律。不适合部队,在部队服役两年后退伍。

硕士毕业,进入了国家考古研究中心,在一次考察当中发现了一处墓葬。

他及时报备,可是一直都没有得到回复。

小脾气一上来,于是自己准备了一些东西打算自己去。

可是到了地方之后,发现了在自己标记地点的上方有一处隐蔽很好的山洞。

王浩也没有害怕,自己在部队的时候野外生存那都是小菜。

做了一个简易的火把,向洞口照了照,火没有灭掉,于是便走了进去。

走到尽头就看见了几行字。

“豫章公主,吾之爱女。”

王浩还想继续读下去,突然白光一闪。

睁开眼睛就在这里了,就像是做梦一样。

王浩稳住心神有两种可能:一是自己在做梦,二是自己进入到了一种纬度。

王浩感觉自己的男子很乱,也不想这么多了,既来之则安之。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把床上那哥们处理了,然后这个家里有没有什么能用的,最起码不能饿死啊。

“真是悲催,看看别人家的穿越者,不是富二代就是有系统,到了我这啥都没有。”王浩发了几句牢骚。

说完之后王浩就准备开始干活,把房间都找了一遍,有个十几斤的粮食,在布袋子里发现半贯钱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了。

在床上王浩看见了自己的背包,真没想到,自己穿越了,自己的背包也穿越了。

打开背包把东西都倒了出来。

王浩看着倒出来的东西‘四个土豆、一斤猪肉、两罐黄桃罐头,一盒午餐肉,一把洛阳铲和小铲子。两支蜡烛,一把钢制丛林刀、一把匕首一袋盐。五根辣椒、两个西红柿。’

王浩看见这些东西,有点怀疑自己了,去盗个墓…不对,去考个古跟郊游一样。

可是看见这些后,肚子就开始不争气了要不要把猪肉和土豆做了呢?

想了一想还是算了吧,这土豆、西红柿还有辣椒,在唐朝可是没有的,而且土豆产量还很好,自己准备把这土豆培养出来种,还有辣椒和西红柿自己种着玩呗,虽然他也不知道这玩意具体怎么种,慢慢研究呗。

吃了一盒午餐肉后,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晚上。

王浩背着另一个王浩拿起自己的小铲子去了后山,挖了一个大坑。

既然人都死了,肯定是要入土为安的。

“虽然我埋我自己有点奇怪,但是我俩有缘,你在这世间可能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我就借用你的身份替你活下去吧!”王浩对着那大兄弟说道。

说完就把他埋了起来,烧了一些黄纸,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已经过了子时。

王浩拿出了手机,想玩一会,可是没电了……

“这尼玛给了手机不给电,那不就是个板砖吗?”

说着把手机丢在了一边,吃了一瓶罐头,又拿出了烟抽了一根。

“真舒服!可是抽完这一盒就没了,得准备戒烟了!”王浩像是进入了贤者时间一样在那一动不动。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在梦里,王浩又回到了现代,在家里和爸妈一起吃饭聊天,在自己的房间玩着撸啊撸!

可是前一秒还是温馨的场景,下一秒又回到这个破茅草屋,不知不觉的王浩就流出了眼泪,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一睁眼,依旧是茅草屋,王浩缓缓起身,他觉得他想家了,不对是想父母了。

来到这个世界他不知道现代会是怎样,父母联系不到自己又会怎么样。

王浩起床,洗了把脸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开。

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王浩做了一些稀粥和馒头,早饭的问题也就解决了。没有办法条件不允许,只能将就将就。

吃完饭后,王浩走出屋子。在地上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做着规划。

‘1.种土豆、辣椒、西红柿,第一批做种子。等下一批拿出一些做种子,再拿出一些卖钱。

2.前期先找一个谋生的法子,等富裕了开一个酒楼。

3.后期到了贞观之后前往长安,娶妻生子度过余生。’

“完美,我可真是个天才啊!”王浩自恋的说着。

计划做好了,就开始干活了。

可是把土豆等蔬菜拿出来的时候,王浩又有点犯难了。

土豆他知道放在阳光下等发芽了然后切块放在土里,把水浇透等着出苗就好了。

可是辣椒和西红柿这玩意怎么种啊。

王浩想着前世的母亲,让他下地体验生活,可是王浩就在睡懒觉,被母亲拉着才起床,然后站在那里与周公下棋。

王浩这个悔啊,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菜到种时脑袋大啊!’

“算了,试着弄吧,大致流程还是能记得一星半点的。”王浩喃喃道。

王浩拿出匕首,分别把西红柿和辣椒刨开,把辣椒种子取了出来,取了两碗清水把辣椒种子和西红柿种子进入水中,泡上几天,然后再育苗。

事情忙完后,王浩拿着丛林刀上了山去看看有没什么可以赚钱的生意。

进山之后王浩想着找一些药材比如人参灵芝什么的,可是进山小半个时辰了,连个毛都没看到。

王浩很是无奈,自己也不是学生物学的,那些草药他也不认识这门赚钱的手段是不用想了,走着走着王皓发现了一种树,这时眼睛一亮。

紫衫树,这种树很适合做弓箭的弓,紫衫的树枝柔韧性很高,而且唐朝的弓箭在王浩这种现代人的眼中根本没法看。

有一次王浩有幸参加过一次考古,墓主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还是一名武将,出土的文物中就有两把弓箭。

弓箭的造型就好比大写的D,比D的弧度还要大一些,还有一种是类似于w一样的弓箭,王浩也是出于好奇,就做了两把,做好试射完,就发现了,这样的弓箭不仅费力,而且距离也才100多米,而王浩按照现代弓箭的造型又稍加改动用同等的材料做出来的,不仅用力会减少而且射速快冲击力强,距离也超过二三百米。

思绪拉回,王浩有了做弓箭的想法,可是古代做兵器私自售卖犯法啊!

想到这王浩一脸兴奋的神情慢慢变得暗淡了下来。

随后想了想,既然不能在市场买,那卖给官府好像也可以,但是也得有个契机,算了先不想怎么卖了,先做出来再说吧。

说着王浩挑选了一些紫衫树枝准备带回去,这时突然传出了两声狼叫,王皓就看见两只狼正盯着自己。

王浩动作迅速,直接爬上树木,看着那两只狼正向着自己走来。

王浩没有害怕,反而有些惊喜,正愁着没有东西做箭弦呢,这不就来了吗!

