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老板请个假,回乡参加赶尸比赛》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老板请个假,回乡参加赶尸比赛
分类:都市脑洞
作者:用户16805119
角色:
简介:【请假条:】【尊敬的领导:】【我们湘西十二月份下旬会有赶尸放蛊比赛,我需要请假回家练蛊,没有我,我们寨子会输。】二十几岁的楚砚,年纪轻轻便成了赶尸界天花板。厌倦枯燥的赶尸生活之后,楚砚便进了一家五百强,开始摸鱼的上班生活。直到某天,村长发来一条短信“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村斗蛊?去年就是因为你没回来,导致咱们村输给了隔壁村八头牛、数不清的鸡鸭!”无奈之下,楚研只能给女总裁递交了请假申请...

书评专区


小说《老板请个假,回乡参加赶尸比赛》完整版免费阅读

《老板请个假,回乡参加赶尸比赛》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京城的八九点依旧处在出行的高峰时期。

车辆堵成一条长龙,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灼的气息。

过往路人行色匆匆,早饭大都是在路上解决的。

相比之下,楚砚倒显得有些自得,至少身上的衣服并没有被挤成酸菜。

这主要是因为他就住在公司附近,不需要花费大量的通勤时间在路上。

因此精气神格外的充足。

同往常一样,楚砚踩着点踏进了公司,打卡签到一气呵成。

但是下一秒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番鸡飞狗跳的场景。

每个人都步履匆匆,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整个办公室吵闹不已。

“快快快,催催财务把上个季度的报告赶紧交上来!”

“完蛋!笑影娱乐的投资方案还没做好!”

“哎,那谁!帮我看看我头型乱没乱?”

“赶紧将总裁办公室的空调打开,别墨迹了没时间了!”

……

对此楚砚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因为今天是总裁到公司上班的日子,所以每个人都像是被上了发条一般,神经格外的紧绷。

毕竟这种情形每一星期至少要上演两次。

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总裁比较任性,没有特殊情况一般一个星期只坐班两天。

因此要在这仅有的两天,要处理的事情就格外多。

就连秘书办公室都难以避免,所有的秘书还有助理都在手忙脚乱的处理着各种文件。

还有的在不停对着电话咆哮,“我不是让你们早就准备好吗?”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交不上来?!”

“总裁一会就要到了,要是我还看不到方案,你们就自己跟总裁解释!”

秘书室就像一个中枢,他们需要向总裁汇报绝大部分的工作。

楚砚也是其中一员,但是他的职位并不是秘书长这种至关重要的工作。

而是秘书助理,更多的是负责帮秘书长分担压力。

……

正当楚砚准备默默的回到自己的位置时,突然他的手机接连不断的响起提示音。

“叮叮叮!”

节奏十分紧凑的消息提示,让楚砚不由眉头微皱。

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无奈,好似知道这信息是谁发来的似的。

不过他并没有拿起来看,而是直接选择了静音。

而另一边原本章秘书正在翻看着另一位秘书助理递上来的文件。

但是越看脸上的表情也愈加得不耐烦,最后更是忍不住直接爆发了。

“你是让我拿着这个连主次都分不清楚的报告去交给总裁看吗?!”

“小王,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连份报告都做不好?!”

“我平时都……”

被训斥的小王一脸涨红,眼底闪过一丝不服气。

但是却不敢说什么,只能将脑袋低下去。

见状气的章秘书直接将文件扔到了他的怀里,怒道:“赶紧给我滚蛋!”

但还没等小王有所动作。

这时突然响起的一连串手机的提示音引起了章秘书的注意。

见是楚砚于是章秘书抬手道:“小楚,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相比刚才的态度,他的语气明显要缓和一些。

“嗯。”

楚砚点了点头,轻声回应了一下之后。

便从包中将文件拿出来递给了章秘书。

章秘书同样翻看了两下,但是脸上恼怒的表情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满意道:“做的不错!”

“你回去吧!”

楚砚扶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默默的朝自己的位子走去。

他努力的降低存在感,但是偏偏事与愿违。

这时他身后再次响起了章秘书嫌弃的声音。

“你看看人家小楚的报告,再看看你的!”

“亏你来得还比人家早呢!”

……

果然下一秒,楚砚便感受到了一股阴鸷的目光。

他无奈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细算起来他来这个公司也就不到一年的时间,比对方晚了大半年。

虽然他明白章秘书是想借此激励那位同事,但是这也让他无形中将人给得罪了啊!

他所在的这个公司是一家PE基金投资公司,涉猎多个版图。

因此平时需要处理的问题也比较多,比较繁杂。

也就导致了有时候他们也要处理一些自己不擅长的东西。

加上时间紧,就更容易出问题。

而整个秘书办公室就他们两个助理,他也能明白小王将他当做竞争对手的心情。

不过他对这份工作也谈不上多热爱,也没有跟他竞争的心思。

之所以到这里工作也无非是打发时间罢了。

……

想着,楚砚无视身后的目光,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一直过了半响,在暂时结束了之前的扫尾工作之后,楚砚这才抽空拿起了手机。

一打开,果不其然又是他们村的村长发来的消息。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村?去年疫情就是因为你没回村,导致我们输给了隔壁寨子八头牛,还有数不清的鸡鸭!】

【你一天天的都在干嘛,微信不回,电话不接?】

【隔壁村出了一个蛊妇,你大舅二叔三伯输了!】

【你再不回村,我们村的名号就要丢了,你们家族的名声就没了!】

……

看完消息之后,楚砚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

暗自腹诽道,他们村长真是他见过最执着的人了。

这段时间差不多的消息他都已经数不清收到多少了,全都是村长发来的。

无论他怎么拒绝都没有用。

赶尸放蛊大赛是湘西特有的民间比赛,但是随着传承的人逐渐减少,比赛的规模也越来越小。

尤其是赶尸匠这行,很多村落都断了传承。

相比较而言,蛊师的数量都算是可观的了。

而且比赛一般都在深山中举行,十分隐蔽。

因此甚至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赶尸匠、巫师是真的存在。

……

楚砚看着手机上的消息,不由感到一阵头疼。

正当他苦恼这次要用什么借口回绝村长的时候。

楚砚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阵熟悉的电子提示音。

“叮~”

为什么说熟悉,因为这个声音他从小听到大。

而且这声音也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楚砚环视了一圈周遭忙成一团的同事,随后默不作声的去到了楼梯间。

来到楼梯间之后,随着他的意识一动。

紧接着一个虚拟屏幕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上面却只有一个进度条!

