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葬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葬朽
分类:玄幻爽文
作者:陵中铜剑
角色:
简介:一次千百万纪元的轮回,一场看淡诸天万界缘起缘灭的旅行,由天开始,诸神腐朽,被阻断的路,破灭的大劫一一降临,袭扰万界众生,那双孤独的眼眸,望穿了多少岁月,又与多少挚爱离别?不论失去什么,他终将再一次踏上征途
小说《葬朽》全文免费阅读

《葬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清晨,此时的太阳还没完全升起,连空气中,都还带着一股凉意。

沙沙,一阵清风,吹起紫金般的竹叶,像是在吹奏一支小曲儿,颇为动听。

一位少年双腿盘膝而坐,身旁的紫竹在阳光的照耀下烨烨生辉,煞是好看。

而少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漆黑透亮的长发垂落,与他一身黑衣相衬。

他的双眼微闭,呼吸轻微,像是睡着了一般,可一呼一吸之间,周围空间的灵气不断地被吸入他的体内。

少年宝相庄严,此刻盘坐在紫金竹林内,倒真像是一个尚未长成的少年神祇。

呼,看起来,最近的努力没有白费,今天有可能突破瓶颈啊。

少年在脑海中喃喃自语道,同时,嘴角也扬起了一丝得意的笑意。

内观自身,少年下腹的丹田中,有着九道小光点,如同萤火虫一般时亮时暗,它们有序的围绕着少年的丹田,就像九个听话的孩子一样。

在少年意志的驱动下,九个小光点开始进行融合,隐隐间,可见一个古怪的符号在不断闪烁,由虚幻转为实体。

嗯?还不够吗?那就再加一把力。

突然,少年不再像之前似的温和的吸纳周围的灵气,而是催动自己的功法,鲸吞般的将周围的灵气吸入自身丹田之中,孕养那枚古怪符文。

随着吸纳的灵气越来越多,那古怪的符文也像是有了实体一般,直到最后一个小光点也融入它的体内。

轰!

一道强大的灵力波动从少年体内震荡开来,周围的房屋颤动,连身旁坚不可摧的紫金竹也被波及到了,轻轻地摇晃了几下,落下了不少光彩夺目的紫金竹叶。

随后,那道灵力波动稳定了下来,少年缓缓睁开双眼,一对漆黑的眼眸如同黑曜石一般璀璨夺目。

而他的气势,也与之前不同,先前他整个人似是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宛若一尊尚未长成的少年神祇,可现在,却倒是像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原来如此,这,就是源符境吗?”

少年嘴角扬起,有些激动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他对这次的修炼颇为满意,进入源符境后,他的身体比起之前强劲了不少,丹田中的那枚符文也在不断的吸纳着周围的灵气,缓慢的输送到全身,此刻,他感觉浑身上下有用不完的劲。

啪啪!

一阵鼓掌声从他身后响起,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满意的看着他,并送上了赞扬的掌声。

“越儿,你这次修炼的结果很不错啊,都突破到源符境了,看来我这个老头子,要不了多久就该退下来养老咯。”

中年汉子的脸上洋溢着欣慰之情,对眼前的少年非常满意,好像他都已经能看见少年那璀璨的未来一样。

“嘿嘿,泽叔,不用那么夸我啦,这不还是多亏了泽叔你的培养嘛。”

“哦,嘴巴这么甜啊,说吧,这次又想干啥。”中年汉子双手叉腰,一副习惯了的表情看着他。

“就,你看我都源符境了是吧,总该有些傍身的宝贝了吧,不然出去历练容易被人看笑话的。”

少年扭扭捏捏,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

“行,那这个给你,总该有些面子了吧?”

中年汉子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扔给他一块小巧玲珑的黑玉牌,圆润的黑玉牌被洁白的金属装饰包裹着,拿在手中温润舒适,像是一支羽毛般轻柔,丝毫没有感觉到重量。

“哇!真的吗?泽叔,真的把它给我了吗?”少年双眼放光,激动的开口问道。

“怎么,不要啊?不要那我就收回来了。”汉子作势要去拿那块黑玉牌。

“要!怎么不要!给了我,就是我的了!”说罢,少年非常珍惜的将它拿在手中把玩摩挲,生怕被中年汉子拿了回去。

“好了好了,不和你闹了,过几天去趟隐龙街吧,帮我买点东西,你自己也看着买点想要的东西,毕竟你也快九岁了,是个小大人了。”

嗯嗯,少年小鸡啄米般的点头道。

“那泽叔,既然我马上九岁了,而且现在又到源符境了,是不是能和古昊一起去吞噬之森历练历练了呀?”

