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盗墓,摸尸就变强!最新章节,叶辰,叶老大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人在盗墓,摸尸就变强!
分类:悬疑
作者:盗墓小王子
角色:叶辰,叶老大
简介:叶辰穿越到盗墓与探险的世界,并且激活了摸尸就变强系统。  穿越后,他发现自己的肉身藏着一个惊天秘密;根据信息,他是青铜门的祭品;十年之后,他会被青铜门召唤,被那个神秘的不详吞噬…  为了不被吞噬,主角利用系统开始踏上了摸尸之路…  “叮!摸到血尸,获得白虎血脉!”  “叮!摸到铁面生,获得驭虫术…”  一年后,叶辰走进青铜门内,看着眼前出现的不详,脸色一狠!“几千年了,你也该死了!”

书评专区


人在盗墓,摸尸就变强!最新章节,叶辰,叶老大小说免费阅读

《人在盗墓,摸尸就变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清晨。

吴山居旁的早餐店里。

相貌俊朗的叶辰,正喝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羹,吃着刚刚出锅的油条。

五分钟后。

吃完早餐的叶辰抽出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角,把目光投向了对面的吴山居,露出了一丝笑意…

“还好,时间还来得及。”

说完,叶辰的思绪淡淡飘远…

......

其实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早在二十多年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来到了这个盗墓与探险的平行世界,魂穿在了跟他同名同姓的孤儿身上。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被一个过路的老道士发现,并把他带回了山上。

传授知识,学习武艺。

有一次下山,他结识了天真。

彼此关系很不错。

一直到他二十一岁的时候,天真搬去了沆洲。

彼此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本来叶辰以为他会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

结果。

就在昨天。

叶辰二十四岁生日的时候。

激活了摸尸系统。

只要在古墓里碰到古尸,他就会获得不同的奖励和能力。

但是。

同样的尸体,他只能摸一次。

与此同时,他也发现了这具肉身藏着的一个惊天秘密。

他是青铜门背后的那个【不详】通往永生路上的祭品。

还有十年的时间,他就要被青铜门背后的那个【不详】召唤吞噬。

从此。

他将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复存在...

......

这个世界比较复杂。

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通过系统给出的提示。

战国七星墓里的铁面生、九层魔楼里的魔国女王、滇南虫谷里的献王、以及在精绝古城和云顶天宫里的精绝女王和万奴王等等,他们都和青铜门背后的那个【不详】有关联。

千年来。

他们不甘心命运的安排,一直在和青铜门背后的【不详】进行抗争,寻找各种方法切断与青铜门之间的联系。

同时,他们也想要突破桎梏,寻求长生,打破自身成为祭品的宿命…

叶辰在知道肉身的秘密后,不想成为青铜门主人的祭品。

也不想成为别人的嫁衣。

想要抗争,他必须要把自己变强,强到可以抗衡青铜门背后的那个【不详】。

想要变强,他必须下墓,通过摸尸系统不断增强自身能力...

从此改变自己的宿命,再也不受青铜门背后那个【不详】的影响。

根据系统提示,他需要来到吴山居才能获得新手大礼包奖励。

作为熟悉剧情的人,他知道,在今天,天真会在铺子里收到战国帛书。

这个战国帛书是战国古墓的地图。

上面记载着前往鲁王宫的路线。

这,就是叶辰的机会。

所以,他来到了吴山居...

......

“老板!结账!”

随着结账,叶辰走出早餐店,向对面的吴山居走去…

“嘀叮!”

“恭喜宿主到达吴山居,获得开局大礼包一份!”

“嘀叮!”

“是否选择开启新手大礼包?”

这时,当叶辰靠近吴山居时,就在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系统提示…

“奖励终于来了。”

叶辰心中惊喜暗道。

在他听到系统提示后,心里也是默念了一声,选择开启。

“嘀叮!”

“开局大礼包开启成功!”

“恭喜宿主获得奖励:”魔瞳!”

“恭喜宿主获得奖励:”战力强化!”

“恭喜宿主获得奖励:”刀术精通!

“恭喜宿主获得奖励:”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传承!”

“嘀叮!”

“恭喜宿主获得武器:”大夏龙雀!“

……………………………………………………

听完系统的奖励,叶辰只感觉一阵暖流传遍全身,脑海中关于怎么用刀和战斗已经融会贯通。

这时。

叶辰感觉到一阵清凉划过了双眼。

在眼眸开合间。

是因为获得魔瞳,而转变成的紫黑色双眸。

深邃而又神秘...

随后,叶辰看向魔瞳的介绍。

魔瞳,共分为三个境界。

第一层【纵观】。增强视力范围,夜视。

第二层【入微】。动态捕捉,洞悉弱点。

第三层【天眼】。全景无死角。

目前,叶辰处于魔瞳第一层纵观境,增强视力范围,可以做到夜视。

看完介绍,叶辰好奇的运转魔瞳看向远处。

广阔的目力,清晰的视线,就在这一瞬间,天地映入眼帘,原来这世间的色彩还能这般绚烂。

就连百米外飞落在曼珠沙华上煽动翅膀的蝴蝶,叶辰都看得一清二楚。

叶辰嘴角微微勾起,配合紫黑色的双眸,他竟然显的冷冽邪魅。

关闭魔瞳。

叶辰的瞳孔恢复了本来的颜色,随即他把目光看向了系统空间。

只见在系统空间中,一把三尺九寸长的刀,静静地悬浮在那里。

暗金色纵横双纹的刀柄。

上面嵌着一颗龙头。

龙头衔着两只金色的朱雀,贯穿火红色的刀身,大气而磅礴,散发着冲天的霸道。

“果然是一把好刀!”

这就是系统奖励给他的上古名刀,大夏龙雀。

大夏龙雀,相传是由上古时代的霸主帝挚采集天精地华所造之兵刃,锋锐无双,势不可挡。

只是看了一眼。

叶辰便深深得爱上了这把刀。

他本身就是那种勇往直前的霸道性格,这把刀正合适。

查看完系统的奖励。

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叶辰掏出手机拨通了天真的号码。

随着嘈杂的彩铃声响起五秒后。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激动而又亲切的问候。

“呦!叶老大,稀客啊,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呢。”

“自从我搬走以后,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我,我还以为你飞升了呢”

听着天真的话,叶辰笑了笑,对他说道:“行了,少说废话,你在哪呢?”

“我在吴山居。”

“行,你在店里等我一会儿。”

“你来沆洲了?”

“嗯。”

“....”

叶辰挂断电话,走进了对面的吴山居里,刚好看见天真迎面走来。

“叶老大!”

天真看见叶辰兴奋的喊了一句。

自从他搬走已经三年了,从小因为性格的原因,没什么朋友,只有叶辰跟他是童年玩伴,这时再看见自然欣喜。

还没等叶辰开口说话,天真扬起拳头就向叶辰砸了过来。

叶辰随手一抬,挡住了天真的这一拳,微笑道,“怎么?你我之间刚见面,你就这么苦大仇深?”

“嘿嘿,叶老大,三年不见了,身手还这么好。”

“你这几年都干嘛去了?”天真看着叶辰。

“自从你搬走以后,师父就下山游历去了。”

“后来我想着跟你好久没见了,就来沆洲找你了。”

叶辰笑着答道。

天真听叶辰说完,上下打量了一下叶辰。

剑眉星目,气质不凡,一身玄色的衣衫,衬托的身姿挺拔。

但跟他记忆中的叶老大好像有了些许不同。

眼神很深邃。

这时,天真刚要开口说话,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打断了他们:“请问你们这里收不收拓本?”

叶辰和天真转过头看向走进吴山居的老头儿。

天真看了他一眼,随口答道:“可以收,不过嘛,价钱不高。”

此时,天真的意思很简单。

你没好东西就赶紧走吧,别耽误我和兄弟叙旧。

做这一行的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有些人没啥好东西,东问一句,西插一嘴。

虽然平日很清闲。

但是,最烦伺候那些半懂不懂的客人。

没有交易。

还浪费时间…

天真话音刚落下,那老头儿随后向天真问道:“我想打听一下你这里有没有战国帛书的拓本?”

“就是五十年前,长沙那几个人取出来又丢失的那一篇。”

天真听到这话后,感觉这老头儿有点消遣他的意思:“既然都丢了怎么可能还有。”

随后,天真对着柜台伙计喊道:“王蒙,送客。”

“哎,别别别!”

那个老头儿一听送客,急忙对天真说道:“先别急,你先听我把话完。”

“行,你说…”

话落,天真转身看着老头儿…

叶辰看着他们说话,自己坐到旁边茶台上,倒了一杯茶,一边品茶,一边等着天真。

不一会儿,叶辰就看到那人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小心翼翼的样子。

叶辰眼神一凝。

心道,那应该就是战国帛书了。

想到这里,叶辰站起身走了过去,目光落在了战国帛书上。

“叶老大,你也懂这些东西?”天真看着叶辰观察的样子,转头问道。

叶辰瞥了他一眼,笑了笑:“哥哥我懂这些的时候,你还是液体呢。”

听着叶辰的话,天真有些无语…

......

