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域:我为人间真理苏寻,林北,罪域:我为人间真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罪域:我为人间真理
分类:都市
作者:梦无争议
角色:苏寻,林北
简介:自那一夜的流星雨之后,蓝星发生变化,罪域出现了,同时一种名为罪兽的生物跑了出来。或许是上天可怜人类,赐予了他们与罪兽相抗衡的能力,人类利用这种力量成功将罪兽逼回了罪域当中。但强大的好奇心让人类们控制不住的想要将罪域的真相探究明白,于是便展开了对罪域的攻略计划...

书评专区


罪域:我为人间真理苏寻,林北,罪域:我为人间真理小说免费阅读

《罪域:我为人间真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那一夜的流星雨,或许很多人不知道,但距离那件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十年之久。

在这期间,原本损失惨重的城市逐渐的恢复了繁荣,甚至更加繁荣。

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些前往罪域攻略的释罪者。

释罪者是一种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类,他们每年都会进出罪域来为各自国家争取资源。

但这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罪域当中存在着一种名为罪兽的恐怖怪兽。

罪兽等级被划分成了一到五级的危险程度,五级最强,一级最次。

但尽管只是一级罪兽,它的实力也不是一般释罪者能够抗衡的,更别说是五级罪兽了。

同时,释罪者也被分成了入门、精英、专家、大师、宗师,甚至往上还有更加强大的存在,只是很少有人知道。

…………

罪域,最深处的区域内。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了大地上。

“呼~”

“这就是重生的感觉吗?真是太美妙了。”

“我都醒了,那个家伙应该也醒了吧...”

说着说着,他的背后便出现了一名身穿黑色礼服的高冷男子。

“主,您终于回来了,”男子低下身子十分恭敬的说到。

那道身影听到男子的声音后便转头看了看他,随后笑道:“你是傲慢?”

“是的,我是傲慢原罪路西法,在这里等候主多时,”路西法轻声说到。

可下一秒,那道身影便直接原地消失了,路西法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只能看着猩红的天空微笑着呢喃道:“不愧是主,连我都察觉不到您离开的动静。”

“就是不知道,主这是要去哪呢?”

“是去找他的那个家伙还是...”

…………

蓝星,华夏青山市的一所高校内。

一名黑发少年正躺在天台上看着蓝天发呆。

这个时候,一名金发少年走了过来。

“就知道你在这,怎么,又遇到什么心事了吗?”

金发少年走过来直接坐在了他的身边,脸上的笑容十分阳光。

黑发少年看了看他,随后坐起身来轻声说道:“没怎么,倒是你林北,找我有什么事吗?”

“嘿嘿,被你看出来了呢,”林北挠了挠脑袋笑到。

“毕竟你除了有事才会主动来找我外基本就没啥事了,”黑发少年笑了笑。

林北听到这句话也感觉有点小小的尴尬,摸着鼻子说道:“今晚要不要去我家参加晚宴,听说有一名专家级释罪者会来哦。”

“那好像是你家族的宴会吧,邀请我一个外人似乎有点不太好吧,”黑发少年很是委婉。

但林北却不愿放弃,直接揪住他的衣领大声说道:“苏寻!你要是不跟我去就说明你不把我当兄弟!”

黑发少年听后露出了十分无奈的表情,“行吧,跟你去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林北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就变了个样,上一秒还是一脸怒气,结果下一秒就面带笑容了。

苏寻看见这一幕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林北是青山市里大小巷皆知的林家的小少爷,平时玩心很大,给人一种小孩子的感觉,但他对朋友却是十分好。

而苏寻呢,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没有体验过父母的关爱,甚至很少有朋友。

要不是在高中开学的前一天机缘巧合的救下了林北,估计到现在他还是一个人。

从那个时候开始,林北便成为了苏寻第一个实质性上的朋友,虽然平时有点不靠谱,但还是尽到了朋友的责任。

…………

傍晚时刻,黄昏下的城市显得更加美丽。

而苏寻在林北的带领下也来到了一栋十分豪华的酒店内。

看着酒店里面那些身着高贵服装的人们,苏寻不由的看了看自己的穿着。

旁边的林北注意到了他的表情,随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什么呢,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你可是我的兄弟。”

“嗯,”苏寻点了点头,随后问到,“你说的那个释罪者什么时候才能来?”

“怎么,你对释罪者很感兴趣吗?”林北笑着回到,“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动用我家族的背景让你成为释罪者哦。”

“不用了,我只是感兴趣而已,并没有想成为释罪者的想法,”苏寻轻声回答到。

“嘁~”

“谁信啊,现在这个时代哪个不想成为释罪者,”林北露出十分不屑的表情。

但苏寻丝毫没有在意,而是站到了一个角落开始默默的观察了起来。

很快,晚宴就开始了。

而林北的那些亲戚朋友也在这一刻开始激动了起来。

苏寻也在这个时候注意到了站在林北父亲身边的那名男子。

男子眼神十分犀利,身上散发的气息也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看见没有,那就是专家级别的释罪者,炫吧,”林北突然来到了苏寻身边,面带笑容的说到。

苏寻被他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随后冷静下来后就吐槽道:“下次记得别突然出现了,怪吓人的。”

“你这样就被吓到了?”林北笑着调侃到。

苏寻看着他那表情有点不想和他说话了,便再次看向了那名释罪者。

林北见自己被无视后,明显有点不高兴,随后一把勾住苏寻的脖子,“走,我带你去和释罪者见见面。”

不给苏寻回答的时间,便直接带着他走向了释罪者的位置。

不一会儿的功夫,两人便来到了释罪者面前。

“这是林伯伯的小儿子对吗?”那名看见林北后便问到身边的林家主林军。

林军听后点了点头,随后介绍道:“是的,这便是我的小儿子林北,平时让人不省心。”

“老爸,你就不能在别人面前说自己儿子吗?”林北听见这句话后一脸不悦。

而站在他们父子俩中间的释罪者则是哈哈一笑,随后说道:“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父子俩聊天了,先去和其他人见见面。”

“那个,你可以等等吗?”林北见释罪者准备离开时连忙叫住了他。

“怎么了?”释罪者感到一丝疑惑。

林北很快便说道:“这是我兄弟,他对释罪者很感兴趣,你可以和他聊聊吗?”

释罪者听到后便爽快的答应了,直接说道:“能让更多人了解释罪者是我的荣幸,说吧,你想听啥。”

苏寻听到这句话后也不犹豫,直接说道:“我只想知道罪域里面是什么样的。”

那名释罪者在听到罪域这个词汇的一瞬间人都愣了一下,一脸不解的问道:“小兄弟,你为什么想知道罪域的事情?”

“没什么,就是好奇而已,”苏寻露出一脸笑容。

释罪者可不太信,但还是说道:“罪域里面其实就是蓝星的一个镜像,里面有城市,虽然是废墟,但也足以证明以前有人在那里生存过。”

“真的吗?”苏寻追问到。

释罪者见他如此感兴趣,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说道:“当然,不过你想更加了解罪域的话可以在成为释罪者后亲自进去看看。”

“以后有机会我会去的,”苏寻笑了笑。

然后便不再说话了,林北见状也直接拉着他和释罪者道了个别就离开了。

两人来到阳台上后,林北便笑着调侃道:“好你个苏寻,当着我的面说没想过成为释罪者,结果在那个大叔面前却说以后有机会会去的,真是好啊。”

“我只是想去罪域看看,没别的意思,”苏寻摸了摸鼻子回到。

林北听后瞬间摆出了一副不屑的表情,随后直接来到阳台边趴在了栏板上。

过了一会儿。

“苏寻,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诞生罪兽这种怪物,”林北一脸思索的问到。

靠在栏板上的苏寻听后便笑了笑,“不知道,或许是上天注定的吧...”

轰!

就在苏寻话音刚落的一瞬间,酒店内发生了巨大的爆炸,而爆炸中心,一道空间裂缝被打开了。

苏寻和林北一脸震惊的看着那道空间裂道,同时开口道:

“骗...骗人的吧...”