王浩抓住时机用刀直接扔向一只狼,正中靶心…不对正中狼头,然后飞速跳下骑在另一只狼的身上,用刚捡来的树枝扎在了狼脖子上,从王浩动手到结束没有超过一分钟。

“好长时间没锻炼了,技能真是生疏了”二只狼死后王浩坐在地上感慨道。

坐在地上王浩也没敢耽误,毕竟狼是群居动物谁知道这山上有几只狼呢,拿起丛林刀把狼身上能用的都处理了出来,特别是筋,这可是做弦的重要材料。

整理好后王浩便带着材料下了山,回到家中时间也到了下午。王浩拿了钱去到了泾阳城,把一些做菜的材料、蔬菜和斧子、锯子等材料买了回来。

真没想到啊,在古代钱也不够花,把东西卖完 自己也就剩下200文虽然自己对钱没有什么概念但是看着钱一点一点的减少,王浩有些肉疼。挣钱的欲望也越来越急切。

回到家中王浩做了红烧肉,爆炒小青菜,配着馒头吃完。

别问王浩为什么会这么多,因为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一个不会考古种地的特种兵不是一个好厨子。’

“吃饱饭不想家”王浩感叹道。

吃完饭王浩把狼腱子肉的肉筋取了又把狼皮洗干净出来,整理好便回到了屋子里看了看水泡的种子后,便睡着了。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不能装逼的日子一闪而过。

五天之后,五把紫衫木的弓箭做了出来,而辣椒种子和西红柿种子也被王浩取了出来开始育苗,也已经开始发芽。

现在就该想着如何才能赚到穿越大唐的第一桶金了。

王浩想着“泾阳的县令陈毅为人廉洁奉公,不徇私情。看见百姓挨饿会施舍一些粮食。是一个父母官。”

“看来这个突破口就在这块了。”王浩说着,便离开了家们,前往泾阳县。

王浩家距离县城很近,不到一刻钟就进入了县城,刚一进去就看见有一群人在那里围着,王浩秉着人类喜欢看热闹的想法凑了上去。

可是走近一看,王浩心里一揪。只看见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十多岁孩子在那里,孩子在那里哭着,王皓看着围着的那些人根本没有动的意思。

王浩这个气啊,也没有管那些人,向里面挤了进去。

进入之后对着那个妇人试了一下鼻息,有呼吸只是有些微弱。王浩抬头对着小男孩说道:“小孩,你叫什么名字,那你们在这里做什么,还有这位妇人怎么了?”

小男孩看见有人问自己停止了哭泣对王浩说:“大哥哥,我叫薛礼我家在龙门县因为逃难来到泾阳,因为钱在路上用完了又没有吃食和水母亲晕倒在这县城。”

听着小男孩的话王浩,王皓直接就呆住了。

这小孩竟然是薛礼……

那孩子是薛礼、薛仁贵!我的天哪,未来的平阳郡公,右领军卫将军。

可是王浩有些奇怪这走向不对啊,按照历史薛仁贵是在贞观后期才出现长安参军才有了三箭定天山等典故吗?还有他的母亲在正史里也找不到记载。可是又想了想自己都穿越了还有什么奇怪的呢。

思绪回来之后,王浩起身买了四个馒头又带了点水走了回去,让薛礼把水给他娘亲喂下。在那里缓了一会,等那妇人醒来又把馒头分别给了他们让他们吃下。

母子二人吃完也有了一点力气,就要下跪感谢王浩,这王浩哪里经历过,急急忙忙的拉住妇人。

王浩驱逐了看热闹的人,然后还没有等那些人走,就看见一个身穿官服的人带了几个衙役走了过来。

百姓都认识这个人,这个人便是泾阳县县令陈毅。

王浩也看见了,眼睛转了转大声说道:“唉!这个世道啊,这些流民真是苦啊。”

妇人听了王浩的话也说道:“日子苦也就罢了,日子再苦着了有一个地方居住,可是有些人连我等贱民也不成放过,让我们该怎么活啊!”

王浩也是一阵叹息,随后又说了一句:“出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我们这些人也只能是这命了。”

走过来的陈毅把王浩和夫人说的话都听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开始的话陈毅已经听到了很多,他也很是无奈,可当听到‘出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一句眼睛一亮,这年轻人说的诗让他很是意外。

当陈毅走进王浩起身失礼道:“县令大人!”

陈毅点了点头,他看这个小子的第一眼就很有好感对着王浩说:“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草民王浩!”

“刚才你说的哪几句是你自己写的?”陈毅问道

王浩一听这事有门了,正所谓对一个人的好奇才是咳咳……串台了!

王浩很是恭敬的回答:“大人,刚才看见这两个流民,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陈毅看着王浩的眼睛感觉很是真诚,对这小子好感度又增加了不少。

陈毅又问:“王浩,在哪里居住,家有何人啊!”

王浩脸上出现悲伤回复道:“秉大人,草民居住在城外一小村,家里只身一人,父母在多年之前被突厥人杀害。”

陈毅听后一脸怒意说:“突厥,又是那狗日的突厥!”

王浩看见陈毅的神情又说道:“大人切莫动怒,突厥人是可恨,但是我相信大唐肯定会有把突厥扫平的一天,”

陈毅看王浩一脸兴奋的神情说着相信大唐,心里很是欣慰,他不仅没有因为双亲被突厥杀害而憎恨大唐。而是一直相信大唐,这才是大唐子民啊!

陈毅眼里出现了一丝同情,虽然这种事情在大唐有很多,可是身为父母官还是会出现这种神情。

陈毅又问道:“那你自己在家,怎么过活啊?”

王浩虽然觉得这么演戏有点对不起陈毅,可是这都是为了生活啊!

他哪里知道父母是怎么死的啊!

“大人,草民一直靠种地为生,但是赚下来的钱财也没剩下多少了!”

陈毅一听很是好奇,就算是农民,种地一年除了吃穿用,最少还能剩下一贯钱啊,怎么可能没有多少呢?

“那是为什么?”陈毅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人,草民不敢说!”王浩低头小声的说。

“没事,只要不是作奸犯科我恕你无罪!”陈毅大手一挥的说道。

王浩看了看周围,看热闹的人看见县令大人来了也没什么热闹可看都已经纷纷散去。

剩下的只有自己和薛仁贵女子,陈毅和一些衙役。

像是鼓起了勇气一般说:“大人,草…草民用钱买了材料做了弓箭。”

“什么?你做了弓箭,你可知道大唐明令禁止普通人不能私售武器?”陈毅有些发怒。

一开始觉得这小子还不错,可是当听见王浩做弓箭后顿时脸色大变。

手下的衙役也有了动作,就要抓王浩。

王浩一看可不能吊人胃口了,不然就特喵的BBQ了。

于是有些慌乱又有些害怕的说:“大人,草民做弓箭是有苦衷的!”

陈毅一听愣了一下,听着王浩的话,别说还真有可能,要是私自售卖他也不能告诉自己啊!

陈毅摆了摆手让那些衙役退了回去,又询问着王浩:“苦衷?什么苦衷?”

“大人,草民是被一名大唐兵卒所救,被救之前一直被藏在杂草里面。看见我大唐的兵将一个一个倒下去,我很是害怕,我恨突厥!”王浩声音有些哽咽。

陈毅也是对突厥恨之入骨“可是这和你做弓箭有什么关系!”

王浩愣了一下,我去我忘记说重点了!!

“大人,我亲眼看到过,我大唐的弓箭无论是距离还是冲击力还是不够强,所以我想要研究出很好的弓箭,为死去的父母和大唐子民报仇,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前几天,我终于做了出来。

无论是距离还是冲击力都比现在大唐的弓箭要好。本来我想今天进城去您的县衙,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就没来得及。”

陈毅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激动,他知道大唐的弓箭距离最多也就100到150步。

陈毅问:“你做的弓箭能射多远?”

