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开局变成一只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无限:开局变成一只鬼
分类:游戏动漫
作者:古道舟珅
角色:
简介:姜救从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鬼灭世界里一只鬼。人与鬼怎么选择?如何变得强大?如何克服阳光?自己该怎么回到原来的世界?
《无限:开局变成一只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限:开局变成一只鬼》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这是哪?”姜救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环境。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坐了起来,静静的回忆之前的事。

“对了,我想起来了。”

姜救成功回忆起之前的过往。

他本是一名学生,资深宅男,性格孤僻。

父母从小便因为意外双亡,只留下上千万的资产给他。

他的亲戚们纷纷过来争夺家产,最后只剩下百来万和最后的房子留给他,让他勉强能正常生活到今天。

不,应该是昨天。

从那些事以后,他的人格便改变了,变得孤僻,冷漠,不近人情,和谁都保持社交距离。

唯一有所安慰的,就是放学回家后能看看动漫小说,玩玩游戏,以此打发这颗受过伤害的心。

就在昨天,他正玩着一款刚出世的3D动漫大乱斗的格斗游戏。

好死不死有一道雷正好落在电脑上,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这是...穿越了?”看着眼前的森林,姜救一阵迷糊。

“叮...系统激活。”

“请稍等...系统启动中...”

“系统启动成功...”

“叮...发布最初任务,请选择阵营,鬼或者人类。”

“任务说明,如选择鬼阵营,需要灭杀所有鬼杀队成员。”

“任务说明,如选择人类阵营,需要灭所有鬼。”

姜救惊喜道:“果然有系统。”

“鬼杀队和鬼?看来我穿越到了鬼灭之刃的世界。”

然后马上陷入苦恼之中:“我选择哪个好呢?”

选择鬼阵营有三个难处,第一是只能在黑夜里行动,第二是看到活人可能有自己无法控制的欲望,第三是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受到鬼舞辻无惨的控制。

选择人阵营看上去是最佳的选择,但是收获肯定又没鬼大。

比如说这可以治愈的身体就是人类完全没法能比拟的,而且强大到一定程度的话,身体坚硬度可以堪比铁石,而且还有人类怎么都无法企及的血鬼术。

他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之中。

“系统,能帮我分析一下这两个选择的优劣吗?”

系统如丢进大海里的石子一样,毫无音讯。

“看来我的系统功能很简单啊,连分析都做不到。”

“这样一来,那只能靠我自己了。”

姜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做出决断:“我选择...鬼阵营。”

“恭喜宿主做出选择,本次奖励将在宿主完成任务后发布。”

“恭喜宿主获得新手大礼包一份。”

“系统将为宿主改变体质,请宿主忍耐。”

“忍耐?”姜救奇怪道:“忍耐什么?”

这个问题系统没有给出答案,做出解答的,是那突如其来的剧痛感。

一种强烈的刺痛忽然涌现在姜救全身,丝毫没有准备的他下意识的吼了出来。

“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挣扎了二十秒,他才渐渐适应疼痛感,然后拼命忍着让自己不喊出声音来。

过了十分钟后,疼痛感消失,他身上多余的赘肉也跟随着疼痛一并消失。

“这就完了,没什么变化呀。”姜救查看自己的身体,发现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

只有自己的脑袋看不到。

“得找一面镜子或水池才行,必须要确认自己的样貌。”

一边想着,一边立马开始行动,毫不拖泥带水。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

“对了,我都疼忘了。”

“我还有新手大礼包没看呢。”

于是在心中默念:“打开新手大礼包。”

“叮...恭喜宿主获得10点技能点,10点属性点。”

“技能点?”姜救想了一下:“打开属性面板。”

【宿主:姜救】

【种族:鬼(低阶)】

【力量:25(普通人平均值为10)】

【体质:20(普通人平均值为10)】

【敏捷:15(普通人平均值为10)】

【精神:15(普通人平均值为10)】

【血液纯度:10%】

“作为一个人来说,这属性已经逆天了。”

“但作为鬼来说,一般般吧。”

他不是很满意,不过这只是开局而已,并不气馁。

“系统,技能点有什么用?”属性点根本不用过问,看名字都知道干嘛用的。

“解答:可用于增加技能。”

“我有什么技能?”

“解答:无”

姜救:“......”

甩了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从无语的状态走出:“那怎么获得技能?”

“解答:完成任务或者自行学习。”

“原来如此。”姜救顿时明了:“看来血鬼术和呼吸法都算技能。”

“这么说来我选择鬼是最正确的做法。”

“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做长期待在这个世界的准备了。”

正在这时,前面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

姜救循声赶去,原来是两只鬼在打架。

“滚,别在我的地盘瞎逛。”

“谁说这是你的地盘?你有什么资格霸占这里?”

“资格?我的拳头就是资格!”

说完,两只鬼又干上了。

只不过打来打去,不管怎么打都没用,除了白白消耗体力以外,所有的伤势马上都能复原。

两只鬼也打的不可开交,不分上下。

这时,他们注意到在一旁观战的姜救。

“小子,你是什么人,在一旁看我们打架很有意思,信不信我宰了你?”

另一只鬼立马嘲笑他:“你怕是几年没吃过人肉脑子没发育好吧,大家都是鬼,你能杀的了他?”

路鬼甲顿时怒了:“你特码的也想死是吗?”

路鬼乙:“来呀,怕你不成,看看谁先累趴下。”

说完,两只鬼又干在了一起。

姜救:“......”

