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新婚夜:病娇顶流在线秀萌宝周芙,芙儿,直播新婚夜:病娇顶流在线秀萌宝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直播新婚夜:病娇顶流在线秀萌宝
分类:现言甜宠
作者:周阿罗
角色:周芙,芙儿
简介:【隐婚+偏执+甜宠宠文+影帝影后+双向奔赴+孕吐】五年前,周芙和元律秘密领证,准备公开。谁料元律当晚接到紧急任务,再回来就变成了植物人。周芙守了五年,直到元律醒来。周芙:“你还欠我一场婚礼,不如我们上《我们成亲啦》结婚综艺,在线结婚?”元律:“听你的。”之后,顶流影后和影帝当着全国观众,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在线怀孕生子带娃跑!吃瓜群众:我当这是个综艺节目,结果你却告诉我,这是石锤?!

书评专区


直播新婚夜:病娇顶流在线秀萌宝周芙,芙儿,直播新婚夜:病娇顶流在线秀萌宝小说免费阅读

《直播新婚夜:病娇顶流在线秀萌宝》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我们成亲啦》明星结婚直播综艺正式开播啦!

这是一档成长型的观察类综艺,节目组邀请了三对单身明星嘉宾体验结婚后的生活,节目一开播,就涌入了好几万人围观。

不为别的,就冲着节目预告,有知名影后影帝参加录制!

直播间内,周芙盘腿打坐般的坐在大红喜塌上,两腿之间藏着一部手机,红盖头下的美眸紧盯着屏幕。

现在三个直播间同屏了,三个穿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坐在房间内,等着新郎来掀盖头。

这便是新人初见面的环节。

现在新娘子新郎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有点开盖有奖的赶脚。

但,周芙知道她的新郎是谁。

元律,她的青梅竹马,五年前已领证的影帝老公。

要不是五年前,他接到紧急任务,他们早就对外公开婚讯,办婚礼了。

当他醒来,当她听到经纪人说导演邀请她去参加结婚综艺的时候,周芙便觉得这是上天赐给她的婚礼!

她问元律,要不要当着全国观众在线结婚,元律说,听你的。

周芙便答应了导演的邀请,但同时提了一个要求,她的CP得是元律。

导演一听,都以为周芙脑子不好使了,因为元律五年前就没了音讯,退圈了!

下一瞬,导演接到元律经纪人的电话……他觉得人生巅峰就该从这个节目开始。

【开播啦,开播啦,可是新娘子都盖着红盖头,不知道哪个是影后呀!】

【举报!有一个新娘子在玩手机!导演快去没收!】

【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各单位请注意!新郎来了!】

“咿呀”一声,木门被推开,穿着一身红色喜服的元律信步走来。

他看着喜塌上慌张藏手机的周芙,嘴角宠溺的勾起,他家芙儿就是调皮。

但他好喜欢。

元律剑眉舒展,星眸内熠熠生辉,只装着他的新娘子。

周芙看到弹幕上说新郎来了,就赶紧把手机藏在枕头底下,顺便整理了一下裙子,正襟危坐,双手交叠,一派温婉乖巧的新娘子模样。

却不知,这些小动作都被元律还有弹幕上的八卦群众看得一清二楚。

【笑不活了,这个新娘子好可爱呀。】

【导演,我要知道这个新娘子的姓名。】

【啊啊啊!进来的新郎是元律,元影帝吗?他不是已经退圈五年了吗?】

【元律来参加结婚综艺了?!新娘子到底是谁!我的四十米大刀已经扛起!】

【呜呜呜,我也想当元律的新娘子,想他掀开我的头盖骨。】

【楼上,是掀起红盖头,掀开头盖骨是什么阴间操作。】

周芙听到脚步声往她这边靠近,她紧张的手指抓着衣角,心脏更是小鹿乱跳。

今天,可是新婚夜呀。

元律拿起旁边的喜秤,启唇道,“娘子,为夫要掀盖头了。”

元律呼吸莫名的变得有些急促,他舔舔下唇,喉结滑动了两下。

周芙红着脸,矜持的点了点头,“嗯。”