这时电子音再次响起,“叮~”

“您的经验值即将满足转职要求。”

转职?

楚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他从穿越过来之后便绑定了这个系统。

这么多年从不知道它竟然还能转职!

……

没错,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穿越人士。

不过不同于大部分的穿越大军,他是直接穿越成了小孩,而且这边的父母也还健在。

前期虽然有金手指在身,但憋屈的是他根本没有办法用。

因为他的系统是个赶尸匠系统!

至少在今天之前他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日常就是需要他赶尸积攒经验兑换奖励。

因为他还不想小小年纪就被拉去切片,所以在成人之后才开始接任务。

但是慢慢的他也厌倦了那种生活,于是才出来上班。

只是现在看来,他的系统貌似并非只是赶尸匠系统这么简单。

……

就在楚砚在楼梯间摸鱼的时候。

外面办公室不知道谁嚎了一嗓子,“总裁已经进楼梯间了!”

闻言众人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

完全看不出来方才的慌乱。

“叮!”

伴随着电梯门缓缓打开。

紧接着一身穿干练西装,眉眼慵懒撩人,身影纤细,肤若凝脂的女人出现众人面前。

没错,眼前这位容貌丝毫不输明星的女人,正是他们风行投资的总裁!

温念!

……

当温念走出电梯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排光鲜亮丽的都市白领。

众人脸上扬起标准的商务笑容,整齐的问候道:“温总好!”

章秘书忙得抱起文件迎上来道:“温总早!”

温念轻轻地点了点头,随手拿过最上面的文件,同时吩咐道:

“一会儿周老要来,你下去接他一下,省得他又有什么不满。”

听到周老章秘书不由感觉一阵头疼。

周老是老董事之一,明明都一把年纪了却总爱插手公司的事情。

尤其喜欢跟他们总裁对着干。

总之不是一般的难对付!

但身为打工人的章秘书自然也不能表现出什么不满,立刻沉声道:“是!”

随后便跟着总裁进到了办公室,开始汇报这一阶段的工作。

……

总裁办公室的门虽然关上了,但是外面的众人依旧是大气都不敢喘。

生怕自己负责的工作被指出有问题。

虽然他们的总裁是个女的,但是论手腕却完全不逊色于男人。

风行投资甚至在他们温总的手里更上了一个高度。

能做到这一步,不仅是眼界和实力的问题。

这也就意味着她对专业程度要求更高!

想在风行混日子想都不要想!

……

就在整个公司都陷入人人自危的模式时。

楼梯间的楚砚看着面前的虚拟界面,饶有兴趣的喃喃道:“有意思!”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积攒够经验值之后,究竟能转职成什么。

但是总归是有点新鲜的玩意儿了!

想着楚砚随即收起了系统屏幕,准备离开楼梯间回到自己的位置。

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暗道:“看那经验值的剩余量,应该再赶一次尸就能完成进度条了。”

然而刚走出楼梯间,楚砚便立刻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此时的办公室完全没了之前的慌乱,每个人都是一副精英做派。

环顾了一圈四周,通过同事的表情提示,楚砚大概也能猜到八成是总裁已经到了。

好在他就是一个小虾米,存在感不怎么高。

因此也没什么人注意到他在摸鱼。

于是楚砚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趁人不注意回复了村长。

只不过同先前一样依旧是拒绝,虽然他想要转职也需要赶尸积攒经验值。

但是以往大赛找的僵尸等级都不怎么高,这也就意味着他能获得的经验值也不会多到哪里去。

只是让楚砚意外的是,这次村长恢复的也很快。

【哎呀你听我说,这次大赛不一样,以前赶尸和放蛊都是分开比试的,但是这次找到的僵尸很不一般,非常厉害,所以改了规则,赶尸匠和蛊师一起上场。】

【要是没你咱们村就只能让囡囡一个人上场了,我不管这次要是再输了,输的东西就从你们家搬,没得商量!】

得!

看来是彻底没有挣扎的余地了!

楚砚现在只能祈祷那僵尸真的有村长说的那么厉害。

……

就在他出神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

只见章秘书站在秘书室的门口,冲他做了个手势道:“小楚,总裁找你!”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视线都击中在了楚砚身上。

有同情、有好奇、也有幸灾乐祸……

楚砚的表情倒并没有多少变化,拿起刚才填好的纸条便镇定的走了过去。

章秘书并没有注意到他手中还拿着东西。

见他不说话,还以为是楚砚紧张,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不用紧张,温总只是想问一下你报告的事情。”

……

楚砚虽然是秘书助理,但是并没有需要跟总裁对接的工作。

因此见面并不多。

而温念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见楚砚,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有竟有一瞬间的出神。

第一眼看过去她不由下意识的在心中惊叹道,就这个人简直就是个行走的衣架!

明明是一件普通的西装,却丝毫遮盖不住他完美的身姿。

握着文件的手,白皙且先骨节分明!

唯一不足的是他鼻梁上的那副,跟时尚有些脱节的了黑框眼镜,感觉让人有些看不到他的眼睛。

看时间久了,莫名的觉得他似乎并没有第一眼看到的那么惊艳了。

敛起心神,温念看着楚砚轻声道:“你能说说为什么不建议投笑影娱乐吗?”

楚砚扫了一眼,总裁手中拿的文件正是他的报告。

因为早就做过前期调查,所以楚砚并没有思考多久。

直白道:“我看了他们交上来的节目,其中大部分的节目类型市场上早就已经出现过了,基本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状态。”

“硬挤上末班车,模式和内容的高度相符极大会引起观众的反感。”

“……”

听完楚砚的所有见解之后,温念沉思了片刻,随后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但是意外的是楚砚并没有立刻离开。

而是将一张纸递到了温念面前。

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请假条’!