在没有人肉的诱惑下,鬼的智商还是挺接近正常人的。

但只要看见活人,鬼就会变得暴躁无比,有些抵抗力低的甚至连基本的理智都无法保持。

“你们等一下再打,谁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

两只鬼理都不理他,只管自己干仗。

姜救想了想,决定参与打架。

鬼和人其实很像,都靠拳头说话,只不过鬼在这方面更加露骨。

他需要知道现在自己的战斗力和其他的鬼比起来怎么样。

于是趁两只鬼互殴的时候,他猛然冲了上去,给了两只鬼一鬼一拳,顿时就将两只鬼揍飞。

“找死!”两只鬼异口同声吼道,同时向姜救扑来。

三鬼顿时缠打在一起,场面顿时混乱无比。

仗着不死之身,姜救也是不要命的野蛮乱打,但前世的他只是一名宅男,哪里会打架?

倒是这些鬼,时不时就要干上一场,战斗技巧根本不是姜救能比的。

所以没几下他就被揍趴下了。

“玛德,什么玩意儿,这么弱的东西也跟我们叫板,晦气。”

“不用管他,我们之间的胜负还没分出来,继续吧,这块地盘我要了。”

“来,怕你不成?”

对于被干趴下的姜救,路鬼甲和路鬼乙兴趣缺缺,又重新干上,一边干一边远离了他所在的区域。

“靠,老子这么弱的吗?”姜救吃痛的爬了起来:“真特娘的疼啊。”

经过刚才的战斗,他对自身和鬼的了解加深了一个层次。

从刚才的表现看来,他的属性和那些鬼差不太多,属于一个档次。

差的多的是战斗方法和战斗技巧。

看来只有战斗才是接下来的主题,还要搞清楚自己身处的位置才行。

一个地方出现好几只鬼,这很不正常。

于是他又追上那两只鬼,想一探究竟。

那两只鬼打的忘生忘死,没注意到姜救的到来,于是和刚才那一幕的情形又出现了一遍。

姜救左一拳右一拳将两只鬼揍飞。

“玛德,都放过你了,还敢来?”

“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你!”

三人...不,三鬼又战在一起,这次姜救学聪明了,以防守为主。

然后偶尔找机会还他们一手。

然而技术的差距和战斗方式的不适应注定了吃亏的只能是他。

就在这时,他玄而又玄的抓住路鬼甲踢过来的大腿,想也不想的一口咬了下去。

“找死!”

路鬼甲怒吼,就要上手打飞姜救,突然一种无力感从腿部传来。

“怎么回事?”

姜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动作将路鬼甲的血喝了一口下去,顿时觉得自己的疼痛感轻了一些。

路鬼乙趁机将姜救踢飞。

路鬼甲却虚弱的坐了下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大腿,那血就一直湍湍往外流,根本止不住。

“什么情况,我的伤势怎么恢复不了了?”

路鬼乙和姜救哪里关注到这个情况,两鬼又战到了一起。

双方互殴了一会儿,见路鬼甲久久不参战,这才引起他们两个的注意。

然后他看到不对劲的路鬼甲坐在那抱着腿哀嚎中。

姜救看着他不停向外冒的鲜血,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欲望驱使他去吸干路鬼甲的血。

不知怎么的,他本能的遵从了自己心中的欲望。

将暂时无法动弹的路鬼甲死死按住,然后大口一张,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脖子。

“啊,住手,你在干什么,快停下,住手。”路鬼甲痛苦惨叫。

路鬼乙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状况发生,这现象哪怕对于鬼来说也过于不可思议,一时间忘了做出任何反应。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叮...恭喜宿主完成同类首杀,宿主已引起鬼舞辻无惨的注意。”

“叮...奖励属性点10点。”

姜救用最快的速度将10点属性点分配完毕。

5点加精神,5点加敏捷。

力量已经可以和其他的鬼一较高下,所以暂时没有增加的必要。

精神影响的是思维速度和反应速度,还有眼睛的动态捕捉能力。

敏捷增加的是灵敏和速度。

这时,路鬼甲的的血液已经被姜救活活吸干,他的身体直接化为灰烬,就像被阳光晒到一样。

路鬼乙这才反应过来,惊恐的大叫:“你...你居然真的把他杀了?”

“叮...血液纯度增加1%,四维属性各增加5点。”

“什么?”姜救吃惊:“一下子提升这么多?”

“这该死的本能果然有好处,就是不知道碰见活人会怎么样,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冲动。”

“如果冲动相当的话,我倒是勉强能压制住。”

然后他不怀好意的看着路鬼乙。

路鬼乙顿时惊恐的跑了。

姜救并没有将他的动作放在心上,原本他的速度是15点。

首杀让他获得了10点属性加,他分别加在敏捷和精神各5点。

血液纯度的提升让他再次提高了5点。

现在他的速度足足有25点。

路鬼乙的动作现在在他眼里,慢的几乎和慢跑差不多。

“想跑?”

姜救一个箭步立马追上,不一会儿便追到了路鬼乙,将他狠狠的按在地上。

“说,这是哪里。”

路鬼乙惊恐道:“这里是藤袭山,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藤袭山?”姜救不淡定了:“鬼杀队的最终选拔之地?”

路鬼乙:“是啊,就是这里,可以放我离开了吗?”

姜救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我什么时候答应要放你离开?”

“你!啊,不...”

姜救咬上路鬼乙的脖子,又是满足的一顿。

不多时,路鬼乙跟着灰飞烟灭。

“咦,怎么没变强?”他有点疑惑:“是不是越到后面血液提纯越困难?”

