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花都医圣》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花都医圣
分类:神医
作者:依念
角色:
简介:带着一身通天本领初入都市。会治病、会炼药、....没有我林飞宇治不好的病,只有我想不想治的人。“这个世界上更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林飞宇苍白的简介显得无力,正文更精彩。
小说《花都医圣》完整版免费阅读

《花都医圣》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

“柳城站到了,在柳城站下车的旅客,请拿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

列车员看着火车进站,大声的喊道。

林飞宇从偏远的山区过来柳城,那边没有通高铁,只能坐火车过来。

听到列车员的呼喊,林飞宇背上自己的背包,跟在人群后面准备下车。

柳城,一座具备发展潜力的大都市,从偏远山村来到大城市,林飞宇百般的不适应。

车站门口站满了拉客的黑车司机,看着出来的人群,兴奋的挥舞着手臂,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初恋,相当热情。

“小伙子,你要去哪?”

林飞宇刚刚出来,就有几个司机围了上来问道。

“不用了,谢谢。”

林飞宇说完转身向公交站走去,他要去的地方是柳城一环内的愿品小区,林飞宇的师父在那里有一套房子,是三师兄特地买给他师父的,老头子偶尔出来,又不愿住三师兄家里,三师兄干脆买套房子放在那里。

现在自己师父好几年没有出山了,不知道那套房子还在不在。

林飞宇从小被一个老头收养,还自称无尘门,是个特殊的修炼门派。

师父让他出来红尘练心,囊中有些羞涩,老头子还把自己唯一的财产5000块现金甩给了他。

还告诉他只有这么多,想要活着只能靠自己。

而老头子自己为了追求大道去远游了。

林飞宇依稀还记得老头子亲口对他说:你的境界卡在这里毫无半点增长,你下山去修心吧,或许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林飞宇就这样被赶下了山。

至于何为红尘炼心,如何追求更高的大道,还需要他一步步的去探索。

愿品小区!

林飞宇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才到小区门口,跟门口保安报了户主的名字才放行。

三栋808,这是林飞宇以后要住的地方,走到房门前,林飞宇试着在密码锁上面按了一串数字。

吱....

房门被打开了,入眼便是擦的干干净净的地板,整洁的家具摆放很整齐,餐桌上还有水果。

这房子有人住?

林飞宇愣了一下,要是没人住不会这么干净,餐桌上面也不会摆放水果。

在林飞宇沉思之际,浴室的门推开了,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用毛巾擦着头发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览无余的黑色森林,以及车前完全打开的两个车前灯,照射的白光让林飞宇感觉有些刺眼。

好亮...

“啊....”

女子突然发现客厅站着一个男人在直勾勾的盯着她,她下意识一惊呼,整个楼层都听见了她尖锐的叫声。

随着女子的呼喊,林飞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身过去,顿时歉意的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里面没人,我不知道你在我家。”

噼里啪啦....

身后一阵捣鼓,随后就是房门重重关闭的声音,震的屋内窗户都抖了抖。

杜美清快气疯了,自己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给看光了。

刚刚隐约听见那男子说这是他家?

原本拿着手机要报警的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把手机握在手里,穿好衣服把头伸出卧室骂道:“你是谁?不说清楚我马上报警。”

杜美清是西南航空的空姐,由于飞三天休四天的生活,她不愿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这才在市中心找了一套房子住下。

她起初的打算是找个单身公寓,奈何两个同事说跟她一起住,怂恿她找了一间三居室,最后被放了鸽子。

房子已经租下,而且价格也不贵,杜美清只能先将就着住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房子的户主叫张宏博,我不知道他把房子租出去了。”

林飞宇自知理亏,连忙解释道。

林飞宇从小跟师父生活在山里,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现在面对杜美清的质问,表现的有些腼腆和害羞。

杜美清见林飞宇这么麻利的说出户主名字,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警惕,但依旧看着他说道:“现在这个房子租给我了,请你出去。”

林飞宇听后就为难了,柳城对他来说,人生地不熟,一时间也不知道去哪里。

只不过房子已经租给别人,林飞宇自然不会赖着不走。

随后林飞宇歉意的朝卧室方向看了一眼,说道:“对不起,打扰了。”

“等等....”

林飞宇刚刚转身准备走,却被杜美清叫住了。

这个看起来普通的大男孩,一身打扮也非常的土,怎么看都不像坏人,她心中打起了如意算盘。

当初租下这个房子存款都花光了,好在这房子的主人现在找上门,岂不是可以让他退点出来?

“怎么了?”林飞宇转过身问道。

“我看你挺老实的,才来大城市吧?”杜美清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断言道。

“嗯,我从小生活在山里,很少出门。”林飞宇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那你现在没地方住了?”杜美清追问道。

“嗯。”林飞宇继续嗯了一声。

“这房子也挺大,我一个人住着有些大,我一周也住不了几天,要么你留下,退我一半的房租怎么样?”

杜美清用询问的语气看向林飞宇问道。

如果要杜美清找个合租,她也不会找男的,只是现在阴差阳错之下,林飞宇闯了进来,还是一个憨厚的小伙,加上他还认识房东,杜美清这才提议合租。

“可以吗?要退多少?”林飞宇问道。

“这房子3500一个月,我交了三个月和一万的押金,你就退一万给我吧。”杜美清计算了一下说道。

“可我没有一万啊,我身上只有5000。”林飞宇无奈道。

“5000也行,那你欠我5000,早点还给我。”杜美清跟林飞宇达成共识后,这才离开卧室向客厅走来,手中依旧握着手机。

这时林飞宇才看清她的样貌,精致的脸蛋跟雕刻过一样完美,配上高挑的身材,凸凹有致,长长的头发披露在肩膀上打湿了她的衬衣,明亮的大眼睛被双眼皮衬托着更加动人。

林飞宇以前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异性,现在近在咫尺,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偏过头不敢直视杜美清。

杜美清见林飞宇的表现,自信的挺直了腰,并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准再提,就当没有发生过。”

...............

(PS:传统的无线文,属于耐看型,不无脑,大家坚持往下看,越看就会越好看,千万别弃文。。。不然传统无线真的太难出头了。)

杜美清这样说,林飞宇哪里敢反对,连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忘记了。

“既然你也住下来,我们约法三章,第一:除了在自己房间,不许不穿衣服到处跑。”

“第二:不许随便带人回家,不能动我的东西。”

“第三,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保持家里的卫生干净。”

杜美清数着手指头跟林飞宇说了三点要求,让林飞宇遵循。

“为了表示尊重,你也可以对我约法三章,你有没有要补充的?”杜美清见林飞宇只顾着点头不说话,她主动问道。

“我没有。”林飞宇摇了摇头。

“我叫杜美清,你叫什么?”杜美清自我介绍了一句,随后看向林飞宇问道。

“我叫林飞宇。”林飞宇道。

经过这一折腾,林飞宇算是住下了,还是跟一个大美女同居,不过林飞宇倒是没有多想,他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人,心思比较单纯。

“你刚刚从农村来到大城市,你有什么打算没有?”杜美清见林飞宇老实憨厚,逐渐放松了警惕,还问起林飞宇的个人事情。

“先去见我一个朋友,再去找份工作。”林飞宇说道。

“行,明天一大早我有航班要飞,睡觉去了。”

杜美清说完甩了甩长发,朝自己卧室走去,随后就是关门声,隐约还能听见打反锁的声音。

林飞宇刚刚转身坐下,杜美清把房门打开,伸出一个小脑袋,朝林飞宇喊道:

“另外两个房间都有被子,本来帮我朋友买的,现在用不上了,你先用着,到时候有钱了还我。”

嘭.....

