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儿,盛欣《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
分类:种田
作者:钟爱自由
角色:灵儿,盛欣
简介:盛欣在给家里的药铺送中药材时,路遇罕见暴雨引发的山洪,将她连人带车冲走了。
盛欣醒来时,发现自己生活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成为了一户贫困潦倒的农户的童养媳,还是一个让乡亲很不待见的人。
她手上是一把烂牌:家里穷得断了炊,邻居见了她就躲,她手不能提,农活做不了。
她学绣花、种田、经商,中医的本事也慢慢使了出来。小目标:脱贫!大目标:致富!
一起长大的小夫君,对她又宠又爱又怕,常感叹:我家王妃超凶哒!

书评专区

用户20139441:为啥一天只能看两章,太难等,都想卸载了

闲情偶寄2:展现的是一幅淳朴、真实、美丽、温馨的乡村画卷!

用户29726814:好看,挺喜欢的


灵儿,盛欣《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第5章 卖衣免费阅读


盛欣拿起包好衣服的包裹要往外走。林婶上前一步拦住她问:“小欣,你要到哪里去卖衣服?”

“娘,我要把这件衣服拿去卖给咱村最富的人呀。”盛欣笑盈盈地道。

“哪,哪个?”林婶愣住了,她怎么不知道谁家最富。

盛欣轻声道:“就是那个族长家的女儿林灵儿呀。”

林婶一听急了,小欣同灵儿这两个丫头打小就像有仇一样,见面不是拌嘴就是动手。为此,她不知道赔了多少不是,送了多少好处给族长夫人。若不然,小欣明里暗里不知道要吃多少大亏。

“小欣,你别去灵儿家了,她这孩子不好说话。你把衣服给娘,明天赶集,娘拿到县城去卖衣。”

“小欣,灵儿每次都先出言激怒你,你才同她吵架或者打架,你还是少见她好。”小景上过几年的学,他早看出小欣每次都是被灵儿激怒才会像只炸毛公鸡。

“不会了,我再不同她吵。娘呀,你不放心就让小景跟着我吧,灵儿要不买衣服,我立刻就回来。”盛欣执意要将衣服卖给灵儿。

“好吧,小景跟着小欣,你看着点。”林婶无奈地交代小景。她在面对固执的盛欣时,从来都只有妥协的份,从前是,现在依然也是。

盛欣带小景往村子里唯一不是茅草房的屋子走去。林家村有十来户人,族长林正严是长房长孙,住的是东边五间的祖屋。其他的村户都围着祖屋建的房舍,盛欣他们家最远,住的也是村里最破烂的房。

盛欣一路打量着林家村的布局,一面听着小景同人打招呼,她见那些人对她爱理不睬的,就低下头装着没看见人。她在心里想,看来在外奔波的爹也没赚到什么银子,家里屋子这么破烂,也没整修一下。

她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让家里好起来,能存下一点余粮。穿着一身的补丁服没关系,至少要解决吃喝问题。

小景打着招呼:“族长伯伯,婶子,安堂兄,大嫂子,灵儿堂姐。”他将族长家的人一一叫了一个遍。

族长一家老少各自手上拿着碗筷,在院子外站着、蹲着、坐着吃饭。

一位四十多岁满脸皱纹的中年男子,他是林家村的族长林正严,蹲在门口端着碗吃饭,他客气地道:“原来是小景呀,吃饭没有,来随便用点。”

族长老婆丁氏,长得又矮又胖,她用筷子很响的敲着碗,口气很不好地说:“都吃光了,我都没吃饱,哪里还有多的给别人。”

灵儿将嘴里的饭咽下后,板着脸质问:“你们这个时候来干啥?”

林平安的媳妇吴氏手脚麻溜,她将石桌上余下的饭菜闪电般移回了屋内。她的夫君林平安冲她赞许地笑着点头。

吴氏出来后,又将石桌上掉下了几粒米饭,一粒一粒捡起来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盛欣被整得有点懵,她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无礼的为人处事,她被人当成了掐着点来要饭的了。

小景十分不好意思,他红着脸道:“族长伯伯,我们在家吃过了。”

盛欣拉了拉他的衣服,低声道:“你什么也别说,让我来。”

盛欣笑着道:“族长伯伯,伯母,我是来给灵儿道歉的,上次将她脸抓伤了。”

提起这事,一家人都来气,他们家灵儿正在说亲的份上,如今破了相。林平安又有冲动想上来踹小景家的童养媳几脚。

林灵儿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她将碗一放开始口不择言起来:“你这童养媳就是嫉妒我比你长得好看,嫁妆比你多,你就要故意抓破我的脸,毁我的亲事,你这黑心烂肠的童养媳。”