“差不多250步”王浩回答。

陈毅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呢!

“你的弓箭在哪里?”陈毅声音有些颤抖。

“正在草民家中”

“好!快快带领本官去看看!”

陈毅很是激动啊,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弓箭,都已经忘记了王浩是私自做弓箭的罪了……

“大人还请稍等,我看这母子二人来到泾阳无依无靠,我想把他们带到我家居住。”王浩说道。

薛仁贵二人很是感动,他们与王浩无依无靠,王浩不仅给他们吃的还让他们住在他的家里,这种大恩就是雪中送炭啊。

说着二人又要跪下来,又被王浩给拉了起来。王浩无语了咋就这么爱跪啊。

让二人平复平复心情,在前面领路他们几人出了城。

半刻钟回到家中,王浩带着陈毅和薛仁贵二人进了屋,陈毅看着王浩住的地方虽然有些破,但是屋子很是干净,也没有怪异的味道。

王浩拿出一把弓箭,交给陈毅。陈毅拿起手中的弓看了看。

这弓箭的半弦弯曲不大,弓弦也不是很长。陈毅心里很是纳闷,这能射那么远吗?

王浩拿出一支箭交给陈毅,陈毅也没有废话拿起弓箭走了出去。

把弓箭交给衙役,找到一片空场地。放了一块半人高的木板,那衙役拿起弓箭拉弓就射,衙役很是怀疑。

之前的弓拉起来很费力气可是这把弓拉起来省了不少力气,箭离弦而出速度极快而且距离也和王浩所说一样居然有250步之多。

陈毅看见对王浩的看法都变了,从一开始的同情再到现在的欣赏。

陈毅大笑对王浩说:“哈哈,王浩你可真是为了大唐做了大贡献啊!”

王浩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了,但还是低头说道:“大人,我真的是想研究出好的弓箭,让大唐将士可以拿着我设计的弓箭杀敌,我也算是报了仇了!”

“好啊,好小子!你的设计很成功,我马上就写奏章,把此事告诉圣上!”陈毅激动的说道。

陈毅拿出了五贯钱给了王浩,王浩看见赶紧行礼说:“大人,您这是干什么,我做这些是为了大唐!”

陈毅真是越看王浩越是顺眼,直接把钱塞到了王浩手里说:“本官知道你是为了大唐,但是为了大唐就不生活了吗?这不是县衙的钱是我自己的,你对大唐有功,这就当做我给你的奖励吧!”

王浩有些感动,真不愧是父母官啊,对自己负责的百姓还真是好。

陈毅准备拿着弓箭要走,走之前说:“这五贯钱拿去做点生意,开个小酒馆或者做点什么,可不要在私自做弓箭了。”

王浩叫住陈毅,把剩下的三把弓拿了出来,交给陈毅。毕竟是自己做的肯定要就一把最好的藏起来。

陈毅大笑,走出了王浩家门。

王浩看着陈毅离开,又看了看这五贯钱。这不启动资金有了。

转身把自己剩下的200文交给了薛仁贵并说道:“薛礼啊,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如果想在泾阳生活就在我这里,如果不想我这里有200文钱,虽然不多,但是也够你们用一段时间”

薛仁贵没有收王浩的钱,开口说道:“恩人,仁贵不要恩人的钱财,母亲教导过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既然您我救了我们,仁贵愿意跟随恩人。”

薛仁贵的母亲也是点了点头,很满意自己儿子的做法。

王浩本就是欲擒故纵,知道薛仁贵重情重义,所以也不担心他会离开。

但是他确实真的想结交这位未来的大英雄。

“既然你不想离开,我也没什么说的。只是你也看到了,我这家里有些破。”王浩还没有说完就被薛仁贵打断。

“恩人,能有一个栖身之所就已经很好了,我又怎么嫌弃房租破旧呢?”

王浩很是满意又说:“既然你打算留下来,也别恩人恩人的叫了,显得生疏。”

薛仁贵有些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不叫恩人那叫什么啊?

王浩看见薛仁贵有些为难说:“在我这没有什么拘束的,我就叫你仁贵你叫我王大哥什么的都可以。”

薛仁贵点了点头,说道:“王大哥,从此以后您就是我大哥,我别的没有力气还是有的。”

王浩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之后每天早上起来,我会教你练武”王浩想了一会说。

薛仁贵一听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说:“王大哥,您会武功?”

王浩虽然他已经27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越的福利,自己的状态感觉的像是回到自己刚当兵那会。

王浩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勾了勾,意思就是你来就是。

薛仁贵也明白了,直接一个箭步踢了过去。然后被王浩躲开转身一个擒拿把薛仁贵固定起来,让薛仁贵不得动弹。

薛仁贵见招拆招挣脱了出去,对王浩有一丝防备,也认真了起来。

只见薛仁贵快速袭来,一拳打了过来,王浩倒了下去。

两只双脚快速勾住薛仁贵,使出了一招老树...额不对,是一招十字固。

如果薛仁贵年纪再大一点可能挣脱,可是十多岁的薛仁贵这下完全动不了了。

看着薛仁贵有要晕倒的迹象,松开了双手,说道:“仁贵,你还年轻但是拳脚功夫已经很不错了,我也没什么可以教的,我要教给你的是技巧,瞬杀的技巧,野外的生存能力等等。”

王浩他可是在特种部队服役过,学习的是现代最先进的特种作战,把这些教给薛仁贵再结合古代的军法。

那可真是小母牛坐飞机,牛x上天了!

薛仁贵听见很是开心,他已经见识到了王浩的实力,虽然必须还不到谁输谁赢,但玩恶心谁都不如王浩。

那老树...十字固一般人破解不开,除非特别有力气,可是如果两人战斗,那么这一招就非常好用。尽管那人很有力气,可是杀死一个人也只需一瞬间,等到那时对手就已经死了。

薛仁贵要跪下拜师,被王浩拦了下来,美其名曰你我二人是好兄弟,指点一二不需要拜师。

二人比完武,王浩就要去做饭了。薛仁贵的母亲张氏说做饭是女人的活,男人不需要忙厨房。

王浩对张氏说道:“伯母,今天你们二人刚来,我给你们做一些好吃的,从明天开始我会教您做菜,等我开了饭馆您就是大厨了。”

张氏听着王浩的话也很是开心,最起码有一个营生了。

二人进了厨房,薛仁贵劈了一些柴送进厨房,点上了火。

王浩先拿出一块猪肥肉,等锅烧热后把猪肉放了进去,不过一会就有油出来。

薛仁贵二人很是好奇,动物油他们也弄过,只是都是用火烤然后拿器皿接着,这么在锅里弄油还是第一次见。

很快油就好了,在油底出现了很多肉渣,王浩把肉渣捞了出来控油放了一点盐。

剩下的油等凉了凝固后被王浩收了起来。

王浩一边弄着油一边和二人说着:“在大唐做菜大多是烤和炖,我觉得不是很好,所以在里研究除了几种新的做法,伯母今天我要做一道菜和一道面食,您看好了。”