听到吞噬之森四个字,中年汉子的笑意立马就消失了,眼中满是凝重,严肃的开口道。

“子越,你想出去历练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吞噬之森。。。也可以去,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绝对不能太过深入那里,尤其是那片森林的中心,听到了吗?”

看着这么严肃的中年汉子,白子越点了点头,虽然他现在已经源符境了,但那片森林的深处,吞噬之渊,却是眼前这位实力强大的泽叔都不敢踏足的地方。

那里,是整片赤龙城外围的生命禁区,也是整片大陆的死亡之地,非常的诡异恐怖,从没有人进去后活着出来。

所以从小在赤龙城五大家族白家长大的他,也是听着这个故事传说长大的。

当然,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故事,凡是在赤龙城生活的人,没有一个听到这四个字后不闻之色变的,那里,可绝不仅仅只是一个骗孩子的故事而已。

被称为泽叔的中年汉子转身离开,子越这孩子从小听话,而且明辨是非,他能明白自己对他的警告有多严重。

而且就算他进了吞噬之森,以他的灵力修为,也支持不了他到那个地方,自己的警告,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可他不知道的是,子越从小便一直对赤龙城外围北部的吞噬之森异常着迷,或者说,那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呼唤着他,虽然这仅仅只是种感觉而已。

子越抬起头看向吞噬之森的方向,不知为何,最近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

黑暗的空间一望无际,如同深渊一般看不到尽头,这里冰冷而孤寂,咻,一阵阵阴风所过之处,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滋生着无数的阴暗之物。

所有生命死亡之后的世界,阴间,总归是有些清冷的。

毕竟这里不是什么正常生命应该生存的地方,这里有的,只有不甘的亡魂。

抬头放眼望去,那一朵朵彼岸花鲜红如血,铺满了整片大地,如同一袭红衣,展现着一种凄异的美。

而在这一袭红衣的尽头,是一座座模样恐怖骇人的宫殿,即使是在阴间,这样的宫殿也显得异常可怖。

这些宫殿如同是用一整块青铜铸成的,布满尘土的同时泛着金属般的光泽,宫殿的大柱和外饰之上却雕刻着一些不可名状的诡异生灵,让人望而生畏。

宫殿中,远比外面要多了一种更加刺骨的寒冷,周围更满是骷髅阴兵在巡查,两只空洞的眼睛中泛着幽幽的绿光。

没有任何阴魂敢靠近这些宫殿,连远远望一眼都不敢,那不是他们所能接触的地方。

层层宫殿的深处位于地底,气氛更加诡谲幽森,处于地底深处的大殿如同一座来自不知道哪个纪元的遗迹。

而此刻大殿之中却有着淡淡的呼吸之声。

大殿的中央有着一张方形的铜桌,上面刻满不知意义的文字符篆,十二道看不清面容的幽黑身影,围绕着巨大的铜桌而坐。

“他,回来了吗?”

正东面的一道黑影开口说道,那声音晦涩难懂,不像是这个时代的语言,可在座的其他黑影却丝毫不觉得有任何问题。

“所料不错,应该回来了。”正北方的一道黑影开口道,他的语言和刚才那位完全不同,却不妨碍他们的交流。

十二个道黑影看不清面容,摸不清身形,不知道来历,更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但此刻,他们的心境都有所波动,因为位于正北主座上那个略微清瘦的黑影发话了。

“看来,我们也该做好准备。”

他旁边一个略微壮硕的人影道,他身上的血气充盈,如同一位肉身成圣的远古神魔,在这寒冷的遗迹大殿中有些格格不入。

当然,不止他一个有这种情况,坐在他对面的那位,身上的阳气无比旺盛,如同一轮大日,熊熊燃烧,似乎能将世间一切都焚烧殆尽,而他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应该会出现在这阴间。

“各归各位,能通知的那几位,都通知一下,让他们都开始准备,这是他最后一世了,这一次,不论如何,该有个结果了。”

随着正北主座那位再次开口,他们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上方,似乎是透过天花板去看那遥不可及的青天。

没过多久,他们收回目光,互相看了一眼,便起身离开,只留下一张铜桌和十二张还带有余温的青铜座椅在这空旷的遗迹大殿之中,这座遗迹大殿,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深夜,清冷的月光照耀在一片安静的白家领地之内,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祥和,就像万物都在沉溺在安静的美梦之中。