“再抓一只鬼试试。”

他庆幸道:“幸好这里是藤袭山,鬼物不少。”

然后一个个到处寻找,找那些落单的鬼。

现在他还不想找成群结队的鬼,万一走漏一只没杀死,那很有可能将他的消息透漏出去。

到时候他要么被群而攻之,然后被一群鬼控制起来,要么其他鬼看到他就跑,根本不给他捉住的机会。

如果是其他的鬼,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根本不在乎,但他可以杀鬼,这肯定会引起其他的鬼万众一心。

所以在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之前,肯定得先杀落单的鬼物。

跑了大概一刻钟时间左右,姜救终于找到了另一只鬼。

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将其控制住,然后一顿扑咬。

“叮...血液纯度增加1%,四维属性各增加5点。”

姜救大喜:“果然越到后面,需要的血量越多。”

接下来的日子,他一直疯狂杀戮,快三个多月时间里,他杀了接近上百头鬼物。

“系统,打开属性界面。”

【宿主:姜救】

【种族:鬼(低阶)】

【力量:75(普通人平均值为10)】

【体质:70(普通人平均值为10)】

【敏捷:70(普通人平均值为10)】

【精神:70(普通人平均值为10)】

【血液纯度:20%】

姜救沉默,他的血液纯度自从提升到20%之后,便完全停止上涨。

当他吸了55头鬼物之后,就已经到达了巅峰,之后又杀了四五十只鬼,完全没有提纯的现象。

而且,他也对那些鬼物失去了吸血的冲动本能。

这些种种无不证明着低级鬼物对他的提纯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

“看来,低级的鬼只能让我到这个地步,都是一群没有血鬼术的垃圾,哼。”

姜救怒道,怒其不争啊,但他完全忘记自己也是一只没有血鬼术的低级鬼物。

他想了想:“算了,既然没法再提升纯度,那就把目标改一下,专门战斗吧。”

“要将我的战斗技巧提上去才行。”

其他的鬼已经完全没必要放在眼里,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手鬼。

这是除了他以外最强的鬼。

以前不敢招惹,只能躲着他走,现在可以试一下了。

相信就算真的不敌也能从容逃离。

就以他现在的速度来说,十只手鬼都抓不住他。

寻找的过程中,中途看到两只在打架的鬼,他想了想,又冲了上去,给两只鬼物一鬼一拳。

鬼物怒了,当即同一目标,直指姜救。

姜救笑而不语,也不进攻,任凭他们两个攻击。

他一一闪避,仔细观察这两只鬼物的攻击方式。

许久之后,他便失去了兴趣,于是将两只鬼的脑袋打爆,也不吸他们的血,直接从容离开。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正这么打算,他看到了一个人影。

“鬼杀队?”姜救一惊:“已经到了选拔的时间了?”

70点的动态视力让他得以在很远的地方就能捕捉到鬼杀队成员的行踪,对方则一点都没有感觉。

姜救一边在后方跟着那名鬼杀队的成员,一边细细思索该怎么做。

“要不要干扰剧情?”他细细琢磨,分析优劣。

“先不急,看看参加选拔的是哪一届。”

“这几个月我都没找到手鬼所在,会不会已经被炭治郎杀了?”

他之所以留在这里这么久,就是想和炭治郎打好交道。

不是他要舔主角,而是想顺着炭治郎找到鬼医珠世的所在。

她或许能帮助姜救解决害怕日光的问题。

想到这里,他直接冲了上去,站在那名鬼杀队成员的前头。

好家伙,这货居然是鬼灭之刃的最强路人,村田。

“啊,救命啊,鬼吃人啦。”村田当即大喊起来。

“闭嘴,我对你没有兴趣。”姜救咬着牙说道。

这句话是假话,他现在有一种想把对方吃掉的强烈冲动,但总体来说和他之前的判断一样。

这股冲动和想和鬼血的冲动程度差不多,可以强行抑制。

“我的脸现在是什么模样?”姜救问道。

“咦?”村田这才静下心来看:“你不是鬼?”

“可是刚才选拔之前我没看到你啊。”

和人脸无异?

姜救顿时放下心来,看来他不必担心会被无缘无故斩杀了,一般人只会把他当成~人。

“我是鬼。”

话刚说出口,村田立马掉头就跑。

“我勒个擦。”姜救无语:“你丫这也太干脆了点吧?”

苦笑着冲了上去,直接抓~住他后衣领:“别急,我不是来吃你的。”

这下村田想跑也跑不了了:“哇呜,别吃我,鬼先生,我的肉很臭哇。”

“妈个鸡,你听得懂听不懂人话啊,我不吃你,也不会伤害你。”姜救无奈道。

“真的?”

“骗你干嘛,对我有好处吗?”

“那倒也是。”村田放下心来,然后又立马提起心神:“不对,你是鬼,肯定有阴谋。”

“杀了我吧,我不会屈从你的。”

姜救气的眼皮直跳,真的有种想直接宰了他的冲动。

“我问你,你们这一届都有哪些人。”

村田誓死不从:“放弃吧,我是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

“真菰还好吗?”

“哟呵,你还知道前水柱最强的徒弟?”提到他们两人,村田立刻滔滔不绝起来。

“既然你知道她参加了这一届选拔,那还不早早投降,放开你村田爷爷。”

姜救都被气笑了,这村田怎么这么楞,比原作中楞多了啊。

不过好在他想要的内容都被诈出来了,那也就没有继续留着他的必要。

不要误会,姜救是想放了他,而不是杀了他。

这么搞笑的角色留着当个开心果也是挺不错的,他可舍不得就这么让他死去。

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不放了:“这七天你就跟着我吧,保你无恙。”

“真的?”村田半信半疑:“你不会想拿我当人质,威胁他们吧?”

姜救笑道:“反正你落在我手里了,想走也走不了,随你怎么想,哈哈哈。”

“水之呼吸·一之型·水面斩。”

刚说完,一道攻击就从姜救背后袭来。

“嗯?”姜救眉头轻皱,抓着村田跳到树上。

回头一看,发现来人是富冈·义勇。

此时的义勇实力不强,性格也不沉稳,他之前的攻击就没考虑到村田的存在。

“喂喂喂,你这年轻人怎么回事,攻击我也就算了,连同胞也打算一起干掉吗?”

