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到荒年:我带着全家发家致富》最新章节

小说:穿越到荒年:我带着全家发家致富
分类:种田
作者:飞翔的胖兔纸
角色:
简介:(穿越+种田+温馨)柳依依工作猝死,一朝穿越到乱世。吃不饱,穿不暖,小小的身体大大的能量。什么?前朝覆灭,新帝登基,妇人也可经商……这我熟啊,现代智慧加上勤劳的双手,助父母,养弟弟,看我带着全家人奔小康……

书评专区


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穿越到荒年:我带着全家发家致富》最新章节

《穿越到荒年:我带着全家发家致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嘶”

头好疼。

柳依依稍有意识,就感觉额头上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就像是被别人暴打了一顿,还没等她了解清楚是什么情况,就听见一个女声突然说道。

“绣娘,你就答应了吧,我家三个孩子已经三天没吃到饭了,反正你家大丫已经死了,我这还有几个铜钱,你自己不忍心,可以拿着铜钱去换点吃的。”

“你快滚吧,我不可能答应的,我不可能把我家大丫卖给你的。”绣娘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女人,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听了她的话三步并一步走到席子旁,抱住自己的女儿。

“你真的是榆木疙瘩,现在我还能给你钱,到时候别人知道了,你家男人又不在,直接就抢走你家大丫,你什么都捞不着!”女人试图说服绣娘。

“你走啊,我不想看见你。”虽然绣娘的态度很坚定,听了女子的话,内心不免划过一阵绝望,看着怀里的大丫,不禁悲从心来。

那女人看实在说服不了,只好恨恨的看了一眼席子上的人,不情愿的走了。

柳依依刚刚才醒就听到了这么一出,从这两人的话里听出那个女子竟然要买尸体回去吃,听的肚子里一阵反胃,妈呀,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居然还有人敢买卖尸体!

“水~”柳依依还未想清楚,嘴巴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

绣娘听到女儿说话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柳依依又说了一句,才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女儿,原来女儿没有死,匆忙起身去舀了一碗水给她喝。

柳依依喝了水之后感觉自己的好受不少,就是额头上的依旧时不时传来一阵疼痛,使得她又迷迷糊糊的睡着过去。

绣娘看着女儿又睡过去了,忙用手探她的呼吸,太好了,原来女儿真的没死,忍不住用手捂住脸低低的抽泣。

柳依依却没有表面睡的那么安稳,一些记忆如走马观花般的窜入她的脑海。

大梁末三年,天罚降临,大旱三年,五谷不收,民不聊生,天下生灵涂炭,横尸遍野,易子而食随处可见,为了生存,各地百姓纷纷逃荒南下。

当朝皇帝荒淫无度,沉迷后宫,为博美人一笑,掏空国库强征壮年修建望仙台,前朝宦官当道,作乐于乐央宫,酒池肉林,钟鸣鼎食,无视百姓疾苦。

百姓怨声载道,以秦烨为首的起义军在岭南揭竿而起,对抗大梁皇室暴政。

此时已经是大战后期,起义军攻到皇城十几里之外,俗话说得民心着得天下,百姓拥戴,起义军的胜利唾手可得。

小叁村位于京城外四十多公里的青白镇,正处于青白山下,名字由此而来,要说青白镇离京城很近,发展会比其他地方要好上不少,其实不然,大旱三年,颗粒无收,家中存粮早被耗尽。

皇帝修建望仙台急需青壮年劳动力,京城附近村子的青壮年无一幸免,全部被抓去服徭役,徭役本只需一个月,奈何皇帝昏庸,望仙台工程巨大,非几月能够完成,于是下令所有人必须修建完成才能回家,违者直接斩杀,百姓敢怒不敢言。

小叁村村里剩下的大多是老弱病残,家中青壮年全部被征用,已有一年之余。

村里人不是没想过逃荒到富庶一点的地方,可皇帝不想承认自己治下的江山如此混乱,禁止村民逃窜,有些偷偷逃出去的,被抓到直接被斩于士兵刀下,大家只好在村里苟延残喘的活着。

柳依依醒过来看着周围的环境终于确定自己这是穿越了,还是穿越到吃不饱穿不暖的乱世,果然穿成小姐公主那些只是小说。

原主是家中长女,今年已有十二,家里有弟柳子奇,年龄八岁,母亲杨绣娘于二八年华嫁于原主之父柳春峰,柳春峰于去年二月末被抓去服徭役,至今已有一年零三个月。

柳春峰父母前两年接连去世,共生有二子一女。

柳春峰为家中长子。

其弟柳春岭,也已娶妻,其妻王红花,育有一子,名柳子杰,年龄为5岁。

妹妹柳春花是唯一的女孩,嫁入隔壁青山村王本强,已有五年,育有一子一女,女儿王溪今年四岁,儿子是两岁的王涛。

在弟弟柳春岭成婚之后,两人就已分家,柳春岭家就在柳春峰隔壁,仅一墙之隔。

柳春岭和柳春峰现在都在望仙台服徭役,这两天王氏回娘家借粮去了,柳子杰借住在原主家。

杨氏一人带三个小孩实在顾不过来,原主看着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就自己一个人偷偷上山,准备找点树皮野菜什么的来吃,结果因为太饥饿,直冲冲的摔倒在一块石头上,还是村里其他人上山找吃食发现的,把原主抬回家已经是不行了,现代柳依依刚穿过来就遇到了开头那一幕。

柳依依想着眼前的状况,苦笑一声,罢了再差也就这样了,反正自己在现代也没什么牵挂了。

其实柳依依在穿越过来的时候灵魂在现代停留了几天,作为一个现代社畜,她是一个拼命三娘,为了赚钱,工作经常加班,这一次就是因为连续一个礼拜强力加班,身体受不了,直接猝死。

而她父母接到她猝死的消息不是伤心,第一想法就是可以问老板要一大笔赔偿,好给自己的儿子买房娶媳妇,老板不给钱,就不把她下葬,甚至还想抬着她的尸身去公司闹。

柳依依看着自己父母那贪婪丑陋的嘴脸,内心最后一丝牵挂也被斩断,就这样在现代冷眼看着他们。

直到今天,她突然感觉身边出现强烈的气流流动,然后醒过来就到了这个荒年。

要说一个古代女子一般对朝政什么的都不懂的,不过现在身处乱世,各种消息不胫而走,原主多多少少也了解了当前世道。

还好,至少穿过来知道是什么状况,现在主要是先把头上的伤养好,现在医疗这么落后,还没钱看病,不知道会不会感染,这是柳依依目前最担心的。

还有就是要解决温饱问题,不然迟早会饿死。

砰砰砰

柳依依刚把原主的记忆整理好,就听到自家的大门被人用力的敲着,有种你不开门我就把门敲烂的气势。

“谁呀,再敲门都给敲烂了!”杨氏不满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待杨氏打开门居然看到是中午要她女儿的李氏,脸色一变,抬手就想关掉,哪知那李氏眼疾手快硬生生的挤入门内,后面还跟着两个人。

三人抬脚就想往屋内走,杨氏看这情况哪还不知道她们的想法,居然还不死心,还想强买强卖,把自己女儿分而食之,别说自己女儿现在活得好好的,即使真的死去了,也不可能答应的。

信手抄起一旁的扫帚往三人身上挥去“快滚出我家,我家不欢迎你们。”

那李氏边躲边骂道“杨氏,不过是一个丫头,还死了,你换点钱还能给你儿子买点东西吃。”李氏说的好听,要知道在如今这个乱世,她给的那点钱能买到啥呢,即使给再多钱,杨氏也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成为别人的口下之食。