屏幕那头的人全都屏息凝神,就等着看元律新娘子的庐山真面目。

盖头掀开。

周芙一双桃花眼潋滟着春色,毫不避讳的看着元律。

吹弹可破的鹅蛋脸上染着一层绯红,娇艳欲滴。

朱唇轻启,皓齿像是在邀请他攻城略池。

元律拿喜秤的手停在半空中。

他的芙儿真的好美。

他好想亲一口。

好想把她融进自己的骨血里。

可是这是直播综艺,他得忍住,得装和她不熟。

得等直播结束……

幸好,他现在穿着古装,衣服很大,裤子很松,能挡着。

周芙对待新婚夜,自然是下了狠功夫的,妆容是最贴合她五官的,最能展现她的美的。

【周芙?!周影后!居然是周影后!我的白月光居然来参加结婚综艺!】

【阿伟死了,阿伟死了。】

【元律周芙?这CP我先锁了!】

【俊男美女组合,我觉得他们好养眼,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怎么看都是一幅画。】

【周芙是我的!元律你还看!信不信我抠你眼珠子!】

【保护我方元律!男友粉真可怕,快快退散。】

【元律和周芙这对视也太久了吧,难不成一见钟情了?】

周芙启动影后营业模式,吃惊的捂着嘴,假装看到新郎是元律后惊呆了!

元律眸光微闪,芙儿要演,那就陪她演下去吧。

他放下喜秤,指了指桌上,“娘子,我们移步到那边喝交杯酒?”

进门之前,导演组已经交代任务了,掀开盖头之后就是喝交杯酒。

“好。”周芙轻轻点了点头,温柔的回了一句。

元律先一步到了桌边,周芙提起裙摆也莲步而至。

她和他从前都拍过不少古装剧,穿古装完全不在话下。

但另外两对那已经石锤气氛组了,踩到裙摆狗啃泥的,凤冠掉下来砸碎杯子的……

不少人看看那边,就过这边来洗洗眼,来看正经结婚的新人。

而元律和周芙参加《我们成亲啦》结婚综艺的热搜已经爆了。

连带的还有热搜元律王者归来仍是帝皇,周芙一掀盖头误终身的……

两人端起酒杯,空气中氤氲着暧昧的气氛。

周芙羞红着脸,和元律双手交叉,两人挨得很近,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声。

一杯果子酒下肚,周芙的耳垂都红了。

这时候,一部手机和一张卡片从屋顶乘着小小降落伞落在桌面上。

周芙蹙眉仰头一看,没人。

看来是节目组提前设置好的。

元律快速扫过卡片的内容,含笑道,“节目组要我们发个合照到微博,让观众留言给我们取CP名。”

“哦?那就发吧。”周芙挑了挑好看的秀眉,心中惊喜。

她没想到节目组和她一拍即合。

周芙原本打算借用上节目这个幌子,也发个微博公开结婚的事情。

现在,天助她也!

元律打开原相机,美颜都无用武之地。

他修长的手一举起,更胜自拍杆。

周芙在元律身旁用食指和大拇指比了个爱心。

“咔擦”一声,合照完成!

穿着大红喜服的两人很有夫妻相,喜庆的红色映衬在他们的红润的脸上,连眼睛都带着笑。

元律把手机递给周芙,周芙笑颜如花的接了过来,快速登录了她的微博。

上传图片,@元律 我们成亲啦~大家来给我们取个CP名吧。

发完,周芙就把手机给回元律。

元律也登录了账号,转发了周芙那条微博,并@周芙。

这下,网上彻底炸了。

几分钟后……微博瘫痪了。

《我们成亲啦》节目组。

“导演导演,微博瘫痪了,其他两组嘉宾登录不了微博,怎么办?这还怎么取CP名!”

“导演导演……呜呜呜,我被直播间弹出来了,现在进不去了,直播间现在已经涌入一千万人了!”

“导演导演,直播间黑屏了!系统瘫痪了!”

导演:……

我是谁,我在哪,我该干什么。

云顶别墅。

周家后花园。

四岁的元碌碌一边吃着小蛋糕,一边紧盯着主台上的大屏幕,那儿正播放着爸比和妈咪结婚的现场!