没再理会天真,叶辰把那卷轴拿到手里展开一看,确实是件保存很完好的战国帛书。

随即抬头看着眼前的老头儿,叶辰道:“老人家,这是件战国帛书,但应该是汉代的赝品。”

“这东西你说他是假的吧,它还不是;你说他是真的吧,也不对;”

“这东西,是照本临摹的。”

听着叶辰的话那老头儿点了点头,把帛书从叶辰手里拿回来,随后转身看着天真问着:“小兄弟,这不是你爷爷取出来的那份吧?”

看着老头儿说话,天真隐约在他的嘴里看见了一颗金牙。

“唉,我就实话和你说吧,我爷爷取出来的那份帛书,我都没见过就丢失了。”天真说道。

“丢了?”那老头儿听了天真的话之后,叹了口气:“恐怕还真没有指望了。”

“老爷子,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这帛书?”叶辰看着面前抬起的老头儿。

听着叶辰的话。

那镶着金牙的老头儿叹了一声。

继续说着:“小兄弟,我观你也是行家,不瞒你说,我有一个朋友跟你一样也是行家里手,他不说,咱也不好多问。”

老头儿说完。

摇了摇头。

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吴山居。

天真看着他离开后,低头却发现帛书还在。

等他再想找那老头时,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此时,叶辰拿起天真手里的帛书仔细观察。

在帛书上,他果然发现了那张狐狸人脸的图案。

只见那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很有立体感,像是要从纸上凸出来一般。

叶辰拿出手机把它拍了下来。

不一会,叶辰抬头,看到金牙老头儿从外面走了回来。

“我东西忘了。”

金牙老头儿说道…

看着金牙老头儿的身影渐行渐远。

天真凑到叶辰的身边问道:“怎么了?这半假不假的东西,难道有什么门道么?”

叶辰眼含深意的看着天真:“很大的门道,这是一张战国古墓的地图。”

“战国古墓的地图?”

天真吃了一惊!

“嗯,你看看吧。”

叶辰说着,拿出手机递给了天真。

天真看了看那张狐狸脸后,感觉自己有些头晕,随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邪门?”

叶辰看了看天色说道:“晚上去找你三叔,你就知道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傍晚。

铺子也开始打烊。

叶辰跟天真吃一边吃饭,一边聊着以前的事情。

这个时,一条短信提示音响起。

天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后,立刻对叶辰说着:“我三叔的短信,他说他那有个好东西…”

……………………………………………………

短信的内容只有几个字:九点,有好东西,速来。

九点,叶辰跟着天真出了铺子,上了他那辆破面包后,直奔三叔那里。

天真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叶老大,你说三叔说的好东西应该是什么东西啊?这么着急?”

“莫非真是什么宝贝?”

听着天真的话,叶辰摇下窗户,笑了笑:“也许是你的真命天子。”

“我的真命天子?”

“我说叶老大,我知道你现在身手很好,但是你再这么编排我,你信不信我现在自杀给你看。”

天真以为叶辰故意打趣编排他。

看着天真认真的样子,叶辰哈哈大笑,随后继续说道:”我哪知道是什么东西,等到了你三叔那,你问你三叔不就清楚了么。”

“正好,你不也想问问那个狐狸脸是不是地图吗。“

“还有,你这破车也该换换了,太颠了。”

天真回头看了一眼叶辰。

“叶老大,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很宠我的。”

“滚蛋,好好开车,注意安全。”

叶辰笑骂了一句。

开车的天真心里也很好奇他三叔所谓的好东西是什么。

另一方面,他也是想看看那个帛书上的图案是不是叶辰所说的战国古墓地图。

车到三叔家楼下。

二人刚下车后,就听到三叔在楼上喊道:“他娘的,我叫你快点快点,你磨磨蹭蹭的,现在来有个屁用!”

随后,三叔看到了叶辰,“呦,这不是小叶嘛,你来了?”

“你是不知道,在天真搬走的这几年里,这小子天天念叨你,我这耳朵都要长出茧子了。”三叔说着。

“三叔,我这是学成归来,现在来投奔你们了。”叶辰笑了笑。

“哈哈,回来了好,以后三叔带你玩点刺激的。”

三人正说着话时,叶辰和天真看到一个面容冷峻的年轻人从三叔家门口走了出来。

一身黑衣。

连衣兜帽戴在头上。

面容冷峻。

在这人身后背着根长条状的东西。

用布包裹的很严实。

叶辰一看,这身打扮,除了小哥还能是谁。

此时,小哥似乎感觉到叶辰看向他的目光,他转过头来与叶辰对视。

小哥微微惊讶,他能够感觉到,在他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很不简单。

身上的气势很有压迫感。

尤其是那双眼睛。

好像把他看透了一般…

…...

天真在旁边指了指那年轻人。

三叔点了点头。

意思是,东西在他身上。

同时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手势。

“擦,好东西没了。”天真忍不住叹气说着…

......

别墅里。

叶辰随天真上了楼。

三叔给他们泡了一杯茶。

这时,天真也把今天遇到金牙老头儿的事请跟三叔说了说。

三叔听后沉默不语,直接把叶辰手机里的照片打印出来。

三叔放灯底下一看。

脸色突然一变。

天真看到三叔的样子后问道:“怎么了三叔?难道这东西真是战国古墓的地图?”

“臭小子,你怎么知道这是战国古墓的地图?”

三叔看着天真。

天真看着那张狐狸脸和满是文字的帛书打印件又看了看叶辰。

知道三叔不是在开玩笑。

同时,心里也是疑惑叶老大是怎么看出来的。

“说话啊。”

这时,三叔看着走神的天真后,继续问着。

“三叔,是叶老大告诉我的。”

“叶老大说这个帛书是地图,让我带来给你看看。”

“叶辰?”

三叔转头,看着叶辰:“小叶,你能看出来这里面的门道?”

叶辰听了微微一笑,“这是字画,就是把详细的地理位置用文字的方式写出来。”

“战国时,经常会使用这种方式。”

三叔听叶辰的话后很是惊讶,这玩意儿就连他这种阅历的人,他看一眼都不敢保证知晓。

没想到叶辰能一下子就看破。

这时。

三叔用重新上下打量了叶辰几眼。

如今的叶辰气质儒雅随和,又从容不迫,跟他记忆中的那个叶辰似乎有点不一样,也许,这和叶辰这几年经历了一些事情有关。

三叔看着帛书指向狐狸脸。,说道。“叶辰说的没错,这东西确实是一张古墓地图。”

“这个狐狸图案,是鲁国举行祭祀时佩戴的面具。”

“这墓里边一定是个有身份的人。”

“大侄子,这里肯定有好东西,这堆土,我要刨了。”

“叶辰,你有兴趣吗?”

“到时候东西你先挑。”三叔转头看向叶辰。

三叔知道,叶辰学功夫长大,身手很好,一起行动,他们之间也算是有一个基础的保障。

听着三叔的话,叶辰点头:“既然三叔都说话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可以和你们走一趟。”

“那好,我们三个人还不成,明天我再调几个经验丰富的伙计过来,这几天我们去置办些东西...”

三叔说道…

三天后。

吴家别墅大厅,叶辰刚下楼就看到了几个人的身影。

首先。

映入眼帘的是面容冷淡的小哥。

他似乎有些生人勿进的意思,靠在角落里。

依旧一身连衣兜帽的装扮。

身后背着那把黑金古刀…

门口,一个身材很是壮实的男人杵在那里。

手上拿着一根烟,看年纪二十六七岁,这是大潘。

此时,三叔正坐在别墅正门的椅子上,目光深邃的看着手里的帛书。

而在一旁,长相清秀、身材修长的天真,目光一会落在帛书上。

一会落在小哥身后的黑金古刀上。

最后一人是阿奎。

阿奎是个足有一米九高的男人,身上肌肉隆起,如果不是脸上的憨笑。

光凭借这身材都有着压迫感。

见到叶辰下来后,三叔收起帛书,说道:“人到齐了。”

“介绍一下。”三叔指了指站在角落里的小哥,“这位是张麒麟。”

“我们叫他小哥。”

随后,三叔又指了指门口抽烟的那个男人,

“他叫大潘。跟了我十几年了。”

大潘回头冲着大家点了点头。

”这个大个子是阿奎,我的人。”

阿奎冲着众人憨憨一笑。

最后,三叔又指向了叶辰,“这位是叶辰,天真从小的朋友,山上下来的,身手很厉害,帛书就是他带来的。”

话音落下。

张麒麟的目光投在叶辰的身上,那天晚上,叶辰给他的感觉很是深邃。

这时,天真见叶辰跟小哥一样用布裹着个东西,他有些好奇的问着:“叶老大,你背的什么东西啊?”

“这么大个儿。”

闻言,众人把目光放在了叶辰背上的大夏龙雀上。

听见天真的话叶辰笑道。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三叔见叶辰不想多说,也打消了自己想问的想法,随后说道:“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我们出发吧。”

很快。

几个人雷厉风行。

出了大门

各自坐上别墅门口的越野车。

叶辰上的是前车。

坐的是副驾驶。

此时,阿奎庞大的身躯占了后座一多半的位置。

开车的是大潘。

“第一次下斗,感觉怎么样?”大潘给叶辰递过来一根烟笑了笑,说道。

“还好,没什么感觉。”

听完的叶辰的话,大潘说道:“想当年,我跟三爷第一次下斗,兴奋的三四天都睡不着,不像你这么淡定。”

“你看看后面坐着的阿奎,虽然长的人高马大,但是,胆子可不大。”

叶辰看了看后视镜里的阿奎一眼。

却没说话…

......

