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四合院:别惹我,谁惹坑哭谁》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四合院:别惹我,谁惹坑哭谁
分类:都市种田
作者:火星小二
角色:
简介:穿越到六十年代,情满四合院的世界,面对着一群禽兽。朱凡怒了,豪言别惹我,谁惹我,我坑死谁!棒梗偷东西不承认?手脚废掉。许大茂破坏相亲?抢他娄晓娥。战神傻柱多管闲事?揍一顿就是了!大家天天吃窝窝头,朱凡天天吃肉。秦淮茹后悔的说道:“朱凡,当初我看走眼了,我能再嫁给你吗?”朱凡:有多远滚多远……

书评专区


小说《四合院:别惹我,谁惹坑哭谁》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四合院:别惹我,谁惹坑哭谁》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六十年代!寒冬!

紫禁城!

傍晚,炊烟袅袅。

大街小巷里到处散发着烟火的气息!

朱凡手中拎着一提猪肉,走在巷子里,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要知道这提猪肉可是足足有一斤重。

在这个一斤猪肉一块钱,工资普遍只有二三十的年代,很多人也只能过年的时候能尝尝荤。

很多人的眼中都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这家伙是谁啊?家里有矿吗?竟然买那么多的猪肉!”

“谁说不是呢?我已经半年没有吃到猪肉了,都快记不得猪肉是什么味道了!”

“你半年算什么?我上次吃猪肉的时候,还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呢!”

没过多久,朱凡站在了一座四合院的门口。

看着眼前的四合院,朱凡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其实朱凡是一个穿越者,在八年前,他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情满四合院的世界,还成为了四合院中的一员。

不过穿越后的身世并不太好,没有父母,只有一个奶奶把他抚养长大,没过多久,奶奶也去世了,就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了。

那时候,朱凡才刚刚二十岁。

那时候,秦淮茹还没有嫁给贾东旭。

都说一血的秦淮茹非常好,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想要。

朱凡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所以他想要截胡贾东旭,把秦淮茹搞到手。

不过那个时候的秦淮茹还在乡下,于是朱凡就让媒婆去乡下说媒,让秦淮茹嫁给他。

本来事情还挺顺利的,秦淮茹跟着媒婆来到了城里。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秦淮茹来到四合院的时候,朱凡正好不在家,于是媒婆就带着秦淮茹去贾家坐着等。

这一坐可不得了,贾张氏一见秦淮茹长得这么漂亮,屁股又大,好生,她自然是要想办法让秦淮茹变成自己的儿媳妇啊。

于是她便在秦淮茹面前说了很多朱凡的坏话。并把自己的儿子贾东旭介绍给了秦淮茹。

朱凡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不过他还是劝说秦淮茹不要嫁给贾东旭,否则的话日子不会好过的。

然而秦淮茹却是一个很现实的女人,她经过一番分析,贾家的房子比朱凡的房子大两倍。贾东旭的工资也比朱凡多一倍。

最主要的是贾东旭还有一个“和蔼”的老母亲,到时候可以帮她带孩子。这些都是朱凡没有的。

最终,秦淮茹拒绝了朱凡的求婚,选择嫁给了贾东旭!

本来这也没什么,婚姻自由,别人看不上你有什么办法?

朱凡也不至于生气,毕竟本来也没有什么感情,他只是想尝尝一血的秦淮茹而已!

然而贾家后面做的事情却非常的过分。

贾张氏担心朱凡再把自己的儿媳妇抢走,于是便到处说朱凡的坏话,还污蔑朱凡,把朱凡的名声搞臭。

目的就是为了把朱凡从四合院里面赶走,只是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本来朱凡也是想离开这个四合院的,毕竟谁稀罕跟一群禽兽住在一起?

不过正巧他激活了【四合院签到系统】。

只要每天在这个四合院里面签到,就可以获得奖励!

正是因为这样,朱凡才没有离开这个四合院。

因为离开了四合院,就没有办法签到拿奖励了。

不过因为贾张氏的原因,朱凡在这个四合院里面颇受排挤,跟大家相处的都不是很好。

一晃八年过去了!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当初的那个不可一世的贾家,因为贾东旭在一次事故中死了,贾家一下子就没落了下去。

虽然厂长见贾家可怜,让秦淮茹顶替丈夫贾东旭在厂里上班,不过因为秦淮茹没有什么技术,所以工资很低,只有贾东旭的一半,一家人的生活越来越困难。

要不是馋秦淮茹身体的傻柱一直暗中帮衬着,贾家的人早就饿死了。

然而朱凡却不一样了,他已经从当初的一级焊工,变成了如今的6级焊工了。

工资也从原来的每月的18.5块,涨到了58.5块了。

加上每天签到系统还能签到一些钱。

小生活过得非常的滋润,也招来了四合院很多人的眼红。

不过朱凡根本就不在乎,只要他过得好,那些人越是眼红他越开心,谁叫当初那些人看不起他呢?

收回心神,朱凡迈步走进了四合院。

这个四合院很大,里面住着十几户人家,有上百人。

四合院总共分为前院,中院和后院。

前院住着三大爷阎埠贵,这个家伙不愧是数学老师,精于算计,逮谁算计谁,连自己的孩子都算计。

中院住着二大爷刘海中,这个家伙是典型的官迷,不过志大才疏,一辈子也干不成什么名堂,信奉棍棒之下出孝子,最终父母不慈,儿女不孝。

后面住在一大爷易中海,这个家伙是个人精,伪君子。他表面上对傻柱很好,暗地里却想要让傻柱给他养老送终。

而中院除了二大爷之外,还有贾家,傻柱,还有朱凡。

朱凡的房子就在傻柱的右边,也在贾家的对面。这也是当初为什么秦淮茹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不在,媒婆带着秦淮茹到对门的贾家去坐的主要原因。

前院!

三大爷阎埠贵看到朱凡的手上拎着一大坨肉,他顿时两眼放光!

这要是能蹭上一顿,那真是美滋滋啊!

他直接凑了上来,嬉皮笑脸的问道:“咦,朱凡,你怎么买那么多肉?今儿家里要来亲戚了?”

阎埠贵明知故问,他知道朱凡根本没有什么亲戚。

果然,朱凡摇了摇头道:“没有!”

阎埠贵打着小算盘说道:“没来亲戚你买这么多肉?吃不完吧?对了,我那里有一瓶珍藏土老窖,等下我拿去你家,我们一起喝,怎么样?”

朱凡知道阎埠贵这个家伙精于算计,没想到这个家伙还这么不要脸。

一瓶土老窖才两毛钱,就想要蹭他一块钱的肉,这算盘打得真好。

不过朱凡可不吃这一套!

当初他被贾张氏污蔑的时候,也没有见阎埠贵出来帮忙说句话。

现在看到他的日子过得这么红火了,才想要套近乎,晚了!

再说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他也不想每天晚上都被白眼狼盯上。

这样想了之后,朱凡急忙拒绝道:“三大爷,不用了,我喝不惯土老窖,你还是留着自己喝吧。”

说完之后,朱凡也没有再理会阎埠贵,而是往中院走去。

闫富贵一脸尴尬,他千算万算,怎么就算计不了朱凡这个小子?

回到中院,看到有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漂亮女人正在院子里洗碗。

这女人眼睛很大,五官很精致,身材也很好,回头率也很高。

她就是秦淮茹!

因为不想再跟这个女人有任何的瓜葛,所以朱凡几乎不跟秦淮茹说话,甚至在大院里面见面也不会主动打招呼。

而秦淮茹见到朱凡手中的一提猪肉,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

她主动打招呼道:“朱凡,下班了?”

“恩!”

朱凡点了点头,然后便走到自己的房子里面,把门给关上了。

秦淮茹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晚上!