长辈们说,孩子们结他们的婚,他们吃他们的酒席。

开着大屏幕,约等于他们参加了婚礼了。

所以,此时大屏幕下摆着好几桌酒席,大家有说有笑的聊着元律和周芙小时候的糗事。

“你还记得不,芙儿小时候呀特别爱摸蚌,说里面有大珍珠,大蚌里头说不准还有美人鱼。哈哈哈,想想都觉得可爱得紧呀。”

“记得记得,小律从小就听芙儿的话,还帮着她去捞蚌,没想到……哎哟,那蚌夹着他那二弟了。”

“噗呲……小律都二十八了,还提这事呢。”

“不碍事不碍事,元碌碌都四岁了,小律好着呢。我还等着他们二胎三胎呢。”

“还有呀……”

众人聊得正欢,谁知道,大屏幕黑屏了!

元碌碌忙对边上的小舅舅周朝晖说道,“小舅舅,小舅舅,黑屏了,看不到爸比和妈咪了。”

元碌碌那个着急呀,错过爸比和妈咪的结婚,下一次也不知道得等什么时候呀!

周朝晖扭头一看,好家伙,果然黑屏了。

他放下手中的红酒杯,安抚道,“碌碌别担心,小舅舅这就去看看是什么问题。”

元碌碌小脸绷紧,拧眉应道,“嗯!”

席面上的人也察觉到屏幕出现了问题,“刷刷刷”众人齐齐往主台那边看去。

可周朝晖检查了一下,不是屏幕的问题,拿起手机一搜,便明白了。

他捣鼓了一会儿,重启了一下屏幕,很快就重回直播间。

周朝晖抹了一把汗,在内心忍不住给元律的先见之明点赞。

去参加节目之前,元律就告诉他遇到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他还不信,结果应验了。

双顶流叠加的后果真的很强大,系统,微博都崩了。

元律第一时间发现了这问题,但他不着急出手。

现在屋内就只有他和周芙,无论导演组和屏幕外的人都看不到他们这边的一举一动!

他猛地俯身,擒获周芙如蜜如糖的唇瓣。

喘息声萦绕耳边,乱了心神。

徒留下彼此如钟如鼓如雷的心跳声,热度在攀升,化成绕指柔。

城墙被击溃,溪流交汇,不分你我温度。

剩下阵阵心颤。

估算着时间,元律依依不舍的松开周芙。

抬眸间,便见美人羞红了脸,如盛放的牡丹。

周芙那秋水般荡漾的双眸茫然的睁开,元律心若猫抓,他还想。

元律轻轻叹息一声,蜻蜓点水般的在她额头落下一吻,隐忍道,“芙儿,你真的好美。”

周芙听了,心潭像是被抛下了一颗石头,震起圈圈涟漪。

他怎么那么会说情话,不知道她不经撩吗。

可是周芙还是下意识看了看房间内的摄影头,摸摸衣领上的麦克风。

他怎么这么大胆!

虽说参加这个节目是为了在线结婚,但那得循序渐进不是?

元律见周芙手足无措的样子,可爱得像家里头那只整天只会追着自己尾巴转圈的小萨摩。

她还是没变,和小时候一样,依旧是他心尖上的小可爱。

元律把手机往周芙跟前一放,好笑道,“别担心,系统全崩了,刚才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没人看到。”

周芙探头一看,果然,到处都404了。

她放松的拍了拍心口,却回过神来,不悦道,“什么叫少儿不宜的画面,换个说法!”

一说到这话题,周芙脑海又开始回顾刚才温存的画面,脸烫得如火烧般,喉咙还有些干。

“哦?那就不可描述的画面吧。”元律无有不应的改了形容词语。

不可描述……周芙嗔怪的瞪了元律一眼!