林飞宇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杜美清的房门嘭的一声又关上了。

现在还没到晚上,林飞宇下楼逛了一圈,逛到天黑吃完晚饭才回来,进门没有看见杜美清,估计还在睡觉。

林飞宇收拾一番这才回到自己房间,直到凌晨三点才听到杜美清的房门打开了,随后就是出门的声音。

第二天。

林飞宇准备去找他的三师兄张宏博,现在来到柳城,肯定要跟三师兄打个照面。

张宏博住在省医院的职工宿舍,林飞宇几年前跟着师父去过一次。

几年的时间,这里没有什么变化,林飞宇刚刚到职工宿舍,就看见张宏博在外面逗鸟。

张宏博是省医院的老中医,也是华夏有名的国医大手,只是现在年纪大了,处于半退休的状态,很少出去坐诊,如果遇到一些刁钻的病状,他还是会出手。

“三师兄。”

林飞宇远远的喊了一声。

张宏博这才抬起头看向林飞宇,惊喜道:“师弟,你怎么来了?师父来了没有?”

“师父他追求大道去远游了,把我赶下山,要我出来练心。”林飞宇腼腆的笑了笑。

张宏博已经七十二岁,而林飞宇只有22岁,足足比他大了五十岁,这声师兄喊的有些变扭。

“师父他还好吗?你什么时候来的柳城?你现在没住的地方吧,之前给师父准备的房子我租出去了,你来我家睡。”

张宏博突然意识到那个房子被他出租了。

他也没想到林飞宇会突然过来,原本空置了几年,张宏博觉得有些浪费,就干脆租给别人。

“师父他挺好,师兄你别担心我的住处,我已经有地方住了。”

林飞宇没有说他就在师父的房子住着,毕竟杜美清也在里面,到时候师兄问起来,解释有些麻烦。

“那就好,那就好。”张宏博歉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发现林飞宇手上戴着的戒指,张宏博眼神一惊,指着林飞宇手上的戒指问道:“师弟,师父传给你了?”

“嗯。”林飞宇点了点头。

“快跟我进来。”张宏博说完丢下鸟笼拉着林飞宇就往家里去。

刚刚回到家,张宏博面色严峻,朝着林飞宇跪倒在地,恭敬道:“拜见掌门。”

林飞宇想要拦住已经来不及,连忙扶住他,说道:“师兄,切勿这样,我们出来就没这些规矩了。”

“不,门规不可破。”张宏博依旧坚持道。

张宏博一身的医术全是师门所教,可以说没有师门就没有他张宏博的今天,像张宏博这种上年纪的人,最看重的是尊师重道。

“师兄,你在这样,我以后不会再见你了。”林飞宇故作生气的说道。

“掌门,这是千百年来留下的规矩啊。”张宏博依旧不乐意。

“你喊我掌门,就要听我的,以后在外面不许行大礼,你也不要喊我掌门,喊我名字便可。”林飞宇见张宏博怎么规劝都没用,刻意用掌门的身份来让他接受。

“是,掌门。”张宏博这才起来。

“师兄,喊我名字,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这些规矩都不要带出来,切记。”林飞宇再次叮嘱了一声。

“好,飞宇,你嫂子去买菜了,中午要留下来吃饭。”张宏博说道。

林飞宇点了点头。

“你出来的事情大师兄和二师兄知道吗?”张宏博突然想了起来问道。

“大师兄和二师兄都不知道,有机会再告诉他们吧。”林飞宇道。

“行,听你的。”张宏博应道。

这时张宏博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他儿子张桓打过来的。

“爸,你在家吗?”张桓急切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

“在家,什么事?”张宏博皱了皱眉问道。

“我一个老领导突然中风,现在搞的半身不遂,所有的医院都看了,准备带过来让你看看。”张桓说道。

张桓是柳城的书记,也是柳城的第一领导。

张宏博听出儿子焦急的声音,催促道:“我在家,你赶紧带过来吧。”

中风是个大问题,越久越难治疗,到时候真的成半身不遂了。

张宏博知道事态的严重性,连忙催促张桓快些带过来。

“飞宇,一会我还有事,等忙完了我们俩再喝两杯。”张宏博挂完电话歉意的说道。

“好,师兄你忙正事要紧。”林飞宇说道。

刚刚张宏博接听电话时,林飞宇也听见了,师侄的一位老领导得了中风,好像情况还比较紧急。

林飞宇跟张宏博聊着天,没一会就听到外面停车的声音。

率先进来的是张恒,刚刚走进门就焦急的喊道:“爸,我的老领导来了。”

这时张桓才看见坐在家里的林飞宇,他不认识林飞宇,林飞宇就来过一次张宏博家,他们两人还没见上面。

张桓也没多想,还以为是上门求医的小年轻。

张宏博还没来得及介绍,门外的医护人员就把张恒的老领导用担架抬了进来。

因为中风导致的半身不遂,已经无法走路,只能抬着担架进来。

“张老,麻烦你了。”夏正阳躺在担架上,看着张宏博客气说道。

“快别说客气话,张桓没少受你的照顾,我先帮你看看。”张宏博连忙摆了摆手,蹲在夏正阳的身边开始为他把脉。

张宏博认真的把着脉,屋内鸦雀无声,没人敢说话。

良久,张宏博这才松开手,无奈的说道:“老书记,拖的太久,我也没把握。我先给你用银针通通经络,具体情况如何,我试过才知道。”

由于夏正阳中风先是送医,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并没有任何好转,这才想起张宏博,已经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期。

夏正阳听后眼神有些暗淡,却依旧面露笑容,客气道:“张老,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感谢你。”

“老书记太客气了,我先给你用银针疏通经络。”

张宏博不敢耽误,连忙拿出银针,开始朝夏正阳的膝眼穴、血海穴、足三里穴三个重要穴位扎了上去。

张宏博人老心未老,扎针的姿势又快又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

张宏博在夏正阳的膝盖处敲了敲。

“没有,除了扎针的时候有些火热之外,然后就没感觉了。”夏正阳摇了摇头。

张宏博随后一连按了几处穴位,夏正阳都摇头表示。

“老书记,很抱歉,我一时也没办法了。”张宏博深表歉意的说道,同时还有些自责。

毕竟别人相信他的医术,他没有治好,救死扶伤是张宏博一生行医的标准。

“没事,我都这个年纪了,早已经看开,剩下的时间坐轮椅也不错。”夏正阳反而去安慰张宏博。

“老书记,别太担心,我会继续想办法。”张宏博保证道。

大家见张宏博也无能为力,都有些沮丧。

毕竟该用的医疗方法都已经用上,现在夏正阳注定要跟轮椅度过剩余时光。

夏正阳是一个正直的官,一生为民,到老还没享几年清福,就摊上这么个病,换谁心里都难以接受。

“张老,那就麻烦你了。”夏正阳听到张宏博这样说,感激的说道。

随后夏正阳又朝医护人员说道:“走吧,别在这里打扰张老了。”

张桓听后亲自蹲下把夏正阳的裤脚放下来,并嘱咐道:“老领导,回家好好休息,我爸会想办法的。”

“会的,我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夏正阳释怀的笑了笑。

张桓听后点了点头,这才招手示意医护人员抬着夏正阳离开。

“等等。”