!!!

……………………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位于华夏区青山市的一家酒店内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全市现处于三级戒备。”

…………

“请青山市所有居民注意,马上离开青山市,马上离开!”

…………

“三级戒备请注意,空间裂缝出现了罪兽,再说一次,空间裂缝出现了罪兽!”

!!!

…………

2250年11月19日晚上20:36,华夏区青山市,一道空间裂缝出现了,同时带来了一场灾难。

时隔五十年,罪兽再次降临人类世界。

…………

“哈...哈...哈...”

破烂不堪的小巷子里,苏寻正大口的喘着气。

“苏寻,我们能活着离开吗?”跟在他身后的林北一脸麻木的问到。

苏寻看见他这个样子后便上前抱住了他,笑着安慰道:“放心吧,我们一定能活着的。”

林北不像苏寻,苏寻是一个孤儿,没什么好担心的,但林北可是有亲人的啊,他的父亲和那些家人们当着他的面被罪兽杀死,这根本不是一个十七八岁少年能承受的了的。

安定好林北的情绪后,苏寻便开始思考了起来。

如今街道上几乎都是罪兽,想要彻底离开青山市估计不可能了,还没走出这里就已经死在了路上。

不过苏寻想到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那就是通过那道空间裂缝进入罪域。

因为空间裂缝已经没有再冒出罪兽来了,这就说明罪域那边应该是没有罪兽了,只要通过裂缝就可以暂时安全。

不过也存在一定的危险,那就是罪域中隐藏在暗处的罪兽。

“林北,跟紧我,”经过一番思考后苏寻还是决定找机会离开青山市。

毕竟进入罪域太过于危险了,稍有不慎自己和林北就得命丧黄泉。

林北现在已经麻木不仁了,双眼无神的看着苏寻。

苏寻见状便笑了笑,随后摸了摸他的脑袋,“走吧,我们以后可以要一直在一起的。”

林北听到这句话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脸稍微的有点红润了起来,无神的眼瞳也恢复了光彩。

“你...你知道了?”林北有点不敢确信。

苏寻则是笑了笑,“就你那伪装也太容易被识破了。”

林北其实是个化名,她的真正名字是林小北,是林军的小女儿。

“你是怎么发现的?”林小北有点诧异。

“这还不简单,平板垫脑啊,”苏寻调侃了一下。

林小北一听顿时就感到了尴尬,随后摸了摸鼻子。

苏寻见状便说道:“走吧,再晚一点可能真的没有机会离开了。”

“可是...”林小北犹豫了,因为她的父亲,她想去再见他一面。

“没时间了,”苏寻一把拉住她的手就迈开了脚步。

可就在他刚迈开一步的瞬间,脑海便传来了一道声音。

“去罪域...”

“谁!?”苏寻猛地看向四周,发现除了林小北就没有其他人了。

林小北一脸懵逼,“苏寻,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苏寻开始怀疑自己幻听了。

可下一秒,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去罪域,我能让你们活着...”

“相信我...”

听到这里,苏寻也犹豫了,如果那道声音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可以去赌一把。

“林北,你是不是想见你父亲最后一面,”苏寻突然说到。

林小北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可那里太危险了,我们回不去。”

“我有办法,就是看你愿不愿意相信我,”苏寻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林小北纠结了一下,随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我相信你...”

…………

青山市,月华酒店附近。

苏寻和林小北小心翼翼的前进着。

因为这块区域的罪兽是最多的,如果暴露位置那就真的死了。

“跟紧我,”苏寻严肃的说到。

林小北也不敢大口呼气,只能小心翼翼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的朝着酒店内迈开了脚步。

不一会儿,他们便来到了酒店内的后厨,后厨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了,地板上还有不少碎肉和血迹,可以看出来这里遭受过一场屠杀。

“别看了,现在就得去那道空间裂缝前面,”苏寻表情凝重。

林小北很听话,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两人很顺利的来到了酒店三楼,一路上除了斑斑血迹就没有其他的了。

苏寻来到三楼的紧急门前,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然后向里面望去。

在确认没有罪兽的情况后,他便拉起林小北走了进去。

林小北进入三楼后第一件事便寻找她父亲的尸体,而苏寻则是来到那道空间裂缝前面。

“不知道那家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苏寻站在裂缝前面开始纠结了起来。

可下一秒,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苏寻猛地转身看向林小北,大声喝道:“林北!快往我这边跑!”

林小北也在第一时间往他那个方向跑去,但毕竟跑的不快,眼看着背后那只触手就要碰到她了。

铿!

下一秒,苏寻不知道在哪找到的钢筋直接劈到了那只触手上。

“快走,”苏寻咬着牙表情吃力的说到。

林小北没有犹豫,连忙朝着安全的地方跑去,但下一秒就被苏寻给砸到在了地上。

“咳咳...”

被触手抽了一下的苏寻感觉自己的肋骨断了一样,无比的疼痛。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连忙起身扛起林小北就朝着裂缝跑了过去。

但那触手突然又多出了两条,苏寻见状大感不妙,随后将林小北猛地朝着裂缝扔了过去,而自己则是转身看向那三条触手。

嘭!

下一秒,触手瞬间甩在了苏寻腹部,强有力的力量直接将他给抽飞了出去。

不过这正是苏寻想要的,借助这力量直接进入裂缝,再好不过了,就是有点疼而已。

嗡!

苏寻被抽进裂缝的一瞬间,一股疼痛瞬间席卷了他的大脑。

“啊!”

苏寻靠着自己的意志力强行保持着清醒,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罪域里面。

“苏寻,我们安全了吗?”林小北颤颤巍巍的问到。

因为刚刚的触手攻击让她还一点惊魂未定。

苏寻看了看附近,随后笑道:“是的,我们安...”

扑哧!

话还没说完,一抹红晕的液体便喷洒在了他的脸上,而他也是在这个时候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林小北的胸口被背后的一只触手贯穿,鲜血染红了她的胸膛。

“苏...寻...”林小北脸上苍白,想要抬手抓住他。

但下一秒那条触手便疯狂的往后拉,苏寻见状连忙抓住林小北的手想要阻止她被拉回去。

可普通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和罪兽相提并论,他被那怪力拉着一起走。

“放手吧...”

林小北挤出一丝微笑,但苏寻可不想放开她。

“不会,你可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想让你死!”苏寻大声说到。

但这个时候,他脑海里面再次传来了那道声音。

“放开她,她只会成为你的垫脚石...”

“放手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闭嘴啊!”苏寻大声喝到。

“我来帮你吧...”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仿佛一只无形手搭在了苏寻手上。

“放...放开啊!”苏寻慌乱的吼道。

但他做不到,这只手根本碰不到也无法看见,他只能看着自己的手慢慢松开。

直到林小北再次被那条触手带回了人类世界,而苏寻则是跪在地上,双眼无神的望着那空间裂缝。

这一刻,他失去了自己唯一的朋友,而且再也无法挽回。

他恨自己无能,恨自己害死了林小北。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暗红色的气流在他身前缓缓凝聚成了人形。

“看吧,这样你就得救了...”

“不是吗?”

“只要你答应将身体给我,或许还能去把那个女孩救回来...”

“怎么样,不错的选择吧...”