但此刻,位于白家领地深处的一座别致小院,却是不怎么安宁。

典雅精致的房内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像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情况。

一位少年在床榻上翻来覆去,似乎特别难受,他的表情难看,呼吸急促。

此刻的他双眼紧闭,汗流浃背,一脸痛苦之色,嘴里小声低喃着什么,似乎是梦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一道道模糊的画面不断闪烁出现,如同一副历史的画卷,传递着来自远古的神话。

杀啊!杀!无数道身影在不断的厮杀,像是有着血海深仇。

蹡,轰!一道又一道看不清的秘法神术对轰,击碎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星辰。

漆黑的宇宙中,不少巨大的兽影也因此轰然倒了下去,这一幕像极了神话传说中的神魔大战。

无尽的大战在星空中打响,血色染红了天际,数不清的尸骨堆满了冰冷的宇宙。

渐渐的,无尽大战中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倩影,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熟悉,她是谁?为什么这么熟悉,这么怀念?

一道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口道,像是在自问,也像是向这片天地质问。

刹!突然,一支锈迹斑斑的青铜古戟洞穿了那道倩影,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整片星空,如一朵染血的圣洁白莲,带着妖异,却又无比凄凉。

不,回来!

那道倩影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唤,回过头艰难的向他微笑了一下。

“不,谁敢伤你!我绝不会放过他!“一声怒吼自虚空咆哮而出,显得非常震怒。

一转眼,又是一副新的画面出现,无数染血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像是要保护他一般。

“陛下!恕臣不能继续侍奉陛下,为陛下而战了,快走!”一个模糊的虚影颤巍巍道,同时不断地催促他离开。

“走?不行!身为君主,怎会丢下子民?我怎能丢下你们?”他不愿离开,这些都是他最亲近的人,是他要保护的人。

“杀啊!杀,杀,杀了他们!”一阵阵的愤怒的吼声震天动地,数不清的军队厮杀在一起,如同一座巨大的绞肉机,碾碎着骨与肉。

此刻的白子越在小声低喃着,梦中那道黑影在不断地怒吼着,杀光这帮杂种,为那些死去身影报仇,为那道温柔的倩影报仇!

可他办不到。

只见那道他伟岸的身影被一道绝世神剑洞穿,刹那间,他像是失去了一切,落寞的倒了下去,坠落进无尽的黑暗之中。

而那绝世神剑的主人也是幻化出一只巨手袭来,像是要将他彻底毁灭。

突然,一口漆黑的青铜古棺出现,收起那具倒下的尸体,迅速逃离那满是楼阁宫阙的圣地,同时,那只巨手也被泛着光芒的锁链束缚,不能动弹一步,只能就此作罢。

“不,你胆敢如此行事,不得好死!你杀不了我的!我,终将会回来!”

这句话像是那具倒下的尸体在死前的诅咒,又像是不甘的怒吼,响彻整片宇宙,让一切生灵胆寒生畏。

而这些话语,萦绕在他的耳畔,如同铭刻在他的心中一般,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不!”

子越被这奇怪的梦所惊醒,猛的坐起,伸手摸去,只感觉到自己脸上早已满是泪水。

伸手擦去额头的汗珠,而自己身上单薄的衣物也已经被汗水打湿,转头看向桌上的一面铜镜,镜中的他,一脸的恐惧之色。

“为什么?明明不记得梦的内容,可却知道这个梦在不断地出现,而且近来出现的越发频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子越疑惑地自言自语道,这个梦他做了不止一次,从小到大,他这个梦就像一道诅咒,一直缠着他,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调整了一下呼吸,让自己的心境平稳一下。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的身上,非常的暖和,这也让他安心不少。

砰砰砰!

子越的房门被人在外面急切的敲响。

“越儿,怎么了?没什么事吧?”门外传来亲切的问候。

“泽叔啊,你进来就行了,没什么事,只是又做那个摸不着头脑得梦了。”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白泽。

说罢,他起身给站在外面的白泽开门,一缕阳光落下,眼前的男人如一座巍峨山峰挡在了面前。

身材魁梧的他却不似粗莽大汉,反而给人一种无比稳重的感觉。

“越儿,没什么事吧?看你脸色挺苍白的。”

中年人担忧的问道,毕竟大清早子越就面色苍白,着实让人担心。

“真的没事啦,泽叔。”子越脸上浮现出笑容,示意自己没事,这个梦从小便伴随着他,直到现在,也没出现过任何问题。

“呼,没事就好,你个臭小子,既然没事,今天就去隐龙街帮我买些东西,你不是把古家那个小子也叫上了吗?别让人家等急了。”