与此同时,手机上的直播画面恢复,无数弹幕涌进,全都是骂节目组的……

周芙和元律对视了一眼,很快恢复了营业模式。

“不知道大家给我们取了什么CP名呢,好期待哦~”周芙扬起唇畔,看着直播弹幕。

元律不咸不淡的坐在一旁,像是对这件事不太关心。

【芙律,福利CP~】

【福利CP大旗扛起来~】

【元周律,圆周率~我觉得叫圆周率CP挺好的!】

【圆周率+1】

【圆周率+10087】

【话说,你们有没有看到,周芙的口红好像有点糊了,难道刚才系统崩了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不能免费观看的环节?】

【听楼上这么一说,我定睛一看!周影后的口红好像真的糊了!】

【这就好像被人强KISS了一样……】

周芙见到那些人发现她的小秘密了之后,心中慌得一批,可面上稳如老狗。

“哎,大家别误会哦,刚才系统崩了,我多喝了几口水,不小心用衣袖擦嘴了,口红才糊了的。”

周芙咬着后槽牙,带着四十五度微笑看向元律,“是吧,元影帝?”

元律可不敢说他刚才发现了她糊掉的口红,故意不提醒。

因此,这会儿周芙Q他,他当即附和着和大家解释,“嗯,的确如此。”

瞧着这一关过去了,弹幕上的人自我洗脑相信了他们的话,周芙又把话题扯回到CP名上。

“元影帝,我觉得福利CP和圆周率CP都不错,你怎么看?”

周芙有些选择困难症,这两个CP名她都挺喜欢的,所以就把决定权交给元律。

^元律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圆周率,3.1415……”

周芙瞥了一眼弹幕,开始歪楼了。

【3.14159265……】

【3.14159265……】

【3.141592653589793238……】

“元影帝喜欢圆周率这个CP名?”周芙眼含秋波,柔声问道。

元律不咸不淡的回复道,“我隐约记得,周影后的生日是3月14日?”

小可爱的生日从小就刻进了他的记忆里,他怎么会忘记,只不过面上还得假装记忆模糊。

周芙配合默契的点了点头,食指撩起落下的刘海到耳后,“元影帝只不过凑巧参加过我的生日会,就记住了。果然记忆力超强。”

周芙努力制造他们不熟,这都是巧合的错觉给围观群众。

不过听元律这一提,周芙瞬间抓住了他想要圆周率CP名的点。

“我似乎记得,元影帝的生日是1月5号?”

周芙眸光灼灼,巧笑倩兮。

每一年的生日,她都和他一起过,这样重大的日子,又怎么会忘记呢。

【好甜,这一对我磕了。】

【呜呜呜,记得彼此的生日,这是什么神仙组合。】

【我男朋友都不记得我的生日,我正叫他跪榴莲。】

【我老公也不记得我的生日,我今晚安排他睡厕所。】

【3月14日,1月5日,圆周率3.1415……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圆周率就是他们的生日呀,热搜预定!】

【圆周率CP大旗已经扛起!】

周芙和元律相视一笑,不用过多的解释,就懂了。

“那就圆周率CP吧,感觉很有意义呢。”周芙没想到能把他们的生日灌输到圆周率上,想想,就很浪漫。

看到周芙因为一个CP名而眉飞色舞,元律的眼眸也跟着流光溢彩,“嗯。”

直播到这里,已经是晚上十二点整了。

导演看了看时间,长舒了一口气,忙吩咐下去直播结束,明早继续。

看到观看直播的人数已经到达五千万,导演傻乐呵了好一阵。

爆了爆了,他这个节目爆了。

他怎么感觉好像中彩票了一般呢?

邀请一个影后,结果,影帝自己送上门来,出场费还好商量。

他刚才就看到不少弹幕说节目组斥巨资,经费在燃烧了……

他们这档节目共持续三个月,每周六下午开播,周日下午结束。

错过直播的观众,还能在每周二,每周四观看剪辑后的重播。

今天是第一天开播,而且设定是洞房花烛夜,初见面,所以晚开播了。

直播结束后,很多人意犹未尽,觉得没看够,最后只能转战微博热搜了。

节目组的人也到每个房间去,检查一下设备的情况,顺便给男嘉宾指明路。

男嘉宾自然不可能真的和女嘉宾同床共枕的,但为了方便明天早晨的直播,他们便睡在边上的耳房。

从这边大房能开门直接过去,节目组还贴心的用帘子挡着,女嘉宾这边可以反锁上。

元律顺从的进了耳房,听着节目组的人帮忙反锁的声音。

他们的东西都送到各自的房间去了。

元律烦躁的拿出电脑,手指飞速敲打着好几串字符,入侵节目组设备完毕。

确定他们这边房间的摄像头,麦克风全都关闭,锁死,他才满意的合上电脑,走到小门前,诱惑般的开嗓,“小可爱~快开门~”

周芙刚送走节目组的人,整理着行李,这便听到元律酥麻的嗓音。

她娇嗔的嘀咕道:“这磨人的小妖精,要不要这么说话,就不怕别人听到?”