富冈·义勇这才发现村田的存在。

“你快放开他,有什么冲我来。”

“放?”姜救笑道:“你实力这么弱,让他跟着你才危险吧。”

“什么,你敢说我弱?”富冈·义勇怒道。

“不弱吗?偷袭我都不成功,你的水之呼吸练到第几式了?”

富冈·义勇一怔:“你怎么知道水之呼吸,你到底是人是鬼?”

姜救心中暗骂:“妈个鸡,这货也是个铁憨憨啊,难怪老是做一些容易让人误会的事,让其他的柱都不喜欢他。”

“关键是这货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被人讨厌了。”

姜救头疼的说道:“你刚才不是喊出招式名了么?”

村田大吼:“你叫富冈·义勇吗,救命啊,快救救我。”

姜救冷眼看着村田,将他从树上丢下。

对着富冈·义勇说道:“来吧,我已经把他放下来了,等一下输了别找借口。”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富冈·义勇双手持刀,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眼中精光暴射,大声怒吼:“水之呼吸·三之型·流流舞。”

说实话,这道攻击对姜救来说十分华丽,十分高深。

但身体素质相差实在过于巨大的情况下,是无法靠技术就能弥补的。

富冈·义勇的攻击在姜救的眼中太慢太慢,以现在姜救的综合素质来说,不比那些会血鬼术的鬼物差。

现在能比他更强的,至少也得是前任十二鬼月的存在。

“这招虽然不错,但是你自身速度太慢,可惜了。”

如果动态视力不够,恐怕眼中都是他的残影,可惜他面对的是姜救。

斩击到来,姜救随身一侧,轻松避开攻击。

然后随手一抓,富冈·义勇的剑便轻轻松松被姜救抓在手中。

“什么?”他顿时大惊失色。

姜救用力一踹,狠狠的踹在他肚子上。

“噗...”富冈·义勇吐了一口血,整个人被踹飞出去。

“水之呼吸·四之型·击打潮。”

一连串的攻击继续袭向姜救。

“哟呵,速度不占上风,改用数量进攻吗?”姜救轻笑。

“但你这招和之前的招式本质上没什么区别,都是靠速度来驱动。”

“所以我说过,你的速度太慢了。”

富冈·义勇的刀再次被姜救抓在手中,他的肚子再一次被踢中,身子再一次被击飞。

“富冈先生。”村田大惊,着急吼道。

“噗啊...”这次,他吐出的血量比之前多了很多。

不过照他的倔性子,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我就不信这招你还能躲得开。”富冈·义勇吼道:“水之呼吸·七之型·雫波纹击刺。”

这是他最快的招式,也是水之呼吸里面最快的招式。

而且这招是斜斩,攻击范围确实挺大的,的确不好躲。

不过不好躲归不好躲,姜救不是躲不了,而是他现在不想躲。

他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正面接下这一招。

当然,他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而是身体躲在一旁,只伸出一只左手来硬接。

如果接不住,那也就丢一只左手而已,以鬼的特性马上就能复原。

“噹......”

清脆的声音不绝于耳,富冈·义勇表情错愕,姜救则一脸满足。

“看来,就算让你砍,你也伤不了我。”

“就这样吧,你走吧。”

富冈·义勇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发愣,完全没有动静。

一旁的村田赶紧把他拉走,离开这是非之地。

看着离开的村田和富冈·义勇两人,姜救满脸笑意:“看来,我的身体坚硬程度已经不输给手鬼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便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待最终选拔过去。

锖兔和真菰注定会死在手鬼口中,他并没有打算去救。

他本来就是鬼物阵营一方,不杀他们就已经算手下留情了。

更重要的是他得引出之后的剧情,结识灶门·碳治郎。

他们不死,富冈·义勇可能就无法成为新一代水柱。

他们不死,碳治郎很有可能无法拜入鳞泷·左近次的门下。

富冈·义勇没有成为水柱事小,碳治郎无法按照剧情发展事大。

他要暂时交好鬼杀队一方,自然不能动手杀人。

所以交给手鬼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但他也不是无事可做,他一直静悄悄的跟在富冈·义勇身后,只要一直跟着他走,就能找到手鬼的所在地。

锖兔和真菰两人就是因为救富冈·义勇才牺牲的。

几天后,富冈·义勇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一些,稍微能动弹就又重新开启莽撞的新一天。

不得不说他的实力其实还可以,只要不碰到厉害的鬼物,大多数都能应付。

村田的存在倒是拖了不少后腿,这小子怂的一匹,完全拿富冈·义勇当挡箭牌使用。

这些姜救都不关心,只管跟住他们。

没过多久,真菰和他们会面了。

“义勇君,你在这里待得习惯吗?”真菰温柔的说道。

“啰嗦,要你管吗?女人。”富冈·义勇不耐烦的说道。

真菰并不生气,只是在一旁温柔的笑着。

“看来义勇君已经足够强大,可以独当一面了。”

富冈义勇冷漠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碰到什么危险?”

这一幕落在姜救的眼中,惹得他连连摇头:“富冈这小子,在青涩的时候这么傲娇的嘛。”

“啊,我闻到了美味的气息。”一阵变态的声音传来:“又有人来送死了吗?”

三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只脑袋被数只手掌包住的巨大鬼物从森林内处走来。

姜救定睛一看:“手鬼?”