“嘻嘻嘻~”

…………

…………

“班长清点一下人数,我们马上就要登山了,大家做好准备哦。”

一座高山下的一条马路边停着几辆长途汽车。

而汽车周围则是站着许多十五六岁的孩子。

这是一所中校所举行的一次登山观光活动,而他们要登的这座山则是当初一名释罪者为拯救他人所牺牲的地点。

过了不知道多久,学生们便整整齐齐的站在了一起,而老师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一直站在汽车旁边的黑发少年。

连忙招呼道:“苏寻,你还在那愣着干什么,我们要出发了。”

“哦,”名叫苏寻的少年点了点头便朝着学生们的方向跑了过去。

老师在清点完人数后便开始登山了,学生们跟在他的身后。

一路上嘻嘻哈哈的,看上去特别和谐,唯有那个名叫苏寻的少年一直沉默寡言。

“苏寻,你怎么不和同学们聊天?”老师看见这一幕后便走上来问到。

苏寻看了他一眼,随后轻声说道:“我习惯一个人。”

“哈哈...”老师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

“这孩子,从开学到现在为止一直沉默寡言。”

老师来到一颗树下后,另外一名老师便上前来说了说。

“李老师,那孩子以前是经历过什么吗?”老师问到。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孤儿,”被称为李老师的老师回答到。

“也对,”老师点了点头。

…………

经过一番休息后,老师带着学生们来到了山顶。

原本十分和谐的,但意外发生了。

…………

“松手吧,你救不了我的...”

“我会救的...”

…………

“播报,位于华夏区山城的明山发生了一起不明袭击,五十八人最终只存活下了一名少年...”

…………

…………

罪域内,苏寻跪在地上双眼无神,而漂浮在他身边的那道暗红色虚影则是诡异的笑着。

“看吧,你太无能了,你谁也救不了~”虚影讥笑着说到。

“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会将你体内那股力量的正确使用方式告诉你哟,”虚影讥笑着说到。

苏寻没有回答他,更没有去看他一眼。

虚影见状明显有点不高兴了,直接贴到他的脸前,“要是你现在答应我没准儿还能救回那个女孩,还在纠结什么?”

“快点答应啊!”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苏寻开口了,声音很轻,但听起来格外的冰冷。

虚影愣了一下,随后便笑了出来。

“嘻嘻嘻~”

“你不得不答应我,因为只有我可以去救那个女孩!”

苏寻沉默,随后缓缓起身说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救回林北,如果救不回来,你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我。”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虚影怒吼到。

“因为你现在需要一具身体,对吗?”苏寻冷笑了一声。

虚影再次愣住了,“既然被看出来了那我就不装了,我确实需要一具身体。”

言罢,他直接融入了苏寻的体内。

“记住,我叫真理,可以让所有人都臣服于你...”

…………

青山市,月华酒店内。

空间裂缝里面散发出来恐怖的气息,先前那些触手也在这一瞬间开始颤抖了起来。

【百倍重力!】

嗡!

随着一道冰冷的声音落下,整家酒店的建筑开始崩裂,触手被压在地板上无法动弹。

而这个时候,苏寻从空间裂缝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但他身边却围绕着一层暗红色的粒子,双眸也变得无比猩红,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也和先前格格不入。

“林北呢?”苏寻扫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林小北的踪迹。

于是便抬起一只手,轻轻一捏。

【分子化!】

下一秒,酒店的框架开始分散开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彻底消散了。

但尽管如此,林小北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哪怕是尸体也没有出现。

这让苏寻感到无比愤怒,他认为林北已经被那些罪兽给吞噬了。

“罪兽,真是让人感到恶心的畜牲...”

【悖论•抹除!】

随着一团无色气流笼罩开来,周围的建筑如同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了。

但苏寻还没有停下来,继续朝着其他方向走去,每走一步,青山市的建筑就消失一片。

直到他跪倒在地后,他才停下手来。

“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大规模使用悖论,放弃吧,”这个时候,真理从他的体内冒了出来。

苏寻撇了他一眼,声音冰冷的说道:“我不会放弃的,直到我找到林北为......”

“啊!”

话还没说完,苏寻便感觉自己体内的骨骼开始破碎了起来,剧烈的疼痛瞬间席卷他的全身。

真理见到这一幕后只是摇了摇头,“悖论是和现实相对抗的,每次用完都会遭受到现实的反噬,用的规模越大或者对比自己强大的存在使用,遭受到的反噬越大。”

苏寻咬牙切齿的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着前方走去。

真理见到这一幕后都不想说话了,自己想要他身体的原因也是因为悖论。

悖论和他的能力结合在一起就会成为十分恐怖的力量。

苏寻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随着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最终栽倒在了地上。

尽管周围存在罪兽,但还是没有罪兽敢上前去,就因为真理的存在。

…………

“我死了吗?”

“最终还是没能救回林北...”

冥冥之中,苏寻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地上。

而这个时候,真理冒了出来。

“别气馁嘛,那个女孩应该是被人救了,”真理讥笑着说到。

苏寻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直接就坐了起来,情绪激动的问道:“林北没死!?”

“不太确定,但至少保证她没有被罪兽吞噬,”真理缓缓说到。

苏寻听到这句话后也瞬间燃起了希望。

“你可不要高兴太早了,”真理突然来了一句。

苏寻一脸疑惑,问道:“你什么意思?”

真理慢慢的迈开脚步,缓缓说道:“你现在生死难料啊,强行使用大规模的悖论遭到了来自现实相对的反噬,估计很难活过来了。”

苏寻听到后便沉默了,但经过一番沉思,他再次开口问道:“那你能告诉我悖论的正确使用方法吗?”

“哇哦~”真理感到小小的诧异,“你居然会主动向我请教,有点小小的惊讶啊。”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现在只想变强去将林北找回来,”苏寻一脸冷漠的说到。

真理也是笑了笑,随后便讲解道:“记住,悖论的能力不能随便乱用,因为它会给你带来现实的反噬,搞不好会魂飞魄散的。”

“我是问你悖论要怎么用,”苏寻感到了无语。

但真理则是哈哈一笑,“悖论的能力很广泛,没有它做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只要你现在和我交易,我会慢慢的告诉你悖论真正的使用方法,”真理笑着说到

“怎么样,考虑一下?”

苏寻听后直接问道:“交易内容是什么,我需要付出什么?”

“很简单,在我们找到那个女孩之前,我们会是合作关系,我的能力你可以使用,但找到后,你要把身体交给我,如何?”真理露出了十分诡异的笑容。

苏寻看着他的表情,内心陷入了纠结。

要是真的这么交易了,那找到林北后又有什么用?如果不交易,自己永远都见不到林北了。

经过一番纠结后,苏寻还是选择了进行交易,“我可以和你进行交易,但我要求在找到林北的一个月后再将身体交给你。”

“可以,反正你跑不掉的,嘻嘻~”

真理笑了笑,随后便开始了交易。

“完成交易后,我的能力你可以随便使用,但会受到等级限制,对比你强大的存在无法构成威胁,明白吗?”

“嗯...”

“很好,我们现在就是合作关系了,我的能力是臣服,你说的话只有有人动摇,那就会成立,不过面对比你本身强的存在也会很吃力,只有变得比所有人强大后,这个能力才是绝对臣服!”

“另外,我的能力和悖论的能力结合起来后会达到不可思议的效果哦~”

…………

“醒了,这个伤者醒了。”

…………

“我这是在哪?”

一间房间里面,苏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发现他正躺在一张病床上,床旁边还站着几名护士。

“小兄弟,你可真是个奇迹啊,”一名中年大叔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苏寻听后便看了看他,随后开口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魔都,我们将你带回来的。”

中年大叔还没有说话,门外便走进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

苏寻看了看他,男子长得很硬气,右眼处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给人一种十分霸气的感觉。

“魔都?”苏寻感到诧异。

但那名刀疤男子则是一脸严肃,“王医生,你们能不能先出去,我要和这位小兄弟好好聊聊。”

“好的好的,狼哥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先离开了,有什么事情招呼一声就可以,”王医生点头哈腰的回到,随后便带着那几名护士离开这间病房。

等到他们离开后,被称为狼哥的刀疤男子才坐到了苏寻的病床前。

“你叫什么名字?”狼哥一脸严肃的问到。

苏寻很是平淡,“苏寻,一名孤儿。”

“那你还记得昏迷前的事情吗?”