从沆洲到三东。

将近三十个小时的车程。

一直到第三天的上午。

越野车已经完全偏离了公路。

进入了茫茫山林。

“快到了。”

在越野车旁,三叔拿出地图对比了一下,指着不远处的一座破庙说道,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叶辰下车。

他抬头看了看。

在这破败的庙门上,依稀可见瓜子庙三个字。

“三叔,帛书上说的地点就是这里吗?”天真问道。

“早着呢!”

“看到前面那片山了没有,我们翻过去,应该就是那里。”

众人没在多说什么。

直接根据战国帛书路线,向终点快速靠近。

翻山越岭。

跋山涉水。

经过长途,摩托,和最后的牛车。

几人终于到了目的地附近。

三叔请的向导是当地的一个农户家的老头儿。

五十多岁的人。

看上去像是七老八十一样,拿着个旱烟抽个不停。

老汉指着前面的山峰说道:“待会儿我们从前面那个山峰过去,那里有个水洞口。”

“穿过水洞口,才能到你们说的那个地方。”

农户老头儿口音很重。

天真皱起眉头:“老伯,从那个水路进去,我们也没有船啊?”

老头儿咧嘴一笑,露出满口大黄牙说道:“放心好了,那有摆渡的船家。”

老头儿顿了顿,又指向了对面不远处的山路,道:

“也可以走这条山路,如果从这里走的话,得多走一天的时间哩。”

一听农户老头儿说要多走一天。

众人放弃了走山路。

此时,因为知道剧情,叶辰对这带路的老头想干什么了如指掌。

也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

这老头无非就是想把他们带入这水洞里边,做杀人越货的勾当。

不过。

叶辰也不担心,自从摸尸系统激活之后,叶辰的战斗力得到了极大提升。

再加上魔瞳的夜视能力和观察能力,叶辰还真看不上这个老头儿的伎俩。

不多时,众人来到了农户老头儿说的水洞口附近。

站在渡口边上,农户老头儿吹了一声口哨。

那个漆黑的水洞里传出了动静,叶辰因为视力增强的关系。

看的真切。

那是一条很大的土狗。

不一会儿,土狗跳上岸,对着农户老头摇着尾巴。

农户老头儿摸着土狗的头,笑呵呵的说道。

“这狗是船家的,它到了,就说明船家就在附近,我们稍等一下就好。”

然而,在这个时候,众人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

“好臭啊。”天真突然说道。

三叔脸色一变,凑近那条狗仔细闻了一下,脸色顿时变的异常难看。

天真看到三叔的表情。

不由疑惑:“怎么了三叔?”

吴三叔没回答天真的问话,而是叫过来大潘,他让大潘去闻闻那狗身上的味道,再确认一下。

大潘刚要去闻的时候,却被叶辰抬手拦住了:“不用去了,它身上是尸臭味。”

“这狗是吃死人肉长大的。”

“这地方应该有个积尸地。”

“什么!”众人听着叶辰的话后,除了小哥,其余人全都吃惊的看着叶辰,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谁也没有想到。

这狗居然是吃死人肉长大的。

而且这里居然会有一个积尸地!!

……………………………………………………

听完叶辰的话

三叔脸色凝重的说道:“早年,我在一个地方见过积尸地。”

“但凡出现积尸地的地方,曾经必定发生过大屠杀。”

“那里很是诡异。”

“当时我做了一个实验,想看看积尸地里是什么样子的,就把摄像机固定在竹排上,上面放了活的鸡鸭鹅,接上绳子顺着水流送进去。”

“可是,画面很漆黑,什么都没看见,等我想往回拉的时候,竹排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扯不动。”

“我才拉了几下后,那竹排突然就翻了,我最后看到的画面,是半张腐烂的脸贴着摄像机,不知道是人还是什么东西,反正这地方很邪门。”

“据听说,这积尸地活人进去是出不来的,只有活人和死人一起进去,用尸气掩盖生气,才能出来。”

“或者,是跟着尸气重的东西一起进去。”

“所以,这带路的老头儿,和船工都不正常,一会儿注意一点。”

天真听三叔完,脸色有些苍白。

虽然不知道积尸地到底多可怕,但是光听三叔叙述,就已经很吓人了。

其他人也是一样。

唯独小哥和叶辰的表情不变。

吴三叔点了一根烟。

向大潘使了一个眼色。

这时,一个船工撑着木船行驶过来停在了渡口。

......

“各位,上船吧。”

农户老头儿说着,自己率先登上了木船,然后招呼其他人。

天真等人已经知道老头儿和船工不对劲,正犹豫着上不上的时候。

叶辰已经当先跳到了船上。

仿佛一点也不担心。

小哥看了叶辰一眼。

也跟着上了船。

“三爷,我们上去吗?”

大潘问着三叔的意见。

三叔看着叶辰和小哥,发现两个人镇定自若,想了想,便把手头上的烟丢进了水里。

随后,三叔对几人说道:“走,我们上船。”

“怕什么。”

在船上,三叔问着那个船家。

“船家,大概多久能穿过这个洞?”

听着三叔的话,船家说道:“快的话,半个时辰就能过去了。”

“慢的话,就要看命了。”

船只顺着河道行驶了十分钟,这时船家沉声说道。

“各位,一会儿进入了水洞,你们千万不要往水下看,一定要小声说话,要是触怒了河神,我们谁都出不去。”

闻言,天真变的有点紧张起来,不敢出声。

“三爷,这…”

大潘看着漆黑的山洞,回头看向三叔,低声说了一句。

三叔看了一眼叶辰。

发现叶辰依旧从容不迫。

仿佛不在意一样。

这一路走来,叶辰给他的感觉越来越惊奇。

先是看穿战国帛书。

接着又一言道出积尸地。

而在这有些邪门的地方,还能平静如水,镇静自如。

看到这,吴三叔因为氛围引起的紧张感也淡化了,低声对大潘说道:

“你去天真身边,一会儿,我们见机行事。”

此刻,大潘也不废话。

把手按到腰间的匕首,走到了天真身边,谨慎看着船工和那个农户老头。

如果一会儿在山洞里,这俩人要是有异动,他肯定会出手。

众人打着强光手电照着前方。

这个洞面积不大,越往里越低矮。

而这时水流突然变的湍急起来,让众人一阵站立不稳。

这时船工突然一撑船桨,划入到了另一个支流里面。

在行驶了大约三十分钟后。

水流渐渐平稳。

四周变的非常安静。

“妈的,总算过来了。”阿奎说道。

这时叶辰突然一抬手:

“别出声,有情况!”

随着叶辰的话,一阵低吟的声音传来,像是有人在说话。

加上山洞的地形。

这声音显得很空洞诡异。

…...

这时天真想问问船家这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一转头,却发现船家和农户老头儿全都不见了。

“他们人呢!!”天真惊呼道!仿佛遇见了可怕的事情。

听到天真的话,三叔和众人回头看去,发现那两人已经不见了。

“草,这两个老杂毛!”大潘骂道。

此刻,三叔脸色有点难看:“你们有谁发现他们是怎么不见的吗?”

大潘摇头说道:“没注意,刚才都被这个声音吸引了注意力,不知道他们怎么不见的。”

三叔一听,感觉不对,开始拿着手电四处寻找船家和老头的身影。

“别找了,他们已经死了。”叶辰的话语刚落。

水面上忽然传来“哗啦”一声,翻起了浪花。

木船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众人突然失去平衡,差一点就要跌入水中。

“水里有东西!”

阿奎大喊一声,脸色苍白。

“小心下面!”

叶辰喊了一声。

可还是迟了。

天真和阿奎已经伸头去看,结果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水面下划过,随后一个东西突破水面,直接朝着天真直面扑了过来!

“啊!!!”

天真一声惊叫,已经被那黑影吓的愣在原地。

“哼!”

叶辰冷哼一声,一把手伸过去,捏住了那个东西的脖子!

随着手心传来的冰冷,叶辰向上一提,只见一具古尸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一具女尸,皮肤被水泡的惨白,像是褶皱的老树皮一样起伏诡异。

“嘀叮!”

“恭喜宿主摸尸成功!”

“奖励八角镇魂铃!”

随着系统提示,女尸身上的头发突然向叶辰的脖子上缠来,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叫。

“不好!!”

三叔脸色大变!!

随着女尸的嚎叫,众人脑海中传来针扎一般的刺痛!

纷纷痛苦的捂住脑袋。

听到女尸嚎叫的尖啸声。

叶辰眼中露出了一丝凶厉的光芒。

随即手上用力!

只听“咔嚓”一声,叶辰生生捏碎女尸的脖子,把剩下的尸体甩到了船上!

……

随着尖啸声结束。

众人缓缓回过神来。

看着船上被捏断脖子的尸体。

三叔瞪大了眼睛,一脸吃惊的看着叶辰,他知道叶辰会功夫,但没想到叶辰会有这么强的实力!

居然能秒杀了这水粽子。

此刻,就连小哥看到这一幕后,瞳孔也是微微一缩,有些惊讶。

这叶辰也是好强的身手…

…...