张氏嗯了一声并点了点头。

王浩一边做一边把步骤告诉了张氏,不过一柱香的时间红烧肉和油泼面便做好了。

张氏在一旁看着都快傻了,这做法真的很是新奇,而且在做的过程中那香味很浓郁,站在一旁的薛仁贵口水都要流出来。

王浩几人把面菜端上了桌,不是那种桌案是现代桌子还有四把带有靠背椅子(类似胡椅),那是前几天王浩做出来的,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而且他觉得桌案很累,还是现代的舒服。

一开始薛仁贵二人觉得很不适应但是坐了一会就觉得很是舒服,因为之前的桌案需要跪着的,没一会腿就会麻,虽然二人是农民,没有那么多规矩,可是毕竟薛仁贵的父亲是薛轨在隋朝也是当官的,规矩还是要守的。

说的有点多,回到桌上。

薛仁贵的口水早就下来了,可是出于规矩。王浩没有说话他也不能动筷。王浩看见就对薛仁贵说:“在家里没有那么多拘束,随意一点。”

薛仁贵二人听到王浩的话心里一暖,这是把自己当成一家人了,也不在说什么便开始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薛仁贵都快哭了,这辈子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王浩则是哈哈大笑说好日子还在后面呢!

就这样本来一个人的家里现在又多了两人。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平凡的日子一闪而过。

又是七天已经来到了收粮食的季节有了薛仁贵二人的帮助,他们很快就收好了粮食,扣去税收剩下的也有很多,最起码不用担心被饿死了。

而在这七天王浩的土豆等蔬菜也被他种了下去,因为于是充足也已经出苗

薛仁贵和张氏这在王浩的指导下在武艺和做菜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王浩在泾阳县也找到了一家店面,虽然不大但是坐个20多人也不是什么问题。

而陈毅的奏章和一把弓箭也通过衙役送到了长安,转到了李世民的手里。

为什么没有到李渊的手里呢?

因为陈毅是秦王府出来的人,这就是分了阵营了,他也知道长安不安分,所以把奏章交给了李世民。

王浩可不知道,他学的历史也没有陈毅怎么一个人。

要是知道,他真想感叹一句,老毅啊,你可真是跟了一个好人啊!

李世民看见奏章,顿时眼睛一亮。世间竟然有如此好的弓箭。而且造价很便宜。

自己也有一把好弓,是一把角弓。虽然很好但是很重拉弓也要费很大的力气,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使用,最主要的是贵啊。

李世民一边想着一边拿起王浩做的弓,往秦王府的校场走去。

拉弓射箭一气呵成,箭羽正中靶心。

李世民哈哈大笑,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好弓!好弓啊!不需要多少力度便可以将箭射的这么远,真没想到这小小的泾阳县竟然有如此才人。”

把弓箭交给下人带回去,自己也是走进书房。

一边的侍从王德看见多事闷闷不乐的秦王,今天如此开心,便开口问道:“秦王殿下,今日何故如此开心?”

李世民看着王德对他说道:“泾阳县县令陈毅,呈上奏章,说泾阳县有一才人,制作出的弓箭可射出二三百步,而且弓箭造型很是新颖,柔韧度很高,这不本王刚才试了一下确实好用。”

王德一听也很是开心,虽然自己不会武但是他也知道二三百步可以让唐军少多少伤亡。

王德对着李世民说道:“恭喜秦王获得如此兵器,可喜可贺!”

李世民很是开心对王德说:“王德这是弓箭的做法,让秦王府信得过的工匠,连夜赶制先做一万把弓,箭羽若干。

并派人前往泾阳县告知陈毅,现在是非常时期,封赏日后再议,本王给他和那个叫王浩的才人记上一功。”

王德答应了一声,便出去安排工作了。

话分两头,长安发生了什么王浩是一点也不知道,他每天就是收拾店铺为开业做准备,检查土豆等蔬菜的情况,教薛仁贵特种作战和张氏做菜,尤其是要开业要做的菜和主食。

酒馆开始时只推出一道主食和两道菜。

其中分别为油泼面、红烧肉、葱爆羊肉。

当初陈毅给王浩的五贯钱也被用的差不多了,让王浩又感慨道“钱啊,不够花啊!”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平凡的日子一闪而过

又是五天之后,一切准备好的王浩准备第二天饭馆开业。

不知不觉王浩来到大堂也快一个多月了,土豆生长的很好王浩大致算了一下,还有一个多月第一批土豆就应该差不多结果,结果后就等叶子变黄然后就可以收获了,至于辣椒和西红柿已经开始结果了距离成熟也快差不多了。

这就样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王浩早早的起来和薛仁贵来了一个五公里,又做了200个俯卧撑之后,开始洗漱,等这些做完后张氏已经把饭做好了。

看着桌子上的肉馅包子,稀粥,还有猪油渣,王浩觉得很满足,三人吃完饭就去了饭馆。

上午的时候一般不会有人,人多大致是中午,人都饿了该吃饭的就要吃饭了,而且泾阳县虽然不大但是人流量还是可以的,因为从这里出发去长安或者洛阳还是很方便的而且道路也不算难走。

三人把该准备的食材都准备了出来,就开始准备营业。

可是开门了半个时辰,大街上的人很多,但是王浩的饭馆除了他们三个其余一个人也没有……

薛仁贵在那里坐着有些沮丧,对着王浩说道:“大哥,这都开业了半个时辰了,一个人也没有我们该怎么办啊。”

王浩坐在那里想了想有了一个主意,‘鲁迅先生’曾经说过酒香不怕巷子深。

王浩便对张氏说:“伯母,您去做一碗油泼面出来。”

张氏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去了厨房,不到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油泼面便端了出来。

王浩让薛仁贵把油泼面拿到外面去吃。

薛仁贵一看有吃的也不管什么沮不沮丧了,直接端着面走了出去,坐在门槛上吃了起来。

薛仁贵不吃不要紧,这一吃香味顺着碗便飘了出去,有不少行人闻到了这种香气,纷纷寻找,当发现味源时,就看见薛仁贵在哪里狼吐虎咽。

有一个人走向薛仁贵,问道:“小哥,你用的是什么吃食?”

薛仁贵吃的嘴上全是油,这给那人看的更馋了。

薛仁贵咽下一口面,对着那人说道:“这是油泼面,就是我家饭馆做的。”

说完又低下头吃了起来,边吃边想大哥真是出了一个好办法,酒香不怕巷子深,真是妙极了!

那人也没有再和薛仁贵说话,径直走了进去。

到了一个饭桌前坐下,对这王浩说:“老板,给我来一碗油泼面”

王浩一听来活了便对着张氏说:“伯母来活了!”

张氏一听很开心,终于有生意了于是很快就把油泼面做好了。

王浩把油泼面端了出来,并送了一碟肉渣,一碟也就五六块。送到了那个人的桌子上。

王浩对着哪位客人笑着说道:“今天小店第一天开业,每一位客人点油泼面送一碟肉渣。”

哪位客人笑着说:“老板真会做生意,这肉渣是什么做的?”

王浩说道:“猪肉。”

猪肉,那人一听就不高兴了,猪肉是给穷人吃的,你给我吃这个?