在众人准备抬起担架的时候,林飞宇起身走了过来喊道。

众人这才发现屋内还有个小年轻,之前心系夏正阳,还没有注意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林飞宇。

而张宏博眼睛一亮,自己刚刚一时糊涂,没有想到掌门师弟。

别看林飞宇年纪不大,可林飞宇是真正接受师父传承的人。

大师兄跟着师父学的是修为,二师兄跟师父学的是谋略,而他跟师父学的是中医。

三人加起来还没有学到师父的皮毛,而林飞宇不一样,真正的传人。

所以在这之前,张宏博看见林飞宇被传掌门之位,他一点也不感到稀奇,只是好奇师父还在世,师弟就接班了。

因为他们三人都知道,掌门之位非林飞宇莫属。

再者他们年纪都大了,就算师父传给他们,他们也不会接受。

张桓见林飞宇突然插话,不由眉头皱了皱,刚要出声制止,张宏博先他一步大喜道:“老书记,你这病有救了,都怪我,都怪我。”

张宏博说完连续拍了自己额头三下,一副欢喜的模样。

张宏博突然的表现给大家整懵圈了,若眼前的人不是张桓书记的父亲,他们都怀疑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怪老头。

“张老,这是何意?”夏正阳诧异的看着张宏博问道。

“老书记,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师弟,他的医术远在我之上,你的病如果师弟没有办法,那就真没办法了。”

张宏博说完又在心里加了一句:除非师父亲自来。

其实张宏博不知道,林飞宇现在的医术已经超越了他师父。

师弟?

这么年轻的师弟?

别说夏正阳愣住了,就连张桓也愣住了。

张恒知道他爸有宗门一事,奈何张宏博从不跟他提宗门的事情,包括现在的大师伯和二师伯是谁他都不知道。

每次问起宗门的事情,张宏博都闭口不谈。

毕竟宗门的事情太过惊世骇俗,上个世纪提都不能提,这个世纪又是讲科学依据的时代,所以张宏博干脆闭口不提。

有些事情不让张桓知道反而有利于他。

张桓成年后,追问过两次,张宏博还是没有说,从此以后,张桓就不过问了。

只是隐约的知道,父亲还用半辈子的积蓄,给他师父买了一套房子,对于此事,张桓当初还有些耿耿于怀。

现在看着这么个小年轻,还是父亲的师弟,自己的师叔?

这反而让张桓更加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感觉自己父亲被骗了大半辈子,但父亲说他的中医是跟师门学的,张桓想反驳也无从说起。

毕竟医术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摆在他面前,他不认都不行。

“这....”夏正阳看着林飞宇不知如何称呼。

“我师弟叫林飞宇,你叫飞宇就行了,一会由他给你治病。”张宏博连忙介绍着。

“多谢小神医了。”

夏正阳见张宏博极力推荐,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再说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有比这更差的结果?

“爸,飞宇他....”

张桓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宏博严厉的打断,同时不悦的拉下脸来,怒道:

“飞宇是你叫的吗?他是你师叔,目无尊长是你这些年学的东西?”

张宏博非常生气,林飞宇是他掌门师弟,尊师重道在这个老人眼里大于天。

而自己儿子可能看林飞宇太年轻,再加上他身居高位,有些拉不下脸面,所以没有喊林飞宇师叔。

别人怎么喊,张宏博管不到,但张桓直呼林飞宇的名字就不成。

张桓被骂的哑口无言,纵然他是柳城的书记,挨老爸的骂也是天经地义。

“师兄,没事,各交各的,都什么时代了,先给这位老领导看病吧。”林飞宇见张桓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连忙岔开了话题。

“哼。”张宏博瞪了儿子一眼,冷哼一声。

随后看着夏正阳正色道:“老领导,让你见笑了,先让我师弟帮你看病。”

“好。”夏正阳见张宏博父子两人有些不对付,也不知道如何规劝。

这时林飞宇走到夏正阳身边,蹲下身子伸手去给夏正阳把脉,夏正阳一脸感激的说道:“多谢你了,小神医。”

不管林飞宇是不是有张宏博说的那么神奇,但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夏正阳自然要道一句感谢。

“不客气。”林飞宇笑了笑。

随着林飞宇给夏正阳把脉,众人都没有说话,双目注视着林飞宇的动作,林飞宇把脉没有张宏博那么久,稍微一会就把手拿开了,抬起头看向张宏博说道:

“师兄,借你的银针一用。”

张宏博听后连忙把银针递过去,林飞宇接过银针,开始准备为夏正阳扎针。

林飞宇不像张宏博那样一针一针的扎,而是一气呵成,同时扎下七根银针,七根银针的位置分布看起来像七星连珠。

张宏博看着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惊恐道:“师弟,这....这是七星续命针,你练成了?”

别人看不懂林飞宇的针法,但张宏博看得懂,这七星续命针少一针都不行,练至六针都没用,唯独要七针全部练的大圆满才可奏效。

就连他们的师父也只是练到了第六针,这就是张宏博惊恐的原因。

众人看着张宏博一惊一乍的,大家除了好奇,还有对林飞宇的肯定。

就刚刚针扎的手法而言,他们这些没学过医的都能看出来,林飞宇要高明的多。

大家仿佛看到了希望,包括夏正阳本人,他此时感觉腿部被扎针的地方开始发热,就像一滴水滴在白纸上,慢慢的朝四周扩散开。

夏正阳目前就是这种感觉,他感觉腿部非常的舒服,有一股气息四处蔓延。

大约五分钟左右,夏正阳的额头开始冒汗,因为银针上散发的灼热开始遍布全身。

人体经络是相通的,夏正阳中风导致下半身不遂主要原因是经络完全堵死,再加上大脑对下半身的神经失去了控制,这才无法动弹。

从表面上看,林飞宇也是扎针,可银针里蕴含着他的修为,这才能够打通经络,让下半身的神经系统跟大脑联系上。

林飞宇看着张宏博震惊的眼神,笑着点了点头。

张宏博得到林飞宇的肯定后,心里暗暗想道:“不愧是师父看中的接班人。”

“夏老,感觉如何?”林飞宇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看向夏正阳问道。

“我有感觉了,我能够感觉到我的双腿有一股灼热感。”夏正阳惊喜的大声喊道。

“那我收针了。”林飞宇说完手掌一握,七根银针自动飞入他的手中。

这一手操作震撼了众人,包括张桓在内都看傻眼了。

自己师叔这么厉害?