虽然这么说,但白泽还是有点担忧的看着他,他虽然也和其他长老联手查探过,但却未见端倪,只能归结为来自血脉中祖先的记忆。

“是。”

说罢,子越如一只兔子一般,飞快地穿起衣物,然后急匆匆地跑出了自家小院。

哎呀,这臭小子,一听古昊来找他,屁颠屁颠的就跑了,真是的,看着那道稚嫩的身影,白泽无奈的笑了笑,既然那梦没有影响他的身体和修为,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是一个不知从何时开始诞生的宇宙,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座宇宙开始孕育万物,出现生命,演化文明。

渐渐的,在经历漫长的时间洗礼之后,有了它应有的样子。

诸天万界,不同的文明不同的生命与这方宇宙共同创造的世界,而白子越他们所在的赤龙城,则是位于宇宙边荒的一颗古老的蓝色星辰之上。

位于这颗蓝色星辰中心的大陆中心,有着一座名为赤龙的城市,庞大而又古朴,繁华又美丽,而赤龙城的大街上,每天都充斥着各不相同的叫卖声,却毫不让人腻烦。

在这个世界,伴随着不同种族文明的演化,出现了名为修士的群体,他们追求长生,渴望仙道,无数的生灵为追求无上大道而开辟出一条修道的体系。

纳灵境,将灵气吸纳入自己身体,并因此强筋健骨的境界,是多数世俗武夫所能达到的。

而命初境,则是有着传承或意外获得功法而修炼出灵光的境界,此境界的极限便是修炼出九道灵光,便能轻易断金碎石,称霸一方。

源符境,已经不是世俗凡人能轻易达到的境界了,唯有突破命初境,在体内创造出一枚代表血脉的古符才能进入这个境界,这个境界的修士,已经能做世俗界的一方诸侯,甚至占地称王了。

而在此之上的极身境,千元境,乃至灵海境,都不是没有势力栽培所能达到的境界了,也是世俗凡人们口中仙人一般的存在了。

而赤龙城,则是一座修士们共同建立的,可允许世俗凡人,以及来自各方各族势力驻足的繁华城池。

同时,赤龙城又位于吞噬之森外围,吞噬之森四周高峰大壑,茫茫群山巍峨,草木茂盛,猛兽众多,可以说是一片天然的危险区域。

而在赤龙城中,却丝毫不用担心来自吞噬之森的安危问题。

多年来,无数的人或修士来到赤龙城探索寻宝,渴求那一丝机缘,而原因正是因为外围的吞噬之森,其中无尽山脉连绵起伏,时常有各种凶兽出没,同时也掩埋着无数让人动心的宝藏。

抬头看去,不时有巨大的凶禽飞过吞噬之森上空,投下一道道巨大阴影,放眼望去,不少蛮荒猛兽矗立于山峰绝巅,望天怒啸,整片吞噬之森犹如一只匍匐在大地上的巨凶。

黑压压的一片又一片,看不到它的尽头,甚至不少修士认为,这是传说中的九涅级别的生灵陨落后的躯体。

在其中心,漆黑的山脉交相呼应,围成一个巨大的山谷,深不见底,犹如通往地狱,在此地,所有的术法全都会失效!而它,便是所有整片修士所公认的生命禁区,被称为吞噬之渊的恐怖禁地。