“是啊,现在这年道这种事情很常见的,你就不要固执了。”跟着李氏过来的一个穿着兰青色衣服的女人说道。

“这种事都是基于两厢情愿,你们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强买强卖?更何况我家大丫活得好好的,你们这一个个黑心鬼,就咒我女儿。”

其余两人听了这话,纷纷看向李氏,不是她说已经死了吗,所以她们才肯跟着来。

李氏听到这话当然不相信,就觉得杨氏在诓她,她明明就听救大丫回来的人说,她基本救不活了,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带走大丫,这年代,为了生存,烧杀抢夺掠,都是正常的,自己也是为了活下去。,于是让另外两个人擒住杨氏,自己直接去屋子里。

“放开我娘!”柳依依听到院子里的吵声就直接起来了,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杨氏被两个妇人抓住手动弹不得,不知是原主本身的感情还是她对这几个毫无人性的人的恶心,顿时怒发冲冠,跑到厨房拿起菜刀就是一顿乱挥。

那李氏看到活生生的柳依依顿时错愕了一下,手上被她划中了两刀,痛的她叫嚷着往柳依依身上扑去。

其他两个人本来就是听了李氏的教唆,加上又实在是饥饿才过来,现在看到柳依依还活得好好的,而且还拿着菜刀乱砍人,顿时心里也有点发怵,也恨上了李氏,这个贱人居然是想叫自己来逼死别人,生生逼死一个活人自己是做不到的,于是赶紧放开杨氏,急冲冲的往外跑掉。

李氏看到此番情况越发癫狂,不顾柳依依手上的刀,直直往柳依依身上扑去,柳依依毕竟还是一个现代人,不敢真砍死人,看着她靠近,手上动作迟疑了一下,李氏看中这一瞬间把她手上的刀打掉,一手往她脸上招呼“你个小贱蹄子,敢砍老娘,没死今天老娘也要打死你。”

柳依依伤口本来还没好,被打了一耳光,感觉头都不是自己的了,杨氏看着自己女儿被打的这么惨,怒不可竭,连忙跑过去用力把李氏推倒在地,着急道“大丫,你没事吧!”

“在村内闹事,你们还把我这个里正放在眼里吗?”一道威严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就在李氏打算继续上前打的时候,柳子奇柳子杰带着里正来了,原来是柳子奇看这些人来自己家像闹事的,直接带着柳子杰从后门偷偷溜出去喊里正了。

里正是一个六十多的老头儿,满头银发,手杵着拐杖,满是不满的看着眼前的状况。

“求里正做主,李氏心怀不轨,想逼死我家大丫,要我把大丫卖给她当食物,我不愿意,她便带着朱氏牛氏要来强抢。”杨氏的发髻早被之前那两个妇人抓散,此刻看上去狼狈极了,柳子奇看着娘亲如此样子也忍不住流泪跪着求里正。

虽说如今这年代易子而食是很常见的,但是都是基于双方你情我愿的,那种里正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世道都不容易。但李氏这种逼迫人的,实在是触碰到了里正的底线。

当即说道,“我们村容不下如此恶毒的人,今日起,李氏被逐出小叁村,”接着让后面的人把李氏拉走。

那李氏早在看到里正来时想偷偷溜走,但是门口太多人根本出不去,听到里正的话立刻卖起可怜“里正,我错了,我也是想着家里的孩子好几天没吃了,在这样下去就要饿死了,一时鬼迷心窍,您就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里正爷爷,今天她能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以后未必不会打到别人身上,放这么一个人在村里,我们得时时刻刻提防啊,村里还有这么多小孩,”柳依依看到李氏卖可怜赶紧说道,这种恶人只是赶出村都是便宜她了,简直是死不足惜。

“好了,就按照我说的做,李氏情节恶劣,不可原谅,直接赶出小叁村,朱氏牛氏亦为帮凶,三天不得供应他们水。”说完直接让两个婆子拖着李氏走了。

小叁村有一口井,现在全村就依靠那一口井生存,由于干旱,井里的水位线一降再降,每家每户一天只能打半桶水用,三天不给他们水用也够他们受的了,但是柳依依觉得惩罚还是轻了,但是她也没办法说啥,毕竟在里正眼里自己也没出什么事。只能自己以后再想办法讨回来。

至于李氏,在这个乱世,村子里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外面的村子自保都不容易,更不可能接纳她,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只是可惜的是自己还没报仇。

待院子里的人都走了,杨氏看着柳依依脸上被打的地方都红肿了,关切的看着她,嘴里不停地骂着李氏,她是真的怕了,之前就听别人说过易子而食,自己却从来没想过,却没想到还能遇到这种强迫的,要是大丫真的死了,自己还真没办法保住,幸好她还活得好好的。

柳依依在家养了几天,身上的伤好了不少,幸运的是额头上的伤没有感染,只是这几日几乎每日吃的都是树皮和草根熬成的粥,吃的她都面如菜色了,没营养不说,关键是还特难吃,真真仅能填饱肚子。

没想到自己花了几百年爬到食物链的顶端,居然还是要吃草,想想就心累。

而这些天村里也传来消息,三天前起义军已经攻到城门下了,村民们都满怀希翼,日日祈祷希望他们能够破城,自家的儿郎到时候也能回家。

这个时代家中有个男人可好多了。

前些天回娘家借粮的王氏也回来了,提着五斤占城稻,还拿着一斤种子。占城稻又称旱米,相对于普通的水稻耐旱,耐涝。《惰农》条云:“其耕也仅取破块不复深易,乃就田点种,更不移秧。既种之后,旱不求水,涝不疏决,既无粪壤,又不耔耘,一任于天。”

去年起义军从外邦引进的稻米,之前设立了种子发放点,王氏爹就过去领了一些,没想到还真的种成功了,占城稻生长期很短,但是亩产也很少,但是至少有粮,比天天吃草根啃树皮好多了。

王氏匀了两斤旱米,半斤种子给柳依依家,要说两人的妯娌关系,未出现旱灾时,就是村里的独一份。

柳子杰才一岁时得了一场高热,家里积蓄都花光了都还没好,幸好有柳春峰夫妇接济,自己一家的积蓄也搭上去了,幸好最后柳子杰好起来了,照柳春峰的话说,钱没了可以再赚,命只有一条,当然时命重要。从此王氏对大哥大嫂一家也是心存感激。

两家自家里的男人走后一直都是互相帮衬。

柳依依感觉自己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便和杨氏说自己要出去找点吃的,杨氏对她前段时间受伤还心有余悸,不是很愿意让她出去“大丫,你在家带弟弟,娘出去给你找。”

“娘,我已经好多了,我一定会注意安全的。”好说歹说终于说服了杨氏。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边只有大山,便只能上山寻找了,要说植物顽强的生命力还是远超人类的。

柳依依背着一个小竹篓沿着田间小道走,他们村也同属青白山脉,青白山海拔有2000多米,上山路就在村对面,要穿过田地。

柳依依看着旁边的田地也不由的被吓到,土地在焦灼中,龟裂成无数碎片,就像皮肤上划开了一道道伤口,在这龟裂的土地上却依然有野草顽强的生长着,稀稀拉拉的,没有了雨水的灌溉,失去了生命的绿,小小的一株,透露出生命颓败的黄。

看着如此境地,柳依依头一次对自己是否能活下去产生了怀疑。

小叁村也是有一条小河的,只是现在变成了一道沟壑,干旱的河底毫无一声生机。

到山脚下发现大多树木都已枯死,看来要进到深山去看看。

大概走了两个时辰,柳依依发现面前长了几株草果,只是遗憾的是现在还在开花,结果收获估计还要等一两个月,她暗暗记下地方,到时候等成熟了,采摘回去卖到药店应该能增加点收入。