族长一家由着女儿骂,也不劝说。盛欣见族长夫人丁氏朝她瞪着一双鼓眼球,双手叉腰的架势,恐怕是在等女儿骂完了,她再继续接着来骂。

盛欣等林灵儿骂够了才道:“我这不是前来想办法补救吗?让灵儿能寻到一个吃官粮的好夫君。”

“你能有什么办法?”灵儿没好气地问。

盛欣道:“我爹在外时,有人给过他一张美颜的方子,不但能让你这伤疤好,还能让你的容颜变得更美。”

“真的假的?”灵儿不信。

“当着你爹娘的面,我哪敢骗你。”盛欣接着又道,“只是这方子配出来的药很贵,你们都知道的,我爹这几年没让人带银子回家,我没钱去配药。”

灵儿又跳了起来:“你没钱配药,这是上门向我家要银子是吗?就知道你来没安好心。”

盛欣有些理解自己过去为何一见她就要炸毛,灵儿不只是脾性不好,还喜欢用恶意去猜想他人,甚至是胡搅蛮缠。

盛欣说明了来意:“不是不是,是这样子的,我娘给我做了一件特别漂亮的衣服,我觉得这件衣服最适合灵儿相亲的时候穿,人会显得又富贵又漂亮,能寻到一户家世好的夫婿。我只是想将这件衣服便宜点卖给你,用卖衣服的钱给你买药治脸。”

族长夫人丁氏不停的冲女儿林灵儿使眼神,努着嘴,脸上赤裸裸地露出贪婪之色。

做为一个活了二十多年、有着五千多年文化的积累、大学毕业的人民老师盛欣,哪看不出族长夫人的意思,她是示意自己的女儿夺下这件衣服做为赔偿。

盛欣抢先就说:“如果你要这件衣服做赔偿也行,只是你的脸不及时医治恐怕会……破相。”

灵儿一听这话可不愿意了,再好的衣服能重过自己的容颜吗?

族长发话了:“行,买下来吧,先将灵儿的脸治好才最重要。同林宝儿家表兄议亲的时间越来越近,灵儿要顶着这张脸恐怕亲事会黄。”

连灵儿那抠门得,连地上的一粒米也不留给小鸡吃的大嫂,也连连点头:“对对对,脸最重要。”这妇人心里有杆秤,小姑灵儿要是能嫁到吃官粮的人家,以后怎么样对自己的孩子也会照顾几分吧。

盛欣听他们说要买衣服,她立刻将衣服打开向大家展示:“你们看,这衣服上绣的花手工精湛,还很吉利。兰花意味着高洁和美好,是大户人家最爱用的花样子。要是灵儿穿上这件衣服去相亲,人家会高看她一眼。要是人家认为这绣工是灵儿所绣,那么更会高看她一筹。”

族长听盛欣说得头头是道,惊讶地打量着她:这丫头怎么摔了一跤变聪明了呢?

族长夫人也是这样想,她想得更离谱:那天要是自己家的灵儿摔坏了头,恐怕会更聪明吧?

灵儿一见这件粉色绣着兰花的衣服眼睛就移不开了,她不得不承认,这是她见过最漂亮的一件衣服。要是能穿在自己身上去相亲的话,那人一定移不开眼……

“我要买,多少钱?”

盛欣先不提钱,她继续道:“本来咱家一直得族长伯伯的照顾,钱不钱的也不是什么事,只是给灵儿买那药实在价格有点高,所以……”

做为一直想高嫁的灵儿,何况她还芳心暗许了那位,已悄悄见过了要同自己议亲长相端正的男子。她此时既想要这件衣服,又想要脸变好变更美。

“要多少,你说吧。”灵儿着急地道。

“五百文。”

族长一家惊呆了,一件衣服要五百文,相当于半两银子,都可以买一头猪了。

“你抢钱呀?”族长夫人丁氏大吼了起来。

“婶,我说了是药贵,不是这衣服要卖五百文。灵儿要不想治脸,就把这衣服拿去吧,我不要钱了。”盛欣将衣服塞到灵儿手上,她转头拉着小景的手道:“小景,咱们回家吧。”

“爹呀。”灵儿抱着衣服着急地叫。

“拿去,五百文,你一定要将灵儿的脸治好,否则……”族长一咬牙手拍着大腿威胁地说道。


>>>点此阅读《农门神医:我家王妃超凶哒》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