“嘻嘻桀桀桀,又有来送死的小鬼,让我好好饱餐一顿吧。”

手鬼巨大的身体向众人扑面而来。

“阿拉阿拉...这面具,是鳞泷·左近次的徒弟吗,真让人兴奋啊,能让那老头悲伤。”

严格来说,虽然富冈·义勇会水之呼吸法的剑术,但其实并不算鳞泷·左近次的弟子。

鳞泷·左近次只是默认让他自己随便学,并没有认真的指导过他。

锖兔和富冈义勇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差,就是因为富冈·义勇自称是鳞泷·左近次的弟子。

富冈·义勇认为,只要通过最终选拔,成为真正的鬼杀队成员,便能得到鳞泷·左近次的认可,从而真正的收他为弟子。

这份莽撞,这份冲动,这份急迫,让他率先对手鬼动了手。

“水之呼吸·二之型·水车”

手鬼眼神发亮:“真是不错的剑技呢,不愧是鳞泷老头的剑术。”

“只可惜,剑招是好,用剑的人实力太差,无法发挥出招式的精妙。”

只见无数巨手铺天盖地的拍向富冈·义勇,硬生生将他的招式破掉,直接将他拍飞。

真菰急道:“义勇君,你没事吧。”

村田:“啊,不妙,不妙啊,这只鬼太恐怖了啊。”

“水之呼吸·八之型·泷壶”富冈·义勇再次大喊:“可恶,别得意。”

他之前招式被破,但气势不减,仍然向前冲去。

自上而下的攻击直接要砍掉手鬼的脑袋。

“是吗,你是有什么依据说我看漏你了?”

手鬼嗤笑,数只巨手从背后伸出,挡在头上,任由他劈砍。

而后,两只原本的巨手抓向富冈·义勇。

“嗯?”富冈·义勇见势不妙,立刻改变了剑招:“水之呼吸·九之型·水流飞沫”

借用这招,他将四面八方的手臂全部砍断,安全的拉开了距离。

“啊...真是美妙啊,你让我看到鳞泷年轻的时候。”

话音刚落,数只手又从地下冒出,直接将刚刚松懈的富冈义勇抓在手中。

“可惜你的招式虽妙,但战斗经验却远远比不上你的师父。”

“水之呼吸·四之型·击打潮”真菰也出手了,将抓住手鬼的手臂统统砍断,富冈·义勇也借此恢复了自由。

手鬼表扬道:“不错,配合的挺好,若是四十年前...不...三十年前的我,恐怕都不是你们几人联合的对手。”

“水之呼吸·七之型·雫波纹击刺”被救下的富冈·义勇再次头铁的冲了上去。

手鬼冷眼看着他:“只可惜你远远比鳞泷愚蠢的多。”

他站在原地不动,任由义勇穿刺。

“噗哧...”

义勇的剑狠狠的刺中他的身体,可手鬼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而是借助它刺进身体的瞬间,直接将他抓在手中。

“蠢货。蠢货,蠢货,面对我这般巨大的身体,居然用刺击类的招式,你真丢鳞泷的脸,我太高看你了啊,蠢货。”

手鬼的这些话,深得在暗中观察中的姜救的同意。

这么大的身体还用刺击,对方又不是野兽,而是鬼。

这么做除了将自己的武器留在对方身体中,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敌人眼前,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义勇。”真菰急得大喊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这时,一直躲在树后的村田建了奇功。

“水之呼吸·一之型·水面斩击”

“什么?”这次的攻击终于出了手鬼的意料之外。

倒不是这次攻击有多强,而是它完全忽略了村田的所在,根本没想到还有另外一人会出手。

所以虽然村田本身实力微弱,但勉强能将手鬼的手臂斩断。

姜救也是眼神一亮:“哦?不错嘛。”

富冈·义勇赶紧借此脱身。

“哼。”手鬼不爽,将目标转移到村田身上,他妨碍了自己狩猎。

村田傻了,吓得完全无法动弹。

刚才那一招已经耗尽了他之前攒下来的勇气,现在能站直都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

“村田。”义勇着急大喊,赶紧用出了剑招。

“水之呼吸·三之型·流流舞”

可这招攻击并不算很强,丝毫挡不住手鬼的攻势。

两者的攻击交接,结果是村田被击飞,义勇再次被手鬼抓在手中。

真菰硬着头皮冲向手鬼。

在忙着攻击义勇的手鬼没想到两人的攻击来得这么快。

真菰斩断了手鬼的手臂,将义勇救出,这不知道已经是几次将他救下了。

村田直接砍中了手鬼的脑袋,打算将他一举拿下。

“噹......”

金属交错的声音发出,村田错愕。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

手鬼的鬼手再次扑向村田,让他头皮发麻。

真菰出手,帮村田解了围。

“这只鬼太强了,我们不是对手,你带着他先逃,我垫后。”

富冈·义勇全身骨骼已经被捏碎,只能不甘的躺在地上。

村田借机将义勇背了起来,直接逃走。

他觉得他和富冈·义勇两人现在是累赘,真菰这么强,肯定能脱身。

于是不顾义勇的反抗,头也不回的逃了。

“小姑娘,这样好吗,你一个人可无法逃脱我的掌心哟。”手鬼狞笑。

真菰面沉如水:“少废话,他们走了才不影响我的发挥。”

“是吗?”手鬼幽幽的说道:“那为什么你注意不到背后的手呢?”

还不等真菰反应过来,一只手直接从她后背贯穿了她的肚子。

真菰身亡。

另一边,村田不要命的逃跑,可他本身实力不强,背着个义勇根本跑不快。

手鬼几乎无伤,追起来十分轻松。

不一会儿,两人便被追上了。

富冈·义勇绝望闭目:“放我下来吧,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村田:“想什么呢,真菰小姐肯定会为我们争取时间的。”

富冈义勇声音颤抖:“她肯定牺牲了,不然手鬼怎么会追我们?”