……

楚砚突然的举动,让温念还有章秘书都愣住了。

毕竟谁也不会想到,刚谈完正事他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的递出一张请假条。

相比之下,楚砚倒显淡定许多,在二人的注视下缓缓开口道:

“总裁,我想请一个星期左右的假期,回一趟老家。”

“希望您能批准!”

一听对方是要回老家,温念接过假条担忧的问道:“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笔。

依照常理来说,身为秘书助理的楚砚请假只需要跟秘书长知会一声即可。

但是时间比较紧,再加上总裁本人在这里。

因为秘书和秘书助理的工作任务都比较重,他走了还需要一些工作上的问题需要交接。

所以楚砚觉得他还是趁两个人都在的时候说比较好。

……

听到温念的话,楚砚摇了摇头,沉声道:“没出什么事,只是村里有个比赛,没有我会输!”

“所以我得回去一趟!”

闻言温念顿时一愣,村里的比赛?

什么比赛还非他不可?

于是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请假条。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

【尊敬的领导:我们湘西十二月份下旬会有赶尸放蛊大赛,我需要请假回家练习赶尸,不然我们村会输,望您批准!】

在看到楚砚口中大赛的名字时,温念的那双美眸瞬间放大,精致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随后看着楚砚试探的问道:“你确定是赶尸放蛊大赛?”

温念就差没直接问‘用这个做请假借口你是认真的么’?

闻言一旁的章秘书表情管理也没好到哪里去,他快速的眨了眨眼,试图消化刚才听到的话。

同时下意识的喃喃:“什……什么比赛?”

“我没听错吧,赶……尸大赛?”

说出最后一句话时,章秘书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随后冲楚砚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楚啊,你要是想休息可以直说的嘛,没必要用这种借口。”

……

但偏偏楚砚却十分真诚的说道:“是真的!”

“您也知道我是湘西的,赶尸放蛊大赛是我们那边的传统比赛,一年只有一次,非常重要。”

“事关我们寨子的荣誉,所以我要回去一趟。”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章秘书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确实听说过湘西赶尸很出名,但不都是谣言吗?

就在章秘书还在怀疑人生的时候,温念率先回过了神。

纤细白皙的手指握着黑色的钢笔,笔尖在纸上快速游走,很快‘温念’两字跃然于纸上。

随后温念将手中的假条递给楚砚,桃眸微眯、光波流转面带笑意。

她并没有执着的问个清楚,而是笑道:“可以,你这几天的工作就先交给章秘书,让他分出去。”

“今天你就先回去吧,趁这个机会也好好休息!”

楚砚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总裁甚至还多给了他半天的时间。

于是他接过假条之后,便愉快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准备交接的事情。

……

见他回来收拾起了东西,秘书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了起来。

几个秘书忍不住交头接耳道:“小楚这是怎么了?该不会被辞退了吧?!”

“不能吧,小楚的工作能力很强的,要不是我有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可能还不如他。”

“总裁怎么可能辞退一个这么有实力的人!”

“那是他怎么收拾起了东西?”

“我看他心情好像挺不错的,不像是被辞退了的样子啊!”

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位秘书见楚砚将文件放到了秘书长的位置上。

忍不住出声问道:“小楚,这是发生什么了?”

“你该不会是被辞……”

后面的字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楚砚自然也知道她想说什么,于是笑道:“没事,我只是请了个假而已!”

请假?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讪笑了两下,果然是他们想多了。

这时有人顺势问了一句,“怎么突然想请假了?”

楚砚将包背上之后,脱口而出道:“回去参加赶尸大赛!”

闻言在场的人瞬间愣住了,纷纷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楚砚。

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说,‘你是认真的吗’?

但是楚砚并没有多做解释,冲几人打了个招呼之后,便离开了公司。

……

在他走后整个秘书室瞬间炸了,一位秘书呆愣道:“我没听错吧?”

“小楚说的是赶尸大赛吧?”

其余几位秘书,包括将楚砚当做竞争对手的小王都纷纷摇头,

“没有!确实是赶尸大赛!”

这时小王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顿时一脸惊恐的惊呼道:“对了!”

“先前我无意之间看到过他的资料,他是湘西人!”

闻言众人纷纷安静了下来,整个秘书室几乎是落针可闻。

这时其中一人率先打破沉静,摆手讪笑道:“哎,怎么可能,肯定是小楚在跟我们开玩笑呢!”

“那都是传说,我男朋友是蒙省的也没骑马上学啊!”

就在众人笑着说楚砚是在开玩笑的时候。

这时章秘书一脸怀疑人生的回到了秘书室。

当大家从章秘书那里得知,楚砚是怎么跟总裁请假的时候。

大家的表情瞬间变得很是佩服,敢用这种理由请假真是个勇士!

也不知道总裁是怎么想的,竟然还同意了!

……

很快整个风行公司各个部门都疯狂的开始流传起楚砚的传说了。

“哎,你们听说了吗?秘书室的小楚回老家赶尸去了!”

“卧槽,赶尸?开什么玩笑?!”

“听说楚助理就是这么跟总裁请假的!”

“卧槽胆子真大,这种理由都敢编!”

“别说,我早就发现了楚助理绝非一般人,依照他那个身材绝对是我未来老公的不二人选,但是这么久了我到现在都记不住他的脸!”

“听你这么说……好像还真是!”

“哈哈哈哈这你们都信?是湘西的回老家就是赶尸啊?那我西垵的是不是回去就是去盗墓了?”

甚至连公司的前台都开始吃起了瓜,以至于周董事到公司了,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周董事就是温念口中的周老,周建宏!

也是风行的董事之一。

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却十分讲究排场。

以往每次到公司,别说是前台了,就连章秘书都要下来迎接。

但是这次!

不仅章秘书没在,就连几个前台也不知道神神秘秘的在哪里嘀咕什么。

周建宏和他的几个保镖完全被无视了,孤零零的站在公司门口。

见状周建宏顿时感觉一起气血上涌,用力的敲了敲手中的拐杖。

大声怒喝道:“都干什么呢?!”