吴三叔拍了拍身边大口喘着粗气的天真,转头对众人道:“你们没事吧?”

大潘摇了摇头。

随后,他看着三叔,问道:“我说三爷,这是个什么东西?”

听着大潘的话。

三叔蹲了下来,打量了一会儿这船上的女尸…

“这是水粽子。“

“应该是那个时候祭祀河神的一种祭品。”

“三爷,你看船下面。”

这时,阿奎突然开口道!

顺着阿奎指的方向。

众人把目光投向水面。

只见刚刚给他们撑船的船夫和农户老头儿只剩下半截的躯体。

浮出了水面。

脖子上。

还有几缕断掉的头发。

那半截身子和白花花的肠子漂浮在水里,一起一伏…

天真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觉得有些干呕。

“三叔,把这尸体推下去吧,我们赶紧走,看着怪瘆得慌的。”

见天真害怕,三叔给大潘使了个眼色。

女尸被大潘踢下水后。

三叔看着叶辰问道。

“现在没有危险了吧?”

叶辰看着三叔说道:“放心吧,现在没问题了。”

说完之后,叶辰便坐在了船头上。

三叔听到叶辰说没有危险。

立刻让大潘划船…

…...

随着船只缓缓前进,叶辰查看了刚刚获得的八角镇魂铃。

八角镇魂铃:有镇魂抚静的作用。

看完八角镇魂铃的介绍,叶辰嘴角微微勾起。

有了这个八角镇魂铃。

他就不怕暴动的尸蟞了。

船只行驶了十几分钟之后。

天真这时突然问道:“大潘,你们有没有闻到臭味儿?”

“小三爷,你也闻到了?”

“嗯。”

“阿奎,是不是你放屁了?”大潘立刻转头,看着阿奎说道。

“你娘的才放屁了,不是我。”

“这是尸臭。”这时,叶辰突然开口说道。

“尸臭?”

“那前面会不会是?”天真好像想到了什么…

“没错,看见前面的绿光了吗?那是磷光,积尸地到了。”

“大家把面罩带上,这积尸地在这里这么多年,这些尸臭若是闻久了,可能会中毒。”叶辰说着。

潘子听后,立刻打开背包,赶紧把防毒面罩发给大家。

“大家都准备好,这积尸地可不是闹着玩的地方,能别看就别看了,尤其是你。”三叔转身对吴天真说着。

“我知道了。”

刚刚发生的事。

对天真产生了影响。

毕竟死了的东西都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天真也不知道前面还会发生什么…

…...

渐渐的,船只转过一个弯。

众人借着绿光。

终于看见了积尸地的样貌。

这水路到了积尸地这一块儿,豁然开朗,变成了视野开阔的天然溶洞。

水道也变成了溶洞里的一条小河。

水道两旁,密密麻麻全是尸体,旁边浅滩上还有散发着磷光的腐尸。

尸体全部黏连在一起。

是人是动物,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些尸体,什么姿势都有,一些没有腐烂完的尸体上。

正趴着巴掌大的黑色虫子,还有一些虫子在腐烂的尸体堆里钻进钻出。

一点一点的啃食着那些尸体…

而在最前方一堆有一人多高的枯骨堆摆放在那里。

“卧槽!”

饶是天真做好了心里准备,还是被积尸地里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虫子怎么他妈的长这么大?”阿奎有些结巴说道。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虫子…

“这是尸蟞,吃尸体长大的。”

\"但是普通尸蟞长不到这么大”

看着眼前的尸蟞,叶辰背对着众人沉声说道:

“小心一点,这些尸蟞不正常。”

“三叔,我们快点划过去,千万别在这个地方停留。”

“这个地方不对劲。”

听着叶辰的话。

三叔立刻对大潘说道:“大潘,加快速度,我们快速通过这里。”

“阿奎你去帮忙。”

大潘和阿奎应了一声,立刻加快了手中的船桨…

众人屏气凝神。

随着前进,在船只经过积尸地中段的时候。

突然!

一大群尸蟞从尸堆中疯狂冒出!

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卧槽他娘的,这么多!“

阿奎大惊的叫道。

三叔脸色凝重,道,“肯定是我们身上的人气惊动了这些尸蟞。”

“天真,你和我去帮大潘划船,大潘,阿奎你们拿出武器去挡一挡这些尸蟞。”

随着三叔话音刚落。

一直巨大的尸蟞跳出水面,朝着三叔的面门直扑而来。

发出里刺耳的叫声

“三爷!”大潘大吼了一声。

他来不及救援,眼看着尸蟞就要咬到三叔脸色。

大潘满脸焦急。

而此时。

就见叶辰侧身一脚,踢飞了眼前这只尸蟞。

可是,更多的尸蟞在水里密密麻麻的游了过来!

由于数量太多,水面像是沸腾了一般。

突然船只一阵晃动。

船底传来了“咔咔”的声音。

“它们在啃食船板!!”随着船只的晃动,天真看着这些巨大的尸蟞游到船板底下撕咬船底,急声说道。

“他妈的!”大潘提着冲锋枪对着湖面一阵扫射,子弹击射在水面喷起道道水花...

.......

看着更多的尸蟞朝着他们游过来,大潘满脸焦急。

就在这时。

“叮铃!”

一声铜铃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积尸地中。

随着声音传出,本来慌乱的场面,一瞬间平静了下来。

三叔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尸蟞,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叶辰修长的手上,提着一个小巧的八角铜铃。

看见铜铃的一瞬间,三叔瞳孔一缩,惊讶的说道:”八角镇魂铃!“

听见三叔的话天真好奇的问道:“三叔,八角镇魂铃是什么?“

三叔看着叶辰手里的那个小巧的铃铛缓缓开口道。

“据记载,这八角镇魂铃是出自东汉末年,是当时被称为左仙人的左慈所持之物,能起到镇魂抚静的作用。”

“属于无价之宝。”

“这尸蟞能安静下来,就是这八角镇魂铃的功劳。“

“不是遗失在战乱中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叶辰手里?”

听完三叔的话,天真等人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叶辰。

他们不知道叶辰这几年经历了什么,现在的他给人的感觉非常神秘。

叶辰没理会三叔等人的惊讶,对着众人说道。

“趁着尸蟞安静下来,我们赶紧走。”

三叔回过神,马上吩咐大潘和阿奎划船。

随着船只驶离尸蟞所在的范围。

众人刚想松口气。

突然!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在前方十米处,那一堆有一人多高的骷髅堆里,缓缓爬出两个穿着铠甲的尸体来!

那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正是他们身上的铠甲摩擦枯骨造成的。

看着尸体那狰狞腐烂的面容,三叔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没等他们说话。

这两个穿着铠甲的尸体猛然朝着众人所在的船只就冲了过来!

阿奎看着冲过来的尸体一阵发抖。

“他娘的,这又是特儿什么玩意?”大潘骂了一句,拿起冲锋枪对着穿着铠甲的尸体就是一顿扫射。

但只是阻止了片刻。

三叔看着对面从枯骨堆里冲出来的穿着铠甲的尸体。

面色凝重的对着天真和阿奎急声喊道:“快划船!这是铠甲尸,如果他们冲到船上来,会把船砸沉的!”

小哥看着对面冲杀过来的铠甲尸。脸色微微一沉。

他发现这些铠甲尸反应很迅速,而且那些子弹都被铠甲尸生生抗了下来。

“吼!”

看着船只快速滑行,铠甲尸吼了一声,猛冲到浅滩上身躯一个起伏,朝着众人所在的船只就跳了过来!

此时,小哥刚想行动。

就见叶辰拔出后背上一直背着的大夏龙雀,翻转刀刃,刀背对着飞到空中的铠甲尸一刀就砸了过去。

“砰!”

只见第一个铠甲尸瞬间被大夏龙雀一分为二,落入水中!

随后叶辰借着第一下的冲击力,轮开第二下!

砸向第二个奔过来的铠甲尸!

“砰!”

第二个铠甲尸瞬间被大夏龙雀拍碎了头颅,连同肩膀被砸进了胸腔里,半截尸体落到了船上,失去了行动力…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小哥的黑金古刀握在手里,还没等出手,战斗已经结束了。

随着众人反应过来。

他们看向叶辰一脸的震惊。

叶辰那犹如战神下凡般的英姿深深震撼了他们。

而此时,小哥看着叶辰手上的武器,心里一阵惊疑不定。

刚刚叶辰挥击的时候,他感觉体内的麒麟血脉传来了一阵悸动。

“叶老大,你没事吧?”

天真急忙问道。

“没事。”

叶辰说完,向落在船上的半截铠甲尸踢了一脚。

“嘀叮!”

“恭喜宿主摸尸成功!”

“获得技能奖励【铁手】!”

施展此功法,手掌将增加密度,泛着金属的光泽,坚如磐石,百毒不侵。

叶辰很惊喜,这可比小哥的发丘指强多了!

有个这个技能,血尸都可以触碰了…

…...

随着战斗的结束。

三叔来到叶辰的身边,低头看了一眼船上的半截尸体。

沉声说道:“这铠甲看样式像是副将,古时是专门守卫将军的,居然被放在这里,看来前面,应该还有位大将军....”