在这里,修士们无法使用自身一丝一毫的灵力,更是没有任何的修士或者生灵,敢在其上空盘踞飞行,甚至是吞噬之森中本身孕育而成的凶兽飞禽,都不敢靠近它。

谷中阴气异常旺盛,盘踞在其周围的毒虫也因此而毒血旺盛,毒气滔天,所过之处无不腐地蚀木,溶石化林,异常恐怖。

路过此处的生灵和修士们无不谨慎小心,否则白白丢失一条性命。

但相对的,吞噬之渊附近灵药无数,烨烨生辉,如同一个个小太阳,弥漫着让人沉醉的灵草药香,不少神石仙料,仙辉绽放,闪闪发光,晃瞎不少生灵的眼睛。

那些药草,如碧玉般晶莹剔透,光泽点点,这也是多年来无数修士势力在赤龙城扎根落草的原因。

而他们在吞噬之森中找到的宝贝或者药草,都会在最繁华的隐龙街中交易,所以在整个庞大繁华的赤龙城中,最热闹的便是拥有着无数逸事的隐龙街了。

隐龙街位于赤龙城的中心位置,虽然大多都不是正经买卖,但也能买到不少好东西,而且来来往往各种生灵,鱼龙混杂,千奇百怪。

如生有一只玉角龙头的魁梧异人族,身后长着一条碧麟的蛇尾,背生一双赤红羽翼的太古异族。

亦有用异种凶兽拉车,战车帘幕后头戴紫金冠的一方不俗王朝的亲王贵胄。

隐龙街,可以说是整个赤龙城中最为神秘,最为传奇的一条商业交易街了。

来自整片大陆不同的势力都派人安插其中,隐龙街所交易的灵药也是整个赤龙城交易街中品质最高的,不乏血骨花,翡翠果,等稀世材料。

但是最为神秘的,却是这里隐藏着无数因吞噬之森而养伤在此的高手,他们为了交易灵药,甚至拿出了不少神兵利器。

曾经有人在一个残破不堪,身着乞丐服的老人手中交易了一件了不得的灵兵!

这件灵兵已是千元境的高手才能拥有的宝物了,更别说这件灵兵染上了不少三合境界修士的血,三合境,那是赤龙城都从不曾出现,却让无数修士仰慕的境界。

各方势力为此疯狂哄抢这件宝贝,而得到灵兵的人也没有躲过厄运,连带所属势力被人灭了个干净!

这种行为太过疯狂,使得不少修士唾弃,更别说因此连累到赤龙城中自家手下的修士了。

所以一众强者便在这赤龙城订下合约,各方灵海境及以上强者不得在赤龙城中闹事,否则,将会被各大势力联手通缉击杀!

而此刻,白子越与其好友古昊却被逼出赤龙城,不断狂奔逃命,因为身后有源符七重天异族在疯狂追杀他们!

“我就知道,那个老头不安好心,绝对是故意给你东西,好让自己脱身离开的。”古昊暗骂了一声一位不知名讳的老人。

“别这么说,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宝物不能随便示人,否则必有祸端,可你还是一直拿在手里招摇过市,不知轻重才招此祸事。”

白子越带着一种责怪的眼神看着他,要不是此刻要带着古昊赶紧逃跑,他恨不得立马就给这损友的屁股上踹上几脚,古昊也被他责备的眼神弄得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一下。

“前面的小鬼,把东西留下!一个半步命初境,一个源符境初期,怎跑的过我源符境后期?乖乖把东西交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这灰毛狼人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尤其是前面追逐的那个源符境小鬼,不到十岁的源符境修士,他还没听说过呢,这种天才背后势力不小,要被他身后的家族发现自己的行为,肯定会招来灭族之祸。

虽然我为苍天狼一脉后裔,在这赤龙城中也有几分话语权,可那源符境小鬼随手就能拿出一万中品灵石,这来头可不是自己能挡得住的。

而且还得到了那样的宝物,他自身的步法也甚是奇妙,简直就是座移动的宝山,不论是谁,都会被勾起贪欲。

想到这,这头躯体庞大的灰毛狼人又加快速度,周身扬起巨大的尘土,赶忙追了上去。

隐龙街,是整个赤龙城最为繁华壮丽的街道,除了本地的修士所拥有的商铺外,还有来自各方势力的摊位。

上品糖葫芦哎!

用的是上好的碧血果,命初四重天玄玉蜂的蜂蜜制成,甘甜无比,酥脆可口,可滋润命初灵旋,更上一层楼。

新鲜土龙肉包子哎!

肉嫩汁多,活血炼筋,强筋壮骨哎。

交易的物品更是琳琅满目,数不胜数,而且在这里交易的物品,都不是一般修士能买的起的宝贝。

走在这条街上,你更是能看见各族形形色色的修士,有的是怀有凶兽血脉的异人族,有的是山野精怪化形而成的种族,还有一些是拥有着极为了不得血脉而提前化形的妖兽族。

而他们的商铺和摊位上的货品,像是一座座堆积起来的小宝山一般闪闪发光,引人注目,来来往往的交易声更是不绝于耳。

“老刘,给我来十株碧血藤还有四份青鳞豹的骨髓。”

听到有人来买货,负责交易的修士赶忙从躺椅上站起来,笑呵呵凑上前去。

“呦,这不是白家和古家的少爷吗?怎么,今天有时间来小的店里逛逛?”被称为老刘的修士有些贼眉鼠眼的开口道。

白子越今天穿了一身简洁白衣,手里还拿着把小扇子,看起来颇为儒雅。

而他身旁,还有着一位皮肤略黑,但看起来颇为壮硕的少年,那少年四处看来看去,好像又都挑不上眼。

“我说,子越,这奸商的店铺你也敢来,不怕亏到姥姥家啊?”