前台们瞬间回神。

看见老爷子气冲冲的样子,几个小姑娘不禁在心中暗道:“完蛋了!”

被训斥了几分钟之后,周建宏才带人走了进去。

见状前台忙的将电话拨到了秘书室。

被抓包之后,几人也不敢说话了,正襟危坐的候在前台。

……

章秘书在听到周董事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顿时感觉一阵头大。

他刚准备去电梯那里迎接的时候,非常不幸周建宏已经带着人上来了。

章秘书忙道:“周董事好!”

但是周建宏连个眼神都没给他,拿着拐棍健步如飞的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看着他一脸铁青的样子,章秘书也没敢多说什么,生怕又触着这老爷子的眉头。

于是顺手将手中楚砚的假条递给一旁的另一位秘书,低声道:“这是楚砚的假条,你拿去人事部……”

章秘书还没说完,这时原本已经走过去了的周建宏突然折了回来,将假条夺了过去。

揉了两下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随后咬牙切齿道:“请什么假,直接把这个叫楚砚的给我开了!”

这一路他没少听见这个人的名字,就是因为他导致自己被好几个人无视了!

章秘书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个举动,不禁感到有些为难。

但是就在这时,温念忽然出现在众人身后,似笑非笑道:“我的员工貌似还轮不到周老您做主吧!”

虽然是笑着的,但眼神中的警告之意却丝毫不加掩饰。

周建宏还是第一次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警告,顿时感觉一阵气血上涌。

……

就在周建宏还在四处找董事会的人诉苦的时候。

另一边楚砚已经坐上了开往湘西的火车。

伴随着汽笛的嗡鸣声,窗外的风景不断向后倒去,火车离京城也越来越远。

或许是因为并没有赶在节假日的高峰期,楚砚周遭的床铺都是空着的。

楚砚坐在下铺看着外面的风景,思绪渐远。

细说起来,他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赶尸了。

不过他之所以答应村长,并不是想重操旧业,更多的是想看看积攒足够的经验值后。

他究竟能转职成为什么!

不得不说,人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容易充满期待感。

因为火车要行驶一天的时间,楚砚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目养神。

直到一阵兴奋的欢呼声将他吵醒。

楚砚这才发现让对面的上铺不知何时坐了一位老者,对方抱着胳膊躺在卧铺上似乎睡着了。

车内比较嘈杂的环境,在加上火车上有巡逻很安全,让楚砚并没有的太过警惕。

这时几个看起来像是大学生模样的人走了进来,见有人在休息几人还特意压低声音。

“没错,是这里了!”

……

见似乎是自己将人家吵醒了,为首的学生还冲楚砚抱歉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吧?”

楚砚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在意,毕竟这是在火车上,难以避免。

在将行李放好之后,几人便回到了各自的床铺之上。

但是没过多久,上铺的男生便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压低声音兴奋道:“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湘西呢!”

“听说蘑菇屋那边的拍摄还在继续,咱们去看看吧,说不定还能遇到明星呢!”

听到他这番话,其余人也安耐不住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就算遇不到,还能打个卡!”

“幸好咱们学校放假早,能这么轻易的就买到票!”

“好不容易能一起出来一趟,咱们可要好好玩玩,听说湘西的风景很不错正好还能放松一下心情!”

这时楚砚对面的小胖子补充道:“不过我最期待的还是湘西的美食!”

“苗族酸汤菜、湘西腊肉、秤砣粑、凤凰姜糖……”

说着他还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他上面的人忍不住探头调侃道:“够了胖子,大早晨的报什么菜名?!”

“到了再说!”

“不过你可要少吃一点,瞧瞧你那小肚子。”

“嘿嘿~”

小胖憨憨的笑了两声,完全没有在意同伴的打趣。

当他一抬头刚好对上楚砚的目光,一向有那个社交牛逼症的小胖子想都没想,特别自来熟的问道:

“帅哥,你是去哪里的?”

……

原本楚砚还在感叹年轻真好,这么有活力。

突然被点到了还有一瞬间的怔住,回过神便看到对面,还有他上面的人都在探头看向自己。

楚砚淡淡的笑了笑,轻声道:“跟你们一样,去湘西。”

听闻楚砚的目的地跟他们一样,几个年轻人更加兴奋了。

“好巧啊!”

“我们也算是挺有缘!”

这时楚砚上面的年轻人紧跟着问道:“你也是去旅游的吗?”

他的想法很简单,要是也是旅游的,说不定大家还能一起做个伴。

但是这时楚砚却摇头道:“不是,是去走脚。”

“……”

闻言几个人茫然的互相看了几眼,都是一头雾水。

完全不明白这时什么意思。

走脚是赶尸的另外一种说法。

一般人对赶尸都比较忌讳,所以统称为走脚。

秉着不同就问的良好学习态度,小胖正想问:“走脚是什……”

但是还没等他说完,这时上面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你是走脚师傅?”

走脚师傅也就是赶尸匠。

……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原本抱着胳膊在沉睡的老人不知道何时醒了。

正侧躺在床上支撑腿,用胳膊撑着脑袋看向坐在下面的楚砚。

对上老爷子打量的目光,楚砚倒也并没有回避。

而是点头道:“正是!”

老头沉默了半响,缓缓吐出了一句,“这么年轻一点也不像。”

……

二人的对话像是加了密一样,几个年轻人完全听不明白。

“什么像不像的,老先生可否跟我们说说?”

看几人好奇,老头半笑不笑的,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走脚师傅是湘西对赶尸人的一种尊称。”

“赶尸你们知道吧?”

“就是带客死他乡之人回到故乡。”

“不过敢赶尸的除了命格泛阴煞的之外,再就是长相极为丑陋之人,只有这两种人才能镇得住那些东西。”

说着老头再次看向楚砚,“我瞧着你,哪一种都不像。”

老头低沉沙哑的声音让他的话多了丝恐怖的气氛。

赶尸?!

刚听到这两个字时,几个年轻人顿时虎躯一震,脸上的表情也僵住了。

后边更是越听,眼瞪得就越大。

沉默了几秒,其中一人讪笑道:“哈哈,老先生您说笑了,什么赶尸,那不都是传说吗?”