“三叔你刚刚说它是铠甲尸,什么是铠甲尸?”天真在旁好奇的问道。

“铠甲尸,我当年听九门的人说起过,据说他们是战国时期的将士,死后被人浸泡在血池中七七四十九天祭练而成,用做守墓,身上充满了煞气。“

”当年九门和江湖许多盗墓人一起下墓,在那个墓里,他们那些人就遭遇到了铠甲尸。“

“煞气入体,死的死,伤的伤。“

“只有九门和少部分身手过硬的人活了下来。”

“可惜,那些人在回来之后,没过多久,全都疯了。”

天真听着三叔的话后,感觉自己全身上下一阵寒毛直竖!

可想了想,天真随后就问道。“可是三叔,既然这铠甲尸这么厉害,为什么叶老大刚才很轻松的样子啊。”

三叔听见天真的话,直觉得一阵无名火上涌,骂道。

“他妈的臭小子,你以为谁都能像叶辰一样厉害吗?”

“要是今天没有叶辰和小哥跟着,你想想我们面对铠甲尸是什么下场。”

天真听三叔说完,回想了一下刚刚铠甲尸那凶残的样子。

天真想着,不由得一阵后怕,还好有叶老大跟着。

随着三叔说完,船只顺着水道缓缓前行……

十分钟后......

“前面有陆地!”

这时划船的大潘指着前方喊了一句。

众人顺着大潘所指的方向打着强光手电看去,只见那里是一个广阔的路面,一条台阶直通上面的黑暗,两排石人站在两侧像是在守卫着什么。

当木船靠岸,众人拿上装备,踏上了地面。

这种脚踏实地的感觉,给天真和三叔他们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三爷,你看前面有个门。”这时,大潘指着前方对三叔说道。

三叔闻言看向大潘强光手电指向的地方。

看见了在石人守卫的尽头有一座门开在了岩壁上。

随后三叔拿出帛书。

“根据帛书记载,古墓的位置应该就是这里。”

“但是怪了,帛书上显示这个石门的位置是个虎头纹还点缀着红纹,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三叔疑惑道。

“三爷,管他那么多,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大潘在一旁说道。

三叔看见叶辰和小哥一前一后当先朝着石门而去,说道。

“走,我们跟上。“

在叶辰和小哥身后。

众人踏入了石门。

这是一条甬长的墓道。

叶辰运转魔瞳,紫黑色的双眸看向四周,犹如白昼一般。

这墓道上刻有壁画。

这时,三叔也发现了壁画,借着手电光观察着。

这上面描绘着一个祭坛。

祭坛上一十八跟锁链拉着一个棺椁。

只见人们把人畜的尸体不断地扔在一个大坑里。

血液顺着祭坛的纹路流向棺椁,在下面汇聚成一个血池。

“三叔,你说这个虎头纹会不会就是那个祭坛。”天真看着墓道中出现的壁画,对着三叔说道。

“有可能。”

“那个女尸身上穿的就是祭祀的衣服。”

“至于那个红纹,应该就是这个血池了。”

“看来前面就是那个将军墓了。”

三叔分析道。

“三叔,既然那个大坑是给血池提供血液的话,那积尸地里的尸体恐怕就是提供血液的源头吧?”

听着天真的话,三叔点头,说道:“没错,积尸地就是为那个血池坑提供血液的源头。“

”不过,得多少尸体才能把那个大坑填满,无法想象。”

“走吧三爷,别想太多了。”大潘在一旁说了一句。

三叔点头,很快,随着几个人在墓道中走着,当转过一个弯的时候,叶辰忽然抬起了手。

“怎么了?”

三叔看着眼前的叶辰。

“我们到了。”

叶辰看着正前方的墓门,说道。

“根据壁画上的显示,当时人们给这个将军的棺椁提供着血液,想来不简单,都小心一点。”叶辰背对着众人说道。

听着叶辰的话,众人知道前面不一定有什么凶险在等着他们。

纷纷把装备都拿在手里,小心防备。

“三叔,你和天真走在中间,大潘和阿奎,你们两人走两侧,小哥你走后面,前面我来开路。”

叶辰开始安排。

经过之前的事情。

大家对叶辰很是信服。

“好。”

小哥闻言答应了一声,这也是他从开始到现在第一次开口说话。

众人按照叶辰所说摆好队形,缓缓推开了前方的墓门。

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座空间巨大的墓室。

四人粗的石柱撑着墓室的穹顶。

墓室两边的墙壁上挂放着长明灯。

点点烛火透着微微的亮光。

在长明灯下。

有两条小河缓缓流过。

紧接着,一座阶梯向下连接着一座祭坛。

阶梯两边和祭坛上,道道复杂的纹路里流淌着黑色粘稠的液体汇聚在青铜棺椁的下面,丝丝血腥气弥漫…

一十八根锁链连接着青铜棺椁。

使棺椁半悬浮在空中。

椁盖和椁身之间。

盖着一枚玉质印章。

而在青铜棺椁身后。

有一座石门矗立。

在石门两侧,两只镇墓兽分坐石门的两旁。

石门上。

有一个正方形凹陷下去的格子。

刻在石门的中间...

……

众人没有贸然走近青铜棺椁,而是站在祭坛上面观察。

“三叔这祭坛居然是向下的,而这棺椁也好奇怪啊,为什么会吊在半空中呢?还盖了一个印章在上面。”这时天真疑惑的说道。

三叔邹着眉头看着下方的祭坛说道。

“这应该就是守卫鲁王的大将军了。”

“看见青铜棺椁身后的石门了么。”

”你看到的那个印章,很可能是开启青铜椁身后石门的钥匙…”

此时,叶辰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危险。

随后走下台阶,众人也是跟在叶辰身后,走了下去。

下去以后看看清,这祭坛底部空间很大。

天真站在祭坛边上,看着青铜棺椁底下的血池对叶辰说道。

“叶老大,你看这血池黑乎乎的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却没干枯,好奇怪啊。”

“这血池没有干枯,应该是跟那些尸蟞有关。”

“它们啃食腐肉,分解尸体,加上从上游流进积尸地的尸体,才这么多年没有干枯,还有血液流动。”

“你小心一点,这血池不知道多深,别掉下去了。”叶辰说道。

而这时叶辰站在祭坛下观察了一下四周后开口说道:

“你们看这墓里的格局,还有这地上的血槽图案。”

众人闻言,把目光投向叶辰说的祭坛血槽上。

只见其中两条血槽里的血液从远处正对着青铜棺椁缓缓流淌而来。

祭坛边。

血槽呈八字流向了青铜棺椁。

“刚刚在祭坛上,长明灯是摆放在西边的,而长明灯下还有小河。”

“这是兑位有池,水在西。”

“在加上这两条直冲向青铜棺椁的血槽,就形成了,双龙冲射,八字分流的格局。”

叶辰继续说道:“且,这里流的还是血,为大凶。”

“这是养尸的格局。”

“养尸?”

“叶老大,风水你也懂?”

天真惊讶的看向叶辰。

“师父教的。”叶辰对天真说着。

听着叶辰说完,三叔像是突然回想起了什么道:“这个印章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是镇尸印,是镇压棺椁里的尸体用的。”

叶辰转头对三叔说道。

“对,我想起来了。”

吴三叔恍然大悟道:“我以前在一个古墓里见过这个印章,那个墓里的镇尸印跟这个一样。”

”把镇尸印做成了钥匙,看来是防止盗墓贼的,如果取下镇尸印,尸体就会发生异变,如果不取下来,墓室就进不去,当真是好手段。”

天真听着三叔的话有些好奇:“三叔,那你当时把镇尸印取下来了吗?”

“取下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

”开棺之后,只有陪葬的冥器,棺椁里的人早就烂没了。”

三叔话音刚落。

阿奎听见三叔说没有危险,伸手就把上面的镇尸印取了下来。

刚转身向回走时。

只听“啪”的一声!

一根锁链断掉,竖着向着阿奎抽了过来。

“阿奎!”

天真一声惊呼!

这青铜椁看着得有几吨重,能拴住青铜椁的铁链也是异常粗大!

这一下要被是抽实了。

阿奎肯定会被抽的当场毙命。

此刻,阿奎吓的当场呆愣住。

叶辰反应迅速。

一脚把阿奎踢离棺椁身边,锁链擦着阿奎的头皮呼啸而过,抽打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叶辰这一脚力气不大。

阿奎没受什么伤,看着面前落地的铁链阿奎楞了一会儿回过神来。

他起身,朝着叶辰抱了抱拳。

“多谢!”

听着阿奎的话。

叶辰没说什么。

他救阿奎的原因是因为阿奎手里拿着镇尸印。

镇尸印是进入墓室大门的钥匙。

如果被铁链抽中,阿奎站着的那个角度,镇尸印会因为冲击力而破碎。

这时,小哥突然开口说道:

“不好!!”

“快退!!!”

随着小哥的声音落下。

青铜棺椁身上连着的锁链,一条接一条的断裂。

叶辰拉着吴三叔和天真急忙退后。

小哥一脚踢在大潘的屁股上,把他也踹离了祭坛。

随着铁链断裂。

只见青铜棺椁巨大的椁身沉入了下方黑色粘稠的血池当中…

“三爷!小三爷!!”