村田大惊:“什么?”

富冈义勇:“放我下来吧,至少你还能逃走。”

懦弱的村田这次没有放弃:“不,要死一起死,你为我挡下太多太多的危险,这次我不能抛弃你。”

“同为鬼杀队的成员,我为你感到骄傲。”

“该死的是我,我以为我带着你离开会为她创造逃脱的机会。”

“如果我当时留下,如果我当时没被吓到腿软,你们根本不会陷入绝境。”

“该死的是我,不是你。”

说着说着,村田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富冈义勇:“你没错,我们面对的是鬼,害怕是人之常情,我们之所以要成为鬼杀队成员,就是要保护害怕的人。”

“错的是我们实力不够,仅此而已。”

“义勇君。”村田泪流满面。

“你们说够了吗?”手鬼狂笑:“真是感人啊,临死前的肺腑之言永远这么动听,哈哈哈哈。”

“快丢下我走。”义勇怒骂村田。

“不,不能再辜负你了,要死大家一起死。”村田坚定道。

手鬼嗤笑:“哈哈哈哈,怎么,你们以为还有机会存活吗?都得给我死。”

两人的距离不断被拉近,没多久就进入了手鬼攻击范围。

“死吧。”

无数巨手在两人绝望的目光中伸来。

这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们身前,将无数巨手挡下。

他不得不挡,再不挡的话这俩憨货就真的会死。

姜救脸色难看,他隐约想到为什么这俩货会进入必死的局面了。

按理来说,村田和富冈·义勇只能说是认识,并不熟络。

之后的日子里,富冈义勇都完全忘记了村田这个人的存在,连认都不认识了。

本来和手鬼交手的人也不包括村田在内,这俩货也不会进入这种必死的局面。

一切都是因为他,姜救的介入。

如果他之前不截住村田,富冈·义勇也不会出手,这两人本来错身而过,根本不会见面的。

富冈·义勇不对他出手,那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虽说休息了几天,伤势恢复了不少,但身为人类,哪有这么容易能恢复?况且这还是没有任何治疗的手段下。

所以他对阵手鬼的时候,屡屡失手,战力甚至发挥不出原本的五成。

不然哪里会这么容易被抓住,全身骨头都被捏碎?

真菰必死,但义勇也不至于逃不走。

归根究底,还是姜救的锅。

“是你?”村田和富冈义勇错愕。

“看来你们混的很惨啊。”姜救漠然说道。

“快逃,这只鬼很危险。”义勇急忙大喊。

“危险?”姜救笑道:“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一只鬼?”

村田和义勇一愣,他们下意识忽略了这个问题。

“我是不死之身,他又没日轮刀,我怎么会有危险?”姜救笑道:“你们赶紧离开吧,我来挡住他。”

一种莫名奇异的感觉出现在两人心头。

第一次被一只鬼救下,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

手鬼奇怪了:“喂,你是鬼吧,为什么要帮助人类?”

姜救淡淡的说道:“你在成为鬼之前,也是人,为什么要对人类出手?”

手鬼狂笑:“哈哈哈哈,你都说成为鬼之前才是人,我现在可是鬼啊,为什么不对人类出手?”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

“还不快走?”姜救瞥了两人一眼。

村田二话不说,赶紧逃走。

姜救:“......”

丫的,这家伙对于跑路这种事情怎么这么干脆,反应这么快?

至少说一些感谢类的话啊喂。

“想走?”巨手再次挥动,抓向两人。

姜救一笑,直接挡下:“有我在,你还想对他们两人动手?”

之前暗中观察,他已经对手鬼的手段非常了解。

“可恶,竟然敢打扰我品尝美味的食物,你给我去死。”手鬼怒吼。

之前他对四人围攻都没认真起来,对待姜救却下了狠手。

因为之前是在享受,现在是在发怒。

姜救看着远离的两人:“看来不用再保留实力了。”

“喝...”他大吼一声,全身力道爆发,一拳直接将手鬼的身体打爆一大半。

“什...什么。”手鬼大惊:“这么强,为什么之前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一边说着,一边恢复了身体。

“呵,所谓藤袭山最强的手鬼,也不过堪堪五十几点的力量,对你抱有期望也是我愚蠢了。”

“什么手鬼,什么五十几点力量?”手鬼暴怒,巨手再次挥舞:“老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手鬼”是粉丝对它起的外号,真正的名字作者并没有给他起。

他就是一个前期的小BOSS,或者说只能算是精英怪,小角色一枚。

它的力量不如姜救,速度不如姜救,唯一有优势的就是数量及其多的手。

“拼力量对我的成长没有益处,多练习练习身法吧。”

姜救暗暗想道,数量庞大的手稍微能给他造成一些困扰,想要躲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这是限定于姜救只躲不防的状态下。

在速度和反应,动态视力远超过对方的情况下,不能做到轻松闪躲说明他的实力还不够强。

他要将“勉强”躲闪练到“轻松”躲闪才行。

于是两人牵制战一直打了很久。

手鬼气喘吁吁:“混蛋,你是老鼠吗,这么能躲,不要小瞧本大爷啊。”

姜救微微一笑:“你连碰都碰不到我,就别说大话了。”

姜救躲得是很勉强没错,但是即使是勉强躲过,那也是躲过去了,并没有被伤到一丝一毫。

“哼,可恶的老鼠,看我抓住你。”

无数巨手铺天盖地的向姜救抓去,上空,正面,地下,数不尽的手涌现,将姜救团团包围。

“这数量,这规模,看来光靠闪避的确不行了。”姜救轻笑:“既然如此,今天的修行到此为止。”

说着,他双手快速向前挥动,对应着无数的巨手挥击。

“轰轰轰轰轰。”

无数手臂直接被碾成粉碎,化成灰烬。

“什...么,你一直在隐藏实力。”手鬼大惊失色。

“不然你以为你能撑到现在?”姜救嗤笑:“你就从来没考虑过,其实你很弱吗?”

