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了头》小说最新章节,陈景天,白晓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婚了头
分类: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京祺
角色:陈景天,白晓晓
简介:三年的婚姻囚笼,让她深陷泥淖。资助了五年的女大学生,竟和自己的丈夫暗中勾结。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她被迫顶罪,人生绝境处,他带着光缓缓而来……

书评专区


《婚了头》小说最新章节,陈景天,白晓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婚了头》第5章 求求你免费阅读


眼前的突发状况,犹如晴天霹雳。

被撞男子不接受医院的治疗,在苏醒后,逃离了医院。

空荡荡的病房里,满是消毒水的气息。原本,我将自己翻盘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个名为江辰的男人身上,可推门一刻,他一声不吭的逃离了医院。

这无疑,是在为我的“罪名”,加重嫌疑。

护士在走廊里大声呼喊,警察和医生闻声而来。

警察看到我驻留在病房门口,一把拉扯我的手臂,冲我呵斥,“江辰呢?他人呢?你不就是昨晚的肇事司机吗?你把他弄哪去了!”

葛悦护着我,一把推开警察的身体,“你他妈冲她喊什么!我们也是来找人的好吗!你是警察!自己看不住人,来指责我们?”

病房门口乱作一团,我被迫夹在刺耳的争吵之间,我倚靠在门口,冲着屋内漂浮不定的窗帘发呆。

我犹记得,昨夜江辰满脸是血躺在地上的模样,他在血泊中苏醒,紧紧抓握我的脚踝,他嘴里呜咽着一些话,似是在倾吐什么秘密。

就是这样一个满是秘密的男人,我记不清楚他的长相,我甚至连他的基本信息都不知道,可他却是,唯一能证明我清白的人。

我将护士拉到一边,询问道,“请问,你知道这个江辰的电话号码和基本信息吗?”

护士指了指床头柜上的标签,“那上面有他的名字和电话,但都是他稍微苏醒的时候记录的。他身上也没有身份证,继续询问详细信息,他就意识不清醒了。”

护士为难,“否则警察也不会这么焦灼,警察都没有查清楚这个江辰的身份,说不定……连名字都是假的。”

我心里一阵寒凉,若真是这样,翻案怕是没希望了……

正当我思绪游离之际,走廊一头,传来了呼喊声,“赵海棠!”

我抬头看去,恶魔的面孔,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陈景天干净利落的站走廊尽头,他的身后,躲着一身白裙,表情无辜的白晓晓。

心中的恐惧再次袭遍全身,昨夜那一幕幕可怖的遭遇,在脑海中重演。

我双脚一时虚软,葛悦站在我身旁,伸手搀扶我的身体,她低声在我耳边道:“别那么没出息!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能办了陈景天那个白晓晓!”

我佯装镇定,轻轻摇头,“不,陈景天的手里还握着我父亲的命,现在的我,不能做任何冲动的决定。”

葛悦低声附和,“我听你的,你放心吧。”

眼前,陈景天和白晓晓,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沉着一股力量。

等他站到我面前,他却变了嘴脸。

陈景天绅士温和,他伸手轻抚我的额头,温柔尽显,“老婆,你昨晚在警局受苦了,你是来看爸的吧?爸的状况已经稳定了,我也和领导谈过了,爸的手术,由我主刀。”

陈景天刻意咬紧最后四个字,他在提醒我,不要同他耍花招,乖乖在警察面前认罪,不要让他陈景天,有任何危险。

我拉着葛悦的手腕,假装平静,“我去看看爸。”

离开二楼,陈景天和白晓晓并没有跟上来,想必,他们是在询问有关江辰逃跑一事。

病房里,父亲的身体插满了管子,继母许子静端坐在病床边,她低头摆弄手机,屏幕上是和某人的聊天界面,她看我走进病房,即刻关掉手机。

丹凤眼瓜子脸的许子静,一如往常的神态,她客客气气的同我问好,生疏道,“好久没见了海棠,你父亲已经脱离危险了,你就别担心了。”