再往上走还真让她找到吃的了,在一块大岩石下她看到了石橄榄,她惊喜的看着面前的石橄榄,如获至宝,要知道这个药用价值可是很高的,拿来煲汤是很有营养价值的。

现在正值七月份,石橄榄的果实还比较少,但是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采摘,石橄榄生长都是一片一片的,不一会儿她就摘了半篓子,不敢采完,不然以后就不会生长了。

日头已经呈下落趋势了,柳依依对古代时间不了解,只是看着日头差不多到下午两三点了,于是准备下山回家,不然太晚了自己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还是有点怵的。

下山途中,不知从哪飞出来一只野鸡,直直往她身上飞来,吓得她赶紧把背篓挡在自己面前,只见那野鸡气势汹汹的毫不畏惧,一头撞到背篓上,结果直接被撞晕在地上。

这可能就是千里送粮食,礼轻情意重吧,柳依依觉得不能浪费野鸡的情意,直接拎起来找了藤条绑住脚放进背篓里,心里想回去是直接炒了吃还是炖汤喝呢。

又捡了一些枯叶枯树枝放在背篓里遮住直到看不出里面装了什么,这才继续往山下走。

到家时,天色已经黑的差不多了,杨氏在院门口着急的走来走去,看到柳依依,这才把悬着的心放回肚子里。

“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天黑了多危险啊。”杨氏一边接过背篓一边说道。

“我一没注意就这个时辰,对不起,让您担心了。”柳依依有点歉意,自己只想着往深山找吃的,没想那么多。

“没事就好,赶快去吃东西吧。”这里的人一天都只吃两餐,早上一餐,晚上一餐,柳依依累了一天确实早就饿了,全靠毅力坚持到现在,闻言直接去吃晚餐。

吃过饭,给杨氏看了今天的收获,杨氏看着野鸡不可置信,要知道现在别人特意去打猎都打不到,山上的动物基本上都看不到影儿了。

“这个野鸡我们拿去镇上换点粮食回来。”镇上的人虽然也受灾荒影响,但到底也有几家家境殷实的,日子过的可比自家好多了,杨氏准备拿着野鸡去那些大户人家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换点吃的回来。

“娘,这个野鸡这么小,估计也换不到多少粮食的。”柳依依带回家的这只野鸡看起来最多一斤,何况现在粮食比肉贵,估计一斤粮食都换不到,她想给家人炖了补补,他们现在一个个瘦骨伶仃的,几年没吃过肉味,感觉随时都能饿死过去。

杨氏听着也确实有道理,准备趁着月色把鸡处理了。

“娘,我们明天再杀吧,不然过个夜肉就坏了。”

“可是明天要是村里人看见了,指不定又会眼红。”杨氏觉得柳依依说的有道理,但是又怕村里人知道,不怪她想多,现在谁有吃的敢拿出来。

“没事的,我们就在家里偷偷处理就好了,晚上把鸡嘴也绑起来。”

把鸡绑好,直接拿到卧室,用篓子罩着,柳依依这才安心。

因为缺水,她来这就没洗过澡,都是把毛巾润湿,把身上擦一擦就当洗了,而且好几天才能擦一次,今天即使上了山,也只是随便擦了擦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天不亮,杨氏就趁着村里人没醒把野鸡处理好了,不是她把人心想的太坏,而是这个乱世,如果别人看到自家还有肉吃,口头说啥倒无所谓,万一起了歹心,自家可招架不了,之前那李氏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么。

柳依依起来看到自己弟弟还在睡,昨晚回来时他便睡着了,每天都吃不饱,只能多睡觉来抵抗饥饿,所以基本上现在人家都是吃完饭就上床睡觉了。

昨晚柳依依便和杨氏说鸡她来做,所以杨氏处理好野鸡就放在厨房,柳依依看着眼前的小鸡,并没有打算直接煲汤喝,她准备熬点鸡油,来这里这么多天,一点油水都没沾,嘴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虽然也炸不出多少,但聊胜于无。

炸出的鸡油用碗装着放到一边,今天她并不打算用。

用过的锅也不打算洗了,直接就加水,把鸡肉放里面炖,待到火候差不多了,就把昨天采的石橄榄放到里面一起煮,家里只有盐这一味调料,所以加了盐,基本上鸡汤就完成了,灭了火,叫上柳子奇起床吃。

吃完之后,杨氏装了一碗用篮子装着拿去给王氏娘俩吃,当然上面用了一小块布遮住,即使两家就是邻居,还是要谨慎,避免被别人看到。

吃过早饭,村里的人提着桶前前后后的往村里的水井走去,看着就像一群人要提桶跑路。

水井有一个大石块做的盖子,村里人打完水,就会盖上,而且上面还有一把锁锁着,避免有人晚上偷偷打水。

杨氏去打水了,柳依依就在家里看着柳子奇,现在各家各户的孩子都看的很紧,不会轻易让他们出去玩,因为很可能一出去就回不来了。

柳依依看了下自家的水缸其实还有半缸水,是之前省下来的,每天一桶水能省这么多出来也是不容易。

杨氏回来,隔壁婶婶就把柳子杰带过来了,让帮忙看一下,自己也要出去打水,村里只开放早晨一个时辰,错过了就没了,放下柳子杰,便匆忙赶去。

王氏的一桶水比杨氏的要少不少,虽然村里说的是一户一桶水,但是打水的那人会根据那户人家家里的人口按量打。

想到后世所说的珍惜水资源,避免水资源枯竭,虽然自己也不会浪费水,但用起水来也是毫不客气的,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真的用水困难,直到到了这里,喝个水都要抠抠搜搜的。

晚餐全家把剩下的鸡肉汤全部喝完了,实在是这天气放不住啊,想留着多吃几次都不行,到时候吃坏肚子,又没钱找大夫,还不如全部吃完。

吃饭的时候柳子奇那个小家伙双眼简直发光,非常高兴的和柳依依说,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柳依依闻言有点心酸,他三岁之前还是吃过几次肉的,那时候还没干旱,逢年过节父亲也会买个一两斤肉回来,自干旱后,啥东西都不敢多吃,更何况是肉。

吃完饭无事可做,全家又开始躺在床上,柳依依一时半会睡不着,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在这个地方活下去,是的,只是活下去,她现在真的感受到了之前奶奶和她说的,小时候没饭吃,吃树皮吃土,并且已经吃过树皮了,家里还有不少榆树皮,是杨氏屯的粮食。

在这样下去,树皮说不定都没得吃了,可能要去吃土,后世的吃土梗,到了这里不再是梗,而是真实情况。

有些人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说的就是这里的人们吧。

柳依依是被一声惊雷吓醒的,白天的时候没有一点要下雨的迹象啊,柳依依走到窗户边,看着天上的电闪雷鸣,内心忍不住开心,旱灾终于要过去了吗,自己终于不会饿死在这里了吗!