“不可能,这不可能!”手鬼不服气:“你不可能比我还强。”

“我才是藤袭山的霸主,是这里的王者,是最强的存在!”

说着,他再次延伸出无数巨手,而这次不同的是,他将巨手尽数融合,形成一只更加恐怖的手臂。

面对这样的手鬼,姜救也是谨慎起来。

手鬼的力量有五十多,和他只相差二十点左右,这样的蓄力一击,很可能会超过他的力量。

但蓄力要时间,手鬼在凝聚手臂的时候,姜救也开始蓄力。

“来的好,看看谁才是腾袭山真正最强。”

姜救双腿分开,一前一后半蹲,身体微微向前倾,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凝集在自己的右手之上。

几秒之后,两人的蓄力都接近完美,准备待续。

碰撞,一触即发。

“轰......”

巨大的撞击声引起周围大地一阵震动。

无数在远处栖息的鸟兽纷纷逃离,有些离得比较近的鸟兽直接被震落到地上,活生生摔死。

“发生了什么,地震?”

“怎么回事,大地怎么突然震动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卧槽,这不是强者在战斗引起的吧?”

“怎么可能,哪有这么恐怖的强者,要是有这种程度的鬼怪,需要出手的得是高级鬼杀队成员才是,怎么可能用来选拔?”

“也是,那就是普通的地震了。”

“废话,这还用说,你脑袋里装浆糊了吧?”

几名考核者纷纷议论。

战斗结束,姜救罕见的开始喘气,拳头上传来的剧痛告诉他战斗的惨烈。

但喘归喘,他依然毫发无伤,然后冷眼居高临下的看向对方。

反观手鬼,此时已经只剩一个脑袋还残留在地上。

他的眼神灰暗,口中轻喃:“我...败了。”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

数日之后,富冈·义勇跪在鳞泷·左近次的身前。

“抱歉,师...先生,因为我,真菰战死在藤袭山。”

鳞泷·左近次虽然悲伤,但没怪罪富冈·义勇,而是叹了一口气:“这不是你的错,命数弄人罢了。”

“此次你通过了选拔,证明了自己的信念,我再不收你就是辜负了真菰的牺牲,我承认你是我的弟子了。”

“相信他们在天之灵也很欣慰吧。”

富冈义勇摇了摇头:“不,我没有资格成为您的弟子,下一届选拔赛我还要参加,必定手刃那只鬼物。”

村田也跪在鳞泷面前:“请鳞泷大人指导我的剑术,如果我还能更强一些,真菰大人就不用为我们牺牲了。”

鳞泷·左近次叹息一声:“罢了罢了,今年你们就在我这里修行吧。”

锖兔闻讯跑来,一把抓住富冈·义勇,对他怒目而视:“你害死了真菰?”

富冈·义勇无力反驳。

锖兔一拳狠狠的砸在他脑袋上:“你这种人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死的是真菰?”

鳞泷·左近次阻止了他:“住手,逝者已矣,真菰是心甘情愿为他们牺牲的,错不在他们两人身上。”

其他弟子对两人也是发指眦裂。

这种情况让富冈·义勇日后的不善言辞埋下一颗更深的种子。

藤袭山上,自从姜救和手鬼呐激烈战斗之后便名声鹊起。

所有鬼物见到他都自动退避三舍。

姜救也不理他们,他在试毒。

是的,你没看错,他在试毒,试紫藤花的毒。

说实话,紫藤花虽然对鬼物有影响,但并不致命。

当然,要是配上一些其他药材就难说了。

作用类似于蚊子对蚊香的厌恶,蚊香能驱赶蚊子,却无法彻底杀死蚊子。

姜救正强烈的克制自己的恶心和反感,试图接近紫藤树。

“玛德,吃人的冲动我都能克制,我就不相信克制不了恶心和反感。”

他在这里挖了一个地洞,摘了很多紫藤花放在洞中。

白天就躲在这地洞里,伴随着紫藤花休息。

至于晚上,他就到处找其他鬼的麻烦。

毕竟除了战斗以外,他没有任何事情能打发时间。

哪怕不吃人肉,不吸鬼血,他发现通过锻炼也能增强体质,只不过这种方法的进步太慢了。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

具体多长时间,姜救不知道。

现在计算时间也没有意义,锻炼是他唯一的打发时间的手段。

变强,是他的目的。

这一年时间里,手鬼以及一众鬼物被他折磨的哀声遍野。

不知道多久之前,手鬼已经完全无法满足他训练“躲避”的目的。

于是他逼迫一群鬼来攻击他,当然,手鬼是必定要参加的。

刚开始是十只鬼,半个月后二十只,两个月后三十只,半年后五十只。

大概过了一年,整个藤袭山所有的鬼联手都再也无法伤到他一分一毫。

单论体术的话,恐怕比起十二鬼月也已不遑多让(至少姜救是这么认为的)。

数年间的锻炼让他的身体素质也增强了少许,四维属性每一种都增强了10点。

而这一年时间适应和修行,也让他对紫藤花产生了非常强的抗体。

现在,能对他造成威胁的只有日轮刀,日光和鬼舞辻·无惨的操血咒缚。

当然,只要他不说出鬼舞辻无惨这几个字,鬼舞辻无惨就不会真正的注意到他。

当他吸第一只鬼的血的时候,无惨知道了有姜救这只鬼的存在。

不过那也只是知道而已。

你在网上看到一些人的名字,看到他做了一件事,除非你十分关心,不然转头就忘。

无惨对他就是这么一种状态。

成为上弦之鬼?