张桓在心里不知不觉的喊出一声师叔。

随着银针拔出后,林飞宇快速的在夏正阳腿上的穴位按了几下,这时林飞宇才起身,笑道:“夏老,你可以站起来试试了。”

不用林飞宇说,夏正阳早就心生澎湃,双腿上的直觉完全能够感受到,哪怕他现在躺着,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存在。

在这之前,夏正阳根本感觉不到自己还有腿。

看着夏正阳准备爬起来,旁边的两名医护人员连忙上前搭了一把手。

“哈哈....小神医,你这一手医术无人能比。”夏正阳开心的哈哈大笑,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旁人根本无法理解。

原本已经做好失去双腿的打算, 准备跟轮椅相伴,没想到来张宏博家里还能碰上神医,这让夏正阳如何不兴奋。

夏正阳兴奋的同时,众人无不惊叹林飞宇的医术,别看林飞宇年纪轻轻的,这一手医术,完全有国之圣手的标准。

张宏博父子看着夏正阳能够站起来,父子两人打心眼里觉得高兴。

特别是张宏博,掌门师弟有这样的医术,这是他的自豪。

“小神医,诊费多少?”夏正阳兴奋的同时还不忘诊费。

“不用了。”林飞宇摆了摆手示意不用。

他出手救治夏正阳,最主要原因是看在张宏博的面子上,再者就是林飞宇观夏正阳一身正气,这明显是百姓的父母官。

还有就是讲究缘分,正好被林飞宇碰见。

“那怎么行,我去外面治病也是要花钱,如果小神医诊费都不收,这让我心里难安。”夏正阳坚持要付给林飞宇诊费。

张宏博见两人为了诊费的事情来回推诿,他出声道:“老领导,那你就按我的诊费给吧。”

“张老,你诊费怎么收取?”夏正阳连忙问道。

“500。”张宏博说道。

“这....”夏正阳听后无语了,500块还不是等于白送。

自己这个病,单独检查各方面的费用已经花费几万块,虽然有国家报销,但这也是实实在在的花费啊。

要是出国治疗,就算治疗好,至少花费几十万,现在张宏博说500块,这不是白送是什么?

“老领导,我有我的规矩,你就别在坚持了。”张宏博见夏正阳欲言又止的样子,连忙开口道。

“好,张老,小神医,这份情谊我铭记于心。”夏正阳连忙感激道。

随后让陪同的医护人员拿了500现金递给林飞宇。

这次林飞宇没有拒绝,接过500元现金,如果还推诿那就让夏正阳难做了。

正好兜里没钱,昨天的5000块已经给了杜美清,现在这诊费500元虽然不多,至少能让林飞宇近期有饭吃了。

想到这里,林飞宇心里安定了一些,要赶紧找个工作先养活自己啊。。

林飞宇虽然有一身本事,但他不会用本事去赚钱,师父让他出来红尘炼心,他就会秉承师命。

夏正阳临走前再三谢过林飞宇,还互相留下电话,并嘱咐林飞宇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

夏正阳是欠着林飞宇人情不假,但林飞宇高超的医术,这才是夏正阳留下电话的主要原因,这种神医难求,碰上了那真是缘分。

夏正阳走后,张宏博脸色开始沉了下来,看着张桓骂道:“还不赶紧叫师叔。”

张桓一个机灵,连忙看向林飞宇由衷的喊道:“师叔。”

之前张宏博用身份压他,张桓会妥协,也会喊林飞宇师叔,但那不是真心的。

而现在不一样了,经过林飞宇刚刚这么一手,张桓完全被折服了。

这声师叔喊的值,师叔的医术华夏少有,只要林飞宇是自己的师叔,自己这个师侄就不用担心生病的问题。

“哼。”张宏博冷哼了一声,对张桓之前的做法还有些耿耿于怀。

林飞宇听后尴尬的笑了笑,你都喊我师叔了,我该怎么称呼你?

张桓身为柳城的书记,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练的炉火纯青,他一眼看出了林飞宇的为难之处,申明道:“师叔,你叫我小桓就可以了。”

“外人在的时候,我还是叫你张书记吧,其他时候该怎么叫就怎么叫。”林飞宇说道。

张桓好歹也是柳城的书记,自己比他小了一大半,叫小桓怎么听都觉得变扭。

“那怎么行。”张宏博摇了摇头表示不行。

“师兄,听我的。”林飞宇笑道。

“是。”张宏博不敢反驳,连忙应道。

张桓在一旁看着父亲尊敬的样子暗暗心惊,没想到林飞宇在父亲心中的地位如此之高。

张宏博一身傲骨,从小到大,张桓就没见他父亲对谁服软过,唯独在林飞宇面前表现的无比尊敬。

林飞宇在张宏博家里吃完午饭才走,临走的时候,张宏博还问起了林飞宇以后的打算。

林飞宇告诉他,自己已经找一份工作,至于打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林飞宇不告诉张宏博实情,就怕张宏博为自己担忧。

走出省医院职工宿舍后,林飞宇要考虑自己的工作问题了,他没有工作经验,除了做些苦力活,还真不知道要干嘛。

凭他的医术或者风水,能够快速的赚一大笔钱,但这不是他想要的,他的本事不是用来赚钱的,他需要红尘练心,接近形形色色的人群。

林飞宇在公交车站等着公车,正好看见候车亭上面的招聘广告。

这是一家建筑公司在招聘人员的广告,其中还有保安这个职位。

林飞宇对其他的工作都不熟悉,保安等于看大门的,他觉得自己还是能够胜任,只能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再看。

看着上面的电话,林飞宇打了过去,并约定下午三点去面试。

下午两点左右,林飞宇就到了今天要面试的地方,竹溪建筑公司。

竹溪建筑公司是本地一家主做地产的公司,公司的业务遍布全国以及海外,他们这里招聘保安也是有条件的,必须品行端正,175cm以上,18-30岁,退伍或者有经验者优先。

林飞宇除了最后一条,其他的全部符合要求。

应聘保安而已,林飞宇本身就年轻,四肢健全,加上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给人一种能吃苦的感觉,除了没有工作经验,其他的都让人很满意。

林飞宇轻松的成功应聘上,还被告知第二天就可以来上班。

他自然希望越快越好,早点上班,早点有收入。

从竹溪建筑公司出来后,林飞宇先去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回家,身上只有五百块现金,经不起他胡乱的开销,必须省着花。

提着一袋菜回到家后,打开冰箱发现里面一盒面膜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林飞宇笑了笑,这杜美清不吃饭的么?

收拾了一番,林飞宇开始做饭。

这里以后将是林飞宇生活的地方。

吃完晚饭,林飞宇开始打坐修炼,虽然卡在这个境界两年,但也不能怠慢了修炼,修炼一途,不进则退。

晚上洗澡的时候,发现杜美清的衣物还放在浴缸旁,一件黑色的小内内特别的惹眼,可能是早上走的匆忙,来不及洗了。

林飞宇可不敢动,只能装作没有看见。

..........

第二天,林飞宇早早的来到竹溪建筑公司报到,接待他的是保安队长安立东。

安立东见人齐后,开了一个小会,并看着林飞宇吩咐道:“小林,你今天第一天入职,一会去生活部领衣服,今天先跟着小刘熟悉下公司的环境。”

安立东说完指了指站在林飞宇右侧的刘明。

“是,队长。”林飞宇应道。

“小刘,小林是新人,你负责带,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再向我汇报,散会。”安立东说完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开始各就各位。

“刘哥你好。”

散会后,林飞宇主动跟刘明打起了招呼。

“小林啊,刘哥比你大,这声哥我当得起,我现在带你去生活部领衣服,一会带着你四处逛逛,熟悉下我们的工作环境。”

刘明今年28岁,小孩子都打酱油了,因为竹溪建筑公司的待遇比较好,所以他一呆就是三年。

“好,谢谢刘哥。”林飞宇谢道。

一个上午林飞宇都在跟着刘明四处晃悠,熟悉公司的环境,整个公司除了8楼不能去以外,其他任何楼层都可以随意走动。

8楼是公司老总于若曦的办公室,整层都是。

竹溪建筑公司是博大集团的子公司,于若曦的父亲便是博大集团的董事长,当初成立竹溪建筑公司就是为了给她练手,没想到几年时间经营的这么好,业务都开始扩张到海外了。

虽然有借总公司博大集团的资源,但个人实力不强,怎么借助外力也没用。

“小林,公司的情况大致了解了吧?”刘明看着林飞宇问道。

“刘哥,我都了解了。”林飞宇闻言点头应道。

“好,记住我说过的话,八楼不能去,于总最讨厌我们这些男人去她办公室了。”

刘明再次嘱咐了一声。

林飞宇看着刘明的再三嘱咐,他笑了笑说道:“刘哥,我知道了,我没事跑八楼干什么?”