杨氏这时也被吵醒了,“依依,你怎么不睡觉,站在窗边干什么。”

“娘,你听见了吗,打雷了,是不是要下雨了,旱灾要过去了!”柳依依的语带惊喜的说道。

相比柳依依的雀跃,杨氏则显得淡定多了,“我也说不准,之前就有好几次这种情况,都是光打雷不下雨,第一次村里的人都开心的不得了,后来次数多了,也就失望了。”

听到杨氏的话,柳依依眼里的光暗了下去,原来还会这样啊,难怪这么大的响雷,村里都没声音。

“别伤心,说不定这次真的要下雨呢,我看着前几次的惊雷都没这次激烈。”杨氏走到柳依依身边看着天上的闪电。

干旱了这么久,没有人不期望下雨,之前还有寺庙做法事求雨,结果都是失败的,这苦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到头,自己死了没关系,可是家里的孩子还这么小,孩子爹又不在,杨氏看看旁边的柳依依,又看看床上睡的香甜的柳子奇,内心的苦涩都无法言说。

“好了,先睡吧,下不下雨,明天就知道了。”

“娘,娘,真的下雨了!”柳依依一边推杨氏,一边惊喜的说道,昨晚杨氏那么说之后自己确实被打击到了,但是自己真的不甘心,于是一夜未眠,就坐在窗前等雨。

这场阔别三年的雨,从寅时开始便开始淅淅沥沥的下着,开始柳依依还担心它下一会儿就停了,干脆搬凳子做到外面房檐下时刻盯着,村子里也有一些人家发现下雨了,一声声惊喜声从各处传来。

巳时开始,雨越下越大,柳依依的心才终于放到肚子里,前面干旱种的粮食和菜,基本上是颗粒无收,没有水的灌溉,连成活都难,现在只要下雨了,以后就可以继续种菜种粮食了。

想想自己穿越到这这么些天,时刻担心自己要饿死在这异世界,现在好了,至少可以种植食物了,有雨水,不至于颗粒无收。

村长早上还特意敲着锣走遍村头村尾,为这个好事情欢呼。

村里所有人都藏不住的开心,甚至有些人直接跑到雨里欢呼,感受雨水的洗礼,全村上下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

在下雨的第一天,柳依依就拿着自家的木桶接了水,来这么久,终于舒舒坦坦的洗了个澡,感觉自己身上都能搓出伸脚蹬腿丸了!

这雨连绵不绝的下,似是把这几年的的雨水全部都放在这几天下完样的。

开始两三天村民们都还高兴终于告别干旱了,后来看这下雨的势头,又开始担心旱灾过后又涝灾,那真的是不给活路。

于是人们又开始祈求早日停雨。

好在上天还是有悲悯之心的,在第五天雨就慢慢变小了,村里人也开始慢慢出来活动了,准备播种。

柳依依家里是个茅草屋,他爹服徭役之后就没有修缮过,之前干旱不显,这次下雨就暴露出问题了,屋顶不停的漏雨,足有七八处,于是家里的锅碗瓢盆全部上阵,好说歹说,终于度过了这个雨天。

杨氏在前两天就开始育菜苗了,今天一大早就到地里忙活去了,至于水稻,他们都打算明年再种,早就过了那个季节。

柳依依倒是想试一试种晚稻,毕竟现代的时候就有双季稻,不过杨氏不肯,怕她糟蹋种子,这年头种子也很贵的。

她只能作罢,自己其实也有点方,毕竟现在7月份快8月了,晚稻的季节其实也过了,自己也害怕不成功。

柳依依走到院子里,想着前两天下雨的狼狈,觉得还是要先把屋顶给修好,之前上山看见山脚下有一大块荒地,里面长了很多茅草,打算去那割点茅草回来修屋顶。

“子奇,跟姐出去割茅草。”柳依依不放心柳子奇一个人在家,于是叫上他一起出去。

茅草生命力强,即使没有水也比一般的植物生长的好,虽然也发黄,不过用来修屋顶,发黄也不在乎,不一会儿,就割了一大捆茅草,用几根长茅草捆起来,准备带回家。

柳依依看着面前的茅草,突然想起前世有段时间传出茅草根是个抗癌神物,那时候村里很多人都去挖茅草根卖。

自己当时也跟着爷爷奶奶挖了不少卖,五六块一斤,一天能挖八九斤。茅草根生吃也可以,吃起来甜甜的,汁水很多,不过当时药店收的都是要处理好的,把茅草根用草刀切成三四厘米的长度,晒干,还要把上面的碎屑处理干净。

后来自己还专门去查了茅草根是不是能抗癌,确实是有作用的,而且用茅草根熬煮出来的水对肾脏,都有一定的好处,还能利尿,止血。

柳依依看着眼前的茅草,猛地一拍额头,对呀,自己可以挖点茅草根去卖啊,想到自己可以赚钱了,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就是不知道这里的大夫知不知道茅草根的作用,不过不管他了,先挖几斤,到时候去医馆问问。

“姐姐,你没事吧?”柳子奇看着自己姐姐在那傻笑,还打自己,还以为姐姐中邪了,担忧道。

“啊,没事,就是姐想起了一些事,以后姐姐要赚钱,不让我们小子奇饿肚子了!”柳依依看着柳子奇担忧的眼神笑道。

“真的吗,太好了,有饭吃咯。”柳子奇只听到他姐说他以后不会饿肚子了,高兴的不得了。

今天出来只带了镰刀割茅草,挖不了茅草根,而且刚下了雨,地上湿润的很,也不好挖,既然想到了赚钱的法子,她也不急了。

给柳子奇也捆了一小捆让他背着,自己背了一大捆往家里走去。

辛苦了一整天,柳依依才觉得茅草够修屋顶了,可惜这时候没有水泥,没有塑料,不然多好,不过就算有,也没钱买,穷人的悲哀啊。

第二天一早,柳依依就去了里正家借梯子,里正家是村里唯一一户瓦房,看起来可比自己家的茅草好多了,但柳依依也没时间羡慕,借了梯子就赶紧往家走,这时候很多人都要修屋顶,下午就要还给里正了,还有别人要用。

柳依依顺着梯子爬到屋顶,然而看着面前的屋顶犯难了,她根本无从下手,从来没修过啊!

想着下午就要还梯子,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看到哪里茅草少点,就塞一些进去,就这样忙忙碌碌了一上午,终于把自己认为需要修的地方都修好了。

“哥哥,你们家的屋顶长包包了。”柳依依刚还了梯子回来就听到柳子杰指着自家的屋顶对柳子奇说道。

柳依依顺着柳子杰的手指看去,好嘛,确实有些地方放多了茅草,凸出来一片,这不是自己第一次手艺不够好嘛。

“小子杰,那不是长包包,是因为下雨,屋顶要长蘑菇了,所以才会这样。”柳依依试图忽悠两个小朋友。

“真的嘛,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柳子杰瞪着自己圆溜溜的眼睛问道。

“姐姐,我也想吃蘑菇。”柳子奇依稀记得小时候吃过蘑菇,太久没吃也馋了。

“呃,要明年春天了。”柳依依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好吧,那到时候吃蘑菇的时候姐姐你可以一定要叫我啊。”

“那肯定的,到时候长蘑菇了,姐姐炒给你吃。”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两个小孩就没再追根究底了。

现在的小孩真不好糊弄!柳依依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杨氏正在旁边厨房做午餐,闻言也过来了,看着柳依依“你就可劲儿忽悠吧。”

“娘,我就是随便逗逗他们,小孩子忘性大,很快就会忘记的。”柳依依嘻嘻笑道。

“娘,咱家的菜种子都种好了吗?明天要不要我去帮忙。”柳依依很快转移话题。

“家里也没多少地,今天下午就能种完了。你在家里看着点子奇和子杰。”隔壁婶婶因为家里没人带小孩,也把柳子杰放在柳依依家,让她帮忙看一下,不然自己都没法下地干活。

“哦,好的。”