朱凡将买回来的猪肉拿出来炒豌豆,再放一点辣椒,香气四溢,整个四合院都能闻到。

后院的二大爷刘海中家中。

二大妈猛吸着空气中的香气,羡慕的说道:“好香啊!真的是太香了,这肉味我们只能过年才闻到,这肯定是朱凡家里传来的吧?

我刚刚还看到他拎着一提猪肉进家门呢!这个家伙现在的生活是越来越滋润了!”

刘海中闷不吭声,他看了一眼面前的花生和炒鸡蛋,瞬间就觉得不香了!

贾家!

棒梗闻到香味之后就开始闹腾起来:“我要吃肉肉,我不要吃窝窝头!”

说着,他还把手中的窝窝头给扔到了地上。

小当和槐花也闹着要吃肉。

贾张氏见自己的孙儿们这么闹腾,她气呼呼的骂道:“这个有爹妈生没爹妈养的朱凡,有那么好的菜也不知道拿一些来分给我们一点!真是铁公鸡,没有一点同情心!”

听到自己的婆婆这么说,秦淮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涩。

心想你还好意思这样说人家?当初你是怎么对待别人的?

其实最难受最委屈的是她。

当初她本来要嫁的人应该是朱凡的。

只是后来见到贾家的条件比较好,所以就选择了贾东旭。

可是谁想到几年之后,贾家如此的不堪,现在整个四合院里生活最难的就是他们贾家了。

如果没有大家的救济,他们甚至很难活下去,更不要说吃肉了。

可是人家朱凡就不一样了。这个家伙天天吃肉,生活过得那么滋润。

早知道这样,当初她就应该嫁给朱凡才对!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见秦淮茹不说话,贾张氏瞪了一眼道:“你愣着干什么?你没听到孩子们说什么吗?他们想吃肉了,你赶紧去问朱凡要一点回来!反正他一个人也吃不完!”

秦淮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委屈,让他去跟朱凡要猪肉,她凭什么?

她不想去,可是看着孩子们可怜巴巴的样子,她决定豁出去了。

在她看来,这些年,朱凡一直都没有结婚,肯定是因为还对她有感情?

既然这样,那他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吧?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她只能使出自己的终极杀手锏了……

朱凡吃得美滋滋的,却让四合院里面的禽兽们心里痒痒的。

因为这个年代没有手机,也没有网络。

那些有老婆的,这个时候已经在造人了。

这也是为什么以前每个家里生那么多孩子的主要原因,晚上没有别的娱乐项目啊。

而朱凡是个单身狗,所以吃完饭之后,朱凡便躺回了床上思考人生大事起来。

如今生活是挺滋润的了,只是一个人过实在是有些孤单。

现在他已经二十八岁了,也是时候该考虑考虑人生大事了。

这些年,朱凡也不是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只是以前的生活比较苦,他不敢去想而已。

其实他的心里面已经有三个人选了。

首先是于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穿越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于莉现在还没有嫁给阎解城。

在原著中,朱凡就觉得于莉这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的,甚至比妹妹于海棠还漂亮。

很多人都说于海棠漂亮,可能是审美的原因,朱凡根本欣赏不到于海棠漂亮的点。

最主要的是,于莉很会过日子,他觉得这个女人娶回来做老婆还是可以的。

其次是棒梗的老师,冉老师。

朱凡对冉老师的印象是漂亮,正直,大方,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

最后是娄晓娥。

虽说是资本家的女儿,不过人长得是真的很漂亮,人品也很好,也是很好的选择。

最主要的是,娄晓娥现在也还没有跟许大茂结婚,他们还处在刚刚谈恋爱阶段。

至于那个什么秦京茹,说真的,倒贴给他,他都不要这样的女人。

就在朱凡考虑着要对谁下手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他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大半夜的,谁会来敲他的门呢?

要知道他在这个四合院里面,向来都是独来独往,没有跟任何人来往啊!

朱凡随口喊了一句:“谁啊?”

然而却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只有敲门声!

他心想这大半夜的,不会是闹鬼吧?

不过身为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知识分子,朱凡是不会相信鬼这个东西的。

他也没有想那么多,而是起身开门。

打开门之后,只见秦淮茹愣愣的站在门口。

看到这个女人,朱凡心想准没好事,不是借钱就是想要什么东西!

最主要的是,有借无还的那种。

朱凡不是傻柱,他可不想跟这种吸血鬼有任何的瓜葛。

再加上以前这个女人还拒绝了他的求婚嫁给了贾东旭,他更是不会给这个女人好脸色了。

“秦淮茹,大半夜的,有事儿吗?”

朱凡面无表情的说道。

秦淮茹本以为朱凡见她主动送上门会很高兴,可没想到朱凡竟然是这样的态度,这让她的心里有一些不舒服。

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她是来求人家的。

秦淮茹尴尬的强笑道:“朱凡,没有打扰你吧?”

“已经打扰到我了!”朱凡冷冷的说道:“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吧,天儿冷,我还要睡觉呢!”

然而秦淮茹犹犹豫豫了一会,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你要是不说,那就这样了,我要睡觉了!”

朱凡不耐烦的说道。

说完之后,他就要把门关上!

秦淮茹急忙说道:“等等!那个……是这样的,我们家那仨孩子想吃肉了,你也知道,我们家那条件哪吃得起?

这不,我今天看到你买了不少肉呢,你……你能不能借我点?”

“不能!”

朱凡毫不留情面的拒绝道。

笑话,就棒梗那白眼狼,就算把肉拿去喂狗也比给那小子强。

秦淮茹一脸尴尬,她低着头道:“朱凡,我知道,当初拒绝了你的求婚,嫁给东旭,你心里肯定不舒服,可是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应该放下了!”

闻言,朱凡冷笑道:“秦淮茹,你也太看得你自己了。当初我事情我早就放下了,不仅如此,我还要感谢当初你的不嫁之恩!”

秦淮茹被说得面红耳赤。

不过她转念一想,这朱凡肯定是死要面子才这么说的。

她急忙说道:“你是骗我的对吧?如果你真的放下了,那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不结婚?以你现在的条件,娶个媳妇不难吧?所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不对?”

朱凡耸了耸肩,不屑的冷笑道:“你别太自以为是了,我不结婚,那是我不想结婚而已!如果我愿意的话,我我可以一年之内就结婚,你信不信?”

秦淮茹被说的一脸尴尬。

本来她还以为这些年朱凡不结婚是因为她呢,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叹了叹气道:“就算你现在心里没有我了,可是当年你毕竟也喜欢过我啊,你就不能看在当年的情分上,给我一点猪肉拿回去吗?”

“没有!”朱凡很干脆的说道。

秦淮茹皱着眉头道:“不可能吧,我见你买了不少呢,最起码也有一斤吧?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吃得完?”

朱凡点了点头道:“我的确是吃不完!不过我拿来做腊肉了!我要留着过冬呢!还有事吗?”

秦淮茹见朱凡的态度这么坚硬,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决绝的神色。

她紧紧地盯着朱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声的说道:“一次,半斤肉,怎么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秦淮茹的脸上刷的染上了一抹红晕。

这话一说,朱凡的二弟抬了抬头。

不得不说,秦淮茹提出的这个交易的确是很诱人。

尽管这个女人已经生过三个孩子了,可是毕竟风韵犹存。

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如果说不心动是假的。

反正是一笔交易而已,不过朱凡还是有些担心,万一秦淮茹赖上他了呢?

万一以后这个女人拿这件事要挟他呢?

那他的名声岂不是毁了?

要知道这个年代的名声很重要,如果名声不好,就算日子过得再滋润,也很难讨到老婆的。

他可不想为了图一时之爽,毁了一辈子。

似乎看出朱凡的心思,秦淮茹急忙说道:“你放心,只是交易,我不会赖上你的!”

就在朱凡犹豫之际,一道口哨声从大院门口传来,紧接着传来傻柱唱歌的声音。

秦淮茹脸色大变,她嘀咕着骂道:“这个混蛋傻柱,回来的真不是时候!朱凡,这一次的交易取消了,让傻柱看到了不好,我先回去了!”