大潘起身没顾自己,连忙去查看吴三叔和天真有没有受伤。

“大潘,我们没事儿。”

三叔对着对大潘说到。

随后伸手拍去了大潘身上的灰尘。

“锁链怎么突然就断了?”这时阿奎走过来道。

“他妈的怎么断的?还不是因为你手欠,印章呢?”

三叔转头对着阿奎骂到。

阿奎知道自己做错了事。

没敢说话,立刻把手里的印章交给了三叔。

这时叶辰走上祭坛,查看情况。

小哥见叶辰走上祭坛,也跟了过去问到:“怎么了,有什么情况吗?”

叶辰看着下方黑色粘稠的血液摇了摇头。

但眼睛还是看着下方血池处。

叶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叶辰,别看了,走了。”

三叔喊到。

拿到了镇尸印可以打开墓室大门了。

听见三叔的话。

叶辰和小哥前后走下了祭坛,朝着墓室大门走去。

咕噜咕噜!

突然!

众人身后的血池里传出了气泡破裂的声音。

此刻,血池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沸腾起来。

众人惊疑的回头。

还不等有人说话。

血池方向突然炸出满天血雨!

一道身影从血池中跳了出来!

瞬间!

呃啊啊啊!

恐怖的嘶吼声从它的嘴里发出。

猩红色的眼睛。

灰褐色腐烂的皮肤。

暗金色的铠甲。

头顶戴着一个虎头战盔。

而那裸露出来的脸。

一半是腐烂的皮肤。

一半是血黑色的枯骨…

颧骨和下颚处连接着丝丝血肉。

缕缕白气从那半张骷髅嘴里冒出…

“卧槽!”

“三叔,你不是说拿下镇尸印没事吗?这特么是什么玩意儿!”天真大叫了一声!

“我特么怎么知道,我遇见的那个确实烂了没!”三叔也是急忙说道。

“三爷,小三爷,快站到我身后去。”大潘连忙把天真和三叔拉到自己身后道。

这时,叶辰看着对面的人型粽子,缓缓开口。“这是将军丧。”

三叔一听将军丧三个字,脸色大变!

这将军丧可比粽子可怕的多。

根据记载。

是数万人血祭!

活练人体而成。

“大潘!”

“抄家伙!”

三叔立刻喊道!

大潘闻言。

拿起胸前挂着的冲锋枪。

严肃的看着对面的将军丧。

此刻,除了叶辰一脸淡然,众人都神情紧张的看着对面的将军丧。

阿奎更是恐惧的双腿打颤。

他没想到,自己手欠拿下镇尸印会放出这个东西。

随着大家的紧张,就连小哥也都是神色一凝。盯着眼前的将军丧。

因为根据刚才凯甲尸的战力来看。

这头将军丧的实力。

不容小觑。

将军丧转过头看着对面的众人。

发出一声吼叫!伸出利爪,朝着最前面的叶辰和小哥冲了过来!

小哥拔出背上的黑金古刀,迎着将军丧砍了过去!

“铛!”的一声!

刀爪相接的地方竟然穿出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

随后,将军丧一臂向着小哥的胸口砸来,小哥收刀回挡,霎时就感觉到一股巨力顺着胸口传来,忍不住后退数步!

紧接着!

将军丧一爪直扑小哥的脑袋!

“砰!”

这时,叶辰一脚踢来,挡住了将军丧的这一记攻击。

脚上传来一阵发麻的感觉。

要不是自己身体被系统强化过。

恐怕自己的腿都要断了。

随后叶辰拔出背上的大夏龙雀,对着将军丧的头颅就砍了过去。

“砰!”

将军丧抬手夹住了叶辰的这一次攻击。

巨大的力量碰撞,使得绑在大夏龙雀上的布条炸裂!

随着布条漫天纷飞。

大夏龙雀的外观立刻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暗金色纵横双纹的刀柄。

上面嵌着一颗龙头。

龙头衔着两只金色的朱雀,贯穿火红色的刀身...

此刻。

所有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叶辰手中的大夏龙雀。

那霸道的外形,锋锐的气势。

光是看着就感觉头皮一阵发紧。

“怪不得当时在吴家别墅时,叶老大不让看他的武器。”

“原来如此,这把刀好霸道!”

天真有些结巴的说道。

“大夏龙雀!”

小哥也震惊莫名。

“居然是大夏龙雀!”

“霸主帝挚所造之兵。”

“怎么会在他手里?”

还不等小哥多想,就见叶辰挥舞手中的大夏龙雀,再次朝着将军丧砍去。

“唰!”

这一次,叶辰用了十足的力气,一下子就把将军丧的手臂砍了下来。

大夏龙雀锋利的程度犹如切豆腐一般。

小哥看着将军丧手臂被叶辰砍落。

又是一阵瞳孔收缩。

他刚才跟将军丧硬拼了一下。

这将军丧的实力与他不相上下,而且防御非常高。

就连黑金古刀也没给对方留下伤害。

但是,叶辰能一下子就把对方的手臂直接砍断。

只能证明叶辰比他更强的多!

“死!”

在小哥想着叶辰刚刚砸砍断将军丧手臂的画面时,叶辰再次轮起大夏龙雀砍向了将军丧的头颅。

“咔!”

将军丧再次抬臂格挡。

却因为缺失了一只手臂这一次将军丧没能挡住叶辰的第二次挥击,右臂被砍断,巨大的惯力使它单膝跪在了地上。

紧接着叶辰一脚踢出!

直接踢在将军丧的头上!

只听“啪”的一声!

将军丧倒飞了出去。

撞在了柱子上!

叶辰单腿跺向地面,借着冲力,朝着倒飞出去的将军丧,欺身追去。

同时扬起手中的大夏龙雀再次挥下。

“锵!”

这一次。

将军丧再没有挡住叶辰的攻击。

只见大夏龙雀准确的落在将军丧的脖子上,把将军丧的脑袋砍了下来。

随后叶辰伸手抓向将军丧的头颅。

一脚把将军丧的尸体踢回了血池里...

“嘀叮!”

“恭喜宿主摸尸成功!”

“获得刀法《破军斩》!”

“嘀叮!”

“获得被动奖励力量强化,一象之力!”

“这次居然有两个奖励!”

叶辰心中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

听到获得的奖励,连忙查看系统介绍。

一象之力使得叶辰的力量得到了极大的强化。

一只成年大象的力量大约有1.5吨。

破军斩,将军丧生前的刀法,所向披靡。

有了这两个奖励。

叶辰的攻击力将提高一大截。

随着叶辰跟将军丧的战斗落幕,众人才敢凑过来查看叶辰有没有受伤。

“没事吧,叶辰。”

开口的是三叔。

战斗刚结束。

他就跑了过来说到。

“没事。”

“叶辰,你……”

三叔看着叶辰握在手里的大夏龙雀有点欲言又止。

刚刚战斗让他非常震惊。

这可是大夏龙雀啊,上古名刀之一,他一直以为是传说,没想到看到真的了。

叶辰看着三叔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想问这把刀怎么来的。

实话肯定不能说,于是随口解释道。

“我有一次出门游历,在一个小村子里发现的,所以就买了下来。”

三叔看到叶辰不想多说,也没有多问,而是呼出一口气道。

“呼....”

“真没有想到,这个青铜棺椁里居然还有将军丧这么厉害的粽子。”

“这鲁王还真是一个狠人。”

“对自己手下都这么无情。”

听到三叔说鲁王是个无情的人,天真有些疑惑,便向着三叔问道。

“三叔,你为何会这么说。”

三叔一听,眉毛一挑,气笑了。

“让你小子多看书,你就不听。”

“你想,当时鲁王修建鲁王宫的时候也不知道了用了多少人。”

“那些积尸地,要我看,肯定都是枉死被祭祀的无辜人。”

“不然,怎么会出现将军丧。”

“我看这血池里啊,恐怕得汇聚了几万人的血了。”

三叔说着。

看天真还在思考,三叔拍了拍大侄子的肩膀,说道:“走吧,你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我们先去开门再说。”

说完,三叔转身看着叶辰。

今天要不是叶辰。

他们都没有机会走到这里来。

这时。

天真来到三叔身边。

说道:“三叔,你说这鲁王为了自己的私欲,杀了那么多人,又培育了将军丧这个东西,你说他图什么呢?”

“我也不清楚。”三叔摇了摇头,心里疑惑也是挺多。

这时,叶辰开口,淡淡的说道。

“是为了长生。”

“长生?”

天真和三叔一同惊讶,有些疑惑的看了过来。

天真一脸问道:“叶老大,这世上真有长生的人吗?”

此刻,叶辰看了小哥一眼,满含深意:

“谁知道呢。”

“也许有。”

“也许没有…”

随着叶辰的目光。

小哥疑惑的看着叶辰,眉头微微动了一下。

他不知道叶辰为什么会看着他这么说…

“行了,我们赶紧走吧。”

“这家伙是不是为了长生,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三叔走下台阶,在下边说道。

不一会儿。

大家走到了石门前。

三叔把镇魂印放入石门中间的正方形凹槽里。

只听“咔咔咔”的声音。

机关转动…

石门向着里面打开。

随着石门缓缓开启,里面的场景也慢慢的展现在众人眼前。

就在这时!