“好,知道就行了,该看的地方都已经看完了,你自己在巡查一遍熟悉熟悉。”刘明交代完转身离开。

林飞宇又走了一遍,第一天上班基本都是在熟悉环境。

第二天,林飞宇为了方便,直接穿着竹溪建筑公司特定的保安服过去上班。

林飞宇走下公车,在路边等红绿灯,公司就在马路对面。

人行道的绿灯亮起后,林飞宇跟着匆匆忙忙的人群走在人行道上,突然前方的人停下脚步,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男子突然捂住胸口,慢慢的趴在地上,

看见有人突然倒地,周围的人纷纷退开了三步,不知道具体情况,也没人敢上去扶。

“打120。”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要不要帮忙。”

不知道倒地男子的情况,周围好几个人关心问道。

这时只见那人嘴唇开始发青,慢慢的休克了过去。

周围的人都停下脚步驻足,有的打报警电话,有的打120。

虽然说没人敢去扶,但这是一个有人情的社会,大家还是伸出了援手,没有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血行为。

“我会点医术,我来看看吧。”

在大家焦急的时候,林飞宇挤了进去,走向趴倒在地上的男子。

“小伙子,你这么年轻还会医术?”

“对呀,这身衣服也不可能是医生啊。”

“现在早高峰,救护车一下也来不了,万一人家真的有把握呢?”

“现在情况危急,就冲这份心都值得尊敬。”

周围的人看见林飞宇蹲在那男子身边,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

林飞宇替他把了把脉,这男子是心脏病突发,现在已经休克,如果不及时救治很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事急从权,既然碰见了,林飞宇毫不犹豫的出手。

先是在男子身上按压几下,看向人群说道:“谁帮我去对面的大药房买盒银针过来,情况紧急。”

“我去,我去。”一个年轻人听后向对面跑去。

于若曦开着自己的蓝色保时捷在等红绿灯,眼看转个弯就要到公司,突然人行道上面围了一群人。

她伸头出去看了看,这才发现有人晕倒,出于好奇,下车走过去看了一眼。

于若曦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林飞宇在给晕过去的男子按压心脏位置。

令于若曦好奇的是,这人还穿着自己公司的保安服。

在于若曦好奇的同时,刚刚去买银针的年轻男子跑了过来,气喘喘的把银针递给林飞宇说道:“买...买来了。”

林飞宇来不及多说,朝他点了点头,随后拆开银针,暗自消完毒,迅速的把银针扎入眼前男子的穴位上。

众人看着林飞宇那行如流水的手法,一时间惊叹连连。

刚刚还抱着怀疑的态度,现在烟消云散。

吃瓜群众都不懂医术,特别是中医,这话题太高端,但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法可做不得假,没有几年的硬功夫磨炼不出来。

面前的这小伙子好像有些本事,为何还穿一身保安服呢?

在大家看热闹的同时,于若曦双目充满了惊喜。

没想到自己公司保安队伍还有这样的人才。

休克的中年男子悠悠转醒,随后林飞宇拔出了银针,看向他问道:“感觉怎么样?”

“谢谢,谢谢,多少钱我给你。”男子醒后连连道谢,还声称要付诊费。

“不必了,举手之劳。”林飞宇说完站了起来。

啪啪啪....

周围的吃瓜群众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还有几个老年人夸奖道:“小伙子,不错。”

林飞宇笑了笑朝对面公司走去。

于若曦看着林飞宇的背影若有所思,随后踏着轻伐的步子上了车。

这种事情对林飞宇来说不值得一提,就像刚刚说的,举手之劳而已,医者父母心。

他不想提,可有人想提了,于若曦回到办公室后,叫来自己的秘书吩咐道:“把保安队伍所有人的资料拿来给我看。”

“是,于总。”秘书应了一声。

没一会,秘书捧了一大堆资料过来,每份资料上面都附带了入职照,于若曦一份份的翻看。

翻了几份就翻到了林飞宇的资料。

林飞宇,男,身高178,体重75kg,平头村人,无工作经验,联系电话:139....

于若曦好奇的拿起林飞宇入职资料看了一眼,她心头很纳闷,这资料看起来平平无奇,甚至还有些不如人意,就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人,却让她倍感好奇。

于若曦的外公就是心脏病,年龄大的原因不敢冒风险做手术,便请了一个医护人员随时陪在身旁。

也吃了一阵子的中药,但效果不怎么好。

刚刚亲眼目睹林飞宇的医术,这让于若曦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她想让林飞宇去帮他外公看看病。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谁说她都不信,现在由不得她不信。

确定下来后,于若曦又叫来了秘书,看着她吩咐道:“把这些资料拿下去,顺便去保安部把一个叫林飞宇的叫到我办公室来。”

“是,于总。”秘书心里充满了疑惑,却不敢提问。

刘秘书带着疑问来到了保安部,找着安立东说道:“你们保安部的林飞宇呢?于总要见他。”

“于总要见林飞宇?”安立东听后惊讶的声音都提高不少。

这林飞宇才来的保安部,上班不过两天,就让于总召见,太匪夷所思了。

这B绝对认识于总,他肯定是混入保安部来装B的,幸好自己没有得罪他。

“有问题吗?”刘秘书一问。

“没有,没有,我马上去找他过来。”安立东说完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林飞宇在大门口的接待室站岗,安立东刚走过来,他还没开口,林飞宇倒是先开口了,喊道:“队长。”

“哎呀,别队长队长的,叫我老安就行了,你是我大哥,你跟我来,于总要见你。”

安立东盲猜林飞宇绝对不简单,先打好关系再说。

这年代,没有后台怎么搞的好事。

于总要见自己?

林飞宇诧异的看了一眼安立东,问道:“于总要见我?”

“对,快跟我走,刘秘书还在保安部等着。”安立东说完就拉着林飞宇向保安部走了过去。

林飞宇一脸莫名的状态,自己这是上班的第二天,于总要见自己干什么?

跟着安立东来到保安部后,安立东向刘秘书说道:“刘秘书,这位就是林飞宇,人给你带过来了。”

“林飞宇,跟我走一趟,于总要见你。”刘秘书说完不等林飞宇答应,便踏着小步子先走了。

竹溪大厦,八楼,昨天还被告知这里不能随便上来,没想到今天就来到了八楼。

公司任何楼层林飞宇都去过,唯独八楼没来过。

跟随着刘秘书乘坐电梯到达八楼后,刘秘书转身看向林飞宇吩咐道:“你在这里等会,我进去通知于总。”

“好。”林飞宇应了一声。

刘秘书到现在还有些奇怪,这林飞宇看起来普普通通,也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为何于总会留意他呢?

刘秘书百思不得其解,带着疑惑敲响了于若曦的办公室大门。

“进。”于若曦的声音传了出来,刘秘书推门走了进去。

“于总,林飞宇带上来了。”刘秘书恭敬的说道。

“带他进来吧。”于若曦吩咐道。

随后刘秘书转身出去把林飞宇带了进来,出去之前还特意看了一眼林飞宇,轻轻的把门带上。

“于总。”林飞宇喊了一声。

“坐。”于若曦指了指办公桌前的椅子。

林飞宇依言坐下来,这才正式看了于若曦一眼。

精致的脸蛋,看着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

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

这时于若曦先开口道:“我看你的简历是昨天入职的,怎么选择保安这个职业?”