说着,秦淮茹急忙快速的小跑回去。

朱凡暴汗,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我答应你要做交易一样!

不过恨归恨,还别说,这秦淮茹的身材是真的不错!

这一次他忍住了,不知道下一次他能不能忍住?

秦淮茹回到家里,几个吸血鬼还在等着她呢。

见她空手回来,贾张氏嘀咕着骂道:“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还是老相好呢,连一点猪肉都借不到。”

秦淮茹一脸委屈的说道:“妈,你刚才不也看到了吗?我去问了!可是人家不给,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硬抢吧?”

贾张氏沉着脸,恶狠狠的说道:“这个有爹妈生没爹妈养的朱凡,有那么多的猪肉,也不知道给我们家分点,真是缺德!”

在贾张氏看来,现在他们家都这么困难了,别人就应该多帮助他们。

救济他们贾家是理所当然的,那些不救济他们贾家的,都是缺德货,人品不行。

如今整个四合院里面,基本上每家每户,或多或少都救济过贾家,除了朱凡。

在贾张氏看来,现在朱凡的工资那么高,又一个人生活。肯定还有闲钱。日子过得这么好,却一点也不救济他们贾家,真是铁公鸡,人品太差了。

她哪里还记得当初他们贾家是怎么对待朱凡的?

看到贾张氏一副老泼妇的样子,秦淮茹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叹气。

朱凡之所以那么痛恨贾家,她的心里比谁都明白。还不是自己的这个“好婆婆”造成的。

其实当初虽然她跟贾东旭结婚了,但是朱凡却从来没有打扰过他们的生活。

只是她的婆婆贾张氏自认为朱凡可能会搅和她和贾东旭的婚姻,所以才制造很多的谣言污蔑朱凡,使得朱凡被大家排挤。

从那以后,朱凡跟四合院里的人关系就渐渐的疏远了。

现在人家的小日子过得好了,你还好意思这么说人家?脸往哪搁?

当初她真是眼瞎了,竟然觉得这个婆婆是好婆婆,还嫁给了贾东旭。

如果当初她选择嫁给朱凡的话,现在的日子就美滋滋了。

想着想着,秦淮茹的心里懊悔不已。

不过路是自己选择的,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

秦淮茹转念一想,这个朱凡还真的是有点狠心啊。

想当初她好歹也快成了他的媳妇啊,现在她的生活这么艰难,他竟然一点也不救济,真是狠人。

想到这里,秦淮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幽怨之色。

……

自从知道朱凡的家里还有剩余的猪肉之后,贾张氏可坐不住。

她趁着朱凡上班的时候,让棒梗偷偷的溜进朱凡的家里,把朱凡挂在房间里的腊肉给偷了回来。

因为担心朱凡回来会质问他们,所以他趁着朱凡下班回来之前,把偷来的猪肉直接煮着给棒梗他们吃了。

还别说,猪肉是真的好吃!

吃完之后,贾张氏还一脸得意的说道:“这个死朱凡,你以为你不给我们猪肉,我就没有办法吃到了吗?

现在东西已经吃到肚子里了,你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偷的!”

很快,又到了晚上。

朱凡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竟然少了两串腊肉。

要知道这段时间,他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买一斤肉回来,吃一半,剩下的一半全都做腊肉。

总共加起来已经有十八串了。

可是现在他发现竟然只有十六串了。

明显是有人偷了两串。

这四合院里面,偷东西的除了棒梗,还有谁?

朱凡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他直接来到贾家门口,质问道:“棒梗,我家少了两串腊肉,是不是你偷的?”

棒梗有些心虚的低着头道:“不……不是我!我没有偷东西!”

这时候,一旁的贾张氏发飙的说道:“朱凡,你什么意思?大晚上的跑到我们贾家来闹事,是欺负我们贾家没有男人是不是?”

朱凡耸了耸肩道:“我可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来问问是不是棒梗拿了我的猪肉而已!”

贾张氏怒道:“你家的猪肉找不到了,凭什么来我家问?我家什么时候吃过你家一粒米了?”

朱凡皱着眉头道:“你们家棒梗是什么人,难道还用我说吗?”

“那我们棒梗也没有去你家偷过东西啊!你这是污蔑!”

贾张氏气呼呼的骂道。

这时候,秦淮茹回来了,她见情况有些不对劲,便问道:“这是怎么了?”

朱凡还没有解释,一旁的贾张氏便噼里啪啦的说道:“这个挨千刀的,他们家少了猪肉,居然说是我们偷的。这不是污蔑我们吗?”

听到贾张氏这么说,秦淮茹也生气的说道:“朱凡,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们家孩子可都是听话的好孩子,怎么可能做那种小偷小摸的事情呢?你的猪肉找不到了,有可能是老鼠叼走了。你这么说让邻居们听到了多不好?行了,你回去吧!”

秦淮茹怕影响到棒梗的名声,便让朱凡快点离开。

朱凡知道这一家子肯定是不想承认了。

既然对方不承认,那他也没有办法!

不过东西被偷了,他可咽不下这口气,他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这要是不好好的教训一下,那还得了?那以后棒梗这个白眼狼岂不是天天都要来家里偷东西。

不行!

必须要好好的整治一下这个小混蛋。

这样想了之后,朱凡趁着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去供销社里面买了一个大号的老鼠夹。

这大号的老鼠夹可不得了,别说是夹老鼠了,就算是一头牛踩上去,脚也要废掉。

既然你们贾家都说不是棒梗偷的,那最好棒梗永远都不来我家偷东西,否则的话!

嘿嘿,别怪我的老鼠夹下手无情……

朱凡把老鼠夹拿回家里之后,便放在腊肉下面,还在上面盖了一层报纸。

只要有人来偷,必定会被夹中!

做完这些之后,朱凡假装没事一样,照常上班去了。

等到朱凡,傻柱,秦淮茹都去上班了之后,贾张氏又开始行动了起来。

昨天她让棒梗去朱凡的家里偷腊肉,结果还别说,那腊肉的香味真的是回味无穷啊,搞得她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本来她想着让棒梗去偷一次就得了。

可是昨晚上朱凡回来闹了一番之后,并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这让贾张氏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在她看来,只要他们趁着朱凡下班回来之前,把偷来的吃肉全都吃完。

这样就算朱凡怀疑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证据。

这样想了之后,贾张氏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大聪明。

有了这个办法,以后他们就可以经常吃肉了。

想起昨晚的腊肉,贾张氏忍不住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她急忙叫来棒梗,低声的说道:“棒梗,你还想不想吃腊肉?”

棒梗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道:“奶奶,我当然想啊,我做梦都想!昨天的那个腊肉实在是太好吃了!我还想吃!”

“嘘……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

贾张氏急忙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她压低着声音说道:“这样,奶奶帮你看着,你现在就去朱凡家里再偷两串回来!记住,一次不要那么多,就要两串就可以了!快去吧!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

棒梗一听,自然是很乐意了,他拍了拍胸脯,自信的笑道:“放心吧奶奶,偷东西,我在行!”

说着,棒梗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附近没有人影,便溜进了朱凡的房间里面。

看着棒梗的背景,贾张氏满意的笑了笑道:“今天又可以吃肉了,真好!”

然而贾张氏还没有来得及高兴。

突然,一道鬼哭狼嚎的声音从朱凡的房子里传了出来!

“啊……好疼啊,我的脚要断了!”

是棒梗的声音!

贾张氏听到棒梗的惨叫声,她顿时感觉到事情不妙!

她急忙冲了过去!

只是当看到屋子里的一幕的时候,贾张氏整个人都傻了!

只见棒梗被一个巨大的老鼠夹夹住了脚踝,在地上翻滚着。

“啊……奶奶,我被老鼠夹夹到脚了,好疼啊,我感觉我的脚要断了!”

