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思娈,昭仪小说《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
分类:宫斗宅斗
作者:春风半两
角色:傅思娈,昭仪
简介:【甜宠+团宠+虐文+追妻火葬场+权谋+宫斗】穿书成舔狗皇后,她本想一路混吃等死当咸鱼,静看皇帝与白月光虐恋。 然鹅……自打她入场,剧情就渐渐开始不着套路! 陛下…… 他不惦记白月光,天天赖在老娘这作甚? 莫不是存心捧杀? 太后…… 她不帮自己侄女,却要教咸鱼宫斗秘籍? 莫不是想陷害? 后宫的娘娘们…… 你们一口一个狗男人,不爱皇帝爱皇后,真的合适么? 莫不是钓鱼执法?

书评专区


傅思娈,昭仪小说《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第5章 我被疯婆子拿捏了免费阅读


终于那女人先开了口:“傅姐姐,你不怕么?她们都说我是疯子,疯子会吃人的,凹~”

她龇着牙,展开五指,故作狰狞的神态在那张肉嘟嘟的脸上,显得有些可爱,只是整个人看起来……不大聪明!

疯子?

月昭仪?

她不应该被关在揽月阁么?

怎么会堂而皇之地出来,还躲过了凤池宫的护卫,进了寝殿?

傅思娈按捺住心中的不安,扬声吩咐:“来人!给月昭仪上茶!”

月昭仪捂着嘴偷笑,“别叫了,不会有人过来的。”

“你什么意思?”

傅思娈心里咯噔一下,外头的下人竟都没影儿了。

月昭仪手舞足蹈,“着火了,他们救火去了。”

外头如此平静,哪里像着火的样子?

傅思娈冷冷打量着她,心里盘算着怎么把疯子送出去,才能不节外生枝。

她似乎看透了傅思娈的疑惑,叹了口气:“皇后规矩大,凤池宫的人走路都没声儿,两个小厨房同时着火,他们可不得悄悄的?”

心思缜密……哪里像个疯子?

傅思娈面色一沉,“你胆敢火烧中宫?”

“宫里全是萧贱人的眼线,想跟您说话,肯定要想点法子。”

说着,月昭仪委屈巴巴地坐到她足边,像个孩子似的伏在她膝上,动作熟练自然。

“傅姐姐,宫里有鬼,香炉子和药罐子里都有鬼,侍寝之后就出来吃小娃娃噢~”

她的声音很小,带着颤音,孩子似的蜷缩着。

这疯话说的太有章法,令人毛骨悚然,难道她的孩子是皇帝打掉的?

“你可知小鬼是谁派来的?”傅思娈弯腰直对上她的眼。

不曾想月昭仪突然搂住她的脖子,道了声得罪,便将一把粉末塞进她的领口,“姐姐闭门修养两日,就会知道谁是小鬼了。”

“大胆!”傅思娈腾地跳起了,揪住她的衣襟,“是毒粉?解药呢?拿出来!”

怎么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骚操作,傅思娈整个人都凌乱了,生怕下一秒就要毁容咽气。

“只是茉莉粉!”

说罢,月昭仪大眼珠子一转,直接咬住了她的胳膊。

傅思娈疼得松了手,一眨眼人跑了,只留下一串疯癫的笑声……

她很快惊动了禁军,一群人追了过去。

“抓刺客!”

“有刺客!”

傅思娈闻了闻气味,竟真是茉莉香粉,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娘娘,怎么回事啊?”

轻罗急急地冲上来,后头的宫女端着一水的华服。

傅思娈很淡定:“是月昭仪。”

一听月昭仪,轻罗松了口气:“她从前就爱胡闹,没少给娘娘惹事儿,可怜如今疯了,还想着来找娘娘玩儿。”

听这意思,月昭仪与皇后的关系不错,难道她今天过来说这些疯话有什么目的?

傅思娈心不在焉地问道:“火灭了?”

“是!烟大火小,三两下就灭了。”轻罗小声应答,又道:“这些衣裳是库房寻出来的,绝对是满宫上下独一份的新颖别致,娘娘看看?”

傅思娈回眸看去,只见那衣裳上头的刺绣,每一件都风格不一,绣兰便清淡雅致,绣凤便端庄明丽,绣梅便风骨孤寂。

不觉眼前一亮:“这些才叫衣裳嘛!”

“您的手艺,自然是最好的。”轻罗笑着附和。

书中对原主着笔不多,不想竟是这般心灵手巧?

蕙质兰心,家世不俗,秉性纯良,若是没有步入这四方宫墙,不知会是怎样葱茏的一生。

还有月昭仪……

原著中她死于女主入宫后的第一个雪夜,因疯症发作惊扰了女主,被罚跪在御花园,火活活冻成冰柱子。

傅思娈叹了气,随手指了着一件梅花刺绣的裙子,袖子带出一阵香风。

不知怎的,她忽然的心口刺痛,呼吸急促……

恍惚间,看见轻罗神情紧张地扶着她,嘴巴一张一合,紧接着便是无尽的黑。


>>>点此阅读《穿书后,皇后每天都在被迫营业》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