“不记得了。”

…………

两人聊了一会儿,狼哥便笑了出来。

“你小子还真是福大命大啊,全身骨头都碎成那个鬼样子了居然还能活着,哈哈哈!”狼哥十分爽朗的笑着。

随后进行了一场自我介绍,“初次见面,我叫狼军,是负责青山市那片区域的人。”

“嗯,”苏寻点了点头,随后询问到,“我叫你狼哥应该可以吧?”

“当然,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跟我说,我会帮你的,”狼军笑到。

“那倒没有,我只想问一下青山市的情况,”苏寻轻声说到。

听到这个问题后,狼军的表情严峻了起来,随后不情愿的说道:“青山市算是成为历史了,你是唯一的生还者。”

“这样吗...”苏寻缓缓的低下了头。

狼军见此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说道:“你不必伤心,导致青山市成为历史的凶手我们已经铲除了,你现在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

“咳咳...”

被狼军突然的一拍,苏寻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

意识到失态的狼军尴尬的笑了笑,“那个,我不是故意的哈。”

“没事,”苏寻摆了摆手。

狼军见状也松了一口气,随后便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我们军方给你安排了住处,并且还给你安排好了读书的学校,等你伤养好了就可以重新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了。”

“谢谢,”苏寻十分有礼貌的回了一句。

狼军听后便再次笑了出来,随后起身看了看手中表,说道:“那你就在这里养伤,我有事要离开了。”

“慢走,”苏寻笑了笑。

等到狼军离开病房后,苏寻的眼神再一次冷漠了下来。

“真理,你能看出来狼哥的等级吗?”苏寻轻声说到。

“嘻嘻嘻~”

随着一阵嬉笑声响起,真理从他的体内冒了出来。

“那个刀疤男的等级应该是在专家级,甚至更高一点,不是你现在能对付得了的,除非你现在就把身体给我,”真理面带笑容的说到。

苏寻白了他一眼,随后看向窗外的景象,“魔都...”

…………

几个月后...

在王医生的悉心照顾下,苏寻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如今也到了他出院的日子。

“小寻啊,出去后要照顾好自己哦,如果身体有什么不适记得来我这里看。”

医院门口,王医生如同送自己儿女离家一样叮嘱着苏寻。

苏寻也只好笑着应对道:“放心吧王叔,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在病床上也躺了好几个月,是该出去看看了。”

“嗯,那你路上小心,”王医生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苏寻见状便抱了抱他,随后转身就走向了马路边。

开车停在马路边的狼军已经等了很久,在看见苏寻朝自己这边走来的时候便笑了出来。

然后迈开脚步上去迎接他出院了。

“小子,你可算是出院了,狼哥我这就带你去你的住所,”狼军一手搭在苏寻的肩膀上。

苏寻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十分乖巧的跟着他上了车。

车上,苏寻便开口问道:“狼哥,我可以知道我马上就读的高校是哪所吗?”

“这个啊,当然是魔都最好的高校啦,”狼军笑着回到。

苏寻听到这里就来了兴趣,他想知道那所高校为什么会被称为最好。

于是问道:“最好的高校到底是什么样的?”

“其实就是一所普通人和释罪者聚集在一起的高校,全名叫魔都皇灵特级高校,”狼军缓缓说到,随后继续介绍,“那所高校里面有普通人校区和释罪者校区,两个校区都有自己独特的优点,普通人校区是为了培养国家栋梁之材,而释罪者校区则是为了培养保护国家的人。”

听到这里,苏寻算是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在那里应该很容易看见释罪者,还可以更加了解释罪者。

就在苏寻沉思的时候,他们到了目的地。

“好了,到地方了,我送你上去习惯一下吧,”狼军很是热情。

两人并排而行,很快就来到了苏寻的新住所。

随后在狼军的介绍下,苏寻也渐渐的习惯了这里。

临近傍晚的时候,狼军变离开了,走了的时候还提醒到让他后天去学校报道,因为他自己刚好当天有任务,所以不能来送他,只能告诉位置让他自己去。

苏寻也没说什么,正好趁机更好的熟悉一下周边环境。

…………

夜深了,苏寻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看着满天繁星,眼中露出一丝别样的神情。

“小家伙,你不会是在思春吧?”

这个时候,真理冒出来调侃了一下。

苏寻则是看了他一眼,随后便继续仰望起了星空来。

真理见自己被无视后,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的表情,“小子,你能不无视我吗,我们就不能好好聊聊天什么的吗?”

“跟你有什么好聊的,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而已,”苏寻冷冷的说到。

真理被他这番话给整无语了,只能强颜欢笑着说道:“小子,虽然你的身体现在不归我,不过也是迟早的事了,就不能试着讨好一下我吗,没准儿到时候还能多给你几天的时间。”

“不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足矣,”苏寻心平气和的说到。

“你你你...!”

“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真理欲言又止,随后就遁入了苏寻体内。

而苏寻则是继续看着满天的繁星。

“等着我林北,我将你找回来的...”

…………

“同学,你是新来的对吗?”

魔都皇灵特级高校,正值新生报名的时间段。

苏寻作为一名新生来到了这里,刚到校门口就被高年级的学长给拦住了。

“你好,我是高二年级的叶华,”一名黑发少年正拦在苏寻面前。

苏寻看着他那一脸阳光的笑容,便笑着回应到,“嗯,学长好。”

“哈哈,别这么说,我当初也是这么来的,”叶华笑了笑,随后便将苏寻的行李给拿了过来。

“走,我带你去男生宿舍,”叶华十分热情的说到。

苏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淡淡问道:“叶学长都不问我在哪校区吗?”

“在这里招生的校区是普通人的校区,释罪者校区的招生在另一边,”叶华笑着回答到。

苏寻听后也尴尬一笑,随后便跟着叶华前往了宿舍。

两人在路上聊了很多,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一栋宿舍外面。

“这里是专门给新生准备的宿舍,不用考虑班级,自己去选一下吧,”叶华说到这里,便将行李还给了苏寻,然后就离开了。

苏寻也没说什么,接过行李就走进了宿舍。

“苏寻,你觉得刚刚那个家伙怎么样?”真理在他脑海里面笑着问到。

苏寻没有回答他,不过他对叶华这个人的印象还是蛮好的,毕竟阳光开朗。

真理见他没有理会自己后便不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休息了起来。

而苏寻也找到了一间比较满意的宿舍,因为窗外的风景好,于是就住了下来。

没过一会儿,宿舍又来了一人。

那人身穿白色运动服,五官俊朗,身材也很高大,妥妥的运动达人。

“没想到居然有人比我还先来,哈哈,”那人见到苏寻后便爽朗的笑了出来。

苏寻很礼貌,伸出手笑道:“你好,我叫苏寻。”

“李白麟,请多关照,”那人礼貌的握了握手,随后便开始铺起了床来。

“苏寻,你擅长什么运动?”

过了一会儿,李白麟便主动与苏寻搭起了话来。

苏寻听后摸了摸鼻子,“我不擅长运动。”

“也是,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一看就不是擅长运动人,”李白麟也不客气,说话很直。

苏寻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了,随后起身准备出去。

李白麟见状便主动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走,我们去参观一下校园。”

“正有此意,”苏寻也是这么打算的。

两人并排而行,很快就来到校园的操场上。

看着这宽阔的操场,李白麟几乎都快跳起来了。

“这操场可比我中学时的操场大多了,我得去感受感受,你要一起吗?”李白麟十分兴奋。

苏寻摇了摇头,“我想去教学楼看看。”

“那好吧,晚上在宿舍见,”李白麟有点小小的失落,他还想让苏寻看看自己的运动天赋呢。

等到李白麟在操场开始跑起了步来后,苏寻便转身朝着另一个校区走了过去。

他想去看看和他同龄的释罪者到底是怎么样的,顺便看看他们的日常生活。

…………

皇灵高校一共分为南北两个校区,南校区为释罪者校区,北校区为普通人校区,占地面积很大,其中南校区就占了三分之二,毕竟释罪者们需要训练的地方。

苏寻没走多久便来到了释罪者校区的边上,两个校区是用一面高墙隔开的,想必为了防止一些意外。

苏寻左右看了看,随后一跃而起,直接来到了高墙上。

看着比北校区大上不少的南校区,苏寻都感到有点惊讶。

随后在确认附近没有人后,苏寻便直接从高墙上跳了下去。

来到南校区后,苏寻便感知到了那些释罪者的气息。

“看来释罪者蛮多的嘛,”苏寻笑了笑,随后问到,“你能感知出这个地方释罪者最高的等级是什么吗?”