棒梗一边哭着,一边叫着。

这时候,大院里面的其他在家的人也听到了。

一大妈和二大妈闻声也跑到了朱凡的房子门口。

当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她们的脸上露出了复杂之色。

“棒梗,你来朱凡的家里做什么?你不会是来偷东西的吧?”

“朱凡的东西你也敢偷,这下麻烦大了!”

一大妈和二大妈七嘴八舌的说着。

贾张氏却更加恼火,她愤怒的骂道:“朱凡这个挨千刀的,竟然在家里放老鼠夹,害得我们棒梗被夹到了脚。

要是我们棒梗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饶不了这个混蛋!一大妈,二大妈,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帮我帮帮我啊,把棒梗送到卫生所去!”

一大妈和二大妈这才反应过来,棒梗这孩子还被巨大的老鼠夹夹着脚踝呢。

她们急忙上来帮忙。

三人着急忙慌的把棒梗送去卫生所。

……

卫生所内!

医生经过一番检查,最终叹了叹气道:“这老鼠夹的咬合力太强了,别说是小孩子了,就算是牛踩到了,也要受到重伤!

再加上你们送来的时候又有些晚了,这孩子的右脚算是废了!”

听到这话,贾张氏感觉就好像晴天霹雳一般。

要知道棒梗可是他们贾家的香火传承啊,这下脚残废了,以后就是废人了,那还怎么娶老婆?

她急忙哀求道:“大夫,你就行行好吧,一定要帮我们棒梗把脚治好啊!”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身为医生,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职责!如果能治好的话,我们绝对不会看着这孩子变成残废的。

只是我们实在是尽力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看看!”

这倒是实话,现在的医疗水平各地都是差不多的。

其实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听到医生这么说,贾张氏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棒梗变成残废了,以后该怎么办?

突然,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强烈的怒火,她气呼呼的骂道:“都怪朱凡这个王八蛋,要不是他在家里放老鼠夹,我们棒梗也不会被夹断脚!自然也不会变成残废,就算要朱凡倾家荡产,也要他对我们棒梗负责!”

红星轧钢厂车间内!

工人们正干得热火朝天!

突然,二大妈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二大爷刘海中看到自己的老婆居然来了,这还得了?

要知道他老婆可不是厂里的员工,这要是瞎跑进来闹事,那岂不是会影响到他的前途?

将来他还怎么当官?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这样想了之后,刘海中急忙冲上去,压低着声音说道:“你这婆娘,来厂里面做什么?

你有什么事情不能等我晚上回去的时候再说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可能会影响到我的前途!”

二大妈撇了撇嘴道:“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秦淮茹的!”

“找她?你找她干什么?”刘海中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

要知道整个大院里面,除了傻柱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尽量的要跟秦淮茹保持距离的。

毕竟走的太近的话,到时候又要救济贾家。

在这个温饱都还没有解决的年代,有多少人有闲钱去救济别人?

二大妈急忙解释着道:“是这样的,今儿个棒梗去朱凡家偷东西,被巨大的老鼠夹到了脚踝。医生说棒梗的脚废了!我这不是来通知一下秦淮茹吗?”

刘海中一听,心想这可是大事啊!

他急忙带着二大妈找到了秦淮茹,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秦淮茹。

秦淮茹一听儿子棒梗的右脚废了,当场就懵住了。

对她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要知道棒梗可是她的亲骨肉,是贾家唯一的香火,这要是棒梗出了什么事,她哪里还受得了?

她恶狠狠的瞪了朱凡一眼,然后便跟着二大妈去卫生所看棒梗去了。

另外一边,朱凡正在工作,他注意到二大妈匆匆忙忙的来找秦淮茹,他断定肯定是棒梗被老鼠夹给夹到了。

不过他却没有吭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二大爷刘海中走了过来,沉着脸,指指点点的说道:“朱凡,你知道吗?你闯大祸了!”

看到刘海中一副要教训人的样子,朱凡耸了耸肩,很不爽的说道:“二大爷,你好大的官威啊!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在厂里面可什么都不是!”

刘海中被说得面红耳赤,他沉着脸说道:“你知不知道,刚才你二大妈过来说,棒梗去你家,被老鼠夹给夹断了右脚!他的右脚废了!”

朱凡耸了耸肩,不以为意的说道“二大爷,我问你,棒梗去我家干什么?”

“这……这……”

刘海中被这么一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他肯定是知道棒梗去偷东西的,可是在这里说合适吗?那岂不是把大院的名声给毁掉?到时候就拿不到标兵了。

这时候,朱凡又继续问道:“二大爷,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我把老鼠夹放在我家里,犯法了吗?”

刘海中摇了摇头,尴尬的说道:“不犯法!”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为何说我闯大祸了?”朱凡反问道。

刘海中被问的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他身为四合院的二大爷,向来都是享受着大家的尊重,没想到这个朱凡竟然一点都不给他面子。

他气呼呼的说道:“总之,棒梗是在你家被夹断腿的,这件事你也有责任!等下我就去跟一大爷和三大爷商量,今晚要召开全院大会!”

朱凡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开就开呗,谁怕谁?如果你没事的话可以走了,我还要忙呢!”

一直到最后,刘海中连个屁都放不出来一个。

他发誓,等晚上的时候,一定要联合一大爷和三大爷,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朱凡。

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简直就是不把他二大爷的权威放在眼里!

时间过得很快。

一眨眼又到了下班的时间。

朱凡一如既往的去市场买了一斤猪肉,然后优哉游哉的回家。

与此同时!

棒梗在经过医生的一番处理之后,他已经被背回家了。

因为住院要花费的钱太多了,他们家可没有钱。

他哭闹着道:“奶奶,妈,我的腿好疼啊。医生是不是说我的腿废了?我以后怎么走路啊!呜呜……呜呜……”

秦淮茹既心疼又生气,“你……你明知道那个朱凡不好惹,你去他家里做什么?”

棒梗哭着道:“是奶奶……奶奶叫我去拿腊肉的……”

秦淮茹虽然已经猜到了,可是听到棒梗这么说,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她闷声道:“妈,你……你为什么要教棒梗那么做?这不是教他变坏吗?”

贾张氏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更加的来气,她怒道:“这能怪我吗?朱凡那个王八蛋有那么多的腊肉,也不知道主动分给我们一点,我让棒梗去拿一些怎么了?

要怪就怪朱凡这个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家伙,要不是他把老鼠夹放在腊肉下面,棒梗的腿能被夹断吗?

我看他就是故意的,这件事情他要付全部责任!等他回来,你就去问他要五百块钱的赔偿金!”

贾张氏气呼呼的骂道。

就在这个时候,朱凡拎着一提肉,吹着口哨,走进了院子里!

朱凡一边拎着一提猪肉,一边吹着口哨进入到四合院里面。

此时,他的心情非常的好。

得知棒梗去他家里偷猪肉,被老鼠夹夹断了脚,他不但没有一丝的内疚,反而觉得很爽。

老子辛辛苦苦赚钱买的猪肉,是让你们三番五次去偷的吗?

活该!

想起昨天晚上他去贾家质问是不是棒梗偷的,贾张氏的态度就让他非常的不爽。

贾张氏一副吹鼻子瞪眼的,那个得意,好像是在说,就是我们偷的,你又没有证据,你能怎么样?

还有秦淮茹,你说你儿子是什么德性你不知道吗?

你们要是跟我认个错,保证下次不再偷了,我还能考虑原谅你们这一次。

可是你们什么态度?好像我冤枉了你们一样,好像是老子是无理取闹,不明事理一样。

现在好了吧?打脸了吧?你要是不去偷东西,能被夹断脚吗?

当初在看四合院的时候,朱凡就对棒梗这个偷鸡摸狗的白眼狼很是不爽了。

你说你要是偷傻柱的东西我不管,可是你偏偏偷到老子的家里,那就别怪老子无情了!