杨氏说完便往厨房走去。

中午依旧吃的是草根和树皮熬的粥,里面放了点旱米,没办法现在粮食才刚种下去,也没有别的吃的,而且家里的积蓄之前基本上都用的七七八八了,也买不起其他的吃食。

不过好在,现在下雨了,旱灾过去了,以后的日子也有盼头了。

待杨氏忙活完地里的事,柳依依终于拿到了家里唯一的那把锄头,出门挖茅草根去了。

此时土地经过太阳的洗礼,已经恢复了干燥,柳依依挖起来也轻松不少,不过由于缺水,此处的茅草根长得并不是很密集,几锄头下去才能挑出几根茅草根。

想着自己家改善生活可能就靠这个,柳依依干的很卖力,一天下来,生的茅草根挖了差不多有二三十斤。

许是原身也经常做农活,力气还可以,二三十斤,轻轻松松的就背回去了。

柳依依把锄头放到厨房角落后,就把茅草根摊开在院子里晒。

杨氏看着这些茅草根以为她是要拿来吃,味道确实不错,只是残渣太多,太硬,根本咽不下去,根本不顶饱,村里人除了那些饿的树皮草根都吃不下的人才会去挖点这个嚼嚼味道。

茅草根经过两天的暴晒,已经都晒干了,柳依依用木棍把上面的泥土碎屑锤掉。

这个时代是没有铡草刀的,柳依依只能拿着自家的菜刀把茅草根切成一段段的,废了好大一番功夫不说,还把杨氏心疼的不行,生怕柳依依把菜刀弄坏,这个时代的铁器是很贵的,像村里这些农户人家每家的铁器也是屈指可数的。

切完段,柳依依拿着簸箕把茅草根的小碎屑小灰尘都给筛出去。这样茅草根才算真正的处理好了,二三十斤生的茅草根晒干之后一半不到,不过柳依依觉得可以了。

七月十三,到了镇上赶集的日子,他们这边是逢三赶集,前一天杨氏就和村里要去镇上的人招呼好了,让帮忙带着柳依依一起。

一大早柳依依就用家里的唯一的麻袋装着茅草根跟上村里人,前往镇上。

“大丫,你这是装的什么好东西啊?”说话的是吴婶子,家里有两个女儿,由于没有儿子,经常受家婆的打骂,以至于她现在看到别人就喜欢阴阳怪气。

柳依依并不想理她,就当作没听到,自顾自的走,吴婶子也不在意,转头和其他人聊起了。

走了大半个时辰,一行人终于到了青白镇上。

镇上的情景看起来比小叁村好多了,小小的一条街到处都是摆摊的,卖各种东西的都有。

而且柳依依第一次在这里看到稍年轻的一点的男人,镇上的人大多做生意的,家里比起村里人要宽裕很多。

之前征壮丁服徭役,给了那些士兵几两银子,那些士兵就把他们的名单划去,给名册上标个残疾,蒙混过关,免除了服徭役。

果然天灾人祸,受害的永远是穷苦老百姓。柳依依深深叹了一口气。

她之前也来过镇上,不过来的少,只记得镇上有一家医馆,具体什么位置忘记了,要去找一下,不过一条街就这么点大,也不用担心找不到。

和村里人说好了晚点在哪里汇合,众人就分开了,采买的采买,摆摊的摆摊。

柳依依顺着街道走,终于在街道中间看到记忆中的小医馆,医馆也不是特别大,里面的大夫就两个人,加上侍药童子,也就五个人。

这会儿医馆来看病抓药的人还挺多,一时间没人注意到柳依依。

好不容易柳依依看到一个侍药童子空闲下来了,赶紧过去。

“小哥,你这里收药材吗?”柳依依也不知道这样称呼侍药童子对不对,不过还好那侍药童子听到她这样称呼也没表现出不满。

“你要卖什么药材?”要知道现在荒年很多药材都很难采到的,童子有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

“这个,”柳依依抓了几根茅草根出来给那童子看,内心也有点忐忑,万一这年代不认识这个,那自己就白忙活了,自己赚钱的法子也断了。

“你先等一下,”那童子接过柳依依手上的茅草根,转身往坐堂大夫那边走去。

没多久,那童子就回来了。

“小姑娘,你这有多少地筋?”

柳依依开始没反应过来,不知道童子说的地筋是什么。

“你的这些地筋都是处理好的吗?”那童子看她没回又问道。

听到童子的话,柳依依终于明白童子所说的地筋就是茅草根。

“都在这里了,全部都是处理好的,你可以称一下。”说着把麻袋递给那童子。

那童子动作很麻利很快就称好,“一共是十三斤,我们这边收是两文钱一斤,但你已经处理好了,我这边给你三文钱一斤如何?”

三文钱可以买两个白面包子了,柳依依觉得差不多,便欣然答应。

柳依依拿着钱准备去买点吃食回去,来的时候杨氏给了她十文钱,让她买点杂粮回去。

柳依依走到一家米粮店,看了一下白米的价格,真是令人咂舌,还记得未干旱时,都是十文一斤,现在整整涨了一倍,难怪这么多人会饿死,这么贵普通人家都吃不起,更何况穷苦人家。

柳依依压下自己对白米饭的渴望,花了四十文买了4斤杂粮,身上就只剩了九文了,想起自家的盐快没了,剩下的钱全部买了盐。

等到柳依依到了约定好的地方,有几个村民已经在那等着了,看到她忙和她打招呼。

李家婶子看到她又把麻袋背回来来,以为是她的东西没卖出去,虽然不知道她卖的是什么东西,依然安慰道“现在这世道,东西不好卖,你也别太伤心了,至少以后咱可以种田,饿不死了。”

柳依依并没有解释,只道“我知道了,婶子。”

“你们知道吗?我刚才听钱掌柜说,咱起义军已经赢了,据说破宫时那皇帝还和妃子在未央宫寻欢作乐呢。”

“真的是做鬼之前也要风流。”一妇人唾弃道,要不是这狗皇帝,自家的男人也不会被征去服徭役,要知道自家男人之前在家至少一个月能做工赚两三百个大钱呢。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讲着听来的传闻,一时之间好不热闹。

不多一会儿,村里人都到了,于是准备起身回家,这时候赶回家还来得及做个午饭。

七月半中元节,很多人都提前准备了香火,到村里的祠堂祭拜先祖,祈求先祖保佑自家能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农作物能够丰收。

这里中元节的习俗和柳依依现代差不多,晚上,不论大人或是小孩都不准出门,以免被出行的鬼物附身。

因为有些家里人没有烧纸钱的,那些死去的先祖夜晚就会出来找替死鬼。

柳依依一个现代人当然不惧鬼神那些,但是习俗还是得遵守的。

柳依依本想多挖点茅草根卖点钱,奈何中元节过后,连下了两天雨,让她不得不推迟计划,好在上次修的屋顶虽然不咋好看,但是这次至少没漏雨了。

待地面干了之后,已经是七月二十了。

趁着天晴,柳依依又挖了几天茅草根,杨氏自从知道茅草根能卖钱之后也不心疼家里的菜刀了。

又到了赶集日,这日去镇上的人比较少,柳依依背着已经处理好的茅草根到了李家医馆,这次比之前多了两斤,一共卖了四十五文。

不过医馆的小童和她说,暂时先不收了,现在有医馆还有二三十斤,要用完才收。

虽然今天依旧卖了钱,但是听到这个消息柳依依整个人都不好了,好不容易找到的赚钱路子,这就没了?自己还想多赚钱做点其他营生呢,没有本钱做什么都好难!