王浩看见那人有些不高兴,便笑了笑说:“客观,你别看那是猪肉可是你尝一下。”

那人半信半疑的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渣放去嘴里。

刚放进嘴里嚼了几下眼睛就一亮,这……这是猪肉,也太好吃了。

又尝了一口面好吃,不由得感慨一句:“真没想到,真的这么好吃!”

声音之大让外面的行人都感到好奇,纷纷走进店中,本来他们已经闻到香味了,就是没有人尝试,这有了第一个人便会有第二个人。

接着小店就爆满了,薛仁贵很是高兴,刚开张第一天生意就这么好,我这个大哥,真是小母牛摸电门牛x带闪电啊。

坐在里面的客人看见自己的面食被薛仁贵端了出来放在自己的面前便大快朵颐,一口肉渣一口面。

吃完饭后第一个客人准备结账一听到价格又惊这也太便宜了,才五文钱。

就这样一个下午都是爆满,卖到最后连食材都没有了。

王浩这才从后厨走了出来,准备关门。食客们一个个满意的离开,正当离开后王浩对着那些人说道:“明天油泼面还是5文只是加肉渣要多加1文,还有明天推出新品,希望大家前来品尝。”

说完后看着所有食客都走了,王浩这才松了一口气,真累啊!比自己在特种部队感觉还要累。

王浩和薛仁贵把饭馆收拾好,又把碗和碟子等用具收拾完天也快要黑了。

自从饭馆开业后他们也就不会那个茅草屋了。

薛仁贵直接在饭馆用桌子当床,后院的两间房由王浩和张氏坐着。

把门关闭王浩拿出账本算着今天的收入。

今天一个下午卖了70碗面,总成本50文,净收入300文。

王浩看着收入又数了数铜钱,心里都要乐开花了,这一天300文那一个月就是9贯钱一年就是108贯。自己这是要发财了。

薛仁贵二人虽然很累,但是看见这个酒馆这么赚钱也很开心。

王浩算完帐就对着薛仁贵二人说:“仁贵你看今天收入有300文,一个月的话差不多能有9贯甚至会更多。

从这个月开始你和伯母我一个月给你们1贯的月钱,如果挣得多,我还会加。”

二人听完嘴巴都和不住了,2贯钱,那可是两千文啊,都已经寄人篱下了,怎么可能还要这么多钱呢?

张氏急忙说道:“小浩,你让我们母子二人有地方住不受饿,我怎么还能要你的钱呢,而且还这么多,这让我们怎么还的起啊!”

王浩笑了笑说:“伯母,你也知道我是个孤儿,从小就一个人过活。

和你们生活了一个月我真心的把仁贵当做弟弟,您也很照顾我,像母亲一样,所以我们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

王浩一开始只是想结交薛仁贵,可是经过一个月的生活,这种想法已经慢慢改变,他真的把薛仁贵当成了弟弟,有一个跟屁虫在身边他很是开心。

听着张氏的眼睛有些发红,一家人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过一家人这个词了。

张氏擦了擦眼泪,看着王浩的脸笑了,那笑容一脸慈爱。

王浩把东西弄好,看着大家都累的不行,于是催促二人去洗漱洗漱然后准备睡觉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起来了,本来想睡懒觉的,可是这该死的生物钟就很烦。

起来打开房门就听见院子里薛仁贵在练武。

这小子真不愧是未来的英雄从小就这么自律。

薛仁贵看见王浩停下了动作,抱拳行礼道:“大哥这么早就起来了!”

王浩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对薛仁贵勾了勾手。

薛仁贵明白,笑了笑便冲向了王浩。半柱香后,二人停手,王浩看着薛仁贵心里想着,仁贵的身手已经达到了王浩的标准了,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了。

王浩思绪拉回对薛仁贵说道:“仁贵啊,这一个月你的身手有了很大的进步,已经符合我的标准了。从明天开始就要开始新的训练了,怎么样有信心吗?”

薛仁贵一听很是开心,兴奋说:“大哥,我早就想要搞点新花样了,这天天练武都快练吐了!”

王浩笑着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武还是要练的,只不过有点新花样,我觉得你还是别太兴奋,我怕你到时候受不了啊!”

薛仁贵撇了撇嘴切了一声说:“切,大哥我早就准备好了!”

王浩看着一脸兴奋的薛仁贵心里盘算着还弄点什么花样呢?

‘是SERE,还是荒野求生,还是见点血呢?小仁贵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了……

早上吃完饭王浩就准备好今天的材料。忙了一上午才准备好,“看来得请点服务员和洗碗打杂的了,要不然忙不过来啊!”王浩喃喃道。

薛仁贵听见了王浩的话便对王浩说:“大哥,我和娘亲逃难时遇见过一家人,那家人很朴实,而且也很能干活,就离泾阳县不远,你看要不要我把他找来。”

王浩一听这个可以有,离开长安还有一段时间,于是让薛仁贵把人找来,就在自己手里打打杂,如果心性好的话,也可以培养培养做个掌柜的什么的。

毕竟王浩不能一直待在饭馆,王浩都当了老板了哪里还有让他自己干活的道理,就好比现在的有事秘书干吗!

王浩多多培养几个他信得着的,以后的日子也能轻松一些。

半个时辰后薛仁贵便跑了回来,后面带着两个人,看年纪有个20几岁,看这兄弟俩的样子也很奇怪纯朴,王浩决定把二人留下。

王浩对着二人问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家里有何人?”

那两兄弟的其中一个回答道:“我叫张文这是我的弟弟叫张武家里就剩下我们二人,母亲在生我们的时候难产走了,父亲在我们十岁的时候生病也走了。”

王浩一听双胞胎,这古代双胞胎可真不是那么好生的,很容易难产。

王浩又说:“在我手底下打杂,洗碗一月200文,包吃包住,住的话就睡在大堂,如果你们想回家也可以,你们看可以不。”

刘文刘武听见眼睛一亮,一个月200文这也太多了,这还不同意?

刘文对王浩说:“掌柜的,我们就在这住,我们同意!”

王浩又对薛仁贵说:“你去让他们熟悉一下,然后告诉他们具体做什么,大堂的人够了你就去收钱吧。

还有我看着两个人身体强壮适合练武,你就教教他们!”

薛仁贵点头便带着二人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刘文刘武穿上了王浩制作的衣服准备开门做生意。

刘文刚一打开门就惊呆了,这人也太多了!

然后客人一个接一个的进来,有拼桌的,也有结伴而来的。

一个个的对着王浩喊了起来:

“掌柜的给我来一碗油泼面俩一碟肉渣。”

“掌柜的昨天你可说过有新菜品,给我来一份。”

“对啊对啊!给我来一份。”

王浩看着这么多的客人真是开心便笑着说:“今天小店推出新菜品,名字是红烧肉,红烧肉和肉渣一样是猪肉所做,别的我就不多说了,只有尝过才知道。而且今天新品没人限点一份,原价25文今天打折15文就可以吃到,但是明天可就没有这个价了!”