朱凡可不会忘记几年前贾家是怎么对他的,所以他是不会给贾家好脸的。

他不是圣母,而是一个普普通通,恩怨分明的人,有恩必报,有仇必究。

回到中院的时候,朱凡就听到贾张氏在家里不断的谩骂着,说他缺德,竟然在家里放老鼠夹,害得棒梗被夹断了脚,最少也要赔偿五百块,否则的话,这件事没法翻篇。

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虽说几百块钱朱凡也不是没有,不过这种钱,他是绝对不会给的。

朱凡就当做没有看到,直接回到自己的家里,然后开始煮饭炒菜。

这些年,朱凡靠着签到系统,得到了不少的东西。

除了一些钱之外,就是增强体质的东西,还有就是精湛的厨艺,还有功夫,各种技术。

如今朱凡的厨艺非常强,就算是放到现代社会,也能够跟米其林顶级厨师相媲美了。

如果他不做焊工而改去当厨师的话,傻柱分分钟要下岗。

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傻柱这个货还并没有招惹朱凡的身上,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整人家。

凭借着精湛的厨艺,浓郁的菜香味再次从朱凡的家里飘散出来,弥漫着整个四合院。

闻到这么浓郁的香气,别说是小孩子了,就算是大人也是忍不住的要咽口水。

前院三大爷家里!

阎埠贵看着几个孩子,叹了叹气道:“你们也老大不小了,瞧瞧人家朱凡混得多好?再看看你们?你们能不能有点出息?”

老二阎解放撇了撇嘴道:“爸,人比人气死人,再说了,您都五十多了,都比不上人家朱凡,我们怎么跟人家比嘛?”

闻言,阎埠贵差点被气死:“我能和你们一样吗?能跟朱凡一样吗?我一个人的工资要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他就是孤家寡人一个!

要我看,你们就是没志气!要是你们也能踏踏实实的工作,就不用再靠我养活了,说不定每个月还能给我一点零花钱呢!”

老二阎解放耸了耸肩道:“我们不问你要零花钱就不错了,你还想问我们要零花钱?”

不愧是受过三大爷的熏陶,一家子都在互相算计。

……

贾家!

棒梗再次大哭了起来。

这一次他可不是因为脚疼哭的,而是哭闹着要吃肉。

贾张氏抱怨着说道:“这个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朱凡,真是个混蛋!每天晚上都把菜炒的那么香,还让不让别人吃饭了?有那么多的肉也不知道分一点给别人,活该单身!一看就是绝户!”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张氏又安慰道:“棒梗,别哭,这一次你的脚是在朱凡的家里被夹断的,我们讹……哦不,我们得让他负责到底!我们必须要让他拿出五百块作为补偿!

等有了五百块钱,到时候别说是一串肉了,就算是一头猪,奶奶也给你买!”

说完之后,贾张氏又摇了摇头道:“不行!就算到时候我们有了五百块,也不能浪费,必须要省着点花。首先给每个人添置一件新衣裳,然后再买一斤猪肉回来大吃一顿。剩下的钱要存起来!”

贾张氏已经开始盘算着五百块钱该怎么花了。

就好像五百块钱已经是囊中之物了一样。

秦淮茹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道:“妈,你现在就盘算这些,人家朱凡还不一定会赔偿给我们呢!”

虽然跟朱凡没有太多的交集,不过秦淮茹还是相对比较了解朱凡的。她觉得朱凡肯定不会轻易的给钱的。

“不给?这可由不得他!我们棒梗可是在他的家里被夹断脚的,他就要负责。他要是不给,我就闹得他不得安宁!

你放心吧,他没有这个胆!等下吃完晚饭你二大爷他们就会召开全院大会,有三位大爷给朱凡施压,我就不相信他敢反抗!他要是不从,以后就别想再呆在这个四合院里面了!”

贾张氏咬牙切齿的说道。

秦淮茹叹了叹气,虽然她也知道朱凡是不可能轻易的给他们补偿,可是她还是希望奇迹能发现。

如果朱凡真的给他们几百块钱作为补偿,那他们一家子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

吃完晚饭之后,大院里面传来了二大爷刘海中的声音。

“各位请注意了,今天晚上八点半召开全院大会,所有人务必都要参加!”

刘海中的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官威。

不过大家都知道刘海中是个官迷,所以也就习惯了。

没过多久,大院里面就聚集了很多人。

三位大爷坐在中间,在他们的面前,摆放着一盘瓜子。

三大爷一个劲的在嗑瓜子,能多吃一个就赚一个。

二大爷目光扫视了一眼,他突然皱着眉头道:“朱凡呢?谁去把朱凡叫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回应。

就在这个时候,傻柱站起来道:“我去叫!我看这个家伙八成是知道了自己闯祸了,所以不敢来了。今天他要是敢不来,我就把他扛过来!”

其实今天白天的时候,傻柱就听到棒梗在朱凡家里被夹断脚的消息了,他本来是想去狠狠地揍朱凡一顿的,不过路上碰到了一大爷易中海,被易中海拦住了。

今天他可是憋了一肚子气没处发,要是朱凡敢说顶嘴一句,他非得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家伙。

此时,朱凡刚刚喝完一瓶酒,正要收拾东西。

门外传来了傻柱气呼呼的声音:“朱凡,你这小子别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你赶紧给我滚出来!”

闻言,朱凡眉头一皱,他停下手中的活,沉声道:“傻柱,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试试?”

傻柱也是暴脾气,他怒道:“朱凡,我忍你一天了!你害得棒梗的脚废了,我现在就先揍你一顿!”

说着,傻柱二话不说,一拳就朝着朱凡的面门砸了过来。

朱凡眼疾手快,他后发而至,抓住傻柱的手腕,然后快速的拉了过来。

傻柱当场失去重心!

紧接朱凡着又是一招屈膝,撞在傻柱的胸口。

嘭!

傻柱直接被撞飞了出去!直接摔了一个鼻青脸肿。

傻柱当场蒙圈了,一直以来,他都是号称四合院里的战神,从小到大,没有几个人打得过他。

可是,朱凡只用了一招,就把他给干翻了!

这个家伙怎么那么牛逼?

朱凡拍了拍手,冷冷的说道:“傻柱,我可不是许大茂!下次你要是敢再对我动手,可就不止鼻青脸肿那么简单了!”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大爷的声音。

“傻柱,你怎么去叫人这么久都不来?咦,傻柱,你怎么坐在地上?你的脸怎么肿了?朱凡把你打了?”

看到地上鼻青脸肿的傻子,一大爷皱着眉头道。

“不不不,一大爷,你误会了,不是朱凡打我的,是我不小心摔倒的!”

傻柱急忙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手,尴尬的笑道。

他这可不是为朱凡开脱,而是为了自己的脸面而已。

他可是号称四合院的战神,要是让人知道他被朱凡一招揍了,那以后他的战神名声岂不是保不住了?

朱凡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傻柱真的是欠抽啊!

一大爷半信半疑,不过既然傻柱都这么说了,他也没有再追问,而是催促道:“行了,傻柱,朱凡,还有五分钟就到八点半了,要开全院大会了,你们动作快点!”

朱凡耸了耸肩,虽然他平时不跟四合院里的人走的太近,不过这种大会他还是要参加的。

他不能让自己理亏,否则的话,到时候上头要是知道了,让他搬去别的地方,他就不能再签到拿奖励了。

这样想了之后,朱凡点了点头,便跟着一大爷一起去了。

傻柱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看着朱凡的背影,他很不爽的想道:小子,这一笔账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给我走着瞧!

傻柱向来都是那种有仇必报之人。

今日被朱凡踢了一个鼻青脸肿,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必须要找一个好的机会,整一整朱凡这个家伙。

傻柱的心里这样想着!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大院中央的开会地点。

众人看到傻柱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傻柱,你这是怎么了?你不会是被朱凡打成这样的吧?”

“你不是四合院的战神吗?怎么能被打成这样?看来这个战神的名头要易主了!”