一听这话,那老刘赶忙开口道,“我说,古家少爷啊,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交易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一经出售,不退不换的事,怎么到您嘴里我就变成奸商了呢?”

古姓少年双手叉腰,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好像这店家欠他二五八万似的。

“还说自己不是奸商?上次我朋友在你这买的赤血果,居然花了两个中品灵石,而市面上最高品质的赤血果,也不过才五百下品灵石,你这中间足足赚了一千七百下品灵石,你赚了三倍多啊!”

说到这,古姓少年就有些头疼,他那朋友虽然家里有钱,也不吝啬于他,但也不是这么个浪费法啊。

“还有上次,我在你这买的那柄青星剑,你居然在外面涂了一层碎星砂,我一时走眼还真以为是个宝贝。”

被古姓少年这么一桩桩,一件件的数落,那老刘不仅没有丝毫羞愧,反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行了,古昊,那青星剑的事算是你自己贪小便宜看走眼,赤血果虽说价格高了点,但我也看过那枚赤血果,质量确实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变异品种。”

“就是就是,还是白家少爷懂行情,会说话。”

老刘赶忙凑上前去,准备说些好话奉承白子越。

“行了,老刘,别的也不多说了,我刚才要的那两件东西,都给我准备你店里最好的,价钱不是问题,但也不许太过分了,不然,小心我泽叔请你去喝茶。”

“啊?是,是白泽大人要的东西?那行,小的明白了,这就去准备最高品质的货物。”

说罢,那人刚准备转身进入内屋。

“等等。”

白子越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白家少爷,还有啥别的吩咐吗?”

白子越上前小声开口问道,“你这,有没有来自吞噬之渊的东西?”

一听见吞噬之渊四个字,老刘的脸色立马就变了,一副诡异的眼神看着白子越。

“吞噬之渊的东西,你要那些不祥之物做什么?听我一句劝,白少爷,那里找到的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刘郑重其事的开口说道,对整个赤龙城的人来说,吞噬之渊,代表着不详和诡异,那里附近找到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少修士因为捡到那里的东西而诡异毙命,所以来自那里的东西,也不是市面上能买到的。

“这个你不用管,你就告诉我有没有,我可知道你老刘有不少好东西的。”

老刘有些为难的开口说道,“倒是不瞒您说,我这确实没有,那里的东西,一般人也拿不到手。

这并没有超乎白子越的意料,毕竟那可是生命禁区,死亡禁地。

“不过,我听说最近西街那里来了个古怪老头,穿的破破烂烂的,可摊上都是些好东西,还有不少看起来像是从遗迹中发掘出来的,你知道,西街是给散修们开放的商业街道,所以有些东西,只能去那买。”

老刘这么说道,身为东街的常住户,他自然也有些自己的人脉,能给子越这么一条消息,说明他能确定那老头的摊位上,应该是有来自吞噬之渊的东西的,只不过,他不能确定有没有被人买走。

“我还是提醒你一句,那里的东西,最好不要动,不然容易惹祸上身。”

老刘摇了摇头,既然如此,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走进内屋,去给他拿来货物。

“给,这是你要的碧血藤和青鳞豹的骨髓,品质方面老刘我敢打包票,你绝对在这隐龙街找不到更好的了。”

老刘虽然平时坑了点,但人还是不坏的,更别说白家在整个赤龙城的口碑都挺不错的,他自然不忍心看着这个少年自找麻烦。

“没事,出了什么问题,我自己担着。”白子越眼神坚定的说道。

这两天来,那个奇怪的梦越来越频繁了,每次醒来都记不得梦的内容了,但他有种奇怪的感觉,这梦,和那从小就一直呼唤他的吞噬之渊,有着不小的关系。

所以他背着白家家主白泽,偷偷地要寻找一些来自吞噬之渊的东西。

古昊虽然没有刻意去听二人对话,但也知道,能让老刘犯愁,让白子越惦记的东西,该是有多珍贵。

拿到东西后,白子越将其收入纳戒,便和古昊离开小店,向着西街走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老刘不由感慨,白家是赤龙城五大家族中唯一一个后来居上,强行加入的家族。

就这一点,足可以看出白家的底蕴深厚,来历神秘,说不定,他们就是为了吞噬之渊而来,可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他们有所动静,这小子看样子也是偷偷摸摸来寻找吞噬之渊的东西的。

要不,还是去给那位大人通报一声?