“我没有工作经验,也不知道干什么,保安这个职业我觉得挺适合的。”林飞宇回答道。

“你会医术?”于若曦没理会林飞宇的回答,突然岔开话题问道。

林飞宇被问的一愣,自己会医术的事情没有写在简历上啊。

于若曦仿佛看出了林飞宇心中的疑问,继续说道:“早上的时候,我也在场。”

经过于若曦这么一说,林飞宇明白了。

“会一些。”林飞宇承认道。

“那你怎么不去从医呢?”于若曦追问了一句。

“没有为什么。”

林飞宇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医术只是他学的一部分,他出山就是为了体验生活,红尘修心,他并不想用医术来赚钱。

如果他想用医术赚钱,随便去救治一个绝症的富豪,那绝对是一大笔酬劳。

随心所欲,无欲无求,寻找机缘。

于若曦听到林飞宇的答复后,下意识一愣。

他没有想到林飞宇会如此的回答她,在她愣神之际,林飞宇站了起来,说道:“于总,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工作了。”

“等等,我想请你帮个忙。”于若曦见林飞宇要走,不在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于总,要我做什么?”林飞宇问道。

“我外公是心脏病,我想请你帮忙看看。”于若曦直言道。

若不是今天早上看见林飞宇救了一个心脏病突发的人,她绝对不会开这个口。

而且林飞宇的态度似乎、好像、有点不怎么尊重自己。

于若曦看着林飞宇不说话,以为他不愿意,继续说道:“酬劳的问题你不用担心。”

“不是酬劳的问题,既然于总有所求,我也是你的员工,我没意见。”林飞宇说道。

“好,谢谢,今天下午就去。”于若曦见林飞宇答应,不知道为何,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还真怕林飞宇拒绝,总觉得林飞宇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气息。

这很明显不是一个‘正经’的保安。

“好,那我可以走了吗?”林飞宇问道。

“可以,下午三点,车库电梯口等我。”于若曦交代了一句。

看着转身出去的林飞宇,于若曦有些好奇,就这么急着走?

自己看起来像吃人的老虎?

林飞宇刚刚回到保安部,安立东走了过来笑着问道:“飞宇啊,于总叫你干什么?”

由于刚刚林飞宇被于若曦叫了过去,这会安立东小林也不喊了,还亲切的叫着飞宇。

这是一个人情世故的社会,人人都崇拜强者。

“没什么,于总让我下午陪她出去办点事。”林飞宇含糊其辞的说道。

安立东听完投来羡慕的眼神,你才刚刚来,于总就叫你陪她出去了,你说你们之前不认识谁信啊?

估计还有另外一层关系,安立东一张脸笑的绽放开来,说道:“飞宇,以后飞黄腾达了可别忘记了哥们。”

“呃...队长说笑了。”林飞宇笑了笑说道。

中午在公司食堂吃了饭,林飞宇四处转悠了一下,接着一直待在门卫处没有离开,快到三点的时候,林飞宇跟安立东打个招呼就走了。

林飞宇来到车库的时候,于若曦已经在等他。

“于总。”林飞宇看了看时间,两点五十九,自己并没有迟到。

“上车。”于若曦说完踩着高跟鞋噔噔蹬的走在前面。

“你会开车吗?”于若曦站在她的车旁问道。

“不会,我还没有考取驾照。”林飞宇摇了摇头。

于若曦愣了一会,很明显对于林飞宇的这个答案很意外,要么是真的没有,要么是林飞宇不想帮自己开车,但是现在哪个年轻人会没有驾照呢?

于若曦更倾向于后者,林飞宇就是不想帮自己开车。

刚刚钻进车内,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让人闻起来很舒服。

林飞宇不经意间多吸了几口。

“有需要什么准备的吗?”于若曦坐在驾驶室后,扭头看向后座的林飞宇问道。

“你家里有银针就可以。”林飞宇回答道。

“有。”

于若曦点了点头,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柳城白泞湾别墅。

这里是有钱人居住的地方,里面的别墅都是独栋的,带有私家花园和露天泳池。

于若曦开着车刚刚到门口,铁门自动打开。

“到了。”于若曦把车子熄火后,转头看向林飞宇说了一声。

林飞宇开门下车,抬头看了一眼别墅,就跟着于若曦后面走去。

“若曦你来看外公了啊。”

于若曦刚刚进门,她外婆周婧亲切的喊道。

“外婆,外公呢?”于若曦今天请林飞宇过来就是帮她外公看病的,所以直接问起了她外公童明黎。

“在后院呢。”

周婧见林飞宇穿着一身保安服,也没怎么在意,还以为是于若曦带的司机。

三人来到后院时,童明黎在躺在藤椅上面酣睡。

“老头子,若曦来看你了。”周婧走到童明黎身边轻轻摇晃了一下。

这时童明黎才悠悠睁开眼睛,慈爱的看向于若曦笑道:“若曦,又来看外公了啊。”

“外公,最近身体怎么样?”于若曦走过去关心的问道。

“老毛病了,还是那样。”童明黎笑了笑,表现的丝毫不在意。

已经活了大把年纪,对生死已经看淡很多。

“外公,这是我们公司的职员,他会一些中医,让他给外公看看病。”于若曦指着林飞宇介绍着。

这时两老才多看了一眼林飞宇。

“小伙子,这么年轻就会中医,不错不错。”童明黎看向林飞宇夸赞了一声,但并没有放在心里,因为他知道这是外孙女的心意。

“谢谢。”林飞宇见童明黎夸奖自己,道了一句谢。

“外公,他中医真的很不错,我亲眼目睹,让他给你瞧瞧病。”于若曦还以为外公有些不情愿,解释了一句。

“好好好,若曦你找的人,外公还能不信吗?小伙子,你就帮我这个老头瞧瞧。”童黎明溺爱的看向于若曦连连点头,随后跟林飞宇说道。

“于总,你帮我准备银针过来吧。”林飞宇说道。

“好,你等等。”于若曦说完转身去拿银针。

趁着于若曦离开的这会,童明黎看着林飞宇说道:“小伙子,我这个病已经有很多年,年纪大了不好动手术,一会不管如何,说两句好话让她宽宽心。”

“好。”林飞宇应了一声。

没一会,于若曦拿着一盒银针走了过来,递给林飞宇问道:“这个可以吗?”

“可以。”林飞宇接过银针说道。

“老人家,你在躺下去一点。”林飞宇看向童明黎说道。

“好。”童明黎一听屁股挪了挪,躺的很直,随后林飞宇给童明黎把了把脉。

把脉结束后,林飞宇二话不说,取出银针,迅速扎入童明黎心脏处的极泉穴,随后依次扎入了其他几个穴位。

林飞宇扎入银针后,并没有就此停手,开始以气渡针,每根银针以肉眼很难发现的速度在微微抖动。

于若曦站在一旁看不清楚,可童明黎实实在在的感受着。

他只觉得银针有一股力量散发出来,这种感觉令人很是享受。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童明黎惊讶的看了一眼林飞宇。

这小伙子是真材实料啊。

大概十分钟左右,童明黎额头开始冒着细汗,因为银针一直在散发着能量,让人觉得全身发热。

童明黎知道自己这是碰见神医了,一直憋着不敢问,生怕打扰了林飞宇的思路。

虽然说童明黎已经对生死看淡,但是谁想真的带病在身,谁不想健健康康,只是无奈的接受现实罢了。

现在林飞宇的医术给他看到一丝希望,他内心的渴望又重新燃了起来。

以气运针结束后,林飞宇把银针全部拔出来,看着童明黎说道:“老爷子,我给你开两副中药稳固一下,半个月即可痊愈。”

半个月即可痊愈?