“这里都是一些入门级,不过还是有一些精英级,”真理笑着回到。

苏寻听到这里,便想起了某些事来,“对了,我现在是什么等级?”

“你?”真理露出了鄙夷的表情,“你现在算是一个入门级。”

“那我上次怎么会那么强?”苏寻有点不解了。

但真理则是解释道:“那是因为你当时用的是我的力量,如果当时你能省着点,现在估计也是一名堪比精英级的释罪者。”

“你的力量会消失?”苏寻问到。

“算不上,那是我暂时借给你的力量,自然会用尽啊,”真理笑着说到。

苏寻听到这里也不再继续追问了,总之就是想要找回林北,就得提高自己的实力。

而成为释罪者是他唯一的选择,但在成为释罪者之后他绝对不能暴露身份。

“谁在哪!”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在苏寻背后响起。

顺着声音望去,发现是一名身穿南校区校服的少女,肩膀上还带着一个红色的袖章。

“你是北校区的学生?”少女来到苏寻面前发出了质问。

因为苏寻刚来学校,并没有校服可穿,少女自然不能确认他的身份。

“嗯,我想看看南校区而已,没有其他意思,”苏寻承认了自己是北校区的学生。

少女听后表情便冷了下来,直接拽着苏寻衣领喝道:“你不知道南北校区不能相互串门吗!?”

“我新来的,不知道,”苏寻心平气和的回到。

少女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就哑口无言了,她还以为眼前这个男生是老生呢。

“好吧,看在你是北校区新生的份上,这次就算了,马上离开南校区,不然上报给学校,”少女一脸严肃。

苏寻也没打算跟她多纠缠,转身就来到那堵高墙面前,然后当着少女的面高高跃起,然后跨过了高墙。

这一幕让少女愣住了,要知道这堵墙一般人可翻不过去,除非是释罪者,而且还是准入门级。

“那家伙怎么回事,身上明明没有释力波动,为什么可以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少女开始产生怀疑了。

不过想了半天后,她还是选择不再追究了,这是别人的事情,她没有资格去干涉。

而此时已经回到北校区的苏寻则是漫无目的的走在校园小道上。

“真理,要怎么才能快速提高等级?”苏寻轻声问到。

真理听到后便轻描淡写的说道:“很简单啊,通过猎杀罪兽来获取罪晶,然后吸收罪晶就行。”

听到这个回答后,苏寻陷入了沉思,想要猎杀罪兽就必须得去罪域,除非再发生一次青山落幕事件,不然就只能拿钱去买了。

可是罪晶的价格太高,哪怕是一枚普通的一阶罪晶售价都是一万起步,自己现在哪来的那么多钱。

“小子,你可以上网查查,或许有收获哦,”真理意味深长的说到。

苏寻虽然听了,但没有放在心上。

转眼就到了晚上,苏寻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正思考着如何获取罪晶时,李白麟推门而入。

“回来的挺早啊,”李白麟笑着说到。

苏寻看见他回来后便点了点,随后就不再说话了。

而李白麟则是看出来了什么,于是便问道:“苏寻,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那倒没有,只是在想一些难题而已,”苏寻回答到。

“什么难题,说出来,没准儿我能帮上什么忙,”李白麟一脸认真的问到。

苏寻看了看他,随后便不以为然的说道:“那你知道不靠金钱怎么才能获取罪晶吗?”

“罪晶?”李白麟愣了愣,随后表情震撼的说到,“苏寻,难不成你是释罪者!?”

“怎么可能,”苏寻摆了摆手,“我就是单纯的好奇罪晶而已。”

“我就说嘛,你怎么可能是释罪者,”李白麟听到这句话后才松了一口气,随后说道,“罪晶的获取方法有三种,一般的就是通过正规团队进入罪域猎杀罪兽,然便是最稳妥的金钱购入。”

“那还有一种呢?”苏寻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

李白麟见他如此兴奋,然后就说道:“还有一种,也是最危险的一种,那就是通过一些猎手团伙偷渡进入罪域,不过偷渡的风险很大,很容易传送到危险地带,没有专家级别的释罪者不敢轻易尝试。”

“谢谢了,”苏寻道了个谢,随后就躺了下去。

李白麟见到他这模样也是感到疑惑,不过也没有去追究什么。

苏寻此刻已经打算好了,加入正规团伙然后进入罪域。

…………

次日一早,苏寻便早早的起了床,先是看了看那睡的跟头猪一样的李白麟,随后便起身穿好校服走出来宿舍。

来到宿舍外,苏寻第一时间便去找他的班级了,因为想找自己老师请个假,好实施自己下一步的计划。

…………

高一(三)班,苏寻坐在了后排靠窗的座位上,但教室里面一片吵闹,老师也迟迟没有出现,这让他感到一丝苦闷。

很快,一名五官精致的女子走了进来,瞬间就吸引了全班男同胞的注意力。

“我靠,这估计得有E了吧?”

“根据我的观察,这绝对没有。”

“哇哦,看来你很懂嘛~”

…………

“同学们安静一下,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梦寒雪,”女子缓缓说到,声音很冷,让同学们不由的感到后脊发凉。

苏寻看了她一眼,不由的感到了麻烦,“看样子请假似乎有点难啊。”

很快,教室安静了下来,梦寒雪也再次开口说道:“既然大家在这里相聚了,那我就希望我们能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三年,明白吗?”

“明白!”

教室里面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声音,梦寒雪听到后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随后转身说道:“各位同学们先相互认识一下,我们下午开始正式上课。”

说完就直接走出了教室。

苏寻见状便直接起身跟了出去,哪怕看起来无法成功,他还是要去试一下,万一对方答应了呢?

教师办公室里,梦寒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刚端起一杯水,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

梦寒雪有点不耐烦。

很快,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人正是苏寻。

梦寒雪抬眼看了看他,随后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老师,我想请一周的假,”苏寻张口就来。

还在喝水的梦寒雪差点没一口水呛死,一脸温怒的说道:“才刚开学你就要请假,你见过哪个学生这么干过的。”

“没有,但我是真的有事,”苏寻一脸认真。

梦寒雪有点为难了,但还是说到,“最多五天,不能再多了。”

“好的,谢谢老师,”苏寻立马答应。

梦寒雪见此都感觉自己是不是被骗了,但还是将请假条写好交给了苏寻。

苏寻拿到请假条后,转身就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而梦寒雪则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由的呢喃道:“这孩子真奇怪...”

…………

离开学校后,苏寻便开始在网上查到了魔都的正规攻略团,随后火急火燎的朝着那个地址赶了过去。

转了几趟车后,苏寻便来到了一家名为风浪攻略团的门外。

不过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先是观察了一下这攻略团的氛围,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因为他想起自己现在还不能暴露,必须回去准备一下。

“你现在怎么不去?”真理笑着问到。

“回去准备一下,不然有可能出状况,”苏寻轻声回到。

真理摆了摆手,随后便不再说话了。

二苏寻此时也来到了一家超市里面,先是买了一点生活用品,因为他那个家里面啥都没有,还是补一下货好点。

随后就购入了一些进入罪域所需要的东西。

直到傍晚降临,苏寻才再次从他的家门走了出来。

此时他身穿一身黑色夜行衣,脸上还带着一张微笑脸面具,让人感到十分疑惑。

打车来到风浪攻略团门外后,苏寻二话不说就直接推开了房门。

而风浪攻略团内的人在他进门时就看向了这边。

“有新人来了,”一名面带笑容的男子大声说到。

“这新人还真是神秘啊,面具都带上了。”

“在意这么多干什么,我们现在正好差一人就能进入罪域了,他来的正是时候。”

“哈哈哈...”