回到家,柳依依感觉很沮丧,躺在床上都不想动,杨氏看着她还以为她生病了。

“依依,怎么了?”之前杨氏一直叫她大丫,柳依依内心实在接受不了大丫这个称呼,强烈要求,杨氏终于改过来叫她依依。

“娘,我没事,不用管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柳依依声音奄奄的。

“姐姐,我陪你玩,你不要不开心了。”柳子奇迈着自己的小短腿爬上炕看着柳依依道。

柳依依看着眼前的小正太,虽然已经六岁了,但是由于长期缺少营养,看起来也就四五岁,脸颊上都没有一点肉,顿时有点心疼。

别说他了,自己不也是,都十二岁了,身材都是干瘪瘪的,而且脸颊由于长期在太阳底下晒,比身上至少黑两个度,真真是又黑又瘦。

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不就是暂时不能卖了吗,以后还可以,自己也可以找其他营生啊,只是需要想想要怎么做,自己也没多少成本。

想到这里,柳依依打起精神,是啊,就不相信了,自己一个现代人在古代还能饿死。

摸了摸柳子奇的头,“别担心,姐姐只是有点累,姐姐以后赚钱给你买好吃的。”

“真的吗,姐姐,我想吃冰糖葫芦,”柳子奇听里正家的小孙子柳培说过糖葫芦酸酸甜甜的是,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好的,等姐姐赚钱了,给你买很多很多的糖葫芦。”

“绣娘,我回来了,”一阵敲门声响起。

杨氏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三步并两步走到门口开门,看到眼前黑不溜秋的汉子,忍不住哭出声来,“当家的,你终于回来了。”

“绣娘,你受苦了,”柳春峰看着面前的妇人,仅仅一年多,似乎苍老了许多。

“没事没事,你平安回来就好,我在家一切都好。”

柳依依和柳子奇听到声音早就跟着出来了,看着面前的爹和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柳依依是不好意思对一个刚见面的人嘘寒问暖,柳子奇则是年纪太小,对柳春峰的回来没什么意识。

“依依,子奇,咋还傻站着呢,快过来让爹好好看看你们,”柳春峰看着自己儿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忙说道。

看着两人依旧不懂,大刀阔斧的走过去,抱起柳子奇,又摸了摸柳依依的头,“怎么了,就一年,连自己爹都不认识了?”

“爹,我知道你是我爹,”柳子奇被柳春峰抱着开心道。

“哎,我们子奇真乖,”

“爹,你回来了,”柳依依也小声的喊了一句。

“嗯,爹不在,我们依依也辛苦了,”柳春峰看着柳依依瘦弱的身板,有点心疼道。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现在去给你们做饭吃,”杨氏边抹泪边往厨房走去。

“我来帮你,子奇先和姐姐去屋里玩一会儿,”说着柳春峰放下柳子奇也朝着厨房走去,自己不在,家里全靠杨氏撑着,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隔壁柳春岭家,王氏看着眼前的汉子也是止不住的流泪,只好抱着小儿子哄着自家的婆娘。

村里服徭役的人都是一起回来的,一时间,村子里到处都是哭声,说话声,前所未有的热闹。

吃过饭,柳春峰递给杨氏一个钱袋子,“这是新皇那边给的路费补助,我一路上买吃的花了十几文,还剩两百多文,你收起来,到时候买点吃的。”

杨氏拿着钱手有点颤抖,好久没经手过这么多钱了。

从柳春峰的口中。柳依依大概了解了当今的形式,和当初那婶子听来的差不多,新皇破宫而入,直接将昏君斩于未央宫,遣散了后宫,清理了朝政。

新皇上位颁布的第一道圣旨,就是免除各地两年的赋税,让老百姓能够在旱灾之后有一个喘息的机会。

第二道是把抓去建望仙楼的百姓全部放回家,还给了回家的路费,众人直呼皇上圣明。

一家人吃完饭就搬了板凳到院子里闲聊,隔壁婶婶家看到了,一家人也过来凑了热闹。

过去这个时候正是丰收的时候,由于干旱,早期家里并没有种地,现在一家人正商量着赚钱的法子。

之前柳春峰农忙结束的时候倒是会和一些人帮忙建房子,一年也有点进项,但是现在这年头,不好找啊。

“大嫂,你这是什么?”柳春岭一进来就看到了他家地上铺了一层白白的一段一段的东西。

“哦,这是茅草根,之前依依挖的,在镇上医馆还卖点钱,不过医馆现在不收了,说是够了,这些就一直放在这里没弄它。”杨氏回。

“这个还能卖钱?”王氏惊讶道。

“是啊,这是药材,只不过很多人不会弄,我家依依不知道怎么琢磨出来的,本来只是想试一试,结果真的能行,只可惜现在这些卖不了了。”杨氏有点可惜道。

“爹,京城是不是很大啊?”柳依依突然问道。

“是啊,京城可比我们这里大多了,而且个个住的都是青砖瓦房。”柳春峰之前提过一嘴,说回来的时候路过京城,可惜京城的东西太贵了,不然也想买点东西回来给自家媳妇开开眼。

“我们这到京城要多久啊?”

“走路的话,要两三天,怎么了,依依想去。”

“从来没去过就很好奇。”

“等以后爹赚钱了,带依依去!”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柳子奇听到自家爹和姐姐的对话忙插话。

“好好好,都去都去。”柳春峰笑道,暗自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多赚钱,带自家的孩子去京城开眼。

“那京城的药馆应该也很多了?”柳依依继续问道。

“那肯定的,我听过的就有百草堂,和益生堂,据说这两个医馆是京城最大的,不过我也没去过,就听之前镇上的钱掌柜说过,之前他儿子生病,镇上的李家医馆说治不好了,他就那一个儿子,不肯放弃,就到了京城百草堂去,这不,现在儿子都活泼乱跳的。”

“既然我们这个茅草根镇上的医馆收,那京城的大医馆肯定也收,我们可以去京城卖,只不过路程有点远。”

“依依啊,这个什么茅草根真能卖钱啊?”柳春峰一脸不可置信的问。

“依依都卖过两次了,还能骗你不成,你没回来,靠着依依卖这个,我们才勉强没被饿死。”杨氏听到柳春峰的话有点不满,白了他一眼。

“这不是之前没听过这个还能卖钱嘛,不然这里这么多,早被村民挖完了。”柳春峰挠了挠头。

“哥,既然这样,我觉得不妨试一试,这几天我们都去挖这个茅草根,到时候一次性都挑一些去京城卖,毕竟路上花费的时间也多,而且现在找工也难,这个好歹算一个生计。”柳春岭觉得这个生计可行。

“那行,我们先多挖点,到时候我和你去京城卖。”

柳依依看家里人终于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说干就干,家里人下午就开始到那块茅草地挖茅草根,偶尔村里人看到了,也只认为他们只要挖这个草根吃,吃的可以吃的,主要不顶饱,而且残渣根本咽不下去,于是他们纷纷觉得柳春峰一家应该是家贫如洗了,连一点吃食也没了,才会去搞这个。

柳春峰一行人可不管村里人怎么想的,想起能赚到钱,埋头挖的可卖力了。

柳依依教了王氏怎么处理茅草根,这几天家里院子都晒满了茅草根,干了的就先用麻袋装起来放到屋里,准备多存点再拿去卖,还好这些晒干的茅草根完全不担心会坏掉。

就这样忙碌了几天,柳依依家处理好的茅草根一共有150斤,而柳春岭家也有将近70斤,柳依依觉得够了,就让他们先拿去京城卖。

京城来回一趟少说也要五六天,加上一人挑了一百来斤的东西,估计耗费的时间更久,众人也觉得早点去卖了,好让自己心安。

虽然茅草根找到出处了,但是柳依依觉得还是要找到其他赚钱的法子,毕竟就算京城的医馆很多,估计每个医馆要的量也是有限的。

在柳父他们去京城的第二天,柳依依准备去看看上次在山上看到的草果。

柳依依上辈子是个路痴,坐公交都能做反的那种,还好没把路痴带到这个世界,即使在分不清路的山上,凭着自己的直觉,柳依依准确的找到了上次看到的草果,花费的时间还比上次少了大半时辰。