过来吃饭的生一听15文也不算贵,就尝一尝也能接受,于是开始点菜,刘武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做事很是上心记忆力也很好,一点一点的记录者每个人要什么,然后去后厨告诉王浩和张氏。

等刘文把菜都上好那些人便大快朵颐起来,吃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就这样又是一个下午过去了,忙完后王浩正准备关门,却发现了一位熟人。

泾阳县县令陈毅。

陈毅看着王浩脸上露出笑容,对着王浩说:“小子,真可以啊!

这才几天不见,小饭馆办的红红火火的啊!”

王浩行礼对陈毅说:“大人,这一切都多亏了您啊,要是没有您的五贯钱,我也不可能来这个饭馆啊!”

王浩边说边把陈毅请了进来。

王浩丰富刘武让张氏在做一碗面和红烧肉。

见菜还没有上,二人便见了起来。

陈毅小声说:“我把奏章送到了长安,秦王看见很是开心,还夸你是才人,你小子真是做了大贡献啊!”

王浩一愣,怎么玄武门之变开始啦,算算日子不对啊,还有三个月啊!

王浩回过神对着陈毅说:“能为大唐作出贡献是我这个大唐子民应该做的。”

陈毅看着王浩没有任何骄傲自满的态度,对王浩又贴上了一个不骄不躁的标签。

王浩也小声说:“大人,您把奏章交给了秦王殿下,不是要给陛下的吗?”

陈毅笑了笑没有说话,王浩这才明白他可能是李世民这边的人啊。

王浩觉得陈毅这人还不错,对自己也很好。想给他透露一些消息,免得走了错路,于是对着陈毅说:“大人,草民这些天一直在做一个梦,不知道这梦是何意?”

陈毅一听也来了兴趣,所有人都做过梦,但是他还没有见过好几天都在做同一个梦的人。

陈毅说:“什么梦啊?”

王浩想了想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一个茶杯,用手蘸了蘸水写了三个打字。

陈毅向着王浩手写的地方看了看,冷汗直接就流了下来。

映入陈毅眼帘的真是“玄武门”三个大字。

陈毅深吸了一口气对王浩说:“这三个字你可知什么意思?”

“知道!”

“可我做的梦就在这里!”王浩淡淡的说。

“内容!”陈毅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玄武门两方阵营,一人亲自射杀另一人,一方胜利而胜利的人我记得很清楚!”王浩压低声音说道。

陈毅诧异的看着王浩,这小子怎么做这样的梦啊?

喝了一杯水又问:“胜者是谁。”

王浩没有说话,又是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秦”

“死的是谁?”

王浩又写了一个字“太”

陈毅手一用力,把被子捏碎。王浩拿出一个手帕递给陈毅。

陈毅根本没有在意,眼睛也是一直盯着桌子上的“秦”字和“太”字。

心里很是开心,秦王亲自杀死太子,秦王胜,可是这梦准吗?小子这几天一直在做这个梦,也说不定。

王浩看着陈毅眉眼之间有一丝惊喜,他终于可以确定他就是李世民的人。

既然你帮了我,我就送你一场机缘吧……

陈毅一直看着桌子上的两个字,久久不语。

等到刘文把饭菜端出来后,陈毅才回过了神。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他第一次见。用鼻子闻了闻,很香。于是又拿起筷子先吃了一口面,好吃。

又吃了一口红烧肉,软糯甜咸,肉入口即化。真是绝了!

陈毅没有再想王浩的梦,心思现在都在这吃食上。

片刻吃完,又喝了一口水后,陈毅对王浩说:“小子,今天的事对外人不可说啊!”

王浩点头,这他那里不明白。

刚才也是听见陈毅的话又因为对自己还算好不管什么原因还是因为有利用价值,说到头还是对自己很好。

陈毅起身准备离开,王浩却叫住陈毅低声说:“大人,草民做梦很准,如果可以我希望大人一心向秦。”

陈毅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给了钱转身离开。

王浩本不想要钱的,推脱了几下。就差没说这是给孩子了……

王浩送走陈毅就关了门,拿出账本算了算,这一天纯利润比昨天还多整整450文。

一天的生活也就这么过去了,可是从王浩饭馆离开的陈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连回府之后也一直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本来是想给王浩撑撑场面,没想到啊竟然听到这样的话。

陈毅坐不住了,出了府门骑上马连夜赶往长安。

一夜的奔袭第二天到达长安,进入秦王府。

李世民看见陈毅火急火燎的有些奇怪便询问道:“陈毅啊,你这是火烧屁股了。”

陈毅看了看周围对李世民使了个眼色。李世民会意让陈毅跟随去了书房。

书房中只剩下李世民二人,陈毅拱手道:“秦王殿下,王浩这人您可知道?”

李世民肯定知道昨天还夸写王浩是才人呢。

李世民点头,听着陈毅的下文。

陈毅见李世民点头又说道:“昨天我与王浩聊天,他说他这几天一直在做一个梦!”

李世民点头,让陈毅继续说。

“这个梦是在玄武门,双方相见一输一赢。”

李世民瞳孔就是一缩,但是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异动。

李世民开口:“玄武门中双方是谁?”

李世民心中虽然已经有了答案,玄武门可是在皇宫,能在皇宫这般还能有谁啊!

陈毅继续开口:“王浩说着太子和秦王,太子死,秦王胜”

陈毅说完书房内一片寂静,二人都没有在说话。

过了片刻李世民说道:“陈毅,王浩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有民族大义,忠心大唐,虽然人穷但志不穷。”陈毅回答。

李世民再没有过问,只是嘱咐陈毅多多照顾一下这个叫王浩的小子。

陈毅便起身告辞。

看着陈毅离开,李世民缓缓的站了起来,嘴里喃喃道:“王浩,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一个月王浩可是非常开心,饭馆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开始的时候王浩有些疑惑,自己的生意这么好连个闹事的都没有呢?可是后来他就有点明白了,因为县令隔三差五的就过来吃饭,可能就因为这个吧。

这一天忙完,王浩依旧和之前一样,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个算盘,这是王浩自己做的。

算完帐后王浩伸了伸懒腰,王浩把几人都叫了过来,看人到齐说:“咱们开业到现在饭馆已经经营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纯利润15贯钱。

刘文刘武之前说给你们一人200文,但是我们生意这么好你们干的也不错,所以工钱涨到500文,仁贵和伯母还是按照之前说的一人1贯钱,张扬你也很辛苦,虽然你来的时间比较短,但是做菜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我一个月也给你1贯钱。”王浩说边把钱给了他们。

张扬是王浩半月之前请来的厨师,王浩看张扬为人老实所以招到饭馆当厨师。

几人很是开心,在一个月之前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会赚到这么多钱。

王浩说完后,很是骄傲头一次有了当老板的感觉,之前一直给别人打工,现在自己当老板了虽然说生意不大。但是没人管着就非常奈斯。

发完工钱几人就离开收拾东西准备搬家了,因为生意慢慢好了,地方就显得有些不够用,王浩也是在泾阳中段租了一间大了一点的店铺。

等搬到新店铺后天也已经黑了,王浩觉得有些累便走到了后院的房间,躺在了床上回想这两个月,从茅草屋到有一个干净的屋子,从穷人再到小康,日子总算是一天比一天好,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饭馆的人手已经够了,王浩就显得很是清闲,有薛仁贵的管理他也很是放心。只是让一个未来的英雄帮忙管理饭馆有些屈才了,等有机会问问薛仁贵让他去当兵,完成他该有的成绩。