周芙虽嘴上这么说,但依旧第一时间去开门,可不能让元律等久了。

谁知,门一开,她就跌入到一个强壮有力的怀抱当中。

他炙热,他撩人,他如火如荼。

“芙儿。”元律声音有些沙哑,心口此起彼伏,喘息微微。

“嗯?”周芙红着脸,眸光潋滟的看着元律。

元律眸光微深,温柔的在她耳边吹气,弄得周芙痒痒的,“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

周芙恨恨的咬着下唇,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的推了推元律的胸膛,“我知道。”

她的声音娇俏迷人,让元律不能自已。

元律一把公主抱起了周芙,一边往浴室走去,一边说道,“沐浴更衣可好?”

周芙羞得不敢看元律,如鹌鹑般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声音细如蚊蝇,“好。”

听到周芙的回答,元律发出爽朗的笑声,把周芙抱得更紧了。

衣带渐褪去,娇音绕梁声声迷人醉惹人痴。

巫山见云雨,鸳鸯戏水间天翻地覆谁可知?

浴室外,周芙的手机响个不停,一次又一次的黑屏,又一次一次的亮起。

元碌碌不解的拨通着电话,妈咪不是说直播结束后给我打个视频的么?

他还要祝福一下妈咪和爸比新婚快乐呢,怎么到现在都没人接呢?

周朝晖发了一条微博祝福两人,就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边刷着热搜,陪着元碌碌。

见元碌碌坚持不懈的打电话,周朝晖劝说道,“碌碌呀,你看这都凌晨了,你爸比和妈咪估计上……睡觉去了,我们明天再打电话好么?”

周朝晖差点说漏嘴,说出点少儿不宜的话题。

他手掌轻轻的拍打了一下嘴巴,给自己一个教训。

元碌碌有些沮丧的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一点多了。

妈咪说小孩子要早点睡觉,要不然长不高。

“好吧,那我给妈咪和爸比发个祝福消息,明天再和他们视频。”元碌碌妥协道。

果然,爸比一醒,妈咪就不是他的了。

爸比和妈咪才是真爱,他就是个意外。

周朝晖赞许的摸摸元碌碌的脑袋,“真乖。”

元碌碌拧着眉头,很快就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未几,周芙裹着浴巾扶着墙壁一步一顿的往前走,走几步还停下来,仰头倒吸气一下。

虽说领证那一晚,她的朱砂痣被元律夺走了。

但事隔五年,再次开荤,她还是有些消受不了。

“叮咚!”

听到手机信息通知声,周芙上前一看,竟是元碌碌发来的。

我是元碌碌不是圆碌碌呀:“妈咪,爸比,你们是不是睡着啦?碌碌在这里祝你们新婚快乐,早生贵子~快点给我生个弟弟来玩,生个妹妹来宠。明天早上醒来记得给我打视频哦,最爱你们的碌碌。比心。”

看了一眼时间,周芙还是放弃给他打视频。

她翻看了一下其他信息,竟已99+了。

知情的家人亲戚们纷纷送来祝福,还有发新婚大红包的。

周芙财迷般的开启收红包模式!

一夜暴富,说的就是她!

放下手机,周芙吹干了头发,换了一身粉嫩的兔子睡衣,可可爱爱的。

她瞧了一眼浴室那边,元律到现在依旧没动静。

虽说元律躺了五年,才清醒没多久,刚刚有些发虚腿软没站起来。

但都歇了这么会了,应该能起来才是。

带着狐疑,周芙三步并作两步到了浴室门口,这就发现元律双手捂着脑袋,十分痛苦的念念有词。

他眼神有些迷离,空洞而深幽。

周芙还是第一次见到元律这无助的模样,她感觉她的心脏都要痛死了。

她走上前,半蹲着和他平视,伸手小心翼翼的触碰着他的手,“阿律?”