要知道这个四合院里面,除了一大爷这些老一辈的,像许大茂,阎解放这一辈的,谁没有挨傻柱揍过?

最主要的是还没有人打得过傻柱。

现在大家看到傻柱被揍得跟猪头一样,大家心里非常爽,自然是趁机嘲笑一番。

然而傻柱是死鸭子嘴硬,他死不承认道:“你们瞎说什么呢?谁说我被打了?谁能打得过我啊?我只不过是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被磕到的而已!”

不过大家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相信这样的鬼话?

摔了一跤能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的?你当是从山上摔下来啊?

大家看破不说破,毕竟以傻柱这种暴躁的性格,除了许大茂之外,没有多少人是愿意主动去招惹的。

不过许大茂这几天下乡放电影了,倒是让傻柱过上了几天安静的日子。

人来齐了,大会很快就开始了。

易中海身为四合院的一大爷,这大会自然是由他来主持。

他干咳了一声,沉吟着道:“诸位,今天晚上把大家集合到这里来开会,想必有的人已经知道了一些风声。是关于贾家和朱凡的事情。

今天早上,棒梗在朱凡家里被老鼠夹夹到了脚,医生说棒梗的右脚废了。这件事情很严重,今天叫大家开会,是想跟大家讨论一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易中海自然是希望朱凡能自愿赔点钱给贾家,大事化了。

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的院子里,如果闹大了的话,对大院的名声不好。

另外一方面,易中海还是有一点私心的,他心里其实是偏向贾家的,因为贾家有三个孩子,他也希望将来他老了有人照顾他。

虽然易中海想要的养老送终的对象是傻柱,不过广撒网总是没错的。这而已是他经常偷偷摸摸给秦淮茹送面粉的主要原因。

易中海的话刚刚说完,贾张氏就气呼呼的说道:“我们家棒梗是在朱凡的家里被夹断腿的,这件事他必须要付主要的责任!

不过看在大家都是邻居的份上,我们也不狮子大开口,只要朱凡给我们五百块的赔偿金,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闻言,大家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心想这贾张氏还说不狮子大开口?一下子就要五百块,谁能拿得出来啊?

在这个四合院里面,恐怕没有谁手里是有一百块闲钱的,更不要说五百块了。

这贾张氏的要求有些过分啊!

虽然大家心里都觉得贾张氏的要求有些过分,可是谁也不敢去招惹这个老妖妇,免得惹得一身骚。

傻柱嘴欠的说道:“我觉得五百块钱的赔偿很合理!虽然这五百块钱听起来是挺多的,不过我们想想,棒梗的右脚废了,他这辈子就是残疾了,要五百块钱不算过分吧?

我想如果可以的话,他肯定宁愿希望自己的脚没事,也不想要五百块钱!大家觉得呢?”

身为秦淮茹的头号拥护者,傻柱自然是不能让秦淮茹一家子受到委屈啊!

再加上他刚才又被朱凡踢得那么狠,他必须要配合着狠狠地宰朱凡一顿。

一大爷易中海点了点头,对朱凡说道:“朱凡,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意见,你就随便赔偿贾家五百块,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闻言,朱凡皱着眉头,冷笑道:“一大爷,我想问一下,你口中的大家指的是谁?我好像只是听到你和傻柱赞同吧?你们两个能代表所有人?

别说只有你们两个认同了,就算是所有人都认同,我也不会同意给五百块给贾家的!”

朱凡的语气十分的霸气,好像是在跟一大爷说:一大爷,我不是针对你,我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一大爷易中海被说得面红耳赤,他还想要劝说。

这时候,二大爷刘海中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他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了,到时候大家肯定会对他刮目相看的,说不定到时候他就可以上位成为一大爷了。

这样想了之后,刘海中开口道:“大家都安静一下,我发表一下我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吧,五百块的确是有点多了。

这样吧,双方各让一步。二百五!朱凡只需要赔偿贾家两百五十块,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朱凡,这下可以了吧?”

在刘海中看来,他这已经是帮朱凡省下了两百五十块,按理说朱凡不但会答应,甚至还要感激他。

然而朱凡却摇了摇头,沉声道:“一大爷,二大爷,我看你们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我不给贾家五百块,我的意思是,我一分都不会给!”

这话一说,再次激起了贾张氏的怒火,她气势汹汹的说道:“看到没有?大家看到没有?这个杀千刀的不但欺负我们家没有男人,他连大家也不放在眼里!大家伙千万不要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啊!”

一大爷坐不住了,他再次开口道:“朱凡,你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怎么说棒梗也是在你家里被夹断脚的,你竟然一分不想赔偿,你这不是耍无赖吗?”

闻言,朱凡耸了耸肩,很不爽的说道:“耍无赖?我倒是想问问是谁耍无赖?我家里的腊肉被老鼠偷吃了,我在家里放老鼠夹装老鼠,这不犯法吧?

棒梗如果不去我家里偷东西,他会被夹断脚吗?你们这样做,就是助纣为孽知道吗?

反正我话已经放在这里了,我一分钱都不会给的!如果你们不服的话,可以报警!”

三位大爷非常的无奈!

报警?那怎么可能!要知道棒梗可是去别人家里偷东西,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不但要进少管所,这辈子的名声也要被毁掉。

看来这件事情想要和平解决是不可能的了!

秦淮茹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傻柱身上,希望傻柱好好的教训一顿朱凡,好让朱凡适当的做一点赔偿。

这样想了之后,秦淮茹急忙给傻柱使眼色,意思就是让傻柱揍朱凡一顿,让朱凡服软。

看到秦淮茹的眼神,傻柱心里慌得一批,他也想揍朱凡一顿,可是他打不过啊,这该如何是好啊?

傻柱可不是真的傻,他不可能明明知道打不过朱凡,还要跟人家打,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而恰恰这个时候,秦淮茹一个劲的在给他使眼色,让他痛揍朱凡一顿,好让朱凡服软,答应给补偿金。

傻柱却装傻,他东张西望的,假装没有看到秦淮茹的眼色。

秦淮茹可是傻柱心里的蛔虫,她哪里不知道傻柱是故意的?她气得直跺脚。

不过傻柱故意装傻,她也没有办法,她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傻柱揍朱凡吧?

接下来,一大爷和二大爷又开始给朱凡做思想工作。

三大爷比较精明,他知道这件事朱凡本来就没有错,让朱凡赔偿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也就懒得做这个黑脸。

最主要的是,现在朱凡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加上这个小子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六级焊工了,前途不可限量,这样的人,最好还是跟对方交好比较划算。

搞不好把对方哄高兴了,能蹭点肉吃也好。

这样想了之后,三大爷阎埠贵干咳了一声,沉吟着道:“其实吧,我觉得这件事不能怪朱凡!人家是在自己家里放的老鼠夹,如果不是棒梗去偷东西,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要知道偷东西这罪名可不轻啊!朱凡不计较这件事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要是真的报警的话,对贾家没有任何的好处!

要我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就当是给棒梗一个教训!这孩子也是该受到一些教训了!”

朱凡耸了耸肩,道:“看到没有?人家三大爷才是明事理的人!我已经是看在大家是邻居的份上,没有严加追究了,你们还想反过来咬我一口?把我给惹急了,我现在就去报警!”

见朱凡有些恼火了,一大爷易中海急忙说道:“别别别!这只是咱们大院里面的一件小事而已,没有必要闹大!那个,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散会!”

贾张氏自然不乐意了,她气急败坏的骂道:“什么?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难道我们家棒梗的脚就白断了吗?不公平!我不服!”

一大爷易中海有些无奈,怎么这老娘们一点也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

本来今天晚上召集大家过来,是希望大家给朱凡施压,希望朱凡看在大家的面子上,给贾家一点补偿而已。可是人家朱凡不吃这一套啊!

并不是说朱凡有错!

人家根本一点错没有!人家给钱是情分,不给是本分。

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要求人家给补偿!