三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于若曦美目一亮,激动的问道:“我外公的心脏病真能治好?”

“准确的来说已经治好了,吃药只是用来稳固。”林飞宇收起银针递给于若曦。

于若曦还处于震惊当中,林飞宇递过来的银针都忘记去接。

“多谢小神医。”

童明黎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人,身体的好坏他自己最清楚。

原本觉得心里闷闷的他,现在前所有的舒爽。

“外公你感觉怎么样?”于若曦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就像小神医说的,我也觉得好了。”童明黎激动的笑道。

“我去叫王医生过来给外公检查一下。”

于若曦说完连忙跑进别墅。

不吃药,不做手术,就用银针这么一扎,十几分钟完事。

多年来的心脏病就能痊愈?

这说给谁听都不会信啊,于若曦相信林飞宇的医术,但是没有想到心脏病会这么快治好。

于若曦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身后还跟着一个医生。

他就是于若曦口中的王医生,也就是为童明黎请的私人医生。

“童老,刚刚听于小姐说你的心脏病被治好了,我这就给你检查。”王医生说完先是拿出听诊器听了一会。

随后便用仪器给童明黎做检查,大概用了半个小时这才检查完。

“这....怎么可能。”

王医生看着检查结果难以置信。

他也相信中医,也知道中医的特殊之处,但是一个心脏病扎几针就好了,真是闻所未闻。

“怎么了?”于若曦见王医生震惊的模样,连忙关心的问道。

“真的痊愈了,简直就是奇迹。”王医生惊叹出声。

他是医生,他也知道现在心脏病不动手术是无法痊愈的,特别像童明黎这种年纪大的人。

现在检查结果摆在他的眼前,还是他亲自检查的,这由不得他不信。

“小伙子,鄙人王柳,能请问一下你是怎么治好童老的吗?”

王柳看向林飞宇恭敬的问道,他对林飞宇一下治疗好童明黎的心脏病很是好奇。

“中医博大精深,不好解释。”林飞宇笑了笑说道。

确实不好解释,毕竟他是以气渡针,普通人是无法理解。

王柳还以为林飞宇是因为秘方不可外传的原因,不愿意多说。

随后王柳看向林飞宇歉意的说道:“是我鲁莽了。”

看着王柳的歉意,林飞宇摆了摆手笑道:“没事。”

在场的人都见证了林飞宇神奇的医术,最高兴的莫过于童明黎,随时可能要自己命的病让林飞宇给治好了。

于若曦很快拿来了纸和笔递给林飞宇。

林飞宇接过纸和笔走到旁边的石桌上面写了一副药方,随后走向于若曦说道:“按这个单子抓药,吃半个月就可以完全巩固。”

“好,谢谢你。”于若曦接过林飞宇递过来的药方,小手不经意间触碰了一下,于若曦快速的收回手,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小神医,诊费多少,我现在转给你。”于若曦的外婆亲切的看着林飞宇问道。

自己老公的病被林飞宇给治好了,现在怎么看林飞宇都觉得喜欢,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好,实在难得。

“不用了,我是于总的员工,帮老爷子治病也算分内之事。”林飞宇拒绝道。

他虽然穷,没钱,但是还没有到卖医术谋生的地步。

他是正儿八经的修士,他有自己的傲气。

如果真的因为钱,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赚无数的钱。

财法侣地,修仙原本是一种比较耗费钱财的事情,但是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有钱也买不到想要的修炼资源。

于若曦诧异的看了一眼林飞宇,他在自己公司做保安,按道理说很缺钱的啊,现在该收的诊费都拒绝了。

这让于若曦很是想不通。

今天早上也是如此,人行道上面救人,事后什么也没要转身就走,纯粹的好人好事。

就冲着林飞宇的这份心性,于若曦对他刮目相看。

这是个金钱至上的社会,没有人不爱财,只要取之有道。

“给你就拿着,多少,说个数。”于若曦故意试探了一句。

“于总,真不要,我有我的原则。”林飞宇依旧摇了摇头,拒绝的很干脆。

前天若不是师兄做主,夏正阳的500诊金都不会收取。

这下于若曦算是看明白了,林飞宇就没有打算收钱,并不是为了说客气话。

林飞宇不收这钱,但于若曦不能当做此事没有发生,到时候只有在工资上多补偿一些。

“小伙子,一码归一码,你是若曦的员工,但你治好我家老童的病,这个钱该收。”于若曦的外婆继续说道。

“外婆,到时候我会知道给的。”于若曦拉了拉她外婆劝说道。

林飞宇刚刚已经说了那话,自然要尊重一下别人的原则。

“那留下吃完晚饭再走吧。”于若曦的外婆问道。

“不用了,外婆我们先走了。”于若曦说完给林飞宇使了一个眼色,向自己外婆挥了挥手朝外面走去。

林飞宇紧跟其后。

“这俩孩子。”于若曦的外婆看着出去的两人嘟囔了一句。

两人上车后,于若曦忍不住要问了,说道:“你有这么一手医术,为什么来我公司做保安呢?”

“我不想用医术赚钱,但又不知道做什么工作,只能先找份保安的工作先做着呗。”林飞宇回答道。

这回答让于若曦听懵了。

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

明明有着一手超高的医术,却要混个保安体验生活?

当然,于若曦丝毫不怀疑林飞宇说的话,两次了,林飞宇分文不取。

“真是一个怪人。”于若曦说完发动车子向公司驶去。

林飞宇坐在后排闭目养神,对于若曦的话充耳不闻。

于若曦见林飞宇没有理她,通过后视镜看见林飞宇闭着眼睛休息,她气的咬牙切齿,小嘴微微张开,呢喃软语的骂了两句:

你才是老板,我是你的司机。

漂亮的女司机。

一路上无话,于若曦把车开回公司地下室后,下车就走。

哒哒哒.....

高跟鞋踩在地下室的表面发出悦耳的声音。

“于总,车没锁。”林飞宇下车后,看着径直向前走的于若曦喊道。

“不要了。”于若曦头也不回的向电梯走去。

林飞宇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有毛病。

林飞宇并没有走电梯,而是直接从地下室入口走了出去,他要继续回到保安亭工作。

现在已经快五点,在等个把小时就下班。

于若曦等了半天没见林飞宇跟上来,悄悄的踩着恨天高走到门口观望了一会,哪里还有林飞宇的身影。

“明天就开除你。”于若曦骂了一句,直接乘坐电梯上了八楼。

林飞宇刚刚来到保安亭,队长安立东老神在在的里面吹牛B。

“飞宇,回来了啊,快来坐。”

安立东见到林飞宇过来,立马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林飞宇坐。

“队长,你不用客气的。”林飞宇看了一眼安立东。

“要的,要的。”安立东笑的满面春风。

林飞宇推不掉安立东的热情,被安立东半推着坐了下来。

“飞宇啊,以后大家都是兄弟,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你只管开口。”安立东拍了拍胸膛保证道。

安立东混了个保安队长,察言观色的能力肯定不一样。

他没见过那个保安刚来两天还能陪着于总出去的。

这要说两人之间没有关系,打死他都不会信。

“好,谢谢队长。”林飞宇点了点头。

安立东在保安亭扯了一会皮,就忙其他的事情去了。

于若曦回到办公室后,叫来了刘秘书。

“于总。”刘秘书喊道。

“给保安部的林飞宇调个岗位。”于若曦吩咐道。

“于总,调什么岗位?”