这一天王浩很是兴奋,因为土豆熟了。

王浩拿着铲子前往了土豆地,到达土豆后便把土豆挖了出来,动作很小心就像是在出土文物一样。

不过一会土豆就被挖了出来,满满一筐。王浩很开心四个土豆能出一筐土豆。

土豆一年能种两回,王浩也没有耽误准备准备让土豆发芽然后种了进去。

辣椒和西红柿也纷纷收获,被王浩弄成了种子,而剩下的辣椒皮被王浩晒干磨蹭了面,虽然说辣椒籽被取出来,辣度是大大减少,可是有就比没有好。

这些东西王浩足足弄了四五天才完成。

完成之后王浩也该检验检验薛仁贵这一个月做的东西了。

王浩去山上弄了一些陷阱和路卡,又弄了一些暗示。忙完后回到了饭馆对着薛仁贵说晚上要检验检验他。

吃完晚饭,王浩带着薛仁贵离开,虽然说大唐有宵禁的法律,但是只要出了城也就没人管了。

二人走到山脚王浩给了薛仁贵一份自己画的地图,让他按照路线寻找物品。并且提醒薛仁贵山上有很多陷阱,让他务必小心。

薛仁贵点了点头,拿着地图和一把匕首走进树林……

王浩看见薛仁贵进入,于是他也快速前往第一个陷阱的地点,他到不是不放心薛仁贵,他是害怕有意外虽然概率很小吧,王浩在心里到“这大晚上的谁能没事来山上啊!”

王浩躲在旁边的草里等着薛仁贵的到来,可是没有等到薛仁贵却看见了一名女子带着几个人跑了过来。

王浩懵了“卧槽,真有人大晚上来山上啊!不会真有意外吧!!”

看着那名女子带着人快速通过没有触发陷阱,王浩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还没把气吐完就听见一声惨叫,王浩抬头,有一伙黑衣人中的一个中了陷阱。

王浩头皮发麻,他做的陷阱他知道那是一个坑里面有水有尖刺的那要是踩一下脚都能扎穿。

那女子也转过了头,看着那些黑衣人,很是疑惑可是也没有怎么想就快速的跑了。

王浩那叫一个气啊,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呢!

黑衣人看见那女子走后迅速的追了上去。

王浩看着黑衣人也走了,这时薛仁贵才走了过来,在一颗树下发现了物品,拿出地图走向了下一处地点。

王浩头上一脸黑线,有点想骂人但是忍住了,于是前往了下一个地点……

一个时辰后,王浩的表情就像川剧变脸一样,如果有网络的存在,他肯定是新一期表情包的素材。

王浩他一共就弄了12出陷阱,本以为够薛仁贵喝一壶的了。可是那女子一行人一个没踩到,薛仁贵一个没踩到,那些黑衣人已经从开始的20人现在已经缩减到5人。

这得是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才可以这么倒霉啊!

本来王浩觉得也没什么,可是当他听到薛仁贵的话后直接就要暴走了。

薛仁贵边走边说:“这不就是爬山遛弯吗,那有什么危险,我这个大哥就知道吓唬我!”

“我!王浩,专业的!能不能尊重我一点,如果没有那些意外我能玩死你!”王浩在那里咬牙切齿的狠狠攥着拳头的低声说道。

这是他酿的是啥啊?这些人是仁贵请的托吗?别说电视剧了,小说都不敢这么写?这也太巧了吧!

当王浩走到最后一处陷阱后,那个女人已经快没有力气了,后面的黑衣人这是一脸小心的看着地上。

一名黑衣人刚要往前走就被身边的人拉住,另一名黑衣人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往前面一扔突然出现了一个大坑,那女子看到都有点习以为常了。

她也没想到一座小山有这么多陷阱而且自己一个也没踩到,这要是踩到一个她有点不敢想了。

女子的侍卫们发现小姐已经走不动了,又看了看剩下的五个人也觉得没什么危险了也站在了那里看着。

看着眼前的陷阱那名要走的黑衣人顿时出了一层冷汗,心里想着也不知道谁这么缺德在山上做那么多陷阱。

五人绕过陷阱向着女子走了过去,女子的侍卫们把她护在身后就要战斗,可是又一声惨叫在黑衣人那边发出。

只见那名黑衣人被一个竹子直接穿透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王浩这次彻底忍不了了直接冲了出去对着那些黑衣人骂道:“WDNMD!你们是不是有病啊,我一共弄了12个陷阱你们踩了12个,我说你们是智障吗?就你们这样还学别人当杀手,回去玩沙子去吧。”

双方看见一个人从树林里窜出来,嘴里的粗鄙之言像不要钱一样的说出来,有点发懵。

这时黑衣人首领首先明白了过来,就是这个人让他们损失了这么多人。

“你是谁?”其中一个黑衣人说道。

“我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别在那谁谁谁的,我嫩跌!一群s b 废物垃圾!”

王浩很是生气,说话就没有一个把门的。

那人也生气了,眼神中都带有一丝杀气的问:“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设陷阱杀我这么多人你想死是吗?”

王浩一听还他酿的威胁自己,而且那股杀气他也感受到了。本来肚子里就有气王浩也没有说话,拿出匕首直接冲了过去。

王浩飞快的速度让黑衣人很惊讶,但是也快速做出反应,纷纷出刀。

王浩哪里能惯着他们直接近身瞬杀一人,然后第二个……

不到两分钟五个黑衣人都倒在了地上,王浩回头看着女子和那些侍卫。

侍卫们感到了杀气一个个的手握刀柄,女子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摆了摆手让那些侍卫退后。

女子上前微微施礼对王浩说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

王浩因为天黑看不太清女子的容貌,但是听声音如同银铃一般很是好听,原本气愤的心情也慢慢平复。

王浩抱了抱拳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姑娘山上危险还请速速离开吧!”

王浩刚说完话就要转身离开,这时薛仁贵这飞快的赶了过来,因为他越觉得越不对劲,每一处地点都有血迹,接着看到地下躺着的尸体后神色大变。

于是薛仁贵便飞奔过来,寻找王浩。

拿出匕首护在王浩身前,看着前面的人,王浩在后面白了一眼薛仁贵,早干嘛去了?

“仁贵,没事坏人已经死了,今天的训练结束,被人破坏了真是生气。”王浩说道

然而对面的女子听见王浩的话有些诧异,训练?这些陷阱就是为了训练这个男孩?

女子继续说道:“这位公子,天色已晚,我在此被人追杀无依无靠,还请公子帮忙带路让我有一个好的去处。”

身旁的侍卫有些发懵,豫章郡主这是什么意思,要说道路他们都熟根本不用人带路,莫非……呸呸,我就是个侍卫主子的事情我这些侍卫瞎参合什么。

王浩听着女子的话,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周围,可能是害怕陷阱,这女子有侍卫,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子女,钱……呸我不在意钱,我对钱不感兴趣。我只想做一个好人,毕竟我可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呢!学雷锋做好事这是我应该的。

王浩没有说话,点了点头带着薛仁贵就走了。

那女子微微一笑带着侍卫跟了上去。又是一个时辰便来到了泾阳县城的城门口。

王浩对那女子说:“姑娘泾阳县到了,因为宵禁我就不能带路了,我们就此别过。”

那女子叫住了王浩并让侍卫去城门口,那侍卫亮了亮腰牌,守城的人点头哈腰的打开了城门。

那女子对王浩微微一笑说:“公子,城门开了,我们走吧!”