这时候草果已经有小小的果实了,不过距离收获还需要段时间。

柳依依又到附近走了走了,可能是被雨水滋润过的原因,这次在树林中的植物看起来比上次精神多了,甚至有些都似要发出新芽。

一路走走停停,也让她捡漏,挖了半篓子野菜。

就这样走着,柳依依仿佛听到了水流声,顺着水声走去,不到一刻钟,面前果然出现了一条河流,河水轻快的流着,充满了生命力。

柳依依走了大半天也渴了,这时候的水质清澈干净,不像后世污染那么多,柳依依不作犹豫,直接捧起一口水喝掉,顺带还洗了个脸,冰凉的河水扑在脸上,夏天的燥热也被散去了几分,舒服极了。

可惜的是,这么清澈的河水,居然都看不到一条鱼,不然能抓条鱼回去也好。

在小河边休息了一会儿,把带来的菜饼吃了,看着日头还挺早,便准备往林子深处再走走。

短短十几二十日,上次来,林子里还是毫无生机的样子,现在还偶尔有蝉鸣鸟叫,为柳依依展示着真正的夏天。

一棵老树底下,柳依依看着悬挂在树上的蜂窝两眼发光,没想到今天居然还能碰到这种好东西,不过想要取下来还是要准备一下,今天肯定是不行的。

只得暗自记下地方,依依不舍的走了。

下山的时候,柳依依在路上捡了一些木头,准备做点木簪,这个想法是之前就有的,只是之前之前看着这个小镇子,感觉不好卖,就搁置了。

现在可以到京城卖,那做点木簪还是可以卖的出去的,尤其是干旱原因这些木头都不需要自己阴干了,可以直接着手做,还是很方便的。

回到家杨氏正在厨房做饭,这几天由于柳春峰回来了,带了点钱,好歹菜粥里面多了点米了,要说开始柳依依还吃不惯,现在都能够吃的津津有味了,自己可要吃饱赚钱,以后买肉吃!

“娘,我今天在山里看到一个野生蜂巢,我明天想去把它弄回来。”吃饭时,柳依依顺嘴和杨氏提了一下。

“这蜜蜂蜇人可厉害了,之前村头那家的孩子贪玩,捅了马蜂窝,被蜇的脸肿的像个包子,太危险了,你一个姑娘家要是被蛰了,破相怎么办。”杨氏听了柳依依的话满脸的不同意。

“可是娘,这个蜂蜜很值钱的,咱家现在都没吃的了。”柳依依试图劝她娘答应。

“你爹不是去卖茅草根了吗,到时候回来会买粮食的,这个蜂蜜的注意你别打,你爹不在家,我不能让你出事。”

柳依依还想再说,杨氏直接不理她了。

柳依依无法,只好把取蜂蜜的事先搁置,准备等她爹回来再说。

在杨氏差点把她捡回来的木头当柴火烧掉的时候,柳依依终于想起了自己要做木簪这回事。

前世自己除了本职工作,还兼职做一些手工饰品卖,前两年国风大热,自己也跟着做了很多古风饰品,不过这个也只能赚个手工费。

柳依依从杨氏手下拯救出她的生财木头,并和杨氏说自己要用这个做木簪卖。

“依依啊,你怎么知道做木簪的?这种手艺只有那种手艺人才会。”杨氏听了她的话有点狐疑道。

“娘,你还记得上次我差点死掉吗?我在梦里遇到神仙了,他说我命不该绝,还传授了我一些生财法子!”柳依依毫不心虚的对杨氏说道。

“呸呸呸,好端端的说什么死。”杨氏忙对着地上呸了几下。

“你真遇到神仙了?”呸完杨氏又连忙问道。

“是的,她说黑白无常勾错人了,所以给了我生财法子做补偿,所不过娘你可千万别人别人说啊,我怕别人把我当妖怪抓起来。”柳依依继续忽悠道。

至于为什么和杨氏这样说,还是柳依依发现自家这个娘特别信佛信鬼神,就上次中元节别人家没吃食就粗粗拜祭了一下,杨氏硬是花了钱买香买纸钱,说这样祖先才会真的保佑自家。

杨氏听柳依依这样一说,果然非常相信了,再无质疑,甚至柳依依说要拿点钱去定做木簪用的工具,也大方的给了。

镇上有一家铁匠铺,他们家的手艺很好,十里八村的铁器都是在这做的。

柳依依到铁匠铺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老师傅,看到是个小姑娘也没表现出怠慢,这年头有人定做铁器很难得的。

“小姑娘,你是要做镰刀还是做锄头啊?”一般的农户人家基本上来铁器铺都是做这些东西,而且眼前的姑娘看起来也不像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老师傅,我想做几个小工具,您这能做吗?”柳依依有点忐忑,毕竟自己要的工具很小,不知道这里能不能做出来。

“不知小姑娘想要做什么小工具呢?”那老师傅听到不是要做镰刀锄头,有点惊讶道。

“我想要一把小锯刀,一个小锉刀,一把小雕刀,一把篾刀。”

“这些可不常用奥,小姑娘,”老师傅听她说的这些工具,自己是会做,只是很少有人买。

“老师傅,我要这些是有用的,您给我算算要多少钱。”柳依依也不不解释。

“这些用材都比较少,我老爷子也不诓你小姑娘,一共八十文。”

柳依依一听这价格还算合理,也就没讨价还价了,幸好今天问了杨氏要点钱,不然还真不够用。

又和老师傅商量了一些细节方面的事,付了三十文定金,约好后天来取。

出了铁匠铺又到了杂货铺买了一块小砂石到时候用来打磨木簪,问了老板有没有木腊油卖,老板连木蜡油是啥都不知道,柳依依只好买了一小瓶橄榄油回去。

在等工具的时候,柳依依又去山上找了一些可以做木簪的木头回来,家里没有纸和笔,就拿着木炭在地上画了几个木簪样式,她画的都是比较简单的,太复杂的这里没材料没工具,不好做,柳依依直感叹,钱不好赚啊!

八月初四,柳依依终于拿到了定做的工具开始了她的木簪之旅。

先用小锯子把斧头分成长方块,再用木炭把花样直接画到木头上,用小锯子锯出大概形状,接着用锉刀修整,这一步和考验耐心,需要慢慢修整。

修整的差不多了就用砂石打磨抛光,这里没有砂纸,用砂石打磨就很考验技术了,好在柳依依几年的技术不是盖的,整个木簪打磨的非常光滑。

最后用橄榄油给木簪上油,一根简单的木簪就完成了,由于没有那么复杂的花样,一根木簪做起来还是很快的。

杨氏看着柳依依做的木簪都有点爱不释手,于是柳依依很大方的把第一根木簪送给了杨氏。

“这是要卖钱的啊,以后再做给我吧。”杨氏有点舍不得自己用。

“这个就是赚个手工钱,应该也买不到多少钱的。”

杨氏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那外面小贩卖的木簪都是十几二十文一支呢,你这个可比他们卖的好看多了。”

柳依依听到这话也感到挺高兴的,忙说道“娘,没事的,这个第一支还不太熟悉做的比较慢,等我熟悉了一天能做好几支,所以你拿着这么一支也不打紧的。”