隐龙街西街并不是多远,两人没走多久就来到了西街的商铺区,西街是隐龙街最为鱼龙混杂,毕竟是专门给散修们开放的街区。

并不是所有的散修都比不上有家族,宗派栽培的弟子,古往今来,有多少散修不是凭借着自身机缘成为一方传奇的?

所以散修们的身上,说不定就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机缘宝物。

这也是为什么专门为他们开设商铺的原因了。

而在老刘给他的指引下,白子越也找到了那个宛若乞丐的老头子。

老头的小摊没什么东西,只有几件已经生锈,甚至有着不少裂口的武器,看起来早已灵性全失,不能使用。

摊上还有几块不起眼的矿石,看起来也不是啥好矿,几株已经蔫黄了的药草虽然确实是灵药,但一看就是栽种方法不对,灵药没有成长完全,药性流失不少。

“老大爷,你的东西也太寒酸了吧,这可是隐龙街西街唉,最是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您不怕遇到几个品行不好的家伙,把你这堆破烂抢了,还耍耍威风欺凌恶心你?”

古昊疑惑的对着这个浑身脏兮兮,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来找这个老头子,但他看起来颇为寒酸,让古昊忍不住出言提醒。

也是因为这里小摊实在太过寒酸了,完全不像隐龙街西街应有的小摊,哪怕他从小在赤龙城长大,估计也没见过比他还寒酸的商贩了。

“若真有这样的事,我相信总会有人出来打抱不平的,更何况他们见到我这个老头子估计都得绕着走,有谁会愿意欺负一个肮脏的,快死的糟老头子呢?”

这话确实也没错,他穿着破破烂烂,看起来脏兮兮的,像是几天都没吃饭了,如果不是摆着个小摊,甚至都会以为他是个乞丐。

老人尴尬的笑了笑,突然看向白子越,那本来快闭上的眼皮忽然睁开,带着一种惊奇和诧异。

可这道眼神却让子越感到后背发凉,感觉像是来自太古的神魔盯着自己,一股无形的威压让他快喘不过气来,心脏跳的越发的快了。

“呵呵,这位小友与我有缘啊,而且是不小的缘分,既然如此,那老夫便赠你一物吧。”

说罢老人从怀中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石,洁白神圣,当中有一柄小剑,无比精美,剑身萦绕着一股紫气,玲珑小巧。

看到这块玉石,子越的内心掀起了狂风骤雨,看见老人掏出那玉石的一刻他激动万分,一点都平静不下来。

这块玉石很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可白子越能肯定,他从来没见过这块玉石。

虽然他这么肯定,但在他的灵魂深处,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他,让他必须拿下这块玉石,好像这东西本就该属于他一样,那种催促的焦急感让他有些热血上涌。

这绝对是来自吞噬之渊的东西,而且和他有着不小的关系!

当即,白子越从手中纳戒取出一枚有着自己所有灵石的纳戒,递给老人。

“不知前辈何人,只是此物不是凡品,而且与我关系极大,怎敢让前辈赠送与我?无奈身上只有区区数千灵石,前辈先拿着这些灵石,待我回到家中,取些上品仙料与前辈交换。”

他虽然并不知道这块玉石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这东西对他极为重要!

“老头子我不敢妄称什么前辈,只是此物确实与小友有缘,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就当我老人家给你这孩子的一点心意吧。”说罢,老人便将东西放在他的手上。

白子越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前辈,这。。。”

老人打断了他的话“好了,若再推脱,便是看不起老头子我了,摊上也没几件值钱玩意,喜欢什么,就拿走吧。”

老人坐在地上,摆了摆手说道,古昊听到老人这话,双眼立马放光的看向摊子上的东西。

虽然这地摊上东西有些寒酸,但谁知道有没有暗藏奥秘呢,毕竟这老人送的东西能被底蕴惊人的白子越如此郑重对待。

“老人家,你可不许反悔哦,我都听到了。”一边说他一边开始挑起了那几柄生锈的武器和几株蔫黄的药草。

“古昊!你。。。”看着古昊这幅样子,白子越一时有些惊怒,这也太丢人了,老人家客气,你倒是不客气。

老人摆摆手示意让他别怒,“好了好了,就几件破烂而已,当我送给这小子了。”白子越脸色难看,古昊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真是太丢人了。

老人和蔼的笑了笑,一脸温柔的看向白子越,眼中隐隐有泪光闪过,只不过并未让旁人发现。

“还未请教前辈大名。。”

白子越深深的鞠了一躬,受了人家如此大礼,定要。。。刚抬头,却发现老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前辈果然是高人”。白子越感慨道。