“现在可不流行封建迷信那套了,您可别吓我们!”

“帅哥也是在开玩笑吧,哈……哈哈……”

……

几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楚砚身上,似乎想要确认什么。

但是他只是笑了笑,并未回答。

毕竟几个大学生是出来玩的,万一把人吓到了就不好了。

见他不说话,车厢内的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周遭乘务员吆喝叫卖声,还有火车前进的声音。

但是楚砚没有丝毫的别扭,抬头冲老头问道:“老先生也是湘西人?”

“是!”

老头应了一声,见几个年轻人被吓愣住了,他突然笑道:

“娃子不用紧张,这些我也只是听老辈人说的而已。”

“我们跟你们开玩笑呢!”

说着还捋了捋自己的胡茬,吐槽道:“小娃子就是不禁逗!”

大学生:“……”

湘西人都喜欢这样吓外地人的吗?

楚砚:“……”

这老爷子的演技也太好了,何止是吓到了那几个大学生,就连他都差点以为是遇到同道中人了。

虽然老头解释了,但随后的一路,那几个年轻人安静得不行,完全没了刚上车的兴奋劲。

火车一到站,几人简单的打了声招呼,便提着行李像是被什么东西追了似的。

火速的下了车,不见了踪影。

……

得知楚砚回村之后,村长立刻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楚砚家里。

此时楚砚正被父母包围在中间,桌子上满是他最爱吃的菜。

楚妈夹了一块腊肉便放到了楚砚的碗里,“多吃点,这是妈特意给你留的!”

说着还不忘盯着楚砚的脸,心疼道:“瞧瞧这小脸瘦的。”

“要我说你干脆别回去了,在家里呆着多好!”

在楚妈眼里自家儿子已经很厉害了,赚的钱也足够生活了,完全没有必要那么辛苦的上班。

但是这时楚爸却不赞同道:“身为年轻人成天呆在家里像什么话!”

“都跟社会脱节了!”

“要我说……”

楚爸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直接被楚妈一眼给瞪回去了。

见状楚爸也不说了,扭头给楚砚倒了一小杯酒,高兴道:“来儿子!跟老爸喝一杯!”

村长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

见状村长来了,楚爸立刻吆喝道:“村长!一起喝点啊!”

但是村长哪里还有那个心情喝酒,忙摆手道:“先办正事!”

说着便自顾自的搬了一个凳子坐到了楚砚身旁。

急道:“楚小子,你回来就是要参赛了的意思吧!”

听村长是要跟楚砚聊天比赛的事情,楚爸和楚妈便没参与。

在这之前村长已经往他们家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了,就是为了这事儿。

自己儿子的本事他们也知道。

因为楚家祖辈上也是走脚的,所以对楚砚成为走脚师傅的接受度还算是比较高。

虽然当时确实挺震惊,也很担心。

但是在见识过自家儿子的本事之后,他们的心也慢慢的放下了。

……

另一边。

看着激动的村长,楚砚无奈的点了点头。

要是这时候他再拒绝,他都怀疑村长能当场撕了他。

“好!”

“太好了!”

村长一个猛子站了起来,拍着楚砚的肩膀,嚷嚷道:“楚小子好样的!”

“咱们寨子的第一名能不能夺回来就要靠你和苏家小姑娘了!”

“村长我就看好你们!”

解决了烦心事,村长的心情瞬间通畅了,随后拉着楚爸便喝了起来。

楚砚跟他们毕竟差了一辈儿,又常年在外,没什么共同话题。

于是便在门口的火盆上烤起了糍粑。

虽然湘西地处南方,但冬天也是比较冷的。

没一会儿,整个人便被火盆考得懒洋洋的。

……

就在这时,楚砚敏锐的察觉到似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

于是便下意识的抬头朝前方望去。

下一秒,只见一身穿苗族服饰的女子正站在不远处的木楼前。

绣有精美花纹的藏青上衣,搭配百褶裙,衬得肌肤仿若凝脂。

乌黑柔亮的青丝络成簪,眼眸轻瞥,黛眉微扬,朱唇点点,笑意浅浅。

木楼外的红色灯笼散发着星星点点的暖光,女子站在一片红光之中已然是风情万种。

“楚砚!”

见楚砚发现了她,女子便朝他快步走了过来。

……

眼前这女子便是村长之前口中的囡囡,符知湘!

囡囡是她的小名,熟悉她的人都这么称呼。

她是他们寨子的村花,也是唯一的蛊师,擅长施蛊,跟楚砚算是发小。

符知湘走到楚砚的身边坐了下来,眉眼弯弯的笑道:“你不是说不打算参加大赛吗?”

说着她还故意往喝的兴致正高的村长的方向看了一眼。

眼中的调侃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咳咳……”

楚砚战术性的咳嗽了两声,将手中的糍粑递了过去,转移话题道:

“吃吗?”

看他吃瘪的样子,符知湘笑的更开心了,但是并没有继续调侃他,而是顺势接过了糍粑。

这要是换做别人楚砚早就怼回去了,但是符知湘不一样。

这家伙可是蛊师!

他曾见过这家伙施展蛊术,饶是他见过数不清的模样惨烈的尸体,也不敌那个场面有冲击力。

惹不起……

……

大赛就在次日晚,留给他们准备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符知湘便是来找他商谈明天计划的。

原本她已经做好了自己上场的准备,毕竟楚砚这人一旦认准了某件事,是不可能轻易松口的。

想到这儿,符知湘不由有些好奇村长究竟是用什么办法将他请回来的。

越想越好奇,她索性就直接问了。

问完还不忘补充道:“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商量了?”

楚砚自然不可能说跟系统有关,只能用村长说输了的话,东西就让他们家出为借口挡掉了。

“哈哈哈哈!”