我与继母的关系向来生冷,这也是我为什么大学毕业后,早早结婚成家的原因。我和许子静合不来,我只得识相的,尽快从家中搬出去。

许子静上下打量我一眼,眸光里带着几分轻蔑,她穿着一身驼色风衣,翘着二郎腿,“我听陈景天说,你昨晚撞了人。怎么那么不小心?要我说啊,女孩子就是很难撑起家业,可你父亲偏偏就迷信你那三脚猫的功夫。”

我不说话,注意力全部放在父亲舒缓的呼吸频率上,整个人也跟着静下心来。

看到父亲没事,一切都是值得的。

许子静话里有话,继续暗示道,“刘律师来过了,说是赵胜天之前立了一份遗嘱……”许子静斜眼瞥向我,“遗嘱你看过了?怎么安排的?”

我摇头,“不知道,没听说。”

许子静一声冷笑,“你能没听说?你从小就鬼精鬼精的。不过啊,我也跟你提个醒,你弟马上回国了,这赵家的大小资产啊,都有你弟的一份,你别想着独吞。”

看到许子静开门见山,我亦打算不留情的回击她,可还未等我开口,葛悦便大笑了起来,“哎哟我的许阿姨啊!你可真是太好笑了,你家才几个钱啊?撑死两千万的资产?两千万,不过我的一辆跑车而已,你为了这点钱,在赵叔叔的病床前争来争去,你也一把年纪了,稳重点哈!”

许子静脸色发黑,“葛悦!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全天下谁不知道你家有钱啊?你那个有钱的爹,在外面风花雪月烟花柳巷的,全世界都知道!”

葛悦上前便要争执还口,我一把拉住葛悦的手臂,岔开话题。

“葛悦,你去帮我问问医生,我爸的状况怎么样了。”

葛悦愤愤离去,许子静跟着起了身,她低头摆弄自己的指甲,说道,“我去附近做个指甲,你在这里陪着你爸吧。”

病房里空荡荡,唯剩父亲轻柔地呼吸声,我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腕,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我试图呼喊父亲的名字,这时,房门被推开,走进屋的人,是白晓晓。

白晓晓一脸羞愧的进了屋,她大言不惭的坐到我身旁,开口道歉,“海棠姐姐,昨晚的事……你不会怪罪我吧?我昨晚真的是吓傻了,所以就配合景天哥哥报警了……”

我看着白晓晓哭戚戚的演技,此时此刻,她和陈景天还不知晓,我已悉知他们这对狗男女的不伦关系!

我倒是要看看,白晓晓能把这出戏,演出什么花来。

我故意做出情绪脆弱的模样,脸上的泪水还未干,我拉过白晓晓的手腕,说道,“晓晓,我不怪你。我知道,昨晚那种状况下,你也很害怕。但是,你是知道全部经过的人,你亲眼目睹了,昨晚那场车祸是陈景天陷害于我。所以,你要帮我在警察面前作证,可以吗?”

我等待她的回答,未料,她一把抽出自己的手腕,同是一副柔弱可怜的模样,“海棠姐姐,难道你不想救赵叔叔的命了吗?你现在……是有把柄握在景天哥哥手上的。”

我漠然看着她的眼,“所以,你是站在陈景天那边的,对吗?你不顾这五年来,我对你的资助扶持,你选择了人渣陈景天。”

白晓晓努力摇头,“不是的姐姐,我是在帮你和叔叔啊!你现在和景天哥哥对着干,不会有任何好处的!况且,那个被撞的男人,不是还没死吗?所以你是不会被判刑的!你只要把车祸的事情简简单单的承担下来,一切就都太平了。”

我不得不承认,白晓晓很会演戏,即便是眼下这种危急时刻,她都能镇定自若的,扮演好墙头草的角色,甚至反过头来规劝我。

我无奈一笑,点点头,“你说的对,爸的命要紧。”

白晓晓的脸上,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我起身,走出病房。我想出去喘口气,如若继续看到白晓晓这张令人厌恶的脸,我会止不住的犯呕。

父亲的病情安危,此刻我是放心的,陈景天会尽全力保住父亲的命,因为只有父亲平安醒来,遗嘱才会按照原计划去生效执行。

陈景天有多在意我父亲名下的牙科诊所,我是十分清楚地。

但前提是,我要承认车祸的全部罪责。

走出病房,陈景天刚好出现在我面前。

他伸出一只手,阻拦我的肩膀,冷声道,“你让刘律师保你离开警局,又这么急着来到医院,你没有先去探望父亲,而是去看那个江辰。怎么,想让江辰为你作证?证明你车祸的清白?”

