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任妍诺,谭明岳《千金重生:顾爷的小可爱又美又飒》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千金重生:顾爷的小可爱又美又飒

分类: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爱笑的大球球

角色:任妍诺,谭明岳

简介:谁也没想到任家千金任妍诺会在婚礼的前一天出了车祸,车毁人亡。更没想到,她竟然在生前就把偌大一个任氏已经交付给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在任妍诺死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任妍卿把“岌岌可危”的任氏托付给了任妍诺的未婚夫。半年后,任氏并入谭氏,更名为,星耀集团,谭明岳任董事长,任妍卿成了董事长夫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阎王不收的任妍诺回来了,这辈子,她是来收债……顺带还点债……

书评专区

千金重生:顾爷的小可爱又美又飒

《千金重生:顾爷的小可爱又美又飒》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帝都,云兰山,一辆酒红色保时捷正顺着盘山公路而下,车里流淌的是任妍诺最喜欢的钢琴曲,公主的梦幻城堡。

看了一眼放在副驾驶上的礼盒,任妍诺眉眼弯弯,果冻色的唇角微微勾起。

明天,她就要穿着这套美丽的嫁衣,嫁给自己最爱的男人了。

想起谭明岳,任妍诺翘起来的唇角就一直没有落下来过。

明天,明天她就会和年少时一见钟情的人走进婚姻的殿堂了。

从十二岁的初见,到十六岁的再遇,到十八岁的相恋,二十岁订婚,明天,她就二十八岁了,他们的婚礼也在明天举行。

脑海里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一帧帧出现,任妍诺觉得,她十多年的不幸都是为了遇见上帝送给她人生最好的礼物——谭明岳。

最好的爱情莫过于你爱着的人,恰好也爱着你;你们能共同成长,相互成就;也能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车窗外是郁郁葱葱的绿色,任妍诺开了车窗。

虽然师傅他们不愿意下山,但是她的新婚礼物还是给了她。

她知道,他们远离尘嚣,在这云兰山隐居多年,早就过惯了自给自足,自由自在的生活,现在让他们下山,明日的婚宴总会遇到一些熟人,总归是麻烦,所以,最后她并没有强迫他们一定要到婚礼现场。

只是觉得有些遗憾,没有把自己的另一半带给师傅们看看。

不过,以后,她可以带着谭明岳,回云兰山来看他们。

这样一想,心中那一丝阴霾全然消散。

一脚油,车子像箭一样,冲了出去。

不是她年少轻狂不惜命,而是作为常年霸占赛车圈第一位置的她艺高人胆大。

她喜欢赛车,只是最近几年因着她的身份,能这样开车的机会少之又少。

难得一次,她当然不会错过机会。

每一个弯道都只能看到一抹酒红色的影子……

任妍诺握着方向盘,这车就像和她融为一体了一样。

手机响了,专属于谭明岳的铃声——爱你是浪漫的开始。

“到哪里了?”

刚一接通,就听到谭明岳急切地问。

“明岳哥,我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酒店。”

任妍诺看了看导航上的距离说道。

“那你在公司这边来接我一趟,我们一起过去。”

“嗯,好……”那边的谭明岳可能在忙,没等她说完,切断了电话,任妍诺切换了导航,平常开车,再熟悉的路她都有导航的习惯。

七星大道,通往谭氏的必经之路,今日异常空旷,莫名地,她有些心慌,关了窗,打开空调。

“嘭!”

“嘭!”

“嘭!”

刚刚上高架桥,任妍诺的车就被人从后面连续撞了三下。

好在她反应奇快,稳住了方向盘的同时,也控制住了车速。

从后视镜一看,一辆走S线的大货车马上又要撞上她。

任妍诺,往旁边一打方向把车停在了应急道上,正要下车去阻止货车司机的危险驾驶。

却不想,她刚一打开车门,那辆车直直地向她撞来。

那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了货车司机嗜血的疯狂,和视死如归的决然。

车门一关,任妍诺的车快速冲了出去,只是,左边道的车突然变道,朝她别过来。

这一刻,任妍诺知道,她被人算计了,至于是谁,她总归有机会弄清楚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逃出这个杀局。

要说开车,她任妍诺还真没怕过谁。

“轰!”油门半踩,往右偏了二十公分的时候,变道过来的车,果然紧紧贴住她的车。

后面的货车离她的车不过五米,就在那一瞬间,任妍诺露出一个鬼魅的笑容。

右轮和车门在护栏上擦出火花,在货车靠近她的一瞬间,任妍诺往左一别,旁边的面包车,车头被挂掉了一半,而她也顺利逃了出去。

只听见,一声巨响,货车和面包车撞在了一起,“嘭!”的一声,银色面包车直接从高架桥上摔了下去!

货车也撞在了结实的护栏上,驾驶室都撞扁了。

停在前面两百米的任妍诺正要打电话报警,不料,突然来了电话。

这个时候,卿卿给她打电话,难道出了什么事?

“卿卿,怎么了?你在医院吗?别怕啊,姐姐马上来!”

顾不得其他,任妍诺启动车子,就想着掉头往医院而去。

只是,在她掉头的时候,她的车被一前一后给夹击了!

这一次,没有给她启动的机会,两辆车紧紧贴着她,一前一后往中间挤。

关键时刻,任妍诺提起副驾驶的盒子,伸手拉开车门,却不想,迎接她的是个从旁边正在建筑的工地上的运钢筋的塔吊。

“啪!”

落下来的钢筋正好打在任妍诺刚刚探出来的脚上。

不等她再有反应,塔吊和两辆车把她围成了一个三角形。

一辆车把她撞倒,刺骨的疼还没传遍全身,另一辆车从相反的方向撞向她。

倒下去的时候,那个被她提在手上的盒子落在了地上,洁白的婚纱上颗颗钻石散发出迷人的光芒。

任妍诺笑了,一口血直接喷在了婚纱上,触目惊心的红。

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什么,凭她的身手,不应该连这种小场面都应付不了,偏偏现在她全身麻木,思维却异常清晰。

这和服了她前不久刚刚研制出来的雪吻的反应一样。

雪吻?想起昨晚喝的那一杯温牛奶,任妍诺不想相信却不得不信。

铺天盖地地黑暗和疼痛一起向她袭来。

她想爬起来,她能几个跳跃就离开这里,可是现在却像砧板鱼肉。

在闭眼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最熟悉的两个人,亲密地搂在一起,男才女貌,乃是绝配。

一刹那,过往的所有都变得异常清晰,她却只能带着不甘被黑暗吞噬。

……

谁也没想到任家千金任妍诺会在婚礼的前一天出了车祸,车毁人亡。

更没想到,她竟然在生前就把偌大一个任氏已经交付给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

在任妍诺风光大葬以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任妍卿把“岌岌可危”的任氏托付给了任妍诺的未婚夫。

半年后,任氏并入谭氏,更名为,星耀集团,谭明岳任董事长,任妍卿成了董事长夫人。

上一篇 2022-04-20 下午4:31
下一篇 2022-04-21 下午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