叶辰眼神一凝,看见了在墓道中间立着一个人影。

这时天真也看见了那道人影:“我靠!这不会又是什么将军丧吧。”

“大家不要动!”叶辰突然喊道。

众人听见叶辰的话,都是惊疑的转头看向叶辰,等着他的解释。

”所有人,慢慢的往后退!“

”屏住呼吸,不要对着那个人影呼出气体。”

”那是腐玉!”

叶辰缓缓后退,对其他人说道。

众人听见叶辰的话后,也知道这又是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

不然,叶辰不会这么小心翼翼的说话。

叶辰领着众人退回到将军墓上,随后又熄灭了将军墓两边墙壁上的长明灯。

“叶老大,什么是腐玉?”等跟着叶辰走出来,天真才开口问道。

“那是腐玉,又叫虫玉。”

“在古时产自域外。”

“这种虫玉极为罕见。”

“古代人认为,这是一种有生命的玉石,是有邪恶的灵魂附着在上面。”

“如果在虫玉附近燃烧火焰,有了温度的刺激,其中就会散发出大量得如同凝固的黑色雾气。”

“黑雾过处,附近所有超过一定温度的物质,都将被腐蚀得成为脓水。”

“一旦虫玉被放入墓内,那就是最厉害的机关。”

“如果没有防备,手持火把的盗墓者都将死于非命。”

“碰到也会中毒。”

“接触到虫玉的部位会溃烂。”

“尤其是碰到伤口的话,这毒性就会更大。”

“毒素会顺着伤口漫延到全身,最后全身上下化脓,溃烂而死。”叶辰说着,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所有人。

这些知识。

都是他通过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上学习到的…

这要是惊动了腐玉,除了他,包括小哥在内恐怕都得命丧当场。

听完叶辰的话。

天真一脸惊恐。

他没想到,在刚刚的时候,他们差一点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

随着叶辰解释,三叔一脸凝重,如果这个腐玉解决不了话。

他们几个人无法进入这个墓。

关于腐玉。

三叔虽然没有看见过。

但是他听九门的人说起过。

当年平三门的人在一座古墓里就遇到了腐玉。

进去的所有人都没有幸免,被化为黑雾的腐玉腐蚀成了一地的浓水。

就像叶辰所说触之即死。

“妈的,这个鲁王这么狠毒,先是将军丧又是腐玉,就这它还想长生?”

“我呸!!”

大潘吐了一口唾沫,狠狠骂道。

“大潘!”

这时,三叔看着不淡定的大潘后立刻呵斥了一声。

随后看着叶辰说道:“这个事儿,听听叶辰怎么说。”

听着三叔的话,叶辰笑了笑。

“也不是没有办法。”

“根据一些典籍记载。”

“这腐玉遇热就会散发黑雾。”

“但是如果用冷水浇灌的话,腐玉就会暂时结冰,没有什么危险。”

听着叶辰的话,众人心里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三叔说道:“有解决办法就好,要不然我们这趟可就白来了。”

说完,三叔立刻安排大潘和阿奎去附近的暗河打一些冷水来。

随着时间流逝。

大潘和阿奎带着冰冷的河水回来了。

三叔见大潘和阿奎回来,接过河水后,三人准备向腐玉走去。

“慢着。”这时,不曾说话的小哥突然开口说话了。

听见小哥的声音。

三叔和大潘他们顿住了脚步。

看向了张麒麟。

“小哥,怎么了?”

“如果大家不想死的话,我们还是听听叶辰的建议。”

说完,小哥看着叶辰。

来到这后,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小哥知道叶辰的实力比他强的多,所以他想听听叶辰的意见。

“把水给我吧,你们几个在外面等着我就行了。”

“我有把握处理好。”

叶辰说完,接过了大潘和阿奎手中的河水,向墓道里走去。

腐玉有它的弱点。

只要控制空气中的温度就好…

在众人的眼光中,叶辰登石阶向着墓道里走去。

来到腐玉前。

叶辰仔细打量着。

只见漆黑色的外观。

看着像个多臂菩萨。

但不是慈祥的模样。

而是狰狞邪恶…

......

此时。

墓道外面。

天真非常担心叶辰,便是对着三叔说道:“三叔,腐玉那么危险,叶老大不会有事吧?”

三叔看着天真说道:“放心吧,叶辰身手那么好,就算发生意外,也能全身而退的。”

这时小哥突然说道:“叶辰不是一般人,他会解决的。”

墓道里。

在距离腐玉还有三米的距离时。

叶辰憋住呼吸,打开水壶向着眼前的腐玉就泼了过去。

在冰冷的水落到腐玉菩萨像上时。

肉眼可见的结出了冰霜。

就在这时!

叶辰泼水时带动的气流和热量还是惊动了一少部分腐玉。

只见一股黑雾蔓延出来。

向热量所在地迅速的飞了过来。

“叶辰,小心!”

天真大喊了一声。

此刻,叶辰没有回头,这腐玉里飞出来的黑雾居然都是一只只黑色的小虫子。

没等叶辰思考太多。

腐玉已经快要飞到了叶辰面前。

看着即将到面前的黑色小虫子。

叶辰拿出八角镇魂铃。

“叮铃!”

一阵肉眼不可见的音波扩散出去。

黑雾一下子就停在空中不动了。

但是隐隐有恢复的现象。

叶辰没有犹豫,杨起水壶想泼水上去。

可是!

一抬手发现水壶里没有水了!

这时!

腐玉散发出的黑雾,又一下子恢复行动,向着叶辰猛冲过来。

叶辰迅速后撤,对这身后的天真喊道!

“天真,水壶!”

天真闻言,抡起手上的水壶就像叶辰扔了过去!

叶辰见水壶向着自己飞来,一个侧身抬腿踢爆了天真扔过来的水壶!

“砰!”

漫天水花散开。

落在了黑雾上。

空气中传来了噼里啪啦像似下冰雹的声音。

很快,腐玉结成的小冰块儿就落到了地上。

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看的三叔他们心惊肉跳。

这要是他们的话。

恐怕早就死了。

此时三叔说道:“还好有叶辰在,不然我们今天都得交代在这里。”

三叔的话。

众人深以为意的点了点头。

他们看了眼地上黑色的冰块后,发现没有危险时,赶紧走到叶辰身边。

跟叶辰一起打量起了四周。

这墓道墙壁上也画着壁画,描绘的是当时鲁王修建鲁王宫时的情景。

但奇怪的是。

在最后一幅壁画上,居然描绘着一座雪山。

而在这座雪山里,还有一座塔楼。

“昆仑山?”三叔的心中有些疑惑…

“别看了。“

“把你们水壶里的水都浇在那个人形腐玉上,这里不宜久留,赶紧走。”

吴三叔听到叶辰的话后,只能把视线收回,带着心里的疑惑,这画上画的是昆仑山,可这鲁王跟昆仑山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

随着石门开启,一股长年空气不流通的味道扑面而来......

......

这是一间比外边将军墓还要大的墓室。

地上铺着整块的石板,上面刻满了古文字。

这些石板呈八卦的方式排列。

在墓室中间放着一个四足大鼎,鼎上刻着龙形图案。

鼎上方的墓顶上刻着日月星辰。

墓室两边分别坐落着九盏长明灯,但是已经熄灭了。

大潘拿着火折子点燃了长明灯。

借着火光,众人看到。

在墓室尽头处,正对着叶辰等人的地方,放着一口铜棺,在铜棺的后面是一条墓道,也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

三叔看着地上的文字,只觉得晦涩难懂,以他的阅历,居然没有认全。

“叶辰,你看看地上的墓文能不能看出什么名堂?”三叔转身对着叶辰问道。

听着三叔的话,叶辰看了一眼地上的墓文。

地上的文字,歪歪扭扭,像是爬虫一般布满了地面之上,看一眼便觉得头昏脑涨。

但是叶辰一眼便认出这是历史悠久的象形文字。

“地上的是西周的吉金文字,说的是周穆王的事迹,这墓是周穆王修建的。”

“周穆王?”三叔惊讶的说道:“这不是鲁王宫,鲁殇王的墓吗,怎么会有周穆王的事迹?”

他根据帛书记载,加上查阅文献资料,都显示这是战国时期鲁殇王修建的鲁王宫。

叶辰听到这话微微冷笑,道:“鲁殇王,鸠占鹊巢罢了。”

听到叶辰的话,小哥一脸惊讶,微微转头看着叶辰,这个墓他来过几回,通过零碎的记忆加上资料才知道是鲁殇王占了周穆王的墓。

这叶辰居然一眼就能看穿。

“快看这边有个盗洞。”这时,天真突然说道。

叶辰转头看去,在墓室右后边的墓墙上有一个盗洞。

这盗洞比一般的盗洞大了一圈。

看到盗洞的大小,叶辰想到了胖子。

这个盗洞,应该就是胖子打出来的。

“有人提前我们进来了,这一趟,可能要白来了。”听完天真的话三叔沉着脸说道。

“三爷,快来看,这鼎里有宝贝!”三叔话音刚落,潘子激动的喊道。

三叔走过去,看到那鼎里有一具没有四肢和头颅的干尸,衣服已经烂没了,干尸身上还有些玉制的首饰,看样式价值不菲。

此刻,大潘也没客气,伸手就把大鼎里的首饰从尸体上摘下来,递给三叔。

三叔看着大潘递过来的首饰瞪了他一眼。

“你小子真不怕晦气。”

“这鼎是人家放祭品用的,你他妈想当祭品啊,赶紧出来。”三叔一边拉着大潘一边骂道。

大潘听到三叔的话,起身一笑:“三爷,您可别吓唬我,我又不是阿奎那怂货,这鼎里好东西还真不少。“

随着大潘的话说完。

突然!!