说罢,往古昊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甚至觉得有些不够解气,还想再来一脚,被古昊连忙闪过。

“当你兄弟真是太丢人了。”白子越嫌弃的开口说道,古昊刚才在前辈面前的行为真的一点礼数都没有。

古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知道自己做错了,赶忙转移话题。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走吧继续买东西去,你买完了东西我还没买呢,今天有这位前辈给我们开了个好彩头,指不定后面还有啥好东西等着我们呢。”话音未落,便拉着子越跑了起来。

然而此刻,赤龙城旁边的生命禁地,漆黑无边看不到最深处的吞噬之渊中,传来一声像是跨越了无数岁月的悲凉叹息声。

“果然是他,他没有骗我们,他终于回来了。”

古昊一路央求着白子越想看看那块玉石,白子越受不了他的吵闹,虽然有些不放心,但还是拿给了他。

古昊拿着那块洁白的玉石仔细观摩,玉石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散发出神圣的光辉。

玉石中的小剑如同人为祭炼出来的宝物一般,其中的小剑无比精致,只不过样子极其古怪。

而玉石内部和表面都没有镶嵌的痕迹,像是由天地自然孕育出来的,表面平滑,有一股寒气在其周围缭绕,即使被封在玉石

赤龙城外围的土地,被如同黑色浪潮一般的吞噬之森包围了起来,庞大的赤龙城在整个吞噬之森面前,就像是一个即将被吞下肚子的猎物。

而两道身影正在这一望无际的吞噬之森中飞速疾驰,生怕后面有什么东西追上他们,终于在离开赤龙城数百里外的森林之中,他们停了下来。

两人皆是汗流浃背,大口的喘气,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呼,累死我了,想不到一个小坠子会引来那么多高手,幸亏

漆黑如夜的吞噬之森之中,一片静谧安详,没有任何生灵活动,像是从来没有过生命一样。

吞噬之森的古木如玄铁一般坚硬,不可撼动,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灵气,简直就是上好的材料。

漆黑的森林上方,整片森林被庞大的奇异光芒所笼罩,形成一种古怪的阵法,模糊一片,朦朦胧胧,外人根本看不清森林内部发生了什么。

虽说阵法之外的领地寂静无声,但此刻阵法内部却正上演着一场绝命大逃亡。

静谧死寂的森林,由无数高耸入云的漆黑的古木组成,每一根古木都像是一根骨刺直插云霄,无比恐怖,整片森林无声无息,如远古巨兽在暗地潜伏。

几座高大巍峨的山峰如古兽脊柱上的利刺一般,冲天而上,巨大尖锐,犹如玄铁所铸,坚硬无比。

寂静的吞噬之森,犹如潜伏已久的远古凶兽,伺机而动。

它存在的时间太过久远,久远到已经无法考证究竟是从什么年代遗留下来的了,我们能知道的是

巨大的灰毛狼人一边寻找着子越二人,一边观察着四周,当他察觉到一路上没有任何毒虫猛兽出现,而且一片安静,就感觉不对。

这里与其说是安静,不如说是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可谓诡异。

“不对啊,这什么鬼地方!这么安静,莫不是误入什么禁地了吧?吞噬之森外围怎么说也是各族宗族所在地,我们一族居于此地也有几百年了,除了最深处的吞噬之渊,老子也没听过有什么禁地啊?怪事!”

看到大长老这个样子,二长老也不好多说什么,默默地摇了摇头,朝着远处的吞噬之森眺望。

“哎,希望少主平安吧,不然,我们就只能杀回那里了,我们这些老骨头倒是没什么,但少主才九岁啊。”

说罢,二长老起身离开,返回赤龙城开始安排撤离之事了,毕竟就算再着急,进不去吞噬之森也是白搭。

吞噬之森外依旧人山人海,自无数纪元前遗留下的遗迹此刻有了惊变,不少势力来此查探遗迹情

灰毛狼人张开血盆大口,施展苍天狼吞噬日月的秘法,就要把白子越整个人吞下腹中的时候,白子越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套漆黑的骨质铠甲保护着他,那漆黑的骨甲又像是由灵气组成的一般,带着些许透明。

白子越聚集灵力到右手,奋力挥出一拳,在漆黑骨甲的包裹下,这一拳像是要将周围毁灭一般,带着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挥向目标。

随着咔嚓一声,灰毛狼人那泛着血光和神秘符文的尖牙被一拳打了个粉碎。<
>>>点此阅读《葬朽》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