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家的哭包小娘子重生了程哲,苏清泞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将军家的哭包小娘子重生了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海怪一点不乖
角色:程哲,苏清泞
简介:【甜宠+重生+复仇+痴情多谋将军+撒娇爱哭心机小娘子】苏清泞为了救父被人骗了身子,被羞辱致死,就在她要化作厉鬼永世不得超生时,她被程哲救赎了。程哲帮她父亲洗去冤屈,让她入土为安,她作为鬼愿常伴他左右,但他早已毒入骨髓,死时仍紧握着她幼时给他的手帕,她不知他竟用情如此之深。她后悔了,她重生了!她要报仇,要救父亲,要嫁程哲,要陪着他从校尉到将军再到权倾朝野的国公爷,还要进军营忙种田宅斗宫斗不停歇…

书评专区

然然爱吃肉^:真的很不喜欢女主,做事不经过大脑的,想做什么做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后果,害人害己。还能跟一个男的在一起这么久,古代不是最注重名声吗?她爹不是家教严吗?怎么教出这种女儿?还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真的很无语。搞不懂她有没有脑子,女主估计是一个败笔,但凡她没有男主,估计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还把男二写的喜欢她,她重生了个寂寞,什么都没有办成,什么都是别人帮忙的,救她爸爸出来是,找神医也是。还让男主接舞娘的玫瑰,感觉女主做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自己做的都是对的,其实是在自我感动罢了,自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好的事,结果没有这些人估计一件事情都办不了,从来没有考虑过男主的心情 ,还有自己父亲的心情,硬生生害的两个人为了她生病,要是我生出这么个玩意,我都想打死了,还让她出去嚯嚯人家,看的就很恼火,难怪上辈子被害死,死了一次简直不长脑子。

来之不易的机械塔克林:越写越精彩,加油,支持你

海怪一点不乖:女主确实爱哭了些…但她就是小哭包啊…
即便重生也不是一夜长大,只是心性变了,更要强些。
所以男女主在一起慢慢成长,一步步变强…

用户33553590:书的内容很精彩,作者加油


将军家的哭包小娘子重生了程哲,苏清泞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将军家的哭包小娘子重生了》第5章 终于见面了免费阅读


客栈一楼,一男子立于正中,正是程哲。

他发色如墨,眉如飞剑,目似朗星,鼻如刀刻,皮肤略黑,身着紫袍,腰束黑色皮带,足蹬黑面锦靴。

见到程哲的那一刻,苏清泞好似呼吸都停止了,呆呆愣在了原地。

上一世,她见到程哲时,他已经中毒了,还断了一支胳膊,整个人的状态与现在苏清泞眼前的程哲完全不同,此刻意气风发的程哲实在是太好了,苏清泞在心中暗暗下决心,此生定不会让程哲再中毒受伤。

娟儿悄悄拽了一下苏清泞的袖子,苏清泞回过神来。

“程校尉,你可还记得我?”苏清泞走到程哲面前,眼里含着无限柔情。

程哲怎么会不记得,从苏清泞出现在楼梯口的一瞬间,程哲便认出了她。

本来程哲听守营的士兵说是徽州老家的两位公子寻他,他以为是来打秋风的远房亲戚,就没很上心的来了。

可当苏清泞出现在楼梯口时,程哲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她,苏清泞一身青色素裙,美目流盼,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一下子把程哲的思绪带回到了以前,那年他十五岁,苏清泞十二岁,当年他父母病逝,那些远房亲戚都不愿收留他,只有苏父主动将他接到苏府暂住。

在苏府的日子,是程哲父母去世后,他少有的快乐日子,是很难忘的一年,即便是离开苏府多年,程哲还会在梦中梦到那个为他包扎伤口时落泪的苏清泞。

做为武将的程父在程哲幼年就让他习武,程哲也颇有习武天赋。

程父亡故后,程哲更是努力练功,希望能早日子承父业,所以十六岁的程哲万般不舍的离开苏家从军了。

程哲本以为这辈子没机会再见到苏清泞了,可楚楚动人的苏清泞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的心中万马奔腾了起来。

“程某自然记得苏姑娘。不知苏姑娘来京城,程某招待不周,不知苏姑娘可否赏脸,到隔壁饭庄一叙。”程哲做为武将,是见过生死大场面的,即便此刻内心已经波涛汹涌,但面上还是气定神闲。

见苏清泞只带了贴身丫鬟在身边,程哲便大概猜出苏家应该是遇到难事了,只怕说来话长,便邀请苏清泞去饭庄一叙。

“多谢程校尉了。”苏清泞微微作礼,苏清泞也正有此意,她有好多话想和程哲说,也不能就站在客栈的大堂说啊,所以就痛快的答应了。

三人来到饭庄,程哲点了很多苏清泞喜欢吃的菜,还有苏清泞最喜欢吃的芙蓉糕。

“这家饭庄刚好有个厨子是徽州人,你俩可以尝一尝,还有苏姑娘喜欢吃的芙蓉糕也是做的极好的。”程哲说罢,将芙蓉糕的盘子放置苏清泞面前。

苏清泞有些感动,这么多年过去了程哲还记得自己喜欢吃的东西。

苏清泞和娟儿自从家中出事,就没吃过太好的饭菜,见到这一桌子家乡饭菜,高兴不已。

苏清泞本来还想克制一下,见娟儿早就将淑女形象忘之脑后,在一旁大快朵颐起来,苏清泞也就开始吃了起来。

程哲见苏清泞吃的很香,便知道她应该是受了些苦的,不免有些心痛。

“苏伯父还好吗?”程哲见两人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便开口询问

苏清泞上一刻还沉醉在美食中,听到程哲开口询问父亲,心头一痛,强忍着泪水说起了父亲的事情。

程哲听后,皱起了眉头,“苏姑娘现在有何打算?”