听这柳依依的话杨氏很心动,半推半就的把第一支木簪戴上了,要知道自己头上这支旧木簪都用了好几年了,现在整个颜色都变了,没以前那么亮了。

柳依依看着杨氏换了一支木簪,脸上都充满了喜气,仿佛得了至宝样的,内心也有一点酸涩。

不再看她,继续埋头做木簪,有了第一支,第二支做起来可快多了,一天下来,加上杨氏头上那支,柳依依一共做了四支木簪,每个形状都不一样。

柳依依一共设计了四个花样,简约又大方,最主要做起来也不难,准备每样做个几只,到时候拿到京城去卖。到时候拿到京城去卖,主要是在镇上卖不到好价格,自己辛辛苦苦做的,可不想便宜卖掉。

每天柳依依就在家兢兢业业的做她的木簪,杨氏则继续挖茅草根。

八月初九,柳春峰和柳春岭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二人回来还各自买了一些米面回来,现在米面的价格倒没有上次柳依依买的时候离谱了,不过比较寻常年还是要贵上不少,白面肯定是吃不起的,柳春峰带回来依旧是杂粮面。

晚饭终于不再是喝菜粥了,杨氏下血本给烙了几个粗粮饼,就着野菜汤吃,柳依依来这第一次吃的这么满足,之前喝菜粥,喝的她感觉肚子里全是水了。

“依依,来,”柳春峰向柳依依招了招手。

“怎么了,爹?”柳依依满脸疑惑。

“这次在京城卖茅草根,咱家整整赚了近1000文呢,”柳春峰高兴的说道。

“居然能卖这么多钱?”杨氏从外头进来就听到这句话,不可置信道。

柳依依听了也有点惊讶,自己算了下,最多也就卖个五六百文,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京城的物价。

“是啊,我们也没想到,那百草堂的大夫很好说话,说我们的茅草根处理的很好,直接给了6文钱一斤,我和你叔叔的200多斤他们全部收了。”柳父此时还有点不敢相信,当初这么轻松的就卖完了,还以为自己要分几个药店才能卖完呢。

“这次呢,一共卖了900文,我来回路上花了80文,买了20斤米面,花了140文,还剩680文呢。”柳父有些激动道。

“京城的茅草根居然贵了整整一倍啊。”柳依依感叹京城就是京城啊。

“为父也想过了,你过两年就要定亲了,而且这赚钱的法子还是你想出来的,这两百文你留着当作私房,家里穷,也给不了你太多,先把这些存着。”说着把两百文给了柳依依。

柳依依本想拒绝,自己以后可是要赚大钱的,但是想了想,赚钱也需要本钱,以后总不好总是问杨氏要,于是大方收下了。

“对了,爹,我那天在林子里看到有个蜂巢,你什么时候有空和我一起取回来吧!”

“你这丫头,还对着蜂蜜念念不忘哪,都说了取蜂蜜很危险的。”杨氏边说边用手戳柳依依的头。

“娘,那个蜂巢可大了,取回来可以卖很多钱的,爹你说是不是。”柳依依连忙躲到柳父身后,拉着柳父的袖子道。

“倒也不是不能取,之前也有村里的人取过,小心一点是不会有事的。”

“爹你答应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柳依依听到她爹这样说,两眼放光,那可是糖啊,这年代的糖可值钱了。

“明天就去,我们现在先把东西准备一下。”柳春峰略微思考了下道。

“好咧,我现在就去。”得到肯定的答复,柳依依高高兴兴的去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了。

“还是我们家子奇懂事,又乖巧。”杨氏看妇女两没一个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气的抱起柳子奇直夸道。

“子奇最乖了,最喜欢娘亲了。”柳子奇莫名其妙被夸,也赶紧卖乖。

第二天柳依依带着柳父走了将近两个时辰,终于找到了蜂巢所在地,就地找了块空地烧几块大木头。

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斗笠,斗笠用一块白色半透明的布封了一圈,身上穿上厚厚的衣服,保证身上没有皮肤裸漏在外面。

把燃烧的大木头弄灭火,柳春峰拿着木头爬到蜂巢附近,用烟把里面的蜜蜂熏走。

待里面的蜜蜂飞走的差不多了,柳依依把桶用树杈递给柳春峰,柳春峰拿着镰刀直接割下一大块。

很快一桶就装满了,柳依依忙递上另外一个桶上去,柳春峰没把蜂巢全部割完,留了一部分让蜜蜂回来可以休养生息。

由于傍晚的时候取蜂蜜最好,等到他们取完到家已经将近亥时初了,这个时候村子里的村民基本上都已经睡着了,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

柳依依一到家就忙着处理蜂蜜,就着煤油灯把装来用筷子把蜂巢中的蜜蜂挑出来,本来还想把蜜汁过滤一下,但是杨氏心疼灯油,只好作罢。

天色微亮,心里装着事,柳依依不用杨氏叫起床,自己就醒过来了,这个时候的人全靠生物钟,因为打鸣公鸡这种生物他们村是没人养的。

前两年村长家倒是养了一只,饥荒时,早就成了肚中物。

柳依依惦记着自家的蜂蜜,洗漱完就迫不及待的去处理,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粗棉布,把蜂巢放上面挤压出蜜汁,这粗棉布还是她搬出神仙发财法,才从杨氏手中拿下的。

蜜汁全部挤压完,差不多还剩1斤左右的蜂巢,她打算把这个做成蜂蜡,没看到这个大蜂巢的时候,她就想着要做些唇膏来卖,但是镇上的蜂蜡卖的太贵了,自己根本买不起,所以看到这个蜂巢的时候,才会一直惦记。

要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女人和孩子的钱是最好赚的,至于做唇膏的方法,还得感谢她前世,为了赚钱,除了给别人做发簪那些,那些手工皂,手工口红也没少做过。

把剩下的蜂巢渣渣放到锅里加水,然后就烧火加热,一边加热一遍搅拌,看到锅里的渣渣全部融化了,就舀起来用那个布再过滤一遍。

把过滤出来的水用个小盆装着,柳依依这才起身准备早餐,她起的早,忙忙碌碌了近半个时辰,此时也不过才辰时中,简简单单的煮了个杂粮粥,又炒了点野菜,早饭就完成了。

早饭虽然简陋,但是一家人却吃的格外满足,要知道前些日子可是连吃的都没有呢,现在好歹能吃饱。

“爹,蜂蜜已经弄好了,差不多有五六斤呢,”柳依依开心的说道。

“哟,那可不少,这蜂蜜可是好东西,能卖不少钱呢。”柳父听了也很开心。

“这也是幸好没被蛰,不然看你们还笑的出来吗?”杨氏看着二人的得意忘形的样子,忍不住打击。

不过二人也不在意,直接商量着怎么卖。

“爹,我是这样想的,刚好我前些天做了些木簪,然后等过两天我这个唇膏做出来了,我们一起拿着去京城卖,咱这小镇卖的太便宜了,划不来。”

“这样也行,左右不过多跑些路,你这个唇膏是什么东西?”柳父从没听过这个东西,好奇道。

“到时候做出来你就知道了。”柳依依神秘一笑。

柳依依想着做唇膏有些东西还没准备好,便和杨氏他们说了一声要出门道镇上买点东西,柳父听到了给她塞了200文,自己便叫上隔壁柳春岭出门挖茅草根了。

上次二人挑了那么多出门卖,村里很多人都看见了,纷纷来问,柳春峰二人也是实诚的人,直接说了能卖钱,于是这会挖茅草根的人也多了很多。

到了镇上,柳依依先去买了点杏仁油,仅一小瓶,就花了她45文,上次买的橄榄油剩的也不多了,于是又花了80文买了一些橄榄油回去,想着这些材料应该够了,于是转道去了瓷器铺子。


>>>点此阅读《穿越到荒年:我带着全家发家致富》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