我迎上陈景天那双满是罪恶的眼,冲他伸出手,“我的手机还给我。”

他耸耸肩,“碎了,不能用了。”

我冷笑,绕过他的身体,朝着走廊出口而去。

他压低声音,在身后提醒道,“赵海棠,我最后提醒你一次,别做无用功。江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逃跑,多半是因为吸毒或是其他罪责,他不想被警察发现,定然是有不能被警察知道的秘密。你指望他来帮你,怕是会惹祸上身。”

我转过身,还未开口说话,陈景天胸有成竹,“现在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你还是尽早迷途知返的好。江辰没死,你顶多就是驾驶事故,这样一个小小的事故,对你的人生造不成任何影响。而我不一样,我是这家医院里,人尽皆知的救世华佗,我的身上,不能有任何污点!而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培训老师,你的人生注定平庸无奇。”

陈景天自信满满,“只要你乖乖听话,在我身后为我打点好一切,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我朝着陈景天狠狠的呸了过去,“和你过一辈子,还不如让我去死!”

我朝着电梯口走去,陈景天大声提醒道,“赵海棠,父亲的手术,不能再拖延了!你好自为之!”

离开医院,葛悦带我入住了距离医院最近的一家酒店。

抵达酒店的一路,葛悦同我交代了,她和医生的沟通内容。

父亲的病情十分危险,转院治疗不现实。医院已经开过大会,手术会由陈景天负责,且这一决策,也是父亲生病前,特意交代给医院各领导的原话。

我顿觉自己走入了绝境,若是父亲知晓了陈景天的贼心,他应该会后悔,把决定自己生死的手术刀,递交到了陈景天的手中。

我坐在房间里愁绪不止,葛悦将手机放到我面前,说道,“我找人帮你查过了,这座城市里,名叫江辰,且年纪在18到30区间的男人,共有2523个人。这2523个人的电话号码,都在这份文档里了。江辰留给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假的,根本打不通,虽然他的名字很有可能也是假的,但尝试一下,兴许有用。只要能让江辰出面作证,陈景天就逃不掉。而且,我们可以利用江辰,威胁陈景天。”

我打开文档,看着屏幕上一行行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一时头大,这般的工作量,犹如大海捞针。

葛悦拿了几个备用手机,坐到我身旁,“现在就开始打,就算机会渺茫,也要尝试。”

葛悦从第一个号码开始拨打,而我低头看着,从病房里拿出的患者信息标签,我尝试着,在文档里,寻找和标签上号码相近的电话。

江辰留下的电话号码是假的,但在半迷糊半清醒的状况下,他应该不会随口编造一个虚假的号码。就算是编造,也应该是和自己真实所用的号码,数字相近。

我抱着这个想法,从2000多个号码里,筛选出了五个号码。

前四个电话打过去,对方的声音都是生龙活虎,排除了是身体虚弱的江辰的可能。

第五个号码,连续拨了三次,都是无人接听。

我心中的第六感愈加强烈,直觉告诉我,这第五个号码,或许有戏。

我尝试着,给这个号码发了几条短信,我自报家门,说明了身份,更说明了昨夜车祸一事。

信息发完,葛悦在一旁说的口干舌燥,她两眼发直,抱怨道,“打了五十多个,都不是!还有两个傻逼接起电话就骂我!现在我知道,那些做客服的人,平时有多惨了。”

这时,我面前的手机来了电话,就是第五个号码!

我急速接起,电话那头的声音空旷而微弱,“我昨晚不是和你说过,不要报警!你为什么就是不听!”

我持着手机的那只手,瑟瑟发抖,我连声音都无法自控,“求求你……帮帮我……”


>>>点此阅读《婚了头》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