见贾张氏还想闹,一大爷急忙说道:“棒梗他奶奶,听我一句劝,你也甭闹了,再闹你就要亲手把棒梗送到少管所了!一旦进到里面,那棒梗这辈子就有污点了!”

“那我们家棒梗就这么被夹断脚了?”贾张氏很不要脸的说道。

易中海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那你还想怎样?他不去人家家里偷东西,能被夹断脚吗?

你要是再这么闹下去,可不仅仅是被夹断脚那么简单了,还要去吃公家饭!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虽然易中海很想帮助秦淮茹,帮助贾家,可是一番较量之后,他还是斗不过朱凡,因为人家朱凡有理走遍天下啊!

紧接着,易中海叹了叹气道:“秦淮茹,你好好劝劝你婆婆吧!”

说完之后,易中海摇了摇头,带着自己的小凳子离开了。

其他的人也纷纷的离开。

贾张氏还是哭闹着道:“我怎么那么命苦啊!老贾啊,东旭啊,你们看到没有?人家欺负咱们家没有男人!哪怕你们两个任何一个还活着,别人也不敢这么欺负到我们贾家的头上来!”

秦淮茹心里很酸,很难受,不过她更清楚,这样闹下去,只会让大家看他们的笑话。

她急忙劝贾张氏道:“妈,行了,这次就算我们倒霉吧!可能棒梗命中该有此劫!我们回去吧,别让人看笑话了!”

贾张氏的心里很难受,这个时候,她并不是难受棒梗的脚断了,而是难受五百块钱就这么泡汤了。

本来还以为可以借助这一次的机会,狠狠地讹朱凡一笔的。

在她看来,朱凡的生活这么好,工资每个月五十多块,这几年下来肯定也存了不少钱的。

要是能从朱凡的身上讹到五百块钱,那以后家里的日子可就好过多了。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朱凡的态度这么坚硬,全院的人施压都不管用。

五百块钱,就这么泡汤了!

难受啊!

秦淮茹把自己的婆婆扶回家之后,便直接去傻柱家里,找到了傻柱。

傻柱自然是知道秦淮茹来找他做什么,他嘿嘿的开玩笑道:“哟?大半夜的,你这是要来给我暖床吗?”

“我暖你个头!”秦淮茹白了傻柱一眼道:“我问你,刚才我明明给你使了眼色,你为什么装傻?”

傻柱挠了挠头道:“那个,我刚才的确是看到了,不过我还以为你的眼睛疼呢!你给我使眼色做什么?”

看到傻柱还在装傻,秦淮茹哼道:“你就接着装!你不知道我想让你帮我打朱凡一顿,好让他把钱拿出来吗?”

看到秦淮茹有些不高兴了,傻柱只好老实交代道:“我的好秦姐,实不相瞒,看到我脸上的淤青了吗?被朱凡揍的!那家伙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东西,忒猛!

你以为我不想揍他吗?没办法啊!我揍不过他啊!我总不能鸡蛋碰石头,让人看笑话吧!”

闻言,秦淮茹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你不是从小打到大的吗?你不是很能打吗?我记得许大茂他们可是从来没打得过你啊!你怎么可能打不过朱凡那个家伙呢?”

在秦淮茹看来,朱凡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像个书生一样,应该不是很能打才对啊。

然而傻柱却摇了摇头道:“人不可貌相知道吗?你别看朱凡那小子看起来挺斯文的,那家伙动起手来,干脆利落,一点也不含糊!比谁都狠!”

秦淮茹幽怨的说道:“那怎么办?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就这么忍气吞声?”

虽然秦淮茹也知道这件事是棒梗有错在先,棒梗不应该去偷东西。

可是她觉得朱凡做得也太过分了。你放那么大一个老鼠夹,是为了装老鼠的吗?你那分明是为了夹人的吧?

所以她咽不下这口气。

闻言,傻柱假装板着脸道:“秦姐,我像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吗?你难道不知道我这个人向来是有仇必报的吗?”

“哦?那你想到怎么对付他了吗?”秦淮茹好奇的问道。

傻柱嘿嘿的笑道:“放心吧,既然用武力打不过,那只能智取了!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整治那个家伙的办法了,明天,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傻柱故意卖着关子,神秘兮兮的坏笑起来!

朱凡自然还不知道傻柱已经想到了歪点子来对付他了。

不过就算是知道,朱凡也不会害怕的,区区一个傻柱而已,他还不至于放在眼里!

傻柱最好不要再来找他的麻烦,否则的话,他绝对会让傻柱吃不了兜着走。

躺在床上,朱凡继续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起来。

是时候该找个人回来给自己暖一暖被窝,跟自己打打游戏了。

眼下只有于莉,冉老师和娄晓娥入得了他的法眼。

如果这三个人都能娶了多好啊?

只可惜的是,只能娶一个!到底要娶哪个好呢?

朱凡一时间又决定不了!

既然这样,那到时候看看跟谁有缘分就娶哪个了!

迷迷糊糊之中,朱凡就睡着了!

第二天,朱凡早早的起来了。

每天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签到。

白拿的东西,朱凡自然是不会忘记。他来到院子里面,对系统默念道:“签到!”

换做是平时,系统就直接给出了奖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传来了系统升级的声音。

【叮!系统正在升级中!请稍等!】

【10%……30%……70%……90%……100%】

【叮!系统升级完成!该系统吸收了数年的能量,已经从签到系统,升级为任务系统!】

闻言,朱凡皱着眉头道:“什么意思?以后不能签到拿奖励了?”

【是的宿主!从现在开始,不能通过签到拿到奖励了!但是系统会随即触发选择任务,只要宿主完成系统的选择任务,便可以获得奖励!

因为本系统是升级过的,所以奖励也会比签到得到的奖励更加的丰厚!】

本来朱凡还觉得这个系统多事的,好好的签到系统,每天躺着就可以拿东西,非要升级让他做任务。

不过当他听到系统后面说的奖励更丰厚的时候,他顿时觉得这个新系统还是很不错的!

这样想了之后,朱凡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个升级后的系统看起来不错,那给我发布任务吧!”

系统急忙解释道:【回宿主,系统任务是根本特定的时间,地点,任务和环境触发的!面前没有可触发的任务!请宿主多多留意!】

解释完之后,系统便开始装死,不管朱凡怎么问,系统就是不说话了。

既然这样,朱凡也没有再追问,他相信系统是不会坑他的。只能等待任务到来的时候。

这样想了之后,朱凡便上班去了。

上班族的生活就是这样,家,车间,食堂。

朱凡一如既往的来到车间里面上班。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午饭的时间。

午饭时间大家都是在食堂里面吃的。朱凡也是一样。

朱凡打饭的时候,傻柱的行为有些反常,这家伙从旁边拿出了一盒准备好的饭菜,低声的对他说道:“朱凡,昨天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这盒饭菜是我特意孝敬你的!”

朱凡眉头一皱,心想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就连傻柱也知道服软和道歉了?

这可不像是傻柱的为人啊!

他打开饭盒一看,好家伙,居然还有肉片。

看来这傻柱的诚意很足啊!

朱凡也没有想那么多,他淡笑道:“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那我就收了!”

然而就在朱凡拿着饭盒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传来了系统的声音。

【叮!触发系统任务!何雨柱为了报复宿主,在宿主的饭菜里面下泻药。现给宿主三个超级选择!】

【选择一:假装不知道,把何雨柱给的饭菜吃掉!奖励卫生纸一袋!】

【选择二:当面揭穿何雨柱,并狠狠地揍他一顿。奖励三菜一汤!】

【选择三:假装不知道,想办法处理掉这个盒饭,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整治这个家伙。奖励自行车票一张!】

听着系统的声音,朱凡大惊。

难怪傻柱这个家伙突然对他这么好,他刚才还感觉很奇怪,原来这个家伙是给他下了泻药了。

这个家伙打不过他,竟然来这种阴招,真是够狠的。

而对于系统给出的三种选择,朱凡第一反应就是否定了第一个选择。什么玩意啊?奖励卫生纸一袋,这是让他受着呗?