一时间房间里面传来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苏寻也没有在意,直接穿过人群来到了一名壮汉身前。

“你就是这里的老大对吗?”苏寻直接开口到。

壮汉起身看着他,上一秒还是凶神恶煞的,下一秒就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是的,我是风浪攻略团的团长杨浪,你是要加入我们对吗?”壮汉笑着说到。

苏寻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进行攻略。”

“明天,”杨浪回到,随后又开口,“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叫我笑脸就行,”苏寻平淡的回答到。

“那好,笑脸兄弟,你先休息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杨浪笑着说到。

苏寻点了点头,随后就找了一个角落呆着了。

“他们察觉不到我的等级吗?”苏寻在心里问到真理。

真理则是笑了笑,“那当然,毕竟有我在,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你的等级,除非是比你高太多等级的存在。”

“这样最好,”苏寻十分满意。

而真理则是再次说道:“记住,以你现在实力来看,悖论的能力不能使用过多,不然我可救不了你了。”

“我有分寸,”苏寻回到。

真理听到这句话后才继续休息了起来,而是回到现实的苏寻则是开始调养起了身体来。

“没想到这么顺利,希望明天也和今天一样顺利...”

…………

次日,风浪攻略团所有人已经来到了前往罪域的传送门前。

自罪兽被逼回罪域后,人类就借助着那个地方的力量打通了前往罪域的通道,但平时都是保持着封锁状态,只有有攻略团前往攻略时才会打开。

但因为一次意外,打通罪域传送门的方法被人泄露了出去,所以就有了一些非法团伙偷渡,不过因为偷渡无法确定落脚点,官方便不再去管他们了。

“笑脸,你是第一次前往罪域攻略吧?”一名带着头巾的男子来到苏寻身边。

苏寻看了他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头巾男见他如此冷漠,顿时就感到了失落,阴阳怪气得说道:“笑脸兄弟,你还真是高冷啊,明明带着一张微笑脸面具,居然不爱说话,害...”

“李铭,你话太多了吧,”杨浪走过来直接将其提了起来。

随后看向苏寻,“笑脸兄弟不要在意,这家伙人挺不错的,就是废话有点多而已。”

“没关系,”苏寻声音清冷的回到。

杨浪听后也不再说话了,转身就来到负责打开传送门的人面前。

在和负责人聊了几句后,传送门便被打开了。

但在进入传送门之前,风浪攻略团所有人都朝着七座雕像行了一个礼。

正当苏寻感到疑惑的时候,一名女子笑着解释道:“这是每支攻略团进入罪域前的习惯,七座雕像便是我们人类的最强者,七大君王,一会儿进罪域了再跟你讲吧。”

苏寻点了点头,同时也开始对这七大君王产生了好奇,虽然听说过,但不全。

他只知道七大君王分别就是光明君王、暗影君王、炎之君王、破败君王、破军君王、真武君王以及永夜君王。

这七大君王据说是人类世界最强的七人,但还有一些小道消息上说,罪域其实有更加恐怖的存在,不然为什么他们七人无法将罪域彻底探索明白呢。

不过这些暂时不是苏寻需要去考虑的,他只想变强,然后找回林北。

而且当时听真理的解释,他们刚从裂缝出来时,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这也是他怀疑林北被人救下的原因。

“走了,我们该去攻略罪域了...”

“嗯...”

…………

“笑脸兄弟,进入罪域后可要小心一点,毕竟还是存在危险的哦,”李铭笑着拍了拍苏寻的肩膀。

苏寻点了点头,不过他没有在意这些,他巴不得快点遇到罪兽。

风浪攻略团加上新加入的苏寻一共十二人,其中攻略团团长杨浪的等级是半步专家级,其他人也都到达了精英级,相比之下,苏寻就显得有点弱势了。

不过好在苏寻永远着变态般的能力,基本上就是完美战士,但释力有限,没办法。

很快,在杨浪的带领下,众人们来到了一座废弃小镇的郊外。

苏寻看着前方的小镇莫名感觉有点不对劲,他觉得这里没有那么简单。

但李铭这个时候却来到他的身边笑着说道:“放心吧,这块区域的危险程度是一级,大多都是一级罪兽,最多也只是二级罪兽,不要这么紧张。”

“罪域还分等级吗?”苏寻问到。

李铭点了点头,“罪域一共分成五级危险程度,由一级到五级,一级最安全,五级则是最神秘的核心位置,至今没有人能完全攻略。”

“七大君王也无法攻略吗?”苏寻好奇的问到。

李铭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反正五级危险程度区域有十分可怕的存在,七大君王也无法完全战胜,不过也不惧怕,据说是实力不相上下。

听到这番解释后的苏寻便思考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杨浪示意他们停了下来。

“大家原地整顿一下吧,马上就要开始攻略了,”杨浪严肃的说到。

随后开始介绍道:“我们这次攻略的目标是夜镇,罪兽最高等级是二级,大家注意一点。”

“放心吧,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李铭大笑着说到。

杨浪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来到苏寻身前,拿出一把直刀交给了他。

并且叮嘱道:“笑脸兄弟,你是第一次参与攻略,不要太紧张。”

苏寻接过直刀,淡淡回应,“放心吧,我不会紧张的。”

不是他在说大话,而是真的一点都不紧张,毕竟经历了青山落幕事件的,心理承受能力自然不会低。

很快,风浪攻略团在经过一番整顿后便进入了夜镇。

看着镇内破烂不堪的建筑,苏寻不由的感慨了一下。

下一秒,一声咆哮突然响起。

一只罪兽瞬间出现在了风浪攻略团的前方,杨浪见状直接喝道:“大家注意,攻略开始了!”

言罢,手持一把大剑就直接朝着那头罪兽劈砍了上去。

铿!

大剑落在罪兽背上的鳞甲上发出一声打铁的声音。

杨浪见状并没有停下来,一个跳跃便来到了罪兽身后,随后朝着它的后腿砍去。

罪兽本还想反击,但下一秒一道身影手持盾牌便出现在了它的面前。

哐!

罪兽直接撞在了巨大的盾牌上,一时间脑子嗡嗡的。

就在它脑子嗡嗡的时候,杨浪手中的大剑已经砍在了它的后腿上。

随着一声血肉分离的声音响起,罪兽直接坐在了地上。

“李铭,解决它!”

“没问题!”

手持双刃短剑的李铭瞬间来到罪兽脸上,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它的脖子刺去。

扑哧一声!

两把短剑直接刺入了罪兽的脖子,黑色的液体瞬间喷出。

而李铭也已经退到了一边,然后静静的看着它。

“吼!”

罪兽在倒地之前发出了一声咆哮,似乎在呼唤一些什么。

杨浪见状便连忙喝道:“大家快上房顶,罪兽要来了!”

众人听后没有犹豫,纷纷跃上了房顶,然后开始警惕了起来。

而苏寻此时则是站在原地,任由杨浪如何喊他,都没有回应。

李铭见状也来不及思考,直接朝着苏寻的位置跑去,不过罪兽已经来了,而且还阻拦在了他和苏寻中间。

“玛德,笑脸兄弟,你可不要死啊,”李铭祈祷着,随后握紧了手中的两把短剑。

一层淡蓝色的气流在他的身上散发开来,速度和力量瞬间提高。

“乱刀!”

唰唰唰!

一瞬间,李铭将近斩出了一百多道斩击,一直和他离得近的罪兽瞬间变成一团碎肉。

“呼~”李铭呼出一口气,随后再次看向其他罪兽,脸上露出了挑衅的表情。

“来啊,让我乐呵乐呵。”

“吼!”