符知湘笑得乐不可支,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这几日她的压力也是蛮大的,说笑间那种疲惫也渐渐消散了。

时间如沙子,流逝于人的指缝之间。

转眼间便来到了大赛当日。

夜幕降临,薄雾弥漫。

在夜色的掩护下,四面八方的人同搬家的蚂蚁一般,排成长长的队伍。

众人举着火把,静默的朝深山中进发。

……

络绎不绝的人从个个方向朝同一处汇聚。

而他们的目的地,深山的山谷之中,已经有村落早就抵达了。

空地之中架起的篝火将周遭照耀得亮如白昼。

身穿非常具有民族特征服饰的村民纷纷围在篝火外,空出了前面一大片的空地。

在空地的正中央摆放着供桌,上面摆满了丰富的祭祀品。

乳猪、牛羊肉,还有各种瓜果,可见人们的重视程度。

碗口粗的香烛已被点燃,袅袅青烟随着微风轻颤。

赶到的村落都会在村长的带领下,上前祭拜。

整个过程神秘而又庄重!

乌泱泱的人群挤在一起,以至与后来赶到人只能站在黑暗之中。

若不靠的近一点都很难认清同伴。

……

此时几个村落的村长则是站在人群的前面,相互寒暄着。

“哎呦,马村长好久不见啊!”

闻声马村长停下了点烟枪的手,朝来人的方向看去。

随后同样是一副热忱的样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确实好久没见了,上次见面还是去年大赛的时候吧!”

一提去年大赛,前来打招呼那人嘴角的笑意顿时凝固了。

但是偏偏马村长像是没有察觉到似的,继续握着对方的手,笑呵呵的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了老胡,去年赢了你们,不过你们村的赶尸匠也是很厉害了。”

“只是我也没想到我们村的马叔会挺到最后。”

看似其谦虚,实则每一句都是在炫耀。

见此情形其他的几个村长也没往上凑,并且决定离这是非之地远一点。

但是胡村长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么一直嘚瑟下去。

随后装作不经意,忽然惊呼道:“对了马村长,你应该还不知道吧!”

这一句话成功的让马村长安静了下来,他握住胡村长的手也是一顿。

一脸茫然的问道:“知道什么?”

……

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胡村长在心里一阵得意,但是却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

他随后反握住马村长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惋惜道:“听说楚家寨的那小子回来了!”

“他的实力你应该知道吧?”

说完还颇为惋惜的啧了一番舌,随后一边摇着头一边离开了。

同时小声嘀咕道:“这次大赛怕是没什么悬念了!”

留下一脸铁青的马村长站在原地。

马村长忿忿的盯着胡村长的背影,暗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自从楚家那小子崭露头角之后,赶尸大赛的头名基本上都被出楚家寨包揽了。

也就去年那小子没回来,大赛的第一名才落入了他们手里。

这老胡明显是在嘲讽他呢!

……

就在马村长在心中不断‘问候’胡村长的时候。

这时人群突然一阵躁动,密密麻麻的人群忽然开始缓缓的系统移动。

不多时便腾出了一条小路。

几位村长见状也都停止了交谈,朝那声音的方向望去。

还想看看是哪个村落到了。

在看到站在前面身披藏青斗篷,一脸喜色的楚村长之后。

几位村长顿时心中一凛,随后立刻朝楚村长身后看去。

一般参赛的选手都会跟在村长的身后,毕竟他们是今晚的主角。

果不其然!

紧接着众人一眼便看到了走在后面的楚砚!

修长伟岸的身姿让人想不发现都难。

但也有人注意到了站在楚砚身旁,袅袅婷婷,巧笑嫣然,眉如远山,顾盼生辉的女子。

两人站在一起,郎才女貌很是养眼。

但是大家的表情却并那么美好,原本光是楚砚一个人就已经让大家很是忌惮了。

符知湘虽然实力远不敌楚砚,但也是年轻一辈中有名的蛊师。

这两人一连手,他们获胜的希望更是渺茫。

……

随后楚村长带领着村民缓缓的来到了供桌面前,拿起一旁的香烛点燃之后。

带头朝四方祭拜四方大地!

一拜东方青华大帝,二拜南方长生大地,三拜西方太极天皇大帝,四拜北方紫薇大帝!

在礼成的瞬间,一阵疾风袭来。

火光随风摇曳,插在一旁的白色幡旗也在不断翻腾。

一时间,这聚集了数千人的山谷竟安静的只剩下了风声。

还有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连一声鸟叫虫鸣都没有。

……

与此同时,京城。

温念和章秘书刚谈完合同走出公司大楼。

这时章秘书的手机忽然响了,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消息,

随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这一幕正好被一旁的温念看到了,她随即开口问道:“怎么了?”

见总裁问了,再加上也不是什么私事,章秘书索性就说了。

“有几个同事在附近聚餐……”

章秘书还没说完,温念便笑着摆手道:“没关系你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你也辛苦了好好玩玩吧,回头我给报销!”

闻言章秘书顿时一脸感动,但是他并没有直接走。

而是突然兴奋道:“总裁您不跟我一起去吧!”

温念也没想到章秘书会邀请自己,顿时一愣,“啊?”

章秘书则是看着自家一向干练美艳,突然变得有些呆萌的总裁,笑得一脸慈祥。

……

当看到总裁出现在KTV的时候,秘书室的众人还有几个其他部门的同事都愣住了。

原本嘈杂的包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只剩不知道是谁点的歌还在那放着,“好想唱情歌 看最美的烟火

在城市中漂泊我的心为爱颤抖

曾经迷失风雨中我爱上了寂寞~”

一时间尴尬肉眼可见的出现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一旁的小王忙的冲过去按了暂停。

见状温念立刻道:“没关系,不用管我,你们继续!”

此时温念也有些懊恼,她怎么就真的跟过来了,有她在他们怕是也没办法好好玩吧。

但是身为职场老油条的章秘书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她的不自在。

于是热情的招呼道:“没关系总裁,来都来了,一起吧!”

“他们点了火锅和烤肉,这家店的味道不错,您也尝尝!”

……

火锅不愧是促进人感情交流的一大利器。

热腾腾的锅子和美食成功的拉近了人之间的距离。

渐渐的原本有些拘谨的员工们也慢慢放开了,甚至有人已经拿着话筒嚎上了。

大家都是出来放松的,自然也没有灌酒一说。

酒足饭饱之后,一位秘书突然提议道:“小楚没来,要不我们给他打个电话吧!”