谁知道元律看都没看她一眼,一把就甩开了她的手,惊恐道,“不要碰我,除了芙儿,其它女人都不能碰我!”

周芙微怔,不解道,“我就是芙儿呀,阿律。”

阿律说除了她,其他女人都不能碰她,她心中暖暖的。

可她不知道元律现在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昏迷过后的后遗症?

当年出任务回来,他就成了植物人。

她了解过,是有子弹穿过他的头颅……

元律听到周芙的话,悠悠的转过头和她对视。

看到那熟悉的面容,澄澈的桃花眸,元律一下就把脑袋窝在周芙的脖颈间,“头疼,头好疼,要芙儿呼呼,要芙儿抱抱。”

周芙完全没准备,让元律撞得跌坐在地上。

她觉得此时此刻的元律有点像小孩子,可怜巴巴的在问她要糖吃。

可这样的他,一点都不正常!

周芙想到了点什么,她待会一定要打电话问清楚!

不过现在,她首先要哄好元律。

“好,呼呼,我给你呼呼。芙儿给阿律呼呼之后就不会头疼了。”周芙轻轻拍着他如瓷般的后背,上面还挂着串串水珠。

她担心元律继续蹲在这,会着凉,遂抱着他肩膀,说道,“阿律,我们出去换身干爽的衣服好么?”

元律墨色深瞳往浴室外打量,摇头如钟摆,“不要不要,黑,外面好黑。”

周芙看着屋外还点着节目组准备的双红烛,烛火摇曳,的确是比浴室内的灯光暗多了。

想到小时候的事情,周芙心都抽疼了起来,阿律是从小就怕黑的,他怕一个人。

元律的爸爸妈妈常年都在外出任务,他和奶奶住一起,可后来……

奶奶没了,爸爸妈妈也没了。

他就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空荡荡的,黑漆漆的,安静的。

怕屋子进小偷,他每天都是开着灯睡觉,还在门把上挂着一个玻璃杯。

因为这样做,有人进来了,玻璃杯摔碎了,他就能听到了。

自己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吃饭,他的胃,从小就不好了。

周芙就住在元律家隔壁,她听到爸爸妈妈说元律哥哥的事,每天都去找元律哥哥玩,给他带好吃的……

一开始,元律闭门不见。

周芙就爬墙,爬树翻墙……

再后来,周芙在元律家墙下挖了一个狗洞……

不是给狗子钻的,是给她自己钻的……

周芙就像是元律墨色瞳孔内照下的一米阳光,绚烂而温暖。

再后来,周芙拿到了元律家的钥匙。

“那你抱着我的手,我们出去开灯,灯很亮的,不会黑。”周芙很有耐心的和元律说道,还把一只手往前递。

元律看了一眼周芙的手,嫌弃的摇了摇头,“不要抱手,要抱抱。”

周芙一阵哭笑不得,无奈,只能任由这一米八的大高个窝在她的脖颈间,姿态诡异的往浴室外挪动。

好不容易开了灯,房间顷刻间亮如白昼。

周芙拉着元律站好,帮他擦干净身上的水珠,换上干爽的睡衣,再用吹风筒吹干头发。

这一套动作她很熟练,因为她照顾了他五年呀。

他身上哪里有颗痣她都知道。

就是此时此刻,被他盯着,有些脸热。

从前的他都是躺在那一动不动的,现在的他,会动了。

等周芙收好吹风筒,回过头来就看见元律已经钻到被窝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他双手抓着被角,衣领扣子敞开了两颗,深邃的锁骨若隐若现,无辜的双眸有意无意的散发着诱惑。

周芙有些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

“芙儿,很晚了,睡觉吧。”元律眨了眨眼,指了指里头的床位。

周芙暗暗咬了咬后槽牙,她又开始想歪了。

“嗯,这就过来。”周芙艳若桃李,低着头应了一声。

她吹灭了红烛,却并未熄灯,径直的走到床榻跟前。

元律上道的把被子掀开,周芙钻了进去,被窝暖暖的,有他的气息。

周芙直挺挺的躺好,元律则侧身枕着手,定定的看着她。

周芙闭上眼,强迫自己别脑补了,浅声道,“睡吧。”