罪兽们似乎听懂了他的这番话一样,瞬间就被激怒了,开始蜂拥而上。

李铭看着眼前将近三十多头罪兽,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我滴个乖乖,这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轰隆!

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而那人正是先前手持盾牌的男子。

“小李,你还是喜欢乱来啊,”男子笑着说到。

李铭挠了挠脑袋,随后再次摆出一副战斗姿态,“这是习惯,很难改过来的。”

“哈哈,开打吧!”杨浪手持大剑一跃而起,直接落在了那群罪兽当中。

而拿盾男子则是说道:“小李,你去把笑脸救回来,这里交给我和团长。”

“那好吧,”李铭点了点头,随后加快速度冲了过去。

不过当他见到笑脸的时候,人都傻了。

只见苏寻手起刀落,在一群罪兽当中来回穿梭,宛如在跳舞一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呼~”苏寻不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下一秒,他猛地挥刀斩向身后。

铿!

苏寻手中的直刀和李铭的双刃相碰。

“你这是干什么?”苏寻淡淡说到。

李铭愣了一下,他想试探一下苏寻的实力,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了。

要知道,他的袭杀能力是全团队最强的,几乎没有人可以拦下来。

可眼前这个笑脸宛如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提前知道了自己的行动。

“哈哈,我就想试探一下你的实力而已,没有其他意思,”回过神来的李铭笑着说到。

苏寻也没有理会他,随后擦掉手中直刀上的血液。

“笑脸,你反应怎么这么快啊?”李铭好奇的问到。

苏寻淡淡回到,“我的能力而已。”

“不错啊,这个能力简直了,”李铭笑着说到。

不过他不知道的却是苏寻骗了他。

苏寻刚刚之所以能做到那种程度,其实就是利用悖论预知了未来两秒所发生的一切。

不过两秒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再多一点就要承受来自现实的反噬了。

“走吧,去和团长他们那里,”李铭笑着说到,随后就跑了起来。

苏寻也没落下,跟着他就跑了上去。

但就在他刚迈开一步的时候,面具下的表情瞬间凝重了起来。

“李铭!快往旁边跑!”苏寻大声喝到。

李铭感到疑惑,不过很快就理解了。

两只触手瞬间拔地而起,直接抽向了苏寻和李铭两人。

苏寻可以预知未来两秒,所以很轻松的就躲开了这一下,但李铭就不太乐观了。

哪怕是他反应再快,腹部还是被那触手擦伤了,还被抽飞了出去。

“咳咳...”砸进废墟当中的李铭缓缓起身。

苏寻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询问他的状况,李铭只是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苏寻见状便松了一口气,随后拔刀猛地斩向背后。

铿!

一只触手被直刀斩中,然后直接被苏寻给弹开了。

“麻烦了,”苏寻低声呢喃到。

李铭同样如此,不过他似乎认识这触手,“这里怎么会有地下触手!?”

“你认识这触手?”苏寻缓缓说到。

“嗯,地下触手是一种三级罪兽的代号,很难被铲除,十分棘手的存在,”李铭表情凝重。

苏寻再次反应过来,直接一脚将李铭给踢飞了出去。

原本还很懵逼的李铭在看见从他刚刚站的地方冒出来的触手后就释然了。

“快走!”苏寻大声喝到。

李铭也不敢轻视,直接借助苏寻这一脚的力量朝着远处跑了。

而苏寻则是一个侧身,然后挥刀斩向刚刚的位置。

扑哧!

一条刚出头的触手被他一刀两断,落在地上后宛如被碰了的千足虫一样蜷缩在了一起。

“说起来我好像和你这种畜牲还有一笔账没有算清呢,”苏寻淡淡说到,随后握紧了手中的刀。

虽然带着面具,不过也可以感受到面具下的那股冷意。

…………

罪域,夜镇内的一处街道上。

杨浪等人已经解决了这些一级罪兽,但正当他们松口气的时候,地下就冒出了数根触手。

“这里怎么会有地下触手!”杨浪一脸震惊。

要知道三级罪兽的实力可是相当于人类的专家级释罪者,而且看这触手量,这里至少有不下三只地下触手。

“团长,接下来该怎么办?”持盾男子一脸凝重。

杨浪反应很快,直接叫众人快点离开这里,跑的越远越好。

众人也没犹豫,深知三级罪兽不是他们现在能对付的。

正在逃跑中的杨浪十分不解,按常理来说这个区域根本不可能出现三级罪兽的,除非被什么东西吸引了过来。

但能吸引三级罪兽的东西基本不是他们这种攻略团能拥有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他陷入疑惑的时候,持盾男子便说道:“团长,李铭来了。”

杨浪看向前方,的确是李铭正在朝他们这边赶来,但他发现李铭身边没有其他人,笑脸呢?

于是直接大声问道:“李铭,笑脸兄弟呢?!”

听到声音的李铭加快脚步来到杨浪面前,一脸严肃的说道:“我们遇到麻烦了,三级罪兽!”

持盾男子听后便指了指他们身后,“是那个吗?”

李铭看向他们身后,然后差点被自己口水噎死。

“我靠!你们这里怎么也有,还这么多!”

“我们也不知道,解决完那些一级罪兽后这玩意就冒出来了。”

“先别聊了,那玩意追上来了!”

众人立马迈开脚步,朝着苏寻的方向赶了过去。

而此刻苏寻这边,身上的夜行衣已经破了几个大洞,不过他的情况还算好,就是释力有点不够了。

“你小子真的是,悖论岂是能一直用的?”真理没好气的吐槽到。

苏寻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身朝着远处跑去,他太高看自己了,还以为仗着预知未来两秒的能力可以解决这玩意,结果这玩意砍不完。

就在他转身刚迈开一步的时候,他又预知到了危险,但体力不支,没能完全躲开,肩膀被擦伤了。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重要的是现实的反噬来了!

“噗...”

现实的反噬最终还是降临在了苏寻身上,因为过度的使用悖论,身体已经无法承受了。

“真是雪上加霜啊,”苏寻捂着胸口单膝跪地。

而那只触手已经朝着他袭来,眼看着就要落到他身上了,冠关键时刻救星来了。

“乱刀!”

唰唰唰!

随着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数道斩击瞬间将那条触手给大卸八块了,苏寻也因此逃过一劫。

“笑脸兄弟,你没事吧?”及时赶到的李铭连忙将苏寻搀扶起来。

苏寻只是摇了摇头,“还行,死不了。”

听到笑脸说他死不了后,李铭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杨浪则是一脸严肃的叫道:“快跑,这里不能待了。”

李铭听见后便搀扶着苏寻跟在了大部队的身后,而他们背后触手一直紧追不舍,仿佛他们这群人身上有它想要的东西一样。

杨浪见状不是办法,于是一个刹车停下转身面对着那些触手。

“团长,你...”

“你们先走,我来拖住这些烦人的触手!”杨浪露出一口大白牙,随后握紧手中的大剑。

李铭本还想去帮他的,但被持盾男子给阻止了,“小李!团长让我们先走,你这次不能乱来!”

“可是...”

“我是副团长!我有权利命令你!”李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持盾男子给喝断了。

持盾男子就是风浪攻略团的副团长,石勇,精英级释罪者,擅长防御。

李铭没办法了,毕竟自己还带着笑脸这个伤员,他救过自己,自己得还他。

石勇见李铭乖乖的朝着远处离开后,便转身去帮杨浪了。

“石勇,你怎么...”

正在苦战的杨浪看见石勇跑过来帮自己后感到一阵不解。

但石勇则是笑着说道:“团长,我们两个可是号称绝对攻防组合,两者缺一不可。”

“哈哈哈!”

杨浪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就大笑了出来,随后表情瞬间严肃,“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杀!”