“以前每次聚餐他都在,这次也不能少了他啊。”

其他几个人对此也都没什么意见,不就是打个电话嘛。

也正好问问他在家中忙什么。

只有温念一人在听到楚砚二字的时候,动作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莫名的对这个名字有些在意。

意识到这一点,温念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一层红晕。

好在包厢中的灯光刚被调的暗了一些,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

……

与此同时,楚砚那边大赛已经开始了。

所有的参赛者都已经聚集到了空地之中,先前摆放在那里的供桌也被撤掉了。

放眼望去只见那些参赛者大都是些头发已经花白,满脸皱纹的年长之人。

楚砚和符知湘站在里面尤为显眼,让人想注意不到都难。

身为上界大赛的获胜方,这次的主持任务也就落在了马村长的头上。

马村长拿出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古老的铜锣站在众人面前。

这铜锣便是大赛的奖品,据说是第一任赶尸匠拥有的法器。

祖祖辈辈传了几百年,只有最厉害的赶尸匠才能拥有。

可想而知它在大家心目中的分量,这不仅是件法器,更多的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果不其然,铜锣一出,很多参赛者的眼睛都亮了。

……

“我宣布!”

“比赛正式开始!”

马村长悠扬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

紧接着伴随着一阵沉重的锣声,所有的参赛人员顿时四下散开,开始搜寻了起来。

从他们匆忙的脚步上就能看出他们对比赛的紧张。

不过大家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这附近搜寻。

依照以往的经验,那尸体定就在这不远处,不然大家也没办法评判!

……

大赛的规则很简单,就是找到隐藏在山中的僵尸将其制服。

听起来似乎很容易,但是放在以前光是找这个过程就能淘汰掉一半的人,更别提降服了。

虽然赶尸匠一职时至今日依旧有传承,但是因为技法流失,现在的人大都只掌握了一点皮毛。

甚至连最基本的赶尸都做不到!

平日里也就只能接的任务也大都是将一些普通的尸体抬回其乡。

若是运气不好碰到异化的尸体,等级低的僵尸胆大之人还敢搏一搏,让其失去行动能力,捆着带回去。

万一遇到等级高的,也就只能逃命了。

但是大赛自然不可能找一具普通的尸体来让众人比试,因此对众人的实力也是一种极大的考验。

不过这次的比赛不一样,有蛊师的协助,想必寻尸也就没那么难了。

……

午夜是阴气最重之时,弥漫的薄雾让人难以辨别方向。

树影婆娑,一切都看得不是那么的真切。

楚砚和符知湘缓缓的行走在密林之中,悠闲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来参赛的。

但也只是看起来。

虽然光线很暗,人很难在这种情况下视物。

但是这对楚砚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相反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不远处翻腾的血红的煞气。

身为赶尸匠楚砚之前便通过奖励获得了阴阳眼,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些不祥之气。

这也是他平时上班都戴着眼镜的原因。

眼睛上刻有阵法,可以帮他挡掉这些阴煞之气的干扰。

……

只是这些作为他的同伴,符知湘并不知道这些。

依照之前商量好的,她负责用蛊虫找出僵尸的位置。

没走多久,只见符知湘忽然站定,拿起挂在胸前的不知名的哨子忽然开始吹动了起来。

哨子的声音很奇怪,不同于一般哨子的清脆。

相反如果不竖起耳朵仔细辨认的话,甚至都很难发现有声音传出。

但是没过多久,周遭的树丛之中便响起了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声音十分密集,像是有什么东西快速爬过一般。

听得人不禁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更显诡异。

楚砚还是第一次见人施蛊,好奇的多看了几眼符知湘。

……

吹完哨子,符知湘刚想要转头跟楚砚说些什么的时候,一转头便对上了他的目光。

虽然他们两个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见楚砚不戴眼镜的样子了。

黑色的头发被随意的捋道后面,露出了饱满的额头,碎发散落在额间,凌乱但又不糟。

对视的那一瞬间,符知湘只感觉对方清冷的目光撞进了自己的心口。

不由有一瞬间的怔住。

但是还没等她开口说些什么,这时不远处忽然一阵躁动。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一些激动的声音声音,“这里!”

“在这里!”

闻言二人纷纷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紧接着符知湘顿时面色一白,有些惊慌的看向楚砚道:“不好了,好像是有人先我们一步找到了!”

很显然发动蛊虫寻尸的办法并不止她一人想到了。

符知湘虽然在年轻一辈里,算是实力很强的了。

当时比她厉害且经验丰富的蛊师并不是没有。

符知湘心中顿时升起了一阵愧疚之感,牵强的笑道:“不好意思楚砚,都怪我太慢了。”

她觉得是自己拖累了楚砚。

但殊不知楚砚早就发现了僵尸的所在位置。

听到符知湘的话,楚砚也没有太过慌乱,而是沉声道:“没关系,让他们先过去吧。”

说完便缓缓迈步朝着目标方向前进。

从那团血雾上来看,那僵尸确实跟村长先前说的一样,等级确实不一般。

而这次的参赛者大都是些熟悉的面孔,比赛没那么容易结束。

……

符知湘站在原地,看着楚砚的背影,明亮的眼眸中波光流转,甚是灵动。

脸上也带有若有若无的笑意。

很奇怪,她方才还十分慌乱的心瞬间安稳了下来。

察觉到自己似乎想偏了,符知湘摇了摇脑袋,将脑海中那些奇怪的想法赶了出去。

懊恼道:“笨蛋!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

回过神之后,她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

“老马,开始吧!”

当楚砚二人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几人围在那里了。

为首的正是去年大赛的冠军老马,还有他们寨子的蛊师。

只是那蛊师已经是满头的银发了,眼睛似乎有眼疾,没有完全睁开。

身子佝偻的几乎都快与地面平行了。

听到她的话老马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环顾了圈周遭的人,小声的问道:“阿婆你确定吗?”