“好。”元律轻快的应了一声,慢慢往周芙怀里挪动。

周芙突觉手臂上一沉,他的脑袋就枕上来了。

元律的气息都在她脖颈间喷洒,扰乱着她的心绪。

“芙儿,你是不是故意的。”还没等周芙冷静下来,元律就说了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嗯?”周芙一低头,就看到元律那红润泛着光泽的唇瓣轻轻开合着。

“你故意把房间内的空调温度调低,好让我抱着你暖暖。”元律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眸光闪亮的看着周芙。

周芙不可置信的看着元律,再看看房间空调上显示的温度,16度!

因为此时正值七月份盛夏,穿古装热得很,节目组在角落那放着一台空调,直播的角度都刻意避开了那个角落。

她记得早些时候看,也没开到16度这么低呀!

“不,这空调温度不是我调的。”周芙慌忙解释道,她怎么可能做这种小动作,冤枉呀!

元律抱紧周芙,稚气般的摇了摇头,“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我都懂。”元律满足的蹭了蹭周芙的下巴,像一只餍足的小猫。

周芙扶额,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只是元律就好像一个小火炉似的,被他抱着压根都不用盖被子了,暖意从心口发散全身。

她懒得去解释空调的事情,就让元律误会去吧。

周芙含笑捏了捏元律的圆润的耳垂,抱着他的脑袋也渐渐睡去。

怀抱下,元律得逞的勾了勾唇。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倾斜了下来,周芙便准时起床。

这五年如一日,她都是这个时间点起来,先去吃早餐,然后等待医生的巡房。

感受到手臂上的重量,她侧头一看,便对上元律那张美如冠玉的脸。

他的睫毛长而微微卷起,投下一轮阴影。

周芙情不自禁的伸手勾勒着他脸部的轮廓,挺翘的鼻梁,红润泛着光泽的唇瓣。

就在她欣赏得入神,想逃偷亲她的睡美人的时候……

元律睁开了惺忪慵懒的眸子。

周芙做贼般的慌乱收回手,还快速闭上眼睛。

元律嗤笑一声,他家芙儿无论做什么都是那般的可爱,偷看人被抓包还当场假装没睁眼?

这和掩耳盗铃有何区别。

不过他从来都是配合她的演出的。

元律温柔的用食指摩挲着周芙的唇瓣,低声道,“哎呀,我家小可爱还没起来呢,太阳都要晒屁股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属猪的。”

周芙绷着笑,衣袖下的手都握成拳,掐着自己掌心的肉。

元律不怀好意的逐渐靠近周芙的脸颊,呼出来的气息都落在上面,炙热而焦灼。

“沉睡的公主呀,让我来唤醒你吧。”元律说着,星眸微转,重重地亲了一下她那已然扬起一丝弧度的嘴角。

柔软的触感就好像一根羽毛轻拂她的心田。

周芙再也装不下去,缓缓睁开双眸,水漾大眼正脉脉含情。

元律看着周芙的眸子,浑身好像被点燃了一把火似的,火势直上青云。

千言万语都不及一阵云被间的天旋地转,柔情化成一滩春水,奔流不息……

汗水打湿了两人的衣衫,周芙小鸟依人般的窝在元律的怀中。

她食指不听话的在他的身前画圈圈,开口便是略带魅惑的声音,“你才醒来,身体还没恢复,得悠着点。我常年习武,跆拳道散打什么的都已经黑带了,你不必想太多。”

说着说着,周芙都有些不好意思,脸红得像猪肝。

昨晚,元律都要站不起来了。

今天早上,他又喘不过气……

要是说出去!她这脸要往哪里挂!别人会不会误会她……

而且……元律这面子也挂不住不是?

元律一边喘着气,一边按着太阳穴。

论神仙打架,他竟然输给芙儿了!这是福,还是不服?!

元律暗暗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他要努力恢复体能!重回昔日巅峰!