杨浪和石勇一起发出一声怒吼后便朝着那些触手冲了上去。

目的很简单,只要拖个十来分钟让李铭他们跑远就行,毕竟想要铲除这些触手几乎不太可能。

而李铭这边,他们已经成功离开夜镇了,只需要找个地方等待杨浪他们回归就能出去了。

“笑脸,你现在好了点没有?”李铭关心到。

苏寻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回道:“差不多了。”

李铭见状就松了一口气,随后看向风浪攻略团的其他人。

“我不相信三级罪兽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我们团队当中有人特意将那个东西吸引了过来,”李铭冷着脸看向周围几人。

当这句话出来的瞬间,众人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李铭也可以看出来,这里面确实没有叛徒,那这三级罪兽又该怎么解释?

但这个时候却有人突然说道:“最大的嫌疑人不应该是笑脸吗!?”

李铭听到这句话后瞬间凝重了起来,随后看向苏寻。

苏寻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慌张,而是心平气和的说道:“确实,我是昨天才加入你们攻略团的,怎么看都是最可疑的人,可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你为什么要带着面具?”

周围几人当中又传来一句疑问。

苏寻十分冷静,“我戴面具因为我有自己的苦衷。”

“可是...”

“够了!”

李铭突然叫停了众人,随后看向苏寻,一脸认真的问道:“笑脸,不是我不相信你,是你真的太可疑了,所以只能先委屈一下你。”

言罢,手中便出现一根绳子。

苏寻没有反抗,将武器交出去后就自愿让他绑住。

“关于你的事情等团长他们回来后在商量吧,这段时间先委屈一下你,”李铭一脸难堪的说到。

苏寻点了点头,“没事,我自愿的。”

就这样,苏寻被绑着安顿在了一旁的树下,而其他人则是聚在一起开始商量起如何对抗地下触手的办法。

苏寻静静的看着他们几人,眼神冷了下来。

“小子,被冤枉的感觉不好受吧~”真理在他内心调侃到。

苏寻没有过于在意,而是淡淡的回到,“那又如何,我又不是真正的凶手。”

“万一他们就认定你是将地下触手吸引过来的罪魁祸首呢?”真理再次笑到。

“没有万一,罪魁祸首会主动现身的,”苏寻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真理也察觉到了什么,随后便笑了笑就不再说话了。

“快了,罪魁祸首离这里不远了...”

…………

“都快两个小时了,团长他们怎么还没跟上来,难不成...”

时间一久,攻略团里面就已经有人开始担忧了起来。

而当李铭听到这番话的瞬间,便直接喝出了声来。

“瞎说什么呢!团长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弱,况且副团长也在他身边。”

李铭十分生气,他很讨厌有人当着他的面诋毁杨浪。

而苏寻则是坐在树下静静的看着他们,并没有说些什么。

而此时的夜镇内。

杨浪正和石勇两人十分吃力的抵抗着那些触手。

“团长,你先走,我来断后吧,”石勇突然说到。

杨浪怎么可能是那种丢下自己战友的人,直接一口拒绝了。

“我是不会丢下你的!”

石勇听后先是一愣,随后便笑了出来。

将手中的巨盾不由的拽紧了几分,“团长,你还是老样子啊。”

“哈哈,不然我怎么会是你们团长呢?”杨浪大笑着说到。

随后一跃而起,手中的大剑也瞬间劈出。

轰隆!

恐怖的力量搅动四周的风云,那些触手再次被击退了出去,但还没有完。

触手被击退后就再次冒了出来,这也就是地下触手十分棘手的原因,很难铲除。

“真是棘手啊,”杨浪不由的感到困难。

不过转念一想,觉得李铭他们应该已经跑远了,于是就说道:“石勇,李铭他们应该已经离开夜镇了,我们现在该撤退了。”

石勇没有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便摆脱掉那些触手的再一轮攻击朝着夜镇外面跑了过去。

两人速度并不是很快,但杨浪发现那些触手似乎很听话一样,没有选择追上来,这也让他感到十分疑惑。

“团长,这触手是怎么回事?”石勇一脸疑惑的问到。

杨浪摇了摇头,直接说道:“别去管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言罢,他们两人便不再回头看。

过了一会儿,两人来到了夜镇的边缘。

“应该安全了。”

正当杨浪放松警惕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几条触手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他的脚下冒出瞬间将其束缚住了。

而察觉到不对劲的杨浪连忙喝道:“石勇,这触手不对...”

但当他看向石勇的瞬间,人傻了。

只见石勇的身体被数根黑色的尖刺给贯穿了。

“团...团长...”

“快跑...”

石勇用着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可话音一落,他的头颅便被一柄利器给切了下来,缓缓的滚到了杨浪脚边。

“石勇!”

见到这一幕的杨浪瞬间爆发了,直接将那些触手给扯断,然后来到石勇尸体边将其抱住。

“啊!”

在抱住石勇尸体的瞬间,杨浪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出来,红着双眼看向四周。

而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团长啊,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在乎队友,”说话的是一名面目全非的男子。

而杨浪在看见他后瞬间就愣住了,“你...”

“你不是死了吗!?”

“夜鑫!”

夜鑫,前风浪攻略团副团长,同时,他也是一名叛徒,但一次攻略任务中葬身于一片火海当中,当时风浪攻略团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但现在,他却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身上散发出来如同罪兽一般邪恶的气息。

“我还得感谢你啊团长,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夜鑫的表情十分狰狞。

而杨浪则是将石勇得尸体安顿在地上后,提起手中的大剑二话不说直接朝着他劈了过去。

铿!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杨浪手中的大剑被数根黑色尖刺给挡住了。

夜鑫则是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团长,这么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啊。”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杨浪十分愤怒,但又十分震惊他的出现。

“为什么?”

夜鑫听后顿了顿,随后就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我当然是来复仇的啊!”

“当初你们设计将我推入那片火海当中,我活了下来,但每天都要承受那万般痛苦的滋味,我恨啊!”

“让我坚持下来的执念便是复仇!”

夜鑫的表情越来越疯狂,下一秒,右手一挥,数根黑色尖刺瞬间袭向了杨浪。

杨浪的反应虽然很快,但还是被这黑刺给贯穿了肩膀和大腿,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如今,复仇的机会终于来了,”夜鑫这个时候突然冷静了下来。

这诡异的举动疯狂的刺激着杨浪的内心,但他并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

“如果你当时不背叛我们,我们也不会那样对你,”杨浪黑着脸说到。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们在会来这里吗?”夜鑫突然转开话题。

反应过来的杨浪瞬间明白了,表情愈发的凝重了起来。

夜鑫则是趁此机会一个闪身来到他的面前,直接一脚踢在他的腹部。

砰!

被踢飞的杨浪重重得砸在了远处的墙壁上。

“咳咳...”

缓缓起身的杨浪感觉自己胃里翻江倒海,但此刻他还不能倒下。

“到底是谁告的密!”杨浪双目怒视着夜鑫。

而夜鑫则不以为然,笑着朝他一步一步靠近,嘴里还淡淡说道:“当然是你们攻略团的人啦,真以为一个攻略团只会出现一次叛徒吗?”

听到这话的杨浪瞬间就开始担心起了李铭那边,但又不得不顾虑眼前这个家伙。

“等解决完你,我就去找其他人,好让你在黄泉路上有个照应,”夜鑫身上开始弥漫出黑色的气流。

而见识比较广的杨浪瞬间就看了出来,“你和罪兽做交易了!?”

“不然我会有这种实力吗?”夜鑫感到十分有趣,随后就大笑了出来。

“哈哈哈!”

“可惜啊,你无法跟那些家伙透露情报了,”夜鑫疯狂的笑着。

手中也缓缓凝聚出一柄黑色的长枪,然后双脚发力,瞬间射了出去。

“死吧!”

手持黑色长枪的夜鑫疯狂的笑着,黑色长枪也应声刺出。

来不及防御的杨浪大惊失色,因为他的胸口正被长枪抵着,要不是反应及时用手抓住了长枪的枪头,不然估连神仙下凡都未必能救他。

夜鑫突然问到,“怎么,还要继续吗?”

“当然”


>>>点此阅读《罪域:我为人间真理》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