“我知道现在翻案很难,所以,我想暂时在京中住下,等待时机。”苏清泞知道父亲是被恩师牵连的,老皇帝亲自判的案,老皇帝怎么能自己推翻自己,只有等皇帝驾崩,才有机会重审旧案,只要父亲能安然的活到大赦天下,再重审旧案就可还父亲清白。

苏清泞记得,一年后,皇帝驾崩,太子继位,二年后,端王讨伐昏君,三年后,端王登基,大赦天下,程哲求新帝重审旧案。

只要父亲能平安活过三年,就有洗刷冤屈的机会,她知道此事只有程哲能帮她了。

“也好,那苏姑娘先将这些钱收下,我今日出来的匆忙,没带很多。我明日再派人送来,既然要在京中常住,你们两人找个舒适一些的客栈。”程哲将腰间钱袋放到苏清泞面前

“我们两个姑娘即便是住舒适些的客栈,也是多有不便啊。”苏清泞委屈的说道,苏清泞心中早有打算,其实她是想进程哲的家中。

“是我考虑不周了,那我给两位姑娘找个小宅子住下,可好?”程哲关切的看着苏清泞。

“好是好,只是我们两个姑娘,独自住在外面,不太安全吧”苏清泞皱起眉头,心中想这程哲就是块大木头,如此蠢笨,竟然猜不透女孩的心思。

“那…我再给两位姑娘找几个仆人?”程哲一时摸不清苏清泞想法,有些迟疑。

“何必破费,又置宅子又买仆人的,我们两人暂住到你的家中就可。”苏清泞被眼前这个木头气的不行,只能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说完后,她觉得自己的脸有些滚烫。

“啊?这…我到无妨,可是,两位姑娘住到我家中,会有损姑娘清誉啊?”程哲被苏清泞大胆的提议吓了一跳。

“我和娟儿姐姐可以办成男子,你就和外人说,我是从徽州来投奔你的表弟。”苏清泞急切的说道。

程哲看着脸红的又急切的苏清泞,有些迟疑,毕竟两人多年未见,今日一见,没想到苏清泞竟然变得如此大胆。

苏清泞见程哲不语,心想,坏了,这木头不会以为她是水性杨花的女子吧,竟然主动要求去男子家住…

苏清泞悔刚才的急切,对于苏清泞来说,程哲是上一世她跟了好几年的人,虽然她摸不到程哲,程哲看不到她,但在苏清泞心中俩人也是朝夕相处了好几年的。

但是这一世,在程哲眼中却不同啊…

“呜呜呜呜…我们两人,一路进京颇为不易,我每日都会做噩梦,梦见有人来抓爹爹了,梦见他们也要抓我,我害怕…我害怕啊…程哲哥哥…”苏清泞灵机一动,哭吧,装可怜,装柔弱,娟儿见苏清泞哭了,也跟着哭了起来。

程哲见哭的梨花带雨的苏清泞,不知所措,心疼不已,想要去帮苏清泞拭泪,又怕损苏清泞清誉,手就停在了半空中,进退两难。

“如若苏姑娘不嫌弃,可否愿意到寒舍暂住?”程哲站起身来,弯腰拱手,颇为正式庄肃。

“程哲哥哥,我也知道,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去你家暂住,实属不便,可是我住在外面,实在是害怕极了…程哲哥哥愿意收留我俩,我俩感激不尽,到了程哲哥哥家中,就把我俩当个仆人吧,洗衣烧饭,都可以的…呜呜呜呜…”苏清泞知道做戏要全套,边说边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一双泪目,委屈的看向程哲。

程哲见战场上的生死都没怕过,可是这美人落泪,是真的怕了,此时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了,一把将苏清泞的手狠狠的握了在了自己手中,诚恳地说道,“苏姑娘,你放心,有我在,就不必再害怕了!”

就这样,苏清泞和娟儿顺利住进了程哲的家。

苏清泞一进宅子,发现程哲说寒舍还真是寒舍,宅子不算小,但屋内摆设很少,一看就是没女人的家,因为他常年在军中住,家中只有三个仆人,程哲把她俩安排在了靠里的院子。

“苏姑娘,家中简陋,见笑了”程哲自己也知道这家实在是不像是个常住人的家。

“程哲哥哥,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唤我泞儿吧。”苏清泞微笑的看着程哲,苏清泞想迅速和程哲拉进关系。

“泞…儿,今日我是请假出来的,一会就要回军营去了,你先住下,如果有什么不便的地方就与柳嬷嬷说,这些银子你拿着,我平时都在军营住,屋内东西可能有短缺的,你就帮我添置上,可好?”程哲将钱袋递到苏清泞面前,苏清泞心中大喜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像女主人一样管着程哲的钱包了。

“谢谢,程哲哥哥。”苏清泞接过钱袋,钱袋很重,苏清泞一下子差点没拿住。

“泞儿,你安心住下。让你帮我置办家里的东西,辛苦你了。我先回军营了。”程哲抱拳行礼,转身大步离开了。

苏清泞心中着急,这木头这么快就回军营了?也不留下再叙叙旧。

“姑娘,这有500两吧。”娟儿从苏清泞手中接过钱袋掂了掂,高兴了起来。

“娟儿姐姐,我们明日上街买东西去吧,我们给这程宅好好收拾收拾。”苏清泞畅想了一下接下来的日子,不久以后自己就是这真正的女主人了。

苏清泞为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娟儿办上男装,在京城开启了买买买。

没几日功夫,程宅就犹如新生,家中依应摆设都全了。

苏清泞天天期待着程哲回家后,看到家中变化的样子。

可是等了一个多月,程哲居然都没回家…


>>>点此阅读《将军家的哭包小娘子重生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