刘秘书听后暗暗心惊,这林飞宇才过来两天,今天于总单独跟他出去就不说了,现在一回来就调岗位。

看来以后要对林飞宇客气点,说不定是什么大人物特地来体验生活。

大人物就喜欢这种调调。

“调来我身边吧,过几天要去香江出差,就让他跟着我去。”

于若曦淡淡的说道。

林飞宇有这么一手医术,带在身边多少有个照顾。

“是,于总。”刘秘书点头。

“没事了,你出去吧。”于若曦朝刘秘书挥了挥手。

等刘秘书出去后,于若曦一手托腮,想着林飞宇这个人,越是这样,于若曦就对他就好奇。

明明一手精湛的医术,偏偏喜欢做保安。

你喜欢的,我偏不让你做。

林飞宇在保安亭待到六点下班,回家后自己炒了个菜,吃完晚饭就开始修炼。

杜美清上班还没回来,林飞宇倒也乐的轻松。

就是厕所里的那件小内内,让人看着有些血脉喷张。

动也不好动,不动看着怪不好意思。

林飞宇现在正值年少,难免会有些想入非非。

以前没有接触过就无所谓,现在接触了,心里多了一层异样的想法。

一夜无话,跟往常一样,林飞宇早早的去了公司。

早间开个几分钟的例会,安立东训了几句话,然后各司其职开始忙工作。

上午十点左右,刘秘书找到了林飞宇。

“林飞宇,于总叫你过去一趟。”刘秘书客气的喊道。

林飞宇听后愣了一下, 怎么又要叫自己过去了?

“行。”林飞宇点了点头,跟着刘秘书走去。

再次来到于若曦的办公室,林飞宇心情依旧平淡如水。

“于总,林飞宇带过来了。”刘秘书说了一声,留下林飞宇单独在办公室,她主动走了出去。

“于总。”林飞宇喊了一声。

“你先坐,等我忙完手头这点事。”

于若曦指了指桌前的座椅。

林飞宇依言坐了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会于若曦,这是一个能干的女孩,一个人撑起这么大的公司。

林飞宇上了两天班,多多少少也听大家谈论起于若曦的风光往事。

于若曦穿了一件白色的裹裙,精致深深的锁骨清晰可见,肩膀上露出蓬松的吊带在女孩忙碌中牵动起起伏伏,沟壑深深,标准的瓜子脸,白皙的皮肤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有着一幅天使般的面孔,还如此努力的女孩确实少见。

越是这样,越给人一种极强的征服感。

林飞宇等了一会,于若曦终于忙完了,轻轻抬头用水汪汪的眼神看向林飞宇说道:

“我给你调离了一个岗位。”

“于总,我不是做的挺好吗?”林飞宇问道。

“你以后在公司就做我的生活秘书,我过几天要去香江出差,你会医术多少有点帮衬。”

于若曦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强调着。

一副高冷的总裁范。

“于总,我昨天跟你说过,我不会用医术赚钱。”林飞宇很不情愿。

如果于若曦要利用自己的医术,他就会毫不犹豫的辞职。

“没有呀,你别误会,做我生活秘书也跟你往常上班一样,没什么区别啊。”

于若曦见林飞宇不情愿,解释了一句。

随后看了一眼林飞宇继续说道:

“我觉得你有医术,跟在我身边我心里安稳一点。”

于若曦就是这种性格,你越不情愿的事情,她就越喜欢跟你唱反调。

林飞宇想当保安,于若曦偏偏不让。

林飞宇听到于若曦的解释,问道:“我每天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负责安全、健康、卫生等方面的工作,跟保镖性质差不多,有人来骚扰我,你负责阻拦就成,最好你把驾驶证也考出来。”

于若曦再次解释了一遍。

林飞宇听后这才点了点头,要是照于若曦这样说,那就问题不大。

“可以,于总你安排就行。”林飞宇点了点头。

于若曦郁闷的看了一眼林飞宇,那刚刚你反应那么强烈。

怪人。

“你有没有办理香江通行证?”于若曦问道。

“没有。”林飞宇摇了摇头。

“那你准备好两张证件照,我托人帮你加快办理吧,三天后出发香江。”

于若曦想了想只能托人办理,正常办理三天内拿不到。

“好。”林飞宇点头。

“你就不问问工资问题?”

于若曦看了一眼林飞宇,真的不在乎钱吗?

“于总,那我的工资是多少?”林飞宇听后顺着于若曦的话问了一句。

于若曦:....

“不知道,你去问刘秘书吧。”于若曦故意板着一张小脸,奸计得逞的模样。

他就想看看林飞宇吃瘪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可惜她失望了,林飞宇一脸从容,丝毫没有任何的表情。

“行,那没事我先出去了。”林飞宇说完起身问道。

“去去去。”于若曦小手摆动,一副不想看到你的样子。

林飞宇出去后,于若曦拿着手中的笔用力戳了戳桌面,咬牙切齿道:“我就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林飞宇出来后,把通行证的事情跟刘秘书说了一遍。

刘秘书热情的让林飞宇准备好相关材料。

林飞宇从八楼下来后,碰见了在巡逻的刘明。

“刘哥。”林飞宇打了一声招呼。

“飞宇,刚刚从于总办公室下来?”刘明一眼艳羡的表情。

林飞宇刚来两天就被于总看中,这事情早就在保安部传开了。

大家除了羡慕就是佩服。

“是啊,我被调离岗位了。”林飞宇点了点头。

“调离岗位?调哪里去了?”刘明诧异的问道。

“于总让我做她的生活秘书。”林飞宇说道。

刘明听后露出一副猥琐的笑脸,拍了拍林飞宇的肩膀,说道:

“飞宇,飞黄腾达可别忘了兄弟。”

生活秘书,这职位一听就觉得非同小可,暧昧可言。

“刘哥你说笑了,只是调离一个岗位而已。”林飞宇笑了笑说道。

“我懂,我懂。”刘明听后朝林飞宇挤眉弄眼的,那样子有些猥琐。

下午,调岗的通知下来了,林飞宇跟刘秘书在办公室喝了一个下午的茶。

又成功的混过一天,上班摸摸鱼,这工作倒也轻松。

下班回到家,杜美清回来了,在客厅看着电视。

一双细长的大白腿搭在客厅的茶几上,脚丫子来回的晃动,穿着一身淡薄的透丝裙,手中拿着一袋薯片,一直往樱桃小嘴中送。

见到林飞宇回来,杜美清把小脚迅速收了回来,朝他问道:“咦,你还买菜回来做饭?”

“对呀,不然哪里有钱吃饭,钱都给你了。”林飞宇说完把菜放在餐桌上。

杜美清耸了耸香鼻,穿着拖鞋跑过来看,还用柔荑般的小手翻了翻林飞宇买回来的菜。

“你做饭好吃吗?”

杜美清俏目眇兮,巧颜问道。

林飞宇从厨房围好围裙走了出来,说道:

“还行,勉强能入口。”


>>>点此阅读《花都医圣》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