“嗯,我没想多。”元律咬着牙,沉声道。

周芙像个没事人一般起身,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回耳房去,要不然待会节目组的人要来了。”

元律郁闷的应了一声,“嗯。”

随后,他便掀开被子,起身打算离开。

谁知道……他刚穿上鞋子,才站起来,双腿一软,便狼狈的跌在地面上。

元律:¿ ¿ ¿ ¿ ¿ ¿

周芙:O.O

元律用手撑着地面企图站起来,男人不能说不行!

周芙见状,立刻上前搀扶着元律的手,并开导道,“阿律,你别有心理负担,你想想呀,你躺了五年,下肢没萎缩都是奇迹了,偶尔腿软都是正常的。

元律:……

“会好的。”元律对天翻了个白眼,似是在回周芙的话,其实是暗示自己,一切都会好的,他要忍!

周芙附和着说道,“肯定会好的,多走走就好了。”

她刚扶起元律,扭头瞧着元律面色平静,眼睛古井无波,瞧着他不像是有事的样子,心中放松了一些。

周芙一路小心的扶着元律到了耳房,才返回,上锁,假装他们从未越界。

她麻利的收拾了一下凌乱暧昧的床铺。

随后,周芙拿上一条水蓝色的夏裙,到浴室冲了冲,把黏糊糊的睡衣给换了下来。

今天下午就要离开录制,所以她没打算洗衣服,只把换洗衣服用专门的袋子装好,打包塞到床底的行李箱里。

收拾妥当,周芙就坐在床榻上,给元碌碌打了个视频。

节目结束都得下午了,到时候再打视频给他,他肯定会等着急的。

元碌碌早早就起来,围着云顶别墅跑了一圈,洗漱过后,就拿着PP坐在餐桌跟前等着妈咪给他打视频。

因此,周芙刚打过去,元碌碌就秒接了。

看着屏幕那头,缩小版的元律,周芙还有片刻的恍惚,总觉得对面和她打视频的是刚回耳房的元律。

元律回到房间,尝试了一下,还不能站稳。

他索性坐在床榻上,拿出电脑,检查了一下节目组的设备。

确定节目组的设备还未开工,昨晚那些不可描述也没录到,他才放心的开始收拾东西。

“妈咪,早上好呀~你吃早餐了没,节目组会给你们安排早餐的吗?”元碌碌黑玛瑙般的眼睛一眨一眨的,亮晶晶。

周芙慈爱的挥了挥手,正想说话呢,便看到元碌碌的身后冒出几颗脑袋。

芙爸周南山,芙妈林悠然,芙大哥周里,芙小弟周朝晖全都入镜了。

话说周芙爸妈的名字之间也有一段唯美的故事。

他们是参加一次诗友会的时候,一见钟情的。

签到那会,工作人员一报他们的名字,他们就异口同声的说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工作人员当时还调侃着,“古人诚不欺我,这不,悠然见到南山了。”

所以呀,他们对孩子的名字也是要求有诗意的。

周里,周芙,周朝晖取自,“芙蓉国里尽朝晖。”

而元碌碌……出自周芙之手,为了这个名字,周南山和林悠然骂了她一个狗血淋头。

可周芙却很喜欢这个名字,她觉得很萌。

果然,元律醒来见到元碌碌的时候,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他都听她的。

自然喜欢。

“芙儿早上好~”

“亲爱的昨晚睡得好吗?”

“吃了?”

“姐,我姐夫呢?”

面对亲人们的热情关心,周芙心里甜滋滋的,一点都不觉得烦躁。

她甜甜的笑着,比外头的阳光还要耀眼,“早上好呀,爸爸妈妈,大哥,小辉~”

“昨晚睡得挺好的,节目组安排的房间还不错。我给你们看看。”说着,周芙就三百六十度环绕了一圈,给他们欣赏了一下婚房。

林悠然当即羡慕的两眼冒星星,“古装戏那样的婚房呢,很不错。我还没睡过这样的房间。”

周南山接过话,邀功似的说道,“你和小律今晚回家的吧,我给你们这对新人准备了惊喜哦。”


>>>点此阅读《直播新婚夜:病娇顶流在线秀萌宝》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