他没想过,他想的是把无惨吸收掉,直接代替他的存在。

至于系统任务?

呵呵,系统只是让他杀光鬼杀队成员,没规定完成的时间,又没规定他不能杀鬼,也没规定他不能代替无惨。

只要他活着,那鬼就一直存在。

BUG就是这么卡的。

当其他鬼物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时候,他已经能在紫藤树林里一边漫步闲逛,一边欣赏风景。

不得不说,紫藤林的风景的确十分优美,让人迷醉。

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边境。

“嗯,这就到了?”姜救轻笑:“如果不是因为要等碳治郎,我现在就已经可以离开了。”

“这紫藤树,紫藤花,已经完全对我不起作用了。”

忽然,他看到眼前有些动静。

“有人?”

于是赶紧躲了起来。

发现来者是产屋敷·耀哉的儿女,产屋敷·辉利哉和产屋敷·雏衣两人。

“是他们?”姜救惊喜不已。

他们的到来,代表着新一届最终选拔要再度开启。

“这次来的是锖兔他们了吧”姜救想道:“再等一届就是碳治郎了。”

他的眼神微微发亮,距离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姜救人在暗处,眼看着一名名试炼者走进森林深处。

“咦,富冈·义勇怎么又回来了?”他诧异的看着富冈·义勇,看着他走在锖兔身后。

“嗯,有意思,找手鬼来报仇了?”姜救暗笑:“怕是又会被暴虐一次吧。”

他突然想起原剧情来:“对了,锖兔就是为了保护富冈·义勇而死的,有了我的干涉之后还会按照原剧情发展吗?”

这一次,他准备撒手不管,除非富冈·义勇有生命危险。

锖兔走在前面,一脸厌恶的用斜眼看富冈·义勇:“别跟着我,我怕会忍不住杀了你。”

富冈·义勇沉默不语,但却不离开他半步,一直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姜救暗笑:“这俩货关系这么尬的吗,因为真菰的死吧。”

随即摇摇头:“按照义勇这小子的性格,估计有再多话都会憋在心里。”

“嗯...憋在心里是好事,这货可是一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存在,还是别说话的好,不然可能越说越乱,哈哈哈哈。”

他仔细找了找:“村田那小子没来?”

“也对,他是个胆小鬼,正常人也不像义勇那么头铁。”

他悄悄跟上两人,小心隐藏自己的身影。

和往常时间一样,试炼时间为七天。

第一天,富冈·义勇跟在锖兔身后,无论锖兔怎么骂都死活不离开。

不过显然骂归骂,锖兔显然并没有真的赶他走。

两人去了紫藤林中部区域,杀了十几头鬼,义勇轻伤。

第二天,两人来到东边,富冈·义勇帮锖兔挡了一击,伤势又重了,锖兔微微动容。

第三天,两人又回到中部区域,这个地区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两人今天什么都没干,找了一处山洞休息,义勇养伤。

第四天。

两人来到北部区域,姜救暗暗扶额。

“他们怎么来这个地方了,真是的,这里可是手鬼的地盘啊。”

锖兔问义勇道:“是这里吗?”

义勇说道:“没错,我上次遇袭就是在这附近,真菰她...”

锖兔点头:“我知道了,我会为她报仇的。”

这次他们不仅是为了通过试炼而来,也是为了给真菰报仇。

姜救摇头,从他们这两天的表现看来,剑技是够了,但攻击力太小,恐怕接下来的发展会和原著中一模一样。

扛过一轮鬼物袭击过后,锖兔冷冷的对义勇说道:“给我小心点,不要再受伤了,到时候我可没有余力保护你。”

富冈·义勇将刀收回刀鞘:“知道。”

他们不断的找,想找到手鬼,可今天没有任何收获。

第五天,他们在寻找受过的过程中受到两波鬼物袭击,两人配合的很好,都没有受伤。

但他们在结束战斗后暗自伤神,因为他们第一次看到了试炼者的衣物。

显然,这些试炼者已经被吃。

虽然他们之前就做好心理准备 ,可真看到的时候,心里依然有些接受不了。

之前他们见过逃跑的,受重伤的,缺胳膊少腿的,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有人死去的场景。

“别愣着了,回去休息,明天我们继续找。”

第六天。

两人又见到一名逃跑的成员。

锖兔一把把他抓住:“你跑什么?”

“前面,前面,前面...”那人“前面”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两人眼神一亮:“前面是不是有一只长着很多手,体型非常巨大的鬼?”

“对,对,对,就是它,你们别拉着我,快逃吧,那不是试炼者能对付的怪物。”试炼者几乎都快哭出来了。

锖兔放开他的衣服,不再为难他,让他逃走。

还没等他们两个有所反应,大地忽然开始强烈抖动。

“来了。”锖兔和义勇摆出战斗姿势,扎好马步,将刀拔了出来。

姜救这几天一直跟着他们两人,他不知道这俩货什么时候会遇到手鬼,不守着不行。

就怕剧情已经脱离原著,富冈·义勇可能会死。

这几天时间,他看着两人的剑技提高了一点点,默契也培养的不错。

不一会儿,几道身影从林子里逃了出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是无数只鬼手。

富冈·义勇直接提刀冲了上去,将那些鬼手一一斩断,将那些被追杀的试炼者救了下来。

“你们快走,这里交给我们。”他对那些试炼者说道。

那些试炼者哪里还听得到他说话,只管自己不要命的逃跑。

“谁砍了我的手?”鬼手的声音从林子内传来,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似乎在咀嚼着什么。

“来了,注意配合。”锖兔表情严肃。

——

作者有话说:

新人新书,请大家多多支持


>>>点此阅读《无限:开局变成一只鬼》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