只听“哐当”一声从身后传来。

三叔急忙转头看去,就见小哥脸色发白,眼睛死死的看着那个铜棺。

“大潘,快出来!”三叔急忙把大潘拉了出来。

因为三叔用力很猛,大潘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嘴里:“哎呦”一声。

等大潘站好之后问道:“怎么了?三爷,刚刚什么声音?”

“哐当!”

又是一声响,这回三叔和大潘发现了声音,是从铜棺里传出来的。

只觉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听见声音,天真也跟着惊恐了起来,又转头看向叶辰,发现叶辰一幅淡然的神情,跟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就在天真还在看着叶辰的时候。

一阵“咯咯咯”的声音从小哥嘴里传出来!

天真猛的一个哆嗦!

不由得全身一阵发寒。

大潘和三叔也被吓了一跳。

“叶辰这小哥怎么了?”大潘颤抖的问道。

这时叶辰开口对着大潘说道:“这是尸语,他在跟棺材里的东西交流。”

听完叶辰的话,三叔又是惊讶了一下,叶辰居然连尸语都知道。

尸语是一种跟尸体交流的语言,如果在墓里,墓主人不欢迎他们的话,可以试着跟对方交流一下,看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三叔正在想着。

突然小哥不出声了。

没过多久,只听“砰!”的一声,那铜棺的棺板向上跳了一下。

然后又剧烈的摇晃起来,从里面传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声音。

阿奎见状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瑟瑟发抖。

三叔等人的脸色也已经惨白了。

因为这声音跟天真笔记里他爷爷描写遇到血尸的情形,一模一样。

只有叶辰还是一脸的平淡如水。

“这就是血尸?看场面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看来一会儿小哥就得给对方磕头了,也不知道这个由周穆王变成的血尸能给自己什么奖励。”叶辰喃喃自语。

话音刚落,就见小哥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朝着那铜棺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三叔等人有样学样,也跟着跪了下来全部朝着棺材磕了一个头。

大潘嘴里还念念有词:\"粽子爷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不是有意的,我把东西给您放回去,请您息怒,我给您磕头了。\"

此刻,只有叶辰没有动作,眼睛盯着对面的铜棺,想着呆会儿该用什么动作把它弄死。

正在叶辰想着的怎么弄死血尸的时候,那铜棺不动了,小哥又磕了一个头。

这才起身。

三叔等人松了口气,跟着站了起来。

“天亮之前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小哥对着众人沉声说道。

这时三叔刚想发问。

只见小哥做了个不要问的手势:\"不要再碰这里的任何东西,这棺材里的主儿,极为厉害,要是把他放出来,神仙也出不去。\"

听见小哥的话,众人一阵胆颤心惊。

虽然小哥没说那个血尸出来后会有什么后果。

但是三叔等人还是能想象到一些画面的。

因为天真的爷爷曾经就遭遇过血尸。

众人感觉像是有一块巨石压在胸前,喘不过气来。

小哥的厉害三叔是知道的。

连他都这么说,那这墓里的东西,他们是不敢再碰了。

他们是做倒斗的没错,但是有的东西就怕有命拿,没命花。

随后小哥带头往铜棺后面的甬道走去。

三叔和天真刚才距离铜棺最近,现在脸色还是苍白苍白的。

远远的避开铜棺,靠着墓室墙壁打着强光手电,小心翼翼的跟着小哥往甬道方向走去。

叶辰则是淡然的跟在后面。

看到这血尸安静下来,叶辰心中还是遗憾了一下,毕竟这血尸生前是周穆王,触摸他的话一定会有好的奖励。

正想着!

突然听见最后面的阿奎“啊!”了一声,随即众人就听见有东西落地的声音。

原来是阿奎被刚才的画面吓的尿了裤子。

大潘见这个阿奎这个怂样,所以非常嫌弃的没有扶他。

谁知道他一起身因为腿软,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并且发出了一声叫喊!

手里的手电也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啪嗒”一声!

“糟了!”

小哥脸色猛然一变!

看向铜棺!

就见原本已经安静的铜棺,因为阿奎弄出来的声音,再次晃动起来!

还没等小哥有动作,就听见铜棺再次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随后就看到棺盖飞了出去,砸落在大鼎旁边。

其余人的脸色也是异常难看,三叔更是想杀了阿奎的心思都有了。

此时!

伴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咯”声音的传来!

只见从铜棺中站起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数到手电光落在那个人影身上。

这一看不要紧,吓的阿奎面无人色“妈呀!”一声,直接软在地上晕了过去。

天真和大潘也不比阿奎好到哪儿去。

恐惧如潮水般涌来,全身僵硬的立在原地,脸色惨白。

三叔和小哥脸色还能好一点。

三叔看着那没有人皮,全身血红并伴随着浓郁血腥气的身影,哪里还敢停留,大喊一声。

“快走!”

说完拉着天真和大潘就要往身后甬道里跑。

三叔一边拖着天真和阿奎一边骂道:“草他娘的!这下完蛋了!阿奎这个废物!”

“大潘你特娘的动一动啊!”

这时大潘也开口对着三叔说道:”三爷,我现在腿软,你别管我了,你带着小三爷赶紧走“

“闭上你的狗嘴!”三叔向着大潘骂道。

此刻!

小哥拔出背上的黑金古刀,一脸凝重的看着对面的周穆王化作的血尸沉声说道。

“你们先走,我挡住它。”

这时大潘终于缓了过来。

眼看着血尸已经从铜棺里走出,向着他们逼近而来,浓郁的血腥气直冲他们的面门。

三叔一咬牙,和大潘一起拽着天真就往身后的甬道里拖。

因为三叔知道,他们三个在这里什么忙都帮不上,与其成为累赘,还不如赶紧走。

而此时,小哥已经手提黑金古刀冲到了血尸的面前。

躬身发力,抬起手里的黑金古刀对着血尸的脖子就砍了过去!

但是血尸的身体坚固异常还有着毒素,攻击又势大力沉。

小哥的这一刀根本没有对血尸造成伤害。

“吼!”

在一声吼叫中,血尸抬起手臂,一把抓住小哥砍过来的黑金古刀。

小哥看到自己的黑金古刀被血尸握住,猛的往回一抽!居然没有抽出来!

心中震惊血尸强悍的时候,只见血尸抬起另一只血淋淋手向着小哥的脖子上抓来!

情况危急!

小哥顾不得黑金古刀被捏在血尸手里。

猛的松开手,一踏地面飞速后退。

而此时!

血尸抬起抓着黑金古刀的手,向着小哥的方向,猛的投掷过来。

小哥看着对自己飞过来的黑金古刀也是一脸难看,他现在正处在旧力未尽,新力为生之时,血尸投掷过来的刀他躲不开,这要是劈中了,他绝对会命丧当场!

眼看着飞过来的黑金古刀到了眼前,他只能在飞退的空中,调整姿势,尽量避免致命伤。

而就在这时!

叶辰白皙修长,泛着金属光泽的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只听到“当!”的一声!

此刻!

在小哥因为震惊而放大的瞳孔中可以看到,叶辰仅仅凭借两根手指就夹住了向着他飞劈而来的黑金古刀!

黑金古刀有多重,小哥心里非常清楚,那可是重达100公斤由陨铁打造的武器。

叶辰居然仅凭借两根手指就接住了!

那叶辰本身到底有多强!

在小哥震惊的同时,就听见叶辰风轻云淡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姬满,你生前贵为周穆王……”

叶辰话音未落,就听见身后脚步声传来。

原来是三叔等人实在不放心叶辰和小哥,提着冲锋枪回来帮忙了。

“你生前贵为周穆王,威风凛凛,现在,居然被练成了血尸,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叶辰的话语说完。

三叔等人全部呆愣在原地。

“姬满!”

“他居然是周穆王姬满!”

三叔已经被叶辰的话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穆王姬满,又称“穆天子”,周昭王之子,西周第五位君主。

在位55年,是西周在位时间最长的周王。

传说,他还去过西王母宫,见过西王母。

现在居然被练成了血尸!

叶辰没理会三叔等人的震惊。

继续开口道:“死了,被练成血尸还不算,还被占了陵寝改了格局,你也是够可怜的了。”

叶辰的话刚说完。

此时!

“吼!”

只听周穆王化作的血尸,一声嘶吼!

向着叶辰就冲了过来。

浓郁的血腥!

没有表皮的身体!

带着阵阵腥风!

小哥这时握紧叶辰递过来的黑金古刀,看着对面冲过来的血尸,紧皱着眉头,刚要有所行动,叶辰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让我来超度他。”

叶辰说完,也不管小哥的反应。

拔出背在身后的大夏龙雀。

此时叶辰散发的气势,看着比周穆王化作的血尸还要凶残。

系统奖励的《破军斩》,叶辰一直没有机会施展。

此时,正是施展的好时候。


>>>点此阅读《人在盗墓,摸尸就变强!》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