……

在山上的时候王浩没有看清那名女子的样貌,可是到了城门有了些光亮。那点点光亮映照在那女子的身上,只见那女子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由得就看呆了!

那女子感受到王浩的目光不由得脸色一红,轻咳了一声。

薛仁贵看着自己的大哥那副痴汉模样,不由得摇了摇头,赶忙提醒王浩。

王浩这才回了回神,脸色有一丝尴尬。

这大晚上也没有地方去,王浩就把几人带回了自己的饭馆,让薛仁贵为几人倒了几杯水,自己也是去厨房准备一些油泼面。

不一会面香就散发了出来,在外堂的豫章几人闻到后纷纷咽了几下口水。

不一会薛仁贵和王浩就把油泼面端了出来,并对着那名女子说:“天晚了没有别的食材了,只有面将就将就吧。”

那女子微微颔首拿起筷子,很淑女的夹起一根面条,送去口中。

吃完后眼睛一亮,她自认为吃便山珍海味,没有什么还可以挑战她的味蕾了,没想到这面条竟然会这么好吃。

一边想着吃饭的速度也快了许多,吃面的姿态映入到王浩眼中不由感概:“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人啊,连吃个面都这么淑女。”

王浩看那女子吃完饭,便走到桌上坐下,女子看着王浩等着王浩开口。

王浩笑了笑说:“相逢即是缘分,我姓王名浩,是这饭馆老板。还没有问姑娘姓甚名谁,何故被人追杀啊?”

豫章可不敢告诉王浩真名字,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想了想说道:“王公子,我的名字是李豫儿来自长安,本来自长安出去游玩,被歹人追杀,被公子所救,在此多谢公子。”

“那个你别误会啊,我可没想救你,我只是训练我弟弟谁让那些人那么倒霉。”王浩直男般的回答。

王浩想着来自长安还姓李不知道是哪一方人,现在这个情况可不能乱结交,结交李世民的人还好,那要是太子的人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豫章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这不就是聊天终结者吗?

李豫章对王浩说:“这面条怎会如此好吃?”

王浩不在意的说:“这些啊,都是自己胡乱弄得。还有一些菜品口味都不错,只是现在没有食材了弄不出来。”

听到王浩的话豫章那小吃货的馋虫直接被勾了起来。

豫章缓缓开口道:“那我就在这里住上几日,尝尝你的新菜品,王公子可以放心我不白住白吃,我可以付钱。”

那既然李豫章都这么说了,王浩也不能拒绝,管它什么阵营呢,有钱赚怎么都行。

王浩点头让薛仁贵收拾一个客房,忘了说了,虽然搬了大房子薛仁贵他们依旧是在打地铺,他们说住桌子上习惯了,在房子里不舒服。

王浩也没有管他们怎么安排,和李豫章说了一声。自己回到房中,就准备睡觉了,现在已经过了子时,还是能睡一会的。

第二天一样薛仁贵带着张文张武早起练武,王浩起来告诉薛仁贵晚上重新检测。毕竟自己也教了这长时间了,总得看看疗效吧。

吃完早饭,屋子里的人都买各忙各的为了今天的身子做了准备,现在饭馆的菜系也已经增加了六道菜。

看着屋里的人,虽然忙碌但是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高兴的笑容。

王浩走出饭馆,出了城先看了看自己的土豆,然后拿了工具上了山。

吸取了昨天晚上的经验教训王浩决定往深处走了走,光是赶路就差不多两个时辰,选好地点王浩就开始挖坑,这回他弄的更加隐蔽,就是想看看薛仁贵的反应和处理事情的专注力。

可是一铲子下去没有挖动,王浩有些疑惑,又来了一铲子还是没挖动。

王浩把周围的土弄走,想看看里面是什么,这一看不要紧他发现了一个好东西硫磺。

王浩看见之后很高兴这可是纯硫磺再去买点硝石加木炭能做火药,这在古代那可是神兵利器啊,这可是好宝贝,反正自己不主动拿出来,如果有人惹了王浩那肯定给他听听响!可是这里怎么会有纯硫磺呢?

纯硫磺在现代有很多,可是在古代只有为火山旁边才可以,但是泾阳县是现在的陕西,除了骊山和汉中也没听过有火山啊?

“可能都是群带的吧!”王浩也没有多想,赶紧把硫磺弄了出来,把带着包袱里准备的陷阱给扔了,有硫磺了,谁还用那破玩意啊!

没一会一个包袱就被装满了,于是就下山了,至于薛仁贵的考核都忘在了脑后。

回到城外小村王浩把硫磺都放在了家中,前往城里的中药店。

因为王浩不知道硝石在哪里买,因为他学过在唐朝后期才出现硝石制冰然后才有大批人买卖硝石。

“等等,硝石制冰?制冰?我怎么没想到啊”王浩真想拿脑袋撞墙,这么好的商机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

没有多想,之后的机会多着呢!穿越的人在唐朝还能饿死,随便背几首诗都不能饿死。

到了中药店走了进去,伙计看见有人进来,赶忙招呼“客官您是看病啊,还是抓药啊?”

王浩看着伙计拿出十文钱交给他并说:“小哥,打听个事如果你知道,我还加钱。”

伙计看见王浩给钱了脸上的笑容都能挤死蚊子了。

伙计说:“您问,您想知道什么?”

“伙计,你知道硝石在哪里有卖啊?”王浩又拿出了十文钱。

伙计一看又要给钱,他又对王浩说道:“硝石我们店里有,只是不多只有20斤,如果您想要多的城外赵家村,找一个叫赵鹏的人,他有很多!”

王浩看见这小伙很上道,又掏出了十文钱一共三十文都给了那个伙计并让他把剩下的硝石都装了起来。

给完钱拿着硝石走了出去,他没有去赵家村,因为先用这20斤试试手弄好了在加大购买。

回到茅草屋后,又弄了烧了一些木炭。

本来王浩想要用马兜铃的可是他没有试过也不想让这么好的硫磺给弄白瞎了。

为了给观众老爷们,省些流量。

两天之后,经过王浩一系列操作后,第一批试验版的火药给弄了出来……

看着黑乎乎的火药王浩很想试一试,可是害怕声响太大就没有做成炮仗,而是拿出一小撮,取出火折子点燃,看那黑黑的火药瞬间噼里啪啦的燃了起来。

于是又取出一根竹子,用竹子尖部做炸弹,装上火药用石头把口堵严。就这样反反复复,做了六个。

王浩像脱缰的野马一样飞速上山,这可是王浩防身的武器啊,那不得抓紧测试一下,不过一会就到达山上一处空旷的地方。

把竹子装上了捻,用火折
>>>点此阅读《我在大唐当驸马》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