至于第二个选择的话,傻柱不一定会承认。再说了,三菜一汤的奖励也吸引不了他。

而第三种选择就比较合他的意了。

既然傻柱来阴招,那他就用阴招来对付对方。

最主要的是,第三个选择的奖励还非常的丰厚!自行车票啊,这可是好东西啊!

朱凡现在有钱,但是没有自行车车票,也不能买自行车。

要是有了自行车车票,那就可以买一辆自行车了,到时候上下班就不用再走路了。

最主要的是,有了自行车,讨老婆也容易啊!

这个时代的自行车,跟二十一世纪的跑车一样拉风。

这样想了之后,朱凡毫不犹豫的朝系统发出指令道:“我选择第三个选择!”

【叮!恭喜宿主完成选择,奖励自行车票一张,已存放在系统仓库!如果宿主无法完成任务,系统将会收回奖励!】

朱凡耸了耸肩,不就是耍阴招吗?他有一百种办法可以对付傻柱!

此时,傻柱看到朱凡把他准备好的下了泻药的盒饭带走了,他的心里得意的不得了。

心想你这个小子,敢打我是吧?老子让你拉个不停!

等到你虚脱了,老子再跟你打,再狠狠地教训你,让你知道小爷的厉害!

不得不说,傻柱还真的挺聪明的,他知道打不过朱凡,所以便想着通过泻药让朱凡拉稀。

这样一天下来,谁受得了?身体肯定会虚脱!战斗力自然也会下降!

到那个时候,他再去跟朱凡打,就可以很轻易的把朱凡给打趴了!

另外一边,朱凡把饭菜拿回到车间里面,正好看到一大爷朝他走了过来。

一大爷易中海停在朱凡的面前,说道:“朱凡,我跟你商量个事,那个我们打算每家每户给贾家救济一点,你要不要也给点东西?”

朱凡直接拒绝道:“一大爷,当初贾家是怎么对我的,想必你也知道!你也甭给我做思想工作了!我救济谁,也不会救济他们家的!”

易中海似乎料想到会是这结果了,他叹了叹气道:“那好吧!咦,你的饭菜怎么那么好?你加菜了?”

朱凡耸了耸肩道:“嗨,这是傻柱给我准备的,只是我今天没有胃口,我还想倒掉呢!一大爷,要不你拿去吃了?”

“倒了多可惜啊,里面还有肉呢!既然你不吃的话,就给我吃吧!别浪费了!”易中海急忙说道。

“行啊,拿去吧!”

朱凡点了点头道,然后把手中的盒饭递给了易中海!

易中海高高兴兴的拿起盒饭,笑道:“谢了啊!”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朱凡本来也没有想过要整一大爷易中海的,只是这个家伙主动找上门来,那也没有办法。

这个家伙明知道他跟贾家的关系很差,还要恶心自己,那就是自讨苦吃。

他把傻柱下了泻药的盒饭给了易中海之后,便趁着没人,悄悄的溜到钢厂门口的小吃摊,买了一点小吃填饱肚子。

反正他现在不缺钱。

吃完了之后,他这才回到车间里面呆着,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一边。

一大爷易中海拿着朱凡给的一盒有肉片的饭菜,回到自己的车间里面,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他还不知道这饭菜里面是被傻柱下了泻药的,而且不但饭菜很足,泻药的量也很足。

易中海一边吃着,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你还别说,这个朱凡除了跟贾家有仇之外,这个人还是非常不错的。有这么好吃的东西,竟然还知道给我!

要是跟这个家伙交好,以后让他给我养老倒也是不错的嘛!还别说,今天这饭菜还挺香的,要是天天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那该多好!

要不我以后多跟朱凡交好,以后就能多沾点光了!”

易中海一边说着,一边大口的吃着。

此刻,他还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一番狼吞虎咽之后,易中海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因为他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

这不是才刚刚吃饱的吗?怎么肚子又响了起来了?不应该是饿的啊!

那只有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要拉稀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最近吃到的油水太少了?现在突然吃到这么一餐好的,肚子承受不了这样的油水?”

易中海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几分钟之后,易中海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急忙捂着肚子,快速的朝茅厕飞奔而去。

那速度根本不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易中海在茅厕里面足足呆了十分钟,这才感觉好了一点点。

当他出来的时候,却看到傻柱在外面,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易中海急忙喊道:“傻柱,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你不会是想要偷看女厕所吧?我跟你说,你这样可不行。要是被发现的话,可是要被处分的,严重的很有可能还要被开除!”

闻言,傻柱板着脸道:“一大爷,瞧你说的,咱们一个院里的都那么多年了,我傻柱是那样的人吗?”

易中海心想也是,傻柱就算是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他皱着眉头道:“既然你不是偷看女厕所,那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做什么?别让人误会你了!”

傻柱没有回答,而是神秘兮兮的问道:“一大爷,我问你,你刚才在茅厕里面,有没有看到朱凡?”

其实他已经算准了时间,按理说朱凡在吃了他的饭菜之后,这个时候肯定已经开始闹肚子了,他就是偷偷的来这里看热闹的。

易中海摇了摇头道:“茅厕里一个人也没有!你要找朱凡去车间找他啊,你怎么来这里找他?”

傻柱摇了摇头,贼兮兮的笑道:“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看热闹的。”

易中海被说得越来越迷糊了,他不解的问道:“你在说什么呢?你一会说来这里找朱凡,一会说来这里看热闹。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你的意思!”

傻柱终于忍不住的说道:“一大爷,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个朱凡不是一直跟我们合不来吗?他不是一直不给我们面子吗?今天我已经想到了办法整治他了,你猜猜是什么办法?”

然而易中海哪里有功夫去猜啊?他的肚子又开始闹腾起来了。

他急忙问道:“行了,你就别卖关子了,我肚子疼,你赶紧说,说完了我还要上厕所呢!”

“啊?你不是才刚刚出来吗?”

傻柱吃惊的看着易中海说道。

易中海摆了摆手道:“谁说刚出来就不能再去了?快说吧!”

傻柱见易中海好像很急的样子,他急忙说道:“一大爷,我今天特意给朱凡准备了一盒丰盛的饭菜,还在里面加了两片肉。

不过我还在里面加了大量的泻药,只要他吃下去,我保证他能拉稀两天!两天啊,够他受的了!

这家伙竟然敢跟我们过不去,敢不给我们面子,那我们就应该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我们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嘿嘿!一大爷,我的这个办法是不是很牛啊?”

听到傻柱这番话,易中海的脸都绿了!

难怪他在吃了那盒饭之后,直接就肚子疼了,原来是傻柱在里面下了大量的泻药,而朱凡不知道,又把那盒饭菜送给他了,结果他成了那个倒霉鬼了!

想到傻柱说在里面放了大量的泻药,足够拉两天,易中海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傻柱,你……你这个混蛋啊!”

易中海气呼呼的骂道。

闻言,傻柱一脸懵逼:“一大爷,我算计朱凡而已,你骂我做什么?难不成你被他收买了?不能吧,咱两的关系那么好,你不可能会为了拿个家伙骂我吧?”

易中海还想骂人,不过他已经忍不住了,再多说一句话都要原地起飞。

他急忙往茅厕里面冲了进去。

很快,茅厕里面传来了一股狂风暴雨的声音。

听着这声音,傻柱羡慕的说道:“一大爷,我真羡慕你啊,实不相瞒,我最近便秘,怎么都拉不出来,看到你拉的这么爽,真是羡慕死我了!”

然而从里面传来易中海愤怒的声音:“羡慕你***&@#¥,快点想办法帮我找一条裤子来,我还没有来得及脱裤子呢……”


>>>点此阅读《四合院:别惹我,谁惹坑哭谁》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