虽然老马在寨子里的辈分已经不小了,但是在老太太面前还是要尊称一声阿婆。

他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因为,他依照祖上传下来的赶尸寻穴技法,找的位置并不是在这里。

没成想,老马话音刚落,阿婆忽然歪头朝他看了过来。

一直半眯的眼睛忽然睁了开来,只见那眼睛像是被蒙上了一层什么东西一样,有些泛白。

在昏黄火把的映照下不禁有些骇人。

“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沙哑的呵斥声十分具有威慑力。

……

闻言老马也不敢再说什么,忙的拿出身后背的家伙什,依照阿婆指的位置就开始挖了起来。

对此情形周围人也见怪不怪,其实仔细看就可以发现。

参赛的赶尸匠,除了楚砚基本上都是人手一把铁锹。

铁锹的作用自然就是挖尸!

因为这地方是老马他们发现的,依照比赛的规则,这时其余的参赛者都不能参手。

只有在他们控制不住僵尸的时候,他们才能动手。

伴随着老马的动作,一铲子一铲子的土都被堆到了一边。

渐渐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坑,但是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仅此情形在场不少人心中都泛起了嘀咕,“是不是这里啊?”

“怎么这么半天都没动静?”

“我看八成是老太太找错地方了,这个时间点可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要是下边真有东西,遇到人的精气早就诈尸了!”

“怎么可能现在还半点动静都没有?”

符知湘也是一脸的疑惑,根据她虫蛊的反馈,目标应该就在这里才对。

因为僵尸存在的周围都会有尸毒,虫蛊对尸毒十分敏感,只要靠近就会死亡。

但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还没反应?

……

渐渐的周遭的人陆续离开,符知湘也准备跟楚砚说可能是她找错了。

但是还没等她说出口,这时一直慵懒依靠在树干上的楚砚忽然出声道:“来了!”

来了?

符知湘先是一愣,随后美目圆睁,猛地回头不敢置信的看向老马的方向。

原本老马还在挥动着手中的铲子,因为此时周遭的树林中一片寂静,所以楚砚的话也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这要是别人说的话,老马定会不信。

他什么都没挖到,什么来不来的!

但是说这话的人偏偏是楚砚!

除了去年,老马每次都败在他手上,因此对楚砚的实力十分了解。

所以在听到他这番话时,老马想都没想将腿撩上去,想爬出坑。

然而下一秒,意外突生!

突然一只干枯腐烂的手从土中冒出,一把抓住了老马的脚踝!

……

皮肤上传来的剧烈的灼烧感,让老马忍不住发出了惨叫。

“啊啊啊——!”

凄惨的叫声响彻了整片山谷。

不仅是楚砚等参赛人员,就连不远处的其他人也都听到了这声惨叫。

几个村长顿时面色一紧,相互对视了几眼。

胡村长干咽了一口唾沫,看向了马村长轻声道:“这声音是马叔吧?”

不用他提醒马村长也听出来了,此时他一脸铁青。

也没顾得上回答胡村长,马村长抄起家伙便朝着声音的方向冲去。

这只是一个比赛,要是真出人命了,那就完蛋了!

更何况马叔还是他的本家。

不管怎样救人要紧!

见状其他的几个村长也吆喝人带上家伙跟了上去。

……

与此同时。

老马叫归叫,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逃命的速度。

危急关头,他直接一脚将那只手给踹了下去,手忙脚乱的从坑里爬了出来。

带着站在最近的阿婆不断往后退,同时也将身后的砍刀也抽了出来。

横在身前,时刻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刚离开不久的几人听到老马的惨叫声也立刻折返了回来。

随后在众人灼灼目光的注视下。

“蹭!”

一只手猛地伸了出来,以一种极度扭曲的形态抓住了坑边的泥土。

紧接着一个身影渐渐从老马挖出的深坑中站了起来。

“噗簌簌——!”

“噗簌簌!”

见此情形,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周围只有石头和泥土滚落的声音。

“吼——!”

一声咆哮,只见一浑身散发着恶臭,脸上的肉已经腐烂了大半,露出半边白骨的僵尸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时老马还有些跃跃欲试,想要上去将它控制住。

只要能将这东西降服了,这次的比赛他就赢了!

……

然而还没等老马采取行动,这时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僵尸暴露在空气之中的肌肤瞬间像是融化了一般,变得血肉模糊。

眼皮已经完全腐烂掉了,只剩下整颗白色眼球裸露在外面。

整具尸体如同被剥了皮似的,样貌十分凄惨骇人!

……

“血……血尸?”

其中一位赶尸匠表情惊恐的喃喃道。

这句话就像是水溅进了油锅里,人群瞬间沸腾了。

他们虽然对付不了实力太强的僵尸,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了解。

赶尸匠连僵尸的等级都分不清楚话,那不成笑话嘛!

一听是血尸,别说是老马了。

在场的众人心都悬了起来,冷汗直冒,纷纷小心翼翼的朝后面退去。

不是他们胆小,而是这种等级完全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啊!

一时间气氛肉眼可见的紧张了起来。

……

与此同时,远在京城包厢的几人并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一番商讨后,作为代表章秘书拨通了楚砚的手机号。

“嘟…嘟…”

很快电话的忙音响起。

但是众人并没有很在意,而是一边说笑着,一边等电话接通。

唯有温念一人,此时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电话上面。

即便是在嘈杂的环境中,那微小的忙音似乎也格外清晰。

这时一位女秘书突然热情的冲她招呼道:“总裁您别愣着,来吃点水果!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突兀了,温念连忙移开了视线,尴尬的笑了笑。

随后接过水果吃了起来,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

而另一边,楚砚也没想到这时候会有人给他打电话。

“叮铃铃!”

“叮铃铃——!”

刺耳的铃声打破了沉寂。

小心翼翼一步步朝外挪去的众人顿时呼吸一滞,如临大敌!

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心中想法出奇的一致,完蛋了!

察觉到声音是从自己这边发出的,符知湘下意识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僵尸。

看到僵尸朝这边看了过来,符知湘面色一白。

她忙不迭的后退了几步,刚想要抓起楚砚的胳膊先逃再说。

但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危难之际。

楚砚竟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


>>>点此阅读《老板请个假,回乡参加赶尸比赛》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